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成長篇

示每拿教會主教波旅甲殉道(賀宗寧)2017.02.24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2.24

 

公元155年2月23日,高齡86歲的示每拿教會主教波旅甲,因為拒絕否認他所信從的耶穌基督,被判處火刑,為主殉道。

示每拿是位於今天土耳其,靠近愛琴海的港口城市,在以弗所西北。現在的名稱是伊茲密爾(İzmir)。她是《啟示錄》裡七間教會中與非拉鐵非教會兩間,沒有被主耶穌指責的教會。

教父艾任紐在年輕時住在示每拿,聽過波旅甲講道。艾任紐與另外一位教父特土良,都記載波旅甲是使徒約翰的門徒。耶柔米更進一步提到,波旅甲是約翰親自按立的示每拿教會主教。

波旅甲與羅馬的革利免,以及安提阿的依格那修,在教會歷史上被合稱為早期三大護教教父。可惜的是,他的作品只有《致腓立比人書信》還存留。

《致腓立比人書信》大約是公元110年到140年間所寫。教父艾任紐曾經如此形容這封書信:波旅甲寫了一封有力的書信給腓立比教會。從這封書信裡,對救恩有心的人可以學習他信心的特性以及真理的教導。

這封信的內容包括警告教會內一些混亂及叛教的情形,鼓勵信徒要堅持善行。信中他還特別向腓立比教會詢問有關依格那修的音訊。安提阿的主教依格那修在押至腓立比時,曾寫過多封書信給各教會。(可惜這些書信僅有片段存留)。

顯然,波旅甲關心依格那修的情況,因為他被押至羅馬後,就沒有音訊。

波旅甲的信中多次引用早期基督教一些使徒的書信。這些書信後來成為新約的一部份。因此,他的這封信也印證了早期教會對使徒書信的敬重。

按照《殉道》(Martyrdom這本書的記載,波旅甲在受死前的審判中說:“我事奉祂86年,祂從來沒有愧對我,我怎能褻瀆我的王,我的救主?你可以用短暫的火來威脅我,而這火不久必會滅掉。但你對永恆刑罰的那火卻毫無所知。那火是為邪惡的人所預備的。”

波旅甲被捆綁在柱子上,以火刑處死。他在最後說:“讚美天父,讓我配得現在的時刻。將來我必與眾殉道者一同分享基督的杯。”

波旅甲在早期教會歷史佔有重要的地位。他的殉道,他與使徒約翰的關係,及他所寫的《致腓立比人書信》,都是重要的原因。

波旅甲活在一個使徒們都已離世的時代。在那個時期,有許多對耶穌話語的不同解釋。他在眾說紛紜的教會裡成了中流砥柱,也因為他與使徒約翰特殊的關係,確定了正統的教導。艾任紐在他的信中提及,波旅甲在他到羅馬的一次旅程中,由於他的見證,使許多異端信徒改邪歸正,重新跟隨正統的信仰。

155年2月23日坡旅甲殉道時的剛強勇敢,證實了第2世紀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的名言,“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 。在他之後,初期300年的教父面對逼迫時,前仆後繼,視死如歸,成為教會極美的見證。他們雖然死了,卻因信,仍舊說話。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o8FGUCE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潘霍華於宗教改革日的宣講(鄧紹光)2017.02.22

 

鄧紹光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2.22

 

1932年11月6日,在這個德國教會慶祝宗教改革的主日,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1906-1945。又譯朋霍費爾)在柏林三一教會的大學崇拜之中講道。

無獨有偶,這一天也是國會大選的日子,當時的納粹政黨仍然是實力最強的,但得票率只是33.1%,較同年7月的國會大選,少了200萬票,較共產黨的得票,則少了60萬。

在這樣一個紀念宗教改革的主日、國會大選的日子,潘霍華會怎樣宣講呢?

潘霍華當日宣講的經文是《啟示錄》2章4-5、7節: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But I have this against you, NRSV),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並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

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

 

上帝抗議

 

在這篇宣講之中,潘霍華很快就提醒德國教會不要使得路德憂心、不安,因為今日的德國教會已經離開了路德帶領時的教會,而更嚴重的是她自己對此毫無醒覺。

這在慶祝宗教改革的日子裡,潘霍華的提醒是何等地諷刺。

在潘霍華時代的德國教會,還是改革的教會嗎?同樣,今日自稱由宗教改革而生的教會,也還是改革的教會嗎?

潘霍華直言,他們已經難以重複昔日路德在拒絕魔鬼、敬畏上帝的情況下,大膽的宣告:“這是我的立場。”(Here I stand.)潘霍華甚至指出,即使我們辯稱:“我們如此行,別無選擇;這是我的立場。”但是上帝卻說:“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

潘霍華針對德國教會乃“抗議的教會”(The Protestant church),而表示“抗議主義”(Protestantism)不是關乎我們,不是關乎我們抗議世界,而是關乎上帝對我們的抗議:“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

但是我們會接受,上帝是要敵對我們嗎?

我們不想對自己、對世界,承認上帝要敵對我們。我們甚至會高唱路德的聖詩:“我們的上帝是堅固保障”(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或是呼喊“上帝若幫助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羅》8:31)

潘霍華說,我們在記念宗教改革的日子,舉辦了許多活動,發出了不少聲音,但卻都不過是遮掩、逃避上帝要敵對我們的事實。

 

讓上帝成為上帝

 

潘霍華提醒宗教改革的教會,是要成為一個向上帝的呼喚敞開的教會:“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哪裡墮落的,並要悔改”。

只有悔改的教會才會讓上帝成為上帝,才會知道那些得以站立穩妥的,都是小心避免墮落,不會吹噓自己目前的站立的。

潘霍華這樣說:“我們的教會只是站在上帝的話語上面,而且只有上帝的話語能夠使得站立的人面向正確的方向。在悔改中站立的教會,讓上帝成為上帝的教會,才是使徒和路德的教會。”

這樣悔改的教會,才會“行起初所行的事”。這是順服上帝的表現。

潘霍華承認,今日的教會都在工作,並且大量的、嚴肅地、甚至犧牲地做工作。但他卻直言我們所做的許多都是次要的、次要的次要的、次要的次要的次要的,而不是首先要做的,不是要緊的。

什麼是首先的、要緊的呢?讓上帝成為上帝是首先的、要緊的,把我們自己和教會置於上帝的引導底下是首先的、要緊的。

但我們卻更想要增加自己的影響力,想要突破現狀。於是,種種政治參與、青年工作、社會服務,都落入了靠著自己來改變一切的試探之中。

潘霍華很清楚,一切的改變、突破,都只在上帝,我們必須把自己置於上帝底下來服事祂,以我們起初的愛去愛祂,讓上帝成為全然的上帝。

 

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上帝的話是嚴肅的,是輕慢不得的。沒有人知道上帝什麼時候臨到,祂可以在任何時候,使用最出人意外的手法“就臨到你那裡,把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毀滅我們手所做的工。

潘霍華舉出了耶路撒冷被不信的人毀壞為例,作為我們今日嚴正的鑑戒、警惕。面對這樣審判式的臨到,潘霍華告訴我們不要把自己手所做的工美言一番,要做的只是讓上帝成為上主。

然而,毀滅的上帝也是應許的上主。他提醒我們,只有上帝認識祂的子民,也只有上帝認識那些祂向他們說話的子民。所以祂也賜下應許:“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上帝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給他吃”。

上帝呼喚眾教會悔改,因為教會是上帝的子民,而上帝認識祂的子民。但是,我們是否聆聽、順服?我們是否是那些得勝的子民?我們是否是至死忠心,讓上帝成為上主?

潘霍華在宗教改革的主日,宣講了上帝要來敵對教會,因為改革、抗議,從來都是由自己開始;這由自己開始的改革、抗議,從來都是教會首先的、要緊的工作——就是讓上帝成為上帝,讓上帝成為上主。

在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的日子,在教會追求參與復興文化、改變社會的浪潮之中,潘霍華的宣講是沒有人聽得進去的,即或是因著路德所掀起的宗教改革運動而生的德國教會,也是沒有幾個可以聽得進去的。

至於我們呢?今天我們的教會呢?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敵對你……”

 

註:潘霍華的宣講見於其英語全集卷12(DBWE12),頁439-446。

 

作者是香港浸信會神學院基督教思想教授。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古今人物

公元313年2月 《米蘭諭旨》(賀宗寧)2017.02.17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2.17

 

公元313年2月,當時控制羅馬帝國西半部的君斯坦丁,與控制巴爾幹半島的李欽紐,在米蘭相遇。兩個皇帝同意共同發佈一個在羅馬帝國境內,善意對待基督徒的宣告。

這個宣告在歷史上稱為《米蘭諭旨》(Edict of Milan),也是在基督教歷史上一個具有分水嶺的重要事件。這個諭旨將之前兩年羅馬皇帝迦勒流所公佈的容忍諭旨,更進一步地推進,正式結束了羅馬帝國對基督徒的迫害。

《米蘭諭旨》給了基督徒合法的地位,但是,君斯坦丁與李欽紐並沒有宣佈基督教為國教。

許多人都說《米蘭諭旨》是君斯坦丁作為基督徒皇帝的第一件大事。其實,在頒佈《米蘭諭旨》時,君斯坦丁還不是真正的基督徒。比較正確的說法應是,君斯坦丁在那時認為,基督徒的上帝是所有眾神中最有力的神。所以,他為了要統一羅馬帝國,願意與基督教的神聯盟。

他那時比較關心的是社會的安定,以及如何讓帝國受到基督教的神的保護,而不是要為基督徒申冤。《米蘭諭旨》所顯示出的,更在於祈求眾神保護羅馬文化,而不是君斯坦丁或李欽紐兩個人的宗教信仰。

《米蘭諭旨》要求糾正過去所有對基督徒所施加的不義。不只要求羅馬的各級政府,也要求所有個人對基督徒所做的迫害或奪取財產,都必須更正或歸還,不得要求基督徒支付任何補償。諭旨特別申明,這些措施是為了求得社會的安定。

第三世紀末期,羅馬當時的皇帝迪奧克里田(Diocletian)將羅馬帝國分為東西兩個皇帝(奧古斯都)及兩個“副皇帝”(凱撒)。當他在305年退位時,東西皇帝經常發動戰爭,奪取權力。

308年君斯坦丁被部下擁立,成為西羅馬的副皇帝凱撒。領地為不列顛及高盧(及今天的英法兩國)。而意大利(包括羅馬)的皇帝則是馬森提烏(Maxentius)。

312年10月28日,君斯坦丁見到異象,有一個十字架出現在太陽的中心。

312年春,君斯坦丁發兵攻打意大利,接連獲得勝利。1月28日,他的軍隊攻到羅馬城外。據說,君斯坦丁見到異象,有一個十字架出現在太陽的中心。(另一傳說是他夢到這個異象)。

以羅馬城堅固的城牆,馬森提烏本不需出城作戰,但是,他卻親自騎馬出城迎戰君斯坦丁。結果在一座叫做米爾維亞(Milvian Bridge)的橋上,他從馬上摔下,掉入河中淹死。

君斯坦丁因此奪得羅馬城,開始了他12年的擴權,最後在324年統一羅馬帝國,並將首都遷往君士坦丁堡。

 

君斯坦丁逐年擴張,最後一統羅馬帝國的地圖。

 

我們可以說,313年2月的《米蘭諭旨》,是西方歷史上最重要的文件之一,對基督教的影響尤其深遠:

1.《米蘭諭旨》正式結束了300年來羅馬政府對基督徒的迫害,從此“地下教會”成為公開教會。許多大公會議(如325年尼西亞會議)得以召開,大公會議使得教義、信經、新約正典得以確立。跨地區、跨文化的宣教事工此後也可以自由展開。

2.皇帝支持基督教,導致政府官員及民眾成為“基督教徒”的數量大增,過去被逼迫時期“作主門徒、為主殉道”的心志卻降低了。

3.各地開始興建華麗的教堂,聖職人員的服飾和崇拜儀式,由簡變繁。聖職人員專業化了,過去家庭聚會中,每一位信徒全身心參與的氛圍逐漸消失。

4.雖然君士坦丁並沒有定基督教為國教,但政權與教會卻產生了相互利用的關係,導致中世紀出現許多政教合一的問題。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http://pan.baidu.com/s/1dERodgd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保羅‧葛哈特的歌(高蓓明)2017.02.16

 

高蓓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2.16

 

今天早上去聚會。明晃晃的陽光照進屋子,灑在桌上、地上、人的身上和臉上,到處閃閃爍爍。碧綠的草地,窗戶開著,清新的香氣進入屋內。

聚會開始要唱歌,“我的心,飛出去,在這美麗的夏日,用上帝給你的才華,去尋找你的快樂。看一下美麗的花園……水仙花和鬱金香,穿上了美麗的花衣裳,超過所羅門的皇帝服。雲雀在天空中飛翔,鴿子在天空中劃圈,最後掉在森林裡跳舞。聰明的夜鶯在邊上歌唱,為它們錦上添花……”

多麼美麗的詩歌,同我們的心情很相配!

 

樸素的歌詞,溫暖的氣息

 

這首歌的作者,是德國教會史上最偉大的聖歌作者保羅‧葛哈特(Paul Gerhardt 1607-1676)。

 

不要以為葛哈特生活非常美好,所以寫出這麼美麗的歌詞。其實,他經歷了許多苦難。青少年時期,他經歷了德國30年戰爭之後的饑餓、天花和鼠疫。他的父、母親染上鼠疫,兩年之中先後去世。後來大哥又去世。他到了中年,5個孩子,卻只有一個活下來。

他的教會生活,也並非一帆風順。雖然他寫的歌受到大多數人的歡迎,卻遭到貴族的排擠。他有一段時間失去工作,沒有收入。後來又經歷了太太去世……他仍然寫歌不輟,直到69歲去世為止。他的生活一直都是清貧的。

他的詩歌樸素,朗朗上口,散發著溫暖的氣息,深受大眾喜愛。他把信仰與婚姻生活、家庭生活及日常生活融合在一起。他還寫過聖誕歌曲和復活節歌曲。在他的歌詞裡,常常有大自然、動物和植物出現,有春雨秋陽、豐收季節等等,描述出一幅幅美麗的圖畫。

他在歌中表揚勤勞的婦女,也表達哀傷的感情。他的歌曲創作給人安慰,祈求和平。有時,他使用《詩篇》為歌詞,或者以別人的詩歌來作曲。有時,他寫的詩歌被別人拿去譜曲——巴赫就為他譜過曲子。

 

我們以神聖的快樂歌唱

 

他譜寫了著名德語詩歌139首,拉丁語的15首。他還有許多詩歌被別人拿去譜寫。這些歌,常常帶有濃烈的感情色彩,又折射出敬虔的態度,很自然地將屬靈的生活融入到人的主觀感受中去。

從宣言到祈禱,到感恩,到靈修,無所不有。他的歌既是民歌、大眾的歌,又有基督的精神,所以廣泛受到喜愛。有人說,馬丁‧路德的歌曲是號召整個教會,而保羅‧葛哈特是在幫助一個一個的靈魂。

從文學方面看,保羅‧葛哈特開闢了德國新抒情詩歌的道路,引向後來的巴羅克詩歌文體,最後到達歌德文學的完美巔峰。

儘管他的身影已經遠去400多年,他的歌聲繼續活在今天。這些歌所表達的場景帶有歷史的痕跡,但是裡面含有的情感卻是永恆的。在教會中,他的歌曲成為接受洗禮的孩子的必修課程,一代一代的孩子唱著他的歌長大。

 

他的音樂超越了國界,飛到五湖四海。無論是天主教還是基督教,都在唱他的歌。

在他的紀念碑前刻著這樣一段詩:哦,他的歌聲充滿了力量,他用天籟之音歌頌基督!哦,基督,我們以神聖的快樂,常常唱這些讚歌!上帝的靈,通過這些歌聲,進入到我們的心裡。

有一年,我去一個教會聽音樂會,那音樂會演唱的就是保羅‧葛哈特的歌曲。因為喜歡這些歌,音樂會結束後,我去門口買碟片。當時掏盡了口袋中的錢,還差2塊歐元。出售碟片的老太太,從自己口袋裡掏出2塊歐元,放入錢箱。她說:我幫你捐2塊錢,成全你的心意。給了我一個大大的驚喜。

 

餘音

 

唱完保羅‧葛哈特歌後,被我們請來講解“三位一體”的嘉賓薩賓娜,對我們說,她非常喜歡這些歌。特別是想到保羅‧葛哈特在艱難中創作了這些歌曲,感覺真是了不起。

薩賓娜對我們講了她學習神學的經歷,談了她生命的轉折。她說,人生不可能永遠是幸福,也不可能永遠是苦難,而是相互交替的。我們要學習化苦難為力量,穿越一道一道的門。生命就像一條道路,有無數道門,我們每穿越過一道門,後面就有另一個場景在等待著我們——直到我們將所有的門穿越完,在路的盡頭見到我們的主。

今天的陽光照在身上好舒服,今天我的心裡充滿了喜樂。

歌曲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nb72JO2-oM

 

作者來自上海,現居德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古今人物

“地主”都溫柔?(黃宗儀)2017.02.15

 

黃宗儀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7.02.15

 

日前一位好友提到,她的父親雖不信主,卻一直很有修養。儘管父親個性不是很開朗、很陽光,但是不管遇到什麼事,總是態度溫和。父親在退休後,信了主。

然而奇怪的是,父親受洗前後的那一兩年時間,脾氣變得很不好,對家人及外人都如此。

已先信主的母親,詫異於父親上教會之後,怎麼反而難相處了?父親坦白:他對不滿的人和事,已經忍耐了一輩子。現在年紀一大把了,何需再忍耐下去?

感謝主,在聖靈的工作之下,父親的脾氣漸漸又好起來。而且他現在的溫和,不再是隱忍,不再是假裝,而是能用喜樂的心,去面對不滿意的人和事。

好友的分享,使我更深一層地體會了耶穌“登山寶訓”中的八福中的“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太》5:5)

這經文,有兩個問題,值得我們思考:

其一,這是道德教導嗎?在華人文化的薰陶之下,我們很容易將耶穌講的八福理解為修身養性的要求。

其二,不符現實要如何解釋?上帝應許,溫柔的人會“承受地土”。然而現實中,全世界的“地主”(擁有大量土地的人),大部分不是基督徒,也未必溫柔。那麼,怎麼理解這節經文呢?

 

兩者有什麼不同?

也許不少基督徒認為,道德及修身的教訓沒有什麼不好,聖經不也充滿了以律法形式呈現的道德教訓嗎?

不過,改教家馬丁‧路德很清楚地指出了(在人類墮落之後)律法與福音的不同之處:律法是發現疾病,福音是治病的藥方——聖經裡的律法,叫人知罪,光照人,使人對自己徹底絕望,進而仰望並接受福音。

如果把聖經的律法內容當成道德及修身的教訓,那就是曲解了基督信仰的真理。人沒有能力活出道德教訓來,要麼自暴自棄,要麼就是戴著假面具,就如好友的父親隱忍一輩子,戴著一副溫和的面具一樣。

 

 

八福絕不是道德教訓

八福的第一福,若按著和合本的翻譯,“虛心的人有福了”,的確像道德修身的教訓。然而其真正的意思是:“靈裡貧窮的人有福了。”

所以八福一開頭,就開門見山,指出兩點:第一,這裡講的是屬靈生命——和上帝的關係。第二,這裡講的不是屬靈生命要達到什麼標準,而是人要認識自己的屬靈光景有多無藥可救(與路德所說的律法的功用一致)。

接下來的三福,都和第一福有關(在此只能簡單說明):一個人深切體會到靈裡的貧窮(和上帝有多遠),接下來就會為自己的光景哀慟(奥古斯丁在《講道集》說過:不要為死亡哀慟,要為罪哀慟)。為自己的屬靈光景哀慟的人,自然會對救恩及上帝的話語產生溫柔、馴良的心,會接受與降服,進而對上帝的義(法則)有饑渴的心。

奧古斯丁將八福理解為聖靈轉化人生命的7個的進程(註1),而且不斷循環(到了第八福,又因為面對逼迫而感受到靈裡貧窮,開始另一個循環)。

前四福講的是:對自己不好的屬靈光景的體會愈深,就對上帝救恩及話語愈發強烈渴求。我謂之“張力神學”——生命實際光景所帶來的痛苦越大,產生的張力愈大,愈使我們深切、迫切地渴慕上帝,對上帝的恩典感動與感謝,聖靈進而賞賜給我們更豐盛的生命(註2)。

因此,雖然前四福看起來,好像是向下負面的發展,但其實是要經歷保羅所說(基督也已經成就)的與基督同死同埋葬。到了谷底之後,就會浴火重生,經歷與基督同復活的向上轉化。

這樣的轉化,會帶來人的心態改變,就如同好友父親,後來的溫和是因為有喜樂的心。

下圖是費樂仁(Lauren Pfister)詮釋奧古斯丁對八福的理解,再加上他自己發現的對應式的轉化關係(如:體會到自己靈裡貧窮的人,會對別人產生憐憫)。由於篇幅有限,在此不詳述他的洞見。(註3)

(圖:八福的轉化結構)

因此,八福不是道德教訓,而是聖靈轉化人生命的循環過程。正如馬丁‧路德所說,上帝的義不是對人的要求(因為人沒有能力),而是賜給人的禮物(聖靈的能力轉化人的生命)(註4)。

前者是道德教訓,後者才是福音。

 

與“承受地土”何干?

八福中的應許,都不是物質性的。“承受地土”也和屬靈生命有關,而非成功神學式的理解:“渴慕信靠上帝,就會擁有土地”。

上帝按著祂的樣式造人之後,授予人治理全地的權柄及召命,所以人和土地,是治理(管理)和被治理(管理)的關係。人是“一神之下,萬物之上”。然而人犯罪、墮落之後,不但沒有成為萬物的管理者,反而成為被他物轄制的奴隸。

因此,承受地土,可以理解為人重歸“一神之下,萬物之上”的地位,不再受外物的影響及攪動。

在舊約,承受產業,主要的是指得到土地。而在屬靈層面,承受地土,可以理解為得人最好的產業,就是耶和華,也就是得享以耶和華為樂、為滿足的關係(參《民》18:20;《申》10:9;《詩》16:5)。

從“已然且未然”(already and not yet)的末世觀點來看,我們既已得救,就已進入上帝的國及永生。雖然還沒有進入新天新地,但我們已預嚐天國的美好,過著“在地如在天”的生活。這其實可以算綜合上述兩層面的意義。

 

用現在比較流行的用語來解釋,就是當人意識到自己與上帝的關係貧窮,因而對上帝的恩典及話語,渴望且柔順地接受時,聖靈就會轉化其生命,使其內心強大,不被外在的人、事、物影響與攪動。

這是因為他的內心有上帝不能被震動的國(參《來》12:28)。他在上帝裡面有滿足與安全感,就不再被外在所控制、激怒或傷害,反能影響環境。

因此,靈裡的貧窮與哀慟,對上帝及上帝話語的柔順與饑渴,不會使人懦弱、膽怯(當然更不會驕傲、自大),反而使人得到聖靈轉化生命的恩典,產生強大的內心,可以勝過任何困難。

這就是上帝應許的“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加拿大宣教士馬偕博士,在臺北的淡水逐家叩門傳福音時,一戶人家的主人開了門,卻是將一桶糞便往他的頭上澆下去。馬偕仍然溫柔、真誠地對那人說:“耶穌愛你!”這就是內心強大的例證。

 

註:

  1. Augustine of Hippo 2004 Our Lord’s Sermon on the MountThe Catholic Prime: http://tinyurl.com/jut3rad.
  2. 2. 可參見《約翰福音》7章37-39節,能得著聖靈所賜從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的生命,是口渴的人。
  3. 費樂仁(Lauren Pfister),“全人修身的再思:以轉化模式重新理解儒耶對話”,《儒教研究》,總第一輯,(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9),1:367。
  4. 4. Luther, Martin 1545‘Preface to the Complete Edition of Luther’s Latin Works Trans. by A. Thornton’Internet Christian LibraryAvailable at: http://tinyurl.com/h6yc59h Accessed 7.5.2016

 

作者出生於台北,曾在台灣及北美牧會。目前為英國的神學博士候選人,並從事生命轉化事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聖經信息

宋尚節被聖靈充滿(賀宗寧)2017.02.10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教會歷史這一週2017.02.10

 

1927年2月10日夜晚,20世紀中國著名的佈道家宋尚節,經歷了屬靈生命的更新。在其《我的見證》一書中,他稱“那晚上是我生命中最值得紀念的我的靈性的生日”。

 

幼年與求學

宋尚節於1901年9月27日,出生於福建興化府莆田縣。其父宋學連是當地最早接受基督信仰的信徒,並得入福州神道學校接受神學教育。畢業後回家鄉傳道,擔任美以美會的牧師達44年之久。

宋學連25歲娶親,新娘為其父輩指腹為婚所定。夫婦二人共養育孩子11人,宋尚節排行第六,乳名主恩。

宋尚節6歲時,父親出任興化福音書院的副院長。每逢主日,小尚節都參加教會的主日學,信仰的種子由此播撒在他的心田。1909年,興化教會舉辦大型奮興佈道會,盛況空前,給宋尚節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其日後佈道生涯中,他常常提起那次佈道大會。

這次大會給宋學連牧師主持的美以美會興化教堂,帶來了大復興,歷數年而不衰。會衆由數百人一下子猛增到二、三千人。1913年,宋尚節進入美以美會所辦的中學讀書。

在學期間,他經常跟隨父親到鄉村去佈道。有時父親因生病或外出時,他還要代父親主領聚會或講道,頗受信徒歡迎,因此博得“小牧師”之稱。

 

真正的重生

宋尚節後來赴美進修。1926年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宋尚節的一位教授有意推薦他赴德國繼續深造;同時中國國內的一所醫科大學亦欲聘請他為教授。正當他為前途面臨選擇之時,有一位牧師來訪,見面後就對他說:“你並不像一個科學家,倒像一個傳道人”,並勉勵他去讀神學。

經過一番思想掙扎後,他決定去讀神學。宋尚節於1926年9月,進入紐約協和神學院學習。協和是個自由派的神學院。有一天,出於好奇,他到一家保守基要派的教會。在那裡,有位15歲的女孩在做見證。

宋尚節聽了,感受到上帝的大能。他後來又回到這個教會幾次。他開始讀一些福音派信徒的傳記,想知道這些基督徒如何得到聖靈的力量。

他雖然9歲就在家鄉莆田受洗,但是,現在才感覺到自己是個罪人,渴望能從罪中得到釋放。有一節經節不斷地出現在他的腦海:“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又有什麽益處呢?”(《馬太福音》16:26)

1927年2月10日深夜,他在讀基督釘十字架的故事,突然感覺自己就在十字架下,在求主赦免。他聽到基督說:“孩子,你的罪赦免了”。立刻,喜樂充滿他。他跑到宿舍的走道,大聲的喊叫“哈利路亞”。

當時在協和神學院有位叫傅迪科(Henry Emerson Fosdick)的教授,他宣稱基督沒有肉身復活。院長柯福音(Henry Sloane Coffin)也公開詆毀聖經。

宋尚節被聖靈充滿後的第二天,他到傅迪科的辦公室,對著他宣佈:“你是屬魔鬼的!” 等他回到宿舍時,發現他的房間上了鎖,進不去。幾個小時後,他被關進了精神病院。協和的院長柯福音把宋尚節看成精神錯亂,發瘋了。

他共計在精神病院裡度過了193天。但就在這段日子裡,他把聖經讀過40遍,獲益良深。後經一位宣教士的力保,以及中國領館人員的交涉,他才得釋放。獲釋後,他先在辛辛那提小住一個月,然後經西雅圖搭船回國,心中充滿了向人傳福音的熱火。

在輪船快要到達中國的時候,他將所擁有的學位證書及榮譽獎章等,皆抛入海中。(另有一說,他唯一留下來博士證書,因為他覺得那是他欠缺父親的文憑。)1927年11月,宋尚節抵達上海。

返華後的事奉

1927年11月,宋尚節抵達上海,旋即返抵故鄉。初始時,他一面在教會學校教書,一面傳道。第二年,他辭去教學工作,開始全職傳道。

1928-30年間,宋尚節外出傳道的腳蹤由近及遠,先是在附近沿海一帶的城鎮鄉村,再擴展至廈門、漳州和泉州等地,足迹遍及閩南、閩北及近海島嶼,聲名遠播。

1930年冬,宋尚節被教會差往北方考察平民教育運動。他先赴湖州參加華東基督化家庭大會,期間,經廣學會西籍女傳教士梅立德夫人的推薦,他受邀在大會上演講。此後一發不可收拾,湖州各教會、學校和醫院等紛紛邀他前去佈道,由此打開了宋尚節遠赴各地巡迴佈道之門。

湖州之後,宋尚節繼續北上,先後到杭州、上海、南京、北京、保定等地訪問,最後拜訪了著名平民教育運動領袖晏陽初。雖然他對晏陽初的工作十分敬佩,但他卻認為此等運動並非鄉村教會之必須。歸途中經上海時,宋尚節又應邀到各教會講道,他還特意拜訪了石美玉和胡遵理所創立的伯特利教會。

此時的宋尚節在講道內容上,已不再是風行一時的社會福音,而是緊緊扣住“十字架”、“重生”和“耶穌寶血”等基本要道。宋尚節的佈道恩賜與風格,深得伯特利佈道團的讚賞,彼此甚為相契相通,這些為他們日後的同工合作,奠定了基礎。

宋尚節回興化後不久,即應邀到江西南昌、九江等地主領奮興會。自那時起,他的講道直斥人的痛處。凡前來聽他佈道之人,無論教牧人員,還是普通會衆,無不為其所感,認罪悔改者不計其數。宋尚節的聲名也隨之遠播。

 

伯特利佈道團

左一:宋尚節,右二:計志文

1931年5月,宋尚節應邀參加伯特利佈道團。該團共由5人組成,其他四位是計志文、李道榮、林景康和聶子英,計志文任團長。他們巡遊全國各地,舉行奮興佈道會。時常在一天當中有三、四場佈道或查經聚會.

他們按著各自的恩賜,分工合作,配搭事奉,通常由計志文和宋尚節擔任講員,其他三人帶領唱詩或充當翻譯。在差不多3年時間裡,他們的足迹遍及13個省區,一百多個城鎮,行程約5萬多哩,帶領10萬人歸主。

1934年,宋尚節離開伯特利佈道團後,作為一個獨立的自由佈道家,從南到北,在沿海各省佈道。所到之處,點燃屬靈奮興之火,歸信基督者甚衆,其影響遠播海內外。

 

南洋佈道

1935–1940年期間,宋尚節馬不停蹄,海內海外四處奔波佈道。1935年,應南洋華僑教會之邀,前往菲律賓、新加坡、馬六甲、檳榔嶼、和蘇門答臘等地主領奮興聚會。1936年,他應邀赴臺灣佈道。在他人生最後幾年裡,他跑遍中國的長城內外,大江南北。

他也踏遍東南亞,如緬甸、馬來半島、砂勞越、越南、泰國和印尼諸國,向各地華人佈道,為各地教會帶來極大的奮興。許多老牧師和教會領袖,是因當年宋尚節的奮興激勵,奉獻自己一生給基督的。

 

安息主懷

宋尚節被人稱為“一根蠟燭兩頭點”的人。他本來身體就不太好,工作、佈道起來又很拼命,久而久之他的精神和體力嚴重透支。

1940 年,他終於舊病復發,臥床不起,於1944年8月17日在北平德國醫院安息。王明道先生為他主持了追思禮拜和葬禮,贊其為一代屬靈偉人。逝世後,安葬在北平香山。

 

後記

1958年,女兒宋天婴被捕,以反革命罪名判處18年徒刑,1977年刑滿。出獄後整理宋尚節的雜記《隱藏的嗎哪》。1993年因心臟病去世。

 

“教會歷史這一週”已經制作成3-5分鐘的視頻(蘇文峰主講),在橄欖社區網 站(http://ocochome.info/)播出,《教會歷史這一周》的頁面短鏈接: http://wp.me/P5KG8P-7dW

或點擊后面網址觀看本期視頻: http://pan.baidu.com/s/1nv7A553

1 Comment

Filed under 教會史話

單身貴族(沉靜)2017.02.09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沉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2.09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尋尋覓覓中,單身的你是否被逼婚?是否依然不明白上帝的心意?是否無法忘記過去,對未來沒有信心?是否等候太久,以致於忘記自己一直持守的是什麼?是否覺得孤單,伴隨著無盡的失落和傷感?……我能夠感同身受,因為我也曾經如此!

 

傷痛、孤獨以及大齡的壓力

 

大學畢業兩三年後,同學紛紛戀愛、結婚、生子,我卻經歷了情感上的失意,不得不在痛苦中,重新開始單身生涯,獨自面對傷痛、孤獨以及大齡的壓力。

我就是那迷失的小羊,主卻將我尋回。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我在報刊亭買了好幾本雜誌,抱著走過天橋。望著天空,內心仿佛被掏空似的。穿梭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卻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恐懼,缺乏安全感充滿。我失去前行的勇氣。

人生的意義何在,我的出路在哪裡?無助中,我終於跪下禱告,求主饒恕、憐憫、醫治我。

我重新回到教會,聆聽主的聲音,認識屬靈的姐妹。當我專心尋求上帝,不再偏行己路,祂便“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詩》147:3)。大概半年的時間,我受傷的心靈得到醫治,慢慢忘記過去的傷痛。很奇妙地,內心常常被喜樂、平安充滿。我不再多愁善感、誠惶誠恐。我改換一新!

我原本害怕起床,害怕面對新的一天,所以每天起床都需要鼓足勇氣。而今我重回上帝的羽翼下,每當我感到孤獨、無望的時候,當我在夜間醒來、無法入眠的時候,當自我控告的瞬間,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上帝的話都會滋潤我的心!“耶穌愛我!”我的安全感開始建立在耶穌基督的磐石之上。我不再在黑暗中徘徊!

 

享受單身,美好而愜意

 

我開始享受獨處的時光。不論在廚房做飯,還是在陽臺洗衣服,亦或是拖地板、佈置房間,我都會播放詩歌或講道。上帝的話語,就這樣爭分奪秒地進入我的心,讓我晝夜思想。我走在路上,或坐在公車上,常常一邊欣賞路邊的風景——上帝偉大的創造,一邊不住讚美禱告,向祂傾心吐意。

我慢慢習慣一個人練琴、唱詩歌、閱讀、買菜,一個人看電影、旅行,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事。單身,卻不孤單!我不再害怕,因為有主在我心中,祂猶如我的避難所、我的港灣!

現在回想起來,一個人的生活是那麼愜意,可謂單身貴族——當我結婚、有了孩子之後,我發現,夜裡能夠睡整覺是恩典(因半夜要頻繁起來照顧寶寶),獨自行走是恩典(因經常抱孩子走路,抱到手軟腰酸),能在假期裡休息是恩典(因媽媽是全年無休、每天24小時待命)……單身充滿了上帝的恩典!感謝上帝賜給我整整兩年的寶貴單身時光,讓我突破、成長。

除了獨處的時光,我上班,回家陪父母,在教會學習帶領敬拜、查經、探訪,與弟兄姐妹建立美好的關係……我忘我地投入其中。

唯一讓我有點兒難受的是,親朋好友不斷提醒我,我已經淪為剩女了!有一回,坐在公車最後一排,看到擠滿車廂的人和窗外川流不息的車輛,我問:“主啊,茫茫人海,我的他在哪裡?”我覺得孤單、失落。

有時情緒低落,有時氣餒,但藉著唱詩歌、禱告,回到上帝那裡,我內心就充滿了平安。有一首《眼光》,給了我極大的鼓舞,提醒我:“不管天有多黑,夜有多長,山有多高,路有多遠,上帝的心看見希望,你的心裡要有眼光。”心中有信、有望、有愛,可以跨過艱難,飛躍沮喪,看見夢想!

耶穌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3-34)上帝的話語,帶著力量與應許,引導我前行。

 

沉靜學道,安靜等候

 

有一年國慶,一位聖經輔導老師,給我們上單身輔導課程。我聽得如坐針氈,然而這“扎心”的道卻吸引我。我半年裡一口氣學了婚前、婚姻、親子,以及青少年輔導4門課程。這些寶貴的課程,使我認識了上帝設立婚姻的目的,也為我進入婚姻、養育兒女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單身最充裕的就是時間。感謝上帝,祂滿足饑渴慕義的心靈,讓我通過考試,參加了一個為期兩年的神學培訓提高班。我在單身時得到了這個寶貴的機會,最後在懷孕7個月時畢業,沒有落下任何課程。

在這兩年的學習時光裡,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在靠近老師最近的位置,沙沙地做著筆記,如鹿切慕溪水般,學習各樣屬靈的知識。老師們美好的見證,如同雲彩圍繞著我。他們成為我生命的榜樣,激勵我跟隨主耶穌的腳蹤。

這些課程,讓我受益匪淺,使我在單身時,學習像那5個聰明的童女,警醒預備、耐心等候(參(《太》25:1-13);當我即將進入婚姻,以及後來在婚姻中碰到問題時,因有充足的預備,我知道當如何尋求上帝的幫助、及時解決問題;當我有了孩子,亦可輕鬆地放下工作,成為全職媽媽。

 

讓父母能夠放心、放手

 

當我先求上帝的國和祂的義,並以祂為滿足的喜樂時,祂就按祂的時間,將我所需要的加給了我。

祂藉著弟兄姐妹的愛心,賜給我和男友認識的機會。當時,我以為我已經預備好了,上帝卻告訴我:“他還沒預備好呢!你再等等。”我失落極了。不被接納的心是很痛苦的,一時間我灰心喪氣。然而我快速地轉向上帝,順服和依靠祂。我調整自己的內心,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

我不再惦念此事,反而開始關心家人的靈魂。我寫家書給父母,告訴他們我的信仰生活,介紹我所信靠的上帝。我的終身大事,也請他們放心,相信上帝必有預備。

媽媽經常打電話來,催促我找男朋友。她甚至說,如果我找不到,她要在老家幫我登徵婚啟事。我信心十足地告訴父母,我自己能找到,請放心。我常常在信裡報告自己的情況,讓父母知道我在努力中,讓他們知道我在為婚姻做各樣的預備,並沒有放任,也不拒婚。時間久了,父母開始信任我,也不那麼為我憂慮、擔心了。

單身的弟兄姐妹,當我們被逼婚時,不要迷失方向、不知所措,而是要在主裡尋求幫助、建立信心,變得沉穩、成熟,讓父母能夠放心、放手。

半年後,一次單身營會,我和男友不期而遇。上帝藉著營會,讓他默默地觀察我,對我有新的瞭解,並感動他主動來認識我。

許多人覺得,等候是異常辛苦的,因而內心焦慮,充滿負面情緒。然而上帝卻藉著等候,使我們生命更新和成長,磨練我們,讓我們更加成熟!如果我們不善用這段時光,不學效那5個聰明的童女,在等候時謹慎預備,我們很可能錯失良機,白白受苦。

 

依然可以美麗而豐盛

 

營會過後,我們開始書信來往,談天說地,交流信仰,認識彼此的喜好、個性。足足聊了一個月時間,我們才得空見面,一起散步,繼續未完的話題。海邊的木棧道、山嶺的公園、大學的校園,都留下我們的足跡。

然而,有一條現實的鴻溝,橫在我們中間:我的年齡比他大。他的家人強烈反對,以致於剛確立的關係瀕臨破裂。

一位至親的姐妹,建議我尋求教會長輩的幫助。上帝藉著弟兄的輔導與勸勉,使他勇敢,不再以世俗為友,不被年齡、門當戶對等外在因素左右。聖善的靈在人心中做了奇妙的工作,從那之後,我們開始了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交往。

雖然在交往過程中,出現過兩次波動,但上帝讓我看到他可貴之處:他聽命於上帝,而不是人;他有錯願意承認,願意改變……於是我勇往直前!

人無完人,我們找不到完美的伴侶,卻可以預備自己,成為身心靈都成熟的人,幫助配偶、造就配偶!婚姻不只是鮮花、巧克力、海灘、落日那樣的浪漫,更多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需要實際的生活技能和溝通能力,需要捨己、恒久、忍耐。

婚後我們促膝而談,感慨各自過往的經歷是何等的不同,但有一點又是何等的相似:上帝的話語在我們心中,我們都願意遵從!

親愛的單身貴族,你的心裡要有從上帝而來的眼光!單身依然可以美麗而豐盛,你依然是祂至為寶貴的兒女。要沉靜學道,靜默等候,將終生大事交託給祂!

 

作者現居廈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