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牧羊记(小刚)2018.05.23

小刚 本文原刊于《举目》87期和官网2018.05.23   看到上帝从羊圈中将大卫召出来牧养祂的百姓,看到阿摩司对人说:“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门徒……耶和华选召我,使我不跟从羊羣,对我说:‘你去向我民以色列说预言。’” (《摩》7:14-15) 我就很自然地想到自己,想到自己怎样从厨师成为牧者的。 一 20多年前,我蒙召要去读神学时,我的牧师问我,以后你会做哪方面的服事?我回答:除了不当牧师,我什么都做。我心里最害怕的,就是牧师每个礼拜要讲道。我哪有这么多的东西可以讲啊! 20多年过去了。去年的牧师节,我收到了厚厚一大叠、不下四五十张的问候卡片——教会里几乎每一位弟兄姐妹,都感谢我给他们上帝话语的喂养。是的,每一个主日,我都是带着极大的感动走上讲台,有时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因我知道,是上帝要我去对教会、对众人讲话(而今我才多少有点领悟,为什么保罗谈到牧者讲道和讲道恩赐时,每每在前面加上“先知”两字)。 两年前,我回到了20年前的母会作牧师,眼前面对的是一片“沼泽”。连着两任主任牧师离去,教会出现了严重的纷争,甚至分裂。第一位离开的牧师,带着分离出去的会众,在附近又建立了一个教会。第二位牧师离开,则使许多会友之间更加对立,彼此批评带来的伤害也更为严重。最后仅存的两位长老,亦引咎辞职。 如今两年过去,教会的停车场已不敷使用。这个四五十年来追求自我完善、内敛有余、外展不足的教会,提出了未来植堂的计划。教会能有如此神奇的变化,就是因为讲台上不间断地讲上帝悔改赦罪的道! 作为牧师,我最切慕先知讲道的恩赐。牧者不只要传讲圣经中上帝的话语,也要传讲圣灵不断向教会显明的上帝当下的旨意。我作牧师越久,越能体会到耶利米说的,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他的骨中,他就不能自禁。若不奉上帝的名讲论,他似乎就会被烧死! 从这种意义上看,牧师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因此我在孤独的时候,常常想到摩西只身从山上下来,而山下百姓已经败坏的情景。我也常常想到耶稣在自己的家乡拿撒勒,被人厌弃,不再多行神蹟时的叹息。 记得那一年,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给讲员打分。结果,外来的讲员85分,我这个每天牧养、喂养他们的牧师,却只有61分。有人在备注里写明:感情太强烈!声音太刺耳!还好我想到了当年保罗在教会的评分比我还糟(其貌不扬、言语粗俗),就得了安慰。 那天,我站在台上回应弟兄姐妹的分数时,我真的像被上帝领到台前,演出一台戏!我有点悲愤地对会众说,盼望你们好好在主面前祷告,祷告你们的牧师敢于放胆传讲上帝的话语,而不堕落成为叫人人都舒服的按摩师! 放胆传讲上帝的话语,能带来教会和会众在上帝面前的改变。由此,我知道自己是讨了上帝的喜悦,也继续蒙上帝使用。上帝呼召哈该、撒迦利亚的服事,也应该是我的服事!因此,最令我担心的,就是哪一天从上帝来的激动突然离开了我。我不止一次地告诉我所牧养的弟兄姐妹,如果哪一天我不再为上帝的话语激动,我就不作你们的牧师了。因为,若是我连自己都不能激动,我怎么还能让你们激动,一起来重建上帝的殿呢? 二 20多年来,我被上帝带到东,带到西。无论到哪里,我都会忙里偷闲,在后院开辟一小块菜圃,找一些农家的乐子。渐渐地,我悟出一个道理: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教会也一样——若要结好果子,要先改变属灵的生态环境。 多年植堂拓荒的经历让我知道,一个教会要兴起来,必须先得着小组长(中层领袖)们的心。我是厨师出身的牧师,于是我走到哪里,都会开设“组长早茶”,每月一次,用上帝赐给我的手艺,做最好的东西给我的小组长吃。不说别的,我自制的腊肉、香肠、风鸡,还有师母做的豆浆、饭团、烧饼,听着就让人馋。有人说,在我家吃到了他这辈子最好的早茶。 除了吃喝,当然还要培训。我告诉大家:得着了你们,我就得着了教会!我用心服事你们,你们也要用心去服事你们的组员! 一年之后,“组长早茶”就移师教会了——人太多了,家里连着添了两张桌子,都挤不下了。而今早茶的形态改变了,但牧师和组长的朋友关系却没有改变,传承了下来。 教会最难处的关系,就是教牧和长执的关系。我将组长早茶的模式引入教牧长执团契,借着每月一次的早茶,牧者带领众人一起学习神的话语。对于教会领袖而言,比做事更重要的,是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之间能不能坦诚、用心来讲话,像耶稣一样直白,不需要别人猜?我们能不能在想到同工的时候就有安全感,觉得他们是护卫我的约拿单?我们能不能在别人觉得羞耻的时候,像闪和雅弗一样,倒退著进去,为对方遮盖上衣袍?我们能不能像保罗的同工团队,笑在一起,也可以哭在一起?我心中的梦想,就是我们一起靠着上帝的恩典和怜悯,消除教牧、长执的“天然”对立! 这半年多来,我与其他3位教会同工,组成“守约、守望、守护小组”。每个星期拿出45分钟的时间,彼此督责。我们敞开地分享7个在旁人看来极为隐私的问题:过去的一周,有没有不当地与女性见面或约会?在处理金钱上,有否缺乏诚信?是否放纵自己接触色情资讯和网站?有否花足够的时间,定时读经和祈祷?有否优先给予家人(太太和孩子)关怀和陪伴?有否落实上帝对自己的呼召和使命?最后一个问题是:以上6点答案,有无撒谎?男人都是比较孤独的,特别是那些在教会作领袖的。所以借着这种方式,我们成了最知心的朋友。 那年新老执事换届,大家找了一个不错的旅馆共进早餐。我预备了漂亮的卡片,让大家为每一位执事,写下一句感谢的话,或者写下上帝借着他带给自己的祝福、帮助……那一天,有两位卸任的执事笑着对我说,他们感到教会的文化改变了! 三 植堂拓荒的那一年,有位年轻的执事因为夫妻关系,不仅放下了服事,还决定离去。这对初创的教会和我这个牧师的冲击可想而知。我为他痛心。我一直很看好这位满有热情、恩赐的小弟兄,也一路提携他。我真的怕他不明白,我们每个人在主面前都有两个身份,一是儿女,一是仆人。儿女即使不乖,打了屁股还是儿女,但仆人如果硬着心半道出局,就很难再蒙使用了。也不要再说什么恩赐了,上帝或许会把服事的机会和感动都拿走。 那一天,我隐忍着泪,在众人面前为他祝福。我盼望他明白,自己多少还是得了祝福走的,有一天醒悟回家不会脸红。 说到弟兄姐妹在教会间“游走”,牧会多年的我,就怕那些“年轻”的信徒不懂属灵的伦理,哪里草绿就去哪里。所以,我会追着去给正要离开的人一个祝福。对那些从当地其他教会跑来的弟兄姐妹,我也劝诫对方,到自己的牧师那里去讨一个祝福,哪怕被骂一顿也好。否则,当他走到了第3家教会的时候,就会再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一家的了。从此,那浪子的灵可能一生伴随着他。要记得,雅各虽然诡诈,用尽了人的方法“抓”东西,但他看重那看不见的、迦南地继承权的祝福,却是蒙上帝纪念的。不像他的哥哥,为一碗红豆汤出卖自己长子的名分,遭上帝咒诅。一个人如果有了向上讨祝福的心,他终究会以上帝为大、尊上帝为圣,最后就会蒙上帝祝福。 四 在教会,大家当然可以对人、对事、对教会的牧者和长执,提出批评和意见,但我告诉大家,得记住4个要点: 第一,自己先要在上帝面前祷告,搞清楚我到底是为了教会和他人好,还是为了证明自己。若有夹杂,先对付好了自己,再去向人开口。 第二,我可以提出意见和建议,但绝不可以施压,要别人照着我的想法去做。讲不讲在我,做不做由不得我。上帝赐人权柄,也给人责任。最后各人都要向上帝交账。 第三,说的时候,我要清楚地向人表明,愿意为自己所提出的建议负责。一旦采纳,将全力以赴,不会冷眼旁观。 第四,我衷心愿你成功! 你如果能这样做,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蒙上帝祝福,也成为祝福别人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