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心旋律

曉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韋紅記得很清楚,是七歲那年,她第一次看見鋼琴。         她去同學家玩。同學家境很好,媽媽是音樂老師。整潔的客廳裡,放著一架鋼琴。那是七十年代,鋼琴還是希罕物。韋紅在少年宮見過不少樂器,笛子,二胡,手風琴 都有,就是沒有鋼琴。她的同學會彈鋼琴,也從來沒有出風頭的機會,誰能把鋼琴從家裡搬到學校用幾塊木板搭起來的舞台上呢?那穿著晚禮服,坐在光滑明亮鋼琴 前演奏的情景,只有在走私影片上才見到過。         同學在鋼琴上神采飛揚地彈了一首練習曲,就叫韋紅近前來彈。韋紅漲紅了臉,窘迫地走了過去。感覺中那鋼琴很高很大,就像一台龐大的機器,她不知怎樣去操縱它。她試著按了幾個琴鍵,有清脆的,柔和的,也有深沉憂傷的,雜亂無章的音符迸發出來,讓她癡迷,也讓她羞愧。         以後的人生歲月,韋紅常常會回想起這一幕,她覺得那個場面寓意良深。她站在巨大的鋼琴面前,彷彿就是站在人生的開端:序幕已經緩緩拉開--生命是如此複雜、 莊嚴而迷人,她能駕馭它嗎?她能用自己的生命做什麼呢?是胡亂地、隨意地敲出一串矛盾的音符?還是蕩氣迥腸地高歌一曲,博得滿堂喝彩?         從此韋紅心裡種下一個深深的鋼琴夢。她夢見自己穿著輕柔的白沙,像一朵雲,緩緩飄落在烏金般發亮的鋼琴面前。她的纖纖玉指風一般掠過琴鍵,催落雨點紛紛-- 或是濛濛細絲,或是流水淘淘……風清雨止,總有雷鳴般的掌聲,將她環繞,總有彩虹般絢麗的鎂光燈,將她托起……         然而在現實中,韋紅根本與鋼琴無緣。她的父母是清貧的小幹部,能應付她上學就不錯了,沒錢供她學音樂。再說那年代音樂是很奢侈的東西,即使她父母拿得出錢,也看不出學音樂 的好處。直到上大學時,韋紅同宿舍的同學有一把吉他,她才有機會借來撥弄兩下。但因為學習太忙,分心的事太多,也沒認真過。看來這輩子她只能是個音盲了。         韋紅的鋼琴夢不能兌現,就有了一些變相的延伸。比如說,她喜歡出風頭,演講啊做主持什麼的,她喜歡眾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覺。又比如,她喜歡領獎。她 覺得聽見自己的名字被大聲念出來,然後在掌聲中跑到台上去的場面,與她的鋼琴夢有異曲同工之妙。所以她渴望得獎,什麼獎都想得到,只要能夠聽見“XX獎的 獲得者是--韋紅!”--然後被掌聲包圍,她就感到興奮和滿足。為此韋紅爭強好勝,做什麼都很認真較勁;從小學一直讀到碩士,她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與 她有關的很多評論,都必須用一個“最”字去形容。她也毫不諱言,她的人生境界就是要個“最”:最棒,最聰明,最成功……        讀碩士的時候,她的一個外教是個基督徒。當他與韋紅談論信仰時,有很多話韋紅都聽不進去。但有一句,卻觸動了她。這個老外說:“耶穌會給你一個成功的人生。”“成功”,是 最能讓韋紅心跳的字眼,因為她的人生就是要追求成功,高境界的成功。雖然後來回想,韋紅才明白西方人眼裡的“成功”,無論內涵與外延,與中國人理解的都不 太一樣;但當時就衝著這句話,也因為她要學好英語,韋紅便開始與這個外教一起查經。查經的結果,就是她成了一名基督徒。         韋紅決志成為基督徒後,接連發生了她人生中最“成功”的兩件事,讓她覺得這個耶穌真是妙不可言。一是她得到了去英國留學的機會。二是在她去英國的第一年,就在校園基督徒團契裡,認識了一位英國弟兄;他們從相識到相愛,就在她拿到學位那年,走進了愛情的殿堂。         她攜夫君回中國補辦喜酒。喜宴上她的爸爸老淚縱橫;媽媽笑逐顏開。她的舅舅鄭重其事地遞給她一本書,叫《曼哈頓的中國女人》,是那年的暢銷書,一個中國女人在美國闖蕩,白手起家成為富婆的傳記。       “好好努力,你是我們的希望。”舅舅語重心長的說。         […]

No Picture
成長篇

耶穌的三個試探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盧雲(Henri J.M. Nouwen)的《奉耶穌的名》一書,談的是基督徒領袖觀,他在書中分享了一個基督徒都熟悉的故事:耶穌在曠野受試探(《太》4:1-11)。 耶穌的第一個試探         盧雲說,魔鬼要耶穌通過把石頭變為麵包這個相關(Relevant)行為來證明自己到底是誰。而耶穌抓住的是自己的使命,傳講上帝的話。         當今社會中許多人的生活以成功為導向,以自己做了什麼,成就了什麼來證明自己。許多基督徒領袖越來越感到自己無關緊要,或無能為力,越來越被擠到社會的邊緣。怎麼辦?         盧雲給出的答案是:“未來的基督徒領袖,要成為不以成就了什麼來證明自己的人。他在這個世界裡,除了脆弱的自我以外,並沒有任何東西可給人。耶穌就是這樣彰 顯了上帝的愛。上帝愛我們,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成就了什麼,乃是由于上帝創造了我們,在愛中救贖了我們,而且還揀選了我們去傳揚人類生命的真正源泉 ——愛。作為話語的執事和耶穌的跟從者,我們必須帶出這個重大的信息”(第22頁)。         世人很少明白上帝的愛是無條件、無限量的。耶穌惟一關注的,就是宣告上帝無條件的愛。         故此,一個基督徒領袖最需要關注的問題就是:“上帝的子民的領袖,是否熱衷于活在上帝的臨在裡,聆聽上帝的聲音,欣賞上帝的榮美,接觸上帝道成肉身的真道,和仔細品味上帝無窮無盡的美善”(第32頁)。 耶穌的第二個試探         盧雲認為,魔鬼總是誘惑人去“成為顯赫的人”,嘗試著去作顯赫的事情,以及可以贏得掌聲如雷的事情。耶穌戰勝了這樣的誘惑。但綜觀今日的神職人員,個人主義仍然非常顯著。         當耶穌告訴彼得餵養他的小羊時,耶穌清楚地表明,事奉是群体共同的經驗和相互的經驗(第41頁)。上帝召喚我們要集体傳揚福音。耶穌要求牧羊人:“要作為一 個容易受創的弟兄姐妹,去認識人也讓人認識自己,去關懷人也讓人關懷自己,去寬恕人也讓人寬恕自己,去愛人也讓人愛自己”(第43頁)。        基督徒的服務是相互的服務,而不是單向的。因此,“牧者有勇氣犧牲”的意思就是,“把自己的信心和疑惑,希望和失望,喜樂和憂傷,勇氣和恐懼交付給人,作為接觸生命之主的方法”(第43-44頁)。        但是,有多少基督徒領袖有勇氣採取這樣的方法呢?保持距離,成為保持形像的法寶。于是心與心就永遠處在隔離狀態。         盧雲概括道:“牧養職事的奧秘,就是讓我們這群被揀選的人,把自己非常有限、非常有條件的愛,成為上帝無限的、無條件的愛的通道。因此,真正的牧養職事必定是相互的”(第44頁)。而基督徒的領袖則是僕人領袖。他就好像需要他的人一樣,他也需要人。         如何克服個人要成為英雄的試探?盧雲指出,要操練悔罪和寬恕。而在他的印象中,神職人員是基督徒群体中悔罪最少的人。盧雲問:假如神職人員“要向被牧養的人 隱瞞自己的罪孽和失敗,再靜悄悄地跑到陌生人那裡去接受一點兒的安撫和慰解,這些神職人員怎麼能夠感受得到愛和關懷呢?”(第47-48頁)         […]

No Picture
成長篇

後現代大富豪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真實的一面         作家帕克‧龐墨爾(Parker Palmer),永遠忘不了自己頭一次遇見盧雲(Henri J. M. Nouwen)的情景。那是在一個退修中心,每天早上都有四十五分鐘的傳統靜默聚會。         龐墨爾描述道:         我察覺自己坐在世界級默觀大師的身邊,我心裡熱切期待在敬拜時從他身上學到非凡的体驗。不過,當我們坐在這普通、樸實無華的房間中,安靜下來時,我發覺長椅 搖動著。我張開眼睛,往左看,看到盧雲的腿正抖個不停。他很努力地要安靜下來,但是沒啥進展。隨著時間前進,他的煩躁不安更是嚴重。我又張開眼睛,只看見 他在看手錶(註1)。         乍看這份描述,與盧雲靈修大師的形像實在不合。會不會剛巧他有心事,才會這樣子?在閱讀了好幾本有關盧雲的書籍之後,才明白這是他“真實”的一面。         麥可‧福德(Michael Ford)指出:“對盧雲來說,祈禱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祈禱時會抖動、咳嗽、動來動去的,但對自己躁動,他卻似乎毫無知覺。他那顯然沒有安息的禱告,餵養他。當他的身体扭來扭去時,他的靈魂正雲遊他處。”(註1)         儘管盧雲的作品常提到默觀與禱告,也鼓勵人靜默祈禱,但祈禱對他來說,的確不是一件易事。從而,我領悟到自己為何第一次接觸他的書,就愛不釋手,彷彿書頁中 的文字會跳躍出來──我想這是因為每本作品都是他自己生命掙扎的領悟。領悟不見得一定發生在靜態中,而是深思生命中點點滴滴的瑣事後得著的靈感。並且有些 領悟,是必須窮一生之力去實踐的。 離開學術界         縱觀盧雲一生,最大的轉捩點就是從絢麗多姿、備受尊崇的學術界,“退”到照顧殘障者的方舟之家,擔任牧者──要知道盧雲“退”之前,哈佛大學給盧雲的禮遇極優,他每年只要教半年課,其他半年隨他自由使用(註2)。          做出那個決定對盧雲來說,並不容易。什麼是他最大的掙扎呢?他自述:“離開哈佛是很困難的決定,好幾個月以來,我一直七上八下的,想搞清楚離開哈佛是否背叛 […]

No Picture
成長篇

茶包

江林月嬌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茶包入袋       一個週二,我開放家庭。送走人群後,我的心一直不平靜。         事情是這樣的,平日我將各種口味的茶包,開架式擺放在廚房的桌面上,方便客人沖泡。其中,天仁桂花綠茶是較特殊的一種,因為必須到東方超市才買得到,自然就比那些在美國一般超市隨手可買到的茶包珍貴,且受人歡迎。         那天午餐分享後,大家開始泡茶吃點心。由于有四大鍋湯──十全雞湯、肉骨茶、蘿蔔魚丸湯、酒釀蛋花湯等,所以我事前沒有將家中大量的插電水壺拿出來使用,只用了電動咖啡壺燒水。         當我忙著燒水時,我看見方才喊著沒水沖茶的老姐妹,手握著兩包桂花綠茶包說“好渴喔!怎麼沒有開水了?”她讓我感到很緊張,于是在焦急等待水快開之時,又趕快去拿個乾淨杯子。就在這三五秒鐘的時間,我眼角餘光看見她把桂花綠茶包偷偷地放入她的上衣口袋中。         其實,倘若她問我要,我一定會給她的。就像她剛剛說了一句話:“你們怎麼都會炒這麼好吃的米粉?我怎麼炒出來的沒有你們的好吃?”我就拿出一個大塑膠袋,請另一位姐妹幫忙,為她裝了一大包米粉,讓她可以帶回家中享用。         就在大夥兒手忙腳亂之際,她又拿起了最後的一包桂花茶。此時,開水也預備好了,于是,我泡了一杯熱茶給她。 心受攪擾         從那一刻起,我的心一直受那區區兩個小茶包攪擾著。         我分析自己耿耿于懷的心態,如果我是看見她在餐館中拿公共場所的茶包,是不是會比較不在意?我的在意是不是因為她在私宅中,不向主人說一聲,就悶聲不響地“A”走?         上個月賞楓聚會中,有一位幫忙準備午餐的姐妹問我:“月嬌,我拿你一包桂花綠茶回家喝喝看,可以嗎?”當然可以!我覺得這種態度是合宜正確的表現。當時,我還趕緊拿出儲櫃裡的盒子給她看包裝長相,因為,她每週五也開放自己的家,給婦女查經聚會,茶包的消耗量必然也是很大。         第二天早上,兩個孩子吃早餐時,我的心又被攪動。我與女兒偉華分享我的軟弱,沒想到我那十二歲的女兒立即回答我說:“媽咪,你看到了,就應該趕快問她:你還要不要,我還有……”愣了一下,我告訴女兒說:“我們家只剩下三包桂花綠茶,沒有再多的了……”         送走孩子上學後,我仔細回想,覺得女兒的話也對。或許我當時對這樣的行為,應該立即有一些回應。例如:“喔,這桂花茶很香、很好喝。”或者說:“你知道嗎?我是在XX商店買的……”讓暗中作的事情陽光化,我的心是否就此不受到攪擾?!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分析,別人不告而取,表示不想讓人知道。倘若我識破點破了,不僅使那人沒有台階下,更可能傷了她的自尊心,斷送了人際關係。大多數的人碰到這種事,可能也會跟我一樣,感到進退兩難、左右不是。        就這樣,一個小小的茶包事件,在我腦中揮之不去、百般攪擾。兩天過了,我把這種行為歸列于“個人私心”的行為。週四,到教會參加婦女查經聚會。那天,開車回 家的路上,我給自己冠上了個“心胸狹窄”的罪名後,內心的衝突才稍稍得以紓緩。無論如何,我清楚明白攪擾我心的事件內容,但卻不真正明白,何以自己會如此 在意“區區兩小包的桂花綠茶”? 我心醒來         週六清晨醒來,我閉著眼躺在床上禱告。忽然間,我感到自己的靈被上帝的觸摸引導,清楚地看見自己,這四天來內心受攪動的真正意義:原來是在藉此提醒我,也時常在神的家中竊取神的榮耀。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謠言稗子

圍墻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我六歲半的女兒,最近參加了美國教會的歌劇排練。她每次排練回來都很興奮,經常唱著一首“Rumor Weed”的歌。         我不知道什麼叫“Rumor Weed”,就好奇地翻開她的歌劇本,讀完歌詞才知道,是在講“謠言稗子”。詞是根據聖經《馬太福音》13:24-26寫的。這段經文記載耶穌關于稗子的比喻:        “天國好像人撒好種在田裡,及至人睡覺的時候,有仇敵來,將稗子撒在麥子裡,就走了。到長苗吐穗的時候,稗子也長出來。”         過去我對稗子的理解,只知道稗子是和麥子奪養分的雜草。但這本歌劇作者卻張開想像的翅膀,為小孩子們精彩地描述了許多各式各樣的稗子:         The lying weed, the cheating weed, the hateful weed, the anger weed, and the terrible, horrible rumor weed.(謊言的稗子,欺騙的稗子,仇恨的稗子,發怒的稗子,和可怕、極其可怕的謠言稗子。)         歌詞繼續說到:         A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介:《當好男人遇見性試探》

辛笛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非凡的洞見       人人都必須承認:色情誘惑充斥著生活的每個 角落,從電視、雜誌、廣告看板、音樂,動人的引誘臨到每一個人,連好男人也不例外。如何在這混亂的時代,保持純潔心靈,以恩典勝過試探,並能夠繼續不斷活 在愛的團契當中,去堅固弟兄,是《當好男人遇見性試探》(Men are tempted),作者柏比爾牧師(Bill Perkins)寫作的動機。         他坦誠將內心真實的掙扎、矛盾、衝突,以非凡的洞見寫出來,幫助讀者看穿性試探的本質。並以實際可行的建議,來幫助讀者打贏這場屬靈的戰爭。         這是一本教導人如何預防及戰勝淫亂的書,它的內容以神的話為根據,相信每個人都能得到幫助。中文版由雅歌出版社印行,楊高俐理翻譯。         本書作者柏比爾牧師,是美國奧瑞岡州波特蘭市南山社區教會的主任牧師,著作等身,為《旅程版聖經》及“守約者運動”的《男士研讀本聖經》的編者之一。         柏牧師也常在全美各地,舉辦企業與領袖研討會。當他在美國各地演講時,常對男士提出性試探的問題。超乎他的意料,有半數以上的人,坦承曾掙扎在性試探當中。此外,他也長年帶領男士支持小組,彼此分享並持守道德的貞潔。         本書分為四部分。        第一部份“了解掙扎”        柏牧師提出兩個問題:為何裸体女人看起來這麼美?為何我們不能擁有的女人看起來更美,使我們許多人迷陷其中,無法脫身?        柏牧師有一次無意中窺見,鄰居太太在屋內裸体講電話。當時他的眼光鎖定,腎上腺素衝遍全身。離開後他心裡納悶:為何女人的美如此影響他?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確有某種奧祕,令人無法了解。當亞當第一次遇見夏娃,他讚歎上帝的這個傑作。柏牧師相信,事實絕非進化論者所說,男人被女人吸引,是為了 生殖繁衍。而是上帝創造男人,賦予男人性慾。是上帝將男人設計成會被女人吸引。這份神祕並不邪惡,極其美好,乃是來自神的一份厚禮。只可惜人類的私慾把它 變壞了。         上帝的本意是要男人與女人在婚姻裡成為一体。然而人性中有一個黑暗面,從伊甸園就開始,人們喜歡偷嚐禁果。人不能擁有或不該擁有 的,常誘惑著人去做越過界線的事。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的女人看起來更美?因為邪靈勢力使她們閃耀誘人,越界的事物能吸引罪性的慾念,親密的幻像常比真實更 令人動容。就像參孫,一個舊約時代大能的勇士,卻有著情慾的弱點,在性試探上跌倒,至終走向死亡。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海嘯

李光陵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世紀大災難         2004年,在聖誕的歡樂和迎接新年的氣氛中,突然傳來南亞的大地震及其引發的 海嘯。這個巨大的災難,奪走了超過二十萬條的生命,成為所謂的“世紀大災難”。其中以印尼、斯里蘭卡、印度、泰國的死傷最為嚴重,慘狀用橫屍遍野、慘不忍 睹來形容也不為過。從一些電視畫面來看,海嘯的可怕遠比“鐵達尼號”的船難事件,還讓人觸目驚心百倍。你可以看到一些急于逃難的人,在幾秒鐘內就消失在茫 茫的汪洋大水之中。當然有更多的人,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喪命了。         每次有類似大災難的時候,就會引起我們對生命和對神的許多問題與聯 想。我們會想到生命的短暫,想到為什麼人這麼脆弱?想到世界為什麼會有這些災難?想到神這樣慈愛,為什麼卻容許這樣的災難臨到?這樣大的災難是否是因為人 罪惡滔天所遭致的天譴?這樣的災難會不會是基督徒沒有好好為這世界禱告的結果?或者,這樣的大災難,是不是神給基督徒一個機會來見證神的大恩與大能?…… 無疑,還有更多的問題,等待著解釋與回答。         每次想到這些問題時,我總是覺得自己多麼的渺小,無法參透生命與苦難的最終答案。這些問題過于複雜,超過我所能徹悟與了解。任何的答案都有可能,但任何的答案也可能因為過于膚淺,而產生錯誤的判斷。         我想作為基督徒的我們,應該相互的鼓勵,藉此回想神讓我們存活在這世上的目的。如果我們能夠過神喜悅的生活,藉著我們的生命來榮耀神,生命就不在乎長短,而在于它是否有神的同在,有神的同行,有神的祝福。        基督徒在世上所經歷的,也許與世人沒有太大的差別,別人要走的路我們也要走。但我們的路,有主同行,因而是一條永生的路。         因此,我們的路,也必須是一條事奉主的路。但人生在世的光陰,就是這幾十年,扣除吃、喝、睡、工作,還有多少時間,真的可以用在事奉與靈命學習上呢?我們有 沒有想過神在我個人身上,有什麼期待,及要完成的計劃與旨意?我如何在神的國度與教會中,來與神同工呢?我真的相信神會使用我成為祂的器皿嗎?我應當怎樣 預備自己來為神所用呢?         南亞的災情引起了全球的關注,救災無國界的思想,把全球人的愛心與力量結合了起來。大家都想要在這樣重大的事情 中,發揮最大的愛心與關懷。但對基督徒來說,這還不夠,我們還有更大的“災難救助”要去做,就是要“搶救失喪靈魂”。這失喪的靈魂的數字遠比南亞的災民大 得多,這些人若沒有主耶穌基督的救恩,他們所失去的不只是身体的滅亡,更是永世的沉淪。 當頭一棒喝         只有在神裡面才有永恆的意義,只有在神的真理裡,我們才能找到方向。但是今天,許多人不再相信有絕對性的真理,結果是“各人偏行己路”,道德價值觀淪喪。但感謝神,美國去年底總統選舉,反應出了大多數美國人的心理,即道德仍是社會的重要基礎。         這次的美國總統大選,的的確確帶給那些主張同性婚姻者一次重大的挫敗,也帶給政治家、國會議員一次反思──在現今的美國,道德價值觀仍可以是選舉勝敗的關鍵。 舊金山市長Gavin Newsom,在他上任後一星期,就簽署了一項法案,讓同性戀者可以合法成婚。結果有四千名同性戀者,正式登記成婚。Newsom市長一時成為明星人物。         […]

成長篇

保羅和他的同工 ──論團隊精神的建造

劉傳章 人際關係的重要        “成功和快樂的指標之 一是別人”。卡內基工業學院(Carnegi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卡內基米龍大學的前身)作了一項一萬人的調查,他們得到一個結論: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成功是因為技術的精鍊,即在工作上有技巧與頭腦; 而有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成功是因為為人的成功,即能成功的與人相處。         哈佛職業指導會(The Bureau of Vocational Guidance)調查了數千在工作上被解僱的男女,其中每十個被解僱的人中,就有兩個人是因人際關係不好而被解僱。         另一項由魏甘(Wiggam)博士所作的報導,更令人吃驚。四千個遭解僱的人中,有百分之十,即四百人,是因工作失職。而百分之九十,即三千六百人,是因為他們與人相處的問題(《如何擁有能力和信心與人相處》,第四頁)。         在一般的工作中如此,在教會的事奉也是如此。真正服事的有效、愉快,我們必須操練團隊的精神。教會是基督的身体,個体必須與整体配合,個体與個体必須彼此相顧,團結才是力量,合作才有成就。         茲從保羅和他的同工中學習今天在教會中服事的團隊精神。 保羅和彼得 特徵         保羅和彼得都是大使徒。雖然保羅曾說他比最小的使徒還小(《林前》15:9),但他也不在最大的使徒以下(《林後》12:11)。這兩位使徒,都是很強的領 導人物,他倆雖沒有經常在一起同工,但他們中間所發生的事情,也給予我們許多學習的地方。保羅和彼得在地位上是平等的,保羅在《加拉太書》,特別強調他使 徒的權柄及來源,在這一方面,他不輸給任何人(《加》1:1)。而他又是與彼得分擔兩大重任;一是向外邦人傳福音,一是向猶太人傳福音(《加》2:8)。 從他們的身份和背景看,同工、相處都不容易。聖經並不掩飾人的軟弱和個性,神就是要通過“鐵磨鐵”來使我們合乎祂用,更能体會別人。 矛盾         《加拉太書》2:11-21,記載了保羅和彼得之間的一次矛盾。衝突是必然的,人際關係中,沒有矛盾,就沒有關係,矛盾愈多,可能關係愈密。不是不要矛盾,而是如何應對矛盾。         在《加》2章的個案中,彼得是錯了,他為了明哲保身,在有熟人來到之後,就另有表現。保羅看在眼裡,就說在口裡,“因他有可責之處,我就當面抵擋他。”(《加》2:11。         這裡要討論的,是保羅這樣指責彼得是否得体?照我們現代人的溝通法,不當面糾正人的錯,保羅是否作錯了?筆者的意見是這樣:保羅並沒有錯,因為指正錯誤,也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早期移居美國的新教徒與清教徒

Samuel T. Logan. Jr.著/一僕編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早期移居美國的“新教徒(Pilgrims)”(以下簡稱“早期新教徒”)和“清教徒(Puritans)”有何不同?他們是同一批人嗎?這兩個群体是什麼時候成形的?為什麼後來會演變成獨特的宗教團体呢?         這些問題,都問得很好!         要回答這些問題,就不得不提1517,這個非常重要的一年了。         1517年10月,馬丁‧路德在德國威登堡大教堂門上,張貼了他的九十五條神學論題(也稱宣言)。同一年,在英國波士頓市,即現址為瑪莎葡萄園(Martha's Vineyard)英式酒吧的地方,約翰‧福克斯(John Foxe)誕生了。福克斯後來對清教運動(Puritanism)做出了不可泯滅的貢獻。         時至1526年,在劍橋的白馬客棧(White Horse Inn),就不時有(頗具顛覆性的)神學討論。參與者包括後來的清教徒領袖人物,如:托馬斯‧比爾耐(Thomas Bilney),休‧拉蒂默(Hugh Latimer),尼古拉斯‧雷德萊(Nicholas Ridley),以及托馬斯‧克來默(Thomas Cranmer)。這四位後來都一一殉道了。         同一時期,英王亨利八世正在著手處理他婚姻和政治上的難題。到了1533年,他堅持要坎特伯 雷(Canterbury)的聖公會宣布他與亞拉岡的凱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的婚姻無效。次年,他又迫使國會封他為英國國家教會(編者按:即聖公會 “Angelicans”)的最高元首,因而使英國全面切斷了與羅馬教廷的關係。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清教徒運動及其影響

嚴行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在基督教的發展史中,清教徒運動是一筆重要的歷史遺產,值得我們認真加以總結與繼承。清 教徒運動雖然已經過去三百多年了,但這一運動所形成的文化精神,對後來的歷史發展影響至深,並使我們今天仍然受益。現在,當人類已經被時代趨勢推向後現代 階段,社會的形態、思想、文化都發生了巨大變革的時候,追溯清教徒當年的清正與熱忱,也許恰是我們今天諸多問題的一副解毒劑。 清教徒運動始末         正如錯綜複雜的歷史,起初似乎雜亂無章,而過後回溯卻發現,一切跡象都朝著歷史的走向發展一樣,清教徒運動,也是在諸多因素共同作用下,醞釀與形成的一股時代潮流。         如果說印刷術的通行,英語聖經的出版,為清教徒運動提供了客觀條件,馬丁‧路德與加爾文的宗教改革思想,為清教徒運動提供了理論基礎,那麼,亨利八世因私人離婚要求被拒而與羅馬教廷決裂、開啟了英國宗教改革,則為清教徒運動揭開序幕。         在十六世紀出現宗教改革以前,羅馬天主教會嚴格控制著對聖經的詮釋權。古老的拉丁文是教堂做禮拜與誦讀聖經的唯一語言,民眾只能仰仗主教和教士的鼻息過宗教 生活。1524年,丁道爾把新約聖經翻譯成英文,打破了天主教會對聖經的壟斷。丁道爾被認為是英國的第一位清教徒(Puritan)。         當普通人可以閱讀新約聖經之後,人們對照聖經的話語,發現了教宗和主教的佈道,同耶穌基督原來的聖訓大不相同,且教宗的權威與宗教儀式的繁複,沒有聖經根 據。于是,一批教徒起來倡導教會改革,要求淨化(Purify)教會。他們對教會抱有一種清肅之志願,故被稱為“清教徒”(Puritans)。         英王亨利八世之後,瑪麗女王當權。她極力推動英國回歸天主教,並大肆殺戮宗教改革者,在歷史上留下了“血腥瑪麗”之名。大批宗教改革領袖逃亡至歐洲大陸,因而有機會與加爾文及其他歐洲之宗教改革領袖接觸。         伊莉莎白女王登基後,這些具有加爾文思想的流亡者重返英國,開始了清教徒的運動。他們主張合乎聖經的敬拜,力求教會的純潔,重視敬虔生活,反對沒有聖經依據的宗教儀式。         在教會的機構組成上,他們持加爾文的觀點,“教會乃由一切上帝所揀選的人所組成”。所有屬靈的職份都是平等的。         伊莉莎白女王提出了教會統一條例,即英國只能有一個教會——聖公會,清教徒亦只能在此教會內活動。這招致抱有宗教改革願望的清教徒不滿。而伊莉莎白所規定的 聖禮儀式及教士袍服等事項,也引起了清教徒的激烈反對。1563年,清教徒力圖藉英國教會的立法機關,來通過改革計劃。但在二百多人投票決定中,清教徒以 一票之差失敗了。         這期間,清教徒之中也產生了分裂,一部分主張留在聖公會內,以漸進的方式推行改革;另一部分則持激進態度,要求立即建立一個合乎聖經真理的教會,這些人被稱為分離派。其後由此產生了新教的一些宗派,如浸信會、長老會、公理會等。          伊莉莎白以高壓手段,禁止脫離聖公會的清教徒進行活動。1593年,國會通過法令,信徒不得私自聚集,一經查出,立即驅除出境。大批清教徒再度流亡歐洲大陸。他們在宗教環境較為寬鬆的荷蘭立足,並且發展迅速。         1603年詹姆斯一世繼位,清教徒向他呈上訴求,希望改革教會。但翌年召開的聖公會與清教徒會議,除了准許新譯聖經外,其它改革條款全部拒絕。清教徒的政治生涯不斷受挫,任何抗議都被否決,被英國歷任的君王迫害約一個世紀之久。         清教徒在長期的壓制下,看到改革無望,另謀出路。1620年,一批清教徒乘著“五月花號”船駛向美洲,前往新大陸尋找宗教生活的自由。十七世紀後,英國的清教徒運動漸趨衰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