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神州透視

淺談算命(大衛傳道)2016.08.04

文/大衛傳道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8.04

圖1-by geralt-marina-1536693_1280.R80

一日,與人聊天。對方正糾結於“公司是否要開拓一新產品”,於是便問:“是否該請人算算?”

看相、算命,在中國古代相當普遍,也歷經數千年,但近代因“五四運動”和1949年之後的唯物主義灌輸,及打倒牛鬼蛇神的系列運動,被社會主義的大掃帚一掃而光。

改革開放之後,算命死灰復燃,迅速在中國大陸流行起來。而今,各種攤位不僅在馬路邊隨處可見,“星座”、“紙牌”、“超感知覺”,更充斥著各大網站。

2015年7月30日,筆者在中國最大的電子商務網——淘寶網上,搜索“算命”二字,出現了1.32萬件相關產品。(淘寶網在不同時間的相關產品數量,會因實際狀態而浮動。編註)

 

一、算命的歷史發展

算命也叫“命理學”,其歷史可以追溯到西元前7世紀春秋時期。之所以產生算命,主要與當時社會大動盪、大分化的轉型有關。以血緣定人尊卑的奴隸制被顛覆,從而引起“天帝命定論”的危機。人不再篤信冥冥的上帝,也撇開血緣決定命運的觀念,開始從自身尋求個人命運(註1)。

相術是算命最早出現的樣式,首先興起於統治階級內部(註2)。周內史叔服是歷史上第一位相士。春秋時期最著名的相士是姑布子卿(註3)。及至戰國,已蔓延至民間,形成民俗(註4)。

算命至兩漢時期,開始建構相術、命理學的理論(註5)。特別經東漢王充的元氣說的建構,中國的相術、星命之學有了明確的哲學根基(註6)。王充的“稟氣說”,使命理學有了明確的哲學根基,把算命上升到哲學,成為古代哲學的一個變種。

“稟氣說”認為,氣是構成世界的本原,“萬物之生,皆稟元氣”。萬物的差別的根源在於稟氣的不同,人的壽夭、貴賤、禍福等,取決於“母身之中”所稟受的“自然之氣”的厚薄,可以透過觀察人外在的骨骼、形體、相貌及“星位尊卑”而得知。

唐宋時,“談命之風”氾濫成災,命理學家族也繁衍倍生。算命之人——相士,大量出現,成為一種重要職業。

在宋代,以時辰和星象推命的命理之學得到極大的發展。“八字”推命術,也在此時期,由徐子平等人完成了理論建構,並且很快打破了相術在算命中一枝獨秀的局面(註7)。宋代關於算命之書多達853種,2420卷。

算命進入明、清之際,已是碩果累累。相術、命學的眾多理論,在這時期得到了系統的整理。明代的萬民英,把命理學整理成兩大巨著,《三命能會》和《星學大成》(註8)。

相術、命學之術在明、清時代空前普及,達到“士大夫人人能講,日日去講”的景象。研討相術、命理之風也成一高雅消遣(註9)。甚至,朝廷建立某典章制度,也要諮詢相士(註10)。

圖2-1-15061105461Ya.R50

 

二、理論演變的過程

命理學最早出現的樣式為相術。最早的相術,是以人的形相是否特殊來推究人的命運,即“聖人怪相”說。姑布子卿是這一派的開山鼻祖。後因現實生活中常有“同相而不同命”,難圓其說,進而出現以“形氣說”為基礎的相術。

“形氣說”是受相牛、相馬等牲畜養殖經驗的啟發,加上“人的形體生命本源於氣”的哲學而成。“形氣說”認為,既然牲畜的壽命、脾氣、能力,都呈現在骨骼、形體、顏色、毛髮上,人也是天地中的生靈,其稟性、壽夭、聰愚,及貴賤、吉凶、禍福,也應當在形體上出現有規律的特徵。

如此,相術經歷了“聖人怪相”到“形氣”說的發展(註11)

漢代的命理家族中,出現了看相的第二個支流,星命學。相術本身也得以繼續派生,發展出由印璽看人命運的“相印法”,及由看手版、玉笏的“相手版”、“相笏法”。

唐宋時期,以時辰和星象推命“注重人生之時”的命理學大大發展。“八字推命術”在宋代由徐子平在理論上構建完成,並成為與相術並駕齊驅的民間習俗。

宋代發明許多新術,如與卦象、易數有關的八卦推命、皇極數,與星象有關的“稱星經”,與道家有關的“功過格”等。不僅本土的算術繁衍倍增,同時也從朝鮮、印度、西歐等國引進命學種類,與本土命術不斷交融,並行於世。

到了明清時期,算命之書被收入《永樂大典》。萬世英的巨著《三命通會》和《星學大成》,被視為中國古代命理學的最高成就。

《三命通會》是對中國時辰算命術的系統總結。《星學大成》是其姊妹篇,專論星象推命的巨著。清代的《古今圖書集成》與《四庫全書》,也因相術、時辰、星象推命的哲學淵源,而其收入書中。

至清代後期,中國命學開始由繁轉簡,並因西方列強入侵,流行起西洋的星象推命術。

 

三、流行現象的背後

首先,從社會的層面來看:

第一,算命是一種歷史悠久的傳統習俗,具有相當的“歷史慣性”(註12)。

民間風俗實為一種半強制性的文化迫力,也是一種規範的社會文化模式。它以溫和的方式,逼迫人接受一種約定俗成的“公理”。現今許多人去算命(如結婚日期),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習俗。

第二,名人、官員算命,產生了“示範效應”(註13)。

據報導,前中國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大搞封建迷信,篤信風水,在一些工程開工之前請風水先生選定奠基時間,以求吉利”(註14)。

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也曾將長輩墳墓遷往都江堰,並花費千萬,聘請風水先生做道場。當重大投資專案出現不利事件後,他還安排道士作法驅邪。

原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撥款300萬元,建陰宅、風水工程(註15)。

網易的創始人兼CEO丁磊,經常掛在嘴邊的話:“一命二運三風水”。

馬雲的豪言更是“你給我講科學,我給你講風水”……

這些人,都對算命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

圖3-by Gjl -1024px-Dujiangyan_Irrigation_System

第三,社會改變,出現價值觀混亂,為算命的流行提供了有利條件。

當下的中國社會,處於劇烈的轉型之中。城市化的飛速發展,官民矛盾的不斷加深,社會改革的停滯,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傳統行業不斷被互聯網衝擊與改造……這些巨大的改變使大眾應接不暇,無所適從。

各種不確定性,會使人迷茫、焦慮。這些都是人求助和相信算命的心理基礎。

再從個人心理層面來看:

第一,算命是因人對未來恐慌(註16)。

人常對未來充滿焦慮與懼怕,不知明天會如何,更無法掌控。科學等並不能解決人的所有問題,於是人盼望用算命等方式來探知、改變未來。

第二,算命是人從眾心理的表現。

因民間算命的習俗,當人遇到重大之事、難以決策時,自然會想到請人來算算。這並不表示此人篤信算命,只是因他在社會及家中耳聞目睹多矣。眾多所謂成功人士及名人“被大師指點”的故事,更加劇了這種從眾心理。

第三,算命是人對靈界的探索(註17)。

人不僅有物質及精神的需要,也有探索靈界的本能。算命在中國歷史長河中一直存在,就此可知。過去幾十年,中國的唯物主義教育壓抑了人對靈性的渴求。當中國進入後現代,人們對靈界更加充滿好奇。

圖4-by panicci-flashes-144601_1280

 

四、多種算命的方法

算命的種類五花八門,有超過30種的方法,基本上與宗教無關(註18),可分看相和推命兩大類。前者主要是通過人的生理外貌特點以推算人的命運,後者根據人所生之時,所稟五行之氣或所值的星辰等來推人命運(同註18)。

算命的理論淵源主要來源於陰陽五行、天文星象、八卦易象三大類。其譜系如下(註19):

圖5-中國古代相術學譜系

 

五、算命靈驗的原因

為什麼有人覺得算命很“靈驗”?我覺得有如下原因:

第一,察言觀色、說概率。

命理學是中國哲學的一個變種,有其以“象”為基礎的系統理論。算命先生如能精通其“理”,加上對前來之人細加觀察及“套話”,不斷地總結經驗,就能有“靈驗”的效果。

第二,簡短、含糊的斷定。

算命先生常用一些模棱兩可的句子,來回答詢問。如:“你命有高升,但缺一橋”。不管此人以後是否高升,算命先生都是有話可說的。若前來算命之人再多問,就以“天機不可洩漏”搪塞。

第三,通靈交鬼。

要想算命特別“靈驗”,不可能只靠經驗及理論,而是靠交鬼、通靈。如被人追捧的印尼華人“竹靈子”,在他信主後,分享福音見證時說,自己的“神算”,“完全靠祖傳下來的邪靈相助”(註20)。

 

六、對算命的反省思考

算命並非都靈驗。據史記載,按生辰八字來推算,春秋時期的魯莊公、秦始皇、漢武帝、北魏孝文帝的命運,與實際的歷史記載完全不符(註21)。普通人就更是如此。

最重要的是,算命是上帝所恨惡的,信徒當遠之。

算命使人離開上帝,尋求別的帶領。故上帝警戒以色列人,在進入應許的迦南地時,絕對不可隨從其惡俗:

“你到了耶和華你的上帝要賜給你的那地的時候,那些外族人可厭可惡的事,你不可學習去行。在你中間不可有人把自己的兒女獻作火祭,也不可有占卜的、算命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念咒的、問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

“因為行這些事的,都是耶和華厭惡的;就是因為這些可厭可惡的事的緣故,耶和華你的上帝才把他們從你的面前趕走。

“你要在耶和華你的上帝面前作完全人。因為你要趕走的那些民族,都聽從算命的和占卜的;至於你,耶和華你的上帝卻不容許你這樣行。”(《申》18:9-14。新譯本)

聖經中絕對禁止人算命,是因為算命攔阻人追求上帝的旨意。上帝忌邪,祂是人唯一當敬拜的對象。祂已經透過聖經,向人顯明了祂的旨意、世界歷史的進程、人生的終極等,人當按聖經真理而生活。

人因墮落,命定要死,但因信靠耶穌,“命運”完全改變——成為上帝的兒女,有永生,並活在真理的自由中,有喜樂與盼望。

圖6-by Art_Korporation-girl-833138_1280

 

七、如何向其傳福音?

傳道人如何向算命先生及“信命”之人傳福音?

第一,要對算命有基本的認識

算命是中國古代哲學的一個變種,有深厚的哲學基礎。作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亦有悠久、複雜的歷史發展過程。瞭解算命背後的深層原因,可使傳道人對那麼多深陷迷茫的人有更多的憐憫。明白算命背後的理論,可更深明白人的愚昧及荒唐。

第二,建立對話平臺

我覺得,這是最難的部分。“大仙們”通常以“咱們不是一道的”,來拒絕與基督徒,特別是傳道人交流。基督徒也常對其抱著“井水不犯河水”的態度。或許要透過朋友介紹朋友的方式,才有機會和算命先生及“信命”之人對話。

第三,把福音見證送給算命先生

“在什麼人中做什麼人”,保羅視此為有效的傳福音策略。“同行互傳”,是現今被認為最有效的傳福音策略——大算命先生向小半仙傳福音,是相當有說服力的。

近些年來,有一些“大師”悔改信主,在網路上分享得救見證,如,印尼華人竹靈子,其700俱樂部的節目《走出算命》、《算命先生的故事》、《飛躍迷信——從拜偶像到基督徒》等,都是美好、有力的見證。可以在合適的時候,把這些見證送給對方。

第四,經常性的福音關懷。

很多人信主,不是從讀聖經開始的,而是因為基督徒的愛心關懷。在這個冷漠、一心為己的時代,基督徒當把上帝的愛分享給未信之人,就會看到生命的種子因愛心的活水,而不斷成長。

為他們代禱,是上帝動工的管道。屬靈的爭戰在此期間會更加明顯,因為有些算命先生是通靈、交鬼的。當長期為他們代禱,求上帝的大能不斷彰顯,釋放這些被算命所捆綁的人。

 

註:

1. 黃建良:《中國相術與命學探源》(北京:新華出版社,1993年),頁7。

2. 同1,頁5。

3. 同1,頁6。

4.同1,頁7。

5.同1,頁15。

6.同1,頁15。

7. 同1,頁25-6。

8. 同1,頁30。

9. 同1,頁27。

10. 同1,頁28.

11. 同1,頁11。

12. 鄭萬耕:《算命透視》(北京:科學普及出版社,1997年10月),頁114。

13. 同13,頁114。

14. 見http://finance.ifeng.com/news/macro/20120807/6878230.shtml(2015-8-10)。

15. 見http://sc.people.com.cn/n/2014/1004/c345454-22513000.html(2015-8-10)。

16. 王瑞珍:《第三隻眼看算命、風水》(台北:校園,2010年11月),頁33。

17. 同16,頁36。

18. 同1,頁52。

19. 同1,頁53。

20. 見http://www.1amen.com/html/4-1/1879.htm(2015-8-11日保存)。

21. 同12,頁72。

另有參考書籍:洪丕謨、薑玉珍,《中國古代算命術》,(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9年5月)。

 

作者為傳道人。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透視篇

根於靈性復興的生態正義(董家驊)2016.07.04

文/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7.04

圖1-by Dimitar Janevski-insekt-1404877-1280x960

一位很愛主的白人宣教士對我的朋友說:

“基督徒不需要注重環保,因為這世上的一切物質,本來就是上帝創造給人類使用的。人類對環境造成的一切破壞,在上帝新天新地來臨之時都將更新。萬物的更新不是靠人類的努力,而是靠上帝的作為。因此基督徒不需努力保護環境,只要努力傳福音,搶救靈魂,等待新天新地的來到。”

朋友轉述給我,並詢問我的意見。我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如果按照這種說法,上帝所創造的世界活該被人類破壞、剝削?

 

斷章取義的詮釋

許多時候,基督徒對生態的不尊重,是源自對聖經斷章取義的詮釋,扭曲了基督徒對世界的責任。

在教導上帝的創造時,當代西方教會和以中產階級為主的華人教會,強調人具有上帝的形象,要“管理”受造萬物,並“要繁衍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新譯本《創》 1:28)。

當這段經文與資本主義和消費主義結合時,就容易用來合理化人類對大自然的剝削和過度開發,以滿足人類的慾望。

 

本質是靈性危機

當今世界的生態危機,其本質是靈性危機。

人們對資源的濫用到處可見。比如在北美,各式各樣派對所耗用的紙盤、紙杯,到哪裡都以私家車代步而排放出的二氧化碳……這些都不斷加深對環境的掠奪和破壞。

也許,正因為人類離棄了自己的創造者,所以需要用各種方式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並以大量的消費來滿足自己空虛的心靈。這也推動資本市場和跨國企業,用各種方式把“消費主義”的神話烙印在我們心靈深處。

消費主義告訴人:人類的慾望,唯有通過消費才能滿足。當人停止消費時,人的慾望得不到滿足,整個世界也會停滯不前了——人類的救贖在於不斷消費,在過程中得到滿足,同時促進整體社會的進步和發展,使這世界邁向更美好的未來!

 

不應當緣木求魚

面對環境危機,僅是強調“綠色生活”,卻不對付根本性的靈性危機,那就是緣木求魚。除非人類能認識自己受造的本性,以及唯有活在創造者和受造萬物的正確關係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滿足,否則無法解決問題。

即使人類不斷地發展新的科技,也不過是延續人對宇宙資源的掠取。基督徒“管理”受造世界,應效仿耶穌是如何服事祂所創造的人類和宇宙萬物的。

如果基督徒能理解:人類的使命,不是轄制萬有,而是如同基督服事我們般地服事萬有,如同基督為世界捨己般地捨己。如此,為了保護生態而限制自己的慾望,就不是與跟隨基督的呼召相背,而是一致的。

基督教生態環保組織 A Rocha 的神學主任 Dave Bookless 指出,聖經用了許多意象,說明我們該如何關愛這受造的世界(註1),而且“只有當地上的居民承認土地屬於上帝,並修補與上帝、與人的關係,土地才能得醫治”(註2)。

上帝賦予亞當和夏娃“耕種和看守”的任務(《創》 2:15。新譯本)。

人類是園丁,是管理員,通過各種方式來照顧和服事受造萬物。人類同時也是上帝的租戶和管家,有責任好好管理委託給人的事物,包括受造萬物,將來要向主人交賬(參《太》 25)。

一個合乎聖經的門徒訓練,必然包含了關愛受造萬物來跟隨耶穌。

 

開放模式的創造

人類“繁衍增多,充滿這地,征服它”的使命,本質不是剝削與掠奪,而是在上帝創造的基礎上,與上帝一同再“創造”(即,帶領發展。編註)。

德國神學家 Jürgen Moltmann(于爾根•莫特曼,生於1926年,為改革宗神學家。編註),指出人對上帝創造的認識,有兩種框架:封閉模式(closed system)和開放模式(open system)。

Der Tübinger evangelische Theologieprofessor Jürgen Moltmann wird am 08.04.2006 80 Jahre alt. Unser Foto vom 03.04.2001 zeigt ihn in seinem heimischen Arbeitszimmer in Tübingen mit Büchern von ihm. Den Frommen ist er zu politisch, den Kirchen zu kontrovers, den Revolutionären zu bürgerlich: Jürgen Moltmann hat lange den Spagat einer "politischen Theologie" ausgehalten und sitzt oftmals zwischen den Stühlen. Im politischen Raum trifft er auf den Vorbehalt, dass Theologen ja eigentlich fürs Jenseits zuständig seien. Moltmanns theologischer Anspruch zielt aber über den akademischen Raum hinaus. Er will Theologie und Gemeinde so nahe zusammenbringen, wie es in den Zeiten der Bekennenden Kirche in der NS-Zeit auf "so überraschende und beglückende Weise erfahren wurde". (Siehe epd-Bericht vom 6.4.06)

Der Tübinger evangelische Theologieprofessor Jürgen Moltmann wird am 08.04.2006 80 Jahre alt. Unser Foto vom 03.04.2001 zeigt ihn in seinem heimischen Arbeitszimmer in Tübingen mit Büchern von ihm. Den Frommen ist er zu politisch, den Kirchen zu kontrovers, den Revolutionären zu bürgerlich: Jürgen Moltmann hat lange den Spagat einer "politischen Theologie" ausgehalten und sitzt oftmals zwischen den Stühlen. Im politischen Raum trifft er auf den Vorbehalt, dass Theologen ja eigentlich fürs Jenseits zuständig seien. Moltmanns theologischer Anspruch zielt aber über den akademischen Raum hinaus. Er will Theologie und Gemeinde so nahe zusammenbringen, wie es in den Zeiten der Bekennenden Kirche in der NS-Zeit auf "so überraschende und beglückende Weise erfahren wurde". (Siehe epd-Bericht vom 6.4.06)

封閉模式認為,上帝起初的創造是“完美的”,人的墮落是從這完美的狀態中墮落。而救贖使人回到起初“完美的模式”。新天新地的來到,正是萬物發展的高峰,也是頂點。

相對於把受造世界理解為一個封閉的系統,Moltmann認為,以開放模式來理解上帝起初的創造,更符合聖經的啟示。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創》 1:1)可見時間是隨著上帝的創造而來的。如果時間是從上帝起初創造開始的,那麼受造萬物必然不斷在變化,因為時間唯有透過變化才能被感知(for time is only perceived from alteration)。

既然受造萬物是在時空中被創造,也必然持續變化。因此上帝在起初創造的,不是一個封閉的世界,而是開放的(同註2)。

在一個開放系統的框架下,理解上帝的創造、救贖和新創造,那麼新天新地的來到,就不是歷史的高峰,而是邁向高峰的開始。

在上帝的新創造中,人類不只“恢復”成起初被造的樣式,更透過向三一上帝全然敞開,而“得榮耀”(參《羅》 8:30)。人在參與在三一上帝的團契中,不斷實現內裡上帝的形象,在上帝創造的基礎上與上帝同工,持續創作。

向三一上帝全然敞開所帶來的影響,不只觸及人與上帝、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觸及人與受造萬物的關係(參《羅》 8:21)。

上帝賦予人類“充滿萬有”的使命,不是要人類“榨乾”自然資源,而是通過管理,使萬物興盛。

中文“生態保育”一詞,似乎暗示著“保持”生態,缺少了創造性。而當我們從開放系統的框架來思考上帝的創造,和人類“充滿萬有”的使命時,我們就會發現,這使命不只要人維持祂的創造,更要妥善管理,使之興盛。

因此,基督徒對生態的責任,不僅是“保持”,更是“孕育”,以及發展和豐富。

 

應當從哪裡開始?

面對生態保育這麼大的議題,教會該從哪裡著手呢?

牧者的工作,不是假裝自己是環境政策專家,提出各種非專業性的建議。而應當把上帝的心意,透過講台和牧養,不斷地傳達出來。

要創造一個空間,容許在這方面有專長的弟兄姊妹提供建議、發揮所長。

每週的崇拜,也是認識創造者、自己和受造世界的機會。上帝的百姓被召聚來敬拜創造天地的主,在敬拜中重新認識自己是受造世界的一分子,同時承認我們對上帝的依靠,以及對祂所造世界的依賴。

敬拜,是一種降服的表達,也是一種宣告:我不是受造世界的中心,這世界也不是為我的需要而存在。我所敬拜的那位創造者,才是受造世界的中心。這世界與我都依靠祂而存在。

教會還可以帶領大家親近大自然。每個教會中,都有人熱愛土地、對周遭的生態瞭如指掌,也樂意成為他人的嚮導,帶領人認識社區所扎根的土地。 

靈性的更新,也當帶來生活方式的改變。

當代消費主義當道,教會應重新回到自己的核心身分——上帝的百姓。如同以色列人前往應許之地時依靠上帝的引導和供應而活,教會也當重拾對上帝的引導和供應的依靠,帶領會眾過簡樸的生活。

簡樸,不是簡陋,也不是苦修。簡樸,是一種生活態度,認識和分辨自己真正的需要,學習對不必要的消費說“不”。

圖3-beach-sunset_fJjxsytO.R50

生態與社會正義

關愛生態絕不是罔顧人類的需要,而是顧念整體人類社會的需要。

生態公義與社會公義,是一體的兩面,無法分割。社會公義強調人之間不應彼此剝奪,應當共同興盛。生態公義則強調人不應剝奪大自然以滿足自己的私慾,應當竭力維持上帝所造萬物的興盛。

關愛土地、關心土地上的人。

“環境保育”不應淪為一種政治口號,而應是基督徒靈性生活重建的一部分。不同的教會,在不同的處境,優先關懷的議題,以及採取的措施不盡相同。然而人類因忘記自己受造者的身分而帶來的焦慮和空虛,卻是任何時候都不可忽略的問題。

教會不是生態保育協會,然而教會是被上帝呼召出來的群體,透過領受上帝的恩賜,參與在人與上帝、與世界和好的行動中。

 

註:

1. 布克雷(Dave Bookless),《耶穌的環保學》(新北市:校園書房出版社,2015),116-117。

2. 布克雷,《耶穌的環保學》,69。

3.  Jürgen Moltmann, Jürgen Moltmann: Collected Readings (Minneapolis, MN: Fortress Press, 2014), 106.

 

作者為實踐神學博士。現在洛杉磯台福基督教會牧會。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神州透視, 透視篇

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30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6.30

圖1-by Cimberley-panda-1236875_1280

華人的特質

如果問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如何,我想,在沒有進行科學評量(註1)之前,不能太快下結論。

根據一般的觀察,普遍來說,華人教會“值得信任”(Trustworthy)的程度較高,但是“深具彈性特質”(Flexibility)較低;“核心文化”(Core)部分很高,“非核心文化”(Flex)部分較低。

圖2: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

根據《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的定義,核心文化部分是指不能改變,或是不易改變的文化特質(見圖,紫色區塊)。這可能是人的衣食住行、人的生活中,根深蒂固的部分。至於非核心文化部分,則是可以改變,或是人願意改變的(見圖,綠色區塊)。

參考圖1,可以發現,華人教會的核心文化部分很高,非核心文化部分較低。舉例來說,華人教會以華語為主要語言,不習慣使用其他語言;習慣吃中國食物,對其他食物接受度較低;歡迎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加入華人教會,但自己搬到新的環境時,仍不習慣參加其他文化的教會。

 

應發揮優點

這樣的特質,有什麼優、缺點?華人教會應該怎麼發揮特質中的優點?

首先,必須搞清一個問題:是不是文化智商越高越好?

答案是:並非如此。文化智商不能用來衡量一個種族文化的優秀與否。文化智商高,當然很好。但是文化智商較低,不表示文化素質不優秀。沒有一種種族文化是完美的。

正如《馬太福音》25:14-30中,耶穌的比喻:主人按著僕人的才幹,給他們不同數額的銀子。按自己的能力,有的僕人賺回來5千,有的賺回2千。然而主人給兩人的誇獎是一樣的。

圖3-by moerschy-money-742052_1280

同樣的,上帝給華人教會的先天文化智商,不是要我們用來針砭自己的。祂使華人文化“值得信任”的程度較高,那麼,我們就應該發揮這個優點。

可以從哪些方面著手呢?

 

首先傳華人

華人教會的值得信任程度較高,即,會用心保守核心文化,核心價值觀不會隨意改變。換句話說,華人不容易信耶穌,但是信主之後,比較能持守信仰。

華人基督徒不太主動接觸其他種族文化的未信主之人,但是很樂意去接觸未信主的華人。這是一個有趣的特點,同時也符合傳福音要傳遍地極的大使命。原因很簡單,因為華人佔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華語族群是世界最大的種族文化群體。

因此傳福音給華人深具重要性。

其實猶太人跟華人有點相似。《使徒行傳》11:19-20提到:“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塞浦路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 但內中有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

這些門徒,只專注傳福音給猶太人。這麼說來,猶太人跟華人很像囉!華人首先專注傳福音給華人,是發揮了華人的文化特質,因為華人基督徒是最可以直接傳福音給未信主的華人的。

《使徒行傳》11:19-20也說到,另一群有其他文化背景的門徒,則向非猶太人傳福音。這群有其他文化背景的門徒,很可能也是猶太人。因此,華人基督徒仍然有傳福音給其他種族文化的使命。傳福音的對象,不論是華人或是非華人,都很重要。

COCM(Chinese Overseas Christian Mission)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筆者在波士頓地區牧會,教會中每年都有基督徒參加英國COCM的短宣,因為英國有許多中國留學生和工作的人。

圖4-基督教華僑佈道會

COCM的中文名是“基督教華僑佈道會”,使命是“與志同道合的教會和福音機構攜手合作:

“向全歐各地華人傳福音。裝備和訓練信徒在基督裡成長,參與當地教會的服事,在有需要之處作主的僕人。鼓勵和支援教會及差傳的領袖,在宣教事工上互為夥伴,向歐洲和歐洲以外地區的近文化和跨文化的群體傳遞救恩。”(註2)

也就是說,COCM傳福音的首要對象是全歐各地華人。這是COCM的使命。他們發揮了華人文化中的優點。但是,COCM同時又顧及其他種族文化的福音需要,因此“鼓勵和支援教會及差傳的領袖,在宣教事工上互為夥伴,向歐洲和歐洲以外地區的近文化和跨文化的群體傳遞救恩。”

即使不是華人,同樣也是我們傳福音的對象。

 

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較低

如何才能向非華人傳福音呢?

其實我們都有對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傳福音的胸襟,也願意支持宣教士向外族傳福音。我們的實際困難是:我們真的不習慣,也不知道怎麼開始。要跨出第一步,似乎太困難!

這表示,我們華人向其他種族文化的人傳福音的文化智商驅動力(CQ Drive)較低。什麼是文化智商驅使力呢?就是適應跨文化的興趣和動力。

換句話說,我們華人對跨文化沒有很高的興趣和原發性的動力。這是一種天生比較被動的特質。不過,有這樣的特質,我們也不必太悲觀。從正面的角度想,這表示我們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特別是在非核心文化部分,我們華人教會可以進行一些嘗試。

 

可以怎麼做?

我們可以調整福音策略:

1. 增進容易提高的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

2. 給予自己小小的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

3. 擬出簡易的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

4. 執行可行的、具體的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

 

先跨一小步

舉例來說,若是我們想跟柬埔寨人傳福音,可以這樣開始:

  • 去柬埔寨餐館吃飯。
  • 到柬埔寨人開的理髮店剪髮。
  • 去柬埔寨超市買東西。
  • 上網看與柬埔寨相關的影片
  • 上網學3-5句柬埔寨問候語,和10個柬埔寨單字發音。

圖5-by TheJadedEye-haircut-1007891.R30

在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方面做出努力之後,繼而我們可以有文化智商策略和文化智商行動。例如:

  • 和柬埔寨的高中生、大學生接觸,建立關係,然後向他們及其家人傳福音(策略)。
  • 邀請柬埔寨的高中生和大學生,參加我們孩子主辦的派對(行動)。
  • 在派對中,告訴前來的柬埔寨的學生,我們對柬埔寨的文化有興趣,並講述我們去餐廳、理髮店和超市的經歷(行動)。
  • 邀請他們到教會,參加我們的新朋友聚會。在聚會的房間,佈置柬埔寨的國旗、柬埔寨的地圖海報,和柬埔寨語的“歡迎你”大字報(策略+行動)。
  • 用學到的柬埔寨語的“你好嗎?”,真心問候他們(行動)。
  • 去柬埔寨的超市買柬埔寨的點心,或請會做柬埔寨點心的弟兄姊妹幫忙做(行動)。
  • 邀請他們下一次再來參加團契活動(策略+行動)。

 

留下的痕跡

瞭解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對於華人教會傳福音是非常重要的。正如定期的身體檢查,對於維持人的健康一樣重要。

當身體健康檢查報告出來時,醫生可以做出對病人最好,也最貼切的建議——不論是食物的攝取、維生素的補充,或是運動量。

同樣的,有了對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的基本瞭解,我們可以擬出最好的文化智商策略,然後調整行為,把資源和時間,運用到最好、最需要,也最貼切的福音行動上。

換句話說,瞭解我們華人教會的文化智商,可以幫助我們華人教會三方面的工作:瞭解自己傳福音的特質,發揮自己傳福音的優點,尋求傳福音的進步空間。

擬定傳福音策略和行動之前,需要先調整我們的文化智商驅使力和文化智商知識。

改變文化智商的原則,是小而美。文化智商的進步不可能一步登天。文化的養成需經年累月,同樣的,文化智商的進步也要慢慢進行。我們只要跨出改變文化智商的一小步,在傳福音的事工上,我們就可以有很大的突破。一次一小步,即可以看見每一個腳步所留下的痕跡。

 

註:

1. 一般來說,目前有兩種評量文化智商的方式:第一種方式是自我評量,例如立維摩(David Livermore)文化智商評量方法。讀者可以用以下的網址進行評量http://cq-portal.com/v7/cqdifference/index.php

第二種方式是請別人幫忙,對自己進行評量,例如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文化智商評量方法。讀者可以使用http://commonpurpose.org/media/2500/8poles_v3.pdf

2. http://www.cocm.org.uk/tc/mission_statement

 

作者現任美國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牧師。

 

【討論】

請參照本文作者的例子,提出一個小小的,為期1-3個月,小組/團契可以共同執行的福音策略。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呼喚高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29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6.29

圖1-by Dielmann-abdulrasheed-480909_1280

中國不出產?

印度裔在跨國公司中,擔任高階主管的比例相當高(註1)。

2014年2月美國《華爾街日報》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對此有專題討論(註2),題目是《為何中國無法對外輸出世界級的執行長?》(Why China Doesn’t Export World-Class CEOs?)。

文中指出,不僅微軟(Microsoft)的執行長,連百事可樂(PepsiCo Inc.)總裁、萬事達信用卡(MasterCard Inc.)總裁,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總裁,都是印度裔出任。

為了研究這個問題,我設計了一個簡單的問卷,找了一些美國朋友(他們或從事科技行業,或為醫生、牧師等),做了一個調查。

調查結果讓我有些訝異——他們不約而同地得出和《華爾街日報》相同的結論,即:印度裔在英文,以及熟悉西方主流文化這兩方面,遠勝華裔菁英。換句話說,印度裔菁英的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較我們華裔的高出許多。

 

放棄原文化?

較高的文化智商,是否更多放棄了自己原有的文化?

很多人注意到,印度裔並非完全西化、不保留印度文化。從他們的宗教、語言、衣著、飲食和家庭生活等等,我們可以清楚看到,印度裔大量保留了自己的文化。

可見,較高的文化智商,並不意味完全放棄自己的文化。保留自己文化的核心部分,對非核心部分保持彈性,乃是較高的文化智商的特點。

 

核心、非核心

《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給出了“核心文化部分”和“非核心文化部分”的定義(註3)。

核心文化部分(Core),是指不能改變,或是不易改變的文化特質(圖1,紫色的區塊)。這可能是人的衣食住行、人的生活中,根深蒂固的部分。至於非核心文化部分(Flex),則是可以改變,或是人願意改變的(綠色的區塊)。

圖2-圖1 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

圖3-圖2-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

信任與彈性

米德爾頓提出兩種極端不同的文化智商。圖2上排右邊顯示,這類人,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大,非核心文化部分極少,甚至幾乎沒有。

米德爾頓的祖父母就屬於這類型。他們住在英國鄉村,習慣於自己的生活模式。飲食、起居和思想都是固定的型態,鮮少能接受新的文化事物。

相反的,圖2上排左邊的人,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小、非核心文化部分非常大。這樣的人,可以任意接受、隨時加入外來的文化。

米德爾頓說,許多推銷人員就是這樣的,充滿了彈性,幾乎沒有底線地接受新的事物。這看起來好像就是所謂的高文化智商(High CQ),但實際上,因為值得信任的程度太低,並不屬於真正的高文化智商。他們太有彈性——今天接受的事情,到了明天就可能改變——以至於無法令人信任,

米德爾頓認為,高文化智商兼有“值得信任”(Trustworthy)和“深具彈性”(Flexibility)兩種特質。圖2中的下面一排,中間的幾種型態,幾乎都有一半的紫色和一半的綠色,即屬於此。

她舉例:當她出差到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時,她可以入境隨俗,戴上伊斯蘭教女人的蒙面頭紗。對當地的阿拉伯女人來說,戴蒙面頭紗是她們的核心文化部分。對米德爾頓來說,卻是非核心文化部分。因為她願意蒙頭,她受到了許多當地女人的認同,開始互相瞭解、互相接納。

 

傳福音需要

身為華人基督徒,如果要向其他族裔、文化宣教,需要有高文化智商,需要“值得信任”和“深具彈性”這兩種特質。我們要學習如何增加我們的非核心文化部分,接納宣教對象的核心文化部分。如此,我們和對方深入探討福音本質時,不會因為無法互相信任,而產生太大的障礙。

 

註:

1.Why Microsoft and Everyone Else Loves Indian CEOs,http://www.bloombergview.com/articles/2014-02-05/why-microsoft-and-everyone-else-loves-indian-ceos

2.Why China Doesn’t Export World-Class CEOs? http://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02303532704579478541556310068

3.http://commonpurpose.org/biographies/julia-middleton/

 

作者現任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堂牧師。

 

【討論】

按照圖一畫一個你自己的“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比例圖,解釋說明,並思考有什麼可以提高的地方。

再畫一個你打算傳福音對象的“核心文化與非核心文化”比例圖,說明對方的核心文化是什麼。你有何對策或困難。請小組成員為你禱告。

這個練習也可改為溝通對象,如教會青少年、兒女、配偶、老闆等等。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從印度裔執行長反思文化智商(鍾興政)2016.06.28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舉目》官網2016.06.28

LE WEB PARIS 2013 - CONFERENCES - PLENARY 1 - SATYA NADELLA

大學很重視

“跨文化”是文化智商(Culture Intelligence,簡稱CQ)中,很重要的觀念。

“跨文化”也是現在很流行的詞。

舉例來說,現今美國大學教育很強調“跨文化”的元素。我家有3個孩子,在2010年到2015年之間申請大學。

這段期間,許多大學寄來精美簡介,幾乎每所大學都強調其學生具有種族多元性,國際學生的比例適中,以及課程設計裡有國際交換學習等等。

申請大學的學生,包括我家的孩子,當然也得“跟上潮流”。申請履歷和論文中,總要強調自己擁有國際視野和寬廣的世界觀,最好再附上出國當過志工的經歷。

 

職場必考察

“跨文化”的觀念,不只影響美國的大學教育,也影響了職場。

“跨文化”能力,近年成了美國公司(特別是擁有國際市場的)員工能否升任主管的重要條件。

公司考慮是否將某人升為主管時,會很自然地考慮,此人能不能和公司中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文化的客戶、同事相處,能否精確理解他人所要表達的,並能適切地回應,做出正確的決策。

 

印度裔出任

2014年2月,微軟的執行長一職,由印度裔的納德拉(Satya Nadella)擔任,引起科技業注目。

許多華人納悶,為什麼美國公司裡印度人主管的比例,要高過我們華人許多(註1)?是我們的工作能力不足嗎?還是我們的英文程度差呢?如果說印度人優秀,那印度人好在哪裡?

有人說,印度人的英文雖然有口音,但是英文普遍比我們華人好。真是這樣嗎?有沒有人想過,英文雖是很重要的因素,但是我們華人生在美國的兒女,也就是所謂的ABC,和ABI(在美國出生的印度裔第二代)相比, ABI擔任主管比例仍然高過ABC(註2),情形跟上一代差不多。

這樣說來英文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因為第二代華人的英文並沒有障礙。如果英文不是問題,那麼會不會跟文化智商有關係呢?

我覺得,這和文化智商是有關係的。也就是說,文化智商高的人,在現今國際化競爭的工作環境中,比較容易出類拔萃。當然,良好的英文聽說讀寫能力很重要,但良好的英文能力不代表有“跨文化”的能力。進一步,“跨文化”的能力很重要,但是單單有“跨文化”的能力,也不代表文化智商高。

有趣的是,再仔細觀察,文化智商高的人,通常擁有較高的“跨文化”能力,同時也具有良好的英文能力。

圖2-8306-by tpsdave-parachutes-108883_1280

什麼是高文化智商

倫敦非營利機構Common Purpose的創辦人,也是《文化智商》一書的作者之一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說:

“文化智商是指跨越界線,並且在不同文化中茁壯發展的能力。這是從我爸爸的經歷啟發我的。他因工作,常常飛國外。他發現飛機上載滿各行領袖人物,其中大多數人,因為到過許多地方,就自認很有國際觀。

“我爸爸把他們叫做‘飛屍’(flying dead),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瞭解自己所到的地方,只會用飛行里程數,來量化文化智商。”

“文化智商是成功的關鍵,無論要成為成功的領導者,還是成功的文化、城市、國家,都需要具備文化智商。因此文化智商意味著必須開放,拒絕在自己的文化中固步自封。同時間相信其他文化會增強自己的文化,而非削弱。並且願意用所有機會,無論好壞,藉此提高自己的文化智商。” (註3)

 

如何提高呢

那麼誰擁有較高的文化智商呢?我的博士班教授約翰遜(Dr. Todd Johnson)和我的同學們,都驚訝地發現,我們的文化智商實際測量分數比自己以為的低。

圖3-CSGC-dr-johnson-presentation

約翰遜教授是全球知名的基督教研究學者。我也在美國和台灣的跨國知名大公司,如微軟公司和甲骨文任過職,現任牧師。我們發現,學歷高、工作經歷好和教會服事多,並不代表我們的文化智商高。

那麼如何才能提升文化智商呢?

立維摩(David Livermore)是文化智商專家,曾任教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他提出,從以下4個層面提升文化智商: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和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

圖4-David Livermore-maxresdefault

  • 文化智商驅使力,是適應跨文化的濃厚興趣和動力。
  • 文化智商知識,是文化相似性與差異性方面的知識和理解能力。
  • 文化智商策略,是在瞭解文化的基礎上,有意識的規劃能力。
  • 文化智商行動,是在面對不同文化時,採納或不採納該文化的行動能力。

他的研究,顯然可以幫助我們基督徒增加傳福音的能力,尤其是跨文化的傳福音。 

 

註:

1.《印度人已统治硅谷:三分之一公司由印度裔领导》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012664-1.shtml

2. 這是普遍現象。近來有許多文章討論美國的印度主管,如Why Microsoft and Everyone Else Loves Indians CEOs http://www.bloombergview.com/articles/2014-02-05/why-microsoft-and-everyone-else-loves-indian-ceos

3. 李雅筑《跨國工作能力的關鍵!你有“文化智商”嗎?》,《遠見雜誌》2014年8月。http://www.gvm.com.tw/webonly_content_3147_2.html

作者擔任美國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牧師。

【分享】:請自我評估,文化智商驅使力(CQ Drive),文化智商知識(CQ Knowledge),文化智商策略(CQ Strategy),和文化智商行動(CQ Action)中,那樣是你的長處?如何自我成長,或在小組中彼此協助,使四項平均發展?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文化智商與基督特質(鍾興政)2016.06.27

文/鍾興政

本文原刊舉目》官網2016.06.27

圖1-by LoSchmi-graffiti-429318_1280

基督徒需要瞭解文化智商(Cultural Intelligence,簡稱CQ)嗎?基督徒領袖應該從文化智商的角度,思考如何調整傳福音的策略嗎?

 

CQ是什麼?

文化智商近年來受到各界的重視。文化智商是什麼?根據維基百科:

“文化智商可以被定義為一種跨文化的理解和有效的工作能力……這個詞最早源自Soon Ang與Linn Van Dyne兩位教授的研究。”(註1)

台灣近年來對文化智商也有諸多討論。

網路作家張苡絃,用文化智商檢討了台灣深層的種族與文化歧視問題。她提出了文化智商的定義是“測量一個人在不同國家、不同民俗與不同組織文化中,能否有效運作的能力”(註2)、“文化智商是能夠跨越界限,在不同文化中茁壯發展的能力。”(註3)(註4)

圖2-張苡絃- 取自張苡絃臉書

為何很重要?

除了IQ、EQ之外,CQ亦被視為全球化時代的必要能力。文化智商強調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力”與“適應力”。文化智商為什麼這麼重要呢? 

圖3-DThomas 2010

大衛.湯瑪斯(David C. Thomas)在他的《CQ文化智商》著作中說,具有高文化智商的人,會有以下的表現(註5):

1. 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文化所表現的差異。

2. 可以從個人經驗、閱讀心得中,舉出文化差異的案例。

3. 喜歡和來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談。

4. 有能力精確地瞭解來自他文化的人的感受。

5. 能夠試著從異文化者的觀點來看事情,藉此瞭解對方。

6. 可以改變自己的行為,以適應不同的文化情境和人。

7. 可以接受延遲,不會因此生氣。

8. 在和異文化的人互動時,很清楚自己運用了哪些文化知識。

9. 可以想到很多文化對自己及異文化者的行為所造成的影響。

10. 在不同文化的情境中,或與來自不同文化的人相處時,很清楚自己需要謀定而動。

 

兩者的比較

本文伊始,我問:“基督徒領袖可以從文化智商的角度,思考如何調整傳福音的策略嗎?”筆者所說的基督徒領袖是指誰呢?

歐格理牧師(Greg Ogden)在《合神心意的領袖》一書中說,基督徒領袖的定義是:“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所以,我們說的基督徒領袖,就不只是指教會的長老或牧師,而是包括了所有“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

如果拿大衛.湯瑪斯列舉的10項高CQ特質,和基督的樣式比較,我們會發現,其實這些特質,都是21世紀的基督徒領袖應有的基督樣式。

讓我們從《腓立比書》出發,進一步探討這個問題。

《腓立比書》2:1-8論到基督耶穌,是這麼說的:

“所以,在基督裡若有什麼勸勉,愛心有什麼安慰,聖靈有什麼交通,心中有什麼慈悲憐憫,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使我的喜樂可以滿足。

“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祂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與上帝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如果總結一下,《腓立比書》2:1-8裡像基督的特質有:慈悲憐憫、安慰勸勉、喜樂、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看重別人,謙卑虛己、顧別人的事等等。就此和大衛.湯瑪斯的特質比較一下:

 

奇妙相似性

大衛.湯瑪斯10項高CQ特質 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的特質(《腓》2:1-8)
知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文化所表現的差異。 注意到教會會友和教會以外的族群的差異(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
可以從個人經驗、閱讀心得中,舉出文化差異的案例。 可以清楚敘說教會會友的世界觀和福音對象的世界觀的差別,並且可以舉出實例(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喜歡和來自不同文化的人交談。 主動接觸福音對象,與之交流(基督裏勸勉、愛心安慰)。
有能力精確地瞭解來自他文化的人的感受。 和福音對象談話時,能明白對方的感受(聖靈交通、心中慈悲憐憫)。
能夠試著從異文化者的觀點來看事情,藉此瞭解對方。 和福音對象談話時,如果有不同觀點,能從對方角度來理解(存心謙卑)。
可以改變自己的行為,以適應不同的文化情境和人。 若和福音對象溝通有困難,會改變自己,例如,學習其他語言(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
可以接受延遲,不會因此生氣。 面對延遲可以處之泰然,例如福音對象不守時等(自己卑微、存心順服)。
在和異文化的人互動時,很清楚自己運用了哪些文化知識。 傳福音時,清楚知道哪些是基督福音的核心真理,哪些是文化方面的交流(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即“在真理上描述清晰並清楚界限,在文化差異上彼此接納”。編注) 
可以想到很多文化對自己以及異文化者的行為造成的影響。 能敏銳察覺自己和福音對象的內心感受,不停留在表面禮儀或客氣的層面(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
在不同文化的情境中,或與不同文化的人相處時,很清楚自己需要謀定而動。 面對福音對象,有具體的主動的行動,像基督道成肉身來到世界一樣(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

 

看了以上的對比,我能肯定地這樣說:

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必定擁有較高的文化智商。而“基督徒領袖若是可以從文化智商中學習看到自己的優點和缺點,進而調整傳福音策略,這對21世紀的福音工作和上帝國的拓展,應該是一項重要的助力。 

 

註: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ultural_intelligence 2015/6/17

2. 參 P. Christopher Earley, Soon Ang (Author), Cultural Intelligence: Individual Interactions Across Cultures, (Stanford Business Books, 2003).

3. 參《全球化新時代,需要「文化智商」》,狄雨霏對朱莉婭·米德爾頓(Julia Middleton)的採訪稿。2014年7月14日。http://cn.nytimes.com/culture/20140714/c14middletonqa/zh-hant/

4. 編者在發稿前,曾與張苡絃聯絡,確認以下報導中所謂“收集許多學者的說法”,是分別引用自上述註2與註3的來源。《「聽過CQ文化智商嗎?」張苡絃:國際觀還有更重要的》,ETtoday東森新聞雲,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422/496487.htm#ixzz4CRbwYlnQ。  

5. 《CQ文化智商:全球化的人生、跨文化的職場──在地球村生活與工作的關鍵能力》 ,大衛.湯瑪斯(David C. Thomas)、克爾.印可森(Kerr Inkson)著,吳書榆譯

 

作者現任美國麻州羅威爾華人聖經教會華語牧師。

【討論】:對於作者提出將大衛.湯瑪斯的 “ 10項高CQ特質 ” 與 《腓》2:1-8 中 “具有基督樣式影響力的人的特質” 的對照比較,提出你的評論、啟發或聯想應用。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時代廣場, 流行文化, 生活與信仰, 神州透視, 職場生活與倫理, 透視篇

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的挑戰(潘柏滔)2016.05.09

文/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6.05.09

圖1-林延齡攝-236

前言

著名的《科學》雜誌最近報導,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已經達到“疫情”的地步(註1)。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統計,在美國,65歲以上人口的自殺率,每10萬人中約有15人;在中國城市地區,70歲至74的老人自殺率,從1991年至1999年間每10萬人中13.4人,升至2002至2008年每10萬人中的33.8人,增長率幾近3倍。 

在中國農村問題更嚴重,根據中國衛生部疾病監測網路和世衛組織彙編的資料顯示,農村老人自殺率每10萬人中約有47宗。 

香港理工大學的白雪博士認為,中國農村老人自殺現象是基於中國傳統家庭的瓦解。

隨著經濟發展和城市化的誘惑,多數青少年紛紛進入中國龐大的城市移民勞動力市場,讓留在農村中的許多老年人,自生自滅。

 

令人心痛的故事

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學研究”項目主持人,武漢大學社會學系講師劉燕舞,在調研後面對媒體講了幾個令人心痛的故事:(註2)

一個在外打工的兒子請了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親。兩三天過去後他發現父親還沒有要死的跡象,這個兒子就問父親:“你到底死不死啊?我就請了7天假,是把做喪事的時間都算進來的。”老人隨後自殺,兒子趕在一週內辦完喪事,回城繼續打工。

在這一類故事裡,不給老人看病是最普遍的現象。有人給劉燕舞算過這樣一筆賬:假如花3萬元治好病,老人能活10年,一年做農活收入3,000元,治病就是划算的;要是活個七八年,就也不太虧本;但要是治好病也活不了幾年,就不值得去治。

 

美國人有照顧年邁父母的習慣

圖2-SDT-2013-01-30-SG-02-01雖然中國與美國的老年人人口比率相若,但美國人卻有照顧年邁父母的習慣,根據皮尤研究(The Pew Research)調查(註3),發現在40多歲和50多歲的成年美國人中,14%已經在照顧年邁父母或其他老年的家庭成員,近70%的被調查者說,他們“非常可能”(48%)或“有可能”(20%)將來必會這樣做。近兩年差不多20%年齡60歲以上的成人表示,他們已經在照顧老齡化的家庭成員。

美國的老年退休金和健康保險制度比較完善,政府也有資助低收入老年人的房屋計畫,但是若能得到家庭成員的照顧,應該是老年人健全退休生活的一個重要保障。

 

農村老人情況的個案

三門峽市是河南省下屬的一個地方級城市,位於河南省西部,是隴海鐵路上重要的城市。三門峽市是伴隨著黃河第一壩,三門峽水利樞紐的建設而崛起的一座新興城市。它的總人口約226.79萬人,其中農村人口約160.03萬人,60歲以上老人約31.47萬人,占農村總人口的13.88%,可以作為中國農村老人情況的個案。

根據三門峽市農村老人生存狀況調查報告(註4),農村老人存在的主要問題是:

1.農村老人經濟來源少,收入低,生活品質不高,部分60歲以上老人仍靠參加農業生產勞動,維持自己的生活。

2.農村老人文化娛樂方式單一,精神空虛,孤獨感強。

3.農村老人對健康問題不夠重視,醫療條件有限,就醫費用不足的問題突出。

4.留守老人,獨居老人生活缺乏照料,沒有安全感。

5.部分老人因子女不孝而孤苦無依,卻又不願為外人所知。

6.患病殘疾及特殊老人的家庭,獲得社會的救濟有限,生活現狀困難。

這報告指出,造成農村老人生活問題的原因,除了因為改革開放帶來的經濟城市化轉型、城市與農村二元發展政策,引致城鄉財富不均之外,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孝道淡化、社會倫理道德下滑的問題。

報告中提出了可能解決農村老人生活問題的方案:一方面改進農村老人的經濟和醫療保障;另方面是儘快轉變思想形態:老人要改變不良的衛生習慣,遠離封建迷信活動,增強體質,轉變養兒防老的觀念;兒女們也應關心照顧留守父母,弘揚敬老、愛老、助老的精神。

政府歡迎社會各界,包括教會的助老善舉。

 

基督徒可以成為農村老人情況的正能量  

圖3-China-house-church

一個2014年的中國統計稱,國內基督教信徒和認同基督教的人數,應在1億到1.5億之間(註5)。

全國主要的基督徒分佈的省份是河北、山東、河南、安徽、浙江、江蘇、陝西、山西、黑龍江、吉林、遼寧、福建等,沿海的基督徒佔總人口的10%—15%之間,北方農村95%以上的宗教信眾為基督徒,基督教在南方農村的發展,因受到傳統民間宗教的影響,發展較為緩慢。

有學者認為,基督教是一種強大的“制度性宗教”,其排他性一方面加強了信徒對教會的認同,另方面增強了跟非基督徒之間的差異,從而提升了教會的內聚力。和非基督徒間的區隔,增強了信徒間的“我們感”,鞏固了相互間的合作和團結。且在教會內部,主張信徒間如兄弟姐妹,友愛如家人,進一步增強了信徒的歸屬感。 

此外,基督教注重發展造就信徒,傳福音被視為信徒的神聖使命,可以榮耀上帝。這些特點,使得基督教在當下中國農村發展異常迅速。 

中國的市場經濟本身包含著一種篩選機制,它往往將一個村莊分化為兩大群體,一部分人能夠較好地適應市場經濟,這些人往往被稱為“能人”;另外一部分人則被市場經濟淘汰,淪為鄉村社會的邊緣人。相對於前者,後者更容易被上帝所恩寵,成為祂的信眾。

另外,隨著近年來大批海內外知識份子的歸主,信徒群眾呈現從“三多”(老年婦女多,有病的多, 無文化的多)到“三增”(男性增多,年輕人增多,知識份子增多)的變化趨勢(註6)。

聖經中說:“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條帶應許的誡命。”(《弗》6:2-3) 耶穌在被釘十字架上之時,尚且將祂在世的母親馬利亞,託付給門徒(參《約》19:26-27)。

具有儒家敬老傳統的中國,正在面對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危機,而崇尚個人自由的美國,卻似乎給老人較大的保障。筆者相信美國開國以來的基督教精神,在照顧老人方面有一定的貢獻。

《天風》雜誌2015年第5期,曾提出下列基督徒家庭和教會關注老人問題的方案(註7):

1. 與父母身處異地的基督徒兒女,即使父母信靠上帝,也應經常與父母通電話,進行感情和思想的交流。

2. 作為基督徒的老人本身,也當體諒兒女的難處,避免因“空巢”而出現心理上的問題,多參與各種活動,使自己生活在愛中。

3. 對於教會來說,對“空巢”老人應倍加關心:首先要掌握本地教會有多少這樣的老人,有多少需要幫助。教會可以多組織信徒進行探訪,代禱,也應多組織老年活動。

 

若教會能夠以這些原則關注尤其是農村的信眾,配合政府延遲老人退休年齡和改善老人福利的保障, 相信農村老人自殺應該不會成為棘手的問題。

 

:

1.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52/6283/283.

2. http://m.rensheng2.com/950000/946358.shtml

3.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2013/01/30/caregiving-for-older-family-members/

4. http://fenfangzhongguo.home.news.cn/blog/home.do?aid=219084606&page=detail

5. http://history.sina.com.cn/his/zl/2014-06-06/162692632_2.shtml

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96-777369.html

7. http://www.jdjcm.com/m/view.php?aid=1516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神州透視, 言與思, 透視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