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一张车票

冬至          我是1989年信主的。在93年夏天,我常由城里坐公共汽车下班回家,顺便中途下车到大学做一些事。按规定一张车票在90分钟内有效,但我假装不知道,过了时间仍用那张旧车票上车。若司机未看出来,我就省了一张票,这样有二、三次。每次贪了便宜回家,心中都非常痛苦,责怪自己做了四年基督徒,怎么还会投机取巧?我的人格怎么还不值1.25元?我很恨自己。         到了94年,有一天我由公司去大学复印一些资料,印好后马上返回。明文规定一张车票只能用于一个方向,但我在车站上又挣扎了:用旧的还是用新的?最后求圣灵给我力量才胜过试探,重新再买一张票回公司。         96年初又有一天早晨去公司上班,因为看书不小心坐过了一站,在等反方向车时又出来了一个念头,看看有没有站台服务,问能不能用过站的车票回去。幸亏圣灵给了我一句话:“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箴言》4:23)我才又买一张票倒回去上班。又过了两个月,一次下班刚出门看见公共汽车已停在站上,来不及剪票就上了车(城里有一段路是免费的)。我想下一站下车剪了票,马上再上车也来得及。但有一位洋人先生看见我手里抓着票很紧张的样子,就对我说,他下一站就下车,他的车票可以给我继续用,我未加思索就回答说:“不,谢谢,我应该诚实。”车到站,他看见我匆匆下去剪票,就对我说:“我很尊敬你”。         真感谢神,信主7年,生命总算有了一点点长进。我也感谢上帝,在那位先生面前我做了一件小小的荣耀上帝的事。         我的这个见证历时3年,就围绕一张1.25元车票。让我们看到一个基督徒不在乎信主多久,在教会有多少事奉,我们仍然是罪人。我们若不追求,若不在基督里生命更新,最多只是一只绑在树上的果子,不是真正有生命的果子。我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私心、贪心,如果我们不能在耶稣基督里胜过这些,我们如何可以用我们的新生命去见证我们所信的是又真又活的上帝?若我们靠上帝都胜不过自己的贪心,又如何去帮助我们的同胞从“贪”的魔鬼权势之下解脱出来呢?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担子轻省

洪恺        自从我蒙恩后,心里充满了对主的赞美,也开始认识主在我身上的主权,愿意把自己献给上帝,凡事寻求祂的旨意,顺服祂。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每当我试着去做的时候,心里的挣扎很大。         举个例子来说吧,我于89年初从国内移民到西澳洲,在当地一家酒店的厨房里当杂工,工作上的压力很大。酒店的工作,不太有规律,忙闲不定,而且我的工作常常与周围的工友有关。如果早上的工友做工勤快些,我下午接班时,压力就轻些;反之,如果早上的工友“乖巧”些,留下很多未洗的锅盆,我的压力就会大些。更令人头疼的是,在别的部门工作的工友,常趁我不在的时候,把一些难洗的锅盆,拿到我工作的地方来。当遇到这些情况时,心里非常生气。         有一回,当一个“鬼仔”在做这种事时,正好被我看见,当场被我骂了一顿。另有一回,我的一位“同胞”也在做这种事,我虽没亲眼看见,但自觉确认无疑,就上前与他交涉,结果他不得不把搬来的两个大锅子又搬了回去。这些事表面看来我占了上风,但结果却招了怨,以致多了两个对头。 开始我并不感到自己有什么错,但每当我听道、读经、唱诗、祷告时,心里就不平安。我看到我的做法和主耶稣要我们饶恕别人的教训背道而驰。主已宽恕了我们的大罪,主也要我们从心底里去宽恕别人,可我心里却充满了埋怨和忌恨,常抓住别人的一点过错不肯放。         当上帝的话语光照我时,我就承认自己的不顺服,并且决心以后不再不顺服。但一旦上述情况再次发生时,虽硬克制自己不直接去指责别人,但心里仍是充满怨恨,不能自拔。          我发现每当定意用自己的意志和力量去遵行上帝的旨意时,总有一些东西与上帝的旨意不能和谐。我也从心底里同意保罗的话“我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行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7:18-19)         保罗在《罗马书》第7章14-15节中讲到一个基督徒生命中的挣扎。我对保罗所讲的经历是认同的,我也常感到忽然陷入了这种困境之中。但为什么会有这种经历,对《罗马书》第7章所要表达的灵意,我是模糊不清的。直至我读了倪柝声所写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一书后,才对此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         倪柝声在这本书的第9章《罗马书第七章的意义与价值》中,向我们详细论述了一个基督徒单是懂得脱离罪还不够,还必须知道如何脱离律法。律法本身没有错,因“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罗》7:12)错乃是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不是公义的,无法应付那些要求。我们是“属肉体的”(《罗》7:5,14),也是“卖给罪的人”(《罗》7:14)。所以上帝不得不借着律法,让我们经历痛苦,看到自己是多么软弱         事实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借着律法蒙上帝的喜悦。如果我们试着要在肉体里讨上帝的喜欢,我们就等于把自己放在律法之下。现在我们由于与基督同死,已脱离了律法的一切要求,上帝的律法虽仍然存在,但是赞美上帝,祂的要求已被满足,因为现在是基督在我们里面,做上帝所喜悦的事。所以保罗说: “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3)         我感谢上帝开了我的眼睛,让我明白脱离律法的灵意。脱离律法并不是说,我们可以不必遵行上帝的旨意,当然也不是说,我们可以无所不为了。相反的,脱离律法乃是说,我们不再凭自己来遵行上帝的旨意,因为我们深知我们不能遵行上帝的旨意。我们就不再倚靠旧人来讨上帝的喜欢,而是完全信靠主,在我们里面彰显祂复活的生命。         当我明白这一点后,心里的重担真正得以放下,内心的喜乐难以形容。我不再靠自己的力量来讨上帝的喜欢,而是每天都把自己交托给主。有一天,同样的情形又发生了,又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做了“手脚”,并且还有一位厨师亲眼目睹,愿为我打抱不平。但是,这一次我知道靠自己没有出路,乃是仰望主耶稣,求祂帮助我能按祂的旨意解决这个难题。         奇妙的是,在我祷告以后,我心里很平静,一点也不生气。我一面轻声唱着赞美诗,一面工作。工作既轻松,又出乎意料的有效率,不一会儿就在规定时间内做完全部工作。当我完工时,一点也不累,心里充满了平安和喜乐,我自己也希奇为什么会是这样。         有了这样一次的经历,我就天天向主祈求,盼望主时时在我里面,彰显祂自己的荣耀,也让这样的经历,成为我天天的经历,成为我的生命的一部分。         就在我起草这篇稿子时,我得到酒店奖励的通知,这是6年多来的第一次。以前我总感到酒店老板不公正,对亚洲人有歧视,现在我才看到上帝是公义的,祂从来不偏待人。我也知道自己不配得到这份荣耀,一切的荣耀来自于三位一体的真神。        我战胜罪的秘诀是:要从根本上去理解上帝的教诲,抓住本质含义后,靠圣灵行事。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于澳大利亚工作。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欲海沉浮

吴天         我是从上海来到纽约的,也就是从中国最繁华的十里洋场来到世界最大的声色之都。飘零海外,形单影只,学业虽顺利,内心却十分空虚寂寞。        许多个漫漫长夜,身为一个20多岁的年轻男人,我苦苦挣扎在欲望的躁动里。我的脑海里常常出现女人的身体,而这些女人会是我的同学、邻居、甚至是别人的太 太……我开始看色情书刊、电影和录像带。我怕得爱滋病,不敢有任何实际行动,只好这样画饼充饥。慢慢地,这就成了一种习惯,而且是难以抗拒的习惯。         我信主,是因为我感受到了上帝的爱,但我却从未认真的面对上帝的公义。因此信主后开始受上帝的管教时,就觉得很苦,觉得身为基督徒太受约束。所幸的是,我 对上帝的信心救了我,使我不敢离开上帝。但信主后,最让我感到痛苦的,仍然是色情的诱惑。我明知不对,却积习难改,所以我为自己找了很多辩解的理由:我有 需要,上帝会谅解我用这种方法解决需要;我只看不做;我这样做是一种休闲娱乐,看完就算完了……        虽然有这些自我辩解的理由,但我心中实际上却很不安。常在听讲道或退修会之后,心中被责备,立志决不再看了。但过了一段时间(有时是几周,最长几个月)便故态复萌。        实际上,看色情书刊、录像带,真是饮鸩止渴。我对异性的欲望,不仅没有被渲泄,而且愈来愈强烈,甚而强烈到每看到一个衣着暴露的女性,我就会生成不可克制的欲望。那种欲望和躁动,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汹涌而来,要冲垮我的理智的堤岸。        我知道到了非解决这个问题不可的时候了。我用冬天洗冷水澡的办法苦待自己;告诫自己,要将异性视为人(person),而不是性对象(sex object);看到漂亮女性时,要看对方的脸,不要只看对方的身材……         这些方法,虽然暂时有用,或部分有用,却始终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我苦苦挣扎,天人交战,却屡战屡败。         终于,我彻底地认识到,靠自己奋斗是不能战胜罪的。我开始转向上帝,我学会了每天读经、灵修、求告,亲近主、住在主里面,让主的爱满足我干渴的心。我发 现,只要心中有主的爱就不会再有空虚、寂寞;当心灵被主的公义、圣洁充满,有更美更好的生命成长,自然就不再耽于罪中之乐。这就犹如常饱美食之人,不会再 对小零食有兴趣了。        我终于体会了战胜情欲的秘诀是:亲近上帝、敬畏上帝、依靠上帝。 作者来自上海,现于纽约市读博士班。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迎接春光

俞微         偶然与一位弟兄会话片刻,留下余意却颇深。这位弟兄是有20余年资历的基督徒。他讲,他念大学时,脑海里一度频繁地出现孩提时代的往事,特别是一些曾做过 的错事。例如不听母亲的话啦,不得允许擅自拿取父亲的钱啦等等。这些回忆使得他忧虑苦恼、焦躁不安。在这种情形下,他参加了一次布道会。牧师的讲道,令他 泪流不止,最后他情不自禁地来到台前,接受主耶稣成为他的救主。如今他已是位学者、研究员,且还在继续深造神学。         这位弟兄得救的经历,不知为什么,竟引发我追索已经非常遥远的往事。人的记忆力有时惊人的悠久,有些往事,历经风风雨雨的吹刷,反倒更清晰地刻印在脑际。         抗日战争前夕,父亲弃家出走,抛下孤儿寡母五口艰难度日。母亲是书香名门之女,抛头露面去寻份工做,几乎是不可能的。靠阔亲戚救济不能久长,有道是:“救急不救穷”,何况世态炎凉,人情薄如纸。我约10岁那年,母亲常遣我去附近买烧饼或赊欠烧饼充饥。        战火烧到家乡,荒乱中母亲携一女二子匆匆出逃,赊欠烧饼店的事却置之脑后了。待抗日结束,返回家园,原饼店已人去楼空。借债不还是件耻辱的事,但我过去从 来没有认识到“罪”的高度。《马太福音》5:26节指出:“我实在告诉你,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指监狱)出来。”“恶人借贷而不偿还……”(《诗篇》37:21)虽然我那时还小,又有战争环境的逼迫,还不能算是“恶人”。但是,在上帝的亮光下我看见了以前不以为罪的罪。        8岁时,小学三年级。学校里设有专卖零吃的小卖部,由一对年轻夫妇经营。小学生拿两三个铜元,就能在小卖店买到一小包铁蚕豆,或几片山楂片等等零食。那时 我很贪吃,只要有几个铜板,就往小卖店跑。夫妇俩对小学生十分亲切和蔼,还特别喜欢我,常常抱着我坐在他或她的膝上,任意拿取各式零食给我吃。后来发展到 未经允许竟随便选取桌上的各色小食品。我本不应有这种近于偷窃的行为,由于这对夫妇对我的溺爱纵容,人性中的罪性自然地暴露出来了。         忆最初我来到主耶稣前,第一关就是认罪,真正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并且一出生就是。认罪以后,更要深入理解人的原罪、罪性、罪行等,得有勇气每天对付罪的根源。感谢上帝,我很愿意认罪,而且唯恐自己还在继续犯罪。         每一个基督徒应该知道自己时时刻刻要在罪的揭露中成长,沿着“道路、真理、生命”的指向航道不断战胜世俗之罪。“春天不是一只燕子招来的,燕子确实无力做 成春天。但如果那燕子察觉春天的话,决没有坐视不来的道理。若所有土地草木都只等待,而不为春天去准备的话,春天也许不会来临。”(托尔斯泰语)这段话颇 含哲理。春天不应是等待,要为春天去准备:开垦、犁地、平整泥土、播种…… 作者来自北京,曾任首都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成长篇

婚礼

苏百达        美国弗吉尼亚州西南部的一个小镇上,农庄旁的教堂钟声阵阵,弥漫在整个山谷,招来了三三两两的人群。        多可爱的阳光,满山如画的秋色!轻风吹过,落叶沙沙。        白色的乡村小教堂内,牧师和新郎已站在台上,等待正式时刻的到来。他们注意到长椅上有人在窃窃私语,有人眼光中流露出好奇、兴奋、轻视……的表情。         那老旧的管风琴奏起来了,是瓦格纳庄严的婚礼进行曲。         新娘出来了!         来宾们都站起来,所有的目光都同时投向白面纱后那动人的脸。然而,玛丽·K的化妆品无法盖住新娘脸上的苍白。她穿的是常规、雪白的新娘礼服 美丽得像天使。        她走上台,似乎有点紧张。新郎伸手牵住了她的手,并给她一丝安抚的微笑。        任何人看到这个新郎都会断定他至少是个诚实的知识份子。虽然他也饱经风霜,然而,此刻,在这一片神圣、详和的气氛中,他的心也像身边的腊烛一样–融化了。        这对新人的后面有座圣坛,坛上放着一大盆洁白的百合花,正散发著醉人的幽香。它似乎具有一股魔力,催使新郎渐渐地沉浸在往事的汪洋里:        文革时离乡背井,车厢窗口上涕泪成行,尖利的汽笛声像是魔鬼的狂笑;煤油灯下自学苦读考上北大;追求、狂爱、失败、再追求、再失望;道路的尽头,走为上策:考托福、盼签证、像一片落叶漂洋过海,沉浮在异国他乡……然而,铅灰色的苍空终于出现了一道阳光。偶然的机会在校园里认识丽莎,她是教育系的学生,生长在美国南部的小城。她永远是那样快乐、开朗、欢笑。不管她是单纯、天真、或是无知,他只知道这一点:丽莎使他第一次感到幸福。         命运啊,命运!为何牵着我走这条漫长的弯路呢?有时候天上连一颗寒星也没有,冰雪的道路看不到可取暖的火,更没有同行伙伴的同情……        “华-伟-陈,你愿意–娶丽莎·可林,作你合法的妻子吗?”         “Yes!yes,I do!”牧师的问句打断了华伟的回忆,他的回答几乎是喊出来的。        最后,在牧师的示意下,这对新人一起跪在圣坛前,在牧师阵阵的祈祷声中,默默地领受上帝的祝福。        华伟啊,华伟,你一直是条铁汉子,从来不寄望于任何神仙皇帝。整个世界上你只相信一个人–自己。文革时被拳打脚踢你也不曾屈服过,为什么今天却跪在众人面前呢?        他里面有一个声音在责问。 […]

No Picture
成长篇

报复之心

简妮口述         我这个人报复心很重,谁要得罪了我,我一定不依不饶。我去商店里买东西,如果碰上收银员态度不好,给我脸色看,我马上会去找商店经理告状,说店员态度恶劣、而且对我“种族歧视”。         有一次我搬家后,想买一个床垫。刚好从报纸上得知一家人要卖床垫。我去看后觉得可以,就付了100美元买下,说好第二天租车去搬回来。回家后想到买一个新 床垫也不过200美元,就改变了主意,打电话对那家人说我不想买了,那家人说不行。我说:“我可以付15块钱给你们作为赔偿,但是你们得把那张100美元 的支票退还给我。”那家人仍不同意。我于是告诉他们:“床垫我不要了,而且我会通知银行停止兑现这张支票。”         我通知了银行,然而一年之后,那家人利用银行的疏忽,兑现了那张支票。我打电话到那家质问,那家的女主人却骗我说:“我们不姓陈啦。姓陈的已经搬走啦。”        我坐在家里,越想越生气。既气自己的错误(这件事我也有错),又气银行的不负责,更气那家人的贪心–我没有拿走他们的床垫,他们却白白拿走了我100块钱。        “我得惩罚他们一下。”我这么想。于是我脑海里出现了很多惩罚他们的场面:我每天都打电话去骂他们,叫他们不得好过;我想办法弄到这家人的所有亲朋好友的 电话,再一一打电话给这些人,让这些人都知道那姓陈的一家质量多坏;或者我把这件事写成一篇文章登在报纸上,指名道姓地骂他们……         正当我这么生闷气、气得胸口疼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本当月的《海外校园》。里面有篇文章谈到如何对待别人的罪时引用了《马太福音》18:32-33“你这恶奴才……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又有一篇文章引用《罗马书》说:“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我想,真的呢,上帝没有按我们的罪 惩罚我们,反而赦免了我们,我们怎么就不能也宽恕别人呢?更何况,个人的力量是这么有限,又能怎么报复别人呢?无非自己气得难受而已。不如把这一些都交给 上帝,祂自然会做出最好的安排。         所以,我战胜罪的秘诀是:阅读依据圣经正确指导帮助我们生活的好刊物。 口述者来自中国大连,现于美国洛杉矶工作。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1997年。

No Picture
编者的话

妙手重抚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         近几年来,海外﹙尤其在北美﹚中国学人的“信主热”方兴未艾。在世界各地的《海外校园》读者,常 捎来亲友同学信主的喜讯。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隐忧。例如,在福音聚会中举手决志者甚众,但相对的,其流失率也十分惊人:不少人一时的热情已过,逐渐趋 向冷淡;许多人虽已公开受洗,但其生命、生活并无明显的改变;不少自认为是基督徒的,对人、对事、对是非善恶的标准,与从前大同小异……这些情况令许多关 心中国学人的同道们痛定思痛之后,不得不反省:我们当如何做,才能领人真正“归主”而非单单“信主”?         我认为,有三项基要真理,是每一位初信的中国学人(也包括所有人)必须清楚认识的,否则将重蹈上述覆辙: 一、何谓重生得救?        许多“决志”的中国学人之所以举手甚至受洗,是仅在头脑中(head)相信神的存在或承认耶稣是人类的救主,但却未曾打开心门(heart)接受祂为个人的 救主;许多人单从理性上承认人都会“犯错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却从未在圣灵光照中彻底知罪、认罪;有些人笼统地承认自己有与生俱来的罪性, 却未具体鉴察自己的罪行和罪念。正如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在《追随基督》一书所说:“教会里面普遍性地宣称罪的赦免……以为在知识上接受这一套观念便足够,不 需要一颗忧伤痛悔的心……(以为)蒙饶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而不需要遵守教会的纪律,领圣餐而不需要认罪,获赦免而不需要个人的忏悔。”若我们继续传讲这 种“廉价的恩典”,会使许多人误以为已完成了入教的手续,稳稳得到进天堂的门票。实际上,他们却从未真正入门。          我们必须强调,“悔改”就是从罪中一百八十度转回,它和“认罪”是一体的两面,是每一个重生得救者不可或缺的经历。 二、何谓作主门徒?         有些人在海外“入教”,就像一些求神拜佛的人一样,是为了得好处。这与很多国内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信主时就准备“入狱”,成为强烈的对比。          我们深信,作主门徒,与成为“教徒”截然不同。门徒是甘愿撇下一切跟随主的人;是完全舍己,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的人;是渴慕荣耀的天国,为要进入,愿意如 基督在“山上宝训”所说,挖出那叫他跌倒的眼睛的人。若在布道会呼召或文字宣教时,有意无意用信主的好处利诱人,却未阐明作主门徒的代价,这是误人子弟! 三、何谓信靠主?          中国古代的文明起源于多灾多难的黄河流域,孕育了中国人自古以来或向命运顺从,或想凭借自强不息的毅力去战天斗地。中国学人多年来从艰苦险恶的环境中成长, 也已习惯自我奋斗,因而在得救、得胜的路上走得特别吃力。他们总想靠自己的努力成圣,因此很难交托、信靠。就像一个坐在车上的人不敢卸下重担,因为不习惯!         我们认为:信而靠之,仰而望之,交而托之,都是初信的学人特别该有的经历。它们与圣经中所说的靠圣灵行事、回转像小孩,是相关的功课。学会了,才能体验“得安息”的愉悦。         因此,为了帮助本刊初信的读者~FK6;在真道上进深,在灵命上成长,《海外校园》在两年前己经构思,决定除了出版布道性的双月刊外,更在1997年另增加 两期进深特刊。本期首先讨论的主题是“罪”。我们特以亲身见証、来信与对话、心灵独白、历史长廊中的信息……等各种角度,特别针对中国学人常提出的困惑, 分享对这项基要课题的体会。        […]

No Picture
成长篇

失眠

徐颂主   我从中国大陆来美已快10年了。上帝怜悯我,把我从一个无神论者,一个党员,改变成为一个蒙祂慈爱的孩子,一个称祂为天父的有福的人。   这里单说一说上帝对我失眠的医治。我很小的时候就有睡不着觉的经历。我出生在农村,从小与泥巴打交道。父亲不识字,但很聪明,是当地人人皆知的建筑 师。母亲是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从小嗜书如命,后来睡眠不好也许就与此有关。我从小学开始,就看大本大本的小说、传记、历史书等等,大 都是文革抄家后流散开来,被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带到农村来的。所有能读到的书都读熟了,就千方百计找书看。最令人向往的就是能借到一本书。有时候捡到一张 旧报纸,或是一张破纸片,只要上面有字,都要翻来覆去看好几遍。那时日子很穷,吃的穿的都是最简单的。难得父母给几毛钱,就走十几里的路去县城新华书店, 买一本小说,一边看一边走回家,还没到家就已看完了。   从十一二岁开始,就有过几次睡不着觉的经历。一闭上眼,看过的小说,一行一行,一页一页,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浮现在眼前。有一个晚上,全家人都睡 得很香,我一个人翻来覆去睡不着,眼看着从天窗照进屋来的月光,从床的这头,静静地慢慢地,移到床的那头,心里烦得不得了。第二天早上我妈妈忧心忡忡地问 我爸爸:“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睡不着觉呢?”   长话短说,1988年我来美国后,起初两年都睡得不错。我与太太信主受洗,平时也常去教会和查经班。从90年的圣诞节季节开始,睡眠变得时好时坏。后来(91年底)碰上的邻居是摇滚乐爱好者,常常摇滚到凌晨,有时连我们的楼板也在摇。我本身也有问题。因学习成绩不错,人比较骄傲一些,期望比较高一些, 喜欢控制和支配周围的人和事,所以比较容易受伤。碰上不如意的事时,就会心里愤愤不平。这些因素加在一起,使得心里越来越缺少平安。常常晚上回家,还没到 家,就担心家里是否又在摇滚了。上床睡觉时也在担心,怕睡到一半又被吵醒。心里总像有块石头压在那里。         92年5月中的一个礼拜四,我在家看书。因前一天晚上吵得没睡好,中午靠在床上想睡一会,也被摇滚乐吵得睡不着,人很疲劳又看不了书。心里便冒出一个念头:“老睡不好觉,这样下去,肯定身体吃不消,精神也会崩溃。”这个念头一出来,害怕便抓住了我的心。人变得很紧张,很难受。太太百般安慰体贴,也没有好 转。吃安眠药,开始两天有用,后来就没有用了。心里的害怕越来越重,饭也吃不下,常常紧张得冒汗。心里总在想:“这一关我过不过得去?上帝会不会救我?” 我迫切祷告:“上帝啊!如果你能治好我,我就一生一世跟随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一天又一天,感觉越来越不好,心像被紧紧地压住,喘不过气来,实在难受到极点。觉得世界已容不下我,大地要张开口,把我吞下去。心里很理解那些自杀的 人。但基督徒不能自杀,我盼望最好是走在大街上被歹徒一枪打死,或是开车车祸丧身。很后悔没有买人寿保险。我对太太说:“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太 太只有伤心哭泣。许多主内弟兄姐妹,在马里兰州、在宾州,都为我祷告。   又勉强撑过了一周,正好是教会举办特别聚会的第一场祷告会,我和太太便一起去参加。在聚会过程中,心中奇妙地涌出一种对主耶稣深深的感激之情。这是前 所未有的。在神圣高大、洁白放光的主耶稣面前,自己是多么渺小,多么污秽,多么地不配得祂的爱。但主耶稣竟然流血舍命来救赎我,又亲自来看顾我、光照我。 心里油然而生对主耶稣的爱与感激之情。主的平安奇妙地充满我的心,当天晚上便睡得很好。太太和我都非常高兴。那是我第一次经历主耶稣的医治。从那时起一直 到现在,我一直睡得很好,精力也很好,读书和研究都应付自如。   回首过去,这一段的路靠我自己是走不过来的,完全是主耶稣扶着我走过来的。通过这件事让我更深地认识祂,信靠祂,爱祂。祂带领我学习一个功课:无论我们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只要恒久忍耐,专心仰望主耶稣,呼求主名的必不蒙羞,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于美国联邦政府商务部从事材料科学工作。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二期,1997年。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何苦如此

文峰 本文原刊于《进深特刊》第一期 在一片纯洁的白色上面,出现了一个黑点。 面对“罪”这个事实,人们有各种反应: 1. 否认粉饰太平 2. 遮掩推到墙后 3. 美化贴花装扮 4. 炫耀不以为耻 5. 串联拖人下水 6. 撇清与我无关 7. 责怪是你的错 8. 推卸你要负责 9. 妥协半留半弃 10. 自救苦撑到底 这是何苦呢?面对罪,你可以得胜有余: 信靠仰望十架!(《罗马书》6:5-8) 丢弃深恶痛绝!(《罗马书》6:1-2)

No Picture
成长篇

论罪

远志明       提要﹕信仰不是迷信,救恩不是形式。本文根据圣经论証了﹙一﹚主耶稣的赦罪之道,﹙二﹚信徒应有的态度,﹙三﹚实际生活的运用。 罪的困扰       信主之后,无论在神学教导上,还是在个人经历上,罪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在神学教导上,有以下说法:       一﹑我们虽然认罪悔改﹑重生得救了,犯罪还是难免的;        二﹑耶稣的血已经遮盖了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一切的罪;       三﹑我们得救全靠恩典,无关行为;       四﹑我们犯罪会受管教、少奖赏,但不失去救恩﹔       五﹑魔鬼常用我们继续犯罪的事实到主面前控告我们,好叫我们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得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