No Picture
职场生活

教会内外两张皮?

本文原刊于《举目》71期。 陶婷婷 一次,主日学下课后,我在教室里扫地。妈妈看见了,回家后对我说:“你可从来没在家里扫过地。”虽然她说这话带着慈爱,却引起了我的思考:我的信仰脱离了我的日常生活吗?教会服事,和我的家庭、工作,有没有全然不相干? 于是我学着让信仰进入生活。 我是职场经理人、妻子和妈妈,那么我要做好上帝为我安排的这些职分。我给自己的生活排列了4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 就是亲近上帝。不仅仅在教会听道,而且每天要坚持读经、祷告、默想、等候上帝。这是我们基督徒生命的根基,也是我们走天国之路的起点。 第二个层次就是家庭。上帝让我们在家里学习爱和包容。经营出上帝喜悦的家,需要花费非常多的心思,甚至超过工作和服事,但这就是上帝交给我们的功课。如果我们对丈夫、孩子不管不顾,对父母不冷不热,却每天求上帝让丈夫信主、孩子听话,上帝会垂听吗? 第三个层次,就是工作。我们需要努力工作养家,也要在职场荣耀上帝、传播福音。如果我们没有条件到陌生人中发传单、到异地宣教,我们可以在朋友或同事聚餐、出游时,将福音传出去。 我今年和供应商有一个合作项目,对方有4个项目组成员。我利用各种机会,不断地将上帝的话语,和基督徒的见证,讲给他们。后来有3个人做了决志祷告,其中一个还带着太太一起受洗。 我这两年也在香港中文大学读EMBA,同学都是企业家、高级经理。直接讲罪人和救赎非常困难,我就时不时邀请他们参加圣诞晚会、企业家联欢会,定期给他们发福音短信,送好书,或者聚餐的时候讲讲见证。现在也许看不出效果,但我相信,我们撒下种子,上帝会负责收割。 第四个层次,就是教会的服事。对有家庭、有工作的基督徒来说,教会的服事不可贪多,也要适合自己的时间分配和生活安排。比如我选择当主日学老师(我的孩子也在主日学),这个服事让我的生活和时间都很平衡。服事不能用工作量评估,要依靠上帝的带领,而不是别人的赞美和鼓励。 上面的4个层次,对我而言是恰当的。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情况排列次序,但亲近上帝一定是第一位。因为主耶稣告诉我们: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亲近上帝。我们要学习马利亚,选择那上好的福分(参《路》10:42)。 给自己排列生活优先次序的好处是,当事情太多,发生冲突时,我们知道先选哪个。当我们软弱、抱怨的时候,可以审视一下自己的生活次序。比如,当你将家庭放在前面,在工作上就要学会取舍——你的同事比你晋升得快,你不要嫉妒,因为你没有像他那样付出那么多。当你将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时候,你就不要因为后院起火而恼怒。当你将亲近上帝放在教会服事的后面,就不要因为筋疲力尽而急躁焦虑,因为你未能从上帝那里支取源源不断的力量。 愿每一个基督徒都能把信仰落实到生活中, 而不是教会内外“两张皮”。 作者来自深圳,在一家大型企业从事科技管理工作,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在读。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跨洋大搬家

徐建红 本文原刊于《举目》70期。 引言 新民在《举目》第60期上的《职场上也能事奉上帝吗?》(http://behold.oc.org/?p=8451)一文中,论证了基督徒完全能够在职场上事奉上帝。这也是我自己信主20年的生命经历:基督徒的确能够在职场上事奉上帝,而且可以成为有力的见证,成为传播福音的有效管道。 1994年,我在英国信主。1997年,我进入一家石油信息公司工作,直到现在。不过,因为工作需要,先后有过几次大的调动——2004年从英国调到美国,2009年调回中国,2012年又回到美国。如何在职场为上帝作见证?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经历和体会。 公开身份 使徒彼得清楚指明 :“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所以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明确自己的宝贵身份。 在合适的条件下,我们也应该让同事、上级,了解我们的信仰,让他们知道,因为信仰,有些事是我们必须做的。比如,主日崇拜是我们必须参加的,所以工作尽量不要安排在主日上午。 这在中国国内很有必要,因为政府常常调整工作日,以便民众休长假,于是有时周日就成为工作日。如果你不能让你的同事和上级了解你的信仰,你就很难把周日分别为圣,去教会做礼拜。 当他们明白你的信仰后,他们同时也能理解了,为什么有些事是你不能做、也不会去做的。比如,有一年圣诞节,我们公司去南方开年会。接待方按照惯例,安排了足浴。对于我们国外来的客人,接待方特别安排了单人单间小姐按摩,并且嘱咐我们要尽兴。 对此,我告诉接待方,我可以和大家一起足浴,但一定要在开放的大厅里,避免与异性单独相处。因为人是非常软弱的,很难抗拒诱惑。 圣经告诉我们,“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太》6:13)。抵抗不了诱惑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如圣经中的约瑟一样逃离。 待下谦卑 我们要谦卑,严于律己,和睦待人。具体到职场,要谦卑地对待同事,特别是下级,同时要尊重领导。 有一次回到北京开公司年会,我给自己倒茶水,当地的一位负责人连忙制止我们,说:“不要自己倒,让他们来倒!”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连倒水这样简单的事,还要别人做呢?负责人解释,在中国的文化中,你是客人,就应该被服侍。而且中国人观念中,等级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下级理所应当服侍上级。 后来我主持北京公司工作时,我特别想要扭转这种观念,代之以人人平等。我相信,虽然有上下级关系,但大家都是做工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所以,我坚持低调但热情地待人,不仅在工作上帮助员工,而且在生活上关心他们,让他们对公司产生家的感觉。员工家里有困难了,如果他们愿意,我就为他们祷告,并且从经济上接济他。 如此,我与员工的关系就平等了,亲近了,公司里的气氛就和谐了。慢慢地,有的年轻人愿意来参加查经小组,最后去教会寻求真理。 对上服从 尊重领导,服从安排,兢兢业业作事,是谦卑、顺服的另外一个方面。 我在1997年博士毕业时,进入这家公司。开始时,只有老板和我,以及另外一个同事。因为公司处于创业初期,有很多琐碎的事需要我们自己做。我是3个人中资历最浅的,所以我就承担了许多基础性工作,包括非专业的服务性工作。 后来,随着公司发展、业务扩大、人员增加,我的工作内容和职责,也不断改变。甚至连工作地点,也几经变迁,从不同的城市,到不同的国家…… 每一次,我都愿意听从公司的安排,因为我相信上帝有计划。确实,每一次大的迁移,都使我和家人更亲近上帝、依靠上帝、生命成长——在英国,我们认识了主耶稣。在美国,我们全家受洗,并且参加了短宣。短宣让我们了解了中国对福音的需要,为我们回中国做了心理上的准备。回到中国后,虽然外部属灵环境不如美国,但是我们跟宣教士有了近距离接触,并因此开始系统地学习神学…… 我们种种的经历,都见证了《罗马书》8:28 :“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得益处,就是与上帝亲近,更深经历上帝,更多信靠上帝。 凡事谢恩 在职场上难免有不如意的事情发生,包括工作量太大,加班太多,工资、奖金太少,被领导或者同事误解,甚至调动工作等等。遇到这样的事情,该以怎样的心态处理? 这些问题我都遇到过。起初,我烦躁、抱怨、生气、想跳槽。随着生命成长,我慢慢学会凡事谢恩,并且思考:上帝要借着这件事,启示我什么?因为上帝给我们的命令就是:“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帖前》5:16-18)。 就拿我们3次大规模跨洋迁移的工作调动来说,每一次对我们全家都是巨大的震荡。然而每一次,我们都经历了上帝丰盛的恩典。 2004年,从英国搬到美国德州。当时我们已经在英国生活了11个年头,买的房子,经过5年的不断整修,已经从一个破旧的房屋,变成舒服的家。孩子在一所著名的高中里,很受老师、同学的喜爱。太太在一所学校里工作,也很习惯。 公司因为战略重点的调整,需要我到美国去。怎么办?我们曾经考虑,是否只我一个人搬到美国,家仍然保留在英国。然而,我们知道,作为基督徒,家庭的完整和和谐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还是决定,全家一起搬到美国去。 来到德州,我们面对了几大考验。第一是,德州气候与英国截然不同。英国是北方(北纬51度),常年凉爽,而德州是美国南方(北纬29度),以湿热为特点。记得2004年8月2号早上,我们从伦敦出发,穿着毛衣。可是到达德州的休斯顿市时,当地气温是华氏102度(摄氏38度)。从机场出来,外面的热浪差点把我们推回机场大厅。 第二个考验是交通。英国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很多地方走路也方便。然而到了德州,就不一样了,汽车是必须的,就连买酱油、醋,都需要开车。没有车等于没有腿。我太太楞是在家窝居了3个月,最后不得已还是被迫学车。 第三个挑战,是孩子所受的挑战,也是我们家最大的挑战。孩子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一切要从头开始。特别是过去的朋友圈子没有了,要重新交友。而且,学习压力也大。我女儿在英国读完了9年级,美国学校安排孩子直接进入10年级。由于美国9年级上的一些课,英国9年级没有上,孩子只好在家补课,压力非常大。 让我们感恩的是,到休斯顿的第二个星期天,我们就去了福遍中国教会。在这个教会里,我们全家都得到属灵的喂养,生命有了巨大的长进。孩子也坚定了信心,成为了学生团契的领导。这个属灵的基础,保守她一直持守信仰,在大学期间也成为教会的骨干,大学毕业后依旧如此。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良人馨香的花园

王鸥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追忆我在“生命力”机构事奉的这几年,有满多感人的画面。最难忘怀的,是一同事奉过的同工。还是正在做梦的孩子呢!         小云最初来“生命力”面试时,是妈妈陪着一块来的。她教会的带领人告诉我:“这孩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这几年东跑西跑,现在回到教会中,愿意悔改、服事主。人还是蛮单纯的。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特别需要有人引导。”         面试那天,她走进我的办公室,白净端庄,身材高挑,短短的头发,普通话带北方口音,蛮可爱的。她说她在外地做传销时,心里觉得远离了神,现在回来,很想在神家里做事。        她是学英文的,在一家私立学校教过课。我问她:“教过英文歌吗?会舞蹈吗?”她马上就大方地站起,一面唱一面舞。        我考虑安排她到灾区带领孩子,但她说不能离开母亲。我又问她,为什么选择英文专业?她笑眯眯地说:“我喜欢英文单词从嘴里蹦出来的感觉!”我心想,她还是一个正在做梦的孩子。所以,我们没有聘用她。        几个月后,小云的带领人又来和我联络,说她还没找到正式的工作,可否让她来试试做些办公室的工作,而且承诺协助我指导她。我那时也正好缺一名办公室的文员, 又想到小云说过一句让我印象很深的话:“如果能让我在神家里做事,给我多少工资,我都不在乎。”为此,我想她既然有心要在神家里做事,那就再给她个机会 吧。        第二次面试,她一进来,就高兴地说:“王姐,你打电话问我,还要不要服事神,我一听太高兴了,太感恩了。真的谢谢你还愿意给我机会,我一定好好服事!”她说著说著,就泪流满面,觉得神真的恩待她,没有让她一直在外流浪…… 晕晕乎乎,让人啼笑皆非        她进入机构后,我才知道,她正面临很苦恼的恋爱问题——她以前做传销时,就和一个未信主的男生好上了。我知道这事很重要,因为如果不处理好,小云会在服事上 有心无力,甚至可能晕头晕脑,不知滑向何处。值得庆幸的是,和她协谈后,她明白了“信和不信的,不能共负一轭”,并且愿意顺服。为此我特别开心!        工作开始后,每件事小云都得从头学起。这点我有思想准备,以前的同工也差不多都是这样带出来的。在图形设计方面,小云还满有灵气的,但其他方面就常常忘东忘西。         我们当时要召开一个较大型的灾区教师研习会,大家开车去视察场地。一路上,一名有经验的老姊妹,给小云很仔细地讲解了如何了解酒店方面的情况,如何洽谈价格等,并带着她一家一家地实习。但每次她都会出奇特的状况,让人啼笑皆非。        我和那个姊妹,不得不再次压着性子给她解释。很快,我们都发现,小云的思维和理解力有些问题,和她沟通越来越难。我很苦恼,有一次,半严肃半玩笑地对她说:你要是再这样晕晕乎乎的,我可要带你去看医生,让医生给你开点药吃了!         小云的成长真的不容易,教她做事比自己亲自去做,要多费好几倍的功夫。但感谢主,小云终于渐渐学会了自我管理及工作管理。         每次看到她在工作上的进步,我都会标明出来,并在开会的时候给她鼓励。她也越来越有自信,常常充满感恩,说她是我一手带大的之类的话。 网吧里完成的幻灯动画         正当大家都看到她的进步,我也终于觉得可以松口气时,她家却决定要搬回北方居住了。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我拿玛丽怎么办?

刘茗 本文原刊于《举目》56期        我的同事玛丽,是公司资格最老的员工,今年69岁了, 在公司工作了35年,算是劳苦功高。年初老板找我谈话,想把玛丽调到我的部门。我一听就暗自叫苦,因为尽人皆知,玛丽现在是公司的“老大难”,她那个部门 的同事对她的工作有许多抱怨,而且说她的年龄和坏脾气一起增长,无法与她合作。         老板希望她主动提出退休,可是玛丽却说,她还没有老到不能做事。根据加国的法律,除非本人愿意,公司不能因为年龄的关系而终止雇用某员工。         如今,这个“烫手山芋”终于落在我的手中了。一方面,想到应该服从公司的决定,另外,也是觉得玛丽挺不容易的,我这个基督徒应该有足够的爱和宽容来待她。于是,我就欣然同意了。 你干得真棒!         玛丽一头漂亮的银发自然地卷成波浪,打理得很有型。白晰的皮肤施了淡淡的脂粉,蓝色的眼睛,红艳的唇色,常常让我感叹岁月固然无情,但挡不住一颗执著于年轻的心。        玛丽喜欢讲她的过去,回忆30年前的景况。她也是敬虔的基督徒,非常爱上帝,并热心公益。她说:“我不愿意离开社会太早,我还可以继续工作,继续有意义的生命,直到该走的时候,才安然地离去……”        可是,渐渐地我发现,玛丽能够清楚记得10多年前的小事,却记不清楚昨天我交待给她的工作。电话她听得似是而非,邮件她又不及时回。她明显缓慢的节奏,和我们要求的高效率完全脱节。        一次,她颇有成就感地跟我说:“我花了整整2个小时完成了这件事!”她的语气和笑脸,都像个等待嘉奖的孩子。我赶紧说:“你干得真棒!”她就更加兴奋。可是,我知道那件事一般只需要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        我不忍心打击她,但也知道这对别的同事并不公平。而且,她的精力每况愈下,有时候会弄错代码,有时候忘了存盘,软件的新功能也不会用。她的差错,开始影响到我们部门报表的准确性。 亏本的买卖        有一次,玛丽的一笔错帐,导致我们当月报表效益下降2个百分点。我像个救火队员,千方百计地设法弥补错误。        还有一次,老板看到她在打盹,就叫我去办公室问:你是怎么管理员工的?我一时情急,脱口而出:“都70岁的人了,打盹也是正常的。”老板非常恼火:“我花钱雇人是来工作的,不是请人来睡觉的。”这下我不但救不了火,而且引火上身。         玛丽的问题既影响了整体的工作计划,也令我承担很大的责任和压力。尤其是,老板经常过问她的工作状态,希望找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她无法胜任工作,提出解雇。        我该如何对老板陈述玛丽的状况?是尽责地诚实,还是善意地说谎?我进退两难。作为基督徒,我相信上帝要我有良善的心,善待一个像我母亲一样年纪的老人,因为上帝要我们爱人如己,以宽容、忍耐和帮助待人。        我希望我可以给玛丽理解和支持,我也愿意帮她打掩护,确保不被老板找碴。 我甚至想过,自己可以多花时间,帮她完成工作任务……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公司有制度,有规定,别的员工也要求平等和公平。法律规定不能有年龄歧视, 但年龄也同样不应该成为“保护伞”。站在公司的角度,雇用玛丽只能当半个员工用,实在是亏本的买卖…… 一切安排好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价值观与事奉

本文原刊于《举目》61期 庆子 “值”与“价”            我们那一届的高中同学特别爱玩,年年有大大小小的同学会,前年的同学会选在墨西哥的坎昆城(Cancun)举办。据说墨西哥盛产银矿,聚会之余,和老同学逛街时,在购物中心看重一条标价$100的银项链,做工确实不错。为了表示自己识货:“这哪要$100?我看连$50都不值﹗”老板娘闻声过来,用她那虽破但流利的英文:“说什么呀﹗本钱都不止$100﹗”看着我往外走,赶紧补上:“现在不景气,又要付店租,就赔本卖你$60好了﹗”其实我挺喜欢项链坠子上的蜻蜓造型,想来女儿一定会中意,但仍装模作样地继续朝外走。“好啦﹗好啦﹗就拿你$50吧﹗”我只好回头付账,心里已知上了当﹗回到旅馆还让同学调侃了一番“哎呀﹗这跟我在Open Market 看到的一模一样,才卖$15元﹗”还接着:“你不是聪明一世吗?怎么……?”是呀﹗我怎么会糊涂一时呢?很简单,因为不知道物品的真“值”,所以在讨“价”还“价”之间,不免心虚上当。               我是不知其值,故不知其价,吃了亏,怪不了谁。有人明知其值,却情愿付超过其值的代价,又算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我们的邻居就是个实例。这位年届80的意大利老太太,50年前丈夫给她买了件名贵的貂皮大衣。为了这件大衣,她每年比别人多付两倍的财物保险金。年终社区圣诞聚餐,她就忙着为该大衣添配服装首饰。这还不算,出席8人一桌的宴会,坚持要求只能坐3对夫妇,留下两张椅子放她的皮大衣。晚到的夫妇看到有空位要求坐下时,她就指指皮大衣而拒绝。同桌的我们都替她感到难为情。当我不识相地建议她,把大衣寄在衣帽间时,她居然反问我:“到时被拿错怎么办?”有号码还会拿错?真是不可理喻﹗             事物必先有“值”,才有“价”。价值观就是衡量事物“值”的轻重,好坏,及先后的标准。根据这个标准,确定自己的价值取向。决定重视什么?轻看什么?那个在先?那个在后?选择什么?放弃什么?            耶稣曾以寻找好珠子的买卖人,来比喻天国里的价值观。这位“识货”的买卖人变卖一切所有的,为了买一颗稀世的珠子。至于什么是“好珠子”,见仁见智。价值观的形成固然与个人成长的大环境有关,也受其特殊认同的团体所左右,当然更取决于个人的智慧、思考、及判断能力。对基督徒而言,除了上述条件,还有“天国价值观”。 天国的价值观            旧约中的亚伯拉罕及其侄儿罗得,出自相同的大环境, 及相似的认同团体。他们生长在迦勒底的吾珥;同样被带往哈兰;继而亚伯拉罕听从上帝的呼召,带着罗得一起前往迦南。迦南饥荒时,他们同去埃及,后又带着丰富的产业返回迦南地。然而罗得与亚伯拉罕之间的“相同”点,到了约旦河边有了分歧。亚伯拉罕以事奉上帝的心,认为牧人们在迦南外邦人中为土地起纷争,是不荣耀上帝的见证,于是将择地而居的优先权让给侄儿。“产业”在罗得心中之“值”,远超过他对叔叔“敬老尊贤”应付之“价”,选择了约旦河谷平原滋润肥美之地定居下来。罗得居住的所多玛,是当时的繁华大城,也是罪恶之都。耶和华上帝将硫磺与火倾倒在所多玛、蛾摩拉时,罗得正坐在城门口享受做官的威风。他既影响不了妻子对家产的眷恋,也劝不动女婿逃离灾区。结果家破人亡,更随世风与女儿乱伦,使自己成了上帝所憎恶摩押人和亚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离开约旦河谷,仍然过著客旅的游牧生活。他事事求告耶和华的名;所到之处,必为耶和华筑坛献祭。上帝的朋友亚伯拉罕最终成为我们的信心之父。            新约福音书中的约翰和雅各两兄弟,都知道自己是耶稣的爱将。 于是他们的母亲来求耶稣,愿她两个儿子,将来在基督的国里,各成为耶稣的左右丞相。可见两兄弟虽然跟随主,心中仍眷念他们不再经营的“渔业公司”。 财产事业上的损失,期盼能从“功名”上得到补偿。而他们的母亲也望子成龙,自己能成为太夫人。对这种“功名”的追求,耶稣的答复是:“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作你们的用人;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太》20:26-28)主所教导天国“仆人领袖”的价值观,不仅当时的门徒意想不到,现今的基督徒领袖也未必做得到﹗            除了功名,耶稣也藉少年官的价值观,对门徒施以“机会教育”。有一位富有的少年官来找耶稣。耶稣见他年少有为,打心里爱他。但当耶稣建议他变卖财产赒济穷人时,少年官因为财产很多,只好忧忧愁愁地离去,失去了事奉主的机会(参《可》10:17-22)。显然,“利禄”的“值”,超过他事奉主所愿付的代价。 主说:“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路》16︰13)又说:“你们要谨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贪心。因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 (《路》12︰15) 其实,“家道丰富”本身并没有错。上帝也赐给约伯、亚伯拉罕、所罗门王等有极丰富的家道。 问题出于“在乎”二字所代表的价值观。“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1)几年前许多人把退休金投资股票,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看股市,心情随行情上下起伏。结果呢?金融风暴一刮,辛苦积攒的401K退休福利金,跌剩201K﹗真是比“地上虫子咬”还亏得快。达拉斯神学院瑞理教授(Charles Ryrie) 在他的《平衡基督徒生活》中说:“基督徒对金钱的看法,远较他对圣经的理解、祷告的频繁、事奉的热忱,更能衡量他对基督的爱。”这话真是值得深思。  “五子登科”的价值观            我们从亚当夏娃承袭下来的眼目情欲、肉体情欲、和今生骄傲,铸成了一座屏障,横在我们和上帝之间。随着世界观的演变,仍脱离不了“功名利禄”的捆绑。罗得如此,少年官如此,到了21世纪的我们华人,不也如此?基督徒活在这个金钱挂帅的时代里,既要做主忠心而良善的仆人,又事奉玛门,蜡烛两头烧,顾此失彼,不得安息。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职场上也能事奉上帝吗?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新民 职场上也能事奉上帝吗?答案是肯定的。         人的工作是神圣的命定。上帝的创造与救赎,贯穿宇宙与人类的历史。创造与救赎的目的是一致的──人受造,一方面是为了彰显造物主的荣美,另一方面是为了管理上帝所造的万有。人在上帝之下,人群之中,万有之上,所以人要敬上帝,要爱人,要理物。《西敏寺小要理问答》第一条说,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荣耀上帝,并且享受祂。人类当使用上 帝赐予的创造力与聪明、才智,管理万有,善用自然,改造自然,改良社会,多多造福人类,享受上帝各样美善的恩典与丰富的供应。         耶稣说:“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参《约》5:17)旧约安息日的设定,正是相对于工作日──我们一周6日劳动工作后,来到上帝面前,享受身体和灵魂的安息。        主耶稣更是给罪与死两座沉重大山下的人类,带来十字架救恩里的真正安息。圣经说,我们离开世界时,便是息了地上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我们(参《启》14:13),等到有一天身体复活与万有更新,将继续与主耶稣和众圣徒一起,管理万有。        可见,人的工作与人的生命紧密相连,都具有上帝赋予的某种永恒性。         圣经明白地告诉我们,闲懒不作工,是不可以的。除非身体不允许,人不作工,就不可以吃饭。        作工不敬业,也是不讨上帝喜悦的。因为我们在地上无论做什么,至终都是给主做的,不是做给人的。主耶稣是最后、最大的老板。葛尼斯(Os. Guinness)在他的名著《一生的呼召》(The Call)里说,主耶稣是唯一的观众。 在职场上精进专业,是爱慕世俗吗?        这个问题,涉及工作的态度与动机。正确的态度是:凡事为主而作,无论公司老板是否赏识自己。笔者在职场中,一向以此自勉。        有次与一位任老板的朋友谈话,知道他在新公司调整薪资与福利后,有相当的损失。我跟他开玩笑,问他要不要放松一点。他说,你知道我的工作态度,我不会放松自己的。是的,他20多年如一日的敬业态度,一直是我尊敬与效法的。         虽然这个世界会把光环加给某些明星名人戴上,但基督徒的动机,不应因此而改变。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在美国职业篮球界的“林来疯”──林书豪,他的名言是,我为上帝打球。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当为上帝敬业地工作,这才是我们工作的态度与动机。人看外表,上帝看人心。我们工作的态度与动机,都要端正。 职场上的游戏规则,与基督信仰相抵触吗?         政府的法律、公司的守则,通常与上帝的诫命,在纸面上不直接抵触,但实际操作仍有抵触的时候。以赢利和讨好股东为目的的公司,总会有不择手段的时候。笔者工 作的场所,就有人因伪造数据被揭发而遭解聘。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因为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地上的受罚还算小,天上主的审判才真值得我们重视 的。        不过,也有许多基督徒,因为为上帝工作,严守道德的底线,不同流合污,旗帜鲜明地表达自己的不认同立场,必要时检举、揭发违法和不道德的行为,以不惜被解聘或主动辞职为代价。这是职场上美好的见证。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贿赂”和“礼物”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王菡         什么是贿赂?在法律中,贿赂是“建立在给予或接受受贿人的直接财产或其他特权基础上的非法利益”。美国一位牧师说,如果你送给对方的礼物的价格能够影响对方的决策,就算是贿赂。         不期待回报的爱的付出,则是礼物。         无论贿赂,还是礼物,都不一定是有形的商品,也可以是时间、精力、人脉等无形、无价格之物。本文会着重围绕商人与商业上的讨论。 (一)          万科地产商人王石在长江商学院讲课时,问台下:“万科从来没有贿赂过。相信的请举手﹗”台下众多企业家,无一人举手。这说明贿赂现象在中国已是普遍存在,人人习以为常了。          有一个从事商业多年的基督徒,谈到商业贿赂:“贿赂在中国商业界随处可见,它的普遍存在和整个社会大环境密不可分。中国的民营经济,从古至今都没有获得过独 立的政治地位,必须依附在权力之上。官商交易下的商业贿赂,在中国非常普遍。从商的人大多想寻求快速致富的途径,而暴利行业往往和政府权力相关。需要行政 审批最多的部分,往往蕴含大量的致富因素,不言自明──为什么给你这个项目,而不是别人?即使有了信任的关系,还是需要给好处费的。”          也就是说,因为历史和环境使然,自古以来,“好处费”就是中国经商的一大法宝。          不过,要说贿赂在中国是必须的,笔者并不同意。就我所知,有一些发展很好的基督徒商人,他们认真祷告、踏实做事,在经营中高举和宣告信仰,生意日益兴旺。笔者曾经深入一些城市的工商团契采访,见到了很多依靠耶和华,得以在艰难中站立的基督徒商人。他们有的企业一度跌落谷底,快要宣告破产,在绝境下,神蹟却发 生了,比如,没有进行任何贿赂,政府以前推却多次的批文却突然顺利过关,或是销售市场的订单突然激增,很难卖出的地皮以最合适的价格出售,等等。 (二)         很多外企入驻中国,对于回扣一类的做法很不以为然,后来发现,要本土化,就要走“中国特色”的道路,于是开始顺应贿赂之风,变相地进行商业贿赂。         然而有一些基督徒商人,还是持守信仰的原则。几年前,我采访了约翰‧贝克特(编注,John Beckett,毕业自麻省理工学院,著有《爱上星期一》),他是美国俄亥俄州伊利里亚镇贝克特企业的总裁。这个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家用暖气油炉制造商。        贝克特谈到,公司业务发展到中国,选择在北京郊区建厂。在政府批地的过程中,他拒绝了潜规则──贿赂,导致建厂计划暂时搁浅。         我问他,这是否算是基督徒要付的代价?他说,基督徒若是坚信自己所信的是真理,就不会被眼前的利益蒙蔽。要有一双属灵的眼睛,看重在天的财富。基督徒企业更要有原则,才能发展壮大。         相信上帝就是看重他有一颗敬畏的心,所以格外祝福他,让他的企业成为行业内的老大。 (三)         我认识一些从商的基督徒,他们希望尽量在不违背圣经的原则下,将业务经营好。我问他们如何处理贿赂问题。有的弟兄采取了折中的方式,自己不主动给予回扣,一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做仆人的预备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荣子           一位传道人曾经说过一句话——对基督徒来说,没有偶然。这句话对我的帮助很大,留下的印象很深。我常想,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从来没有偶然,都是上帝的计划和安排。 从天而降的工作         受洗不久后,一个主日,我在教会遇见一位从国内来的女士。她说自己是第一次来教会,因为有些事让她感觉特别无能为力,希望求得上帝的帮助。第二个主日,我又 见到了她。她说她在地铁站徘徊了半个小时,才下决心再次到教会来,而且很想见我。她问我,有一份做家务的工作,我是否愿意去做?          那时,我刚来法国不到2年,实在需要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做家务,对我来说挺合适的,心里也没有什么不平衡。到我这个年龄,语言又不通,我不可能再做从前的专业。做家务,我并不怕,我还不到50岁,身体好,也能干,应该没问题。          这位朋友说,老板是法国人,不懂中文,但很喜欢中国人。如果我能接受这份工作,几天之后就可以随老板夫妇一起去外地,到他们的小城堡避暑和度假。我听了,觉 得这份工作不错,但怕自己因为语言不通做不了,有些犹豫。她便鼓励我说,原来在那儿做家务的就是一位不太懂法文的中国人,我不比他差,肯定能行。          我不敢贸然答应,就说,如果老板同意我丈夫与我一起去,为我做翻译的话,我可以考虑。          回到家中,我将这件事告诉了丈夫,然后就认真地祷告。求圣灵帮助我明白这是不是上帝的心意。在祷告中,圣灵把我带进了回忆中…… 上帝会使用我吗         我信主后,常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会记得很清楚,而且模模糊糊地感觉上帝对我们有一个奇妙的计划。        1988年,丈夫遭遇意外车祸,被撞得遍体鳞伤,但上帝存留了他的生命,也让他恢复了健康。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是上帝在扭转我们后半生的人生路标。        1992年,我带着2个儿子顺利移民法国。上帝用祂的大能使我们这个家在分开7年之后重新团圆。我常常想,上帝既保守了这个家,应该也会使用这个家。          但我算什么呢?上帝会使用我吗?          在国内,我当了40多年的“国家主人”,虽然没享受到多少“主人”的权利,却学会了不少“主人”的脾气,什么事情都想做主。出国前,我在一家工厂做工程师。 我认为自己凭良心做事,工作能力也不差,既不想升官,也不想入党,所以,不管厂长还是书记,我都不放在眼里。我从来不懂什么叫权柄,更不明白为什么要服从权柄。           即便如此,上帝还是拣选我做了祂的儿女,并用祂的大能来改变我的生命。那么,如果上帝想使用我,祂也一定有自己的方法,让我能变成可以被祂使用的人。           这样一想,我觉得,到法国人家里做家务,是上帝特别为我预备的一份工作。上帝要把我这个“国家的主人”变成一家人的仆人,他要借此熬炼我,好让我能拥有“顺服”的美德──这正是我所欠缺的。 受到认可和称赞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事业的陷阱

本文原刊于《举目》60期              我对金钱不是那么感兴趣,我所在意的是金钱所提供的安全感。我不会将金钱浪费在大肆采购物品上,也不至于被自己的私心或者骄傲所摧毁。         虽然如此,我还是陷入一种带着枷锁的捆绑之中,就因为我这种追逐安全感的意志,促使我将所有的时间全部投注其中……夺去了我与家人共处的时刻……         事业上的陷阱可以区分成好些类型,从全神投注于与债务有关的问题,到对工作过度狂热…… 最合适的定义或许是:凡是拦阻你与上帝之间或者你与家人之间关系,或是让你产生不平衡状态的任何事物,都可称之。 ——Larry Burkett,《圣经管理解码——基础概念篇》,黄莉莉、谈清华译(台北:宇宙光,2000),p.49-50。 对基督徒而言,世界的需要并不等于上帝的呼召。呼召是从上帝而来,我们需要经常、规律地从“不断满足别人的需要”这种劳役中退隐下来,以便能听见上帝的声音。 ——保罗‧史帝文斯,《上帝的企管学》,何明珠译(台北:校园,2010),p.180。 本文选自《举目》60期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永不裁员的工作

吴安迪 本文原刊于《举目》38期          从写《失业日记》(刊于《海外校园》65期),到现在快五年了。这五年中,我真是感慨万千。 从心动到行动        2003年底,微软研究院自然语言部重组,裁员一半。我蒙神的怜悯,在公司的另一个部门找到了职位,饭碗总算保住了。        我很快发现,新工作不是我喜欢的。但全家五口的生活,都离不开这份丰厚的收入,不喜欢也只好忍着。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为五斗米折腰”。过去那么多年,我都是天天盼著上班,现在则是天天盼著下班。工作只是为了养家糊口,生活失去了目标。        这时,一份意外的电子邮件,打破了我的百无聊赖——一位半年前在会议上只见过一面的朋友,在信中告诉我,他们在做圣经的翻译工作,其中有一些计算机语言学问题,要向我请教。         我觉得很好奇:中文圣经不是早就有了吗,为什么还要再译?他解释:现在我们所用的《和合本》是一个很好的译本,但毕竟是近一个世纪前翻译的。这一个世纪来, 现代汉语经历了许多变化,很多当时的词句,已不符合现在的语言习惯了。为了让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更容易理解神的话语,喜爱神的话语,我们迫切需 要一个新的译本。          当我告诉他,我是个基督徒,并且对圣经翻译很感兴趣后,我们的信件来往越来越频繁。不久以后,这位弟兄和两位同工到西雅 图出差,我们见面了。我这才知道,他们多年来,以创办公司的收入,在亚洲地区传福音,成立了亚洲圣经协会。他们看到福音在中国大陆的复兴,看到中国13亿 人对神的话语的需要,就决心翻译出一本更适合现代人的中文圣经。         他们不但到各处邀请既懂原文、又懂中文的基督徒参与翻译,更自己设计、制作了一套为圣经翻译服务的电脑软件。他们当场为我演示了这套软件,我看了以后的感觉,只能用“心花怒放”来形容。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圣经翻译辅助软 件!译者可以用这套软件,瞬间找到需要的所有资料。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严谨的翻译程序,任何不符合原文,或与其它部分不一致的翻译,会立刻发现。          我觉得我的专长非常适合做圣经翻译。我的心动了!         他们看出我的激动,立即向我发出了邀请。我恨不得马上接受,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然而另一个念头,又很快地让我冷静了下来:翻译圣经能养活一家五口吗?我 们每个月的房贷,能付得起吗?女儿上大学的钱从哪里来?两个儿子将来怎么办?留在微软虽然不理想,但毕竟吃穿不愁,并且有一流的医疗保险。          最后我决定,微软这边的工作不可轻举妄动,不如“安全”起见,我为他们做义工好了。          这义工一做,就一发不可收拾。我每天白天在公司上班时,就等著回家来上这第二个班。         我的家人对我这“工作狂”非常包容、忍耐,妻子也任劳任怨。不过长此以往,毕竟不是个办法,我的体力已接近极限,家人的爱心和耐心也不可过度支取。必须做一个决定了!          我清楚地看到,我在微软的工作,不是非我莫属的,换个人也许比我做得更好,而翻译这份工作,却好像是神为我量身定做的。我以前学过的一切,从语言学到电脑,从写作到圣经知识,几乎样样用得上。在这件事上,神的旨意清清楚楚,就看我愿不愿意顺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