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教皇或僕人 --淺論教會領導

化外人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馬太福音》中主有這樣一段話“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必作你們的用人,誰願為首、就必作你們的僕人。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6-28)        有時候我真想不通,為甚麼這百中選一的十二個人,經過耶穌基督三年的言教和身教,居然會在耶穌宣告將要受難的時候,去爭作領導?這真是太叫人失望了。或許,我們可以看出,當時的文化現實對權力的看重。         “只 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這是何等清楚的要求!但是,權力慾的可怕,是自古已然。兩千年來,教會常常漠視主的這個教導。許多時候,除了術語和詞彙不同以 外,教裡與教外對權力的爭奪,和權術的應用,在本質上似乎沒有太大的差別。所不同的是,教會內會高舉著上帝的旗幟,會引經據典罷了。其實,那樣會顯得更假 道學,不是嗎?        那麼,初期教會做出了什麼樣的榜樣呢?已故名傳道人Ray Stedman根據保羅、彼得、和約翰的書信指出(註一),在教會初創之時,以使徒的權柄之強,他們還要極力避免“轄制”(lord over)信徒的信心。更鮮明的例子是《使徒行傳》十五章的事件,當遇到重大決定的時候,教會領袖們一同尋求上帝的引領,在聖經的基礎上共同討論、禱告。 最後雖然雅各以領袖的身份,代表使徒發言,但是這最後的決定絕不是任何個人,而是“領導團隊”全体做出的。         Stedman還提到,有兩處 經文,主張權力集中者常用來支持他們的論點,實際上是曲解了原意。一處是《帖撒羅尼迦前書》5:12-13:“弟兄們,我們勸你們敬重那在你們中間勞苦的 人,就是在主裡面治理你們、勸戒你們的。”Stedman認為“治理”的希臘原文(prohistamenous)並沒有管理的意思,而是表示領頭、站在 前面。這其實就是領導(leadership)的原意,要有人肯在後面跟隨才能算是領導!         另外一處是《希伯來書》13:17:“你們要依 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Obey your leaders and submit to their authority)。”這裡“依從”一詞的希臘文(peitho),原意是“說服”。教會中領導的功用,不是指使人按照領導者的意願去做,而是站在真理 上說服他人。這裡著重的不是三寸不爛之舌,也不是攝服力,更不是強加意志,乃是根據個人與神同行的操守,和所贏得的尊敬,加上與會眾懇切尋求真理的態度與 行為。         能幹的領袖,通常有清楚的異象(vision),強烈的方向感。因此,有些人就容易採取控制、操縱、脅迫、甚至用熱心服務(或示好)的手段,爭取他人對自己立場的支持,這些都是權力遊戲。往往,這種領導的作風不是在建立同工,培育生命,而是把人當作完成自己意願的工具。 […]

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為什麼是你?

書正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最近為了編輯“僕人心志”這個主題,翻了不少相關的書籍。其中二十多年前出版,由 曾任海外基督使團總幹事的孫德生(J.Oswald Sanders),所寫的《屬靈領袖》(Spiritual Leadership),當年曾讓許多讀者受益。此番重讀,仍發人深省。茲擷取兩小段,與讀者分享: 因我不配          法蘭西斯(Francis of Assisi),有一次被瑪西奧弟兄(Brother Masseo)詢問到:“你長得並不好看,學問也不好,又不是出身名門,為什麼眾人偏要跟隨你,想要看你,聽你的話,服從你呢?為什麼是你?”         法蘭西斯聽到這話,舉目望天,默想了許久,便跪下去,充滿熱情地讚美神歸榮耀給神。然後他回答瑪西奧弟兄說:“你想知道原因嗎?因為至高神的眼目不斷察看善 人和惡人,祂在罪人中找不到更微小、更無用、更有罪的人,于是選上我來完成神所要做的奇妙工作;祂之所以選上我,是因為祂找不到比我更不配的人,也因為祂要使世上的高貴、尊大、力量、美貌、學問等,都失色蒙羞。” 屬世領袖和屬靈領袖的分別 屬世領袖    屬靈領袖 信任自己     信任神 認識人     也認識神 自己作決定  尋求神的旨意 志高氣大      謙卑 自己想辦法  尋找並且順從神的辦法 喜歡指揮別人  樂于順服神 動機在為自己  動機在愛神愛人 倚靠自己      倚靠神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艾得理傳--全力以赴的一生》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見到艾牧師之前,就聽說他非常愛中國人,而且很看重禱告。遇見他,是在一個禱告的營會,當時經過艾牧師宿舍門口,他剛靈修完走出房門,臉上流露著與上帝深交後的平和寧靜,讓我至今仍印象深刻。           看完《艾得理傳--全力以赴的一生》,才知道這位溫文儒雅的劍橋紳士,有著一顆熱愛中國的心,且在中國人當中服事,將近六十年之久。他的一生,走過中國近代 史的風雲際會,在時代的變動中,他關心的總是中國億萬靈魂的得救。他真是“一位比中國人更像中國人的外國人,一位比中國人更愛中國人的宣教士”。          讓我們來看上帝如何使用一位全然擺上的英國人,給中國教會帶來莫大的祝福! 一、 從劍橋大學到中國鄉村          1911年,即中國脫離滿清帝制,進入國民政府那年,艾得理生於英國。他的父親因事奉需要,長年住在羅馬尼亞,向當地猶太人傳褔音。母親則帶著四個兒子留在英國受教育。父親正直、敬虔、工作認真。母親獨立堅強,注重孩子們的靈命造就,後來一門四傑,都成了宣教士。            艾得理在中學時期,就積極參與教會服事。受當時中國內地會(註1)宣教士的感召,及戴德生傳記的影響,對中國福音的呼求和億萬人不認識上帝的事實,產生深重 的負擔。他持續不斷為中國人禱告,參加內地會辦的“中國之友”小組,努力存錢,為宣教士奉獻。高中畢業時,已確信上帝呼召他去中國。從此,中國就是他一生 的目標。          在劍橋大學時期,他很快就成為劍橋學生團契的核心同工。對于在1880年代,“劍橋七傑”放棄大好前途,加入內地會,到中國傳福音的宣教使命傳承,更激勵他以中國的宣教為終生的職責。          1934年秋天,艾得理乘船啟程前往中國,航行五週之後,終於抵達上海。在安徽經過六個月的語言訓練後,就到河南鄉村服事。剛開始時,他每到一家探訪,就指著他不 會講的東西問:“那是什麼? ”以致于有一個老太婆對人說:“你瞧這個人,長這麼大了,還不認得這,不認得那的。”          除了語言及四聲變化的 困擾以外,村民的思維方式,教育水平的落差,都使得他這位劍橋高材生即使竭盡所能地傳講福音,聽者卻仍滿臉疑惑。這些傳道初期的挫折,使他一度灰心消沉。 後來上帝賜給他一位優秀的語言老師一齊同工,幫助他了解文化的差異,學習全新的溝通方式,漸漸度過這段困難的適應期。          艾得理和他的同工,騎腳踏車一村又一村地旅行佈道。衛生環境差、飢荒、土匪侵擾,沒有什麼困難能阻擋他們心中的熱忱。“看到村民認真聽福音,就是鄉村佈道時最令人興奮的事。” 二、二次大戰到國共內戰           1938 年春天,艾得理與來自美國的宣教士德忠玉結為夫婦。1940年,河南感受到日軍入侵的威脅。日軍飛機不斷轟炸期間,艾得理、懷孕的忠玉及一歲多的小女兒繼 續留守教會,收留過路難民,保護避難的會友,並抓住各樣的機會傳褔音。這當中,他們的第二胎男孩,因早產而於生下三天後去世。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待到山花爛漫時

星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小時候看書,曉得“下人”,“僕傭”的意思。稍大點聽說,“不論職務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務員”,則對“僕人”一詞肅然起敬。成人後看到不少“公僕”,竟在“主人”的頭上做威做福,始嘆今古僕人,“天翻地覆慨而慷”了。          及至出國,接觸了基督教,又聞另類“僕人”即上帝之僕一族,便留意觀察,竟是不為名,不貪利,只求討“主人”喜悅。但到有一日,反省自己,悟及信主的我也係“神僕”,才對“僕人”一詞真有認知。 亦是牧者 為僕能事          初信之時,我以為宣教工作自有神學院訓練出來的“科班人士”擔綱,“平信徒”們只備“受教的心”,“聆聽的耳”即可,將來在天堂的旮旯裡坐個小板凳就成。後 來才曉得,新約已沒有舊約的“大祭司”,“祭司長”,“祭司”等階級,我們僅有耶穌這一位大祭司,凡信他的人皆相當于“祭司”。也即在主之下“皆兄弟”, 信徒與傳道者一樣,同為神的僕人,都肩負著傳福音,做見證的職責。以天主教為代表的“聖品人”、“平信徒”、聖俗二分、等級制等說法做法,在聖經中找不到 依據,所以不可“以訛傳訛”。          曾記否,耶穌末了都稱呼他的門徒為“朋友”,“弟兄”(《約》15:14,20:16)天國裡沒有高下之分。神職人員,老基督徒,不可“自視清高”,抬舉個人﹔普通會眾,剛信主者,不必“自慚形穢”,矮化己身。大家都是上帝“算為義”的蒙恩者,都是神呼召揀選的族類, 都是主所重用的器皿。          每個信徒只有把自己“趕上架”去,方能感受那大使命及其緊迫性;而每個“專職牧人”,也不是使出“渾身解數”,“聲嘶力竭”地“單刀赴會”,而要善用聖靈“充分調動廣大群眾的積極性”,引導全体投身到傳道的滾滾洪流中。 謙卑柔和 為僕特質          初信之時,對聖經所知有限,自講不出個所以然來。遂學習,追求,畢竟為僕的要有“技藝”,才能更好地服侍主人。後來經讀的多了,熟了,不覺地以一絲“舌戰群 儒”之態進行“傳教”了。結果“居高臨下”,“盛氣淩人”,傷了對方的心還懵然不知,甚至“振振有詞”﹕“大概是上帝不揀選他們吧。”無形之中替神論斷, 實在可怕。          其實綜觀新約,典範僕人耶穌,絕對“胸有聖靈”,“滿腹經綸”,祂卻謙遜溫馴得無以復加。祂講道通俗易懂,深入淺出,否則豈不是只有“知識分子”才能得救?祂訓誨充滿慈愛,而非“聲色俱厲”,否則淫婦,稅棍,強盜,孩童焉能重生?         面對頑梗多疑的,忘恩負義的,祂只是憂傷忍耐,不呵斥,不恫嚇“下地獄”﹔面對“死到臨頭”仍還在爭座次的門徒,祂躬親為之洗腳,身体力行“想為大就要先為小”的哲理。顯示了卑微柔和之僕人應有的特質,為我儕留下了效法之光輝樣!         故此莫以為要“護教”,就得大辯大論,面紅耳赤。如此弄不好惱羞成怒,適得其反,等于“絆倒人”。君不見,自始至終,上帝都給人自由意志,從不“逼民為 徒”。我們僕人豈能“反僕為主”呢﹖我們只需尊主為大,常做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就是了。 內外如一 為僕功課          初信之時,以為只有星期天來教堂,僕人才有“用武之地”﹕聖殿中不管做什麼,均屬事奉。後來漸知曉,如果基督徒僅僅在聖殿中“正襟危坐”,“頂禮有加”,在殿外卻“我行我素”,“原形畢露”恐怕就是“假冒為善”的“僕”了。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的歲寒三友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我認識了許多天使般的人物,有老、有少,有古人、有今人。其中一些人我有幸與他們相處幾年,而有些人只是短短幾天,還有些人是從書本中認識的,他們的生命塑造了我的事奉觀。現為大家略介紹其中三位。 藹宜          我這人有個毛病,就是一搬家,就疏于與朋友聯絡。其實,這也算是人之常情。搬遠了,聯絡多半隨著時空的距離而減少。         然而,譪宜在這方面可叫我開了眼界。譪宜是一所大教會傳道人,負責教會初中、高中、大專、社青團契,外加媽媽團契、大陸事工……老實說,在那個教會與她同工 一年多,我還是搞不太清楚她究竟負責哪些事工,只知道她滿腦子傳福音,三句不離宣教。精力充沛是她的特徵,宣教是她衷心所愛,看見有人經歷神是她的樂事。          由於老公工作原因,我們由加(加拿大)西搬到加東。我心裡想,和譪宜的友誼大概到此得劃下休止符。藹宜的忙碌可是有名的,教會有好些人說,教會聘到譪宜真蒙福,一人抵三人用。然而,出乎我的預料,我與譪宜之間的友誼並沒有受到影響,反倒更深刻。          過去八年多,譪宜恆切關懷著我靈命的成長。由於加東的渥太華的屬靈資源沒加西的溫哥華多,她每隔一陣子就一箱箱地寄包裹給我。拆她的包裹是我最快樂的時光, 因為我知道裡面有靈糧,諸如﹕書籍、錄音帶、錄影帶、貼紙……,有的給大人,有的給孩子,她關心我們全家人的成長。我知道她待己很節省,但是,凡只要對我 靈性成長有益的,她總是竭力供應,八年多沒停過。更稱奇的是,每當我心靈受傷,甚至說也說不出口時,她的電話總是即時而到。每次我們一齊禱告後,我心裡的 陰霾亦是一掃而光。而我不過是她羽翼之下,她所關心的人之一。          譪宜很愛禱告,喜歡在主的面前傾心吐意。她手上事奉多,但親近主的時間絕對 不少。有一次她帶著我禱告,向上帝獻上讚美、感恩,還記得閉眼禱告時大約下午三點多,天還很亮。剛開始時乾澀得難以開口,但是漸漸在禱告中感受到上帝的 愛,不僅禱告不覺枯燥,更有一份甘美從心底油然而生。當敬拜告一段落,張開眼,天已黑了。現在回想起那次的体驗,心中還有絲絲甜蜜的餘味。          我深知,她充滿精力、活潑事奉的秘訣,在於每日肯花許多時間親近主。在親近主、讚美主當中,她享受上帝大愛的甘甜,而這份甘美的關係成為她事奉的動力。每日 親近主,竭力向主表明心中愛意,是事奉絕不可少的一環。也惟有這樣子定意以行動愛慕上帝,才能摸著上帝的心意事奉。這道理淺顯易懂,卻常受人忽略,尤其是 服事擔子繁重的人,更容易頭腦認知這項道理,卻仍身陷“不顧彈盡源絕,人仍衝鋒陷陣”的事奉型態中。 施伯母           第一次見到施伯母,是以逃之夭夭收場。事情是這樣的﹕我在教會遇見她,早聽說她是牧師的丈母娘,來探訪女兒。我對她微笑,打個招呼,沒想到她眉開眼笑回應我,並且熱情 地拉著我的手,操著濃濃鄉音的國語,說﹕“來﹗我背聖經給你聽﹗”她不是背一節,也不是背幾節,而是背出一整篇。其實我當時聖經也看過幾遍,但她鄉音好 重,我聽不出她在背甚麼,更別提搞清楚出處。          這下可慘了!要是她背完後考問我經文內容,該怎麼辦?一身冷汗直流。終於她背完了,咧著嘴對我笑,我只有乾笑以對。接下來,她又開始哇啦哇啦地講一堆話,可能是在分享這段經文的內容,而我只有繼續乾笑的份兒。好不容易等她鬆了握住我的手,我立即落荒而逃。           沒多久,我們搬到溫哥華,碰巧是施伯母住的城市。我們禮貌性地拜訪她,沒想到因而拓展了我的眼界。雖然我和施伯母參加的是不同的教會,再加上我工作忙碌,接 觸並不算頻繁。然而每次碰面,她總是精神抖擻地分享上帝的話語與上帝的作為。雖仍時有聽不懂的地方,但次次見面都大有收穫。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一個主婦的心志

寸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之一          早上丈夫上班出了門,聽到車房的門開了,卻半天沒聽到車子發動的聲音。探頭一看,才發現原來他正把垃圾桶一個一個地從街邊拿進後院。          我心頭一陣溫暖。這雖是一個小小的舉動,卻代表著他對我的顧念愛惜。為了使我省一點事,他趕著在上班前有限的時間裡,搶著把這活兒幹了。          我倆平時都不是計較對方做多少家務事的人。他常常早上趕著上班,沒有時間拿垃圾桶,我出去時看到,就把桶拿進來。偶而我忙,或者忘記了,他下班時看見垃圾桶 仍在街邊,也會把桶收進來。我們都不會埋怨,也覺得舉手之勞,不用劃分是誰的責任。縱然如此,看到他的殷勤体貼,仍使我大感欣慰。          我聯想到兩天前,我去買飲用水時的心情。買水也是一件沒有劃分責任的事,通常是周末時我們一起去買。但最近天熱水喝得多,週間我看見水快喝完了,就拿空桶子去店裡買水。兩三次下來,雖然我嘴上什麼都沒說,但在烈日下搬水桶時,心裡卻隱隱地感到不悅。         今天我忽然体會:或許當先生發現家裡的水桶都又裝滿了水時,心情也和我今天早上一樣,充滿了欣喜,像是收到了一件意外的禮物。          其實能為所愛的人,帶來一些快樂,是多麼美好的事。只可惜我做事的時候,沒有這樣的体會,反倒是有些自憐埋怨!我想以後我會更認識、把握為別人帶來祝福的良機,並存著感恩愉悅的心情去做。 之二          經過了九個月的“空巢”,我們終于等到孩子們從大學回來過暑假。孩子們給我們帶來許多欣喜。但我們安靜簡單的日子,一下變得熱鬧忙亂起來,還真有點不太能適 應呢!零亂的房間,晚睡晚起的作息時間,孩子們理直氣壯地說,這是大學生的生活方式;音樂聲,電動遊戲的響聲,加上此起彼落的手機訊號聲,我們也只能當作 是“快樂”的噪音了。           最令我訝異的倒是自己的改變:一向有點“君子遠庖廚”傾向的我,現在竟有點熱衷于做孩子愛吃的東西。知道他們在學校常是餓一頓,飽一頓的,沒有好好注意飲食,所以我想好好把握這兩個月的機會,給他們補一補,吃得健康一點。          以前總覺得住在美國的人,不愁營養不良,所以我家的飯食一向以簡單方便為原則。對我來說,花太多時間料理飯食,似乎有點浪費時間。但現在心態上有些改變,因 為濃濃的母愛,在兩個大兒子面前實在不容易找到渲洩的管道--他們既不願意與我話家常談心,我也不喜歡陪他們看打打殺殺的影片,所以只得每天花點心思、時 間,做點好吃的菜,不再只求充飢而已,更希望他們吃得開心,覺得回家真好。          想想以後他們或在外工作,或自己成家,我還有多少為他們準備飯食的機會?這樣想著,就覺得連為他們洗碗,也是一件“機會”,是“一去不復返”的美事了!算了,算了,也不用要求他們輪流洗碗了。 之三          前一陣讀了一些書。這些書都是鼓勵基督徒要為神作大事,不要輕看自己,要認清自己的恩賜,掌控自己的時間,集中精力做自己最喜歡做又做得最好的事。書中提醒我們,不要虛擲光陰在一些“次好”的事上,不要讓“別人的需要”或“緊急事故”牽著自己的鼻子走。           讀過這些書之後,好一陣子,我都有些沮喪,常問自己:什麼是我的恩賜?什麼是我最喜歡做的事?這麼多年家庭主婦的生活,重心都是圍繞著家人的需要,我似乎已 失去了自我。我不再知道自己喜歡做什麼,因為我總是把家人的喜好看得更重要;我也不再有自己的夢想,因為先生及孩子的幸福,已取代了我的雄心大志。我現在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僕人的畫像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向主至死忠心,蒙受天恩,終身愛主。 對己放下權利,接納自我,終身捨己。 作人良善單純,忍耐恩慈,終身服事。 處事見識老練,智慧充盈,終身學習。

No Picture
事奉篇

僕人動機的考驗

饒孝楫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事奉上帝不是一條容易的路,主耶穌曾對彼得說:“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 你們像篩麥子一樣”(《路》22:31)。撒但要攔阻我們事奉上帝,不甘心我們被主得著,牠製造許多陷阱危機,要把我們困在其中,要使我們偏離正路,要把 我們從事奉的路上篩掉。我們必須謹慎自守,儆醒禱告,時刻仰望主的保守,以免落入魔鬼的圈套。因此在事奉上帝的路上,我們必然會面臨許多考驗。         首先要面對的考驗就是我們事奉的動機,我們應該常常自我檢驗我們事奉的動機是否純正?事奉不是自我表現、一展抱負的機會,更不是感情用事,興之所至的發抒。 事奉是上帝救恩的目的,是蒙恩者的責任,得救者的權利,也是我們向主報恩的機會。事奉更是我們因真正認識上帝和祂永恆的計劃,而順服上帝的呼召,獻身給 祂,任祂調度、讓祂使用的一種人生態度。         動機是事奉深層的基礎,動機若善良,純正,合主心意,事奉就蒙主喜悅。動機若不單純,藏有許多以 自我為中心的黑暗,則根基已經腐蝕,外面表現得再亮麗也沒有用處。聖經上記著“末日必有許多人對主說: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奉?的名傳道,奉?的名趕鬼, 奉?的名行許多異能麼?主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主對那些自認為有轟轟烈烈 作為的傳道者如此的判決,能不令我們這些有心服事主的人,心生警惕嗎?主耶穌的教訓中,多處指出錯誤的事奉動機,對門徒們告誡再三,務要避免。 一、利益的誘惑          主耶穌強調“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財利之意)”(《太》6:24)。保羅更直接說:“不可為利混亂上帝的道”(《林後》2:17)。在事奉中,我們避免不了“利”的試探,有時有金錢的誘惑,有時作抉擇時常會以私利為考量。          例如:在舊約列王時期,北方以色列國倍受敵國亞蘭王的欺凌,而亞蘭軍的元帥乃縵,罹患了大痲瘋,遍尋良醫未能得醫治,其妻的小使女(係擄自以色列國)向主母 宣稱,撒瑪利亞的先知可醫治其主人之病。乃縵大張威勢來到以利沙的門前,以利沙打發一個使者,命乃縵到約但河中沐浴七回。乃縵聞言大怒,拂袖而去。經其手 下勸告遂赴約但河沐浴七次,其大痲瘋果蒙醫治。從此他知道普天之下唯以色列的上帝是真神。再三求以利沙收下金、銀、衣服等禮物。但以利沙卻說:“我指著所 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不受”,乃縵只得離去。          然而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西(那時先知的僕人原是先知職份的傳人,將來要接續作先知的。 如:以利沙原是以利亞的僕人,是服事以利亞的,見《王上》19:21。)心裡卻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貪財竟還敢指著 耶和華起誓,可說膽大包天、肆無忌憚。以先知繼任者的身份,執意要貪取那蹂躪以色列之敵國元帥之財物。事後又否認所為意圖矇騙主人以利沙,終於落至自己及 後裔均被“乃縵級”的大痲瘋所沾染,以致禍延子孫,且斷送一生事奉前程。其如此悲慘結局,我們不能不引為戒。(見《王下》5:1-27)          他與以利沙最大的不同就是,以利沙是事奉永生的耶和華,而基哈西是事奉金錢財利。他們兩人的起誓已看出此中端倪,基哈西僅提到“永生的耶和華”,而以利沙卻 是說“所事奉永生的耶和華”,兩者之差判若雲泥。求主保守我們在事奉中不要有謀求私利的念頭,那會使我們的事奉破產,失去上帝的同在與喜悅,事奉也會失去 意義與價值。          六十年代,在我甫加入校園團契之初,同工每月均支領固定薪資(每月台幣1200元,合美金30元)。然斯時台灣經濟貧困,校 園團契所收奉獻入不敷出,每月財務報告均為赤字,同工內心甚為沉重。校園財政赤字,同工卻領固定薪資,有違信心原則。經過禱告交通,同工們一致決定要求校 […]

時代廣場

從張國榮之死談起 ——基督徒可以自殺嗎?

羅達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張國榮之死        今年四月,香港名藝人張國榮,跳樓自殺。眾人震驚之餘,都不大明白,為何這位萬千寵愛在一身的超級偶像,年僅四十六歲,就選擇結束自己生命?            在思考張國榮為何自殺之餘,我們有沒有留意到,其實現代社會中,“自殺”已經是無日無之,除了一些名人的自殺,還有點新聞價值之外,一般人自殺,已再不是甚 麼大新聞了。幾年前,香港有一個小學生,上課時給老師發現,偷看不大健康的書籍,於是老師責罵了他一下,他就毅然從校舍的高層,跳下來自殺死了。家長和老 師驚愕之餘,不知為何會弄到如此田地呢!            根據最近香港防止自殺協會的一項調查,香港去年共有一千零二十五人自殺身亡。其中失業者約佔五成。自殺者中,男性六成七,主婦佔一成,反映了失業和家庭壓力是自殺的主因。自殺年齡介乎二十歲至五十歲,而自殺方式中,跳樓佔四成三,密室燒炭佔二成四,吊頸佔二成三。          而香港童軍總會,最近也做了一項有關青少年自殺傾向的調查。超過七成的被訪的青少年認為,同齡人自殺的情況非常普遍。其中接近三成人,聲稱自己有過自殺念 頭。這反映了青少年自殺的問題,確實非常嚴重。而青少年想去自殺的原因,超過四成是因為他們面對逆境的能力不足,父母終日為糊口奔波,沒有時間照顧他們。          究竟為什麼會想到自殺呢?真的到這種地步了嗎?很多專家都給出了不同的自殺原因,例如生活遇到困難解決不了,久病厭世,情緒低落,畏罪,羞恥,嫉妒,恐懼,為情所困,生無可戀等等。而自殺的方式,在一般的情況下,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取易不取難”。 不可扮演神          有些人贊成自殺,因為認為每一個人有死的權利,死亡是人生最後的一步,人類應有自決的權利。如果讓心靈或肉体的痛苦,殘忍折磨生命,倒不如選擇自殺死去!既然我們有生存之權利,為甚麼我們沒有選擇死亡的權利呢?          但一般人相信,自殺不是惟一解決人生困難的方法,更不是好的方法。世界各地的政府,雖然現在不再視自殺是犯法行為,但大多視自殺為不當的行為,有些更認為自殺基本上有違人性和道德,所以各國政府都反對國民自殺。足見自殺行為,普遍得不到認同。          我們基督徒的立場是反對自殺的,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掌管生命,對生命擁有主權。人是照神的形像而造的,因而生命有神聖的一面。聖經十誡裡面,有不可殺人的誡命,明令“不可殺人”,相信也包括不應該殺死自己。          聖經多處經文也提到,人類是上帝所創造的,無人有權掌管生命;上帝才是掌管生死的神。提及賜生命的是耶和華,收取生命的也是耶和華(《伯》1:21);耶和 華使人死,也使人活,只有上帝才有權利把生命取去(《申》32:39);按著定命,人人都會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如此看來,自殺死最大的 基本錯誤,就是擅取神掌管人類生命的主權,想扮演神的角色! 求死的先知          聖經記載了很多人物,都曾經想過自殺,亦有一些自殺身亡的例子。例如有一位先知,他也想過自殺,但自殺不成功,還給上帝教訓一頓,他就是先知約拿。話說上帝吩咐約拿去尼尼微城,帶領尼尼微的人悔改。但 當約拿接到命令之後,心中不快,如果帶領敵國的人民悔改,就無疑與自己國家為敵。於是他就違命,坐船往西班牙去,逃避上帝的差遣。          上帝就令風浪大作,船隻翻沉在即,於是水手們都求自己的的神,惟獨約拿在船艙睡覺。水手弄醒了他,著他也一同求告神。約拿心知是自己闖出來的禍,水手們又抽籤,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後現代思潮衝擊下的基督教釋經學

莊祖鯤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引 言        所謂的“後現代主義”,從某個角度來說, 是對自十八世紀“啟蒙運動”以來,壟斷世界主流思想的“現代主義”或“理性主義”的一種反彈。現代主義是以“理性”掛帥的,強調真理的絕對性,而且認為只有透過客觀的、理性的探討,才能確認何為真理。然而後現代主義者卻對這些基本觀念提出質疑,甚至全盤否定。後現代的思想家認為,所有的“真理”都是相對 的,即便是科學,也無法排除科學研究者主觀好惡的影響。因此他們否定真理的絕對性,強調多元主義,肯定以主觀的、感性的途徑探索真理的必要性。           所以,後現代思想幾乎完全顛覆了許多兩百年來人們視為理所當然的觀念,難怪許多人都覺得“亂了套了”。但是從正面的意義來看,後現代思想將人類由“泛科學主 義”的窠臼中解脫出來,使人類在真理的探索方面,不再自我設限于所謂的“純理性探討”。因此,對後現代的人來說,科學與信仰並不是對立的。而想要以科學去 否定(或證明)信仰,乃是荒謬的舉動。           然而同時,後現代思想對教會及信徒也的確產生了很大的衝擊。我將在舉目雜誌中,從不同的角度和層面,以一系列的文章,來探討後現代思想對信徒與教會所產生的影響,及我們應當如何去面對這些挑戰。 基督教釋經學的演變          “釋經學”(Hermeneutics)一詞最早出現于古希臘文獻中,它的字根是希耳米(Hermes),他是希臘神話中專門向人傳遞神諭的神袛。他不但宣告 神諭,而且還負責解說。保羅在路司得宣教時,就因他所行的神蹟,及他講道的口才,而被當地人誤認為是希耳米下凡,以致于引發了一場騷動(《徒》 14:11-12)。所以釋經學最初的意思就是“解釋”。           在歐洲,為了詮釋、考證古代文獻,就發展出這種“詮釋學”(又稱“釋義學”), 相當于中國的“訓詁學”。但是用在研究聖經時,通常我們稱之為“釋經學”。在西方中古世紀,“釋經學”是詮釋學的主流。直到近代,詮釋學才開始應用在文學 及哲學上,並且因為後現代主義思潮的推波助瀾,使得詮釋學成為當今最熱門的“顯學”之一。          基督教的釋經學,特別是在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運動之後,強調對原文聖經的研究及解釋。而當時“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的口號,更表明聖經是基督徒信仰及神學唯一的基礎與準繩。因此,聖經的“文本”(text),成為釋經學的核心關注所在。所以傳統上,釋經學是解釋聖經經文的工具,提供尋求及確定經文意義的方法。同時,傳統的釋經學強調,應該以各種途徑,去尋求明白“作者原意”(author's intention)。因此著重文字、語法、字源、語文及相關歷史的研究。           但是十九世紀之後,被稱為“近代詮釋學之父”及“自由神學之 父”的士來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將詮釋學帶入一個新的領域。他不僅從文本去尋求理解,更嘗試去重建作者的“創造”過程。因此他用了不少心理學的分析,來 探索作者的寫作心理。對他而言,釋經學不僅是研究“文本”,而是研究文本與讀者間的互動關係;其關注的不僅是解釋的方法,更是解釋的本質。換句話說,他使 詮釋學具有“認識論”(Epistemology)的意義了。之後的狄爾泰(Wilhelm Dilthey)、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維根斯坦(Ludwi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