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息息相关

苏文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生活 事奉 灵命        2002年12月的《海外校园通讯》首篇,笔者曾以〈我们有一信息〉为题目,说明校园福音团契历年来最注重的信息,及遵行的属灵原则,就是:灵命→生活→事奉的次序。         我们有感于近十年来中国学人事工蓬勃发展,中西教会都看到这事工的重要,也知道必须有一群中国学人参与,才会有针对性。因此,许多学人信主不久,就已成为同工、团契主席、查经带领者,甚至成为讲员、执事、传道人。         在这种“紧急动员”之下,确实产生了许多华人教会前所未有的人才,神也借此将许多学人的恩赐如火挑旺起来。但是,有一现象也随着出现,就是有许多未熟先摘的果子和揠苗助长的稻子提早上市,成为丰收中的缺陷。         同类的问题在笔者自己身上及华人教会中也屡见不鲜。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们盼望今后对中国学人(包括各种群体)的带领,一定要以属灵生命的成长,信仰生活的落实,做为投入事奉的基础。         但是,对许多早已投入事工的人来说,难道当初没有这样的基础和次序,今后就一定不能好好事奉吗?并不尽然。初入门时,能有良师指点,固然可以循序渐进;但是 对于当初没有这种条件的人,神仍有足够的恩典。若我们认清灵命、生活、事奉三者息息相关的重要性,不要仅忙于事奉而忽略日常生活的见証,不以外面亮丽的恩 赐取代内在生命的操练,而是在事奉中造就灵命(如:忍耐、舍己、谦卑等),灵命表彰于生活中(如简朴、纪律、圣洁等),以生活成就事奉(如夫妻同心同工 等)。这样的善性循环,才是“万事互相效力”的真义。         除了主耶稣之外,旧约中的但以理,可说是诠释这一属灵原则最好的“样板”。他有“美好的灵性”,有固定的祷告生活,又能在险恶的政界中“毫无错误过失”。这种灵命、生活、事奉息息相关的互动,正是今日海内外学人所应学习的典范。

No Picture
事奉篇

必也正名乎(许问正)

许问正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我是几年前信主的一位大学教师。犹记得初到教会时,听到庄严柔和的圣乐,竟忍不住泪流满面。在我当时身为慕道友的心目中,教会简直是人间净土,是个真诚平等的大家庭。         等到入教越久,渐渐由“客人”成为“主人”(长执)以后,我也不知不觉地溶入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教会文化中。我发现华人教会中有很多美好的文化是值得发扬光大的,例如:照顾新留学生的爱心,带职事奉的付出,布道宣教的热忱,学贯中西的教导等等。         但是,另有一些文化,在我看来,与世俗社会是大同小异的,例如:顾及面子,不问是非;不敢当面说实话,只在背后说闲话;推选长执时,不看其属灵光景,只看其学历背景。         其中一个最奇怪的,是介绍讲员或互相称呼时,偏爱社会上的头衔,如李博士(科学学位,与神学无关)、王部长(二十年前出国时的官位)、黄医师、吴校长(十年前早已退休)、钱经理等。若基督徒真的认为“职业无贵贱”,为何不在教会中也介绍:王理发师、吴搬家工、赵褓姆呢?我并不反对在教会中因事工的需要称呼牧师、长老、执事、传道、老师。但是,主内肢体该如何彼此称呼介绍,似乎只是小事一桩,却不经意地反映了内在的价值观和教会观。         而这些价值观符合圣经的教导吗?主耶稣不是亲近那些凡夫俗妇吗?祂岂不是斥责法利赛人“互相受荣耀”吗?《雅各书》不是说不可按贫富待人吗?我们这些受洗归入基督的 人,岂不都已是天父家里的人,都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吗?在基督里,岂非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吗?我们能不能在教会中建造一种超越世俗的新文化呢?         基督改变我们,是改变我们的“老我”,洗刷我们千百年来在中西文化大酱缸中所受的浸泡;也改变我们从亚当遗留下来的习性,成为像基督的人。正如德国神学家潘霍华在《追随基督》一书中所说:“我们绝不能再在我们撇弃的地方重起炉灶。”

No Picture
事奉篇

谈教会的传统问题(唐佑之)

唐佑之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教会礼仪的传统        这是关于传统的问题,由于基督教的历史发展,在西方比较长久,教会就有了不少传统,传统不是都根据圣经,却有文化的影响。这些是否应该尊重?常成为争议的论点。其实这也是使徒保罗感到需要,应该提出争议,甚至加以劝戒的。         在致歌罗西教会的书信中,保罗坦诚地说:“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这 是初期教会的现象。在教会中有不少犹太的基督徒。他们原有希伯来宗教的传统,他们遵行似乎非常自然,早已养成习惯。但现在他们处于希腊与罗马的世界,在思 想上难免受当时文化的冲击。希腊哲学若干论调,又有似是而非的逻辑,正是虚空的妄言及世上的小学,对信仰非但没有裨益,反而有所阻碍,徒增困惑而已。尤有 甚者,教会的运作很多都是“人间的遗传”,那些传统更是不值得那么认真的实行。例如犹太人行割礼的事,虽在他们看来是天经地义的,甚至外邦人要入教,也得 受割礼。如果只是人手所行的外表礼仪,那简直是无用且无稽的。真正使我们脱去肉体情欲的,乃是实际经历基督的救赎,与祂同死同葬且一同复活,有新生的样式与实际,才有真正的价值。         对我们今日的信徒来说,受洗的事就可讨论一番。人信主,必须受洗(或受浸)加入教会,圣经虽有记载,真义却值得研究。我们既非犹太人,也不是西方的背景,我们信的是基督,不是洋教,不必照洋教的传统。         受洗是外表的仪式,既是外表的,对内里的生命有什么影响?既是仪式,可有不同方式,不同作法,就没有绝对的标准。         水礼是用水,水只能洗去外面的污秽,对里面的罪污怎能洗掉?在教会历史中,有的教义看这仪式为“圣礼”(sacrament),就是水经过祝福之后就变了 圣,真能洗除罪行。圣餐中之杯与饼,经过祝谢后实际变成主的血与主的肉。例如天主教会望弥撒,神父只分饼,而他自己喝杯,免得不慎,浪费主的宝血,这当然 不是正确的道理,所以基督教会信仰纯正的,将水礼与圣餐,称为礼仪(ordinance)。虽然有“圣”的涵义,却无本身变圣的实际,甚至将圣餐正名为 “主餐”或“主的晚餐”、“擘饼”,这些都是象征,外表的礼仪以象征的方式,为助人联想,思念内在的意义。         也许你会说,既然是象征,不是实际,又何必需要形式呢?但是人需要有一些实物可以接触,或触摸的,借着这些容易促成内里的感受,日久就成为传统。主耶稣设立晚餐,目的为使信徒可以纪念 祂,所以单凭想像尚嫌不足。这晚餐的礼节是重复举行的,或每周或每月或每季,使信徒经常纪念。          至于水礼,并非经常在个别信徒身上重复,却在正式参加教会时的一种仪式,这是否一定要有的呢?其实也不是绝对的。譬如在耶稣钉十字架时,有两个强盗也同钉,有一个讥诮耶稣,另一个却受耶稣爱的感 召,而切实悔改,求耶稣在主的国度里接纳他。耶稣对他说:“今日你就与我同在乐园里。”(《路加》23:43)这强盗显然没有受洗。         救世军是不举行水礼与主餐,信徒信主后,在象征的军旗下向主誓忠,也是一种方式,一种仪式,一种传统,这是无可厚非的,不应批评。         那样说来,为什么大多教会仍举行水礼呢?因为这传统是主认可的,而且祂以身作则,留下榜样,我们可以效法。         这传统原是犹太人宗教的礼仪,当时有一位称为施洗约翰,他传悔改的道。他劝导悔改,并且以受洗的行动来表达内心的决意。当时耶稣也来接受水礼,约翰深知耶稣 没有犯罪,无需悔改,而且也意识耶稣是弥赛亚,降世成为替罪的羊,担当世人的罪孽,愿作祭牲。可见耶稣比他高,他怎么可以为主施洗呢?         耶稣表明祂的立场。祂受洗为尽诸般的义。祂看水礼不是仅仅为外表的形式,更有丰富的内涵。祂所解释“义”的含义。人本身没有义,是神赐给的,义是指身份与地 […]

No Picture
事奉篇

知其所以然 ──谈仪式与典礼

周学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迟疑态度        近年来,中国学生、学者与移民涌入西方,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不仅得到更多的机会,还找到了耶稣基督。这些新归正的中国信徒,使北美的华人教会,产生了重大的改变。         这些新的信徒对于基督教信仰,似乎很积极,易于接受并且开放,甚至愿意服事并投入教会的事工。然而,有许多人尽管心里相信,但对受洗、完完全全地加入教会 ──耶稣基督的身体里面,却往往很犹豫。有许多人认为,仪式(rituals)与典礼(ceremonies),对于他们的信仰,并不重要。        但事实上,这些仪式与典礼,对于他们的信仰与教会认同感重要无比,所以他们迟疑不接受的态度,使许多教会领袖觉得很困惑。        然而,他们的这种表现并不令人太惊讶。因为北美大多数的教会都是独立教会或者“信徒”教会。这些教会大多数都是从查经班开始发展出来的。查经班乃是以少数委 身的领袖为中心的较松散的组织,有很强烈的信念要传扬福音和研读神的话。这些独立的中国教会,在精神上很像更正教宗教改革之中,“自由教会”的支派。       “自由教会”这个称号,可以回溯至第十六世纪。它源自最早期信徒聚会时,自认为是“主的自由百姓”。他们认为教会的存在,并不是由于组织结构或者外在仪式,而是忠心的信徒自动聚集的结果。他们认为教会的神圣属性,不在于场所、事物或者仪式,只有圣灵的内住才是圣洁的。         这种看法否认教会行政的所有阶层,不仅具有逃避中世纪主教管辖权的意义,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对于所有教会的圣职人员都敬而远之,而且也“豁免于”国家或者帝国的命令。因此,信徒可以根据自己的良心,无拘无束地相信,在圣经与圣灵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基本权威。         任由“自由”或者“信徒”教会率性而为,会使华人教会积弱不振,导致传统、仪式与典礼的退化。我们从开始就必须防范这些偏执的想法,例如认为教会传统是人类的发明,一定会与圣灵默示的圣经对立,阻挡圣灵在信徒与地方教会生命中发挥力量。         这种视仪式与典礼无关紧要的看法,将圣经的清楚教导扭曲。那么,承认仪式与典礼对于教会的重要性,有何意义呢?它为何在基督徒生活上占有中心地位呢? 特殊的表示         首先,我们要明了,何为礼拜仪式(liturgy)?这个词的意义就是“子民的工作”。早期基督徒使用这个词,指称他们在每周第一日,聚在一起敬拜神所做的 事情。他们所献的,并不是广泛、普遍与漫无边际的敬拜,如我们在异教世界中所见到的那样。他们的敬拜代表一件事:遵守圣餐的礼拜仪式。         无数基督徒,甚至圣职人员,都不了解这词的意义,因为在更正教中,很久以前就将其失落了,我们抛弃了多少好东西!         早期基督徒把礼拜仪式视为他们特有的工作,在圣餐中向神敬拜,也就是向神感恩。         教会的礼拜仪式包括两个要素:仪式与典礼。仪式代表话语,典礼则代表行动。许多人认定,典礼是死气沉沉的,或者更糟糕,是胡闹以及毫无意义的。他们把教会的礼拜仪式,视为一个“表演秀”。        但这种看法错得太离谱了。它忽略了一个重要东西:典礼的本质。当然,有些典礼真是浪费时间,更有些典礼只是为了娱乐。然而,典礼却是我们生命结构的一部份。我们是恪守典礼的受造者。         我们只要多想想,就可以了解这点。对于我们越重要的事件,我们就越使它典礼化。我们只要举出人生最基本的三个经验:出生、结婚与死亡,就可以証明。我们和动物都会经历这些事件,但我们不一样的是,我们对于仅经历过这一切并不满足,我们必须另有表示,那就是举行典礼。 […]

No Picture
事奉篇

电子圣经会否取代纸张圣经?──传通科技如何影响圣经的阅读与诠释

刘帝杰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没有此需要?        圣经予人的印象,是古旧久远亦神圣权威。进入高科技社会,人人热爱电脑,但大部份信徒阅读圣经的方式,与数百年前无大分别,仍旧手执整本圣经,作逐行线性阅读。 电脑科技可否引入圣经阅读?当否提倡信徒用电子圣经灵修?对此等观念,一般教会始终未广泛接纳。是信徒过于保守?还是世俗电脑科技与古典圣经有属性的相冲?         笔者与信徒交流,发现他们大多认为“无此需要”。采用纸张圣经,同样能领会上帝话语。引进电脑科技阅读圣经,反令注意力偏向硬件技法,减低对圣经内容的默想与专注。         诚言,人喜爱沿用熟悉的方法,行走熟悉的途径,这才有安全感,免除不必要麻烦,甚至能保持自信。         然而,倘若人类皆坚持守旧方法,可能今天,我们仍捧著退墨的手抄圣经,或累赘的皮卷圣经,甚至是沉重的石版圣经。今天,电脑通讯科技辅助人类各方面的生活, 将人与人距离大大拉近。那么,将电脑科技普遍地引进圣经的阅读,能否将人与上帝距离也拉近?能否帮助信徒以更有效方法查考及诠释圣经?可否辅助慕道者更有 兴趣研读圣经? 媒介的重要         不少中国学者认为“文以载道”,内容才是主要的。文体媒介只是载道的工具而已。圣经学者亦花大部份心力,研究圣经内容,而不是圣经媒介。         然而,媒介也可以成为重要讯息。“媒介即是讯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此名句来自加拿大著名传播学宗师麦鲁恒(Marshall McLuhan)。麦氏说:“媒介即是讯息,这讯息就是新媒介带来人类个体及社会的新结果,它能令我们的实力延伸。”(注1)         荀子说:“登高而招,臂非加长也,而见者远。顺风而呼,声非加疾也,而闻者彰。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只要人能借助合适媒介外物,是可令视野及表达能力倍增,成为如君子具实力的人物。         电视拓展人的视野能力,电台拓展听觉能力,电脑拓展思维能力。麦氏已身故,没有看见电子圣经的面世,笔者推断,电子圣经将可拓展人的阅读理解能力,更了解上帝心意。         可能某些学者难以认同笔者的看法,但当我们回顾上帝启示人的历史,便同意新科技通讯媒介,大大有助人类了解上帝心意。初民时代,人类侧重先知口语传递上帝讯 息,上帝刻意兴起其工人,以文字笔录(如先知以赛亚、耶利米,都是上帝亲自吩咐将信息写下来),使后代能更准确读到上帝话语,免除口传失实(注2)。         公元105年中国蔡伦发明的造纸技术,将人类相伴已久的皮卷淘汰。人类可以更轻便翻查、携带、运送纸张圣经,令更多在远方的人可阅读及聆听上帝话语。         1455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在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小涓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不好意思,问个问题,入教都要什么组织手续?”一张大男孩儿的脸憋得通红。        “手续?”我有点儿好奇。        “我是说,入教会,信耶稣,总得有个组织手续吧。今后到了别的地方,也好有个介绍信什么的。”他好像不太肯定自己的问题,窘得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越说声音越小。         “就说祷告吧,我是该站着?还是该坐着?还是该躺着呢?哪一种方式神最喜欢?还有,有的教会只要信主就可以领圣餐,我们这个教会一定要受洗才可以,哪一个对 呢?你们唱诗的时候,我是该举手呢?还是该双手放在胸前?还有,这个教会为什么不传盘子收奉献呢?……”他很认真地,一件一件地罗列着他的困惑。         我一边听他讲,一边开始魂游象外,想起了自己一个有趣的经历。         大约三四年前,我在圣经学院选了一门课,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要求根据观察,设计一个主日崇拜程式。必须要在两个月之内,到不同宗派的教会参加主日崇拜。临行前,老师嘱咐每一位同学:一定要有开放的心,不要先批评,要让圣灵在心里工作。         两个月下来,我很深的体会是,教会的规矩是人按照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定的。而在诸多的规矩中,有一大部分又属于传统,在传统中,往往又有很深的宗派痕迹。比如,长老会的牧师要穿圣袍,安立甘教会的牧师不但要穿圣袍,而且,祷告是唸写好的祷告文。         再就唱诗而言,有的教会唱诗会众举手,有的教会只是带唱诗的人活跃一些,还有的教会跳灵舞;有的教会祷告是人人开口出声,有的只是带领的弟兄祷告;有的聚会 是儿童坐在讲台前,大多数的教会则是对儿童另有安排;有的教会以唱三一颂、牧师祝福结束,有的教会则以默祷的方式结束敬拜。         两个月下来,面对着不同教会的程式单,回想起那时那刻那景,我的感觉是:其实,人家这样聚会也不错嘛!好像没有谁比谁更好,也没有谁比谁更属灵,更没有哪一种形式绝对比另种形式更符合经训。         有人极力抨击用写好的公祷文祷告是只讲形式,说那些唸的人是有口无心。但对于我,第一次唸写好的、优美的祷告文时,我的心却被上帝的亲临深深地震撼。“如鹿渴慕溪水”的祷文引领我的心渴想上帝,那“在沙漠中开江河”的祷文带我穿越迷雾见到神的面。         当我跟着人群,第一次领受共饮一杯、同擘一饼的圣餐时,主的身体,主的血,仿佛非常真实地在我眼前为罪人舍去,为罪人挥洒。我的手好重,我觉得不配,我肮脏的手不配摸主的身体;在我和弟兄姐妹同饮一杯时,主耶稣把我们在主里同为肢体的心意,通过我身边的弟兄姐妹向我显现。         想到《约翰福音》里,撒玛利亚妇人和主耶稣的对话:“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我终于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教会的传统、规矩无法让人生发出爱心;教会的传统、规矩,也无法让人知罪;教会的传统、规矩更无法造就人。我们是受洗归入基督, 不是归在哪个教会的名下,如何看教会传统和圣经真理的关系,如何在执行教会的传统中有上帝的恩典,如何尊重自己教会的传统,却不论断批评他人,实在是值得 深思、讨论。 作者来自西安,现住加拿大多伦多。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属灵传统礼赞》(绿蒂雅)

绿蒂雅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傅士德(Richard Foster),是当今北美最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早年所写的《属灵操练礼赞》、《简朴生活真谛》、《祷告真谛》等书,对于各种属灵操练有详尽清楚的介 绍,深受读者的喜爱。2001年他的近作《属灵传统礼赞》(Streams of Living Water)之中文译本,在天道书楼出版,再度成为灵修精典名著。         该书共有七章。第一章“效法基督”,将灵性的源头指向耶稣基督。接着六 章,他探索“静观、圣洁、灵恩、社会公义、福音、道成肉身”六种属灵传统。对于每种属灵传统,列出“历代圣徒、圣经人物、当代典范”三种代表人物。接着又 从“轮廓、强项、危机及实践”方面,对每种属灵传统加以分析评论。其内容丰厚而具体,如清泉从属灵溪流涌出,洗涤读者的心灵。 一、静观传统(Contemplative Tradition) ——充满祷告的生命         耶稣与父神亲密的关系,从“阿爸父”的称呼,及不断的祷告充分显明。祂天还没亮的祷告、整夜祷告、上山祷告、禁食祷告、退到旷野祷告、主祷文、最后晚餐的祷告,及客西马尼园的祷告,都激励我们更深渴慕上帝的同在! A.历代圣徒──沙漠教父安东尼(大约AD251-356)         安东尼一生的使命萌生于对《使徒行传》长期的默想。他确实回应褔音书的话“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并且进入埃及沙漠寻找上帝。他舍弃财物以学习超脱执著,抛开营役活动以专心祈祷。         二十年沙漠独居的生涯之后,上帝使他在贵胄与贫民间自由往返,宣告耶稣基督永恒的福音。他的医治充满能力,他的教导流露智慧与洞察。从他身上,我们学到灵魂如何纯一专注地凝视上帝。 B.圣经人物——使徒约翰         约翰原是“雷子”,求主吩咐天火烧灭撒玛利亚村民,又禁止别人奉主名赶鬼。但因成为耶稣所爱的门徒,从此他一生聚焦在上帝的爱上。         他的作品处处流露出一生之久的静观与默想:“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耶稣舍命赎罪、牺牲在十架上的属天之爱,激励约翰写出:“上帝就是爱,住在爱里面 的,就住在上帝里面,上帝也住在他里面”。从最后的晚餐,有关爱的教导,及拔摩海岛末世异象,约翰的生命展现深层的契合及内住的爱。 C.当代典范——劳柏(Frank Laubach, 1884 -1970)          劳柏于1929年,到菲律宾岷答那岛从事褔音工作。在那脏乱落后的岛上,他感到灰心孤单,专心寻求上帝的同在,因此展开“生命向内的旅程”(Journey […]

成长篇

教会史话3:安提阿的“基督人”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在巴勒斯坦北方的临海城市“安提阿”,是罗马帝国叙利亚省的首府,是散居世界的犹太人聚集中心之一。在此,犹太人与外邦多种族并居,异教信仰林立。基督教会在耶路撒冷建立约十年之后,已在安提阿立足且蓬勃发展。         当司提反殉道之后,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那些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信徒,被迫逃离耶路撒冷,来到邻近犹太人群居之区域,如居比路(即“赛浦路斯”)、腓尼基、叙利亚等处,他们也来到安提阿。 福音是关乎万民的         这些四散的门徒,只向犹太人传福音。然而,其中有些来自居比路与古利奈的门徒,到了安提阿。他们扪心自问:“难道这福音只是给犹太人的好消息吗?难道不也是 给万民的大喜信息吗?”于是,他们勇敢迈出大步,也向外邦人传讲主耶稣。许多人悔改信主,教会在安提阿成立了(《徒》11:19-21)。         大批外邦人归主的消息,传到了耶路撒冷使徒们的耳中。这并非首次外邦人归主的案例:近来有“该撒利亚”的百夫长哥尼流,在彼得带领之下全家归主;在大数的保 罗也很可能向外邦人传福音(因这是他所蒙的召)。然而,此次安提阿的情形是很多人信主,如同撒玛利亚人因腓力的传讲,大批信主一样(《徒》8:14)。事 关重大,所以使徒们决定差遣代表到安提阿,实地察看。差遣谁去呢?最合适的人选是“巴拿巴”。 “劝慰子”巴拿巴         巴拿巴是利未人,出生于居比路。他在耶路撒冷教会中有美好的见证,奉献家产,爱主爱人,被称为“劝慰者”(《徒》4:36-37)。他到了安提阿,看见外邦人大 批真诚归主,非常喜乐,深知这是神的奇妙作为。他很能鼓励来自居比路的同乡,并其他古利奈人。巴拿巴是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安提阿教会在他的带领 之下日益增长,到了一个地步,需要帮手来同工。谁能且愿意参与带领安提阿教会的重任呢?虽然优秀的犹太弟兄为数不少,但是谁能抛弃传统的偏见、愿全心投入 外邦宣教事工呢?         巴拿巴想到一个最合适的人,就立刻动身前往找寻此人—-保罗。那时保罗正在其家乡大数与周围区域,积极从事向外邦人传福音的工作。巴拿巴找著了保罗,保罗就随他到安提阿一起同工。他们共同建造安提阿教会,带来强有力的见证(《徒》11:25-26)。 “基督的人”         此后,门徒被当地人称为“基督徒”,这是教会历史上的里程碑。原来门徒是被称为“拿撒勒派”。很明显的,当地犹太人不会以含“基督”此词在内的名称,来称呼 他们的。因为,“基督”就是“弥赛亚”的希腊名称。假如犹太人称这些信主的人为“弥赛亚徒”,这就等于表明犹太人承认主耶稣是弥赛亚救主。然而,对外邦人 来说,“基督”只是一名字(也许听起来有点特别),与犹太教并无直接关连。外邦人看见这些门徒的言行,见证“基督Christ”为救主,就称他们为“基督 的人Christ-ian”。         安提阿教会的领袖,除了巴拿巴与保罗之外,尚有称为“尼结”(拉丁姓,“黑”的意思)的“西面”。有些人认 为“西面”就是替耶稣背负十架的“古利奈人西门”(《路》23:26)。另外还有“古利奈人路求”与“马念”,马念是在大希律王的宫廷中长大的,是希律安 提帕(即杀害施洗约翰的分封王希律)的童年同伴。安提阿教会在他们的带领之下蓬勃发展,信而归主成为“基督的人”日益增多。 安提阿的医生         约在此时,有位年轻的希腊医生名为“路加”,成为安提阿教会的一份子。从教会历史的角度来看,他是重要人物,后来他写作了两卷署名为“路加致提阿非罗”的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思潮交锋”系列 --基督徒的文化使命与双职事奉

熊璩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传统的圣洁观        对宗教信仰陌生的人,可 能把基督教与一般的民间信仰等同,对教会里的神职人员缺乏尊敬。但是对许多认真的基督徒而言,宣教士和牧师是他们观念中最圣洁、最高尚的职业,有“万般皆 下品,惟有讲道高”的心态。其次是青年团契的辅导和福音预工者,再其次是医生、专业人士、家庭主妇(夫)、蓝领阶级。等而下之的大约是政治人物,律师和娱乐界了。         总而言之,许多基督徒以为,我们工作的中心越靠近教堂就越圣洁,越靠近市场就越世俗,越不洁净。试看好莱坞(娱乐界)的堕落,专业工作上的凶狠斗争,再加上过去两年华尔街(商场)的丑闻风波,这种圣洁观实在不无道理。          从这种圣洁观出发,全职事奉应当是最清高的职业(高尚而清苦);带职事奉是一种妥协(不够高尚但较不清苦);专职工作而不事奉则是大多数平信徒(平平常常的 信徒)的安身之处。因此服事上帝“专业化”了(professionalism)。它成为某些人的专职,而非一般人的通职了。但是,专业化有它正面的意 义,但也有其负面的效果。         关于正确的圣洁观和职业观,已经有过许多的讨论。本文希望从圣经的观点,以文化使命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希望能对带职事奉(又称双职事奉)这个观念作进一步的认识。 上帝在世上的工作         “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翰福音》5:17)         我们知道神是一位作事的神。但是,我们对祂作事的范围或许并不很清楚。有些人以为上帝只关心我们的灵魂,所以祂只注重我们的读经、祷告和聚会。有些人以为上帝是我们追求人生幸福的手段,所以祂繁忙地满足着我们每天任性的祈求。         但是圣经告诉我们,受造的一切都是本于基督,倚靠基督,也归于基督。而且创造的至终目的,就是要让神的儿子得荣耀(《罗马书》11:36;《哥林多前书》 8:6)。这并不是说,上帝是一个自我中心的独裁者。相反地,因为离开了那万善的源头,受造之物是没有希望的(《罗马书》8:19,20,22)。         为了让神的儿子得荣耀,上帝在这世上至少有四方面的工作(注一)。所以,我们在世上的工作,也应当与上帝这四方面工作的性质相同。 神是创造者(Creator)         神的创造性表现在祂使无变有,和从一本造出万物的两方面。从祂的形像里(《创世记》1:27),我们也承受了创造才能,这在我们具创作性的工作中表现出来,例如,商业、艺术、科技、音乐等等。 神是供应者(Sustainer)          上帝不但创造了这个世界,而且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歌罗西书》1:17)。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祂(《使徒行传》17:26,28)。 许多人以为,上帝是一个盲目的钟表匠,在做完钟表以后就退出了。但事实恰恰相反,基督以祂全能的命令和智慧,引导了人类历史的进程(《约伯记》38,39 章)。这种功用在人类维持社会运转中表现出来,例如,照顾家庭、政治、管理等等。 神是救赎者(Redeemer)         […]

No Picture
事奉篇

工人之路面面观(二) --恩赐的管家

邱志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彼前》4:7-11:“万物的结局近了。所以 你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 管家。若有讲道的, 要按著神的圣言讲;若有服事人的,要按著神所赐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原来荣耀、权能都是祂的,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林前》4:1-2:“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主权在上帝         《林前》6:19-20讲得很清楚,保罗说,我们不是自己的人,我们是用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我们的身子上荣耀神。我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我们已经被神以耶稣 基督,这个最宝贵的代价买赎过去了,我们的主权在上帝的手里。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赏赐托付给我的,我只是一个管家,这个管家和地位是神透过爱来感动的, 让我们能够明白基督的救赎。《林后》5:14-15:“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因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 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         笨的佣人,主人讲一件,就做一件,不讲就不做。如果这个仆人忠心有见识,能够了解主人的心 意, 主人就升级让他做管家。管家不需要耳提面命,他懂得主人的意思,会揣摩,会主动去做。上帝不叫我们做无知的骡马,用嚼环辔头勒住。而是要鞭策我们,改正我 们,管教我们,借着祂眼目的引导,要我们学习,做主动负责的管家。         另一方面,《箴言》3:5:“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我们的能力和机会都是出于神,没有什么可夸的本事,都是承受,都是上帝恩典所赏赐的。所以,客观来讲,主权不在我的手里;主观来讲,因为基督爱的激励,我甘心乐意把主权归还给上帝。 关系最重要         奉献是本分,是起码的。如果我们不懂得把最爱的给上帝,我们就不懂得什么叫爱主超过一切。我们的自我保留,会阻碍自己对神旨意的明白和领受。当我们愿意把最 爱奉献的时候,上帝可以把它再给我们,就好像以撒回到亚伯拉罕的怀中──那将是一种不同的感受,因为它是从主来的了。我们就晓得,神在我生命里面,祂是至 宝。         在一切的关系里面,最重要的是跟神的关系要对。我们跟神的关系对,我们跟人的关系才会对,我们跟自己的关系也才会对。跟神的关系对, 就是认识祂是我生命的主,我是祂的儿女,祂所爱的,是祂的仆人。如果有对的关系,而不去亲近主、爱主、领受揣摩主的心意,这个对的关系也不会改变我们什 么。所以,要有对的关系,还要有好的关系。 恩典与恩赐         《林前》12:1-11:“弟兄们,论到属灵的‘恩赐’,我不愿意你们不明白。你们作外邦人的时候,随事被牵引,受迷惑,去服事那哑巴偶像;这是你们知道的。所以我告诉你们,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若 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功用也有分别,神却是一位,在众人里面运行一切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