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主的羊听主声音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圣经是神的话,能使人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圣经也 是神子民过圣洁生活所需的真理(《约》17:17;《弗》5:26),因为“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 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默示inspiration”(或译“灵感”)是指:神借着圣灵,保守祂的选仆将启示 正确无误地记载成书,以传达给祂的子民,作永远的见证(《出》32:16)。圣灵感动先知与使徒将所得的启示,写成圣经,共66卷(旧约39卷,新约27 卷)。圣经的默示既是完整彻底的,且是全然真实的,所以是我们信仰与生活的最高准则。 1.圣经都是神呼出来的话,是圣灵感动写成的          圣经本身明示自己是神的话,透过人类语言写成的,不是出于人的意思,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此“感动”并非一般作家所谓的 “灵感”(得着一点亮光,发挥自己的感想),乃是指极为强烈的掌管带动,与《使徒行传》27:15-17中的“任(风)刮去……飘去”是同一个字。古代帆 船在海上遭遇强烈台风,任风摆布,随其意刮去。风随者意思吹,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3:8)。圣经真正的作者是圣灵,圣灵感动神的选仆(旧约先知 与新约使徒),完全在祂主宰之下,写出“神的话”成为圣经(《撒下》23:2-3;《帖前》2:13;《彼前》1:11-12;《彼后》 3:15-16)。所以,整本圣经就是神的口所呼出的话,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的“默示”,原文直译为“呼出”)。         圣灵的感动默示是完整彻底的:圣经就“写作范围”而言,是“全面默示plenary inspiration”:圣灵感动作者写成圣经,保守他们所写的每一部份都是神的话;就“遣词用字”而言,是“字句默示verbal inspiration”:圣灵直接引导作者使用人类语言说出神的话,所以圣经的一点一画都不能废去(《太》5:17-18)。          圣灵的感动默示是全然真实的:圣经就“内容”而言,是“无谬的默示infallible inspiration”与“无误的默示inerrant inspiration”。“无谬”是指“既不误导人,也不被人误导”;“无误”是表明“毫无虚假或错误”。二词在基本上是同义词,共同显示:既然神保守 祂的选仆写下圣经──祂的话,而祂的话就是真理,当然圣经是绝对无谬无误的,圣经所说的一切,都是全然真实可信,在凡事上都是确实可靠的准则指引(《约》 17:17;《多》1:1-2)。          综合上述,圣经的默示是“全面的plenary、字句的verbal、无谬的infallible、无误的inerrant”。这四个用词,并非各自为政的不同看法,乃是一体的多面,同证同显“圣经就是神自己的话,凡圣经所论到的一切,都具有无误的神圣权威”。 2.圣经的完全无误,等同基督的完美无缺         “圣经是神的默示,是神呼出来的话”之必然结果,就是“无误圣经”。圣经明示自己是毫无错误的:(1)神绝不说谎,祂乃是信实的《来》6:18;《多》 1:2;《提后》2:13;《民》23:19;《约壹》1:10。(2)神并非无知,祂乃是无所不知的《来》4:13;《诗》33:13-15;《罗》 11:33;《赛》40:13-14。(3)圣经是神的话《提后》3:16;《彼后》1:21。所以,结论必然是:圣经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错误;不论是在救 恩与信仰,或是历史与科学方面,圣经都是真理的绝对最高权威,远在人类理性、经验、传统这些次要权威之上。         圣经每一卷书的目的,都是引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欢喜读旧约》(文云怡)

文云怡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序中言          杨腓力(Philip Yancey)这本介绍旧约的书,The Bible Jesus Read (注),和一般的解经书或文学评论很不相同,它不偏重说理,也不搜集资料,而是由感性出发,又经理性思考,结论再回到感性。它有些像中国的诗话和词话,有 非常主观的感受和见解。同时他也用推理和渐进的方式,带人进入旧约深奥的大门。作者用自己本身读经的经验为主轴,中间也穿插了别人解经的心得,以之为辅, 使人沿着他的心路历程而行,读者极容易跟随作者的引导,对旧约有新的看法。整本书虽非严谨的学术著作,但可读性很高,是基督徒当读的一本好书。         在自序中,作者首先指明这本书并不涵盖所有旧约的篇章,除了第一章简略地介绍旧约以外,大部份都是挑选他自己有过怀疑和挣扎的篇章来探索,从《约伯记》,《申命记》,《诗篇》,《传道书》,到先知书,引导读者认真思考旧约的价值,进而发出对旧约的赞美与惊叹。 第一章 旧约值得读吗?         本书一开始,作者就问:“旧约值得读吗?”并提出了一些令人困惑难解的经文来作例子。这些问题也困惑了许多现代的读者。正因为旧约与现代人的想法有很大的出 入,一般美国民众包括基督徒在内,对这占圣经四分之三的旧约知识非常有限,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十诫包括了哪些诫命,或者挪亚的妻子是谁。就拿教会里的信徒来 说,也有许多人对旧约圣经极不熟悉,甚至不知道旧约圣经中的一些基本事实。         作者最初对旧约也是采取回避的态度,直到后来他被指定要编写《学生圣经》这本书。作者说他因此的确花了不少时间和努力,但是非常值得,这三十九卷书满足了他在别的书找不到的满足,包括新约都无法填满的饥渴。         在第一章中,作者又指出旧约乃是数十位作者,横跨千年所写的各形各式的作品,其中有诗歌,历史,讲道,短篇故事等等,但内容却有惊人的一致性,这是神所引导 默示的强烈印証。他的岳父诺吴德曾用旧约的经文来战胜人生的种种试炼,自己也在旧约的经卷找到天路旅程的同伴。借着旧约圣经,“我找到我自己”。 第二章 黑暗中的望见         第二章,作者以“黑暗中的望见”为题目,来探讨神和人的关系。二十多岁时,杨腓力是《读者文摘》杂志社的新闻记者。他曾采访过许多身经苦难的人,对人生的痛 苦和苦难的问题,他写了一本书,题目是《当我们痛苦时神在那里?》。面对苦难的问题,作者一而再,再而三重读《约伯记》,企图从那里找答案。因为约伯所问 的问题也是我们问的问题。         作者要我们注意看约伯所遭遇的幕后背景,即《约伯记》的第一和第二章。这地上最好的义人却要经受最大的苦难,最 极端的考验。但他的信心通过了考验,神后来大大地祝褔他。约伯受苦时,神并不是不在,神知道而且关心他的一切。神非常在乎我们对祂的信心。在神的计划里, 人的苦难可以被救赎,或者可以成就更高的善。就像耶稣,祂一生完美无罪,却忍受种种痛苦,甚至被钉十字架,祂所成就的是极大的胜利。 […]

No Picture
成长篇

从死海古卷看圣经

袁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古卷内容       “死海古卷”被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从圣经的研究角度说,死海古卷使我们对圣经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了解,也引发了许多的猜想和争执。         广义上的死海古卷,包括在死海沿岸陆续发现的古洞中所发掘出的文卷。狭义上的死海古卷,则就是我们通常所指的,在死海西北沿岸,昆兰地区的一条干涸的河岸旁十一个古洞中所发现的古卷。         从1947年开始,有近四万个书卷或书卷的碎片被找到。这些书卷大都储存在瓦罐中,大部份是以希伯来文写在羊皮上的,少数用亚兰文(阿拉米语)写成。据估 计,古卷的成书时间,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一世纪不等。古卷经过了两千年后,大部分都已变成碎片,只有少数的书卷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又经过专家们大约五 十多年的努力,近五百卷书卷部分或全部的复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赛亚书》。         古卷的内容也丰富多彩,主要分三大类。首先,古卷中近一百卷的书卷,是旧约圣经经卷。除了《以斯帖记》外,旧约圣经的每一卷书都出现了,而且许多卷多次出现(见注1,附表);其次,古卷包括了许多圣经注释,圣经评论,解经书,次经和伪经;最后,还包括了非圣经文献。         在非圣经文献中,有很大一部份是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书,以及神毁灭邪恶势力,弥赛亚再来时的公义国度的著述。         古卷还包括许多主题和体裁,有圣乐、书评、智慧书、律法书、伪经,甚至建筑草图与藏宝书。从古卷的内容中,大部份学者认为其原收藏者,是当时附近昆兰社区 (Khirbet Qumran)的隐士派的犹太人。公元70年,如日中天的罗马帝国占领了耶路撒冷,放火烧毁了犹太的圣殿。在这种背景下,当时住在附近昆兰社区的隐士派的 犹太人,可能由于携带不便,或为了避免珍贵书卷的毁坏或遗失,将他们一大部分珍贵的藏书,收藏入洞穴,以便保留。 共同时代         古卷写成的时代被称为“共同时代”(Common Era)。“共同”指的是在这个时代中,现代的拉比式的犹太教与基督教同时形成,并传播、影响了整个的西方,也对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当时的犹太社会主要分成三种教派,撒都该人(Sadducees),法利赛人(Pharisees),隐士派人(Essenes)又称爱色尼人。         撒都该人大部份是当时的统治阶层和特权等级的人,在信仰上,只相信旧约圣经中的前五部书(摩西五经),为神话语的绝对权威,并把圣殿作为买卖交易的场所。         法利赛人是人数最多的,在新约圣经中他们是反面人物,但当时是最受欢迎的教派。在信仰上,不但接受包括摩西五经的旧约经典,还强调由许多历代的拉比对律法的解释(Oral Law)。         隐士派人在当时为数不多,主要强调生活上的圣洁,住在一起,凡物共有。由于对撒都该人不满而选择住在离开城市的郊外,因此被称为隐士。         在死海古卷之前,我们所拥有的最早的圣经手抄本,是用希伯来文在公元十世纪左右写成的马所拉译本(Masoretic)。马所拉译本是从公元六世纪开始,由 […]

No Picture
成长篇

你爱慕灵奶吗?

曾霖芳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有很多基督徒读经觉得没有滋味,这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且是关乎灵命的问题。 一个婴孩,若是他是有生命的,怎么不渴慕吃奶呢?可是没有生命的“基督徒”对于圣经是不会发生兴趣的,有时偶而翻阅一下,便觉枯燥无味。所以不喜欢读经的信徒应该自省:我到底重生了没有?         新生命的特质与属世的生命迥然不同,这不同是由里面而外面的。新的性情自然带来新的爱好,也可以说从圣灵生的带来属灵的兴趣。         鸭子看见水就喜欢,不用你推赶牠们,牠们会自动下水去,享受池中的乐趣。但鸡就不同了,你就是勉强牠,牠也不感兴趣的。水对于鸭子有吸引力,对于鸡却没有, 这是生命上的分别。神的话语对于神的儿女有自然的吸引力,对世人就不同。再说并非牠会游水,所以叫鸭子,乃是因为牠是鸭子,所以牠会游水;并不是读经的便 是基督徒,乃是因为他是基督徒,所以他爱慕圣经。         但有时有生命的婴孩,也会不渴慕奶的,那就是他患病的时候。所以有生命而不渴慕奶的,可 能是病态。有些信徒确是有生命的,但因为灵性上有病,就不会爱慕神的话。当他陷在罪中时,就不喜欢神的光照。贪爱世俗时,怕听神的警戒。没有神的话,便生 活在糊涂中;生活糊涂,越发不要神的话,这种现象是很普遍的。         还有一种现象,有些人喜欢读讲道集,圣经注释,和其他属灵书籍,觉得比圣经的话有滋味,于是不读圣经,只读些圣经有关的书,这也是很可惜的。有人以解释圣经的见解为亮光,却忽略神的话本身就是亮光。读书固然好,忽略神的话却是损失。         正像有人因为怕鱼肝油的气味,改服麦精鱼肝油。后者虽然甘甜可口,但鱼肝油的含量是很少的。对于神的话也是如此,若是我们因淡而无味而放弃它,对于我们灵命的影响是很深的。其实我们若爱神,也必爱慕祂的话,爱听祂的声音,喜欢知道祂的心意,并讨祂的喜悦。          大卫常渴慕神的话语,他的灵命当然长进。他说:“……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诗》19:10)彼得也 说:“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你们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前》2:2-3)蒙恩是渴慕的 起点,长进是渴慕的的果效,这是关乎得救和生活的问题。         我们尝过主恩的滋味吗?         我们是从肉身生的呢?还是从圣灵生的?         得救以后有没有渐渐长大?         这一串的问题与读经有直接的关系。 作者现为美国北加州海外神学院院长。著有《释经学》、《讲道学》及《对心说话》等书。本文经作者同意选用。

No Picture
成长篇

患难见“真经”

见子         父亲自年少时起信仰基督,追随基督,为信仰甘愿舍弃自己的性命和家庭。因此从五十年代起,为主受了很多的苦。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他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甚至难以想像的迫害,并三次被捕入狱,度过多年的铁窗生涯。他的亲人、他的妻子,甚至付上了生命的代价。          在五十年代末的“大跃进”及其后的“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期间,父亲被再度投入狱中,瘦弱的母亲靠卖冰棒,来维持一家九口老小的生 存。由于没有足够的食物,有时不得不靠树叶、野菜来充饥。为了能让老人和孩子填饱肚子,母亲只好忍饥挨饿,为了一点可怜的养生钱,终年起早贪黑地劳作。待 我父亲被释放时,母亲再也支持不住了,就像一个耗尽气力的长跑运动员一样,把接力棒交到父亲手里后就倒下了,此后一病不起。          正当此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经历过多次抄家、洗劫之后,我们全家人被勒令跟随“反革命”父亲,到内蒙古的一个穷乡僻壤,进行“劳动改造。”那时,母亲刚刚手术 不久,身上还插著输液管子,只好把大姐留下来照顾她。当我们这些年少无知的孩子和母亲说再见时,谁曾想这就是生离死别呢?         当母亲最需要亲人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亲人都被迫离她而去,对她,这不啻为致命一击。当我们抵达流放地点还不到一个星期,姐姐的一纸电文:“母病重,速归”即到父亲手中。因交通不便,父亲当即决定先行,我们几个孩子则在十七岁的哥哥的带领下,第二天回城。         就要见到母亲的急切心情,使我们快活得像一群小鸟,高声喊叫着:“妈妈,妈妈”,涌入我们熟悉的院落。但,房门紧锁著,我们迫不及待地扒著窗子往里看,屋子 里空荡荡地,死一般的寂静。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顿时哭声响成一片。不一会儿,父亲从外面进来,把我们揽在怀里,摸着我们的头,慈祥地对我们 说:“不要哭了,妈妈息了世上的劳苦,已经回到天家,在天父身边了。”         在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中,我跟着母亲,过著没有父亲的生活。之后又 跟着父亲,度过那更为艰难的没有母亲的岁月。在那动荡不安的黑暗年月,心里最怕的一件事就是:父亲若是没有了,我们几个孩子就都成了孤儿了。所以,每当父 亲被揪斗,或被关入牛棚时,我们都整日整夜地揪着心,怕他再也回不来了。         那时,我们年纪尚小,父亲既做爸爸又做妈妈。每天除了繁重屈辱的体力劳动外,还要负担缝补洗刷等家务。即便如此,他始终保持着爱主的心,一有空闲,或在饭桌上,或在睡前,他就向我们讲圣经,传福音,谈信仰问题。至今我 仍记得,在昏暗摇曳的煤油灯下,他叫我们四个孩子并排跪在炕上,一字一句地教我们祷告。虽然那时我们对他所讲的道理似懂非懂,但信仰的种子就这样在我们的 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最值得感恩,也最为奇妙的是,神为我们存留了一本宝贵的袖珍本圣经。正是这本圣经,成为我们唯一的安慰、力量和盼望,伴随着我们度过了那最为艰难的人生岁月。         在我们被赶到农村后不久,父亲在我家乡所建立的唯一的教会被彻底地关闭了。那是一个夜晚,气势汹汹的红卫兵砸开教堂的门窗,揭开屋上的瓦,把教堂洗劫一空。 所有的圣经、属灵书籍和赞美诗歌,都被抛到教堂门外,付之一炬。红卫兵并且命令教会的传道人围着火堆爬行,同时斥基督教为迷信、基督徒为牛鬼蛇神,极尽羞 辱之能事。之后,有“犹大”带着他们,挨家挨户去信徒家里搜抄圣经和属灵书籍,圣经及属灵书籍几至损失殆尽。在这场空前的血与火的试炼中,空气中都弥漫着 叫嚣:“你的神在哪里呢?”          感谢神的奇妙安排,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政治风暴到来之前,父亲和我们全家就已遭放逐。我们所能带走的全部破烂家 当,总共只有一马车,但那里面却珍藏着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一本袖珍圣经和两本属灵名著《天路历程》及《荒漠甘泉》。由此,我们成了“似乎一无所有,却是 样样都有”的人了(《林后》6:10)。神的话连同这两本书成为我们痛苦中的安慰,危难中的帮助,绝望中的盼望,带领我们“行过死荫的幽谷,却不怕遭害” […]

No Picture
成长篇

疑惑曾经满心头

任凡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只有五个月         我来自广东,是汕头大学工学院的退休教师。我自小接受无神论教育,受唯物论和进化论的影响很深,把科学当作认识真理的唯一途径。然而,每当静下心来,或仰视星空,或俯察万物,或面对人生,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却深感无能为力,一筹莫展,内心因此有无限的惆怅和空虚。         我与妻子于2000年3月底来到夏威夷后,随即参加了教会的慕道班,接受了基督教的“启蒙”教育。我开始明白,原来是上帝创造了天地万物,创造了人类。衪是人类的真正父母,是生命的根源,是永恒不变的真理。从而扫除了我的惆怅和空虚,心情豁然开朗。         8月27日,即我的六十四岁生日,那天,我和妻子领受了洗礼。我们从这天起获得新生,进入永恒。         从初进教堂,到决志,到受洗,只有五个月!我有时都不敢相信,一个受了五十年无神论教育的知识份子,在短短五个月里就产生这么大的变化!这是什么原因呢?我 相信这是上帝对我的恩典。上帝给了我们非常好的环境,从教会牧师、长执会的领导,到团契的弟兄姊妹,都热情地关怀、帮助我们,并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灵修材 料。教会还给我们安排了很好的灵修伙伴,他们每星期四上午都与我们一起灵修,解答我们的各种疑问。更重要的是,上帝给了我们谦卑虔诚的学习心态,这是我们 得以成长的关键。         以下就是我在灵修中的心得,共三点,与大家分享。 一.谦卑的心态         圣经是生命成长的养料,必须用谦卑虔诚的心灵去读,绝不可以所谓“科学的态度”去钻牛角尖。         例如:圣经中有几处排了详细的家谱。一次,我对这些家谱做了对照并进行计算。我根据字面计算结果得出:洪水发生在公元前2000-2001年之间,相当于中国的夏朝;亚当被造是在公元前3900-4000年之间。         这个结果显然是不对的。中国的史学界和考古学界近年已取得共识,中国的文明史将从五千年提前到一万年。中国的文明史都有一万年,亚当怎么可能才六千岁呢?         是圣经错了吗?当然不是!可能是史前期的纪年和现在不一样,也可能家谱中有意的省略了一些……相信旧约专家会有令人满意的解释,我们没有看到而已。         读圣经主要是滋润灵命的成长。在我们灵命还很弱小、神学知识也很少时,不要在一些暂时弄不懂的地方钻牛角尖,浪费精力,既无益于灵修,还可能被误导到怀疑圣经的正确性,那对我们就没有好处。         保罗说“因信称义”,因此,对我们这些初入门的人来说,要特别强调一个“信”字。只有信服了,才会顺服,有了顺服的心志,才会有谦卑虔诚的心态,才不会在一些暂时不懂的地方钻牛角尖。 二.长期的过程         我虽初步建立了谦卑虔诚的心态,但习惯势力是顽强的,会随时冒出来。比如,我是教师,也为出版社、期刊杂志写过稿。每看到一本新书,都喜欢去发现其中的问题,这个习惯也用到读圣经中来了。         就像读《创世记》第七、八章关于洪水泛滥时,我就开始质疑:300x50x30立方肘的方舟,怎能装得下每样一公一母那么多生物?那成千上万的生物,挪亚又是怎样捉来的?把它们关在一起一年多时间,猫不会把老鼠吃掉吗?那些凶猛的肉食兽不会把大部分动物都吃光吗?         […]

No Picture
成长篇

神的圣言

里程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前言         圣经是神的话语,新约作者将它称为 “神的圣言”(《罗》3:2;《彼前》4:11;《来》5:12)或“圣言”(《徒》7:38)。神是真实的,神呼出圣经,因此圣经是真实的,这是“圣经 无误论”的演绎証据。(1)圣经没有错误,因为它是神的话。这也是历代教会的观点。初期教会的信经(如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迦克墩信经、亚他那修信经 等)中没有特别论及“圣经无误”,但它们宣称相信并持守的信条全来自圣经的教导。也许,在当时,“圣经无误”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专门宣称的必要。宗教改 革后,比利时信条(1619年),韦斯敏斯德信条(1646年)和各大宗派的信条中,才将“圣经无误”信仰专门列出。(2)        “圣经无误”的定义在〈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中有下列表述:圣经既是神默示的话,为基督作权威的见証,理当是绝对无谬的(infallible) 和绝对无误的(inerrant)。        “无谬”和“无误”这两个负面用词有其特殊的价值,因为它们明确地保障了非常要紧的正面真理。“无谬infallible”一词表明“既不误导人,也不被 人误导”的特性,所以,此词在范围用语上绝对地保証“圣经在凡事上都是确实、稳固,可靠的准则与指引”的真理。“无误inerrant”一词亦然,它表明 “毫无虚假或错误”的特性,所以,此词保証“圣经所有的声言叙述,都是全然真实可信”的真理。(3)          然而,自文艺复兴,特别是启蒙运动以 来,人们高举理性的大旗,挑战圣经的权威。基督教内部也产生出自由神学,圣经批判学等思潮与之呼应,“圣经无误论”遭到猛烈的攻击。经过一百多年的激烈交 锋,虽然这些攻击的气势已衰,但残余犹存。有人正用更巧妙、隐蔽的方式传播对圣经的怀疑。“圣经无误论”是基督教信仰的根基,我们的一切信仰都来自圣经的 教训。如果圣经有错误,基督教信仰将从根本上被动摇。“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作什么呢”(《诗》11:3)?今天,我们仍应坚守“圣经无误”的立场,不能 有丝毫疏忽。圣经博大精深,“圣经无误”涉及很多内容。限于篇幅,本文只能就以下几个方面作简要的阐述。 圣经作者的宣称          圣经是神的话,这是新、旧约作者的一致宣称。          在旧约圣经中,“神说”,或“耶和华如此说”等字眼,超过3,800次。(4)例如,        “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创》6:13-14))。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12:1)。         “耶和华对摩西说:‘……你要将这话写在书上作记念,又唸给约书亚听’”(《出》17:14))。         “约书亚对百姓说:‘看哪!这石头可以向我们作见証,因为是听见了耶和华所吩咐我们的一切话,倘或你们背弃你们的神,这石头就可以向你们作见証’”(《书》24:27)。 […]

No Picture
成长篇

圣经怎样看文化?

吴鲲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相对于自然界种种动物,人类算不上强者:         .论速度──跑不过兔子,         .论嗅觉──比不上野狼,         .论视力──输给老鹰。          初生的人类婴孩,更是柔弱,他距离独立生存的日子,比其他动物长的太多太多。人类,需要保护、需要学习、需要语言能力、需要礼仪、需要了解交通规则没有这些,人很难在社会中立足。         难怪有人说,人是未完成的活物,完整的人,除了从父母而来的躯体,还需要后天的学习。 欣赏         这在生理上相对“弱势”的人类,上帝竟把各种动物领到他面前,吩咐他来命名。命名是文化的基础,这不单是写个标签,其中包含着同情与了解,说明该受造物的本相。         何止命名,“管理海里鱼、空中鸟,以及地上各行动活物”、“治理大地”的责任,就是创造伊始,人类从上帝所承受的使命。         若是没有发展文化的能力,管理与治理的重任,人未必承担得起。        “创造”是神的杰作,“文化”是人的力作。那一位富有创造力的上帝,按祂的形像造了男人女人;于是,人类有了丰富的创意与创作力。 批判         “城”在圣经中出现得很早,“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创世记》四章),该隐是建设城市的第一人。         该隐同时是历史上第一个杀人犯。第一个凶手,建立了第一座城;城市,因此一开始就是有罪之人对上帝的回应。我们也可以说,人类文化的每一方面,都充斥着叛逆与罪。         文化的使命和发展力,来自上帝──文化是高贵的;         文化的形成和内涵,反应出人的堕落──文化同时是待洗涤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领导的艺术(上) ──访陈国安牧师

陈国安/杨凤岗采访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1997年秋,我在研究华人教会时,两次采访了晓士顿中国教会的主任牧师陈国安。我觉得两次所谈的内容,或许对北美华人教会的牧师和信徒领袖有参考价值,所以现整理出采访的部份内容,希望和大家分享。(编者按:此采访搞将分三次刊登。) 领导民主制         杨凤岗(以下简称“杨”):陈牧师可否先请您谈一谈贵教会的组织结构?         陈国安牧师(以下简称“陈”):我们教会的组织,我称它为“领导民主制”(Leadership Democracy)。你知道在教会行政组织上,总的说来有几种:一种是“主教制”,主教从上而下带领教会,上面的人做了决定,把决定告诉大家,大家就跟 进,决定权在高层的几个人手上;另一种是“民主制”,会员大会具有最高的决定权,每样事情都要经过会员大会去讨论决定。         我们教会是第三 种,“领导民主制”,即通过民主的程序产生领导者,领导者寻求神旨意来带领教会。我深深地相信,Leadership must not be assumed. Leadership must be recognized。意即作为一个领导者,之所以能领导,是因为民众把这个领导权交给他。他不能说我要领导就领导。所以,所有的领导者都要经过民主的程 序产生。          这个原则也合乎圣经。因为从圣经里面我们看见是“神主”,不是“民主”。教会是神的,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头。但是,某人是否是神兴起来替他带领教会的,需要会众的印証和承认,不是自己说了算。 领袖影响力         杨:所以,教会的每一个 Lay Leader(信徒领袖),都是通过选举产生的?         陈: 是的,包括牧师在内。所有的牧师都要经过会友大会投票,才可以来当牧师。牧师是经过会众投票,承认是神兴起来带领这个教会的。长老、执事也都是这样经过民 主的程序而产生的。产生以后呢,我们就鼓励弟兄姐妹顺从他们的带领。因为,既然大家都认为这些人是神所兴起来带领教会的,是走在教会的前头的,所以就应该 顺从他们的领导。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妙手不回春

刘志远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5期 一个丧礼        那是一个下著微雨的星期天,早上崇拜后,我与妻子赶到墓园去,参加一个墓旁的丧礼。我们教会里的一位弟兄,在六天前自杀死了。当牧师打电话来通知我这件事时,我花了几分钟才想起这位弟兄是谁。X弟兄在我们教会已经七八年了。他和太太有两个儿子,我对X弟兄的印象不是很深,因为他经营一个餐馆,所以他经常在崇拜结束后就匆匆离去。但是我清楚记得他的儿子John,在John唸初中时,我教过他两年主日学。          X弟兄自杀身亡,实在叫我震惊。在丧礼中,每个人都证明他是一个和蔼可亲、脸上常带着笑容的人。在他的墓旁,亲人轮流做见証,说X弟兄很忠心地定期来崇拜,他经常都是在聚会后,第一个与牧师握手的人。牧师甚至记得X弟兄曾经去看望过他,又说X弟兄现在已经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与主在一起了,他一定很高兴看到今天有这么多亲友在这场合聚集在一起。          在这些掩饰委婉的言词下,我们几乎忘了X弟兄是自杀身亡的,我们忘记了X弟兄可能有极深的伤痕或内在的问题,导致他选择了一个这么极端的方法结束生命。事实上,这墓旁的丧礼只是我们教会的一桩小事,它的重要性在我们每周众多的节目中很快的就被忘记了。          但是我无法就这样忘记这墓旁的丧礼。牧师的短讲、亲友的见证虽然美好,却只能增加我内心的不安。何以这么一位亲切、善良、爱神、爱人的弟兄,会自寻短见?我 们的教会不是有各式各样的团契关怀小组吗?为什么X弟兄不参与呢?我开始有点归咎于他。然而这也无法平静我自己的歉疚。X弟兄不是常来教会崇拜么?他不是常与牧师握手么?我无法满意地回答这些问题。 毕士大池          这场丧礼让我想起《约翰福音》中记载的一幕。“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子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 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约》5:2-4)换句话说,毕士大池是当时驰名的医疗中心。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病人挤满了廊子。         这池子的美誉也是无与伦比的。首先,这池子是在神的圣殿所在地耶路撒冷。这对犹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         第二,这池子不是一个普通的池子,它是由天使管理的,而不是什么别脚医生。         第三,这池子据称能医治所有的疾病,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害什么病就痊愈了”。         毕士大池是当时一个超级的医疗中心。 两大矛盾         然后耶稣来了。当大多数人都只注意那池子时,耶稣却看到一个人,那人可能正躺在角落里。耶稣越过了周遭的一切,却去问那生病的人:“你要痊愈吗?”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         从耶稣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得出来,首先祂对毕士大池不甚看好。不管这池子多有噱头、多有名,在耶稣的心目中,它并不能医治。因为当耶稣问那人:“你要痊愈吗?”祂并没有打算帮助那人下池子去,祂是要亲自医治他。         其次,当耶稣靠近那人时,耶稣注意到的是,那人已病了三十八年。这非常耐人寻味。一个驰名的毕士大医治池,和一个生了三十八年病的人,这两者奇怪的矛盾,耶 稣看到了。而约翰也在《约翰福音》第五章里,把两者放在一起。我相信,约翰是故意要显出这矛盾来。他要告诉读者,这许多人所期盼的毕士大池,在医治上实在 是无能的。          从那病人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另外一个矛盾。“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换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