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見證

採訪癌症末期費姐妹——愛裡沒有懼怕(孫基立)2017.06.22

孫基立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6.22

 

我第一次見到費雯亮姐妹,是在她的家中。她滿頭銀髮,精神很好。她笑容滿面地和我握手,一點也不像晚期的癌症患者。

她在兩年半前(2014年)診斷為肝癌晚期,已經轉移。醫生判斷她只有幾個月的生命。然而她沒有驚慌,而是平靜、喜樂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依舊盡心盡力地在教會帶主日學。教會的弟兄姐妹傷痛之餘,也很受鼓舞。

我來拜訪她,因為我很想聽聽她對疾病的看法,聽聽她生命的見證。我想記錄下來,讓更多的人得益。

她欣然同意。在講她的經歷之前,她和我一起祈禱。她如小德蘭修女一樣禱告說:求上帝保守我的言語,說當說的話……

下面是她的自述:

 

我並不害怕

在2014年初,在一次檢查中,醫生診斷我有肝腫瘤,3.8釐米,是良性的。我安然接受。有段詩歌給了我特別的安慰:“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向我的上帝呼求。祂從殿中聽了我的聲音……凡投靠祂的,祂便作他們的盾牌……耶和華是活神,願我的磐石被人稱頌;願救我的上帝被人尊崇。”(《詩》18:6-46)

在2014年9月,我和一位女牧師一同回英國母會。在英國的3個月,帶6個人信主。其中幾位,信主後還在教會熱心事奉。

2014年12月,我回美國後,發現體內腫瘤已經變成5.2釐米。還有兩個小腫瘤。肝臟上佈滿了癌細胞。原來上一次的診斷是誤診。然而我依然感謝上帝,讓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去了英國,從而能帶人歸主。

2015年2月,我的肝癌到了末期,不但有腫瘤,而且大部分肝硬化了。考慮到我的年紀(77歲),換肝不易,醫生嘗試用電療。不過第二次電療以後,就有嚴重不良反應:膽管阻塞,腸胃不適,體重大幅下降,高燒住院一個月,有血中毒反應。回家以後持續高燒,又出現了尿毒。過了兩個月,又發現,1/3的胰臟已經損壞了。

藥物帶來嚴重的失眠和失憶,也讓我幾乎失去視力,看東西猶如在大霧中。而且我又有了嚴重的糖尿病。醫生說,我的身體太虛弱了,不能再給任何的醫治了。

然而我卻毫無害怕。在這時,《哥林多後書》12章9-10節特別鼓勵我——保羅求上帝拔去他身上的刺,上帝對他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保羅因此寫道:“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我什麼時候軟弱,什麼時候就剛強了。”

《以賽亞書》41章10節也給了我很大的勇氣:“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上帝,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

我靜心等候上帝的時間。每當我特別軟弱的時候,就讀經禱告,求上帝加添能力。上帝也賜給我每天正常的生活來事奉祂,見證祂的榮耀。我繼續在教會教主日學,現在又開始參加長輩公寓的禱告會。

我對死亡沒有什麼恐懼,覺得死亡就是和耶穌在一起。我對天國沒有很具體的想像,我覺得只要和耶穌在一起,就是好得無比!《詩篇》23章4節不斷給我力量:“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杆,都安慰我。”

病中的事奉

我甚至為疾病感恩,因為疾病將我所有的誘惑和懶散都拿走了,讓我專心事奉上帝。我有一些親友,很富有,有很高的社會地位,但是這些反而阻礙他們信仰上帝。所以我覺得,有時候,痛苦也是一種祝福,我們學到了在平順日子難以學到的功課。

現在,我在星期日帶主日學,星期一參加長輩祈禱會,星期四早上去BSF(Bible Study Fellowship),和本地或來自各州的姐妹一同學習聖經。在祈禱會上,我們分擔別人的重擔,彼此鼓勵,建立了很深的情誼。

我認真地為主日學備課,因為教上帝的話語,不能輕易出錯。課上,如果有人提問,我實在答不上來,我就開玩笑說,這個問題我也不會,不過我去見天父的時候,一定幫你問問清楚。

我在家裡擺放了一些基督教的讀物。《海外校園》精華本,我每年都訂。有一次,我帶的聚會裡有一位太太告訴我,她的先生要來。她囑咐我千萬不要向他傳福音,因為他是信別的宗教的。我答應了,也信守諾言,沒有向他講福音。不過,他在我家裡看到《海外校園》等雜誌,好奇心起,要借回去看看。我當然很開心地借給他了。過了一段時間,他來問我:怎樣成為一個基督徒?我很快樂地給他解釋了基督信仰。他後來信了主。

我們的上帝是聽禱告的上帝。我的身體雖然常年軟弱,但是我勉勵自己要堅強。上帝也賜我能力,讓我鼓勵有癌症的人勿自憐、害怕,要常常感恩,禱告,心中就有喜樂和平安。

一個月前再度檢查,我肝裡的7個腫瘤又大了一點,肺裡又長出一個小腫瘤。不過我覺得十分平安。我自己做家務,購買日用食物,自己照顧自己,沒有人陪,所有這一切都證明上帝的恩典夠我用。

我願意用以下的聖經經文,和有病痛的人共勉:

《詩篇》119章25節:“我的性命幾乎歸於塵土,求你照你的話將我救活!”

《詩篇》119章34節:“求你賜我悟性,我便遵守你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

《詩篇》116章8節:“主啊,你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

《詩篇》116章17節:“我要以感謝為祭獻給你,又要求告耶和華的名。”

 

尾音

兩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費阿姨為我們夫妻祈禱,祝福我們,熱情地邀請我們下次再來。

我在採訪的過程中,幾乎忘記她的疾病,因為她是如此健談、開朗、積極地生活,堅信永恆的生命。她和我分享《約翰一書》4章18節:“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我相信她在生命中完整地體會了上帝的愛,所以對死亡和疾病不再畏懼。願上帝通過她祝福更多尋找生命意義的人,還有那些在疾病和困境中向上帝呼求的人。

 

作者留學法國,語言學博士,現任教於美國芝加哥的西北大學。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兩個家,兩位父親(張妍婧)2017.06.15

 

張妍婧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6.15

 

父親住院

父親正月初五住院了,我一周之後才得知。家人想著我在海外,不希望我擔心,所以沒告訴我。

年前,我本與父母商量好,年後要為他們安排去澳洲旅行,需要父親提交各種資料辦理簽證事宜。他們原本很期待這次旅行,但當我請他們遞交簽證資料時,他們卻變得支支吾吾,一陣不平安湧上我的心頭。

給父親打視頻電話,才知道,他竟然在醫院,而且已經住院一周:是糖尿病併發症,人站立不穩,血糖超標到14。我強裝鎮定,問父親是怎麼回事。父親說,年前身體就不適,等到了初五去醫院檢查,立即被安排住院了。醫生說血糖值太高已有一段時日,加上有冠心病,兩種病加在一起,人很容易出“危險”。

和我說完這些之後,父親歎了口氣說:“人活著真沒意思,現在幾種嚴重的慢性病纏身……”

“這只是暫時的啊,怎麼才住院幾天就瞎想呢!”我強作嬉笑。沒等我說完,父親就在視頻那頭哭了,一向剛強的父親,此刻軟弱得像個孩子。

掛了電話,我嚎啕大哭,眼淚怎麼也止不住。想到父親空洞哀怨的眼神,和隱藏不住的眼淚,我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樣的疼。那一夜,我幾乎沒有睡著過,翻來覆去想了很多。

想到小時候,父親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也想到了青春期之後,父親過度掌控給我帶來的影響;想到父母常年吵架,讓我對家總有一種疏離感;想到這幾年,父親因為我一直未成家幾乎以死相逼……成長歲月裡的愛與哀愁,都和我的父親息息相關。可是,如今他卻病了!昔日那個在家裡說一不二的男人,躺在病床上哭泣……

天上的父

我2014年初信主,至今已3年多。這幾年,我的生命不斷地被改造,成長過程中經歷的傷痛,因著體驗到耶穌基督的愛,不斷地被釋放和醫治,生命經歷了此前20多年未曾有的翻轉。

我深深地知道,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因為我有一位隨時的幫助者——我們在天上的父。

得知父親住院的那一夜,我因為極度哀傷,哭了很久,一直無法入睡。我跪在房間裡,向上帝禱告並告訴祂我的無助。第二天,我在一夜沒睡的情況下,為父親禁食禱告一天,讓我感恩的是,整整一天,我絲毫沒有饑餓感。

我深深知道,我當下的難處,天父都知道,祂在暗中庇佑我。

 

讓我為你活

這一天,在為父親禱告時,我經歷了很奇妙的心理變化。當我思想自己的父親生病了,還沒有信主時,我想到,此刻在這個世界上,有千千萬萬像我父親一樣的人,在病痛、貧窮、戰爭、仇恨甚至絕望中,他們沒有聽聞福音,他們更沒有信主的兒女,可以為他們祈禱,他們該怎麼辦?他們的生命何去何從?想到父親的生命景況,想到那千千萬萬人的生命景況,我的心深深地被扎痛。

3年前,因著福音的大能,我從一個破敗不堪的罪人,成為新造的人。去年,因著聖靈感動,我回應上帝的呼召:“主啊,讓我為你活!”

這一路,沒有一件事不是出於上帝的恩典。禱告中,我想起一段經文:“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林後》1:4)

這兩年我在教會的服事,不正是用自己的生命經歷,去服事別人的嗎?原生家庭的傷痛、成年後戀愛的失敗、追逐世界名利的野心……在信主前,很多無法面對的內心傷痛,因著耶穌基督的愛,我都能坦然地面對了,並能接納自我,也得以用不同的視角去待人接物。當團契裡的弟兄姊妹遇到類似的困苦時,我從來都不羞於和他們分享上帝在我生命中的改變。

天父的愛,真的太奇妙了。祂透過父親生病住院這件事,再次呼召我,提醒我:“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28:19)

不是一個人

自信主後,我學會了一件事,就是常常替別人禱告,自己遇到困難時,也請弟兄姐妹為我代禱。

得知我父親生病住院,弟兄姐妹都發來email或微信,詢問情況,特別關心我的心理狀態。我很坦白地和大家分享我的擔心和軟弱。於是,一位姐妹陪我一起禁食禱告;團契主席在群裡為我發代禱信,大家一起為我父親禱告;另一位姐妹和我分享她父親也經歷過類似的情況,後來如何被治癒;很多平時不善言辭的弟兄也發來了經文,每一句都帶著鼓勵;甚至不經常來聚會的慕道友,都發來一大段禱告的話語。

聖經中說:“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18:20)弟兄姐妹同心合一的禱告,上帝必垂聽。而我,再也不是孤單的一個人。因著天上的阿爸父,因著教會生活,因著和弟兄姊妹的連接,我大大得著安慰。

親愛的朋友,若你還沒有信主,請不要拒絕那些基督徒朋友對你的邀請;若你是基督徒,請不要停止聚會,請回到團契生活中,請看看弟兄姊妹熱切的眼神;無論你今天深陷何種困難,請記得——你從來不是一個人!

 

平安裡的啟示

得知父親生病,我的情緒經過短暫的兩三天后,便得以平復,內心也歸回了平安。但我也想到,在面對至親生老病死的問題上,我還是第一次經歷。而今後若是要服事上帝,想必需要去面對更多的功課,更大的困難。那時,我該如何面對?

《馬可福音》4章裡,記載了耶穌在門徒面前行的一個神蹟:“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地平靜了。耶穌對他們說:‘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他們就大大地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可》4:37-41)

讀到這裡,我不禁問自己:“你有信心嗎?”“困難臨到,你還有信心嗎?”“如果沒有按照你的意願成就,你還能有信心嗎?”

當我在向自己提問時,我想到剛烈大半輩子的父親,在住院期間的眼淚;想到自己在困難中的軟弱;想到即便信主後,我也時常硬著頸項,按照自己意思去行……人的局限、脆弱,人性的弱點,在十字架面前暴露無疑。

《詩篇》中說:“你使我的年日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數,在你面前如同無有。各人最穩妥的時候,真是全然虛幻。”(《詩》39:5)如果沒有耶穌釘十字架的救贖,沒有主再來的永生盼望,我們每個人,活著不過是虛幻一場罷了。

唯願自己持續地為地上還未信主的父親,向天上的父親禱告。

 

作者現居洛杉磯,海外校園同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父親曾在外徘徊多年(歡然)2017.06.14

歡然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6.14

 

2015年7月8日,在信仰門外徘徊了半個多世紀的老父親終於信主了!

當我們一家6口人第一次圍坐桌前讀《詩篇》,一起分享、禱告時,我覺得像做夢一般不真實。

 

陰影,不只在肺部

2週前,發燒好幾天的爸爸去醫院做CT,醫生發現他的左肺下部有一個可疑的陰影,醫生估計這陰影不是好東西。爸爸猜這陰影可能是炎症,因為幾年前他腮腺發炎,也曾被誤診為腫瘤,開刀一看卻是炎症。

爸爸雖這樣猜測,但看得出,他心裡有壓力,他私下將他的情況告訴了家裡每個人,大家都勸他,信耶穌吧!媽媽還專門找出一篇針對癌症病人保健的講道給他聽,可是聽了沒多一會兒,他就走開了。他對媽媽說,等掛完鹽水,他再決定是否要信主。

 

“根正苗紅”

爸爸的剛硬我們早已領教過。退休前我們勸他信主,他說等退休;退休後又說等70歲;70歲後,他又說等80歲;今年他都74歲了,還是不信。

爸爸生於基督徒家庭,奶奶是第三代信徒。爸爸說,他初中時天天早上起來讀聖經,後來因為接受了學校的無神論教育,離開了上帝。

爸爸雖未信主,家庭的影響卻一直在,他對基督信仰存有好感,做事為人也常遵循聖經原則。大學畢業那年,趕上文革,他們這一屆清華大學畢業生的分配推遲了一年,作為分配小組的學生代表,爸爸本可以為自己安排一個好去處,但他卻把唯一一個離家最近的名額讓給了一位同學,自己去了一間正在籌備的位於山溝裡的三線工廠。

然而,因為在大學入了党,爸爸幾乎十多年沒有提過上帝的名。文革結束,直到我讀初中,爸爸才在同事、朋友面前開始提到上帝的名了。那一段時間,爺爺在溫州鄉下“出名”了。

這緣于文革時,爺爺服侍了一個因受迫害發瘋的人(爺爺將他接到家裡,照顧他,給他傳福音),此人後來居然痊癒了,並且信主了。此外,爺爺還主動上門照顧村裡長期患病、被家人厭棄的病人,這些事在家鄉被傳為美談,福音也因此傳開了。

爸爸以之為驕傲,於是在朋友圈裡述說這些事。從爺爺的事蹟中,他看到其中有神蹟,但他卻礙于自己廠長的身份,也因著心中的許多疑惑,始終沒有信主。在家中,他從不在孩子的面前談信仰話題。

 

獨獨對你沒興趣

後來,因身體緣故,爸爸從廠長的職位上退了下來。之後,因新廠長的逼迫,他輾轉調回老家浙江。那時我正上大三,前途未卜。我們家面臨信仰的選擇。

我母親娘家信佛,雖然父親這邊的親戚已經給我們傳了福音,但她卻傾向娘家的信仰。而我對儒釋道都有興趣,獨獨對基督教誤解最深。那時,我特別希望有高人給我算算命,指點前程。

我姑父、姑媽雖是黨員,但那時他們都信耶穌了,一來我家就給我們傳福音,但我爸媽總採取回避的態度。有一次,姑父給他們放了講道錄音,他們沒聽幾分鐘,就不約而同地走到另一個房間去了,留下姑父一人聽錄音。

 

終於不再失眠

不久,我遭遇許多變故。先是身體不好,後又遭遇失戀,再後來又是失眠,成績極差,大學差點肄業。總算勉強畢了業,但有一段時間,我失眠到精神幾乎崩潰,工作單位把我退回學校,重新分配,我入院休養。

此時,爸爸想到了耶穌,他勸我和媽媽信耶穌。媽媽那時壓力也很大,經常失眠。有一天晚上,媽媽跪著禱告,一會就睡著了,從此失眠不治而愈,她開始篤信耶穌。我也跟著母親信了主。後來,我不僅能正常地工作生活,還拿了一個英語專業大專文憑,這樣,我擁有了歷史本科和英語大專兩個文憑。在工作中,我也獲得過國家級以及市級的獎勵。

三番五次失信

爸爸雖勸我們信主,但他自己就是不信,那時,他們五兄妹中,就剩他一個還沒信主。

2000年,爸爸患了腮腺炎,起初被懷疑是腫瘤,入院治療。兩個姑姑從老家趕到城裡,給他傳福音,他表示願意接受。然而,後來手術發現是炎症,爸爸又不提信仰的事了。

2003年2月,我弟弟工作的工地腳手架垮塌,壓死了十幾個農民工,公司搞陰謀假造材料,把責任全推到施工員的弟弟頭上。爸爸承諾,如果這件事上帝幫助我們,他就信耶穌。

不久,我們找了律師,四處採集證據,最終洗清了弟弟的冤屈。然而,等這一風險過去,爸爸又失信于上帝,仍不肯信耶穌。

爸爸三番五次失信,讓我對神蹟的作用產生了懷疑,神蹟真的有效嗎?為什麼爸爸經歷了這麼多神蹟,卻還不信?

之後,我與媽媽、弟弟一家都想方設法勸爸爸信耶穌。有一年,我們教會發起一個活動:給家裡未信主的家人寫封信。我和媽媽都給爸爸寫了,但他還是沒動靜,不僅如此,他因為過去對聖經有一些知識,還能和我媽媽針鋒相對,而我媽媽又不能像未信主時那樣,隨著性子與他對抗,所以受了不少氣。

教會長老過年請爸爸去吃年夜飯,爸爸怕被勸,又拒絕了;爸爸的老同學給他送的名牧講道光碟,也被他丟在一邊;教會老弟兄上門,爸爸也只是敷衍一下……

 

冰,開始瓦解

去年耶誕節,弟弟所在教會有晚會,邀請慕道朋友參加,爸爸也拒絕。侄兒來邀爺爺,爸爸卻開出個條件:你期末必須考全優!後來侄兒真的考了全優。爸爸才去參加了晚會。

這一次,爸爸說掛完水再決定是否要信耶穌時,我知道他的潛臺詞是:如果不是炎症,是癌症我就信。他這樣的心態,使我非常為難:我該如何禱告呢?作為女兒,我既不希望他得癌症,又希望他信耶穌,我只好在上帝面前迫切為他禱告,教會也為爸爸禱告,有一個老阿姨甚至大清早去腫瘤醫院幫忙掛號。爸爸的兄弟姐妹都打電話催促他信主。

後來做CT,結果顯示陰影小了一點,但醫生仍不能確定病情,建議爸爸做穿刺。那天晚上,當我再次跪在上帝面前,不知如何開口為爸爸禱告時,聖靈感動我非常順暢地禱告了大約十幾分鐘,禱告的語詞,滿含對爸爸的深情和對上帝的篤信不疑,這些都是我平時不可能說出來的話。禱告完,我愣在那裡好幾分鐘,心想,我怎麼會禱告得這麼好?

 

多年的石頭挪去

第二天,媽媽打電話給我,說爸爸信主了。他上門去拜訪教會長老陳叔叔。在陳叔叔面前,爸爸說出自己心中的兩個疑惑:一是,為什麼很好的基督徒,會因為做好事被車撞傷至半癱(此人是我家一個親戚)?二是,在耶穌的門徒中為什麼會出現猶大?陳叔叔對其進行了答復。爸爸多年的疑惑終於放下了。

之後是做穿刺手術,爸爸本有些懼怕,但在手術前,他禱告,心裡的懼怕都消失了。

穿刺結果是炎症!但醫生說,沒有穿刺到的地方不能保證沒問題,他囑咐爸爸以後去定期檢查。

在醫院病房裡,爸爸給一病友傳福音,那個病友決志了。爸爸一信主,就結了個果子,真感謝主!

不久前,爸爸告訴我們,他第一次去教會聚會那天,一上公車,他的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好像浪子終於回了家,他知道那是聖靈的感動。

是的,爸爸這個浪子,主等了他多年,終於回家了!

 

作者現居中國杭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我的小偷史:拾麥穗者和掐麥穗者(白丹)2017.05.25

 

白丹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5.25

 

拾麥穗,在聖經舊約律法裡規定:“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利》19:9-10)窮苦人沒有生計來源,所以上帝賜予他們日用的飲食。一方面讓人知道上帝的慈愛和恩典,一方面通過人的憐憫和施捨,讓人彼此相愛、連接。

有一種掐麥穗者,如耶穌的門徒,在安息日掐麥穗(參《可》2:23)。法利賽人從律法的角度來看,耶穌的門徒是在上帝不允許的環境和時間掐麥穗。然而上帝看到,他們不是出於貪心,而是真正需要。上帝的慈愛比律法更有力量,上帝的憐憫比人的規條更讓人有平安。

還有一種掐麥穗者,卻是小偷、盜賊、撒謊者、貪心者。他們本來富足,卻不滿足自己擁有的,故意掐別人家的麥穗,佔有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且為自己的罪製造正義和合理的理由。

 

同學的小印戳

 

我小學二年級時,因為貪心,偷了同學的小印戳。我告訴自己:這是最便宜的東西,才5毛錢。拿走了,也不算偷。

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膽戰心驚,害怕有人看到——上帝把良心安置在人的內心,這良心把我折磨得一直不安。“偷”本來為了享受和快樂,結果得來痛苦和緊張!我不敢把贓物拿回家,時時刻刻用賊眼盯著前桌的小姑娘,常常覺得她已經發現我偷了她的東西。

不巧的是,一天,我拿出來這個小印戳玩的時候,物主抓到了賊——她大聲問我:“你的那個印戳是我的嗎?”

我頓時心生恨意——我恨她把醜惡的我曝光了。明明作惡的是我,我卻恨惡這印戳的真正主人。

其實,我們不也這樣對待上帝嗎?我們偷了上帝的榮耀、偷了上帝賜予的物質,我們利用上帝給的恩賜創造財富,卻又痛恨上帝,排斥上帝,反叛上帝,不願意承認自己屬於上帝,不願意順服,不願意奉獻。耶穌用生命換回了我們,我們卻仍認為自己是生命的主人,不把主當做主!

 

五毛錢撕一半

 

初中時上公車,我總是把5毛錢撕開一半,投入投幣箱。一次,售票員阿姨看了我一眼:“你那個是5毛錢嗎?” 我說:“是。”阿姨其實明白,看著我,但是沒有戳穿我。我就像過街老鼠一樣趕快衝過去,唯恐她質問我、別人嘲笑我。這是大人給孩子一個尊嚴、一次機會,我卻恨惡這個阿姨提醒我,讓我知道我在犯罪。要是她不問,不是更好嗎?我不就更加心安理得嗎?

我不感謝對方的寬恕和仁慈,不感謝對方沒有懲罰我——這也是我認識耶穌後的情景。我以前不認識祂,我就隨從現今的風俗,心安理得的犯罪。認識上帝之後,聖靈讓我知道罪,對此我惱火——若我不知道罪,還可以任意犯罪,該多好啊!

當我成了上帝的僕人、開始服事上帝後,才知道真正的自由有多麼坦蕩、平安、喜樂。有上帝的靈在我們裡面運行,為我們打仗,我們能自由地不去作惡,能戰勝罪!不認識耶穌的時候,我們開心地犯罪、暢快地死亡。如今即使有征戰的痛苦,也有盼望和喜樂。

 

玉米地偷玉米

 

亞當和夏娃吃善惡果,是因為餓嗎?是因為物質匱乏嗎?是因為貧窮嗎?不是!他們富足,卻忘了上帝的恩典。他們驕傲,忘了自己是卑微的被造物。

今年夏天,我看到一片玉米地果實累累,空無一人。我心生貪念,認為這些玉米沒有人種、沒有人養,沒有牌子寫著不准摘(律法)。其實我心知肚明:這麼大一塊玉米田,怎麼可能無主?

上帝給的良心、上帝的律法,對那時的我完全不起作用。我一把抓住離我最近的玉米,掰了下來。結果,這個玉米沒有熟,是不能吃的。更糟糕的是,我身後大樓的窗口,竟然探出來一排人,大喊:“玉米熟了嗎?”我沒有想到,有這麼多人觀賞我的罪行——雖然他們不是為了抓我這個小偷,而是自己也起了貪心。

正在那個時候,突然一輛銀行的送鈔車開來。我遠遠沒有看清,以為是警車來了要抓我,嚇得魂不附體。原來,被人看見犯罪,我會羞愧、懼怕成這樣啊!如果被永生的主看到,我又會是怎麼樣呢?然而我的主,就是能看到啊!我終於明白耶穌為什麼說,末世“那時,人要向大山說:倒在我們身上!向小山說:遮蓋我們!”(《路》23:30)人類羞愧到極致,不是因為被別人看見,而是被永生上帝的公義責備並審判。

我彷彿看到上帝衝我發怒:“你以為我看不到你嗎?你以為你這不是犯罪嗎?”我更看到祂的傷心:“我不是為你的罪替你死了嗎?你還要做這樣的事情羞辱我嗎?你看我的鞭傷,你看我的釘痕,都是為你這次的罪行承擔的。”

我說:“主啊,我不配!”主說:“當魔鬼為你這次的罪行控告你的時候,你指著我的傷痕說我替你承擔了,你就可以稱義。‘沒有人定你罪嗎?’‘我也不定你的罪,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8:10-11)但是現在你必須悔改!”

偷盜只因貪婪

 

若我們信主只為健康、富足、平安、快樂,也就是滿足自己的貪慾,那我們就白忙了,因為主耶穌沒有為這個而來。耶穌說:“你們找我,並不是因見了神蹟,乃是因吃餅得飽。”(《約》6:26)但是耶穌有祂的使命——帶來天國的福音:“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15)“我就是生命的糧。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約》6:35、53)人子做了那個讓人飽足的羔羊。

我們之所以貪心,是覺得上帝給我們的救恩還不夠,上帝用生命換來了我的永生還不夠。我們褻瀆上帝的大能,蔑視上帝的救恩!耶穌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28:18)“你(天父)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教會)。”(《約》17:22)我們身為永生王的兒女,還有什麼虧缺嗎?當然沒有!我們只是因為貪婪而不斷偷盜。

 

講一半、信一半

 

許多教會不愛講悔改、認罪,不講上帝的審判和公義、十字架的救贖,只講行善、成功、上帝無限的愛和恩慈、上帝給信者的福樂……只要上帝滿足人的私欲,完全不在乎耶穌的死和自己是什麼關係。

為利講耶穌,為利信耶穌!想要肉體得好處,又想在天國有份,所以講上帝的道,只講一半,信耶穌也只信一半……筆者相信,到死亡那一日,必然謊言暴露,應許落空,直落地獄。

信徒是被擄走又歸回的子民,被這個世界的罪惡擄走後,被耶穌基督的寶血贖回,重生,有聖靈內住,雖然肉體沒有死,但是可以在這個世上稱義。這歸回是離世歸父、回到樂園。正因為“這世界非我家”,我們要用一生與這個世界抗爭,而不是妥協,更不是融合。榮耀上帝,不是讓自己得榮耀、獲成就,而是讓耶穌得榮耀——十字架之死的榮光、為罪人代贖的榮光、與世界貪慾對立鬥爭的榮光、為救靈魂願意奉獻自己的榮光!

追求宗教成功的貪心

 

人常覺得匱乏,陷入以下的罪行:

覺得匱乏之處   以罪彌補,錯上加錯
物質不足  

——貪心——

偷盜佔有
面子不足 嫉妒、羡慕、偷盜
教會勢力不足 為了滿足自己,擴張教會勢力
靈裏不足 用宗教形式滿足
福樂、安全感不足 對神的話斷章取義,自我安慰
得救的確據不足 用自己的好行為補足耶穌的救恩
行為不足 不看救恩,而是用自我苦修賺取功德

 

有的信徒很累,每天追問上帝:“如何成聖?如何靈修?如何明白你的話?如何守律法?”聚焦於“我”,卻不深思“上帝做了什麼?因信稱義信的是什麼?上帝為什麼不定我們罪?耶穌是如何愛我的?”

要知道這一切的答案都來自於十字架的救恩,因為祂的死“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祂是愛我,為我捨己。”(《加》2:20)不是憑著自己的血氣和善行去努力掙得平安和永生,而是活在我們裡面的基督自己做的。“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加》6:14)一個在世界裡面死了的人,就不再用屬於世界的貪心去活,而是聽從耶穌而活。祂是你的主人,給你飲食,也給你靈糧和恩賜。得到多少,是在於那施憐憫的,而不在於我們的能力。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3)

 

作者現居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當公主的水晶世界破碎……(王秋婉)2017.05.24

王秋婉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5.24

 

我從小就是基督徒。我的家族人丁興旺,姑姑和叔叔在教會服事,爸爸常常接待來講道的牧者。在很多人的眼中,我家是少有的幸福之家。

 

跪在地上痛哭

 

上大學後,我除了學習,就是去教會,生命慢慢成長。

畢業後,我感到對家鄉的教會有負擔,毅然回到了家鄉。我想,我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服事啊!然而,就在我憧憬著未來、滿懷期待的時候,家庭矛盾猶如銳器,劃破了我公主般的水晶世界。哥哥和嫂子爭吵得越來越激烈,嫂子執意要離婚。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哥哥和嫂子的爭吵擊碎了。

嫂子喋喋不休的埋怨,爸爸滿臉的愁容(甚至以死來威脅哥哥)……每個人都向我傾訴。我就像垃圾桶,任他們傾倒內心的抱怨。

爸爸要求我盡力使全家和好。可是一個單純嚮往愛情的女孩,要怎樣才能承擔家庭破碎的重擔?我開始在上帝的面前哭泣,祈求上帝幫助我。一天早晨靈修,一節經文深深刺痛我的心:“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1)

我跪在地上痛哭。我好無助!我將這經句抄下來貼在書桌旁,期待哥哥、嫂子以及爸爸,能夠回到上帝的腳前。

 

父女如陌生人

 

爸爸時常絕望地出走。打不通爸爸的電話時,我就哭著祈求上帝,保守爸爸平安。我想,是不是我愛家人勝過了愛上帝,我的家人才遭受魔鬼的攻擊?

姑姑每天來我家禱告,要我好好讀聖經,要我去教會服事。一天晚上,姑姑從教會回來,要我勸勸馬上高考的表弟,放棄報考大學,去讀神學。我不假思索地反問:“為什麼不讓我讀神學?”沒想到這樣一句話,使我走上了艱難的讀神學之路。

爸爸因為家裡的事情,已經憔悴不堪。我知道他期待我能夠好好工作,留在他的身邊。可惜我的選擇,傷透了他的心。我不敢和爸爸談我讀神學的事情,每一次都是姑姑去勸爸爸。那一個月,我不敢看爸爸的眼睛,不敢和爸爸說一句話。父女倆如陌生人一樣,沉默是我們唯一的對話。

媽媽哭著勸我,為自己的未來好好想想。我則堅定地認為,只要我將自己完全奉獻,上帝必會保守、看顧我的家人。如果我成為了傳道人,上帝必會讓我的家庭成為榮耀的見證。

我哭著離開了家,去參加一個培訓學校,準備考神學院。因為只有週末才能夠用手機,所以每次拿到手機,看著一個個未接來電,我都特別害怕,害怕有不好的消息,害怕失去我的家。

每次給爸爸打電話,爸爸那顫抖的聲音,讓我的心都碎了。爸爸祈求我給哥哥、嫂子打電話,勸他們好好生活。爸爸一次一次地告訴我:“婉兒,爸爸不想活了!你哥哥傷透我的心了!你要好好考慮自己的未來。”

我無助地跪在學校的衛生間痛哭。我不知道如何勸爸爸,不知道如何面對破碎的家。我在絕望中祈求上帝,只要能夠保守我家人的平安,我願意完全將自己奉獻。

每一次禱告完,心裡都特別平安。我是不是太沒心沒肺了,只要聽不到爭吵就以為一切平安?於是我給一個牧師打電話,是他將我送到培訓班,如父親般照顧我、鼓勵我。他笑著回答:“傻丫頭!如果不是上帝安慰你,就你現在的情況,怎麼可能安心讀書呢?”是啊,如果不是上帝安慰我、看顧我、帶領我,我哪裡能夠安心讀書呢?

哥哥出了車禍

 

在被神學院錄取後,我在一家基督徒書店幫忙。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和家裡通電話。媽媽向我傾訴她的擔心,爸爸向我傾倒他的絕望,嫂子向我埋怨。那時的我,每次接到電話都害怕,害怕爸爸出現意外,害怕哥哥因酗酒再出車禍。

我找不到任何人傾訴,也不敢向任何人傾訴。最痛苦的時候,我就一邊寫禱文一邊哭泣,整夜整夜地失眠。我一直問上帝,袮存在嗎?如果袮存在,為什麼讓一個願意捨棄一切跟隨袮的人面對這麼多的痛苦?我苦苦哀求上帝:我將來會成為傳道人。如果我的家庭不幸福、美滿,我怎麼站在講臺上宣講袮的話語?怎麼為袮作見證、怎麼榮耀袮的名?

上帝似乎沒有傾聽我的禱告。春節期間,我回家的第一天晚上,哥哥出了車禍。表哥和我爸爸開車接我趕往車禍地點。我在車裡,通過微弱的燈光,看著低垂著頭的爸爸。這半年來,他瘦了。他不說話,卻發出絕望的哀歎。

車禍現場有很多人。車子完全翻了過來,一半在路上,一半懸在溝渠之上。遠遠地看到蹲在一旁的大哥,我的心才落下。沒想到,爸爸瘋了似的,對著哥哥撕心裂肺地大喊:“為什麼你不死在車裡?你死了,我不會掉一滴眼淚!”

表哥將爸爸往車裡拉,爸爸不進去。我上前大吼:“你必須回家!”幾個人合力,才勉強將爸爸塞進車裡。只是到了家,爸爸還是掉頭走了。望著爸爸的背影,我好無助。上帝啊,袮在哪裡?

事情接二連三地出現。我不知道眼睛哭紅了多少次,膝蓋跪得變成了青黑色。我心裡一直鼓勵自己:這是上帝給我的考驗,看我是不是真心跟隨祂,看我是不是愛家人勝過了愛祂。然而晚上依然失眠。幾個月的時間,禱文寫了將近10萬字。

也許是上帝眷顧我,實在不忍在開學的季節,讓我哭著入學。家裡的關係開始緩和。爸爸也慢慢地恢復過來。嫂子在無休止的痛苦中,認識了上帝。

沒有爭吵,沒有哭泣,沒有埋怨,沒有噩耗,一切似乎回到了從前。

我還畏懼什麼?

 

當我以為一切都歸於平靜,為重獲新生的家庭而喜樂的時候,爸爸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哥哥又出了問題。

聽著父親的描述,我想,一個父親到底多愛自己的兒子,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來挽回兒子的心?我轉念問上帝:“袮愛我嗎?我也是你的兒女。你為什麼讓我再次面對家庭的破碎?”

聽著爸爸失聲痛哭,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安慰他。我不知道上帝要怎樣才肯甘休!我哭著回到宿舍,我埋怨上帝:為什麼不拯救我的家庭?為什麼不看顧我的家人?為什麼任魔鬼吞噬我的家庭?

在極度的痛苦中,我挨到春節。我特別害怕回家。我知道我在逃避,逃避破碎的家庭,逃避絕望的爸爸、眼含淚水的媽媽、心痛的嫂子。

整理作業時,看到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寫道:“沒有任何事物會在主最恰當的護理之外。”我恍然大悟,是啊,一切事物都在上帝的合理護理之中,我又擔心什麼呢?上帝不是一直都在嗎?

“耶和華啊,袮已經鑒察我,認識我。我坐下,我起來,袮都曉得;袮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袮都細察;袮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袮沒有一句不知道的。袮在我前後環繞我,按手在我身上。這樣的知識奇妙,是我不能測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詩》139:1-6 )。是啊,上帝一直都在,祂知道發生在我家裡的一切事情,知道我的心思意念!我還畏懼什麼?

仔細思量這兩年來發生的一切,大哥幾經車禍,現在依然健康。爸爸幾次絕望地寫好遺書,想要自殺,現在不僅活著,身上的病竟意外消失了。大嫂遭受了苦痛的折磨之後,受洗歸入了教會。

也是在痛苦中,我無數次地向上帝哭泣、埋怨、呼求。結果是,我的心更加貼近上帝。我深切懂得了,什麼才是有福的一生,那就是認識上帝!“認識袮——獨一的真上帝,並且認識袮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約》17:3)

回想這兩年的血淚歷程,我突然明白了:如果不是上帝的恩典,我的家庭大概早已完全破碎了!

也許痛苦會繼續,也許意外會發生,也許還會有哭泣……可是我已經不再害怕,不再擔心,因為我知道上帝一直都在,祂一直關注我的家人。上帝知道我所要的,知道我所求的。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上帝的裡面,默然接受。

 

作者現居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小和事佬(姜洋)2017.03.30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姜洋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30

 

敲上一棒

 

週六的下午,我們一家人圍著餐桌吃點心。8歲的兒子熱了奶、烤了麵包,妻子則從冰箱裡拿出杏仁巧克力。兒子見到,有些不服氣地問道:“為什麼你們總可以吃糖,而我只能偶爾吃一顆?這很不公平!”

說實話,兒子的話有道理。可是為了維護大人的臉面,妻子與我還是一唱一和,給兒子“擺事實”、“講道理”。一個說,巧克力並不完全是糖。另一個則說,杏仁是很有營養的堅果,對健康有好處……

可想而知,我們的這番“歪道理”,並沒有說服兒子。反倒是在兒子面前,我們當家長的又一次作了壞榜樣。

我們常常希望別人對我們能够一視同仁,老闆在我們面前能以身作則。可是,我們自己卻慣性地厚此薄彼,言行不一。不過可喜的是,不經世事的小孩子,常會給我們敲上一棒,使我們不至於完全迷失。

 

好了傷疤

 

我家原有個查經小組,每週聚會一次,學習聖經、分享、禱告。

一次,一位慕道友說出他的苦衷。他在美國一所大學做細胞研究,最近幾個月,研究進展緩慢,就連分離細胞這樣簡單的程序,他也無法順利完成。他的老闆不願見他,同事也質疑他的工作能力。這讓他的情緒更加低落。他希望我們一起為他禱告,求上帝幫助他度過難關。

兩個星期之後,他興高采烈地來到了我們家,一進門便說:“搞定了!”

“什麼搞定了?”我們一頭霧水。

“實驗!實驗搞定了!”他興奮地答道。

“你看,上帝聽了我們的禱告,幫你度過難關了。”另外一位慕道友道。

“也沒有啦!我只是仔仔細細地把實驗重新做了一遍,就成功了。其實,只要嚴格地執行步驟,實驗就不會有問題了。”他自信地說著。

我欲言又止,只能在心裡感慨我們的無知。“好了傷疤,忘了痛”是我們人的通病。苦難中,我們祈求上帝,希望上帝幫助我們。當我們順利度過難關之後,卻常常忽略上帝的恩德,認為那是自己的功勞。

 

你有幾色

 

在我的大學畢業留言册中,一位同學這樣寫道:“人生有7彩,你有幾色?”

“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我一度以此為榮。可是那位同學的留言,卻點醒了我,使我認識到,我正過著不平衡的生活。

我們基督徒需要平衡的生活。除了信仰,我們也需要家人、朋友、運動,需要話話家常、娛樂消遣。如果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能够多一些色彩,也許更能够活出上帝的生命,流露出更多的真實的喜樂,並且更好地為上帝作見證。

當然,基督徒平衡生活的色彩組合因人而異,需要自己摸索出適合自己和家人的一種。

 

小和事佬

 

8歲的兒子,是我們全家的和事佬。

伴隨著輕輕的敲門聲,兒子推門進來,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接過來一看,上面寫著:“你應該向媽媽道歉。最好的辦法是彼此合作,而不是相互抵制。”

看了兒子寫的紙條,我別提多慚愧了,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為了一點無關痛癢的小事,我們夫妻二人爭得不可開交……

一個8歲小孩子的紙條,點醒了我們兩個糊塗的大人!

為了基督徒之間的和睦、團結,我們不也需要這樣的和事佬嗎?更何况,真正愛主的基督徒,能够平衡愛與真理,不會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與人爭執不休;真正愛人的基督徒,能够理解他人的傳統和文化,在真理的基礎上,用愛心接受對方。

 

作者來自遼寧,現居北卡州,從事腦功能方面的研究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當暴風雨襲來(露得)2017.03.09

露得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09

 

丈夫布雷克的癌病猶如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震蕩著我們的生命之舟。幸而有主耶穌與我們同船,祂是平靜風浪的主,祂使我們親身經歷了暴風雨中的平安。

 

病倒東京

 

9月25日,週二,布雷克去東京出差,原計劃週五就回家。

週三下午約4點鐘,我突然接到布雷克從東京打來的電話。原來,他到東京後,當夜左腎劇痛起來,並大量尿血,之後到急診室就醫。醫生們懷疑是癌症,但不能確診,只能先給他止痛藥,就讓他出院了。為使我不擔心,他特意打來電話。

左腎疼痛,尿出血,被送急診室——我頓時想起了4年前相似的情形。那一次,醫生診斷是腎囊腫。半年後追蹤檢查,發現囊腫消失。“這次也許是新的腎囊腫出現了吧”,我想。

但上次我在他的身邊,這次他病發,卻是在千里之外的東京。除了為他禱告,我也無能為力。

週四早上,布雷克的上司和同事都打來電話,傳達問候與關心,我請他們為布雷克禱告。

週四下午4點,布雷克打來了電話。他說感覺好些了,會照原計劃週五飛回西雅圖。我心中暗暗感謝上帝,並求上帝將布雷克平安帶回家。

 

 

如期而歸

 

週五中午,我與公公一道去機場接布雷克。公公雖工作繁忙,但仍自告奮勇去接機,是想給布雷克一個驚喜。

布雷克平安地歸來,讓我欣慰不已。他雖然疲憊,但臉上依然沉著和安詳。我們想盡快去看專家醫生,通過公公的工作關係,很快便預約上了醫生。

醫生給布雷克做了超聲波檢查,一看圖像說像腎癌,但得知布雷克4年前的病史後,便不能確定,說需要做進一步的CAT掃描檢查。

回到家,公公已把兩個孩子從學校接了回來。布雷克平日敬愛公公,此時患病,很需要聽聽作為醫生的父親之意見。公公安慰他說,就算是最壞的情形,也是可以治療的。

公公把孩子們帶走了,留下我們夫妻倆說體己話。3天的小別,漫長的等待。布雷克細訴病倒東京的情形,他提起許多人的幫助,比如,他下榻的旅館,專門派人到醫院去陪伴他。他也不忘調侃自己不靈光的日語……

3MegaCam

我翻開聖經《詩篇》第91章14-16節,與丈夫分享,它是我這幾天來的安慰。布雷克讀了起來:

Because he loves me, says the Lord,I will rescue him, I will protect him, for he acknowledges my name. 

He will call upon me, and I will answer him; I will be with him in trouble, I will deliver him and honor him. 

With long life will I satisfy him and show him my salvation.

上帝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

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

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

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

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

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多麼好的經節,我要把它背下來。”布雷克說。

 

確診腎癌

 

10月19日上午,布雷克第二次去做CAT掃描。這次我因感冒,沒有陪他去。約11點,他回到家,臉色有些凝重,我猜是壞消息。果然,他說,醫生確診腎癌,將於11月12日動手術摘除左腎。

我頓時很難過。原本我雖知道,他有可能是癌症,但心裡一直希望是腎囊腫。他卻語氣鎮定,沒有驚慌,也沒有悲傷。

我把手放在他的手心裡:“你擔心嗎?”

“不,我只是擔心你在擔心。”他答。

“我會全力支持你。”我不能叫他為我擔心。

“我們一起來禱告,”在禱告中,布雷克感謝上帝,藉著腎痛和尿血提醒他去檢查身體,才發現患了腎癌。他將生命的主權交在上帝的手中,求上帝完全地醫治。

我也在心中默默地禱告:主啊,求你使用我的丈夫,求你不要叫他所受的痛苦枉然。禱告時,一段經文湧現在我的腦海裡:“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禱告完,他微笑著說:“這些天,我一直在想,什麼時候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活。為主而活才最有意義,我想在教會傳福音。”

我的眼淚差點掉下來: 主啊,感謝你聽了我的禱告!

我為有這樣的丈夫而驕傲。他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當初嫁給他沒有錯。

如今,我們要攜手踏上一段新的旅程。

出人意外的平安

 

我生性多愁善感,遇事容易往壞處想。比如從前,每次布雷克因加班遲遲不歸時,我就擔心他是否出了什麼事。而今他大病臨頭,我卻樂觀起來。在等待診斷結果的日子裡,我猜也許是腎囊腫,不會是癌;當確診腎癌的時候,我想腎癌多半是在腎內,去掉腎就好了。萬一癌細胞擴散了呢?我盡量不去想它。

“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4)主耶穌的話格外受用。

我像聖經中的雅各一樣,緊緊地抓住上帝不放:天父啊,你說過,你必搭救愛你的人,你要醫治布雷克,因為他是愛你的人!天父,你才是我的保證!

布雷克對生死未卜的手術倒是頗為豁達。他一直想減肥,現在要做手術,他半開玩笑地對我說:“去掉了左腎,體重不就下降了嘛!”他心中的那份平安,甚至超乎他的想像,正如聖經所說:“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7)

在這個過程中,也有許多弟兄姐妹為我們代禱。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布雷克的同事、孩子學校的老師、親戚朋友……無數的禱告將我們托起。

除了禱告外,大家也用各種方式表達對我們的關愛。有的打電話來,與我細細分享照顧患癌家人的經驗;有的送來可口的飯菜;有的上門看望;有的表示隨時願意為我們照看孩子……患難見真情,這些關愛溫暖著我們的身心。

更感謝那創造宇宙萬物的上帝,將真正的盼望放於我們的內心:我們的身體雖漸漸地老舊,但祂賜的新生命卻在我們裡面一天天地成長,這新生命還要進入永恒。

不久,布雷克在教會做見證。他想到的是許多身體健康卻內心沒有平安的人,許多走向死亡卻拒絕新生命的人:“你們想要我心中的那份平安嗎?你們想要在主耶穌基督裡得到新生命嗎?”末了,他問道。

烏雲背後有陽光

 

手術很順利,醫生取出了整個左腎。腫瘤足有布雷克的拳頭之大,所幸腫瘤全部包在腎內。

手術當天下午,布雷克用微弱的聲音,請我為他讀《詩篇》第150篇:“你們要贊美耶和華,在上帝的聖所贊美祂,在祂顯能力的穹蒼贊美祂……凡有氣息的,都要贊美耶和華,你們要贊美耶和華。”

手術後的第2天,布雷克就能坐起來了。因躺了一天,他對前來探望的人感歎:“你們不知道,坐著是多麼享福!”第3天,我陪他在醫院的長廊裡走動。他吃力地邁開腳步,不時因疼痛皺起眉頭。我和他開玩笑:“從沒想到,我們會在醫院裡散步!”他笑著答:“挺浪漫的,不是嗎?”

第4天,布雷克出院回到家。剛進家門,外面就下起了瓢潑大雨。布雷克凝視著窗外雨後的天空,烏雲之上仍有陽光,他歡喜地稱它為“glorious grey(壯麗的灰色)”。

接下來,布雷克一天比一天康復。他的疼痛越來越輕,手術後第5天,他完全不需要止痛藥了。只是早上,總免不了噁心,他自嘲有“morning sickness(孕婦早上的妊娠反應)”。

手術後的第10天,布雷克去做復原檢查。醫生檢查了他的傷口,說恢復得很好。她接著告訴布雷克,他的病理研究結果證實是腎癌。所幸癌細胞沒有擴散,不需要進一步的治療,只需要定期的追蹤檢查。

我和布雷克為這好消息感恩不已。

回想這10天的歷程,的確如雨後天空“壯麗的灰色”(glorious grey),表面看似烏雲籠罩頭頂,但背後卻有陽光、盼望。上帝讓我們知道,活著的每一天都是上帝的恩典。布雷克開始用全新的眼光看待生命,看待世界。

是的,烏雲之上有陽光——上帝不僅親自安慰我們,祂還差遣地上的“天使”來幫助我們。手術前後,許多弟兄姐妹都來為我們禱告,陪伴我們;姐妹們也紛紛送來可口的飯食,以至於10天以來,我們家的冰箱裡,裝滿了中西美食。又不斷有朋友幫我們照顧孩子,讓孩子們過得很快樂。

此外,接連不斷的鮮花、禮物、問候卡,如同灑向我們的陽光,是這樣的溫暖。甚至,一家航空公司(布雷克的客戶公司)從日本寄來了1000隻“千羽鶴”,這千羽鶴由該公司200名工程師共同折成,這珍貴的禮物,讓我和布雷克動容。

經歷過這一切,更讓我們體驗到上帝愛的真實。的確,祂沒有應許我們天色常藍,但祂應許,祂時時與我們同在,即使是在暴風雨中。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西雅圖。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