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从韩国人质事件说起

罗惠强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阿富汗绑架案       2007年阿富汗时间的7月19日下午,23名韩国教会派出的义务医疗人员,乘坐一辆租用的公共汽车,从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前往南部重镇坎大哈,途中被塔利班绑架。消息传出,举世震惊。          其实阿富汗塔利班分子绑架人的事件不时传出,今年以来,分别有记者、司机、医务人员、士兵、排雷工作者、外国游客甚或当地居民等被绑架。本次韩国盆唐泉水教会派出的义工医疗队一行22人,以及一名导游,全部被绑架,是阿富汗有史以来绑架人数最多的一次。         塔利班分子以人质的生命,作为换取被阿富汗政府拘捕的塔利班成员的筹码。但阿富汗政府强硬地表示,不再接受交换人质的条件。故塔利班分子先后杀害两名韩国人质,更扬言要继续杀死手上所有的人质。         直到笔者截稿为止,除了两名生病的女人质获释外,塔利班既没有承诺不再伤害人质,也没有让身体不适的人质得到适当的医疗和药物。人质生命的安危使人担心!(注) 谁该负起责任         人质救援事件经过三个星期还未落定,世界各地的关心者,从爱心的忧虑,渐渐转向理性的省思,许多人问道:这次悲剧可否避免?谁要负责任?         由于这次人质是一所韩国教会派出的医疗队,该教会自然成了众矢之的。许多人批评他们欠缺危机意识,才会派这些义工团体(他们称之为短宣),到这些高危地区去作服务工作。又有人表示,伊斯兰与基督教世界一向不和,韩国教会太急进的差人前去,属于对生命不负责任,云云。         相信韩国教会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团体,面对这不幸事件、人质家属的查询和社会大众的言论,会有深入的省思。不过笔者认为,这次挟持人质事件,塔利班分子从未表示与韩国人质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有关。         事实证明,这次事件彻头彻尾是一宗恐怖活动,与人质属何种国籍、何种宗教、进行何种工作,完全无关──就是穆斯林,在阿富汗也有被塔利班分子挟持、作为人质交换战俘的可能(所以很多比较温和的穆斯林,都不承认那些人是真的穆斯林)。 特别小心之处         由于塔利班分子打着伊斯兰神学士的旗号,引致很多人不禁问,伊斯兰究竟是什么?也有不少基督徒问,到底为什么,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之间产生这么多的仇恨和成见?         其实伊斯兰世界兴起时,正值崇尚基督教的拜占廷帝国衰落之际。所以在中东以至欧洲的历史中,伊斯兰与基督教之间充满了兵戎相见的场面,不仅酿成了仇恨,也形成了许多牢不可破的观念。因此,当我们进入伊斯兰世界分享信仰时,确实有不少细节需要特别小心。 宣教士         今天很多基督教会都努力遵行耶稣所颁布的大使命,派出工人到创启地区去传福音。被教会差出的人总被称为宣教士。但很多人不知道,在西方世界完全正面的“宣教 士”一词,在伊斯兰世界却是完全负面的字眼,因为他们以为,“宣教”这一词,是表示以美国为首的基督教国家派人进到他们当中,进行颠覆破坏的政治活动。所 以“宣教士”一词,就等同间谍,或是美国的走狗!         笔者认为,如果能用一个可减少误会的名词(如“福音工作者”之类)来代替“宣教士”,也许会有好处。         为什么伊斯兰世界硬要把单纯的宗教活动,与复杂的政治混为一谈呢?政教不是应该分离的吗?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自由”的随想

叶卫平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常常在北美教会中听到以下的说词:“感谢上帝给我们自由敬拜的环境。”这没有错,“凡事……感谢”(《腓》4:6),礼拜天可以自由地在礼拜堂里聚会敬拜,绝对应当感恩无疑。         不过,回响之余,却也常想起古今中外遭受各样逼迫的圣徒们。这篇文章,其实写在好几年前,是因为,那日子有八位北美基督徒在阿富汗被绑架。感谢神,他们后 来全数获释。今天,二十多位韩国基督徒在阿富汗又被劫持,行文之际,其中两位已经为他们所事奉的主献身,其余众人,仍系囹圄。 莫非自由是北美等地的教会独有的特权?          2000多年前,在古巴比伦,有一位希伯来人但以理。他曾轰轰烈烈地干过一番大事业,为后世所称道欣赏。然而,拜读《但以理书》,发现但以理的一生,倒似是宁静淡泊的日子居多。他的周遭,应无今日北美教会的培灵会、奋兴会、布道会、主日学等各种可以自由安排的活动。          不过,神的仆人但以理不怎么在乎巴比伦的“大小气候”如何,也不信奉“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一套聪明人的哲学。他在“伴君如伴虎”的日子里,不畏强权,不畏 人言,不畏火窑,不畏狮子坑。他的信仰,不是股票、薪水、职位的函数,也不能被强权、人言、火窑、狮子坑所绊羁和摧毁。 后人赞美上帝,也心仪称誉:好个但以理!          流年似水,逝者如斯,人面桃花,星移物换。事过境迁2000多年,也敢动问:上帝的子民,今又如何?          不需在古老的子曰诗云中查考。中国的王明道,他“发光如星”(《但》12:3)的一生,只不过在刚过去的上一世纪。王明道的境遇,似乎不同于但以理,他没有被抬举当官,也没有服事帝王的份儿,倒是,为了基督的缘故,他被关到监牢里去了,而且并不是含糊的一年半载了事。         王明道的铁窗半生,绝无今日北美教会的高朋满座、锦上添花、升官炒股、添丁发财、长春藤、医学院、培灵会、奋兴会、布道会、主日学等各式热闹活儿,不过一 点儿也不须怀疑,王明道每天一定会数次朝着新耶路撒冷俯伏敬拜。正因如此,他可以把出狱通知书递回去给狱卒,正气凛然地转身再步入牢房,为真理的缘故“把 牢底坐穿”。          此“不战而屈人之兵”也。高风亮节!笔者若是那狱卒,单是面对这千秋正气,便可汗颜折服。信不信?被扔到狮子坑的但以理和自愿再入牢房的王明道,比在高朋满座、锦上添花、培灵会、奋兴会、布道会、主日学等各式热闹活儿中嘻嘻哈哈的我们,更懂得自由的真谛。         今天,有许多主内的弟兄和姊妹,正在中国、中东和世界其它地区遭受拘押,以宣扬基督的罪名被控,受苦。然而,镣铐、铁窗,拦阻不住振翅的灵魂。又有谁可以 说,但以理、王明道、以及被囚禁受苦无数不知名的神的子民没有自由?自由绝不是北美教会的特权。有基督同在的地方就有自由!自由,在于上帝的同在,在于能 自由地向世界的威逼利诱和个人的邪情私欲说“不”,在于有权柄和力量说:“撒但退去罢”(《太》4:10)。神的子民与主同行,有谁,有什么地方,有什么 力量,可以剥夺他们真正的的自由?没有。          这就是为什么,使徒保罗能够字字铿锵,向世界说出那惊天动地的宣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立比书》4:13)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自由”地区的基督徒,比较起北美的基督徒来,他们享有更大的自由。为什么?因为在逼迫中,除了对神的完全信靠顺服,他们甚至没有“自由选择”的余地。然而,正是这样的“不自由”,使他们得到了最大、最美的自由。         回头来看,北美的自由敬拜当然是赏心乐事,但除了自由敬拜之外,我们不可否认,自由的北美提供给基督徒太多其它的“自由”、“机会”,或者说明白点儿:引诱。大小机会、发财升官、各色名利等等,不知会不会把唯一上好的基督,把我们的眼目“自由地”遮掩住了?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当热狗掉在地上后──基督徒该如何理解这些“小问题”?

姜洋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婚姻生活中,常会发生一些小事、小摩擦。因为看上去并不起眼,所以常被忽略,我们也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去避免和解决。但是,这些小问题,却有着极强的杀伤力,着实影响着许多人的婚姻生活。让我试着以基督徒的身份,分析这些问题的根源,看应该如何解决或避免这些问题的发生。 三件鸡毛小事 掉在地上的热狗         一天,A君与妻子在某店内共进晚餐。A君的妻子不慎将热狗香肠掉在地上。她很沮丧,就对A君说,你可不可以去要一个新的热狗?店员会给你的。         A君听后,心里很不情愿,觉得这没有道理。热狗掉了是自己的责任,没理由再去要。可是既然太太这么要求,A君只好硬著头皮,去要了一根。         免费的热狗是得到了,可是面对店员的窃笑,A君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对妻子不免有些怨言。        待思考的问题:作为一个基督徒,A君妻子的要求是否合理?A君的反应和不满是否正常? 一双污点旅游鞋         一日,B君夫妇去逛商店。B君的妻子相中一双旅游鞋,但是这个样式的鞋只剩下一双了,并且有点脏。不过问题不大,可以清洗得掉。         B君的妻子心里想:可以问商家要折扣啊。于是她便找到商家,说想买这双鞋,但是要降些价格。可是,商家不同意。B君的妻子很不情愿地放弃了这双鞋,并且还埋怨商家真是不会做生意。         妻子的这种想法,令B君有些不能理解:占不到便宜,还埋怨别人?         待思考的问题:面对一些小利,基督徒的心态应该如何?是斤斤计较,还是淡然处之? 空的客人停车位          有些教会,在离礼拜堂较近的地方,特设一些停车位,专为方便第一次来教会的人,称为客人停车位。          一个周日主日学的早上,当D君夫妇驱车到教会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教会附近的停车位停满了,而客人停车位还有几个空位。于是D君建议把车停在客人停车位,这样可以节省走路的时间──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车子是他们的。         但是,D君的妻子认为:自己是教会的会员,而非新的客人,所以不应该停在客人停车位。否则,既违反了教会的规定,又可能给新来的客人造成停车的不方便。因此,D君的妻子把车停在了较远之处。D君心里很不高兴。         待思考的问题:文中提到的问题,是否是小问题?在人前和人后,基督徒应该如何管理自己的言行? 三点个人理解 基督徒的道德观         […]

No Picture
透视篇

正视中国人的自杀问题:基督徒的社会责任

徐理强、李统铨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问题严重吗?       根据2002年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医师费立鹏(Michael Phillips)的研(注1),1995-1999年,中国每年的自杀率是23/100,000(美国的自杀率是15/100,000)。此估计虽比 WHO在1998年的估计(32.9/100,000)为低,却跟中国卫生部1993年的估计22.2/100,000相近。         中国官方宣布,自杀乃是全国精神健康的大问题之一,估计每年有287,000中国人自杀(注2。WHO估计全世界每年有一百万人自杀)。费立鹏的资料也表明,以中国大陆的死亡原因而言,自杀是第五位,次于脑血管疾病、支气管炎和慢性肺气肿、肝癌与肺炎。         中国自杀的人口模式(demographic pattern)跟外国不一样。在外国,男人自杀比妇女多,城市人比农村人多,老年人比年轻人多。但是根据费立鹏的统计,在中国,妇女自杀比男人多 25%,农村人自杀率是城市人的三倍,年轻人自杀率比老人高。自杀,是农村妇女死亡的第四大原因,农村男人的第八大原因,城市妇女的第12大原因,城市男人的第14大原因。           在中国大陆以外,香港的自杀率,从1997的12.1/100,000,增加到2003的18.6/100,000(注3),这50%的增幅是相当惊人的。香港的老年人,自杀率特别高,75岁以上是50/100,000(注4)。           在台湾,2003年的自杀率是12.45/100,000(注5),比1999年的10.36/100,000有所增加。特别是,在有些台湾原住民中,自杀 率是很高的(46.3/100,000)(注6)。1999年台湾大地震之后,灾民中自杀率比一般民众升高了1.46倍(注5)。         总而言之,自杀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也是一个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 自杀的原因           目前研究自杀原因,是用心理解剖(psychological autopsy)的方法。根据费立鹏的研究(注7),中国人自杀有八个主要原因或诱因。         从大到小,这八个诱因是:情绪抑郁,过去曾经自杀未遂,死前遭受很大的压力,生活条件恶劣,长期有心理压力,死前二天以内与别人有很大的矛盾,亲人有自杀的行为,朋友或同事有自杀的行为。         据统计,自杀身亡的人,至少都有二个或二个以上诱因。         根据香港大学的研究,香港人自杀有六个主要原因(同注3),依大到小排列是:精神障碍,过去曾经自杀未遂,失业找不到工作,负债累累,单身没有结婚,缺乏人际关系支持。         该研究指出,86%自杀的人,有可诊断出的精神障碍。不过,即使没有精神障碍,失业、负债累累、单身没有结婚、缺乏人际关系支持等,还是可以引起自杀。至于 香港的自杀率,从1997年的12.1/100,000,飙升到2003年的18.6/100,000,专家认为,与那段时期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有关。         根据台湾中央研究院的研究,台湾汉族人和原住民自杀的原因相同(注8)。从大到小,这五个原因是:忧郁症,遭遇损失(包括失去亲人,健康,财富,自尊,期盼),亲人有自杀行为,个性乖僻,酗酒。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华文基督教文学浅议

施玮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一、基督教文学的定义        对于基督教文学的定义,历来有种种不同的阐释,因此这概念相对来说较为模糊。由于每个人心中默认的基督教文学的定义不同,范畴就不同,在对作品、作家、文学现象的讨论中,就难免产生争议。         例如:一个非基督徒作家写的作品中却有基督教思想,这是不是基督教文学?一个在作品中几乎极少传递基督信仰的基督徒作家,是不是基督教文学作家?一个信仰认 知有偏差的作家,或者一个有可能最后弃绝了基督教信仰的作家,又或者一个自认是基督的门徒,却不被当时、当地的教会接纳,甚至曾被某教会开除,这些人所写 的作品,哪些可以定义为基督教文学作品呢?他们本人是否可以称为基督教文学作家呢?这就又牵涉到我们该不该来判定、又如何来判定某人是不是基督徒?是否可 以因人废文、因文废人?         从历史、客观以及信仰三个方面,来厘清基督教文学广义和狭义的定义,可以免除一些不必要的争论,可以让基督教文学工作者较清楚地自我定位,也较宽容地认知别的作者及作品所处的领域。         从广义的基督教文学定义看,我简单概括三条,只要合其一者,在历史和现今的人类文学中,都可以被泛称为基督教文学:          1. 传递圣经所启示的世界观、人生观的文学作品;          2. 基督徒所写的文学作品;          3. 有关圣经、教会、教义、或基督徒生活的文学作品。          而我个人所给出的狭义的基督教文学定义,就是基督徒(信仰基督、跟随基督者)写的传递圣经世界观的文学作品。我认为这是基督教文学得以建构的核心作品、作家群。下面我以一个涟漪式的图形,来表述基督教文学从狭义至广义的构架。          此图的构架,不是从各类别基督教文学作品的重要性看,而是从各类别文学作品的作用看。我认为基督教文学在各种内容的类别之间,并无高低之分,各人理应按上帝 给各人的领受、呼召、恩赐以及感动,在神给个人的迦南之地上耕耘、建造。但任何在真正意义上可称为基督教文学作家的人,应当有两个基础:依靠祷告与神建立 生命的连接;对神的话──圣经,这一启示性真理的不断学习。同时,我们也要有一个整体的对基督教文学构架的眼光。 二、基督教文学作品的类别         从基督教文学的宣教性,即对社会大众的影响、甚至引导的作用看:         基督教轻文学,是一种信仰渗透性的文学。所起的作用是文化松土、福音预工。传递出与圣经相合的世界观、人生观的作品,可以成为现代文学中的一股清流。给人看见与罪性文学(自我中心、人本主义)、黑暗文学相反的神性文学(以超越人的上帝造物之道为中心)、光明文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神里的艺术家性格

莫非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在我们的印象中,艺术家好像要有某种性格组合,才能成就好的文学艺术。         比如说“狂狷”,是很被推崇的一种文人性格。李国文在〈中国文人的非正常死亡〉里便曾说:“诗人要狂,无狂也就无诗。”这几乎是许多中国文人的共识。然而狂狷和基督教信仰中要求顺服,行为端庄(《提前》3:8)有没有牴触呢?         在感情方面,文人、艺术家又都比较浪漫一些。浪和漫皆从“水”字边,流来流去便泛滥出了轨,像徐志摩,胡适,凡高、罗丹等等,从古至今,例子不胜枚举。尤 其,心理学巨擘弗洛伊德又为艺术家背书,说艺术家的创作力来自性欲。此言一出像为“浪漫”发了护照,开发创造力便形同开发性欲。若拿出圣经的行为准则来要 求,是否会限制艺术家的创造力呢?         更进一步来说,艺术家的世界,基本上是一个在孤独中完成的世界。是把自己沉浸在内里,做深度开垦的世界。而基督教信仰则是一个生活在人群、在关系里的实践。整本圣经的重要动词,都和“关系”有关,爱、饶恕、怜悯等,哪里容得下艺术家一个人自我陶醉?         艺术家在许多方面也强调突显个人风格,看看历史吧!个人意识愈强盛的时代,往往是文学艺术最发达的时代,例如古希腊、文艺复兴,或中国的魏晋南北朝(后现代 虽然个人意识也强,但因集体价值观被解构而文学艺术崩溃,不在此限)。文艺复兴时崛起的个人意识,更超越在宗教和国家之上,建立以属世为范畴的人文主义, 和基督教思想成为竞争的对手。所以,艺术家个性和属灵品格,到底是否对立呢?         若不仔细探讨,许多艺术专业精英便很难踏入基督教信仰,基督徒艺术工作者也不知要怎样存身。         但要怎么融合呢?艺术家个性和属灵品格,是否来自不同的源头呢?追本溯源,艺术,到底是上帝的创造?还是人类文明的产物呢? 艺术:上帝的创造?人类文明的产物? 在创造里,由奇珍异花与千奇百兽看来,上帝在艺术上还极为“讲究”。在《出埃及记》中,神晓喻摩西建会幕,便交代所有的会幕幔子、祭坛、法柜,与一切器具, 皆要找有智慧,能作各样工,作艺术设计的“巧匠”,不只在建造上具功用性,尚要添加绣花、镶金与雕饰,务要作得“荣耀、华美”(《出》26-31)。         很明显地,美感,是来自上帝的赋予。艺术的源头是来自神。《出》31:1-11,更为艺术在上帝的创造中,提供了最完整的定位描述:         1. 艺术家是来自神的拣选,“我已经题他的名召他。”(《出》31:2)。         2. 艺术家的才华是来自神的赐予,“我也以我的灵充满了他,使他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能作各样的工,能想出巧工”(《出》31:3-5)。         3. 神赐艺术伙伴,要我们同工(《出》31:6)。         […]

No Picture
事奉篇

貂不足,狗尾续?

小灶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如果狗尾续貂         上一(27)期的《举 目》中,刊登了海风的一篇短文,〈当“作家”成了“基督徒”〉。文中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基督徒作家?什么样的作品才算是真 正的基督徒文学?文章中提到了一种现象,即某些人信主后的写作,不过是在自己信主前的文字上,多加上几句圣经经文。海风问:这样写出来的东西,究竟能否称为“基督徒文学”呢?        我也非常认同这种怀疑。比如大陆以前有位散文家叫杨朔,他的文学水平其实很好。但当时因为意识形态的限制,文字必须 为所谓的主旋律服务。于是他就常常在很好的一篇文章后面,加上几句歌颂社会主义的话。对有点经验的读者来说,这无异于狗尾续貂,都知道自动把那几句话忽略 过去。         显然,如果我们作品里的圣经经句,也只是作为像杨朔散文里歌颂社会主义好那样的装饰,那么它们也会在读者面前,遭到同样的命运。         我当然不是说圣经是“狗尾”,或基督徒的作品不可以引用圣经经句——文学作品本来就常常引用名言警句,而圣经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品,圣经里的话当然可以引 用。但引用有好坏,水平有高低,全在于引用是否恰到好处。如果是画龙点睛之笔,当然善莫大焉;但如果是生拼硬凑、故弄玄虚,或“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无病呻 吟,就很难不被扔进垃圾桶里了。         换句话说,从整体的角度看,圣经经文加或不加,并不决定一篇文章能否称为基督徒文学,关键在于这部作品本 身是否反映了圣经的思想。说得更远一点的话,用通常文学评论里“形式与内容”的区分为出发点,我们或许可以说,在确定一部作品是否为基督徒文学的时候,内 容比形式更为重要。圣经经文加或不加,不过是一个形式问题而已。         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形神兼备”、形式与内容统一的。我们在此不进行形式与内容、理论与实践等等的争论,但我们可以肯定,一篇文章内必须有一种真实的东西,才可能吸引人。不同的文学理论可以对“什么是真实的”这类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但至少这一点绕不过去。 怎可割裂联系         文章和作者之间,有一种割裂不开的联系。杨朔的“狗尾”之所以败兴,不仅仅因为它们突兀、与整体的文意不符,而且因为它并不是杨朔真实思想的反映。同样,如果一位作者的生命并没有被圣经的思想所改变,却要写出反映圣经思想的作品,也是很困难的。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发现,在“基督徒作家”这个词组里,“基督徒”其实是比“作家”更重要的成分。换句话说,在成为基督徒作家、写出基督徒文学作品之 前,此人必须先是合格的基督徒。就好像“基督徒学者”、“基督徒商人”、“基督徒科学家”、“基督徒政治家”等等一样,他们的共同点,都必须先是一位基督 徒,然后才是在各自的领域里做出贡献。         但可能有人会说,“我已经受过洗,是基督徒了呀!”这就涉及到问题的另一个层面了。首先,如果秉持圣经整全的教导的话,基督徒都必须是主的门徒。也就是说,基督徒作家也必须是主的门徒。         我们这里不必就“门徒”一词在圣经中的、以及在近代传统中所呈现出来的问题多做讨论,但至少可以指出的一点是,它所表达的是一种动态的、会成长和深化的生命。换句话说,“基督徒”不是一种学位証书,好像只要有了它,以后随便做什么事,都可以自动冠以“基督徒XX”的名称。          […]

No Picture
事奉篇

属灵的疆场 ──惊奇之旅:天国大使的脚踪(之三)

林秋如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整装待发、摩拳擦掌 基督徒从决志献身服事主,经过装备、寻找服事的领域、寻找同心事奉的配偶、到上场打仗,往往需要若干年的岁月。过程当中,望眼欲穿,几多波折,计划常赶不上变化,这段暖身的过程,已将我们带入属灵的战场。         神学院的文凭不能担保一个毕业生成为好牧者或优秀的学者;飘洋过海,也不会让人摇身一变成为好宣教士。差会不会训练人打仗,我们所有的弹药资源必须在出征前储备好,免得出师未捷身先死。天国大使进入服事的战场,通常会面临七方面的挑战。 一、文化冲突         不论任何族群,都有让他们感到自豪、敝帚自珍的文化。宣教士需要培养对异文化的敏感与尊重,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出于尊重别人,要约束自己的权利,有时甚至 得约束自己的言论自由,尤其是敏感的政治话题,避免祸从口出。优越感的流露,是让人对我们避而远之的最佳途径。从一方面来说,耶稣基督从事的也是跨文化的 宣道,祂所展现的榜样,是道成了肉身,不强求自己应得的权利,不抓着自己的权利不放。这也是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早期宣教士赢得中国人民爱戴的主因。         在本地本国服事的双职传道,面临的文化冲突是基督徒文化与世俗文化的冲突,是世界观的冲突。天国大使当善用智慧打文化仗,知己知彼,对症下药。 二、学习外语         学习外语是对付心骄气傲的最佳法宝。即使你有雄才大略,满腹经纶,集瑜亮之才于一身,当你必须再一次牙牙学语,还错误百出,当众闹笑话时,真会觉得虎落平阳 被犬欺。道成肉身的耶稣,也按步就班学亚兰文及道地的希伯来文化。婴儿时期的耶稣,并没有大显神通,以语言神童的姿态出现。         学语言是谦卑自己、向服事对象认同的一个过程。扎实学好语言,是忠心服事主的第一门功课,它需要纪律与毅力。学好语言,才能长期投入跨语言、跨文化的事奉,否则,因语言而导致的挫折感,会产生骨牌效应,打击每一层面的生活与事奉,终致打退堂鼓。         在本地本国服事的双职传道,若职场的工作语言不是我们的母语,我们同样面临语言的挑战。若要在职场打文化仗、打福音的仗,势必得将语言学得道地、流畅。 三、信心的操练         在经济上,全职宣教士需要仰望神的供应。双职传道的工作是否有保障、签証能否延签,年年都是未知数。事奉方面,需要仰望神开路,供应所需的人力、财力、及祷 告的资源。戴德生的名言“按神的方法作神的工作,必定不缺神的供应。”这句话也成了我服事二十多年来的经验。神让我一路走过惊奇之旅,活在神蹟中的喜悦, 使我在心灵的低谷,也能持守对祂的信靠,因祂从不误事。        神国的财务政策不是“有多少钱,作多少事”。属灵战场的局面,从来都不合逻辑。然 而,我们的神也常不按牌理出牌。当我们接招的时候,才深刻领悟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祂是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的神。凭 信心定睛仰望耶和华,必要看见祂打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于我们。 四、情绪的处理 1. 孤单 […]

No Picture
事奉篇

华人教会差传事工:使徒的榜样与模式

读林安国牧师〈华人教会宣教现况与突破〉有感 刘杰垣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读了《举目》第25期(2007年5月号)林安国牧师的大作,〈华人教会宣教现况与突破〉,我深有共鸣,尤其在“大使命的思维与领袖”,以及“职业问题与民族中心”这两个问题上。就此仅以我个人所知、所经历,与同道们商讨、共勉。 一、主的大使命的思维与领袖问题         细读主的大使命(《太》28:18-20)后(以英译本为据),宣教领袖们各有不同的诠释。         有人认为这是一重使命(one-fold task),那就是使万人作门徒。浸礼(baptizing)与教导(teaching)这两字,在英文中是动名词,按英语文法,是用以说明造就门徒的。 但亦有人认为是两重使命(two-fold task):传福音(preaching)与教导门徒(teaching)。         这两种观点,各有其依据和理由。若将大使命与《使徒行传》(早期教会史)综合来读,且考虑使徒保罗立下的榜样与模式,我个人认为是三重使命,那就是:1) 传福音;2) 植堂;3) 差传。 三重使命(three-fold task) 1. 传福音事工(Gospel-preaching)        (1) 福音预期事工(pre-evangelism)        (2) 福音传扬(evangelism)        (3) 福音后期事工(post-evangelism)         这三重的工作,缺一不可。设若失之于福音预期事工,教会内传福音时,效果必大为逊色;若无福音后期事工,则无跟进与造就门徒。 2. 植堂事工(Chur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