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一种选择

刘传章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我们大陆人中,有许多来美才几年,夫妻都在打工,“简朴”是否只是那些经济已稳定的人的事?        简朴是主观和相对的一种心态,与经济情况没有绝对的关系。有钱的人可能过很简朴的生活,也有拿社会福利金的“穷”人,开奔驰汽车。简朴也没有一定的标准,同样的十块美金,有人会觉得很多,有人会觉得很少。简朴与价值观有直接的关系,我们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把钱花在什么地方,与我们的价值观很有关系。在圣经的教导理念中,我们的生活次序是神,人,物。神居首位,人在其次,最后才是物。当我们把物放在首位的时候,我们的时间,才力,精神就会都放在其上,不知不觉中,我们就把安全感建立在物质的拥有上。愈多的拥有就会使我们愈感觉贫穷,因为物欲不能满足我们的心。圣经说﹕“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7-8)         简朴的标准是什么?和吝啬,寒酸,清贫有何不同?”         过简朴的生活就是满足基本的需要,该花的钱,就应当花,不该花的钱就不花。例如,我们不一定要开新车才可以代步,如果花一万元买一部二手的丰田汽车可以达到目的,我就不会花三万元去买一部新车,开了半年就贬值一半。简朴的生活是量入为出的生活,而不是“用不是自己的钱,买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来炫耀给我们不认识的人看。”         简朴不是吝啬,吝啬是只想得不想给,也是一毛不拔,尤其是对别人。简朴也不是寒酸,寒酸是一幅可怜相,衣着过时,食不果腹。简朴乃是用最少的代价得像样的享受。像有人在大减价的时候买名牌货。清贫是高尚的,穷不是羞耻,懒惰才是羞耻。有人清贫可能是生不逢时,时不我予,机遇不济,有人可能是天灾人祸所造成。能贫的有格,有道德也是值得的。         过简朴的生活最主要的目的是能善用神所给的资源,做荣神益人的工作。如果我们过简朴的生活省下来的钱,可以帮助穷人,投资在永恒,共建神国,我们吃粗茶淡饭也会喜乐满怀。一个人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这该是他自己的选择,只要自己良心平安就好了。 作者为马利兰州华人圣经教会主任牧师。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趣说简朴

陈咏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美国人一提到无人不以为然的事就说,这事好比“motherhood and apple pie”嘛。“母职”之不可侵犯,众所周知;“苹果夹心饼”老少咸宜,亦无异议。“简朴”对中国人来说就是这样,一如美国人的苹果派,任谁都不会反对,实不实行如何实行是另一回事。         在美国,起码太平时候,没听过把“简朴”拿当国策来提倡。个人自己为著某些理想某些原则来实行简朴当然有,但呼吁全国一齐“艰苦朴素勤俭持家”可说是“非美国行为”。正好相反,消费好似是美国对人民的期望,国家有时恳切到几乎是跪在地上求你多多花钱。人民也合作,有钱没钱往往都能超额完成任务。美国人这份潇洒离我们很远。         中国人,也许因为我们是个太过成熟太过认命的民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简朴”更是古今公认的美德,这一点连国共都可以合作,同喊口号。可以打睹,雷锋同志种种甲等操行之中,不言而喻,必定也包括“简朴”。模范人选本来就是善于刻己善于卧薪尝胆的人,卧薪尝胆的人不简朴谁简朴?如此类推,若是要选简朴模范的话,仍然非雷锋莫属了。         问题是哪一个雷锋?我认得的简朴雷锋太多了,我甚至可以这么感叹道:哀哉!我是个简朴的人,又住在简朴的民中,大家功德都不相上下,谁拿冠军才好呢?         作为我们这一代早期一点的留学生,时代使然,国运使然,家运使然,艰苦朴素少有例外,自食其力是起码,有些同学甚至还得无中生有的寄“美金”回国帮补家用,人人一心一德打工企台洗碗打扫看孩子,甚至还有人为农夫收割庄稼,无粗不作苦工苦学。时势造英雄,我们那一代的“新长城”真的是用我们的“血肉”筑出来的。看,我不是说国共合作吗?对我们这一代人,赞成也罢反对也罢,简朴是己经成了我们的第二性格了。问我们的第二代就知道。         史丹福(真名,他哥哥叫康乃尔。)有个简朴的妈妈,所以他自小穿着简朴,但是阿福仔的衣服倒不算少,哥哥的旧衣服也穿,姐姐的旧T恤也穿(因为男女无别,起码的标准他妈是有的),有时连别家哥哥的旧衣服他都有得穿,因为他妈妈和团契阿姨们不时会大包小包的彼此赠送交换:我的儿子未穿破的衣服请你的儿子继续努力。         那年代史丹福的妈妈阿姨们有时连大人的衣鞋都彼此承继,她们的口头禅是:这件衣服还是好好的。其实老实说,她们那些衣服早该丢掉,因为连救世军的穷人都会嫌太过古老,惨就惨在这些衣服好像穿来穿去都不破。近年来算是好得多了,因为史丹福的姐姐开始工作,当了律师,置了许多女强人新装,旧衣服一概留在家里,于是妈妈便都拣来穿了。就这样,史丹福的妈在一把年纪之后突然间时髦了二三十年。         说史丹福的妈妈和阿姨们从不买新衣服吗,那也不对。百货公司不时大减价,比方说,百元的衣服二十元就可以买到,八十元不赚白不赚,这样的浪费妈妈和她那批阿姨是办不到的,只是回来仔细一穿有时不是太大就是太小,你以为她们就会拿回去退吗?不一定,那八十元她们还是舍不得放弃,就这样,因为节省,废物就多起来了。他爸也好不到哪里,平常性子急但找起便宜汽油来有无比的忍耐,绕来绕去绕好几十里。同爸妈讲逻辑,史丹福慢慢认命了,免谈。聊可自慰的是,史丹福其道不孤。         他的好朋友亚力山大想要部新的脚踏车,一开口他妈就牛头马嘴的讲他们小时候怎样只是跳飞机,抓沙包,养蚕虫……亚力山大说:“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什么关系?”他妈眉毛一扬,说道:“美国人的好处不见你学,就学他们浪费贪新厌旧,看,爸这部脚踏车不还是好好的,记得我们是中国人……”“Forget it(算了),”亚力山大说:“我后悔我开了口。”已经太迟了,他妈囉嗦完一轮之后,没错,脚踏车买还是买给他了,但是得不偿失,亚力山大从今以后每星期六要去学中文,还连累了史丹福。亚力山大妈和史丹福妈一沟通,连史丹福也被逮去上课了。         史丹福的哥哥上大学,需要一部车子。他爸说他可以将家中的老爷车开走,还自告奋勇这几天什么地方都不去,定工替他翻修妥当保证可以行驶如夷。史丹福瞧瞧那部像滚完泥坑的大笨象似的老车,又瞧瞧哥哥,不怪他面无喜色,想想如此这般考入了哈佛又有什么意思。        “车子旧是旧些,”史丹福的妈承认:“但是旧又怎么样?你妈入研究院时连旧车都没有,地铁罢工,我和室友徒步走,足足一个小时才走得到学校。就是有车子的人你知道是什么车子?李叔叔他……”一讲到亚力山大的爹,史丹福的哥哥说:“知道了知道了,李叔叔的车子最厉害,连走都不走,原地踏步!妈,李叔叔的车子不是老,是死了。”         老李入研究院头一年没有奖学金,不衣不食几十元血本买了部老掉牙的卡的丽(Cadillac),坦克车般的结实,就是三日两头便走不动了,最后寿终正寝于学校停车场。那年代停车场往来自由不像今天天罗地网。亏他想得出,不动就不动,既来之则安之,干脆拿来住,每天在实验室梳洗,连房租都省了。老李这家伙你不能不佩服他节省得有创意节省得潇洒,他连太太前任男朋友的T恤都不叫扔掉,都拿来穿。        “妈,那是你们的古代历史,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史丹福的哥哥说:“不走的车子你认为实用吗?”他妈眨了几下眼睛,一眼望见我,抓到了救星似的,“你看,”她说,语法转成现在式,“人家陈咏阿姨他们的车子有多老,人家还是教授呢,你连个大学生都还不是。”         本来一直站在旁边欣赏喜剧的我,忽然听见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哎呀,不是吗,我家两部车子,因为主人低能里数不多,所以还不曾积劳成疾到讨人注意的境界,所以想都不曾想过,原来“新车”一算已经十一龄,“旧车”龄比“新车”大两年,哗!若是小孩都上中学了!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简朴之乐

周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上帝造人原极简单,人的复杂问题是由他自己发明的。”-《传道书》7:29,《耶路撒冷圣经》译本         1992年我们发觉八岁半的儿子满口粗话,他的表现使我们震惊,也促使我们反省我们的生活方式。         多年来,我和外子都忙于工作,每天与儿子见面的时间早晚加起来只有三个小时:吃早饭、吃晚饭、帮他洗澡和睡前读两本书。每日常用的句子是:“快快,要迟到 了!”“快快,很晚了!”“上床吧!你累了,我也累了!”我们没机会和他相处交谈,他怎能凭空学会该怎样讲话呢?我问自己:“我在工作上的成就感,可以弥补我在孩子成长期的空白吗?”答案是否定的。        这时我先生在大学做研究工作已十六年,正处于工作情绪低落期。他希望有个机会享受一下“安息 年”,让全家可以一起换个生活方式。我当时工作的“精算”(Actuary)这行业(属保险业),又热门、又忙碌,哪有可能拿三个月的假期呢!面对事业和 家庭,经过多番的衡量、挣扎,我终于选择了弃前者保后者。         如今已过了九个年头,我们一家享受了高品质的家庭生活。儿子即将高中毕业,先生仍在大学快乐地做研究,而我也忙着在教会的主日学里照顾三十多位小孩子,帮助他们成长。         不少朋友问我:“许多家庭在夏威夷都需要两份收入来维持生活,你们怎么可能以一份薪水活了下来?”答案是:简朴生活。         当年当研究生时,我信了主,也认识了一群基督徒朋友。我在美国的生活基调就被这群基督徒朋友定下来。学着他们买菜、做菜、过日子、筹备大小聚会、聚餐。由小处开始,学筹划,拟预算,到执行。         毕业后,我的生活原则依然是满足基本“需要”(need),而不是满足“想要”(want)。既然主呼召我们去做学生的福音工作,因此我就选择了住学校附近 的公寓。住在公寓,空间是小些,但我们就不用去操烦房子的维修,也不用去做种草、剪草那些累人的“日常作业”。不但省了不少体力与精神,也省下时间。在这 分秒必争的时代,还有什么比时间更宝贵!再加上公寓大楼里有个交谊厅,可以供中型聚会(可容五十人),多么好!又由于我们住的地方离大学不远,步行上班也 非难事,因此我们家就不需要两辆车了!夏威夷天气好,走走路又健康,也有助环保。         另一个节省的方法是看减价的广告,这是我每星期采买前的必要手续。否则到了超市又费时又费钱。家中开伙,不常“外吃”的习惯更使全家人健康。         在同一公寓住上二十年,积存的家什越来越多。1995年因为先生的工作,我们一家三口到日本小住两个月,十分惊讶每日生活所需是那么简单。回到美国的家后, 我开始一件件物品省察,若已多年没用,就转送给需要的人。整理后,小公寓居然一下子多出不少空间。从此我就提醒自己要小心,不要再随意把不需要的东西搬回来!东西少些,空间多些,生活简朴,才会有喜乐的生活。 作者现居夏威夷,现在檀香山华人信义会参与事奉。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摘:《简朴生活的真谛》(范学德)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简朴,是基督徒生活操练的重要部分之一,傅士德(Richard J.Foster)认为,简朴与祷告、崇拜等任何属灵操练一样重要。为此他写了一部大作《简朴生活真谛》,非常值得一读。以下就是我的读书摘记。 一.“根基”         傅氏的全书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从旧约、新约出发探讨简朴问题的根基。他一开头就引用了惠哈德的一句话以求说明简朴之复杂性:“力求简朴,却莫轻信它”。 现代人的通病是热中于拥有一切,越多越好,越新越好,越是名牌越好。当我们越来越追求这些“越”时,我们不但活得越来越累,越来越紧张,而且常常听不到这 个世界上还有哭声,那是母亲因为孩子没有充饥的东西吃而哭泣。基督教的简朴观念能医治这种“富有”的现代病,使我们摆脱生命的拖累,免得因狂热地追求物质 而使物质成了我们的主。         但是,基督教拒绝用简单的教条去处理生命所面临的困难而又复杂的问题,它关于简朴的教训,以在人看来是矛盾(二律 背反)的道理作为中心的。就像耶稣说的:“得着生命的,将要丧失生命”(《太》10:19);“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路》6:38);而保罗 说的是﹕“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6:10)。了解这个二律背反的关键,就在于简朴既是一种恩典,又是一种操练。它既是容易的,又是困难的;它在内在与外在之间要保持平衡,承认物质是好的,但又承认其有限度。 1. 旧约          基督徒所向往的简朴的根据是神的话。在圣经中,上帝告诉我们,简朴之根就在于完全彻底地依赖信靠上帝、顺服上帝。一切简朴中的简朴就是对生命的中心--上帝--持守着圣洁的顺服。禁止贪婪是第十诫,贪婪的核心就是贪得无餍的欲望,毫不节制的渴求。         不错,圣经中一再见证了上帝的慷慨,他丰丰富富地施恩给他的儿女,但上帝赐福我们是要我们也能施舍、给予,对贫穷和有缺乏的人提供仁慈的援助。上帝的心愿是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摩》5:24),上帝借着先知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喜爱认识上帝,不喜爱燔祭”(《何》 6:6)。在上帝应许给他儿女的伟大的Shalom(和平,整全,平衡与和谐的意思)远景中,简朴展现了一个美妙的未来﹕“慈爱和信实(诚实)彼此相遇, 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诗》85:10)。 2. 新约         在新约中,耶稣呼召我们过简朴的生活,他教导我们,不要事奉玛门,“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但“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太》6:19、20)。他邀请我们的眼睛要专一,把目光都集中在天父身上,放下一切忧虑, 怀着喜乐和慷慨的心与主共度每一天,这就是简朴。耶稣为我们指出的生命之路是﹕我们的一切都是从上帝那里领受来的礼物;我们的一切都有上帝照应;我们的一 切,只要在正当合宜时,都可以与他人分享。 二. 榜样           历代的先贤为我们竖立了一个简朴生活的榜样,他们在历史上展现了简朴的六种模式﹕第一种是早期罗马的基督徒﹕他们热情地照顾穷人,与有需要的人分享自己所有的一切,从金钱到食物。旷野上的修士则展现了第二种模式﹕舍 弃。世人问﹕“我怎么能获得得更多?”而旷野修士则问﹕“我有什么可以不要的?”世人问﹕“我怎么可以找到自己?”旷野修士则问﹕“我怎么失去自己?”圣 […]

No Picture
成长篇

换房

李捷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一定能中        三年前,女儿上小学啦,想要一间属于她自己的房间。正好我的丈夫换了一家公司,收入比以前好多了。我就开始留意各个房地产公司的消息,暗自打算这次要好好提高一下生活水准。          来日本已经好几年了,如果说对日本有什么不满的话,那恐怕就是房子了。房子不大,房租却很贵,再加上停车场,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后来,经朋友介绍得知,同 样的房租,如果租东京都都营住宅的房子,居住面积就大很多,并且还有许多壁橱,不用再买家具占据有限的空间;房间都是木板地,而不是榻榻米比较适合我们中 国人居住;又有良好的系统安全设施和综合服务设施;而且还是新房子……当然,想住的人也很多,所以是以抽选决定居住权。我遂将这件事放在祷告里,求神帮助 我们如愿以偿。          该住宅区的房子盖好后,我们全家人两次前去看房子。一看不要紧,我真是爱不释手。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争取这样的房子,一次抽不上就抽两次,直到抽上为止。我一直很想移民去美国,可是如果能住进这样的房子,即使不去美国也心满意足了。         为了能住上这房子,我开始每天比平时早一个多小时起床,认认真真地读经祷告--这对我来说真是史无前例的。我口里心里反复念著: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他的 人和仰望他慈爱的人。耶和华啊,求你照着我们所仰望你的,向我们施行慈爱。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这些经文令我兴奋不 已,觉得我们这些信神的人真是很幸福,又有依靠又有盼望。          就这样,我把眼光“定睛”在神的身上。想到女儿的钢琴再也不会在榻榻米上摇摇晃 晃﹔也不必担心木造的房子,在五六级地震中就会倒塌;我们又可以回到从前有桌子有床有沙发的生活……越想越开心,越想越觉得我一定要好好地祷告。不过,使 我非常不安的是保罗的话,就是他说过,他以认识主耶稣基督为至宝,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唉,他要是没说这句话该多好。 偏偏落选         一开始我还不敢把话说绝,说我们这次一定能中。因为如果一旦落选,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可后来我想,如果真有那“一无挂虑”的信心,就应该告诉丈夫,神看我的信心就必保守成全。丈夫不是基督徒,看我这么坚信不疑,也就将信将疑地冷眼旁观。         虽然迫切地祷告,不知为什么,心里却时时莫名其妙不觉平安。于是我把准备好的资料带到教堂,求一位长老为我们抽房子的事祷告,他说:“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 华,并依靠他,他就必成全。”他还说:“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管中不中,都要顺服。”中不中都要顺服?我哪里听得进去。心想,这次我可是凭著前所未有的信 心求的。          好不容易等到了公榜的日子,早上四点半我就醒了。想到今天的晨报将公布抽选结果,就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祷告后,打开圣经读了起来。         估计晨报该到了,就拿着钱包出门了。大街上没什么人,安安静静的,早上特有的空气清心宜人。好几年都没有这么早起床了。想起小时候,放暑假,趁一大早凉快,在外边玩沙子的情景,才发觉那时真是无忧无虑,哪像现在这么操心?         不知不觉走到报摊,买了一份当天的晨报,迫不急待地打开看,才发现报上并没有登。一问丈夫才知道,原来,因我们住的地方不属于东京都,所以报纸不登东京都的消息。只好等到晚上,在东京上班的丈夫回来后,再把消息带给我了。          忐忑不安地吃着早餐如同嚼蜡,想着万一落选,我不知怎么去面对神,也不知怎么去面对丈夫。我被愁苦缠绕着掉进沉思。突然电话铃声响了,吓得我一哆嗦,原来,丈夫的朋友特地打电话告诉我们,他落选了。顺便他帮我们查了一下,结果,我们也落选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人生有梦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我来到黄医师的家,心中带着一个疑问:听说他每年有七八个星期到亚洲短期宣教,时常大笔金钱奉献,又同时负担两个儿子唸医学院,他是如何做到的?         笔者与黄医师夫妇同是洛杉矶教会的会友,相识已十多年。采访时黄医师就从他香港渔村的童年说起…… 从港到美         “从小我对海就有一份深情,因为目光所及就是渔船、无尽的海和蔚蓝的天。五零年代香港渔村都很贫穷,记得小时候还和乞丐的孩子玩过弹珠。上帝却让我在这样的环 境中一直专心学业,并在1969年到台湾读医学院。不久,我就接受耶稣作个人救主,又在学校里认识了护理系的欣惠。”         “还记得第一次遇见欣惠,就被她明丽的大眼睛,响亮的声音及活泼的个性吸引。当时她只觉得我白白瘦瘦,一口广东国语很逗趣幽默。靠着共同的基督信仰,我们在团契和教会生活中一齐成长。毕业后结婚、生子、留学,一步步走来,沿途到处可见上帝恩典的轨迹。“奇异恩典”一直是我们夫妇深刻的体验,我们也用此来为两个儿子命名:恩奇、恩宏。”         “医学院毕业后,我在台湾的医院服务了一段时期,1984年,我来美国加州大学医院作研究,那时恩奇和恩宏分别是七岁和五岁。当时我为了学习医院电脑化管理,已离开临床医学好几年了,我的上司却给我机会,让我得到从住院医师一直到放射科专科医师的训练,这都是上帝的祝福。欣惠也很快考上美国的护士执照,一直工作到现在。”        “来美国以后,教会活动仍然是我们生活的重心。有五六年时间,我们组成一个小诗班,经常到各教会举办音乐布道会,由我担任讲员,传福音的负担就此逐渐在心中扎根。周末时,小诗班在我们家练唱,欣惠会煮广东粥、牛肉面,及各样好菜招待大家。弟兄姊妹同心服事,其乐融融。” 梦中犹惊        “这期间我参加过几次医疗宣教,但1992年到亚洲的短期宣教,成了我事奉的转捩点。当时我信主二十二年,来美国八年,长期享受美好的团契和教会生活。可是当我来到亚洲短宣,我看见在那里还有许多人从来没有听过福音。他们就像一群长久关在密闭不见阳光的X光室中的人,一旦接触到信仰的光辉,就充满了饥渴与爱慕。那一颗颗渴慕的脸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上。         “回美国后,我常在夜里惊醒,耳中好像听见他们的呼喊。我觉得上帝把我提到了蓝天之上,看见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的人,仍然在黑暗中摸索寻求。谁愿意去传扬那爱的福音,分享生命之光给他们?我知道自己正面对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我想到上帝雕塑栽培 我成为一个医生,难道只是为一己一家的温饱?生命是不是还有更高的意义?于是我用感恩的心回应上帝的呼召。”        “既有目标,就要开始行动。 从1992到1995年,我晚上到Talbot神学院修习圣经课程。这段时期最大的收获,就是深刻体会到了信仰带来的福份。原来借着默想、思考圣经的话, 人可以经历上帝的同在。我常在清早,一边散步,一边面对着太平洋,为海那边骨肉至亲的灵魂能得救祷告。 财务管理        “1995年当我从神学院毕业后,我每年有七八个星期的短期宣教。这需要做一些生活上的,包括时间及金钱上的调整。首先,我必须了解家中收支情形。我把支出分成十大 类,有税金、奉献、供养父母、儿子学费、家庭开销、房子、车子、保险、退休储蓄、投资等。平常记录每笔支出,年底分析,做出统计和百分比,看哪些项目可以 缩减,哪些需要增加,再做出次年预算。每年都做一些调整,奉献的金额遂逐年增加。”         “我在做支出百分比分析时,发现汽车费用太高,就停止租用Lexus汽车,另买一部实用的车代步。又如我在山上的房子,是1990年我当住院医师的最后一年买的,后来我任专科医师薪水增加,我们决定仍住原处 不换大房子。而后更因利率调降,减少了房子贷款的支出。再加上我们的生活一直就不是很奢侈,生活费用十年来都维持在当住院医师时的水平。如此一来,就省出 了很多钱来奉献。”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返璞归真(卢洁香)

卢洁香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成为宣教士以后,过一个简朴的生活就成为我每天的一个操练,也是我每天的享受。         也许是在中国成长的缘故,我很容易就会满足于简朴的生活。因为在我成长的年代,国家落后贫穷,经济拮据困难是人人都要面对的境况。主要的物资配额供应,人们走在大街上是一律的服装,一样的颜色,一穷二白是彻底的无产阶级本色。穷苦的日子使我对生活不会有很高的奢望,清贫的家庭使我很容易就知足。一朵野花、一 棵小草、一块石头、一只蜻蜓都会给我带来无穷的乐趣。         原先在中国的时候,总以为外面的世界很奢侈豪华,晚礼服、鸡尾酒、浓妆艳抹,无尽奢华宴乐,夜夜笙歌。可是当我到了加拿大以后,却发现西方人的生活竟是简朴得令人难以置信。平时他们多是牛仔裤、T恤,每天的午餐是一杯咖啡,一客三文治, 到了节假日总是喜欢到郊外野餐;夏天,他们到海边游泳、垂钓,在沙滩上放风筝;冬季,他们去滑雪。看他们悠悠的生活,自由奔放,无拘无束,在归回简朴中与 大自然浑为一体,美得让人叫绝。          这样的生活很合我的品味,没有先敬衣装后敬人的恐惧,没有赶潮流的压力,没有穿金戴银的累赘,也没有繁文缛节的约束。特别是当我信主以后,简朴的生活使我免去许多无谓的浪费和消耗,让我可以集中一切精力向着标竿直跑。         当我清楚蒙召,准备做宣教士的那一段日子,我的生活更是一切从简,我不再为自己购买任何贵重物品,即使是碰上爱不释手的东西也是拿起来欣赏欣赏,便轻轻放下。我知道有点像吉普塞人的宣教生活,不允许我有太多物资上的缠累。         来到柬埔寨宣教的第一天,虽然我住的地方四壁徒空,空荡荡的房间只有一张木板床,可是当我发现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一个抽水马桶洗手间的时候,却惊喜得大声赞美主。我马上拿出照相机,连连对着那个抽水马桶拍了几张大特写,我将这些照片寄回加拿大,告诉弟兄姐妹我在柬埔寨有一个有抽水马桶的洗手间。         我从中国去北美,又有机会从北美到柬埔寨宣教,是一种难得的经历。柬埔寨给我以完全异于中国和北美的感受。在湄公河畔,椰林丛中,我惊诧于传统高脚竹楼屋的 古朴和优雅,欣赏他们一件件用木头、竹子、水草所制作的工艺品。我的房间因此也挂著不少编织精美的草结,它们是形态各异的蚱蜢、蜻蜓、金鱼、蟋蟀;在我收 到的礼物中也有用椰子叶编织的戒指、项链、王冠。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粗砺和简朴的生活枯躁难耐,乏味无趣,但对于我来说却是难得的一片云淡风烟,更有助于 我除去心底的浮嚣,使我有一个更明净的心灵。我知道这是主在我生命中的赐福,祂让我在柬埔寨简朴的生活中与神更亲近,去操练自己更丰盛的内在生命,返璞归 真的真谛不正是在于此吗?         来柬埔寨后,发现自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不要浪费。看看当地人物质匮乏的生活,深感任何一丝一毫的浪费都是一种罪恶。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科技发达,物质丰富的时代,要人归回简朴的生活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声色犬马,太多物质上的需求,太多世俗上的引诱,使人很容易就失去一颗对神清洁纯朴的心,也使人很容易就破坏单纯和谐的人际关系。华而不实、虚伪奢糜正是现代文明所带来的负产品。         简朴并不等于简单,如同孤单并不等于寂寞。简朴是随遇而安而不刻意追求;是价值上的实用而不奢侈;是艺术上的品味而不俗套;是性格上的健康而不病态;是物质上的欣赏而不占有;更重要的是灵里的自由而不累赘。         我爱简朴,因为在简朴中深藏着淡泊宁志的赤子情怀! 作者来自广州,加拿大维真学院毕业,现为“华人福音普传会”派驻柬埔寨的宣教士。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未知死,焉知生

张庆安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当季路问孔子关于死的事时,孔子的回答是“未知生,焉知死”。我想孔子的意思 是:我连生的事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死的事呢?中国人常引用孔子这句话,少谈或不谈死的事。在对死不谈和不知的情况下,人对怎么活就可能只注目在今世,也 就是活着的几十年。有人存较高的生活目标,不愿虚度一生,希望留下什么,而有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之想;有人但凭良心行事,只求无愧无怍;有人及时行乐,有人悲观无奈,也有人牺牲他人来满足自己。这样的人生观和几千年来不谈死和不知死的作法大概有很大的关系。         假如我们把人生推长一些, 把死后的时间和可能发生的事一并考虑,一个人的人生观就可能很不一样。如果我相信人不是死了就完了,不是死了就一切结束,也不是不须为此生所作所为负责, 我们就会心生警惕,至少不敢胡作非为。如果我们知道我们的一生有特殊意义,不论家世,职业如何,不论是智是愚,将来都要为今生交账;如果我们知道我们的人 生品质能不断提升,向着比我们能想像的真善美的极致还更好的层次改善,我们的人生观会完全不同。我们会常常提醒及检点自己的行为和想法;遇到和人利害冲突 时,能退一步为对方想;我们在挫败,沮丧,乃至亲离朋弃之时,因为着眼于永恒而有盼望,得以重新站起活下去,甚而为此生出感谢之心,我们的一生不再悲观, 而能活出人生的真正意义。我们会乐意过简朴生活,因为知道世上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不知道死,就不知道怎么活。基督徒对生、死的看法是:未知死,焉知生。 作者在美国获化学博士,曾在纽约IBM研究中心多年,现于台湾工作。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瞎眼的自由

颂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去年我去美国探望儿子时,读到刊于当年11月5日《世界日报》上的一篇短文《瞎眼的自由》,感触很深。这篇短文说的是作者看了意大利盲人歌手Andrea Bocelli演唱会的一些感受。         Bocelli 在演唱时,面对成千上万的观众,不但歌声雄浑而感性,而且脸上的笑容是那么自然简单,散发出一股清纯的感觉。而与他一起配搭的另一位女歌手,虽然歌声也有 魅力,但她挂在脸上的笑容却给人复杂造作之感。《瞎眼的自由》作者认为,这正是瞎眼与明目之间的差异。明目的像那位女歌手,总会在乎观众的目光,每一个动 作都要表现出合乎社会对“知名”歌手的预期,每一举手,一投足,都反映当事人内心的制约。而瞎眼如Bocelli,根本无法也不会在乎观众的目光,唱歌时 只根据自己的感受,跟随着歌曲的起伏,表现出真挚、清纯的感情,给人以真正的艺术享受。作者感叹道,看了他的演出,体会到盲人的另一种自由。         其实基督徒在教会的事奉不也正是这样吗?今日人们的价值观往往建立在别人如何看我们的眼光中,一举一动总摆脱不了为别人而活的包袱。说到底,人们所看重的还 是个人的名利、地位。基督徒生活在这个时代,同样也会面临这些挑战,一不小心也会被世上短暂的虚荣所引诱。我们在事奉中注意的是周围人的目光,想到的是别 人如何看我们,却忘记了自己事奉的对象,乃是那位看不见的永生神。因此看似明目的,常常在灵里却是瞎子;有时甚至也会做出一些违背圣经真理的事。相反,那 些尊主为大,看重那位看不见的神过于一切的弟兄姊妹,他们在事奉中不计较个人的得失荣辱,也不在意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就像Bocelli那样,能享受到另一种自由。         我记得苏联早期一位著名电影导演说过,“要热爱自己心中的艺术,而不是艺术中的自己。”一位艺术家只有真正热爱艺术,全身心倾 倒在艺术中时,才能达到忘我的境地,真正在艺术上作出成就。我想,对一个基督徒来说,更应时时处处热爱和事奉自己心中的上帝,而不是想到事奉中的自己。 作者现居澳大利亚。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思潮交锋”系列之二:理念对革命的冲击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期 一. 引言        本系列开宗明义声明:“人类的思潮和理念(idea,或作ideal)是主导历史,决定人类命运的动力。人类的文明史其实就是人类思潮交锋的历史轨迹。”(注一)本文期望藉用美国的立国和法国大革命,这两件人类历史上伟大的革命运动,来分析“理念”所带来巨大的的影响。         了解、并诠释历史并不像我们看《三国演义》那样地黑白分明。其实,《三国演义》不是历史,乃是罗贯中先生根据历史而编写的小说。这种手法,近人也常常模仿,只要读者(或观众)知道这是虚构(fiction),也就无妨。          后现代主义的思想家却认为,没有所谓客观的历史真象,所有对历史的叙述和诠释,都是为当权者服务的工具;谁掌握权力,谁就可以解释(曲解?)历史。这样的观 点其实不无根据。若是为了政治(或某种主义、某种信仰)的立场,人们可以任意诠释史实,那么任何的历史知识都不过是一种人为的架构 (construct),没有所谓客观的事实或真理了。在这种环境下受教育的,他们可能成为是非不辨的“凡是派”(凡是权威说的都是真理),或者成为犬儒 主义者(世间都是谎言,何必当真)。这两者,对当权者可能都不是好事。         譬如,战后的日本,处心积虑曲解历史,教育国民,日本当年不是发动战争的侵略者。这种做法,只反映出日本国格的狭小,对日本是害多于利的。         其次,让我们以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两个人物为例吧。一个是“恐怖统治”(Reign of Terror, 1793-1794)时期的首领,罗伯斯皮尔(Robespierre)。几个月之间,他将卅万人关进监狱,将一万七千人送上断头台,在狱中折磨致死的更 有数倍之多。他的不断革命的极端立场,使他成为文化大革命时代,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另一个是但登(Danton),他是法国大革命的首领,是推翻专 制王朝的大英雄,却因为反对恐怖统治而被送上断头台。也因着他反对恐怖统治的立场,而被中国的革命大众视为“革命的变节者”,是“人民的敌人”。1989 年三月,在纪念法国大革命两百周年的“上海国际讨论会”中,张志廉(音译)教授发表论文(注二)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研究者(五十年来第一次)可以 接触到新的原始资料,开始认清罗伯斯皮尔给法国所带来的灾害。他们也开始肯定了但登的正面形像,认为他是革命中最有智慧的领袖,他是唯一知道什么时候该急 进,什么时候该和缓的领导人物。这是利用历史为政治服务,而终于得到平反的典型例子。          或许我们会为历史终得平反而庆幸。但在1997年的一篇《中国对法国大革命的研究》文章(注三)中,作者高易(译音)更进一步提出,其实重要的还不是平反与否。问题是,历史的研究是否可脱离政治而独立?要 不然,一切都还是在为政治(或意识型态)服务,只不过所吹的政治风向改变罢了。这真是一针见血!         对历史的解释或许无可避免地会带有主观性,文化的隔阂与资料的限制也增加了忠实解读的困难度,但我们还是应当尽可能地客观、严谨;资料的收集要广、要全,就是为基督教辩护也不例外,否则难免有 以偏盖全,或者改窜历史的嫌疑。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试图从多角度来探讨法国和美国这两个运动的重要理念基础。它们二者虽然有许多相同之处,也有其一定程 度的互动关系,但是它们更有其基本的差异点,使得两者产生极其不同的结果。今天,我们面临中国历史的转折点,作为历史的学生,我们或许可以从他山之石中得 到一些宝贵的启示? 二. 法国大革命的理念基础及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