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天下事

在加州DMV(車輛事務局)前大聲讀聖經的基督徒勝訴(漁夫)2017.03.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24

 

2011年,一位在美國加州DMV(車輛事務局)門前,大聲宣讀聖經的基督徒,被在場的警察拘捕。經過近6年的纏訟,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庭終於做出最後判決,確認這位基督徒勝訴。

2017年1月11日,第九巡迴庭推翻地方法庭的判決。原判決認定,因馬可∙麥坎(Mark MacKey)大聲宣讀聖經而將其逮捕的警察,沒有執法過當。麥坎在被捕後提出民事訴訟,控告警察非法逮捕他。這個民事訴訟要在刑事部分結束後才能進行審理。

麥坎的辯護律師柯奇思在聆聽宣判後說:“非常高興看到我們的司法制度仍能正常執行。我們所提供的視頻,明顯的與警察所宣稱的情況有相當的差異。我們一直上訴到第九巡迴法庭才得到正義伸張。這位警察以及DMV,必須面對他們忽視憲法保障自由的後果。”

2011年2月,麥坎與他的牧師科羅納多(Brett Coronado)還有一位朋友弗洛雷茲(Edward Florez),一大早來到加州一個小鎮何梅特(Hemet)的DMV,向在排隊等開門的人們傳福音。他們在離大門約40英尺的停車場,麥坎開始大聲地讀聖經。

不久,DMV的警衛就來到他面前,要求他離開。他們三個人表示,他們所做的是受美國憲法言論自由權的保障。麥坎就繼續大聲讀聖經。

約10分鐘後,加州公路警察梅耶爾(Darrin Meyer)來到現場。他搶走麥坎的聖經,將他扣上手銬。他告訴這三個人不得向“被迫聆聽的群眾”傳福音。

雙手被反扣的麥坎開始呼叫:“這就是今天的美國。”

梅耶爾說:“你可以在自己的地方講道。”

科羅納多與弗洛雷茲問警察:“他犯了哪條法律?”

梅耶爾回答說:“你們也在傳福音嗎?你們再不離開,也要一起被捕。”

當這兩位繼續向另外一位警察詢問,為什麼麥坎的行為被視為非法時,這位警察就以妨礙公務的罪名將他們兩也上了手銬。

當他們交保獲釋後,就與基督徒法律輔助機構“信仰與自由中保” (Advocates for Faith and Freedom)聯絡。然後向聯邦法庭,對梅耶爾及加州公路巡警局提出控訴。

但是,河邊郡檢察官澤樂巴赫(Paul Zellerbach)卻對麥坎及科羅納多起訴,指稱兩人沒有申請准證就在政府建築外“集會示威”。

檢方必須在法庭證明兩人“示威或集會” 並吸引群眾參與。由於檢察官無法證明在DMV前排隊的人群,與他們所做的行為有關,所以麥坎等人被判無罪。

麥坎在刑事案被判無罪後,要求對他所提的民事案恢復審理。2015年,地方法院法官朱茉莉(Molly Gee)判決梅耶爾勝訴,因為他當時有足夠理由逮捕麥坎,因此可以得到執行公務的豁免權。

麥坎不服判決,上訴聯邦巡迴法庭。1月11日,第九巡迴法庭推翻地方法官朱茉莉的判決,認定梅耶爾在逮捕麥坎的事上執法過當。判決也指出梅耶爾的陳述,與視頻所顯示的情況不合。

判決書指出:“當梅耶爾到達時,麥坎在一土堆上大聲讀聖經,他並沒有阻擋,也沒有威脅在排隊的人群。梅耶爾宣稱當時麥坎‘對著排隊的人大聲喊叫,並且隊中的人與他發生口角。口角十分激烈,甚至有可能發生毆打。’”

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所陳述的情景與視頻所顯示的狀況完全不同。視頻中沒有任何的對抗,反而只見到麥坎在與排隊的人有相當距離的地方讀聖經。”

巡迴法庭也注意到,梅耶爾根本沒有質問麥坎是否有准證。因此,指稱因為他沒有准證而逮捕他的說法,完全沒有法律根據。

巡迴法庭的法官們將本案其餘部份發回更審。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梵蒂岡:天主教承認馬丁路德是“福音的見證人”(漁夫)2017.03.1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17

 

梵蒂岡的宗座基督教合一委員會,最近發佈一則新聞,推動1月18到25日的“基督教合一禱告週”。今年的主題是“和好:基督的愛催逼我們”。這則新聞鼓勵天主教所有的主教區都要推動這個禱告週。

宗座委員會特別提及今年是新教改教500週年紀念。在2017年,“路德宗與天主教的基督徒,第一次共同紀念了改教500週年”。新聞繼續“天主教徒現在可以聆聽路德對今天教會的挑戰”。天主教承認路德是“福音的見證人”。

在馬丁路德於1517年10月31日張貼95條論述之後的第4年,天主教教皇李奧十世在1521年1月3日,正式發表文告,宣佈將路德開除教籍。2008年曾經謠傳,教皇若望保祿二世要取消此處分,但最後遭受教內反對,沒有實現。因此,這次天主教的宣告是500年來正式的化冰之舉。

現任教皇方濟各在去年10月31日到瑞典倫德(Lund,國際路德會總會所在地),與路德會共同舉行路德改教500年慶典的禮拜儀式。瑞典的路德會接受避孕,墮胎,同性戀及女性牧者。這些都與天主教的立場相異。

但是,梵蒂岡還是大力推動記念改教的聯合禮拜,因為他們希望聚焦於共同的要素:“基督教徒信仰的中心是基督耶穌,及祂所成就的和好事工。”

關注“基督教合一禱告週”主題的人都在等待,看教皇是否會宣佈部分與新教教派互相承認的聖餐儀式。對天主教及主流的新教教派而言,所謂開除教籍就是不再允許某人參與聖餐(天主教稱“領聖體”)。教皇方濟各在2015年,曾經非正式地允許一位嫁給天主教徒的路德會女士,按照她個人的良心去領受天主教聖體儀式的餅。

上個月,方濟各的親信卡斯帕樞機主教(Cardinal Walter Kasper)說,他希望教皇的“下一個宣告可以讓新教徒在特殊情況下,領受聖體。”

能夠互領聖餐是在瑞典時,路德會與天主教領袖共同的意願。瑞典的一位教授特別寫了一篇文章《瑞典與改教500年點滴》(Sweden and the 500-year reformation anamnesis),提到瑞典教會的網站,在有關教皇訪問的報導中說:“我們最期盼的就是,能夠正式地共領聖餐。這對於夫婦各屬不同宗派的家庭,尤為重要。”

不過,天主教信仰教義會的前顧問步科斯蒙席(Monsignor Nicola Bux)特別指出,施行共領聖體可能會產生的嚴重後果。如果天主教改變領聖體的規定,將會傷及  “啟示及主教權威”。

天主教接受“變質論”,而路德會接受“同質論”。這兩者之間有相當大的差別。只講儀式的合一,而不談信仰的差異,是天主教信仰教義部門所難於接受的事。

對一些強調教義的天主教神職人員來說,方濟各與路德會共同記念改教,是基於部分天真的想法,並不完全明白路德會與天主教在神學上的對話。一位郎內克神父(Fr. Dwight Longnecker)指出,他覺得方濟各所說的“今天,路德會眾與天主教徒都同意馬丁路德因信稱義的信念。”有很大的問題。他說,方濟各的前任,本篤16世就曾說過,天主教與路德會對稱義的了解,並不相同。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四旬期,聖灰禮儀日及狂歡日(俞安至)2017.03.10

080206-N-7869M-057
Atlantic Ocean (Feb. 6, 2008) Electronics Technician 3rd Class Leila Tardieu receives the sacramental ashes during an Ash Wednesday celebration aboard the amphibious assault ship USS Wasp (LHD 1).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Brian May (Released)

俞安至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10

2010年底,筆者搬到南加州的橙縣,這是一個相對保守的地區。

次年2月的一個星期三,筆者在超市看到好幾位女士的額頭上,都有個爐灰畫的十字架,這是我以前在其他地方居住沒有注意到的事。打聽之下,原來那天是聖灰禮儀日(AshWednesday),是復活節前齋戒40天(四旬期Lent)的第一天。這對在無宗派教會長大的我是個新鮮事。

所謂的四旬期是源自於天主教的傳統。以前曾稱為“嚴齋期”,是從復活節前46天的星期三開始。信徒要齋戒40天(這期間有六個主日,不需齋戒)。齋戒是為了記念主耶穌受難,並準備復活節。四旬期的第一天,稱為“聖灰禮儀日”。

選定40天齋戒是因為主耶穌在受洗後,有40天在曠野禁食,為他後來三年半的事奉作預備。在這40天中,信徒放棄使用肉類及菸酒等。有的甚至不吃糖果(甜味),不看電視。天主教用四旬期來提醒會眾認罪悔改的重要性。而開始的那一天用爐灰畫在額頭,是以舊約的故事為先例。這包括《以斯帖記》4:1-3,《耶利米書》6:26,及《但以理書》9:3的記載。

後來,天主教把最早的意義以聖禮來取代。所以,“聖灰”要由神父來主理。天主教相信上帝的恩典是經由聖禮而臨到信徒。因此,不少的天主教徒相信藉此可以得到上帝的祝福。

但是,聖經的教導告訴我們,恩典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恩典,顧名思義,是上帝公義的恩所賜給信徒的“禮物”(《羅馬書》5:17),不是靠齋戒與領受聖灰而得到。

更何況,主耶穌在《馬太福音》6章16-18節說:“ 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臉上帶著愁容,因為他們把臉弄得難看,故意叫人看出他們是禁食。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不叫人看出你禁食來,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見,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

從這段話來看,主耶穌說要梳頭洗臉,這與天主教將爐灰抹在額頭的儀式是不合的。

齋戒從另方面說也是好事,上帝悅納信徒願意悔罪;記念主耶穌的受死與復活,也是應該鼓勵的事。但是,我們不應該只在這46天認罪悔改,而是,每天都應該有這樣的心態。

守齋戒要記得這是為了悔罪,專心向神,而不是藉此來誇口,自認為主做了犧牲。
至於四旬期第一天的Ash Wednesday,我們要切記,聖經上從來沒有說過這個日子。這完全是人造的日子。(當然,聖經也從來沒有提過“四旬期”這件事)。

除了天主教,新教中也有些教派會守四旬期,包括路德會,聖公會及衛理公會。

狂歡日是聖灰日的前一天,星期二。在巴西,這天稱作狂歡日(Carnival),在新奧爾良,稱作“肥胖的星期二”(Mardi Gras, “Fat Tuesday”),目的都是一個:要在齋戒開始前狂歡,放縱肉體,然後在次日(星期三)領受聖灰,開始齋戒。這個日子在英國稱為Shrove Tuesday,雖然沒有狂歡,但是卻狂吃甜餅(pancakes)。這些在齋戒期之前的狂歡,完全破壞了後來40天齋戒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用仁慈除滅仇恨——一位黑人說服200位種族歧視白人退出三K黨(漁夫)2017.03.03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3.03

 

戴維斯在3K黨焚燒十字架的現場

 

戴若爾∙戴維斯(Daryl Davis)是位很特殊的黑人。一般黑人對持白人至上的3K黨避之唯恐不及,他卻與這些種族歧視的白人交往,甚至說服了其中200位退出3K黨。

他從1980年代開始,就在美國南方各州到各處去會見3K黨的成員。開始時,3K黨的成員對他會採取肢體攻擊。他說,他曾經不得不回擊,痛打了兩個攻擊他的3K黨成員。他於2017年將出版一本書《3K黨的秘密關係》(英文原名為Klan-destine Relationships,有一語雙關的意義)。這本書裡他詳細地敘述了他這些年來令人難以置信的旅程。

戴維斯住在芝加哥,是個音樂家,喜歡藍調音樂,與一些美國的知名樂手,甚至前總統克林頓一起演奏過。他說:“音樂絕對是幫助人跨越種族鴻溝的好媒介。有次,我在一個白人的場合演奏傑瑞∙李∙路易斯(Jerry Lee Lewis)的歌。在中場休息時,一個白人走到我面前,把他的手搭到我的肩膀上說:‘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黑人能像路易斯那樣的彈奏鋼琴’。”

“我告訴他路易斯其實深受黑人藍調鋼琴師的影響。這個白人不相信我說的。我就告訴他路易斯其實是我的好朋友。是他親自告訴我他怎麼學習這種鋼琴的彈法。”

“他還是對我的彈法感到更多興趣,想要多認識我。後來,他告訴我他是個3K黨成員。我們繼續交往。漸漸地,我們成了好朋友。最後,他退出了3K黨。”

戴維斯說,他每次到3K黨的場合總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面對暴力行為。他也確實碰到了這類的場面。有人會來威脅他的安全,其中有兩次,他還不得不真的打了起來,他說,還好,兩次他都打贏了,不但如此,其中一次威脅打他的人被送進醫院,另外一次,被送進監獄。

“這類的事偶然會發生,也是意想中的事,因為你面對的是恨你的人,他們僅僅因為你的膚色而對你施行暴力。”

“有些人非常惡劣,他們只要看到黑人就想要傷害對方。他們最核心的問題(雖然他們不會承認)就是他們嘴巴上號稱白人至上,其實,心裡卻有非常的自卑感。為了要提升自己,就要把別人往下推壓。”

黨戴維斯會見馬里蘭州的3K黨大龍頭(Grand Dragon)羅傑∙凱利(Roger Kelly)時,他心裡預備好了可能會有暴力。

 

 

為了這次會見,戴維斯特別把所有找得到的有關3K黨的書都讀了一遍。他說:“我對3K黨的了解比絕大多數的3K黨成員還要清楚。知識,資訊以及你如何傳達它們,其實比暴力或致命的武器還要有用。它可以將敵人的意識形態徹底地瓦解。我在這方面做了充分的準備。有個認識凱利的人告訴我,凱利會殺了我。我有自信,只要沒真動武,我一定可以得勝。很幸運的,我果然勝了。”

事實上,戴維斯與凱利的會談,使3K黨在馬里蘭州的“分會”正式解散。現在3K黨已經沒有馬里蘭州分會。

戴維斯說:“看到這些人突然想通了,他們打電話來告訴我要退出3K黨,這種感覺實在無法形容。我從來不勸任何人退出3K黨,我只會問他們一個問題:‘你連認都不認識我,怎麼會恨我呢?’我就只是簡單的給他們一個機會來認識我,並且用我希望他們對待我的方式來對待他們。他們因此會得到一個結論:3K黨的意識形態不再合適他們。我只是一個催化劑,讓他們得到這個結論。但是,我很高興,由於我常與他們見面,建立友誼,才能有這樣的結果。”

戴維斯的父親從前在美國外交界服務,他小時候跟著父母親到處搬遷,經歷了許多不同的文化。這讓他明白種族歧視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他說:“小時候,我每兩年回國,讓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人會用膚色來論斷其他的人。馬克吐溫有句話,我覺得真是金玉良言。‘旅行對偏見,歧視及狹隘的觀點,是個致命的‘良藥’。許多人都急需這副藥方。寬大的心胸與慈善的觀念,是不能只靠一生在地球一個小小的角隅,像植物那樣生存可以達到的。’”

戴維斯在一次3K黨焚燒十字架的場合。

 

雖然戴維斯做了這些事,但是,對他去與這些極端份子交友的事,還是有些不贊成的意見。他說:“不論是白人還是黑人,都有些人對我所做的無法同意。而絕大多數這樣的人根本不認識我,也沒有想要理解為什麼,或者去查查我的資料,或聽我的演講。

“尤其在黑人當中,有人稱我為‘出賣族群者’ ‘湯姆叔叔’‘夾心餅乾(奧利奧)’,甚至還有更難聽的名字。我不得不把這些黑人與3K黨相比。他們除了膚色不同外,觀點跟這些白人至上的極端份子沒有什麼不同。他們的所作所為,與他們控訴的種族歧視份子一樣。”

戴維斯說,今天的美國種族歧視比較沒有像以前那麼嚴重,但是,他還是每天都持續這個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愛荷華州教會因事奉難民而得到轉變與復興(漁夫)2017.02.2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24

 

錫安路德會緬甸Mizo族的詩班

 

美國愛荷華州德蒙市(Des Moines)的錫安路德會(Zion Lutheran Church),是間有150年歷史的教會。他們原來雖不能稱之為死氣沉沉,但至少可以說是老態龍鍾的教會。當時他們面對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教會關門了,還有人會想到我們曾經存在過嗎?

2010年,當他們祈禱,想要決定這個教會的未來時,上帝給了他們一個意想不到的回答。這個回答使他們成為了一個24/7(一天24小時,一週7天)的差傳教會。

現在的錫安路德會已不再是一個一般性的教會。在每個主日,他們都有四種不同語言的崇拜儀式。會眾當中可以聽到15種以上的方言(母語,不是靈恩的方言)。

主任牧師克萊恩(John Kline)說,上帝將《路加福音》14章放在他們的心中。他感受到上帝要他們將教會變成宴席的地方。他說:“我們在《路加福音》14章學到,主要我們成為一個祝福他人的地方,而這些人可能無法回報我們的祝福。

所以,他們做了中飯的飯盒,帶到附近低收入的公寓去。這些公寓裡住著從世界各地來到美國的難民。他們見到每一個人就問他們說:我們可以帶給你什麼祝福嗎?

克萊恩師母葛麗絲說:“我們沒有做任何的準備,就去到那裡,但是,我們相信上帝的帶領,一件一件的事就隨之展開了。”

如果你今天去到德蒙市,你會看到一個非常復興的錫安路德會。不但他們有許多聚會,還有很多團契,也經常有聚餐。

7年前,這個有150年歷史的教會,是在掙扎著還要不要繼續存在。他們感覺在他們的社區沒有任何影響力。禱告後才知道,他們必須要做徹底地改變。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6-07-29 17:00:47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錫安路德會禱告的手

 

這個憑信心走出去的行動,完全翻轉了這間教會。不久,從不同國家來的難民開始來到這個教會。他們因而成為了一個有不同文化背景及語言的信仰社區。

有許多緬甸Mizo族的難民來到這個教會。教會特別聘請了一位會說緬甸語的牧師,來牧養這群會眾。

 

緬甸Mizo族的分佈區(紅色)

 

Mizo族是居住在山區的少數民族。他們分佈在緬甸西部山區,孟加拉東邊及印度東北地區。他們的語言是屬西藏-緬甸語系。由於基督教宣教士的影響,他們的人口中有88%是基督徒,分屬不同的宗派。

 

會眾的轉變

錫安路德會開始時每個星期都去那些低收入公寓,最初是帶他們的孩子到教會,幫助他們的功課。後來,他們所做的事傳開了,吸引了一群緬甸Mizo族基督徒難民的注意。這些Mizo族的基督徒已經在一間小公寓裡面聚會,正需要有比較大的空間來容納所有的信徒。錫安路德會歡迎他們使用,並且給了他們一段合適的崇拜時間。

一位Mizo難民露西內彌(Lucy Hnemi)說:“當我第一次與克萊恩牧師談話時,他告訴我們,你們要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這是上帝的家,不是我的教會,也不是任何人的教會。這是上帝的家。”

錫安路德會更進一步差派人到緬甸,請了一位會說他們母語的副牧師來。內彌說:“ 第一次的聚會真是讓我情緒激動,無法平靜。”

現在,錫安路德會有緬甸,阿拉伯及非洲施瓦西里(Swahili)語言的聚會。也同時有各族群的青年團契。

克萊恩牧師說:“我們的教會是個‘你若渴了,我們有水給你喝;你若餓了,我們有食物給你吃;你若無處可歸,我們可以提供一個地方給你;你若沒有家庭,我們歡迎你來加入’的地方。”

這些不同語言文化的族群,不單是使用這個教堂,他們已經成為整個教會的一部份。

剛果敬拜的領袖波阿茲恩慶吉(Boaz Nkingi)說:“當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們語言不通,又不認識任何人,沒有人能幫助我們。但是,現在我們有這個社群,他們在我們四周幫助我們。”

當難民到達後,不論他們的語言與宗教信仰,錫安路德會都幫助他們的孩子學習,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家,在他們的新家裡帶給他們溫暖的友誼。

一位來自伊拉克的穆斯林難民卡林加達(Karim Jawda)說:“當我進到這個教堂,馬上就快樂起來。我感覺這就是我的家。”

每天都有人帶著捐獻的東西來到教堂大門內的前廳。難民可以隨時來拿他們覺得需要的物品。克萊恩師母說:“當難民到達時,有一段是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間。當你在那段時間幫助他們的生活,告訴他們耶穌愛你。就好像這些敘利亞人,告訴他們,我知道你們在上帝眼裡的重要性,我們也關心你永恆的去處。”

 

事奉上的挑戰

這樣的事奉並不容易。錫安路德會的新信徒中,有許多在戰亂中失去了家人,也有來自內戰不同邊的難民,要一起相處。克萊恩師母說:“沒有人願意經受苦難。進入這些人的生活,就是進入他們的苦難,以及他們國家的戰亂之中。”

但是,對教會原來的信徒來說,他們也藉著看到這些難民的苦難,幫助了自己的信心。其中一位信徒說:“我知道他們所經歷的一切,卻還能如此的敬拜上帝,這讓我非常感動,對我的信心是一個真實的挑戰。讓我真正的感受到上帝的存在。”

錫安路德會在財務上也經歷到神蹟。當2010年他們開始向難民伸手時,他們建堂的房貸還欠130萬美金。雖然這些新的會眾不能經常在金錢上奉獻,他們的房貸目前只剩下15萬美金還沒還清。

克萊恩牧師說:“我知道,只要我憑著信心前行,即使跌倒,祂也會扶持我。只要我憑著信心前行,就會有美好的事讓我看到。我們希望看到其他的教會也能如此做。因為需要是如此的多,就這麼簡單。”

錫安路德會的口號是“萬國敬拜的場所”。很多人來到這裡都感受到像是嚐到了天堂的滋味。剛果敬拜的領袖恩慶吉說:“我們或許有不同的詩歌,有不同的腔調,也用不同的樂器,但我們敬拜的是同一位上帝。”

 

1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挪威施行政教分離(漁夫)2017.02.17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17

 

政教分離的觀念是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的基礎。美國在1789年立憲,1791年就通過了10條修正案。所以,美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明文規定政教分離的國家。

而在同樣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西歐國家,有許多在不同程度上是政教合一的。在這些國家的憲法或法律中,都承認“國教”。有的國家幫教會抽所得稅,也有的國家承認教會神職人員為國家公務員。

挪威國會在8年前通過法律,決定實施政教分離的政策。在一系列的改革後,從2017年1月1日起,挪威正式進入政教分離的新局面。

據報導,從改教以來,挪威的福音路德宗教會與挪威政府,有將近500年關係特殊。在施行政教分離後,挪威福音路德宗的1,250位牧師與主教,將不再具有政府公務員的資格。

雖然這個決定會有深遠的影響,但是,也有不少的人覺得不會有明顯的改變。從2017年起,挪威政府將不再稱呼福音路德宗為“國家公有的宗教”,但是,政府還是會稱福音路德宗為“挪威的國教”(National Church)。政府也會繼續支持國教。

挪威人文協會(Norwegian Humanist Association)的秘書長,克里斯丁∙邁爾(Kristin Mile)解釋說: “挪威的憲法還是規定挪威的教會是國教。所以政府必須支持一個有國教地位的教會。而事實上,由於這次法律的變更,直接地提到福音路德宗,而不只是泛泛的說一個國教,因而政府與福音路德宗的互動,會更加親密。”

至於這次的改變會不會影響信徒上教會的人數,那又另當別論了。由於近年來,國家撥款給教會的一個重大因素,是在於教會出席人數的多寡,許多教會都虛報人數。政教分離後,或許這個現象會有某種程度的改進。

挪威實際上教堂的信徒非常少,大約只有百分之五。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在英國的穆斯林難民見到耶穌顯現(漁夫)2017.02.10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2.10

 

自從中東近幾年的動亂以來,許多在中東向穆斯林傳福音的宣教士都發現,他們有位意想不到的同伴:耶穌基督。

越來越多的報導指出,耶穌會親自向成千上萬的穆斯林顯現,有的是在異象中,有的是在夢中。這些成為基督徒的穆斯林都宣稱,見到一位“穿白衣的人”出現。這個現象在伊拉克、敘利亞及伊朗,層出不窮。

筆者認識一對剛從伊拉克回來的華人醫生夫婦,他們在伊拉克從事醫療宣教。他們回來後也非常興奮地分享這類的見證。

英國謝爾頓聖馬可教會的難民事工(右一為主任牧師史密斯

 

不久前進一步的報導聲稱,在英國的許多穆斯林難民也有類似的經歷。耶穌也在異象或夢中向他們顯現,帶領了許多人歸主。

對在英國的許多穆斯林難民來說,2016的聖誕節是他們成為基督徒後的第一次聖誕節。按照英國網上刊物《今日基督徒》(ChristianToday.com)的報導,在謝爾頓(Shelton)的聖馬可教會,在服事難民及帶領他們信耶穌方面,有特別的恩賜。

該教會的主任牧師莎莉史密斯牧師說,他們本來是個暮氣沉沉的教會。但是,當英國內政部將數十位難民遷入附近社區後,情況突然大有改變。

聖馬可教堂

該教會現在有個專門歡迎新遷入的穆斯林的事工團隊。這個團隊使得整個社區都生氣蓬勃。雖然事工團隊的同工盡量不主動要求難民相信福音,但是,由於他們的熱忱,許多穆斯林因此接受了基督為救主。

另外還有許多人都作見證說,他們在異象中或夢裡看到了耶穌。史密斯牧師分享說:“有一位叫做哈山的難民,在夢中見到耶穌像光那樣向他顯現。祂說,到這個教會來接受洗禮。他知道這個光就是主耶穌。祂將他四圍抱住。”

“還有一位在夢中見到耶穌。耶穌拿出這個教堂的圖樣給他看。”

穆斯林歡喜的接受洗禮

聖誕節期間,聖馬可教會門前有個活人扮演的耶穌降生馬槽。其中的演員,除了一位外都是最近才信耶穌的穆斯林。其中還有些是當天才受洗的新基督徒。

穆斯林在異象中見到耶穌的報告,不斷地出現。這是21世紀非常特別的事。但是,這樣的事不但在中東伊斯蘭的國家發生,在西方的國家也開始出現。這應該是個新的宣教模式。但是,這個模式也提醒我們:我們在事奉的時候,是主耶穌的幫手;我們在宣講福音的時候,是主耶穌的管道。

《約書亞記》5章13-14節:“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做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什麼話吩咐僕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