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新世代! 新方向! --《進深特刊》明年調整內容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過去六期的《進深特刊》以“真道上進深、靈命上成長”為目標,旨在幫助《海外校園》初信的讀者建立信仰的根基。三年來,本刊許多讀者已由初信者成為教會/團契的同工,甚至有不少人全職或帶職事奉,成為教會的領導者。       經過禱告和徵詢,本刊決定從公元二千年起,大幅度調整《進深特刊》的方向和內容。今介紹如下:       宗旨:卄一世紀海內外中國基督徒知識份子的見証     目標:      1.確立價值觀:透視卄一世紀的時代思潮和文化現象,以基督徒的價值觀回應並更新。       2.建立合一∕方向感:結合海內外中國和華人基督徒的見証和經歷,共同檢討、評析、尋求中國教會的過去、現在、未來。       3.塑造屬靈領袖∕僕人 提供事奉者所需的培訓和交流。       4.培養內在生命的成長 提供中國學人靈命進深的教導和見証。 風格:       1.可知性、可行性、可讀性,三者兼顧。       2.以先知性的眼光,牧養者的胸懷,同工間的情誼,作心靈的對話。       3.秉持《海外校園》有靈、有情、有理的風格,綜合〈Christianity Today〉和〈Leadership〉的深度,溶入〈Moody Monthly〉的親切感。 對象:海外華人教會和國內外中國學人中,有見証、有使命感的基督徒。 內容: 一、透視篇50﹪        1.挑戰與回應        卄一世紀中國教會對時代思潮、時局、科技、影藝、文學、經濟……各方面的挑戰,應如何回應。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塊精金錘出來

吳仲生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聖經《歷代志下》第四章中記載,所羅門造了十個金燈臺和十張桌子放在聖殿裡。在其後的第19節中,又提到陳設餅的桌子,是用複數表示(參考英文譯本)。而同樣的記載在《列王紀上》7;48中,桌子卻是用單數表示,看來是指著一張桌子說的。而且在《歷代志下》13:11中,所羅門的孫子亞比雅說到在殿中的桌子與金燈臺時,都是用單數。究竟在聖殿中是有十張桌子還是一張?十個金燈臺還是一個?聖經有矛盾嗎?       當然沒有!不但沒有矛盾,還藏著重要的意義。主耶穌說:“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都要成全。”(《太》5:18)意思是在舊約律法上所記的都是“將來美事的影兒”(《來》10:1)。到了新約,這些預表的事都要得到應驗、成全。聖殿的包金桌子很直接地預表了“主的桌子”(《林前》10:21,文中“筵席”在英文譯文中為“桌子”),就是主耶穌在最後晚餐時所設立用來記念祂的擘餅聚會。在《出埃及記》25:29-30中記載,在包金桌子上有陳設餅和奠酒的瓶,明顯地預表主餐中的餅和杯,也就是象徵著主的身体為我們擘開,血為我們流出。       至於金燈臺,《啟》1:20直接說明是代表教會。而在《啟》11:4又指著兩個見証人,說他們是“兩個燈台”。所以這預表又特別指到教會的見証。在律法中,金燈臺總是與桌子相對著放(《出》26:35),而且還有特別的點燈條例(《民數記》8:1-4),強調燈光必須往前照。可見燈臺的作用是要照亮桌子。今天教會見証的重點也是耶穌的代罪受死,這同樣是守主餐的目的:“是表明主的死。”(《林前》11:26)       明白了金燈臺是預表教會後,我們便能解答前面提到的多個燈臺還是一個燈臺的問題。在神永遠的心意中,教會只有一個,就是基督的身体。這個宇宙教會是由古今中外一切信主的人所組成的(《來》12:23)。但同時在聖經中也常提到有眾教會的事實(《加》1:2; 《啟》1:4),就是指著在不同地方中基督徒各自組成的聚集。甚至在家中的聚會也稱為教會(《羅》16:5)。這兩種用法沒有矛盾,因為宇宙教會是人所難以看見,難以理解的,必須透過在特定時空的個別教會把它彰顯出來。但神要求這些教會都見証同樣的福音,要合而為一,使人看見基督的身体。       在摩西所造的會幕中,金燈臺只有一個。所羅門造的聖殿,長寬都比會幕增加了,裡面便放了十個金燈臺。正如早期從耶路撒冷起,教會只有一個,但後來門徒出去傳福音以後,得救的人數增加了,便在各地建立了個別的教會。聖靈既然在另外的經文中以單數來形容聖殿中的多個金燈臺,我們便看見了在神的眼中,這眾多的教會都是那唯一的宇宙教會的一部份而已。       上面的討論也使我們看見,神是非常重視教會的合一及彼此相愛,這是主耶穌的命令,也是祂的禱告(《約》13:34; 17:21)。只有這樣才能見証我們是主的門徒。神的這個心意,在祂吩咐摩西該怎樣造金燈臺時已表明出來了。一個金燈臺有七個枝子,可放七盞燈。但這些枝子都要連成一個整体(參《出》25章)。今天的教會也是由個別的基督徒組成,主也是這樣要求我們合而為一。       但這不是容易辦到的。神還特別地吩咐,整個金燈臺要用一他連得(約75磅)的一塊精金錘出來。在會幕中的金器,便只有這燈臺有這樣特別困難的要求。首先必須把許多的小金塊、首飾等重新熔出煉淨,才成為一大塊的精金。然後要經過無數次精心設計的錘打,才能打成一個極其複雜的燈臺形狀。過程中不能折斷重合,這是何等困難的工作!按人的想法,總有比這省事得多的作法,但神在這裡卻是特別強調金燈臺一体的特性。同樣地,今天要達到教會合一,也必然要經過各種各樣的錘打。但願弟兄姊妹在經歷這些困難時,都能從這金燈臺的預表中看到這些錘打不是隨意的,是為了叫我們成長,而且最終形成的金燈臺,是何等的榮耀。我們便能忍受各種的打擊而不至於折斷。       主耶穌說:“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太》5:15)今天神也是要尋找一群愛祂的人,把他們造成祂的金燈臺,把神的光照耀出去。你願意接受祂的錘打嗎? 作者來自香港,現在美國艾俄華大學從事物理研究。

No Picture
成長篇

最短路程

小德蘭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前言       小特瑞莎(小德蘭,St. Therese of the Chied Jesus)於1873年1月1日生在法國阿松城,他父母都是敬虔愛主的人,他們年輕時曾有意入修道院,但都被當時的院長拒絕了。後來二人結了婚,婚前她的母親禱告說:“神啊!我既不配作修女事奉你,但願在我進入家庭之後,所生的兒女都奉獻給你,為你所用。”神實在聽了她的禱告,給了她九個孩子,小特瑞莎是最幼的一個,她從小就被人疼愛,她是一家人之中心,是她父親心目中的“小王后”。       但這樣快樂安逸的日子並不長久,在小特瑞莎五歲的那年,她母親便撇下他們回天家去了。這一打擊在她小小的心靈中留下了一個深的傷痕,從此這活潑快樂的小特瑞莎也就變為沉悶憂鬱的孩子了。同時她開始學習愛神,也常想到永生問題,這是她與其他小孩不同之處。其實她並不比別人強,因她天資俊美,她就驕傲愛虛榮,她自己也說,若不是神特別憐憫的話,她不知會成為如何放蕩不堪的人了。       愛神的心在她裡面與日俱增,她十五歲時想終身奉獻給神,但因年紀小,修道院不能收留,經過多次申請,才蒙允准。她在院中過了九年刻苦幽靜的生活,她愛受苦的心與愛神的心是同樣的強烈,但因年幼体弱患了肺病,於1897年9月20日便被主接去了(年二十五歲)。她臨終時的一句話是:“我的神!我愛你”。以下的話是小特瑞莎自己說的。——是從她的自傳中摘譯出來的。 小特瑞莎生前最後一封書信       我的弟兄:快樂罷!因為使徒工作的起首便受了十字架的印記,主耶穌不是用智慧的理論來建立祂的國,乃是藉著苦難和逼迫。       雖然人必須純潔才能到聖潔的神面前,但我知道祂是公義的,這公義叫人害怕,卻是我信心和快樂的泉源。公義向著罪是無情的!嚴厲的!它也彰顯了神的慈愛、良善,我如何盼望神的憐恤,也如何盼望祂的公義。       我的路完全是信和愛,我不能明白為甚麼人會害怕這位滿了愛情的朋友。有時我看一點書,書中講到“完全”和達到這目標的難處,我的頭便痛了,我把書放下,那些議論使我頭腦疲倦,心中乾燥,我便去讀聖經,於是一切都清楚了,輕省了,一個字就把無限量的奧秘打開。“完全”也顯得容易多了,而我看見只要我承認自己的“無有”,像小孩那樣投奔神的膀臂就夠了。這些美麗的書只為著一些大而高深的頭腦的,我不能明白,更不能實行,我以我的微小為喜樂,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幸而“我父家中有許多住處”如果只有那些不可思議的住處,及艱難的路,那我一定永遠進不去。       你的心太大了,不能傾向地的安慰,就是今天,它(心)的住所也該在天上,因為經上說:“你們的財寶在那裡,你們的心也在那裡。”(《太》6:21)你的財寶不是主耶穌嗎?祂現在在天上,所以你的心應該在那裡!這一位甜蜜的主,早已把你的不忠忘了,祂只要看見你的心渴慕完全,祂便心滿意足了。       我同意你說的話,主的朋友們的不完全,比祂的仇敵的過犯更會令祂難過,因為這是在親家所受的傷。但是,親愛的弟兄,當祂來和那些真愛祂的人接觸時,如果他們每次有了過犯以後,都來投在祂的懷中求祂饒恕,祂對祂的天使說:“拿戒指來戴在他手上。”啊!弟兄,祂的仁慈和憐憫是少有人知道的,不過要享受這寶貝,我們必須謙卑自己,承認我們的“無有”……到這裡很多人就退縮了。       吸引我向著大家,就是主的呼召,就是盼望能愛祂。並得著許多人來愛祂,在永世裡讚美祂。       我從來沒有求過神叫我早日離世,這是個膽怯的禱告——但是從小就知道我的生命必不長久。       我覺得我和你在一條路上,就是愛和受苦的路。我們如何平安度過這世界的波浪和洪濤呢?就是藉著棄絕自己。       我一直盼望你能明白主耶穌所期望的愛,你上一封信使我滿了快樂甘甜,我看見你的生命和我的生命是聯合的。我並不希奇,你以為和主熟識是件難事,因這不是一天可以達到的。但我知道怎樣達到的路,我會更多的幫助你來走這條美麗的道路,不久你便會和奧古斯丁一同說:“愛是我的磁石。”       當你讀這封信時,大概我已不在人間了,我不知道將來如何?但我能肯定的說,我的良人已在門口了。如果我能多活幾天,那是個神蹟,因祂從不做無謂的事。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夜半呼聲 --讀愛德華滋《宗教情操真偽辨》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愛氏的著名講道詞       “一個被神的靈所重生的人有什麼樣的特徵呢?……基督徒的靈命絕不在於一次驚心動魄的歸主經歷,或震耳欲聾的禱告讚美,或強而有力的講道;也不在於長時間的禱告,或被福音佈道感動得痛哭流涕……一個人很可能具有以上所有的經歷而卻仍未重生得救。”(注一)這段書引,特別是最後這句話,進入我的眼中,我首先的感覺是,這大概是哪位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紅衛兵”的“大字報”,怎麼連最基本的神學知識都不懂。定睛再看,此文引自《宗教情操真偽辨》(The Experience That Counts),而作者竟然是約拿單‧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十八世紀神在美國重用的大神學家和大奮興家,美洲大醒悟時代(The Great Awakening)的屬靈領袖。       愛氏於1703年生於康州(Connecticut)的一位牧師家中。1720年畢業於耶魯大學,然後在紐約的一間長老會任牧師。自1727年繼承他外祖父Stoddard牧師,出任麻州(Massachusetts)北安普頓一間公理會的牧師。在任期間經歷了美洲的大醒悟。後被聘為普林斯頓大學的校長,1758年於任職期間患天花逝世,享年55歲。       愛氏智慧卓越,博覽群書。他早期相信加爾文注重強調的上帝權能和預定論。當神興起的大醒悟從歐洲臨到美洲時,他被神置於當時大復興的領袖地位。在教會中,因為他堅持聖徒是真蒙揀選的,而不隨當時的宗教觀念。例如對聖徒領聖餐的資格,他就發表過《論領聖餐的資格》(Qualification Requisite for Full Communion)。所以於1750年被辭職。1954年,他的名著《論意志》(Treatise on the Will)問世(注二)。1765年,在他逝世後七年,他的《論真美德的性質》(The Nature of True Virtue)出版。       愛氏在大醒悟時代中,曾有一篇著名的講道,〈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注三),直指人的罪、人性的偽善和地獄之火。其中,他義正辭嚴地提醒那些自以為是“基督徒”的人,“所以你們凡未被聖靈的大能將心靈大大改變的人,你們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從罪中的死活過來而進入嶄新生命的亮光的人,都落在忿怒的神手中。雖然你們在許多的事上改變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熱忱,又在你們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這些都算不得什麼;只有神的美意,才能叫你們此刻不為永遠的沈淪所吞滅。”(注二)據說當時愛氏講此佈道詞時,聽眾哭聲一片,以至愛氏不得不要求他們安靜,講道才能繼續。 真偽不辨的六大問題        本文開頭提到的《宗教情操真偽辨》是愛氏的另一部名著《論宗教情操》(Treatise Concerning Religious Affections)的縮寫本。基督教改革宗將其翻譯成中文,於1994年出版。本書是愛氏在美國的大醒悟時代中,出於一位牧者對當時出現的真偽宗教的現象的關切,並為了復興效果的持續和見証,所做的一系列的講道(1742-1743)。此講道集經整理後於1746年出版。書中愛氏“一方面要反擊一切拒絕宗教上所有的情感成份者,一方面也反對那些濫用情感者。”(注二)平衡而又大膽地為神所興起的大醒悟進行辯護。正如愛氏在該書序言中所概括的,他希望此書能幫助信徒明白一個最基本的問題,“一個得神恩寵,走向天堂之路的人,有什麼顯著的特徵。”(注一,第三頁)他一針見血地指出,若我的心裡對真偽宗教不清楚,就會產生以下一些問題:(同注一,第四頁)       […]

No Picture
成長篇

未來的弟兄

謝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的先生尚未歸主,而我盼望他能有一天成為主內的弟兄。因此我稱他為“未來的弟兄”。       我曾經是個爭吵不休、幾乎親手拆毀自己家庭的愚妄婦人。可是信主後,神從根本上改變了我。       有一天,當我“未來的弟兄”想起我們的一個朋友時,突然對我說:“你給他打個電話,勸她信主,免得她老跟丈夫吵。”       感謝讚美主!如果他沒有看見神改變人生命的力量,他會這麼說嗎?      又有一次我們閒聊,談到人心的敗壞、道德的淪喪、家庭的脆弱時,“未來的弟兄”忽然眼睛一亮,說:“咱們以後給兒子娶個基督徒太太吧。”       感謝讚美主!他已經隱隱約約地看到,“耶穌是現代人的希望”了!       “那你們趕快好好幫她禱告吧!”當“未來的弟兄”聽說我們教會一位姊妹的情形很不好的時候,認真地這麼對我說。       感謝讚美主!如果他沒看見禱告的功效,他會這麼說嗎?       “今天我收到一個中國同學的E-mail,他告訴我們大家如何賴掉國際電話費。這人準不是基督徒!”       感謝讚美主!他已經看到了神的聖潔!       前年聖誕節,我去加州參加“中國學人培訓營”。行前,我求神,使九個月大的女兒在家乖乖,不要惹先生生氣,使得先生以後阻擋我參加類似的活動。因為女兒一向不願要爸爸抱,尤其是晚上。       回來後,先生說女兒比我在家時還要乖很多。可就在回來的那天夜裡,女兒哭了四五次,每次都得我抱著她又拍又搖很長時間。      “你知道她為什麼又不乖了嗎?”先生忽然問我。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現在不乖,但我知道我不在的時候她為什麼特別乖。”      “為什麼?”       “因為我走之前求神讓她乖,所以她就變得很乖。”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修拾遺

葉衛平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曾有教會長者指出,從差傳的角度來看,華人基督徒的雙語能力是神特別的恩賜。散布在世界各地,尤是在北美、澳、紐,以及歐洲的華人信徒,大多不須再費很大功夫去學習語言。而許多蒙差派往亞、非的歐美藉宣教士則非得折騰一陣子去學習當地語言不可。我們該分外殷勤了,不要把銀子埋在地裏如懶僕。       今年初買了一本中英文各佔一半版面的聖經。我計劃把英文版好好讀一遍,希望日後以英文講傳福音時,不要再像以前那般結巴。不料收穫遠不止於解決英文卡殼的毛病,英文版聖經竟還是個人讀經靈修的上佳工具。       首先是讀英文的時候得用心。使用中文幾十年,再謙虛也得承認中文比英文流利。看中文報刊小說早就養成了一目幾行的習慣。以此法看書報,倒也經濟實用,讀聖經卻不太妙。但因為習慣了,不自覺讀經時也是如此讀法。使用英文,則無此捷徑,非得正襟危坐,老老實實地用心細讀。這下子可乖乖不得了,發現以前用中文讀過多次的書卷,竟漏掉了許多精義沒留意。中文的流暢造成了自己的粗心,而英文的不足倒彌補了粗心的錯失,也忒始料不及。      還有一好處是兩種文字可以互相補償,令讀者更精確地明白。我想讀者若希臘文和希伯來文俱精的話,固然大妙,不然如果兼懂中英,亦蒙福不淺。以下列出若干章節與弟兄姊妹分享。中英文皆備。英文為NIV版(新國際版)。篇幅所限,未可盡錄。 “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王上》9:11) “Then a great and powerful wind tore the mountains apart and shattered the rocks before the Lord.” 按:“崩山碎石”在中文可被理解為裝飾句,形容風力強勁。英文直接指出那風勢裂石崩山。 “耶和華你的神……且因你喜樂而歡呼。”(《番》3:17) “The Lord our God ….will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一齊讀

華寶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因好友相邀,周末常去查經班學習。以前家中雖有聖經,偶爾翻翻,似懂非懂。盡管閱讀中文沒有什麼障礙,但家中的聖經並不是用八九十年代流行的漢語寫的,加上歷史、地理背景等不甚了解,頭沒有開好,就只能把書合上了。       去了查經班,大家一起學,就易讀了。查經班弟兄姐妹也介紹《海外校園》上關於怎樣讀聖經的文章給我看,如第28期上史正的〈不要走馬看花〉和王國顯的〈讀經之路〉等。這些文章大多是介紹聖經的個人學習方法。這些方式各有千秋,但我認為,還是不夠的。孤軍奮戰,往往學不深,學不透,有時還會曲解其意。       聖經是神的話,傳的是福音,体現的是家庭式、集体式的精神(這也許就是教會中互稱弟兄姐妹的一個原因)。由此,我想讀聖經最好也應注重集体(家庭),即多些人一起學。       不同背景、經歷的人一起學,各人具有的基本知識不一樣,角度、思想方式也不同,理解也會有區別。大家一起學習,就可相互補充,加深理解。       對聖經裡所敘述的人物、歷史背景、地理環境、風俗文化和語言習慣等,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一目了然的,各章節的作者、寫作年代等也都不同,大家一起學,就可化難為易。       一般來說,有信仰的易讀,還沒有信的要難讀些。因為前者有信心作為基礎,後者以實覺為依據。已信仰的與慕道的一起學,有利於了解其他朋友的思想方法,問題所在。大家一起分享各種各樣的見証,更有利於把福音傳給鄰舍(這正是一個基督徒應做的事)。       有的弟兄姐妹在傳福音的過程中碰到問題,一時解不開,大家一起學時,把問題講出來,就好解決了。       總言而之,信仰問題與科學問題是有區別的,學習神的話,領會神的心意,方法應多樣化,不能光依靠個人的智慧與能力,更應依靠大家庭的力量。  

No Picture
透視篇

一個年輕女子的良心

頌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過去有一段時間,在大陸是忌諱談良心的。因為若說起良心就會和“階級鬥爭論”唱反調。1964年我在上海郊區參加“社會主義教育運動”時,有一位正在被審查的農村幹部的孩子不慎跌斷了手臂。我見孩子還小,甚是可憐,就動了惻隱之心,馬上拿出十元錢交給那位幹部,囑他們趕快帶孩子去看病。但事後不久,我即受到工作隊隊長的批評,說我階級立場不穩。他責問我道:“你這樣做,如果讓貧下中農知道了,他們會怎麼樣看待這個問題?”我當時真不知如何回答。好在他也沒有深究,不然的話真可能惹出一些麻煩來。       但近年來,我發現無論是文學作品還是人們日常的閒談中,已越來越多地談到良心,這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我也把它看成是自改革開放以來,大陸言論逐步趨向自由的一種表現。       前不久,我在甘肅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九九年第一期《讀者》雜誌上,看到人民日報前文藝部副主任舒展寫的散文〈良心的明燈〉,讀後激動不已。在文中作者特別說明他不信宗教,但他對基督徒因信仰而產生的大無畏精神表示欽佩。〈良心的明燈〉一文中的主人公江小燕,是個普通的信徒。她在高中畢業時,剛好遇上“反右”運動。當時她才十九歲,她非但沒有按照組織上的意圖揭發,反而保護要被打成右派的老師,從此交上了惡運。文革開始時,她是一個二十九歲的無業青年。但作為一個基督徒,她不忍心看到許多人自殺,不忍心看到這種大規模的暴行愈演愈烈,所以她給周總理寫了一封求救信。為寫這封信,她瞭解到傅雷夫婦自殺的情況,於是又冒稱是“反革命要犯”的親屬,為的是可以保存他們的骨灰。因此她自己捲入了一場大災難,受到工宣隊私設公堂的嚴厲審訊。她的良知和信仰恰恰是在中國最重要的兩大政治運動的關鍵時刻,顯示出人性善良的本色。更可貴的是,江小燕做了這麼多好事,多年來卻一直隱姓埋名,從未公開顯露過自己。她這樣做,只因受到自己良心的驅使。作者舒展認為這樣毫不利己默默無聞做好事的有神論者,同以殘害好人為樂趣至今仍然不思悔改的無神論者比起來,真是有天壤之別。        聖經告訴我們,人是神按自己的形象造的。神在造人時,“將生氣吹在他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創》2:7)神所重用的僕人倪柝聲,在他的著作《屬靈人》一書中,又告訴我們人的靈乃是分作三部份,或者說有三大功能。此三者就是人的良心、直覺和交通(指與神的交流,就是敬拜)。他說,良心的分別是非,並不靠著頭腦裡知識的影響,乃是一種天然直接的判斷。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經驗中,我們也能体會到,良心(或稱良知)的功能是非常特別的。有時候你頭腦裡的知識學問都告訴你可以這麼做,你有權利這麼做,你這麼做可以得到好處,可是你的良知通不過;有時你的理智阻擋你這麼做,告訴你如果這樣做一定要吃虧,可你的良知卻老在催促你去做,不做心裡便覺得不平安。一個重生的基督徒,有聖靈在他的心裡,使他的良心對罪更加敏感,因而也更加渴慕和喜歡聖潔公義的法則。他的良知會幫助他在行事為人上,做出公義的選擇。反之,一個人若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有些良心提醒他該做的事卻沒有去做,或有些有虧良心的事,卻因抵擋不住罪的誘惑,或懾於罪惡勢力而去做了,久而久之良心便會麻木,或被扭曲。明明做了虧心的事,也會心安理得,並以人人都是如此做為藉口。       從我們每個人有良心這一點,我們可以認識到聖經中所啟示的那位神是千真萬確的,他把公義的法則放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裡。同時,在這人欲橫流的時代,我們也要儆醒小心,不可抹煞良心的聲音,只要我們在神面前保守一顆無虧的良心,我們就能不隨波逐流,像江小燕一樣,為主做美好的見証。 作者現住澳大利亞。

No Picture
成長篇

滿心憐愛是小女

唐侃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Renee的聽力有問題,我們還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看看有什麼方法治癒。但我不想誤導你們產生不切實際的期望,因為Renee患有嚴重聽力喪失,在90分貝噪音下,她的腦電波毫無反應,這種聽力喪失很可能是永久性的。”       我看到淚水從妻的眼中流出來,我的心頭一酸,強忍住情緒,摟著她默默地站在那裡。醫生的話彷彿那樣地遙遠陌生。作為曾是職業音樂演奏者的我們,從未想到自己的女兒會雙耳失聰,可能永遠聽不到爸爸媽媽的琴聲,這對我們是多麼難以接受的事實啊。      接下去的幾天,偶爾也有疑問閃過我的腦海,上帝啊,為什麼你會允許這事臨到你的僕人呢?你知道我們事奉你,加上養育四個孩子已經非常忙碌,如何有時間來學手語,照顧和教養這有殘疾的孩子呢?在苦難疑惑面前,信心開始產生作用。我想到上帝的應許,“我的恩典夠你用”,“神使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上帝的話語給我們安慰和力量。我和妻在那段時期常常同心來到上帝的面前,迫切向上帝禱告,求主醫治女兒,也求主加給我們心力、体力來走前面的路。那段日子,我感覺非但沒有遠離上帝,反而與他更親近。       這件事引起我在上帝面前的思考,上帝把這事加諸我們定有他的美意。首先我已經歷到,當我們在苦難中仰望上帝的幫助和能力時,我們就能與他親近,並經歷到他在我們心裡所行的大能力。其次,上帝把一個軟弱的肢体放在我們當中,讓我們進一步學習上帝的慈愛與憐憫。       我成長於一個家教嚴格的家庭中,而缺乏恩慈憐憫。而對於一個牧者來說,恩慈憐憫的重要性尤重於其它。上帝已經讓我在其他的孩子身上有所學習,他還要讓我在Renee身上繼續學習。正如使徒保羅所說,“身上肢体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我們看為不体面的,越發給它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發得著俊美。”上帝要我們用加倍的慈愛憐憫及耐心,去照顧我們的小Renee。       再次,當我們在生活中嚐受苦難,就比較容易與其他正在苦難中的弟兄姊妹認同,体會他們的感受,彼此安慰鼓勵。主耶穌給了我們的榜樣,他道成肉身來到地上,歷經所有苦難,最終受苦到極點,因為我們的罪,他被釘在十字架上。基督教的信仰不是要逃避苦難,而是要靠著主勝過苦難。我們感謝上帝給我們這個机會,在這些方面有所學習,也有机會在基督徒如何面對患難方面做出見証。       當基督徒落在百般的試煉和患難中,弟兄姊妹的禱告與支持是不可少的。在這段期間,有多少弟兄姊妹在迫切地為我們禱告,安慰我們,給我們寫慰問卡,甚至星期五團契的小朋友都學會英文手語了。我真的覺得,他們的愛心都升到上帝的寶座前,化成祝福臨到我們身上。不但我們一家蒙受祝福,整個教會都經歷彼此相愛的美與善,連上帝的心都得到滿足。真沒想到一個小Renee會給整個上帝的家帶來祝福。為此我們真要感謝上帝,也感謝弟兄姊妹的愛心支持。       也許讀者會問,那麼小Renee呢?這件事是否對她不公平呢?聽不見美妙的音樂,所愛之人溫柔的聲音,大自然的交響曲,確是一件遺憾的事。但同時也不可否認,這也刪去了人世間各種的噪音,人與人之間憤怒的爭吵,和絕大部份的冷嘲熱諷。也許這就為什麼Renee目前是我四個女兒中最快樂的一個。大半的時間她都在笑,有時被姊姊們逗得哈哈大笑不停。我想她一定有一個快樂安寧的心境吧。三個姊姊都非常愛她,常常爭著要抱她。幼小的Renee給我們家帶來許多的愛和歡笑,好像從天而來的小天使。       有一次,一位姊妹在上帝面前禱告道:“上帝啊,Renee是你所造的一個獨特的孩子。”“獨特”這個詞深深印在我的心裡。是啊,我不相信Renee的誕生只是數百萬個机會中的一個偶然。聖經中上帝告訴我們:“我未將你造在腹中,我已曉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經分別你為聖。”(《耶利米》1:5)既然是上帝特別所造,他在小Renee身上定有特別的使命。也許是彰顯上帝醫治的大能,也許是要差遣她到我們無法涉及的聾啞人中去傳福音。無論怎樣,做為父母,我們願意盡心來幫助她完成上帝在她人生中的使命。       又有一次,一位弟兄說,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得到過某一樣東西,那她也就從來沒有失去過它。是的,與其說Renee失去了什麼,倒不如說她擁有與眾不同的美。雖然她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但動作卻格外靈活。善用手勢或身体來表達她的意思。有時她那誇張的動作會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而她也樂得其所,繼續用她滑稽可愛的動作來娛樂我們。她的悟性似乎也特別高,雖然無法用聲音來與我們溝通,但她是用眼神和心靈與我們意會,我們的心靈是相通的。      一位姊妹送我們一條她親手編織的彩圖棉被,上面寫著“Renee可以聽見上帝的聲音”。她真的可以感受得到上帝的聲音!每次吃飯,我們都會把她的小手合起來帶她作謝飯禱告,偶爾有忘記的時候,她會自己把手合起來,看著我們,彷佛在說我們還沒有感謝主耶穌呢。有時全家人會把手舉過頭頂,表示對主的敬拜和讚美,她也會很興奮地把小胖手高舉過頭。望著她那可愛的笑臉,我心裡十分感動,她的耳朵雖然聽不見,但她的心靈卻能感受到上帝的愛。      一天晚上,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她,一陣愛憐湧上心頭,我的眼圈紅了。我是多麼憐愛我這個特別的小女兒啊。正在這時,上帝讓我看到,其實我們的天父不也是這樣的憐愛我們嗎?當我們還做罪人的時候,他看到我們心靈裡的殘障與空缺,他以極其憐愛的目光注視著我們,慢慢向我們伸出手來,柔聲對我們說:“孩子,我愛你,回來吧,我要醫治你的心靈;我要充滿你,使你滿足;我要幫助你,使你成熟。”在這個聲音裡,難道我們無法聽出一個做父親對兒女的愛憐嗎?做為一個父親,我可以感受得到。       我為上帝賜給我可愛的小天使Renee感謝他,我願將她一生仰望在上帝的手中,求神特別保守和引導。也求上帝加給我和妻力量,幫助她和我其他孩子完成上帝在她們身上的呼召和使命。 作者現為美國聖地亞哥主恩堂傳道人,本文由該堂“主恩園地”供稿。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背上的匣子

天愛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6期       我的案頭上一直擺著考門夫人編著的《荒漠甘泉》,我非常喜歡這本屬靈書籍,每日必讀,十數年如一日。       《荒漠甘泉》裡有兩則感人的小故事,一則講述了一群聾啞兒童怎樣甘心順服,與主同行,另一則描述一個又瘸又駝的孩子,怎樣因為一句鼓勵鞭策的童語,接納自我,迎向未來。 黑板上的字      有一天,一個無神論者前往聾啞學校參觀,他發現一群聾啞學生在學習聖經時,十分敬虔專注,他看了之後頗不以為然。於是,無神論者逕至黑板,在上面書寫了一道難題,考驗聾啞學生的信心。       無神論者問:“上帝既然愛你們,為什麼使你們聾啞,反倒使我們能說呢?”全班同學看見黑板上這個殘酷嚴苛的問題,無不表情肅穆,靜坐唏噓。內心霎時被這突如其來的“為什麼”,震懾得刺痛,不知所措。       窒息了幾分鐘,一個瘦弱乾癟的小女孩從座位上站起來,步履蹣跚地走到黑板面前。全班同學屏氣凝神,注視著這個勇敢的聾啞女孩。她雙頰掛滿了淚水,嘴唇不聽使喚地顫動著。       她靠近了講台,吃力地爬上椅子,右手拿起一枝粉筆,寫下這樣幾個字:“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小女孩又聾又啞,無法開口說話,但是黑板上幾個斗大歪斜的字体,卻仿佛一針見血似地正中鵠心,也唱出了聾啞孩子的心聲,“耶穌愛我,我愛耶穌!聖經如是告訴我,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背上的匣子       另外一則故事講到,一位母親帶了一個又瘸腿又駝背的孩子回家與自己的兒子作伴。母親事先三令五申警告兒子,千萬要小心,絕對不可以用言語去傷害這個可憐的殘障孩子,要將他視作正常普通的小朋友,一起學習、玩耍。       小男孩很懂事,把母親的話牢記心中,每天和這個又瘸又駝的玩伴,一同讀書,一同遊戲。一天,兩個孩子靜靜地在客廳裡玩積木,好奇的母親暗地躲在門縫間,想要偷聽兩個小男孩到底說些甚麼。       過了幾分鐘,兒子終於開口說話了:“你知道你的背上背了什麼東西嗎?”小駝背男孩甚是受窘,愣在原地一句話也答不出來。著急的母親一旁震驚,料想兒子定是年幼無知,意外闖禍了。不久,兒子不急不徐地對小駝背男孩說:“這是一個裝了翅膀的匣子,有一天,神要親自替你打開,到時候你就能夠像天使一樣,在天空自由自在翱翔了。” 小小的心願       我從事教職多年,有機會接觸形形色色的殘障兒童。無論是聾啞、失明、小兒麻痺症,抑或自閉症、唐氏兒、重度智障;每張臉孔、每個生命,對我而言都是一項極大的心靈激盪和精神考驗。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張似曾相識的小臉蛋上,發現一顆隱藏在殘缺肢体下的小小“自信心”,那是如考門夫人描寫過的那種信心。讓我在那一瞬間,竟有一個小小的心願掠過腦際,真希望自己有一時片刻,也能像那勇敢的聾啞女孩,抑或背上駝著天使翅膀的男孩,即使不言不語,不良於行或資質魯鈍,卻能了然清澈,不卑不亢,明白領悟“上帝的旨意盡都美好”。 作者現住北加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