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見證

離開一個教會,酸楚難言(段恩會)2017.08.31

 

段恩會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31 

 

美好的一天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我走在開滿小花的一條路上,不經意間,一棵美麗的大樹出現在眼前,樹上盛開著花,那花像蓮花一般大,它有著綠色的花苞,黃色的花朵,一陣微風吹來,花嫋嫋娜娜,暗香湧動。我沉醉在這花香中,像墜入一個美美的夢境中。

上帝的創造真奇妙,眼前的小草大樹,讓我體會到一種深深的快樂。

上帝賜的這快樂簡單而純粹。不管是孩童還是成人,都可盡情享受上帝賞賜的每一天,快樂呼吸,快樂生活。

 

5個月的低潮

 

但過去的一段時間裡,為什麼我沒能走出挫敗的陰影?

5個月以來,每當想起我之前呆的一個教會,起初,懷著一腔熱忱,我以為可以發揮自己的恩賜,在教會好好服事,卻沒想到最後,失敗像一盆冷水驟然潑下,此中滋味,酸楚難言。

那些與弟兄姐妹一起練習敬拜讚美、一起分享,一起去超市大採購,一起做飯的情景,如發生在昨天,歷歷在目。但如今,我離開了這個有許多美好回憶的教會。離開時,我的心還算平靜,但沒過多久,只要想起,便是輾轉反側。我的心情如同失戀一般,被難過、自我否定、挫敗感所充滿。

 

靠主得安息

 

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後來,靠著主的話,我得到了安息,焦慮與挫折感逐漸消失。

我喜歡大自然。在上帝所造的大自然中,透過美好的景色,上帝的愛向我顯明。我想,既然上帝如此愛我,我為何不能好好愛自己?上帝所賜的每一天都是新的,祂把這新的一天當作禮物賞賜給我,我為何不能接受這份禮物?

靠著上帝的恩典,昨天,還是憂愁悔恨;今天,便得了安息,每一天都是新的,我收到了上帝的禮物,這開滿鮮花的小徑,脫俗的大樹花,讓我的心靈掙開捆綁,感謝的心像跳動的音符一樣在心裡舞動。

屬靈前輩約拿單的故事

 

我想起屬靈前輩約拿單的故事。

著名的清教徒約拿單·愛德華滋(1703-1758)在耶魯大學完成了2年的神學學習後,他到紐約初次牧會,他做好了牧會的準備,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他將此稱為“熱切地追求更為聖潔和與基督甜蜜的聯合”。他在此收穫了珍貴的友誼,以及一段屬靈更新的日子。

但7個月之後,約拿單決定離開這所教會。他寫道:“當我想到要離開我曾度過無數個甜美和快樂時光的家庭和城市時,我的心情就非常沉重”。他離開的原因沒有人清楚。但是當時教會的一位管理人員給約拿單寫了一封信,明確告知,教會為他的離去感到遺憾,但是他們也希望能有一位更好的、更稱職的牧師來牧養他們。

關於他的離開,約拿單在日記中寫道:“我離開紐約經由水路前往韋瑟菲爾德。開船航行時,我雙眼不離紐約城,直到望不見為止。可是經過那一番悲苦的離別後,在我所登陸的韋瑟菲爾德,上帝大大地安慰了我……一想到將在天國見到親愛的基督徒們我就感到甜蜜……星期六的時候,我們在薩柏克靠岸,我在那兒守主日。在那兒,我獨自在田野裡散步,度過了甜蜜暢快的時光。”紐約的經歷使約拿單寫了“立志”中的第43和44條(註1),他將自己的生命熱切地獻給上帝。(註2)

偉大的屬靈前輩們遭遇低谷,卻反而激發靈性,更熱切愛上帝,每日與主同行。

 

每一天都是新的

 

5月來臨之時,這座北半球的海濱城市,終於迎來了她的春天,我也迎來了內心的“春暖花開”。有人說,一日一生。每一天,花兒迫不及待地開放,果實也在悄然孕育,人們也在悄悄改變。耶利米先知說,“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哀》3:23)

我經歷的這一段看似走不出的低谷,不能觸碰的傷處,在美麗的今天,上帝藉這眼前的花,大自然瑰麗的景色,觸摸了我,我將所有的挫折與憂傷通通拋在了腦後,投入上帝的懷抱,上帝的賜予與慈愛無比豐盛,超過我貧瘠的想像。

是的,耶和華是我的分,每一天都是新的,親愛主,牽我手。

 

註:

1.約拿單的立志有70條,43:立定志願,今後至死,行事為人,絕不以為我是屬乎自己的,而是完全屬乎神的,好與我在1723年1月12日所立的志願相符;44:立定志願,除宗教的目的以外,絕不容許別的目的對我的行為有影響,或在其中有絲毫部分。

2.約拿單·愛德華滋部分,引自海倫·K·霍西爾著,《愛德華滋傳》(Jonathan Edwards:The Great Awakener)曹文麗譯,30-36頁。

 

作者來自中國,現在韓國留學。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想念麗芳師母(樸人)2017.08.10

 

樸人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10

 

蘇麗芳師母,是聖地亞哥主恩堂中區劉孝棟牧師的妻子,也是我們的傳道人。她在2015年2月,因肺癌離開了我們,享年55歲。事隔一年多,我終於可以靜下情緒來寫一篇回憶錄。她的音容笑貌,仍歷歷在目。

 

理解和包容

 

麗芳獲有西維吉尼亞大學藥學系的博士學位,做生化研究數年。2000年進神學院,攻讀神學碩士學位。畢業後,在中區作了十幾年師母和傳道人。她熟知教會裡的每一隻“羊”,和教會的每一位都很親近。牧師佈道時,她常在門口事奉,關心會友和新人。

我丈夫還沒信主。麗芳和劉牧師深深理解我的難處,從未責備我為什麼時而去教會,時而不去。有一段時間,為了方便,我去另一個教會參加敬拜。她電郵來詢問,我如實地告訴了她。她見我安好,而且仍去教會,就心安了。

教會裡幾百人,什麼樣的性格、背景、屬靈程度都有。麗芳作為教會的管家和師母,必須包容各式各樣的人。她並不掩飾自己的難處和掙扎,為此切切禱告,讓主給她一個能接納人的心。她也常以《羅馬書》15章7節為勉勵:“你們要彼此接納,如同基督接納你們一樣,使榮耀歸與上帝。”主應允了她的禱告,讓她成為教會每一個人的師母、姐妹和摯友。

 

純真和直率

 

麗芳師母和牧師平時走訪教會每個小組,也是我們新動力查經小組的固定組員。他們夫婦輪流來參加查經。麗芳並不像劉牧師那樣,對各種問題迅速反應、對答如流,也並不顯示自己得過神學院的最高榮譽。她會很謙卑地問:那節經文的英語是什麼?我們共同查考後,她最終帶著我們找到恰當的答案。劉牧師能讓我們立即受益匪淺,她則教了我們如何查經。

麗芳師母的性格中,保留了純真、天然,兼之內心有上帝給予的使命感,所以她會像聖經中的先知那樣敢於直諫。教會裡很多的兄弟姐妹,都被她直言過。有一次,我評論某個老牧師講道中故事太多、經文太少,她立刻批評了我。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她是為我們好,所以並不抵觸,反而感激有人提醒我們。

劉牧師夫婦很樸實,平易近人,不拘小節。麗芳師母的恩賜,是能辨別別人的專長,並將其放在合適的崗位上事奉主。在她的慧眼下,我們小組的瑞新弟兄,盡職盡力地為教會做了幾年總務。後來我們憶起麗芳,瑞新弟兄說,我多麼希望她還在,能告訴我,我應該做什麼。

有力的講道

 

麗芳師母的講道,有力,深入人心。牧師是主講。她也時不時佈道,使牧師疲勞時可以休息,外出時不用擔心沒人上講台。她最後一次講道,講的是奉獻。

在教會裡,這主題很難講。麗芳師母開門見山:我不是跟你們要錢。教會不缺錢!但如果我們真愛上帝,真的信上帝的話,就應該把這種愛與信,融入我們的價值觀。為自己認為有價值的東西投資,這是一般人都懂的。更何況我們的這種投資,還帶著上帝的應許(參《瑪》3:10)。不過,如果有人因為奉獻金錢給教會,導致家裡“鬧革命”,可以不奉獻。

講道後一個星期,她因疼痛去醫院檢查,發現已是肺癌晚期。

聽到了這個消息後,會眾都很震驚和難過。教會舉行了為全教會癌症患者的禁食禱告活動。我平生第一次禁食兩次。

 

無悔的歲月

 

麗芳和孝棟牧師夫婦,是我們婚姻上的楷模。麗芳師母病重時,牧師甚至放下手上的事工,悉心照料她。她去世後,牧師常寫家書思念她。

有一回,他提到,他們25周年結婚紀念日時,麗芳電郵給他一封信:“我很想對你說一些好話,但我的心地堅硬,讓我說不出來。我本來以為,這只是我的個性或家庭影響,但昨天我意識到,那是魔鬼的作為。於是我隨從了上帝的意願,現在我得了自由。”她的領悟,值得我們每個人仔細思考。

麗芳師母去世一週年時,教會的弟兄姐妹把對她的思念寫成了一本書,叫做《無悔的歲月》,以記念她追隨主的一生。儘管她走了,我們相信,將來有一天我們還會再相聚。那時我們可以共睹主的容顏,同聲讚美,必定好得無比。

 

作者現居美國加州聖地亞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人生與曠野——我的信仰旅程(楊思琴)2017.07.27

 

楊思琴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27

 

最近看了作為聖經教師和歷史學家Ray Vander Laan拍攝的一套錄像——《在曠野中與神同行》,我很受感動。回顧我走過的人生路,就像一段曠野之旅,其中有艱辛和徬徨,也有上帝的同在和供應。

曠野並非絕境,曠野中有盼望,曠野是通向永生之路。上帝在曠野中打開我的眼睛,滋潤我乾渴的心田,指引我人生的困惑。

 

踏上未知之途

 

在故鄉的一所高校畢業後,我留校做了老師,教授英文。幾年後,我發覺自己缺乏國際經驗,教英文力不從心。此後,我發奮圖強,力爭留學,並義無反顧地踏上未知之途。那時我已成家立業,兒子已6歲。

來到美國,一切從頭開始:語言、文化、環境、課程、關係,一切都是新的。我住學生宿舍,當助教,打工,完成功課。想家,想兒子,我常感徬徨無助,孤獨寂寞,深夜有時會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以解思鄉之苦。那時沒有視頻,國際長途1分鐘要十幾元,家書也只能1週寫1封。

 

曠野中,遇見上帝

 

不知不覺,我的人生走在曠野之中。這是一段痛苦而艱難的旅程。在其中,我遇見了上帝。

那時,我在愛阿華州的一個小鎮讀書。學校只有20多個中國人,卻有1個中文查經班。查經班不僅是喝茶,也是查考聖經,引領我們思考人生。

查經班的弟兄姐妹熱情地接待了我,並在第一個聖誕節,帶我去參加福音大會,讓我更進一步接觸上帝。

我中學時,就喜歡思考人生,思考明天,被人戲謔“杞人憂天”。上大學時,我曾和聖經擦肩而過。

藉著查考聖經,我才發現,聖經和我的一生息息相關。它不僅回答了世界的起源,也回答人的起源,何去何從。“我要相信接受嗎?”這是一個思想掙扎的過程,也是回應上帝呼召的過程。

來美後的第二個聖誕節,恰逢世紀之交,我又去參加福音大會。這次是全家同行,是改變一生的一次征途。在一場聚會上,我感受到聖靈的感動——一陣愛的暖流貫通全身,我熱淚滿面,認罪悔改,呼求拯救。

“上帝如此愛我這個罪人,何必遲疑?我要全然接受這一生最美的祝福!”感謝上帝!先生同有感動,在大會上也決志信主。

誰能想到,曾是大學共青團學生幹部的我,會被上帝所揀選,成為新造的人呢?“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19:26)。

 

曠野中,上帝的庇護和供應

 

曠野是危險的,是讓人迷失的,但曠野也是避難所。聖經中的摩西,大衛,以及以色列人,他們不僅在曠野中遇見了上帝,也得到祂的庇護和供應。

留學初期,生活艱難。我們一家靠每月600美元的助學金生活,沒有過多的花銷,上帝的供應足夠且奇妙。

碩士畢業時,我的碩士論文得到承認並被發表,我被教授們評為最佳研究生。作為獎勵,學校還贈送我1年的學術報刊。

碩士畢業後,到哪裡讀博呢?下面的路怎樣走呢?我屈膝禱告,全然交托,我聽到這樣的聲音,“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吧!”(《太》15:28)。

起初我以為會去加州,但後來錄取的明尼蘇達大學提供全額獎學金——這除掉了我對生活的後顧之憂,“上帝的安排超過了我們的所求所想”,在我的第一本中英聖經中,我依然看見當時在此經文旁記下的心得。

大大方方地作基督徒

 

在明尼蘇達大學度過了6年時光,我的生命發生了蛻變:本來,我想心中有上帝即可,不必昭示天下。但鄰居弟兄告訴我,基督徒受洗後,要向衆人公開自己的身份,要為上帝做美好的見證,彰顯祂的榮耀。

我決定大大方方,喜喜樂樂地成為基督徒。因這身份超越了任何國籍、任何政黨,它讓我的靈魂有了歸宿,人生有了目的。隨後,我和先生一起,在雙城華人教會的新生命團契學習,成長,被造就。

 

祂的安排都是最好的

 

博士漫不經心地讀了8年。期間,到中國做研究半年後,我又生了老二,這孩子是上帝的祝福。在計劃生育的年代,誰敢想兩個?但在美國,上帝卻賜這樣的自由。

接下來是上帝帶領我找工作。助教工作3年後,我要自己尋求經費來源。這當中,我做過圖書館複印,法學院國際項目,甚至體力活,家政等工作,遞交了不下100封求職信。

我們常常看不到前面的路,但上帝早有安排。博士還未答辯時,就找到一個有意義且長見識的工作——在一所女子大學做國際教育交流。

工作不到1年,為了讓先生完成學業,我一邊獨自帶2歲的兒子,一邊工作。不曾想到,一次,兒子從5米高的3樓窗戶掉下來!孩子摔下時是頭朝下,除了小腿骨折,其他一切正常。若不是上帝的護佑和保守,後果不敢想像。

那些天,孩子疼痛難眠,我整晚抱著他,在房間走來走去。白天還要上班,晚上只能睡一兩個小時——那些天,我完全是靠著向上帝禱告得來的力量。

2013年,我蒙上帝呼召,經過半年禱告,與教會的同工們一起,創辦一個附屬教會的中文學校,學校旨在服務華人社區,讓更多華人有機會接觸福音,走進教會。

在2年任校長職務期間,我深刻感受到與上帝同工的甘甜:我雖付出了大量時間和精力,也要克服重重困難,但卻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和壓力,反而充滿平安和喜樂。

 

來吧,讓我們來曠野遇見祂!

 

回顧我走過的人生,它如同曠野,曠野中有痛苦,但更多的是歡笑與盼望。只因曠野中,主耶穌親自牧養我們。我們的每一步,必有祂的供應和看顧。

來吧,讓我們來曠野遇見祂!

 

作者來自中國武漢,現在印第安納州的一所高校從事國際教育交流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離開黑暗,看見美好(楊剛)2017.07.26

 

楊剛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26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早晨。

這一天,我從沉沉的睡眠中醒來。一陣溫暖柔和的風吹拂著我的臉頰,一種滿足與歡欣充斥著我的心。我感覺到萬物復蘇了——我仿佛看見春雨攜著風,嬌嫩的花,清新的嫩草,一日一綠的柳,來到我的窗前,向我唱起一首溫柔的歌。而我也掙脫了令我窒息的冰冷鎖鏈,成為復蘇萬物中的一個。

 

恐懼要將我吞吃

 

但,這個早晨以前的黑夜卻是如此的黑暗,死寂。恐懼像隻鑽入我體內的蟲子,在我四肢上有恃無恐地爬行。

那恐懼,已經累積了數個夜晚。每晚在我閉眼入睡時,它就襲擊我,試圖將我擰成粉漿。我連眼睛都不敢閉上。因為一閉上,就看見惡獸的的眼,它發出黃色的光,露出邪惡與嘲弄,盯著我,恐嚇著我,用它刺骨的惡意試圖將我吞吃。

那些夜晚,不僅是失眠、夢魇,也包括生活中種種壓力:學業、社交、家庭,對未來的迷茫擔憂,對過去的怨恨不滿……種種情緒在我白天清醒時也像一個個深坑,让我跌入其中,無力爬出。

 

安睡于祂的懷中

 

那一夜,我僵硬地躺在被子里,我想,我不能再這樣,我需要一夜好眠。

我安靜下來,開始禱告,讃頌上帝,我背起頌揚上帝的經文,內心感覺很溫暖,仿佛有大海接住了我這只忽浮忽沉的小舟。

上帝是個勇士,祂為祂的子民征戰時,沒有什麽是祂不能战胜的;上帝也是仁慈的父親,兒女眼含淚光,可以無所顧忌地到祂的懷裡寻求安慰。

我卻一直靠自己單槍匹馬去戰鬥,并不倚靠上帝。我向上帝承認自己的罪,祈求祂的原諒,求祂搭救我出兇惡,使我不要做夢。

不知何處來的力量,湧進我的身體,安撫我,使我強壯。第二天,從安穩的沉睡中輕松地醒來,我呼吸到了微甜的春風,回想起之前是夜夜难寐,這一夜卻是一夜無夢——這豈不是上帝的作為,豈不是上帝聽了我的禱告,使我安睡于祂的懷中?

他助我脱离恐惧

 

我以前喜歡看鬼怪靈異的故事。從小,潛意識深處,我就恐懼那些看不見的東西,總是想像,它們或是在廁所的轉角,或在房間的角落恐嚇我。一方面,我知道不該看鬼怪靈異故事,可同時,我又被人所講訴的這些鬼怪故事所吸引。

我知道,我內心的恐懼是自己造成的,因此更加討厭自己這個“嗜好”,但我又很無助。我也深知,這世界上更多的是美好的、使人快樂的事,我不需要用人編的恐怖故事作為娛樂。

那個夜晚,我對上帝說,上帝,求你使這嗜好離開我的生命,我不要再看那些“光怪陸離”的東西,我不想再走近它們。因為它們用恐懼阻隔了我與你的關係,試圖用毒鉤把我鉤走。

 

從痛苦中看見美

 

信主前,我喜歡一個人在房間裡,窩在床上寫一些黑暗的、絕望的文字,寫好藏起來。我覺得這是我不同於常人的天賦。每當我讀到那些著名作家寫的描述黑暗絕望的文字,他們對痛苦的了解令我佩服,他們從“豐盛”經歷中所創造出的許多令人肝腸寸斷的故事讓我羨慕——我從小就“信仰”痛苦,在痛苦中,獨自對抗,遇事絕不退一步。

但這所谓的“信仰”却让我不快樂。我一直很悲觀。4歲時,我就會想,第二天的游泳一定會因下雨取消;中考失利,我一遍一遍地數落自己;我沒有朋友,我總是將自己摒除在同學友情圈之外,以逃避朋友的背叛……我不快樂。我想,人是不會因為習慣痛苦而變得無堅不摧,恰恰相反,在痛苦中,我變得更加軟弱。

後來,我參加了教會團契。一開始,我就莫名其妙地很感動,眼淚總聚在眼眶裡,我却裝作不在意。

有一次,我向教会師母坦誠,我只能寫關於“黑暗”的文字。師母告訴我,上帝會讓我看見彩虹般美好的事物,讓我筆下寫出溫暖快樂的東西。師母的話,讓我如同被某種可愛的、毛茸茸的動物碰了一下,我被上帝的王國深深地吸引。

師母的確說對了。自從我進入教會,進入團契,親近上帝,我對身邊的美好愈來愈敏感。春日和熙帶給我歡樂,深夜雨幕也不再傳達孤寂,卻讓我嗅到鄰居松柏墻的清冽。我的世界像是发生了180度大轉彎,我轉身看見一個從未看到過的神奇世界。我不再試圖用假象的痛苦“麻痺”自己。我知道,就算痛苦真正來臨,我也不會無助孤單,因為,有一位上帝,祂復甦了一切。

 

作者現居加拿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即使一敗塗地(大衛)2017.07.20

 

大衛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20

 

2006年5月20日,當我決定離開臺灣的時候,心裡是很不甘願的!如今我卻滿懷感恩——如果不是父神有說不盡的恩典,今天我和我的家人,不可能在美國過著安寧的生活。

 

失去全部的股權

 

1990年,我在上海一手規劃、經營的中外合資企業,已是國際工具界巨擘百得公司(Black & Decker)在中國華東地區唯一的螺絲製造供應商。然而1999年,我因一宗外匯騙局,不得不把我全部的股權,讓渡給中方。那時候,我的情緒極度抑鬱和急躁,甚至感到無地自容。我平生第一次呼求耶穌救我。聖靈大大地充滿我,讓我感受了耶穌基督的愛,和祂救贖的大能。

“各人最穩妥的時候,真是全然虛幻。”(《詩》39:5)上帝開了我的眼睛,讓我看見聖經中的話語,是如何在我生命的經歷中顯明出來。我立志過聖潔的生活,獻身傳福音。於是2000年春季,我和妻子加入了臺灣教會“為主當兵”的呼召,即:拿出一年的時間分別為聖,全職供教會使用。

我當時參加的教會,已有13對牧者同工、10多位行政幹事,7名“為主當兵”的人,和幾位神學生,全職在教會事奉。我只是跟隨牧長出入服事的小兵!然而就在我跟隨牧長服事的過程當中,大大見識到耶穌的能力,也強烈感受到弟兄姐妹的信心和愛心。

2000年中秋,有一天,主任牧師帶我去一個新來的家庭!這家男主人告訴我們,他在東南亞當駐外使節期間,他的身體突發“猛爆性肝炎”。因他病危,臺灣政府動用了醫療專機,把他接回臺北急診。就在飛行途中,他恍惚感覺到,隨機的醫護人員為他禱告。於是他就在半昏半醒之間,開口說:“耶穌,請你救我!”耶穌聽了他的禱告。他在臺北的醫院救回性命,隨後在加護病房受洗信了耶穌。

 

向地下錢莊借錢

2000年底,我再度創業。到了2004年,我已經把生意擴展到砂石運輸、土石採取。短短的幾年間,公司的規模急速擴張了42倍。我卻沒有意識到,這正是致命的開始!

當時的教會牧長和我,都異想天開,想幫助教會建立營利事業。我天真地以為,自己追求聖靈充滿,牧長又時時刻刻在我身邊,魔鬼想要再推倒我,是不可能的。

由於起家和擴展過快,我不得不向銀行大肆舉債!我向7家商業銀行和3家卡車租賃公司,以他們允許的最高融資額度借款。那時候,除了​​我具有很好的個人信用和工程合約之外,我的母親也提供了多筆大面積的土地,作為我的扺押擔保。

後來,公司開始出現嚴重的資金周轉困難。於是我就向多家惡名昭彰的地下錢莊借錢!在臺灣,如果一個人的財務走到這個地步的話,他的結局大概不是被逼死,就是自殺。

放高利貸生意的人都是老江湖!他們清楚我的底細,於是從每10天收10%的利息開始引誘我,再趁急迫的時候,把利息加到30%甚至100%。等金額到了一定程度,地下錢莊就派人跟跟踪、監視我,防止我逃跑或脫產。

在臺灣,生意人開出去的支票,就像一張賣身契!如果你跳票了,所有跟你往來的銀行、生意合約人、廠商、個人信用卡公司,當天即把你列成為拒絕往來戶。然後委託律師以最速件,向法院申請扣押公司、個人和擔保人的財產。往後你的日子,不是在監牢中度過,就是在壓迫中度過!而你的前途,大概也就到此為止了。

聖經說:“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6:10)我就是那被愁苦刺穿的人。

 

從此沒回過故鄉

 

2006月5月19日,我從臺灣出境到新加坡,然後飛到三藩市,從此沒回過臺灣。我只帶了一張綠卡、7張信用卡、6000塊美金、一隻手提運動袋,就離開了42年的故鄉,再沒有回過頭!

到美國後,我沮喪、恐慌、焦慮,到了必須求助專業的心理輔導以及精神科醫師的地步。出現這種情況,除了美國的環境、文化、人際關係,讓我感到很陌生和很無助之外,也因為我離開臺灣以後,父母親的關係、家產、教會都產生很激烈的震盪,連​​報紙的社會版新聞都報導了,造成我心理上巨大的傷痛。

1970年代,當多數臺灣人還在省吃儉用的時候,我們家已經有300多個退伍軍人,幫我的父親工作了。1990年代,當多數大陸人工資水準還很低的時候,我在上海已經有22畝地的工廠、別墅。2000年代,當我的兄長才成為信徒的時候,我已經有能力幫助教會建堂,幫助親戚選國會議員。

可是我來到美國之後,為了生活、為了孩子、為了保險,大概有5年的時間,我一直在長途卡車上工作、睡覺,並且只能在卡車靠站的時候,吃飯、上廁所和洗澡。

剛開始時,我內心感到無比的悲哀,但之後,愈經歷就愈感到是主的帶領,愈感到一切都是主的恩典。至今,我不僅走過美國的40多個州,看過數不清楚的城鄕風貌,我還橫貫過加拿大,到過墨西哥每一個邊境大城!我的駕駛工作記錄,顯示我是一個可以在暴風雪、暴風雨、沙塵暴、強風、雷電、濃霧等特殊天氣下駕駛的、有經驗的專業司機。

最快的公民申請

 

聖經說:“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篇119:71)聖經又說:“耶和華保護愚人;我落到卑微的地步,祂救了我。”(《詩》116:6)

雖然我從來沒有上過語言學校,但這幾年,上帝卻藉著工作來操練我的英文。現今,我的英文已足以應付生活、工作的需要。這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我們夫婦從沒有教過孩子英文,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孩子作功課,但孩子卻從來沒有讓我們失望過。

我的卡車曾經在8萬磅高載重下,以高速翻覆在路旁的田溝中(因為副駕駛打瞌睡了),可是我卻奇蹟般毫髮無傷。我到猶他州的鹽湖城,應徴全美最大的包裹運輸公司的工作。負責面談的人發現我的駕駛年資不符資格,居然設法讓我達到被雇用的標準。

“上帝啊,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詩》51:1)

我憂慮過好幾年,擔心自己沒有資格申請公民,讓逾期居留的妻、兒進退兩難!顧忌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後,有一天聖靈感動我,我閉上眼睛禱告,然後把公民申請書寄出去。不到2個禮拜,我就收到了移民局的通知,去做指紋和照相檔案。再過一個星期,我就接到移民局面談的通知。教會很多弟兄姐妹告訴我,這是他們聽過的申請公民最快的一次。

成功歸化為美國籍,對我具有重大的“屬靈意義”。它不僅讓我逾期居留多年的妻兒立即獲得豁免,可以馬上就地辦理永久居留權,而且,多年來,我也一直以這件事作為上帝是否原諒我的依據。

自從2006年我離開臺灣以後,我的公司因我而分裂,我的教會也因我而分裂,我父母的感情也因我而分裂,我兄弟姐妹的關係也因我而分裂,我家的財產也因我而分裂。這些事情的發生,讓撒但魔鬼不斷控告我:“你已經得罪上帝了!”這聲音,不斷迴響在我的耳邊。我生了一場重病,幾乎死掉。

“使人在我們的身上看見耶穌!”

人生總會有遇見苦難的時候。我們可以決定,是讓苦難毀滅我們,還是靠著主重新站立?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希》4:16)

 

作者現在美國,從事駕駛工作。

4 Comments

Filed under 見證

如果失業了(冬青)2017.07.13

冬青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13

 

身為教書匠,我很享受每個學期期末考試結束後、假期開始前的短暫時光。這段時間裡,沒有緊張、忙碌的授課任務,只要做些輕鬆的收尾工作,安靜等待假期開始。

可是今年的6月底、7月初,我的這段美妙時光卻蒙上了一層陰影。學校通知我,由於國家教育政策的調整,下個學期,要削減我的科目課時的一半。而且一年之後,根據情況,甚至可能撤銷這個科目。也就是說我可能失業!

聖經《箴言》說:“忽然來的驚恐,不要害怕。”(《箴》3:25)然而,我不但驚恐,而且害怕。

 

人生失敗了?

 

一想到可能失業,我就覺得,我的人生好失敗!人過40,當年的同學、朋友都在升官、晉級、加薪,我卻失業,以後怎麼在微信朋友圈、同學群裡混呢?父母、公婆年紀漸長,身體狀況不樂觀,經濟上需要貼補貼補。少了我這份收入,我家怎麼維持愜意的生活呢?如果幾年前沒有任性,我現在還在以前的學校工作,我教的是重點科目,絲毫不會受教委政策的影響,現在又怎麼會面臨失業呢?

好在我畢竟信主10多年,也不是“吃素”的。面對這些如潮水般湧入的負面想法,我立刻從聖經裡翻到經文:“你們或吃或喝,無論做什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行。”(《林前》10:31)“不要毀謗,不要爭競,總要和平,向眾人大顯溫柔。”(《多》3:2)

和同學、朋友比物質、財富,並不榮耀上帝,不可取。“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路》12:22)我的生活,父母和公婆的生活,上帝會看顧。祂必然會養活我們全家,無需我操心。“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箴》3:5)我唯一需要仰賴的,是上帝。

 

更大的驚恐

 

想到這裡,我彷彿定了心。然而沒想到,不久,內心更大的驚恐接踵而至,再度將我淹沒。

我不是信主10多年了嗎?怎麼會因為一個未確定的消息而驚恐、害怕呢?這10多年我是怎麼信的?看來失敗的不是我的“人生”,而是我的“基督徒生”!

然而我控制不了自己。到了這一步,我已經沒有力氣去想聖經經文,或者翻看經文了。我垂頭喪氣地對上帝說:“主啊,怎麼辦呢?”因為不知該如何禱告,我翻來覆去地說:“主啊,我讚美你!”

在難過和歎息裡,我反反覆覆地說著這兩句話。

終於,我的心完全平穩、安靜了。先前的焦躁、擔心、掙扎、埋怨,不知去了哪裡。後來我明白,我是經歷了傳說中的“屬靈爭戰”(參《腓》1:28-30)。在我完全承認自己的無用、來到上帝面前時,祂替我爭戰,祂讓我經歷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已經戰勝了控告我的、定我罪的,並且已經得勝有餘(參《羅》8:32-37)。我的人生、我的“基督徒生”,因耶穌的得勝,已經不再一敗塗地。

要不要抗爭?

 

同事聽說我的情況後,好心勸我:“你要和學校談條件,要據理力爭,不能任學校宰割。”孰不知,我雖然感謝同事的關心,卻怕聽到這類的建議。

因為,抗爭實在有違我膽小、怕事的性格。網上購物,偶爾向賣家投訴時,對著電腦打字,我都會面紅耳赤、心臟狂跳。我實在不敢想像,如何和領導進行面對面的溝通。何不灑脫些,“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呢?再說,聖經上也有以撒讓井的例子在先(參《創》26:12-23)。如果真的失業了,我就安靜等候上帝幫我找新工作吧,不要抗爭了!

可是不抗爭的原因,我也非常清楚,是出自內心的膽怯,害怕與人產生任何衝突。聖經上有“按才受託”的教導:人有5千兩銀子,還是1千兩銀子,並不重要。上帝要的是人的忠心(參《太》25:14-30)。我現在的工作,是我在38歲“高齡”、以我的基本條件不可能被公立學校錄用的大背景下,上帝給我的。我怎麼可以不盡心竭力地保住它呢?

我左右為難,於是又來到了上帝面前。翻開聖經,按照每天的讀經進度,正好到《路加福音》第10章。當我讀到第42節:“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我豁然開朗。

抗爭或是不抗爭,都沒關係,唯一不可少的,是如馬利亞一樣“在耶穌腳前坐著聽祂的道”(《路》10:39)。當我就近耶穌,安息在祂的腳前,到時候,祂自會引導我或去抗爭或不抗爭。

 

如果真失業……

 

如果一年後,我真的失業了,我可能還是會驚恐、害怕。然而愛我的上帝,一定會帶我脫離恐懼,因為“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一》4:18)。

 

作者現居上海。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災禍從何而來(米寶)2017.07.05

米寶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05

“我老公被主接走了!”

今天接到一個電話,是位很久沒聯絡的姐妹打來的。姐妹名叫路德,她從朋友圈裡得知我在學鋼琴,說起自己買了一台昂貴的電子琴,可惜沒學多久就丟開了,很羡慕我可以學……我們討論鋼琴沒多久,她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老公被主接走了!”我異常震驚,感覺像在噩夢裡。

“是什麼時候的事?”我追問。

“就在今年3.8節,”說完,她又不解地問:“上帝為什麼接走他?他們不是說上帝要醫治他嗎?”

我頓時失語,不知道如何安慰這位憂傷的姐妹。

上帝醫治了他?

我見過這位姐妹的丈夫,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在他離開前一個月,當時我們去一個姐妹家聚會。他看上去非常瘦削,虛弱地躺在椅子上。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就是路德的丈夫。

2年前,我和路德在特會上認識。她50歲左右,是一位愛上帝愛人的姐妹。當時,她希望我幫忙聯絡牧師,去她家為身患重病的丈夫禱告。但因為種種原因,我沒安排上。

後來聽說,去年路德帶著丈夫去了香港,找牧師禱告。不久後又聽說,路德的丈夫在教會作見證,說上帝已醫治了他:醫院給出最近的檢測結果,其中顯示他的癌症細胞指數已為零,腫瘤也消失了。我聽到這個消息,為他們感到高興。可沒想到,今年第一次見他,卻成了最後一次見面。

也許,認識他的人不免都會問:“上帝當時不是醫治了他嗎?為什麼上帝後來又接走了他?”

像從狼窩裡逃出來

最近,我也讀到或聽到不少基督徒遭遇災難的故事。遠的有一百年前,很多敬虔的宣教士來到環境惡劣的中國傳福音,他們的妻兒卻最終在中國犧牲;近的有這幾年,身邊不少熱心愛主的牧者、信徒,其家人身患重病或遭遇災禍。而我自己,自信主以來,雖蒙受了上帝許多恩典,但也經歷了一些談不上“災難”卻也讓我對上帝深感疑惑之事。

我大學期間受洗後,就開始為自己的婚姻禱告。但直到去年初,我仍沒遇上合適的戀愛對象。我覺得自己的樣子也不賴,很多人看我外貌,甚至以為我是畢業不久的大學生。但從年齡來看,我卻已是“剩女”了。還未信主的家人,一直催逼我,他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想當修女。

家人的不解,以及周邊環境對單身女性的貶低,讓我很難過。我對上帝也有埋怨與疑惑:“為什麼,10年了,你還不讓我遇見他,我不是一直等候你,為你持守聖潔而拒絕了一些外在條件好卻未信主的異性嗎?為什麼我要忍受那些人對我的侮辱?”

埋怨之後,我開始放低“標準”,改變過去固執的想法:也許人們說的是對的,如果再不抓緊,我可能嫁不出去了。在這種情形下,我接受了一個基督徒弟兄的追求,他年齡比我大很多,且離過婚。雖然一開始,我很難接受他的年齡和他過去的婚史,但想到他那麼喜歡自己,就勉強接受了。不久,我發現,他連摩西是誰都不知道,於是我再次降低“條件”,想著只要他信主就好了。

過了幾個月,我們開始談婚論嫁。但我覺得,他似乎有很多事情隱瞞我。我想,只要還沒真正領證結婚,我都可以繼續求問上帝的心意。

今年春節前,這位弟兄要回美國,而我留在國內。2個月中,有兩三個星期,他很少回我的資訊或打電話給我。這種不正常的狀況,讓我很難過,我對主說,如果這段關係不是從你來的,求你親自干涉,切斷它。

後來,我們因為一件很小的事徹底分手了。當時,我還猶豫著,要不要跟他和好,因為想到,談戀愛偶爾拌嘴也很正常。與此同時,我又繼續禁食求問上帝,在禱告中,上帝告訴我,我一直處於危險中,我卻不知道。上帝要像切斷電源一樣,切斷我跟他的關係,為的是保護我。

幾天後,我從一個我和他彼此都認識的人口中得知,原來這位弟兄是個有婦之夫,他的妻子是這位熟人的親戚。聽到這個消息,我感覺自己像從狼窩裡逃出來一樣,對主的拯救之恩感激不已。

雖然現在,我有時仍會擔心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自己單身的狀態,我偶爾也會問上帝,為什麼還沒讓自己遇到那位生命中的“以撒”?但經歷過這些事以後,我內心比從前多了許多平安喜樂。

這一次,在電話裡,我沒能安慰路德。放下電話後,我發短訊安慰她,沒想到她很快便回覆:“三個多月,雖然我心會反復軟弱,但上帝的恩典都在,感謝上帝,生離死別確實是痛苦的事……”她的短訊裡,雖流露出憂傷痛苦,但知道她仍信靠上帝,我就放心了。

災禍從何而來?

也許,我們不應該把苦難一概視為是上帝降災禍。聖經上說,上帝對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耶》29:11)。

災禍從何而來?聖經上說,人種什麼就收什麼。有些災禍,也許是人為的,因為我們都活在一個邪惡敗壞的世界裡。就如同我經歷過的這一次“戀愛”,如果沒有上帝的保守,真不敢想像後果。而有些災禍,也許是來自那黑暗掌權者的攻擊,如約伯。但在這樣的災禍面前,上帝所重用的僕人甘願為上帝受苦,忍受災禍。

無論如何,這個世上有苦難,信主後,也不等於之後的人生總是一帆風順。但是主應許在祂裡面有平安,我相信,祂的應許永不改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