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見證

我的小偷史:拾麥穗者和掐麥穗者(白丹)2017.05.25

 

白丹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5.25

 

拾麥穗,在聖經舊約律法裡規定:“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利》19:9-10)窮苦人沒有生計來源,所以上帝賜予他們日用的飲食。一方面讓人知道上帝的慈愛和恩典,一方面通過人的憐憫和施捨,讓人彼此相愛、連接。

有一種掐麥穗者,如耶穌的門徒,在安息日掐麥穗(參《可》2:23)。法利賽人從律法的角度來看,耶穌的門徒是在上帝不允許的環境和時間掐麥穗。然而上帝看到,他們不是出於貪心,而是真正需要。上帝的慈愛比律法更有力量,上帝的憐憫比人的規條更讓人有平安。

還有一種掐麥穗者,卻是小偷、盜賊、撒謊者、貪心者。他們本來富足,卻不滿足自己擁有的,故意掐別人家的麥穗,佔有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且為自己的罪製造正義和合理的理由。

 

同學的小印戳

 

我小學二年級時,因為貪心,偷了同學的小印戳。我告訴自己:這是最便宜的東西,才5毛錢。拿走了,也不算偷。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膽戰心驚,害怕有人看到——上帝把良心安置在人的內心,這良心把我折磨得一直不安。“偷”本來為了享受和快樂,結果得來痛苦和緊張!我不敢把贓物拿回家,時時刻刻用賊眼盯著前桌的小姑娘,常常覺得她已經發現我偷了她的東西。

不巧的是,一天,我拿出來這個小印戳玩的時候,物主抓到了賊——她大聲問我:“你的那個印戳是我的嗎?”

我頓時心生恨意——我恨她把醜惡的我曝光了。明明作惡的是我,我卻恨惡這印戳的真正主人。

其實,我們不也這樣對待上帝嗎?我們偷了上帝的榮耀、偷了上帝賜予的物質,我們利用上帝給的恩賜創造財富,卻又痛恨上帝,排斥上帝,反叛上帝,不願意承認自己屬於上帝,不願意順服,不願意奉獻。耶穌用生命換回了我們,我們卻仍認為自己是生命的主人,不把主當做主!

 

五毛錢撕一半

 

初中時上公車,我總是把5毛錢撕開一半,投入投幣箱。一次,售票員阿姨看了我一眼:“你那個是5毛錢嗎?” 我說:“是。”阿姨其實明白,看著我,但是沒有戳穿我。我就像過街老鼠一樣趕快衝過去,唯恐她質問我、別人嘲笑我。這是大人給孩子一個尊嚴、一次機會,我卻恨惡這個阿姨提醒我,讓我知道我在犯罪。要是她不問,不是更好嗎?我不就更加心安理得嗎?

我不感謝對方的寬恕和仁慈,不感謝對方沒有懲罰我——這也是我認識耶穌後的情景。我以前不認識祂,我就隨從現今的風俗,心安理得的犯罪。認識上帝之後,聖靈讓我知道罪,對此我惱火——若我不知道罪,還可以任意犯罪,該多好啊!

當我成了上帝的僕人、開始服事上帝後,才知道真正的自由有多麼坦蕩、平安、喜樂。有上帝的靈在我們裡面運行,為我們打仗,我們能自由地不去作惡,能戰勝罪!不認識耶穌的時候,我們開心地犯罪、暢快地死亡。如今即使有征戰的痛苦,也有盼望和喜樂。

 

玉米地偷玉米

 

亞當和夏娃吃善惡果,是因為餓嗎?是因為物質匱乏嗎?是因為貧窮嗎?不是!他們富足,卻忘了上帝的恩典。他們驕傲,忘了自己是卑微的被造物。

今年夏天,我看到一片玉米地果實累累,空無一人。我心生貪念,認為這些玉米沒有人種、沒有人養,沒有牌子寫著不准摘(律法)。其實我心知肚明:這麼大一塊玉米田,怎麼可能無主?

上帝給的良心、上帝的律法,對那時的我完全不起作用。我一把抓住離我最近的玉米,掰了下來。結果,這個玉米沒有熟,是不能吃的。更糟糕的是,我身後大樓的窗口,竟然探出來一排人,大喊:“玉米熟了嗎?”我沒有想到,有這麼多人觀賞我的罪行——雖然他們不是為了抓我這個小偷,而是自己也起了貪心。

正在那個時候,突然一輛銀行的送鈔車開來。我遠遠沒有看清,以為是警車來了要抓我,嚇得魂不附體。原來,被人看見犯罪,我會羞愧、懼怕成這樣啊!如果被永生的主看到,我又會是怎麼樣呢?然而我的主,就是能看到啊!我終於明白耶穌為什麼說,末世“那時,人要向大山說:倒在我們身上!向小山說:遮蓋我們!”(《路》23:30)人類羞愧到極致,不是因為被別人看見,而是被永生上帝的公義責備並審判。

我彷彿看到上帝衝我發怒:“你以為我看不到你嗎?你以為你這不是犯罪嗎?”我更看到祂的傷心:“我不是為你的罪替你死了嗎?你還要做這樣的事情羞辱我嗎?你看我的鞭傷,你看我的釘痕,都是為你這次的罪行承擔的。”

我說:“主啊,我不配!”主說:“當魔鬼為你這次的罪行控告你的時候,你指著我的傷痕說我替你承擔了,你就可以稱義。‘沒有人定你罪嗎?’‘我也不定你的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0-11)但是現在你必須悔改!”

偷盜只因貪婪

 

若我們信主只為健康、富足、平安、快樂,也就是滿足自己的貪慾,那我們就白忙了,因為主耶穌沒有為這個而來。耶穌說:“你們找我,並不是因見了神蹟,乃是因吃餅得飽。”(《約》6:26)但是耶穌有祂的使命——帶來天國的福音:“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15)“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約》6:35、53)人子做了那個讓人飽足的羔羊。

我們之所以貪心,是覺得上帝給我們的救恩還不夠,上帝用生命換來了我的永生還不夠。我們褻瀆上帝的大能,蔑視上帝的救恩!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28:18)“你(天父)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教會)。”(《約》17:22)我們身為永生王的兒女,還有什麼虧缺嗎?當然沒有!我們只是因為貪婪而不斷偷盜。

 

講一半、信一半

 

許多教會不愛講悔改、認罪,不講上帝的審判和公義、十字架的救贖,只講行善、成功、上帝無限的愛和恩慈、上帝給信者的福樂……只要上帝滿足人的私欲,完全不在乎耶穌的死和自己是什麼關係。

為利講耶穌,為利信耶穌!想要肉體得好處,又想在天國有份,所以講上帝的道,只講一半,信耶穌也只信一半……筆者相信,到死亡那一日,必然謊言暴露,應許落空,直落地獄。

信徒是被擄走又歸回的子民,被這個世界的罪惡擄走後,被耶穌基督的寶血贖回,重生,有聖靈內住,雖然肉體沒有死,但是可以在這個世上稱義。這歸回是離世歸父、回到樂園。正因為“這世界非我家”,我們要用一生與這個世界抗爭,而不是妥協,更不是融合。榮耀上帝,不是讓自己得榮耀、獲成就,而是讓耶穌得榮耀——十字架之死的榮光、為罪人代贖的榮光、與世界貪慾對立鬥爭的榮光、為救靈魂願意奉獻自己的榮光!

追求宗教成功的貪心

 

人常覺得匱乏,陷入以下的罪行:

覺得匱乏之處   以罪彌補,錯上加錯
物質不足  

——貪心——

偷盜佔有
面子不足 嫉妒、羡慕、偷盜
教會勢力不足 為了滿足自己,擴張教會勢力
靈裏不足 用宗教形式滿足
福樂、安全感不足 對神的話斷章取義,自我安慰
得救的確據不足 用自己的好行為補足耶穌的救恩
行為不足 不看救恩,而是用自我苦修賺取功德

 

有的信徒很累,每天追問上帝:“如何成聖?如何靈修?如何明白你的話?如何守律法?”聚焦於“我”,卻不深思“上帝做了什麼?因信稱義信的是什麼?上帝為什麼不定我們罪?耶穌是如何愛我的?”

要知道這一切的答案都來自於十字架的救恩,因為祂的死“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不是憑著自己的血氣和善行去努力掙得平安和永生,而是活在我們裡面的基督自己做的。“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6:14)一個在世界裡面死了的人,就不再用屬於世界的貪心去活,而是聽從耶穌而活。祂是你的主人,給你飲食,也給你靈糧和恩賜。得到多少,是在於那施憐憫的,而不在於我們的能力。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3)

 

作者現居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當公主的水晶世界破碎……(王秋婉)2017.05.24

王秋婉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24

 

我從小就是基督徒。我的家族人丁興旺,姑姑和叔叔在教會服事,爸爸常常接待來講道的牧者。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家是少有的幸福之家。

 

跪在地上痛哭

 

上大學後,我除了學習,就是去教會,生命慢慢成長。

畢業後,我感到對家鄉的教會有負擔,毅然回到了家鄉。我想,我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服事啊!然而,就在我憧憬著未來、滿懷期待的時候,家庭矛盾猶如銳器,劃破了我公主般的水晶世界。哥哥和嫂子爭吵得越來越激烈,嫂子執意要離婚。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哥哥和嫂子的爭吵擊碎了。

嫂子喋喋不休的埋怨,爸爸滿臉的愁容(甚至以死來威脅哥哥)……每個人都向我傾訴。我就像垃圾桶,任他們傾倒內心的抱怨。

爸爸要求我盡力使全家和好。可是一個單純嚮往愛情的女孩,要怎樣才能承擔家庭破碎的重擔?我開始在上帝的面前哭泣,祈求上帝幫助我。一天早晨靈修,一節經文深深刺痛我的心:“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1)

我跪在地上痛哭。我好無助!我將這經句抄下來貼在書桌旁,期待哥哥、嫂子以及爸爸,能夠回到上帝的腳前。

 

父女如陌生人

 

爸爸時常絕望地出走。打不通爸爸的電話時,我就哭著祈求上帝,保守爸爸平安。我想,是不是我愛家人勝過了愛上帝,我的家人才遭受魔鬼的攻擊?

姑姑每天來我家禱告,要我好好讀聖經,要我去教會服事。一天晚上,姑姑從教會回來,要我勸勸馬上高考的表弟,放棄報考大學,去讀神學。我不假思索地反問:“為什麼不讓我讀神學?”沒想到這樣一句話,使我走上了艱難的讀神學之路。

爸爸因為家裡的事情,已經憔悴不堪。我知道他期待我能夠好好工作,留在他的身邊。可惜我的選擇,傷透了他的心。我不敢和爸爸談我讀神學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姑姑去勸爸爸。那一個月,我不敢看爸爸的眼睛,不敢和爸爸說一句話。父女倆如陌生人一樣,沉默是我們唯一的對話。

媽媽哭著勸我,為自己的未來好好想想。我則堅定地認為,只要我將自己完全奉獻,上帝必會保守、看顧我的家人。如果我成為了傳道人,上帝必會讓我的家庭成為榮耀的見證。

我哭著離開了家,去參加一個培訓學校,準備考神學院。因為只有週末才能夠用手機,所以每次拿到手機,看著一個個未接來電,我都特別害怕,害怕有不好的消息,害怕失去我的家。

每次給爸爸打電話,爸爸那顫抖的聲音,讓我的心都碎了。爸爸祈求我給哥哥、嫂子打電話,勸他們好好生活。爸爸一次一次地告訴我:“婉兒,爸爸不想活了!你哥哥傷透我的心了!你要好好考慮自己的未來。”

我無助地跪在學校的衛生間痛哭。我不知道如何勸爸爸,不知道如何面對破碎的家。我在絕望中祈求上帝,只要能夠保守我家人的平安,我願意完全將自己奉獻。

每一次禱告完,心裡都特別平安。我是不是太沒心沒肺了,只要聽不到爭吵就以為一切平安?於是我給一個牧師打電話,是他將我送到培訓班,如父親般照顧我、鼓勵我。他笑著回答:“傻丫頭!如果不是上帝安慰你,就你現在的情況,怎麼可能安心讀書呢?”是啊,如果不是上帝安慰我、看顧我、帶領我,我哪裡能夠安心讀書呢?

哥哥出了車禍

 

在被神學院錄取後,我在一家基督徒書店幫忙。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家裡通電話。媽媽向我傾訴她的擔心,爸爸向我傾倒他的絕望,嫂子向我埋怨。那時的我,每次接到電話都害怕,害怕爸爸出現意外,害怕哥哥因酗酒再出車禍。

我找不到任何人傾訴,也不敢向任何人傾訴。最痛苦的時候,我就一邊寫禱文一邊哭泣,整夜整夜地失眠。我一直問上帝,袮存在嗎?如果袮存在,為什麼讓一個願意捨棄一切跟隨袮的人面對這麼多的痛苦?我苦苦哀求上帝:我將來會成為傳道人。如果我的家庭不幸福、美滿,我怎麼站在講臺上宣講袮的話語?怎麼為袮作見證、怎麼榮耀袮的名?

上帝似乎沒有傾聽我的禱告。春節期間,我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哥哥出了車禍。表哥和我爸爸開車接我趕往車禍地點。我在車裡,通過微弱的燈光,看著低垂著頭的爸爸。這半年來,他瘦了。他不說話,卻發出絕望的哀歎。

車禍現場有很多人。車子完全翻了過來,一半在路上,一半懸在溝渠之上。遠遠地看到蹲在一旁的大哥,我的心才落下。沒想到,爸爸瘋了似的,對著哥哥撕心裂肺地大喊:“為什麼你不死在車裡?你死了,我不會掉一滴眼淚!”

表哥將爸爸往車裡拉,爸爸不進去。我上前大吼:“你必須回家!”幾個人合力,才勉強將爸爸塞進車裡。只是到了家,爸爸還是掉頭走了。望著爸爸的背影,我好無助。上帝啊,袮在哪裡?

事情接二連三地出現。我不知道眼睛哭紅了多少次,膝蓋跪得變成了青黑色。我心裡一直鼓勵自己:這是上帝給我的考驗,看我是不是真心跟隨祂,看我是不是愛家人勝過了愛祂。然而晚上依然失眠。幾個月的時間,禱文寫了將近10萬字。

也許是上帝眷顧我,實在不忍在開學的季節,讓我哭著入學。家裡的關係開始緩和。爸爸也慢慢地恢復過來。嫂子在無休止的痛苦中,認識了上帝。

沒有爭吵,沒有哭泣,沒有埋怨,沒有噩耗,一切似乎回到了從前。

我還畏懼什麼?

 

當我以為一切都歸於平靜,為重獲新生的家庭而喜樂的時候,爸爸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哥哥又出了問題。

聽著父親的描述,我想,一個父親到底多愛自己的兒子,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來挽回兒子的心?我轉念問上帝:“袮愛我嗎?我也是你的兒女。你為什麼讓我再次面對家庭的破碎?”

聽著爸爸失聲痛哭,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我不知道上帝要怎樣才肯甘休!我哭著回到宿舍,我埋怨上帝:為什麼不拯救我的家庭?為什麼不看顧我的家人?為什麼任魔鬼吞噬我的家庭?

在極度的痛苦中,我挨到春節。我特別害怕回家。我知道我在逃避,逃避破碎的家庭,逃避絕望的爸爸、眼含淚水的媽媽、心痛的嫂子。

整理作業時,看到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寫道:“沒有任何事物會在主最恰當的護理之外。”我恍然大悟,是啊,一切事物都在上帝的合理護理之中,我又擔心什麼呢?上帝不是一直都在嗎?

“耶和華啊,袮已經鑒察我,認識我。我坐下,我起來,袮都曉得;袮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袮都細察;袮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袮沒有一句不知道的。袮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詩》139:1-6 )。是啊,上帝一直都在,祂知道發生在我家裡的一切事情,知道我的心思意念!我還畏懼什麼?

仔細思量這兩年來發生的一切,大哥幾經車禍,現在依然健康。爸爸幾次絕望地寫好遺書,想要自殺,現在不僅活著,身上的病竟意外消失了。大嫂遭受了苦痛的折磨之後,受洗歸入了教會。

也是在痛苦中,我無數次地向上帝哭泣、埋怨、呼求。結果是,我的心更加貼近上帝。我深切懂得了,什麼才是有福的一生,那就是認識上帝!“認識袮——獨一的真上帝,並且認識袮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

回想這兩年的血淚歷程,我突然明白了:如果不是上帝的恩典,我的家庭大概早已完全破碎了!

也許痛苦會繼續,也許意外會發生,也許還會有哭泣……可是我已經不再害怕,不再擔心,因為我知道上帝一直都在,祂一直關注我的家人。上帝知道我所要的,知道我所求的。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上帝的裡面,默然接受。

 

作者現居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小和事佬(姜洋)2017.03.30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姜洋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30

 

敲上一棒

 

週六的下午,我們一家人圍著餐桌吃點心。8歲的兒子熱了奶、烤了麵包,妻子則從冰箱裡拿出杏仁巧克力。兒子見到,有些不服氣地問道:“為什麼你們總可以吃糖,而我只能偶爾吃一顆?這很不公平!”

說實話,兒子的話有道理。可是為了維護大人的臉面,妻子與我還是一唱一和,給兒子“擺事實”、“講道理”。一個說,巧克力並不完全是糖。另一個則說,杏仁是很有營養的堅果,對健康有好處……

可想而知,我們的這番“歪道理”,並沒有說服兒子。反倒是在兒子面前,我們當家長的又一次作了壞榜樣。

我們常常希望別人對我們能够一視同仁,老闆在我們面前能以身作則。可是,我們自己卻慣性地厚此薄彼,言行不一。不過可喜的是,不經世事的小孩子,常會給我們敲上一棒,使我們不至於完全迷失。

 

好了傷疤

 

我家原有個查經小組,每週聚會一次,學習聖經、分享、禱告。

一次,一位慕道友說出他的苦衷。他在美國一所大學做細胞研究,最近幾個月,研究進展緩慢,就連分離細胞這樣簡單的程序,他也無法順利完成。他的老闆不願見他,同事也質疑他的工作能力。這讓他的情緒更加低落。他希望我們一起為他禱告,求上帝幫助他度過難關。

兩個星期之後,他興高采烈地來到了我們家,一進門便說:“搞定了!”

“什麼搞定了?”我們一頭霧水。

“實驗!實驗搞定了!”他興奮地答道。

“你看,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幫你度過難關了。”另外一位慕道友道。

“也沒有啦!我只是仔仔細細地把實驗重新做了一遍,就成功了。其實,只要嚴格地執行步驟,實驗就不會有問題了。”他自信地說著。

我欲言又止,只能在心裡感慨我們的無知。“好了傷疤,忘了痛”是我們人的通病。苦難中,我們祈求上帝,希望上帝幫助我們。當我們順利度過難關之後,卻常常忽略上帝的恩德,認為那是自己的功勞。

 

你有幾色

 

在我的大學畢業留言册中,一位同學這樣寫道:“人生有7彩,你有幾色?”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我一度以此為榮。可是那位同學的留言,卻點醒了我,使我認識到,我正過著不平衡的生活。

我們基督徒需要平衡的生活。除了信仰,我們也需要家人、朋友、運動,需要話話家常、娛樂消遣。如果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能够多一些色彩,也許更能够活出上帝的生命,流露出更多的真實的喜樂,並且更好地為上帝作見證。

當然,基督徒平衡生活的色彩組合因人而異,需要自己摸索出適合自己和家人的一種。

 

小和事佬

 

8歲的兒子,是我們全家的和事佬。

伴隨著輕輕的敲門聲,兒子推門進來,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接過來一看,上面寫著:“你應該向媽媽道歉。最好的辦法是彼此合作,而不是相互抵制。”

看了兒子寫的紙條,我別提多慚愧了,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為了一點無關痛癢的小事,我們夫妻二人爭得不可開交……

一個8歲小孩子的紙條,點醒了我們兩個糊塗的大人!

為了基督徒之間的和睦、團結,我們不也需要這樣的和事佬嗎?更何况,真正愛主的基督徒,能够平衡愛與真理,不會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與人爭執不休;真正愛人的基督徒,能够理解他人的傳統和文化,在真理的基礎上,用愛心接受對方。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當暴風雨襲來(露得)2017.03.09

露得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09

 

丈夫布雷克的癌病猶如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震蕩著我們的生命之舟。幸而有主耶穌與我們同船,祂是平靜風浪的主,祂使我們親身經歷了暴風雨中的平安。

 

病倒東京

 

9月25日,週二,布雷克去東京出差,原計劃週五就回家。

週三下午約4點鐘,我突然接到布雷克從東京打來的電話。原來,他到東京後,當夜左腎劇痛起來,並大量尿血,之後到急診室就醫。醫生們懷疑是癌症,但不能確診,只能先給他止痛藥,就讓他出院了。為使我不擔心,他特意打來電話。

左腎疼痛,尿出血,被送急診室——我頓時想起了4年前相似的情形。那一次,醫生診斷是腎囊腫。半年後追蹤檢查,發現囊腫消失。“這次也許是新的腎囊腫出現了吧”,我想。

但上次我在他的身邊,這次他病發,卻是在千里之外的東京。除了為他禱告,我也無能為力。

週四早上,布雷克的上司和同事都打來電話,傳達問候與關心,我請他們為布雷克禱告。

週四下午4點,布雷克打來了電話。他說感覺好些了,會照原計劃週五飛回西雅圖。我心中暗暗感謝上帝,並求上帝將布雷克平安帶回家。

 

 

如期而歸

 

週五中午,我與公公一道去機場接布雷克。公公雖工作繁忙,但仍自告奮勇去接機,是想給布雷克一個驚喜。

布雷克平安地歸來,讓我欣慰不已。他雖然疲憊,但臉上依然沉著和安詳。我們想盡快去看專家醫生,通過公公的工作關係,很快便預約上了醫生。

醫生給布雷克做了超聲波檢查,一看圖像說像腎癌,但得知布雷克4年前的病史後,便不能確定,說需要做進一步的CAT掃描檢查。

回到家,公公已把兩個孩子從學校接了回來。布雷克平日敬愛公公,此時患病,很需要聽聽作為醫生的父親之意見。公公安慰他說,就算是最壞的情形,也是可以治療的。

公公把孩子們帶走了,留下我們夫妻倆說體己話。3天的小別,漫長的等待。布雷克細訴病倒東京的情形,他提起許多人的幫助,比如,他下榻的旅館,專門派人到醫院去陪伴他。他也不忘調侃自己不靈光的日語……

3MegaCam

我翻開聖經《詩篇》第91章14-16節,與丈夫分享,它是我這幾天來的安慰。布雷克讀了起來:

Because he loves me, says the Lord,I will rescue him, I will protect him, for he acknowledges my name. 

He will call upon me, and I will answer him; I will be with him in trouble, I will deliver him and honor him. 

With long life will I satisfy him and show him my salvation.

上帝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

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

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

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

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

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多麼好的經節,我要把它背下來。”布雷克說。

 

確診腎癌

 

10月19日上午,布雷克第二次去做CAT掃描。這次我因感冒,沒有陪他去。約11點,他回到家,臉色有些凝重,我猜是壞消息。果然,他說,醫生確診腎癌,將於11月12日動手術摘除左腎。

我頓時很難過。原本我雖知道,他有可能是癌症,但心裡一直希望是腎囊腫。他卻語氣鎮定,沒有驚慌,也沒有悲傷。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心裡:“你擔心嗎?”

“不,我只是擔心你在擔心。”他答。

“我會全力支持你。”我不能叫他為我擔心。

“我們一起來禱告,”在禱告中,布雷克感謝上帝,藉著腎痛和尿血提醒他去檢查身體,才發現患了腎癌。他將生命的主權交在上帝的手中,求上帝完全地醫治。

我也在心中默默地禱告:主啊,求你使用我的丈夫,求你不要叫他所受的痛苦枉然。禱告時,一段經文湧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禱告完,他微笑著說:“這些天,我一直在想,什麼時候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活。為主而活才最有意義,我想在教會傳福音。”

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主啊,感謝你聽了我的禱告!

我為有這樣的丈夫而驕傲。他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當初嫁給他沒有錯。

如今,我們要攜手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出人意外的平安

 

我生性多愁善感,遇事容易往壞處想。比如從前,每次布雷克因加班遲遲不歸時,我就擔心他是否出了什麼事。而今他大病臨頭,我卻樂觀起來。在等待診斷結果的日子裡,我猜也許是腎囊腫,不會是癌;當確診腎癌的時候,我想腎癌多半是在腎內,去掉腎就好了。萬一癌細胞擴散了呢?我盡量不去想它。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4)主耶穌的話格外受用。

我像聖經中的雅各一樣,緊緊地抓住上帝不放:天父啊,你說過,你必搭救愛你的人,你要醫治布雷克,因為他是愛你的人!天父,你才是我的保證!

布雷克對生死未卜的手術倒是頗為豁達。他一直想減肥,現在要做手術,他半開玩笑地對我說:“去掉了左腎,體重不就下降了嘛!”他心中的那份平安,甚至超乎他的想像,正如聖經所說:“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7)

在這個過程中,也有許多弟兄姐妹為我們代禱。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布雷克的同事、孩子學校的老師、親戚朋友……無數的禱告將我們托起。

除了禱告外,大家也用各種方式表達對我們的關愛。有的打電話來,與我細細分享照顧患癌家人的經驗;有的送來可口的飯菜;有的上門看望;有的表示隨時願意為我們照看孩子……患難見真情,這些關愛溫暖著我們的身心。

更感謝那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將真正的盼望放於我們的內心:我們的身體雖漸漸地老舊,但祂賜的新生命卻在我們裡面一天天地成長,這新生命還要進入永恒。

不久,布雷克在教會做見證。他想到的是許多身體健康卻內心沒有平安的人,許多走向死亡卻拒絕新生命的人:“你們想要我心中的那份平安嗎?你們想要在主耶穌基督裡得到新生命嗎?”末了,他問道。

烏雲背後有陽光

 

手術很順利,醫生取出了整個左腎。腫瘤足有布雷克的拳頭之大,所幸腫瘤全部包在腎內。

手術當天下午,布雷克用微弱的聲音,請我為他讀《詩篇》第150篇:“你們要贊美耶和華,在上帝的聖所贊美祂,在祂顯能力的穹蒼贊美祂……凡有氣息的,都要贊美耶和華,你們要贊美耶和華。”

手術後的第2天,布雷克就能坐起來了。因躺了一天,他對前來探望的人感歎:“你們不知道,坐著是多麼享福!”第3天,我陪他在醫院的長廊裡走動。他吃力地邁開腳步,不時因疼痛皺起眉頭。我和他開玩笑:“從沒想到,我們會在醫院裡散步!”他笑著答:“挺浪漫的,不是嗎?”

第4天,布雷克出院回到家。剛進家門,外面就下起了瓢潑大雨。布雷克凝視著窗外雨後的天空,烏雲之上仍有陽光,他歡喜地稱它為“glorious grey(壯麗的灰色)”。

接下來,布雷克一天比一天康復。他的疼痛越來越輕,手術後第5天,他完全不需要止痛藥了。只是早上,總免不了噁心,他自嘲有“morning sickness(孕婦早上的妊娠反應)”。

手術後的第10天,布雷克去做復原檢查。醫生檢查了他的傷口,說恢復得很好。她接著告訴布雷克,他的病理研究結果證實是腎癌。所幸癌細胞沒有擴散,不需要進一步的治療,只需要定期的追蹤檢查。

我和布雷克為這好消息感恩不已。

回想這10天的歷程,的確如雨後天空“壯麗的灰色”(glorious grey),表面看似烏雲籠罩頭頂,但背後卻有陽光、盼望。上帝讓我們知道,活著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恩典。布雷克開始用全新的眼光看待生命,看待世界。

是的,烏雲之上有陽光——上帝不僅親自安慰我們,祂還差遣地上的“天使”來幫助我們。手術前後,許多弟兄姐妹都來為我們禱告,陪伴我們;姐妹們也紛紛送來可口的飯食,以至於10天以來,我們家的冰箱裡,裝滿了中西美食。又不斷有朋友幫我們照顧孩子,讓孩子們過得很快樂。

此外,接連不斷的鮮花、禮物、問候卡,如同灑向我們的陽光,是這樣的溫暖。甚至,一家航空公司(布雷克的客戶公司)從日本寄來了1000隻“千羽鶴”,這千羽鶴由該公司200名工程師共同折成,這珍貴的禮物,讓我和布雷克動容。

經歷過這一切,更讓我們體驗到上帝愛的真實。的確,祂沒有應許我們天色常藍,但祂應許,祂時時與我們同在,即使是在暴風雨中。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西雅圖。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先知那鴻的故鄉抵擋伊斯蘭國的故事(黃仁壽、賀宗寧)2017.03.02

 

黃仁壽、賀宗寧

(注:照片皆由作者提供)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3.02

從伊勒歌斯城眺望尼尼微平原

 

在伊拉克北方靠近土耳其的地區,有個小城叫做依勒歌斯(Alqosh),居民大多是亞述與迦勒底的基督徒。這個城靠在山邊,面對廣闊的尼尼微平原。在過去的兩年中,伊斯蘭國席捲伊拉克北方。依勒歌斯離摩蘇爾(Mosul)只有30英里的距離,卻抵擋住了伊斯蘭國的攻擊,沒有陷落,成為那一帶唯一仍然高舉十字架的城鎮。

 

擊退伊斯蘭國的進攻

 

依勒歌斯有將近3千年悠久的歷史,一直是亞述人居住的地方。那裡的房子大多都是石頭蓋的,沿著山坡往上攀附。山的最頂端,有個12米高的十字架。

亞述人從第一世紀起,就全民改信基督教,一直至今。更久遠的是,它還是舊約先知那鴻的故鄉。《那鴻書》第一章記載,那鴻是伊勒歌斯人。他的墳墓至今還在城中心的舊猶太人會堂裡。

北伊拉克地區,包括依勒歌斯,有許多基督徒。他們迄今仍使用主耶穌在世時使用的亞蘭文。筆者今年造訪美國南加州安娜罕的東方亞述教會。他們的禮拜儀式,仍使用亞蘭文。

自從2014年以來,伊斯蘭國幾乎將摩蘇爾附近的各個城鎮完全摧毀。但在依勒歌斯,仍舊有4個基督教堂存在。其中最古老的,有1500 年的歷史。另外還有兩個修道院。這個城原有500個基督徒家庭。戰火激烈的時候,有些家庭逃難去了土耳其與約旦,迄今還有100個家庭還沒有回來。

先知那鴻墳墓的進口

先知那鴻的墳墓

伊勒歌斯城的亞述教會慶祝2016年的復活節

 

迦勒底人的天主教神父亞拉安(Fr. Araam),與他的會眾一起堅守在這裡。他說:“全伊拉克都知道依勒歌斯人是堅強、勇敢的。上帝還在這裡,我憑什麼離開?只要我還能給一個口渴的人水喝,我就能在依勒歌斯事奉耶穌。”

陡直又彎曲的山路是ISIS無法攻下依勒歌斯的重要原因

 

伊斯蘭國的軍隊只要開車10分鐘,就可以到達依勒歌斯。 2014年,伊斯蘭國進攻依勒歌斯。城裡的基督徒與庫爾德人聯手,擊退了伊斯蘭國的進攻 。

 

伊勒歌斯城山邊的修道院

在不遠處看修道院。再遠一點看就跟自然的洞穴差不多。

 

為了保守信仰傳承不受異教徒的攻擊、破壞,古時的依勒歌斯信徒,煞費苦心,把修道院建築在高聳的山崖上。要想上去,只有一條山谷小徑,滾幾塊石頭就可以堵住。其地勢又高又險。現代人開車到山腳下,再走上去,還很辛苦,可以想像當年建築時付出的辛勞——這卻保守了修道院沒有成為清真寺。

快到修道院時,路邊牆上雕著福音故事,這幅是耶穌背十字架。

 

我會防衛自己的城

 

亞拉安神父說:“伊拉克自從1932年獨立以來,基督徒從未受到尊重。我們一直要面對戰爭、迫害與壓力。”

依勒歌斯的基督徒決定拒絕伊拉克一個接一個的政權的壓迫。為了自治,他們規定:只有依勒歌斯的基督徒,可以在城裡擁有土地與房產。這個規定,保守了這個社區不受其他宗教與族裔的干擾。

亞拉安神父說:“很抱歉,我們不得不這麼做。我們的經驗,讓我們看到非這麼做不行。山下的尼尼微平原,本來有許多基督徒村落,現在都不在了。”

這樣的自由是要付代價的。這裡的男人都有保衛家園的責任。

亞拉安神父時常到前線去探望士兵。許多信奉伊斯蘭的庫爾德族戰士問他:“神父,你來這裡幹啥?”他回答:“做為基督徒,我們為你們禱告。我祈禱你們平安,希望你們能平安回家!”

亞拉安神父說:“伊斯蘭國是個殺戮的機器,他們不把戰士當人看。但是,基督教會不同。基督教會是一個愛的故事。我願意在任何地方分享這個故事——即使是在戰場上。我願以基督徒的身份幫助任何人。但是,如果有必要,我會防衛自己,防衛我的城。”

依勒歌斯裡,教堂與修道院各有其角色。山坡上的聖母修道院,可以俯瞰全城。大家很喜歡晚上到這裡來。修道院院長迦百列神父(Fr. Gabriel)說:“只有我一個神父現在還在這裡。我帶給人希望。雖然在2014年,當伊斯蘭國來攻打我們的時候,我們沒有行任何的神蹟,但是,就是因為我們留在這裡,沒有撤退,我們就做了見證。我們讓信徒看到活的見證。”

 

當槍裡沒有子彈時

 

在修道院裡,有個小店,賣茶點給訪客。門口,有對新婚夫婦正在慶祝。在修道院的菜園裡,正在舉行孩子的生日派對……在這裡,可以暫時忘記伊斯蘭國的威脅。

修道院院長迦百列神父說:“我為基督獻身給這個教會,給我在基督裡的弟兄姐妹。依勒歌斯的基督徒就像是黃金,正在火煉之中,痛苦,但最終被煉淨。我看到戰爭和苦難使人改變,不只是在信仰上,也在行為上。他們親身感受到:即使所有的東西都失去了,上帝仍然與他們同在。當政府軍離開時,當伊斯蘭國來攻打時,當自己的槍沒有子彈時,向誰呼求?唯有上帝!”

 

我們需要國際的支援

 

亞拉安神父與迦百列神父,同聲向國際社會呼求支持伊拉克的基督徒。他們說,如果沒有政治或軍事的保護,即使伊斯蘭國瓦解,伊拉克基督徒的生活仍然會非常困難。

迦百列神父說:“所有的阿拉伯國家都是穆斯林。他們都反以色列,但是,以色列不但建國,而且強盛。為什麼?因為國際社會保證以色列的安全。為什麼不能同樣對待伊拉克的基督徒呢?”

他呼求設立一個聯合國的安全區。“我們有許多敵人。而我們只是個小群體。”

對此,亞拉安神父完全同意。他感謝許多人道組織已經在幫助依勒歌斯的基督徒,“在這個世界還是有愛。他們幫助我們,讓我們有望過正常的生活,讓我們能夠有未來。”

 

猶太人會堂,那鴻的墓

 

離修道院不遠的地方有個古猶太人的會堂,先知那鴻的墓就在裡面。原先居住在這裡的猶太人,都在1950年回以色列去了。他們託付一個基督徒家庭照料這個會堂。

幾乎已是廢墟的舊猶太人會堂遺址

 

著紅色上衣的,是當年猶太人託付看守會堂家庭的孫媳婦。

 

猶太會堂的內部結構

 

遺留在牆上的希伯來文版刻

 

困難和貧困中的覺醒

 

上帝在動亂和迫害中,保守了祂的教會。在伊拉克北部,有許多個基督徒村莊,有亞述基督徒(Assyrian Christians,,屬東方亞述教會),也有迦勒底基督徒(Chaldean Christians,屬羅馬天主教)。他們的基督信仰,已經傳承了1900多年——起初使徒多馬建立教會,後來聶斯托留派的宣教士繼續建造。

近年的戰亂和迫害,讓很多掛名基督徒,在屬靈上覺醒了。雖然貧窮中,他們卻接待各處來的難民,包括基督徒、穆斯林和雅自德人。有穆斯林難民說:“我們落難的時候,穆斯林並沒有救助我們,反而是基督徒救助了我們。”一位雅自德領袖說:“我知道基督徒會幫助我們。”

一個逃出來的迦勒底基督徒老婦人說:“伊斯蘭國的人捆住我的雙手20天,要我放棄信仰,丟掉十字架。我回答,我至死也不會放棄我的信仰。”一位迦勒底基督徒的傳道人法第爾,以前在巴格達工作,小布什的炸彈把他的靈命震醒了。上帝差他回到庫爾德斯坦傳福音,他無比熱忱。

他的一個同工嘎資萬,也是突然有一天覺醒。他在巴格達熱心傳福音。後來受到生命威脅,逃到庫爾德斯坦,靠洗衣服謀生,但仍不間斷地傳福音。他常說哈利路亞,帶領敬拜時蹦蹦跳跳(其實他沒有接觸過靈恩派)。

 

明天你就自由了

 

雅自德是一個飽受創傷的窮苦族群。2014年伊斯蘭國精銳部隊突然襲擊尼尼微省。當地的庫爾德族軍隊,因武器裝備與對方相差懸殊,緊急撤軍,以免全軍覆沒。手無寸鐵的雅自德人幾被滅族。來不及逃的男人和男童被屠殺,5歲以上的女性被擄為性奴。

有一個雅自德的小女孩去福音醫療站看病,她雙目木然,無法微笑。原來她和年輕的母親是最近被贖回來的,弟弟和父親已被殺害。基督徒的醫生幾乎抱著她大哭。這令人不禁想起世界展望會創始人皮爾斯所言:願那叫父神心碎的事也叫我們心碎。

雅自德人的心,向基督的福音關閉了許多世紀,現在開了。醫療隊的一位雅自德人翻譯員,也是逃難以後信主的。他的老父親來不及逃,他們也付不起贖金,只有向耶穌求。老人家忽然夢裡看見穿白衣、全身發光的耶穌告訴他,明天你就自由了。次日在20個囚犯中,他被單獨叫出來,無故地免費釋放了。

現在他一家三十幾人都信了主。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單身貴族(沉靜)2017.02.09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沉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2.09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尋尋覓覓中,單身的你是否被逼婚?是否依然不明白上帝的心意?是否無法忘記過去,對未來沒有信心?是否等候太久,以致於忘記自己一直持守的是什麼?是否覺得孤單,伴隨著無盡的失落和傷感?……我能夠感同身受,因為我也曾經如此!

 

傷痛、孤獨以及大齡的壓力

 

大學畢業兩三年後,同學紛紛戀愛、結婚、生子,我卻經歷了情感上的失意,不得不在痛苦中,重新開始單身生涯,獨自面對傷痛、孤獨以及大齡的壓力。

我就是那迷失的小羊,主卻將我尋回。我還清楚地記得,有一天我在報刊亭買了好幾本雜誌,抱著走過天橋。望著天空,內心仿佛被掏空似的。穿梭在茫茫的人海中,我卻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恐懼,缺乏安全感充滿。我失去前行的勇氣。

人生的意義何在,我的出路在哪裡?無助中,我終於跪下禱告,求主饒恕、憐憫、醫治我。

我重新回到教會,聆聽主的聲音,認識屬靈的姐妹。當我專心尋求上帝,不再偏行己路,祂便“醫好傷心的人,裹好他們的傷處”(《詩》147:3)。大概半年的時間,我受傷的心靈得到醫治,慢慢忘記過去的傷痛。很奇妙地,內心常常被喜樂、平安充滿。我不再多愁善感、誠惶誠恐。我改換一新!

我原本害怕起床,害怕面對新的一天,所以每天起床都需要鼓足勇氣。而今我重回上帝的羽翼下,每當我感到孤獨、無望的時候,當我在夜間醒來、無法入眠的時候,當自我控告的瞬間,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來的時候,上帝的話都會滋潤我的心!“耶穌愛我!”我的安全感開始建立在耶穌基督的磐石之上。我不再在黑暗中徘徊!

 

享受單身,美好而愜意

 

我開始享受獨處的時光。不論在廚房做飯,還是在陽臺洗衣服,亦或是拖地板、佈置房間,我都會播放詩歌或講道。上帝的話語,就這樣爭分奪秒地進入我的心,讓我晝夜思想。我走在路上,或坐在公車上,常常一邊欣賞路邊的風景——上帝偉大的創造,一邊不住讚美禱告,向祂傾心吐意。

我慢慢習慣一個人練琴、唱詩歌、閱讀、買菜,一個人看電影、旅行,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事。單身,卻不孤單!我不再害怕,因為有主在我心中,祂猶如我的避難所、我的港灣!

現在回想起來,一個人的生活是那麼愜意,可謂單身貴族——當我結婚、有了孩子之後,我發現,夜裡能夠睡整覺是恩典(因半夜要頻繁起來照顧寶寶),獨自行走是恩典(因經常抱孩子走路,抱到手軟腰酸),能在假期裡休息是恩典(因媽媽是全年無休、每天24小時待命)……單身充滿了上帝的恩典!感謝上帝賜給我整整兩年的寶貴單身時光,讓我突破、成長。

除了獨處的時光,我上班,回家陪父母,在教會學習帶領敬拜、查經、探訪,與弟兄姐妹建立美好的關係……我忘我地投入其中。

唯一讓我有點兒難受的是,親朋好友不斷提醒我,我已經淪為剩女了!有一回,坐在公車最後一排,看到擠滿車廂的人和窗外川流不息的車輛,我問:“主啊,茫茫人海,我的他在哪裡?”我覺得孤單、失落。

有時情緒低落,有時氣餒,但藉著唱詩歌、禱告,回到上帝那裡,我內心就充滿了平安。有一首《眼光》,給了我極大的鼓舞,提醒我:“不管天有多黑,夜有多長,山有多高,路有多遠,上帝的心看見希望,你的心裡要有眼光。”心中有信、有望、有愛,可以跨過艱難,飛躍沮喪,看見夢想!

耶穌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3-34)上帝的話語,帶著力量與應許,引導我前行。

 

沉靜學道,安靜等候

 

有一年國慶,一位聖經輔導老師,給我們上單身輔導課程。我聽得如坐針氈,然而這“扎心”的道卻吸引我。我半年裡一口氣學了婚前、婚姻、親子,以及青少年輔導4門課程。這些寶貴的課程,使我認識了上帝設立婚姻的目的,也為我進入婚姻、養育兒女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單身最充裕的就是時間。感謝上帝,祂滿足饑渴慕義的心靈,讓我通過考試,參加了一個為期兩年的神學培訓提高班。我在單身時得到了這個寶貴的機會,最後在懷孕7個月時畢業,沒有落下任何課程。

在這兩年的學習時光裡,我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在靠近老師最近的位置,沙沙地做著筆記,如鹿切慕溪水般,學習各樣屬靈的知識。老師們美好的見證,如同雲彩圍繞著我。他們成為我生命的榜樣,激勵我跟隨主耶穌的腳蹤。

這些課程,讓我受益匪淺,使我在單身時,學習像那5個聰明的童女,警醒預備、耐心等候(參(《太》25:1-13);當我即將進入婚姻,以及後來在婚姻中碰到問題時,因有充足的預備,我知道當如何尋求上帝的幫助、及時解決問題;當我有了孩子,亦可輕鬆地放下工作,成為全職媽媽。

 

讓父母能夠放心、放手

 

當我先求上帝的國和祂的義,並以祂為滿足的喜樂時,祂就按祂的時間,將我所需要的加給了我。

祂藉著弟兄姐妹的愛心,賜給我和男友認識的機會。當時,我以為我已經預備好了,上帝卻告訴我:“他還沒預備好呢!你再等等。”我失落極了。不被接納的心是很痛苦的,一時間我灰心喪氣。然而我快速地轉向上帝,順服和依靠祂。我調整自己的內心,相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

我不再惦念此事,反而開始關心家人的靈魂。我寫家書給父母,告訴他們我的信仰生活,介紹我所信靠的上帝。我的終身大事,也請他們放心,相信上帝必有預備。

媽媽經常打電話來,催促我找男朋友。她甚至說,如果我找不到,她要在老家幫我登徵婚啟事。我信心十足地告訴父母,我自己能找到,請放心。我常常在信裡報告自己的情況,讓父母知道我在努力中,讓他們知道我在為婚姻做各樣的預備,並沒有放任,也不拒婚。時間久了,父母開始信任我,也不那麼為我憂慮、擔心了。

單身的弟兄姐妹,當我們被逼婚時,不要迷失方向、不知所措,而是要在主裡尋求幫助、建立信心,變得沉穩、成熟,讓父母能夠放心、放手。

半年後,一次單身營會,我和男友不期而遇。上帝藉著營會,讓他默默地觀察我,對我有新的瞭解,並感動他主動來認識我。

許多人覺得,等候是異常辛苦的,因而內心焦慮,充滿負面情緒。然而上帝卻藉著等候,使我們生命更新和成長,磨練我們,讓我們更加成熟!如果我們不善用這段時光,不學效那5個聰明的童女,在等候時謹慎預備,我們很可能錯失良機,白白受苦。

 

依然可以美麗而豐盛

 

營會過後,我們開始書信來往,談天說地,交流信仰,認識彼此的喜好、個性。足足聊了一個月時間,我們才得空見面,一起散步,繼續未完的話題。海邊的木棧道、山嶺的公園、大學的校園,都留下我們的足跡。

然而,有一條現實的鴻溝,橫在我們中間:我的年齡比他大。他的家人強烈反對,以致於剛確立的關係瀕臨破裂。

一位至親的姐妹,建議我尋求教會長輩的幫助。上帝藉著弟兄的輔導與勸勉,使他勇敢,不再以世俗為友,不被年齡、門當戶對等外在因素左右。聖善的靈在人心中做了奇妙的工作,從那之後,我們開始了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交往。

雖然在交往過程中,出現過兩次波動,但上帝讓我看到他可貴之處:他聽命於上帝,而不是人;他有錯願意承認,願意改變……於是我勇往直前!

人無完人,我們找不到完美的伴侶,卻可以預備自己,成為身心靈都成熟的人,幫助配偶、造就配偶!婚姻不只是鮮花、巧克力、海灘、落日那樣的浪漫,更多的是柴米油鹽醬醋茶,需要實際的生活技能和溝通能力,需要捨己、恒久、忍耐。

婚後我們促膝而談,感慨各自過往的經歷是何等的不同,但有一點又是何等的相似:上帝的話語在我們心中,我們都願意遵從!

親愛的單身貴族,你的心裡要有從上帝而來的眼光!單身依然可以美麗而豐盛,你依然是祂至為寶貴的兒女。要沉靜學道,靜默等候,將終生大事交託給祂!

 

作者現居廈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母親留給我的歌(唐薇)2017.01.26

唐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1.26

 

母親年輕時有美麗的歌喉。老一輩談到我父母,總會講到當年小城裡,多才多藝的中學教師與活潑、漂亮的小學教師,彈琴、唱歌羨煞人的浪漫往事。

 

沒有過不去的坎

 

從記事起,母親每天總是唱著歌,忙裡忙外。我出生不久,中國便開始了文化大革命。文革中,父親總是被批鬥,時常在“牛棚”裡(編註:被當作“牛鬼蛇神”關起來)。母親只能獨自帶著我們姐妹4人。在那些艱難的日子裡,母親的歌聲,是她情感的出口,更是我們姐妹心裡的支柱。

記得我4歲那年,城裡召開萬人大會,批鬥父親。母親在眾目睽睽下,抱著我站在一張長凳上,輕聲哼著歌,對我說:“爸爸沒有錯!大半年沒有見了,好好看看你爸!”在母親的歌聲中,我竟然有些興奮與自豪。

批鬥會後,母親的歌聲更加嘹亮。為此,母親又多了一條“反革命氣焰囂張”的罪狀。只是,沒有人敢說不許唱革命歌曲。就這樣,在那些“革命”的旋律中,母親讓我們知道如何挺直腰身、樂觀做人。

母親有一句口頭禪:“沒有過不去的坎!”她  的樂觀瀟灑,在艱難時表現得淋漓盡致,在順境中也顯出與眾不同。記得母親50歲那年,還有半年就要工資改革,母親不等漲工資,便要求提前退休。在人們還無暇顧及旅遊的80年代,母親就計劃走遍大江南北。從西南的石林到東北的天山,眾多的名山大川、古城新鎮,都留下母親的足跡。

母親有一種親和力,不僅教學出色,而且深受同事、學生及家長的愛戴。這使得我們家常是高朋滿座,笑聲、歌聲不斷。母親退休後,每年春節,家裡依然滿是探望恩師的新老學生。常聽人說,做人能像我母親,那樣就足夠了!

 

父親過世之後

 

母親一直是那麼堅強、樂觀、全然無畏,直到1999年,她遇到了一個翻不過去的“坎”。

那年元旦剛過,父親在睡夢中悄然離世。當我趕回家,姐妹們淚流滿面,母親則與躺在鮮花叢中的父親一樣安詳。她還不時講些我們家過往的趣事、笑話,逗得我們破涕而笑。只有在追憶到當年與父親立志為教育獻身時,母親的聲音哽咽。

母親以她一貫的風格辦完了父親的後事,就隨我到了溫哥華的陽光海岸。眺望窗外海灣的絢麗夕陽,一切的喧囂都隨著海潮緩緩退去。舉目對岸山峰的皚皚積雪,所有的心緒在藍天的襯托下顯出了真實。酷愛旅遊的母親,破天荒地因美景變得憂愁。她的眼睛,也洩露了通宵哭泣的秘密。她終於道出心中的痛:“人死如燈滅。送走過你外公、外婆、兩個舅舅,怎麼輪到你爸爸,我就過不去了?”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脫口而出:“因為上帝造人是叫夫妻二人結為一體。爸爸走是把你的生命撕掉一半。你感到死亡真正臨到你了。”母親沒回應,只是開始願意參加教會的聚會和查經。5個月後,她出人意料地在佈道會上舉手決志。我相信,是死亡這個“坎”,迫使她思考生命。

母親喜歡與大夥兒一塊唱讚美詩,尤其喜愛唱《我知誰掌管明天》。可惜回國後,母親只去過幾次教會。

 

最終愛的,是這首歌

 

轉眼7年過去,母親因腎衰竭送醫院搶救。生死關頭,大姐、二姐知道母親曾經決志,便齊聲呼求主耶穌。

就這樣,母親被搶救過來。她把手放在胸前3天3夜,祈求主耶穌來到她心中。一生信奉自強自立的母親,在死亡面前,深感人的無奈與有限,在病床上受洗了。

10個月後,母親因腎透析感染,再次處於緊急狀態。春節,我們全體趕到她的身邊,在病房裡共度除夕。望著營養液的輸入漸漸變得緩慢,到最後完全無法進入身體,母親眉頭緊鎖。她擔心因她對救恩的認識有限,“我怕主耶穌不要我”。牧師前來,與母親做了信仰的再次確認。禱告後,母親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了。傍晚,在我離開醫院前,母親讓我一遍遍為她唱《我知誰掌管明天》。

第二天清晨,母親被主接走。我趕到醫院,見到母親,情不自禁地再次唱起《我知誰掌管明天》:“有許多未來的事情,我現在不能識透,但我知誰掌管明天,我也知誰牽我的手……”那一刻,對這首熟悉的歌,我有了嶄新的認識。仿佛間,母親在說:面對死亡,我真知道誰掌管明天。你呢?

母親一生中唱過無數的歌,最終愛的,是這首歌。唱著這首歌,我開始反省自己的信仰;唱著這首歌,我真切地祈禱生命的更新。

母親走後9個月,我得知自己患乳癌中晚期的那個時刻,也正是在這首歌的旋律中。天父讓我看見:跨過死亡之門,那裡光明無限。

我為母親和母親留給我的歌,滿心地感謝天父上帝!

 

來自四川,現居芝加哥,全職媽媽。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