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如此我献

化外人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谁的付出多         有一次,一只鸡,一只牛和一只猪,在一起讨论,究竟谁付出得多。         性格好动的鸡姐,提高了嗓门尖声说:“我虽然好玩,但我对主人可是忠诚,无论阴晴盈缺,我每天一个蛋,绝少不了。我的付出肯定是第一。”          牛哥听到以后不太服气,他说:“我一生都忠心执行一项任务,就是每天生产牛奶给主人喝。谁能比得上我专心一志?”          安静在一旁的猪妹这时说话了:“我不像两位这样多贡献,但我对主人的贡献却是彻底的,我为他奉献生命。”          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曾说:“如果生命中没有值得你为之而死的目标,那么,你就没有值得为之而生的目标。”委身不只是忠于职守,不只是专心一致,它是生命的投入。 委身与激情          2003年,是居礼夫人得第一个诺贝尔奖一百周年纪念。居礼夫妇一生贡献于放射性研究,以自己的身体去体验放射性元素对人体的影响,促进这些元素在医学上的应用,后来救了无数的癌症病人。         居礼夫人并坚持自己不是放射线的“受害者”。她对真理与美的委身,充分地表现在她的品格上。从她身上,我们看到委身的激情。没有激情,就没有创作性。         当耶稣基督看见圣殿里到处都是做买卖的,人们利用上帝发财的时候,祂不顾一切地赶出那些营私的人。圣经如此描写祂的心情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鱼,如同火烧。”(《约》2:17)这是激情最生动的写照,只有激情的委身才有震撼力。 委身与热爱         名列职业棒球名人榜的班克斯(Ernie Banks),原在芝加哥小熊队效力。他之出名,不仅是因为他在球场上达到的成就,也是因为他没有达到的。虽然班克斯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棒球员之一,个 人成就辉煌,但他从来没有机会参与冠军赛,甚至季后赛,因为当年芝加哥小熊队,年年排名落后。          记者问他,在不可能打入冠军赛的情况下,为什么能一直保持这样高的演出水准?他回答说:“你必须热爱棒球赛本身,而不是热爱球赛中的自己。”因有这种热爱,他全力以赴。(注1)          当我们的团队赢的时候,当我们的表现被肯定的时候,我们比较容易全力以赴,干劲十足。但是,当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的时候,当我们感到失败的时候,我们容易降温。这不是上帝心意中的委身。所以,我们必须靠着从神来的爱,超越艰难的环境。 委身与勇气         当戈兰特刚廿出头的时候,他在一家广告公司做事,表现优异。这个公司的老板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事业上,他也期望公司同仁效法他的干劲。如果有人礼拜六不上班,老板就认为他对公司付出得不够。为了鼓励力干,老板也给高级干部们作了相当优厚的保证。         戈兰特并不怕工作辛苦,但是他和他太太并不追求大房子和新车子,他们对生活有自己的构想。如果戈兰特每周六必须上班,就永远不可能实现他们家庭的构想,戈兰特因此辞职了。          […]

No Picture
成长篇

知难行易

斯闻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在许多基督徒的心目中,《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将身体献上当做活祭”这句话,是一种命令,是一项责任,是高不可攀的境界,真能做到的人太少了。为什么很难?关键不在于如何去做,而在于知道为何要做。          若我们按最基本的解经学原则--看上下文,就会发现保罗在十二章第一节用“所以”来劝勉信徒要委身,是因为先有十一章三十三至三十六节“荣耀颂”的结尾:“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这一句话,可说是基督教世界观的精髓,也是基督徒全然委身的动因。         在希腊文中,“本于”、“倚靠”、“归于”是三个前置词:ek、dia、eis,表示神是万物的源头、过程、目标。斯托得(John Stott)认为,这句话充分解答了从古至今人类三个最基本的问题:我从哪里来?我如何存在?我往哪里去?         若是基督徒能扎扎实实地确知神是谁,也确知人与神的关系,这种以神为中心的世界观会使他的心意“更新而变化”。“将身体献上当做活祭”就成为“理所当然”的 事了。世界观的确立,已将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改变了。过去那种唯物的、进化的、人本的世界观已经破除,人生不再以自我为中心,对人不再以功利为目的。因 此,为主而活只是这种新生命的自然流露,水到渠成。         委身,不是知易行难,而是知难行易,纲举而目张。

No Picture
事奉篇

死在中国的心志

书正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在我信主、事奉乃至献身的过程中,宣教士的传记对我有很大的激励。其中,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现改称海外基督使团OMF International)宣教士,对主彻底委身的生命,最使我敬佩和羡慕。          历史学者王治心,在他所写的《中国基督教史纲》中,夸赞在众多西方宣教士中,“最能吃苦牺牲的,莫如内地会中的西教士”。内地会能得到这个评语,和内地会甄选及训练宣教士的方式,有极大的关系。          当年,要申请加入内地会作宣教士,必须清楚神的呼召,且“为救灵魂的缘故,愿意过任何生活,及忍受任何环境,真实地渴慕救灵魂的人。”          1933年,亨利‧大众特(Henry W. Frost),在内地会出版的刊物《中国百万》(China’s Million)中,写过一篇〈宣教士的呼召〉(A Missionary Call),提到甄选出的宣教士,必须有以下的表现:          1. 要有强健的体魄,能忍受外地的气候及艰苦的环境。 2. 要有受教的心,有充足的记忆力,学习一种艰深的外国语文。 3. 要掌握神的话语,能清楚有力地向未信者及当地教会传讲福音。 4. 要操练属灵生命,建立一个信心、祷告及与神同行的生命,并能与人愉快地相处。          由于内地会是一个信心差会,同工没有固定薪资,也不容许宣教士自行募捐,宣教士必须单凭对神的仰望与信靠而生活(在许多宣教士的传记中,都曾提及生活费汇款常因邮政或战乱延误,以致反而经历神信实的供应)。因此,对神的信心和传福音的热诚,便成为申请者的必要条件。          对申请者的妻子亦有要求,必须夫妇同心,合成一对宣教士。内地会规定:“除非你的太太作一个真正的宣教士,而不光是一个太太、朋友,或料理家务的,否则,请 你不要加入。在结婚之前,她必须最少能读一本中国白话的福音书……你的职务需要你常常离家,当你不在家的时候,她必须乐于和中国人相处。”          此外,内地会宣教士进入工场后,都必须接受严格的语言训练,这传统一直保留至今。笔者认识的多位内地会宣教士,观其中文程度,不仅说话流利,其用词遣句之美,常令不少中国人汗颜。          […]

No Picture
事奉篇

唯一归途 --西北灵工团的十架道路

石问帆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最近多次观看《十字架》这部电视片时,深受大陆家庭教会的见证激励。尤其第二集《血种》和第三集《苦杯》中,记录了1949年以后,大量老中青传道人委身、事奉、受苦的实况。他们所承传的,正是古今中外无数圣徒所走的十架归路。 传回耶路撒冷运动         早在1940年代,在抗战的硝烟烽火中,已有许多中国基督徒,立志将福音沿经古代丝路,传回耶路撒冷。较早的是1943年成立的“遍传福音团”(注)。1946年,另一个持同样异象的“基督教西北灵工团”,也在山东潍县成立了。         西 北灵工团的创立者,是张谷泉和李石瑛。张谷泉曾在华北、西北作巡回布道、培灵事工。后与李石瑛在山东潍县设立灵修院。学生有四十多人,很多来自“耶稣家 庭”。张谷泉也深受“耶稣家庭”的影响,主张破产、济贫、舍己、从主。他每次在讲台上一定流泪,听的人也随之流泪,因此他自己取名谷泉(《诗》 84:6)。        据洪保罗弟兄回忆,“1946年当灵修院全体禁食祷告时,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刘淑媛、张美英两人去新疆,作我召他们所作的 工。”于是这二位姊妹不带金钱,只拿着一个包裹,包著几件随身衣服就启程了。第一批两位先到甘肃,第二批陈邦千、黄得灵和李佩贞三人到武威会合,后来到酒 泉。这四女一男五人是开路先锋。       在往新疆哈密的途中,他们走路、坐羊毛大卡车,或坐在拉货火车的车皮顶上,历经坎坷,亦有盗贼、战乱的危险,直到哈密。        1948年,全校禁食祷告时,圣灵感动张谷泉放下灵修院,带领全部师生及家属,离开家乡往新疆去。于是西北灵工团共一百一十五人,先后分八批到达新疆哈密。       灵工团有杨绍唐牧师作顾问,他除了传达异象外,也协助培训有心去西北的弟兄姊妹。因此,他们的成员除了山东灵修院师生外,也包括其它省份的基督徒。 我们的道路在西边        西北灵工团如何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呢?在他们的不定期刊物《西北灵工》,第二卷第一期的卷头语中,写明“我们的道路在祖国的边疆--新疆和西藏。我们的道路 也在祖国的西方--印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阿拉伯、帕勒斯坦。这些地方是神托付我们所要走的道路,是祂划给我们工作的地界。”        他们的步骤是先在哈密建立总站,于新疆各地设教会,分派工人进入西藏,再进入中东的回教国家传福音,直到耶路撒冷,迎接主来。凡加入灵工团的人,必须有受苦的心志,撇下一切田地、房屋、财产跟随主。各人必须学习一种生计,收入完全献入神家,凡物公用。        他们也承继耶稣家庭的传统,吃饭时将饭碗舔得干干净净,以免浪费。在哈密时,灵工团的男人一律光头,女人头发梳成圆形巴巴头,蓝色衣裤,一上街当地百姓都可认出他们。         两年之间,他们亲手盖建了八间礼拜堂,信主人数约三百人,其中大部份原是回教徒。 我愿流血秦国道        1951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对主的承诺

成若 如果迷恋自己的聪明,却隐藏自己的无知, 如果智者前谦恭,愚者前桀傲, 我就背弃了虚心的承诺。 如果人间的不平和与苦难不能令我伤悲, 如果偏图一己畅快,不肯包容家人的短处, 我就背弃了哀恸的承诺。 如果因受伤害而怨恨不能自已, 如果自以为是,强加己意于人, 我就背弃了温柔的承诺。 如果我的祷告华而不实, 如果以为于人有恩,暗地里自是自义, 我就背弃了慕义的承诺。 如果以礼貌掩饰对人的冷漠, 如果沉重时缺乏敏感,义愤中不见悲哀, 我就背弃了怜恤的承诺。 如果妥协于世故与真理之间, 如果让心灵狭隘,局限了对神的渴望, 我就背弃了清心的承诺。 如果看不见傲气之下还有脆弱的心灵, 如果怀是非之心,缺乏宽容的爱, 我就背弃了和睦的承诺; 如果凭良心这把变温的尺子判定是非, 如果以恶报恶,轻看灵里微小的呼声; 我就背弃了公义的承诺。 承诺是一种心态,承诺是行为, 承诺是信托,承诺是约束; 承诺是一种请求,承诺是责任, 承诺是约定,承诺是被承诺。 作者来自中国,现住美国北加州,为软件工程师。

No Picture
事奉篇

润物细无声

星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当我在英国决志信主时,我对神的信心,还是像芥菜种子那么小,自然也不晓得”委身” 了 。         当我在美国受洗归主时,仅仅是明白“委身于神的事业” 开始了。         经过“吊儿郎当” ,半“工” 半“休” 的“初级阶段” ,若干年后的今天,我终愿以事奉为己任,投身传福音事工,方对基督徒的“委身” ,有了一点体会浅见。         委身,像“百年好合”,不在于热热闹闹、海誓山盟的一时婚礼,而在恬恬淡淡,相爱厮守的长久生活。基督徒跟神合一,也不只在于感人肺腑,动人心弦的一刻浸礼,更在于普普通通,年复一年的日常见证。         委身,不在于要每个信徒都要去念神学院,然后到基督教机构和教会中工作。而在于“各从其类” ,听凭神的呼召,在各自的职场岗位上,为神做不同的工。         委身,不在于“七日的头一日” ,到教堂做“好人好事” ,让兄弟姊妹觉得“热心”、 “属灵”、“积极分子” ,却在其它六日,在社会上“还俗” ,干“素人素事” ,让邻居、同事根本看不出是基督徒来。而在于教会内外,“表里” 如一,“全天候” 、“润物细无声” ,于细微处再现耶稣。         委身,不在于口号喊得震天价响,或树立“远大的理想” ,或说教别人。而在于身体力行,“从眼前做起”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追随基督》--扭转我一生的一本书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仿佛就在昨天,我还坐在朋友送我的那个意大利式的大写字台前读书。从隔壁的卧房中,传来了妻子和儿子的酣睡声。而我感受得更清楚的,却是自己的心跳声。         那天是1995年1月9日的深夜,我读的那本书名字叫《追随基督》(另译为《门徒的代价》),作者是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 Bonhoeffer)。他生于1906年,死于1945年。          那时我在教会中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令我最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基督徒?而《追随基督》一书,正好回答了我心头的困惑。读过这书的头两章后,我就信耶稣了,并立志一辈子跟随祂。 廉价与昂贵 1. “廉价的恩典”与“昂贵的恩典”         这是《追随基督》一书提出的基本概念。         潘霍华说,廉价的恩典乃是教会的死敌。“廉价的恩典把恩典视为一套教条、一套原理、一种制度,它意味着宣称罪的赦免是个一般性的真理。上帝的爱被视为基督徒对神的一种概念。人们以为在知识上接受了这一套概念,就足以获得罪的赦免。”(注1)         “廉价的恩典是宣讲饶恕而不需要悔改,受洗礼而不遵守教会的纪律,领圣餐而不必认罪,获得赦免而不需本人亲身忏悔。廉价的恩典是不需付出作门徒代价的恩典,是不背上十字架的恩典,是没有道成肉身的和永远活着的耶稣基督的恩典。”(注2)         而“昂贵的恩典”,它“呼召我们来跟从。并且,它是昂贵的,因为它叫一个人付出他的生命为代价;但它又是恩典,因为它赐给人那唯一真实的生命。它是昂贵的, 因为它定罪;但它又是恩典,因为它使罪人称义。它使上帝付出了祂儿子的生命为代价——昂贵的恩典就是上帝的道成肉身。”(注3)         这正是我渴望得到,而又一再拒绝接受的恩典。我渴望,因为我知道,唯有这恩典才能给我真正的人的生命;我拒绝,因为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一个罪人,缺乏勇气跟随耶稣。         但在那一个晚上我开始明白了:上帝赐给我的恩典就是我的生命。我的生命就在耶稣基督里面。 2. 跟随基督         潘霍华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耶稣想要对我们说什么呢?今天祂对我们的旨意是什么呢?在现代的世界中,祂如何帮助我们作一个好基督徒呢?”         对此,他的答案是相信耶稣,跟随耶稣。 “唯有相信的人是顺从的;并且,也唯有顺从的人才相信。唯有信仰包含顺从时,才是真正的信仰,这绝对不能没有顺从。并且,唯有在顺从的行动中,信仰才成为信仰。”(注4)         除非一个人顺从,否则他不能相信。“唯有相信的人才是顺从的”;“唯有顺从的人才相信”,这两个命题是不可分割的。只有具体地实实在在地顺从上帝的意志和命令,信仰才不致堕落为廉价的恩典。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走出温室

姬翔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今年一月份去芝加哥市工作,让我较担心的不是工作,不是工作中要经历的各种考试,而是寻找教会。从一月到四月,我一直在试不同的教会,希望找到一个充满活力,年轻,而又温暖的团契。          芝加哥是个华人很多的大城市,华人教会自然也多,找起来也真的好辛苦,有时跟神祷告说:神啊,为什么你要给我这样多的选择?像以前在劳伦斯市(Lawrence) 一样就好啦,只有一间华人教会,想换都没的换。          其实,如果在芝加哥可以找到像我在劳伦斯那样的教会,我就不会辛苦地试来试去了。每一个我试过的,我在里面都是最年轻的,没有同龄人,也很少有人在我第一次去时和我讲话,让我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想到以前在劳伦斯的教会,第一次来就有很多人和我讲话。下一次如果没有来,一定会有人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生病,生活有什么需要,甚至一直问到我有逆反心理。在芝加哥,真的很想有人会这样问我,至少可以让我知道,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终于等到这样的人,可又和她找不到共同话题;或者有共同话题,但是教会离我家又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挑来挑去,终于找到一间距离我家只有十分钟的教会。我挑得太辛苦,于是决定定下心来,待在那教会。         开始的时候,还是很少有人和我讲话,即使有,也都只是打招呼 ,大概一个月以后,慢慢熟起来。感觉好了一点,但新的问题又来了。          了解了我们的团契之后,就奇怪:以前我在劳伦斯的教会,大家总会有聚餐,还经常一起消磨时间, 可为什么这里的教会却很少有这样的活动?大概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有家庭,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没有时间去关心周围的人。我觉得弟兄姊妹之间,没有我希望的那样亲密。         我问神:“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又该跳槽了?”         这个问题我问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间,神借着各样事情,有时藉弟兄姊妹,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功课:谦卑,顺服。         神告诉我,教会是一群不完全的人的组合,就是因为人,所以只能是人,不能是神。祂让我看到,我对教会很挑剔,对弟兄姊妹很挑剔,是因为我习惯了劳伦斯 的教会,习惯了那样一种生活模式,习惯了和一群年轻人唱歌,祷告,烧烤, 开生日派对, 习惯了心血来潮偶尔去一下弟兄姊妹组织的探访组,习惯了顺手从教会拿一本《福情线》,也习惯了接受弟兄姊妹的关怀和爱。         但是我付出了什么呢?在劳伦斯三年,我一直是接受的,而不是付出的那一方。没有组织过什么教会的活动,没有加入探访组,没有帮忙编辑过《福情线》……原来神在这三年里给了我那么多恩典,借着那间教会,借着那群爱主的弟兄姊妹!         现在,神让我走出这个摇篮,让我学习成长。我决定继续留在这个教会,因为我相信,神在让我学习谦卑、顺服。我要做那个组织活动的人,我要做那个和新朋友讲话的人,我要做那个关心人的人。但我知道最重要的,是我要和神有非常亲密的关系。        虽然我想多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但和一些弟兄姐妹聊天时,他们问我想做什么,我又答不出来。我唱歌一般;文字工作又没做过;探访活动倒可以参加,但又没有勇气去带领探访组……干点什么呢?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嗷嗷待哺

鸸璇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去年七月中,到华盛顿州首府的一位弟兄家小住。有机会参加他们周五晚上的团契聚会。聚会是借用一间美国教会。这间美国教会是属于浸信会系统,会友上千,教堂朴实、宽敞。他们对小小的华人团契十分照顾,不单免费借用场地,牧师们还不时来关怀。         这位弟兄告诉我,这间美国教会,是由当年刚从神学院毕业的牧师夫妇和四个家庭开始的。三十年来,会友增加到一千多人。按外表,这位牧师并无特殊魅力,聚会方 式也很传统,牧师只是忠实地、有系统地传讲神的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神的话让人心灵饱足,教会自然增长。他们刚开过庆祝这位牧师在教会牧会三十周年的 庆祝会,场面十分感人。         由这个教会,让我想到时下许多教会的主日崇拜。一个半小时的崇拜中,诗歌敬拜、见证和各种报告之后,讲“道”的时间常常少于半小时。那些“节目”,或许有其目的,但这种崇拜方式,和改教运动以后,强调回归圣经、以“道”为重心的敬拜方式截然不同。          在教会历史中,约翰卫斯理、慕迪、爱德华滋、王载、宋尚节等,他们的讲道,不仅服事了那时代的人,直到今日,仍在说话。这些铿锵有声的证道,在当今是非不分、真理不明的后现代社会,更为需要。          当代著名的神学家巴刻(J.I. Packer),在“Introduction: On Being Serious about Holy Spirit”一书中,对当今西方教会的崇拜方式,有一针见血的评论:         “崇拜乃是以言语、诗歌来述说神的价值,并透过宣告与默想,在祂的同在中庆贺祂配得拥有一切。但今日在西方世界,这些都已被某种娱乐形式所取代--它提供崇拜 者一种类似芬兰蒸汽浴或土耳其浴的经验,让他们在同一时间感到放松及接受调整。然而就像会闪耀的东西未必是黄金,那些让我们感到快乐与强健的,也未必是敬 拜。问题不在于采用哪种特定仪式或形式,而在于是否坚持以神为中心……”(注)         虽然巴刻是指著西方教会说的,但华人教会,不可不慎。         先知阿摩司曾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回想我成长的过程中,有一群同工一起饥渴地阅读神的话。那时候,我们大学团契每周 的聚会内容都是小组查经。而且除了每周的聚会外,还有特别的、跨校的查经聚会,深入地查圣经人物、查专题、查书卷。将圣经每年读完一遍,更是基本的目标。         神的话语影响,改变了我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使我们愿意全然委身,立志在神所呼召的岗位上服事主。三十年后的今天,无论在北美、港台或中国,我发现当初认真在主话语上下功夫的同学,大多数仍忠心爱主事主。         身为一个信徒,我衷心期望:教会的长执们,能更多分担教会中的行政杂务,包括探访关怀,好让教牧同工能更专心祈祷传道,让会众在每个主日,能听到牧者充分预备、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

No Picture
透视篇

归去来兮──透视今日“海归”热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走在“海归”的路上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向海外派遣的公派留学生近40万名,其数目为之前将近一百年间(1872-1978)派出留学生总和(13万人)的三倍之多。这还不包括比这多得多的自费留学 生,以及透过各种其它途径出国后,在当地取得学生身份者。         自1978年迄今,“出国热”在神州大地历久不衰,对学子们吸引尤大,以致人们把北大、清华等中国名校,戏称为欧美大学的“预科班”。甚至许多中国高校毕业生,聚会,最佳地点不是在中国,而是在美国。         然而近十年来,出国的学子们开始络绎不绝选择归途。归国的不单有公派留学生中的14万人,甚至许多当年费尽心思、倾家荡产,挤出国门的自费生们,也从起初的观望到跃跃欲试,继而踏上归途了。         于是近年来,便诞生了一个很时髦的名词:海归。也有人取其谐音,戏称为“海龟”。海归人数一多,就有了所谓的“海归派”,以对比于“本土派”(也被戏称为“土鳖派”)。         有数据表明,“海归”群体的扩张极为迅速,1995年回国的留学生约五千多人,1996年为六千多人,1997年为七千多人,1998年为七千四百多人, 2002年海归人员更达一万八千多人。 百年中国“海归”史          翻开中国近百年来的历史,大约有四次较大的“海归”。第一批的“海归”,是发起中国近代民主革命、推翻帝制、创建共和的一群人,包括孙中山先生和他政府中的许多革命志士们,以及步他们后尘的周恩来和邓小平等人。          第二波的“海归”,出现在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大多作了“洋买办”和当时的白领,却也在各领域中对中国社会的转型颇多贡献。          第三波的“海归”,则成就了新中国核研究及核子武器的大业。          而最近的这波“海归”潮,则是人数最多、专业分布最广、背景成份最杂的。对中国的影响虽然目前尚不明显,但毫无疑问,也将如以往一样,对中国的明天产生深远的影响。 今日“海归”潮初探          自1993年起,第四波的海归潮已初见端倪。回国的动机,有剪不断的“乡愁”,有“美国梦”的破灭,有报效祖国的热情,等等。但更多的是经济理性思考和市场 利益驱动。有所谓三大诱因,驱动着这波“海归”热,即“高薪诱龟”(以相等于或高于美国的薪水,在中国工作),“洋轮载龟”(以外国公司代表的名义回 国),和“淘金引龟”(当年出国“淘金”,如今回国“淘金”)。          “海归”们除了大部份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外,至今约一万多人选择了从事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金融、管理,以及咨询、律师事务、“中介”服务等行业。          最近更流行“海归”自创企业。到目前为止,海归们在国内创办的企业,已达五千多家,年产值已逾一百亿元。单上海一地,去年就有一千多家海归们创办的企业。          相应于这股趋势,国内也辟出多达六十家以上的“留学人员创业园”,以吸纳和引导、鼓励这股创业风潮。政府也出台不少优惠政策,诸如减免房租,提供贷款担保,提供注册、公用设施、生活接待等各类服务的“接轨”措施,以“遍栽梧桐引凤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