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主的羊聽主聲音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聖經是神的話,能使人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提後》3:15);聖經也 是神子民過聖潔生活所需的真理(《約》17:17;《弗》5:26),因為“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 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默示inspiration”(或譯“靈感”)是指:神藉著聖靈,保守祂的選僕將啟示 正確無誤地記載成書,以傳達給祂的子民,作永遠的見證(《出》32:16)。聖靈感動先知與使徒將所得的啟示,寫成聖經,共66卷(舊約39卷,新約27 卷)。聖經的默示既是完整徹底的,且是全然真實的,所以是我們信仰與生活的最高準則。 1.聖經都是神呼出來的話,是聖靈感動寫成的          聖經本身明示自己是神的話,透過人類語言寫成的,不是出於人的意思,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1:21)。此“感動”並非一般作家所謂的 “靈感”(得著一點亮光,發揮自己的感想),乃是指極為強烈的掌管帶動,與《使徒行傳》27:15-17中的“任(風)颳去……飄去”是同一個字。古代帆 船在海上遭遇強烈颱風,任風擺佈,隨其意颳去。風隨者意思吹,凡從聖靈生的也是如此(《約》3:8)。聖經真正的作者是聖靈,聖靈感動神的選僕(舊約先知 與新約使徒),完全在祂主宰之下,寫出“神的話”成為聖經(《撒下》23:2-3;《帖前》2:13;《彼前》1:11-12;《彼後》 3:15-16)。所以,整本聖經就是神的口所呼出的話,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後》3:16的“默示”,原文直譯為“呼出”)。         聖靈的感動默示是完整徹底的:聖經就“寫作範圍”而言,是“全面默示plenary inspiration”:聖靈感動作者寫成聖經,保守他們所寫的每一部份都是神的話;就“遣詞用字”而言,是“字句默示verbal inspiration”:聖靈直接引導作者使用人類語言說出神的話,所以聖經的一點一畫都不能廢去(《太》5:17-18)。          聖靈的感動默示是全然真實的:聖經就“內容”而言,是“無謬的默示infallible inspiration”與“無誤的默示inerrant inspiration”。“無謬”是指“既不誤導人,也不被人誤導”;“無誤”是表明“毫無虛假或錯誤”。二詞在基本上是同義詞,共同顯示:既然神保守 祂的選僕寫下聖經──祂的話,而祂的話就是真理,當然聖經是絕對無謬無誤的,聖經所說的一切,都是全然真實可信,在凡事上都是確實可靠的準則指引(《約》 17:17;《多》1:1-2)。          綜合上述,聖經的默示是“全面的plenary、字句的verbal、無謬的infallible、無誤的inerrant”。這四個用詞,並非各自為政的不同看法,乃是一體的多面,同證同顯“聖經就是神自己的話,凡聖經所論到的一切,都具有無誤的神聖權威”。 2.聖經的完全無誤,等同基督的完美無缺         “聖經是神的默示,是神呼出來的話”之必然結果,就是“無誤聖經”。聖經明示自己是毫無錯誤的:(1)神絕不說謊,祂乃是信實的《來》6:18;《多》 1:2;《提後》2:13;《民》23:19;《約壹》1:10。(2)神並非無知,祂乃是無所不知的《來》4:13;《詩》33:13-15;《羅》 11:33;《賽》40:13-14。(3)聖經是神的話《提後》3:16;《彼後》1:21。所以,結論必然是:聖經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錯誤;不論是在救 恩與信仰,或是歷史與科學方面,聖經都是真理的絕對最高權威,遠在人類理性、經驗、傳統這些次要權威之上。         聖經每一卷書的目的,都是引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歡喜讀舊約》

文雲怡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序中言          楊腓力(Philip Yancey)這本介紹舊約的書,The Bible Jesus Read (註),和一般的解經書或文學評論很不相同,它不偏重說理,也不搜集資料,而是由感性出發,又經理性思考,結論再回到感性。它有些像中國的詩話和詞話,有 非常主觀的感受和見解。同時他也用推理和漸進的方式,帶人進入舊約深奧的大門。作者用自己本身讀經的經驗為主軸,中間也穿插了別人解經的心得,以之為輔, 使人沿著他的心路歷程而行,讀者極容易跟隨作者的引導,對舊約有新的看法。整本書雖非嚴謹的學術著作,但可讀性很高,是基督徒當讀的一本好書。         在自序中,作者首先指明這本書並不涵蓋所有舊約的篇章,除了第一章簡略地介紹舊約以外,大部份都是挑選他自己有過懷疑和掙扎的篇章來探索,從《約伯記》,《申命記》,《詩篇》,《傳道書》,到先知書,引導讀者認真思考舊約的價值,進而發出對舊約的讚美與驚嘆。 第一章 舊約值得讀嗎?         本書一開始,作者就問:“舊約值得讀嗎?”並提出了一些令人困惑難解的經文來作例子。這些問題也困惑了許多現代的讀者。正因為舊約與現代人的想法有很大的出 入,一般美國民眾包括基督徒在內,對這佔聖經四分之三的舊約知識非常有限,許多人甚至不知道十誡包括了哪些誡命,或者挪亞的妻子是誰。就拿教會裡的信徒來 說,也有許多人對舊約聖經極不熟悉,甚至不知道舊約聖經中的一些基本事實。         作者最初對舊約也是採取迴避的態度,直到後來他被指定要編寫《學生聖經》這本書。作者說他因此的確花了不少時間和努力,但是非常值得,這三十九卷書滿足了他在別的書找不到的滿足,包括新約都無法填滿的飢渴。         在第一章中,作者又指出舊約乃是數十位作者,橫跨千年所寫的各形各式的作品,其中有詩歌,歷史,講道,短篇故事等等,但內容卻有驚人的一致性,這是神所引導 默示的強烈印証。他的岳父諾吳德曾用舊約的經文來戰勝人生的種種試煉,自己也在舊約的經卷找到天路旅程的同伴。藉著舊約聖經,“我找到我自己”。 第二章 黑暗中的望見         第二章,作者以“黑暗中的望見”為題目,來探討神和人的關係。二十多歲時,楊腓力是《讀者文摘》雜誌社的新聞記者。他曾採訪過許多身經苦難的人,對人生的痛 苦和苦難的問題,他寫了一本書,題目是《當我們痛苦時神在那裡?》。面對苦難的問題,作者一而再,再而三重讀《約伯記》,企圖從那裡找答案。因為約伯所問 的問題也是我們問的問題。         作者要我們注意看約伯所遭遇的幕後背景,即《約伯記》的第一和第二章。這地上最好的義人卻要經受最大的苦難,最 極端的考驗。但他的信心通過了考驗,神後來大大地祝褔他。約伯受苦時,神並不是不在,神知道而且關心他的一切。神非常在乎我們對祂的信心。在神的計劃裡, 人的苦難可以被救贖,或者可以成就更高的善。就像耶穌,祂一生完美無罪,卻忍受種種痛苦,甚至被釘十字架,祂所成就的是極大的勝利。 […]

成長篇

從死海古卷看聖經

袁偉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古卷內容       “死海古卷”被稱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從聖經的研究角度說,死海古卷使我們對聖經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瞭解,也引發了許多的猜想和爭執。         廣義上的死海古卷,包括在死海沿岸陸續發現的古洞中所發掘出的文卷。狹義上的死海古卷,則就是我們通常所指的,在死海西北沿岸,昆蘭地區的一條乾涸的河岸旁十一個古洞中所發現的古卷。             從1947年開始,有近四萬個書卷或書卷的碎片被找到。這些書卷大都儲存在瓦罐中,大部份是以希伯來文寫在羊皮上的,少數用亞蘭文(阿拉米語)寫成。據估 計,古卷的成書時間,從公元前三世紀到公元一世紀不等。古卷經過了兩千年後,大部分都已變成碎片,只有少數的書卷比較完整地保留下來。又經過專家們大約五 十多年的努力,近五百卷書卷部分或全部的復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賽亞書》。         古卷的內容也豐富多彩,主要分三大類。首先,古卷中近一百卷的書卷,是舊約聖經經卷。除了《以斯帖記》外,舊約聖經的每一卷書都出現了,而且許多卷多次出現(見註1,附表);其次,古卷包括了許多聖經注釋,聖經評論,解經書,次經和偽經;最後,還包括了非聖經文獻。         在非聖經文獻中,有很大一部份是關於世界末日的預言書,以及神毀滅邪惡勢力,彌賽亞再來時的公義國度的著述。         古卷還包括許多主題和体裁,有聖樂、書評、智慧書、律法書、偽經,甚至建築草圖與藏寶書。從古卷的內容中,大部份學者認為其原收藏者,是當時附近昆蘭社區 (Khirbet Qumran)的隱士派的猶太人。公元70年,如日中天的羅馬帝國佔領了耶路撒冷,放火燒毀了猶太的聖殿。在這種背景下,當時住在附近昆蘭社區的隱士派的 猶太人,可能由於攜帶不便,或為了避免珍貴書卷的毀壞或遺失,將他們一大部分珍貴的藏書,收藏入洞穴,以便保留。 共同時代         古卷寫成的時代被稱為“共同時代”(Common Era)。“共同”指的是在這個時代中,現代的拉比式的猶太教與基督教同時形成,並傳播、影響了整個的西方,也對世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當時的猶太社會主要分成三種教派,撒都該人(Sadducees),法利賽人(Pharisees),隱士派人(Essenes)又稱愛色尼人。         撒都該人大部份是當時的統治階層和特權等級的人,在信仰上,只相信舊約聖經中的前五部書(摩西五經),為神話語的絕對權威,並把聖殿作為買賣交易的場所。         法利賽人是人數最多的,在新約聖經中他們是反面人物,但當時是最受歡迎的教派。在信仰上,不但接受包括摩西五經的舊約經典,還強調由許多歷代的拉比對律法的解釋(Oral Law)。         隱士派人在當時為數不多,主要強調生活上的聖潔,住在一起,凡物共有。由於對撒都該人不滿而選擇住在離開城市的郊外,因此被稱為隱士。 […]

No Picture
成長篇

你愛慕靈奶嗎?

曾霖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有很多基督徒讀經覺得沒有滋味,這確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且是關乎靈命的問題。 一個嬰孩,若是他是有生命的,怎麼不渴慕喫奶呢?可是沒有生命的“基督徒”對於聖經是不會發生興趣的,有時偶而翻閱一下,便覺枯燥無味。所以不喜歡讀經的信徒應該自省:我到底重生了沒有?         新生命的特質與屬世的生命迥然不同,這不同是由裏面而外面的。新的性情自然帶來新的愛好,也可以說從聖靈生的帶來屬靈的興趣。         鴨子看見水就喜歡,不用你推趕牠們,牠們會自動下水去,享受池中的樂趣。但雞就不同了,你就是勉強牠,牠也不感興趣的。水對於鴨子有吸引力,對於雞卻沒有, 這是生命上的分別。神的話語對於神的兒女有自然的吸引力,對世人就不同。再說並非牠會游水,所以叫鴨子,乃是因為牠是鴨子,所以牠會游水;並不是讀經的便 是基督徒,乃是因為他是基督徒,所以他愛慕聖經。         但有時有生命的嬰孩,也會不渴慕奶的,那就是他患病的時候。所以有生命而不渴慕奶的,可 能是病態。有些信徒確是有生命的,但因為靈性上有病,就不會愛慕神的話。當他陷在罪中時,就不喜歡神的光照。貪愛世俗時,怕聽神的警戒。沒有神的話,便生 活在糊塗中;生活糊塗,越發不要神的話,這種現象是很普遍的。         還有一種現象,有些人喜歡讀講道集,聖經註釋,和其他屬靈書籍,覺得比聖經的話有滋味,於是不讀聖經,只讀些聖經有關的書,這也是很可惜的。有人以解釋聖經的見解為亮光,卻忽略神的話本身就是亮光。讀書固然好,忽略神的話卻是損失。         正像有人因為怕魚肝油的氣味,改服麥精魚肝油。後者雖然甘甜可口,但魚肝油的含量是很少的。對於神的話也是如此,若是我們因淡而無味而放棄它,對於我們靈命的影響是很深的。其實我們若愛神,也必愛慕祂的話,愛聽祂的聲音,喜歡知道祂的心意,並討祂的喜悅。          大衛常渴慕神的話語,他的靈命當然長進。他說:“……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極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詩》19:10)彼得也 說:“要愛慕那純淨的靈奶,像纔生的嬰孩愛慕奶一樣,叫你們因此漸長,以致得救。你們若嚐過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前》2:2-3)蒙恩是渴慕的 起點,長進是渴慕的的果效,這是關乎得救和生活的問題。         我們嚐過主恩的滋味嗎?         我們是從肉身生的呢?還是從聖靈生的?         得救以後有沒有漸漸長大?         這一串的問題與讀經有直接的關係。 作者現為美國北加州海外神學院院長。著有《釋經學》、《講道學》及《對心說話》等書。本文經作者同意選用。

No Picture
成長篇

患難見“真經”

見子         父親自年少時起信仰基督,追隨基督,為信仰甘願捨棄自己的性命和家庭。因此從五十年代起,為主受了很多的苦。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他經歷了常人難以忍受,甚至難以想像的迫害,並三次被捕入獄,度過多年的鐵窗生涯。他的親人、他的妻子,甚至付上了生命的代價。          在五十年代末的“大躍進”及其後的“三年自然災害”(其實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期間,父親被再度投入獄中,瘦弱的母親靠賣冰棒,來維持一家九口老小的生 存。由於沒有足夠的食物,有時不得不靠樹葉、野菜來充飢。為了能讓老人和孩子填飽肚子,母親只好忍飢挨餓,為了一點可憐的養生錢,終年起早貪黑地勞作。待 我父親被釋放時,母親再也支持不住了,就像一個耗盡氣力的長跑運動員一樣,把接力棒交到父親手裡後就倒下了,此後一病不起。          正當此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經歷過多次抄家、洗劫之後,我們全家人被勒令跟隨“反革命”父親,到內蒙古的一個窮鄉僻壤,進行“勞動改造。”那時,母親剛剛手術 不久,身上還插著輸液管子,只好把大姐留下來照顧她。當我們這些年少無知的孩子和母親說再見時,誰曾想這就是生離死別呢?         當母親最需要親人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親人都被迫離她而去,對她,這不啻為致命一擊。當我們抵達流放地點還不到一個星期,姐姐的一紙電文:“母病重,速歸”即到父親手中。因交通不便,父親當即決定先行,我們幾個孩子則在十七歲的哥哥的帶領下,第二天回城。         就要見到母親的急切心情,使我們快活得像一群小鳥,高聲喊叫著:“媽媽,媽媽”,湧入我們熟悉的院落。但,房門緊鎖著,我們迫不及待地扒著窗子往裡看,屋子 裡空蕩蕩地,死一般的寂靜。這時,我們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頓時哭聲響成一片。不一會兒,父親從外面進來,把我們攬在懷裡,摸著我們的頭,慈祥地對我們 說:“不要哭了,媽媽息了世上的勞苦,已經回到天家,在天父身邊了。”         在我童年的大部分時光中,我跟著母親,過著沒有父親的生活。之後又 跟著父親,度過那更為艱難的沒有母親的歲月。在那動盪不安的黑暗年月,心裡最怕的一件事就是:父親若是沒有了,我們幾個孩子就都成了孤兒了。所以,每當父 親被揪鬥,或被關入牛棚時,我們都整日整夜地揪著心,怕他再也回不來了。         那時,我們年紀尚小,父親既做爸爸又做媽媽。每天除了繁重屈辱的体力勞動外,還要負擔縫補洗刷等家務。即便如此,他始終保持著愛主的心,一有空閒,或在飯桌上,或在睡前,他就向我們講聖經,傳福音,談信仰問題。至今我 仍記得,在昏暗搖曳的煤油燈下,他叫我們四個孩子並排跪在炕上,一字一句地教我們禱告。雖然那時我們對他所講的道理似懂非懂,但信仰的種子就這樣在我們的 心裡深深地扎下了根。         最值得感恩,也最為奇妙的是,神為我們存留了一本寶貴的袖珍本聖經。正是這本聖經,成為我們唯一的安慰、力量和盼望,伴隨著我們度過了那最為艱難的人生歲月。         在我們被趕到農村後不久,父親在我家鄉所建立的唯一的教會被徹底地關閉了。那是一個夜晚,氣勢洶洶的紅衛兵砸開教堂的門窗,揭開屋上的瓦,把教堂洗劫一空。 所有的聖經、屬靈書籍和讚美詩歌,都被拋到教堂門外,付之一炬。紅衛兵並且命令教會的傳道人圍著火堆爬行,同時斥基督教為迷信、基督徒為牛鬼蛇神,極盡羞 辱之能事。之後,有“猶大”帶著他們,挨家挨戶去信徒家裡搜抄聖經和屬靈書籍,聖經及屬靈書籍幾至損失殆盡。在這場空前的血與火的試煉中,空氣中都瀰漫著 叫囂:“你的神在哪裡呢?”          感謝神的奇妙安排,在那場史無前例的政治風暴到來之前,父親和我們全家就已遭放逐。我們所能帶走的全部破爛家 當,總共只有一馬車,但那裡面卻珍藏著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一本袖珍聖經和兩本屬靈名著《天路歷程》及《荒漠甘泉》。由此,我們成了“似乎一無所有,卻是 樣樣都有”的人了(《林後》6:10)。神的話連同這兩本書成為我們痛苦中的安慰,危難中的幫助,絕望中的盼望,帶領我們“行過死蔭的幽谷,卻不怕遭害” […]

No Picture
成長篇

疑惑曾經滿心頭

任凡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只有五個月         我來自廣東,是汕頭大學工學院的退休教師。我自小接受無神論教育,受唯物論和進化論的影響很深,把科學當作認識真理的唯一途徑。然而,每當靜下心來,或仰視星空,或俯察萬物,或面對人生,人從哪裡來?將到哪裡去?卻深感無能為力,一籌莫展,內心因此有無限的惆悵和空虛。         我與妻子於2000年3月底來到夏威夷後,隨即參加了教會的慕道班,接受了基督教的“啟蒙”教育。我開始明白,原來是上帝創造了天地萬物,創造了人類。衪是人類的真正父母,是生命的根源,是永恆不變的真理。從而掃除了我的惆悵和空虛,心情豁然開朗。         8月27日,即我的六十四歲生日,那天,我和妻子領受了洗禮。我們從這天起獲得新生,進入永恆。         從初進教堂,到決志,到受洗,只有五個月!我有時都不敢相信,一個受了五十年無神論教育的知識份子,在短短五個月裡就產生這麼大的變化!這是什麼原因呢?我 相信這是上帝對我的恩典。上帝給了我們非常好的環境,從教會牧師、長執會的領導,到團契的弟兄姊妹,都熱情地關懷、幫助我們,並為我們提供了大量的靈修材 料。教會還給我們安排了很好的靈修伙伴,他們每星期四上午都與我們一起靈修,解答我們的各種疑問。更重要的是,上帝給了我們謙卑虔誠的學習心態,這是我們 得以成長的關鍵。         以下就是我在靈修中的心得,共三點,與大家分享。 一.謙卑的心態         聖經是生命成長的養料,必須用謙卑虔誠的心靈去讀,絕不可以所謂“科學的態度”去鑽牛角尖。         例如:聖經中有幾處排了詳細的家譜。一次,我對這些家譜做了對照並進行計算。我根據字面計算結果得出:洪水發生在公元前2000-2001年之間,相當於中國的夏朝;亞當被造是在公元前3900-4000年之間。         這個結果顯然是不對的。中國的史學界和考古學界近年已取得共識,中國的文明史將從五千年提前到一萬年。中國的文明史都有一萬年,亞當怎麼可能才六千歲呢?         是聖經錯了嗎?當然不是!可能是史前期的紀年和現在不一樣,也可能家譜中有意的省略了一些……相信舊約專家會有令人滿意的解釋,我們沒有看到而已。         讀聖經主要是滋潤靈命的成長。在我們靈命還很弱小、神學知識也很少時,不要在一些暫時弄不懂的地方鑽牛角尖,浪費精力,既無益於靈修,還可能被誤導到懷疑聖經的正確性,那對我們就沒有好處。         保羅說“因信稱義”,因此,對我們這些初入門的人來說,要特別強調一個“信”字。只有信服了,才會順服,有了順服的心志,才會有謙卑虔誠的心態,才不會在一些暫時不懂的地方鑽牛角尖。 二.長期的過程         我雖初步建立了謙卑虔誠的心態,但習慣勢力是頑強的,會隨時冒出來。比如,我是教師,也為出版社、期刊雜誌寫過稿。每看到一本新書,都喜歡去發現其中的問題,這個習慣也用到讀聖經中來了。         就像讀《創世記》第七、八章關於洪水泛濫時,我就開始質疑:300x50x30立方肘的方舟,怎能裝得下每樣一公一母那麼多生物?那成千上萬的生物,挪亞又是怎樣捉來的?把它們關在一起一年多時間,貓不會把老鼠吃掉嗎?那些兇猛的肉食獸不會把大部分動物都吃光嗎?         […]

No Picture
成長篇

神的聖言

里程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前言         聖經是神的話語,新約作者將它稱為 “神的聖言”(《羅》3:2;《彼前》4:11;《來》5:12)或“聖言”(《徒》7:38)。神是真實的,神呼出聖經,因此聖經是真實的,這是“聖經 無誤論”的演繹証據。(1)聖經沒有錯誤,因為它是神的話。這也是歷代教會的觀點。初期教會的信經(如使徒信經、尼西亞信經、迦克墩信經、亞他那修信經 等)中沒有特別論及“聖經無誤”,但它們宣稱相信並持守的信條全來自聖經的教導。也許,在當時,“聖經無誤”是天經地義的事,沒有專門宣稱的必要。宗教改 革後,比利時信條(1619年),韋斯敏斯德信條(1646年)和各大宗派的信條中,才將“聖經無誤”信仰專門列出。(2)        “聖經無誤”的定義在〈芝加哥聖經無誤宣言〉中有下列表述:聖經既是神默示的話,為基督作權威的見証,理當是絕對無謬的(infallible) 和絕對無誤的(inerrant)。        “無謬”和“無誤”這兩個負面用詞有其特殊的價值,因為它們明確地保障了非常要緊的正面真理。“無謬infallible”一詞表明“既不誤導人,也不被 人誤導”的特性,所以,此詞在範圍用語上絕對地保証“聖經在凡事上都是確實、穩固,可靠的準則與指引”的真理。“無誤inerrant”一詞亦然,它表明 “毫無虛假或錯誤”的特性,所以,此詞保証“聖經所有的聲言敘述,都是全然真實可信”的真理。(3)          然而,自文藝復興,特別是啟蒙運動以 來,人們高舉理性的大旗,挑戰聖經的權威。基督教內部也產生出自由神學,聖經批判學等思潮與之呼應,“聖經無誤論”遭到猛烈的攻擊。經過一百多年的激烈交 鋒,雖然這些攻擊的氣勢已衰,但殘餘猶存。有人正用更巧妙、隱蔽的方式傳播對聖經的懷疑。“聖經無誤論”是基督教信仰的根基,我們的一切信仰都來自聖經的 教訓。如果聖經有錯誤,基督教信仰將從根本上被動搖。“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作甚麼呢”(《詩》11:3)?今天,我們仍應堅守“聖經無誤”的立場,不能 有絲毫疏忽。聖經博大精深,“聖經無誤”涉及很多內容。限於篇幅,本文只能就以下幾個方面作簡要的闡述。 聖經作者的宣稱          聖經是神的話,這是新、舊約作者的一致宣稱。          在舊約聖經中,“神說”,或“耶和華如此說”等字眼,超過3,800次。(4)例如,        “神就對挪亞說:‘凡有血氣的人,他的盡頭已經來到我面前;因為地上滿了他們的強暴,我要把他們和地一併毀滅。你要用歌斐木造一隻方舟,…’”(《創》6:13-14))。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12:1)。         “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要將這話寫在書上作記念,又唸給約書亞聽’”(《出》17:14))。         “約書亞對百姓說:‘看哪!這石頭可以向我們作見証,因為是聽見了耶和華所吩咐我們的一切話,倘或你們背棄你們的神,這石頭就可以向你們作見証’”(《書》24:27)。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聖經怎樣看文化?

吳鯤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相對於自然界種種動物,人類算不上強者:         .論速度──跑不過兔子,         .論嗅覺──比不上野狼,         .論視力──輸給老鷹。          初生的人類嬰孩,更是柔弱,他距離獨立生存的日子,比其他動物長的太多太多。人類,需要保護、需要學習、需要語言能力、需要禮儀、需要了解交通規則沒有這些,人很難在社會中立足。         難怪有人說,人是未完成的活物,完整的人,除了從父母而來的軀体,還需要後天的學習。 欣賞         這在生理上相對“弱勢”的人類,上帝竟把各種動物領到他面前,吩咐他來命名。命名是文化的基礎,這不單是寫個標籤,其中包含著同情與了解,說明該受造物的本相。         何止命名,“管理海裡魚、空中鳥,以及地上各行動活物”、“治理大地”的責任,就是創造伊始,人類從上帝所承受的使命。         若是沒有發展文化的能力,管理與治理的重任,人未必承擔得起。        “創造”是神的傑作,“文化”是人的力作。那一位富有創造力的上帝,按祂的形像造了男人女人;於是,人類有了豐富的創意與創作力。 批判         “城”在聖經中出現得很早,“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創世記》四章),該隱是建設城市的第一人。         該隱同時是歷史上第一個殺人犯。第一個兇手,建立了第一座城;城市,因此一開始就是有罪之人對上帝的回應。我們也可以說,人類文化的每一方面,都充斥著叛逆與罪。         文化的使命和發展力,來自上帝──文化是高貴的;         文化的形成和內涵,反應出人的墮落──文化同時是待洗滌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領導的藝術(上) ──訪陳國安牧師

陳國安/楊鳳崗採訪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1997年秋,我在研究華人教會時,兩次採訪了曉士頓中國教會的主任牧師陳國安。我覺得兩次所談的內容,或許對北美華人教會的牧師和信徒領袖有參考價值,所以現整理出採訪的部份內容,希望和大家分享。(編者按:此採訪搞將分三次刊登。) 領導民主制         楊鳳崗(以下簡稱“楊”):陳牧師可否先請您談一談貴教會的組織結構?         陳國安牧師(以下簡稱“陳”):我們教會的組織,我稱它為“領導民主制”(Leadership Democracy)。你知道在教會行政組織上,總的說來有幾種:一種是“主教制”,主教從上而下帶領教會,上面的人做了決定,把決定告訴大家,大家就跟 進,決定權在高層的幾個人手上;另一種是“民主制”,會員大會具有最高的決定權,每樣事情都要經過會員大會去討論決定。         我們教會是第三 種,“領導民主制”,即通過民主的程序產生領導者,領導者尋求神旨意來帶領教會。我深深地相信,Leadership must not be assumed. Leadership must be recognized。意即作為一個領導者,之所以能領導,是因為民眾把這個領導權交給他。他不能說我要領導就領導。所以,所有的領導者都要經過民主的程 序產生。          這個原則也合乎聖經。因為從聖經裡面我們看見是“神主”,不是“民主”。教會是神的,耶穌基督是教會的頭。但是,某人是否是神興起來替他帶領教會的,需要會眾的印証和承認,不是自己說了算。 領袖影響力         楊:所以,教會的每一個 Lay Leader(信徒領袖),都是通過選舉產生的?         陳: 是的,包括牧師在內。所有的牧師都要經過會友大會投票,才可以來當牧師。牧師是經過會眾投票,承認是神興起來帶領這個教會的。長老、執事也都是這樣經過民 主的程序而產生的。產生以後呢,我們就鼓勵弟兄姐妹順從他們的帶領。因為,既然大家都認為這些人是神所興起來帶領教會的,是走在教會的前頭的,所以就應該 順從他們的領導。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妙手不回春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一個喪禮        那是一個下著微雨的星期天,早上崇拜後,我與妻子趕到墓園去,參加一個墓旁的喪禮。我們教會裡的一位弟兄,在六天前自殺死了。當牧師打電話來通知我這件事時,我花了幾分鐘才想起這位弟兄是誰。X弟兄在我們教會已經七八年了。他和太太有兩個兒子,我對X弟兄的印象不是很深,因為他經營一個餐館,所以他經常在崇拜結束後就匆匆離去。但是我清楚記得他的兒子John,在John唸初中時,我教過他兩年主日學。          X弟兄自殺身亡,實在叫我震驚。在喪禮中,每個人都證明他是一個和藹可親、臉上常帶著笑容的人。在他的墓旁,親人輪流做見証,說X弟兄很忠心地定期來崇拜,他經常都是在聚會後,第一個與牧師握手的人。牧師甚至記得X弟兄曾經去看望過他,又說X弟兄現在已經去了一個更好的地方,與主在一起了,他一定很高興看到今天有這麼多親友在這場合聚集在一起。          在這些掩飾委婉的言詞下,我們幾乎忘了X弟兄是自殺身亡的,我們忘記了X弟兄可能有極深的傷痕或內在的問題,導致他選擇了一個這麼極端的方法結束生命。事實上,這墓旁的喪禮只是我們教會的一樁小事,它的重要性在我們每週眾多的節目中很快的就被忘記了。          但是我無法就這樣忘記這墓旁的喪禮。牧師的短講、親友的見證雖然美好,卻只能增加我內心的不安。何以這麼一位親切、善良、愛神、愛人的弟兄,會自尋短見?我 們的教會不是有各式各樣的團契關懷小組嗎?為什麼X弟兄不參與呢?我開始有點歸咎於他。然而這也無法平靜我自己的歉疚。X弟兄不是常來教會崇拜麼?他不是常與牧師握手麼?我無法滿意地回答這些問題。 畢士大池          這場喪禮讓我想起《約翰福音》中記載的一幕。“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 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約》5:2-4)換句話說,畢士大池是當時馳名的醫療中心。這也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病人擠滿了廊子。         這池子的美譽也是無與倫比的。首先,這池子是在神的聖殿所在地耶路撒冷。這對猶太人來說是很重要的。         第二,這池子不是一個普通的池子,它是由天使管理的,而不是什麼彆腳醫生。         第三,這池子據稱能醫治所有的疾病,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         畢士大池是當時一個超級的醫療中心。 兩大矛盾         然後耶穌來了。當大多數人都只注意那池子時,耶穌卻看到一個人,那人可能正躺在角落裡。耶穌越過了週遭的一切,卻去問那生病的人:“你要痊癒嗎?”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         從耶穌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首先祂對畢士大池不甚看好。不管這池子多有噱頭、多有名,在耶穌的心目中,它並不能醫治。因為當耶穌問那人:“你要痊癒嗎?”祂並沒有打算幫助那人下池子去,祂是要親自醫治他。         其次,當耶穌靠近那人時,耶穌注意到的是,那人已病了三十八年。這非常耐人尋味。一個馳名的畢士大醫治池,和一個生了三十八年病的人,這兩者奇怪的矛盾,耶 穌看到了。而約翰也在《約翰福音》第五章裡,把兩者放在一起。我相信,約翰是故意要顯出這矛盾來。他要告訴讀者,這許多人所期盼的畢士大池,在醫治上實在 是無能的。          從那病人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另外一個矛盾。“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換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