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当“作家”成了“基督徒”

海风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常看到周围很多基督徒──有的是真认识自己在神面前的罪、得罪了神,悔改信主的; 也有的其实就是听了:“耶稣爱你,你要不要?”当然要﹗“好吧,我们来‘决志’!”于是顺理成章地就被视为、也自视为基督徒了──并没有继续花功夫认真研 读圣经、用圣经的真理来光照自己旧有的思想。         其中一部份原来喜欢文学创作的人,成为基督徒之后的作品,就只是很肤浅地反映他们基督徒的“身份”,即把自己原有的文学造诣或功底,撒上一些圣经经句的金粉,便自称是“基督徒文学”了。          网络上一大堆基督徒博客的文章,正反映了这个现象。         这样的“基督徒文学”,新外衣内包裹着的,是旧的、未被更新的价值观和思想。而受损甚至被绊倒的,当然是慕名而来的广大读者,包括了基督徒、慕道友、怀疑者,等等。         故此,我十分希望有牧长重视这个现象,呼吁渴望以文字来事奉主的华人基督徒,认真地在圣经真理上扎根,以好管家的态度,负责任地、有计划地培养自己的灵命与 思想,在真理的光中挑旺自己的恩赐。不是信了主后,随随便便继续发挥以前那一套被世俗主义污染了的思想,然后不加分辨地,用自己高超的文字功底,把这些思 想带进教会里面。         教会的长执同工,发现教会内有文字方面恩赐的弟兄姊妹时,也要有系统、有计划地为他们安排课程。在神学教义,包括最基本 的基要真理,然后在解经学、系统神学、教会历史,神学思想史,教义史上,给他们基本而逐步进深的培训,并介绍一些好书给他们看,帮助他们养成按步就班的研 经生活,为他们能写出好的“基督徒”作品祷告,求神的保守与帮助。         基督徒作家,也需时时提醒自己:21世纪的基督徒,是生活在“异教的星球”(注)上,有层出不穷的反圣经世界观的思想(例如新纪元、诺斯底主义、新柏拉图主义的思想),会不时地轰炸着我们的思维,反应在从事文化传媒的基督徒个人思想与作品中,然后影响教会。          所以,基督徒作家不只要在文学的层面提升自己的写作水准,更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要让自己的思想受到神的光照,更新而变化。然后穿起全副的军装,在真道上长进。再继而拿起圣灵的宝剑,用自己的生花妙笔,阐明神的道,戳破各种违背圣经、掳掠人心的思想。         这是每个基督徒作家需有的信念。对基督徒作家来说,文学不应只是让人感觉舒服,消遣度日,更应该成为载体与通道,把神的道传达给世人,让他们认识基督。         基督徒作家,需要更“扎心”地认识自己“在基督里”的身份,以及“天国大使”的使命,以免亏负了神给的恩赐。         盼望更多的基督徒作家能有这样的看见,也盼望更多的牧长,能提出这样的呼吁,激励、建造、装备这一代的基督徒文学作家。 注:Pagan Planet, Dr. Peter Jones,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我和托尔斯泰一样的苦恼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每逢礼拜天,在教会讲道结束后,按照惯例,我会站在教堂门口,和大家一一握手、打 招呼和说声祝你平安。有的弟兄姐妹会对我说:“范弟兄,你今天讲得真好”;或“你讲的道对我很有帮助”,等等。要是在中国,我会直接说,真的,我讲得不 好。但若在美国,我就会说,感谢主;或者,谢谢你的鼓励。但我心里很清楚,退一万步说,即使我讲得还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我也没有完全实现我所宣讲的一 切。          有时到远离教堂的营地中聚会,基督徒会约我个别谈谈,话题大都集中在如何成为一个真基督徒上。问问题的弟兄姐妹都很真诚,他们以为会 得到清楚的答案,但实际情况却是,一方面有些问题我说不清;另一方面,他们在争取成为一个真基督徒的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也正是我面临的问题。         最近的一次是和一位大学生谈话。那天晚上演讲结束后,已经十点多钟了。这位朋友和我谈了他个人的挣扎,他非常想成为一个好基督徒,但经常失败,很痛苦,说著说著,他就流泪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安慰开导他的过程中,我自己也流泪了。我知道,我自己的生命中也有一些黑暗的地方,它们令我感到非常羞愧、非常痛 苦。谈话越深入,我就越清楚发现,我们的心灵深处都是一个垃圾场,虽然各自的垃圾不同,但都无法清理干净。         我和他谈到了托尔斯泰。         托尔斯泰深深地敬重上帝那永恒不变的绝对理想,他绝不降低福音的标准,并且竭力活出上帝的标准。但是,托尔斯泰根本就无力活出上帝的标准,他承认自己有罪,行为下贱,并由此陷入失败与自责之中。         在晚年的一封私人信件中,托尔斯泰对批评他的人说:“不要因为我未能达到(上帝的理想)而判断上帝的理想,不要因为我们这些披戴基督名分而又不完全的人来判断基督”。         他说:“看看我现在的生活,再看看我以前的日子,你就会发现我是努力想要做好。我实在是没有做到基督徒标准的千分之一,我也为此而感到惭愧,但是我的失败, 并非因为我不想,而是因为我不能。请告诉我怎么才能从我四周诱惑的网罗中逃脱呢?帮助我,我就可以达到这些要求。即使没有帮助,我也希望我能够做到。你可 以攻击我,我也会自我批评,但是请不要攻击我所跟随的道路。也就是说,如果有任何人问我,我能为他指出方向。如果我知道这条回家的路,但是我醉了,岂会因 为我跌跌爬爬,颠跛而行,它就不再是一条正路了吗?”(注)         托尔斯泰的苦恼也是我的苦恼,我没有达到基督徒标准的千分之一,深感失败。         是的,我们绝不敢降低上帝的标准,也不会放弃去追随主耶稣基督。但是,除非我陷入自欺,否则我就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如果只靠自己努力,我永远达不到上帝的标 准。不是我不想,而是我缺乏这个能力。因此,尽管耻辱,但我还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只能靠上帝的恩典,求祂赐给我达到祂的标准的能力。虽然这是我不配得的,一点也不配。          恩典,这是中华文化中从来没有的一个概念。          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久。最后,我请他在他的祷告中不要忘记我,求耶稣帮助我,在上帝面前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知罪的罪人。 注:摘自Philip Yancey著,《耶稣真貌》(The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兄弟相爱撼山河,也撼人心──《兄弟相爱撼山河》读后感

小约翰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2007年2月11日这天,阳光明媚,与三位弟兄一起逛书店,买了这本叫《兄弟相爱撼山河》(注)的书。回到家中,天色已暗,迫不 及待在灯光下读完了。有些书就有这样的魅力,吸引你一直读下去,欲罢不能。读的时候,数次流泪。读后,在书的扉页我写下这样的话:“此书必会在中国基督徒 成长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很少有书能让人如此心心相印。倒不在于本书的写法,从这方面看,此书作者张文亮先生的文笔甚至是简陋、粗糙的,更吸引我的是书的内容──英国基督徒议员威伯大众与克拉朋联盟──的重要意义,和他们带给我的震撼与启迪。         几天的回味思考,我觉得震撼和启迪主要有以下两点:第一、成为一个基督徒意味着什么?第二、怎样在中国做一个基督徒? 承担召唤         先谈第一点,成为一个基督徒意味着什么?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答案:成为一个基督徒不只意味着死后进天国,还意味着今生承担上帝的召唤,完成上帝赐予的使命,并且为了这样的使命鞠躬尽瘁,不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做好上帝要自己做的那一份。         威伯大众刚信主时,一心想退出肮脏的政界,他无法再继续昔日的生活,他厌恶议院里的政客。他写道:“我非常难过,我相信一般人不会有这种苦恼。我无法思考, 离群索居,终日失魂落魄……我如果要成为基督徒,就必须照基督的吩咐行,那我将在政治圈中成为一个怪人,甚至失去朋友与前途。政治是我的尊严,但基督是我 的生命。”         就在威伯大众决定放弃从政的关键时刻,他遇到了牛顿(John Newton)牧师。很多人都会唱牛顿牧师写的《奇异恩典》,在歌词英文原文中,他称自己是一个“无赖”,因为他年轻时曾贩卖过黑奴,悔改信主后成为一位牧师。          年轻的威伯大众见到了60岁的牛顿,倾吐了自己的苦恼,说出了想退出政坛的想法。牛顿认为上帝要带领这个年轻人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他建议威伯大众不要 从工作中撤退,而是靠着上帝走下去。他对年轻人说:“我盼望并且相信主耶稣高举了你,是为了祂的教会与我们国家的好处。”         后来,威伯大众坚持下来了,在议院中看到了上帝给他的废奴运动异象,开始了长达18年乃至40年的奋斗。1807年英国议院终于通过了议案,废除最不人道的奴隶贩卖。后来也在国际上引起了巨大反响,改变了千千万万个黑奴的命运。         在《真实的基督教》(Real Christianity: Discerning True Faith from False Beliefs)书中,威伯大众说:“基督徒不爱世界,并不是以逃避世界来証明自己的不属世,而是进入世界,活在人群中为耶稣作见証,并且义无反顾。”这 些字应该用大字来写,送给基督徒人手一份。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2007警钟为谁鸣 ──重建教会和宣教的基础

林慈信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满怀盼望        放眼望去,现今的教会似乎满有盼望,世界也颇乐观。        今(2007)年,是马礼逊来华两百周年纪念。中国已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正紧锣密鼓地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到来;西方福音派超大型教会,如雨后春笋 般地出现;有创意的天才们,用音乐、戏剧、影音、艺术、舞蹈等全新的方式敬拜;“新兴教会”(Emergent/Emerging Church)用创新的手法打动21世纪的年轻人,建立群体生活,进入贫穷和需要的人群中。福音派神学院招收的学生也在破记录,使得学校,教授和教会显得 捉襟见肘。       教会的短宣队伍,每年(特别在暑假期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学生和成年人。大型宣教大会,如尔班拿(如今已不在伊利诺大学 Champaign-Urbana校区举行),使人想起从1886年开始的学生海外宣教志愿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虽然有科伦拜恩高中(1999年4月),“9.11”(2001年),和维州理工大学(2007年4月16日)等挫 败,年轻人似乎已准备好,要以无私的奉献精神,关怀的群体精神,和顽强的决心,着手对付这个破碎世界的问题。志工在卡特里娜飓风后涌入路易士安娜和密西西 比。21世纪的成年人将重建他们父母的世代所遗留下来的全球混乱。        教会似乎生机勃勃──但是她是否健康? 警钟长鸣        然而,也有一些值得担心的“警示”。        麦道卫(Josh McDowell,《铁証待判》的作者),在2005年的统计告诉我们,美国福音派教会中,91%的青少年,不相信宇宙中有绝对真理。新纪元的观念,继续侵蚀著“基督徒辅导”(Christian counseling)这个行业(请参考下列网站: http://www.pamweb.org/ , http://cwipp.org/ );也在不知不觉间,借着扭曲、半真半假的“真理”,如《达芬奇密码》之类所夸示的,挑战着基督徒。        福音派超大型教会,吸引著成千上万的人。福音派和灵恩派领袖,却继续在羞辱中跌倒。福音派出版社发行如巴刻所写的《认识神》这样坚实的畅销书,和傅兰姆 (John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聚光灯之后 ──追忆路得‧葛理翰(书正)

书正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2007年6月14日傍晚,路得‧葛理翰(Ruth Bell Graham)──布道家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妻子,在亲爱的丈夫和五个儿女的环视下,走完了世上的旅程,回到了她一生深爱的救主的怀抱,享年87岁。         同为传道人的妻子,当我追忆路得的这一生,发现有许多地方感同身受,我可以学习: 1. 顺服         路得生于宣教士的家庭,父亲钟爱华(Nelson Bell),是美国长老会派驻在江苏清江仁慈医院的医疗宣教士(见《举目》16期41页)。从小耳濡目染,使路得有一颗热爱灵魂的心,因此,她少女时代的梦想,是长大后到最偏远的西藏当宣教士。         然而,当她在惠顿大学就读,认识了绰号“传道者”(Preacher)的葛培理后,常挣扎于要当宣教士呢,还是嫁给这位年轻的传道者?1941年夏,当葛培 理向路得求婚,并告诉她“女人被造的目的是成为妻子和母亲”时,路得起初拒绝,但经过几个星期的祷告后,她终于放弃自己的梦想,顺服神为她一生所定的计 划,于1943年和葛培理结婚。在64年的婚姻中,她从未后悔过当初的决定。 2. 舍己         路得本身相当有才华,她是一位诗人和作家(包括和别人合著的,她先后写过14本书),可是她却甘于隐藏在葛培理身后。当葛培理越来越有名,各地讲道邀约不断,住旅馆的日子比在家的时间还 多;当聚光灯聚焦在葛培理身上,为神重用的他带领许多人归主时,有谁会想起默默在家独自挑起教养五个子女重责的路得?         但路得却视家庭为她最重要的事奉工场,面对繁琐的家务和养育孩子的劳苦,她不单没有抱怨,反倒是以积极的态度带领儿女,以喜乐的心服事神托付给她的产业。她的大女儿记得小时 候每次送父亲出远门后,路得眼眶中虽有泪水,但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说:“OK,我们一起打扫阁楼吧!晚上邀外公外婆来家中共进晚餐。” 3. 规劝         路得不仅把家庭照顾好,让葛培理没有后顾之忧,她也成为葛培理事奉上不可缺少的好伴侣。由于自小受到美好的宗教教育,路得对圣经非常熟悉。葛培理在准备讲章时,路得常提出宝贵的意见。葛培理承认,路得对圣经的认识,远胜于他。         身为名人的妻子,路得也善尽规劝之职。有次,葛培理提到他和墨西哥总统见面,墨西哥总统拥抱了他。路得马上提醒说:“培理,别得意,他也会拥抱卡斯特罗(古巴总统)。”         1952年,葛培理曾有意竞选美国总统,路得知道后立刻打电话给葛培理,她告诉葛培理,“美国人不会选一位离婚的总统。如果你退出服事,走入政界,我马上和你离婚。” 4.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回顾智设论十余年来的成就(下)

唐理明 (续上期)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四、事实         现在科学界,以智设论不是科学为由,禁止公立学校教授。另一方面,却挂上免战牌,不敢和智设论进行对话,只是单方面地随意提出“智设论不是科学”的种种理由。         为此,迈亚在他的一篇长文(The Scientific Status of Intelligent Design)中,详细分析了各种分界(demarcation)的条件后,认为没有一个分界条件,是能真正区分科学和非科学的。按照这些分界条件,若进 化论能算为科学,那智设论也能。现选几个常提出的分界条件来作说明:       (1)同行审查(peer review)。尽管进化论者控制科学出版界,智设论仍然有同行审查(见上文注2,p. 93)。不过,这实在是个不必要的条件。       (2)能否验証。实际上智设论正不断被反对者验証著,并且作实验、发表文章企图否定它,只是没有成功。       (3)预测能力。这是人们常问的问题,因为科学的预测,应对将来的研究有所帮助。例如相对论预测,光受巨大质量物体影响,会产生偏离。        那么,进化论预测了些什么呢?可以说,进化论没有给出过一个带风险性(有可能为错)的预测。换句话说,总是事后诸葛,等到客观事实发现后,进化论才如此这般地解释一番。          智设论呢,却有不少预测。例如,智设论预测设计。“设计”是有特征的:计划性、局部和整体的配合性、构造预见性、前后呼应性、井井有序等等。相反,进化则预 测无序。其实人们很少意识到,绝大多数生物、生化、生理的实验,是在设计的前提下做的。一个科学家不会把他的精力、资金,放在一个没有设计的目标上。         我们以警察的侦探工作为例。如果发现有人身亡,侦探的第一步工作,是研究这人是自然死亡,还是自杀、被杀。如果发现这是自然死亡(例如天灾、死者不慎等), 那侦探工作就此结束。如果发现是有计划的(也就是有设计的),那么,侦探工作就从此开始。侦探不能接受无设计的案子,同样科学家不能对无设计的对象进行研 究。         又如一个肾单元(nephron)。科学家最先从形态学(morphology)上研究。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图一),一团微血管进入到一个杯状物(肾小球),从这杯状物引到一个曲折的管道(近曲细管),又经过一个U状管(亨利氏襻),再经过另一段曲管(远曲细管),最后汇入汇集管, 进入肾盂。         […]

No Picture
事奉篇

学生宣教运动的再思(庄祖鲲)

庄祖鲲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在普世华人基督徒热烈庆祝马礼逊来华200周年纪念之际,华人教会如何推 动宣教,就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前几年兴起的“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运动,也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有人听到国内家庭教会已在招募成百上千的农村青年学习阿拉伯 语,就非常兴奋地认为,这就是未来中国教会宣教的希望。但是也有人忧心忡忡,认为这些农村青年的知识水平,恐怕无法胜任这种跨越文化的宣教重任,因而认定 这是一个错误的宣教策略。         以上两种观点孰是孰非?我们得从宣教历史的回顾,来寻找答案。 来自基层的莫拉维亚宣教士         教会历史上,莫拉维亚宣教士的拓荒精神,是后人所景仰推崇的。莫拉维亚教会是由“敬虔派”的德国贵族亲岑多夫(Zinzendorf,1700-60)所建立的。他在1727年收容了一批来自捷克的莫拉维亚难民,并在他的农庄成立了莫拉维亚教会。         他们在1732年开始差派宣教士到海外宣教,包括西印度群岛、格陵兰、非洲及美洲。虽然他们人数不多,但是在30年之内,却已差派226位宣教士到10个国 家,是宗教改革时期最活跃的基督教宣教团体。由于莫拉维亚教会认为,向普世传福音是全体信徒的责任,因此到1930年为止,莫拉维亚教会已经差派了 3,000位宣教士,其宣教士与信徒的比例高达1:20。          虽然这些莫拉维亚传教士的精神、爱心和对宣教的生命奉献,在宣教史上无可匹敌。但是因为莫拉维亚教会的宣教士多半来自中下阶层,教育水平不高;他们圣经及神学的根基也较浅,所建立的教会组织较为松散,以致于所带领的信徒属灵上不够成熟,多年之后,教会往往就烟消云散了。         所以虽然莫拉维亚宣教士的故事是可歌可泣的,但是从宣教的成果来看,莫拉维亚的宣教事工,却是不能结实百倍的。 菁英份子组成的天主教修会          在天主教的宣教事工上,耶稣会无疑是最有创意、最有活力的一个团队。“耶稣会”是由罗耀拉(Ignatius of Loyola)在1540年创立的。他们是有献身热忱的精英团体,也有军人的纪律及组织。他们发展很快,到1556年罗耀拉逝世时,成员已由六人增加至 1,500人,18世纪时甚至高达22,000多人。         耶稣会在宣教事工上的成功,有赖于许多像利玛窦这样的饱学修道士。利玛窦 (Matteo Ricci,1552-1610)于1580年奉派来华襄助罗明坚(Michel Ruggieri),翌年他们一同进入广东肇庆。利玛窦短时间内就学会华语,并以儒服周旋于士大夫之间。他精于天文、历算、地理和机械之学,因此除了研究 中国文化之外,也因为他精通这些西方科学,吸引了很多达官贵族。他在1601年终于到达北京,明神宗万历皇帝极为赞赏他。当利玛窦于1610年逝世时,已 有数以千计的人受洗,其中不乏官宦及皇室成员。他可以算是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划时代人物,也是耶稣会传教士的最佳典范。          另一位耶稣会宣教士诺俾里(Robert […]

No Picture
事奉篇

学联知多少 ──学生联合会的福音事工(刘智钦)

       “学联”的发展过程,……对往后的中国教会具有长远的影响。 当年许多学生时代蒙召全职事奉者,成为今日华人教会的领袖…… 刘智钦 一、前言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在宣教的历史中,许多宣教运动乃是由具有普世异象的学生所点燃的。”这是大卫.豪尔(David Howard)在 Student Power in World Mission (IVP,1970)一书中的序言。它也说明了学生福音运动在近代教会宣教史中的地位。        不仅在教会宣教、神学教育等范围内是如此,综观近代政冶、社会的变革,学生更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在近百年来的中国教会史中,无论是神学立场属较自由派的 “基督徒学生运动”(以下简称“学运”),或神学立场较为保守之“基督徒学生联合会”(以下简称“学联”),他们在大陆政权建立前的事工,都具有长远的影 响。唯因“学运”之历史较久,文献资料存留及后人论著较多,而“学联”的工作,时间只有从1945到1951,文字资料亦少,故我们对“学联”的认识也比 较模糊。         然而,1937到1949年间,中国教会最大的特色,就是校园中的布道培灵工作,而“学联”的发展过程,包括青年基督徒怎样在中 国大学里得到复兴,以及学生奋斗的经过,对往后的中国教会具有长远的影响。只有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认识当时事工的全貌,并提出信仰的反省,我们才能从这 段历史得到借鉴,以面对未来普世教会可能会遭遇的共同危机。 二、近代基督徒学生运动及对中国教会之影响         1882年,美国布道家慕迪在英国剑桥大学的布道,点燃了学生宣教的热火。1885年,七名剑桥大学毕业生,加入由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甫于1865成立的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给英国大学基督徒团契带来一阵冲击。1886年,基督教青年会(YMCA)在麻州黑门山举行研经夏令营,大会讲员慕迪先生向学生提出献 身宣教的挑战,直接促成了1888年在美国正式成立的“学生志愿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尔班拿学生宣教大会简介

本刊编辑部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编按:华人教会在过去几十年开始积极参与普世差传事工,所面对的最大问题是人力资源的严重不足,许多教会的差传工作只是差钱而不差人。归根究底,华人基督徒对献身裹足不前的原因,主要是心志问题。         回顾过去200年的宣教历史,青年学生在普世宣教运动中,扮演着一个火车头的角色,曾带动多次的宣教热潮。许多从事宣教的前辈也认为,学生时代是培养宣教心 志最理想的时刻,因为学生的心志单纯,没有什么包袱,如果能在校园中就激励他们回应神的呼召,培养宣教的心志,对培养宣教人才一定有很大的助益。因此,如 何把宣教意识深植在下一代青年的心中,应是当前华人教会差传工作的重点之一。          尔班拿学生宣教大会(Urbana Student Mission Convention),是由美国校际基督徒团契(Inter-Varsity Christians Fellowship,IVCF)发起的学生宣教大会。鉴于该集会与全球青年宣教事工有极密切的关系,本刊特编译Urbana网站上的一些资料,盼能增进 华人教会对校园福音工作的重视,装备更多具有宣教意识的学生,以承担神对华人教会跨文化宣教的呼召。 一、尔班拿的历史        自从1946年以来,尔班拿大会每三年举行一次。有超过二十二万人次的学生,已听过如葛理翰(Billy Graham)、斯托得(John Stott)等讲员,宣讲神给我们的使命,并鼓励参加者向全世界分享福音。        从第一次大会以来,虽然世界的风貌已变,美国校联团契和尔班拿仍不改初衷──培育每一代学生,爱神、并认识神对世界的计划。        尔班拿运动是带着异象和使命兴起的。1946年,以575位学生的聚会开始。第二次聚会于1948年,在伊利诺大学Champaign-Urbana校区举 行,吸引了1,300人。此后出席人数持续稳定增加,到1990年代,已经超过聚会大厅的容量。从那时起,参加人数维持在两万人左右,是该校设施最大的容 量。2006年起,大会的聚会地点,迁到密苏里州的圣路易士市,以容纳更多的参与者。2006年12月刚举行过第21届大会。该次大会的主题是“活出与呼 召相配的一生”(Live a Life Worthy of the Calling)。参加该次聚会的,有将近30%的亚裔青年,反映了亚裔教会在北美快速增加的趋势。这些青年学生,势将成为下个世代跨文化宣教的主力。 二、尔班拿的主题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一脉相承的宣道使命(彭臧玉芝)

彭臧玉芝 本文原刊于《举目》27期 学生工作是近代宣教的关键         台湾校园团契所举办的青年 宣道大会,至今(2007)年7月已是第十届了。今年适逢基督新教宣教士马礼逊入华200年,校园团契50周年纪念,本届青宣就显得格外有意义。预计有 1,600学员,300位讲员、义工和工作人员参加,在“圣召的人生”的主题下,将有许多青年基督徒献身为主而活,寻求一生神圣的呼召,奉献的祭坛。        回溯自1979年第一届至今,有超过17,000学员参加此一影响深远的聚会,他们不单接受挑战,回应主的呼召,如活祭献上自己,有的更毅然决然走上全职事 奉及宣道的路。在许多神学院院讯中,有部分的新生见证此一大会对他们带来的影响;福音机构、宣教差会,也有不少在青宣聚会中决志奉献,投入不同的事奉工 场。         我们筹办青年宣道大会,是因为深知学生工作在宣道工作上所扮演的关键角色。1806年8月,麻州威廉学院的五位学生在干草堆旁为宣道 工作祷告,开始了美国海外宣道的工作;1886年夏天,100位大学生与神学生在美国麻州黑门山慕迪灵修营中,签下了历史性的普林斯顿誓约:“我立志在神 的旨意下成为宣教士”。1888年接着在纽约成立“大学生志愿运动”,是北美青年献身的先河。1945年开始,美国IVCF(校际基督徒团契)在 Urbana举办三年一次的宣道大会,承继了早期学生宣道运动的火苗,发出耀眼的光芒,成为推展近代宣教事工的主流。这些西方学生耕作的美好见证,早为我 们同工所钦羡。 青宣大会带动台湾宣教意识         反观华人教会在宣道意识上的薄弱,我们需要从天上来的异象,赐给我们普世宣教的眼光。在这种负担的催逼下,我们靠着圣灵的引导,跟随西方学生工作宣道异象的轨迹,于1975年春天尝试举办了两天的宣道展及特别聚会。经过这次尝试, 我们感觉呼召青年献身宣道工作(无论国内或国外)的时机似乎已经来临。         自1976年起,经过两年的祷告、讨论、蒐集相关资料,再以一年的时间,在毫无先例可循之下,积极筹办了第一届青年宣道大会。        1979年7月,以“举目看田”为主题,第一届青宣就在“举目看田庄稼熟、遍野禾谷待收……”庄严肃穆的诗歌中正式拉开序幕。当时有1,400多位与会者,一起敬拜、听道、分享、参观、研讨。庄稼的主果然呼召了一批青年回应那爱他们、也爱世人的主。        自此每三年一届(除1993举办东亚区学生福音会议,台湾校园是地主国,而延后一年),从不同的主题(见附表),也看出在台湾推动宣教的变迁。        1982年7月,有1,780位弟兄姊妹在雷雨交加中来到会场,参加以“异象、使命、献身”为主题的第二届青宣。这届大会因为校园团契的创始人查大卫的出席,可以说是中国教会学生福音工作上一次历史性的会议,他在会中述说大陆与台湾学生工作关系的渊源。        1985年7月,第三届有超过2,200位与会者,宣道的火愈烧愈旺。在主题“基督、国度、见证”的挑战之下,许多青年从自我中心的小天地钻出来,发现基督国度的荣耀及福音使命的壮阔,而甘心作时代的见证人。         经过三届的青宣大会,对于台湾的宣道工作已有若干影响,第四届开始加重“海外宣道”的部分,主题订为“宣道与献身”。紧接着1991年第五、1995年第六 届,分别以“时代、福音、传人”、“当代、基督、门徒”为主题,除了“福音使命”之外,也着重“文化使命”,让没有献身全职事奉的年轻人,也寻求个人献身 的祭坛,在神所托付的工作岗位上服事神。当时带动了信望爱社专业事奉的兴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