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新聞背後

曉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去年(2006)2月21日,英國大小報刊都刊登了一則要聞:“Government Suffers Double Defeat Over Religious Hatred Bill”(政府雙重受挫,宗教仇視提案被否決)。         作為一個中國人,尤其是一天三餐、柴米油鹽的家庭女性,我對英國政治的興趣,正如我的英國丈夫戲謔的——“絕不大於new potato”(英國的嫩皮土豆,乒乓球大小)。就是到現在,我對這個宗教提案,還是說不出所以然。只知道此提案是布萊爾政府用來對付宗教極端分子,但具 体實施起來,卻完全可以用來限制一般人的宗教言論自由。故此提案一出籠,就遭到不少人的質疑。但反對也好,贊成也罷,按英國的制度,只有議員的投票算數, 公眾並沒有裁定的權利。         這樣的一則新聞,與我的生活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可是那天我卻因之高興異常,和丈夫擁抱慶賀,又興沖沖地拿著報紙找人分享。         原因很簡單,雖然我們只是小土豆式的人物,卻也參與製作了這場新聞秀。像“賭民”下的注中了頭彩,我們在這個提案上也下過注,投過資。如今看見的是雙贏的結果。         其實我們下的注不多,只是幾個真誠的禱告;我們投的資也很少,不過是我先生寫了兩封短信。但我們的神,卻保証我們有種必有收,且收得又驚又喜,感動無限。        我們所在的英國教會不大,只有50人左右。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教會裡的人熱心公益,在社區的各個層面都有積極的投入。比如教會的帶領人之一,Nigel, 對政治尤為關注。他認為基督徒不應清高自閉,視政治為玩弄權術,陳詞濫調;而應該積極用禱告和實際行動,影響權力機關和各項決策。        一月份的一個星期天,主日崇拜開始,Nigel就跑到台上抓起麥克風:“大家有沒有看昨天的頭條新聞?我們政區的議員Mark Oaten,被曝同性戀醜聞。”         […]

No Picture
詩歌選粹

張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當我厭惡地推開 那個衣衫襤褸的人 我看見 主耶穌 身上沾滿了灰,說: 人子,腰帶裡沒有金、銀、銅錢 也沒有枕頭的地方。   當我憤怒地面對 那個傷害我的人 心中生出 凜冽的刀 我聽見 主耶穌 在為殺害祂的人 禱告   當我為了惡人昌盛 而心懷不平 更巴不得贏取 整個世界 主耶穌 卻看見了那些靈魂 流離失所 如同羊 沒有牧人   當我遭遇風浪 禁不住 埋怨神的轉臉不看 卻聽到 主耶穌說 父啊,但是請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失敗之後──從Ted Haggard想起

楊天道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軒然大波          Ted Haggard是科羅拉多州“新生命教會”(New Life Church)的主任牧師。他在20年前開拓的這間教會,從自家地下室的小型聚會,爆發式地成長為一萬四千人的超大型教會。Haggard牧師並且於 2003年被選為逾三千萬名會員的“全美福音派聯盟”主席。誰知就在不久前(2006年11月),他被人爆料有長期同性戀與吸毒嫌疑,旋即辭去一切職務。          此事在美國福音派教會界掀起軒然大波。名人明星的醜聞在我們的時代司空見慣,教會領袖身敗名裂的例子也屢見不鮮。然而這次的主人公是風頭正健的新生代牧師,涉及的又是他自己不遺餘力反對的同性戀行為,整宗事件就不可避免地顯得既蹊蹺又諷刺。          事發之後,Haggard牧師致函教會全体信徒,承認自己的失敗。這與他在數天前接受記者採訪時,矢口否認的態度截然不同。多日來的傳聞竟是事實,可 以想見在主日聚會中宣讀這封信,所帶給整個教會的震驚。會友們流淚接受了自己領袖的道歉,卻得慢慢化解悲劇的苦味。“新生命教會”的許多基督徒向採訪者保 証,他們的信仰沒有被動搖,反而得到更新。但不堪回首的記憶,真能雲淡風輕地過去嗎?受創的信任,要多久才能修復? 人人自危          Haggard牧師也許不再能重返原先的事奉,但波瀾不會就此平息。傳道人的跌倒無疑是負面的信號,它不但為平信徒的軟弱提供了開脫的藉口,也讓精心 教導的真理失去力量。傳道人的失敗也往往比他的成功更長久地影響許多人的信仰。因為不夠格的生活和偽裝的敬虔,必定令人懷疑、甚至貶低我們所宣講的信息。          聽到這件事的每個基督徒,尤其是傳道人,大概都會懼怕這樣的失敗也發生在自己身上。上帝絕不姑息隱藏人的罪,甚至不惜將祂的僕人曝光在世人的蔑視嘲笑之下,這是被信徒暱稱為Ted牧師的Haggard得到的嚴厲教訓。          我們接納任何基督徒軟弱的同時,需要再次確認信仰的嚴肅性。在聖經和現實生活中,都不乏被上帝審判、甚至棄絕的領袖,這也讓我們學會對人性保持深刻的 懷疑,並且提醒人看守自己的心靈,免得忙於教導,卻罔顧了真理的實踐。我們多麼希望像保羅那樣,在人生的夕照下,坦然宣告自己無愧於對神對人的見証。 錯在教會?          牧者何以會跌倒?大廈傾倒之前會有怎樣的預兆和警報?Haggard牧師在公開信中承認多年來與內心黑暗的爭戰,一度勝過的罪如何又捲土重來,在苦痛 和掙扎下他怎樣學會欺騙他人、也欺騙自己。我想像著他的孤獨絕望,不禁泫然,更猜測他為何沒能在危機甫現之時便向教會求助,只能默默承擔全部的重壓和責 任。也許他信不過教會有足夠的能力和氣度,來陪伴他度過這樣的難關。更可能教會停止在上帝僕人身上尋找聖靈的果子,以出席人數取代聖潔,成為傳道人事奉成 […]

No Picture
透視篇

職場倫理系列之九: 擺脫不如意

錢保羅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中國人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換句話說,十件事裡,雖然可能有一兩件如意的,但是因為每件事情令人滿意的機率只有十之一二,人生這麼多事情,通通都要讓人滿意,當然機率就幾乎等於零了。          在現實社會裡,要找出一個對人生完全滿意──對自己的工作、收入、老闆滿意;對婚姻狀況、兒女、家庭生活滿意;對房子、車子、社會現象滿意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問題的根源在於我們對事情有一個錯誤的過高期望,我們不明白世界是敗壞的,最終是要被徹底推倒重來的。           對人生的不如意缺乏心理準備,當工作和婚姻的問題交叉出現時,其結果往往就是整天抱怨,一生作個不快樂的人。但是上帝對基督徒卻有一個更高的呼召:要常常喜樂(《腓》4:4;《帖前》5:6)。          這是基督徒職場倫理系列文章之九,我們要談的主題是當我們的人生充滿不如意時,怎樣才能喜樂得起來?本文將針對工作上的不如意,探討基督徒應該如何處理。 逃不是辦法            世界上的人,一般解決不如意的方法就是逃──逃離這個婚姻、這個家庭、這個老闆、這個公司,甚至逃離這個國家,以為換個環境就能解決問題。這是移民不斷湧進美國其中的一個原因。問題是美國的公司、美國的工作是不是就完全沒有問題了呢?           孔子曾說:“道之不行,乘桴浮於海”,翻譯成現代語言,不就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嗎?孔子又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意思是說如果這公司很危險,就應該趕緊離開。          如果我們的雇主是造成股市崩盤的世界級商業醜聞公司,如“安然能源公司”(Enron),或是“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而我們又能洞燭機 先、有先見之明,當然是逃之夭夭、先走為妙。但是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公司的狀況不是這麼嚴重,而且世界之大,很少有一家公司、有一份工作是“金飯碗”,可 以永遠捧著,而不存在任何風險。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 逃離那惡者           耶穌為我們禱告的時候,他向天父說:“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或作脫離罪惡)。”(《約》17:15)上帝教我們的方法,不是逃離工作、逃離公司,而是逃離那惡者──在我們心中挑撥是非、抵擋上帝、使我們不能活出與世人不一樣生命的撒但。           當我們的激動情緒無法平復;當我們隨從眾人怨聲載道,甚至自以為是地帶頭仗義執言,其實是在興風作浪的時候,我們就陷落在罪惡之中。          人們常常誤將老闆的言行當作是那惡者的詭計,甚至心中暗暗將老闆比做那惡者。其實,更多的時候,撒但工作的地方是我們的心思意念。我們對待工作不如意的捷徑,是對付自己心中不滿意的情緒。 離開負面情緒          這個世界,不如意是常態。我們一早出門,所遇到的第一件事,所聽到的第一句話,就很可能使我感到鬱悶、情緒消沉。當然,別人肯定有一點不好,但是往往是 我把自己的感覺放大了。既然離開世界不可能,離開負面情緒才是解決問題之道。基督徒面對工作上的不如意,該如何離開負面情緒呢? 一、道成為肉身         “什麼樣的工作才有意義?”是一個經常困擾基督徒的問題。當手上的工作不如意的時候,尤其是公司的作風和聖經原則不一致的時候,我們就會想到要辭職。很 多人會逃到教會裡,認為在教會的服事才有永恒價值。殊不知主耶穌的門徒都不是在教會裡工作的;舊約裡神重用的僕人,絕大部分都不是全時間的神職人員。可 見,逃離公司不是聖經教導的原則。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誰的羊?

晨小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有時聽到傳道人之間說:“你們的羊跑到我們的教會來了。”牧師也會接到多情的會友寄來謝卡,在署名處寫“您們的小羊敬上”。 這些說法恰當嗎?         用“羊”來代表“信徒”,絕對合乎聖經真理。但是“你們的”、“我們的”,這樣的“所有格”,就值得討論了。         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十章,很清楚地交待,祂是羊的牧人,祂按著名字叫自己的羊。祂不但有圈內的羊,祂還有圈外的羊;不論是認得祂聲音的羊,還是尚未認得祂聲音的羊,祂都要將他們歸為一,作他們的牧人。         《彼得前書》5:1-2亦明白教導做主工的門徒:“……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也就是說,我們要牧養的,是“神的”群羊,不是自己的。         主耶穌升天前,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又三次對他說:你餵(牧)養我的羊。         為什麼餵養主的羊,就是愛主的表現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在愛那不屬於我們、卻屬於主耶穌的東西。         愛那不屬於我們的,是不容易的。我們愛那屬於我們的,有什麼值得誇口?盜匪也懂得愛他自己所生的。         唯獨愛那非從我所出、非歸我所有的,才是愛的至誠表現。愛到捨己,才是十字架的精神。         可是為什麼今天在某些教會之間、傳道人之間、神學院同工之間,甚至神學生之間,都會有一種怪異卻普遍的現象——競爭?         神的工人彼此競爭,是在爭什麼呢?章伯斯(Oswald Chambers)在他的《竭誠為主》(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裡,語重心長地指出,今天有許多基督工人,不是在敬拜上帝,而是在敬拜他們自己的服事與工作成果。此真知灼見也。         難怪常聽說傳道人跌倒,難怪常見到信徒被絆倒。撒但怎麼會不從中得利呢?耶穌在《馬可福音》第三章中說:“若一國自相紛爭,那國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紛爭,那家就站立不住。”         傳道人忠於牧養,是因為他愛耶穌;傳道人愛群羊,因為那是耶穌的羊。神的僕人當做“群羊的榜樣”,而不是“牧場的主人”。只有交出所有權,我們的工作才有效果;只有交出所有權,我們才能釋放出基督的生命。         曾有門徒制服鬼,歡歡喜喜到耶穌的面前去報功,耶穌卻回答,不要因鬼服了你們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10:20)。事工的效果固然重要,但不要忘了,我們是為何而作。 沒有誰是誰的羊,你我都是主的小羊。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教來華二百年大事回顧

蘇文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1807年9月7日,一艘高桅的商船緩緩駛入澳門。一位英國傳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踏上了中國的土地。他所邁出的這一小步,竟開啟了基督教(新教)二百年在華事工的一大步。         早在唐太宗貞觀9年(635年),基督教已開始由波斯進入中國。經過元朝也里可溫教,和元朝天主教,並明末清初天主教這三波的宣教浪潮,基督教來華的宣教事 工雖已開花結果,但並未生根建造。直到馬禮遜之後二百年來,中國教會面對了各時期的挑戰與回應,經歷了上帝的拆毀與重建的大工;許多披荊斬棘的傳教士及中 國信徒薪火相傳,華人教會終於普及神州大地及海外各地。         為了紀念馬禮遜來華二百週年,本文特別描述中國教會中20件重大事件及其影響。 一、1807年 馬禮遜來華         十六世紀歐洲的宗教改革及十七、十八世紀歐美的屬靈復興,引發了海外宣教的熱潮,馬禮遜是新教第一位來華的傳教士。他編寫《中文法程》(1812-15)、 《華英字典》(1814-23)及福音小冊,翻譯聖經(1814年新約,1819年舊約,1823年全本聖經),出版中國第一份期刊《察世俗每月統記傳》 (1815)。1818年與米憐在馬六甲創辦中國第一所培養本地人才的洋學堂英華書院。         馬禮遜的預備工作,為二百年來新教來華宣教事工奠立了根基。 二、1823年 《神天聖書》出版         馬禮遜與米憐合譯的新舊約全書《神天聖書》共21卷,1823年由大英聖書公會出版,展開了近代中文聖經翻譯的事工。         此後有不同的聖經譯本出版,對中國教會在真理上的建造,有很大的貢獻。例如:麥都思、郭實臘譯本(1837),代表譯本(1853),北京委員會譯本(1866),和合譯本(1919)。 三、1842年 五口通商並允許傳教         […]

事奉篇

華人教會宣教現況與突破

林安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馬禮遜來華已二百年,華人教會從嗷嗷待哺,到如今漸漸強壯,可以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積極參與,這是可喜可賀的進展!然而,目前華人的宣教實況仍是困境重重,問題多多;不少教會的人才、錢財被困在四壁牆內,無法突破重圍,這是十分可惜的事。         茲按筆者在各地的觀察及有限的資料,試把華人教會的宣教實況,及宣教士數目,作一整体的分享及統計: 新加坡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新加坡是華人差傳的重鎮,新加坡佈道宣教中心(Singapore Centre for Evangelism and Mission – SCEM)在2000年作過一次調查,在2002年4月發表如下:新加坡共派出454位宣教士(指在宣教工場超過2年的服事)。在約400間教會中,有 43%是差派的教會,25%認領了一個未得的群体,70%宣教士來自英語教會。這反映出宣教的動員以英語教會為主力,華語教會對差傳參與並不熱切,差出的 宣教士也不多。 香港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香港的宣教統計最完善,資料也最新,這全靠香港差傳聯會每年所作的詳盡調查統計,而且透過其出版的期刊及網頁(www.hkacm.org.hk)對外報告。          香港約有1,200間教會,差出宣教士356位。可喜的是夫婦佔71%,25%是單身女宣教士。他們大部分工作於亞洲,約佔60%,其他地區包括歐洲有17%及非洲8.47%,其他少部分則差派到大洋洲、東亞、美洲;香港的宣教士可說是分佈全球。 北美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北美華人教會約1,204間,美國基督使者協會出版的名錄有785間,加上沒有上冊的教會,大約850間。加拿大華福會在2005年的統計是354間,普遍 都對差傳有認識,短宣行動也辦得如火如荼,因為在這區有約800個大小的西差會,其中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美南浸信會差會都有超過5,000位宣教士。          海外基督使團(前身是中國內地會)是影響華人教會最大的差會,其創辦人是戴德生牧師。他們一家五代委身服事中國教會,感動了不少華人參與宣教,以記念過去宣教士的恩情。目前海外基督使團一千多位宣教士中,約有10%是從世界各地華人教會加入的華人宣教士。           西方差會的宣教大會如Urbana,及Ralph Winter創始的Perspectives宣教課程,均對華人教會的影響深遠。今年的Urbana有30%亞裔青年參加,其中華韓各半,這反映出當前華 人第二代參與宣教的動力。華人教會中有不少專業人士、教會領袖及年青人皆研讀Perspectives課程,因而對宣教有深入的認識及認同。除了宣教大會 及課程外,西方的宣教書籍及刊物,也提供了華人教會對這方面的認知。 […]

No Picture
事奉篇

本於信以致於信 ──海外基督使團簡介

文╱馮浩鎏,譯╱王凱琪,朱家慧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5期 1.知難而進 在19世紀初,西方人要到中國,絕非輕鬆容易的事。1807年,馬禮遜到達中國,往後50年間,超過214位宣教士前赴中國,其中44位男宣教士和51位女宣教士,還有許多宣教士的兒女,都葬身於中國。 工業革命帶來進步,然而在19世紀從英國乘船到中國,仍需時5到7個月。航程中風高浪急,以致中國內地會勸諭同工在行裝中帶一罐餅乾,以備暈船時可以止吐。 這一切艱難險阻,卻攔不住一位英國青年火熱的心,他定意追隨馬禮遜的腳步,把福音傳給中國人。年方21歲的戴德生,年少未艾,缺乏經濟支持,就毅然踏足中國。 經過6年“短宣”,戴德生抱病返回英國,但他心中仍惦記著中國內地的屬靈需要。1865年,他創辦中國內地會,以10英鎊開了一個銀行戶口。1866年5月 26日,17位成人和4位孩童,與戴德生夫婦一起啟程,前往中國。就這樣,中國內地會正式投入工作。到1930年,內地會在中國的宣教同工幾達1,300 人。 信心,無比的信心,注目神的應許 專一仰望主 輕看難成的事 宣告:“祂必成全!” 1965 年,中國內地會成立100週年,賴恩融(Leslie Lyall)著成《知難而進》(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一書,記述中國內地會在戴德生離世後,如何繼續延展。在書的扉頁,他寫下這首短詩,表明宣教事奉不能單憑一腔熱血,更需要有根有基 的信心。中國內地會以致今日的海外基督使團致力追求,甚至甘願擺上生命的目標,就是叫主名得著當得的榮耀! 去年,我們慶祝中國內地會成立 140週年,為神的信實獻上感恩。面對悠久的歷史,隱藏著兩極的危機:一個極端是高舉差會的先賢,而忘卻了歸榮耀給神;另一極端是,抹去以前宣教士的一切 屬靈功課,好像丟棄歷史是唯一開創新路的方法。“以便以謝”: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撒上》7:12);“耶和華以勒”:耶和華必預備(《創》 22:4)。從戴德生開始,直到如今,這兩個應許仍是我們所持定的。 所有的差會,包括海外基督使團,不僅要從歷史學習,亦要與這一代、甚或下一代接軌,向年青人發出挑戰,激動他們的良知,建立他們的信心,開闊他們的眼界。正如在1885年,劍橋七傑回應神的呼召,獻身中國,我們也同樣地為新生代禱告。 2.追求聖潔 “迫切地把福音傳遍東亞,叫主名得榮耀!”是海外基督使團的宗旨。使團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榮耀神。我們所作的一切都不能離開榮耀神,若偏離這目標,使團就再沒有存在的價值。我們迫切地傳揚福音、建立教會,是因為我們深切盼望主的名被高舉、得榮耀。 在使團最近的領袖會議中,同工一致認定神給使團最大的挑戰,就是追求聖潔。也許有人要問為什麼?追求聖潔跟榮耀神有什麼關係呢? 尊崇神的聖潔 “耶和華對摩西、亞倫說:因為你們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為聖,所以你們必不得領這會眾進我所賜給他們的地去。”(《民》20:12) 在 舊約裡,神的榮耀和神的聖潔是經常並列的。《詩篇》的作者提出,以聖潔的裝飾,歸榮耀於神。將榮耀歸於神,就是承認祂是全然聖潔,祂的公義、純潔無與倫 比,祂滿有權能、慈愛與憐憫。“耶和華啊,眾神之中,誰能像你?誰能像你至聖至榮,可頌可畏,施行奇事?"(《出》15:11) 承認和高舉神的聖潔,是非常重要的。摩西和亞倫因為沒有尊崇“神的聖潔”,被神責備。他們沒有在以色列人眼前信靠神,尊神為聖,結果只能遠遠地觀看應許之地,卻不得進去(《申》32:52)。 尊崇神的聖潔就需要以信心信靠神。擺在我們面前的挑戰不是要更大發熱心,而是要追求更深厚的信心,當然,作工的熱忱也不可或缺。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戲”說宣教士──李春雷

(內地會宣教士短劇選)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亦文 人物表: 李春雷──Lloyd Robert Rist,加拿大籍內地會宣教士,43歲(註1)。 李師母──原名Beatrice E. Rist,43歲。 Mary──Enda Mary Rist,李春雷長女,12歲。 Stanley──Stanley Rist,李春雷長子,10歲。 Russell──Russell Helmer Rist,李春雷幼子,8歲。 時間:1928年秋 地點:山東煙台芝罘宣教士學校 (幕啟) 佈景:一張方桌,3條長凳;桌後兩邊掛著兩幅已經完成的福音掛圖。桌上紙張、剪刀、漿糊、毛筆攤了一桌。 (姐弟3人圍坐在方桌邊,一邊唱歌,一邊興高彩烈地剪貼著福音掛圖): (唱):耶穌愛我我知道, 因有聖經告訴我。 耶穌愛我為我死, 他死是為我罪過。 主耶穌愛我,主耶穌愛我, 主耶穌愛我,有聖經告訴我。 Stanley(把一個新剪成的紙十字架貼在胸口展示):你們看,我這個十字架做得大不大? Mary:讓我量一量。(張開手掌,用虎口量了量十字架的寬度,約4虎口長)嗯,正好夠寫“以馬內利”4個字。 Russell(用手指劃臉,羞Mary):你寫的漢字,會讓人把腦袋笑掉的。還是等Daddy回來寫吧。(搶過紙十字架) Mary(生氣):Daddy和Mummy不在的時候,你們都得聽我的。 Stanley和Russell(手叉腰,搖頭晃腦地向Mary做鬼臉):可是現在,Daddy和Mummy都在煙台呀! Mary:你們以為,Daddy和Mummy會一直在學校陪我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