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长篇

我心旋律

晓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韦红记得很清楚,是七岁那年,她第一次看见钢琴。         她去同学家玩。同学家境很好,妈妈是音乐老师。整洁的客厅里,放著一架钢琴。那是七十年代,钢琴还是希罕物。韦红在少年宫见过不少乐器,笛子,二胡,手风琴 都有,就是没有钢琴。她的同学会弹钢琴,也从来没有出风头的机会,谁能把钢琴从家里搬到学校用几块木板搭起来的舞台上呢?那穿着晚礼服,坐在光滑明亮钢琴 前演奏的情景,只有在走私影片上才见到过。         同学在钢琴上神采飞扬地弹了一首练习曲,就叫韦红近前来弹。韦红涨红了脸,窘迫地走了过去。感觉中那钢琴很高很大,就像一台庞大的机器,她不知怎样去操纵它。她试着按了几个琴键,有清脆的,柔和的,也有深沉忧伤的,杂乱无章的音符迸发出来,让她痴迷,也让她羞愧。         以后的人生岁月,韦红常常会回想起这一幕,她觉得那个场面寓意良深。她站在巨大的钢琴面前,仿佛就是站在人生的开端:序幕已经缓缓拉开--生命是如此复杂、 庄严而迷人,她能驾驭它吗?她能用自己的生命做什么呢?是胡乱地、随意地敲出一串矛盾的音符?还是荡气迥肠地高歌一曲,博得满堂喝彩?         从此韦红心里种下一个深深的钢琴梦。她梦见自己穿着轻柔的白沙,像一朵云,缓缓飘落在乌金般发亮的钢琴面前。她的纤纤玉指风一般掠过琴键,催落雨点纷纷-- 或是濛濛细丝,或是流水淘淘……风清雨止,总有雷鸣般的掌声,将她环绕,总有彩虹般绚丽的镁光灯,将她托起……         然而在现实中,韦红根本与钢琴无缘。她的父母是清贫的小干部,能应付她上学就不错了,没钱供她学音乐。再说那年代音乐是很奢侈的东西,即使她父母拿得出钱,也看不出学音乐 的好处。直到上大学时,韦红同宿舍的同学有一把吉他,她才有机会借来拨弄两下。但因为学习太忙,分心的事太多,也没认真过。看来这辈子她只能是个音盲了。         韦红的钢琴梦不能兑现,就有了一些变相的延伸。比如说,她喜欢出风头,演讲啊做主持什么的,她喜欢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又比如,她喜欢领奖。她 觉得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大声念出来,然后在掌声中跑到台上去的场面,与她的钢琴梦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她渴望得奖,什么奖都想得到,只要能够听见“XX奖的 获得者是--韦红!”--然后被掌声包围,她就感到兴奋和满足。为此韦红争强好胜,做什么都很认真较劲;从小学一直读到硕士,她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与 她有关的很多评论,都必须用一个“最”字去形容。她也毫不讳言,她的人生境界就是要个“最”:最棒,最聪明,最成功……        读硕士的时候,她的一个外教是个基督徒。当他与韦红谈论信仰时,有很多话韦红都听不进去。但有一句,却触动了她。这个老外说:“耶稣会给你一个成功的人生。”“成功”,是 最能让韦红心跳的字眼,因为她的人生就是要追求成功,高境界的成功。虽然后来回想,韦红才明白西方人眼里的“成功”,无论内涵与外延,与中国人理解的都不 太一样;但当时就冲著这句话,也因为她要学好英语,韦红便开始与这个外教一起查经。查经的结果,就是她成了一名基督徒。         韦红决志成为基督徒后,接连发生了她人生中最“成功”的两件事,让她觉得这个耶稣真是妙不可言。一是她得到了去英国留学的机会。二是在她去英国的第一年,就在校园基督徒团契里,认识了一位英国弟兄;他们从相识到相爱,就在她拿到学位那年,走进了爱情的殿堂。         她携夫君回中国补办喜酒。喜宴上她的爸爸老泪纵横;妈妈笑逐颜开。她的舅舅郑重其事地递给她一本书,叫《曼哈顿的中国女人》,是那年的畅销书,一个中国女人在美国闯荡,白手起家成为富婆的传记。       “好好努力,你是我们的希望。”舅舅语重心长的说。         […]

No Picture
成长篇

耶稣的三个试探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卢云(Henri J.M. Nouwen)的《奉耶稣的名》一书,谈的是基督徒领袖观,他在书中分享了一个基督徒都熟悉的故事:耶稣在旷野受试探(《太》4:1-11)。 耶稣的第一个试探        卢云说,魔鬼要耶稣通过把石头变为面包这个相关(Relevant)行为来证明自己到底是谁。而耶稣抓住的是自己的使命,传讲上帝的话。         当今社会中许多人的生活以成功为导向,以自己做了什么,成就了什么来证明自己。许多基督徒领袖越来越感到自己无关紧要,或无能为力,越来越被挤到社会的边缘。怎么办?         卢云给出的答案是:“未来的基督徒领袖,要成为不以成就了什么来证明自己的人。他在这个世界里,除了脆弱的自我以外,并没有任何东西可给人。耶稣就是这样彰 显了上帝的爱。上帝爱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成就了什么,乃是由于上帝创造了我们,在爱中救赎了我们,而且还拣选了我们去传扬人类生命的真正源泉 ——爱。作为话语的执事和耶稣的跟从者,我们必须带出这个重大的信息”(第22页)。         世人很少明白上帝的爱是无条件、无限量的。耶稣惟一关注的,就是宣告上帝无条件的爱。         故此,一个基督徒领袖最需要关注的问题就是:“上帝的子民的领袖,是否热衷于活在上帝的临在里,聆听上帝的声音,欣赏上帝的荣美,接触上帝道成肉身的真道,和仔细品味上帝无穷无尽的美善”(第32页)。 耶稣的第二个试探         卢云认为,魔鬼总是诱惑人去“成为显赫的人”,尝试着去作显赫的事情,以及可以赢得掌声如雷的事情。耶稣战胜了这样的诱惑。但综观今日的神职人员,个人主义仍然非常显著。         当耶稣告诉彼得喂养他的小羊时,耶稣清楚地表明,事奉是群体共同的经验和相互的经验(第41页)。上帝召唤我们要集体传扬福音。耶稣要求牧羊人:“要作为一 个容易受创的弟兄姐妹,去认识人也让人认识自己,去关怀人也让人关怀自己,去宽恕人也让人宽恕自己,去爱人也让人爱自己”(第43页)。        基督徒的服务是相互的服务,而不是单向的。因此,“牧者有勇气牺牲”的意思就是,“把自己的信心和疑惑,希望和失望,喜乐和忧伤,勇气和恐惧交付给人,作为接触生命之主的方法”(第43-44页)。        但是,有多少基督徒领袖有勇气采取这样的方法呢?保持距离,成为保持形像的法宝。于是心与心就永远处在隔离状态。         卢云概括道:“牧养职事的奥秘,就是让我们这群被拣选的人,把自己非常有限、非常有条件的爱,成为上帝无限的、无条件的爱的通道。因此,真正的牧养职事必定是相互的”(第44页)。而基督徒的领袖则是仆人领袖。他就好像需要他的人一样,他也需要人。         如何克服个人要成为英雄的试探?卢云指出,要操练悔罪和宽恕。而在他的印象中,神职人员是基督徒群体中悔罪最少的人。卢云问:假如神职人员“要向被牧养的人 隐瞒自己的罪孽和失败,再静悄悄地跑到陌生人那里去接受一点儿的安抚和慰解,这些神职人员怎么能够感受得到爱和关怀呢?”(第47-48页)         基督徒领袖要活在群体之中,他们“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一处可以让他们与人分享内心痛苦和挣扎的地方。而那里的人,可以引导他们在上帝大爱的奥秘里进深”(第50页)。 […]

No Picture
成长篇

后现代大富豪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真实的一面         作家帕克‧庞墨尔(Parker Palmer),永远忘不了自己头一次遇见卢云(Henri J. M. Nouwen)的情景。那是在一个退修中心,每天早上都有四十五分钟的传统静默聚会。         庞墨尔描述道:         我察觉自己坐在世界级默观大师的身边,我心里热切期待在敬拜时从他身上学到非凡的体验。不过,当我们坐在这普通、朴实无华的房间中,安静下来时,我发觉长椅 摇动着。我张开眼睛,往左看,看到卢云的腿正抖个不停。他很努力地要安静下来,但是没啥进展。随着时间前进,他的烦躁不安更是严重。我又张开眼睛,只看见 他在看手表(注1)。         乍看这份描述,与卢云灵修大师的形像实在不合。会不会刚巧他有心事,才会这样子?在阅读了好几本有关卢云的书籍之后,才明白这是他“真实”的一面。         麦可‧福德(Michael Ford)指出:“对卢云来说,祈祷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祈祷时会抖动、咳嗽、动来动去的,但对自己躁动,他却似乎毫无知觉。他那显然没有安息的祷告,喂养他。当他的身体扭来扭去时,他的灵魂正云游他处。”(注1)         尽管卢云的作品常提到默观与祷告,也鼓励人静默祈祷,但祈祷对他来说,的确不是一件易事。从而,我领悟到自己为何第一次接触他的书,就爱不释手,仿佛书页中 的文字会跳跃出来──我想这是因为每本作品都是他自己生命挣扎的领悟。领悟不见得一定发生在静态中,而是深思生命中点点滴滴的琐事后得着的灵感。并且有些 领悟,是必须穷一生之力去实践的。 离开学术界         纵观卢云一生,最大的转捩点就是从绚丽多姿、备受尊崇的学术界,“退”到照顾残障者的方舟之家,担任牧者──要知道卢云“退”之前,哈佛大学给卢云的礼遇极优,他每年只要教半年课,其他半年随他自由使用(注2)。          做出那个决定对卢云来说,并不容易。什么是他最大的挣扎呢?他自述:“离开哈佛是很困难的决定,好几个月以来,我一直七上八下的,想搞清楚离开哈佛是否背叛 了我的召命。外面有声音告诉我:“你在这里可以成就许多事,人们需要你!”而内心又有一个声音说:“向人传福音却丧失自己的灵魂,又有何益处?”(注3)         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他做这个决定的?我们或许可以从他日后的反思一见端倪:“我喜欢教书,不过……我感到自己需要某样更深刻的东西,并且我了解自己在基督里扎根不够深。我渴望拥有更多。”(注4)         卢云提到自己在廿年学术生涯后,内心开始感到一股威胁。他省思:“随着年纪渐老,我是否与耶稣更接近?”他也意识到经过廿五年神职人员生涯后的他,祷告生活 贫穷、孤立,总是在处理十万火急的事。尽管人人都说他很成功,但是他内心深知,外在的成功,已经使自己的灵魂落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

No Picture
成长篇

茶包

江林月娇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茶包入袋       一个周二,我开放家庭。送走人群后,我的心一直不平静。         事情是这样的,平日我将各种口味的茶包,开架式摆放在厨房的桌面上,方便客人冲泡。其中,天仁桂花绿茶是较特殊的一种,因为必须到东方超市才买得到,自然就比那些在美国一般超市随手可买到的茶包珍贵,且受人欢迎。         那天午餐分享后,大家开始泡茶吃点心。由于有四大锅汤──十全鸡汤、肉骨茶、萝卜鱼丸汤、酒酿蛋花汤等,所以我事前没有将家中大量的插电水壶拿出来使用,只用了电动咖啡壶烧水。         当我忙着烧水时,我看见方才喊著没水冲茶的老姐妹,手握著两包桂花绿茶包说“好渴喔!怎么没有开水了?”她让我感到很紧张,于是在焦急等待水快开之时,又赶快去拿个干净杯子。就在这三五秒钟的时间,我眼角余光看见她把桂花绿茶包偷偷地放入她的上衣口袋中。         其实,倘若她问我要,我一定会给她的。就像她刚刚说了一句话:“你们怎么都会炒这么好吃的米粉?我怎么炒出来的没有你们的好吃?”我就拿出一个大塑胶袋,请另一位姐妹帮忙,为她装了一大包米粉,让她可以带回家中享用。         就在大伙儿手忙脚乱之际,她又拿起了最后的一包桂花茶。此时,开水也预备好了,于是,我泡了一杯热茶给她。 心受搅扰         从那一刻起,我的心一直受那区区两个小茶包搅扰著。         我分析自己耿耿于怀的心态,如果我是看见她在餐馆中拿公共场所的茶包,是不是会比较不在意?我的在意是不是因为她在私宅中,不向主人说一声,就闷声不响地“A”走?         上个月赏枫聚会中,有一位帮忙准备午餐的姐妹问我:“月娇,我拿你一包桂花绿茶回家喝喝看,可以吗?”当然可以!我觉得这种态度是合宜正确的表现。当时,我还赶紧拿出储柜里的盒子给她看包装长相,因为,她每周五也开放自己的家,给妇女查经聚会,茶包的消耗量必然也是很大。         第二天早上,两个孩子吃早餐时,我的心又被搅动。我与女儿伟华分享我的软弱,没想到我那十二岁的女儿立即回答我说:“妈咪,你看到了,就应该赶快问她:你还要不要,我还有……”愣了一下,我告诉女儿说:“我们家只剩下三包桂花绿茶,没有再多的了……”         送走孩子上学后,我仔细回想,觉得女儿的话也对。或许我当时对这样的行为,应该立即有一些回应。例如:“喔,这桂花茶很香、很好喝。”或者说:“你知道吗?我是在XX商店买的……”让暗中作的事情阳光化,我的心是否就此不受到搅扰?!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别人不告而取,表示不想让人知道。倘若我识破点破了,不仅使那人没有台阶下,更可能伤了她的自尊心,断送了人际关系。大多数的人碰到这种事,可能也会跟我一样,感到进退两难、左右不是。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茶包事件,在我脑中挥之不去、百般搅扰。两天过了,我把这种行为归列于“个人私心”的行为。周四,到教会参加妇女查经聚会。那天,开车回 家的路上,我给自己冠上了个“心胸狭窄”的罪名后,内心的冲突才稍稍得以纾缓。无论如何,我清楚明白搅扰我心的事件内容,但却不真正明白,何以自己会如此 在意“区区两小包的桂花绿茶”? 我心醒来         周六清晨醒来,我闭着眼躺在床上祷告。忽然间,我感到自己的灵被上帝的触摸引导,清楚地看见自己,这四天来内心受搅动的真正意义:原来是在借此提醒我,也时常在神的家中窃取神的荣耀。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谣言稗子

围墙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我六岁半的女儿,最近参加了美国教会的歌剧排练。她每次排练回来都很兴奋,经常唱着一首“Rumor Weed”的歌。         我不知道什么叫“Rumor Weed”,就好奇地翻开她的歌剧本,读完歌词才知道,是在讲“谣言稗子”。词是根据圣经《马太福音》13:24-26写的。这段经文记载耶稣关于稗子的比喻:        “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长出来。”         过去我对稗子的理解,只知道稗子是和麦子夺养分的杂草。但这本歌剧作者却张开想像的翅膀,为小孩子们精彩地描述了许多各式各样的稗子:         The lying weed, the cheating weed, the hateful weed, the anger weed, and the terrible, horrible rumor weed.(谎言的稗子,欺骗的稗子,仇恨的稗子,发怒的稗子,和可怕、极其可怕的谣言稗子。)         歌词继续说到:         A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当好男人遇见性试探》(辛笛)

辛笛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非凡的洞见 人人都必须承认:色情诱惑充斥着生活的每个 角落,从电视、杂志、广告看板、音乐,动人的引诱临到每一个人,连好男人也不例外。如何在这混乱的时代,保持纯洁心灵,以恩典胜过试探,并能够继续不断活 在爱的团契当中,去坚固弟兄,是《当好男人遇见性试探》(Men are tempted),作者柏比尔牧师(Bill Perkins)写作的动机。         他坦诚将内心真实的挣扎、矛盾、冲突,以非凡的洞见写出来,帮助读者看穿性试探的本质。并以实际可行的建议,来帮助读者打赢这场属灵的战争。         这是一本教导人如何预防及战胜淫乱的书,它的内容以神的话为根据,相信每个人都能得到帮助。中文版由雅歌出版社印行,杨高俐理翻译。         本书作者柏比尔牧师,是美国奥瑞冈州波特兰市南山社区教会的主任牧师,著作等身,为《旅程版圣经》及“守约者运动”的《男士研读本圣经》的编者之一。         柏牧师也常在全美各地,举办企业与领袖研讨会。当他在美国各地演讲时,常对男士提出性试探的问题。超乎他的意料,有半数以上的人,坦承曾挣扎在性试探当中。此外,他也长年带领男士支持小组,彼此分享并持守道德的贞洁。 本书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份“了解挣扎”        柏牧师提出两个问题:为何裸体女人看起来这么美?为何我们不能拥有的女人看起来更美,使我们许多人迷陷其中,无法脱身?        柏牧师有一次无意中窥见,邻居太太在屋内裸体讲电话。当时他的眼光锁定,肾上腺素冲遍全身。离开后他心里纳闷:为何女人的美如此影响他?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确有某种奥祕,令人无法了解。当亚当第一次遇见夏娃,他赞叹上帝的这个杰作。柏牧师相信,事实绝非进化论者所说,男人被女人吸引,是为了 生殖繁衍。而是上帝创造男人,赋予男人性欲。是上帝将男人设计成会被女人吸引。这份神祕并不邪恶,极其美好,乃是来自神的一份厚礼。只可惜人类的私欲把它 变坏了。         上帝的本意是要男人与女人在婚姻里成为一体。然而人性中有一个黑暗面,从伊甸园就开始,人们喜欢偷尝禁果。人不能拥有或不该拥有 的,常诱惑着人去做越过界线的事。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的女人看起来更美?因为邪灵势力使她们闪耀诱人,越界的事物能吸引罪性的欲念,亲密的幻像常比真实更 令人动容。就像参孙,一个旧约时代大能的勇士,却有着情欲的弱点,在性试探上跌倒,至终走向死亡。         本书亦提到,性上瘾有四个阶段。首先整 个思想被欲念所占有;接着会一再重复去做令他引发情欲的事,譬如上色情网站,翻阅色情杂志;随后,采取真正的行动(尽管会伴有罪恶感与羞耻感);最后,进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海啸

李光陵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世纪大灾难 2004年,在圣诞的欢乐和迎接新年的气氛中,突然传来南亚的大地震及其引发的 海啸。这个巨大的灾难,夺走了超过二十万条的生命,成为所谓的“世纪大灾难”。其中以印尼、斯里兰卡、印度、泰国的死伤最为严重,惨状用横尸遍野、惨不忍 睹来形容也不为过。从一些电视画面来看,海啸的可怕远比“铁达尼号”的船难事件,还让人触目惊心百倍。你可以看到一些急于逃难的人,在几秒钟内就消失在茫 茫的汪洋大水之中。当然有更多的人,根本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丧命了。         每次有类似大灾难的时候,就会引起我们对生命和对神的许多问题与联 想。我们会想到生命的短暂,想到为什么人这么脆弱?想到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些灾难?想到神这样慈爱,为什么却容许这样的灾难临到?这样大的灾难是否是因为人 罪恶滔天所遭致的天谴?这样的灾难会不会是基督徒没有好好为这世界祷告的结果?或者,这样的大灾难,是不是神给基督徒一个机会来见证神的大恩与大能?…… 无疑,还有更多的问题,等待着解释与回答。         每次想到这些问题时,我总是觉得自己多么的渺小,无法参透生命与苦难的最终答案。这些问题过于复杂,超过我所能彻悟与了解。任何的答案都有可能,但任何的答案也可能因为过于肤浅,而产生错误的判断。         我想作为基督徒的我们,应该相互的鼓励,借此回想神让我们存活在这世上的目的。如果我们能够过神喜悦的生活,借着我们的生命来荣耀神,生命就不在乎长短,而在于它是否有神的同在,有神的同行,有神的祝福。        基督徒在世上所经历的,也许与世人没有太大的差别,别人要走的路我们也要走。但我们的路,有主同行,因而是一条永生的路。         因此,我们的路,也必须是一条事奉主的路。但人生在世的光阴,就是这几十年,扣除吃、喝、睡、工作,还有多少时间,真的可以用在事奉与灵命学习上呢?我们有 没有想过神在我个人身上,有什么期待,及要完成的计划与旨意?我如何在神的国度与教会中,来与神同工呢?我真的相信神会使用我成为祂的器皿吗?我应当怎样 预备自己来为神所用呢?         南亚的灾情引起了全球的关注,救灾无国界的思想,把全球人的爱心与力量结合了起来。大家都想要在这样重大的事情 中,发挥最大的爱心与关怀。但对基督徒来说,这还不够,我们还有更大的“灾难救助”要去做,就是要“抢救失丧灵魂”。这失丧的灵魂的数字远比南亚的灾民大 得多,这些人若没有主耶稣基督的救恩,他们所失去的不只是身体的灭亡,更是永世的沉沦。 当头一棒喝         只有在神里面才有永恒的意义,只有在神的真理里,我们才能找到方向。但是今天,许多人不再相信有绝对性的真理,结果是“各人偏行己路”,道德价值观沦丧。但感谢神,美国去年底总统选举,反应出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心理,即道德仍是社会的重要基础。         这次的美国总统大选,的的确确带给那些主张同性婚姻者一次重大的挫败,也带给政治家、国会议员一次反思──在现今的美国,道德价值观仍可以是选举胜败的关键。 旧金山市长Gavin Newsom,在他上任后一星期,就签署了一项法案,让同性恋者可以合法成婚。结果有四千名同性恋者,正式登记成婚。Newsom市长一时成为明星人物。         但在总统大选过后,传统道德价值观抬头,有十一州投票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连加州议会也议决,Newsom市长所签署的同性恋婚姻,违反加州法令而无效。这无疑地是给Newsom市长的当头棒喝。 […]

No Picture
成长篇

保罗和他的同工 ──论团队精神的建造

刘传章 人际关系的重要        “成功和快乐的指标之 一是别人”。卡内基工业学院(Carnegi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卡内基米龙大学的前身)作了一项一万人的调查,他们得到一个结论:有百分之十五的人成功是因为技术的精炼,即在工作上有技巧与头脑; 而有百分之八十五的人成功是因为为人的成功,即能成功的与人相处。         哈佛职业指导会(The Bureau of Vocational Guidance)调查了数千在工作上被解雇的男女,其中每十个被解雇的人中,就有两个人是因人际关系不好而被解雇。         另一项由魏甘(Wiggam)博士所作的报导,更令人吃惊。四千个遭解雇的人中,有百分之十,即四百人,是因工作失职。而百分之九十,即三千六百人,是因为他们与人相处的问题(《如何拥有能力和信心与人相处》,第四页)。         在一般的工作中如此,在教会的事奉也是如此。真正服事的有效、愉快,我们必须操练团队的精神。教会是基督的身体,个体必须与整体配合,个体与个体必须彼此相顾,团结才是力量,合作才有成就。         兹从保罗和他的同工中学习今天在教会中服事的团队精神。 保罗和彼得 特征         保罗和彼得都是大使徒。虽然保罗曾说他比最小的使徒还小(《林前》15:9),但他也不在最大的使徒以下(《林后》12:11)。这两位使徒,都是很强的领 导人物,他俩虽没有经常在一起同工,但他们中间所发生的事情,也给予我们许多学习的地方。保罗和彼得在地位上是平等的,保罗在《加拉太书》,特别强调他使 徒的权柄及来源,在这一方面,他不输给任何人(《加》1:1)。而他又是与彼得分担两大重任;一是向外邦人传福音,一是向犹太人传福音(《加》2:8)。 从他们的身份和背景看,同工、相处都不容易。圣经并不掩饰人的软弱和个性,神就是要通过“铁磨铁”来使我们合乎祂用,更能体会别人。 矛盾         《加拉太书》2:11-21,记载了保罗和彼得之间的一次矛盾。冲突是必然的,人际关系中,没有矛盾,就没有关系,矛盾愈多,可能关系愈密。不是不要矛盾,而是如何应对矛盾。         在《加》2章的个案中,彼得是错了,他为了明哲保身,在有熟人来到之后,就另有表现。保罗看在眼里,就说在口里,“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加》2:11。         这里要讨论的,是保罗这样指责彼得是否得体?照我们现代人的沟通法,不当面纠正人的错,保罗是否作错了?笔者的意见是这样:保罗并没有错,因为指正错误,也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早期移居美国的新教徒与清教徒

Samuel T. Logan. Jr.著/一仆编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早期移居美国的“新教徒(Pilgrims)”(以下简称“早期新教徒”)和“清教徒(Puritans)”有何不同?他们是同一批人吗?这两个群体是什么时候成形的?为什么后来会演变成独特的宗教团体呢?         这些问题,都问得很好!         要回答这些问题,就不得不提1517,这个非常重要的一年了。         1517年10月,马丁‧路德在德国威登堡大教堂门上,张贴了他的九十五条神学论题(也称宣言)。同一年,在英国波士顿市,即现址为玛莎葡萄园(Martha’s Vineyard)英式酒吧的地方,约翰‧福克斯(John Foxe)诞生了。福克斯后来对清教运动(Puritanism)做出了不可泯灭的贡献。         时至1526年,在剑桥的白马客栈(White Horse Inn),就不时有(颇具颠覆性的)神学讨论。参与者包括后来的清教徒领袖人物,如:托马斯‧比尔耐(Thomas Bilney),休‧拉蒂默(Hugh Latimer),尼古拉斯‧雷德莱(Nicholas Ridley),以及托马斯‧克来默(Thomas Cranmer)。这四位后来都一一殉道了。         同一时期,英王亨利八世正在着手处理他婚姻和政治上的难题。到了1533年,他坚持要坎特伯 雷(Canterbury)的圣公会宣布他与亚拉冈的凯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的婚姻无效。次年,他又迫使国会封他为英国国家教会(编者按:即圣公会 “Angelicans”)的最高元首,因而使英国全面切断了与罗马教廷的关系。         亨利八世虽然无诚意“改革”(reform)教会的神学,但那些常常在白马客栈聚集的教徒,以及许多支持他们的人和其他同道中人,却把英王的这一举动视为出于上帝的安排。他们认为,唯独尊奉圣经为教会与国家之根基的时代已经到来。         但是,他们的这个盼望,在亨利八世在位期间,并不怎么受到皇室的支持。一直等到1547年,亨利八世驾崩了,继承王位的是他九岁大的王子爱德华。爱德华登基 后,受到两位摄政辅政,先是索美塞得公爵(Duke of Somerset),后是诺森伯兰公爵(Duke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清教徒运动及其影响

严行 本文原刊于《举目》18期         在基督教的发展史中,清教徒运动是一笔重要的历史遗产,值得我们认真加以总结与继承。清 教徒运动虽然已经过去三百多年了,但这一运动所形成的文化精神,对后来的历史发展影响至深,并使我们今天仍然受益。现在,当人类已经被时代趋势推向后现代 阶段,社会的形态、思想、文化都发生了巨大变革的时候,追溯清教徒当年的清正与热忱,也许恰是我们今天诸多问题的一副解毒剂。 清教徒运动始末         正如错综复杂的历史,起初似乎杂乱无章,而过后回溯却发现,一切迹象都朝着历史的走向发展一样,清教徒运动,也是在诸多因素共同作用下,酝酿与形成的一股时代潮流。         如果说印刷术的通行,英语圣经的出版,为清教徒运动提供了客观条件,马丁‧路德与加尔文的宗教改革思想,为清教徒运动提供了理论基础,那么,亨利八世因私人离婚要求被拒而与罗马教廷决裂、开启了英国宗教改革,则为清教徒运动揭开序幕。         在十六世纪出现宗教改革以前,罗马天主教会严格控制着对圣经的诠释权。古老的拉丁文是教堂做礼拜与诵读圣经的唯一语言,民众只能仰仗主教和教士的鼻息过宗教 生活。1524年,丁道尔把新约圣经翻译成英文,打破了天主教会对圣经的垄断。丁道尔被认为是英国的第一位清教徒(Puritan)。         当普通人可以阅读新约圣经之后,人们对照圣经的话语,发现了教宗和主教的布道,同耶稣基督原来的圣训大不相同,且教宗的权威与宗教仪式的繁复,没有圣经根 据。于是,一批教徒起来倡导教会改革,要求净化(Purify)教会。他们对教会抱有一种清肃之志愿,故被称为“清教徒”(Puritans)。         英王亨利八世之后,玛丽女王当权。她极力推动英国回归天主教,并大肆杀戮宗教改革者,在历史上留下了“血腥玛丽”之名。大批宗教改革领袖逃亡至欧洲大陆,因而有机会与加尔文及其他欧洲之宗教改革领袖接触。         伊莉莎白女王登基后,这些具有加尔文思想的流亡者重返英国,开始了清教徒的运动。他们主张合乎圣经的敬拜,力求教会的纯洁,重视敬虔生活,反对没有圣经依据的宗教仪式。         在教会的机构组成上,他们持加尔文的观点,“教会乃由一切上帝所拣选的人所组成”。所有属灵的职份都是平等的。         伊莉莎白女王提出了教会统一条例,即英国只能有一个教会——圣公会,清教徒亦只能在此教会内活动。这招致抱有宗教改革愿望的清教徒不满。而伊莉莎白所规定的 圣礼仪式及教士袍服等事项,也引起了清教徒的激烈反对。1563年,清教徒力图藉英国教会的立法机关,来通过改革计划。但在二百多人投票决定中,清教徒以 一票之差失败了。         这期间,清教徒之中也产生了分裂,一部分主张留在圣公会内,以渐进的方式推行改革;另一部分则持激进态度,要求立即建立一个合乎圣经真理的教会,这些人被称为分离派。其后由此产生了新教的一些宗派,如浸信会、长老会、公理会等。          伊莉莎白以高压手段,禁止脱离圣公会的清教徒进行活动。1593年,国会通过法令,信徒不得私自聚集,一经查出,立即驱除出境。大批清教徒再度流亡欧洲大陆。他们在宗教环境较为宽松的荷兰立足,并且发展迅速。         1603年詹姆斯一世继位,清教徒向他呈上诉求,希望改革教会。但翌年召开的圣公会与清教徒会议,除了准许新译圣经外,其它改革条款全部拒绝。清教徒的政治生涯不断受挫,任何抗议都被否决,被英国历任的君王迫害约一个世纪之久。         清教徒在长期的压制下,看到改革无望,另谋出路。1620年,一批清教徒乘着“五月花号”船驶向美洲,前往新大陆寻找宗教生活的自由。十七世纪后,英国的清教徒运动渐趋衰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