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不需担心

小灶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按同名小说改编、最近上映的《达芬奇密码》很是热卖了一下。电影和小说表达的基本意思一样:基督教两千年来竭力掩盖的惊天秘密终于曝光:原来耶稣未死于十字架的酷刑,反而和抹大拉的马利亚结婚生子;血统被一秘密会社保存至今。        好像为教会骗人的指控继续作証似的,最近又公诸于世的《犹大福音》,亦轰动一时。根据此卷,原来犹大背上卖耶稣的罪名,是被冤枉了。真相被掩盖了两千年,当 然又是教会做的好事!一时之间,风雨飘摇;惊呼“基督教完了!”之声不绝于耳。甚至很多信徒也颇感困惑:里面的声音告诉他们,事情不是这样的;但外面的问 题又该如何解释呢?         解释其实不难,只要你有时间,随便上网查查,或到图书馆找资料看看,专家学者们的意见不难发现。《达芬奇密码》与历史 事实的关系,大约只有《天龙八部》可比;而要根据《犹大福音》来重建基督教历史,大约就像根据《西游记》来研究唐三藏取经。但若我没时间怎么办呢?而且类 似的东西日后可能还会出现,我的信仰岂不也要惶惶不可终日──直到我搬到一专家学者附近作邻居?        所以本文不打算从细节和技术的层面来处理这两件事(或者其他类似的问题),而是从一个更基本的层面来说明,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它们:为什么我们不需要担心?        这要从圣经的“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说起。自启蒙运动以来,一些人相信人的理性至上,否定启示的可能。因此只把圣经当作一本人的作品,并常常用比历史学家们对待其他历史 文献严苛得多的标准(有时甚至到了荒谬的程度)来研究它。它不是証明了没有神;相反地,它以没有神(或者即使有神,祂也不可能在历史中向我们启示)为基本前提。        高等批判在学术史上经历了几个阶段:历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编撰批判(redaction criticism),以及现在学术界方兴未艾的文学批判(literary criticism)等等。它们“不証自明”的前提包括:圣经的记载都做了“宗教美化”,所以要“去宗教化”;圣经都是西墙东补拼凑出来的,所以要找出原 始的材料……等等。最后的诉求都是“还历史的本来面目”,言外之意则是,我们都被早期基督教(有意或无意地)欺骗了。         由于其根本前提所限,高等批判大多只关心圣经在历史中如何出现、成典和传承等问题,对圣经本身所要表达的内容和信息,则根本否定或忽略。伴随圣经的高等批判而来的,就是自由派神学。这也就是很多人读那段时期的神学著作,发现与圣经经文和内容关系不大的原因。         不过,虽然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人的理性充满信心,人的理性却让他们失望。在一次次无功而返之后,随着自由派神学的衰落,高等批判也开始转移注意力,越来越关心圣经本身的信息了──此即文学批判,即单从圣经文本的角度来研究圣经。        所以从事早期高等批判的学者,即使在他们自己的阵营里,市场也越来越小。有人怀疑这就是当初有人把这场本来在学术界的争论,拿到大众来炒作的原因。这大约就是发现《犹大福音》的全部意义。        那《达芬奇密码》呢?切,人家不是告诉你这是“文学作品”吗?可作者本人不是声称“有严格的历史考証”吗?废什么话!当然有“历史考証”:其最有分量的部 分,充其量就是现在被学者们丢在垃圾桶里的那些东西。“严格”与否,就看对什么人来说啦!对有心吸引眼球或要进行“宣传教育”的人来说,这当然是严格的; 对真心寻求真理的人来说,就不值一哂了。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书介﹕《重识耶稣》

文╱曾思瀚 海风╱译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达芬奇密码》一书似乎是当前美国最热门的话题,根据这部小说所拍摄的电影也已在各地的电影院上映。如此轰动的现象,使许多圣经学者与神学学者跳上了游行队伍 前面的乐队车,从基督徒的角度对这本书以及这部电影作出适当的回应。这些作品中最新的一本是《重塑耶稣:达芬奇密码和其他玄疑小说没有告诉你的》(注)。 它已与电影在5月19日同步发行。由于作者的好意,我有幸在它问世前,拜读了这本书最后的草稿。这是一本智力与心灵的宴飨,也是我希望如果我有时间和专业 能写出来的一本书(偏偏我都没有)。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本出于爱而写成的书,是作者钻研一生的心血,只为了一个美好的目标。这是我们期盼了很久的作品。        虽然已经有其他学者许多出色的作品,但不是有太多作品能达到本书的广度和深度。本书是由此领域中两位杰出的学者合著的。华理士(Daniel B. Wallace)以其时代尖端的著作《希腊文法进阶》(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而闻名,该书得到许多神学院的采用。他也是国际知名的圣经手抄本专家。        索伊(M. James Sawyer)则是即将问世的Survivor’s Guide to Theology(暂译《神学求生指南》)的作者,该书将由校园书房出版社(Campus Evangelical Fellowship Press)译成中文,紧接着英文版出版。两人结合了彼此的专业──华理士的新约训练和索伊的历史神学训练;科莫索斯基(J. Ed Komoszewski)嫺熟的写作风格与新约研究,使这部杰作更值得参考。由于在圣经研究、历史神学和系统神学间的平衡,使得最后的成品非常出色。当我 愉快地阅读这本书时,不禁联想到,还有哪本书能使这些不同领域的专家聚在一起,探讨同一个问题呢?         这本书也很鲜明地反对一个错误的信念, 即认为从历史╱系统神学所得到的历史正统,与日新月异的圣经研究所得到的新洞见是不一致的。这两个学科互相合作的结果,为电影《达芬奇密码》提供了一个完 美的答案。读者不应认为这本书只是对这部电影的回应而已,它所作的要远大于此。这部电影只是这本迟来的护教作品的起点而已。         以逻辑的风格,本书从耶稣的起源开始谈起。借着查考其来源,本书列出了有效来源的标准,也对其他无效的来源进行了对比。然后,它开始鉴别并描述历史上的基督。最后,它的讨论并不限于圣经,也讨论了基督教与古代类似耶稣故事的虚构神话。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资讯小方块

       小说《达芬奇密码》的出版与电影的播映,对教会的确造成一定的搅扰。本刊编辑部特为想进一步了解的读者,整理网上相关的资源如下: 1. 《达芬奇密码》评论专辑。基甸连线: http://www.godoor.net/jidianlinks/cd/dvc.htm 2. 揭开达文西密码的面纱(多篇):陈韵琳 http://life.fhl.net/Culture/davincode/index.htm 3. 《达文西密码》:孰真?孰假?(何启明,165张中文讲座投影片。非常适合教会播放讲解) http://www.ebenezerhall.org 4. 影音使团 《达文西密码》真相: http://www.media.org.hk/davincicode/index.asp 5. Burnstein, Dan Edited, Secret of the Da Vinci Code: The Unauthorized Guide the Mysteries Behind The Da Vinci Code. […]

No Picture
职场生活

何不休息? ──基督徒的时间管理

Dennis McCann、钱保罗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一、没任何嗜好的人 通常我最怕人家问我闲暇时做什么消遣。不是因为我没有喜欢做的事情,而是我没有时间去做。        几年前参加高级管理班培训,学员问卷要我们列出有什么嗜好,以便按兴趣编组。没想到,最大的一组,是一群不休息、也没有嗜好的人(Rest-less and Hobby-less People)。        不是我们这些人在工作以外,没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是问卷要求我们写出,实际花了多少时间去进行这些嗜好,我们的答案是“零”!         从我们时间分配的真实记录来看,工作是我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我们的唯一嗜好就是工作。我们这些人早已超过为五斗米折腰的经济实力,很多人都拥有华屋美车,因此是自愿选择作工作的奴隶的。其中不乏基督徒,甚至是教会领袖。         旧约圣经不是说,人要“汗流满面才能糊口”吗?被人家当作是工作狂(workaholic)有什么不好呢?不努力哪里会成功!我们的父母亲不是从小就告诫“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吗!         问题在于我们到底是为谁打工?为什么忙碌?我们的心看重的是什么?谁是我们心里真正的老板?谁是我们一天时间表的主人?是我们自己、是上帝,还是撒但?        有人说基督徒时间管理的优先级,应该是把花时间亲近上帝排在第一,照顾好自己的健康第二,建立好家庭和人际关系第三,工作第四。我们的真实光景如何?        这是基督徒的职场伦理系列文章之八,上帝呼召我们不要随波逐流,要我们活在更高的祝福里面。上帝要求我们要擅长数算我们活在世上的日子,也就是说要管理时间,作时间的主人,不要被时间牵着鼻子走。         这不容易。核心秘诀是我们需要学会让上帝作我们时间表的主人,捷径是改变我们的心,知道工作不是今生的全部。上帝交给我们照管的,还有健康、家人、朋友、社 会、文化、国家和名誉──我们的名誉以及上帝的名誉(荣耀)。工作固然重要,上帝要我们认真工作才能糊口,工作是有意义的,也能够带给自己和别人祝福。但 是,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工作,乃是为了荣耀神。不要为了自己的成就感、满足感,甚至是逃避家庭或人际关系,就把自己卖给了工作。        针对现代人的极端忙碌,我们的建议是:何不休息一下,停下来,走出工作;掉转头,做一些工作以外的事情。 二、静静与上帝约会 几年前我颈椎软骨突出,经常头晕手麻。主要是由于工作压力造成肩膀肌肉长期紧张,再加上整天拿着电话的姿势,以及盯着电脑银幕读邮件的姿势,造成了肩颈病。 医生说这是职场上成功人士难以避免的,医治的方法有3条路可以选择:         首先,治本的办法就是换个工作。不过一般来说,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去做。 第二个方法没有那么难,但是也少有人做得到,那就是多运动。通常忙碌的经理们,做运动最多只有两三个星期的热度,就不能坚持下去。所以医生常被问,有没有什么药丸,可以一吞就解决问题,无奈答案是没有。         […]

No Picture
透视篇

书后欲题三百问 ──无神论在中国

友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前言:中国社会目前普遍流行的观念:金钱高于人情,人情高于公平,公平高于正义,个人高于家庭和全社会。这是史无前例的道德大滑坡。究其原因,正是中国近代百年,尤其是这几十年来,唯物主义思想于民众心理深层扎根,以及近20年来西方人本主义输入的结果。          笔者在2003年初回大陆期间,花了大量时间浏览在各书店展售的图书,并“扫描”了中小学课本,试图从侧面了解,目前这种唯物、唯人、唯科技,把基督信仰等同于迷信的心态,在当代中国是如何培育和巩固的。 下面的浅显分析,谨供关心福音事工的同道参考指正。 一、知识爆炸与出版繁荣          当前中国图书的发行,种类繁多,其速度也前所未见,每周都有不少新书上世。我认识的几位出版界朋友说,任何一本书,上市一周后若销量不佳,立刻就会从架上撤下来,让道给新书。书店的人潮,一点也不逊于百货商场和饭店。          中小学12个年级的课本(小学有数学、语文、英语、音乐、美术、自然、社会、常识、思想品德;中学有数学、代数、几何、语文、英语、物理、化学、生物、地 理、历史、思想政治)叠起来足有半人高。再加上五花八门的考试指南和升学辅导书籍,一个人高中毕业时学过的课本,已高过了头顶。           仅此管中窥豹,已使我体会到知识迅速膨胀对现代人的压力。学校的学生,有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以“与时俱进”;加上家长的期盼和学校的攀比,每个学子都不得不全力 与知识热浪的巨大涡流搏击。他们没有时间读报、看小说、看影视节目,也少有人如同北美青少年那样,天天泡在电玩里。至于宗教信仰,不仅政府明文不许向大中 小学生讲论,孩子的父母和孩子自己的时间表,也难允许他们思考。 二、信息的选择性灌输           其实,过去百年涌起的信息浪潮,许多科研和考古学成果,可以帮助人们理解圣经中神的话,这是古人不曾有的机会。然而,在政府严格控制下,与唯物主义、人本主义和科学主义相悖的信息,都被隔离在国人的认知范围之外。         目前发行量最大的图书,是各类升学辅导和考试指南。其次是科技图书和各版本的教科书。经济管理类(特别是股票和房地产类)书籍,也很热门。         名人传记和中国文化类图书,比以往丰富了许多。但这些书的字里行间,都渗透著唯物、人本和科学至上的思想。中小学课本更是完全以此三个主义为指南。          顺便提一下外国译文书籍,只要和此三个主义不冲突的图书,引进是很快的。例如,在美国畅销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和Living History,已被译成书名《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和《亲历历史──希拉里回忆录》,热销中国。          当然,与文革及其以前相比,宪法中提及的宗教信仰自由,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保护。但是,正如在中学思想政治课本中,提到宪法内容和国家宗教政策时所讲的,国家一方面表明民众有信仰的自由,另一方面坚持无神论,强调有理直气壮地宣传无神论的自由。 […]

No Picture
透视篇

让我们回家吧! ──透视大陆青少年离家出走成风的现象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2004年11月11日,已经是第三次离家出走的梁攀龙和另一名孩子偷偷地从起落架上爬上了由云南昆明飞往四川重庆的航班飞机底部,幻想着进行人生的又一次”单飞”──离家出走去寻找刺激。         飞机起飞后,梁攀龙本能地抓住了栏杆,而另一名孩子却不幸从高空坠地身亡。在万米高空经历了严重缺氧、极度寒冷的”魔鬼旅程”,梁攀龙总算侥幸地依靠穿过行李舱的一根通风管道才保住了性命,得以生还。          几天以后惊魂未定的梁攀龙的父母终于见到了死里逃生的儿子,然而让所有人感到吃惊的是,梁攀龙面对情绪激动的父母,竟然没有一丝反应,那种冷漠让人实在不敢相信他还只是一个不足14岁的未成年人。那么他出走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记者调查得知,梁攀龙的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母亲虽然留在他身边,但平时和孩子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梁攀龙自从小学五年级迷上网络游戏以后,就经常为此离家出 走,一开始父母还寻找儿子,后来干脆任其发展,因为梁攀龙一般出走几天后就会回家。但经过这次事件以后,梁攀龙的母亲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管不住孩子的心了。 相对无言的两代之间          令人震惊的不单是梁攀龙的这次“死里逃生历险记”,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年纪小小的翘家客对亲情,对父母,甚至对世界,对人生的冷漠态度。下面是这位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面,面无表情的小男生和记者的一段对话:         记者:你和父母的关系怎么样? 梁攀龙:不是很好。 记者:平时你能见得着爸爸吗? 梁攀龙:平时见不到。 记者::那平时你爸都干嘛去啊? 梁攀龙:在外地工作。 记者:那你见不到他,怎么还和他关系不好呢? 梁攀龙:见不到关系就不好,不说话关系肯定就不好了。 记者:那你跟妈妈关系怎么样? 梁攀龙:还好,但就是说不到一块儿……         两代之间的话不投机,相对无言,已经是今日中国许多家庭中很普遍的现象了。不管是用“代沟”或是用其他什么名词来解释,一个事实是,许多孩子们对父母的说教已经不屑一顾,甚至懒得和父母说话,而父母们则陷入不知如何才能博得儿女们“金口一开”的苦恼之中。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真的有些家长在万般无奈下只得接受儿女们提出的建议,用电子邮件来和儿女们进行聊天和沟通,而电子邮件传送的两端,是生活在同一栋房子,同一个屋簷下的两代人,中间隔着的,是那扇紧闭着的孩子卧房的门﹗ 低龄化的翘家群体         中国近年来中小学生翘家的人数不断上升,从广东到青海,每个大小城市每年都有成千上百的孩子离家出走。仅广州地区,这些年来每年就大约有一千个青少年离家出 走,其中80%是小学五六年级的学生或初中生。连远在大西北的西宁市,每年也有四百多人悄悄收拾行李,结伴或独自离家出走。          相关的调查发现,离家出走的青少年有如下特点:14岁是青少年离家出走的高峰年龄;初中生占离家出走总数的73.65%;男生多于女生;以小学五六年级和初中二三年级学生居多;城镇青少年居多。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圣经关于生态环保的启示——兼论基督徒如何作光作盐

大斌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生态与环境的日益恶化,几乎人人都能感受到,这是当代人类面临的最大危机和挑战之一。那么,在这些事上,神到底要让基督徒学什么功课?要让我们做出怎样的见証来荣耀神呢? 一、爱美懂美享受美            在《创世记》1:1-25中,神在造人之前先造万物,对所造的一切,都“看着是好的”,强调了5遍。            “神看着是好的”,这是美感的源头。人类求真、求善、求美的意念和审美的能力,都是神赐下的,有神形象的印记。我们的神,是真、善、美永恒的本体。             因此,环保的出发点,不仅仅是为了人类狭隘的利益(实际是罪欲),甚至不仅仅是出于对“神看着是好的”的“大自然”的敬畏,也要有一份爱美、惜美、懂美、享受美的心意。 二、履行管家的职责          《创世记》1:26-28,2:15中,明确了人要履行管家之职。            管家职事的观念所包含及强调的是,上帝把治理大地的职责交给拥有祂的形象的人类;而人与上帝立约,负责看守管理大地。换句话说,人是上帝的管家,要对上帝负责。            可是也有人把相关经文误解为,“神造自然是为了人,并将自然授予了人,人类理所当然可以主宰自然”,因此人类可以任意开发、享受自然。比如美国加州大学洛杉 矶分校(UCLA)已故历史学家林恩‧怀特,就有此误解。怀特在1970年写道:“除非我们放弃基督教教义所说的,自然的存在就是为了服务于人类,否则我 们就得继续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生态危机。”            整本圣经,从旧约到新约,都强调一切属于神。神赋予人的,是管家的职责。主耶稣也用比喻说,信徒是代表神做管家的。人既然只有管家的职分,怎么可以作自然的主宰,并无度索取以满足贪欲呢?人真正所需的,神已供应,神所造的万物岂是为了满足罪人的贪欲呢? 三、汗流满面得糊口            人犯罪堕落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破坏神的创造物,满足和遮盖自己的罪(《创》3:6-7)。           人违背神的命令,吃了那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后,产生的第一个反应,便是“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这就是人破坏生态体系的开始。而地也为人的缘故受咒诅,人被赶出了和谐完美、丰富无缺的乐园,从此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            人既落在贪心和恶欲之中,除非得到神的救恩,就永不会满足。顺着罪势直滑的结果,就是今日的惨境。 四、断不可“以邻为壑”            以邻为壑,语出《孟子‧告子下》,本意是把邻国当作泄洪的水泊,是损人以利己之举。这和律法的总纲,“要爱人如己”、“爱邻舍如同自己”,完全相反。可是多少人对此无知无觉,麻木不仁。           例如,有的人,明知随意倾倒化学品废弃物,会污染环境,必定要受到惩罚。他们不敢在本地倒,就花钱倒到外地;不敢在城里倒,就雇人倒到乡下(《 深圳商报》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是圣殿还是贼窝? ──基督徒如何面对盗版?

曾阳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心安理得 有几次,在教会听到刚从故乡回来的弟兄姊妹,谈起回国的经历和感受。除了感慨过去熟悉的环境已经发展到不认识的地步,以及兴奋地列数吃了多少美食之外,还会 充满成就感地提到,自己如何找到并购买了盗版的电脑软体——微软(Microsoft)的视窗(Windows)、Office,Adobe 的Photoshop和Illustrator,以及NortonUtilities,Autocad,CorelDraw等软体。这些软体,如果都买正版的,大概要花上数千美金。但回一次国,却可以以区区几十美金,就买齐了。             有时候,弟兄姊妹的谈话还会转向软体公司,责骂它们的产品太贵了,“不得不盗版”。接着,可能会嘲笑软体公司和各国政府防止盗版的措施,如何地愚蠢和无效。你可以听得出他们的自豪:我们打败了邪恶的厂商,为受压榨的平民伸张了正义。            弟兄姊妹的盗版行为,不仅仅限于电脑软体,还包括DVD和VCD。这些盗版的国内电视和电影的DVD和VCD,也在教会里广泛流传着。购买的弟兄姊姊可能也 心知肚明,因为当初买的时候,或许店家就不避讳,要不然就价钱比正版便宜太多了。由于盗版的情形,在华人中相当普遍,教会里的弟兄姊姊们也盗得心安理得: 大家都这么做吗! 双重懦弱            让我们好好看看“盗版”这一个用词。           “盗” 这一个字,也出现在“盗贼”、“强盗”、“窃盗”、“江洋大盗”等词,但没有一个是褒意的。商家为一件产品定了价格,某个人在不付这价钱的情况下就擅自取 用这产品,这就是偷窃。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如果被偷的是电脑软体或影视节目,那就是盗版了(为方便起见,本文中“盗版”可以作动词、名词或形容词; 或指非法的软体,或指偷窃、盗用软体的行为)。            为什么教会里很多弟兄姊姊,对盗版的问题不注意、不关心、不在乎呢?为什么能够容忍、甚至接受自己或他人的盗版行为呢?以下是笔者苦思良久后,提出的一些理由。            首先,跟其它的偷窃比起来,盗版实在太简单了。到任何商店偷东西,都可能被捉:或被店里的员工看到,或被店里的防盗系统侦测到。但软体不一样。软体没有形 体、看不到,多半是储存在光盘上。因此,偷窃不会在众目睽睽或摄影机监视之下发生。只要从朋友或同事那里借来一版,即可以在办公室或书房中盗制,没有被捉 到的危险。            不但如此,翻版的软体和原版是一模一样的,没人能发现我们用的是盗版。甚至可以透过网络,取得别人已经翻版好的软体,聊以自慰:当初翻版的人才是盗版者。            人盗用软体的另一个理由是:盗版者看不见盗版行为的受害者。不过,这是一种双重的懦弱:盗版者逃避掉面对受害者的罪恶感,也躲开受害者争取应得权利时所可能发生的冲突。 自欺欺人            是的,软体不便宜。最常用的,如微软和Adobe的产品,随随便便就上百美金。好的防毒软体或电脑维修软体,少说也四、五十美金。但是,看医生也不便宜,雇 律师也不便宜,为什么没有人在得到医生或律师的服务后,说:“对不起,价钱不合理。我拒付”,然后走出医生的诊所或律师的办公室?因为怕损害自己的人际关 系,怕别人打、怕别人告、怕别人不喜欢自己。但是我们却常不把软体公司或影视公司当成人,反而把它们想成邪恶、贪心、库存千万的财团,而合理化自己的行 […]

No Picture
事奉篇

重拾彩虹尽头的金钥匙 ──基督教文学初探

莫非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基督教文学现象            随意走进一家基督教书房,便可为现代基督教文学现象把个脉。成排成排的书籍是解经、神学、教会历史、牧会指导和家庭辅导之类。文学书籍呢?也有,不过常被摆在边陲不显眼的地方,且只有少少几本,算是基督教各类出版品的一点平衡。             随意翻开一本基督教刊物,便可读到信仰解析、时事评论、讲道、见証等各类文章。几十到上百页的刊载文章中,文艺文章只有薄薄的几页。            若再追溯一下作者,杂志中倒还让人欣慰,有不少中国本土的作者。但走进基督教书房可就让人气馁了,大部分书籍作者是外国人,畅销书排行榜历历名列的都是翻译 书籍。这说明了什么?大部分中国作者出手的文章,质和量都还不够出书的水准。若再仔细阅读一些架上的翻译作品,更会发现有些翻译文字粗糙,有些地方让人一 头雾水,不知所云。            说实在,文字事奉在中国也推广多年了,也许我们应扪心自问:是否基督教书写,只能停留在工具性的文字水准?“基督教出版”为何常予人第二流的印象?难道关于上帝和信仰的写作,不应用第一流最精炼、最优美的文字来呈现?            然而书写若要提升,便要进入文学的领域。目前我们所见的文学,在信仰中常被用来扮演宣传工具,或只是怕教义枯燥而裹上的一层糖衣。难怪许多真具文学训练的作者,会从基督教文学中退位了。结果,就出现了许多像我这样半路出家的作者。            当初,我因呼召而进入文字事奉时,想了解西方基督教文学已有些什么样的作品。结果发现,自英国文豪鲁益士和托尔金后又出现许多作者,令人欣然。然而也有个奇 怪现象,许多在属世书店永不绝版的基督教文学经典作品,作者如弗莱瑞‧欧康纳(Flannery O’Connor),沃科‧普西(Walker Percy),葛林‧格雷安(Greene Graham)等等,都坚不承认他们是基督徒作家(Christian writers),只称自己是作家,刚好也是个基督徒(a writer happens to be a Christian)。那时十分不解有何差别,后发现这一微小差别,背后却有着深重意义。            西方诗人艾略特曾说:“文学的伟大不能只用文学 标准来决定(意指还要有神学和伦理标准);但是我们必须记得,一件作品算不算文学,却只能用文学标准来决定。”他强调的是,文学作品不能脱离文学规则。也 就是说,创作应有其自主性,不能拿来作任何价值观传递的奴婢。前述几位传世作者和一般号称“基督徒作者”的最大差别,就在写作是为文学而作,而非只为传扬 基督教而写。吊诡的是,这些否认自己是基督徒作家的文学作品,反而比一般号称基督徒作家的还要更深入民心,也流传得更广。我想是因为他们谨守文学本位,在 文学作品中十分自然地流露出他们的基督教信仰,而非用文学来包装信仰、宣传信仰,才会有如此辉煌的写作成绩和文学定位。            […]

No Picture
事奉篇

扩大我们的帐幕

          “要扩张你帐幕之地,张大你居所的幔子,不要限止;要放长你的绳子,坚固你的橛子。”(《以赛亚书》54:2) 这一代基督徒作家正是被神呼召、被历史选择,来成为这个“积累”的一代。 基督教文学不仅是面对非信徒的,也可以是面对信徒的。 施玮 本文原刊于《举目》23期           什么是基督教文学?基督教文学在文化宣教中有何意义和作用?这类理论性的文章以及先知性的呼吁,近年来越来越多,我就不在本文中重述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神这些年借着对我写作的带引,让我看见基督教文学写作的宽广领域,以及我所体验的、独特的写作方式。            作为一个诗人、作家,信主以后走上文字事奉的道路,特别是从事基督教文学写作,外人看来实在顺其自然。似乎从世俗文学写作转为基督教文学写作,只是作者信仰 身分的改变,和写作内容上的改变。其实却不然,这其中遇到许多生命上、神学上、观念上,以及实际写作实践中的挑战。我相信这些挑战也是基督教文学创作中普 遍会遇到的。            华文的基督教文学写作目前还处于拓荒阶段,在神学观念、文学理论、书写实践各个方面,几乎都无例可循。剖开自己7年来在基督 教文学写作道路上的摸索、挣扎和疑惑,为得是与更多同蒙此呼召、同担此使命的弟兄姊妹们,共同来探讨、建构基督教文学。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华文基督教文学 不仅在文本写作、理论批评,也在作者团队上有蔚为大观的发展。 基督教文学审美的分别为圣 一、功夫在诗外            一个文学作家、诗人,在他一生的文学写作中,审美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对文学审美的发展,构成了作家作品的不断提高;而审美的改变,则构成了作家作品文风、乃至内涵的改变。            文学审美反映了作家世界观、人生观的深浅,甚至渗入了许多潜意识层面的,信仰和灵性的体验。以我自己的体会,对于一位非基督教家庭出身,童年、青少年,甚至 成年后,都生活在非基督教文化社会环境中的基督徒作家来说,从事基督教写作最难跨越、最花功夫、却又是最关键的,就是“审美”更新。            有句老话:“功夫在诗外”。怎样的生命,就会写出怎样的作品。主动去经历生命的历练,恳求主在生命中做修剪、雕刻的工作,是一个基督徒作家最重要的诗外“功夫”。一个作家的生命体验和思想深度(属灵看见),将在文字中暴露无遗,我们不能不怀诚惶诚恐之心。            虽然基督教文学是非常广的概念,但我认为基督徒写的传递圣经世界观的文学作品,是广义的“基督教文学”中的核心部分。            为什么华文基督教文学在主流文学中没有足够的影响力?我们并非缺少非基督徒或文化基督徒写的,受基督教和圣经思想影响的华文作品,恰恰是缺少了有生命的基督徒,能将生命与信仰倾注其中、传递纯正圣经信息,又具备文学价值的“核心作品”。 曾有学者研究认为,中国当代大多数著名的作家,作品都曾受基督教深浅不同的影响,甚至不乏取自圣经题材的作品。但这些受基督教文化影响的作品,和有基督徒身分的知名作家,并没能形成华文的基督教文学。            基督教文学的“核心”类作品,需要写作者将自己的生命和文学审美放上祭坛。但是,对于一个文学写作者来说,有时文学审美甚至重过自己的生命。所以,“审美更新”是非常困难的。            我自己起初就抱持着与世俗文学相合的“文学审美”,以属地目光来写属天启示。直到圣灵清楚地启示我“放弃你的审美”,才逐渐有意识地转入“以属天的目光来写属地生活”。 二、分别为圣的割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