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透視篇

窗開了,門沒關上——從職場糾結到屬靈騰躍(王隽)2017.01.11

leslieaugust

王隽

本文原刊於《舉目》80期和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09

 

我自幼就屬於那種“好小孩”——學習成績優秀、工作努力,自信且驕傲。我在上海讀完小學和中學後,由於喜歡物理、數學,於1999年赴香港理工大學,學習土木工程。

 

首次接觸

初到香港,生活、學習上均有諸多不習慣,時常想家。還好同學和老師都很友好、熱情,使得遠離家鄉的我倍感溫暖。

在2000年,我受邀去參加學生團契的活動,第一次聽到福音。一位老師以科學為切入點,講述上帝的真實存在,也提到很多著名的科學家都是基督徒。

我還清晰記得,這次活動中提到,如果沒有一種力量和規律掌控宇宙,那麼宇宙萬物一定是朝著越來越無序的方向發展。而事實證明,這個宇宙有很多規律、常數和定律可循。由此可見,必有一位真神創造並維護著一切。

科學研究並不是創造知識和規律,而是力圖瞭解這個由造物主創造的世界。

我覺得有一些道理。不過,我多年受無神論的教育,內心無法一下子接受。學生團契分給我一本中英文的新約聖經。我幾次翻閱,但總沒有恒心。

 

第二故鄉

2002年,我開始了結構工程學博士科研。我的導師是基督徒,每次吃飯前都禱告。我在他的指導下,工作和學習了4年。

2005年末,他一連幾週,為香港一家教會的年輕人講道。他請我作他的助手,幫他準備講義。這加深了我對基督教的認識。自此我知道,耶穌基督是因為我們的罪而釘十字架,祂的寶血能夠洗淨我們的罪。只要我們認罪悔改,就能夠得到永生。

現在回想,這是上帝對我的美意——祂讓我通過對基督的逐步瞭解,慢慢地認識祂。

感謝上帝,我身邊從來沒有缺少過基督徒。他們不時通過各種方式,向我傳遞福音。感謝2000年學生團契那位我已經忘了姓名的弟兄,讓我第一次認識了基督教;感謝研究生導師,在學術上指導我,同時也在信仰上引領我;感謝我的多位同學、同事和朋友,一直陪伴我,幫助我認識上帝。

我在香港住了10年,對香港有了第二故鄉的感覺。

waterbridge

失而復得

2010年我回到上海,開始了新的工作。

由於中國的信仰環境不同,我心中隱隱約約覺得很失落。我想找出當年團契送給我的中英文聖經,卻發現被我丟棄在了香港的舊住所,心中甚為惋惜。

在工作中,我認識了一個女孩子,兩個人漸漸有了感情。在一次晚飯的時候,她試探地對我說:“王雋,你知道嗎?我是基督徒。”這時候,我才發現,她原來是基督徒!

香港約有30%的人是基督徒,而中國遠遠低於此。我在香港10年未信主,但是回來之後,卻在工作中遇見了是基督徒的另一半!

後來她對我坦言,她向我開口承認是基督徒之前,多次向上帝禱告:如我能夠信耶穌,她願意做任何事情!

我就此猛然醒悟,原來主耶穌從來沒有離開過我!雖然過去我不認祂,但是10多年來,祂一直在我身邊,為我計劃、安排!祂在我心中悄悄播下種子,就等著適當的時候和環境,發芽、成長。

於是我毫不猶豫地和她一起去了教會。我慢慢地敞開了心扉,看到了驕傲的自我,以及自己身上的罪性和缺乏,看到自己其實沒有安全感……

我敞開自己,向主認罪、悔改。主的愛撫摸了我,我的心被祂的愛深深吸引。我開始閱讀聖經、參加聚會、聽道、學習禱告。我和主越來越近。

我非常感謝教會的長輩、弟兄姐妹。他們一直對我們關心有加,在信仰的道路上給我指導,使我的信仰更加堅定。

終於在10多年以後,我受洗,歸入主耶穌的名下。教會送給我的受洗禮物,就是一本中英文合譯的新約聖經。多麼珍貴的失而復得!

 

工作蒙恩

在感受主愛澆灌的同時,我繼續忙碌工作。我多次蒙受主恩,解決了工作中的難題。太太提醒我,不要讓工作成為我的偶像。然而,我並不承認,我覺得自己在通過工作榮耀主。

其實,我每次都是在遇到重大問題時向主禱告。所幸主每次都聽到,並回應了我的渴求。我為工作中的成績感謝、讚美主。我認為我現在的工作,是合主的旨意的。

我從沒有問過,主希望我做什麼,也沒有質疑過自己所走的路是否是主想要我走的——既然一切都那麼順利,當然沒有必要去質疑了。

2006年我博士畢業的時候,非常希望成為大學教師。然而國外的大學教職競爭非常激烈,不僅需要名校畢業,還需要在期刊發表大量的文章,需要行業的實踐工作經驗,及專業資格。我嘗試過數十次,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得到。

我的職業生涯,反而非常順利,逐步上升。我為此做見證,說,主不希望我從事教師職業,而是希望我在行業中榮耀祂。

yoel

門沒關上

在我8年進行了幾十次嘗試均告失敗之後,2014年的一天,香港大學忽然向我伸出了橄欖枝,邀請我加入教師隊伍。他們甚至教我,在最終的面試中如何表現。

整個過程中,我向主求,清晰地看到主在為我開路。然而令我不理解的是,我現在的工作,主也多有憐憫和應許。公司領導甚至讓我承擔更高一級的任務。

我在上海的生活和朋友,也是我所不捨的。這無疑讓我更加糾結。諺語說,上帝關了一扇門,必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對我而言,主為我打開了一扇窗,但是原本的那道門卻沒有關上。我做任何選擇,心裡都不安寧。

 

一次騰躍

在糾結和不安中度過了半年。我一直就此事向主禱告,求主帶領,但是主卻未明確表明祂的心意。我發動教會的弟兄姐妹為我禱告,也沒有結果。我找來很多事業上的長輩和朋友,徵求他們的意見,結果贊同和反對的各佔一半。

我繼續禱告、尋求。一天晚上,我靈修時,看到《馬太福音》11:28:“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覺得主在對我說話,因為我已經糾結太久,心力交瘁。

到了晚上11點,一位弟兄給我發來短信。我打開一看,他引用了一模一樣的經文!我確信這是主在對我說話。我決定在主裡等待、安息。

於是我繼續禱告。漸漸的,我發現我的禱告發生了變化:從“求主帶領”,到“求主給我一個印記”,再到“我是罪人,求主能夠使我清晰看到祂旨意”,到“求主使用我,願我成為合用的器皿”……

我發現,我漸漸地從一個被主施恩惠的人,成為一個主動尋求主的人!

 

二次騰躍

2014年10月,我去參加教會的青年營會。出發之前,我差點因故去不了,但是當我坐上營會麵包車那一刻,我因糾結以及工作中的不愉快而疲累的心,馬上平靜下來。取而代之的,是內心的愉悅。

這種冰火兩重天,我是第一次感受到。

營會中唱的詩歌,有一首叫做《如鷹展翅上騰》。我非常喜歡。後來,我太太從微信裡,轉發了這首歌的另一個版本給我,其中有一段告白:

 

每當環境的衝擊像海嘯一樣臨到的時候,

你要將眼目單單注視你的神,因為這正是神新的工作季節的開始。

你要等待,因為神會將得勝的意念放在你的心中

你要展翅,因為神會把機會擺在你面前

唯有祂,能夠帶領你飛躍風暴,重新翱翔。

 

我猛然意識到,幾個月來如此糾結,是由於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自己身上。因為,無論成為教師,還是繼續本行業的工作,我都是在名和利之間進行選擇。我渴求的,仍都是屬世界的。

當我禱告的時候,我尋求的仍然是屬世界的(雖然是用屬靈的方式),根本不是主所關心的。我曾拿亞伯拉罕、摩西、約拿的故事套在自己身上,但其實我和他們有本質的區別——他們出來為主做工,我卻問主哪份工作將來更有“前途”。

其實我一直就是這樣的:以我為中心,尋求主的憐憫。我還覺得自己很屬靈!其實主真正關心的,是我和祂的關係。祂正是通過半年以來我內心的糾結,促使我主動尋求祂,改變了我人生的價值觀。

經歷了屬靈翻轉,我感悟到,主關心的是我和祂的關係,而非我在哪裡工作,或我的事業前途如何。我應當做的是:在任何地方、任何工作崗位,都能夠為主擺上,榮耀祂。

bryanhanson

恰逢其時

由於主一直未對我去香港執教一事表明心意,我決定持守現有的道路,留在上海,留在現在的工作崗位和教會。

我還清晰記得,當我把最後的決定告訴教會長輩的時候,一位長輩對我說:“既然不去香港了,就在這裡為主做多一些吧。”

當時正值2014年底,我所在的教會受主的帶領,決定植堂,需要有相當一部分的教會同工和弟兄姐妹,去新植的教會。原教會亦需要不少服事的同工。這正是我為主擺上的機會。

現在回想起來,假設當時主向我表明心意,要我去香港執教,我很可能繼續認為,我一向“自我中心”的屬靈狀態是健康的。我會繼續把主當成解決問題的“顧問”,而非生命的主,繼續以工作為生命的中心。我就不會有屬靈的翻轉。

 

同路同行

今天的我,不再是信仰的過路人,而是殷切的尋求者,是願意為主委身的人,是主的同路人。主正是藉著“窗開了,門卻沒關上”這樣的風暴和糾結,使我的屬靈生命展翅上騰。

我的以個人為中心,轉變成了以主耶穌為中心。

我每天的靈修,也由先前的間斷式、無規律,變為每天至少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的固定靈修。我在教會裡面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從之前的純“消費者”,變為了真正的參與者和貢獻者。

我真的非常感恩:在我第一次掰餅服事的時候,顏伯伯在我背後推了一把;我第一次福音班分享的時候,初信的弟兄姐妹對我鼓勵;當我帶領詩歌的時候,聖靈深深觸摸我……

我在服事,也被造就。與主走得越近,內心越覺得有平安和喜樂。

作為工程師的我,自認是善於計劃的人。然而回想這15年,人生的每一步,都並非我所計劃,都遠遠超出我的想像。當我把我的所有都交託給上帝的時候,祂就為我計劃,為我領路。我的一切的勞苦愁煩,祂都一併帶走。凡勞苦擔重擔的人,趕緊到耶穌這裡來!

 

作者是土木工程博士。現居上海,從事工程設計和管理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生活與信仰, 見證

謙卑的十二梯階(王志勇)2017.01.04

by-mensatic-1

王志勇

本文原刊於舉目》80期和官網2017.01.04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14:11)

謙卑乃是基督徒最基本的美德之一。荷蘭神學家佈雷克指出:“在向鄰舍所行的各樣美德中,愛鄰舍是其源泉,但為這些美德增添光彩的則是謙卑。不論某種美德的表現是多麼出色,如果踐行這一本分的人心存驕傲,那麼這樣行為就會發出臭味,毫無光彩可言。”(註1)

謙卑是美德之母,驕傲是眾惡之首。當初的亞當和夏娃正是因為驕傲,才會濫用自己的意志自由,公然違背上帝的誡命,使自己和全人類都由此陷入罪惡和死亡之中。因此,奧古斯丁強調:“如果你問我,在基督教首要的教訓是什麼?我會回答說,是謙卑。謙卑是首要,也是第二、第三重要的教訓。”(註2)

英文中的謙卑(humility),源自拉丁文的humus——意思是“土地”。謙卑,就是扎根在我們存在的土地上,腳踏實地,回歸本位。真正的謙卑,建立在“我是誰”這個真理上。大德蘭強調:“謙卑就是行走在真理之中。”(註3)

除非我們真正認識自己是誰,否則無論我們花費多少時間祈禱,也絕不會以真正的自我和上帝建立關係。

s27303264

當然,真正的謙卑並不是卑躬屈膝、自貶身價、自我糟踐、自我厭惡,不是懦弱無能、唯唯諾諾、不思進取,而是盡可能地按照真理而活,以誠心對待自己和他人,努力幫助別人。

謙卑這種美德,不僅涉及到我們與上帝的關係,也涉及到我們與他人的關係。這種美德,需要我們自覺而深刻地靈修,也需要在群體生活中培養。

聖本篤(Benedict of Nursia,約主后480-547年),西方修道主義之父,在其名著《聖本篤準則》中,他藉著聖經中雅各的天梯,指出:只有通過謙卑之心,才能用行動向上攀登,驕傲則使人往下墮落(參《創》28:12)。聖本篤指出:

“毫無疑問,我們對此處的上升與下降的理解就是,我們因著驕傲而下降,因著謙卑而上升。豎起來的梯子就是我們的現世生活,謙卑就是心臟。上帝通過謙卑把我們提升到天庭。因此,我們認為,我們的身體和靈魂就是組成這個梯子的兩根杆子。上帝的呼召,把我們必須攀登的不同程度的謙卑或操練,擺放在其間。”(註4)

根據《聖本篤準則》,謙卑的12個階梯如下:

 

一、時時敬畏上帝

謙卑的第一個階梯,就是敬畏上帝。

聖本篤強調,這種敬畏使人不會忘記上帝,總是想到上帝吩咐的一切,想到那些藐視上帝的人要為自身的罪受地獄焚燒之苦,而敬畏上帝的人則享受永遠的生命。真正敬畏上帝的人,不僅保守自己,避免在言語、行為、心思、意念上犯罪,也當竭力消除犯罪的慾念。世人之所以作惡,終極原因就是因為不怕上帝:“惡人的罪過在他心裡說:我眼中不怕上帝。他自誇自媚,以為他的罪惡終不顯露,不被恨惡”(《詩》36:1-2)。

真正的謙卑,始於敬畏上帝的生活。當深切地知道,我們的心思意念,在上帝面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上帝“察驗人的心腸肺腑”(《詩》7:9),“耶和華知道人的意念”(《詩》94:11)。謙卑之人要抵擋各樣惡,必須在心中時刻銘記:“我在他面前作了完全人,也保守自己遠離我的罪孽”(《詩》18:23)。

謙卑首先是謙卑在上帝面前,是聖靈在人心中做工賜福的結果(參《太》5:3),不是源自個人的修行。這是聖經中的謙卑和華人傳統文化的中謙虛的根本性不同之處。

Frari (Venice) - Sacristy - triptych by Giovanni Bellini -  Saint Benedict of Nursia and Saint Mark

Frari (Venice) – Sacristy – triptych by Giovanni Bellini – Saint Benedict of Nursia and Saint Mark

二、不求己意己樂

真正謙卑的人,愛慕、遵行上帝的旨意,勝過他自己的意願。正如主耶穌所強調的:“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來者的意思行”(《約》6:38)。因此,對於基督徒而言,謙卑首先體現在遵行上帝的旨意上。

這樣的謙卑,乃是完全降服在上帝的面前,完全相信上帝所說:“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9)。

當然,這樣的謙卑,也絕不會阻礙個人才能的發揮,而是明確地把個人的才能視為上帝的恩賜。“天生我才必有用”,而最大程度的“用”,就是用在合乎上帝的旨意的事情上。

 

三、為主順服尊長

為了愛上帝的緣故,甘心順服上帝在地上設立的代表性權柄,就是上帝在家庭、教會、國家中設立的各種權柄(參《羅》13:1-7)。主耶穌基督是順服的典範,祂“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

需要說明兩點:首先,耶穌基督釘死在十字架上,是因為祂甘心順服上帝的旨意,正如他在客西馬尼園反復禱告的那樣:“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

因此,基督徒的謙卑絕不是自行其是,而是甘心樂意地順服上帝顯明的旨意,也就是上帝的律法。否則就是“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謙卑,苦待己身”(《西》2:23)。

其次,我們對於人的順服,始終是有限的順服。沒有任何人配得絕對順服,也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要求別人完全順服。不管是什麼樣的尊長,一旦違背上帝的律法,就成為犯罪分子,是上帝的仇敵。我們絕不能盲目順服,助紂為虐。

當大祭司等掌握權柄之人禁止使徒奉耶穌基督的名傳講真理時,彼得和眾使徒擲地有聲地回應:“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這顯然就是現代社會中的“公民抗命”了!因為,敬畏上帝,順服上帝的旨意,是第一位的。

真正的謙卑,首先不是在人面前的謙卑,而是謙卑在上帝的主權和旨意之下。我們如此順服上帝、堅持真理之時,就保障了自己的人格、尊嚴、良心、自由,真正成為“君尊的祭司”、“聖潔的國度”和“屬上帝的子民”(《彼前》2:9)。

by-krosseel

四、耐心忍受苦難

謙卑的人在面對困難、委屈、衝突、矛盾之時,仍然保持耐心,絕不放棄,直到最終得勝。正如聖經所說:“唯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10:22);“要等候耶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我再說:要等候耶和華”(《詩》27:14)。

謙卑之人不管遭遇什麼艱難困苦,都能始終信靠上帝的大愛:“如經上所記,我們為你的緣故,終日被殺。人看我們如將宰的羊。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6-37)。

他們能夠在苦難中增進品格,大有盼望和喜樂,“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羅》8:3-5);“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雅》1:2-3)。

謙卑之人不會因為自己遭受迫害就心生苦毒、充滿仇恨,而是“被人咒駡,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譭謗,我們就善勸”(《林前》4:12-13)。

值得注意的是,謙卑之人絕不是為受苦而受苦,而是深信苦難也有上帝的美意,目的是造就聖徒的品格,使其順服上帝的誡命律例。因此,佈雷克勸誡敬虔之人“留心上帝的誡命”。(註5)

 

五、坦承、認罪、悔改

謙卑的人,不會刻意隱藏自己的罪,而是勇敢地承認,毫無保留。甚至坦承自己隱秘的邪情私慾。“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詩》37:5);“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詩》32:5)。

謙卑之人不是毫不犯罪的人,而是敢於面對自己的罪惡的人。

佈雷克在教導人學習謙卑的時候,特別提及對罪惡的省察:

“按照你墮入罪惡的經過不斷地省察自己。如果你留心自己墮落的經過,以使自己謙卑為目標,你就會從經驗之中認識到,你的心是被污染了的,是不潔的,是罪惡的,是不信上帝的,是可憎的。正是因為你心中的這些汙穢,才一次一次地產生敗壞的行為。

“因此,當上帝使不幸臨到你,當人們輕視你的時候,你沒有理由抱怨什麼,因為你知道,你自己比他們所認為的還要卑鄙10倍。因此,你不配得上帝一絲一毫的憐憫,你也不配得到人們的喜愛。”(註6)

 

六、滿足當下生活

謙卑的人總是滿足於上帝的帶領。不管順境、逆境,他都相信上帝讓萬事互相效力,使愛主的人得益處。

謙卑之人承認自己的愚頑,深知自己所領受的恩典都是不配得的,正如詩人所告白的那樣:“我這樣愚昧無知,在你面前如畜類一般。然而我常與你同在。你攙著我的右手。你要以你的訓言引導我,以後必接我到榮耀裡”(《詩》73:22-24)。

雅各在經過多年磨難後,終於謙卑下來,發自內心地說:“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誠實,我一點也不配得”(《創》32:10)。

 

七、認信自己缺德

謙卑的人,深知自己在愛德上有諸般的虧欠,發自內心地認為自己不如別人。正如大衛所告白的那樣:“我是蟲,不是人,被眾人羞辱,被百姓藐視”(《詩》22:6);“你把我放在極深的坑裡,在黑暗地方,在深處”(《詩》88:6)。“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119:71)。

保羅強調:“凡事都不可虧欠人,唯有彼此相愛,要常以為虧欠”(《羅》13:8)。

 

八、順服共同規矩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共同生活,必須有共同的規矩。聖本篤強調,修道士應當遵守修道院的規矩,效法尊長。聖經也吩咐我們:“凡事都要規規矩矩地按著次序行”(《林前》14:10)。

現代人喜歡自由,但是真正的自由絕不是隨心所欲、無法無天。而是自覺地降服在上帝的律法之軛下,忠心地盡自己的愛的本分。正如耶穌基督所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11:28-30)。

 

九、管教自己舌頭

舌頭最難管教。聖本篤強調,修道士當控制自己的舌頭,除非有人主動請教問題,否則不可出聲。聖經上教訓我們:“多言多語難免有過。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10:19);“說惡言的人,在地上必堅立不住”(《詩》140:11)。

by-dodgertonskillhause

十、不可隨意戲笑

不可輕易大笑,更不可隨意戲笑。聖本篤在此引證《便西拉智訓》22章21節:“愚人哈哈大笑,智人默默微笑”(註7)。

謙卑之人不苟言笑,當然這不是說謙卑之人總是道貌岸然,毫無喜樂。當上帝使撒拉年老時生下以撒,撒拉就說:“上帝使我喜笑,凡聽見的必與我一同喜笑”(《創》21:6)。

聖經談及上帝祝福時,明確地說:“上帝必不丟棄完全人,也不扶助邪惡人。祂還要以喜笑充滿你的口,以歡樂充滿你的嘴”(《伯》8:20-21)。因此,不可隨意戲笑,是指聖徒的體統,正如保羅所言:“淫詞、妄語和戲笑的話,都不相宜,總要說感謝的話”(《弗》5:4)。

 

十一、說話溫柔、莊重

聖本篤強調說話方面:“修士說話要溫柔,不要大笑,要嚴肅莊重,簡明扼要,不要提高嗓門。”(註10)

目前中國人的特徵之一,就是說話嗓門大,常常影響到別人。求主憐憫我們,使我們能夠在說話上也有聖徒的體統。

 

十二、身心裡外合一

基督徒不但在心裡謙卑,整個外在的舉止也都要謙卑。聖本篤明確地說:

“不管是在花園中,在旅程中,在田野裡,還是在其地方,或坐,或行,或站,都當低頭看地,時時意識到自己的罪,時時想到自己是站在上帝可怕的審判台前,時時在心中就像那個雙眼看地的稅吏那樣對自己說:主啊,我是一個罪人,不配舉目望天!”(註9)

基督徒的靈修所要培養的,就是這樣的靈覺。

 

結語

總之,我們效法基督,核心就是“心裡……謙卑”(參《太》11:29)。上帝喜悅謙卑的人,願意幫助我們:“祂顧念我們在卑微的地步”(《詩》136:23)。祂應許“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5:5)。

謙卑能夠給我們帶來現世的益處,也使我們得蒙上帝的保守和拯救:“敬畏耶和華心存謙卑,就得富有、尊榮、生命為賞賜”(《箴》22:4);“謙卑的人,上帝必然拯救”(《伯》22:29)。唯願我們不斷操練謙卑的美德,好使我們更好地見證我們的上帝和救主耶穌基督。

 

 

註:

.佈雷克,《理所當然的侍奉》,王志勇等譯(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2014),第四冊,65。

2.周學信,《無以名之的雲》,楊英慈等譯,(臺北:校園,2013年),60。

3.大德蘭,《大德蘭的靈心城堡》,加爾默羅聖衣會(臺北:星火,2013年),209。

4.The Rule of St. Benedict in English, ed. Timothy Fry (Collegeville, Minnesota: The Liturgical Press, 1982), p. 32.

5.同1,73。

6.同1,75。

7.張久宣譯,《聖經後典》(臺北:商務印書館,1995年),151。

8.同4, 37。

9.同4, 37-38。

 

作者為北京大學法學碩士,加爾文神學院神學碩士。現為美國弗吉尼亞州主恩基督教會主任牧師。

 

1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黃奕明)2017.01.02

by-oleander

黃奕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7.01.02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第一次出現,是在台灣1990年的飲料廣告中。唱這首廣告主題曲《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歌手李明依,因此知名度大增!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也成了最能代表青少年的一句話。這句話不僅僅是對權威的抗議,也反映出一種叛逆的精神,就是道德相對主義所主張的:“不存在倫理道德的普遍標準。道德價值只適用於特定文化邊界內,或個人選擇的前後關係。”

這也是後現代社會所主張的“多元價值、並行不悖”,不再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絕對真理。最高的價值就是彼此包容、彼此尊重。

在基督徒的認知中,道德判斷是以上帝的誡命作標準的。不信上帝的人,《羅馬書》1章有幾處經文說到:

21:“因為,他們雖然知道上帝,卻不當作上帝榮耀祂,也不感謝祂。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

24:所以,上帝任憑他們逞著心裡的情慾行污穢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體。

26:因此,上帝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 

27: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 

28:他們既然故意不認識上帝,上帝就任憑他們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32:他們雖知道上帝判定行這樣事的人是當死的,然而他們不但自己去行,還喜歡別人去行。

這就使身處後現代社會的基督徒兩難。如何與不信上帝的人對話呢?如果雙方的道德判斷的標準完全不同,又怎麼可能彼此包容、彼此尊重呢?

 

當法律與聖經不一致

 

近代的倫理學的確是很多元的,不過,就算是極端人本的道德相對主義,也不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個人的自由,仍然不可侵犯其他人的基本人權。舉凡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及追求幸福的權利,都包括在內。

有人認為,婚姻權也屬於追求幸福的權利。問題在於,現在的“婚姻”和“性別”都出現了歧義。“同性婚姻”在某些國家或地區,是用“民事結合”或“生活伴侶關係”稱之。“性別”也出現了“生理性別”與“心理性別”。因此,討論時雙方常常雞同鴨講。

從歷史的角度看,同性戀存在已久。不過,以前並沒有合理化或是合法化,而是藏在角落中(所以才有“出櫃”之說)。 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的診斷列表(DSM-III-R)中去除。1997年,美國心理學會表示,人不能選擇成爲同性戀或異性戀,人的性取向不由意志決定,不是有意識的選擇……呈現出同性戀普遍除罪化,乃至正常化的趨勢。

雖然法律上不再視同性性行為為罪行,但是聖經指責這是一種罪。《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在新約聖經中,保羅在《哥林多前書》6章9-10節說:“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上帝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姦淫的、作孌童的、親男色的、偷竊的、貪婪的、醉酒的、辱罵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國。”

其實聖經所說的“罪”,與世俗法律的定義也有所不同。“罪”來自對上帝的不順服,正如亞當、夏娃違反禁令,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十誡中的禁令,如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及不可貪婪,都是基督教倫理學的規範,並不是人定的,而是從上帝領受的。所以,“雖然我喜歡,有很多不可以!”這是為什麼基督教會無法贊同“同性婚姻”合法化,因為是違背聖經的。

 

又當如何對話呢?

 

兩個陣營的出發點截然不同,要如何對話呢?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提到:“要在信徒與非信徒之間,找到雙方‘共知地帶’是極不可能的,除非雙方對‘人自己的本性’有共同看法。但是,這個共同看法根本不存在。”(註1)這就是為什麼基督徒的抗議遊行,被同性戀的同情者視為“恐同”或“仇同”,因為在“基本人權”的定義上,雙方毫無交集。

cornelius_van_til

范泰爾(Cornelius Van Til)

許多法律用詞的定義,也出現分歧。“婚姻”、“性別”,甚至“愛”,都大大混淆。“以愛之名”,連基督徒都被迷惑了。

許多基督徒認為,我們不應該論斷同性戀者,因為我們都是罪人,同性戀不過是罪的一種,並不比其他罪行,如通姦、離婚、性侵等等來得嚴重。更何況科學研究未能證明同性戀是後天形成的,連醫學界都放棄了矯治。既然婚姻與家庭是人類追求的“共善”,為什麼要阻止同性戀者追求幸福呢?更何況,同性戀者在法律層面有許多令人心酸的實例,比如醫療同意權、繼承權上,同性伴侶都受限制。

這些基督徒也特別提到,耶穌是罪人的朋友,不是為定罪而來的。

我們應該怎麼做?

耶穌會怎麼做(What Will Jesus Do)?

耶穌道成肉身,做稅吏與妓女的朋友,受試探卻沒有犯罪。祂改變罪人的生命,用愛的行動與真理的言語,使人悔改歸正。祂住在我們中間,做罪人的朋友,自己卻沒有犯罪,反而活出聖潔。他以自身的榜樣,促使我們思考:今天的我們,如何在罪惡的世界中,活出不同的生命?

“自由”與“放縱”只有一線之隔。基督徒的自由,不同於世俗的定義。正如《羅馬書》8章1-2節所說:“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我們得到的自由,不再被罪惡的本性轄制,不再隨本性的喜好任意妄為。

 

不在於感覺與掙扎

by-taliesin

“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不僅打破了原來同性不婚的禁忌,也使“婚姻”中的忠誠,變成一紙空言。這樣看來,問題不在同性或是異性結合,而是“婚姻”的法源,到底出於上帝的創造與設立,或是人的權利與喜好?

基督徒應該站穩立場,維護真理(也就是聖經)。同時,也應該有愛的行動,關懷、陪伴正在受苦的人。不是威嚇他們,而是告訴他們:生命改變的力量是從耶穌基督而來。

靠著信仰走出同性戀的袁幼軒弟兄說得好:並非沒有掙扎、沒有誘惑,而是能在掙扎時,靠著信仰,有了選擇的自由,可以成為聖潔。因此,問題最大的癥結,不在於感覺與掙扎,而在於,“我們因心中渴求上帝,所以能全心全意地擺上自己的一切,完完全全地順服”(註2)。

不用去和同情同性戀的人爭辯,因為沒有“共知地帶”。而是要去宣揚在基督裡不犯罪的自由!

該不該上街遊行?該不該連署提案,要求罷免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立委?我覺得,那是個人的自由。作為公民,可按自己的良知去做判斷。而基督教會所傳揚的福音真理,是本著聖經的,不能斷章取義,也不能似是而非。

或許有一天,我們做牧師的,會因為主張一夫一妻而入獄,我們也需要宗教自由法來保障我們的言論自由。不過,今天去要求一個不信上帝的社會與國家,在立法的時候承認聖經的權威,這是緣木求魚,也是一場不可能打贏的戰爭。用民粹的手段去反民粹,得到的勝利果實絕對不會甘美!如果我們這麼做了,不也是一種“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嗎?

 

註:

1. 范泰爾著/呂沛淵譯,《基督教護教學》,台北:改革宗,2008. pp. 61-62

2. http://www.yuanyouxuan.com/faqs/

 

作者來自台灣 ,曾留學法國巴黎,專攻音樂指揮。現在美國休士頓牧會。

編註:《婚姻平權》法案已於12月26日在台灣立法院初審過關。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言與思

離開父母,成就和諧婆媳(沉靜)2016.12.29

2-by-rikacil

沉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2.29

 

國慶,帶孩子回爺爺、奶奶家。午後,孩子熟睡了,婆婆說要去市場買新鮮的魚蝦給孫兒吃。

婆婆身體不好,提不了重物,走不了遠路。本來計劃看書的我,決定陪同。挽著婆婆的手出門過馬路,一路上兩人閒話家常,無話不說,好似母女。我內心頗為感動。

回想幾年前,自己被各種挑剔,如今不禁感慨、感謝主!“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人成為一體”(《創》2:24),這句經文充滿智慧與力量,在生活中實踐出來,便帶來滿滿的祝福。 

 

情感上的離開

 

對許多人而言,所謂的門當戶對,以及聘金、嫁妝,是非常重要的。要求結婚時有房、有車,似乎也變成理所當然。在物質面前,愛情不再純粹。

愛情真的經不起物質的考驗嗎?不應該的。真正的愛情,是如聖經所說:“愛情,眾水不能息滅,大水也不能淹沒。若有人拿家中所有的財寶要換愛情,就全被藐視。”(《歌》8:7) 

我當初因所謂的相貌、年齡、門當戶對等問題,被未來的婆家拒之門外。男友頂著巨大壓力與我交往。有一次他突然生病,不得不回家休養一週。在那一週,父母對他無微不至的照顧並勸說,導致他病癒後,便聽從父母,提出分手。 

我深覺無奈。很多父母希望子女從小到大都聽話,即便孩子長大成人,也不願放手。同時,不少子女在情感上也對父母過於依戀,習慣父母代為做決定。 

好在上帝使我不灰心。一位至親的姐妹提醒我和男友一同尋求牧者的幫助。

正是那句經文“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創》2:24),進入他心中,使他最終不受父母以及世俗眼光的左右,而是按著自己內心的感動與平安,做出決定。他相信自己擇偶的眼光是合上帝心意的, “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

我知道男友非常不容易!很多人覺得這是大逆不道,“翅膀硬了,不聽父母”。然而我相信:愛不是盲目的聽從,不是寵溺與遷就,愛需要在真理中!已經成年的子女,在謙卑聆聽父母的建議後,最終需要自己做決定!

 

經濟上的離開

 

有的人無法離開父母,是因為經濟上斷不開。婚嫁時的嫁妝、聘金,都需要父母的支援。因此,如果父母不滿意,婚事很可能成不了。

我和先生剛好來自婚嫁習俗極為繁瑣的地方。如果隨從風俗,恐怕我們的婚姻早已夭折。感謝上帝,我們都不是追求外在物質的人。為了順服上帝的帶領,我們摒棄一切風俗。

我們相信,一段合上帝心意的婚姻,不是可以用金錢衡量的。 

在婚嫁的起初,我們就決定經濟上獨立,按我們自己所能,舉辦教會婚禮、宴請賓客。作為成年人,我們不願成為父母經濟上的負擔。在我看來,父母親含辛茹苦將我們撫養長大,沒有理由再為成年的兒女買單。 

我們這個小家庭從籌備,到建立,經歷了上帝奇妙的恩典!兩個人白手起家,同心協力,量入為出。我們拍婚紗照,舉行溫馨難忘的教會婚禮,蜜月旅行。

婚後半年,上帝垂聽禱告,賜給我們孩子。同一時候,我們還有幸搭上末班車,申請了保障性商品房。在房價節節攀升之際,我們未花一分現金,擁有一套房安居。

休完產假,我辭職回歸家庭,撫育和教養孩子。經濟上少了一個人的收入,然而“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詩》23:1)。

也許是看到我們經濟上的獨立,父母也開始放手、放心,承認我們不再是孩子。當然,離開父母溫暖的懷抱,凡事親力親為,會很辛苦。然而這操練了我們的生命,培養了我們負責任的態度、忍耐堅毅的品格,和苦中作樂的精神。

3-by-hotblack

 

生活上的離開

 

有的人日常生活無法與父母分開,是因為太習慣享受——父母做好飯、整理好房間、洗好衣服……

還有的時候,不是子女無法離開,而是父母不肯放手,不願承認孩子長大了、需要獨立。父母凡事都要幫忙,凡事都要代勞管理。 就算分開居住,仍天天電話遙控。分不清照顧、關懷與干擾、羈絆。

我們婚後,婆婆隔三差五地跑來與我們同住。在她的觀念裡,與兒子同住是理所當然的。婆婆把我們當孩子對待,什麼事情都要給予指導和管理,看不慣的地方就和先生訴說。

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夫妻關係開始受影響。 

有一次,婆婆又向先生訴說。先生為了維護這個剛組建起來的小家庭,不得不請婆婆打道回府。這期間,先生與婆婆都頗為受傷。不過,婆婆也因此不再像從前那樣,隨意插手我們的家庭事務。 

婆婆不再與我們同住後,一有節假日,我們就回去看公婆,與他們聯絡感情。

在逐漸的相處中,婆婆慢慢接納了我。特別是我生下可愛的孩子後,她看到我不辭勞苦地教養孩子,又看到我們成熟、獨立,小家庭福杯滿溢,就不再輕看我,開始尊重我。 

去年年初,我莫名連續地高燒了11天。期間回到婆婆家,婆婆待我如女兒一般,關心、呵護,與從前仿佛判若兩人。我心存感激!我想起聖經中的路得與拿俄米,她們彼此相愛、顧念對方所需。這是我心所願的。

從不被接納到被關愛,付出了多少眼淚、忍耐、禱告與饒恕,也看到上帝多少奇妙的作為!

 

相容、互補的愛

 

我有一個認識多年的姐妹,結婚一年後被逐出家門,原因是婆婆不喜歡她,遊說兒子與她離婚。她新婚不久,我曾去拜訪。她與公公、婆婆同住,丈夫在外工作,週末才回家。夫妻關係不夠穩固,在婆婆的挑唆下遂分崩離析。 

在她丈夫看來,母親辛苦持家、照看生病的父親,應當一輩子感激。母親只有一個,妻子可以再娶。於是聽從了母親的話,選擇離婚。 

這樣的情況,我身邊還有許多。有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卻看到,許多家庭的不幸有甚多相似之處。很大一部分因素,在於丈夫或妻子沒有實質上離開父母,維護家庭的獨立性。

對父母的愛和對配偶的愛,這本是相容、互補的兩種愛,很多人卻誤將其視為競爭關係。又基於自以為是的孝道,認為對父母的愛當大過對配偶的愛,於是釀成諸多悲劇。

感謝上帝賜下真理,教導我們。我相信,媳婦與婆婆關係的好壞,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丈夫。丈夫是否按真理而行?是否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是否在婆媳間做美好調和的工作?

katie-treadway

 

必須懂得進退

 

讀過一段文字:我欽佩一種父母——他們在孩子年幼時給予強烈的親密,又在孩子長大後得體地退出。

照顧和分離,都是父母在孩子身上必須完成的任務。親子關係不是一種恒久的佔有,而是生命中一場深厚的感情。我們既不能使孩子在童年感情貧瘠,又不能讓孩子成年後覺得窒息。做父母,是一場心胸和智慧的遠行。 

這段話,我非常認同。很多東西都有慣性。孩子小時候,我們與孩子親密無間。有一天他長大了,我們如果勒不住自己,還要繼續從前的愛,那會讓已成年的孩子沒有空間,被愛得窒息。

做父母需要學習適時地退出,要懂得進退。

 

孝敬不是孝順

 

長大成人、離開父母,是不容易的,需要智慧。就像出生剪斷臍帶時會疼痛,斷奶時會依戀,和父母分床、分房時會糾結,第一次離家時會不捨一樣,離開總是讓人難捨難分,卻又需要果斷!

否則我们永遠不能長大,最後導致傷害。 

我特別感恩先生尊主為大,勇於擔當,扛起旌旗,成為家裡的領頭羊,保護、愛護妻子,維護小家的獨立。

我們二人真正成為一體時,必然同心同行。孝敬彼此的父母,也成為自然而然的事情。正如聖經十誡要求的:“當孝敬父母,使你的日子在耶和華你上帝所賜你的地上得以長久。”(《出》20:12)

不過,孝敬不等同於孝順,不等同於一味聽從父母,而是以真理的愛來愛父母,且成熟、獨立,讓父母完全放心。 

美好的家庭、和諧的婆媳關係,需要男人勇敢擔當、執掌旌旗,需要女人溫柔順服、相夫教子;需要父母放手,尊重子女成長、給予空間;需要子女智慧地離開,獨立擔當,孝敬父母。

 

作者現居廈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不要只在朋友圈裡相愛(丁霞)2016.12.22

by-lisaleo

丁霞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2.22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5)

 

(一)

 

一位剛加入教會不久的姊妹,在教會的微信群裡請大家代禱。她女兒早產,肺部發育不良,正在重症監護室觀察。

不到5分鐘,群裡就給予了熱烈回應。弟兄姊妹紛紛安慰、鼓勵。有個弟兄發了一段代禱詞,底下立刻一片“阿們”聲。那一刻,大家的愛心刷屏。這位姊妹感動不已。

一個月後,她的女兒痊癒。她迫不及待地抱著女兒,來到教會向大家報喜。始料不及的是,她抱著孩子站在門口半個小時,來往的兄弟姐妹只是友好地衝她打招呼,沒有一個人詢問孩子的事。

她愣在那裡,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直到牧者把她領到講臺作見證時,底下的會眾才恍然大悟:哦!原來是你啊!她這才明白:大家在微信群裡只是隨大流說話,並沒有留意要代禱的是誰。

6年前,我女兒患重病住醫院。丈夫因公在外,不能及時趕回來。我一個人抱著孩子無助地哭。

那時還沒有微信圈,我打了個電話給教會的牧者。僅僅過了一個小時,我的手機就變成了熱線,病房變成了會客室。弟兄姐妹紛紛過來幫忙。有送飯的,有送錢的,有推薦醫生的,有組團來為孩子禱告的。還有啥也不說,過來就抱著我哭的。

病房裡每天都有讚美的歌聲和禱告聲傳出,直到孩子病癒。護士們說,她們從沒見過這麼熱鬧有愛的病房……

我們教會的眾弟兄姐妹,就這樣,在一次次的患難中抱得更緊,更加珍惜濃於血的主內親情。

如果我說,這兩件事發生在同一間教會,你相信嗎?

從何時起,我們之間的交流變成了微信留言?從何時起,我們之間的情誼變成了微信評論?從何時起,我們的彼此相愛變成了彼此點贊?

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約一》3:18-19)

 

(二)

by-kodykody1

若干年前,一個姊妹好幾週都沒來參加主日崇拜。我打電話詢問,她說她發燒了,正躺在宿舍休息。我放下電話,就煮上了餃子,然後拎著保溫瓶,換了兩趟公車,趕到了她的宿舍。從此我們成了要好的朋友。

然而有了微信後,我們的交流越來越言簡意賅,對話形式經常是:“最近怎麼樣?”“挺好的。你呢?”“我也挺好。”

可就在前不久,我從另一個姐妹那裡得知,她的大哥腦溢血,做了兩次開顱手術,現在生活完全靠父母照顧。驚愕之餘,我趕忙去翻她的朋友圈,卻沒有發現任何消息,只有一些感慨生活不易的帖子。

可笑的是,在她的每一個帖子底下,都有我的點贊!

朋友圈就像是一幢幢造型精緻的房子,圍觀的群眾只看得到紅磚綠瓦的外牆,卻看不到裡面那個憂憂愁愁的小人兒。

一個剛剛離婚的朋友,最喜歡在朋友圈裡發健身、美容、旅行的帖子。那滿滿的九宮格照片,讓人很難相信,她其實正趴在床上哭得肝腸寸斷。

一個“曬娃狂人”,每一天都要曬無數次孩子的衣食住行。然而誰又能從孩子的笑臉上看出,她的丈夫得了抑鬱症,已有半年不能出門?

當我們慵懶地倚在沙發上,手指飛快地給朋友點贊時,我們是否真的清楚,他們的世界裡正在發生什麼?當我們只存在於朋友圈裡時,主耶穌“彼此相愛”的囑咐,也就成了一紙空談。

你們既知道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約》13:17)

讓我們走出微信圈,走出我們的舒適區,去擁抱周圍的弟兄姐妹吧!

讓我們與哀哭的人同哭,與喜樂的人同樂。讓我們的交流,不僅局限於教會的朋友圈。

讓我們的愛,衝出虛擬的空間,溫暖這個冷漠的現實世界!

 

作者為高校教師,現居大陸山東省。英語文學專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不平安的平安夜(李晉、馬麗)2016.12.21

pic1-dsc_0501-r25

李晉、馬麗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2.21

 

晚間小女兒睡著以後,又到了給兒子Calvin讀書的時候。他總是很期待進入納尼亞的世界(編註:《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英國作家C·S·路易斯所著的系列奇幻名著)。

因為邪惡女巫施加的魔法,那個叫納尼亞的世界,始終都是漫天飛雪的冬天。最糟糕的是,那裡沒有聖誕節。連聖誕老人都因女巫對納尼亞的統治,而遠離了納尼亞。

Tumnus der Faun (JAMES MCAVOY) und Lucy (GEORGIE HENLEY)

Tumnus der Faun (JAMES MCAVOY) und Lucy (GEORGIE HENLEY)

 

小女孩露西(Lucy),無意中闖進了納尼亞,遇見了羊怪圖納斯(Tumnus)先生。羊怪邀請露西去他的家中做客,請她喝茶,吹奏動人的音樂,講述昔日納尼亞的美麗……

隨後,圖納斯帶著內心的掙扎,告訴露西,他不得不為白女巫效力,見到夏娃的女兒或者亞當的兒子(編註:即人類),就必須交給白女巫,否則白女巫會割掉他的角,並且讓他變成石頭。

如果他變成了石頭,除非有一天凱爾帕拉維爾(Cair Paravel)城堡的4位君王(兩個亞當的兒子和兩個夏娃的女兒)坐上王座,他才能夠復活……

最終,圖納斯還是送露西回家了。代價就是,他真的被白女巫變成了石像(1)。

聽到這裡,兒子對我說:“我要打電話給警察!我要告訴警察把白女巫抓起來!”他一邊說著,一邊很認真地把手伸出來,做了一個使勁抓人的動作。他停了一下,又說,“納尼亞的小朋友太可憐了!沒有聖誕節,沒有聖誕禮物!”

我們居住的大溪城,冬天非常冷。常常近4到5個月的時間,都是漫天飛雪。孩子們必須長時間待在家裡。聖誕節就成了他們最快樂的時光。

對於3歲的Calvin來說,剝奪這樣的快樂,簡直是可惡之極。這可能是他知道的最邪惡的事了。

pic3-img_20161206_170631-r50

 

不平安的世界

 

我想,等他長大了,他會明白,其實他也生活在一個悲慘的世界裡。人墮落後,這個世界如同打碎的花瓶,每一個碎片雖然都還折射出那最本質的美善,卻殘缺,且鋒利、傷人。

每一個人、每一代人,都認為自己經歷了獨特的痛苦,但其實這些痛苦和悲傷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在安徒生童話中,賣火柴的小女孩在平安夜裡流浪街頭。家庭的破碎、世人的冷漠,讓她只能夠靠劃火柴,在寒冷的夜裡得到一點安慰。

我曾在一個無家可歸者的救助中心,作為義工服務過3年。地點在市中心流浪者最集中的地段。

每一位到那兒尋求幫助的人,都帶著破碎的心和靈魂。有人生意破產,大起大落,妻離子散;有人從小被親人虐待,甚至性侵犯,以至於長大後,也這樣對待他人;有人酒精和藥物成癮,無法自拔;有人因為性和毒品,身患疾病,甚至皮膚潰爛。

家庭暴力、經濟危機、貧窮和欲望,交織在一個個破碎的人身上,讓靈魂無法完整。

對比強烈的是,聖誕節期間,救助中心外的皚皚白雪映照著聖誕節的閃爍彩燈,以及各種奢侈品的廣告。這些仿佛在告訴人們,擁有這些商品,節日就會變得無比美好!而在這個救助站中,人卻會因為一杯便宜的熱可可,就感到萬分滿足。

這是個分裂的世界。一方面,它向我們展示麵包、浮華、權力所掩飾的那背後的虛無;一方面,當失去這些的時候,我們獲得卻是真實的絕望。哪怕我們真的一無所缺,也不會得到滿足,反而感到空虛、無聊。

每一個人都目睹和經歷著罪給這個世界帶來的痛苦——面對不公義時,內心的憤怒;面對未來時,心裡的憂慮……“我們希望真理,在自己身上卻只能找到不確定性;我們追求幸福,自己找到的卻只是可悲與死亡。”(2)人沒有根,在大地四處流亡,沒有安息之地,沒有平安。

“主啊,要到幾時呢?”(參《詩》13:1;《哈》1:2)在舊約時代,流亡中的先知和百姓,無數次地問上帝。我們流亡的靈魂,生命中的痛苦、悲傷,這個世界的荒誕、不公,要到幾時呢?

pic4-guido_reni_-_massacre_of_the_innocents

 

然而那天並不平安

 

平安夜,小小的耶穌誕生後,猶太的統治者希律,為了權力,將伯利恆全城及周圍兩歲以下的孩子全部殺了。

《思想錄》中,帕斯卡提到:“當奧古斯都(編註:羅馬皇帝)聽說,希律下令把兩歲以內的孩子一律處死,而其中也有希律自己的孩子在內時,奧古斯都就說,做希律的豬還比作他的兒子好一些。”(3

數不清的母親在那天夜裡痛哭,“在拉瑪聽見號啕痛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的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耶》31:15)都不在了!唯獨活著的人留在這個破碎的世界中,流亡在荒原上,坐在死蔭幽谷裡,等待。“主啊,要到幾時呢?”

 

pic5-dsc_0502-r25

 

我們在等什麼?

 

內心沒有盼望的人,不會等待。唯獨信心能夠讓我們持久堅忍,在黑暗死蔭中前行。

人在與上帝隔離後,想靠自我解決問題。而今的聖誕節,常常是沒有基督,卻充斥著各種消費。人成了最可憐的,因為“他們無所不知,卻無所相信”。人對於一切抱有興趣,也對一切缺乏熱情。正如德國法學家施密特所說的:

“人們渴望地上的天堂……事實上,這個天堂已經被認為是在地上,在柏林、巴黎或者紐約,配備著泳池、汽車和沙灘躺椅……他們不想要愛和恩典的上帝……公義已經變成權勢,忠誠變為算計;真理變為了眾所承認的正確;美好變成了好品味;基督教變成了一個和平主義的組織機構。”(4

現代人的空虛,讓我們在平安夜,只能通過消費購買虛假的盼望和平安。我們表達情感的方式,退化成可以折算為貨幣的禮物——感恩節之後,是黑色星期五的狂熱購物;平安夜和聖誕節,印製在商場的打折券上。

有誰知道,在那天夜裡,多少貧窮的人在曠野牧羊?在那天夜裡,多少母親在為喪失孩子而悲傷?多少旅人在黑夜中遠行?多少人在禱告中追問上帝:“主啊,要到幾時呢?”

pic6-tumnus-and-lucy

 

冰雪沒有凍住盼望

 

在納尼亞的世界中,冰雪沒有冰凍住盼望。獅王阿斯蘭就要來臨,4位君王就要登上寶座——這個預言一直在流傳著。就如同海狸先生說的古老詩歌一樣:

“阿斯蘭一出現,錯誤必能糾;阿斯蘭一吼叫,悲傷不再有;阿斯蘭露尖牙,嚴冬到盡頭;阿斯蘭抖鬃毛,春天復來臨。”(5

這是納尼亞世界裡沒有臣服於邪惡女巫的人所盼望的。預言一點點地成就:亞當的兒子和夏娃的女兒,出現在了這個世界中,冰雪開始融化,邪惡的魔法無法再阻止聖誕老人來到納尼亞的世界、提前報告那美好的消息。

儘管如此,露西和很多納尼亞的居民,都問過這樣一個問題:阿斯蘭為什麼不能一直在我們身邊?

1943年聖誕前夕,德國神學家、殉道者朋霍費爾(又譯潘霍華),在監獄中寫下了這樣一段話:

“過去一兩週裡,我的腦海裡不斷浮現出這些話:讓一切痛苦和缺乏都過去吧,我親愛的弟兄們;我會將萬物都更新了。” (6

“我會將萬物都更新”是什麼意思?意思是說,基督將按照上帝最初的意圖,更新萬物。萬物都會在基督裡改變,變得清潔,從一切自我的欲望中擺脫出來,不再因我們的罪而扭曲。

 

pic7-img_20161206_172639-r50

 

在結束中開始

 

上帝在人類的歷史中啟示了祂自己,歷史的中心就是基督。上帝在人類歷史中的那一刻,將豐豐滿滿的恩典傾倒在人類當中。人在有限中看見永恆,在塵世中觸摸到不朽。

上帝很多時候看似沉默,卻不意味著上帝拋棄了人類。這裡面有福音的奧秘。上帝一直在我們中間,他被稱為“以馬內利”(上帝與我們同在,編註)。這名字表明,祂與人在一起。

那天夜裡,一聲啼哭,一位嬰兒誕生。祂生在一個奉行強權即真理、和平即戰爭、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法則的世界中,生在一個小女孩需要依靠微弱火光在黑暗寒冷中獲得溫暖的世界中,生在一個娛樂至死、消費為樂的世界中。

這也是一個母親痛哭孩子的世界,婚姻破碎的世界,被世界拋棄的世界。這就是你、我的世界。

聖嬰耶穌的誕生,將我們彼此相連,沒有人再是孤島。然而,光照進黑暗,黑暗卻不接受那光。人們仍幻想巴別塔,幻想沒有聖嬰的平安夜,幻想沒有苦難的人生,幻想沒有代價的信仰。上帝唯藉一位嬰孩,成為軟弱之軀,去承擔這個世界的苦難,給人應許和盼望。

今日仍有人爭論,究竟哪天是耶穌誕生的日子,以及當如何過聖誕節。消費社會亦不斷地告訴我們,應該怎麼過聖誕節。還有很多人反對人過聖誕節。然而,那位嬰孩卻是要我們看到更真實的一天,比真實還真實的世界,就如《賣火柴的小女孩》的結尾(在很多中文版中刪去了)所描繪的:

“沒有人會想到,她曾看見多麼美麗的東西,也沒有人會想到,在平安夜裡,她和她的祖母一起進入了何等美好的天國。”

在生命水邊,我們在黑暗中等待,在不平安的世界中得享平安。

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詩》130:6)

 

註:

1. C.S. Lewis, 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 (New York: Harper Trophy, 1950), 11-24.

2. 帕斯卡(何兆武譯),《思想錄》(商務印書館),第200頁。

3. 帕斯卡,《思想錄》,第85頁。

4. 見Carl Schmmit, Theodor Däublers ‚Nordlicht‘: Drei Studien über die Elemente, den Geist und die Aktualität des Werkes (多博樂,北極光:對其作品的要素、精神和現實性的三項研究)(Munich,1916.)第64-65頁。這是德國法學家施米特在一次世界大戰中所寫的。他敏銳地指出了現代的危機,遺憾的是,最終他依舊試圖用人本主義的方式去解決。

5. 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第85頁。筆者翻譯,參考了毛子欣等人的譯本。

6. Dietrich Bonhoeffer, Letters and Papers from Prison, (NY: The Macmillan Company, 1967), 95-96.

 

作者李晉為加爾文神學院博士生。馬麗為加爾文大學亨利研究中心研究員,加爾文神學院神學研究碩士,康奈爾大學社會學博士,牛津大學教育社會學碩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莫讓“鋼鋸嶺”鋸斷教會(馮偉)2016.12.20

by-dawnwillow

馮偉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2.20

 

一部《血戰鋼鋸嶺》,讓我這兩天看了至少十幾篇基督徒影評,從左到右,從褒到貶,兩極分化,甚至爭將起來,火爆異常。寫一點文字,不是影評,而是對此電影在基督徒圈中引發現象的感想,供讀者參考:

首先,這部電影從正面強調信仰—對基督和聖經的信仰,在好萊塢商業電影中實屬鳳毛麟角。據說在國內放映,廣電局只刪了30秒。相信這部電影對於使更多人願意瞭解並尋求基督信仰一定有幫助。不要因為電影主角的宗派背景和個人信仰,就否定這部電影。畢竟它只是一部電影,不是信仰教導。

每個人有各自的視角觀點也屬正常。但為了一部電影,眾基督徒爭將起來,甚至有人口出連外邦人也不當講的話,讓人看不到基督。如此軒然大波,高興的除了撒但,就是電影發行商了(從這點上講,這部電影很成功)。

同時,影片主人公所持的安息日會信仰,確實是有很多錯誤。有人認為是異端,有人認為是極端。今天有些安息日會傳道人和會友在回歸聖經上,已從原有的堅持有了很大轉變,這點要感謝上帝。但無可否認的是,今天仍有一些安息日會,持有比較極端的觀點。

我希望觀眾不要把電影主人公當年的信仰和電影藝術表現,完全等同於聖經教導。至於他的和平主義/反戰主義思想,是很個人性的,與他的經歷背景有關。我們可以欽佩他對信仰的執著,深受感動,不少弟兄姐妹也因此反思自己當如何真誠地活出信仰。但我們對主人公所信的內容要加以分辨。

2483973_hnrbtp2_1478959409821_b

關於基督徒拿槍、自衛、戰爭等議題,應合乎中道。聖經的教導是很平衡的。 主耶穌講過要“收刀入鞘”(《太》26:52),主耶穌也講過要“賣衣服買刀”(《路》22:36)。 什麼樣的戰爭是正義的戰爭,什麼樣的是非正義的戰爭,應當回到聖經的標準。

任何情況下,戰爭應該是最後的選擇,上帝是不斷給人機會施憐憫的上帝。即使對迦南人,也是在他們罪惡盈滿後才採取戰爭手段(《創》15:16)。另一方面,即使是為上帝爭戰的勇士,“合神心意的人”大衛(《徒》13:22),尚且因為流人血太多而不能為上帝建聖殿(《代上》22:7。應該不是因為戰爭本身,因為上帝也爭戰,而是因戰爭中人的行為與血氣)。這是很重要的鑒戒。

最後,這是一部電影……把電影當電影看吧!這電影講到一個信耶穌者的真實領受和經歷……把個人的領受和經歷當個人的領受和經歷看吧!電影藝術的表現很有感染力,因此這部電影對正面宣傳基督信仰,會很有幫助。

電影藝術的表現很有感染力,也會讓人入戲太深:或者誤把主人公個人的信仰執著等同於真理,而失之偏頗;或者用自以為是的真理,對一部戲無限上綱,大加撻伐……真應了聖經的話:我們都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