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與信仰

回應三:神愛中找回你太太(基勵)2017.11.08

 

 

基勵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1.08

 

主內巴弟兄:

看了你給上帝的這封“抱怨”信,我從心裡為你有這樣愛主、願意付代價追隨主的太太感恩!聖經教導我們要憑愛心說誠實話,如果主的愛在我以下的誠實話中沒能夠體現出來,就請你多包容我有限的愛心。

漸行漸遠的緣由

 當你看到太太信主時的喜悅,你為之欣喜是因為“想到她找到心靈上的寄託”,但實際上恐怕你太太並非只是在心靈上找到寄託而已。每一個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他們的生命中就被注入了一種全新的生命因素(或者說是“一種全新的生命價值取向或觀念”),這就是《哥林多後書》5章17節中講的:“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的含義。

一個新造的人最顯明的標誌就是“心意更新而變化”,以往所專注的一切都在這“新”的生命形態中轉移了。換句話講,新的生命所專注的一切都與他/她所信的基督相關,這就是為什麼她願意把原本用來家人享受度假的費用奉獻出來用在基督的事工上,因為對她來講,基督的一切已經在她的生命中成為中心。

接受救恩、信主、得救意味著從前以自我為中心的生命要轉變成以基督為中心的生命,生命的主權要交給主,“信”這位主才有實義,否則,信主就是個嘴上功夫。主權交托,這就是保羅說的“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2:20)的含意。

你的太太最可貴、也非常讓我感恩的是她願意真正成為這樣一個追隨基督的屬靈人。然而若你也已經在基督裡,卻沒有與她有同樣的心志與追求,你們生活的“中心”就開始出現離心力,你們的價值觀念會越來越有差距,你就會覺得太太與你漸行漸遠了。

你痛苦,我很能體會。可你想過沒有:真是上帝奪走了你太太,還是你自己丟了她?她追隨基督而去,若你也緊追其上,你們同在一個中心圓裡,夫妻一起奔跑天路,你還會有這種被棄的“怨夫”情節麼?

 

 

解“醋”藥方

有句老話叫“良藥苦口”,我們要在痛定思痛中反省自己跟上帝的關係是怎樣的,這才是唯一可以尋到的“解藥”。誠實面對自己、也誠實面對上帝來反觀自己,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給你一句狠話:信主了還這麼自私,信你自己好了。

這句狠話不為別的,恰恰是希望你在痛上思痛。是的,誠如你自己講的,耶穌不也是“道成了肉身”,有血有肉地住在我們中間嗎?但你想過耶穌道成肉身是為了什麼嗎?“有血有肉”的含義難道就是要“食人間煙火”嗎?——上帝不是要奪走你的太太,上帝更是要得到你,祂要你也能屬於祂。

對巴太太說幾句話

 首先非常感謝主,在現今這個極度追逐物質享受和功名的時代,還有像你這樣真心來效法耶穌、服事祂的姊妹,我為你的真誠感動。說實話,感動的有些心疼!我們作為一個有限的個體,怎樣平衡好服事、家庭及工作,絕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上帝在創造之初,為家庭的建立預備了一切,可見祂對家庭的重視。男也好、女也罷,要各守其位。多的不講,女人被造的緣由全然是因著上帝看著男人獨居不好,要給他造一個幫手來匹配他,使男女彼此完全,這就是二人成為一體。能否成為一個好幫手,是女人的特命之一。

若是你愛主,你想要“積財寶在天上”,那你應怎樣幫助想“積財寶在家中”的丈夫也有和你同樣的認知與心志?在屬靈的進程中,不是自己一意孤行就能達標,而是要協手並進。如果自己的另一半覺得他已經在你的生活中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那也許是你沒有合理安排好。

其實,你這位“深宮怨夫”的孤獨感,恰是因為沒有參與感而發出的幽怨。就如,在家中決定今年是度假去?還是犧牲度假把節省的費用奉獻給神的國度?這需要全家坐下來一起禱告、商討、安排的。上帝不是需要你的奉獻,祂乃是要藉著你的奉獻得到你們全家人的生命。

也給姐妹你一句重話:當你真心熱心地愛主奉獻金錢、時間時,考量過你另一半的感受嗎?如果沒有,難道不算自私、自義麼?對你的另一半有起碼的尊重麼?(當然,詳細的情境我並不清楚。)

我認為,不是給出去就不叫自私,自私是不考量他人的感受,不顧及他人的境遇,當道出別人“不屬靈”時,自己已經站在了“高人一等”的靈性自義中了。每一位丈夫都應當得到妻子的尊重,試想想,一個“不屬靈”的丈夫在一個“屬靈”的妻子眼中,他會被尊重麼?我為你們有那麼好的家庭,卻因為在奔跑中速度不一而傷及彼此感到心疼。

 

 

神愛中找回你太太

 《哥林多前書》13章的愛篇,是對上帝之愛的最高詮釋,巴弟兄深愛太太、怕失去太太的關注無可厚非,可是,從你自己的視角出發,無論你多麼深愛你的太太,都有失去的可能,即或你們都沒信主,你也不能保全這份愛永遠不丟。

這就是為什麼耶穌道成肉身,有血有肉的住在我們中間,祂要向我們彰顯一種全然給予的愛,捨己的愛。這份愛,一旦你擁有,就再也不用懼怕會失去。

因此,我建議你,與其你向上帝可憐兮兮地求“袮可以偶爾把她還給我嗎”,不如你和上帝求說:上帝,袮可以幫助我和她一起在你面前享受“天倫”之樂嗎?也許當你品嚐過這“天倫”之樂後,你就再也不擔心上帝偷走你的太太了!

為你們切切祈求!願上帝祝福你們一家!

 

作者為一女牧師,現住北加州。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回應二:讓家人因我榮歸上帝(李愛柔)2017.11.08

 

李愛柔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1.08

 

耶穌說:“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 (《太》10:34-36)一個人信主時遭到不信的家人反對是難免的,這在夫妻關系中更明顯,因為和其他家人相比,夫妻有更多交織的部分。但即使夫妻雙方都信主,也難免有衝突。

基督徒該如何用信仰解決夫妻間的衝突?耶穌告訴我們,面對家中“仇敵”,要愛上帝勝過愛家人,不然不配作耶穌的門徒(《太》10:37-38)。我們怎麽理解愛上帝勝過愛家人?是否為了愛上帝可以不顧家人呢?

相信基督徒都認同,當面對不信的家人,無論他們是否逼迫我們,信主的人需要有好的見證。這個見證可以是口頭傳福音和去教會、禱告、讀經、唱詩、參與服事事等各種屬靈活動。但比這些更重要的見證是愛心、忍耐、溫柔、包容、服事事、謙卑等內在的生命之流露。

我們需要真正用生命和行動去愛“仇敵”,無論是對家裡人還是對外面人。但在家人面前用生命作見證不容易,因為家人看我們看得太清楚。

對於夫妻雙方都是基督徒的家庭,無論衝突的原因是否與信仰有關,活出生命品格仍然是最重要的。耶穌對門徒教導說“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仆人。”(《太》20:26-27)如果你更愛主,在家也要更甘心作“用人”。作“用人”是謙卑地、默默地作,高喊自己更高超,那還不是真正耶穌說的作用人。

很多人開始信主時,信仰火熱,參加很多聚會;而開始參與教會服事時,也有服事的喜樂和滿足,他們巴不得投入更多。而另一方面,他們在家中對自己的角色越來越缺乏使命感和熱情,就越來越不想投入;有時他們還為自己找愛上帝勝過愛家人的“屬靈”理由,從而更理直氣壯地不顧家。

事實上,真正“屬靈”的基督徒應該也要顧家人(《提前》5:8),不但顧及家人身體的需要,也要顧及他們心靈的需要。特別是參與服事的基督徒,要注意先把家當作服事的場所,使家人可以見證我們在家在外活出的是一致的生命。

顧家到什麽程度算夠了?這很難有標準。夫妻一方或雙方為服事大發熱心,雙方也滿意現狀,即使家裡一片狼藉,外人就無需說什麽(若在家接待人就不同了)。但是,如果一方的服事使另一方經常不滿意,就需要調整了。

當然,無論是否有信仰,任何夫妻很難始終一致。而有信仰的人,和自己認為信仰成熟的人,就要更多體諒、關心、服事家人;也應在不讓配偶反感的前提下,循序漸進地鼓勵和幫助配偶在信仰上成長,好使配偶也一起熱心服事上帝。

總之,無論在家還是在外,我們需要用自己的行動活出信仰,這才能讓人因我們的見證而歸榮耀於上帝。

 

作者為芝加哥活水福音教會中文堂師母。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回應一:萬務都有定時(符濟珍)2017.11.08

符濟珍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1.08

這篇文章既以“巴約伯”署名,我們便姑且以“巴夫”、“巴妻”稱呼二人吧!巴夫描述的家庭生活,小康之家平凡踏實,其樂融融。巴妻的存在,連帶烹調、理家,成為一家四口安全感的中心。曾幾何時,這個安全的避風港,竟在不覺中裂了一條縫,破了一個口……

我們或許可以稍稍揣摩巴妻事奉的熱情:相較於無邊無際的家事,教會事奉肯定有相當的新鮮感和成就感。教會裡總有人需要關懷、探訪;一個信主不久、又渴望服事的新基督徒,正是教會求之不得的人才。牧師、長執誇讚,受助者感激,那種被需要的感覺,對自我實現有相當的提升。而家事呢,有人說它是“作了沒人看見,不作馬上被發現”;於是熱湯熱飯,漸漸變成了冷鍋冷灶;窗明几淨也成了災難現場。丈夫受到冷落,兒女必然察覺家中的溫度直直落。

20年前,我在神學院就讀期間,帶著孩子在一間教會實習。畢業前夕,牧者要留我全職事奉。當時十分心動,因為那是有很大成長空間的事奉工場。但是咨詢神學院的女老師後,她跟我說:“‘萬務都有定時’,你知道教會的工作是非常demanding的,你的三個孩子目前都在家裡,還未上大學,你如何能兼顧教會與家庭呢?”我因而選擇了半職事奉,甚至只要求教會付我四分之一的薪水,能比較沒有壓力地事奉。

“萬物都有定時”,正可作為我們在家庭與教會之間服事的平衡點。

世界上沒有任何角色,比母親更具影響力或更有力量了。巴家兒女尚年幼,巴妻不只在食衣住行上需要多所照料,兒女在學業和情緒各方面也需要兼顧。無論是週末的野餐郊遊,或是一年一次的度假旅遊,都給家人帶來甜蜜雋永的回憶。若果剝奪了孩子們徜徉大自然的機會和母親的就近督導,會不會逐漸陷入電子遊戲的網羅?扼殺了孩童創意的內在活力?在身體健康和學業上亮起紅燈?世界上真的沒有任何角色,比母親更具影響力或更有力量了。

其實巴妻大可選擇在丈夫上班、兒女上學的期間,作些電話關懷或探訪;一旦家人回到家,她也重新歸位指揮大小家務。在家居生活中,累積夫妻或親子關係的經驗,自己也在其中成長。一旦弟兄姊妹或慕道朋友有了這方面的困擾(相信我,教會這方面的需求可是頗大的呢!),可以來向你請教:如何經營家庭的關係?這就是你服事的良機啦!

至於夫妻關係,巴夫被邊緣化的辛酸,深宮怨夫的長嘆,聲聲入耳,何以巴妻都上不了心呢?家庭中的匆忙和嚴苛,是兩大無形殺手。把談笑風生打入不屬靈的冷宮,把肌膚之親視為自私的享樂主義,這愛情的花園還能滋生繁茂嗎?家庭開支是誰說了算?度假預算、購屋基金不是不能奉獻,但是兩個人平心靜氣地分析了、討論了嗎?這麼大的事兒,是誰說了算?

有健康的家庭,才有健康的教會。撒但最厲害的工作,就是要攻擊牧者或信徒的家庭。牠深諳“覆巢之下無完卵”;攻擊了夫妻關係,就擄掠了一家大小,甚或造成教會的矛盾和分裂。

著名的聖經註釋家Matthew Henry 曾經寫道:“女人並非由男人的頭而出,去轄管他;也非由他的腳而出,任他踐踏;乃從他的肋旁而出與他同等、在他膀臂下受他保護、靠近他的心蒙他所愛。”這段話描述男與女在受造之時,女人在丈夫的心目中何等寶貴!

《箴言》31章10節以“才德的婦人誰能得著呢?”開始,描繪她如何勤儉持家、又照顧兒女、尊榮丈夫,一生使丈夫有益無損。而保羅說道:“女人是男人的榮耀。”(《林前》11:7) 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就好比男人頭上的冠冕,因著敬重他,使他得享尊榮!這些觀念都是來自於上帝在《創世記》2:18所說:“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

巴氏夫婦婚前既有浪漫的戀愛史,婚後且有濃情蜜意的閨房之樂;而其婚姻變調、變質,罪豈在上帝?祝福巴夫與巴妻,能找到一位居中協調的牧者,早早面對婚姻的破口,醫治彼此的關係,在上帝恩典的婚約下,重拾昔日的其樂融融!

 

作者為洛杉磯靈糧堂國語堂傳道。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袮把我太太偷走了!(巴約伯)2017.11.08

 

巴約伯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1.08

 

我跟妻子是大學同學,屬於日久生情。我們有許多共同的話題,對於未來也有一致的憧憬。

出國留學,畢業後我順利找到工作。太太則在家當賢妻良母。我們有一兒一女,羨煞許多人。一家四口住在兩個房間的公寓裡。雖然談不上什麼大富大貴,經濟卻還算寬裕。每天下班回家,餐桌上已經擺滿熱騰騰的晚餐。全家在餐桌前有說有笑,心裡說不出的滿足。週末全家會一起到公園或海邊野餐、踏青,每年一次去風景優美的地方度假……我們就這樣過著幸福、快樂的小日子。

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然而,所有的一切,在太太信主之後變調了。

逐漸失去她

太太受洗那天,看到她喜樂的樣子,想到她找到心靈上的寄託,我心裡也為她高興。洗禮後,我們全家到餐館大肆慶祝一番。卻沒有想到,我開始逐漸失去她了。

隨著太太在教會投入越來越多,我們的關係跟家庭生活,開始產生微妙的變化。首先我發現,好幾次下班回到家,餐桌上不再有熱騰騰的飯菜。後來,頻率越來越高。好多次,我到家後,看到她在電話上和教會的姊妹分享教會、團契的事情。看到我回來了,她就跟我說,冰箱有昨天的剩菜剩飯,自己熱了吃。以前全家圍在餐桌前一起用餐,有說有笑的情景,已不多見。

以前太太會幫我洗衣服,烘乾後放在我的衣櫥裡。現在,我也必須自己洗了。以前家裡窗明几淨、井井有條,現在在屋裡走動時,簡直有點像走少林寺的梅花樁,必須步步小心。

我“獨守空閨”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其實這些都是小事,夫妻本來就應該互相體諒、支持。看到她忙得這麼起勁,找到了生活的意義,我也願意支持她。有人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認真的妻子的確散發出迷人的光彩。教會的牧長、弟兄姊妹,也都對她讚不絕口。

可是,上帝啊,有時候,我太太是不是有點過猶不及了?譬如,在一次教會差傳大會上,她把我們全家的度假基金,全部奉獻出去了,使得那一年的家庭度假計劃完全泡湯。看到孩子們失望的眼神,身為父親的我,心裡說不出地愧疚。又有一次,她把我們存了好幾年、準備買房子的頭期款,認獻給教會的建堂基金。她說:“我們要積財寶在天上。”

面對這麼崇高的理由,我能說什麼呢?

 

 

我沒有吃醋

說了這麼多,上帝,袮可能覺得我在抱怨,在跟袮爭風吃醋。其實我沒有抱怨,吃醋可能有一點——我花了4年才追上她,袮不到半年就把她的心奪走了。在妻子受洗後不久,我也信主受洗了。我感謝袮讓我看到自己的罪,給我永生的盼望,讓我找到生命的意義。只是我想不明白,為什麼我太太越愛袮,她就越少愛我、關心我?為什麼她跟袮的關係越親密,跟我的關係就越疏遠?

以前她對我殷殷問候、噓寒問暖,現在基本沒有了。我們談論的話題,除了教會,還是教會。以前她會關心我的生活起居,現在也少了。以前每個星期六晚上,孩子睡了之後,我們會坐在床上一起看一個電影,享受兩人世界。現在我一打開電視,她就說我浪費時間,應該多花點時間讀經禱告。其實,我只是累了一整天了,想讓自己放空一下,同時也想重溫以前我們膩在一起看電影的溫馨時刻。

以前她很欣賞我的幽默風趣,現在我說個笑話,她就說我不正經,一點都不屬靈……我覺得我在她眼中,越來越像個邊緣人。我們現在連享受閨房之樂的次數都變少了。我們不再像從前一樣彼此取悅。而我剛過不惑之年啊(唉,我這是十足深宮怨“夫”的口吻)!

上帝啊,我不反對奉獻。我愛袮,也愛教會。從信主第一天開始,我就甘心樂意地遵守十一奉獻。我每天讀經禱告。我也享受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的時光。看到宣教士、教會的需要,看到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不幸的人,我也流淚,側隱之心油然而生。可是,與此同時,我和妻子是不是也應該考慮孩子跟家庭的需要?是不是也應該照顧彼此感情上的需求?耶穌不也是“道成肉身”、有血有肉地住在我們中間嗎?

每次看到她哼唱著詩歌:“袮是我的一切,主,願袮充滿我、充滿我,袮是我唯一的喜樂跟滿足……”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神態,我心中真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一方面被她的執著所感動,一方面又覺得她的身影變得陌生又遙遠,我曾經的好朋友正一點一點地從我的生命中消失。

難道信主之後,夫妻關係也會像耶穌說的,“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愛這個就是惡那個,不是重這個就是輕那個?太太不能又愛上帝又愛丈夫?

還給我嗎?

 今晚又是一個孤獨的夜。妻子跟牧師、師母一起去探訪一對“關係出問題”的夫婦。好不容易把兩個孩子弄睡了,街燈的餘光透入窗內,看著他們天真無邪的臉龐,突然好懷念信主前的生活。那時候太太專屬我一個人,屬於我們的家,我們一起給孩子們講床前故事。

上帝啊,袮把她的心、她的人都偷走了。袮可以偶爾把她還給我嗎?

 

作者現在北美牧會,從事婚姻輔導多年。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蒙憐憫的器皿(邱清萍)2017.10.25

 

邱清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84期和官網2017.10.25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只要我們留意,溫情就在四方。

在IKEA傢俱店門口的兒童遊樂場,一個小女孩忽然向一個蹦跳著的小男孩招手,要他停下來,然後她彎了腰,幫他把散開的鞋帶綁好。兩人腼腆對笑了一下,就跑開了。那女孩的祖母說小女孩才5歲,剛學會綁自己的鞋帶。

大風雪中,一個女人開車回家。途中她留意到有一部車子緊跟其後,還來不及決定怎麼辦,她就聽見爆胎的聲音,她只好把車停在路邊。後面的車也停下來。一個男人走了出來,幫她把後備胎換上了,然後告訴她:“我本來在兩哩路之前,就要進城了。但我看到你的輪胎有問題,不放心才跟著你走了一段路,好了,現在沒事了。”

充滿憐憫的上帝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因為創造我們的主是一位充滿憐憫的上帝,祂的形像在我們裡面,使我們對別人的需要生發憐恤之情。

在聖經中,“憐憫”一詞常與“慈悲”、“仁慈”、“忠誠”及“恩典”等詞互用或連用。耶穌在《路加福音》6章36節說:“你們要慈悲,像你們的父慈悲一樣。”舊約多處也指出上帝是滿有恩慈憐憫的上帝(《申》4:31;《詩》51:1、103:8)。

到了新約,憐憫常與“恩典”連在一起。保羅說:“上帝既有豐富的憐憫……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要將祂極豐富的恩典,顯給後來的世代看……我們原是祂的工作,要叫我們行善。”(參《弗》2:4-10)

憐憫與恩典是一物的兩面。恩典是不配得的好處卻得著了,憐憫卻是該得的懲罰或該承受的痛苦卻免除了。我們不配得上帝的饒恕與赦罪,但在耶穌基督的救恩裡卻得著了,這是恩典。我們要承擔人類共有的苦難,要因我們的罪承受懲罰,卻因上帝的憐憫解除了。

 

 

蒙憐憫的器皿 

我們愛,因為上帝先愛我們。我們憐憫人,因為上帝先憐憫我們。這是保羅在《羅馬書》第9章23-24節所指出的,上帝揀選以色列人,是要他們成為萬國的祝福。可是他們竟以作上帝的選民而自傲,任意犯罪,看不起外邦人。上帝就興起教會,使凡信基督耶穌的,無論是以色列人或外邦人,都成為蒙憐憫的器皿。祂也要我們把這憐憫分享出去,白白得來的,也要白白的捨去。

我們的憐憫若出自“先蒙憐憫”的出發點,就有了豐富的資源,而且不會有“可憐”別人的雜質。我們憐恤人不是因為“我有你無”、“我強你弱”、“我優勝你劣敗”、“我幸運你倒霉”,乃是因為我們曾經蒙了上帝的憐憫,也經歷過從別人而來的愛心。

主耶穌“憐憫”的比喻

耶穌在《路加福音》第10章25-27節以“愛神愛人”總括上帝對人的要求,然後用比喻來闡明仁慈與憐憫是實踐“愛人如己”最具體的表現。以下3個比喻都出現在《路加福音》,這3個比喻第一個特點是,都用了對比的手法,對比通常強調兩者鮮明的差異;第二個特點是以諷刺點出問題的核心;第三個特點是比喻的結果是使我們置身別人的位置,設想假如我是他,我會有什麼感受?

在好撒瑪利亞人(《路》10:30-37)的故事裡,耶穌要回答律法師“誰是我的鄰舍”的問題。祭司和利未人在“愛鄰如己”的憐憫行動上無疑很失敗,他們是宗教領袖,雖然看見路人被搶奪的慘狀,卻故意避開,抄另一條路走了。對比之下,撒瑪利亞人也看到同樣的需要,“卻動了慈心”,而且停下來為那人包裹傷口,甚至花錢請店主照顧他。兩者的差異非常鮮明,不能不使人側目忖思:問題出在哪裡?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為什麼有些人會“動心”,有些人不會?很諷刺的是,祭司和利未人應是最懂仁義道德的人,但他們卻行不出來;而被輕看的撒瑪利亞人反而行了出來。

難怪《雅各書》說,在上帝面前,真正的虔誠是照顧在患難中的人。(參《雅》1:26)心動和行動才能發出真憐憫,宗教若只使人知道卻不動心,能說卻不能行,這只會引來笑柄。誰是我的鄰舍?耶穌指出更重要的問題是:“我是誰的鄰舍?我是否是那在患難中(被打傷)之人的鄰舍呢?”我們若自問也需要別人的憐憫,如饒恕、幫助、安慰等,對人有憐憫之情就不難了。

失羊、失錢與浪子的比喻(《路》15章)是耶穌在法利賽人和文士批評祂與稅吏和罪人吃飯後說的。失主要別人一起為他失而復得歡喜、慶賀。但是在浪子的故事裡,浪子的哥哥卻不喜悅,原因是他不懂憐憫,他看見爸爸為不肖子擺設筵席,卻對他這個乖兒子毫無表示,感到憤憤不平。

父親對浪子無條件的寬容和擁抱,是憐憫的極致。這就是天父對世人寬厚的恩慈,與哥哥要靠自己的好行為來換取報酬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對比也一定刺痛了法利賽人和文士自以為義的心,他們若夠聰明,必然看見自己就是那心胸狹隘的哥哥,若能謙卑一點,他們也一定能看到,自己更是那需要憐憫的浪子。

 

 

財主與拉撒路的比喻刻畫了一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社會貧富懸殊的故事,對比也很深刻。財主穿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而拉撒路連遮蓋身體的衣服都沒有,只見他“渾身生瘡”,還有狗來舔他的瘡。財主天天奢華宴樂,而拉撒路則在他門口討飯。

財主的問題不在他對拉撒路做了什麼,而是他沒有做什麼。他毫無憐憫之心,每天出入對拉撒路竟然不屑一顧,連剩飯都不肯給,拉撒路只能從掃出來的食物零碎撿一點充飢。他們死後的光景也是強烈的對比,不過是反過來,拉撒路得安慰,而財主卻在痛苦中哀求亞伯拉罕的憐憫。

也許這比喻是要一些“財主們”設身處地站在拉撒路的位置,感受一下不蒙憐恤的苦楚,趁還有機會,憐恤身邊的人。

憐憫不只是個人的事,也是社會公義的問題。在舊約先知的責備中,憐憫與公義常連在一起。以賽亞先知責備以色列人企圖以祭物和禮儀掩飾他們的惡行,他要他們“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的,給孤兒伸寃,為寡婦辨屈”(參《賽》1:12-17)。

什麼是“行善”呢?彌迦先知言簡意賅地宣告:“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6:8)

基督徒的憐憫也要伸展到社會的層面,為受欺壓的群體伸張公義,改變現狀。過去十多年,柬埔寨人口販賣的情況有很明顯的改善,特別是未成年少女的受害者,從2004年30%(佔被販賣人口的比例)減到2015年的2%。柬埔寨政府也留意到這是一些基督徒機構攜手合作,打擊販賣份子和組織的結果(註1)。

這些基督徒機構服務的內容包括了:改善法制、訓練執法人員、搶救女孩、捸捕犯法者、輔導醫治受害者、提供未成年少女教育及職訓、帶領她們信主及過教會生活等,通過這些事工,同工們成為“蒙憐憫的器皿”,將上帝的愛具體實際地分享給孩子們。

筆者所參予帶領的“基督豐榮團契”恰好是參與事工的機構之一,在過去7年,我們一群同工透過“女兒之家”(Pleroma Home For Girls),為身心受傷的女孩們裹傷、治療、輔導與教導、提供教育及職訓,以上帝的愛及各種資源幫助她們重建尊貴蒙愛的生命。(註2)

 

培養憐恤人的生命

 

耶穌在八福(《太》5:3-12)裡為我們勾劃出一個憐恤人的生命是如何培養的。首先是“虛心”,一個深切體會到自己的貧乏與不足的人必然會謙虛,而且會為自己的罪過與軟弱而“哀慟”,憂傷痛悔,自覺需要別人的體恤與諒解。這樣的人對別人困難的處境能感同身受,生發“溫柔”的同情。謙卑加上溫柔就會產生“飢渴慕義”的動力,會去追求跨越自我局限的能力,也願意“憐恤”陷於困境的人。生命經過這樣一個轉化的過程,所激發出來的憐憫才不會有優越感,或以可憐輕視的態度去施捨,更不會傷害受憐憫得幫助的人。

耶穌說:“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也必蒙憐恤”。(《太》5:7)

註:

1.參閱Christianity Today, June 2017。

2.可上網www.ficfellowship.org點擊“柬埔寨事工”有關文章。

作者是美國中國信徒佈道會的事工專員,專職講道與寫作。她曾與一群女教牧創辦“基督豐榮團契”,擔任首屆義務會長,現為董事會主席。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當你的弟兄姐妹犯錯誤時,你該指出嗎?(樓健)2017.10.05

 

樓健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10.05

 

勇於指出還是一團和氣?

“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也必怎樣被論斷;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1-5)

當看到弟兄姐妹犯了錯,是否應當指出?教會裡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種觀點認為,要勇於指出、揭露信徒的錯誤;第二種觀點認為,信徒之間還是應當彼此和睦,不要互相指責,因為聖經告訴我們不要論斷人。

 到底什麼是“論斷”?

讓我們先來看“論斷”的意思。論斷一詞,來自希臘文的“krino”,有“判斷”、“裁決”和“定罪”的意思。“你們不要論斷人,免得你們被論斷”,按照希臘文最直接的翻譯是:“你們不要審判人,為使你們不被審判”。

所以論斷的意思是指人扮演上帝的角色來審判人,而審判是上帝的主權。所以,聖經說“不要論斷人,免得被論斷”。

“論斷”與“判斷”不同。《詩篇》72篇說:“上帝啊,求你將判斷的權柄賜給王”。(《詩》72:1)保羅也說:“屬靈的人看透萬事(《林前》2:15)”。

所以從上面兩節經文,我們看到,一方面上帝要求信徒有正當的判斷能力,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另一方面,主耶穌告誡我們“不要論斷”。這兩種說法並不矛盾,主耶穌並非要我們對教會裡出現的問題視而不見,大家一團和氣。

事實上,主耶穌要我們不要對別人做出不正當的批評,不公正或是無理的非難。因為當我們這樣做時,實質上是已經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扮演上帝的角色了。

等候聖靈的工作

我們也許認為,我們有責任指出別人的錯誤,講出實情。而且有時,也許我們的判斷是正確的。但即使這樣,也不表示一定要公開說出來。因為,撒但是論斷的專家。當我們一定要指出別人的錯誤時,我們可能會淪為撒但控告他人的工具,中了魔鬼的詭計。當時也許還覺得“義正言辭”,但過了很多年,才追悔莫及,因為我們的論斷可能已給教會造成了巨大的損失與傷害。

主耶穌教導我們,聖靈來,“為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8),上帝是公義的,但也是慈愛的,祂未將我們內心深處那些醜陋的東西在世人面前揭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是給我們時間,讓我們自己看清楚自己裡面的黑暗與醜陋。

記得曾經有一位傳道人,他講過一個案例:某教會要按立一位很有恩賜的弟兄為長老。但按立前,突然有信徒出來阻攔,理由是這位弟兄曾經犯過奸淫。

最後該教會很好地處理了此事。但引起我思考的,不是最後的處理結果,而是弟兄所犯的罪被揭露的時間。這位弟兄犯罪后,當時教會肢體是否知道?他們如何處理?

 

 

你的目的、動機是什麼?

假如我的左手被劃傷了,血流滿地,我該如何處理?我是把已經受傷的傷痕再撕開一點,讓傷口更大一點,還是馬上對傷口進行包紮,防止進一步的感染?

我們常常忽略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就是我們指出肢體錯誤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的動機是什麼?是為了找別人的茬,讓他當眾出醜,以後在眾人面前難以抬頭?還是因為我們看某些人不順眼,所以藉此機會想把他徹底打垮,甚至將他趕出教會?或是出於對他人屬靈生命的真誠關懷……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看清自己內心的真實。

主耶穌曾經對祂的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不知道”。所以他教導我們,在指出別人的缺點錯誤之前,首先要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

我們常常拿著顯微鏡去觀察別人的缺點。但聖經告訴我們,“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即使是得救之後,我們仍是蒙恩的罪人,在生命的成長過程中,我們誰也免不了出現這樣或那樣的問題。

因此,在糾正教會肢體的錯誤之前,我們首先要在基督裡糾正自己的錯誤動機和心態。

當我們看到肢體犯錯誤或有缺點時,應該先自我反省,避免自己也出現類似的錯誤。然後再按照聖經的教導,尋找合適的時機,用正確的方式去挽回我們的肢體。

聖經說:“弟兄們,若有人偶然被過犯所勝,你們屬靈的人就當用溫柔的心把他挽回過來;又當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誘。”(《加》6:1)

 

作者現居瑞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外三篇)(李賢)2017.09.20

 

李賢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9.20

 

“拿你的走吧!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嗎?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嗎?”——《太》20:14-15

《馬太福音》中葡萄園的故事,深刻詮釋了“恩典”,教人如何對待自己所得,如何看待他人所得——無論是在巳初(上午9點),還是酉初(下午5點)進入葡萄園做工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自己能幹,而是因為園主的愛心——聖經說,那些人都是閑站著、找不到事做的。

在葡萄園裡幹活的時間不一樣長,所得的工錢卻一樣,引發了很多人不滿。不滿的人,不是沒有拿到自己的工錢,而是沒有比他人獲得更多的好處。正如現在許多人,不是尋求好的生活,而是尋求比別人更好的生活。這種攀比,是出自貪婪、自利和自義。

巳初者像是法利賽人的化身,而酉初者像是妓女、稅吏的代表。恩典之下,不該是你攀我比,而當滿懷感恩。巳初者沒有意識到,無論自己比後來者多做了多少,若無恩典,自己就什麼都不會得到。人習慣從個人獲益的角度來論斷公平,卻忘記了從自己落魄的罪人身份來凝視恩典。

莫道人是非,你我皆罪人!我願“巳初的工作,酉初的心態”。

 

饒恕的理由 

“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路》23:33-34

饒恕,沒有人比耶穌做得好!耶穌不只是饒恕,更主動地愛和給予。

十字架上,耶穌代人求赦免,理由是:人所做的,他們自己並不明白。

那些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從一方面說,他們一定知道的!他們知道耶穌的行為是無可挑剔的,所以製造罪證、雇人誣陷;他們知道耶穌的大能,知道耶穌深得人心,他們的地位岌岌可危,所以他們和自己最厭惡的羅馬政府合作,處死耶穌(黑暗對光的排斥)。說他們不知道,這是天大的笑話。

然而他們真的不知道!他們不知道自己所釘死的,正是那賜予生命的;他們不知道自己所拒絕的,正是那他們久久盼望的彌賽亞;他們不知道自己所譏笑的,真是那榮耀的王;他們更不知道的是,原來這便是上帝所命定的救贖。

耶穌要告訴我們的是,饒恕不是漠視他人對自己的傷害,更不是不顧事實、自我欺騙。真正的饒恕,是直面痛苦和傷害,卻以恩典待人。耶穌看見的不是人的可恨,而是人的可憐。可恨之人皆是可憐之人——傷害他人,實際上是一種強烈的表達方式,反映出人內心的缺憾和需要。被傷害是痛苦的,這種痛苦提示我們,不要去傷害對方。饒恕,就是你期待他人怎樣對待自己,你就怎樣對待他人。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只是我告訴你們,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上帝的座位;37節: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或譯:就是從惡裡出來的)。”  ——《太》5:34

很多人只從律法和道德的角度, 解讀基督徒為什麼不可以起誓。這種解讀,把上帝想成不近人情,卻不知道上帝任何的命令都飽含對人的愛意。

“為什麼不可以起誓” ,耶穌給出了3個理由:

首先,上帝不是我們的佐證,反倒是我們應該遵照上帝的旨意而行,榮耀祂(參《太》5:34-36)。許多人起誓,會借用比自己更有說服力的人。威嚴的上帝,是最常被人借用的。人被造是要榮耀上帝,而不是借用上帝的名義來保障自己的利益。而且,起誓往往伴隨著咒詛,而聖經則教導我們要祝福(參《雅》3:9)。

其次,人要量力而行,勿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因為人“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太》5:36)。需要起誓的事情,多是別人無法相信,或者自己無法保證的。任何事情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而非人的手中。我們只能說:“如果上帝願意的話,便可如此。”(參《雅》4:13-14)我們無法在上帝之外做任何的事情,但是起誓本身卻忽略了人生中不可確定的因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第三,起誓的目的,是要別人信任自己。也就是說,起誓者知道別人不信任自己了。耶穌說,“是,就說是”(《太》5:37),意即基督徒的生活應該是以誠信為本的,言行理當被人信任。起誓否認了之前的信任,也否認了起誓時的可靠。起誓最多的人一定是愛撒謊的,否則他人為何如此不信任?起誓只能讓人更不相信。

請不要起誓,也請不要相信起誓的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起誓。

 

 

抬頭看,無處不讚美

“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或作上帝)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詩》8:3

人生迷茫,是因為人力圖於自身尋求依歸。人努力證實自己的重要性,但掙扎使之懷疑,挫敗使之破碎,最後才知,人生之所望,本不在自己的身上。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難免自視過高,以至於常常自憐。

觀察上帝所造,人則能認識自己的渺小和尊貴——渺小是本身的,尊貴源自上帝的抬舉。人失落時,若能像詩人大衛一樣,抬頭看上帝所造的萬物,“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覺得處處可讚美。

猶太人的諺語說: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世界為我而造。“我只是宇宙的一粒塵埃”的意思是,宇宙的浩瀚,使人深感自己的微不足道。如盧雲所說,抬頭看是謙卑人的記號,因為他找不到可以驕傲的理由。面對星雲,方知渺小;面對自然,才覺幼弱;世界對於沒有信仰的我而言,是一種威脅,它的強大甚至不允許我盲目自大。無盡的穹蒼間,我突然迷失了。低下頭,我開始自暴自棄。

“世界是為我而造”,意思是,當我終於投入天父的懷抱,造物主告訴我,只有我的存在才讓世界完美,也只有我才能使基督捨身。我的存在不是偶然,而是出自造物主精細的雕琢。我開始看重自己。當我知道不是我附屬於世界,而是世界附屬於我,我開始歡躍。抬頭看,我開始高聲讚美。

 

作者來自台灣。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