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透視篇

生物時鐘:誰的手筆?(潘柏滔)2017.10.17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10.17

 

2017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授予了霍爾(Jeffrey C. Hall)、羅斯巴(Michael Rosbash)和揚(Michael W. Young)3位科學家,獎勵他們發現了生物體中的“調控晝夜節律的分子機制”。

這項獲獎的研究課題,與聖經中的創造神學有不謀而合之處,值得我們思考。

奇妙的同步

我們早就知道,生物,包括人類,有內在的生物鐘(circadian rhythm),用以幫助生物預測和適應外界節奏規律。不過,這個生物鐘具體是如何工作的呢?

這次獲獎的3位科學家,經過多年的研究,利用果蠅作為模式生物,找出了一種能控制其日常生物節律的基因。而且,他們把這種“週期基因”分離了出來。接著,他們發現了週期基因編碼的蛋白PER。這種蛋白在夜間不斷累積,在白天分解,而且是以24小時為週期,正好與地球的晝夜一致。也就是說,地球生物的自有節律,奇妙地與地球自轉保持了同步。

問題是,PER是怎麼做到這樣一點的呢?他們發現了時鐘基因Timeless,它編碼晝夜節律所需的TIM蛋白,以及另一種時鐘基因Doubletime,它編碼DBT蛋白,能夠延遲PER蛋白的聚集。TIM與PER結合,雙雙進入細胞核並停止PER和TIM生產。

這些基因,加上其他控制生物鐘過程的基因(例如Joseph Takahashi及同事在1997年發現的Clock),猶如生物鐘的發條彈簧,通過正負調控等方式,調節著生物的晝夜節律。

生物鐘例子

三文魚

三文魚(Salmon)會從大海游回自己的出生地(河溪的上游),繁殖下一代。

8月份是三文魚回游的高峰。三文魚成年以後,會利用太陽和地球磁場的引導,從大海回游到自己的出生地,繁殖下一代,然後力竭而死。回游的過程十分艱辛,不但要從海水進入淡水,還要逆流而上,在湍急的水流中奮力前遊,在有落差之處要不懈地跳躍而過。它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紅,彷彿流血,也有許多損傷,然而它們服膺大自然的神秘召命,義無反顧。

三文魚目的,既是生,也是死——它們在繁殖下一代後,隨即就死去。這艱苦的旅程,既為了生命而拼搏,也是自投死亡。對人類而言,為生存、為下一代拼搏至盡,是理解的。可是為了奔赴死亡而竭盡全力,就費解了。

大多魚類都不會這樣回游,為何三文魚要走這一趟既生且死的旅程﹖在它們的遺傳因數中,包含了一個深邃的指令,到了時候,它們就會聽令,千里迢迢地回游。科學家正在採用如基因轉錄譜(comparative transcription profiles),在野生和飼養的三文魚中比較,力圖找到它們回游的基因機制。

 

 

帝王蝶

帝王蝶(Monarch Butterfly,學名Danaus plexippus),通過4代的接力,飛越上萬里,從北美到達墨西哥越冬地。

千千萬萬隻處在半冬眠狀態的帝王蝶合抱著杉樹,覆蓋著山坡。它們正在養精蓄銳,準備開春後重返北美的原野。望著這漫山遍野的帝王蝶,觀賞的人可能不知道,帝王蝶春天裡向北遷徙,秋天南返,要通過4代的接力才能完成此項壯舉。也就是說,飛越上萬里到達墨西哥越冬地的帝王蝶,生前從未到過該地。它們究竟是依靠什麼機制,萬里翩飛不迷路?帝王蝶體內一定有一種編碼,指引著帝王蝶。

研究東北美國帝王蝶的科學家,發現帝王蝶體內有一套基因,可能參與驅使蝴蝶遷移。他們研究了與帝王蝶的遷徙迴圈相關聯的40個基因。帝王蝶通過內部“太陽羅盤”來為自己定位,並向南開始4000公里的飛翔路程。

最新的研究證實,帝王蝶越冬遷徙的導航,依靠的是經生物時鐘訊號校正過的太陽方位。帝王蝶一路西南行,早上沿著太陽右邊向前飛,下午靠著太陽左邊飛。其導航機制甚為複雜——太陽光線通過帝王蝶複眼的處理,經由大腦中央複合體中的複雜電路,並結合時間信息(帝王斑蝶的內部時鐘集中在觸鬚部位),最後判斷出應該朝向哪個方向飛行。

植物

植物中也有生物時鐘,調節每天的日常生理。

植物中的光合作用,以及與之相關的運動,是由遍佈植物體的多個時鐘共同控制的。例如在實驗中可以觀察到,光照對基因表達產生的影響,引起了光合作用組織的新陳代謝。葉綠體內的類囊體膜上的光收集器(Lhc),每天都會進行光合作用。光會影響細胞核基因的轉錄和翻譯。到目前為止,番茄上已發現19個光收集器基因。

植物中還有早上時鐘和晚上時鐘。這兩個時鐘由NPR1基因連接,而且週期基因若產生變異,可以改變其節律的波動。科學家的這個發現,為控制生理時鐘的基本機制提供了第一個線索:週期基因(“早晨基因”和“夜晚基因”)的蛋白產物,可以按著24小時的週期循環,抑制自身生產的反饋路線。植物擬南芥(Arabidopsis,又名阿拉伯芥),可按著病菌對它的早上攻擊,在早上增強自身的防禦功能,抵抗病菌感染。

 

 

時鐘與壽命

人體內的生物鐘,幫助調整我們的生理功能,包括行為、激素水準、睡眠、體溫和代謝等關鍵功能,直接影響我們的健康。當外部環境和內部生物鐘不匹配,當人的生活方式和身體內的生物鐘出現長期慢性失調時,我們疾病的風險會增加許多。

例如,科學家以小鼠模型研究人類的生物鐘,發現若缺乏一種Bmal1(核心時鐘基因),會導致小鼠晝夜節律喪失,心率和血壓的正常的晝夜變化消失。生物鐘如此失調的結果是,小鼠老化加速,壽命縮短。

又如,老人通常都有睡眠的問題。如果科學家能消除人腦中的β-amyloid澱粉樣蛋白(Aβ)沉積,使老人的生物鐘正常化,很可能改善老人的癡呆病(老年癡呆症發作前的幾年,人腦中會開始沉積Aβ)。

膳食與睡眠障礙也有關係。在食物中加上支鏈氨基酸(Branched chain amino acids),通過調節食欲的腦神經細胞的運作,可以改善小鼠因損傷而誘發的睡眠障礙,並可能促進腦損傷後的認知康復。

我們都知道咖啡因(caffeine)影響睡眠。科學家發現,睡前3小時內,若喝了與兩杯黑咖啡相當的咖啡因劑量,會導人的晝夜節律褪黑素(melatonin,助長睡眠的荷爾蒙)節律延遲約40分鐘。這種延遲的幅度,幾乎等於面對3小時強光所引起褪黑素效應延遲的幅度的一半。

科學家們發現,咖啡因增加迴圈AMP(cyclic AMP,一種促進細胞活動的化合物)的水準,表明咖啡因影響細胞晝夜節律鐘的核心成分。這種研究結果顯示出世界上消費最廣泛的咖啡因如何影響人類生理。

創造的節奏

生物鐘並非無目的進化而來,而是反映了上帝創造生命節奏的奇妙。“日頭出來,日頭落下。”(《傳》1:5)在《創世記》第一章,不斷出現“有晚上,有早晨”,有始有終。上帝造光體,分日夜,定年歲,週而復始,成為地球和生命的節奏。

創造主無始無終,創造物有始有終。在上帝的計劃中,凡事都有定時!

上帝造生物各從其類,在各種生物中設定生物鐘,包括人類,使被造物按照上帝的設計,與地球節奏協調。造物主如此創造我們,我們就當按造物主的意思過我們的一生,否則會有不良的後果。

“上帝說”(參《創》1:3、6、9、11、14、20、24、26、28、29),“各從其類”(參《創》1:11、12、20-25),在《創世記》中,各出現了10次。“10”在希伯來文中,有圓滿、完美的涵義,寓指上帝所造完美。宇宙萬物不是自我存在或是毫無目的,而是一位有位格的創造者,按照祂的意願,憑藉祂的偉大和權能,說有就有,命立而立。

生物鐘再次让我們體驗到上帝在受造物中設立的自然秩序。上帝從無創造了有,從混亂中創造了次序。自然秩序是科學研究的大前提,也是人生活的依據。

生物鐘再次表達出上帝創造生命節奏的奇妙。日月和生命的節奏提醒我們,凡事都有定時(參《傳》3:1-8)。主耶穌也吩咐我們,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參《太》6:34)。因為萬事都是按照上帝的定時進行,我們只需謹慎自守,警醒禱告,等候上帝的旨意成就(參《彼前》4:7、17)。

 

參考書目:

Science 06 Oct 2017:Vol. 358, Issue 6359, pp. 18, DOI: 10.1126/Science. 358.6359.18

https://bmcgenomics.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1471-2164-15-884

http://www.npafc.org/new/publications/Technical%20Report/TR9/Nakamichi%20et%20al.pdf

http://www.wenxuecity.com/blog/201607/64367/1129592.html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09/03/090330200615.htm

http://repPERtlab.org/media/files/publications/are2015.pdf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時間生物學

http://www.ebiotrade.com/newsf/2015-6/2015623173306517.htm

 

作者來自香港,生物學博士及神學碩士。在美國惠頓大學(Wheaton College)任教41年,現為該校生物學名譽教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當你的弟兄姐妹犯錯誤時,你該指出嗎?(樓健)2017.10.05

 

樓健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10.05

 

勇於指出還是一團和氣?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1-5)

當看到弟兄姐妹犯了錯,是否應當指出?教會裡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要勇於指出、揭露信徒的錯誤;第二種觀點認為,信徒之間還是應當彼此和睦,不要互相指責,因為聖經告訴我們不要論斷人。

 到底什麼是“論斷”?

讓我們先來看“論斷”的意思。論斷一詞,來自希臘文的“krino”,有“判斷”、“裁決”和“定罪”的意思。“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按照希臘文最直接的翻譯是:“你們不要審判人,為使你們不被審判”。

所以論斷的意思是指人扮演上帝的角色來審判人,而審判是上帝的主權。所以,聖經說“不要論斷人,免得被論斷”。

“論斷”與“判斷”不同。《詩篇》72篇說:“上帝啊,求你將判斷的權柄賜給王”。(《詩》72:1)保羅也說:“屬靈的人看透萬事(《林前》2:15)”。

所以從上面兩節經文,我們看到,一方面上帝要求信徒有正當的判斷能力,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另一方面,主耶穌告誡我們“不要論斷”。這兩種說法並不矛盾,主耶穌並非要我們對教會裡出現的問題視而不見,大家一團和氣。

事實上,主耶穌要我們不要對別人做出不正當的批評,不公正或是無理的非難。因為當我們這樣做時,實質上是已經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扮演上帝的角色了。

等候聖靈的工作

我們也許認為,我們有責任指出別人的錯誤,講出實情。而且有時,也許我們的判斷是正確的。但即使這樣,也不表示一定要公開說出來。因為,撒但是論斷的專家。當我們一定要指出別人的錯誤時,我們可能會淪為撒但控告他人的工具,中了魔鬼的詭計。當時也許還覺得“義正言辭”,但過了很多年,才追悔莫及,因為我們的論斷可能已給教會造成了巨大的損失與傷害。

主耶穌教導我們,聖靈來,“為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上帝是公義的,但也是慈愛的,祂未將我們內心深處那些醜陋的東西在世人面前揭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是給我們時間,讓我們自己看清楚自己裡面的黑暗與醜陋。

記得曾經有一位傳道人,他講過一個案例:某教會要按立一位很有恩賜的弟兄為長老。但按立前,突然有信徒出來阻攔,理由是這位弟兄曾經犯過奸淫。

最後該教會很好地處理了此事。但引起我思考的,不是最後的處理結果,而是弟兄所犯的罪被揭露的時間。這位弟兄犯罪后,當時教會肢體是否知道?他們如何處理?

 

 

你的目的、動機是什麼?

假如我的左手被劃傷了,血流滿地,我該如何處理?我是把已經受傷的傷痕再撕開一點,讓傷口更大一點,還是馬上對傷口進行包紮,防止進一步的感染?

我們常常忽略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就是我們指出肢體錯誤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的動機是什麼?是為了找別人的茬,讓他當眾出醜,以後在眾人面前難以抬頭?還是因為我們看某些人不順眼,所以藉此機會想把他徹底打垮,甚至將他趕出教會?或是出於對他人屬靈生命的真誠關懷……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看清自己內心的真實。

主耶穌曾經對祂的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不知道”。所以他教導我們,在指出別人的缺點錯誤之前,首先要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

我們常常拿著顯微鏡去觀察別人的缺點。但聖經告訴我們,“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即使是得救之後,我們仍是蒙恩的罪人,在生命的成長過程中,我們誰也免不了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

因此,在糾正教會肢體的錯誤之前,我們首先要在基督裡糾正自己的錯誤動機和心態。

當我們看到肢體犯錯誤或有缺點時,應該先自我反省,避免自己也出現類似的錯誤。然後再按照聖經的教導,尋找合適的時機,用正確的方式去挽回我們的肢體。

聖經說:“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6:1)

 

作者現居瑞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外三篇)(李賢)2017.09.20

 

李賢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20

 

“拿你的走吧!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嗎?”——《太》20:14-15

《馬太福音》中葡萄園的故事,深刻詮釋了“恩典”,教人如何對待自己所得,如何看待他人所得——無論是在巳初(上午9點),還是酉初(下午5點)進入葡萄園做工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自己能幹,而是因為園主的愛心——聖經說,那些人都是閑站著、找不到事做的。

在葡萄園裡幹活的時間不一樣長,所得的工錢卻一樣,引發了很多人不滿。不滿的人,不是沒有拿到自己的工錢,而是沒有比他人獲得更多的好處。正如現在許多人,不是尋求好的生活,而是尋求比別人更好的生活。這種攀比,是出自貪婪、自利和自義。

巳初者像是法利賽人的化身,而酉初者像是妓女、稅吏的代表。恩典之下,不該是你攀我比,而當滿懷感恩。巳初者沒有意識到,無論自己比後來者多做了多少,若無恩典,自己就什麼都不會得到。人習慣從個人獲益的角度來論斷公平,卻忘記了從自己落魄的罪人身份來凝視恩典。

莫道人是非,你我皆罪人!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

 

饒恕的理由 

“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路》23:33-34

饒恕,沒有人比耶穌做得好!耶穌不只是饒恕,更主動地愛和給予。

十字架上,耶穌代人求赦免,理由是:人所做的,他們自己並不明白。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從一方面說,他們一定知道的!他們知道耶穌的行為是無可挑剔的,所以製造罪證、雇人誣陷;他們知道耶穌的大能,知道耶穌深得人心,他們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他們和自己最厭惡的羅馬政府合作,處死耶穌(黑暗對光的排斥)。說他們不知道,這是天大的笑話。

然而他們真的不知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所釘死的,正是那賜予生命的;他們不知道自己所拒絕的,正是那他們久久盼望的彌賽亞;他們不知道自己所譏笑的,真是那榮耀的王;他們更不知道的是,原來這便是上帝所命定的救贖。

耶穌要告訴我們的是,饒恕不是漠視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更不是不顧事實、自我欺騙。真正的饒恕,是直面痛苦和傷害,卻以恩典待人。耶穌看見的不是人的可恨,而是人的可憐。可恨之人皆是可憐之人——傷害他人,實際上是一種強烈的表達方式,反映出人內心的缺憾和需要。被傷害是痛苦的,這種痛苦提示我們,不要去傷害對方。饒恕,就是你期待他人怎樣對待自己,你就怎樣對待他人。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只是我告訴你們,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上帝的座位;37節: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譯:就是從惡裡出來的)。”  ——《太》5:34

很多人只從律法和道德的角度, 解讀基督徒為什麼不可以起誓。這種解讀,把上帝想成不近人情,卻不知道上帝任何的命令都飽含對人的愛意。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耶穌給出了3個理由:

首先,上帝不是我們的佐證,反倒是我們應該遵照上帝的旨意而行,榮耀祂(參《太》5:34-36)。許多人起誓,會借用比自己更有說服力的人。威嚴的上帝,是最常被人借用的。人被造是要榮耀上帝,而不是借用上帝的名義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起誓往往伴隨著咒詛,而聖經則教導我們要祝福(參《雅》3:9)。

其次,人要量力而行,勿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因為人“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太》5:36)。需要起誓的事情,多是別人無法相信,或者自己無法保證的。任何事情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而非人的手中。我們只能說:“如果上帝願意的話,便可如此。”(參《雅》4:13-14)我們無法在上帝之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起誓本身卻忽略了人生中不可確定的因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第三,起誓的目的,是要別人信任自己。也就是說,起誓者知道別人不信任自己了。耶穌說,“是,就說是”(《太》5:37),意即基督徒的生活應該是以誠信為本的,言行理當被人信任。起誓否認了之前的信任,也否認了起誓時的可靠。起誓最多的人一定是愛撒謊的,否則他人為何如此不信任?起誓只能讓人更不相信。

請不要起誓,也請不要相信起誓的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起誓。

 

 

抬頭看,無處不讚美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上帝)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8:3

人生迷茫,是因為人力圖於自身尋求依歸。人努力證實自己的重要性,但掙扎使之懷疑,挫敗使之破碎,最後才知,人生之所望,本不在自己的身上。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難免自視過高,以至於常常自憐。

觀察上帝所造,人則能認識自己的渺小和尊貴——渺小是本身的,尊貴源自上帝的抬舉。人失落時,若能像詩人大衛一樣,抬頭看上帝所造的萬物,“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覺得處處可讚美。

猶太人的諺語說: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世界為我而造。“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的意思是,宇宙的浩瀚,使人深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盧雲所說,抬頭看是謙卑人的記號,因為他找不到可以驕傲的理由。面對星雲,方知渺小;面對自然,才覺幼弱;世界對於沒有信仰的我而言,是一種威脅,它的強大甚至不允許我盲目自大。無盡的穹蒼間,我突然迷失了。低下頭,我開始自暴自棄。

“世界是為我而造”,意思是,當我終於投入天父的懷抱,造物主告訴我,只有我的存在才讓世界完美,也只有我才能使基督捨身。我的存在不是偶然,而是出自造物主精細的雕琢。我開始看重自己。當我知道不是我附屬於世界,而是世界附屬於我,我開始歡躍。抬頭看,我開始高聲讚美。

 

作者來自台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家庭的傳道者(段恩會)2017.08.28

 

段恩會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8

 

在火車站的電梯旁邊,常常見到一位老人,用有些沙啞但是鏗鏘的聲音,對來往的人喊:信耶穌吧!……

剛來留學的時候聽不懂。隨著語言越來越好,聽得越來越清楚,心中越來越感動。我不知道他的宗派,他的教會,但我深深感到,在被人遺忘的地方,仍有傳道者的腳蹤。

想起邊雲波老師的《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我的弟兄》,“沒有人留心曠野是如何變成了樹木,沒有人曉得樹枝是如何結出了花果,沒有人明白為什麽沙漠裡盛開了玫瑰,沒有人知道為什麽荒地上流出了江河。沒有人曾回想福音如何由歐洲傳到中國,更沒有人追問司布真、路德、慕迪、宋尚節……他們得救和奉獻的經過。沒有人想到用墓碑去紀念你的功績,因為,你們是無名的傳道者!”

 

拿小鞭子的上帝

 

我們身邊有很多無名的傳道者,有的也許並不偉大,但是他們像涓涓細流,無聲滋潤著大地。比如我家中文化不高的母親,她用言傳身教,在家庭祭壇上為主工作。

小時候去教會聚會,冗長的講道,讓我幾乎每次都睡著。因此我對信仰的瞭解,基本都是從媽媽那裡得來的。

有一次大人們在聚會之後聊天,一位長輩說:某人連耶穌是男是女都不知道,還信耶穌呢!我也不知道耶穌是男是女啊!便在門口聽他們繼續談。噢,原來耶穌是男的!我悄悄鬆口氣,溜走。事後,我去問母親。每當我問起耶穌或者教會,母親都非常高興,積極地回答。她的反應,讓我一直深信,關注上帝、關注耶穌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中學時代,小夥伴們有著各種反叛行為。母親卻不怎麼拘束我,只是讓我知道,上帝管著我呢!

青春期開始,父母對我的威懾力漸漸被上帝取代。我知道,在父母看不見的地方,上帝看得見。我多次問母親,為什麼上帝要管著我?為什麼如果我做了壞孩子,肆意妄為,上帝就要用小鞭子打我?母親的回答從不改變:凡被上帝所管教的,都是祂所愛的!

我覺得既幸福又煩惱。幸福的是,我因上帝獲得了很多的愛與歸屬感。煩惱的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心中的上帝,都是拿小鞭子監督我的教導主任形象。

母親就這樣用她的信仰智慧,教導年幼的兒女。當我長大、單飛的時候,我並不害怕,因為我學會了與上帝相處,向上帝禱告,並且每日讀聖經。

母親的信仰一直深深影響著我。離家外出上大學,每一日就算忘記父母,我也從不敢忘記上帝。

洛克菲勒的媽媽

 

說到母親是家庭的傳道者,我不由地想到石油大王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1839-1937)。他在自傳裡,提到他敬虔而又有智慧的母親。

洛克菲勒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他的財產,折合成現在的美元,大約3000億左右(比爾蓋茨成為世界首富時,財產是470億美元)。洛克菲勒的母親是虔誠的浸禮會信徒,一言一行都遵守聖經。洛克菲勒在自傳中說:自己成為大企業家,緣於一生都遵守了幼時母親和他的3個約定:

  1. 要過十一奉獻的生活。
  2. 到教堂做禮拜,要坐在第一排。
  3. 要全然順從教會,不做讓牧師操心的事情。

洛克菲勒說,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遵守了這3個約定。現在回想起來,這信仰的遺產就是我成為世界首富的秘訣。

他建了數千所教堂獻給上帝,對於教會決定的事情無條件順從。他說,這一切都來自於母親對他的信仰教育。

洛克菲勒的母親目睹兒子成為世界首富,但母親仍然為兒子的信仰生活操心。在去世前,她又給洛克菲勒留下了“十誡”式的遺言:

  1. 要把上帝視為父親一樣親,並敬拜。
  2. 要尊重牧師,看作上帝之後的第一人。
  3. 右邊口袋裡要經常準備著十一奉獻。
  4. 不要與任何人成為敵人。
  5. 參加禮拜時,要坐第一排的位置。
  6. 每天早上要確定當天的目標,然後向上帝祈禱交託。
  7. 睡覺前必須反省這一天,並祈禱。
  8. 若能夠幫助別人,就當竭盡全力去幫。
  9. 主日禮拜要到自己的教會去做。
  10. 早晨醒來,要先讀聖經——上帝的話。

洛克菲勒繼承了母親的信仰,成為了屬上帝的人。

 

結語

 

這一生,我都不可能像洛克菲勒那樣有錢,但是我知道,照看洛克菲勒的上帝,一樣照看我。

親近、信任上帝,這是母親傳給我的道理。在家庭裡,她敬虔、勤勞,是不自知的傳道者。在我心中,她用屬靈的智慧教導兒女,是最棒的媽媽!

 

作者留學韓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庇護城市”與“逃城”(李光陵)2017.08.25

李光陵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5

 

 

什麼是“庇護城市”?

 

從去年選舉開始,“Sanctuary Cities” 一詞,就不斷出現在美國媒體上。究竟什麼是“Sanctuary Cities”呢?

“Sanctuary”這個字,聖經中是指會幕、聖殿中的“聖所”、“至聖所”。現今常指我們敬拜上帝的教堂或禮拜的殿堂。我再查了一下字典,發現這個字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即為罪犯等所準備的避難所、庇護所。特別是中世紀教堂中有一個地方,用來保護因為受到宗教迫害,違反當地法律規條的犯人。

至於“Sanctuary Cities”(中文譯為“庇護城市” 、“避難城市”), “維基百科”的解釋是:在美國或加拿大,“Sanctuary Cities”指的是某些城市,不配合聯邦執法機構逮捕無證移民,不驅逐非法移民出境。如果是在英國,“Sanctuary Cities”則是指特別為難民提供的收容所。

 

聯邦與地方政府的歧見

 

新當選的美國總統川普,競選時承諾,要遏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並且遣送在美國犯過罪的非法移民回國。他就任後,雷厲風行地貫徹這個政策。結果是美國4個州(包括加州)、39個城市和364個縣的地方官長,揚言要杯葛這一政策,開放自己的區域為所謂的“庇護城市”,保護這些非法移民者。

美國的聯邦政府與這些地方政府之間,因而呈現劍拔弩張的緊張局面。聯邦政府聲稱,如果地方政府膽敢違抗聯邦的政令,聯邦政府將不再給予地方政府任何聯邦的補助。地方政府則揚言,勢必對簿公堂,對抗到底……據媒體猜測,這一場法律攻防,估計要到最高法院才決出勝負。

對此,民眾的反應也是兩極化的。有的人認為,非法移民帶給美國沉重的負擔,還有節節上升的犯罪率,美國首先應該保護自己。也有人認為,美國人應該有更大的憐憫心,包容那些想追求美國夢的人。雖然那些人沒有合法法律文件,沒有獲準移民,但他們對美國有價值,對美國經濟有貢獻。

 

“避難城市”等同於“逃城”嗎?

許多基督徒也有這樣的困擾。“Sanctuary Cities”聽起來,還蠻像聖經中的“逃城”(Cities of Refuge)的。如果上帝的律法,吩咐要設“逃城”(或作“避難城”,《新譯本》),基督徒豈不應該支持保護非法移民的政策、支持犯了罪的非法移民繼續住在美國?

打開聖經,最早出現“逃城”(避難城)這個詞,是在摩西五經中的《民數記》35章9-15節:“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過約旦河,進了迦南地,就要分出幾座城,為你們作逃城,使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那裡。這些城可以作逃避報仇人的城,使誤殺人的不至於死,等他站在會眾面前聽審判。你們所分出來的城,要作六座逃城。在約旦河東要分出三座城,在迦南地也要分出三座城,都作逃城。這六座城要給以色列人和他們中間的外人,並寄居的,作為逃城,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裡。’”

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之後,此事再被提起。“耶和華曉諭約書亞說:‘你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要照著我藉摩西所曉諭你們的,為自己設立逃城,使那無心而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那裡。這些城可以作你們逃避報血仇人的地方。那殺人的要逃到這些城中的一座城,站在城門口,將他的事情說給城內的長老們聽。他們就把他收進城裡,給他地方,使他住在他們中間。若是報血仇的追了他來,長老不可將他交在報血仇的手裡;因為他是素無仇恨,無心殺了人的。他要住在那城裡,站在會眾面前聽審判,等到那時的大祭司死了,殺人的才可以回到本城本家,就是他所逃出來的那城。’”(《書》20:1-6)

 

設立“逃城”的主要目的

用這兩段經文中的“逃城”(Cities of Refuge),和現今美國的“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ies)相比較,可以發現,這兩個概念並不相同。聖經中的“逃城”,保護的是“那無心而誤殺人的”。特別是那些因過失而致人於死,而不是出於仇恨殺人的。這些人可以進入“逃城”,直到審判結束,證明無罪,或是等到大祭司死了以後,才可以重回社會中。所以,“逃城”的基本精神是,這是特別設立的暫時的避難所,保護誤殺了人的人,不受死者親屬的追殺。

反觀今天美國一些“避難城市”,的目不是要保護無心犯錯的人,而是要保護非法移民,包括在美國犯了法,有必要遞解出境的人。

這絕對不會是聖經“逃城”的目的。聖經中的“逃城”,並不是要保護所有殺人犯。《申命記》19章11-13節很清楚地說:“若有人恨他的鄰舍,埋伏著起來擊殺他,以致於死,便逃到這些城的一座城,本城的長老就要打發人去,從那裡帶出他來,交在報血仇的手中,將他治死。你眼不可顧惜他,卻要從以色列中除掉流無辜血的罪,使你可以得福。”若是故意殺人,或經過審判确定有罪,殺人者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不得進入逃城接受保護。

我們現處在價值觀非常混淆、錯亂的時代,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觀念,甚至積非成是。我們要多多禱告,求主讓我們敏銳,能明辨是非、判定正誤,千萬不要人云亦云。而且,除非我們很清楚地知道,國家政府很明顯地違背聖經真理,否則我們基督徒絕不輕易地反對那在上執政掌權的。

如同保羅的勸勉:“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上帝的。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麼?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因為他是上帝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他是上帝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13:1-4)

 

作者曾獲伊州三一神學院教牧學博士。在台灣、美國教授神學及牧會多年。現為美國惠提爾市新生命宣道會牧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墮胎,真的就能一了百了?(如鷹)2017.08.24

 

如鷹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4

 

能否墮胎,針鋒相對

 

最近,我所在的團契針對墮胎問題進行了一次特別討論。談到是否可以墮胎,我們之間出現了針鋒相對的意見。一方認為,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墮胎,即使女性被強奸導致的懷孕;另一方(多半是姐妹)則認為,尊重生命也應該包括尊重女性的生命和選擇。

這次討論引發了我的進一步思考:不管是意外懷孕,還是被強奸而懷孕,這對女性(包括她們的家庭)來說,都會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在這種情形下,出於對女性的保護,人們往往會支持墮胎。但,難道了結了這個未出世的小生命,就真能一了百了嗎?難道抹去了這個“不該有”的痕跡,就能保證女性從此過上幸福生活嗎?

 

內疚與自責,如影隨形

 

結束一個小生命,也許會讓女性一輩子活在內疚與自責中。有一天,當你看著別的孩子們在你眼前奔跑玩鬧時,你可能會問:如果我的孩子還活著,如今他會怎樣?這種看著孩子成長的喜悅,對於剛成為母親的我,體會很深。每每看著酣睡中的小嬰兒,我都覺得如此甜美和幸福,這種感覺以往(包括懷孕期間)從未經歷過。

從小,我便認為自己是一個理性且冷酷的人。記得中學有一堂生物實驗課:觀察鴿子的心跳,觀察之前,先把鴿子殺死,然後將它的心臟解剖出來。生物老師是位剛畢業的年輕女老師,她看著鴿子半天,怎麽都不忍心殺死鴿子。同學們也都出點子,想著怎樣才能讓那隻鴿子少受痛苦盡快死去。

而年少的我,走到實驗桌前,一把抓住鴿子的頭,活生生地把一隻鴿子給捂死了——在場的老師、同學都向我投來“驚嘆的”目光,那時,我還覺得自己挺酷,很是得意。

可是,十幾年過去了,這件事情卻一直在我腦海裡,越想越發覺得,自己的心怎會如此麻木、剛硬,甚至殘忍,我對自己當初的舉動不寒而慄。

面對墮胎,會不會有些人像當初的我一樣,以為自己是個“女漢子”,一時“勇敢”,只是,誰能保證自己在今後的歲月裡,不會生出內疚與後悔?

傷痕得醫治,痛苦化祝福

 

關於被強奸導致懷孕,我想,其實真正讓受害者及其家庭痛苦的,是那個可怕的記憶。但如果被強奸這個創傷沒有得到徹底的醫治,就算墮胎,當事人也會輕易地被其他相關的人或事勾起回憶,從而繼續活在恐懼、痛苦和羞恥中。所以,如果這個傷痕被正視且得到妥善的醫治,當事人也許會從痛苦中獲得真正的釋放。

在我讀書的小城,我曾親眼見證了一個將痛苦化為祝福的事件。

Josh和Courtney是一對年輕的美國夫婦,他們一同在國際大學生團契中熱心服事,不但在生活上幫助國際學生(比如我),更藉著各種機會將主耶穌介紹給學生們。在我即將畢業離校前的一次聚會上,Josh告訴我:“我和Courtney有一個消息要告訴你!”

原來,Josh和Courtney結婚多年,卻一直懷不上孩子。後來通過某機構的牽線,他們有機會領養一個孩子。這個孩子當時還未出世,親生母親是一個未婚少女。

畢業後,我離開了小城,但一直在Facebook上與這對夫婦保持聯絡。不久之後,我在Facebook上看到他們發孩子出生時的照片:Josh和Courtney陪伴在那個未婚少女旁邊,三個人一起迎接這個小生命的到來。這之後,我也經常看到Josh和Courtney更新孩子的照片,他們常說很感恩能夠撫養這個孩子,他們也常常帶孩子與他的親生媽媽一起玩,孩子一天一天快樂地成長著。

如今,小孩快5歲了,當初的那個小生命,長成了一個活潑帥氣的小男孩,人見人愛。而孩子的生母在Facebook上,也不只一次提到Josh和Courtney對她生命的影響。她的生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曾經那個打扮怪異、說話輕浮的她,如今變得成熟,充滿喜樂和感恩,這不就是一個將痛苦化為祝福的神蹟嗎?

聖經明確要求我們“不可殺人”(《出》20:13),不可殺無辜的人(《出》23:7),這些命令不只是上帝審判的誡命,也包含著上帝之愛。在祂的愛中,我們所受的傷害,能得到完全的醫治,我們所經歷的的咒詛,有一天也會化為祝福。

 

作者現居美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有一份愛,為你而來(郭為)2017.08.21

 

郭為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21

 

未婚先孕,能否接納?

 

前些日子,我給妻子講了一個關於“接納”的故事。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個女孩,她未婚先孕,男朋友卻無情地拋棄了她。而這位女子敬畏上帝,她知道不能打胎,就重回了以前常去的教會。幾個月後,她想,也許其他女孩可以從她所犯的錯誤中有所借鑒,於是她去問教會牧師,是否可以給教會中正處於青春期的女孩,教導有關約會和性方面的知識。

牧師對她說:“不行,我絕不允許。我怕你這種人會污染她們。”可想而知,女孩聽到牧者回復後的心情。過了幾個月,孩子出生了。女孩打電話給牧師,請他安排一個星期天讓小孩受洗,但牧師說:“這種事不可能在我的教會裡發生,我絕不會幫私生子施洗。”

值得感恩的是,女孩後來去了另外一間教會,教會不僅接納了她,且改變了她。女孩後來參加了教會青少年事工,也完成了學業,最後進入了宣教工場。當我講完這個故事時,我也在問自己:如果我女孩遇見的牧師,我會怎麼做?我會接納她嗎?未必。

 

教會門前的乞丐

 

有一次,我講完道,散會時,我一邊和弟兄姐妹打招呼,一邊走到門口,見一個乞丐坐在那兒——我麻木地從他身邊走過,而那次我講道的主題正是“愛”。也許這位衣衫襤褸的人,他從我口中聽到上帝是多麼愛他,但我的實際行動卻把他“攔在”了門外。

事後,我非常自責,可等到下一次聚會時,我再沒見到那位需要被愛觸摸的人。

 

耶穌是為罪人而來

 

教會是向每個人敞開的。然而,不知何時,教會也有了“門檻”。楊腓力在《恩典多奇異》一書中,寫到了一個無家可歸、貧病交加的妓女的故事。當她被問及為什麼不到教會求救時,她回答說:“為什麼我要到那裡去?我已經覺得自己壞透了。他們只會令我更難受。”這個女人需要的不是更多的責備和嫌棄,而是被寬恕。她的話道出了今天一些教會的光景:沒有憐憫之心。

主耶穌來不是召義人,而是帶著天父沉甸甸的愛,為罪人而來。(《可》2:17)主耶穌當年傳道時,接納的正是那些被宗教人士所厭惡的人。主耶穌講的“浪子”的故事,其中大兒子指的就是那些不理解上帝心腸的法利賽人,主耶穌仿佛當著法利賽人的面,指責他們說:“你們根本不懂上帝的愛,當稅吏和妓女,以及其他罪人歸向上帝時,你們本應歡喜快樂,因為他們是死而復活的,但你們卻埋怨不停。”(《路》15:11—32)

耶穌是為罪人而來,就如曼寧在《阿爸的孩子》書中所說:“祂瞭解我們的無知、軟弱、愚蠢,饒恕了我們所有的人(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祂使自己被扎的心成為安全的地方,提供給史上每一個受挫的憤世嫉俗者,絕望的罪人和自慚形穢的背棄者……別人負面的論斷和自我貶抑,我們可恥的過去或不確定的未來,教會裡的權力鬥爭或婚姻中的緊張關係,恐懼、罪咎、羞恥、自我恨惡,甚至死亡,都不能使我們脫離顯明在主耶穌裡的愛。”這份愛是為所有的罪人預備的。

 

人們想要的神

 

我們必須相信,這一位上帝,是為著我們真正的福祉而來的。然而,今天許多人急需的,卻是一位能夠使自己飛黃騰達的上帝。今年春節,回農村老家過年的路上,我親眼目睹一棵曾經非常普通的樹,如今卻被人們供奉了起來,據說這棵樹很靈,等著燒香的人成群結隊。

人們所拜的假神,歸根結底,是為了滿足人對私欲的需求。這些假神已被人們馴服了,要服從人的命令。因此,他們可以自信地站在假神面前,而不會感到懼怕和被威脅。

這幾年,有一本《與神對話》的暢銷書,被廣大讀者譽為“一生等待的書”,其中還有許多名人紛紛誠意推薦,著名運動員姚明甚至將此書作為見面禮贈送隊友,稱它為“姚之隊”的精神力量。

該書作者尼爾‧唐納德‧沃爾什(Neale Donald Walsch)認為,我們要拋棄一切有權威的來源,只等我們的情感臨到我們。因為這位神聆聽我們的感覺,我們最高的思想,我們的經驗。沃爾什的神,是一位順從人的神,這個神眼中,沒有對和錯,不會被冒犯,也沒有罪的概念,不會懲罰,也不會審判。

但是聖經裡所說的上帝是聖潔的,我們的罪玷污了祂的聖潔。如果我們以為自己可以直接“與上帝對話”,那真是太天真了。除非這位上帝親自施下憐憫——如今,上帝已經藉著耶穌基督,使我們可以來到上帝的面前。

兩種人的困難

 

有兩種人很難來到上帝的面前,一個是自我感覺好,他們認為自己不需要上帝。上帝大能的福音確實讓這些相信一切憑本事、靠實力的人,覺得不可思議。

另外一種人,是感覺自己壞到不能被上帝接納。如果沒有上帝的憐憫,上帝的大能確實是可怕的,我們都要在懼怕中度日。但如今,我們已經被接納,是因為基督的獻祭已被接納。沒有一種罪是壞到上帝不能赦免的。我們的罪行並沒有將我們趕離上帝,反而將我們拉近祂。我們越看清自己的罪,我們就越看清基督犧牲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有一份愛,從天而來

 

這份來自上帝的愛,是為每一個破碎不堪的靈魂所預備的。在這個遍地是虛假之愛的社會中,這份真愛,算得上奢侈。主耶穌已經發出祂的邀請函:“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11:28)每一個願意說“主啊,我是個罪人”的有福了。

我們之所以能夠真正地用心去愛,是因為先有這一份來自天上的愛,激勵著我們去愛。就如盛曉玫寫的一首讚美詩——《活出愛》:“有一份愛,從天而來,比山高比海深。測不透摸不著,卻看的見。因為有你,因為有我,甘心給用心愛,把心中這一份愛,活出來……”

這首歌最打動我的,是最後一句:“我們一起向世界活出愛”。教會是一個罪人聚集,卻被上帝的恩典更新的地方。基督徒同心合意地活出上帝的愛,教會才會有光和鹽的見證。教會的使命,就是傳喜訊、報佳音,邀請更多的人來一同過敬拜上帝的生活。

 

作者是大陸傳道人,現就讀於神學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