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天下事

威斯康辛州教師因在幼稚園使用碟仙板而被停職(漁夫)2017.05.26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26

 

一位美國威斯康辛州公立學校的教師,因為在她的幼稚園班上使用碟仙板(Ouija Board)而被學區委員會停職。

這個事件是在威斯康辛州最大城市密爾瓦基發生的。這位教師承認,在去年萬聖節時帶碟仙板到學校,擺在幼稚園教室內。

幼稚園班上一個5歲的男孩回家後告訴家長,說老師把教室的燈關掉,拿出碟仙板,然後,開始講可怕的故事,令他非常害怕。

這位教師辯稱:“孩子們自己要聽鬼故事,所以,我才拿出碟仙板。然後,我為了回答他們的一些問題,採取移動板上的迴紋針。孩子們問了一些電影裡恐怖角色的問題。這些都只是一些玩笑的活動。”

但是,她也表示了解家長的關心。她表示會把這個碟仙板帶回家,不再做這樣的遊戲。

男孩的母親說,自從那天起,男孩常常作惡夢。“他現在不敢自己上床,怕黑,不願意單獨自處。”她認為幼稚園的孩子根本不應該接觸碟仙這樣的事。

 

美國碟仙板的模樣

學校當局在調查這件事的期間,決定將這位教師停職。

孩子的母親告訴當地的電視台記者:“我很高興她現在被調查。或許,她以後對這樣的事會三思而後行。”這位母親現在要求學校開除這位教師。

2014年12月,谷歌公司曾發表一份調查報告,說明從“碟仙”這部電影上映以來,美國人中玩碟仙的人數增加了三倍。雖然這個電影在最後提醒觀眾“有些事還是不要隨便去碰觸”,但是,這個電影明顯地引起了許多人的好奇心。

一位靈恩派的傳道人說:“如果有人想在上帝所祝福的靈界以外去尋求接觸靈界的事物,很可能就會接觸到邪靈。所以,像碟仙之類的事物並不是一種無害的遊戲,它會讓玩的人受到屬靈的害處。”

聖經中明說“占卜、觀兆、用法術、行邪術、迷術、交鬼、行巫術、交鬼”等,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參《申命記》18:10-12),基督徒切忌因好奇而陷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當過宣教士的曾祖父帶領我信基督(俞安至)2017.05.19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6-12-23 03:12:32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俞安至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19

 

本文是講述喬安娜∙薛爾頓(Joanna Reed Shelton)的故事。她是《一個基督徒在多神之地——日本的心路歷程》(“A Christian in the Land of the Gods: Journey of Faith in Japan”)一書的作者。

 

當我打開電郵,簡直難以置信。因為裡面有一封來自日本大阪一間教會的邀請函。這間教會即將慶祝成立120年。這個教會是由我的曾祖父在日本宣教時創立的。

那間教會的牧師用我曾祖父的姓名上網搜尋,居然找到了我。而且還有一篇我幾年前在一個國際組織擔任負責人時,在東京所發表的一篇演講。

在我的外交官經歷中,我演講過無數次,我從來沒有提到過我的曾祖父,湯瑪斯∙亞歷山大牧師。但是,那次在東京的講題是講,如何在一個快速壓縮的世界,能夠保持個別文化的特質。那次,我提到了他當年在日本對日本文化的體認。主辦單位後來把我的講詞放到網上。從此,我的名字就與我的曾祖父共存於英特網的虛擬世界裡。

當我在讀那封電郵時,我的內心有一種力量把我拉向日本,拉向我曾祖父在那裡所經歷的掙扎與得勝。沒有想到的是,沒多久,他的經歷幫助我開始了自己的信仰旅程。

 

對宗教排斥

我出生於德州東南,靠近墨西哥灣的平原地。小時候,因為我父親作為化工工程師的職業,我們常常搬家。

雖然我的父母並不是虔誠的信徒,但是,他們偶然還是會帶我哥哥與我上教堂。他們從小在教堂的環境中長大,所以,覺得我們需要知道一些聖經知識。

我記得每次聚會開始時,我會坐在爸媽的旁邊,沒多久我們這些孩子就像趕羊似的,被帶到地下室。那個房間裡有許多的書籍、圖畫及遊戲,顯然是要吸引像我這樣的孩子。

我討厭這些東西。

我們坐下來,圍著主日學老師,聽她講故事。她努力地要讓我們對耶穌的神蹟與故事感興趣。但是,我看到故事書裡的圖畫,都是一些曠野沙漠,單調的點綴著一些騎在駱駝上的人。他們穿著無法散熱的長袍。遠遠的有幾棵棕櫚樹,對旅途上的人沒有遮陽的用處。這本書的信息對我毫無益處。

一直到我13、14歲時,才稍微對教會有點興趣。但是,那時我們住的地方離教會遠了些,我父母就不再帶我們去教會。

從那時開始,我的生活就被大學、研究所,以及我的外交官生涯所佔據。最後,我成了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秘書長(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我在巴黎,負責給會員國政策性的顧問指導。我是第一個女性,也是最年輕能做到這個位置的人。

這些年中,我對宗教保持距離。每當我想到宗教在人類歷史上所造成的分裂與戰爭,有一些貌似非常虔誠的信徒卻是假冒為善,我就覺得宗教與我互不相干。

就像在這個世俗社會裡的許多人,我自認自己屬靈,但拒絕參與任何有組織的宗教信仰。有時,我還是會在內心深處懷念那些屬靈的感覺。

 

去日本的旅程

在接到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電郵後,我飛到日本大阪,參加了我曾祖父所創建的教會的主日崇拜,以及當天下午週年慶祝的活動。

當牧師在講台傳講信息時,我的眼光轉到司琴的身上。我不禁想到我的曾祖父。我不知道他當年是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他原在這個教會負責司琴的14歲的女兒艾拉,突然病故後的數星期,他怎麼能繼續在這個講台講道?

在教會週年慶典的前一天,教會的牧師以及一位長老及長老的先生,陪我去看艾拉的墓。當車子開進艾拉的墓園,我們經過了數以百計、維持得很好的西方人士的墳墓,從18世紀到20世紀。

這些墳墓有來自法國、西班牙、俄羅斯、英國、美國以及一些其他國家的人士。這些人都死在遠離家鄉的異國。我們在艾拉的墓前以主禱文及詩歌《奇異恩典》作為結束。然後,我們按照日本的習俗,用水洗乾淨艾拉的墓碑石塊以及刻著艾拉名字的碑文。

我強忍著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

我後來又去了幾次日本,並且還帶了新朋友去。我還在我曾祖父所創建的另一所教堂的週年慶上講話。我甚至到明治學院的圖書館,去發掘我曾祖父當年在日本的寫作以及他的神學思想。經過一段時間,我逐漸對他如何影響他所事奉的人們,有了比較清楚的了解。

 

心中產生變化

我在巴黎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但是總覺得缺少什麼。在我內心深處有一種感覺。這種感覺不停的增強,要我去尋找一個“正常”的生活:在自己的社區專注於家庭與朋友,而不是為國際事務以及外交忙碌。

1999年,我終於放棄了由司機開車,與大使們交往的生活。我換上了牛仔靴,搬到洛基山脈北部的蒙塔納州一個240英畝的農莊。我離附近的大學不遠,開始在那裡兼課。我也開始寫一本有關我曾祖父的書。

我知道如果我想明白他為什麼獻身去日本傳道,就需要對基督教有更多的學習。因此,我第一次在兩位虔誠的教友親戚帶領下,有意識地去讀聖經。當我研讀並思考聖經的經文時,我內心有一個火焰就愈燒愈亮。其中有幾段經文像是在對我說話。

《路加福音》17:20-21, 當法利賽人問耶穌,上帝的國幾時來到,耶穌回答說:“上帝的國來到不是眼所能見的。人也不得說‘看哪,在這裡!’、‘看哪,在那裡!’,因為上帝的國就在你們心裡” 另外,在《約翰福音》14:9,耶穌說:“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

我第一次感覺到信心的真正意義。信心是未見之事的確據。我也明白了耶穌是如何的教導我們什麼是上帝的子民。祂要我們彼此相愛,要我們愛人如己。唯有經過愛,我們才能讓上帝的國降臨,在地如同在天。

當我再去思考,那些經由像我曾祖父帶領而信耶穌的日本基督徒,他們所經歷的信心歷程,我心中對靈命的渴望再次的提升。雖然已經超過了100年,我曾祖父的手,仍在向我招呼。我決定跟從他的呼召。

2007年,我加入了蒙塔納州西北部的一個小小的長老教會。在過去的6年,我在教會擔任治理的長老。我像曾祖父那樣,持守了同樣的誓言:全然相信我的救主耶穌基督,接受祂做我的主,讓祂掌管一切。

或許,我是那位一百年前在日本未盡其功的老宣教士最新結的果子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重症監護的醫生遇到了那最偉大的醫生(漁夫)2017.05.12

Image processed by CodeCarvings Piczard ### FREE Community Edition ### on 2017-02-17 17:30:08Z | http://piczard.com | http://codecarvings.com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12

 

編按:凱瑟琳∙巴特勒(Kathryn L. Butler)是位加護病房的外科手術醫生。她最近選擇不再從事臨床工作,留在家裡以自學的方式教導孩子。同時,她也花部分時間在哈佛大學醫學院教課。這篇文章摘自她的見證。

 

我感覺上帝離棄了我,直到我見到醫學上的神蹟。

我的目光不時地飄過心臟監控器的視頻,病人心跳的間隔逐漸的拉長。也就是說,在他顱內流出的血正在擠壓他大腦的功能。這個病人才22歲。他在睡夢中被入侵的暴徒用棒球棒狠狠的擊打頭部。他的妻子也同時被攻擊,當場死亡。他們四歲的孩子在旁目擊所有的過程。

我對急診室的混亂有種莫名的感覺,我樂於有機會去幫助在絕望中的人。但是,這次,當我將手擺在病人的主靜脈時,我卻難以集中精神。我不能不想到他那才四歲的孩子,這種親眼看到父母被殘酷攻擊的情景,將一輩子烙印在他小小的腦海中。

就在我還在掙扎思考的時候,救護車又送來一個15歲的男孩,他被槍擊正在與死神搏鬥。醫護人員正用心肺急救的方法想要把他挽回。在一時衝動下,我拿起外科手術刀,衝到他那裡,用我顫抖的手打開他的胸膛。當我看到那張開的傷口,子彈正好撕碎了他的心臟大動脈。我們根本無法救回這條生命。

就在我努力的不讓自己的眼淚奪眶而出時,又送進來一個15歲的男孩。又是槍擊事件。這次,槍彈擊中他的頭。

我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我想,至少我可以縫補他的傷口,清理他的外傷,讓他的家人能再見一次他們所愛的孩子。我才做到一半,急診室的大門打開了。我抬起頭,看到他的母親走進來。她突然僵在那裡,然後,嚎啕大哭,暈倒在地上。我脫下沾滿了血的手套,急忙走出去,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上帝隔離

第二天早上,當我值完班後,我的腦海裡不停地在質問。為什麼人會對其他人的生命如此地輕蔑。這幾個病人都面對了另外一個人,但是,那個人卻不認為他的生命有任何價值。上帝怎麼能夠允許這樣的邪惡存在?

我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長大。我們遵守一些基督教的傳統。但是,我們從來不讀聖經,也從來沒有一起討論過什麼是福音。對我來說,做基督徒就是做好人。

那天,離開醫院後,我漫無目的的開了好幾個小時車。大概離我家有好幾百英哩路。最後,我將車子停在一座橫跨康奈迪克河的橋上。橋的四面都是山。10月的陽光在水面上將天空照得五彩繽紛。在我的下面,河水反映夕陽,好像光亮的金屬。

我的手緊握著橋上的欄桿,我朝著風,深深的吸口氣。我想感受什麼……卻毫無任何的感覺。我微微的張開口,想要禱告,但是,腦中卻一片空白。

我深深的感覺與上帝隔絕了。我覺得如果上帝曾經存在過,祂現在卻離棄了我。

從那時開始,我成了一個懷疑主義者。懷疑讓我覺得沒有希望。在沒有希望的狀態中,我完全的絕望。我幻想能有個永恆的睡眠,麻木,甚至滅絕。每天自殺的念頭不斷地出現在我的意念中。我幾次衝動地想再回到那個康奈迪克河上的橋那裡,跨過欄桿,跳入河中。但是,因為我愛我的丈夫司考特,所以,我每天還是回到家裡。

過了幾個月,司考特丟了工作。我還在為邪惡的問題掙扎,但是,司考特卻在困境中去教會找答案。他開始讀聖經,竟然接受了耶穌為他的救主。司考特邀請我與他一起去教會。我還在對上帝的失望中。當我最後為了妥協,與他去了教會時,教會裡的唱詩、崇拜儀式,都讓我感覺格格不入。他低頭禱告時,我睜著眼睛,想到的都是教會之外的事情。

又過了一陣子,我從急診室調到加護病房。在我的病人中有一位叫做榮諾。他是個中年人,卻得了心臟病。在心臟病發時,他的腦部因為極度缺氧而受損傷,必須靠人工呼吸器幫助。他可以睜開眼睛,但是,目光中毫無意識。他似乎對四周的環境沒有感覺。神經科醫生都說他不可能恢復。

榮諾的妻女每天在他的床邊禱告,求神蹟。他們無法接受他們所愛的,那位原來熱愛足球,經常歡笑的人,從此不再認識他們。

有天早上,加護病房裡傳出一個有點五音不全的歌聲。我轉頭看,發現榮諾的妻子在他的床邊歌唱。她還將他的手握在懷中。當我走向他們時,她展開了笑臉。“我昨晚不斷地禱告。今天,當我醒來時,我知道一切都要好轉。上帝告訴我,他會復原。”

我不得不羨慕她的信心與盼望。我兩者皆無。然而,她丈夫的症狀報告並沒有顯示一切都要好轉。

接下來的整個星期,她每天都會在床邊唱他們夫婦兩人都喜歡的歌曲。她大聲禱告。她也大聲的祝福所有在旁邊的人。我與同事們都盡量地隱藏我們的憂慮。我們彼此在目光的交流裡感覺,這真是令人傷心的愛情故事。

一天下午,她與女兒對著我大叫。我急忙到他們房間,心想不知要如何與他們對話。她告訴我說:“當我們叫他動動腳趾時,他的腳趾居然動了。”

我傾身過去,到榮諾的耳邊,叫他的名字,然後,我說:“動”。啥也沒動。我告訴她說:“很抱歉。看來,那只是本能的反應。”

她堅持說“不是這樣的。你看我。”她將手擺在他的肩膀,對著他的耳朵大聲喊叫,要他動動腳趾。他果然動了腳趾。

第二天,他轉動了頭,面對他們。然後,會按照指示眨眼。兩個星期後,他醒了過來。再過一個星期,他可以坐到輪椅上。

神經專科醫生起先認為他最好的情況就是,有時眼珠可以跟著活動的目標移動。沒有人預測到他的復原,醫學無法解釋這個現象。

 

承受我們的苦難

我想,我所看到的是個神蹟。但是,我還是在與上帝掙扎中。祂怎能一方面賜給人祝福,而另一方面,又允許苦難?

司考特鼓勵我讀聖經。我從福音書開始。然後讀《羅馬書》。那些熟悉的字句,因為我打開了心,讓我體認到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上帝的手筆。祂為我們承受的讓我感到窒息。祂親自面對破碎的心。祂也面對邪惡。祂甚至為了我們承受如此的苦難。

《羅馬書》5:6-8節,“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唯有基督在我們還做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上帝的愛在這幾節經文中向我們顯明了。因為,祂知道什麼是苦難。祂親身體會了苦難。

在我的絕望中,主為我架設了一個完美的畫架。基督叫拉撒路復活,使其他的人因此相信。祂為自己的榮耀救贖人的苦難——槍傷,悲哀,失業,甚至在橋上的絕望。祂每天像晚霞的色彩繽紛那樣祝福我們;但也在我們每口氣間可能會面對的掙扎中,祝福我們。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修殿節登山客發現稀有的山洞刻畫(漁夫)2017.05.05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5.05

 

今年初,在節慶期間去徒步登山的三位猶太青年,在一個山洞中發現第二聖殿期的石灰石刻畫,包括一個十字架及一個七根蠟燭的燭台(猶太人修殿節使用)。

當局將地點保密,以免聞者群至。

 

2016年12月在猶大低地的一個水池旁發現七枝燭台的石刻畫 (以色列古物署SaʽarGanor提供)

 

三位山洞探險者在一次徒步的探尋中,發現重大歷史意義的石壁刻畫。在最近猶太人慶祝修殿節(Hannukah)期間,三位年青人巴爾卡(Mickey Barkal),吉旺尼(SefiGivoni)和莫洛茲(IdoMeroz),到猶大低地(JeduanSpehpelah)的山洞去探尋搜索。

他們在一個山洞裡的水池旁發現一些石刻。其中有一個十字架,以及一個有七枝蠟燭的燭台(猶太人慶祝修殿節所使用的燭台)。他們立刻就體認到這些石刻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莫洛茲說:“就在我們準備離開時,我們突然注意到,這些石刻中似乎有一個是修殿節用的燭台刻畫。當我們體認到這可能是古舊的石刻畫時,我們感到非常興奮。這個刻畫的形象非常特別。我們離開後,馬上向以色列古物署通報了這個發現。”

歷史學家及考古學家都認定,這是在第二聖殿時期的刻畫,大約是公元前530年到公元70年間的事。

2016年12月,莫洛茲在一些山洞中發現的石壁刻畫前留影。(巴爾卡經以色列古物署提供)

以色列古物署亞實基倫地區考古學家葛諾爾(Sa’arGanor)說:“能夠發現燭台的石壁刻畫是非常罕見的,因此,這次的發現令人振奮,尤其在修殿節期間發現,更是證實在第二聖殿時期猶太人定居的所在地。這個燭台可能是在第二聖殿或巴科克巴時期(巴科克巴在公元132年帶領猶太人再次反叛羅馬的統治),在水池挖掘成功後刻畫在石壁上的。十字架則可能是第四世紀拜占庭時期的刻畫。”

2016年12月,在猶大低地一水池中發現的十字架石刻。(以色列古物署SaʽarGanor提供)

猶太人的燭台是記念在公元前165年,馬加比家族成功地推翻希臘西流古王朝統治後,清理修建聖殿的事蹟。在這一帶另外發現過兩個燭台刻畫。

以色列古物署拒絕公開這個山洞的準確位置,他們害怕聽到消息的群眾大批擁至,造成破壞。

葛諾爾說:“精確的追溯日期幾乎不可能。這不是陶器,所以不能用炭14的方法。”但是,在附近考古場所的發現,可以追溯到拜占庭時期。在那段時期,這一帶顯然有猶太人與基督徒混雜定居。

但是,為什麼他們要在一個很難到達的水池附近刻畫這些事物,目前還沒有答案。

葛諾爾說,由於這個水池非常難到達,而且刻畫的內部嵌有青銅,再加上這與附近地區歷史狀況符合,所以這些刻畫應該是真跡,而不是現代人仿造的。

以色列古物署已經開始對這些刻畫進行研究,希望能找出更多的解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昆蘭附近發現新的古卷洞穴(俞安至)2017.04.28

 

俞安至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4.28

 

希伯來大學考古隊在一個新的洞穴中,發現存放古卷的陶土瓶罐,但其中原存儲的古卷均已被盜,只殘存一件碎片。

考古學家細心的在昆蘭附近的Q12山洞中挖掘(Casey L. Olson and Oren Gutfeld, Hebrew University)

 

在將近70年後,希伯來大學的考古學者,再次發現了一個原存有古卷的洞穴。這個山洞被命名為Q12,是在昆蘭附近發現的第12個存有古卷的山洞。可惜的是,原存於這個山洞的古卷,已在20世紀中葉被盜一空。

由於在市場有人販賣被盜取的古卷,且在2016年夏天,在集林母山谷(Zeelim Valley)的骷髏洞(Cave of the Skull),當場抓到有人正在洞中偷竊。所以以色列古物署在11月宣佈,將在昆蘭附近發動大規模搜索計劃,希望可以找到尚未發現卻存有古卷的山洞。

這次的發現並沒有找到任何新的古卷。但是,考古學家在洞中找到至少七個儲存瓶罐,以及一頁殘存的古卷。這七個瓶罐與在其他昆蘭洞穴所發現的,是相同的樣式。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洞穴與其他11個洞穴都曾經藏有古卷,只是原來在這裡的古卷已經被盜竊了。

在這山洞中所發現的古卷殘頁以及其他一些有機的物品,經過化驗證實是公元第一世紀的遺物。另外,在山洞裡還有一個斧頭,應該是1940年代的物件,可能是阿拉伯貝都因人用來偷盜古卷使用的工具。

從瓶罐中找到的一古卷殘頁(Casey L. Olson and Oren Gutfeld, Hebrew University)

“這次的發現是60餘年來最接近發現新的古卷的一次考古挖掘。在此之前,一般公認的是,認為死海古卷只存在11個山洞之中。現在,毫無疑問的至少有12個山洞曾藏有古卷。”

在Q12山洞中所發現的破碎瓶罐殘片 (Casey L. Olson and Oren Gutfeld, Hebrew University)

最早的一批古卷是在1947年,以色列的學者在黑市從貝都因人的攤位購買到。隨後的數年,又再有一些古卷在當時屬約旦領土的西岸黑市出售。1967年以阿戰爭後,許多原收藏於東耶路撒冷洛克菲勒博物館的古卷,被轉藏於以色列博物館。

這些古卷總數在1,000份左右,都是在猶太人第二聖殿期間所存留的書卷。包括有歷史及猶太教的文件,其中大約1/4是希伯來聖經最早的抄本。另外還有1/4記載當年昆蘭社區的獨特哲理觀念。

這次的發現震撼了原有的觀點。由於發現了第12個山洞,還有沒有其他的山洞存有古卷,成了新的學術研討專題。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L) and Israeli Prime Minister Benjamin Netanyahu (R) listen to as Director of the Israel Museum James S. Snyder explains about the Dead Sea Scrolls, during their visit at the Shrine of the Book, at the Israel Museum in Jerusalem on March 21, 2013. Obama arrived in Israel yesterday for a 3-day official state visit to Israel and the Palestinian Territories. Photo by Amos Ben Gershom/GPO/FLASH90 

2013年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參觀死海古卷 (Amos Ben Gershom/GPO/Flash90)

在Q12所發現的古卷殘頁並沒有任何文字。此外,在這個洞中還發現了一個皮帶,可能是捆綁古卷用。其他的物件包括火石,箭頭,以及一個瑪瑙印鑑。

由於以色列古物署的計劃是要大規模的在昆蘭一帶,尋找是否還有新的古卷,希伯來大學的學者們相信,不久就會有類似的發現。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不公的判決(俞安至)2017.04.2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4.21

 

2013年巴基斯坦拉赫爾暴動的情形

 

巴基斯坦最大的兩個宗教暴動,法庭終於判決。但是,卻是完全相反的結果。

拉赫爾的反恐法庭判決42名基督徒有罪。因為在2015年,巴基斯坦的兩個基督教堂被投擲炸彈後,這42名基督徒上街遊行抗議。而一個月前,有關2013年在拉赫爾基督徒社區,因為謠傳有一個基督徒褻瀆穆罕默德,所引發的暴動而被捕的超過100名穆斯林,卻被判無罪。

2015年在兩個基督教教堂被炸之後,有兩個穆斯林嫌疑犯被殺死。事後,警方逮捕大約80名基督徒,控告他們謀殺及恐怖行為。這次被判有罪的42人約是當初被捕人數的一半。巴基斯坦天主教的“公義和平委員會”表示,他們對攻擊教堂的罪犯迄今未被處罰感到失望。

另外,2013年因為在基督徒社區放火,搶劫,焚毀超過100間房屋而被捕的112名穆斯林,卻被判無罪。承審法官巢德李阿扎母說:“控方所提證據無法證明被告的罪行。”

公義和平委員會總幹事希塞爾巢德李(Cecil Shane Chaudhry)表示,這個判決相當令人生氣。

“基本上, 法官的判決根本忽視所有的錄像、照片及文件所顯示,上千的穆斯林在基督徒社區搶奪與放火的證據。法官這麼做就是放任暴徒可以為所欲為。”

今年一月月巴基斯坦總理才公開宣佈要改善少數族群的生活。但是,二月法院的判決與總理所宣稱的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雖然巴基斯坦前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要求立法保護少數宗教群體,截至目前為止,立法機關沒有任何動作。而國會一方面將原本保留給婦女的席次從12席增至60席,但是對只有10席的少數宗教代表保留席次卻聞風未動。

國會最近通過一項新的法案,禁止凌虐或強迫改教,但是總理還沒有簽署這個法案。一般人對這個法案的前途也不怎麼樂觀。

巴基斯坦全國基督徒聯合會的主席威爾遜巢德李說:“目前就有禁止暴動的法律,但是,執法單位卻沒有去執行。即使去執行了,目擊證人都因怕受到報復而不敢指證。所以,問題的核心是如何執行法律。再加上警察受賄的文化,以及從穆斯林的角度看基督徒是‘不潔淨’的人等因素,都是造成今天情勢的原因。”

也就是說,即使在紙上立了法,在街上卻仍然無法。暴徒搶奪時,警察做壁上觀。為被指控褻瀆先知的基督徒辯護的律師 常常要在進法庭之前,面對數以百計的憤怒群眾。而任何人,甚至是高級官員,若是指責‘褻瀆法’,就可能被暗殺。從1990年起,極端分子在法庭聽證前,就暗殺了65名被指控褻瀆的人以及他們的律師。

由於在土地糾紛時,褻瀆法常被利用來挾制對方,最近巴基斯坦參議院人權委員會建議,對被控訴褻瀆的被告給予保釋的權利,同時要求低級警官不得審訊這類案件。但是,宗教事務部長穆罕默德尤素夫,否認這法律會有任何的改變,他說:“現在的民主政府會按照這個法律的精神,全面地執行。”

內政部長阿里可汗甚至宣稱,褻瀆法沒有歧視少數宗教團體,因為按照這個法律被起訴的3/4被告都是穆斯林。

巢德李對這個睜眼說的瞎話提出反駁:“基督徒僅佔全國人口1.6%,卻在被判違反褻瀆法有罪的人中,佔26%的比例。如果政府其他官員也持這種看法,我認為巴基斯坦基督徒的希望,已降到谷底。”

“敞開的門”在2017年最新的名單中,將巴基斯坦列為全世界第四個不合適基督徒居住的國家。基督徒在巴基斯坦80%是從事清潔打掃的勞力工人。

請為巴基斯坦的基督徒禱告,願公義在此國家得以伸張。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

以色列警方逮捕在聖殿山預備獻祭的祭司群(漁夫)2017.04.14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7.04.14

祭司們在示範逾越節獻祭之後,按照舊約向群眾祝福(2017年4月6日) (Alexander Fulbright/Times of Israel提供)

 

以色列警方在4月9日(星期日)逮捕了包括五個少年在內的一些基本教義派的猶太人。警方稱,這些人預備在逾越節,在聖殿山舉行獻祭儀式。

週四,4月6日,這些人在耶路撒冷老城猶太區,演練了宰殺獻祭用的羊。警方雖然讓這個演練的儀式順利進行,但是,多方的消息都認為,警察不會允許“真正”的逾越節獻祭儀式,於逾越節當天在有高度爭議性的聖殿山進行。

除了逮捕這群活躍份子,警方還持搜索令,進入極右派“回歸聖山”組織領袖莫里斯(Raphael Morris)父母親的家。

代表部分活躍份子的律師本基爾(Ben Gyir)譴責這次的逮捕行動,呼籲警方允許“信仰敬拜自由”。他說,警方的行動與實際情況 “違反比例原則”,因此,“以色列正在失去她的民主特徵。”

本基爾經常代表極右派,包括一些特意攻擊巴勒斯坦人與他們財產的暴力份子。

4月6日在耶路撒冷老城區所示範宰殺的羊。

“回歸聖山”組織的領袖莫里斯發表書面聲明稱:“以色列政府竟然以鐵腕來對待一些只是要恢復摩西五經中最重要教訓的人,實在令人不齒。”

4月6日晚上在舊城區和瓦會堂前的演練,吸引了約200人觀看,其中包括一位以色列國會議員。在宰殺獻祭的羊後,這些穿著白袍的祭司吹起銀的號角,把羊血灑在一個祭壇的模版上。然後,祭司們將羊剝皮,燒烤,分給參與的人食用。據稱,這是2000年來第一次在耶路撒冷城牆之內演練這樣的獻祭儀式。

過去10年,這個組織在耶路撒冷城外多次有過這樣的演練。

每年這個組織都會申請在聖殿山或附近,進行獻祭的儀式,但每年都被警方及法院駁回。

聖殿山是猶太教最神聖的地方,猶太人相信聖經記載的聖殿就在這個山崗上。穆斯林稱之為“神聖禁地”(Noble Sanctuary)。他們相信先知穆罕默德是在此升天的,是伊斯蘭第三尊貴的聖地。現在在此有阿克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

以色列在1967年的戰爭中奪回這個山崗,但是允許穆斯林繼續使用這個清真寺。

巴勒斯坦當局經常指控以色列試圖改變自1967年以來長期的共識。這個“共識”允許猶太人到聖殿山,但不允許在這山上禱告。以色列政府否認有改變的企圖。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