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第一溝

朱青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我在山西鄉下時,每年春天春耕開始,就要趕著牛下地。河灘地或者是山腳下的地常常不是四方平整的,所以第一條隴溝特別重要。要是開歪了,後面越犁越難,要是開正了,後面的活都好幹。所以在開第一條隴溝時,常常需要一個人在前面領著牛走。         我幹過這個活計,要走得直可不容易。所以每次開始之前,後面扶犁的大爺總是先告訴我遠處的一個目標,常常是一棵樹或是一間房子,讓我哪也不許看,就盯著那個目標直直地走。         如果能夠一路專心地拉著牛走,雖然常常覺得時間好長,眼睛也挺累,可是到了地頭回身一看,自己都大吃一驚,那新開的犁溝直得像切紙刀裁開的一樣。有時候半路走神沒盯住目標,或者被腳下的石頭樹根絆了一下,那犁溝也顯出來彎曲或是坎坷。         這經歷讓我想到,我們對神的盼望,也應該像春耕開犁的第一隴溝一樣,眼目緊緊地盯著前面的目標,就是在《希伯來書》十二章中提到的,“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是啊,基督耶穌是我們仰望的目標,是我們成為聖潔完全的榜樣。         耶穌是起點也是終點,祂已經全程走過我們要走的信心之路。在我們初信之時,祂給我們鼓勵和盼望;在沿途,祂一路帶領和保守我們的腳步;在終點,祂親自迎接我 們。我們要跟從祂,就必須目不轉睛地盯著祂,像耕田一樣。如果目光轉移到其它東西上,就會偏離方向,或是跌倒,甚至受傷。 作者來自中國,現住美國洛杉磯。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開明”的態度和眼光

滕近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編註:在教會建造的過程中,常面對不同路線的抉擇。本文摘自滕近輝牧師所著《現代教會路線》(台灣校園出版,1977),經作者同意。         我們注重培靈,也同樣的注重神學;         我們注重品格和靈性,也同樣的注重學術;         我們注重聖靈的能力,也注重計劃和完善的組織;         我們注重祈禱,也注重工作;         我們注重信心,也注重忠心與見識;         我們注重靈意,也注重正確的解經原則;         我們注重恩膏,也注重謙卑向別人學習;         我們注重傳福音,也注重社會責任和見證;         我們注重堅定的立場,也注重對別人的尊重;         我們注重基督救贖的絕對性,也尊重其他的宗教(尊重並非同意);         我們注重個人與主的關係,也注重群体與主的關係;         我們注重傳統中的精華,也注重時代的特徵;         我們追求合一與合作,也欣賞各宗派的優點。         求主救我們脫離狹窄的偏見,自義的態度,消極的心態(negative mentality),偏激的路線,排斥的作風,論斷的習慣,謾罵式的批評,小圈子的籓籬。         更求主賜給我們: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才德的男子

斯聞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日前在朋友客廳見到一字框,仿《箴言》卅一章“才德的婦人”特為男人而寫,今刊登于《舉目》,供天下男子共勉。若有人知道本文作者是誰,請通知《舉目》編輯部。         他口中流露智慧、仁慈的話語,使家人得鼓舞。         他敬畏上帝,接納自己,尊重別人。         他激勵家人的品格塑造和靈命成長,而且以身作則、表裡一致、言出必踐。         他關心家中一切,總是在適當時機,出現在需要他的家人身畔。         他供應家人足夠的生活所需,卻從不以為物質的豐盛能取代親情與愛情的滿足。         他飲食節制、作息規律、運動有恆,且能敦促家人一同遵行。         他能有效控制自己的情緒,對事對人理直氣和、忙而不亂。         他有高度的承擔力和幽默感,能在逆境中讓家庭仍然歡樂溫馨。         他並不十全十美,但卻能及早發現失敗、坦承失敗、勇敢走出失敗、有效停止失敗。         他敏銳而不過敏,單純而不天真;謙和而不懦弱,勤奮而不燒盡,創意而不冒失。         他的兒女敬愛他,他的妻子戀慕他;他們衷心稱讚他說,世上有成就的男子何止千萬,惟獨你深摯的愛和睿智的引領,使我們充滿美麗的回憶,樂享美好人生。         錢財會長翅飛去,俊美會消逝無蹤,才華會衰退停滯,名聲會事過境遷,唯有敬神愛家的男子,永是人間的無價珍寶。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一位即將步入老年之人的祈禱

路聲編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主啊,我感覺到,自己已漸漸地衰老。 我向您的祈求是: 請保守我免于, 成為一個不討人喜歡的老人; 讓我遠離絮絮的饒舌; 讓我不要認為, 我必須抓住每個機會表達自己; 給我有這樣的看見, 我有時也會做錯事情; 將我從自以為是中釋放出來, 不讓我試圖對每個人、每件事都管頭管腳; 特別讓我避開那種“嗜好”── 對其他人的生活瑣事大感興趣; 若有人向我抱怨他們的痛苦, 請賜我耐心和憐憫; 但若我想要把自己的委屈喋喋不休傾倒給別人; 卻請封住我的嘴巴, 讓我成為一個樂意助人的人── 但不是一個成天忙忙碌碌的人; 一個關心人的人── 但不是一個想要指揮別人的人。 最後,主啊! 請不要讓我孤獨, 我需要一些朋友,親愛的主, 一些好的朋友; 但首先我需要您, 請按您的樣式來塑造我, […]

No Picture
透視篇

婚姻原是百年期 ──大陸婚姻關係的概況與展望

林國亮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前言        中國是個異質性極高的社會,過去一個世紀以來,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動盪。城市與農村、沿海與內地、經濟特區與非經濟特區、1949年前後,以及改革開放前後的差距都很大。再加上政 治意識、教育、職業、家庭背景和個人特質等等錯綜複雜的因素,使得任何論述中國婚姻狀況的文章,都難免有以偏概全、掛一漏萬的問題。         本文僅就過去十年來英美學術刊物上對中國婚姻狀況的論述,再加上筆者在海外多年來從事婚姻協談的經驗,提出一個簡要的綜合報告,供關懷國內婚姻狀況的弟兄姊妹參考。 時代背景         195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制定了建國後第一部婚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明確指出父母不得干涉兒女的婚姻自由,禁止指腹為婚、重婚、買婚、娶妾,廢除收取聘金、嫁妝的傳統,許可女人婚後不冠夫姓、保証女兒與兒子有同等的財產繼承權,並允許離婚等。        “大躍進”之後,一直到文革期間,人民公社與工作單位等取代了家庭作為社會的基本單位。許多夫妻為了工作或戶口等緣故,飽受兩地分居生活之苦。幼童則多由父母之一方、祖父母甚至工作單位來撫養,婚姻與親子關係變得脆弱。         改革開放以後,工作單位的功能日趨薄弱。1980年所修訂的婚姻法,主要以維護社會的安定與秩序為著眼點,家庭再度成為社會生活的基本單位。同時為了遏止人口的過度膨脹,亦把1979年公告的一胎化政策正式列入婚姻法內。         2001年4月所通過的新《婚姻法》,再度肯定以婚姻為基礎的家庭是社會的細胞,是人們的基本生活單位,並在總則中明白宣示“夫妻應當相互忠誠、相互扶助”。新 《婚姻法》引起的焦點話題,即包二奶(重婚、同居)、婚外性行為、離婚、家庭暴力與家庭財產分割等,反應出了當前社會生活中的一些新問題。 擇偶的條件         1949年以前,擇偶的過程多由父母決定,或由父母安排且經由當事人同意,只有少數是男女雙方自由戀愛而結合。1949年以後,官方鼓勵擇偶雙方自由交往,最後經由雙方單位的同意而結合,從而削弱了父母對子女擇偶的影響。         擇偶時,人們一般仍循“門當戶對”的原則,只是“門當戶對”的定義一直隨著時代、環境而改變了。土地改革、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等措施對農村婚姻策略大有影響。 1949年以後,每一個村民按之前三年的經濟狀況,分成九個不同的等級。從此,階級成份大大影響擇偶的對象。政治成份、與地方幹部的關係、能否到工廠工 作、親戚是否有權勢等,成了重要的參考條件。黨員的子女與黨員的子女通婚,貧農、下中農和中農的子女互相通婚,地主與富農的兒子則較不易在本地找到對象。         改革開放以後,農村的擇偶條件繼續受到政治與經濟因素的影響。婚禮的嫁妝、聘金和喜宴的要求大幅度提高。某些傳統陋習亦大有死灰復燃的趨勢。         就城市的情形而言,1987年和1991年分別在保定和成都兩大城市所從事的調查研究發現,一般擇偶時,也是注重外在的、有形的條件。只是在改革前,一般人 比較重視的是黨員身份、工作單位和家庭出身等,是否與自己相當。改革開放以後,人們則重視學歷、職業、經濟能力等是否與自己相當。 婚姻的品質         在中國傳統裡,家庭關係中的夫妻關係遠低于親子關係。婚姻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傳宗接代。1949年以後,藉著婚姻法的修改,允許夫妻因為感情破裂的理由而離 婚,進而提高了感情在婚姻當中的重要性。然而實質上,由于種種政治原因,1949年以後,一般夫妻關係雖然算是穩定,但品質並不高。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守護你的孩子上網

林月嬌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安全上網守則         在這個網路當道的世代,身為家長當如何教導孩子運用網路,將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學問!        雖然大部份的網路資訊有助于擴展兒童及青少年的視野,但是,亦有很多成人網站或不正當的網站資訊暴露在他們的眼前。更糟的是,許多有心人士利用網路接觸孩童,進行危險或不法的勾當。         要讓孩童享受快樂而正面的上網,父母的首要任務,是制定“安全上網守則”。         首先,把電腦放在家人一起活動、“眾目睽睽”的地方,而不是放在未成年兒女的房間裡。         與兒女討論後,訂下合理清楚的上網規定,幫助他們了解:哪類網站適合瀏覽?哪類不適合瀏覽?每天上網最多幾小時?什麼時候可以上網?將此約定貼在電腦旁邊。         主動向孩童推薦值得瀏覽的網站;和孩童一起上網玩遊戲;經由網路資訊搜尋,和孩童一起做家庭作業或解決課業問題。發揮上網的積極功能,把上網探索變成家庭活動。        主動幫助兒女選擇優良網站;尋找適當的網路過濾、分級軟体,及能提供孩童安全上網的資訊服務公司。        不讓您家中未成年兒女在未陪伴之下上網查詢資料;告訴他們,若上網看到任何低俗的文字、噁心的畫面,或令人不舒服的內容時,應該告訴父母。        留心孩童玩的電腦遊戲,是否包含了暴力或色情的內容。         留心異常現象,例如電話帳單或信用卡帳單是否有異常支出,小孩是否深夜上網而耽溺其中?         經常與家中未成年兒女討論上網情況;認識他們的網友。         經常檢視“歷程”檔案(位于瀏覽器上),列出家中未成年兒女所造訪過的網站與頻率。         了解兒女在學校上網的情形,以及學校在這方面的保護措施。         確定聊天室沒有偏激的言論,而且是由有聲譽的公司或組織所管理。         告訴孩子:未經父母同意,絕不與網友見面或通電話;若父母同意見面,應該約在公開場所,並有成人陪同。         不要回覆任何粗俗、語帶威脅、或猥褻的電子郵件;網上交談如果出現這類內容,也應立刻終止談話。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不過第三代?

陳耀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西方基督徒有一個說法:“上帝只有兒女,沒有孫兒。”意思是信仰很難傳到第三代。《使命》上亦有過一篇文章指出,中西方的基督教家庭都有一個普遍現象,就是事奉神的熱心,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第四代,便索性把偽裝的基督徒外表也丟掉了。        這種現象,有可能改善、改變嗎? 讓下一代体會         我就是家中第四代信徒。祖輩世代原居住中國廣東潮州,曾祖父是村中第一位信耶穌的。當時,同村的人都不信耶穌,因此特別苦待曾祖父。更認為他既然成為基督徒,便不屬于他們,于是把他趕出本村。         曾祖父只好獨自到城市謀生。後來他透過教會的幫助,在城中建立了家庭和事業,成為該市的富戶之一。他的子孫兩三代都有機會接受良好教育。         數年前,我回中國,到先祖所住的鄉村探望,發覺那裡生活落後,我体會到神實在恩待了先祖,讓他有機會到城市發展,賜他及他的後代各樣福份。         以我為例,可以看出若我們能將從神而來的福份,讓下一代也能体會到,相信可以幫助他們建立對神的信心。 認識兩代的差別         居住在此地的第一代華人,跟下一代談及日常生活或信仰事奉問題,不能擺出一個“教導”的姿態,只能與他們“分享”。主要原因是,第一代移民基督徒對屬靈生活的看法,跟在此地西方文化社會長大的下一代,有相當的差別。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中國人的小組查經,帶領者習慣上,雖然鼓勵每一位參加者發表意見,但他本人通常扮演教導者的角色,認為查經的效果,取決于參加者對他細心準備的資料的領受程度。         而西化了的青年人查經方法卻不一樣,主要是要讓每一位參與者自由發表意見,帶查經的人,其職責只在保持適當的查經程序;不是教導,更不會讓自己的意見,成為查經的結論。         我是比較保守的人,仍常用中國人的那一套查經方法。其實,查經真正的教導者是聖靈,我們應有信心,明白聖靈能夠用祂的方法,按照每一位查經者的需要,幫助他們。所以,我們不能認為,我們習慣用的方法才是對的。         同樣,崇拜的方式和對信仰的表達方式,也應互相尊重。這些都不涉及屬靈問題,只是信仰的生活習慣和處世為人原則不同而已。         中國人的傳統文化、思想方式,都不是生長在西方的年輕人能夠輕易了解和掌握的。在這樣多的困難中,怎樣才可以幫助下一代建立信仰根基,這確實是個挑戰。 成為生活的一部份         現在的孩子都很獨立,開始質疑父母的年齡越來越小。因此傳統的“訓導”的方法已不適用,而用“領導”的方法,幫助孩子養成事奉神、敬拜神的生活習慣,使之自然地生根發芽,成為下一代生活的一部份。         比如,若我們堅持沒有任何事情可以代替主日崇拜,堅持屬靈活動比其他活動重要,相信這樣做,會給我們下一代建立一個堅穩的信仰根基。當然,這一切要趁著下一代仍年幼時就開始做,否則便會有困難。         可惜很多時候,我們都認為孩子的其它需要更為重要,例如學業、游泳、跳舞、中文班、同學的生日會等。當我的兒子在基督教中學讀書時,有一次學校邀請家長跟學 […]

成長篇

陽光和小孩

離婚後,我和七歲的兒子都都同住。都都有一晚臨睡前問我:“媽媽,我還是想你和爸爸在一起,我們還像以前那樣,有沒有這種可能?” […]

No Picture
成長篇

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

張長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十年來,從我在英國倫敦信主的那天開始,就一直為太太的信心而禱告。可是,十年過去了,一直沒有得到回音。        其實,我本來就已經有了一個非常好的太太,名叫高幸兒,也真是個安琪兒。當年就是一個聰明勤勞、美麗善良、十分孝順父母的好姑娘。這樣的好姑娘,結婚之後, 自然就成了一個出色的賢妻良母。她手中做出來的菜就特別好吃,她手中種出來的花就特別美麗,從她手中,還調教出一個別人都羨慕的好兒子。大家都說我好福 氣。         我確實是個蒙恩之人。雖然像我這樣年齡的人,大多經歷過許多苦難,也目睹過許許多多人間的悲劇。然而,我卻能從一個沒有能上完中學、也不能上正規大學的孩子,當上了大學教授,不能不說是一個神蹟。         自從我到大學工作後,我太太又成了個非常出色的師母。雖然我與學生關係很好,從科學到哲學,有許許多多愉快的談話和討論。但是,他們的高級秘密,卻只有師母 知道。我學生中的小伙子找對象時,會請師母當參謀長;女孩子失戀時,會到師母那兒去嚎啕大哭,尋找安慰。你們可以想像她有多大的愛心。         可是,我的太太也有缺點。她太會擔憂,所以就有許多的害怕,甚至有許多的恐懼。由於害怕,就要發脾氣,使我非常為難。十年來,我一直默默地為她禱告,盼望她也能信主,從主那兒得到信心和力量。可是,十年過去了,我一點也沒有聽到回音。        今年復活節,我們全家去紐倫堡參加全德華人基督徒造就營。這次營會中,美國《海外校園》的李秀全牧師夫婦作了以“基督化家庭”為主題的佈道。李牧師提到他過去的同工周神助牧師說過一句話:“我不求主給我一個好太太,但求主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         聽了這話,我深感慚愧。我本來就有一個好太太,但我卻求主給我一個十全十美的太太;另一方面,我卻從來沒有求主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我這個人,本來就是缺點 和錯誤都很多的人,天天都要犯許多錯誤,把我太太嚇得要命。更糟的是,信主之後又很不用功,屬靈的生命沒有長進。這一來,就成了一個很糟糕的掛名基督徒, 在我太太明察秋毫的放大鏡之下,更一無是處。         當了一個掛名的基督徒,沒有好的見証,又如何能讓別人看到耶穌基督的光呢?於是我趕緊向主懺悔。第二天一早,我第一次開口求主給我太太一個好丈夫。沒有想到,還不到三十六小時,主就回應了我的禱告,給了我一個完美的好妻子。她信主了!          原來,就在我禱告後的第二天晚上,她突然開悟了,在跟傳道人一句句地做決志禱告時,忽然渾身顫抖,有如水壩缺口,淚如雨下,泣不成聲。她是個不太愛哭的女人,我知道她在決志的同時也得到了重生,得到了聖靈洗禮。我的眼淚也滾滾地流了下來。         營會結束的那一天,組長許正義傳道要我在大會上作一見証。我當然願意把我們家中的大喜事與大家分享。最後我也請我的好太太及好兒子與大家見見面,請大家一起感謝主耶穌成了我們全家的主。我們要努力建成一個基督化的家庭,一個為主服務的家,請大家為我們禱告……         沒有想到與會的許多人都哭起來了。說實在,我從教多年,雖然有時能講到學生們笑,但從來沒有講到別人哭,這只能說是聖靈的工作吧,不是我的能力。         從造就營回來後,我覺得我忽然正在走向“完美”,至少是我的耳朵告訴我是這樣,因為我發現太太對我缺點錯誤的嘮叨忽然少了許多。然而我馬上發現,事實上,並 不是我的缺點錯誤忽然少了許多,更不是我忽然完美了許多,而是我太太信主之後對我缺點錯誤寬容了許多,包容許多。正如她所說的,她已把我交託給了主,讓主 來管教我。         這時,我才真正体會到主禱文中“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別人的債”的深刻含意。當我們自己還不能免別人債時,我們又怎好求主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夫妻雙雙把家還

紫虹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還是在來美國的第二年,有一天我們去英文老師蘇芮家做巧克力蛋糕和蘋果餡餅。 我無事可做,便坐在沙發上翻她的影集。有一張照片是在她婚禮後拍的,新郎新娘旁邊是四個喜笑顏開的中年人。蘇芮當時正在調蘋果餡餅的麵皮,遂拍著沾麵的雙 手笑嘻嘻地走過來指給我看:“我爸爸,我媽媽,我繼父,我繼母。”         “繼父繼母?”我不無驚訝地重複道。蘇芮以為我沒有聽懂,於是放慢了語速給我解釋:“我爸爸媽媽離了婚,然後他們分別跟我的繼父繼母結了婚。”我抬頭對她笑笑,又低下頭仔細看看照片上的四個人:他們笑得真是那麼幸福快樂。蘇芮若不說,真想不到竟是離異後的兩家人。         我不免有幾分感慨。在中國,離異後的夫妻大都視若仇敵,很難想像兩個家庭如何相逢在兒女的婚禮上。旁邊的一個中國同學看出了我的心思,用中文笑著說:“他們,咳,他們根本無所謂的。”         然而,與別的國家的人接觸得越多,我越覺得,以國籍、膚色、職業、地位,來界定人,常常是有失公允的。不管人與人的差別表面上看起來有多大,人性的弱點,以 及人在遭遇痛苦和面對孤獨時的本能反應,其實大同小異。人與人的區別,更多地在於本能之外的理性選擇。這種理性選擇,則受到諸多因素,譬如文化傳統,宗教 信仰,種族背景,教育程度,職業地位以及社會潮流的影響。不管人們屬於什麼樣的群体,有著多麼相似的外在表象,每個人在自己的世界裡所必須單獨面對的孤 寂、痛苦和選擇,都是獨一無二的。          婚姻解体,對絕大多數人,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哪怕主動要求離異的一方也不例外。從戀愛走入婚姻,每 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及至離異,故事擴展得可以寫成長篇小說。其中的恩怨愛恨,早已成為人生的一部分。把自己的一部分割裂分離,豈是“瀟灑走一回”那麼輕 鬆?至於被動的一方,要接受自己不再被愛、不再被接納的事實,更是非常容易陷入自我懷疑、自我否定、以及怨恨之中。         我出國之前,辦公室裡 的一位同事婚姻觸礁。原因和結局就像套上了流行小說的公式,一點也不稀奇。然而在整個程序當中,兩位當事人還有孩子所受的痛苦,卻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當 事態朝著不可挽回的方向迅速發展時,我面對著一年前還在唱“夫妻雙雙把家還”的朋友,真的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在她心中依然充滿著不平與憤懣的時候,我怎麼 也說不出很想說出的那三個字:“寬恕他。”         因為,雖然寬恕是唯一能夠把人從仇恨的桎梏中釋放出來的力量,但人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寬恕,實 在是難之又難。每個人都可能有過這樣的經驗:在某些時刻,你痛苦地感到,由於某個人某件事的存在,你平靜的生活起了波瀾,不但不可能恢復從前的寧靜,而 且,有一個傷口,好像再也無法癒合。於是你憤憤地說:為什麼,為什麼?人們常常在虛擬的時空中逮住那個“罪魁”,以仇恨的力量將它包圍,好像非如此便不足 以懲罰對方。我們往往忽視了,在我們以仇恨監禁別人的同時,我們自己,也成了另一種意義上的囚犯,因為我們失去了快樂生活的自由。          我父親的第一次婚姻在五十年代中期破裂。在此後四十年的時間裡,父親和他的前妻之間滿是苦毒和敵意。他們的故事充滿曲折波瀾,有人性的自私,有時代的錯謬,有數 不清的糾葛和恩怨。我無意去評判父輩的是非對錯,實際上那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同一個故事往往不只一個版本,同一件東西從不同的側面去看也不只一個真實。 問題在於,他們打了一個很大的結,以至於無法靜心享受自己的生活。我的隨父生活的長兄和他的同父同母但隨母親生活的妹妹,夾在對立的雙方中間,不得不面對 各執一詞的父母,且成為雙方爭奪感情的目標,有時甚至是父輩敵意的出氣筒。他們心理上的焦慮和壓力,是不必求證的了。後來,當我的長兄有了自己的女兒之 後,堅稱自己是“不離婚派”,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