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我不喜歡XX處來的人

寸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人罪性的表現之一,就是喜歡結黨,排斥異己。        “物以類聚”可能是人的天性,我們喜歡跟有共同點的人交朋友。在海外,我們喜歡結交中國人,而且最好是說同種語言,來自同個地方的人。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因為語言相同,容易溝通;背景相同,彼此瞭解,看法相似,較有默契。          大一點的華人教會,為了便捷起見,常常分為中文部,英文部,成人部,青少年部等。但不同群類在彼此接納及同心同行上,常有困難。我認為除了客觀外在的因素以外,人的猜忌往往更加深了誤解及隔閡。         很要不得的,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式的批評方式。舉個例子,青少年們常說:“中國父母就只注重學業。”其實第一代華人父母中,也有許多願意孩子均衡發展,以平常心看待孩子學校成績的。但孩子們卻常人云亦云,不分青紅皂白給自己的父母扣上帽子。         成人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常常某個地區來的人聚在一起時,會批評另一個地區來的人。而且往往因一兩件個別事件,就把整群人歸類。尤其當其他有過類似經驗的人起來呼應時,這些論調便顯得令人信服。         其實這種言論,常是不公平又有破壞力的。人的個別差異極大,同個家庭出來的姐妹,都可能一個忠厚,另一個精明;一個努力,另一個貪玩。我們怎麼能因為人從哪 個地區來,就對他有先入為主的成見?在真正認識他之前,就先對他的人品打折扣呢?如果聽到這樣論調的人,又去以訛傳訛、加油添醋一番,傷害豈不加倍?不就 正中了撒但想要破壞教會合一的詭計了?         謠言止于智者。不造就人、有殺傷力的言論,我們要慎思明辨,尤其不要人云亦云。就算真是親身体驗之事,也要小心勒住自己的舌頭,不要論斷別人。因為設立律法及判斷人的,只有一位(《雅各書》4:12),那就是神。         我曾因為教會事工的緣故,與英文部的弟兄姐妹一起同工。開始因為處事方式不同,接觸有限,對他們有些不滿,就在中文部弟兄姐妹前批評一番,而且以偏概全,妄下定論。         後來才發現,自己的觀察有偏差。最糟的是,那些聽了我言論的人,與英文部的人接觸更少,也就無從衡量我話語的真偽。之後,還竟聽到有人重申我的錯誤言論。為這件事,我不但在神面前悔改,也為我的誤導向人認罪。         誤解常帶來更大的誤解,迴避往往帶來更多的隔閡。只有當我們摒除成見,主動與人交往,敞開心懷,花時間與人接觸時,我們才會發現對方的可愛處,並逐漸瞭解他的苦衷,從而接納他。即或不然,也當知道,天父會不斷更新每一個信徒,使我們更像祂。         教會裡有各種不同的人,年齡、個性、背景及恩賜都可能不同。但我們有同一位天父,我們都願意更像祂,討祂的喜悅,反映祂的榮美。祂的心願也像世上的父母一樣,祂希望祂的兒女們彼此接納,互相扶持,祂就大得安慰了。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美國加州聖荷西市。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To Speak the Truth in Love

By Bei-her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I can still remember that when we started to serve in our church, an elder in Christ wrote a letter to us. He said, "After you served for a while, you […]

事奉篇

與誰合一?

瑪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以弗所書》4:3         當代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很難不受現今後現代解構思潮的影響。從流行文化,建築結構,藝術風格,教育形式,甚至到世界局勢,我們都發現幾個特徵:複雜,矛盾,多元,與不確定性。         後現代人類普遍呈現一種精神分裂狀態,一方面極力顛覆明確的是非觀念,一方面卻遊走徘徊在虛無的情狀中。對於置身二十一世紀的教會而言,後現代的挑戰是不容忽視的,而基督徒必須面對這樣的挑戰,否則我們的信仰不是迷漫律法主義的色彩,就是被世俗主義所吞沒。         另一方面,儘管多元化是全球的發展趨勢,特別在西方世界中,各種民族,種族,文化,宗教,習慣與價值概念在此相遇交匯。但是,當代基督徒如何在這樣瞬息多變的局勢下,持守耶穌基督的教導,實踐合一的課題?         英國神學家史托得(John Stott),在其著作《當代基督門徒》(The Contemporary Christian)一書中曾闡述“教會更新的幾方面”。其中,他指出:有一個拉丁字aggiornamento曾被用來表達教會自我更新的過程,以面對 現今世代的挑戰。它的含義是:世界瞬息萬變,假如教會要存活下去的話,她必須要跟得上這些改變。當然,在這過程中,她必須堅持不妥協她的標準,也不效法世 界的潮流。          其次,史托得還提到,教會更新的一個重要環節就是“合一”。史托得根據《約翰福音》17章,耶穌在離世之前所做的“大祭司的禱 告”,認為“合一”實在是耶穌基督對歷代以來普世基督徒的殷切期盼。但是,基督為這些信徒所祈求的合一特質,到底內涵是甚麼呢?史托得提出兩個重點:          第一,耶穌希望屬祂的人能享受與使徒的合一(有共同的真理)。歷代教會之間具有歷史性的連貫,而教會信仰不會因著時代的變遷有所改變。因此,基督徒的合一是從在信仰上與使徒們合一開始。          第二,耶穌祈求祂的子民能享受與父及子的合一(有共同的生命)。耶穌在此為教會祈求,祂盼望信徒們合而為一,就像祂與天父那樣合一。史托得指出耶穌的這個比較令人震驚,而其祕訣在23節:“我在他們裡面,祂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          這兩個重點是基督徒彼此合一的基石。當教會汲汲追求可見的,有形有体的合一時,若是忽略了這個基石,那麼基督徒一切融洽和睦的表象,便不具任何永恆與實質的意義。          史托得認為,在我們追求教會合一的過程中,首要的就是追求早期使徒所傳遞下來的教訓,以及藉著聖靈而得著的屬靈生命。誠如《約翰福音》註釋權威 William Temple所言:“會議中的商討不是達致基督徒合一的途徑,雖然在那裡我們可以訂計畫,作決定。達致基督徒合一的途徑是一種個人與主的聯合,這種聯合是 深切而真確的,到一個地步,它可以跟子與父的聯合比擬。”          […]

成長篇

莫說不能 ──合一的祕訣:謙卑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難言之苦        基督徒的使命是走入世界,而後帶人走進上帝的國度。但是從歷史來看,教會的內部紛爭往往削弱了傳福音的力量。          內部紛爭常令教會有口難言。信主稍有年日之後,就間歇聽到或親眼看到教會的內部紛爭。有些事件甚至成為社會大眾茶餘飯後的新聞。這些故事的導火線各不相同,但是結局卻是一樣──兩敗俱傷。         例如,有朋友從牧會的工場退下,提到會友的攻擊如同開批鬥大會,雖是幾年前發生的事,仍舊心如刀割,難以釋懷,再也不願牧會。也有朋友在傷痛中,停止教會事奉,遠離是非,做“安靜”的基督徒。         還有朋友雖悲傷嘆息,仍舊願意站起來,繼續牧會或擔任執事長老,但過去的傷痛成為後來事奉的暗瘡,一觸即發,成為事奉的絆腳石。當然,也有朋友在傷痛後,靠著上帝的恩典,得醫治,沒有苦毒,繼續事奉。         然而,這種內部的紛爭總會使一些旁觀的基督徒,心有餘悸,遲遲無法邁進事奉的大門。         耶穌在臨別禱告中,為門徒和後代信徒向上帝懇求,“叫他們合一,像我們一樣”(《約翰福音》17:11,21)。對此,我一直在思考,就是耶穌為甚麼不乾脆 命令信徒合一,像祂後來命令信徒向萬民傳福音一樣?傳福音的大使命再加上合一的命令,不就是最完美的組合?可以攻無不克?         然而,當我思考 教會內部合一的可能性時,發現“合一”根本不是人可以“做”的事。耶穌祈禱“我在他們裡面,你(上帝)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約翰福 音》17:23)祂的禱詞指出,信徒合一的前提是讓基督住在裡面。人成為基督徒,就進入與耶穌基督的關係中,而這份關係也包括在言行思想上順從聖靈的引 導。         滿有聖靈的人會在生命每個層面都願意讓神掌權,這就是與基督合一。信徒一旦與基督合一,也就能夠在主裡與其他的信徒合一。由此可見,信徒合一全然是上帝的恩典。 疾風烈火         那麼我們要怎樣在生活中領受上帝合一的恩典雨露呢?依我看來,秘訣還是在“謙卑”兩字。耶穌在世時,豎立了最佳美的典範。祂幾次提及,自己的言行都不是按自 己的意思,而是按著上帝的心意(《約翰福音》5:30;6:38;7:16;8:28、42;14:10、24)。祂甘願背負眾罪,上十字架,就是最美好 的榜樣。         按照上帝的心意行事就是謙卑,自然會帶來合一。         而反觀一些信徒,往往先自擬計劃,然後要上帝祝福;或是憑一己之力達到眾人眼中的成功,然後歸功于上帝。這些都不是上帝所喜悅的行為。“聽命勝于獻祭”,是亙古常新的真理。當我們重視自己的計劃,高過尋求上帝的心意時,驕傲就開始發芽生根。         自己的計劃與上帝的心意,兩者有時並不容易分辨。我發覺自己思慮緊密的理性分析的結果,有時候不見得合乎上帝的心意。有時自以為時機到了,想趁熱打鐵,卻不 見得是上帝的時候。我明白自己太容易落入“自以為是”的驕傲陷阱中,而不自知。甚至就算正在尋求上帝心意時,也是如此。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這算什麼基督徒?--我對〈陽光和小孩〉一文的回應

丁喬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看到《舉目》第8期12頁上林鹿所寫的〈陽 光和小孩〉一文,簡直不相信世上會有這樣的基督徒。這篇看來像小說的文章,描寫一個媽媽甘願將已是小基督徒的兒子,讓給已經再婚的不信主的前夫。當女法官兩次問她時,她竟表示願退讓兒子、房子和付孩子十年生活費,原因是:我是基督徒,我不願意爭鬧。          作者的原意,可能想表達基督徒的容忍、和平、溫柔,但這種不顧孩子的信仰,不爭取應有的權利,算是一種美德嗎?這就是愛仇敵嗎?我很不以為然。          也許這位姊妹有許多難言的苦衷,希望她能說明,否則太難令人接受了。 我為什麼退讓? 林 鹿         謝謝編輯轉來讀者丁喬對拙文〈陽光與小孩〉一文的回應,她的回應給了我機會重溫七年前神在我生命中的超然作為,我為此獻上感恩。         我想我當時退讓的因素很多:         我不是馬上就退讓的,而是經過半年的掙扎、禱告、尋求神的旨意,預備自己和孩子的心之後,靠著神的加力和恩典,最後作出的清醒的、主動的選擇。神從不強加于人,我也不是被孩子的父親所逼迫。我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對孩子的所有權觀念不同于一些母親。我知道孩子是屬于主的,無論是父親還是母親都是神所安排的管家。母親若把孩子當作自己的私有財產,有佔有慾,心思和理性都會被擾亂因而受苦受害。         我尊重孩子的意願,去修改撫養權之前,在沒有給孩子任何壓力下,徵求過孩子的意願。看到孩子能夠安然地接受新格局、新變化,我很放心。孩子去父親那邊居住, 並不意味著我與孩子的關係會疏遠。我們交往的方式雖有變化,但我在他身邊或不在他身邊,我都會以全心陪伴孩子的成長,隨時發現孩子的需要而及時提供幫助。         神在我和孩子的撫養權改變後,也給我們更多的交流機會。我希望兒子不被狹窄的母愛捆綁,我高興地看見他愛他的父親和繼母,他們之間有健康的關係。繼母對孩子的生活和學習照料得無可挑剔,我對孩子的父親和繼母的文化素質有正確的評估和信任。         孩子從來不會覺得我這個媽媽不要他不愛他了,孩子在這種格局中,享受著雙份的愛。現在孩子已經快十五歲了,他的心理和身体都很健康。         當孩子在那邊住的時候,我知道神對我將來的生活有特別的安排。神給我一種屬靈的眼光,讓我看見很多人在爭鬧鬥氣中,耗費了餘下的時間精力的不智慧。生命是短暫的,要珍惜我們可以服事神的有限的光陰,我開始預備自己服事主。          如果不是主開我的眼睛,我不會看見母愛是有限的、是有條件的、自私的,一些母親動機是愛孩子,但若長期處于與另一方爭鬧的狀態,結果是害了孩子,也害了自 己。為了孩子的益處,我厭惡爭鬧。我知道在一定的時候,母子遲早會分開(大概上中學就住校了)那時,我會用新的方式表达對孩子的愛。         在離婚的時候,神讓我看見了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會改變,我以感情為財富,這財富會消失,那麼物質的財富(房子、金錢)就更算不得什麼了。先失去了丈夫,然後失去了孩子,再失去房子。這個過程,若心中無神就是毀滅,是災難,若是靠著神,就是最大的祝福的起點。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排斥與擁抱》--評米洛斯列夫.沃弗的“擁抱神學”

王湘琪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距離與隸屬         克羅西亞的神學 家沃弗(Miroslav Volf註1),根據九十年代他的國人在巴爾幹半島戰亂中所遭受的種族迫害,以及他個人對基督徒身份的理解和洞見,寫下著作《排斥與擁抱》 (Exclusion & Embrace註2)。在書中,沃弗引導讀者瞭解因本体自我認知的複雜化,導致種族間長期疏離,最終引發殘酷的排斥。聖經在《創世記》裡所記載的該隱殺兄 弟的殘暴,被沃弗引用以解釋排斥的意識型態。但透過基督信仰中那位饒恕、不記惡的神,沃弗在新約的救贖隱喻中,發現了通往和好的希望之路。         《路加福音》中的浪子,更觸發沃弗提出“擁抱神學”(Theology of Embrace),做為對排斥行為的回應。沃弗宣稱,藉著採取饒恕行動、打開心門、並且擁抱對方,受創的傷口將癒合,排斥會中止。         當筆者初讀此書時,“距離與隸屬”(Distance-and-Belonging)的觀念,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沃弗首先聲明:教會與所屬的文化,應“保 持與文化的距離”和“隸屬于其中”之間,有一份合宜的關係。但問題是,怎樣才算合宜呢?沃弗說,其核心在于忠誠感的全然轉變--從原本所處文化中的神祇轉 向所有民族都敬奉的獨一真神。         聖經上最顯著的例子便是信心之父亞伯拉罕。為了回應神的呼召,他離開本地、本族,開始過著遊牧的生活。因 此,沃弗力勸亞伯拉罕的屬靈後裔,要從既定的文化中“出走”(Exodus)。當然,作者不是要在廿一世紀的現代提倡遊牧生活,“出走”純粹是心靈上的。 因為,沃弗認為,耶穌已經為信徒提供了祂的身体做為新的家,所以,信徒可以從文化中脫離,卻不必在肉体上真的離開所處環境。          也就是說,基督徒在一方面與自己所處的文化保持距離,不再受到文化上特有的偏見影響,聖靈會幫助我們認清自己和所屬文化的自我欺騙和不公義,從而培養出悔悟的、合于福 音的人格;另一方面,基督徒仍隸屬于所處的文化,透過這種隸屬,我們可以因著差異而更加充實,並可投入去改變所處社會,使其成為合神心意的新世界。 分別與凝聚           與異教世界的分別,是聖經上常見的主題(《利》20:26,“你們要歸我為聖,因為我耶和華是聖的;並叫你們與萬民有分別,使你們作我的民。”)作者解釋, 出走乃是神“分別與凝聚”(Separating-and-Binding)的過程的開端。他之所以使用“分別與凝聚”一詞,是因為基督徒之間雖然有歧見 […]

No Picture
成長篇

這些台灣朋友

抒展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來美十幾年了,有好幾位密友是臺灣來的。因為他們多是“外省人”,我沒有感覺到他 們有什麼顯著的臺灣特點,頂多是某些地方用詞不同而已。去年十月中旬,因為修臺福神學院延伸制的課,我單槍匹馬地進入臺灣人中。兩天的時間,除我一人之 外,其他五十多位同學全部是臺灣人。聽他們課間用臺語交談,跟他們同吃同住,真發現不少所謂臺灣人的特點。         首先,這些臺灣人熱情好客。早在八月份聯絡報名時,就在電話上認識了召集人楊姊妹。她是一位五十多歲的中年姊妹,性格爽快,為人熱情。幾句簡單的自我介紹,彼此就熱絡起來。她邀請我在她家住宿,我臨行前她又打電話來叮嚀。          那天一大早,我就出發,結果還是多轉了一個半小時。在十點半時終於找到了地方,進去溜邊坐下。剛坐定,後面有人過來問“是不是張姊妹”,我應聲答“是”,馬 上有一杯熱茶遞過來。課間休息時,才知道她就是楊姊妹。她告訴我,在七點鐘時打過電話去我家,知道我已上路了,就一直替我禱告,雖然晚了一節課,但還是平 安到達,感謝主啦。         前後座位的同學也過來打招呼,老師也戲稱前面講的都是不重要的,你來了才講重要的。一天課程結束後,楊姊妹又開車帶我去吃飯、買菜。晚上回到她家,又給我介紹有關的資訊。之後,在她的先生楊弟兄的帶領下,我們三人一起安靜晚禱。         其次,這些臺灣人勤奮,吃苦耐勞。第二天是主日,頭天臨睡前,楊姊妹說:“明天七點半起床,七點五十吃早餐,八點半出發去教堂。”我說:“好!”楊姊妹家的 客房用的是鴨絨被,非常舒服,加上我奔走一天,也累了,倒下就睡著了。等聽得樓上有走動的聲音,一看手錶,早上六點鐘。再迷糊一會兒,聽到楊姊妹叫,再一 看錶,七點十分。         趕緊應聲起來,十分鐘內結束梳洗。去廚房,見楊姊妹已準備好早餐。一盤煎餃子,一人一份花生醬和紅果醬三明治,一壺剛剛 煮好,香氣四溢的咖啡。看我出來了,楊姊妹就叫楊弟兄下來吃早餐。我們就一起謝飯、用餐。我問楊姊妹是不是六點鐘就起來了,她說是,多年的習慣,晚上十二 點睡,早上六點鐘起,做一天的家事,再在走步機上鍛練半小時。        早飯後,楊姊妹收拾碗筷,我和楊弟兄各自靈修。八點半整,我們出門。上車坐 好,楊姊妹很習慣、自然地開口禱告,求神帶領一天的聚會和往返路途的平安。在路上,我得知楊姊妹來美三十年了,原是護士,現在在郵局上班。她信主後,決志 跟隨主,效法主的僕人,過簡樸的生活。她家至今沒有手機,車子沒有遙控器,所吃的、用的都是最簡單的。         兩天接觸中,我看到楊姊妹做在先,吃在後;吃完在先,收拾在後。講話乾脆利索,做事動作麻利,對人寬厚,對己嚴格,典型的敬虔愛主的婦女樣式。         還有一事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上課期間,午餐是由臺福教會的一個家庭準備的,是一百五十個粽子和二大鍋湯。聽說這位姊妹準備了三天。肉粽子,大個兒,一人兩個。非常好吃。這些弟兄姊妹非常愛主,並且願意為主的緣故,服事眾人。         因為我遲到,又是唯一要學分的學員,所以老師用吃飯的時間,跟我談一些要求。提供飯食的姊妹,就在旁注意我們的進展。談話一結束,她馬上就端上熱飯、熱湯,讓人心中很溫暖。         第三,這些臺灣人既具有傳統,又跟上時代。中國人講“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又說“男主外,女主內”。以楊家為例,兩天的觀察,只見說話、做事、開車,全是楊姊妹;謝飯、領會、找不到路時去打電話問路、吃飯時宣講研究成果的,都是楊弟兄。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全職或帶職?

崔思凱        看完《舉目》第九期熊璩所寫的<基督徒的文化使命與雙職事奉>後,引發我有以下的思考: 一、全職服事更神聖?          一些基督徒,尤其是剛認識主的基督徒,常發現教會中談論的某些問題,他們覺得很重要卻在聖經中找不到出處。         其中較顯明的,就是全職服事這個議題。多數信徒都認為全職服事的傳道人或是牧師,是很值得尊敬的。若是有人問,如何成為一位全職的傳道或牧師呢?通常的答案都是,你需要有個呼召。接下去會問,如何會有呼召呢?答案是,只有有呼召的人才曉得……          當我們去聖經中找答案時,似乎找不到聖經中有什麼教導,叫人去羨慕做全職的工人,但是有叫人羨慕先知講道的恩賜(《林前》14:1)。也找不到例子,說明一個全職的工人比一般的職業更神聖。 二、舊約中的全職服事          從舊約的角度,我們來談一談全職事奉。摩西在曠野時,神就指示他,利未人是被神呼召全職服事神的(《民》3:12)。那時大概有兩萬兩千個利未人(《民》 3:39),不是所有的利未人都可以成為祭司,只有亞倫的子孫才可以成為祭司。其他的利未人只在祭司的指導下,在聖殿裡做各式各樣的事奉,可以成為教師或 管理,守衛或甚至是收聖殿的稅。         這個傳統延續到大衛作王時,在《代上》24章看見,當時撒督是大祭司。主前四百八十六年,當迦勒底人侵佔耶路撒冷時,尼布甲尼撒王把聖殿毀了。直到所羅巴伯回來後,重新建造聖殿,聖殿的制度又恢復。祭司的制度一直延續,到主耶穌時,在聖殿裡服事的祭司還是照著舊約的律法。         可是當時即使是撒督的後代,人數也很多,而聖殿只有一個,所以撒督的子孫多數人是輪流在聖殿裡服事。在《路》1:23,看見撒迦利亞在聖殿裡服事,他每六個 月在聖殿服事一個禮拜(註1)。你可以叫這些聖殿服事的人是全職,但是他們有許多時間是在休息的,而且這些利未人不需要有所謂的特別呼召,他們生下來就被 選擇做全時間服事的。          你也可以說利未人是神聖的,比其他以色列人神聖,也可以叫其他的以色列人為平信徒。假若用這原則來看,大衛和耶穌都不能稱為聖職人員或全職事奉。因為他們不是亞倫的後代,也不是利未人。從血統來看,他們是猶大的後裔。 三、新約中的全職服事          在新約裡,耶穌是不是一個全職或半職的神職人員呢?那也不清楚。前三十年,他沒有出來全職傳道時,他是帶職,是一位木匠。使徒保羅是否是全職或半職傳道呢?也不清楚,因為在他傳道生涯中,他有時織帳篷,有時是全職。          在整本新約中,好像找不到一個出處,是特別強調要全職或全職比帶職更神聖。可是在耶穌基督時代,撒都該人在社會中確實是一個高貴的階級(註2),一些聖經學 者認為他們是撒督的後代,而且當時是在聖殿裡服事。其中也有人是做生意或在政府裡做官,可很顯然地,他們被社會認為是高貴的階級,比平信徒高人一等。         《徒》5:17中,指出大祭司和許多有權勢的社會人士,都是撒都該人。所以當時是有一個分界,與撒督後裔連上關係的,是尊貴的族類。          可是聖殿祭司的制度,在主後七十年,當提多將軍入侵耶路撒冷,把聖殿夷平時,這個制度也跟著走入墳墓。從那時到現在,再也看不見聖殿與祭司的制度,取而代之的是新約的教會。          神為什麼讓祭司的制度從歷史中消失,而以新約的教會來代替?《彼前》2:9說到,神聖祭司的身份已經被每一個信徒所取代,而大祭司就是主耶穌基督。在《希伯來書》4、7章特別強調這一點,而且聖殿也取消而以基督的身体代替(《約》2:20)。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生活的原汁原味

海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一、漁夫           當今社會幾乎沒有哪個人覺得生活很輕鬆。每個人都背著滿身的理想與渴望,每個人都在生活的忙亂中馱著揮之不去的精神壓力,怎麼會不累呢?            我們的累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找的,是我們把原本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神給我們生命的真理是簡單的,生活也是簡單的。人們之所以找不到清晰的答案,是因為在我 們內心深處隱藏著使我們的慾望膨脹,使我們不斷貪得無厭地攫取的罪性。為此,我們為自己的生活加載了許多額外的負擔,身体和心靈雙重受累。           自身的貪性使人們生活得很複雜,很用心思。為了追求成功和享受,人們不惜付出時間、精力和体力;為了成功,就要思前想後,考慮各種關係,處理各種矛盾;為了成功,就要面對各種壓力,不可避免地承受失敗的打擊……          那麼,能不能活得簡單些?能不能讓自己輕鬆些?對生活的慾望能不能不要太高?要求不要太多?能不能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希望,卻不把明天當成今天的負擔?能不能對成功有想像,卻不必為未必能得到的成功而犧牲簡單快樂的生活?          最近在網上散播著一個小故事,看後令人十分感慨。它講述的是有一個商人幫漁夫出主意:你應該每天多花一些時間捕魚,攢錢去買大漁船。然後就可以抓更多魚。那 時你就不必把魚賣給魚販子,而是直接賣給加工廠。再然後你可以自己開一家罐頭工廠。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個生產、加工處理和行銷……           漁夫問:這要花多少時間呢?商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漁夫又問:然後呢?商人笑著說:時機一到,你就可以宣佈股票上市,到時候你就發啦!你可以幾億幾億地賺! 漁夫又問:然後呢?           商人說: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隨便抓幾條魚,跟孩子們玩一玩,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聊聊天唱唱歌囉!           漁夫疑惑地說:我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從這個小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出,人的一生所追求的,其實就是簡樸和平靜的生活。只是不幸的是,卻常常走錯路,繞大圈子。 二、雙翼          真理是簡單的,生活也是簡單的。樂觀地對待生活,真誠地對待他人,也許有一天你回首凝望的時候會驚奇地發現,你最值得驕傲的,是你比他人活得單純而快樂。          我有時覺得,高度發達的文明給予我們的快樂是有限的。我們周圍充滿已經擁有一切的人。可是,他們的心仍有一個洞,無論往這個洞裡扔進多少物質,這個洞就是發痛。           但神給我們的世界原本很簡單:食就是吃能維持我們生命的基本東西,衣就是穿能使我們溫暖的東西……這是另一種由簡單帶來的幸福的定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