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宣教

同樣的你我,不一樣的精彩(杰瑞)2017.06.24

杰瑞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6.24

 

我想先談談網絡宣教的幾個趨勢。

 

、五大網宣趨勢

準確認識網宣趨勢,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服事於這個世代的人群。

 

1 方向上:從美國到中國,日趨無國界,去國界化

Life church 理念#3 We are spiritual contributors not spiritual consumers. 我們是屬靈的奉獻者,不是屬靈的消費者。

The church does not exist for us. We are the church and we exist for the world. 教會不是為我們自己預備的,我們是教會,我們是為世界預備的。

21 世紀全球化的發展借助於網絡的推動使這個世界變“平”了!對於我們這些在美國的華人來講,都會感受到,無論是來往中美兩地還是即時通訊聯系在大洋彼岸的家人,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現在這樣方便。我們信主後的學習主要集中在美國,但是上帝願我們像當年在埃及服事的約瑟那樣明白:“上帝差我在你們已先來 “(《創》45:7)是有祂的目的!我們不能只是成為屬靈的消費者,而是要成為屬靈的貢獻者!

網絡已經讓這個世界的國界不再明顯,在宣教的方向上,我們要從美國轉向中國。 We are not just spiritual consumers in USA, but spiritual contributors for China.

 

2 配搭上:從機構到教會,到信徒,去組織化

華人教會在北美的發展主要集中在這二三十年間。在這期間,機構在宣教上基本走在前面,呈現百花齊放的形式,尤其是在網絡宣教的倡導和帶領上,但是光靠機構的力量是明顯不足的。我們現在訪問的 Life church其實就是使用教會的資源,將之結合在一起,做的是一個機構的事工,他們做得非常成功。

信徒主要還是在教會,從配搭的角度,網絡宣教必然要從機構慢慢轉到教會。教會必須激勵、裝備,並差遣廣大的信徒,使之成為網絡宣教的力量。如今網絡科技已使宣教變得更加容易,信徒們可以快捷地使用網絡傳福音,而不需要像傳統意義的宣教士那樣,依靠一個宣教機構或教會的支持才能開展!

普世佳音有一篇文章提得非常好:“讓宣教成為一種方式,讓朋友圈成為牧場”!宣教需要成為信徒生活的一部分!

 

3 方式上:平信徒自媒體,去權威化

以往,宣教更多依靠牧者同工走在前面,但現在牧者的責任其實已經變為培訓,督促和鞭策。上帝要打發更多的平信徒去承載福音的使命,因為這本來就是主耶穌頒布的大使命,是每個生命翻轉得救的信徒應該領受並付諸行動的!

最近5到10年傳媒世界發生了巨大變化,紙媒逐漸被淘汰,被網媒取代。所以這幾年不斷提到新媒體事工。而且,還有一個變化,即新媒體事工不再是權威機構的專利,更多的自媒體事工正如雨後春筍般地發展,以多點多變的方式靈活地把福音呈現在世界的不同角落。範學德老師在這方面是我們的榜樣!

無論是機構使用權威的方式,還是個人使用自媒體的方式,基督總是被傳開了。福音得以廣傳,上帝當然喜悅!

 

4 生活上:職場和生活等方面的見證尤其重要,去教條化

當自媒體成為一個趨勢的時候,自媒體背後的生命對讀者的影響將是非常之大!一個事工能夠長久地為上帝使用,這背後的帶領人和參與者的生命見證將非常重要!

一個夫妻關系搞得很僵甚至婚姻上不聖潔的人,我們能夠指望他在宣教上持久結出美好的果子?不可能!主內這種負面的例子時不時聽見!

同樣的道理,如果一個在職場上沒有美好見證的人,到宣教的工場上講與他生命不符的信息,而且講的頭頭是道,效果能夠很好嗎?網絡非常厲害,什麽東西都隱藏不了!時間長了,公司的同事,社區的朋友,網絡上的小夥伴都能隨時通過網絡人肉搜索,揭穿那些隱藏的事。

“生命不勝於飲食嗎?”(《太》6:25)

網宣的平信徒化讓生命見證顯得尤其重要!我們絕大多數信徒的生活除了教會就是家庭和職場,上帝對門徒的呼召沒有兼職的概念,都是全時間的!在網絡時代要想能夠為神使用,必須在平時生活中靠主有美好的見證才可!

5 手段上:微信必不可少,“獨大專制”

微信的使用滲透到華人生活的每個領域。

在網絡的傳播手段上,與美國人喜歡使用FB,Twitter等方式不一樣,中國有自己的特色。報道說,微信在去年一年內添加了20%多的用戶,現在每個月積極用戶人數達到9億多。有數據表明,現在中國大陸許多用戶每天白天30%的時間(差不多4個小時)都盯著手機微信上。微信正在以一種不可思議 “獨大”的方式有效“統一”海內外的華人。

我們談論網絡宣教,微信是我們必須要面對並使用的網絡工具!

 

二、四大網絡宣教的阻攔

根據這麽多年的觀察和參與,我發現以下幾點往往成為參與網宣的攔阻。

 

1 個人生命的因素

第一個原因首先在於我們個人生命的因素,例如我們可能懶惰。聖經上多處鞭策我們不應該成為懶惰的人。懶惰的人沒有智慧,懶惰的人不可能成功!懶惰的人不可能參與任何宣教! 《箴言書》6章6節寫道: 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 。

懶惰的背後往往就是被什麽激勵的原因。有牧者也一針見血地指出,太多時候我們口中所謂上帝的呼召,遠遠沒有金錢權力的激勵來得更為有效。懶惰帶來的就是湊合。我們也很容易自我滿足甚至自我陶醉。或者以“上帝的接納”或“上帝更看重我們的內心”為借口求得心安和平衡。

有時我們可能走到另外一個極端,我們不懶惰,但是精力旺盛用不對地方。

 

2 文化層面的因素

我們華人從文化上可能習慣了“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這種家族式的觀念和上帝國度的觀念是不符合的。如果不改變成從上帝國度考慮的角度,很難扭轉這種隱私的文化因素的阻攔。

Life church 理念Mindset #2當中就提到 We are all about the “Capital C” church!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個“大寫的教會”——上帝的教會。#1當中提到We will do anything short of sin to reach people who don’t know Christ. 他們用盡各種方法(做沒人做過的事)尋找、幫助不認識耶穌基督的人。

我們來到Life church參觀,不是只看他們做得成功的What,而是尋找背後的Why。

我們要認識我們華人甚至東方人文化層面的攔阻,否則福音從我們那裏很難走出 去!聖經當中提到了東方三博士那麽聰明,甚至根據星宿的指引找到主耶穌的誕生並獻上貴重禮物,但是聖經和歷史書好像都沒有記載他們回去傳福音!我思考也許是文化層面的因素,致使三博士無法被上帝大大使用!所以上帝按照不同的線路,讓福音向西展開不斷廣傳,先歐洲再美洲再到中國,現在中國的弟兄姊妹還是覺醒到這一點,並願意把福音通過絲綢之路傳回耶路撒冷!

 

3 價值觀方面的因素

Life church Mindset#5: 理念5. We are faith filled, big thinking, bet the farm risk takers.

我們是信心充滿、胸有大誌、不惜身家的冒險者。 We’ll never insult God with small thinking and safe living. 我們絕不因短視和安逸而羞辱神。

網絡宣教需要聯合!一談到聯合就會觸及我們價值觀層面的東西!簡單地來講就是我們經常口頭上說的不合算!如果我有60分的本事,人家有100分,100分的人覺得聯合以後將20分給到60分的人了——這不合算,其實不是相加的果效,聯合是相乘得6000分的果效!

我們在聯合上的每一份擺上都會有極大倍增的果效!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

Life church敢於依靠上帝去冒險,去Big Thinking!這也是我們應該學習的!我們的價值觀要和上帝國的價值觀連在一起,要突破我們的自身經驗,文化和教育等各方面可能的不合上帝心意價值觀的約束!

 

4 信心的原因

立馬有果效的事情,我們才願意去做,否則我們就會失去耐心。馬雲現在帶領的阿裏巴巴非常成功,但是從一開始,他就告訴團隊們要做別人不敢想、沒有做的事情。我想他的成功來自於一種信心的看見,就是在成功沒有來到之前就願意為布局付出的信心!

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未見之事的確據。(《來》11:1)

我們需要想象一下,數年後聯合網絡宣教後的果效將是如何地榮神益人,那麽我們就會欣喜於現在的每一份付出!Life church強調“Faith Filled Big Thinking”,值得我們參照學習!

 

三、三個聯合

有人攻勝孤身一人 ,若有二人便能敵擋他; 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傳》4:12)

我們分析了網宣的5個趨勢和4個阻攔,現在來談談為什麽IMF大會一直強調三個聯合!

 

1 上下聯合

顧名思義,我們知道“上”就是年齡長一輩的牧者或權威機構,他們有豐富的內容資料,但是可能缺少時間和激情投入到網絡事工,技術也可能是原因之一。年輕的同工有熱情有技術但是沒有內容。這就需要聯合!

本次參加IMF的人(許多都很有恩賜),其實都應該積極了解各機構,也許你可以成為這些機構的幫助,這些機構的平臺效應或許可以成為你的幫助。

蘇文峰牧師在2013年的網絡宣教論壇的結束語當中,總結說“上下聯合”包含我們應該和天上的上帝的聯合,這也是很好的詮釋和補充。

 

2 左右聯合

上帝給不同的機構、教會不同的資源,上帝給每個人的恩賜也是不一樣的。上帝並沒有把所有的資源賜給某一個人或某個機構或教會,為的是讓大家在“同一個主同一個上帝”裏面聯合行事!

最近幾年海外校園和普世佳音機構都積極轉型,特別針對教會的需要制作產品,華人許多弟兄姊妹都喜歡訂閱他們的公共賬號,成為他們產品的使用者!機構多多了解教會的需要並積極滿足,教會也應該積極在金錢和需求的調查應用等領域成為機構的幫助!如此優勢互補的左右聯合可以極大地發揮主內的資源整合的優勢!

除了機構和教會之間的聯合,機構和機構之間的聯合也是非常重要!感謝上帝,IMF帶領著我們幾個主辦機構之間經常有美好的聯合的見證!我們應該保持這個見證!

還有就是教會和教會之間的聯合,這一點上坦率來講還有不少的路要走的,需要我們每個人都看到並積極發揮影響,往這個方面付出聯合的努力!

和剛才提到的相加和相乘的例子一樣,左右聯合的效果也是相乘,而不是相加。

 

3 中西聯合

海外華人教會的發展大多數都是最近30年不到的歷史。但是西方教會的發展已經有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沈澱。他們的經驗、理念、事工都是我們應該學習並聯合的典範!

我們華人也轟轟烈烈地辦了這麽多年網絡宣教論壇,回頭一看,無論如何我們都還要謙卑地學習老大哥們!這就是我們這一次為什麽把網絡宣教論壇放在Oklahoma舉辦的原因!

因為我們發現這家教會在網絡事工上真是神奇了!神奇的背後到底是什麽?我們需要在聯合當中學習!感謝上帝,祂把願意學習的心給了我們,更把願意分享的心給了這家教會!他們非常熱情地歡迎我們學習參觀,提醒的就是一個願意聯合的胸懷和理念!

 

四、兩個文化

要想參與網絡宣教,我們要克服阻攔也要有付諸聯合的行動, 也要引領建立兩個“主”文化!

1 的文化

榮耀上帝是第一位的。

讓宣教成為生活,那麽生活當中就應該處處體現“主”的文化!不管是我們生命的呼召(得救得新生命),還是我們生活的呼召,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榮耀神,都是與“主”息息相關的!

我們要打造一個關於“主”的文化!除了榮神也要益人!效法基督的愛去愛世上的每一個罪人做福音的使者!

耶穌在《馬太福音》5章13節中說: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

讓我們成為世界的光世上的鹽,發揮影響!網絡可以使宣教成為生活,讓美好的見證更好地傳播擴散,讓關於“主耶穌”的文化滲透到這個世界的各個文化層面,持續發揮不一樣的影響力!這個關於“主”的文化的建立和影響,可以幫助擴張上帝的國度!

2 主要文化

主要文化值得就是要把主的文化當中主要文化去經營。

怎麽說呢?相對於主要文化就是次要文化,我們基督徒往往做次要文化的事。在美國基督教應該還算主要文化,但是我們基督徒往往把自己擺在少數群體弱勢群體的 位置參與一些必要性不大的活動。例如維護傳統家庭,反對LGBT,當我們走到街頭或者在網上發聲的時候,媒體不一定站在我們這一邊。為什麽?媒體發現你們基督徒的離婚率也不少呀?你們基督徒的愛心好像也不怎麽滴?你們基督徒是不是假冒為善太多了點?

這種情況帶給我的反思是:我們在社會上的見證怎麽樣?我們是不是做到了耶穌要求的“鹽”?我們這個“鹽”是不是失去味道了?一次無意中調查,我發現,我們基督徒包括信主10多年以上的基督徒,甚至有50%以上的會有意無意地在朋友圈裏面隱藏自己基督徒的身份——不敢做鹽做光!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鬥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5:14-16)

基督徒和教會實在不能忘記自己的社會責任!耶穌教導我們應該成為山上之城臺上之燈。

在這個彎曲悖逆的時代,我們要活出主耶穌的見證,我們表現出來的“好行為”非常重要,這是讓神得到榮耀的必然途徑!我們要經營主要文化榮耀神,少效法世界做一些次文化的抗爭!

許多弟兄姊妹喜歡論斷,在網上打架、整人,同時滿口耶穌基督的,也不管圍觀的人群怎麽看待?這不是帶人信主做“加”的事,而是推人不信主做“減”的事!這是次文化的做法!不可取!我們為了上帝的國總要積極經營以耶穌為“主”的“主”要文化!

 

五、個倡導

我今天的題目是“同樣的你我,不一樣的精彩”。你我都是上帝揀選的特別寶貝,是神的Resource!我們如何才能有“不一樣的精彩”呢?我在這裏倡導一個詞就是“Be Resourceful”。前者是名詞,後者表達的是一個持續動態的動詞!

我們玩過撲克牌都知道,拿到一手好牌並不代表就一定能贏!需要打好牌,否則會浪費一手好牌!我姑且稱“Be Resourceful”為“打好牌”!

我們今天談論到了網宣的五大趨勢,談論到了阻攔我們的四大因素,也談論到了網宣的三大聯合策略,以及我們應該經營的兩個“主”文化,現在擺在我們每個人面前的課題是:如何聯合在一起“打好牌”打好仗?

我相信打好牌的策略關鍵就是三點:

  1. 與上帝同工讓主耶穌為元帥帶領
  2. 與人聯合優勢互補不浪費資源
  3. 擺上自己不再隱藏,認真學習進步不再懶惰。

上帝賜給我們的資源一定是絕對的豐富!讓我們在網絡世界大大為祂使用!願“不一樣的精彩”成為我們每個人的激勵!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

新媒體時代的傳奇教會Life Church(IMF)2017.05.27

 

IMF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5.27

 

Life Church是一個傳奇教會。這個教會於1996年1月從美國一個偏遠城市(Edmond City, Oklahoma)一個只能容納兩輛車的車庫開始,當時只有40個人,經過20年的發展,到今天在全美8個州27個聚會點,近6萬的會眾。

 

Life Church——網路新媒體時代的傳奇

可能相比美國其他快速增長的教會,Life Church並不是最令人驚豔的傳奇。但他們在網路媒體領域的事工卻是無出其右者。他們是當之無愧的新媒體時代(或稱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傳奇教會。從他們教會誕生出來的手機聖經應用YouVersion Bible (中文譯作:聖經)9年內全球範圍內的下載超過近3億次,是網上最受歡迎的聖經軟體;這個應用裏面有1492 種版本的聖經,涵蓋世界上1074種語言。在2014年,他們在這個聖經應用中增加了社區的功能,就是說,使用這款聖經應用的人可以一起學習、討論聖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就是一個人數不小的聖經學習社區。

 

此後在2013年他們又推出兒童聖經應用Bible for Kids,已經被翻譯成25種語言。單單安卓系統平臺就已超過500萬的下載量。跟這個兒童聖經應用配套,他們還提供給父母和教會各種課程和資源。

 

同時,Life Church透過Open Network這個網路平臺提供他們教會所積累的教牧資源,包括各種資源(講道、主日學材料、敬拜歌曲、圖片等)、各種培訓(領導力、青少年事工、敬拜、小組事工等)、社區(各種主題事工的論壇,有敬拜、創意、教會數字事工等)以及與教會建造相關的軟體應用(除了之前提到過的Youversion Bible、Bible for Kids,還包括會員跟蹤系統Church Metrics、教會線上平臺Church Online Platform、教會工人成長評估Develop.me、奉獻系統Kindrid)。透過Open Network這個平臺,某種程度上,他們間接的在牧養和建造全世界說英語的教會,而且有潛力在全世界說英語的地方植堂。當然,我並不是低估建造和牧養教會的挑戰,對其存著簡單、天真的想法;而只是想強調這種新媒體事工方式潛在的巨大影響力。

 

我們不禁要讚歎他們了不起的事工成就,並感激他們帶給對普世教會的祝福。但或許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他們本土事工的延伸。我的意思是,他們並不是一群有天份的電腦高手兼基督徒,因此想透過網路向全世界進行宣教、植堂、牧養;他們是美國某個當地教會,在服事神的過程中,他們逐漸成長、成熟,積累了經驗和智慧,並借著電腦網絡技術形成各種資源。他們的各種資源是20年本地教會開拓、牧養事工積累下來的,各種培訓是先培訓自己教會的信徒,網路社區首先滿足了教會信徒交流的需要,相關軟體應用也是他們自己教會管理所需。

 

網路媒體事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只是他們教會把從神那裏領受的恩賜和祝福,所學到的經驗分享給別人,好讓別人和他們同得神的祝福。簡而言之,網路媒體事工延伸了他們的本地教會事工,僅此而已!

 

問題在於,許多基督徒都在使用網路媒體,為何他們就能如此爐火純青的使用網路媒體,並如此被神使用呢?我想這跟他們的事工理念密切相關。他們不僅是擁有這些事工理念,而是在真實的實踐這些。這是他們的10個核心價值信念:The Code;中文版見這裏:體驗傳奇教會,一同改變世界(IMF). 筆者在這裏想特別提到其中跟他們的新媒體網路事工密切相關的4個方面,前面3點本身就是他們的核心價值,第4點涵蓋在所有的核心價值之中。

 

  1.        We will do anything short of sin to reach people who don’t know Christ.

為了找到那些不認識基督的人們,除了得罪神的事以外的任何事情我們都願意做。

To reach people no one is reaching, we’ll have to do things no one is doing.

我們必須做沒人做過的事才能找到沒人找得到的人。

 

這個信念深深的抓住了耶穌在福音書裏面提到的失羊比喻的精髓。耶穌說,“因為一個罪人悔改,天上也要這樣為他歡樂,比為九十九個不用悔改的義人歡樂更大。”(路15:7)他們在傳揚耶穌基督福音的事情上,真是體會了天父愛小兒子的心腸;他們的話堪為100多年以前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愛失喪中國人的經典名言的迴響:若我有千鎊黃金,中國人可以如數支取;若我有千條性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人。不同的是,這是一個教會群體的告白。

 

網路技術對Life Church的事工至關重要,他們於2002年就在剛建立的新堂點使用視頻轉播主日的服事,相信這是美國最早使用這項技術的教會之一。筆者並不相信技術和工具是中性的,技術和工具都在潛移默化的影響和塑造人的生命,有好處也會有弊端,這裏姑且不去討論這個問題。但筆者想指出的是,就如沒有完美的制度體系,也沒有一個技術或者手段是完美、完全的,並且放之四海而皆准適用於所有人!我們選擇一種新技術和手段,除了要小心其負面的影響,更重要的是使用者的心態和動機。對他們來說,如果新的技術和手段能有效的傳揚福音,建立教會,贏得人的靈魂,只要不得罪神,那麼他們會熱情擁抱。

 

他們真的實踐他們的信念,失喪的人在哪里(身體上或者心理上),他們的事工就在哪里。現代人喜歡看視頻。他們搞福音活動的時候,把整個教會變成一個電影院,吸引人來欣賞製作精良的視頻,以此向人傳福音;結果一兩個月的福音活動,贏得近千名歸信。

2007年,他們就在全球最大的虛擬社區遊戲Second Life(開始於2003年6月,到那時約有520萬用戶,現在有2300萬),直播他們的主日敬拜視頻,好向那些活躍在虛擬空間的人分享福音。

 

當許多人在批判世人墮落,指責世人罪惡的時候,他們用世人可以接受和喜歡的方式靠近他們,把耶穌的福音帶給了他們。

 

耶穌離開世界以前,向門徒頒佈了大使命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又說: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做我的見證。今天任何一個教會如果認真的面對耶穌“使萬民”、“直到地極”的大使命,就會發現網路新媒體是神給這個時代教會的祝福,字面上幫助教會切實的實踐大使命。只要有網路和智能手機(當然這是不小的條件,也說明了網路新媒體事工的局限性),手機聖經應用可以幫助Life Church服事到世界上那些偏遠地方、說罕見語言的少數族裔:把神的話送到他們手中,並幫助他們連接到一個普世的基督徒社區。這是一件了不起的壯舉!

  1.        We are all about the “Capital C” church!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個“大寫的教會”—— 神的教會。

The local church is the hope of the world and we know we can accomplish infinitely more together than apart. 地方教會乃是世界的希望,並且我們知道在一起能成就的事比分開做大無窮倍。

 

這是我見過的對所謂“世界級基督徒”的最簡單明瞭的闡釋。聖經呼召每一個基督徒都成為這種“世界級基督徒”,而每一個屬神的教會都成為“世界級教會”。

 

保羅在以弗所書中給我們看到一個合一的宇宙性教會:“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位,就像你們蒙召只是借著一個盼望。” (弗4:4)

耶穌自己也說:“我還有別的羊,不在這羊圈裏;我必須這種把它們領來,它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且要合成一群,歸於一個牧人。”(約10:16)不管這裏“別的羊”指的是外邦教會,還是猶太教會,耶穌要每一個祂的地方教會不只是關注自己教會的羊,也關心別的教會的羊;不只關心自己所在城市的教會,也關心其他城市的教會;不只自己國家的,也有別的國家的。每一個屬於耶穌的地方教會應該具有寬廣的國度胸懷和視野。

 

雖然他們是一個有5萬多人的巨型教會Mega church,但他們在另外一個信念中很清楚的說到:我們堅決反對“超級教會”的標籤。我們是個有大異象的小教會(a micro-church with a mega-vision)。

 

他們雖然處在偏遠的地方,卻是一個有國度胸懷和視野的教會。之前筆者談到,他們網路事工的源泉在於他們本土教會的優質牧養和良性建造,但他們看到的不只是自己教會的需要,也不是只想著發展自己的事工,而是心系整個神的教會,神的國度。他們建立Open Network分享他們教會所有的資源,正是這個信念的具體實踐。

 

他們在2008年開發Youversion 聖經手機應用的緣起除了有對網路時代技術發展的敏感嗅覺外,筆者認為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胸懷神的教會”的這個大異象。2007年,他們決定放棄教會會員制度,取而代之的是“鼓勵會眾成為幫助世人委身跟隨基督的夥伴”[1]。正是這種打破教會自身藩籬,把整個世界當做自己的禾場的心態,使得他們深深的擁抱網路新媒體,因為新媒體就是他們實踐這個核心信念的媒介和手段。技術和工具與事工異象和核心價值是緊緊連在一起,密不可分的。他們正是在這樣實踐事工核心價值的過程中,蒙神的恩待,祝福了全世界各地的教會。

 

另外一個國家同樣做開發聖經手機應用的團隊找到他們的Youversion部門,要向他們取經;但心裏忐忑不安,因為他們做的正是Youversion的競爭產品,他們肯幫忙並傾囊相授嗎?沒有想到,Youversion同工一句話就打消了他們所有的顧慮:“我們的目的是把聖經送到需要的人手中,你們的成功就是我們的成功!”他們毫無保留的分享開發過程中的技術和理念。他們真的有國度的異象和心胸,深深體會在成全他人、與他人合作的過程中,比起自己獨立承擔一切將會獲得更大、更美好的果效。

 

  1.        We always bring our best. 我們總是把我們最好的拿出來。

Excellence honors God and inspires people. 卓越的成就榮耀神同時啟迪人。

 

神配得我們將最好的獻給祂;因為祂已經把最好的,就是祂的獨生愛子賜給我們,並且耶穌捨棄自己的生命,把自己全部賜給了我們。保羅在羅馬書也說:“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舍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嗎?(羅8:32)”

因此,聖經舊約、新約都清楚教導神的百姓把最好的,也把全部獻給主:

 

(民18:29)“從你們得的一切禮物中,要把最好的,分別為聖,獻給耶和華為舉祭。”

(羅12:1)“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 神所喜悅的;這是你們理所當然的事奉。”

 

當我們將最好的獻給主,靠著主的幫助竭盡所能,我們能夠達致卓越,這種卓越就彰顯神的榮耀,並帶給人啟迪。當神的榮耀被彰顯、啟示出來的時候,人的心志就會被開啟、照亮、激發。歷史上那些經典的藝術作品,無論是文學、音樂、繪畫或者雕塑等等,托爾斯泰、巴赫、倫勃朗、米開朗基羅等等卓絕之人,他們的作品不僅見證了神,更為後人留下無盡的啟迪。神所求於我們每個人的卓越,不是我們成為萬人中的第一,而是我們盡我們所能獻上最好的,因為一切都是源於祂的賞賜。

 

在美國商業界有句名言:Think Small to archieve Big,要實現遠大的目標,要從小處著眼。只有小處著眼,才能做到卓越,產出精品,最終才能產生最大的影響力。

Life Church的網路媒體事工之所以能延伸的那麼好,一方面體現在他們卓越的網路技術上,他們開發出來的軟體應用,無論是開發理念上、設計上和功能上與其他的相比,都是非常優秀的;另一方面還體現在他們卓越的本地教會事工上,他們的敬拜事工、佈道事工、青少年事工等,尤其是兒童事工,都是高水準的專業服事。

正是他們專注在自己的本土事工上,就是他們所說的“小教會Micro Church”,他們在一個堂點的教會做出了高水準,從而使自己其他的堂點受益、成長,也因此值得分享,讓世界其他的教會從中受益、成長。

 

看起來,新媒體事工的門檻很低,但並不是每一個教會都能投入的。當一件事情沒有門檻的時候,這意味著要脫穎而出產生果效就不簡單了。微信平臺有超過7億的月活躍用戶,毫無疑問對有傳福音熱情的個體(包括教會或者個人)是一個潛力無限的領域。但問題是目前有超過1千萬的微信公號,每一個想透過公號來進入新媒體事工的個體,都要冷靜下來,認真的計算代價:微信公號的目的和意義是什麼?自己的教會有多少的力量投入,能否堅持?個體本身有高質量的稿件、資源嗎?和別的個體合作聯合開展,是否會獲得“1+1>2”的效果?

  1.        人格化的“我們We”

Life Church的10大核心價值中,都是以“我們”開頭,這固然是一個公式化的陳述,但筆者以為恰恰是這個詞道出了他們所有事工成功的關鍵:人格化的“我們”,特別指網路新媒體事工。這是網路新媒體事工常被忽略的方面,而這恰恰是新媒體區別於之前所有媒體的關鍵。

 

我要強調的這個“我們”不是指團隊協作說的,而是如小標題所說的“人格化”。媒體最強之處是資訊傳播,而最大的局限,就是它的非人格化。網路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媒體,因為它的資訊傳播能力最強。但它被人稱作是“虛擬空間”,活躍在這個虛擬空間的人很容易是去人格化的,是不真實的。不可否認,活在這虛擬空間的人有時候比在現實中更真實。新媒體,是特別針對網路2.0時代來說的。網路2.0的特點是它把人與人連接起來,以前1.0時代的特點是把人與資訊連接起來;1.0時代的焦點是資訊——提供資訊和與資訊鏈接的方式,典型的例子就是穀歌搜索和(搜狐)資訊網站;2.0時代的焦點是人——提供人(由資訊來界定)和與人連接的方式,典型的例子就是Facebook、豆瓣還有現在的微信。人是產生資訊的主體,有了人就有了資訊;某種程度上,有了人,就有了一切。

Life Church在2007年開始Youversion這個專案的時候,就清醒的意識到這個網路2.0時代的來臨,以及所隱含的潛力: 幾乎人人都可以發佈內容並快速傳播到互聯網[2]。

 

教會事工以“人”為中心的特質,決定了網路新媒體事工要盡可能的避免網路的“虛擬”本質,也就是說他們要努力呈現做新媒體事工的教會的真實性和人格化。Life Church作為一個真實的當地教會存在,在網路提供的資源很大部分是視頻資料,包括敬拜、服事、培訓、訪談等,透過視頻真實的呈現教會生活的真實場景,讓別人即使透過網路深深感受到一種有血有肉的實在感。他們的這個“我們”在人看來不是一個無意義的標籤,而是因為他們的人格化呈現成了有實際意義的真實存在。

 

不難發現,微信公號上傳播最火的文章,決不是反應深刻見解和洞察的論說文,而是講述真實的生命經歷,呈現真實的人性掙扎的故事。為什麼?因為故事更能與讀者建立生命的連接。經營主內愛筵公號(ID:aiyanclub)的西風弟兄,在幾年的服事中就深深的體會到:公號作者不僅要表達自己的觀點,還要主動呈現自己真實的生命故事,讓自己的人格形象更加豐滿;才能獲得讀者共鳴,影響讀者的生命。

 

新媒體的能量並不在於資訊傳播的能量not in the power of communication(這是過去網路1.0時代做的事),而在於連接人的能力but in the power of connecting(這是屬於我們的時代)。前者顯而易見,易被發掘利用;後者並不明顯,不容易被開發;而這恰恰是當教會或者基督徒個人進入新媒體服事的時候,最需要思考的問題:如何更全面的呈現自己的真實人格?如何建立與人的連接?如何促成別人與別人之間的連接?透過這些連接,如何彰顯神的榮耀?因為唯有“人”才是上帝工作的中心!

 

Life Church的成功可以複製嗎?

一般來說,成功的教會事工都是無法複製的,世界上只有一個提姆凱勒和救贖主教會,也只有一個Life Church和Youversion聖經應用。因為一項成功的教會事工是很多因素促成的結果,包括領袖的品格、恩賜、學養,教會整體的錢財、人才、屬靈恩賜等資源以及特定的當地文化等。要是把提姆凱勒和救贖主教會放在Edmond,或者把Life Church和Youversion放在紐約城,結果或許會完全不一樣。

 

可複製的事工,就如可移植的樹,需要有相同或類似的土壤才能存活。這相同或類似的土壤可以看做是由人和文化構成的。 城市化和全球化使得世界各個地方的文化趨向“單一”和“同質”,因而複製成功也就顯得容易。但這是表面現象,而且大概限於商業活動,對於以“人”為中心(請不要誤解這裏的意思,筆者並沒有反對教會應該是以“神”為中心的)的教會事工,每一個地方的土壤千差萬別,因為每個地方的人千差萬別。

 

雖然複製成功的事工幾乎不可能,但成功的事工背後的理念卻是可以學習的。從提姆凱勒和救贖主身上,我們學習透過福音去更新城市文化;這要求我們認識福音的精髓,並且深刻理解我們的文化以及在文化中的人。從Life Church身上,我們學習透過網路新媒體向失喪的人傳揚福音,見證基督;這要求我們有對失喪世人的憐憫,精於網路技術,並且有國度的視野。

 

中國城市教會從Life Church身上學習什麼?

中國的城市教會可以向Life Church學習什麼呢?顯然不是照搬他們所做的一切,視頻直播、開發手機應用、建立教會網站系統等等,雖然可能的話都可以去嘗試去探索,但更重要的是學習他們事工背後的指導理念,特別是他們的10大核心價值。但同時我們也要清醒的意識到,這些核心價值是針對西方教會的處境提出來,中國的城市教會應該在自己的牧養處境中提煉出屬於自己的10大核心價值。比如,受苦、背十字架、關注社會公義應該位列其中。

筆者覺得要學習的幾個方面,恰恰是教會服事最基本的幾個真理,Life Church是這些真理活的見證。

  1. 紮根本地教會,忠心的按著神給的智慧和恩賜做好牧養、建造教會的事奉;沒有扎實的教會牧養,教會的延伸事工,包括宣教事工,根基是很難穩固的。有了整全健康的教會牧養,自然會結出宣教的果子。
  2. 在新媒體時代,有見識的思考如何使用新媒體連接人的功用,去接觸教會外失喪流浪的靈魂,並按著神給的智慧和恩賜付諸行動。
  3. 成為教會的“所是”,無論你宣稱自己領受了什麼異象,接受什麼價值信念,要真正的去活出來。
  4. 帶著“全教會”的大異象,和眾教會一起;依靠“全教會”,使用“全教會”的資源,也祝福全教會(by the Church, for the Church),以此祝福全世界(and for the World),使榮耀歸於神(to the Glory of God)。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fe.Church
  2.        http://blog.youversion.com/2007/06/youversion-the-bible-meets-web–20/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

體驗傳奇教會,一同改變世界(IMF)2017.05.16

 

IMF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7.05.16

 

對於全世界數百萬讀者來說,一個免費的《聖經》應用程式YouVersion改變了他們閱讀《聖經》的方式,設計出這款下載近3億的應用程式正是LifeChurch。

 

第九屆網路宣教論壇IMF2017特別活動,邀請你一同體驗LifeChurch,親身感受,面對面交流。

 

你的參與、交流和體驗,將在全能者手中成為改變世界的力量!

 

有意參加者請通過發郵件向組委會報名: IMF2017@InternetMissionForum.ORG

 

時間:6/24-26/2017

地點:LifeChurch Edmond Site (4600 E 2nd St, Edmond, OK 73034)

 

具體行程安排:

 

第一天June 24: 經歷 Live  Session

第二天June 25 主日參觀教會

第三天June 26 見面Digirati團隊

 

Lifechurch的事工理念

 

理念1.

We will do anything short of sin to reach people who don’t know Christ.

為了找到那些不認識基督的人們,除了得罪神的事以外的任何事情我們都願意做。

To reach people no one is reaching, we’ll have to do things no one is doing.

我們必須做沒人做過的事才能找到沒人找得到的人。

 

理念2.

We are all about the “Capital C” church!

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個“大寫的教會”- 神的教會。

The local church is the hope of the world and we know we can

accomplish infinitely more together than apart.

地方教會乃是世界的希望,並且我們知道在一起能成就的事比分開做大無窮倍。

 

理念3.

We are spiritual contributors not spiritual consumers.

我們是屬靈的奉獻者,不是屬靈的消費者。

The church does not exist for us. We are the church and we exist for the world.

教會不是為我們自己預備的,我們是教會,我們是為世界預備的。

 

理念4.

We will lead the way with irrational generosity.

我們願意在不假思索地慷慨奉獻上走在前面。

We truly believe it is more blessed to give than to receive.

我們真正相信施比受更蒙福。

 

理念5.

We are faith filled, big thinking, bet the farm risk takers.

我們是信心充滿、胸有大志、不惜身家的冒險者。

We’ll never insult God with small thinking and safe living.

我們絕不因短視和安逸而羞辱神。

 

理念6.

We give up things we love for things we love even more.

我們放棄我們所愛的來換取我們更愛的。

It’s an honor to sacrifice for Christ and His church.

為基督和祂的教會而犧牲,榮耀之至。

 

理念7.

We wholeheartedly reject the label mega-church.

我們堅決反對“超級教會”的標籤。

We are a micro-church with a mega-vision.

我們是個有大異象的小教會。

 

理念8.

We will laugh hard, loud and often.

我們願意常常大聲起勁地笑。

Nothing is more fun than serving God with people you love.

沒有別的事比同你所愛的人一道服侍神更令人愉快。

 

理念9.

We always bring our best.

我們總是把我們最好的拿出來。

Excellence honors God and inspires people.

卓越的成就榮耀神也激勵人。

 

理念10.

We will honor Christ & His Church with integrity

我們願以正直的品格榮耀基督和祂的教會。

If we live with integrity, nothing else matters. If we don’t live

with integrity, nothing else matters.

如果我們行的端正,其他的事都不要緊。 如果我們行的不正,其他的事都無意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

煉獄痲瘋村——西非醫療短宣紀行(徐俊)2017.05.18

徐俊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5.18

 

2013年,2014年和2016年,我3次跟隨美國Assembly of God World Vision的基督徒團隊,一起去西非塞內加爾和幾內亞比紹義務行醫。我曾乘坐四輪驅動卡車,沿著乾枯的河床,到過叢林深處的小村莊,給村民們送去糧食和醫療服務;我也曾撫摸著塞內加爾痲瘋病人殘缺不全的手掌,給他們帶去關懷;我還和隊友一起,面對伊博拉病毒的肆虐,去探訪穆斯林病人。

圖1:徐俊醫生和痲瘋村的孩子們在一起

 

痲瘋村之行

每次去西非,我們都要去痲瘋村看病人。在西非塞內加爾偏僻遙遠的肯達谷省,住著一群痲瘋病人,他們離最近的醫院也有250公里,人們任其自生自滅。2013年5月,第一次到達那裡,我看到的是一群失去了肢體的“幽靈”,他們的眼裡充滿著絕望。

圖2:痲瘋病人

 

我們發現,痲瘋村居然沒有一個可以勉強作為診室的房間,我們只好搭了一個帳篷,此時當地的溫度高達華氏110度(相當於43.3攝氏度),此外,我們還要在帳篷裡隔出一個小間,以作檢查室,檢查室裡密不透風,環境相當艱苦。

圖3:大帳篷套小帳篷,我和兒子徐鷺飛(他在美國醫學院就讀)在高溫下揮汗如雨。穿紅衣服的是我們的翻譯,他在美國和平工作團工作過,因此可以直接將當地土話翻譯英語。

外面密密麻麻排了許多病人,這龐大的人群使我們手忙腳亂,十分緊張,兒子鷺飛負責給病人量血壓,測心跳,我的助理和秘書負責發藥。在非洲,體溫計無效,因為室溫太高,我們只能通過先詢問病人是否感覺發燒,再摸病人的額頭確認是否發燒。

圖4:帳篷外面許多病人在等待看病

 

下午5點半,牧師來叫停,說村民們要為我們表演非洲土風舞,能欣賞到原生態的非洲藝術,對我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看到外面還有無數的人,我們4個人決定“忍痛割愛”,繼續看病。

 

下午6點,外面等候的病人只多不少,但天漸漸地暗下來,帳篷裡沒有電,我們只好用手電筒看病,外面的病人繼續在增加,原來村民們一傳十,十傳百,人們從各處趕來,接受免費醫療和藥物。最後,我們只好請病人明天來,但不少人央求,說他們是從很遠的地方趕來,請求看病。

 

實在無奈,我們只好通知那些領了第二天號碼的人,讓他們第二天來,當天只有12個病人還等在外面,我便同意為他們看病。誰知道“上當”了,原來,她們都是母親,拖家帶口,每一家都有幾個孩子,多的有四五個孩子。等他們看完,天己經完全黑了,時間也是8點多鐘了。略微統計,我們一下午大概看了近200個病人。

圖5:天黑了,人們手上拿著我開的藥方,等待我們的免費藥物。

 

第二天上午和兩位牧師一起去見了市長和省長,市長是一個大概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對我們熱烈歡迎,願意給我們協助,建立醫院;省長是一位中年人,他願意幫助我們將美國捐獻的醫療設備免稅運進來。因這裡是軍政權,省長和市長都穿軍服。

 

圖6:這裡是省長辦公室,中間是省長。

 

鑒於在痲瘋村的艱苦醫療環境,我們決定援助痲瘋村一所醫院,省長答應派出醫生和護士,但是6個月以後,省長換了人,新省長承認前省長的承諾,要求我們一切自理。因此我們根據財務狀況,只能捐獻一個診所,雇請一個護士,提供一些基本的醫療。

圖7:2016年,新診所建成,省裡的大員都來參加落成典禮,中間是新省長大人和夫人,右邊兩位是省衛生部門的領導人。

圖8:2016年,痲瘋村民們載歌載舞慶祝診所開張。

圖9:捐獻的診所有7、8個診室,裡面寬敞明亮。

 

從 2010年開始,我們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卡還援建了另一個小醫院,其中有內科,外科,婦產科和心臟科。我們請了一個當地醫生Dr.Faye,他是塞內加爾僅有的三位神經外科醫生之一,也是全科醫生。

圖10:Dr.Faye正在教我兒子如何聽診嬰兒的肺部

圖11:簡單的住院部,可以讓產婦留住一兩晚。

 

在非洲行醫,其實需要的是一個系統工程來治療病人,許多衛生條件和社會問題不是我們可以解決的。但是,當我面對潮水一樣湧來的病人和他們渴望的雙眼,我不用擔心誤診誤醫,不用擔心被人喊打喊殺,我只感覺到一種信任。作為一個醫生,有什麼能比擁有病人的全部信任更讓我們滿足呢?

 

 

如果您願意以各種方式參與我們非洲的事工,請和我聯繫,您的所有捐款將全部用於非洲,我和隊員們的機票食宿全部自理,我們也沒有任何行政管理費用。

郵件地址:iloverehabmed@hotmail.com

微信: jun9174343767

請訪問我們的網頁:http://www.africacriesout.org/ 您將會得到更加詳細的情況。

如果您願意捐款,支票請寫:AGWV, 寄給Jun Xu, MD, 1171 E Putnam Avenue, Riverside, CT 06878, 您將會收到IRS認可的免稅收據。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

宣教中國——時機、意義與試探(陸加文)2017.04.06

 

加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7.04.06

 

引言

看見上帝在中國教會將要成就的大事,對普世宣教而言,是激動人心的。我曾聽一位在中國的宣教士說:“我將親眼看見上帝透過中國及中國教會成就大事。我絕不錯失見證這傳奇般的、歷史性的崛起。”

眾所皆知,中國近年經濟崛起、政治擴張。與此同時,上帝在背後成就歷史性的宣教差派運動。最近,宣教運動更因下面的重要會議,增添了動力:

  1. 2015年9月27至10月1日,香港,第一屆宣教中國2030大會,與會者900位。
  2. 2016年9月27-30日,南韓濟州島,第二屆宣教中國2030會議,共1,034人出席。

在香港舉行的首屆大會,是由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領袖帶領。這可說是中國教會歷史的轉折點——中國不再是領受輸入宣教的國家,更成為了宣教輸出國家,“中國教會起來承接普世宣教的火炬,並差派最好的宣教士,把祝福帶到世界”(Ro,2015年。編註:請見文末參考書目)。

據觀察,第一次會議的參與和領導者,多是城市家庭教會的朝鮮族牧師。2016大會的代表,範圍則較廣,有來自城市化的農村和傳統家庭教會代表人。

希望此後每一年的領導和參與者範圍都可以擴大,使中國各地城市和農村家庭教會的領袖,在宣教差派運動上有合一的行動。

“2030宣教中國”中,一個讓人印象十分深刻的口號,就是“在2030年以前差派2萬名宣教士”(參《大使命》雜誌110期,2014年6月號,22。http://www.gcciusa.org/Chinese/b5_publications/GCB/2014/Jun/p21.pdf)。

之所以選擇“2萬”,是因為“自早期英國先驅馬禮遜開始,在過去200年間,約2萬名宣教士在中國服事……而我們需要償還福音的債。”(Ro,2015)

還有其他有意義的歷史性事件,影響了宣教中國2030。本文暫不深入描述,而是僅僅闡述和評估宣教中國2030,提出其一些值得稱道的事項,並一些鼓勵和有待注意之處。

 

一、值得稱道的事項

 

1.熱情和優先位置

西方教會正在減少差派宣教士,中國教會卻對宣教充滿熱誠,並優先考慮差派長期宣教士。

被大使命(參《太》28:19)、初期教會的榜樣(參《徒》13:1-3,安提阿差派保羅和巴拿巴),以及西方宣教士(馬禮遜和戴德生)所激勵,中國教會在醞釀大規模的宣教士差派運動。

宣教歷史見證了成就普世宣教差派運動的兩大因素:富有屬靈生命力,及差派資源豐富(強勁的經濟)。北美教會和韓國教會曾蒙此福。有人估計,北美有7萬個宣教士(Yohannan 2009:154)。

根據韓國宣教學者盧博士(Bong Ro)的研究,在2016年,韓國有大約800萬的基督徒,差派了27,205個宣教士(KWMA Report, 2016)。

目前,在南韓的5,030萬人口中,約有1,400萬的佛教徒(22%),超過1,000萬的新教徒(21%),和350萬的羅馬天主教徒(7%)。(Uk-Choo Lee, Present Religious Situation in Korea, Hawaii Christian Weekly, Feb. 28, 2015, p.6.)

1993年,韓國的新教和羅馬天主教人口,分別為約1,200和250萬。這意味著韓國自1998年以來,基督徒人口逐漸衰落。一個主要原因,是在20-30歲之間的年輕人大量離開教會,其數據高達70%。(“Young People are Leaving the Korean Church… Mission Life Analysis,” Mission Life Report , February 12, 2011, Korean Christian Press,12.)

儘管韓國差派了大批的宣教士,近期教會的增長和宣教士的差派卻正在下降。年輕人受到世俗化和物質化的影響,對基督教不感興趣。加上引人注目的教會衝突,大型教會牧師的醜聞,更讓年輕人流失。這些都影響了宣教運動。

始於1988年、每隔一年舉辦的韓國青宣大會(Student Mission Korea Conference),是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校園學生團契(IVF)、導航會(Navigator)、基督教女青年會(YWAM)、OM,聯合聖經研究(United Bible Studies)等機構聯合舉辦的。出席者從2000年的6,066位,降到2012年的3,300位。之後,參加者更減少到約2,000位。

2016年6月6-10日,在洛杉磯假Azusa Pacific University舉行的第8屆KWMC(Korean World Mission Conference,編註)世界宣教會議,原本預期5,000人參加,但實際出席者只有約4,000人。

目前,中國約有8千萬基督徒(中國基督徒的人數,根據不同的統計而不同。8千萬是平均數),是韓國的10倍之多。

中國學者楊鳳崗博士預測,到2025年,中國將擁有全球最高的基督教人口(Yang 2015)。既然有如此之大的基督徒人口(是韓國的10倍)、強大的經濟能力,兼具熱情和優先考慮普世宣教,中國教會應與韓國教會一樣,有潛力可持續性地、長期差派宣教士。

盧博士在宣教中國2030會議中,對中國教會提出挑戰:“如果有800萬基督徒的韓國教會,可以差派2萬7千個宣教士,那有8千萬基督徒的中國教會,更有能力差派20萬個宣教士!你們只有2萬的異象,真的太小了!”

 

  1. 同心宣教策略

另外值得稱道的是,宣教中國2030運動致力教會合一宣教。

正當家庭教會分成城市、農村和傳統幾種類型(隨著社會環境的改變,中國家庭教會有逐漸或超越或模糊這三種類別定義的傾向。但目前仍可以此作大分類。編註),全球化卻帶來宗派主義(改革宗、浸信會、靈恩派等)和宣教機構(以文化粗分為國際差會、海外華人教會和韓國宣教士);神學立場和機構組織更促使教會分裂,而動員宣教至少可以使教會合一。

若3類家庭教會(城市,農村和傳統)可以真正攜手合作,為著合一宣教差派而努力,這將是上帝恩典的莫大見證。

  1. 善用動力與宣教教會歷史

最後一個值得稱道的,是中國教會善用中國的崛起。宣教中國2030與先前的宣教運動一樣,都是興奮的,就如愛丁堡1910,1974年在洛桑大會開始針對未得之民的宣教策略,展開10/40之窗及公元2000年福音運動。

中國在國際舞臺的崛起,對中國教會的普世宣教,有很大的影響。正如舊約《歷代志上》12章32節,以薩迦支派中因有“通達時務、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就被稱讚,同樣的,宣教中國的領袖,也因他們善用中國的影響力,增長動力、動員普世宣教而得讚揚。

這種互聯將創建在未來的資源共用和合作夥伴關係上,前景令人興奮。

 

二、需注意之處與鼓勵

 

1.民族主義和優越感

善用中國經濟的崛起,是值得稱道的,但另一方面,宣教混雜民族驕傲也是危險的。當宣教的動機與權力、金錢、民族主義混淆,會對傳福音與見證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教會歷史和宣教歷史中,充滿了各式民族主義和民族優越感的例子。很多人批評西方的宣教運動挾帶殖民主義,試圖“教化異教徒”,用“白人的負擔”去拯救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的“野人”。

韓國的宣教運動也被認為有民族優越感(Kim 2005)。中國的宣教運動恐怕亦無法倖免。

在2010年洛桑大會上,海外基督使團的馮浩鎏會長,警告那些說“21世紀的宣教屬於中國”的西方人士:

“亞洲宣教的危機,就是可能重犯西方教會過去的錯誤,藉著經濟和政治權力傳揚福音。我們不斷重申一個概念:‘福音的傳揚總是從有權到無權, 從有到無。’亞洲的優越主義讓我緊張……沒有一個族群可以聲稱自己能完成大使命,或加快主再來。”(Fung 2010)

中國教會向其他文化宣教時,應持有謙卑的姿態,而非民族主義和民族優越感。要能夠分辨中國教會的傳統和福音的本質。在宣教中不斷反省動機與實踐,可以使中國特色的家長式作風,減到最低。

一位牧師警告,要警惕民族主義和中國人在參與宣教方面的屬靈驕傲。他多次提到,中國的大使命運動和“回到耶路撒冷”的口號,是呼籲所有國家參與,而非某個特定族群。(Jin, 2011)

 

  1. 注目於數量

幾乎某個宣教運動都有目標和策略,如10/40之窗,和公元2000年福音運動——“在2000年以前,每民族都有教會,每個人都聽聞福音”。

剛剛開始宣教的中國教會,也提出了合一宣教的差派數量、目標。

如果教會沒有適當平衡,這將成為潛在的危機——也許,設定2萬的目標,不僅是“還福音的債”,也是要設定了一個比“歸回耶路撒冷運動”之10萬宣教士更為實際的目標(Hattaway 2003:97)。

設定數位、目標,反映了中國宣教運動受現代化與實用主義的影響。

戴德生也曾用數字來激勵英格蘭教會派遣傳教士。不過,他聚焦的是傳福音的對象,即中國人——“每個月有100萬不認識上帝的中國人死亡”(a million a month in China were dying without God)(Lewis 1990)。

“派出2萬傳教士”,這個目標的的危險,在於關注的是受差派者,而不是傳福音的對象——那些靈魂喪失者的需要。

 

  1. 缺乏培訓

另一個將注意力放在數字的危險,是重量不重質。

當然,任何教會都想兼顧量與質。那麼,教會必須反省:是寧可派遣1萬個可信賴、生命成熟、受過宣教和神學培訓的宣教士,還是兩萬個高度熱情、未經培訓、性格有缺陷的冒險追求者?

最近一次與韓國世界宣教協會的前任會長Sam Kang談話,我問他,有多少韓國宣教士在前往宣教工場時,受過正規訓練?他的回答令我吃驚:在他所屬的長老派(Haptong),所差遣的2,500位宣教士,幾乎100%擁有道學碩士或跨文化研究碩士學位!

韓國宣教研究中心(Korean Research Institute for Missions,簡稱KRIM)的主任Dr. Steve Moon指出,大多數韓國傳教士是大學畢業生(96.2%)。其中,具有碩士學位的為33.3%,博士學位的4.2 %(The Korea Missionary Movement: Dynamics and Trends, 2013, p.1.)。

當然,並非每個去宣教的人,都必須擁有道學碩士學位。但有正規的培訓(神學院水準),或非正規培訓(基礎要求)是必要的。因此,我鼓勵中國教會在差派宣教士時,把宣教培訓當作第一優先。

研究證明,具正規宣教培訓的宣教士,可以降低宣教士的折損率(Taylor 2013:113)。

宣教士進入工場前,可以先到神學院學習(跨文化研究碩士)。也可以在工場上事奉數年後,再選讀一些課程,比如跨文化研究碩士的學習,包括聖經研究:新約、舊約、系統神學,及釋經學。還有宣教課程:宣教歷史、宗教神學、社會科學(人類學、社會學、跨文化溝通、語言學,及領導力和文化)。

其他的課程,如佈道、護教學、屬靈建造和爭戰、整全宣教及教會植立,也涵蓋跨文化的技巧。宣教學訓練,與差派2萬個宣教士,兩者並進,將保證質與量的平衡。

目前中國培訓宣教士,存在極大的困難:中國缺乏最重要的宣教學資源(核心宣教課本、期刊、文章)。例如,Paul Hiebert(Paul Gordon Hiebert, 1932-2007。編註)的經典宣教書Anthropological Insights for Missionaries,80年代已寫成,但至今未被翻譯成中文。

海外華人教會和神學院(臺灣、香港和新加坡),已經翻譯了許多神學經典之作,卻沒有優先翻譯宣教學的資料。中國教會因神學與宣教學的不平衡,相對於西方教會,是落伍幾十年。

筆者正在籌募經費,力圖喚醒、提高教會界在這方面的意識,動員中文出版商翻譯最重要的數十本宣教學教科書……伴隨宣教學資源的增加,中國神學院可以提供更多的宣教學課程與學位。

 

4.可能招惹危險

最後的警告是,宣教的宣傳與動員過於熱情和激進,可能引發政府的警惕。

教會當如何適切地推動異象,這個問題無法簡單回答,而是需要更多的禱告,依靠上帝賜給智慧、洞察力,需要家庭教會領袖對話。

不同教會可以採取不同的方法,但是正如足球隊:“球員雖有前鋒、中場和後衛,但我們仍是一支球隊。”

 

 參考資料:

  1. Fung, Patrick. (2010) Lausanne Congress 2010 Plenary Speaker. Available at:https://vimeo.com/16531297.
  2. Guthrie, Stand and Jonathan Bonk, Missions in the Third Millennium: 21 Key Trends for the 21stCentury,(Colorado Springs, CO.: Paternoster Press, 2008).
  3. Hattaway, P.,Back to Jerusalem: Three Chinese House Church Leaders Share Their Vision to Complete the Great Commission,(Carlisle: Piquant, 2003).
  4. Kim, S., Sheer Numbers do not Tell the Entire Story, (The Ecumenical Review,2005), 463-472.
  5. Ko, Suk-Hee. 8th KWMC World Missions Conference Study Guide, at AzusaPacific University, June 6-10, 2016, N.Y.: KWMC, 2016, 1-217.
  6. Lewis, Gregg., Hudson Taylor’s Spiritual Secrets, (GrandRapids, MI.: Discovery House, 1990), 127.
  7. Moon, Steve Sang-Cheol, The Korean Missionary Movement; Dynamics and Trends(1988-2013) presented at Lausanne Meeting in Seoul, Korea, June 25-28, 2013, PP. 1-7.
  8. “Missions from Korea 2013: Mictrotrends and Finance,International Bulletin of Missionary Research, 37, no. 2 (April, 2013), 96-97.
  9. Park, James,“Chosen to Fulfill the Great Commission? Biblical and Theological Reflections on the Back to Jerusalem Vision of Chinese Churches,”Missiology: An International Review,2015, Vol. 43(2): 163-174.
  10. Phillips, Tom. Beijing attacks claim China could become ‘world’s most Christian nation’ The Telegraph, (April 25, 2014). Available athttp://www.telegraph.co.uk/news/worldnews/asia/china/10787236/Beijing-attacks-claim-China-could-become-worlds-most-Christian-nation.html
  11. Ro, Bong Rin. “Chinese and Korean Churches for World Evangelization,”AsiaMissions Advance(April 2015):19-25.
  12. Ro, Bong Rin and Marlin Nelson, eds., Korean Church Growth Explosion, (Seoul, Korea: Word of Life Press, 1995), 302.
  13. Ro, David, Nine Hundred from Mainland China Participate in Inaugural Mission China 2030 Conference, 2015. Available at:https://www.lausanne.org/news-releases/inaugural-mission-china-2030-conference.
  14. Taylor, William,Too Valuable to Lose: Exploring the Causes and Cures of Missionary Attrition, (Pasadena, CA: William Carey Library, 2013).
  15. Yang, Fenggang. (Accessed Sept 8, 2016) Will China Be the Largest ChristianCountry?  Available at http://www.slate.com/bigideas/what-is-the-future-of-religion/essays-and-opinions/fenggang-yang-opinion.
  16. Yohannan, K.P., Revolution in World Missions: One Man’s Journey to Change a Generation, (GFA Books. Carrollton, TX: GFA Books, 2009).
  17. Lee, Uk Choo, “Present Religious Situation in Korea,” Hawaii Christian Weekly,  Feb. 28, 2015, 6.
  18. Jin, Mingri,  Back to Jerusalem with All Nations: The Biblical Foundation for the Back to Jerusalem Movment of the Chinese Church, D. Min Dissertation, 2011,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作者為宣教學博士。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宣教

不做“飛屍”——文化智商與福音使命(鍾興政)2016.11.16

bh79-19-8306-%e5%9c%961-by-skeeze-parachute-1416417

 

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79期和官網2016.11.16

 

【編按】本文整合自下列文章:

1. 文化智商與基督特質 

2. 從印度裔執行長反思文化智商

3. 呼喚高文化智商 

4. 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 

 

近年除了IQ、EQ之外,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被視為全球化時代的必備能力。文化智商強調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力”與“適應力”。

文化智商為什麼這麼重要呢?基督徒需要瞭解文化智商嗎?基督徒領袖可以從文化智商來思考,如何調整傳福音的策略嗎?本文希望就此做一些初步的探討。

維基百科對文化智商有以下的介紹:

“文化智商(簡稱CQ)被用於商業、教育、政府和學術研究。文化智商可以被定義為一種對跨文化的理解和有效的工作能力。”(註1)

 

跨文化與美國大學

“跨文化”是文化智商中很重要的觀念。“跨文化”也是現在很流行的詞。

舉例來說,現今美國大學教育很強調“跨文化”的元素。我家有3個孩子,在2010年到2015年之間申請大學。這段期間,許多大學寄來精美簡介,幾乎每所大學都強調其學生具種族多元性、國際學生的比例適中,以及課程設計裡有國際交換學習等。

另一方面,申請大學的學生,包括我家的孩子,也得“跟上潮流”。申請履歷和論文中,總要強調自己擁有國際視野和寬廣的世界觀,最好再附上出國當過志工的經歷。

 

跨文化與職場工作

“跨文化”的觀念,不只影響美國的大學教育,也影響了職場。

“跨文化”能力,近年成了美國公司中,員工是否可以升任主管的重要條件,特別是擁有國際市場的公司。

公司考慮是否要升任某人成為主管時,很自然會考慮他(她)能不能和公司中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客戶、同事相處,能否精確理解他人所要表達的,並能適切地回應,做出正確的決策。

 

印度裔出任世界級的執行長

2014年2月,微軟的執行長一職,由印度裔的納德拉(Satya Nadella, 1967-)擔任,引起科技業注目。許多華人納悶,為什麼美國公司裡印度人主管的比例,要高過我們華人許多(註2)?

bh79-19-8306-%e5%9c%962-%e5%be%ae%e8%bb%9f%e5%9f%b7%e8%a1%8c%e9%95%b7%e7%b4%8d%e5%be%b7%e6%8b%89%ef%bc%88satya-nadella%ef%bc%89

 

確實,在跨國公司,印度裔擔任高階主管的比例相當高(註3)。對此,2014年2月美國《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有專題討論,題目是《為何中國無法對外輸出世界級的執行長?》(Why China Doesn’t Export World-Class CEOs?) (註4)。

文中指出,不僅是微軟(Microsoft)的執行長,而且百事可樂(PepsiCo Inc.)總裁、萬事達信用卡(MasterCard Inc.)總裁,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總裁,都是印度裔出任。

為了研究這個問題,我做了一個簡單的問卷調查。我找了一些美國朋友,他們是從事科技、醫生和牧師等行業的。

我有些訝異: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出和《華爾街日報》相同的結論,即:印度裔在英文和熟悉西方主流文化這兩方面,遠勝過華裔的菁英。換句話說,印度裔菁英的文化智商,較我們華裔的文化智商要高出許多。

良好的英文聽說讀寫能力很重要,但擁有良好的英文能力不代表擁有“跨文化”的能力。進一步,“跨文化”的能力很重要,但是單單有“跨文化”的能力,並不代表文化智商高。有趣的是,從另外一方面來看,文化智商高的人,通常擁有較高的“跨文化”能力,同時也具有良好的英文能力。

 

什麼是高文化智商?

倫敦非營利機構Common Purpose的創辦人,也是《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說:

“文化智商是指跨越界線,並且在不同文化中茁壯發展的能力。這是從我爸爸的經驗中獲得的想法。

“他因工作常常飛國外,他發現飛機上載滿領導人,其中大多數人,因為到過許多地方,就自認很有國際觀。我爸爸把他們叫做‘飛屍’(flying dead),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瞭解自己所到的地方,只會用飛行里程數,來量化文化智商。”

那麼誰擁有較高的文化智商呢?一項有趣的發現是:學歷高、經歷好、教會服事多,並不表示人的文化智商一定高。

立維摩(David Livermore)是文化智商專家,曾任教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他提出從以下4個層面來提升文化智商: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和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

他的研究,可以幫助我們基督徒增加傳福音的能力。

‧文化智商驅使力,是適應跨文化的濃厚興趣和動力。

‧文化智商知識,是對文化相似性與差異性的知識和理解能力。

‧文化智商策略,是在瞭解文化的基礎上,有意識的規劃能力。

‧文化智商行動,是在面對不同文化時,何時採納或不採納該文化的行動能力。

 

更多放棄原有的文化?

較高的文化智商,是否表示要更多放棄自己原有的文化?

很多人注意到,印度裔並非完全西化、不保留印度文化。我們可以從他們的宗教、語言、衣著、飲食和家庭生活等等,清楚看見印度裔保留了許多自己的文化。

可見,較高的文化智商,並不意味要完全放棄自己的文化。相反的,保留自己文化中的核心部分,對非核心部分保持彈性,乃是較高的文化智商的特點。

 

核心與非核心的文化部分

米德爾頓給出了“核心文化部分”(Core)和“非核心文化部分”(Flex)的定義。核心文化部分,是指不能改變,或是不易改變的文化特質(見圖)。這可能是人衣食住行的生活中,根深蒂固的部分。

至於非核心文化部分,則是可以改變,或是人願意選擇去改變的。

 

值得信任與深具彈性

米德爾頓提出兩種極端不同文化智商的人格特質(見圖)。bh79-19-8306-%e5%9c%963-%e6%a0%b8%e5%bf%83%e6%96%87%e5%8c%96core%e8%88%87%e9%9d%9e%e6%a0%b8%e5%bf%83%e6%96%87%e5%8c%96flex

一端是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大,非核心文化部分極少,甚而幾乎沒有的人。

米德爾頓舉例她的祖父母親,就屬於這類型。他們住在英國鄉村,習慣於自己的生活模式。飲食、起居和思想都是固定的型態,鮮少能接受新的文化事物。

相對的,另一端,是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小、非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大的人。他們可以任意接受,或隨時加入外來的文化。

米德爾頓說,許多推銷人員就是這樣的人。充滿了彈性,幾乎沒有底線地接受新的事物。因為他們太有彈性,以至於無法令人信任;他們今天接受的事情,到了明天就可能改變。不能算是高文化智商。

身為華人基督徒,如果要向其他族裔、文化宣教,需要有高文化智商,即同時兼顧“值得信任”(Trustworthy))和“深具彈性”(Flexibility)這兩種特質。

我們要學習如何增加我們的非核心文化部分,設法接納宣教對象的核心文化部分。如此,我們和對方深入探討福音本質時,不會因為無法互相信任,而產生太大的障礙。

 

從瞭解自己特質開始

如果問華人教會普遍的文化智商如何?一般的觀察,華人教會的值得信任程度較高,但是彈性特質較低;核心文化部分很高,非核心文化部分較低。

舉例來說,華人教會以華語為主要語言,不習慣使用其他語言;習慣吃中國食物,對其他食物接受度較低;華人信徒歡迎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加入華人教會,但自己搬到新的環境時,仍不習慣參加其他文化的教會。

 

首先注重傳福音給華人

這樣的特質,有什麼優、缺點?華人教會應該怎麼發揮特質中的優點?

華人教會的值得信任程度較高,即是會用心保守核心文化,核心價值觀不會隨意改變。換句話說,華人不容易信耶穌,但是信主之後,比較能持守信仰。

華人基督徒不太主動接觸其他種族文化的未信主之人,但是很樂意去接觸未信主的華人。這是一個有趣的特點,卻也符合傳福音要傳遍地極的大使命。因為華人佔世界人口的1/4,說華語族群是世界最大的種族文化群體。

傳福音給華人深具重要性。

bh79-19-8306-%e5%9c%964-amy-chang-%e6%94%9d-img_19701

 

文化智商驅使力幫我們跨出第一步

如何才能向“非華人”傳福音呢?我們不習慣,也不知道怎麼開始。大部分的華人基督徒都不會說:“我們不想傳福音給其他種族文化的人。”然而要跨出第一步,似乎太困難。

這表示,我們華人向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傳福音的文化智商驅動力較低。文化智商驅使力就是適應跨文化的興趣和動力。換句話說,我們華人對跨文化沒有很高的興趣和原發性的動力。

這是一種天生比較被動的特質。不過,有這樣的特質,我們也不必太悲觀。從正面的角度想,這表示我們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特別是在非核心文化部分,我們華人教會可以進行一些嘗試。

怎麼做呢?我們可以這麼調整福音策略:

1. 增進容易提高的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

2. 給予自己小小的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

3. 擬出簡易的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

4. 執行可行的、具體的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

bh79-19-8306-%e5%9c%965-jameshuang-%e6%94%9d-dsc07005

 

從跨出一小步開始舉例來說,若是海外的華人教會想跟柬埔寨人傳福音,可以這樣開始:

去柬埔寨餐館吃飯;到柬埔寨人開的理髮店剪髮;去柬埔寨超市買東西;上網看與柬埔寨相關的影片、學3-5句柬埔寨問候語,和10個柬埔寨單字發音等。

在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方面做出努力之後,我們可以繼而有文化智商策略和文化智商行動。例如:

‧和柬埔寨的高中生、大學生接觸,建立關係,然後向他們及其家人傳福音(策略);邀請柬埔寨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參加我們孩子主辦的派對(行動)。

‧在派對中,告訴前來的柬埔寨的學生,我們對柬埔寨的文化有興趣,並講述我們去餐廳、理髮店和超市的經歷(行動)。

‧邀請他們到教會,參加我們的新朋友聚會。在聚會的房間,佈置柬埔寨的國旗、柬埔寨的地圖海報,和柬埔寨語的“歡迎你”大字報(策略+行動)。

‧學習柬埔寨語的“你好嗎?”,真心問候他們(行動)。

‧去柬埔寨的超市買柬埔寨的點心,或請會做柬埔寨點心的弟兄姊妹幫忙做(行動)。

邀請他們下一次再來參加團契活動(策略+行動)。

 

看見每個腳步留下痕跡

瞭解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對於華人教會傳福音是非常重要的,正如定期的身體檢查,之於人的身體健康:

當身體健康檢查報告出來時,醫生可以對病人做出最好,也最貼切的建議——不論是食物的攝取、營養的補充,或是運動量。

同樣的,有了對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的基本瞭解,我們可以擬出最好的文化智商策略,然後調整我們的行為,把資源和時間,運用到最好、最需要,也最貼切的福音行動上。

換句話說,瞭解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可以近一步幫助我們華人教會三方面的工作:瞭解自己傳福音的特質,發揮自己傳福音的優點,尋求傳福音的進步空間。

擬定傳福音策略和行動之前,需要先調整我們的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改變文化智商的原則,是小而美。

文化智商的進步不可能一步登天。文化的養成需經年累月,同樣的,文化智商的進步也要慢慢進行。我們只要跨出改變文化智商的一小步,在傳福音的事工上,就可以有很大的突破。一次一小步,即可以看見每一個腳步所留下的痕跡。

 

註: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intelligence 2015/6/17.

2.《印度人已統治矽谷:三分之一公司由印度裔領導》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012664-1.shtml

3. “Why Microsoft and Everyone Else Loves Indians CEOs”,

https://www.bloomberg.com/view/articles/2014-02-05/why-microsoft-and-everyone-else-loves-indian-ceos.

4. “Why China Doesn’t Export World-Class CEOs?”

http://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02303532704579478541556310068

 

 

作者現任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堂牧師。

回應:與同工一起選擇福音群體,商量如何有效提高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再具體計劃一個短期的文化智商策略和文化智商行動。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宣教

貪戀城市的歡愉(趙晨星)2016.10.28

pic1-jackiebabe

 

趙晨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10.28

 

(一)

總有一絲絲期待,希望旅行到一個別具一格的城市或鄉鎮。然而無論是在江南,或是往西域去,到處都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我陷入苦惱——我若尋找繁華、便捷,大可去一線城市旅行,何苦來深山老林尋找?

我不太習慣沒有商廈、不乾淨便捷的生活。結果是,我渴望深山的美景被商業化,又厭惡商業化。我貪戀著城市的種種歡愉,又渴慕著人跡罕至的風景……

矛盾下,衍生出一種自我懷疑——我是否太過嬌慣?是否嫌貧愛富?……在種種自我控告下,我雖然明知因信稱義,可就是無法原諒自己的老我和悖逆。我陷入痛苦之中。

一週前阿信老師寄來了他的大作《用生命愛中國——柏格理傳》。卷首寫著:主愛同在,同做主工。

pic2-%e7%94%a8%e7%94%9f%e5%91%bd%e7%88%b1%e4%b8%ad%e5%9b%bd-%e4%bc%af%e6%a0%bc%e7%90%86%e4%bc%a0

 

我讀此書,內心震蕩:

一是感動。當我讀到,柏格理被彝族土目毒打,幾乎要死時,我滿眼是淚。讀到頁末,柏格理因照顧傷寒病人而不幸染病將要離世時,我亦久久停留在此頁,不願翻下去。

二是驚恐。為何不受激勵,反倒驚恐呢?因為我在掙扎、在思考。

聖經裡有一個經典的故事。有一個人跑來,跪在耶穌面前,問祂:“良善的夫子,我當做什麼事才能承受永生?”

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沒有良善的。誡命你是曉得的: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不可虧負夫人;當孝敬父母。”

他對耶穌說:“夫子,這一切我從小都遵守了。”耶穌看著他,就愛他,對他說:“你還缺少一件:去變賣你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他聽見這話,臉上就變了色,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

耶穌周圍一看,對門徒說:“有錢財的人進上帝的國是何等地難哪!”(參《可》10:17-23)

我沒財寶,但我貪戀著城市,貪戀著愜意的日子,貪戀著侃侃而談的快感。我喜歡呆在大城市裡,因為交通便捷,凌晨都有夜班車;因為乾淨的、規劃整齊的街道;因為更為開放的教育和文化交流……

我幾乎斷不掉這份貪戀,所以驚恐。我根本做不到像柏格理這樣,全然地犧牲,將自己奉獻出去。

因為驚恐,所以憤怒,我問上帝為什麼要讓我面對這樣的抉擇?為什麼我不能做個普普通通的基督徒,只要聚會、十一奉獻就好了呢?

我知因信稱義,也知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但行為要達到怎樣的標準,才叫信心是活的呢?

pic2-pollard_and_miao_teachers

 

(二)

讀《柏格理傳》時,正值我將去雲南短宣。(編註)

我一直在想一個無聊的問題:這趟短宣去雲南深山裡,如果那裡的廁所只是一個坑,我該怎麼辦?我幾乎無法想像那樣的場景!我又問自己:這趟短宣,我是在體驗生活嗎?那我體驗生活要到幾時呢?

一週後,我外出旅行散心。

在桃花潭鎮上找廁所,街道上十里惡臭,濃濃的尿騷味飄來,就順著這惡臭找到了廁所。進去後,發黃的瓷磚牆壁,四處糞便,蛆蟲們又白又大,在地上蠕動著。吸進一口氣,好像糞便塞滿了胸腔和肺……幾乎是場噩夢。

就在這樣的狀況下,我想,如果宣教的日子要這樣過,那我還有勇氣繼續前進嗎?談奉獻,談犧牲,談神學,談永生之道,談得倒是頭頭是道,最後卻止於廁所門口嗎?

這麼一想,我反倒靜下心上完廁所。一旦選擇面對,反而沒有那麼難了。

請允許我繼續講完年輕財主的故事,因為我也深知犧牲是何等的艱難:

門徒對祂(耶穌)的話感到驚訝。耶穌又對他們說:“小子,倚靠錢財的人進上帝的國是何等的難哪!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上帝的國還容易呢。”門徒就分外驚訝,對祂說:“這樣誰能得救呢?”耶穌看著他們,說:“在人是不能,在上帝卻不然,因為上帝凡事都能。”(參《可》10:24-27)

pic3-lauramusikanski

 

最近這段時間,流行山下英子的《斷捨離》。書中所講捨棄、離開的,是生活的種種瑣碎。

而我們心中,總有一些東西是捨不掉的——即使我意識到這一點,我也只會說“這是我的軟弱”,卻仍不捨棄。所以,一個真正的基督徒的生活並不普通,必須每天都帶著為主殉道、犧牲的決心。

 

編註:參作者另一篇文章:《往哪兒走?(趙晨星)

 

作者研究基督教與西方文學,寫有趣的嚴肅文學、實驗小說、神本主義詩歌。立志用文字服事上帝。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