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不需擔心

小灶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按同名小說改編、最近上映的《達芬奇密碼》很是熱賣了一下。電影和小說表達的基本意思一樣:基督教兩千年來竭力掩蓋的驚天秘密終於曝光:原來耶穌未死於十字架的酷刑,反而和抹大拉的馬利亞結婚生子;血統被一秘密會社保存至今。        好像為教會騙人的指控繼續作証似的,最近又公諸於世的《猶大福音》,亦轟動一時。根據此卷,原來猶大背上賣耶穌的罪名,是被冤枉了。真相被掩蓋了兩千年,當 然又是教會做的好事!一時之間,風雨飄搖;驚呼“基督教完了!”之聲不絕於耳。甚至很多信徒也頗感困惑:裡面的聲音告訴他們,事情不是這樣的;但外面的問 題又該如何解釋呢?         解釋其實不難,只要你有時間,隨便上網查查,或到圖書館找資料看看,專家學者們的意見不難發現。《達芬奇密碼》與歷史 事實的關係,大約只有《天龍八部》可比;而要根據《猶大福音》來重建基督教歷史,大約就像根據《西遊記》來研究唐三藏取經。但若我沒時間怎麼辦呢?而且類 似的東西日後可能還會出現,我的信仰豈不也要惶惶不可終日──直到我搬到一專家學者附近作鄰居?        所以本文不打算從細節和技術的層面來處理這兩件事(或者其他類似的問題),而是從一個更基本的層面來說明,基督徒應該如何看待它們:為什麼我們不需要擔心?        這要從聖經的“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說起。自啟蒙運動以來,一些人相信人的理性至上,否定啟示的可能。因此只把聖經當作一本人的作品,並常常用比歷史學家們對待其他歷史 文獻嚴苛得多的標準(有時甚至到了荒謬的程度)來研究它。它不是証明了沒有神;相反地,它以沒有神(或者即使有神,祂也不可能在歷史中向我們啟示)為基本前提。        高等批判在學術史上經歷了幾個階段:歷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編撰批判(redaction criticism),以及現在學術界方興未艾的文學批判(literary criticism)等等。它們“不証自明”的前提包括:聖經的記載都做了“宗教美化”,所以要“去宗教化”;聖經都是西牆東補拼湊出來的,所以要找出原 始的材料……等等。最後的訴求都是“還歷史的本來面目”,言外之意則是,我們都被早期基督教(有意或無意地)欺騙了。         由於其根本前提所限,高等批判大多只關心聖經在歷史中如何出現、成典和傳承等問題,對聖經本身所要表達的內容和信息,則根本否定或忽略。伴隨聖經的高等批判而來的,就是自由派神學。這也就是很多人讀那段時期的神學著作,發現與聖經經文和內容關係不大的原因。         不過,雖然那個時代的人們對人的理性充滿信心,人的理性卻讓他們失望。在一次次無功而返之後,隨著自由派神學的衰落,高等批判也開始轉移注意力,越來越關心聖經本身的信息了──此即文學批判,即單從聖經文本的角度來研究聖經。        所以從事早期高等批判的學者,即使在他們自己的陣營裡,市場也越來越小。有人懷疑這就是當初有人把這場本來在學術界的爭論,拿到大眾來炒作的原因。這大約就是發現《猶大福音》的全部意義。        那《達芬奇密碼》呢?切,人家不是告訴你這是“文學作品”嗎?可作者本人不是聲稱“有嚴格的歷史考証”嗎?廢什麼話!當然有“歷史考証”:其最有分量的部 分,充其量就是現在被學者們丟在垃圾桶裡的那些東西。“嚴格”與否,就看對什麼人來說啦!對有心吸引眼球或要進行“宣傳教育”的人來說,這當然是嚴格的; 對真心尋求真理的人來說,就不值一哂了。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書介﹕《重識耶穌》

文╱曾思瀚 海風╱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達芬奇密碼》一書似乎是當前美國最熱門的話題,根據這部小說所拍攝的電影也已在各地的電影院上映。如此轟動的現象,使許多聖經學者與神學學者跳上了遊行隊伍 前面的樂隊車,從基督徒的角度對這本書以及這部電影作出適當的回應。這些作品中最新的一本是《重塑耶穌:達芬奇密碼和其他玄疑小說沒有告訴你的》(註)。 它已與電影在5月19日同步發行。由于作者的好意,我有幸在它問世前,拜讀了這本書最後的草稿。這是一本智力與心靈的宴饗,也是我希望如果我有時間和專業 能寫出來的一本書(偏偏我都沒有)。更重要的是,這是一本出于愛而寫成的書,是作者鑽研一生的心血,只為了一個美好的目標。這是我們期盼了很久的作品。        雖然已經有其他學者許多出色的作品,但不是有太多作品能達到本書的廣度和深度。本書是由此領域中兩位傑出的學者合著的。華理士(Daniel B. Wallace)以其時代尖端的著作《希臘文法進階》(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而聞名,該書得到許多神學院的採用。他也是國際知名的聖經手抄本專家。        索伊(M. James Sawyer)則是即將問世的Survivor's Guide to Theology(暫譯《神學求生指南》)的作者,該書將由校園書房出版社(Campus Evangelical Fellowship Press)譯成中文,緊接著英文版出版。兩人結合了彼此的專業──華理士的新約訓練和索伊的歷史神學訓練;科莫索斯基(J. Ed Komoszewski)嫺熟的寫作風格與新約研究,使這部傑作更值得參考。由于在聖經研究、歷史神學和系統神學間的平衡,使得最後的成品非常出色。當我 愉快地閱讀這本書時,不禁聯想到,還有哪本書能使這些不同領域的專家聚在一起,探討同一個問題呢?         這本書也很鮮明地反對一個錯誤的信念, 即認為從歷史╱系統神學所得到的歷史正統,與日新月異的聖經研究所得到的新洞見是不一致的。這兩個學科互相合作的結果,為電影《達芬奇密碼》提供了一個完 美的答案。讀者不應認為這本書只是對這部電影的回應而已,它所作的要遠大于此。這部電影只是這本遲來的護教作品的起點而已。         以邏輯的風格,本書從耶穌的起源開始談起。藉著查考其來源,本書列出了有效來源的標準,也對其他無效的來源進行了對比。然後,它開始鑒別並描述歷史上的基督。最後,它的討論並不限于聖經,也討論了基督教與古代類似耶穌故事的虛構神話。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資訊小方塊

       小說《達芬奇密碼》的出版與電影的播映,對教會的確造成一定的攪擾。本刊編輯部特為想進一步了解的讀者,整理網上相關的資源如下: 1. 《達芬奇密碼》評論專輯。基甸連線: http://www.godoor.net/jidianlinks/cd/dvc.htm 2. 揭開達文西密碼的面紗(多篇):陳韻琳 http://life.fhl.net/Culture/davincode/index.htm 3. 《達文西密碼》:孰真?孰假?(何啟明,165張中文講座投影片。非常適合教會播放講解) http://www.ebenezerhall.org 4. 影音使團 《達文西密碼》真相: http://www.media.org.hk/davincicode/index.asp 5. Burnstein, Dan Edited, Secret of the Da Vinci Code: The Unauthorized Guide the Mysteries Behind The Da Vinci Code. […]

No Picture
職場生活

何不休息? ──基督徒的時間管理

Dennis McCann、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一、沒任何嗜好的人        通常我最怕人家問我閒暇時做什麼消遣。不是因為我沒有喜歡做的事情,而是我沒有時間去做。        幾年前參加高級管理班培訓,學員問卷要我們列出有什麼嗜好,以便按興趣編組。沒想到,最大的一組,是一群不休息、也沒有嗜好的人(Rest-less and Hobby-less People)。        不是我們這些人在工作以外,沒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而是問卷要求我們寫出,實際花了多少時間去進行這些嗜好,我們的答案是“零”!         從我們時間分配的真實記錄來看,工作是我們最喜歡做的事情,我們的唯一嗜好就是工作。我們這些人早已超過為五斗米折腰的經濟實力,很多人都擁有華屋美車,因此是自願選擇作工作的奴隸的。其中不乏基督徒,甚至是教會領袖。         舊約聖經不是說,人要“汗流滿面才能糊口”嗎?被人家當作是工作狂(workaholic)有什麼不好呢?不努力哪裡會成功!我們的父母親不是從小就告誡“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嗎!         問題在於我們到底是為誰打工?為什麼忙碌?我們的心看重的是什麼?誰是我們心裡真正的老闆?誰是我們一天時間表的主人?是我們自己、是上帝,還是撒但?        有人說基督徒時間管理的優先順序,應該是把花時間親近上帝排在第一,照顧好自己的健康第二,建立好家庭和人際關係第三,工作第四。我們的真實光景如何?        這是基督徒的職場倫理系列文章之八,上帝呼召我們不要隨波逐流,要我們活在更高的祝福裡面。上帝要求我們要擅長數算我們活在世上的日子,也就是說要管理時間,作時間的主人,不要被時間牽著鼻子走。         這不容易。核心秘訣是我們需要學會讓上帝作我們時間表的主人,捷徑是改變我們的心,知道工作不是今生的全部。上帝交給我們照管的,還有健康、家人、朋友、社 會、文化、國家和名譽──我們的名譽以及上帝的名譽(榮耀)。工作固然重要,上帝要我們認真工作才能糊口,工作是有意義的,也能夠帶給自己和別人祝福。但 是,我們活著不是為了工作,乃是為了榮耀神。不要為了自己的成就感、滿足感,甚至是逃避家庭或人際關係,就把自己賣給了工作。        針對現代人的極端忙碌,我們的建議是:何不休息一下,停下來,走出工作;掉轉頭,做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 二、靜靜與上帝約會         幾年前我頸椎軟骨突出,經常頭暈手麻。主要是由於工作壓力造成肩膀肌肉長期緊張,再加上整天拿著電話的姿勢,以及盯著電腦銀幕讀郵件的姿勢,造成了肩頸病。 醫生說這是職場上成功人士難以避免的,醫治的方法有3條路可以選擇:         首先,治本的辦法就是換個工作。不過一般來說,不到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去做。 […]

No Picture
透視篇

書後欲題三百問 ──無神論在中國

友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前言:中國社會目前普遍流行的觀念:金錢高於人情,人情高於公平,公平高於正義,個人高於家庭和全社會。這是史無前例的道德大滑坡。究其原因,正是中國近代百年,尤其是這幾十年來,唯物主義思想於民眾心理深層扎根,以及近20年來西方人本主義輸入的結果。          筆者在2003年初回大陸期間,花了大量時間瀏覽在各書店展售的圖書,並“掃描”了中小學課本,試圖從側面了解,目前這種唯物、唯人、唯科技,把基督信仰等同於迷信的心態,在當代中國是如何培育和鞏固的。         下面的淺顯分析,謹供關心福音事工的同道參考指正。 一、知識爆炸與出版繁榮          當前中國圖書的發行,種類繁多,其速度也前所未見,每周都有不少新書上世。我認識的幾位出版界朋友說,任何一本書,上市一周後若銷量不佳,立刻就會從架上撤下來,讓道給新書。書店的人潮,一點也不遜於百貨商場和飯店。          中小學12個年級的課本(小學有數學、語文、英語、音樂、美術、自然、社會、常識、思想品德;中學有數學、代數、幾何、語文、英語、物理、化學、生物、地 理、歷史、思想政治)疊起來足有半人高。再加上五花八門的考試指南和升學輔導書籍,一個人高中畢業時學過的課本,已高過了頭頂。           僅此管中窺豹,已使我体會到知識迅速膨脹對現代人的壓力。學校的學生,有如千軍萬馬過獨木橋,以“與時俱進”;加上家長的期盼和學校的攀比,每個學子都不得不全力 與知識熱浪的巨大渦流搏擊。他們沒有時間讀報、看小說、看影視節目,也少有人如同北美青少年那樣,天天泡在電玩裡。至於宗教信仰,不僅政府明文不許向大中 小學生講論,孩子的父母和孩子自己的時間表,也難允許他們思考。 二、信息的選擇性灌輸           其實,過去百年湧起的信息浪潮,許多科研和考古學成果,可以幫助人們理解聖經中神的話,這是古人不曾有的機會。然而,在政府嚴格控制下,與唯物主義、人本主義和科學主義相悖的信息,都被隔離在國人的認知範圍之外。         目前發行量最大的圖書,是各類升學輔導和考試指南。其次是科技圖書和各版本的教科書。經濟管理類(特別是股票和房地產類)書籍,也很熱門。         名人傳記和中國文化類圖書,比以往豐富了許多。但這些書的字裡行間,都滲透著唯物、人本和科學至上的思想。中小學課本更是完全以此三個主義為指南。          順便提一下外國譯文書籍,只要和此三個主義不衝突的圖書,引進是很快的。例如,在美國暢銷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和Living History,已被譯成書名《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和《親歷歷史──希拉里回憶錄》,熱銷中國。          […]

No Picture
透視篇

讓我們回家吧! ──透視大陸青少年離家出走成風的現象

張路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2004年11月11日,已經是第三次離家出走的梁攀龍和另一名孩子偷偷地從起落架上爬上了由雲南昆明飛往四川重慶的航班飛機底部,幻想著進行人生的又一次"單飛"──離家出走去尋找刺激。         飛機起飛後,梁攀龍本能地抓住了欄杆,而另一名孩子卻不幸從高空墜地身亡。在萬米高空經歷了嚴重缺氧、極度寒冷的"魔鬼旅程",梁攀龍總算僥倖地依靠穿過行李艙的一根通風管道才保住了性命,得以生還。          幾天以後驚魂未定的梁攀龍的父母終於見到了死裡逃生的兒子,然而讓所有人感到吃驚的是,梁攀龍面對情緒激動的父母,竟然沒有一絲反應,那種冷漠讓人實在不敢相信他還只是一個不足14歲的未成年人。那麼他出走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記者調查得知,梁攀龍的父親常年在外地打工,母親雖然留在他身邊,但平時和孩子幾乎沒有什麼交流。梁攀龍自從小學五年級迷上網路遊戲以後,就經常為此離家出 走,一開始父母還尋找兒子,後來乾脆任其發展,因為梁攀龍一般出走幾天後就會回家。但經過這次事件以後,梁攀龍的母親發現自己已經徹底管不住孩子的心了。 相對無言的兩代之間          令人震驚的不單是梁攀龍的這次“死裡逃生歷險記”,更令人震驚的是這位年紀小小的翹家客對親情,對父母,甚至對世界,對人生的冷漠態度。下面是這位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裡面,面無表情的小男生和記者的一段對話:         記者:你和父母的關係怎麼樣?         梁攀龍:不是很好。         記者:平時你能見得著爸爸嗎?         梁攀龍:平時見不到。         記者::那平時你爸都幹嘛去啊?         梁攀龍:在外地工作。         記者:那你見不到他,怎麼還和他關係不好呢?         梁攀龍:見不到關係就不好,不說話關係肯定就不好了。         記者:那你跟媽媽關係怎麼樣?         梁攀龍:還好,但就是說不到一塊兒……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聖經關於生態環保的啟示——兼論基督徒如何作光作鹽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生態與環境的日益惡化,幾乎人人都能感受到,這是當代人類面臨的最大危機和挑戰之一。那麼,在這些事上,神到底要讓基督徒學什麼功課?要讓我們做出怎樣的見証來榮耀神呢? 一、愛美懂美享受美            在《創世記》1:1-25中,神在造人之前先造萬物,對所造的一切,都“看著是好的”,強調了5遍。            “神看著是好的”,這是美感的源頭。人類求真、求善、求美的意念和審美的能力,都是神賜下的,有神形象的印記。我們的神,是真、善、美永恒的本体。             因此,環保的出發點,不僅僅是為了人類狹隘的利益(實際是罪欲),甚至不僅僅是出於對“神看著是好的”的“大自然”的敬畏,也要有一份愛美、惜美、懂美、享受美的心意。 二、履行管家的職責          《創世記》1:26-28,2:15中,明確了人要履行管家之職。            管家職事的觀念所包含及強調的是,上帝把治理大地的職責交給擁有祂的形象的人類;而人與上帝立約,負責看守管理大地。換句話說,人是上帝的管家,要對上帝負責。            可是也有人把相關經文誤解為,“神造自然是為了人,並將自然授予了人,人類理所當然可以主宰自然”,因此人類可以任意開發、享受自然。比如美國加州大學洛杉 磯分校(UCLA)已故歷史學家林恩‧懷特,就有此誤解。懷特在1970年寫道:“除非我們放棄基督教教義所說的,自然的存在就是為了服務於人類,否則我 們就得繼續面對越來越嚴重的生態危機。”            整本聖經,從舊約到新約,都強調一切屬於神。神賦予人的,是管家的職責。主耶穌也用比喻說,信徒是代表神做管家的。人既然只有管家的職分,怎麼可以作自然的主宰,並無度索取以滿足貪欲呢?人真正所需的,神已供應,神所造的萬物豈是為了滿足罪人的貪欲呢? 三、汗流滿面得糊口            人犯罪墮落後,第一個反應就是破壞神的創造物,滿足和遮蓋自己的罪(《創》3:6-7)。           人違背神的命令,吃了那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後,產生的第一個反應,便是“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這就是人破壞生態体系的開始。而地也為人的緣故受咒詛,人被趕出了和諧完美、豐富無缺的樂園,從此要“汗流滿面才得糊口”。            人既落在貪心和惡欲之中,除非得到神的救恩,就永不會滿足。順著罪勢直滑的結果,就是今日的慘境。 四、斷不可“以鄰為壑”            以鄰為壑,語出《孟子‧告子下》,本意是把鄰國當作洩洪的水泊,是損人以利己之舉。這和律法的總綱,“要愛人如己”、“愛鄰舍如同自己”,完全相反。可是多少人對此無知無覺,麻木不仁。           例如,有的人,明知隨意傾倒化學品廢棄物,會污染環境,必定要受到懲罰。他們不敢在本地倒,就花錢倒到外地;不敢在城裡倒,就雇人倒到鄉下(《 深圳商報》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是聖殿還是賊窩? ──基督徒如何面對盜版?

曾陽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心安理得            有幾次,在教會聽到剛從故鄉回來的弟兄姊妹,談起回國的經歷和感受。除了感慨過去熟悉的環境已經發展到不認識的地步,以及興奮地列數吃了多少美食之外,還會 充滿成就感地提到,自己如何找到並購買了盜版的電腦軟体——微軟(Microsoft)的視窗(Windows)、Office,Adobe 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以及NortonUtilities,Autocad,CorelDraw等軟体。這些軟体,如果都買正版的,大概要花上數千美金。但回一次國,卻可以以區區幾十美金,就買齊了。             有時候,弟兄姊妹的談話還會轉向軟体公司,責罵它們的產品太貴了,“不得不盜版”。接著,可能會嘲笑軟体公司和各國政府防止盜版的措施,如何地愚蠢和無效。你可以聽得出他們的自豪:我們打敗了邪惡的廠商,為受壓榨的平民伸張了正義。            弟兄姊妹的盜版行為,不僅僅限於電腦軟体,還包括DVD和VCD。這些盜版的國內電視和電影的DVD和VCD,也在教會裡廣泛流傳著。購買的弟兄姊姊可能也 心知肚明,因為當初買的時候,或許店家就不避諱,要不然就價錢比正版便宜太多了。由於盜版的情形,在華人中相當普遍,教會裡的弟兄姊姊們也盜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這麼做嗎! 雙重懦弱            讓我們好好看看“盜版”這一個用詞。           “盜” 這一個字,也出現在“盜賊”、“強盜”、“竊盜”、“江洋大盜”等詞,但沒有一個是褒意的。商家為一件產品定了價格,某個人在不付這價錢的情況下就擅自取 用這產品,這就是偷竊。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事實。如果被偷的是電腦軟体或影視節目,那就是盜版了(為方便起見,本文中“盜版”可以作動詞、名詞或形容詞; 或指非法的軟体,或指偷竊、盜用軟体的行為)。            為什麼教會裡很多弟兄姊姊,對盜版的問題不注意、不關心、不在乎呢?為什麼能夠容忍、甚至接受自己或他人的盜版行為呢?以下是筆者苦思良久後,提出的一些理由。            首先,跟其它的偷竊比起來,盜版實在太簡單了。到任何商店偷東西,都可能被捉:或被店裡的員工看到,或被店裡的防盜系統偵測到。但軟体不一樣。軟体沒有形 体、看不到,多半是儲存在光盤上。因此,偷竊不會在眾目睽睽或攝影機監視之下發生。只要從朋友或同事那裡借來一版,即可以在辦公室或書房中盜製,沒有被捉 到的危險。            不但如此,翻版的軟体和原版是一模一樣的,沒人能發現我們用的是盜版。甚至可以透過網路,取得別人已經翻版好的軟体,聊以自慰:當初翻版的人才是盜版者。            人盜用軟体的另一個理由是:盜版者看不見盜版行為的受害者。不過,這是一種雙重的懦弱:盜版者逃避掉面對受害者的罪惡感,也躲開受害者爭取應得權利時所可能發生的衝突。 自欺欺人            是的,軟体不便宜。最常用的,如微軟和Adobe的產品,隨隨便便就上百美金。好的防毒軟体或電腦維修軟体,少說也四、五十美金。但是,看醫生也不便宜,雇 律師也不便宜,為什麼沒有人在得到醫生或律師的服務後,說:“對不起,價錢不合理。我拒付”,然後走出醫生的診所或律師的辦公室?因為怕損害自己的人際關 […]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拾彩虹盡頭的金鑰匙 ──基督教文學初探

莫非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基督教文學現象            隨意走進一家基督教書房,便可為現代基督教文學現象把個脈。成排成排的書籍是解經、神學、教會歷史、牧會指導和家庭輔導之類。文學書籍呢?也有,不過常被擺在邊陲不顯眼的地方,且只有少少幾本,算是基督教各類出版品的一點平衡。             隨意翻開一本基督教刊物,便可讀到信仰解析、時事評論、講道、見証等各類文章。幾十到上百頁的刊載文章中,文藝文章只有薄薄的幾頁。            若再追溯一下作者,雜誌中倒還讓人欣慰,有不少中國本土的作者。但走進基督教書房可就讓人氣餒了,大部分書籍作者是外國人,暢銷書排行榜歷歷名列的都是翻譯 書籍。這說明了什麼?大部分中國作者出手的文章,質和量都還不夠出書的水準。若再仔細閱讀一些架上的翻譯作品,更會發現有些翻譯文字粗糙,有些地方讓人一 頭霧水,不知所云。            說實在,文字事奉在中國也推廣多年了,也許我們應捫心自問:是否基督教書寫,只能停留在工具性的文字水準?“基督教出版”為何常予人第二流的印象?難道關於上帝和信仰的寫作,不應用第一流最精煉、最優美的文字來呈現?            然而書寫若要提升,便要進入文學的領域。目前我們所見的文學,在信仰中常被用來扮演宣傳工具,或只是怕教義枯燥而裹上的一層糖衣。難怪許多真具文學訓練的作者,會從基督教文學中退位了。結果,就出現了許多像我這樣半路出家的作者。            當初,我因呼召而進入文字事奉時,想瞭解西方基督教文學已有些什麼樣的作品。結果發現,自英國文豪魯益士和托爾金後又出現許多作者,令人欣然。然而也有個奇 怪現象,許多在屬世書店永不絕版的基督教文學經典作品,作者如弗萊瑞‧歐康納(Flannery O'Connor),沃科‧普西(Walker Percy),葛林‧格雷安(Greene Graham)等等,都堅不承認他們是基督徒作家(Christian writers),只稱自己是作家,剛好也是個基督徒(a writer happens to be a Christian)。那時十分不解有何差別,後發現這一微小差別,背後卻有著深重意義。            西方詩人艾略特曾說:“文學的偉大不能只用文學 標準來決定(意指還要有神學和倫理標準);但是我們必須記得,一件作品算不算文學,卻只能用文學標準來決定。”他強調的是,文學作品不能脫離文學規則。也 就是說,創作應有其自主性,不能拿來作任何價值觀傳遞的奴婢。前述幾位傳世作者和一般號稱“基督徒作者”的最大差別,就在寫作是為文學而作,而非只為傳揚 基督教而寫。弔詭的是,這些否認自己是基督徒作家的文學作品,反而比一般號稱基督徒作家的還要更深入民心,也流傳得更廣。我想是因為他們謹守文學本位,在 文學作品中十分自然地流露出他們的基督教信仰,而非用文學來包裝信仰、宣傳信仰,才會有如此輝煌的寫作成績和文學定位。            […]

No Picture
事奉篇

擴大我們的帳幕

          “要擴張你帳幕之地,張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長你的繩子,堅固你的橛子。”(《以賽亞書》54:2)           這一代基督徒作家正是被神呼召、被歷史選擇,來成為這個“積累”的一代。            基督教文學不僅是面對非信徒的,也可以是面對信徒的。 施瑋 本文原刊於《舉目》23期           什麼是基督教文學?基督教文學在文化宣教中有何意義和作用?這類理論性的文章以及先知性的呼籲,近年來越來越多,我就不在本文中重述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神這些年藉著對我寫作的帶引,讓我看見基督教文學寫作的寬廣領域,以及我所体驗的、獨特的寫作方式。            作為一個詩人、作家,信主以後走上文字事奉的道路,特別是從事基督教文學寫作,外人看來實在順其自然。似乎從世俗文學寫作轉為基督教文學寫作,只是作者信仰 身分的改變,和寫作內容上的改變。其實卻不然,這其中遇到許多生命上、神學上、觀念上,以及實際寫作實踐中的挑戰。我相信這些挑戰也是基督教文學創作中普 遍會遇到的。            華文的基督教文學寫作目前還處於拓荒階段,在神學觀念、文學理論、書寫實踐各個方面,幾乎都無例可循。剖開自己7年來在基督 教文學寫作道路上的摸索、掙扎和疑惑,為得是與更多同蒙此呼召、同擔此使命的弟兄姊妹們,共同來探討、建構基督教文學。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華文基督教文學 不僅在文本寫作、理論批評,也在作者團隊上有蔚為大觀的發展。 基督教文學審美的分別為聖 一、功夫在詩外            一個文學作家、詩人,在他一生的文學寫作中,審美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對文學審美的發展,構成了作家作品的不斷提高;而審美的改變,則構成了作家作品文風、乃至內涵的改變。            文學審美反映了作家世界觀、人生觀的深淺,甚至滲入了許多潛意識層面的,信仰和靈性的体驗。以我自己的体會,對於一位非基督教家庭出身,童年、青少年,甚至 成年後,都生活在非基督教文化社會環境中的基督徒作家來說,從事基督教寫作最難跨越、最花功夫、卻又是最關鍵的,就是“審美”更新。            有句老話:“功夫在詩外”。怎樣的生命,就會寫出怎樣的作品。主動去經歷生命的歷練,懇求主在生命中做修剪、雕刻的工作,是一個基督徒作家最重要的詩外“功夫”。一個作家的生命体驗和思想深度(屬靈看見),將在文字中暴露無遺,我們不能不懷誠惶誠恐之心。            雖然基督教文學是非常廣的概念,但我認為基督徒寫的傳遞聖經世界觀的文學作品,是廣義的“基督教文學”中的核心部分。            為什麼華文基督教文學在主流文學中沒有足夠的影響力?我們並非缺少非基督徒或文化基督徒寫的,受基督教和聖經思想影響的華文作品,恰恰是缺少了有生命的基督徒,能將生命與信仰傾注其中、傳遞純正聖經信息,又具備文學價值的“核心作品”。            曾有學者研究認為,中國當代大多數著名的作家,作品都曾受基督教深淺不同的影響,甚至不乏取自聖經題材的作品。但這些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作品,和有基督徒身分的知名作家,並沒能形成華文的基督教文學。            基督教文學的“核心”類作品,需要寫作者將自己的生命和文學審美放上祭壇。但是,對於一個文學寫作者來說,有時文學審美甚至重過自己的生命。所以,“審美更新”是非常困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