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成長篇

我的小偷史:拾麥穗者和掐麥穗者(白丹)2017.05.25

 

白丹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5.25

 

拾麥穗,在聖經舊約律法裡規定:“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利》19:9-10)窮苦人沒有生計來源,所以上帝賜予他們日用的飲食。一方面讓人知道上帝的慈愛和恩典,一方面通過人的憐憫和施捨,讓人彼此相愛、連接。

有一種掐麥穗者,如耶穌的門徒,在安息日掐麥穗(參《可》2:23)。法利賽人從律法的角度來看,耶穌的門徒是在上帝不允許的環境和時間掐麥穗。然而上帝看到,他們不是出於貪心,而是真正需要。上帝的慈愛比律法更有力量,上帝的憐憫比人的規條更讓人有平安。

還有一種掐麥穗者,卻是小偷、盜賊、撒謊者、貪心者。他們本來富足,卻不滿足自己擁有的,故意掐別人家的麥穗,佔有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且為自己的罪製造正義和合理的理由。

 

同學的小印戳

 

我小學二年級時,因為貪心,偷了同學的小印戳。我告訴自己:這是最便宜的東西,才5毛錢。拿走了,也不算偷。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膽戰心驚,害怕有人看到——上帝把良心安置在人的內心,這良心把我折磨得一直不安。“偷”本來為了享受和快樂,結果得來痛苦和緊張!我不敢把贓物拿回家,時時刻刻用賊眼盯著前桌的小姑娘,常常覺得她已經發現我偷了她的東西。

不巧的是,一天,我拿出來這個小印戳玩的時候,物主抓到了賊——她大聲問我:“你的那個印戳是我的嗎?”

我頓時心生恨意——我恨她把醜惡的我曝光了。明明作惡的是我,我卻恨惡這印戳的真正主人。

其實,我們不也這樣對待上帝嗎?我們偷了上帝的榮耀、偷了上帝賜予的物質,我們利用上帝給的恩賜創造財富,卻又痛恨上帝,排斥上帝,反叛上帝,不願意承認自己屬於上帝,不願意順服,不願意奉獻。耶穌用生命換回了我們,我們卻仍認為自己是生命的主人,不把主當做主!

 

五毛錢撕一半

 

初中時上公車,我總是把5毛錢撕開一半,投入投幣箱。一次,售票員阿姨看了我一眼:“你那個是5毛錢嗎?” 我說:“是。”阿姨其實明白,看著我,但是沒有戳穿我。我就像過街老鼠一樣趕快衝過去,唯恐她質問我、別人嘲笑我。這是大人給孩子一個尊嚴、一次機會,我卻恨惡這個阿姨提醒我,讓我知道我在犯罪。要是她不問,不是更好嗎?我不就更加心安理得嗎?

我不感謝對方的寬恕和仁慈,不感謝對方沒有懲罰我——這也是我認識耶穌後的情景。我以前不認識祂,我就隨從現今的風俗,心安理得的犯罪。認識上帝之後,聖靈讓我知道罪,對此我惱火——若我不知道罪,還可以任意犯罪,該多好啊!

當我成了上帝的僕人、開始服事上帝後,才知道真正的自由有多麼坦蕩、平安、喜樂。有上帝的靈在我們裡面運行,為我們打仗,我們能自由地不去作惡,能戰勝罪!不認識耶穌的時候,我們開心地犯罪、暢快地死亡。如今即使有征戰的痛苦,也有盼望和喜樂。

 

玉米地偷玉米

 

亞當和夏娃吃善惡果,是因為餓嗎?是因為物質匱乏嗎?是因為貧窮嗎?不是!他們富足,卻忘了上帝的恩典。他們驕傲,忘了自己是卑微的被造物。

今年夏天,我看到一片玉米地果實累累,空無一人。我心生貪念,認為這些玉米沒有人種、沒有人養,沒有牌子寫著不准摘(律法)。其實我心知肚明:這麼大一塊玉米田,怎麼可能無主?

上帝給的良心、上帝的律法,對那時的我完全不起作用。我一把抓住離我最近的玉米,掰了下來。結果,這個玉米沒有熟,是不能吃的。更糟糕的是,我身後大樓的窗口,竟然探出來一排人,大喊:“玉米熟了嗎?”我沒有想到,有這麼多人觀賞我的罪行——雖然他們不是為了抓我這個小偷,而是自己也起了貪心。

正在那個時候,突然一輛銀行的送鈔車開來。我遠遠沒有看清,以為是警車來了要抓我,嚇得魂不附體。原來,被人看見犯罪,我會羞愧、懼怕成這樣啊!如果被永生的主看到,我又會是怎麼樣呢?然而我的主,就是能看到啊!我終於明白耶穌為什麼說,末世“那時,人要向大山說:倒在我們身上!向小山說:遮蓋我們!”(《路》23:30)人類羞愧到極致,不是因為被別人看見,而是被永生上帝的公義責備並審判。

我彷彿看到上帝衝我發怒:“你以為我看不到你嗎?你以為你這不是犯罪嗎?”我更看到祂的傷心:“我不是為你的罪替你死了嗎?你還要做這樣的事情羞辱我嗎?你看我的鞭傷,你看我的釘痕,都是為你這次的罪行承擔的。”

我說:“主啊,我不配!”主說:“當魔鬼為你這次的罪行控告你的時候,你指著我的傷痕說我替你承擔了,你就可以稱義。‘沒有人定你罪嗎?’‘我也不定你的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0-11)但是現在你必須悔改!”

偷盜只因貪婪

 

若我們信主只為健康、富足、平安、快樂,也就是滿足自己的貪慾,那我們就白忙了,因為主耶穌沒有為這個而來。耶穌說:“你們找我,並不是因見了神蹟,乃是因吃餅得飽。”(《約》6:26)但是耶穌有祂的使命——帶來天國的福音:“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15)“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約》6:35、53)人子做了那個讓人飽足的羔羊。

我們之所以貪心,是覺得上帝給我們的救恩還不夠,上帝用生命換來了我的永生還不夠。我們褻瀆上帝的大能,蔑視上帝的救恩!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28:18)“你(天父)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教會)。”(《約》17:22)我們身為永生王的兒女,還有什麼虧缺嗎?當然沒有!我們只是因為貪婪而不斷偷盜。

 

講一半、信一半

 

許多教會不愛講悔改、認罪,不講上帝的審判和公義、十字架的救贖,只講行善、成功、上帝無限的愛和恩慈、上帝給信者的福樂……只要上帝滿足人的私欲,完全不在乎耶穌的死和自己是什麼關係。

為利講耶穌,為利信耶穌!想要肉體得好處,又想在天國有份,所以講上帝的道,只講一半,信耶穌也只信一半……筆者相信,到死亡那一日,必然謊言暴露,應許落空,直落地獄。

信徒是被擄走又歸回的子民,被這個世界的罪惡擄走後,被耶穌基督的寶血贖回,重生,有聖靈內住,雖然肉體沒有死,但是可以在這個世上稱義。這歸回是離世歸父、回到樂園。正因為“這世界非我家”,我們要用一生與這個世界抗爭,而不是妥協,更不是融合。榮耀上帝,不是讓自己得榮耀、獲成就,而是讓耶穌得榮耀——十字架之死的榮光、為罪人代贖的榮光、與世界貪慾對立鬥爭的榮光、為救靈魂願意奉獻自己的榮光!

追求宗教成功的貪心

 

人常覺得匱乏,陷入以下的罪行:

覺得匱乏之處   以罪彌補,錯上加錯
物質不足  

——貪心——

偷盜佔有
面子不足 嫉妒、羡慕、偷盜
教會勢力不足 為了滿足自己,擴張教會勢力
靈裏不足 用宗教形式滿足
福樂、安全感不足 對神的話斷章取義,自我安慰
得救的確據不足 用自己的好行為補足耶穌的救恩
行為不足 不看救恩,而是用自我苦修賺取功德

 

有的信徒很累,每天追問上帝:“如何成聖?如何靈修?如何明白你的話?如何守律法?”聚焦於“我”,卻不深思“上帝做了什麼?因信稱義信的是什麼?上帝為什麼不定我們罪?耶穌是如何愛我的?”

要知道這一切的答案都來自於十字架的救恩,因為祂的死“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不是憑著自己的血氣和善行去努力掙得平安和永生,而是活在我們裡面的基督自己做的。“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6:14)一個在世界裡面死了的人,就不再用屬於世界的貪心去活,而是聽從耶穌而活。祂是你的主人,給你飲食,也給你靈糧和恩賜。得到多少,是在於那施憐憫的,而不在於我們的能力。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3)

 

作者現居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當公主的水晶世界破碎……(王秋婉)2017.05.24

王秋婉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24

 

我從小就是基督徒。我的家族人丁興旺,姑姑和叔叔在教會服事,爸爸常常接待來講道的牧者。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家是少有的幸福之家。

 

跪在地上痛哭

 

上大學後,我除了學習,就是去教會,生命慢慢成長。

畢業後,我感到對家鄉的教會有負擔,毅然回到了家鄉。我想,我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服事啊!然而,就在我憧憬著未來、滿懷期待的時候,家庭矛盾猶如銳器,劃破了我公主般的水晶世界。哥哥和嫂子爭吵得越來越激烈,嫂子執意要離婚。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哥哥和嫂子的爭吵擊碎了。

嫂子喋喋不休的埋怨,爸爸滿臉的愁容(甚至以死來威脅哥哥)……每個人都向我傾訴。我就像垃圾桶,任他們傾倒內心的抱怨。

爸爸要求我盡力使全家和好。可是一個單純嚮往愛情的女孩,要怎樣才能承擔家庭破碎的重擔?我開始在上帝的面前哭泣,祈求上帝幫助我。一天早晨靈修,一節經文深深刺痛我的心:“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1)

我跪在地上痛哭。我好無助!我將這經句抄下來貼在書桌旁,期待哥哥、嫂子以及爸爸,能夠回到上帝的腳前。

 

父女如陌生人

 

爸爸時常絕望地出走。打不通爸爸的電話時,我就哭著祈求上帝,保守爸爸平安。我想,是不是我愛家人勝過了愛上帝,我的家人才遭受魔鬼的攻擊?

姑姑每天來我家禱告,要我好好讀聖經,要我去教會服事。一天晚上,姑姑從教會回來,要我勸勸馬上高考的表弟,放棄報考大學,去讀神學。我不假思索地反問:“為什麼不讓我讀神學?”沒想到這樣一句話,使我走上了艱難的讀神學之路。

爸爸因為家裡的事情,已經憔悴不堪。我知道他期待我能夠好好工作,留在他的身邊。可惜我的選擇,傷透了他的心。我不敢和爸爸談我讀神學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姑姑去勸爸爸。那一個月,我不敢看爸爸的眼睛,不敢和爸爸說一句話。父女倆如陌生人一樣,沉默是我們唯一的對話。

媽媽哭著勸我,為自己的未來好好想想。我則堅定地認為,只要我將自己完全奉獻,上帝必會保守、看顧我的家人。如果我成為了傳道人,上帝必會讓我的家庭成為榮耀的見證。

我哭著離開了家,去參加一個培訓學校,準備考神學院。因為只有週末才能夠用手機,所以每次拿到手機,看著一個個未接來電,我都特別害怕,害怕有不好的消息,害怕失去我的家。

每次給爸爸打電話,爸爸那顫抖的聲音,讓我的心都碎了。爸爸祈求我給哥哥、嫂子打電話,勸他們好好生活。爸爸一次一次地告訴我:“婉兒,爸爸不想活了!你哥哥傷透我的心了!你要好好考慮自己的未來。”

我無助地跪在學校的衛生間痛哭。我不知道如何勸爸爸,不知道如何面對破碎的家。我在絕望中祈求上帝,只要能夠保守我家人的平安,我願意完全將自己奉獻。

每一次禱告完,心裡都特別平安。我是不是太沒心沒肺了,只要聽不到爭吵就以為一切平安?於是我給一個牧師打電話,是他將我送到培訓班,如父親般照顧我、鼓勵我。他笑著回答:“傻丫頭!如果不是上帝安慰你,就你現在的情況,怎麼可能安心讀書呢?”是啊,如果不是上帝安慰我、看顧我、帶領我,我哪裡能夠安心讀書呢?

哥哥出了車禍

 

在被神學院錄取後,我在一家基督徒書店幫忙。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家裡通電話。媽媽向我傾訴她的擔心,爸爸向我傾倒他的絕望,嫂子向我埋怨。那時的我,每次接到電話都害怕,害怕爸爸出現意外,害怕哥哥因酗酒再出車禍。

我找不到任何人傾訴,也不敢向任何人傾訴。最痛苦的時候,我就一邊寫禱文一邊哭泣,整夜整夜地失眠。我一直問上帝,袮存在嗎?如果袮存在,為什麼讓一個願意捨棄一切跟隨袮的人面對這麼多的痛苦?我苦苦哀求上帝:我將來會成為傳道人。如果我的家庭不幸福、美滿,我怎麼站在講臺上宣講袮的話語?怎麼為袮作見證、怎麼榮耀袮的名?

上帝似乎沒有傾聽我的禱告。春節期間,我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哥哥出了車禍。表哥和我爸爸開車接我趕往車禍地點。我在車裡,通過微弱的燈光,看著低垂著頭的爸爸。這半年來,他瘦了。他不說話,卻發出絕望的哀歎。

車禍現場有很多人。車子完全翻了過來,一半在路上,一半懸在溝渠之上。遠遠地看到蹲在一旁的大哥,我的心才落下。沒想到,爸爸瘋了似的,對著哥哥撕心裂肺地大喊:“為什麼你不死在車裡?你死了,我不會掉一滴眼淚!”

表哥將爸爸往車裡拉,爸爸不進去。我上前大吼:“你必須回家!”幾個人合力,才勉強將爸爸塞進車裡。只是到了家,爸爸還是掉頭走了。望著爸爸的背影,我好無助。上帝啊,袮在哪裡?

事情接二連三地出現。我不知道眼睛哭紅了多少次,膝蓋跪得變成了青黑色。我心裡一直鼓勵自己:這是上帝給我的考驗,看我是不是真心跟隨祂,看我是不是愛家人勝過了愛祂。然而晚上依然失眠。幾個月的時間,禱文寫了將近10萬字。

也許是上帝眷顧我,實在不忍在開學的季節,讓我哭著入學。家裡的關係開始緩和。爸爸也慢慢地恢復過來。嫂子在無休止的痛苦中,認識了上帝。

沒有爭吵,沒有哭泣,沒有埋怨,沒有噩耗,一切似乎回到了從前。

我還畏懼什麼?

 

當我以為一切都歸於平靜,為重獲新生的家庭而喜樂的時候,爸爸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哥哥又出了問題。

聽著父親的描述,我想,一個父親到底多愛自己的兒子,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來挽回兒子的心?我轉念問上帝:“袮愛我嗎?我也是你的兒女。你為什麼讓我再次面對家庭的破碎?”

聽著爸爸失聲痛哭,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我不知道上帝要怎樣才肯甘休!我哭著回到宿舍,我埋怨上帝:為什麼不拯救我的家庭?為什麼不看顧我的家人?為什麼任魔鬼吞噬我的家庭?

在極度的痛苦中,我挨到春節。我特別害怕回家。我知道我在逃避,逃避破碎的家庭,逃避絕望的爸爸、眼含淚水的媽媽、心痛的嫂子。

整理作業時,看到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寫道:“沒有任何事物會在主最恰當的護理之外。”我恍然大悟,是啊,一切事物都在上帝的合理護理之中,我又擔心什麼呢?上帝不是一直都在嗎?

“耶和華啊,袮已經鑒察我,認識我。我坐下,我起來,袮都曉得;袮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袮都細察;袮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袮沒有一句不知道的。袮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詩》139:1-6 )。是啊,上帝一直都在,祂知道發生在我家裡的一切事情,知道我的心思意念!我還畏懼什麼?

仔細思量這兩年來發生的一切,大哥幾經車禍,現在依然健康。爸爸幾次絕望地寫好遺書,想要自殺,現在不僅活著,身上的病竟意外消失了。大嫂遭受了苦痛的折磨之後,受洗歸入了教會。

也是在痛苦中,我無數次地向上帝哭泣、埋怨、呼求。結果是,我的心更加貼近上帝。我深切懂得了,什麼才是有福的一生,那就是認識上帝!“認識袮——獨一的真上帝,並且認識袮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

回想這兩年的血淚歷程,我突然明白了:如果不是上帝的恩典,我的家庭大概早已完全破碎了!

也許痛苦會繼續,也許意外會發生,也許還會有哭泣……可是我已經不再害怕,不再擔心,因為我知道上帝一直都在,祂一直關注我的家人。上帝知道我所要的,知道我所求的。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上帝的裡面,默然接受。

 

作者現居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親岑多夫與莫拉維亞人簽訂“弟兄協議”(賀宗寧)2017.05.19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5.19

 

公元1727年5月12日,親岑多夫伯爵與莫拉維亞人簽訂“弟兄協議”(Brotherly Agreement)。

親岑多夫伯爵(Count Nikolaus von Zinzendorff),1700-1760

 

親岑多夫家族是德國薩克森州下奧地利區(Lower Austria)的傳統貴族。他的祖先可追溯到神聖羅馬帝國在路德改教時的皇帝麥克西米蘭一世。他的曾祖父被封為伯爵。他們在多瑙河流域擁有大批農地。

尼克勞斯∙親岑多夫(Nikolaus von Zinzendorff)於1700年出生在椎斯丹(Dresden)。出生時,他的父母安排敬虔派之父施本納(Philipp Spener)作他的教父。後來他到哈勒大學,受教於另外一位敬虔派大師弗蘭克(August Hermann Franke)。後來他改學法律,畢業後在椎斯丹法院工作。在那裡,他結識了一些逃到德國的莫拉維亞人。

親岑多夫的教父施本納被稱為敬虔派之父。施本納出身於貴族路德宗的家庭,在得到博士學位後在法蘭克福擔任牧師。他組成了“敬虔小會”,要求信徒讀經與靈修。

他認為講道的目的不是在宣揚傳道人的知識,而是呼召信徒順服上帝的話語。他認為當時流行的信條不能取代個人的信心,因此不能超越教條的人,並没有得到基督教裡的豐盛。基督徒除了因信稱義以外,還需要追求成聖。

親岑多夫的信仰深受他的教父施本納的影響。

施本纳(Philipp JakobSpener),1635-1705

莫拉維亞人原是追隨約翰胡思的波希米亞人。因為受到迫害,轉輾經過莫拉維亞到了德國。親岑多夫後來與莫拉維亞的領袖大衛(Christian David)會面。答應將他家族所擁有的賀爾恩胡特莊園讓給莫拉維亞人居住。

1727年5月12日,親岑多夫與莫拉維亞人簽訂“弟兄協議”,規定他們的生活規範。莫拉維亞人在那裡組成的教會德文叫做HerrnhuterBrüdergemeine,意思是賀爾恩胡特弟兄教會。

親岑多夫講道時受到聖靈感動

親岑多夫與莫拉維亞人所訂定的弟兄協議,後來幾經修改,發展為“莫拉維亞教會基督徒生活公約”(The Moravian Covenant for Christian Living)。一共有14條:

  1. 新舊約聖經所啟示的三一真神是我們生命的唯一起源與救恩。聖經是我們弟兄合一的信念與教義的唯一標準,因此聖經塑造我們的生命。
  2. 我們要經常研讀聖經:在聖靈的教導與影響下,以禱告的態度讀經。
  3. 我們要忠心地參加教會的崇拜以及其他聚會。個人勤於禱告,鼓勵舉行家庭崇拜。
  4. 我們是被召與我們的主救主耶穌基督和好的團契,願意跟隨祂,因此,拒絕任何與基督徒生活不相稱的娛樂。我們對任何形式的賭博都要迴避。
  5. 我們知道上帝的話語禁止淫亂、醉酒及一切其他肉體的罪,因此,我們決定要靠祂的恩典,純潔度日,在道德上正直。
  6. 貪婪,生意上不誠實,以及故意欺騙,都是有礙於基督徒生活的邪惡。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要避免。
  7. 我們將竭力反對任何迷信,巫術及“假冒的奮興”。
  8. 我們避免嫉妒、造謠、報復、爭辯、吵嘴及惡言。我們要言語誠實,盡力以和平與良善對待他人。切忌說謊、粗暴的言語,如咒詛、謾罵、髒話及一切口舌的罪,都是與基督的靈對立的行為。
  9. 我們承諾在世生活遵守國家的法律,努力做好公民。
  10. 我們盡力以基督徒的方式解決與他人的不同,唯有在牧者同意下,才去法庭解決爭端。
  11. 我們勤奮、努力,節儉,自己建造房屋,並竭力保護房屋的良好。
  12. 作為父母家長,我們將以基督徒的方式帶領孩子,盡力使他們得到良好的教育。
  13. 我們相信,照顧年邁的父母以及社區其他需要照顧的成員,是基督徒的責任,在我們能力範圍之內,推行公共慈善。

14.作為上帝恩賜的管家,我們將以金錢奉獻支持近處及遠方的福音傳播。

親岑多夫後來辭去法院的工作,加入莫拉維亞弟兄會。1731年,他在丹麥遇到一些艾斯基摩人,他們因路德會的宣教士的工作而信了耶稣。

此事激起了親岑多夫對宣教的興趣。次年,莫拉維亞弟兄會差派宣教士到加勒比海地區。數年內,他們的宣教士足迹遍及非洲、印度、南美及北美(包括在賓州費城北郊的伯利恒、拿撒勒及北卡的撒冷市)。

許多到美國賓州的莫拉維亞宣教士,學習講德拉威爾的樂納培印第安話,並將聖經翻譯為印第安文。當樂納培印第安人被迫往西遷至俄亥俄州時,莫拉維亞宣教士與他們一起搬到俄亥俄州。1772年,在那裡建立了一個新的社區美泉鎮(Schoenbrunn)。許多樂納培印第安人接受了基督為救主,住在美泉鎮,甚至當選為該鎮的議員。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 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pan.baidu.com/s/1ge6qcKz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意外的安慰(李永成)2017.05.17

 

李永成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17

 

        牧者的挑戰

 

教會牧者的責任,除了傳揚福音和栽培信徒,另一個主要的職責就是扶助軟弱的人,安慰灰心的人。

在教會常有人需要安慰。尤其是至親好友去世,這時候更需要安慰。

安息禮拜(也稱追思禮拜),是牧者對離世者的家人親友,提供安慰和盼望的重要時刻。然而,在安息禮拜的講道,往往是牧者面對的最大挑戰;安息禮拜的講稿,常常是最難預備的講稿。

基督徒壽終正寢,無疾而終,這樣的安息禮拜講稿不難預備。但很多情況不是如此。有熱心愛主,願意全心奉獻預備去作傳道人的青年,不幸患病,英年早逝,壯志未酬;或是有基督徒久病不癒,厭世自殺;或是有人遭遇意外,遽然離世……

牧者要預備怎樣的信息,讓家人親友得安慰?還有,通常死者離世的日期與舉行安息禮拜的日期很接近,可能只有一兩個星期,牧者在繁忙的日程表中要擠出時間,預備一篇精簡而合適的安慰信息,那真是需要上帝格外的恩典才能完成。

 

母親遭“意外”

 

前不久,我接到一位牧師從澳洲傳來的電郵。來信中他提到20年前他的母親在夏威夷去世,我為老夫人主持安息禮拜。他說,那一天的講道令他深得安慰。

這件事我早已淡忘,沒想到,事隔20年,這位牧兄還記得那一天的講道。

 

我翻查記錄,打開塵封的往事。

牧兄的母親——孫老夫人是山東人,1949年,她與丈夫帶着5個兒女,舉家遷居香港。到香港後,他們又生了個小女兒。50年代的香港,難民充斥,人浮於事,市面一片蕭條。他們在香港島西端的貧民區棲身,生活相當困難。

那時,有信義會的牧師到那裡傳福音,他們一家因此信主,孩子們都在教會中漸漸成長。其中老三後來蒙召,成為牧師,在澳洲事奉。

除了忙於照顧孩子和料理家務,孫夫人還到附近的工廠領活,幫補生計。兩夫妻胼手胝足,焚膏繼晷,把這個人口眾多的家庭漸漸穩住在四方風雨之中。幾個孩子都長大成材,有美好的事業。

孫老先生於1994年去世,孫老夫人失去了老伴,難免感到寂寞。1996年12月,她到夏威夷來看望小女兒,也開始來我們教會參加主日崇拜,我們因此認識。1997年5月的一天中午,孫老夫人獨自在女兒家裡。她年老體弱,行動不便,可能是因為站不穩,不幸掉進游泳池裡。待女兒下班回家,已經返魂無術。

孫老夫人是眾兒女非常敬愛的母親,她這樣離世,大家都非常難過,小女兒更是深深內疚。

我要怎樣安慰這樣的家庭?真是需要聖靈賜我合宜的信息。

        “意外”的安慰

 

在那次的安息禮拜中,我的講題是:“意外”

以下是我的講稿:

引言:今天我們到這裡來,要與孫伯母話別。孫伯母已經安息主懷。孫伯母離開得很突然,我們說是一場意外——意外的悲劇!

有人可能覺得很遺憾:還沒有機會說一聲再見就走了!有人可能覺得很難過:來夏威夷不到一年,還沒有好好享受這美好的環境,那麼快就走了!有人可能覺得很沉重:假如我們不讓老夫人一個人留在家裡,假如我當時就在旁邊,假如我僱一人在家裡陪侍老夫人,就可能可以避免這樣的悲劇……

面對這樣的意外,我們百感交集!

“上帝啊,祢在哪裡?為什麼祢容許這樣的悲劇發生?”“我們是祢的兒女,祢怎麼可能袖手旁觀,不來拯救我們?”

面對這樣的意外,我們有很多問題。

來到上帝面前,我們仔細思考聖經的教導,就會發現一個真理:我們屬上帝的人,沒有意外的悲劇,只有意外的恩典。儘管我們感到那是意外的悲劇,其實當中都有上帝的恩典。

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墮落的世界,“全世界都卧在那惡者手下。”(《約一》5:19)魔鬼就像盜賊,常找機會來“偷竊、殺害、毀壞。”(《約》10:10)

所以,我們受到傷害,本是在意料之中,不是在意料之外。

然而,我們也知道,我們是活在全能者上帝的眷顧中,耶穌說:“若是你們的天父不容許,一個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太》10:29-30)我們相信:耶和華是我的牧者,祂會保護我們。我們相信:耶穌是我親愛的朋友,祂會顧念我們。我們也相信:我們所遇到的意外,都是上帝容許的,其中都必有上帝的恩典。

聖經中提到那些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常常都是講上帝的恩典。

本論:聖經論到最超乎人意料之外的,最少有兩件事:

 

上帝對人的愛:上帝對人的愛是超乎人想像之外。

聖經說:“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參《弗》3:19)聖經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8:4)在浩瀚的宇宙中,無限偉大的創造者,竟然會愛顧渺小的人。聖潔的主竟然會愛顧那些沉淪在罪惡過犯當中的人,並且愛到一個地步,願意為人捨命。

聖經說:“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5:8)上帝對人的愛實在是人測不透的,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這是意外,但這是恩典!在茫茫人海中,上帝竟然愛我、愛你。偉大的上帝,竟然會愛一個看來很普通的人——孫伯母,這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事,這是恩典。

每個人都有一天會走完世上的路。在人生最後的一程,有人走得很艱難、很痛苦,有人要花很多錢,有人要令家人親友付出許多的心血、精神、時間,但孫伯母不需要經歷那樣的艱難,她也沒有拖累家人,她一下就走了!這是意外,但這也是恩典!

在這墮落的世界,在這歪曲悖謬、罪惡泛濫的時代,很多人在旅途中遭遇災難,甚至失去生命。在那不幸的情況中,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及時的支援和幫助。孫伯母在這裡遭遇不幸,剛好有基督的教會在這裡,可以提供一點援助。這是意外,但這也是恩典!

基督徒儘管遭遇意外的悲劇,但我們依然是在上帝的愛中。因為我們知道:“上帝既然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約》13:1)上帝會為我們預備意外的恩典。即或在今天,許多人認為是憂傷的時候,上帝仍可以把那出人意料之外的平安賜給我們。

因為,我們相信耶穌基督的應許,祂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11:25)

 

上帝對人將來的預備:

上帝對我們的愛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上帝為我們將來所預備的,也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聖經說:“上帝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過的。”《林前》2:9)

孫伯母今天已經離開這作客旅的世界,進入了永恆的天家。聖經告訴我們:在那裡不再有憂傷,不再有病痛,不再有戰爭。在那裡上帝將會賜給我們一個榮美而不朽壞的新的身體,讓我們永遠活在上帝的慈愛中。天家那美好的情況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那是超乎我們意料之外的,那是上帝給我們的恩典。在上帝面前,我們沒有意外的悲劇,只有意外的恩典。這是我們基督徒的信仰,這是我們的盼望。

 

結語:聖經說:“在主裡睡了的人有福了!”(《啟》14:13)孫伯母是有福的人。我們相信有一天我們在天家要與孫伯母再見。阿們!

事後,幾位參加安息禮拜的親友表示,那天的講道讓他們得安慰。

        又兩宗“意外”

 

我們教會有一對夫妻,於1998年遷居西雅圖。2003年9月初,那位妻子參加教會舉辦的旅行,遇到交通意外——他們乘坐的旅遊巴士在途中翻轉,那位妻子不幸離世,時年49歲。2003年9月中在西雅圖的教會,為她舉行了安息禮拜。因為他們有很多親友住在夏威夷,那位丈夫要把妻子的骨灰埋葬在這裡。2003年9月下旬,那丈夫回夏威夷來,為妻子再舉行一次追思禮拜,請我主持。我用同一篇講稿——“意外”,當然要稍作修改,但主要的信息還是一樣。事後,不少參加聚會的親友向我表示,那一天的講道讓他們得安慰。

2015年7月初,有一對年輕的基督徒夫妻從中國大陸來,妻子懷孕幾個月,計劃到加州暫住,準備生個“美國孩子”。他們途經夏威夷,停留度假兩三天。那丈夫到威基基海灘游泳,不幸遇溺身亡。這不幸的消息輾轉傳到我們教會,我們盡力支援。有姊妹到旅館去陪侍那位傷心欲絕的妻子,有人幫忙打聽如何處理後事,有人幫忙聯繫死者在中國的家人。我們同時安排在我們教會舉行安息禮拜,前後只有幾天時間。

當天我也是用同一篇的講稿——“意外”。事後,沒有一個人向我表示說,那講道讓他們得安慰。當天回家路上,我太太很疑惑地對我說:“在這種情況,你怎麼會講這樣的信息,說這是上帝的恩典?”

 

        安慰不易,謙卑靠主

 

我仔細反省,也發覺那講稿的確是不太恰當。

這一篇講稿,在第一宗“意外”的情況中,針對孫老太太家人愧疚的心情,那是合適的。

在第二宗“意外”的情況,死者離世的日期與舉行追思禮拜的日期相隔差不多一個月,親友的情緒比較安定,那篇信息也可以讓人感到安慰。

然而,在第三宗“意外”的情況,大家還在極度的驚愕和傷痛中,在這個時候對受傷的人說:“這意外是上帝的恩典……”,就很難引起共鳴,更不能使人得安慰。

我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去思考和體會死者家人的感受。對那位痛失丈夫的妻子,我深感愧疚!

回頭細想,倘若我當天能多一點描述那位妻子的心情(她也許處於震驚、悲痛、徬徨、憂慮中,想到將要出生的孩子沒有爸爸),表示認同她的感受,然後才提出:我們即或遇到難以解釋或接受的悲劇,但我們知道,上帝有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恩典為我們存留。
這樣,也許可以讓那位妻子和親友得到一點安慰。

我們受命去安慰傷心的人,這任務常令人感到力不能勝。惟如是,也提醒我們作牧者的,常常要謙卑倚靠主。

我們知道,真正能安慰人的是聖靈保惠師;我們作牧者不過是祂的管道,是祂的器皿。

聖經說:“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什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上帝。”(《林後》3:5)

 

作者為夏威夷檀香山華人信義會牧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

亞米念開始向加爾文主義挑戰(賀宗寧)2017.05.12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5.12

公元1603年5月8日,亞米念受聘擔任雷頓大學神學教授,開始對加爾文的神學提出挑戰。

公元1603年5月8日,當雷頓大學(Leyden University)的董事會正式聘任雅各∙亞米念為神學教授時,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任命會引起教會裡極大的爭議。

開始時,他們似乎做了一個非常好的選擇。亞米念不但受過很好的教育,畢業於日內瓦學院,又是阿姆斯特丹一位著名的傳道人。當時,最困難的是阿姆斯特丹那兒不肯放人。那裡的教會給了他終身的聘書。亞米念自己也說,過多的神學研究會使他的靈命枯乾。

位於荷蘭南部的雷頓大學

 

生平經歷

亞米念生於1560年10月10日。1576年,他16歲時進入荷蘭南部的雷頓大學文學系就讀,同時也修了許多神學課程。他的老師中有幾位是著名的加爾文派學者。這間大學也容許路德宗,慈運理及重洗派的思想。在當時,這是相當自由派的一間學府。

1582年,阿姆斯特丹的商會因為他卓越的成績,提供獎學金送他到日內瓦學院去跟隨加爾文的繼承人貝扎(Theodore Beza)學習。1587年畢業後,回到阿姆斯特丹牧會,1588年正式按立為牧師。他的講台與牧養在當地非常受歡迎。

除了牧養教會外,阿姆斯特丹的教會法庭(Ecclesiastical Court of Amsterdam)也交給亞米念一個任務:反駁昆赫特(DirckVolckertszoonCoornhert)的教導。當時昆赫特著文反對貝扎的墮落前神選說(supralapsarian,指上帝在創造之前就絕對並無條件的揀選祂的選民,同時詛咒其他的人,因此人的得救與否完全與人自己的行為無關)。

還有另外兩個傳道人也著文建議說,神揀選人的旨意雖然確實是絕對並且無條件的,但是這個決定是在人墮落以後才產生。這是墮落後神選說(infralapsarianism)。亞米念的任務是要去同時反駁這兩個論點。他很快的就接受這個任務。

但在更多地研讀聖經後,他覺得需要對這方面有更多的學習,因此沒有繼續地去反駁這兩派的論點。

 

出任神學教授

1602年,黑死病橫掃阿姆斯特丹,他作為牧者經常進入病患的家中,給他們水喝,並提供金錢來照顧。

這時,他的母校有兩位神學教授得了黑死病去世,只剩下一位葛馬如(FranciscusGomarus)教授。1603年5月8日,雷頓大學的董事會正式聘請亞米念與另外一位年青學者,接替去世的兩位。

在雷頓大學擔任神學教授期間,亞米念寫了許多神學方面的著作。這些著作後來為亞米念主義及荷蘭的抗議派,奠下了神學理論的基礎。

亞米念上任沒多久,葛馬如就指責他是伯拉糾主義的信徒。伯拉糾主義否定人從亞當得到原罪,而且人可以靠自己得救。他指出亞米念偏離了正統的加爾文主義。

 

對預定的看法

亞米念在面對這個指責時,堅定地否認他是伯拉糾的信徒。他說他對自己的論述非常小心,絕對沒有違反因信稱義的信念。他雖然沒有完全接受加爾文預定論的細節,他還是接受預定論,相信一切都是上帝的主權。上帝揀選了祂所預知會順服相信上帝的人。

葛馬如指出信心是預定的結果。在創造天地之先,上帝就以祂的主權宣告誰會相信,誰不會相信。

亞米念認為上帝所宣告的預定是,耶稣基督將成為中保及人類的救贖主。這個宣告是不需要人的回應的。但是,上帝决定個人最後歸宿的宣告,並不是基於上帝的主權,而是基於上帝預知人對耶稣基督的救恩的回應。

除了對預定的解釋外,亞米念均保持他正统加爾文的信念。

 

抗議文

但是,對他的神學信念的傳言,一直纏繞著他。一些加爾文派的學者,對在荷蘭不少支持亞米念的傳道人感到不滿。這樣的不滿最後導致雙方的正式衝突。

亞米念在雷頓大學擔任神學教授,一直到1609年10月19日他逝世。他逝世後3個月,1610年1月14日,46位傳道人以及兩位雷頓州立神學教育學院的領袖,在海牙召開會議,著文表達他們對這些有爭議性教義的意見。

這篇文章在數度修改後,於7月正式發表,稱為抗議文(Remonstrance)。內容有五點:

  1. 不同意無條件的揀選,認為上帝的揀選是由於祂的預知。
  2. 基督在十字架上是為所有世人代死。
  3. 同意人全然墮落,無法自救,必須與上帝合作才能得到拯救。
  4. 認為人有自由意志,可以拒絕上帝的恩典。
  5. 有關信徒蒙保守這點,抗議文認為聖經的教導並不清楚,所以有關信徒是否會再墮落的這點,需要更深入地研習。

多特會議

荷蘭國王為了要中央集權,8年後,召開多特會議(Synod of Dort, 1618-19)。這個會議由加爾文派主導,在會中判定亞米念為異端,並針對抗議文提出加爾文主義的五大信條(TULIP)。

描繪多特大會 (1618-1619)的17世紀荷蘭木刻畫

1631年,荷蘭允許抗議派恢復聚會,他們另行自组教會。下表將亞米念主義及加爾文主義的五大信念對比列出。

亞米念主義PEARL (1610) 加爾文主義TULIP (1619)
Prevenient Grace

先在的恩典

Total Depravity

全然的墮落

Election of the Faithful

信徒蒙揀選

Unconditional Election

無條件揀選

Atonement for All

普世的代死

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贖罪代死

Resistible Grace

可抗拒的恩典

Irresistible Grace

不可抗拒的恩典

Liable of Lost

可能會堕落

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

聖徒蒙永恩

1795年,荷蘭政府正式承認亞米念主義也是一種對聖經的合理解釋。後來,有許多新教的信徒都接受亞米念的看法,其中包括衛斯理兄弟。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dEXyn4X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步步高(新心靈)2017.05.10

 

 

新心靈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10

 

我們都很熟悉這段經文:“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加》5:22)“喜樂”是基督徒的生命特質,是聖靈所結的果子。主耶穌命令門徒要喜樂,可是為什麼,我們的生命中常常沒有喜樂呢?為什麼信主很久了,仍不常有上帝同在的喜樂呢?

我想以我個人的成長經歷、我的生命中的碰撞,回答這問題。

 

  • 人生就是要追求快樂

 

從記事起,我就是杞人憂天的人。自小到大,擔憂不斷。從考試成績,到下鄉插隊,以及後來出國學習、找工作等等,許多的困難和挫折使得我思前想後,憂心忡忡。

正因如此,我特別願意做高興的事,特別喜歡快樂的事。我形成了“人生就是要追求快樂”的人生觀。我堅定地認為,我要奮鬥!要在職場上成功!要在社會上出人頭地!我還要有“妻賢子孝”的家庭!因為只有這一切,可以給我帶來最大的快樂和滿足。

 

  • 第一堂課:初信的喜樂

 

當我認罪悔改、歸向主耶穌的時候,我心裡油然出現一種“更好”的感覺。我特別喜歡到教會聽牧師講道,喜歡參加團契查經。那種感覺,和以前的快樂感不太一樣。牧師告訴我,那就是“喜樂”。他特地給我讀了《羅馬書》5章2節:“我們又藉著祂,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上帝的榮耀。”

初信的喜樂,使得我熱心參加教會的各項活動。在屬靈前輩的帶領下,不斷地聚會、讀經、禱告,不斷地與弟兄姊妹交通。我真想說一句彼得說過的話:“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太》17:4)

這就是我剛信主的時候,聖靈教我的第一堂喜樂之課。

 

  • 第二堂課:患難中也歡喜

 

聖靈教給我的第二堂課,就不是我所希望的了——祂讓我學習在困境中喜樂:“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羅》5:3)

這可不是容易學的。我雖然信主受洗了,但我多年的價值觀、人生觀,並未得到多大改變。相反的,我又為追求快樂加上了一層“屬靈”光環——我們要喜樂,不是嗎?我們只要聽上帝的話,事業和家庭都會得到上帝的祝福,將來更可以上天堂,那是何等的喜樂!因此,我禱告的時候,求的最多的,就是上帝為我消除一切困難。

然而問題來了,參與事奉並未給我帶來一帆風順。和周圍的人相比,我遇到的困難反而更多。作為大學教授,我要同時進行教學和科研,壓力很大。我每週要工作50-60小時,加上教會的事工,真有些疲憊,力不從心。有時回到家,就對家人發脾氣,搞得全家不高興。

我有些糾結了:保羅不是勉勵我們“喜樂”嗎?為什麼我信了主,卻常常不喜樂呢?

  • 錯把快樂當喜樂了

 

在讀經和禱告中,我不斷地思考。我發現,我根本沒有搞懂什麼是“喜樂”,也不太明白喜樂何來。我以為聖經中所講的“喜樂”,就是我們生活中的“快樂”,是追求來的。而且,我不知道如何得到喜樂。我認為只要向上帝求,就可以隨求隨得,就像和父母要禮物那樣。

“快樂”和“喜樂”是不同的。“快樂”可以源於外在之事,或者感官的刺激,比如看了一場好電影,吃一頓海鮮大餐,外出旅遊等等。“喜樂”則源自內心深處,與個人的內在有直接關聯。“快樂”往往是短暫的,而“喜樂”是長久的。“喜樂”與環境的關係不大,而“快樂”則不同。

於是我明白了:我錯把快樂當喜樂了。

讀經中,我驚訝地發現:喜樂不是天生就有的!在整卷聖經中,有173處講到“喜樂”,幾乎每次都和我們的天父連在一起,和主耶穌連在一起。很清楚,喜樂是上帝的祝福,“喜樂”出自我們的天父上帝!

我喜歡《加拉太書》5章22節:“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很清楚,喜樂是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說,當我們相信主耶穌後,聖靈就在我們心裡扎了根,進而發芽、結果。其中一個果子,就是喜樂。

顯然,若沒有聖靈的扎根、開花,就不會有聖靈的果子。因此,喜樂是上帝賜給我們的寶貴禮物。世上的一切都不可能給我們帶來喜樂,喜樂只從上帝而來。

我按照《啟示錄》3章20節,在主面前禱告,求祂的聖靈進到我的心裡來。很奇妙,當我做了這樣的禱告後,心裡有一種釋放,是一種脫胎換骨的釋放。我告訴妻子:我真的有喜樂了!

我改變了。我父親重病住院的時候,我在父親的醫治方案上,和姐姐發生了衝突。我沒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和她爭吵得很激烈。她也對我說了難聽的話。我們鬧得不可開交,讓我年邁的母親很難過。

事後,我自己一個人跪下禱告,讓自己平靜下來。禱告後放聲痛哭。就在這個時候,我感到自己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來到父親面前,我感到主耶穌在撫摸我的心,我可以在祂懷裡大哭一場……

我剛硬的心一下子軟了下來。我到母親和姐姐面前,向她們認錯、道歉。我們重歸於好,而且那份親情超越了以前。我那時的喜樂,真的像源泉湧出。我知道聖靈已經在我心中結出了喜樂的果實。

  • 那不可缺少的一環

 

徹底改變我的價值觀的,是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十字架讓我真正明白了喜樂的本質和源頭。

以前唱過一首歌,叫《跟著感覺走》。我在屬靈的道路上,也曾經跟著感覺走。然而跟著感覺走,是很靠不住的。因為困難、挫折時時伴隨著我們,每個人生老病死一條也不缺。我們會憂傷、難過,會有“崩潰”的感覺,也會像約伯那樣,悲怒交集。要是遇到人生的難關,上帝又未垂聽我們的禱告,我們還能覺得喜樂嗎?

在我困惑的時候,聖靈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帶到主耶穌的十字架前,讓我反覆思考祂十字架的大愛。祂是那榮耀的主,但祂甘願道成肉身,來到世間,為我們傳講天國的道理,更是為了我們這些不配的人死在十架上。祂沒有一絲一毫的自私自利,沒有一點點的功利,更沒有為了到世間追求自己的榮耀而去找“感覺”……

我禁不住流淚,主啊,我實在太渺小了,太功利了!你講過,“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3)。而我的所求所想,都是從自我角度出發,為自己的利益而求。主啊,我和你差得實在太遠了!

我立下心志:主啊,你既為我死,我要為你活。個人的事情都是小事,我要先求你的國和你的義。我願意把我的生命交託給你,為你所用。

我的價值觀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反轉!我心裡的喜樂一天比一天增多,而且就像保羅講的,在困境和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

我明白了,一個處處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是很難有喜樂的。要想得到聖靈的果子,往往需要在逆境中操練。這需要我們徹底改變以自我為中心。就是說,遇到問題不要總是“主啊,求你給我什麼什麼”,而是要以基督為中心,“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要時時思考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時時思想《羅馬書》5章3-8節的話語,樹立起“你為我死,我為你活”的價值觀。這是喜樂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環。

  • 操練在“死蔭幽谷”

 

我一生有不少困境和低谷,然而10年前我經歷的,才是真正的“死蔭的幽谷”。我得了慢性粒細胞白血病(CML),而且已經進入“加速期”。

那年我和妻子在國外短宣,有一段時間感到身體疲乏,四肢無力。走一段不太陡的路,都氣喘吁吁。而且咳嗽不止,吃什麼止咳藥,都不管用。

我在北京的一個小診所,做了個很普通的血像檢查,卻發現白血球竟高達26萬(正常人的白血球大約在5000到10000之間)。我妻子是檢驗技師,對血液檢查非常熟悉。她開始還不相信,但當診所的檢驗員請她親自觀看顯微鏡下的細胞形態時,她無語了,出來後就對我說:“看來是真的了。”

她說話時顯得很平靜,但我可以感覺得出她所受的那種突如其來的衝擊。她在努力地克制自己,是為了安慰我。

我當時頭腦也懵了一下。我怎麼會攤上這樣的病!怎麼是我!但是更加奇妙的事發生了,我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回家的路上,我和妻子的談話非常平靜,好像在談一件與我無關的事情。這種感覺,連我自己都很驚訝:我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

我做好了放療、化療、骨髓移植之類的準備。也許要脫一層皮,但是我真的很平安。一位弟兄說,化療和放療可能讓你掉頭髮的。我調侃:“不會的!我已經謝頂了!”還有人說,你會瘦許多的。我回答說,我血糖、血脂高,正好減肥了。

隨後發生的事更加奇妙。我所想像的“痛苦醫療”都未發生——回到美國,醫生告訴我,剛好有一種特效藥,不久前剛開始使用,可以長期控制我的病情。這是一種“靶標”型的化療藥,對人體正常細胞傷害不大,我可以正常生活、工作。

這種藥,一吃就是10年。

這10年中,我沒有中斷在大學的教學和科研工作,沒有中斷在教會和團契的事奉,更沒中斷我在宣教工場上的事奉。這段時間的生活品質,是我有生以來最高的!每天早晨起來,看到藍藍的天,聽到小鳥歡快的叫聲,我都發出讚歎:主啊,你真偉大!

有人問我,到底是什麼原因,你病中有平安、喜樂?我心裡很明白,這是多年的屬靈操練的結果。喜樂已經深深在我心裡了。主耶穌的十字架,給了我新生命的價值觀。我連死亡都不懼怕了,還怕什麼呢?

 

結語

 

我獲得喜樂生命的過程,就是屬靈品格的塑造過程。上帝操練我們,讓我們的屬靈品格“步步高”,真是有祂的美意!

我不知不覺地改變了。我不只一次聽到弟兄姊妹說:“哎呀,你和以前不一樣了,你的臉發光了!”

是啊,當我們漸漸有了基督長成的身量,我們的臉會發光的!我們的喜樂也會像活水流淌出來的!

 

作者來自北京,原為大學教授,現為OC特約同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

五四運動(賀宗寧)2017.05.05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5.05.05

 

公元1919年5月4日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5月4日北洋政府所在的北京,是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學生運動,以及包括廣大公民、市民和工商人士等中基層廣泛參與的一次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和暴力對抗政府等多形式的行動。

事件起因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舉行的巴黎和會中,列強把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即山東問題。當時北洋政府未能捍衛國家利益,國人極度不滿,從而上街遊行表達不滿。當時最著名的口號之一是“外爭國權(對抗列強侵權),內除國賊(懲除媚日官員)”。

廣義的五四運動則是指,自1915年中日簽訂《21條》至1926年北伐戰爭間,中國知識界和青年學生反思華夏傳統文化,追隨“德先生”(“民主”的英文“Democracy”)和“賽先生”(“科學”的英文“Science”),探索強國之路的文化運動的繼續和發展。

 

新思想的傳播與社團的發展

西方思想在晚清尤其甲午戰爭後大量傳入。而在民國初年,這種影響隨著《新青年》等刊物的發行,以及白話文運動的推展,自由和反抗傳統權威等思想,影響了學生以及一般市民。

新文化運動提倡民主和科學,從思想、政治和文化領域,激發並影響了華人,尤其是華夏青年的愛國救國熱情。這兩種理念從根本上為五四運動奠定了思想和智力基礎。

社團組織在民國的發展包括少年中國學會、工學會、新民學會、新潮社、平民教育講演團和工讀互助團等等,讓五四運動在全國的展開有了組織上的基礎。

中國的教育制度在清末的新政改革,是以學習西方及日本學制為主。到了民初,高等教育進一步地發展。尤其是北京大學,在校長蔡元培的領導下,引進了開放的學風,提出了“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辦學方針。

李大釗、朱家驊、陳獨秀、章士釗、胡適、辜鴻銘(英國文學)、劉師培、錢玄同(教音韻學)、吳梅(教戲曲史)、劉半農(教新文學)、嚴復(翻譯家)等被聘於北大任教,同時培養學生獨立自主、開放進步的思想和精神。這種思想和精神成為五四運動的重要動力。

反教同盟衝擊教會
1922年,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World’s Student Christian Federation,以下簡稱世盟)計劃於4月,在北京清華大學舉行第11次國際大會。

在大會召開前一個月,一群上海學生以“非基督教學生同盟”的名義,發表宣言反對世盟借用中國的國立大學開會,攻擊基督教及基督教會為資本主資經濟侵略的“先鋒隊”,並通電全國各校,要求支持。各地響應者甚眾。

延續6年的非基督教運動(以下簡稱非基運動)由此展開,為中國教會帶來不少衝擊。
上海的非基督教學生同盟宣言說:“我們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為擁護人們幸福而反對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我們現在把我們的真態度宣佈給人們看。各國資本家在中國設立教會,無非要誘惑中國人民歡迎資本主義;在中國設立基督教青年會,無非是要養成資本家的良善走狗。簡單說一句,目的即在吮吸中國人民的膏血。

“因此,我們反對資本主義,同時必須反對擁護資本主義欺騙一般平民的現代基督教及基督教會。學生諸君!青年諸君!勞動者諸君!我們誰不知道資本主義的罪惡?我們誰不知道資本主義的殘酷無情?現在眼見這些資本家走狗在那裡開會討論支配我們,我們怎能不起而反對!起!起!!起!!!大家一同起!!!”

1924年8月,在國共兩黨支持下,“非基督教同盟”在上海成立。同盟出版《非基督教特刊》

面對連串的反教運動,中國信徒有嗤之以鼻,不屑一顧的,也有積極回應,為信仰辯護的。回應的方式各異,有致力抵抗,反唇相譏的,如張亦鏡、梁均默等;也有從自省(甚至是自責)的角度,著力解釋信仰,以求國人接受的,代表人物有:徐寶謙、趙紫宸等。

這些護教家當中,有嘗試回到基督教的根本─耶穌和聖經,企圖重塑一個較正面和本色化的基督信仰,來迎合當時代的需要。

上海的非基督教學生同盟宣言中,點名提到基督教青年會。青年會於1895年在中國成立,25年間在全國31個主要城市皆有市會,共有四萬多會員,而在基督教大、中學建立校會,會員也近二萬人。

青年會的工作,除主辦課程外,主要替青年提供各項球類和游泳運動,並舉辦演講會和查經班。1920年參加查經班的人數達二萬四千多人,其中有二千多人是在當年信主的。

世界基督教學生同盟大會的籌備,全得青年會的支援,兩者關係密切,而青年會的吳耀宗也是當年北京地區的幹事之一,有分協助籌備。當非基督教運動全面發動,許多攻擊是衝著青年會而來,以致在1922年至1927年間,青年會的事工由極盛變為沒落。

非基督教運動歷時6年,第一階段於1922年爆發,不同於義和團的暴力,主要是文字上的攻訐,經過幾個月後便靜下來。

第二階段由1924年開始,有國民黨和共產黨的支持,群眾示威抗議基督教,騷擾教會。

第三階段由於1925年發生了“五卅慘案”,各界罷工、罷市、罷課,排外情緒高漲,不少傳教士被迫離開中國,反基督教轉趨暴力化,並指教會學校對青年進行奴化教育,要求收回教育權。

非基督教運動結束於1927年。國民政府定都南京後,開始清黨,掃除共黨份子,壓制社會運動。共產黨大受挫折後,便無法在幕後導引非基督教運動,再加上蔣介石在宋美齡帶引下信了主,於1929年受洗,反教風潮便沉寂下來。

 

中國教會走向本色化
1907年是基督教來華一百周年,當時的西教士人數達3,383人,到1922年達8,300人。經過非基督教運動之後,人數降至3,150人。非基督教運動無疑對基督教在中國的發展是一個挫折,但卻加速了中國教會的本色化。

基督教在中國的傳播,主要都是靠西教士的努力,所以全國各地建立了不同的宗派教會。早在19世紀末,已有西教士提出華人教會要自治及自養,之後也有華人信徒建立了無外國色彩的教會,如真耶穌教會、聚會所、耶穌家庭等。

許多宗派教會亦在20世紀頭20年相互合併成新的教會,並冠以“中華”二字,如中華基督教會、中國基督聖教長老會、中華聖公會、中華信義會等。

機構方面,也成立了中華基督教續行委辦會,出版《中華基督教會年鑑》。

自傳方面,石美玉和胡遵理於1925年創辦了伯特利佈道團,成員有計志文和宋尚節,他們的足跡走遍全國。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boLWtKb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