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好書推介

《二十六年:曹雅直夫婦溫州宣教回憶錄》(陳培德)2017.08.16

陳培德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品書香專欄2017.08.16

 

近年來,溫州教會發展極受關注,溫州也被稱為“中國的耶路撒冷”或“中國的安提阿”。這次要介紹的好書是曾在溫州宣教的傳教士之回憶錄——《二十六年:曹雅直夫婦溫州宣教回憶錄》(Twenty-six Years of Missionary Work in China

該書英文原著出版於1897年,作者是“中國內地會”宣教士曹雅直(George Stott)的夫人曹明道(Grace Ciggie Stott)。中譯本厚344頁,譯者是幾位了解溫州地理和歷史的溫州信徒,譯筆流暢。

溫州基督教歷史上,可與蘇慧廉比肩的傳教士應屬曹雅直。曹雅直於1867年11月抵達溫州,比蘇慧廉足足早了15年。作為新教首位深耕溫州的傳教士,曹氏理應被人銘記。曹雅直夫人這麼說:“我這樣記下一個宣教士的人生,他所經歷的喜樂、憂傷、鼓舞和失落,如果能給那些孤單的心靈一點鼓勵,給那些行走在這條艱辛道路上,膝蓋發軟的人一點剛強,讓他們重新想起主親自給我們的應許:‘若不灰心,到了時候,就要收成。’(《加》6:9)如果是這樣,我的努力就沒有白費。”

本書敘述了一對平凡的蘇格蘭夫婦,如何清楚呼召,以致於內心順服,毫無保留地去中國服事的經歷。由於曹雅直行動不便,最初大家認為他不適合去宣教。但他既然清楚領受了呼召,便全心順服,絕不退縮,來到當時不甚為人知的溫州落腳。

到溫州后,曹雅直時常拄著一條右腿,穿梭於各山區小村莊間拓荒佈道。每次出門不會少於一週時間,他以超乎平常人的毅力和心志,跋山涉水,面對處處艱辛。書中用一個接一個的故事,刻畫了他在溫州傳福音、建教會的艱辛與挑戰。

這位溫州人眼中的“獨腳番人”,不為己,不為名,不為利,唯帶著基督的愛,傳福音,辦學校,開戒鴉片所,收養孤寡老人……他在溫州這片硬土上的付出、犧牲,為福音在溫州扎根奠定了基礎。他的夫人曹明道不但稱職地扮演女主人角色,讓丈夫可以專心去開拓教會,她也成立了女子學校,拓展他們在溫州的事工。

經過數十年的辛勤耕耘,曹氏夫婦在溫州城建立了花園巷教堂和學生宿舍,也在城外的平陽、桐嶺等地建立了教會。

因著曹氏夫婦的順服,他們所做的工才得蒙堅立!1887年,曹氏夫婦因為健康因素決定暫離溫州,回到英國。1889年的復活節早晨,上帝接去了祂親愛的僕人曹雅直,他的夫人陪伴他走過最後這段死蔭幽谷,但也同享從上帝而來的喜樂。

曹雅直夫婦的故事是一個未完成的故事,一個延續至今的故事,一個在繼續書寫的故事。但願這故事點燃我們心中服事與奉獻的熱忱,讓我們竭力跟隨主腳蹤,同來參與宣教,繼續書寫這“未完成的故事”的下一章!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勇者無懼?(黄奕明)2017.08.09

黄奕明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09

 

勇者無懼嗎?不!他們只是沉默。

《沉默》(Silence),被美國電影學會評選為2016年“十大年度電影”。這部討論“勇氣”的片子,是根據日本小說家遠藤周作的名著《沉默》改編的,由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執導。

片頭是一群殉道者,滾燙的溫泉淋在他們的胸膛上,但是他們寧死不屈,寧願忍受痛苦,也不願意背棄信仰。時值17世紀初,日本幕府將軍德川家康,將所有天主教的神職人員驅逐出境……消息傳回葡萄牙:在日本居住了33年之久的費雷拉主教,居然棄教了!兩位曾經受教於費雷拉主教門下的年輕神父羅德里奎茲與卡羅培,排除萬難到日本,探查老師的生死。

 

懦弱的吉次郎

 

如果電影情節的發展,始終跟著一開始的基調走,那麼主題一定就是“勇者無懼”了!無論是殉道者的勇氣,還是前往未知之地尋訪老師的兩位年輕神父,都似乎見證著勇者的大無畏精神。可是,主題卻是“沉默”——兩位神父在吉次郎的幫助下,順利登陸日本,也見到了日本的天主教秘密信徒。友義村與五島的勇敢信徒們,寧死不屈。只有懦弱的吉次郎,不但踩了聖像,還吐了口水!

據說吉次郎的兄妹都是殉道者,他本人卻是多次棄教的叛徒!他不僅像彼得一樣不認主,甚至像猶大一樣出賣主耶穌——他為了賞金而出賣了神父。然而,他又始終陰魂不散地跟著羅德里奎茲神父,一次又一次地告解,一次又一次地棄教。

勇敢與懦弱可能並存嗎?可能的!如吉次郎所說,世人並不都是聖人和英雄。他們只是平凡的信徒,最後被肉體的恐怖擊倒了。要不是生長在這遭受迫害的時代,不知有多少信徒根本不必棄教或捨棄生命,可以一直信守信仰,幸福地活下去!

人,天生就不同,有強者,有弱者;有聖人,有凡人;有英雄,有懦夫。強者在遭受迫害時,甘願因信仰被燒死,或沉入海底。但弱者,就像吉次郎,會逃避。你、我,屬於哪一種?

 

“勇者”的不同定義

 

一般人心目中的勇者,都是橫眉冷對千夫指的英雄人物。然而上帝卻揀選了愚拙的、軟弱的、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恰恰這些人顯示出,那莫大的勇氣是來自信仰,而不是出於天性(參《林前》1:26-31)。

當茂吉被掛在海水中的十字架上,卻唱起聖歌,他哪裡來的勇氣?是基督耶穌成為人的勇氣、智慧、公義、聖潔、救贖。正如聖經所記:“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前》1:31)勇氣也好,信心也罷,原來都不是人的美德,而是主給人的特殊恩賜。這是基督徒在“勇者”的定義上,和世人最大的不同!

 

你如果說出棄教……

 

在電影片頭,費雷拉主教親眼目睹5位神父殉道。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卻已經皈依在日本的西勝寺之中。他穿著日本的黑色和服,梳著日本人的髮型,改名叫澤野忠庵。

費雷拉對羅德里奎茲神父說:“你如果說出棄教,那些人就可以從痛苦中獲救……你不棄教,因為你覺得為他們背叛教會是很可惜的,像我這樣變成教會的污點是可怕的……我也如此。在那黑暗而寒冷的夜晚,我也和現在的你一樣。可是,那是愛的行為嗎?神父必須學習為基督而生……基督一定會為他們而棄教的!”

羅德里奎茲神父的信心動搖了。他的心中生發了懷疑信仰的種子。其實,懷疑也需要勇氣,懷疑是信心的試金石。

 

有理由信下去嗎?

 

真正的勇者是無所畏懼的嗎?我不這麼認為!不怕死,可能只是匹夫之勇,只求一種壯烈的虛榮。電影中有一句臺詞,是根據小說情節改編的,就是仇敵口中的威嚇:“為了你的榮耀所付上的代價,就是他們所受的痛苦!”

羅德里奎茲神父要求自己獨自受處罰,然而仇敵卻要神父棄教,用信徒的受苦來要脅他。仇敵深知,在信徒心目中,殉道是極大的榮耀。他們安排羅德里奎茲神父目睹這榮耀所付的代價,包括卡羅培神父因為拒絕棄教而與其他信徒一起溺斃。

羅德里奎茲神父並不懼怕死亡,然而他無法忍受他人因他而受苦。要不要跟吉次郎一樣,踩踏聖像呢?對於在棄教令下受逼迫的日本信徒而言,聖像可能只是信仰的外在形式,但是羅德里奎茲神父懷疑的,卻是真實的信仰內涵:這樣一位沉默的上帝,還有理由值得自己信下去嗎?

有的,那就是基督的愛。

 

眼睛似乎在訴說

 

最終促使羅德里奎茲神父棄教的,是基督的聖像——凹下的那張臉,難過似地仰望著羅德里奎茲神父,眼睛似乎在訴說:“踏下去吧!踏下去沒關係!我是為了讓你們踐踏而存在的。”羅德里奎茲神父一生以耶穌為榜樣,認為耶穌的臉是世界上善與美的結合。而最後促使他決定踏聖像的,竟然就是耶穌基督的臉!

我最震驚的,不是殉道者的勇氣,而是棄教者的勇敢。無論是吉次郎,或是羅德里奎茲神父,他們的掙扎是真實的。在羅德里奎茲神父心目中,吉次郎是最卑下的人,如骯髒的破衣服。可是,聖經裡,基督所尋找的,就是這樣的人!患了血漏的女人,被石頭砸的娼婦,那些被人鄙視、一點也不受尊重的人……

喜歡好人,喜歡有吸引力的、美的人,誰都做得到。不捨棄已褪色、身心都破敗和襤褸的人,那才是真正的愛!因此,羅德里奎茲神父最終無法無視吉次郎的存在,答應了他的要求,聽了他的告解,也為他祈禱,“你安心去吧!”

 

那個人並非沉默著

 

電影《沉默》的片尾,坐在木桶中以佛教儀式火化的羅德里奎茲神父——已改名為岡田三右衛門——手中緊握著殉道的日本信徒茂吉送給他的木刻十字架。

他是不是真的棄教了呢?我似乎又聽見費雷拉說:“基督一定會為他們而棄教的!”神父們不是懼怕自己死亡或受苦,而是不願意看到其他信徒受苦。這樣的掙扎,如果是出於愛,那就是效法基督了;如果是出於貪生怕死,那就是因為軟弱的天性。

再進一步問,耶穌基督上十字架前,會感到懼怕嗎?祂既然是完全的人,就會痛楚,也應該會懼怕。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參《太》26:39),不是剛強的,而是軟弱的。祂懼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父神的離棄(參《太》27:46)。耶穌在十字架上所喊叫的,聽起來與遠藤周作探討的相似,就是:“上帝為什麼沉默?”當信徒受苦甚至殉道的時候,為什麼離棄他們?

然而深入思考,就知道耶穌的喊叫並不是憤憤不平,不是控訴或質疑。耶穌在受苦的時候,選擇的是沉默!(參《賽》53:7)這顯出祂內心真正的勇氣,“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一》4:18)。祂不怕死、不怕痛,唯一懼怕的,是上帝的離棄。然而為了愛,祂願意飲那苦杯。因為不願意看到罪人在地獄受苦,祂選擇自己靜靜地受苦,替人償還了罪債(參《來》2:14-15)。

小說的末尾,是羅德里奎茲神父的獨白:“我即使背叛了他們,但絕不會背叛衪。我用跟以往不同的形式愛著那個人(耶穌,編註)。為了瞭解衪的愛,至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必要的……那個人並非沉默著。縱使那個人是沉默的……我的人生本身就在訴說著那個人。”

 

期待日本宣教的春天

 

宣教的歷史血淚斑斑,有壯烈犧牲的殉道者,有默默受苦的棄教者,誰能評斷呢?著名的島原事件,據說屠殺了將近4萬名日本信徒,也導致了259年(1614-1873)的禁教令。遠藤周作寫作這部小說時,聲稱,之所以取名為《沉默》,理由有二:一,反抗歷史沉默;二,探索上帝的沉默(參《沉默》第一章)。

我認為吉次郎與羅德里奎茲神父,都有真信仰——即使是以沉默的方式藏在心中。弱者如吉次郎,也有悔改的勇氣,鍥而不捨地要向神父告解。強者如羅德里奎茲神父,原來寧願殉道,卻因為效法基督的愛而棄教。

我唯一不確定的,是費雷拉主教——本色化的基督教一定會變質嗎?他所拋棄的,不僅僅是基督信仰的形式,而是對信仰內容都絕望了吧?他到底是因為懦弱,還是像羅德里奎茲神父一樣,因為效法基督的愛而棄教呢?我沒有答案,只想到耶穌的沉默。

1966年的日本小說《沉默》,其實證實了,即使在長時期的嚴冬凍土中,信仰的種子還是會有萌芽的一天(參《約》12:24)。中國大陸教會的復興已經證實了這一點,我們也可以期待日本宣教的春天。

 

參:

遠藤周作著/林水福譯,《沉默》,台北:立緒,2002.

 

作者來自台灣,留學法國巴黎,專攻音樂指揮。現在美國休士頓牧會。

3 Comments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成功神學,成功了嗎?——讀邁克‧何頓《沒有基督的基督教》(郭為)2017.08.03

 

 

郭為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03

 

成功神學,顧名思義,它鼓勵信徒追求物質充裕、身體健康、個人幸福、名利雙收。成功神學最出名的發言人提爾頓(Robert Tilton)說:“我相信上帝的旨意就是要所有人興旺,因為我在上帝的話語裡看到這一點……我不定睛在人身上,而是定睛在賜我能力得到財富的上帝身上。”

由此不難發現,成功神學鼓勵人為物質財富禱告,甚至直接要求上帝賜下物質豐盛。這種福音告訴人,信靠上帝就得世上的富足和平安,就會家庭和睦、事業有成。一切的不如意會雲消霧散,一切的災難都會遠離。

成功神學在現今的教會中大行其道,因為它符合人內心的私欲。信徒對於神聖的講臺,往往是沒有防備的,他們相信講台傳遞的是來自天上的好消息。然而恰恰是有多少假教師出賣了宣講真理的講臺!

這是多麼可怕:當信徒越來越富有和成功,就會越少唱“這世界非我家,我無一定住處”!生活越舒適,就越把死和末日審判拋在一邊。

 

“無論如何,上帝都愛你”的假福音

 

讀完邁克‧何頓(Michael Horton)的《沒有基督的基督教》一書,我對成功神學瞭解更多,也更加厭惡。

邁克‧何頓在這本書中,對成功神學有著深刻的批判。他認為,基本上,那就是馬丁‧路德所斥責的“榮耀神學”。他說,雖然明目張膽地提倡成功福音的人很少,但是持這個立場的大有人在,包括許多具有影響力的人物,比如傑克斯、辛班尼、喬伊絲‧邁爾,以及歐斯汀等。

成功福音的代表人物,是歐斯汀(Joel Osteen)。他代表了各種道德主義、治療為本的自然神論。對於宣導成功福音的人來說,上帝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人快樂。上帝定了某些規矩和原則,讓你可以在人生中得到你所想望的事物。只要你跟隨這些原則,你就能得到所想所求的。只需宣告,成功就會降臨到你身上。如果你未能履行上帝公義律法的要求,卻不會受到任何譴責。也沒有稱義這回事。

歐斯汀似乎相信,人基本上都是善良的。上帝提供了非常簡單的途徑,讓我們靠祂的幫助拯救自己——不是脫離上帝的審判,而是從沒有成就的人生中把自己救出來。“你做過的每件善事,上帝都為你記錄在案”,他說,“由於你慷慨為懷,當你有需要的時候,上帝會調動天地萬物來保證你得到照顧。”

還有一種溫和些的樂觀的道德主義——盡力而為,並遵從我給予你的指引,上帝就會賜你成功的人生。上帝是我們的老友或者夥伴,上帝的存在主要是為了保證我們活得快活逍遙。“你盡好你的本份,上帝就會負責祂那一部分。”“無疑,我們會犯錯”,但“好消息就是,無論如何上帝都愛我們”。

這些,就是我們稱為“無論如何,上帝都愛你”的偽福音。

成功神學所宣講的,不是對靈魂有益的良藥,而是毒草;不是好消息,而是假喜訊。表面上看,好像餵飽了信徒,實則留下了致命的後遺症,因為它無法根除人內心深處罪的病根,卻給信徒帶來了不清不楚的信仰,使他們既不為自己的罪哀慟,也不為罪得釋放而歡欣。

誠如司布真所警告的:“他們既不多多絕望,也不大大相信。警惕那表面的虔誠功夫!小心那堅持把薄薄一層的敬虔塗在一團肉欲之上的信仰。”

罪不再是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推崇成功神學的人,對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罪都不敏感。罪不再是虧缺了上帝的榮耀(參《羅》3:23),而是人沒有全面發揮自己的潛質,未達到自我應有的榮耀。

有人問歐斯汀,他到底有沒有使用過“罪人”這個詞時,歐斯汀回答:“我不用。我從未想過這個詞……”

在他的《活出全新的你》一書中,塞滿了成功神學的術語:我們要宣告(declare)上帝的賜福,談論(speak)成功,又要發預言(prophesy),使健康、財富、快樂進入我們的人生。這一切給人造成的印象是:上帝的每一個設置,都是為叫我們得勝,不過,得我們來決定與“電源”連接,並透過適當的原則和步驟,創造我們的福氣。

如果有任何人質疑這個方法,歐斯汀就舉出他本人的例子:“我知道自己並不完美,但我也曉得:我在上帝面前問心無愧。我知道,我盡力討祂的喜悅。因此,晚上我能抱頭大睡,安枕無憂。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能面帶笑容。朋友,請保持你的心敏銳,你便會發現生命變得愈來愈美好。”

另外,歐斯汀的成功神學裡,沒有半點三位一體、死人復活,以及將來世界。他根本極少提及基督。記者採訪歐斯汀的時候,問及這一點。這位原電視佈道家,對此滿不在乎,只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恩賜,而他的使命就是要幫助人活得更好。歐斯汀經常告訴大家:許多信奉其他宗教的人,也贊同他的教導。這也成為他“成功”的標誌。

 

“兜售”成功神學的騙子有禍了

 

約翰·派博牧師非常痛惡成功神學。他認為,成功神學不是純正的福音,而是垃圾。他指出其荒謬:“相信這好消息,你的豬就不會死了,你的太太也不會流產”,“你手上將會戴戒指,身上將會披貂皮大衣”。

真正的福音,是在苦難中榮耀上帝。那些“兜售”成功神學的騙子有禍了。他們野心勃勃,想把教會做大。他們心中的野心,與世俗企業家沒有兩樣。保羅警告過教會,要提防用“花言巧語”迷惑人的假教師(參《羅》16:18),這警告,我們不可不聽從。

歐斯汀傳揚的那套健康與財富的福音,根本無法應對苦難。採納此道的人,很可能今天擁有了最美好的人生,今後的人生卻失去了平安、穩妥的保障。

在聖經中,體貼肉體,宣教成功神學的大量湧現,讓主耶穌深惡痛絕,主耶穌說“小心假的傳道人,他臉上堆滿笑容,故作誠實狀,然而,時機一到,他們就露出猙獰的面目,令你大受傷害。不要被他們神奇的能力所迷惑,要留意他的品格。”(參《太》7:16-17,信息版聖經)

今天的傳道人很容易受世界的迷惑,將屬世的狹隘的成功觀帶上教會的講臺。但是,成功神學真的會成功嗎?顯然不會!因為正如喬治‧麥克唐納的至理名言:“一個人無論做什麼,如果沒有上帝,他要麼悲慘地失敗,要麼雖然成功,卻變得更加悲慘。”

 

什麼是真正的成功

 

陷入到成功神學陷阱裡的人,他們需要上帝,但絕不是那位忌邪且恨惡罪的上帝。他們需要的是能給自己帶來金錢、名利、地位的上帝。他們不需要人類的救主,他們迫切需要提升他們生活的上帝,使他們能夠脫離疾病,買得起房和車,過得無憂無慮。他們傳福音的方式就是:“信耶穌,有以上這些好處,快來教會吧!”顯而易見,他們的動機就是錯誤的。

大陸學者齊宏偉,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金貝克。金貝克在《我錯了》一書中,對成功神學有一些反思。直到獄中,金貝克才醒悟,他早忘了在內心與上帝親近。他注重事工,而不是與上帝的親密關係。多年來,他竭力宣導成功神學,認定物質、金錢就是上帝賜福的證明。他甚至要信徒告訴上帝,要什麼車、什麼顏色,好讓上帝來成就。多年來,他傳講上帝要人富足,要人成功,要人努力追求金錢,甚至出書教信徒如何致富,要信徒通過奉獻更多地賺取上帝的賜福。這些無疑都是利用上帝達成自己的目的而已。

他陶醉於所謂神蹟、奇事和能力所帶來的上帝臨在的滿足感。金貝克很真誠地揭露了這一點。他也直言不諱,說自己恰恰是缺少了真信心,缺少對上帝的真正認識和親密關係,才轉而瘋狂地攫取這些外在記號,從而也就不知不覺地建造了人本巴別塔,並培養了一大批敵基督者。他說:“過去的我,如此醉心於這些人的能力,卻不管他們的屬靈光景如何。這無疑只是在間接鼓勵、預先訓練一批敵基督者。”

今天有多少人仍執迷不悟,被成功神學的俘虜!試想,保羅原本在世上多麼成功,他完全可以按著自己的優勢來服事上帝。然而他為了追求那“好的無比的”,甘願丟棄世俗的成功。保羅讓我們明白:一切的成就、財富、權力,都無法使我們從罪中脫險。對成功的欲望,更會使我們越陷越深。

成功神學的根基是錯誤的。總有一天,其腐敗的根基要顯露,因為聖經說:“若有人用金、銀、寶石、草木、禾秸在這根基上建造,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3:12-13)

成功神學是一條錯誤的道路。有人稱,如果真有一條通往地獄的高速公路,非成功神學莫屬。

什麼是真正的成功?耶穌基督的救贖,是我們反思成功的基礎。上帝眼中的成功,就是我們完全順服上帝,不求自己的益處,只讓上帝的榮耀彰顯。施洗約翰儘管有眾多門徒、很大的影響力,他卻沒有留下自己的教會,而是帶著跟隨他的人迎向耶穌基督。他不需要公眾的注意力,卻帶領人把關注的焦點轉向耶穌。這就是他的成功。

可見,真正的成功是超越自己的野心和夢想,去成就上帝所託付的異象和使命,活出為上帝而活的人生——我能夠在晚間安眠的唯一原因,不再是我日夜所盼的屬世追求,也不再是最終帶來空虛的成功神學,而是通過耶穌基督的降生、死亡、復活,我已經與上帝和好,我的罪已經得赦免,如今我已經在基督裡,靠著聖靈的大能大力,成為上帝所喜悅的人。

 

作者是大陸傳道人,音樂學專業畢業,現就讀于神學院。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新書介紹——簡介三本簡體字小冊(OC)2017.08.02

 

OC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8.02

  1. 《換個視角看電影》

這本小冊,精選了[OC海外校園機構]歷年來推出的精彩影評。所選的影片,既有經典,也有最新大片;有科幻片、言情片、也有戰爭片;有歐美大片,也有國產片。

作者們從基督信仰而來的解讀,看出的不僅僅是娛樂和劇情,而是電影對人性、歷史和文化的呈現,以及從福音而來的觀照與超越。

 

2.《基督信仰與科學的對話

在科學與信仰中,有諸多的經典文章可讀。在這本小冊子中,我們試圖從4個維度來分享。透過梳理科學與信仰的關係(他們的糾葛和發展);通過上帝所創造的奇妙的宇宙和世界,來看這背後更偉大的上帝;著重討論我們倍受影響的進化論;歷史中科學名人怎樣用他們的經歷來講述,他們一生中科學與信仰的故事。

 

3.《品格教育特刊

一棵樹,需要雨水滋潤,陽光照耀,方能慢慢往下紮根、抽枝吐芽,成長為枝繁葉茂的大樹,累累果實掛上枝頭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屬靈生命就宛如這樣的一棵樹,需要上帝的恩典源源不斷地灌溉,才能夠不斷成長,長出累累的品格碩果。這本小冊子的文章,都是圍繞基督徒的品格教育而撰寫的。

 

*以上小冊每本美金2元,外加郵費,加州居民還需加上州稅。歡迎向[海外校園機構]訂購。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增訂版已出版!(蘇文峰)2017.07.05

蘇文峰

本文原刊于《舉目》82期和官網2017.07.05

2015年,[海外校園機構]出版了《大洋彼岸的長河—美國華人查經班回顧與展望》一書,由蘇文峰主編。

這本書共收集了70篇文章,呈現了美國華人教會在1950至1980年代那40年來,從查經班成立成長,轉化為教會的史實和評述。是值得收藏的經典好書。

這是廣義(海內外)的中國教會歷史中,一段獨特的時空記錄。雖然這些敘述只是美國這塊新大陸一部分華人基督徒的生命經歷,但我們深信這裡每一個個人和群體的故事,是流向上帝那救恩歷史長河的一條條小溪,在神國的大故事(His Story)中,匯集交流,源遠流長。

2017年,我們出版了增訂版,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新增了8篇。閱讀這一篇篇樸實生動的見證,翻看那一張張當年風華正茂、如今老練睿智的臉孔,都述說著一甲子上帝在海內外繼往開來的故事,你將心馳神往。

增訂版近600頁,我們仍按第一版的書價,每本19.95美元,歡迎向本機構訂購。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不可不讀的好書《誰可以這樣愛我》(楊儲源)2017.03.23

 

楊儲源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3.23

 

這是一本你絕對不可以錯過的好書!

《誰可以這樣愛我》(Redeeming Love)這部書很厚,但是讀起來非常流暢,讓人愛不釋手,甚至挑燈夜戰。故事讓你感到溫暖,也讓你流淚。

看到三分之一時,我已經忍不住感嘆: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遇到像邁克這樣的好男人,給妻子完全的包容、忍耐、接納,全心全意為了對方而付出、犧牲。

一個姊妹回應我的感慨:沒有人能像上帝那樣愛我們!書裡的邁克只是預表了基督。

是的,我知道。然而我對人產生一種真實的絕望——上帝實在太完美,所以對比之下,我對人感到失望。轉念一想,我可以主動成為邁克那樣的人嗎?我可以完全不計回報地對待一個人(不管對方的回應如何,不管外界的環境和議論如何)嗎?但這個念頭揮之即去了,我連立志這麼做都沒有。

 

彷彿生活在地獄

 

書裡的安琪兒,她是多麼的不幸!媽媽是別人的情婦,她是私生女,被親生爸爸厭惡。8歲那年,媽媽離開了人世,她成了孤兒。她被送到一個有戀童癖的有錢人那裡。她不幸懷孕,小小的年紀就被做了絕育手術。

她從有錢人那裡逃出來,卻仍彷彿生活在地獄中。她成了妓院的“名妓”,每天必須接待一定數量的男人才能休息。她也相信了愛情一次,差點和一個男人私奔,結果那人不過是個花言巧語的騙子罷了。

她彷彿遭遇了女人能夠遭遇的全部悲劇。她有著天使的面容和魔鬼的身材,心卻變得堅硬而冰冷。她沒心沒肺地活著,對男人、愛情、友情,對任何好事好人,都有著深深的懷疑、強烈的排斥以及謹慎的遠離。

其實,即使我們這些沒有受過那麼多打擊的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除了基督白白的恩典和無條件的愛,誰會對我們無緣無故地好呢?

即使黑暗籠罩一切

 

安琪兒又是幸運的,甚至是太幸福了——上帝將邁克,一個幾乎完美的人,賜給她,始終對她不離不棄,讓她最終經歷到上帝,真實地經歷到上帝奇妙的幫助和安慰。最終她尋求、聆聽上帝的呼召,成為上帝使用的人,幫助那些妓女擺脫賣笑賣身……

然而這個轉變過程是漫長的、艱難的、痛苦的。她一次又一次地離開邁克,甚至重操舊業,因為那是她唯一擅長的,唯一可以藉此獨立生活的。她還不計後果地和邁克的親戚兼好友保羅,發生了一次充滿彼此相恨的性行為。

這情節看得人揪心而傷心,是那樣的無奈和沉重。這就是我們所有人的墮落,一而再、再而三的墮落。

罪的勢力很強大,又頑固,而上帝的愛卻勝過一切。祂藉著邁克,一次又一次地接納、拯救和挽回。

就像書中提過好幾次在山頂看日出,黑暗籠罩了一切,但光出現了,一絲一點,然後一大片。光完全地掩蓋了黑暗,從此黑暗褪去了。安琪兒的心,以及我們所有罪人的心,都是這樣,被上帝的愛一次又一次地遮蓋和包裹,最終完全降服在上帝的大愛和權柄中。

因上帝的愛和接納,我們有勇氣揭開自己的創傷,忘記過去,努力向前。我們因信心而坦然無懼,因上帝必親自醫治我們的頑疾,賜給我們新的心。

水不能洗淨我們的罪,不能潔淨我們身體和靈魂中的罪——即使我們像安琪兒那樣因為羞愧而浸在河裡,用石頭搓傷自己的皮膚,弄得自己傷痕累累、血跡斑斑——上帝知道我們背負不起這樣的重擔,祂已親自為我們結清了一切的罪債。

祂潔淨了我們,讓我們的罪雖像朱紅,卻必變成雪白。

 

沒有避而不談性

 

這本書沒有避而不談性。書中細膩地描述了邁克和安琪兒在生理和心理上經歷的、那生動而曲折的變化,讓人深深地體會到,在基督裡的性是如此的溫暖、美好,充滿奇妙的聖潔感。

安琪兒是一個讓所有正常男人都加速分泌荷爾蒙的女人。然而邁克在婚後,仍然選擇了長時間的克制和忍耐。為了對方,他捨棄自己的需求,為愛而甘願放棄權利。

他要安琪兒明白,性不是掌控男人的工具,不是謀生的手段,也不是回報人的方式。性不只是為了取悅對方。性是在婚姻盟約中二人合為一體,是上帝的祝福。性的前提是相愛。

在本書的最後,當安琪兒最終回到邁克身邊的時候,她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來表現她深深的懺悔、完全的信任,以及主動的降卑。她朝他走過去,他站在農田中,她一件一件地脫掉她的外衣和裡衣,最終以完全裸露的姿態走向邁克。

我想那是一段需要莫大勇氣的路程。她要盡自己的全力,將所有的疑問、恐懼、焦慮、不安、不確定,通通都交託給上帝。他還愛她嗎?他會再一次接納她嗎?他會不計前嫌嗎?他會嘲笑她嗎?他會責備她嗎? ……

無人壞到不值得愛

 

這本書不僅關於愛情,而且也關於友情;不僅關於信任,也關於信任破碎後的重建;不僅關於相信,也關於不信者的悔改;不僅關於敬虔之人的德行見證,也關於不完美之人的成聖道路。

對此,不得不提書中的保羅和米利安。保羅假冒為善、自以為義,只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他對愛情膽怯、懦弱,不敢正視自己的真實情感。打著愛的名義,論斷別人的妻子,私下卻乘人之危,染指朋友之妻。

然而就是這樣的人,上帝也愛。上帝讓米利安這個好姑娘吸引他,也被他吸引。上帝賜給米利安屬靈的眼光,看到保羅的優點、生命中的潛質。在上帝看來,沒有一個人壞到不值得愛的地步。上帝總有辦法,帶領人悔改,顯示出美好。

解鈴還需繫鈴人,最終,保羅在他一貫鄙視甚至憤恨的安琪兒那裡,得到了靈裡的釋放。他終於聽到對方請求饒恕,終於釋放了苦毒,終於承認自己的誤解和偏見,終於真心實意地悔改道歉、乞求原諒。他終於學會了接納別人,也接納自己,原諒別人,也原諒自己犯过的錯誤。

無論再大的仇恨、愁苦,都無法勝過愛。因為愛能遮掩一切的過錯。誰可以如此愛我?唯有上帝!也願我們這些蒙了上帝大愛的人,可以踐行愛,彼此相愛。

 

結語

 

感謝本書的作者——美國暢銷書作家、著名歷史言情小說家弗蘭辛‧瑞福爾(Francine Rivers),她根據聖經《何西阿書》的啟發,竟然洋洋灑灑寫出如此精彩的小說。

感謝譯者——王漢川、楊倩。譯文非常的美,讓人絲毫沒有覺察出這是譯文。

親愛的讀者朋友,即使你已經看過本書的介紹、書評,請你依然要去讀讀這本書,因為在這書裡,你能看到上帝的賜福。

 

作者來自四川成都。

2 Comments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

除你以外,無所愛慕──《與神同在與屬靈格言》讀後感(神僕老麥)2017.02.02

神僕老麥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2.02

 

1611年出生在法國下層社會的勞倫斯(Brother Lawrence),曾當過兵,作過隨從,1649年進入巴黎的一所修道院當廚師。

這位卑微的弟兄,卻是蒙福的人,他自年輕時就體驗到“隨時與神同在”的秘訣。

《與神同在與屬靈格言》這本書,前半部記錄了勞倫斯與別人的4次談話,以及他寫的16封信——這些談話和書信,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就是“與神同在”。後半部,則是勞倫斯的屬靈格言、品格與思想集錦。小小一本書,卻讓讀者受益無窮。

 

應當關注的是什麼?

 

根據勞倫斯的領受,原來阻礙我們來到上帝面前的,不是外面的環境,乃是我們接受了外面環境所給的雜亂訊息,而失去了裡面與主的交通。我們的小信、情緒、過犯、遲鈍等,常阻隔在我們與上帝中間。

人若想與上帝同在,必須先倒空自己的心,因為上帝要獨占這心;心若不空,祂就不能獨占,不能自由地在裡面工作。我們唯有捨去一切,才能得到一切。

信主以前,罪在我們與上帝的中間;當上帝將我們的罪挪去、洗淨以後,我們又趕緊將“勤勉”與“行為”放在我們與上帝的中間,“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基督徒在靈命上不進步的原因,就是專注在懊悔或對付,而忘記以愛神作他們的目的。”

有一個週末,我到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a),當地教會安排我在講道後回答問題。一位一臉愁容的姊妹舉手,小聲地說:“我從大陸來,嫁給一個美國人。在這偏僻地方,朋友也不多,我埋怨上帝的安排,也怨恨自己的選擇。每天丈夫出門上班後,我在上帝面前省察,覺得自己犯了很多罪,對丈夫沒有好臉色,對生活也沒有正面、積極的態度。但是晚上丈夫回家,我又故態復萌。有時明明知道自己在犯罪,仍不願意改變態度。這樣每天懺悔,每天又犯罪,實在內疚。請問牧師,我該怎麼辦?”

我首先肯定她對於罪的敏感,以及對上帝神心意的認識。接著我指出,使徒保羅與她有一樣的掙扎,“所以我願意行的善,我沒有去行;我不願意作的惡,我倒去作了。”(《羅》7:19,新譯本)

我建議她:“不要再專注你的罪,你的罪已經被主耶穌的寶血洗淨了。從現在開始,專注在榮耀上帝上面。每次說話、行事為人,要禱告,問聖靈:我怎樣說、怎樣做,才能榮耀上帝,配得上我所蒙的呼召?”

立時,我看到她的臉好像一朵花一樣開放了,從晦暗一下子到綻放光彩。我知道她當場釋放了,她關注的焦點,已經從“犯罪與否”,轉移到“榮耀與否”上了。

何需去別處尋找!

 

理性的無限擴張,讓今天的基督徒在愛神上有困難,需要藉著聚會、讀經、默想、靈修,為自己找愛上帝的“理由”。但勞倫斯說,他多注意愛上帝的感情,而非思索愛上帝的理由。

有人盡力要讓自己進入默想的美好當中,想讀更好的屬靈書籍、聽更好的講道或詩歌,好讓自己能夠更愛上帝。勞倫斯形容這樣的基督徒是可憐的,“稍微得著一點,就滿足了……出去到自己的外面去找,好像要從別人的口中、別人的方法中找到神的同在”。

其實我們不必往別處去尋找祂,祂就在我們的裡面,“寶庫就在我們裡面”,但“我們拿得辛苦,一但拿到了,竟也不敢多拿……我們阻攔自己繼續得著” 。

人隨時能和上帝交談,“無論在吃飯或在眾人中間,甚至是犯罪的時候,只要將我們的心舉起向著祂,就是最微小的紀念,都是祂所悅納的啊!”我們無須大聲高呼,因為“祂比我們所想的更近”。這也是為什麼勞倫斯認為,這一切都應當被挪去,免得阻礙我們親近上帝。

不要因有快樂的感覺,才尋求上帝、愛上帝。無論這種感覺多好,它永遠不能像簡單的信心那樣帶領我們親近上帝。而上帝的同在一旦得著,不但難以再失去,還能在有意與無意中,得著屬靈增長,“那些被聖靈勁風所吹動的人,就是在睡眠中,也是在進步的。”

苦難就失去了苦味

 

30多年來,勞倫斯心裡一直充滿著喜樂。有時,喜樂大到他還得想一些方法,或找一些事情來舒緩一下,才不會讓旁邊的人覺得他太奇怪。他看著全世界的人都受苦,惟獨他快活。雖然他自認,他配得殘酷和痛苦,但他卻享受極大、不斷喜樂,並且這喜樂,簡直是他容納不了的。

他求上帝,將別人所受的痛苦分一些給他。雖然他知道自己也是極軟弱的,只要上帝離開他一刻,他就成為全世界最敗壞的人。但是他知道上帝不會離開他,因為信心已經給他強有力的保證。他知道上帝永不離棄他,除非他先棄絕上帝。

他也將痛苦視為上帝愛他的標誌——與上帝一同受苦,縱然是痛楚與苦難,也是樂園。如果沒有上帝,縱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快樂,也變為地獄。愛能使苦變為甜,人若愛上帝,為祂受苦,就有喜樂和勇敢。因此,他病痛時也常常不求醫治,只求上帝賜力量,讓他能勇敢、溫柔地忍受。

許多基督徒求上帝改變自己的配偶、孩子、父母、上司、牧師、弟兄、姊妹,無非想藉著改變別人或環境,使自己生活得更好。但勞倫斯接受上帝的安排,更進入(支取)上帝的同在。既然苦難是愛他的上帝所賜,苦難就失去了苦味,病痛就不痛,困難就不難,呻吟也要成為歡笑了!

筆者在牧會時,也學習勞倫斯,在生活中隨時支取上帝的同在。不要因自己是傳道人,就要“追求”屬靈,“想要進步得比我所得的恩典更快,豈不知人不是一天就能成聖的啊!”屬靈當是上帝同在的結果,而非追求的目標。“因為我們有了恩典,任何事情都能做;沒有恩典,只會犯罪。”

 

作者畢業於富勒神學院,現在北美牧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好書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