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職場生活與倫理

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30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6.30

圖1-by Cimberley-panda-1236875_1280

華人的特質

如果問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如何,我想,在沒有進行科學評量(註1)之前,不能太快下結論。

根據一般的觀察,普遍來說,華人教會“值得信任”(Trustworthy)的程度較高,但是“深具彈性特質”(Flexibility)較低;“核心文化”(Core)部分很高,“非核心文化”(Flex)部分較低。

圖2: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

根據《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的定義,核心文化部分是指不能改變,或是不易改變的文化特質(見圖,紫色區塊)。這可能是人的衣食住行、人的生活中,根深蒂固的部分。至於非核心文化部分,則是可以改變,或是人願意改變的(見圖,綠色區塊)。

參考圖1,可以發現,華人教會的核心文化部分很高,非核心文化部分較低。舉例來說,華人教會以華語為主要語言,不習慣使用其他語言;習慣吃中國食物,對其他食物接受度較低;歡迎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加入華人教會,但自己搬到新的環境時,仍不習慣參加其他文化的教會。

 

應發揮優點

這樣的特質,有什麼優、缺點?華人教會應該怎麼發揮特質中的優點?

首先,必須搞清一個問題:是不是文化智商越高越好?

答案是:並非如此。文化智商不能用來衡量一個種族文化的優秀與否。文化智商高,當然很好。但是文化智商較低,不表示文化素質不優秀。沒有一種種族文化是完美的。

正如《馬太福音》25:14-30中,耶穌的比喻:主人按著僕人的才幹,給他們不同數額的銀子。按自己的能力,有的僕人賺回來5千,有的賺回2千。然而主人給兩人的誇獎是一樣的。

圖3-by moerschy-money-742052_1280

同樣的,上帝給華人教會的先天文化智商,不是要我們用來針砭自己的。祂使華人文化“值得信任”的程度較高,那麼,我們就應該發揮這個優點。

可以從哪些方面著手呢?

 

首先傳華人

華人教會的值得信任程度較高,即,會用心保守核心文化,核心價值觀不會隨意改變。換句話說,華人不容易信耶穌,但是信主之後,比較能持守信仰。

華人基督徒不太主動接觸其他種族文化的未信主之人,但是很樂意去接觸未信主的華人。這是一個有趣的特點,同時也符合傳福音要傳遍地極的大使命。原因很簡單,因為華人佔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華語族群是世界最大的種族文化群體。

因此傳福音給華人深具重要性。

其實猶太人跟華人有點相似。《使徒行傳》11:19-20提到:“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塞浦路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 但內中有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

這些門徒,只專注傳福音給猶太人。這麼說來,猶太人跟華人很像囉!華人首先專注傳福音給華人,是發揮了華人的文化特質,因為華人基督徒是最可以直接傳福音給未信主的華人的。

《使徒行傳》11:19-20也說到,另一群有其他文化背景的門徒,則向非猶太人傳福音。這群有其他文化背景的門徒,很可能也是猶太人。因此,華人基督徒仍然有傳福音給其他種族文化的使命。傳福音的對象,不論是華人或是非華人,都很重要。

COCM(Chinese Overseas Christian Mission)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筆者在波士頓地區牧會,教會中每年都有基督徒參加英國COCM的短宣,因為英國有許多中國留學生和工作的人。

圖4-基督教華僑佈道會

COCM的中文名是“基督教華僑佈道會”,使命是“與志同道合的教會和福音機構攜手合作:

“向全歐各地華人傳福音。裝備和訓練信徒在基督裡成長,參與當地教會的服事,在有需要之處作主的僕人。鼓勵和支援教會及差傳的領袖,在宣教事工上互為夥伴,向歐洲和歐洲以外地區的近文化和跨文化的群體傳遞救恩。”(註2)

也就是說,COCM傳福音的首要對象是全歐各地華人。這是COCM的使命。他們發揮了華人文化中的優點。但是,COCM同時又顧及其他種族文化的福音需要,因此“鼓勵和支援教會及差傳的領袖,在宣教事工上互為夥伴,向歐洲和歐洲以外地區的近文化和跨文化的群體傳遞救恩。”

即使不是華人,同樣也是我們傳福音的對象。

 

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較低

如何才能向非華人傳福音呢?

其實我們都有對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傳福音的胸襟,也願意支持宣教士向外族傳福音。我們的實際困難是:我們真的不習慣,也不知道怎麼開始。要跨出第一步,似乎太困難!

這表示,我們華人向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傳福音的文化智商驅動力(CQ Drive)較低。什麼是文化智商驅使力呢?就是適應跨文化的興趣和動力。

換句話說,我們華人對跨文化沒有很高的興趣和原發性的動力。這是一種天生比較被動的特質。不過,有這樣的特質,我們也不必太悲觀。從正面的角度想,這表示我們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特別是在非核心文化部分,我們華人教會可以進行一些嘗試。

 

可以怎麼做?

我們可以調整福音策略:

1. 增進容易提高的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

2. 給予自己小小的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

3. 擬出簡易的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

4. 執行可行的、具體的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

 

先跨一小步

舉例來說,若是我們想跟柬埔寨人傳福音,可以這樣開始:

  • 去柬埔寨餐館吃飯。
  • 到柬埔寨人開的理髮店剪髮。
  • 去柬埔寨超市買東西。
  • 上網看與柬埔寨相關的影片
  • 上網學3-5句柬埔寨問候語,和10個柬埔寨單字發音。

圖5-by TheJadedEye-haircut-1007891.R30

在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方面做出努力之後,繼而我們可以有文化智商策略和文化智商行動。例如:

  • 和柬埔寨的高中生、大學生接觸,建立關係,然後向他們及其家人傳福音(策略)。
  • 邀請柬埔寨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參加我們孩子主辦的派對(行動)。
  • 在派對中,告訴前來的柬埔寨的學生,我們對柬埔寨的文化有興趣,並講述我們去餐廳、理髮店和超市的經歷(行動)。
  • 邀請他們到教會,參加我們的新朋友聚會。在聚會的房間,佈置柬埔寨的國旗、柬埔寨的地圖海報,和柬埔寨語的“歡迎你”大字報(策略+行動)。
  • 用學到的柬埔寨語的“你好嗎?”,真心問候他們(行動)。
  • 去柬埔寨的超市買柬埔寨的點心,或請會做柬埔寨點心的弟兄姊妹幫忙做(行動)。
  • 邀請他們下一次再來參加團契活動(策略+行動)。

 

留下的痕跡

瞭解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對於華人教會傳福音是非常重要的。正如定期的身體檢查,對於維持人的健康一樣重要。

當身體健康檢查報告出來時,醫生可以做出對病人最好,也最貼切的建議——不論是食物的攝取、維生素的補充,或是運動量。

同樣的,有了對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的基本瞭解,我們可以擬出最好的文化智商策略,然後調整行為,把資源和時間,運用到最好、最需要,也最貼切的福音行動上。

換句話說,瞭解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可以幫助我們華人教會三方面的工作:瞭解自己傳福音的特質,發揮自己傳福音的優點,尋求傳福音的進步空間。

擬定傳福音策略和行動之前,需要先調整我們的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

改變文化智商的原則,是小而美。文化智商的進步不可能一步登天。文化的養成需經年累月,同樣的,文化智商的進步也要慢慢進行。我們只要跨出改變文化智商的一小步,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我們就可以有很大的突破。一次一小步,即可以看見每一個腳步所留下的痕跡。

 

註:

1. 一般來說,目前有兩種評量文化智商的方式:第一種方式是自我評量,例如立維摩(David Livermore)文化智商評量方法。讀者可以用以下的網址進行評量http://cq-portal.com/v7/cqdifference/index.php

第二種方式是請別人幫忙,對自己進行評量,例如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文化智商評量方法。讀者可以使用http://commonpurpose.org/media/2500/8poles_v3.pdf

2. http://www.cocm.org.uk/tc/mission_statement

 

作者現任美國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牧師。

 

【討論】

請參照本文作者的例子,提出一個小小的,為期1-3個月,小組/團契可以共同執行的福音策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呼喚高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29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6.29

圖1-by Dielmann-abdulrasheed-480909_1280

中國不出產?

印度裔在跨國公司中,擔任高階主管的比例相當高(註1)。

2014年2月美國《華爾街日報》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對此有專題討論(註2),題目是《為何中國無法對外輸出世界級的執行長?》(Why China Doesn’t Export World-Class CEOs?)。

文中指出,不僅微軟(Microsoft)的執行長,連百事可樂(PepsiCo Inc.)總裁、萬事達信用卡(MasterCard Inc.)總裁,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總裁,都是印度裔出任。

為了研究這個問題,我設計了一個簡單的問卷,找了一些美國朋友(他們或從事科技行業,或為醫生、牧師等),做了一個調查。

調查結果讓我有些訝異——他們不約而同地得出和《華爾街日報》相同的結論,即:印度裔在英文,以及熟悉西方主流文化這兩方面,遠勝華裔菁英。換句話說,印度裔菁英的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較我們華裔的高出許多。

 

放棄原文化?

較高的文化智商,是否更多放棄了自己原有的文化?

很多人注意到,印度裔並非完全西化、不保留印度文化。從他們的宗教、語言、衣著、飲食和家庭生活等等,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印度裔大量保留了自己的文化。

可見,較高的文化智商,並不意味完全放棄自己的文化。保留自己文化的核心部分,對非核心部分保持彈性,乃是較高的文化智商的特點。

 

核心、非核心

《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給出了“核心文化部分”和“非核心文化部分”的定義(註3)。

核心文化部分(Core),是指不能改變,或是不易改變的文化特質(圖1,紫色的區塊)。這可能是人的衣食住行、人的生活中,根深蒂固的部分。至於非核心文化部分(Flex),則是可以改變,或是人願意改變的(綠色的區塊)。

圖2-圖1 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

圖3-圖2-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

信任與彈性

米德爾頓提出兩種極端不同的文化智商。圖2上排右邊顯示,這類人,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大,非核心文化部分極少,甚至幾乎沒有。

米德爾頓的祖父母就屬於這類型。他們住在英國鄉村,習慣於自己的生活模式。飲食、起居和思想都是固定的型態,鮮少能接受新的文化事物。

相反的,圖2上排左邊的人,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小、非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大。這樣的人,可以任意接受、隨時加入外來的文化。

米德爾頓說,許多推銷人員就是這樣的,充滿了彈性,幾乎沒有底線地接受新的事物。這看起來好像就是所謂的高文化智商(High CQ),但實際上,因為值得信任的程度太低,並不屬於真正的高文化智商。他們太有彈性——今天接受的事情,到了明天就可能改變——以至於無法令人信任,

米德爾頓認為,高文化智商兼有“值得信任”(Trustworthy)和“深具彈性”(Flexibility)兩種特質。圖2中的下面一排,中間的幾種型態,幾乎都有一半的紫色和一半的綠色,即屬於此。

她舉例:當她出差到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時,她可以入境隨俗,戴上伊斯蘭教女人的蒙面頭紗。對當地的阿拉伯女人來說,戴蒙面頭紗是她們的核心文化部分。對米德爾頓來說,卻是非核心文化部分。因為她願意蒙頭,她受到了許多當地女人的認同,開始互相瞭解、互相接納。

 

傳福音需要

身為華人基督徒,如果要向其他族裔、文化宣教,需要有高文化智商,需要“值得信任”和“深具彈性”這兩種特質。我們要學習如何增加我們的非核心文化部分,接納宣教對象的核心文化部分。如此,我們和對方深入探討福音本質時,不會因為無法互相信任,而產生太大的障礙。

 

註:

1.Why Microsoft and Everyone Else Loves Indian CEOs,http://www.bloombergview.com/articles/2014-02-05/why-microsoft-and-everyone-else-loves-indian-ceos

2.Why China Doesn’t Export World-Class CEOs? http://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02303532704579478541556310068

3.http://commonpurpose.org/biographies/julia-middleton/

 

作者現任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堂牧師。

 

【討論】

按照圖一畫一個你自己的“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比例圖,解釋說明,並思考有什麼可以提高的地方。

再畫一個你打算傳福音對象的“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比例圖,說明對方的核心文化是什麼。你有何對策或困難。請小組成員為你禱告。

這個練習也可改為溝通對象,如教會青少年、兒女、配偶、老闆等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從印度裔執行長反思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28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舉目》官網2016.06.28

LE WEB PARIS 2013 - CONFERENCES - PLENARY 1 - SATYA NADELLA

大學很重視

“跨文化”是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中,很重要的觀念。

“跨文化”也是現在很流行的詞。

舉例來說,現今美國大學教育很強調“跨文化”的元素。我家有3個孩子,在2010年到2015年之間申請大學。

這段期間,許多大學寄來精美簡介,幾乎每所大學都強調其學生具有種族多元性,國際學生的比例適中,以及課程設計裡有國際交換學習等等。

申請大學的學生,包括我家的孩子,當然也得“跟上潮流”。申請履歷和論文中,總要強調自己擁有國際視野和寬廣的世界觀,最好再附上出國當過志工的經歷。

 

職場必考察

“跨文化”的觀念,不只影響美國的大學教育,也影響了職場。

“跨文化”能力,近年成了美國公司(特別是擁有國際市場的)員工能否升任主管的重要條件。

公司考慮是否將某人升為主管時,會很自然地考慮,此人能不能和公司中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客戶、同事相處,能否精確理解他人所要表達的,並能適切地回應,做出正確的決策。

 

印度裔出任

2014年2月,微軟的執行長一職,由印度裔的納德拉(Satya Nadella)擔任,引起科技業注目。

許多華人納悶,為什麼美國公司裡印度人主管的比例,要高過我們華人許多(註1)?是我們的工作能力不足嗎?還是我們的英文程度差呢?如果說印度人優秀,那印度人好在哪裡?

有人說,印度人的英文雖然有口音,但是英文普遍比我們華人好。真是這樣嗎?有沒有人想過,英文雖是很重要的因素,但是我們華人生在美國的兒女,也就是所謂的ABC,和ABI(在美國出生的印度裔第二代)相比, ABI擔任主管比例仍然高過ABC(註2),情形跟上一代差不多。

這樣說來英文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因為第二代華人的英文並沒有障礙。如果英文不是問題,那麼會不會跟文化智商有關係呢?

我覺得,這和文化智商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文化智商高的人,在現今國際化競爭的工作環境中,比較容易出類拔萃。當然,良好的英文聽說讀寫能力很重要,但良好的英文能力不代表有“跨文化”的能力。進一步,“跨文化”的能力很重要,但是單單有“跨文化”的能力,也不代表文化智商高。

有趣的是,再仔細觀察,文化智商高的人,通常擁有較高的“跨文化”能力,同時也具有良好的英文能力。

圖2-8306-by tpsdave-parachutes-108883_1280

什麼是高文化智商

倫敦非營利機構Common Purpose的創辦人,也是《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說:

“文化智商是指跨越界線,並且在不同文化中茁壯發展的能力。這是從我爸爸的經歷啟發我的。他因工作,常常飛國外。他發現飛機上載滿各行領袖人物,其中大多數人,因為到過許多地方,就自認很有國際觀。

“我爸爸把他們叫做‘飛屍’(flying dead),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瞭解自己所到的地方,只會用飛行里程數,來量化文化智商。”

“文化智商是成功的關鍵,無論要成為成功的領導者,還是成功的文化、城市、國家,都需要具備文化智商。因此文化智商意味著必須開放,拒絕在自己的文化中固步自封。同時間相信其他文化會增強自己的文化,而非削弱。並且願意用所有機會,無論好壞,藉此提高自己的文化智商。” (註3)

 

如何提高呢

那麼誰擁有較高的文化智商呢?我的博士班教授約翰遜(Dr. Todd Johnson)和我的同學們,都驚訝地發現,我們的文化智商實際測量分數比自己以為的低。

圖3-CSGC-dr-johnson-presentation

約翰遜教授是全球知名的基督教研究學者。我也在美國和台灣的跨國知名大公司,如微軟公司和甲骨文任過職,現任牧師。我們發現,學歷高、工作經歷好和教會服事多,並不代表我們的文化智商高。

那麼如何才能提升文化智商呢?

立維摩(David Livermore)是文化智商專家,曾任教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他提出,從以下4個層面提升文化智商: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和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

圖4-David Livermore-maxresdefault

  • 文化智商驅使力,是適應跨文化的濃厚興趣和動力。
  • 文化智商知識,是文化相似性與差異性方面的知識和理解能力。
  • 文化智商策略,是在瞭解文化的基礎上,有意識的規劃能力。
  • 文化智商行動,是在面對不同文化時,採納或不採納該文化的行動能力。

他的研究,顯然可以幫助我們基督徒增加傳福音的能力,尤其是跨文化的傳福音。 

 

註:

1.《印度人已统治硅谷:三分之一公司由印度裔领导》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012664-1.shtml

2. 這是普遍現象。近來有許多文章討論美國的印度主管,如Why Microsoft and Everyone Else Loves Indians CEOs http://www.bloombergview.com/articles/2014-02-05/why-microsoft-and-everyone-else-loves-indian-ceos

3. 李雅筑《跨國工作能力的關鍵!你有“文化智商”嗎?》,《遠見雜誌》2014年8月。http://www.gvm.com.tw/webonly_content_3147_2.html

作者擔任美國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牧師。

【分享】:請自我評估,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和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中,那樣是你的長處?如何自我成長,或在小組中彼此協助,使四項平均發展?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文化智商與基督特質(鍾興政)2016.06.27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舉目》官網2016.06.27

圖1-by LoSchmi-graffiti-429318_1280

基督徒需要瞭解文化智商(Cultural Intelligence,簡稱CQ)嗎?基督徒領袖應該從文化智商的角度,思考如何調整傳福音的策略嗎?

 

CQ是什麼?

文化智商近年來受到各界的重視。文化智商是什麼?根據維基百科:

“文化智商可以被定義為一種跨文化的理解和有效的工作能力……這個詞最早源自Soon Ang與Linn Van Dyne兩位教授的研究。”(註1)

台灣近年來對文化智商也有諸多討論。

網路作家張苡絃,用文化智商檢討了台灣深層的種族與文化歧視問題。她提出了文化智商的定義是“測量一個人在不同國家、不同民俗與不同組織文化中,能否有效運作的能力”(註2)、“文化智商是能夠跨越界限,在不同文化中茁壯發展的能力。”(註3)(註4)

圖2-張苡絃- 取自張苡絃臉書

為何很重要?

除了IQ、EQ之外,CQ亦被視為全球化時代的必要能力。文化智商強調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力”與“適應力”。文化智商為什麼這麼重要呢? 

圖3-DThomas 2010

大衛.湯瑪斯(David C. Thomas)在他的《CQ文化智商》著作中說,具有高文化智商的人,會有以下的表現(註5):

1. 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文化所表現的差異。

2. 可以從個人經驗、閱讀心得中,舉出文化差異的案例。

3. 喜歡和來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談。

4. 有能力精確地瞭解來自他文化的人的感受。

5. 能夠試著從異文化者的觀點來看事情,藉此瞭解對方。

6. 可以改變自己的行為,以適應不同的文化情境和人。

7. 可以接受延遲,不會因此生氣。

8. 在和異文化的人互動時,很清楚自己運用了哪些文化知識。

9. 可以想到很多文化對自己及異文化者的行為所造成的影響。

10. 在不同文化的情境中,或與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相處時,很清楚自己需要謀定而動。

 

兩者的比較

本文伊始,我問:“基督徒領袖可以從文化智商的角度,思考如何調整傳福音的策略嗎?”筆者所說的基督徒領袖是指誰呢?

歐格理牧師(Greg Ogden)在《合神心意的領袖》一書中說,基督徒領袖的定義是:“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所以,我們說的基督徒領袖,就不只是指教會的長老或牧師,而是包括了所有“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

如果拿大衛.湯瑪斯列舉的10項高CQ特質,和基督的樣式比較,我們會發現,其實這些特質,都是21世紀的基督徒領袖應有的基督樣式。

讓我們從《腓立比書》出發,進一步探討這個問題。

《腓立比書》2:1-8論到基督耶穌,是這麼說的:

“所以,在基督裡若有什麼勸勉,愛心有什麼安慰,聖靈有什麼交通,心中有什麼慈悲憐憫,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

“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祂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如果總結一下,《腓立比書》2:1-8裡像基督的特質有:慈悲憐憫、安慰勸勉、喜樂、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看重別人,謙卑虛己、顧別人的事等等。就此和大衛.湯瑪斯的特質比較一下:

 

奇妙相似性

大衛.湯瑪斯10項高CQ特質 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的特質(《腓》2:1-8)
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文化所表現的差異。 注意到教會會友和教會以外的族群的差異(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可以從個人經驗、閱讀心得中,舉出文化差異的案例。 可以清楚敘說教會會友的世界觀和福音對象的世界觀的差別,並且可以舉出實例(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喜歡和來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談。 主動接觸福音對象,與之交流(基督裏勸勉、愛心安慰)。
有能力精確地瞭解來自他文化的人的感受。 和福音對象談話時,能明白對方的感受(聖靈交通、心中慈悲憐憫)。
能夠試著從異文化者的觀點來看事情,藉此瞭解對方。 和福音對象談話時,如果有不同觀點,能從對方角度來理解(存心謙卑)。
可以改變自己的行為,以適應不同的文化情境和人。 若和福音對象溝通有困難,會改變自己,例如,學習其他語言(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
可以接受延遲,不會因此生氣。 面對延遲可以處之泰然,例如福音對象不守時等(自己卑微、存心順服)。
在和異文化的人互動時,很清楚自己運用了哪些文化知識。 傳福音時,清楚知道哪些是基督福音的核心真理,哪些是文化方面的交流(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即“在真理上描述清晰並清楚界限,在文化差異上彼此接納”。編注) 
可以想到很多文化對自己以及異文化者的行為造成的影響。 能敏銳察覺自己和福音對象的內心感受,不停留在表面禮儀或客氣的層面(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在不同文化的情境中,或與不同文化的人相處時,很清楚自己需要謀定而動。 面對福音對象,有具體的主動的行動,像基督道成肉身來到世界一樣(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

 

看了以上的對比,我能肯定地這樣說:

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必定擁有較高的文化智商。而“基督徒領袖若是可以從文化智商中學習看到自己的優點和缺點,進而調整傳福音策略,這對21世紀的福音工作和上帝國的拓展,應該是一項重要的助力。 

 

註: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intelligence 2015/6/17

2. 參 P. Christopher Earley, Soon Ang (Author), Cultural Intelligence: Individual Interactions Across Cultures, (Stanford Business Books, 2003).

3. 參《全球化新時代,需要「文化智商」》,狄雨霏對朱莉婭·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的採訪稿。2014年7月14日。http://cn.nytimes.com/culture/20140714/c14middletonqa/zh-hant/

4. 編者在發稿前,曾與張苡絃聯絡,確認以下報導中所謂“收集許多學者的說法”,是分別引用自上述註2與註3的來源。《「聽過CQ文化智商嗎?」張苡絃:國際觀還有更重要的》,ETtoday東森新聞雲,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422/496487.htm#ixzz4CRbwYlnQ。  

5. 《CQ文化智商:全球化的人生、跨文化的職場──在地球村生活與工作的關鍵能力》 ,大衛.湯瑪斯(David C. Thomas)、克爾.印可森(Kerr Inkson)著,吳書榆譯

 

作者現任美國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牧師。

【討論】:對於作者提出將大衛.湯瑪斯的 “ 10項高CQ特質 ” 與 《腓》2:1-8 中 “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的特質” 的對照比較,提出你的評論、啟發或聯想應用。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教會內外兩張皮?

本文原刊於《舉目》71期。

陶婷婷

BH71-19-6904-DSC_0390_By imelenchon R690

一次,主日學下課後,我在教室裡掃地。媽媽看見了,回家後對我說:“你可從來沒在家裡掃過地。”雖然她說這話帶著慈愛,卻引起了我的思考:我的信仰脫離了我的日常生活嗎?教會服事,和我的家庭、工作,有沒有全然不相干?

於是我學著讓信仰進入生活。

我是職場經理人、妻子和媽媽,那麼我要做好上帝為我安排的這些職分。我給自己的生活排列了4個層次:

第一個層次, 就是親近上帝。不僅僅在教會聽道,而且每天要堅持讀經、禱告、默想、等候上帝。這是我們基督徒生命的根基,也是我們走天國之路的起點。

第二個層次就是家庭。上帝讓我們在家裡學習愛和包容。經營出上帝喜悅的家,需要花費非常多的心思,甚至超過工作和服事,但這就是上帝交給我們的功課。如果我們對丈夫、孩子不管不顧,對父母不冷不熱,卻每天求上帝讓丈夫信主、孩子聽話,上帝會垂聽嗎?

第三個層次,就是工作。我們需要努力工作養家,也要在職場榮耀上帝、傳播福音。如果我們沒有條件到陌生人中發傳單、到異地宣教,我們可以在朋友或同事聚餐、出遊時,將福音傳出去。

我今年和供應商有一個合作項目,對方有4個項目組成員。我利用各種機會,不斷地將上帝的話語,和基督徒的見證,講給他們。後來有3個人做了決志禱告,其中一個還帶著太太一起受洗。

我這兩年也在香港中文大學讀EMBA,同學都是企業家、高級經理。直接講罪人和救贖非常困難,我就時不時邀請他們參加聖誕晚會、企業家聯歡會,定期給他們發福音短信,送好書,或者聚餐的時候講講見證。現在也許看不出效果,但我相信,我們撒下種子,上帝會負責收割。

第四個層次,就是教會的服事。對有家庭、有工作的基督徒來說,教會的服事不可貪多,也要適合自己的時間分配和生活安排。比如我選擇當主日學老師(我的孩子也在主日學),這個服事讓我的生活和時間都很平衡。服事不能用工作量評估,要依靠上帝的帶領,而不是別人的贊美和鼓勵。

上面的4個層次,對我而言是恰當的。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情況排列次序,但親近上帝一定是第一位。因為主耶穌告訴我們: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親近上帝。我們要學習馬利亞,選擇那上好的福分(參《路》10:42)。

給自己排列生活優先次序的好處是,當事情太多,發生衝突時,我們知道先選哪個。當我們軟弱、抱怨的時候,可以審視一下自己的生活次序。比如,當你將家庭放在前面,在工作上就要學會取捨——你的同事比你晉升得快,你不要嫉妒,因為你沒有像他那樣付出那麼多。當你將工作放在第一位的時候,你就不要因為後院起火而惱怒。當你將親近上帝放在教會服事的後面,就不要因為筋疲力盡而急躁焦慮,因為你未能從上帝那裡支取源源不斷的力量。

願每一個基督徒都能把信仰落實到生活中, 而不是教會內外“兩張皮”。

作者來自深圳,在一家大型企業從事科技管理工作,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碩士在讀。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跨洋大搬家

徐建紅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BH70-26-7486-圖1-談妮攝-P1010657-R W700 官网 r

引言

新民在《舉目》第60期上的《職場上也能事奉上帝嗎?》(http://behold.oc.org/?p=8451)一文中,論證了基督徒完全能夠在職場上事奉上帝。這也是我自己信主20年的生命經歷:基督徒的確能夠在職場上事奉上帝,而且可以成為有力的見證,成為傳播福音的有效管道。

1994年,我在英國信主。1997年,我進入一家石油信息公司工作,直到現在。不過,因為工作需要,先後有過幾次大的調動——2004年從英國調到美國,2009年調回中國,2012年又回到美國。如何在職場為上帝作見證?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和體會。

公開身份

使徒彼得清楚指明 :“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所以無論何時何地,我們都要明確自己的寶貴身份。

在合適的條件下,我們也應該讓同事、上級,瞭解我們的信仰,讓他們知道,因為信仰,有些事是我們必須做的。比如,主日崇拜是我們必須參加的,所以工作儘量不要安排在主日上午。

這在中國國內很有必要,因為政府常常調整工作日,以便民眾休長假,於是有時週日就成為工作日。如果你不能讓你的同事和上級瞭解你的信仰,你就很難把週日分別為聖,去教會做禮拜。

當他們明白你的信仰後,他們同時也能理解了,為什麼有些事是你不能做、也不會去做的。比如,有一年聖誕節,我們公司去南方開年會。接待方按照慣例,安排了足浴。對於我們國外來的客人,接待方特別安排了單人單間小姐按摩,並且囑咐我們要盡興。

對此,我告訴接待方,我可以和大家一起足浴,但一定要在開放的大廳裡,避免與異性單獨相處。因為人是非常軟弱的,很難抗拒誘惑。 聖經告訴我們,“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凶惡”(《太》6:13)。抵抗不了誘惑時,最好的辦法,就是如聖經中的約瑟一樣逃離。

待下謙卑

我們要謙卑,嚴於律己,和睦待人。具體到職場,要謙卑地對待同事,特別是下級,同時要尊重領導。

有一次回到北京開公司年會,我給自己倒茶水,當地的一位負責人連忙制止我們,說:“不要自己倒,讓他們來倒!”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連倒水這樣簡單的事,還要別人做呢?負責人解釋,在中國的文化中,你是客人,就應該被服侍。而且中國人觀念中,等級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下級理所應當服侍上級。

後來我主持北京公司工作時,我特別想要扭轉這種觀念,代之以人人平等。我相信,雖然有上下級關係,但大家都是做工的,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所以,我堅持低調但熱情地待人,不僅在工作上幫助員工,而且在生活上關心他們,讓他們對公司產生家的感覺。員工家裡有困難了,如果他們願意,我就為他們禱告,並且從經濟上接濟他。

如此,我與員工的關係就平等了,親近了,公司裡的氣氛就和諧了。慢慢地,有的年輕人願意來參加查經小組,最後去教會尋求真理。

對上服從

尊重領導,服從安排,兢兢業業作事,是謙卑、順服的另外一個方面。

我在1997年博士畢業時,進入這家公司。開始時,只有老闆和我,以及另外一個同事。因為公司處於創業初期,有很多瑣碎的事需要我們自己做。我是3個人中資歷最淺的,所以我就承擔了許多基礎性工作,包括非專業的服務性工作。

後來,隨著公司發展、業務擴大、人員增加,我的工作內容和職責,也不斷改變。甚至連工作地點,也幾經變遷,從不同的城市,到不同的國家……

每一次,我都願意聽從公司的安排,因為我相信上帝有計劃。確實,每一次大的遷移,都使我和家人更親近上帝、依靠上帝、生命成長——在英國,我們認識了主耶穌。在美國,我們全家受洗,並且參加了短宣。短宣讓我們瞭解了中國對福音的需要,為我們回中國做了心理上的準備。回到中國後,雖然外部屬靈環境不如美國,但是我們跟宣教士有了近距離接觸,並因此開始系統地學習神學……

我們種種的經歷,都見證了《羅馬書》8:28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得益處,就是與上帝親近,更深經歷上帝,更多信靠上帝。

凡事謝恩

在職場上難免有不如意的事情發生,包括工作量太大,加班太多,工資、獎金太少,被領導或者同事誤解,甚至調動工作等等。遇到這樣的事情,該以怎樣的心態處理?

這些問題我都遇到過。起初,我煩躁、抱怨、生氣、想跳槽。隨著生命成長,我慢慢學會凡事謝恩,並且思考:上帝要藉著這件事,啟示我什麼?因為上帝給我們的命令就是:“要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帖前》5:16-18)。

就拿我們3次大規模跨洋遷移的工作調動來說,每一次對我們全家都是巨大的震盪。然而每一次,我們都經歷了上帝豐盛的恩典。

2004年,從英國搬到美國德州。當時我們已經在英國生活了11個年頭,買的房子,經過5年的不斷整修,已經從一個破舊的房屋,變成舒服的家。孩子在一所著名的高中裡,很受老師、同學的喜愛。太太在一所學校裡工作,也很習慣。

公司因為戰略重點的調整,需要我到美國去。怎麼辦?我們曾經考慮,是否只我一個人搬到美國,家仍然保留在英國。然而,我們知道,作為基督徒,家庭的完整和和諧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全家一起搬到美國去。

來到德州,我們面對了幾大考驗。第一是,德州氣候與英國截然不同。英國是北方(北緯51度),常年涼爽,而德州是美國南方(北緯29度),以濕熱為特點。記得2004年8月2號早上,我們從倫敦出發,穿著毛衣。可是到達德州的休斯頓市時,當地氣溫是華氏102度(攝氏38度)。從機場出來,外面的熱浪差點把我們推回機場大廳。

第二個考驗是交通。英國的公共交通非常發達,很多地方走路也方便。然而到了德州,就不一樣了,汽車是必須的,就連買醬油、醋,都需要開車。沒有車等於沒有腿。我太太楞是在家窩居了3個月,最後不得已還是被迫學車。

第三個挑戰,是孩子所受的挑戰,也是我們家最大的挑戰。孩子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一切要從頭開始。特別是過去的朋友圈子沒有了,要重新交友。而且,學習壓力也大。我女兒在英國讀完了9年級,美國學校安排孩子直接進入10年級。由於美國9年級上的一些課,英國9年級沒有上,孩子只好在家補課,壓力非常大。

讓我們感恩的是,到休斯頓的第二個星期天,我們就去了福遍中國教會。在這個教會裡,我們全家都得到屬靈的餵養,生命有了巨大的長進。孩子也堅定了信心,成為了學生團契的領導。這個屬靈的基礎,保守她一直持守信仰,在大學期間也成為教會的骨幹,大學畢業後依舊如此。

第二次大的變遷,是2009年初回到中國。這是我們出國16年後,第一次長期回國內生活。我們已經習慣了西方的生活,特別是德州相當舒適的生活方式。然而經過禱告,我們毅然把房子、車子在一個月之內賣掉。

搬到北京後,很多地方不適應:天氣,空氣,房子,交通……但我們靠主過得勝的生活。通過在北京教會的服事、參與母會的短宣,和神學課程的學習,我們夫婦對上帝有了更多的信靠。特別是我太太生病以來,我們學習全然依靠上帝戰勝疾病。

不斷禱告

聖經教導我們要“不住地禱告”(《帖前》5:17),又要我們“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弗》6:18)。

在我遇到不順心的事情時,馬上為自己禱告,總能使我平靜下來。我有兩個同事,幾次讓我生氣。每遇到這種情況,我就儘快把自己關在辦公室裡,閉上眼,默默向上帝祈禱。非常神奇的是,每次我都很快從激動的情緒中平靜下來,饒恕對方。

為同事禱告,也是見證上帝的大能的好機會。一個同事母親得了急病。我問他,要不要我為他和母親禱告?他說要。於是我就把他帶到我的辦公室,關上門,為他禱告。他很激動,也很感激。我也把身上的一些現金給了他,幫助他急用。

另一個同事,多次為交女朋友的事受挫。我們夫妻就邀請他來我們家的小組,為他禱告,也幫他介紹女朋友。2010年年初,我們決定,這一年重點為他的愛情禱告。當年他就認識了一個女孩,結婚了。現在他們生活得非常幸福。

我的領導的親戚患病,需要手術,他很著急。我主動告訴他,我可以為他的親戚禱告。他欣然同意。後來手術、化療都很順利。

我們公司員工一起去春遊,有同事提議我禱告。看得出來,同事都認同我的信仰。

努力實踐BH70-26-7486-圖2-Dorcas攝-Devil's Lake State Park 3.0-BH70 R W700 官網

保羅提醒我們:“……要被聖靈充滿。”(《弗》5:18)“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這樣的事沒有律法禁止。”(《加》5:22)

在生活中努力實踐聖靈充滿的這九個方面,不僅自己的生命有意義,別人看到了,也就知道你是不一樣的。在過去幾年裡,房價飛漲,物價高攀,環境污染,生活壓力越來越大。很多人內心惶惶,而我和太太則很平靜。我的同事都說,我們與眾不同,就是因為我們是信靠上帝的。

我們在北京的居住條件,比在國外時差了許多,住房、交通都不能相比。然而特別讓我們感恩的是,我們公寓所在的地點,進出都很方便,可以步行去上班。當我們從正面看事情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努力實踐聖靈充滿的生活,讓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成為我們的生活形態。

作者來自湖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居美國德州,從事技術及管理工作。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職場生活與倫理

良人馨香的花園

王鷗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良人馨香       追憶我在“生命力”機構事奉的這幾年,有滿多感人的畫面。最難忘懷的,是一同事奉過的同工。還是正在做夢的孩子呢!

        小雲最初來“生命力”面試時,是媽媽陪著一塊來的。她教會的帶領人告訴我:“這孩子是我們看著長大的,這幾年東跑西跑,現在回到教會中,願意悔改、服事主。人還是蠻單純的。她是單親家庭的孩子,特別需要有人引導。”

        面試那天,她走進我的辦公室,白淨端莊,身材高挑,短短的頭髮,普通話帶北方口音,蠻可愛的。她說她在外地做傳銷時,心裡覺得遠離了神,現在回來,很想在神家裡做事。

       她是學英文的,在一家私立學校教過課。我問她:“教過英文歌嗎?會舞蹈嗎?”她馬上就大方地站起,一面唱一面舞。

       我考慮安排她到災區帶領孩子,但她說不能離開母親。我又問她,為什麼選擇英文專業?她笑眯眯地說:“我喜歡英文單詞從嘴裡蹦出來的感覺!”我心想,她還是一個正在做夢的孩子。所以,我們沒有聘用她。

       幾個月後,小雲的帶領人又來和我聯絡,說她還沒找到正式的工作,可否讓她來試試做些辦公室的工作,而且承諾協助我指導她。我那時也正好缺一名辦公室的文員, 又想到小雲說過一句讓我印象很深的話:“如果能讓我在神家裡做事,給我多少工資,我都不在乎。”為此,我想她既然有心要在神家裡做事,那就再給她個機會 吧。

       第二次面試,她一進來,就高興地說:“王姐,你打電話問我,還要不要服事神,我一聽太高興了,太感恩了。真的謝謝你還願意給我機會,我一定好好服事!”她說著說著,就淚流滿面,覺得神真的恩待她,沒有讓她一直在外流浪……

暈暈乎乎,讓人啼笑皆非

       她進入機構後,我才知道,她正面臨很苦惱的戀愛問題——她以前做傳銷時,就和一個未信主的男生好上了。我知道這事很重要,因為如果不處理好,小雲會在服事上 有心無力,甚至可能暈頭暈腦,不知滑向何處。值得慶幸的是,和她協談後,她明白了“信和不信的,不能共負一軛”,並且願意順服。為此我特別開心!

       工作開始後,每件事小雲都得從頭學起。這點我有思想準備,以前的同工也差不多都是這樣帶出來的。在圖形設計方面,小雲還滿有靈氣的,但其他方面就常常忘東忘西。

        我們當時要召開一個較大型的災區教師研習會,大家開車去視察場地。一路上,一名有經驗的老姊妹,給小雲很仔細地講解了如何瞭解酒店方面的情況,如何洽談價格等,並帶著她一家一家地實習。但每次她都會出奇特的狀況,讓人啼笑皆非。

       我和那個姊妹,不得不再次壓著性子給她解釋。很快,我們都發現,小雲的思維和理解力有些問題,和她溝通越來越難。我很苦惱,有一次,半嚴肅半玩笑地對她說:你要是再這樣暈暈乎乎的,我可要帶你去看醫生,讓醫生給你開點藥吃了!

        小雲的成長真的不容易,教她做事比自己親自去做,要多費好幾倍的功夫。但感謝主,小雲終於漸漸學會了自我管理及工作管理。

        每次看到她在工作上的進步,我都會標明出來,並在開會的時候給她鼓勵。她也越來越有自信,常常充滿感恩,說她是我一手帶大的之類的話。

網吧裡完成的幻燈動畫

        正當大家都看到她的進步,我也終於覺得可以鬆口氣時,她家卻決定要搬回北方居住了。
        我記得她走的時候,抱著我又哭又說半個小時,好像兩個剛剛搭配、聯絡成一體的肢體,又不得不被撕開一樣。

        小雲回到北方,先在一家餐廳做服務生,後來做辦公室文員。我常常在電話裡鼓勵她堅持去教會聚會,有機會多多參與服事。她說,她在“生命力”學到的待人接物、處理事務的方法,在這裡都很實用。她的主管器重她,覺得她有經驗、素質高,所以很快提她到辦公室工作。
我一面為她高興,一面繼續為她禱告!

       小雲找到教會,並有相對固定的教會生活之後,我們的聯繫漸漸少了。

        去年,我在設計工作坊的PPT (Power Point 幻燈片,編註)時,突然想到“愛的真諦”這首歌。我期待能把這首歌用PPT的形式做出來,藉著這種大家喜聞樂見的方式,讓“愛的真諦”進入到人的心裡。

        當我有了初步構思後,心裡忽然有個感動:“讓小雲來做做看!”因為她離開機構時,一直對我說:“王姐,以後有什麼我能幫忙的,一定要告訴我。我要成為‘生命力’永遠的義工!”
        小雲欣然接受了任務。她用了很有意思的動物形象,加上文字的動畫處理,讓“愛的真諦”圖文並茂,栩栩有神,還有著小雲獨有的、天真、童話般的可愛。

        後來才知道,她沒有電腦,是抽空到網吧裡完成的。為她這樣甘心的服事,我很感動!

意外的電話:我要結婚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服事也很忙碌,和小雲的聯繫也就僅限於春節和聖誕節的祝福短信。
       上週,我在預備今年的“以愛培育生命”教師研習會的時候,決定以“愛的真諦”的PPT作為結束。因為每次我們開展類似的福音預工時,“愛的真諦”都會成為一個美好的切入點。許多聽眾對這首歌感興趣,我們就請他們上網去搜索,讓他們自然地接觸到福音網站。

        當我再一次過目小雲做的PPT動畫時,我忍不住給身邊的新同工談起了小雲,鼓勵他們不要擔心起點的高低,最重要是愛神的心,和不斷學習的精神。

        沒想到第二天,就意外地接到小雲的電話:“王姐,我要結婚了!是和這邊教會的一個弟兄。”

        哇,我太為她高興了!

       她又說:“王姐,我覺得特別感恩!我現在所用到的,都是在‘生命力’那半年學到的……回想起王姐那時常常帶領我們親近神,真的太美好了!我現在的工作,工資 雖然比‘生命力’多一些,但人際關係很複雜,特別累,特別缺乏親近主的時間。所以我決定,結婚後把工作辭了,全心服事主。

       “我們教會最近要舉辦音樂讚美會。記得王姐你說過,我在製作歌曲PPT上面有恩賜,所以我就告訴教會,我願意參與。我今天就要去買電腦。上次只做了一首歌,以後可以多做些歌了。我會繼續當‘生命力’的義工。”

       我開心地說:“太好了,小雲!……”我們一陣歡笑。“小雲,把你結婚的照片發給我吧,我想看到美麗的新娘,還有你的新郎!願天父祝福你們!”

       放下電話,我心裡美滋滋的!轉過頭來,看看眼前的同工,我說:“這就是我昨天提起的小雲!……”“啊!太好了!”大家都欣喜不已。

       是的,在主裡相交過的生命,永遠都不會陌生;曾經聯絡在一起的肢體,會永遠親切、溫暖!

彷彿置身在良人馨香的花園

      我讀過一本中英文對照、配有精美插圖的小書,是Robert Way 寫的《良人的花園》(編註:阮若荷翻譯,臺北:雅歌出版,1994)。 ——當時,我正陷於對一個同工的能力和素質的質疑中,這本偶然在我家書架上發現的小書,是神給我的一份非常精緻而溫馨的禮物,給了我特殊的啟迪。

       書中有一篇名為《門徒與蟲》,講到門徒在良人的花園裡辛勤耕種、挖土時,發現了許多蟲子,他決定把些醜陋的東西扔出良人的花園。而名為“愛者”的園丁卻說: “這些你看起來如此可厭的生物,是我在良人花園裡工作的夥伴。若非他們的幫忙,沒有生物能生長得好……這些看來可厭的生物,卻比我們給良人提供了更有益的 服務。”

        我一下就釋然了。想到主對我們那長闊高深的愛,想到祂所造的每個人的獨特性,我意識到,或許自己不過也是一條蟲,只是在“愛者”和良人眼中,是花園裡的珍貴之物。

       小雲讓我再次追憶起,那些與我同工過的生命,我感覺多麼美啊!我們的生命聯絡在一起,一起為良人的花園服務。我們可能像書中所提到“毛蟲”、“夜鶯”、“異 鳥”、“蝙蝠”或“圓石”,但我們在良人的花園服事,並且在“愛者”的引領下,終有一天會見到良人,聽到良人的聲音說:“我所愛的忠僕,你這樣做也是為了 愛我。”

        想到這裡,我眼淚模糊,彷彿置身在良人馨香的花園中!

作者來自四川,現為致力於關係建設的基督徒非營利性機構“生命力諮詢輔導中心”(www.vitality.org.cn)總幹事。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