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教会与我

刘传章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有一次笔者被一间教会邀请,在庆祝该教会周年时领培灵会。所讲的主题是“基督、教会与我”。第二个晚上,国语部的牧师在会后,因没有看到说普通话的人来参加 聚会,就告诉我,昨天听了我讲“教会与我”,就有人对他说,讲神嘛,他们还有兴趣,讲教会,他们没有兴趣,所以不来听了。这就好像六十年代美国的嬉皮时 代,那时人说,基督我要,教会我不要。持这种心态的人,其实是把基督与教会分割了。         教会是神在永世里为基督所预备的新妇(《弗》1:4)。教会既不是一个建筑物,也不是一个属地的组织。教会乃是一群蒙救赎,以基督的宝血所买来的信徒。所以,基督、教会、信徒三者,有密切的关系。而这个关系在《以弗所书》5:21-33 说得最清楚。         保罗以丈夫与妻子和基督与教会,互相比喻。丈夫与妻子的关系是今世的,是暂时的。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是今世的,也是永恒的。夫妻的关系会终止,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永不止息。        “二人成为一体”是指夫妻说的,不错,这是极大的奥秘,并且愈久愈秘。但保罗又说:“我是指基督与教会说的。”         这就是头与身体的关系。三十节说,我们是祂身上的肢体,身体是由肢体合成的。基督与教会在本质和生命上是合一的,基督与信徒在本质上也是合一的。因此,三者是合一的。基督、教会、信徒三者在生命上,是不能分开的。 我与基督和教会          我做为一个信徒,与基督,与教会都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基督是头,教会是身体,而我则是身体上的肢体之一。试想,如果身体上的手不见了,那不是残缺不全了吗?我们若明白肢体在身体上,就是信徒在教会里,所扮演的举足轻重的角色,我们就会珍惜这个密切的关系。         我与基督关系的起头是信而受洗,受洗归与基督(《罗》6:3)--这是一个死的洗,与基督同死。我与教会的关系也是由受洗开始,受洗归与基督的身体,就是教 会(《林前》12:13)。 这是圣灵的工作--生的洗。这两件事是同时发生的(《徒》2:38);基督在我里,我在基督里,我也在教会里。因为基督在教会里,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在 基督里,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头和身体是不可分开的,爱基督的人一定爱教会。我与基督合一,我与教会也是合一,基督与教会又是合一的。这是基督,教会,信徒 三合一的美丽图画。         我们在基督里是无形的,是看不见的。我们因信都加入了基督无形宇宙性的教会。但神的心意也是要在历世历代,建立有形的教会。所以,我们也必须在有形的,地区性的教会里做一个肢体。若有人说,我爱基督,但我不要加入任何教会,那是不可能的。         有人说教会里有三种“友”:一是“觉友”,来教堂休息睡觉的。二是“叫友”,牧师不打电话就不来,但是“一叫就有”,谓之“叫友”。第三种是“教友”,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守圣餐的时候就来,平时不见人影。         教会不是由“教友”组成的,教会乃是由信主的肢体合成的。既然我们信主的人是教会的成员,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我们该当如何对教会呢?我们作肢体的意义是什么? 1. 表明对基督的忠(Loyalty)         如果神带领我们到一间教会去,我们若忠于基督,我们就必忠于教会。 2. […]

No Picture
诗歌选粹

请你呼唤我

左泾萍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你在哪里? 神的追问久久地回荡在人类历史的长廊 响彻在你的耳边 响彻在我的耳边 震撼着昨天,今天,明天 直到我们睁开了心灵的眼睛 直到我们看见了神那荣美的形像 我在这里 在世俗的旋涡里一身疲惫 在欲望的洪流中满了罪恶 面对的人生只有悲叹,绝望 阴冷中处处散发著死亡的气息 你的呼唤穿过重重阻隔直向我来 浪涛一样撞击着我心中的郁闷 于是,我悔改,重生 多少个无眠的长夜 你在我不尽的思念中走进我 多少个艰难的日子 你钉痕的双手扶助着我的软弱 那滋润万物的慈爱 感动得我声泪俱下 那横贯长空的公义,威严 让我远离罪恶,抵挡诱惑 哦,神 孩子如今的心痛 不是自己的需求没有满足 乃是你给予的太多,太多 我却没有为你的名奋力奔跑 去做那该做的工作 愿你的呼唤再一次穿透我 使我在圣洁的祭坛上 把自己全然摆上,不再退缩 作者来自中国,热衷于写作。蒙主的恩赐,在圣诞前夜写下了这篇文章,希望与兄妹们相互交流。

No Picture
事奉篇

信徒退出事奉的问题(雨亭)

雨亭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有位弟兄信主之前,已积极参与教会活动;信主后,更是教会重点栽培的“明日之星”,组织并带领各种聚会。然而,一两年之后,他却沉寂下来,提起事奉就心惊胆跳,甚至变成一个不冷不热的基督徒。         相信大家也遇过不少情况相似的弟兄姊妹,不禁叫我们大为慨叹: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可以笼统地归咎于所谓的筋疲力竭(burn out)。但其实并不尽然,当中也可能牵涉到一些不正确的观念,或者教导不周的地方,现试分析如下: 事奉观有偏差         北美很多的华人信徒都是知识分子,信主前就已经满怀雄心壮志,不然也不会出国留学。信主以后,不免也有人想在教会内证明自己的能力,干一番大事业。这在出发点上就已经错了。于是后果往往是:事奉有成果时,就骄傲自大;事奉不见成果时就怨天尤人,自卑自怜、灰心丧志。         其实,首先我们要知道,事奉是神给与我们恩典,并不是我们给神帮助。不要以为我们自己能为神做什么,不要以为神没有我们就不能成就什么。我们的事奉是神给我们恩典,让我们经历祂的大能与大爱,让我们有份参与祂的工作。         其次,不要求神来参与我们的事工,而是求神让我们知道,应该怎样来参与祂的事工。         第三,要知道神是能力的源头,断不能靠自己,必须处处依靠神,仰赖祂的能力。 如果我们有这些观念,成功时就不会自大,因为我们会把荣耀归给神;失败时,也不会气馁,因为知道不是自己能力的问题,或许是神的时候未到。 把信徒理想化         在事奉中,最使人感到沮丧的是人事纷争。初去教会的人,总觉得教会很温暖。但是在教会待久了后,却变得满肚牢骚,埋怨,批评,甚至有人带着伤痕而离开。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把基督徒过分地理想化了。         笔者有幸在基督教机构里事奉了六年,深深体会到:无论是资深大牧师,或是金牌名讲员,都和我们一样,只是蒙恩的罪人,不可能完美无瑕,仍可能做出不合神心意的事。         可惜的是,我们常常对他们寄以过高的期望,下意识里视之为属灵伟人。一旦和他们发生磨擦或冲突,就会一朝梦碎,痛苦失望,甚至讨厌事奉,因为不想心灵再次受创。所以,切勿把人理想化、神圣化,谨记大家都只是蒙恩的罪人而已。 未能够爱“仇敌” 最亲密的人带给我们的伤痛往往是最深的,因而给我们打击最大的往往是弟兄姊妹。尤其在事奉当中,大家有不同意见,一旦各执己见,争拗是常遇见的。如果灵命不 够成熟,就很容易凭血气行事,为了不甘示弱,而想出来一大堆报复还击的方案。结果是冤冤相报,形成恶性循环。不但自己心灵受创,也给旁人负面的见证。         耶稣教导我们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态度。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39-44)。          耶稣吩咐我们连侮辱都要忍,何况在教会里要忍的,多数不过是区区小事呢?如果大家都能靠着主,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教会里就少了很多争执,少了很多意气用事,多了很多同心合意的事奉。 会议多关顾少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服事不是请客吃饭(新民)

新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信主至今已十八年,以下是我,一个普通信徒,在事奉上的成长过程。现在把它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参考。 一、事奉的感染         数月前,我收到一份电子邮件,对方问我是否还记得他。原来,约十六年前,他来美读书,头两三周找公寓期间,我和妻子接待过包括他在内的几位新同学。这事一直 让他感怀在心。几年前他也信了主,有冲动想告诉我们,他铭记当年的帮助,也喜乐地通知我们他归主的好消息,并且想为神做些有益的事,出资帮助国内有需要的 弟兄姐妹拥有自己的圣经。         的确,那年夏天,妻子与我信主才两年左右。我们在短短两三个月内,接待过大约十批访客,一大半都是素不相识的客 人,由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间接介绍去看尼亚加拉大瀑布。其中有一对在耶鲁大学读书的孪生姐妹,是国内某知名数学家的女儿。也有从美国中部的圣路易斯取道经 纽约水牛城,去加拿大改换签証的。         适逢岳父初次来美百日探亲之旅。岳父一展他的烹饪巧手,乐呵呵地招待一批接一批的客人。我们的公寓,俨然成了周末免费旅馆,包吃包住。由于同一期间,还需要接待四位新同学先后暂住多日,公寓内除厨房外的每一间房子都曾有人住过。所幸楼下房东待人慷慨友善,没有提出异议。         记得初信主不久,我们就受教会之托,甘心乐意在主日聚会后,送一对从上海来的伯父母回她女儿家,来回一个半小时,历时大半年,直到他们回上海。这样服事人, 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慕道期间带领我们的基督徒的爱心的感染。就像一个两岁大的小孩,因看见妈咪喂自己吃饭喝奶,而模仿,用类似行动去对待自己心爱的熊娃 娃。我们无法忘记,带领我们信主的谢弟兄夫妇,时常带我们买菜、上教堂、参加营会、郊游。基督徒出于真心与爱心的服事,的确有强烈的感染力。 二、事奉的接力          信主三年后,我从研究生院毕业,来到新泽西州工作,很快就找到新的教会。参加社青聚会大半年后,有一位台湾来的王弟兄,建议我们参与服事一个大陆学人的新团契──乡音团契。于是开始了我们事奉的新旅程。         记得在创立团契之初,王弟兄常常带领我一起祷告,然后探访同工与慕道朋友。两年间,他分派我安排、整理每周查经的主题与经文,并带领小组查经。第三年后蒙他推荐和妻子支持,我接任团契主席。         为培养同工,团契同工会决定,主席不得连任。大家都是一边参与事奉,一边学习如何事奉。如今,好多位骨干同工都先后成长起来,团契的服事后继有人。         服事中难免有因个性不同、误解、老我不死而来的人际磨擦。我自己也得罪过两位同工,事后都积极道歉、和好。如今不计前嫌,同工同命,相濡以沫。         不少同工对神的话语非常渴慕,每年争取通读圣经,并借助主日学,进深研读圣经。记得在小女出生前,我清早起来祷告读经,常达一两小时,甘甜莫名,也为日后的 服事奠定美好的圣经根基。近几年,开车送孩子上学途中,我总是带领孩子们从事先约定的转弯路口开始,一路睁眼开声晨祷至学校。         白天还借助掌上型电脑或网络来学习圣经。晚上,一家五口抽时间围成一圈,共同读经二三十分钟,祷告完才入睡。         在我开始负责团契不久,附近几间教会中,有心向大纽约地区华人传福音的同工,商议展开“生之追寻”福音营,这个跨教会与地域的事工。为举办头一次福音营,同 […]

No Picture
成长篇

静夜感慨

宋主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从1996年四月信主到今天,三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有时夜深人静,不免会想一想,假如让我感慨几句,我能说点什么呢?         此时此刻,这个问题,又展现在眼前,虽然深感羞愧。好在主耶稣教导:“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因此,我也只能谈谈自己的软弱。一、根本的问题         我是大陆人,出生在困难时期,成长在动乱时期。世界观形成的年月里,是唱着“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国际歌)这样的歌曲长大的。在学校里受到的教育,不是认定人是从类人猿变来的,就是宣扬人是自己命运和历史的主宰……         这些观念,就像已经注入到我的血液里一样,根深蒂固,成为评判一切事情的标准。这样一来,对任何烧香拜佛的,潜心修炼的,去清真寺颂经的,望弥撒的,做礼拜的,通通裁定他们是需要精神鸦片麻醉的人。         首次近距离接触信耶稣的人,是在印第安那大学的查经班。起初的想法,只是去搞一本免费的圣经,没事的时候翻一翻,增长点知识。万万没想到,几个月后,我也信了耶稣,并且于同年的十月分受洗。         今天回想起来,像我这样背景的人信耶稣,第一困难的就是接受独一真神的观念。根据圣经启示,基督徒敬拜的独一真神,是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宇宙万物都是由祂定 的规律运作。人是按神的形像和样式被创造的,所以是尊贵的。正是圣经启示的独一真神观念,才使我跨越理性的阻拦,理解了福音的意义。         当时,同一查经班的一位慕道友表示,他之所以不能同意圣经里的许多话,是因为不能认同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神这样的前提。这位朋友坦诚的分享,引起了我思考﹕         假若,许多事只需要一个前提就可以完满解释,而且,没有这个前提的话,很多的事会互相矛盾,那么,这个前提一定是真的。         时至今日,我都坚持,不要回避理性的疑惑。思考信仰问题时,有任何疑惑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坦诚对待、逐一击破。尽管我们都承认,人的理性是极其有限的,再 聪明的人也不可能通过理性思考认识创造宇宙万物的神,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完完全全是从上面来的恩典,但是,当服在创造主绝对的权威之下的时候,理性是人们 离弃虚妄,归向真神的有力帮助。         近十几年来,有许多从中国来北美的学生、学者及其家属,有机会到教会听福音,也有成千上万的人受了洗。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些受过洗的人,过一段时间以后,教会里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更有甚者,这些流失的人中,声称自己是“前基督徒”,表示自己已经不信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那个问题:“为什么人非得信耶稣呢?”或换句话说:“信耶稣有什么好处呢?”他们没有得到答案。我也有过同样的问题, 但现在我知道,神创造了人,也定下了要求:人若和创造主在一起也要绝对的圣洁,因为创造主是绝对圣洁的。然而,由于人类的始祖犯罪致使全人类都陷入罪中。 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罪人,每一个人都去犯罪──去干神不让我们干的,不干神让我们干的。          因为罪的代价是死,因而神爱世人,所以赐下独生儿子,以无罪的代替有罪的,为我们的罪上了十字架,替我们付了罪的代价。于是,我欠神的罪债都还清了。我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创造主的面前,称他为父!这就是“为什么非得信耶稣”的理由,或者说,这就是信耶稣得到的最大祝福。         信耶稣最关键的,是信祂为我成就的代赎,因为我自己通过任何办法都不可能与创造主和好,所以必须要这样的救赎。由此耶稣声称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在我们心里才会变成真实,我们才能信得下去。        “前基督徒”们正是没有明白这些根本问题,可能误以为,信耶稣是人生道路上的锦上添花,所以遇到风吹草动(如公司裁员、健康恶化、夫妻情变、子女成长)就会跑掉。若理解了福音的真正意义,谁会弃绝这永远的福分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变核心为全体(戴维)

戴维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在北美教会,包括华人教会中,经常看到的一个现象是:         一方面几个所谓“核心家庭”或同工,在时间上、金钱上大量投入,与牧师在教会规划、组织,各项事工上积极同工。由于大多数人都是在社会上有不同职业,加上家庭责任,往往忙碌不堪。         他们被称为“核心”,是因为他们不但忙碌地与教会牧师同工,更是因为他们往往是教会中的少数。         另一方面,大多数信徒却比较被动,往往并不清楚、也没有多少时间,过问教会的异象、动态与计画。多数只是在崇拜时来教会,匆匆一行。既然没有投入教会,大概 也谈不上“委身”──我们所谈的“委身”,不但有“忠实于”,也包括“认可、参与、忧其忧、乐其乐”之意,就是说把这件事当自己的事──但实际上,我们看 到的是少数人在教会中很忙碌,大多人则像过客。 原因何在呢?         我想,就会众而言,原因一,认为教会归牧师及执事管理,自己只要来崇拜或来团契,并奉献金钱,就是尽了义务。况且教会牧师、执事是专门做这个的,自己却没有什么“水平”,对圣经也不够熟,根本没有能力参与教会事工。         原因二,没有把教会当作自己的家、把自己当作这个家的一份子。没有一个人会对自己的家掉以轻心、不冷不热,除非在认同上有问题。教会是每个信徒属灵的家,而不只是属于牧师及同工们的。只有每个人积极参与,这个“家”才能够兴旺发达。         原因三,在北美,尤其是华人教会中,会友多为第一代移民。白手起家,不但得加倍努力,而且往往很有危机感。加上家庭的负担、孩子的教育,忙得团团转,就容易忽视教会的事奉。         就教会本身而言,可能在鼓励信徒会众参与上,也有不足的地方。往往是少数几个同工连同牧师,努力计划、准备、推展教会事工,而不是鼓励大多数会众一同参与。 因为鼓励会友参与,往往得比自己直接做花更多时间、精力及耐心,还不如自己做了就完了。长此以往,就容易造成错误印象,好像教会是由几个同工及牧师组成的 类似“常务委员会”在负责。 面对此种情况应该怎样做?         首先,如同圣经教导,一个教会是“永生神的教会”,我们要为每个会友祷告,神会把对教会的负担及委身放在人的心中。         第二,教会也应该多向会友公布教会运作情况、目前及长期计画,让会友对教会有基本概念。这就像有人把一幅示意图,或一个沙盘放在我们面前,我们必会印象深刻,也会更愿意去了解、参与。         第三,尽量把事工分配给更多的会友(当然是灵性上成熟或比较成熟的会友),让每个人都有参与感,有教会是自己教会的归属感。         第四,教会也要提高敏感度,了解会友在工作、家庭、孩子教育上面,有什么压力及困难,及时提供帮助。         第五,教会应本着圣经原则,教导、帮助每个会友认识到,在教会事奉上,不分牧师、同工、执事、长老,人人皆祭司。在教会组织上,也许有全时间及带职之分,但 在事工上,每个基督徒都是全时间基督徒;是敬拜神、荣耀神及传福音,把一群信徒召聚在一起,奉主的名成立的教会,所以,就此而言,每个人的职分是相同的。 […]

No Picture
事奉篇

完美主义的阴影

滕胜毅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我们的文化、环境和传统,总是在告诉我们,不管想获得什么,总要不断地努力去争取才行。久而久之,我们在下意识里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那就是,要努力去够得上,要争取配得上──即便是对爱,也要用好表现、好行为才能获得。         成了基督徒之后,这种完美主义的思维定式,也很容易地带进了新的生活里。其阴影无处不在,实在有碍我们新生命的成长。 与神之间         前不久回国,看望了一位老朋友。这位朋友在美国期间,第一次在教会听道就受圣灵感动,决志信主。回国后,他很热心地鼓励朋友和员工信主成为基督徒,但末了总是要为自己加一句:“我还不是一位真正的基督徒。”因为他觉得自己还不够标准,多少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他对我坦白了他内心非常挣扎。他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离基督的标准太远,因此他对受浸之事也就一拖再拖,团契聚会也不参加,连祷告都不敢开口──“神会接受我这么个坏人吗?”         其实,这种“我要完美达标,神才会接受我”,和“我够格成为基督徒吗”的想法非常普遍。就连信主时间不短的基督徒中,持有这种想法的也大有人在。         几年前,我参与儿童主日学事奉。在准备教学的过程中,当读到“神的爱是无条件的。即使你做了坏事,神仍然爱你”时,我大为震惊,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后来谨慎地多方求证后,才敢给孩子们讲述──世俗的完美主义,使我把神无条件的爱与祂是否赞同我们的行为,彻底地混淆了。         这种完美主义的想法,不无带着我们生活经验和文化环境的烙印。我们从小就懂得把成绩、表现,与奖赏、关注、爱联系起来。不少父母也不自觉地把这种观念,移植 到他们与子女的关系中──爱的多少在于孩子的表现如何。甚至在教会里,我也常听到,有姐妹对调皮的孩子说,“你要是不乖,上帝会不喜欢你的。”         决志信主之后,我们下意识地把这种想法带了进来。有时还微妙地想着,因为自己表现好,所以神拣选了我们。但当面临内心挣扎和内疚时,我们又会突然觉得神非常不爱我们……我们在自我表现的基础上来假设神对我们的爱,扭曲了对神本貌的认识,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自然是忽冷忽热。 与人之间         不可实现的完美主义,不仅阻碍了我们接受神的爱,扭曲我们与神之间的关系,而且还妨碍我们与他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教会里的关系。         完美主义的基督徒,容易把神的完美与人的完美主义混淆起来,从而产生出僵硬的教条主义,“他应该”,“你应该”,“基督徒应该”,“领袖应该”等等,并把基督徒的生活建立在这条框之上。         这样一来,我们就很容易用批判性的眼光,看待周围一切,看待与自己同行的信徒们,看待牧者,且根据他们是否达到我们所制定的标准,来论断他们,来决定是否接受他们。         完美主义者还很善于对他人评头品足和怪罪。他们也很难称赞周围的人,看不到人家的辛劳、努力和进步。要想他们鼓励他人更是难,其理由是,“鼓励称赞多了,会使对方骄傲自满”。         你要是想与完美主义者分享自己的挣扎,你得准备挑更多的重担,因为“应该”的重框马上就要压下来;要是想分享自己的成就,你得准备使劲再往上爬,因为对方对你的标准还会提高。         对完美主义者来说,做事达标至关重要。至于怎么样在同工过程中,互相了解、接受、支持和搭配,似乎并不重要。这当然就会失去在一起同工这个动态过程中,互相造就的机会。         完美主义的基督徒,对不信者也常表现出高人一等的姿态,对那些初信不久、有待成长的人,不管青红皂白,总是有很多“应该”,惯用经节的金砖头打人。在无形中也吓跑、甚至伤害了不少的慕道友。 […]

No Picture
好书选介

书介:《何必上教会?》(郑汉光)

郑汉光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落单的美好灵魂……就像独自燃烧的炭火,只会逐渐冷却,不会愈来愈热。” --十架约翰(Saint John of the Cross)   杨腓力(Philip Yancey),是美国知名的作家,曾任职于《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杂志,他著作甚丰,且大部分的作品都广受欢迎,如:《无语问上帝》、《恩典多奇异》、《生命总有伤痛时》、《欢喜读旧约》、《有话问苍天》、 《耶稣真貌》等。         因着杨腓力透彻的洞察力,深遂的反思,加上他个人独特的经历,再融合许多真情的故事,更以简练的文风,替世人陈述了许多信仰上不可言语的心灵困惑。人们借由阅读他的著作,得以寻觅出路与安慰。         在《何必上教会?》一书里,杨氏记载了人们,如何在起起伏伏的信仰历程中,经历圣灵的同在,省思自己的处境,并保持儆醒等候主再来的方法;对那些在信仰上失 落的人,他劝告他们不要轻易退却,离弃教会、离弃信仰;书中也提供了欢喜上教会的出路;同时也提醒教牧同工,要如何帮助人们,回到教会中得安息。         过去有许多人认为“上教会”,是基督徒每周例行、不得不做、已被制约了的苦差事。也有人认为“上教会”是经历信仰生活丰盛的必然活动,是代表信与不信的证据。         然而,无可否认的是,不论教会是一处古旧的简陋平房,或是隐身在拥挤的都市大楼中,或是一座庄严肃穆的透天大教堂。只要基督徒聚集在一起,以心灵诚实敬拜上帝,“教会”就成了发现“奇蹟”的福地洞天。而这种“奇蹟”,就是使“上教会”不再只是乏善可陈的例行公事,反倒成了基督徒每星期乐此不疲的美事。         那么,为何在我们周遭,常有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问:“何必上教会?”这是否表明,他们尚未信主,或未曾认罪悔改?……杨氏认为,未必如此。人们对“上教会”产生疑惑,有时候可能是教会本身出了问题,有时却是人们自身的问题。正如他在书中所说的:         “对于信主的基督徒而言,上教会真的那么必要吗?英国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有一次说,教会就像一座不真切的城堡:他会从外面给予精神上的支持!在真诚相信基督教教义、对神委身后,有阵子,我试过邱吉尔的策 略。我一点也不孤单,像我这样的,大有人在!参加主日聚会的人,远远少于宣称跟随基督的人。有些人的遭遇和我类似:以前的教会经验使他们筋疲力竭,甚至有 被出卖的感觉。有些人则认为,‘在教会一无所获’!跟随耶稣是一回事;在主日早晨,跟着其他基督徒走进教堂,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回事。何必呢?”         可见,这个世代充斥了许多宣称自己相信基督,却不归属于任何教会的基督徒。杨腓力在书中,试图寻找让人们从问“何必”,进而到“欢喜”,甚至“爱上”去教会的祕诀。并以他对真理的热爱,对生命的珍惜,向读者分享他自己在寻觅中,曾遭遇过的迷茫,及内心深刻的感受。         杨腓力在此书的第一章中,先陈述了人们上教会时,常处在下列的情境中:心爱的诗歌被会众唱得七零八落、圣经被读得支离破碎、礼拜仪式的冗长空泛、讲坛信息贫 瘠、言不及义,以及教会中所弥漫的麻木不仁。这些现象是否就成为不上教会,或是不断转换教会的理由?或许,这可能是人们的问题所在。 […]

No Picture
透视篇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透视今日中国“空巢老人”的境遇

路声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七旬老人法院自爆         “轰”的一声巨响,江西省进贤县人民法院的法庭大院里一片狼藉,断肢残躯四处横飞。一位76岁的独居老人晏忠民,以这种自爆的极端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去年7月12日发生的这起自杀性爆炸,被媒体称之为赡养第一爆”。老人在向法院诉其在云南作生意的独子,对其六万元医疗费不闻不问而未果后,只身来到法院,支开身边所有的人,绝然地引爆了身上缠绕的炸药。         上诉,不过是他“逼”儿子回家的一种近乎绝望的方式。而自爆,更代表着垂暮老人对亲情的彻底绝望。         更令人难过的是,老人住处附近几十米远,即是北宋大名鼎鼎的词人,官拜宰相的晏殊的家族祠堂。晏殊十四岁高中进士,以后在乡里大兴教育,开办学堂,教育子孙 知书达礼,至今那块“晏家祠堂”的金字招牌仍被擦得铮光瓦亮,高悬在那里。而晏家老人的独子,却抛下年迈体弱的老父,携妻带儿,远去千里之外的云南“淘 金”。任凭老人声声呼唤,五年间仅短暂回家过一次,便杳无音讯,只是定期寄几百块钱回家了事。 银发一族全球之最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全球老龄化最快的国家,也是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根据民政部的统计,目前全国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已经超过1.34亿,占总人口的10%以上。而2020年,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6亿。到本世纪中叶,老年人口将达4.4亿,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自2000年中国正式进入所谓“老龄化社会”以来,目前不少地区已出现了“老年人口高龄化”的趋势。2001年,65岁以上的老人已达9062万,占总人口 的7.1%。由于绝大多数中青年外出务工经商,中国农村地区的老龄化程度又普遍高于城镇。老龄化问题已不仅仅是家庭问题,也正日益成为众所注目的社会问 题。         单以北京市为例,目前60岁以上的老人已达180万,占城市总人口的八分之一,并以每年4-5万人的速度增加──到2025年,每3.5个人中就有一名老人。届时过“老人节”的人,将多于过“儿童节”的人。 “ 空巢老人”情感饥饿         “空巢老人”开始大量涌现。据统计,目前中国至少有2340万老人独守空巢。在城市老年家庭中,“空巢老人”至少已超过30%,在2010年将达80%以上。可以说“空巢老人”将成为今后“银发族”的主流。         “空巢老人”家庭的形成,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独生子女政策、儿女外出务工经商、时代变迁使得儿女独立另居等等。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在中国延续了千年的“父母在,不远游”、“赡养父母,事孝至亲”的传统观念,正在分崩离析。         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空巢老人”常体弱多病,生活无法自理,或因经济、医疗、生活照顾等方面无保障而缺乏安全感,且在精神生活及情感方面极度“饥饿”。        《成都商报》2004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在目前2340万名的“空巢老人”中,仅10.39%的子女,能满足老人们的精神需求。老人们疾病缠身,心灵尤觉空虚,许多独居老人终日以翻扑克牌度日,颤颤巍巍的身躯和写满皱纹的脸上,透出的是无奈和叹息。         虽然中国已经开始花力气改善对老人的服务,增加各类设施,也在街道社区开始组织老人的活动,但仍然远远满足不了老人们的精神需求。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空巢期忧虑:公私兼顾的困难

Dennis McCaan、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19期 一、空巢的眼泪       或许是真的年过半百,最近常听到朋友们谈起要面对空巢期,心中充满忧虑。其中最难面对的,是和配偶单独相处的日子,一想到就害怕。最小的孩子,过了暑假就要 离开家上大学去,剩下我们作父母亲的又要“二次蜜月”,重新作夫妻。好久以来,日子一年一年地过,我们却越来越说不上什么话。这下子,不断逃避的问题,恐 怕必须面对了(不少人甚至心里盘算著,一旦对孩子们的责任完成了,就要以离婚收场)。         老张算是个典型的例子。在退休欢送会上,他被问到有什么感想?想起一生的努力,都是为了让孩子们过得更好,他哭了。         那年,他们夫妻两人倾毕生积蓄,把儿子送到美国来读大学。不久,他收到一张谢卡──这是这位终年出差的爸爸,第一次看到儿子的知心话。读著卡片,作爸爸的感动得大哭。接下来几年,老张更加卖命地工作,既要为大儿子付高昂的美国学费,也得为小女儿预备。         现在,好不容易挨到退休,眼眶忍不住红了,有欣慰,有感慨,还担心要回家面对那位好久没有相处的另一半。         这样的“老张”,“恐怕”哪家公司里都有。大家多少都参加过几次公司里的退休餐会吧?席间,少不了要请这位即将荣退的前辈“老张”发表感言。通常这一位“老 张”首先要客套一番,感谢大家多年来的爱护。然后,如果这位“老张”也确实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好员工”──那就是说是一位工作格外勤奋的员工,那么我们肯 定要听到这么一段话:        “我特别要谢谢我的妻子和孩子们,因为他们最清楚我为了工作所牺牲的天伦之乐。为了工作的缘故,我经常不在家……”         泪光闪烁在他眼里。此刻,驰骋商场的硬汉,也露出“新好男人”恋家的温柔面。每一个有同样经历的同事,免不了也要红了眼圈。这令人不禁叹息,如果这些年可以公私两全,不必为了工作牺牲家庭,岂不更理想?         当然,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老张所做的一切牺牲,都是为了他的家庭:加班到深夜,甚至通宵;无数次的周末开会;那些出不完的差,一个人孤伶伶地住在外地旅馆的夜晚,转不完的电视频道……就这样过了一生。         看到没有,从老张和同事的观点,牺牲的人是他,失去天伦之乐的人是他。为了工作,也就是为了养家,老张不能参加孩子们的学校活动,几乎完全错过孩子们的学 业、课外活动,以及整个成长期。他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候缺席,不得已地把一切重担与困难都推给另一半,被迫让她单独承担全部重担……         现在终于退休了,这下好了,解脱了,一切都可以改变了。         且慢,真的一退休,就能弥补过去,从此全家“过著幸福快乐的生活”?孩子们等不了,都长大了,也都离开家了。         太太呢,夫妻间的性生活不幸福,少说也有十年以上了。两人之间只有例行公事,如同嚼蜡;从前夫妻俩像是好朋友,如今变得更像生意场上的点头之交。         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两人的心结没敞开来谈。不谈、不谈,后来就变成不能谈了。既没心情,也没时间去解决问题,更不愿意浪费时间在对方身上。丈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