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30期

          基督復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因此,復活節的意義值得基督徒仔細思量。洪軍弟兄的文章(30頁)為我們清楚總結了基督在世上的工作,也勉勵我們“同走這條受難之路”。施瑋的詩歌(46頁),表達出基督與我們聯合的奧秘。藉著這兩篇文稿,讓我們一同紀念救主的受難與復活。  靈恩運動可以說是引起當代教會紛爭最大的議題。我們邀請了方鎮明牧師、余達心院長與張略牧師,分別從歷史、聖靈恩賜與工作,以及解經的角度,對這個問題進行初步的探討,盼望讀者能對這個題目有更深入的認識。       陳濟民老師深入淺出的分析(27頁),幫助我們看明,救恩完全是神的工作,起於稱義,終於使我們得榮耀。讓我們帶著信心的確據,以感恩的心,“跟隨基督──活出以神為中心的世界觀╱價值觀與生活方式”。      您如何在職場、日常生活中榮耀我們的救主?如果您有這方面的生活見証,歡迎您向我們投稿,讓更多的基督徒學習在我們生活的每一個領域,事奉我們的救主,彰顯他國度的榮耀。阿們!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另類數學計算法

鵬程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金錢、權勢等已成為現今衡量成功的標準,人們從這樣的“標準人生數學計算法”出發,窮一生去爭取。但是,聖經中的耶穌,卻有著一種天國的“另類數學計算法”,與世人的標準和價值觀全然迥異。           耶穌講過一個比喻:天國好像一個家主,清早出去僱請工人到他的葡萄園工作。他和工人講定的工錢是一天一個銀幣。他在早晨九點、中午、下午三點,甚至下午五 點,不停地到外頭僱請工人。到發工資的時候,那家主把所有工人都叫來,給了每人一個銀幣。那些從清早工作到傍晚的僱工就很不滿意,且發牢騷,因為自己做得 比其他人多,得的工資卻一樣。家主見狀,就對他們說:“朋友,我沒有虧待你。你我不是講定了一個銀幣嗎?我照自己的意思,給那後來的和給你的一樣,你就因 我的仁慈而嫉妒嗎?”(見《馬太福音》20章)           現實中,有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僱主,抑或是他的數學邏輯有問題?           耶穌還有 另一比喻:有一人擁有一葡萄園,由於要出遠門,就將葡萄園租給了一個佃戶。到葡萄成熟時期,就派了僕人到佃戶那裡,向佃戶收取一部分果子。佃戶卻打了那個 僕人,讓他空手而歸。園主陸續派了許多僕人,有的被打,有的被殺。最後,園主派了他的獨生愛子去,但那些佃戶卻殺了他,以霸佔葡萄園。(見《馬太福音》 22章)           現實中,難道園主會不知道,派遣他獨生子去葡萄園是多麼危險嗎?他為何不多僱幾個得力保鏢陪伴他的愛子,以策安全?怎麼算,都不會比失去愛子的代價更大吧﹗這又是哪門子的數學?            還有一個故事,記載在《馬可福音》14章。耶穌知道他不久後要被人釘在十字架上,在往耶路撒冷途中,他參加了一個筵席。席中,一位名為馬利亞的女子,非常敬 愛耶穌,隨即拿了約半公斤珍貴純正的哪噠香膏,抹耶穌的腳,並用自己的頭髮去擦。有個耶穌的門徒就不屑地說道:“為什麼不把這香膏賣三百銀幣,賙濟窮 人?”耶穌卻回答:“由她吧……你們常有窮人跟你們在一起,但卻不常有我。”           是的,一向視窮人為朋友的耶穌,為什麼會容許人揮霍三百銀幣(相當於一年的工資),只為買香膏抹他的腳呢?這又帶來一個問題:這做法值得嗎?以一般的算法,那不是浪費是什麼?外面可憐的窮人多得很呢﹗           新約聖經中,這樣不合“標準計算法”的例子,實在不勝枚舉。因為上帝的“計算法”,是人意想不到的﹗他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他如何將恩典施予人(家主發工資 的比喻)、差派獨生愛子到世上受苦受死(園主派愛子到葡萄園的比喻)、他對奉獻的標準和代價的定義(貴重哪噠香膏的故事),這一切都不符合一般的計算法, 是徹底將人的價值觀來個大翻轉。           然而,也只有這樣,福音才叫做福音。           關乎捨己、犧牲、謙卑、恩典、慈愛、奉獻、擺上……等等的真理,都不能用數字計算出來,而這卻是福音的本質與能力,它完全可以把人原有的觀念、想法和價值觀,都180度扭轉過來﹗ 作者現任職於馬來西亞一所福音機構,擔任記者。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從《以斯帖記》看基督徒參政

曉峰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舊約的《以斯帖記》是一本相當奇特的書。整本書記載的是一位弱小的女子以斯帖,如何在重要關頭挺身而出,挽救了整個猶大民族不被滅絕。整本書沒有一次提到神或耶和華,也沒有什麼明顯的神學思想或道德教導,以致有很多人困惑,究竟它憑什麼可以列在66卷正典之內? 故事簡述            簡單地敘述一下《以斯帖記》的故事:波斯王亞哈隨魯年間,猶太人散居在廣大的國土上。猶大美女以斯帖被徵入宮,被封為王后。她的養父末底改,也在朝廷作一小官。            一次,末底改聽到守門的太監密謀殺害國王,通知了以斯帖轉告國王,救了國王一命。但國王事後並沒有賞賜末底改,反而高陞了另一位大臣哈曼。哈曼趾高氣昂,要求朝廷上所有大小官員都要向他跪拜。但末底改不肯跪,也不肯拜。           哈曼怒氣填胸,決定不僅要除掉末底改,更要滅絕猶太人。他向國王進言。國王也准了,定了當年某日要殺盡所有猶太人。           此令一出,國中所有猶太人頓時陷入愁雲慘霧之中,多人禁食,披麻蒙灰,向天哭訴。末底改自己不能入宮,就託人向以斯帖傳話,希望她向國王求恩。以斯帖以多日 未蒙召見為由,表示她心存恐懼。但末底改再向她傳話說,“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斯》4:14)           以斯帖於是要國中所有猶太人為她禁食三日三夜。然後,她就冒死去見國王……           要知道這故事結局如何嗎?請讀《以斯帖記》5至10章吧﹗           以斯帖是一位美貌、聽話、溫良、体貼的女子,被選入宮,並被封后。在宮內,沒有人知道她是猶太人。所以就算哈曼真的殺了所有的猶太人,她仍然可以在宮內當一 位養尊處優的王后。況且,亞哈隨魯王不易捉摸、反覆易怒的脾氣,她很清楚。若沒有被召而冒昧進去見國王,被砍頭的可能性甚高。           她原本不想參與、也不敢參與的事,因養父的一句話改變了,那就是“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太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 為現今的機會嗎?”這句話也點明了本書為何會被列在正典中。神是這整個故事背後隱藏的作者,在重要的時刻,神都會在人類舞台上,搭救他的子民。在整個故事 中,雖然沒有一次提到神,但是作者刻意的安排,使讀者無可懷疑,這些“巧合”,都是因為神在幕後掌管著一切。           從末底改的舉止我們知道,他是一位敬畏神、愛自己民族的人。他也是有信心、明白神心意的人。他說的話,表明他對神旨意的認識:第一,神的信實必定會保守他子民的安全,但藉何人之手,則根據神的主權及人的順服;第二,神使以斯帖登上王后的位置,必定也賦予了她特別的使命。           以斯帖聽了這話以後,毅然決定去見王。去之前,她自己禁食禱告三晝三夜,也要求所有猶太人和她同時禁食禱告。她這一去,不但保存了猶太人,她自己也從一位柔弱的女子,變成一位能把握時機、參與國政,因而改變歷史的人物。 以史為鑒             除了從本書看到神如何保守他的子民之外,我們也可以從以斯帖的故事,來看基督徒的參政。           基督徒可不可以參政,該不該出來競選,聖經上好像沒有清楚的教導。保羅在《羅馬書》中教導信徒,要順服在上有權柄的,並說凡掌權的都是神所任命的。在封建專制的時代的確是如此,人民沒有權利去選擇官長。           […]

No Picture
透視篇

再拓新路 ──扶貧助教反思

張泉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2005年10月中旬以來,藉著聖靈的感召,我們幾位來自大陸、現居西雅圖的弟兄、姊妹,開始對中國貧富分化的現狀,和貧困對幾千萬兒童的生存和教育所帶來的負面衝擊,作了大量調查和研究。          驚心動魄的事實,讓我們不得不傾聽這些孩子在貧困中所發出的呼聲,讓我們不得不面對這麼一個挑戰──耶穌基督的關愛,怎麼樣能在中國這群特殊的孩子們身上得到体現?           對應這個感召,我們組成了事工團契,也挑選了幾家助教扶貧機構,合作了幾個項目。隨後,我們《約拿的家》網站上,展開了以“貧困、教育和愛”為題目的討論。短短幾個月,從受感召,到調查研究、探索實踐、討論溝通中,我們學到了很多功課,也領受了許多啟發與教導。           我願意藉著這篇反思,和大家分享以下幾點,以供參考,不妥之處請指正。 一、為什麼要另拓新路?           在調查研究中,我們發現,自1980年以來,針對國內扶貧需要,數以百計的國內外華人民間非營利助教扶貧機構相繼成立。同期,一些國外基督教扶貧組織也開始 在貴州、雲南、安徽、甘肅和河南等地開展事工。這些為數不多的海外華人基督教團体,大都是由來自港台的華人基督徒發起成立的。           這數以百計的助教扶貧機構,無疑對中國的扶貧有巨大的付出和貢獻。只是,幾乎所有這些助教扶貧機構,皆自稱是非宗教、非政治、非牟利的慈善組織,宗旨是籌集資金援助國內貧困地區的教育事業,改善貧困地區的生活。           我們曾試著參與這些現成的助教扶貧機構,從其中挑選了兩家機構,合作了兩個項目,結果卻非常令人失望。究其原因,部分民間助教扶貧機構規定,和受助人通信接觸時不能談信仰,“不可與學生談論任何涉及政治或宗教的話題”(參看《海外中國教育基金會》,OCEF, http://www.ocef.org/newocef 有關規定)。           國際性基督教扶貧組織,因種種原因和顧慮,也以非宗教慈善組織形式參加扶貧工作,其結果是事倍功半。據我所知,一家參與國內扶貧工作的來自香港的華人基督教 扶貧基金會,十多年來,他們投入大量人力、技術、時間和數以千萬元資金,“有數以百計的基督徒醫護人員參與工作,數以千計的病者得到治療”,但,請原諒我 引用這個基金會的一位董事的一段話:           “在(和受助人)短短數十分鐘的相聚,我們也介紹了基金會是香港的慈善團体……希望他們能夠珍惜學習 的機會,努力向上,並且感受人間有愛有情有溫暖……然而當時我最想說的五個字‘主耶穌愛你’,卻是有口不能言。我渴望他們知道我們是基督徒,因為神先愛我 們,所以我們很想和他們分享這份愛。最後惟有默默禱告,求主憐憫,揮手道別時,就在心中大聲喊叫主耶穌愛你、主耶穌愛你……願主的愛盈溢每個孩子的一生 ﹗”           如果我們不能直接和受助的孩子分享耶穌的愛,我們怎麼能讓這些孩子深深体會到基督的愛,從而接受、真正改變一生?這正如《約拿的家》網站上, Dora 姊妹在討論中所說:           “我更關注那些在中國的大中城市裡飽受應試教育之苦、完全無神論的孩子們的教育,這樣的教育教出的孩子重分數(技能)、輕品格,相當冷漠、自私,有非常多的問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我們對環保的責任

曾陽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創世記》1章26節記載,“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可見,我們是神的管家。           但回顧過去、放眼現今,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實在不是好管家。生態環境受到了嚴重的破壞──我們所該管理的魚和鳥,被我們濫捕濫殺得瀕臨絕種。另有許多的自然資源也在耗盡的邊緣。受了輕傷的大自然,有自我癒合的能力,但人類所造成的已是重傷,甚至是致命傷了。           基督給我們的大使命,是去傳福音、拯救靈魂、領人歸主。但是,基督徒不做環保工作,是不是也是蔑視、糟蹋神為我們造的世界呢?本文就是要討論當今環保的一些問題,特別是每一個基督徒可盡的微薄之力。 水           中東是一個戰爭頻繁的地區。它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產地,所以這裡的戰爭尤其受各國關注。但是,你想過沒有,這些衝突或許很快惡化,擴散到全世界?這不是因為恐怖行動的擴展和增加,而是為一個生存的基本需要:水。            很多科學家、社會學家和政治分析家預言,世界上接下來的幾場大戰爭,會是為水而打的。根據聯合國1990年代的一篇報告,世上約有1/6的人口,差不多十億人,缺乏乾淨的水。這個數字應該會在30年內增加一倍。           過去的數十年來,隨著人口的增長,在用水越來越多的同時,污染水也越來越多。而不久的將來,全球性缺水是免不了的。            全球很多大城市,如墨西哥的墨西哥市、印尼的雅加達,和泰國的曼谷,因雨水來不及補回人工抽用的地下水,慢慢在下陷。另外,世上許多的大河川,如中國的黃 河、南亞的印度河、埃及的尼羅河,和北美的科羅拉多河,因人為的抽導和水庫的興建,以致流入海洋時,都不是新鮮、乾淨的水。這除了嚴重影響海洋的生態環境 之外,上游的城市抽取河水,也使得許多下游的農田灌溉缺水。這些遲早會影響到食物、尤其是稻穀的產量。           在美國西部住過的人,大概對那裡各 州爭奪科羅拉多河用水的配給,多少有耳聞吧﹗因談不攏供水條件,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兩國也有相當長一段時間關係緊張。地區之間爭奪水源,只會越來越嚴重, 國和國之間會為水源而興兵宣戰,也不該令人驚訝。畢竟,水跟宗教差異和政治壓迫,有很大的不同:水是所有的人生存的必需品。           對此,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其實有一些省水策略,每家每戶都做得到:           1. 洗澡、洗手或洗碗,可以在上肥皂或洗滌液時,把水關掉。            2. 洗菜時,與其不停用水沖菜,不如一部分時間把菜泡著洗。            3. […]

No Picture
事奉篇

二十世紀靈恩運動與教會復興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編者按:熟悉近代教會歷史或實際從事教會事工的人,大概都會注意到,二十世紀普世教會中爭議最大的問題,大概非靈恩運動莫屬。不同的學派對靈恩現象有不同的解讀,對聖靈的工作也有不同的看法,以至於一般的信徒也莫衷一是,無所適從。《舉目》雜誌作為一份特別關注信徒信仰與生活的雜誌,畢竟不能置身事外。到底什麼是靈恩運動?“靈恩經歷”是不是基督徒應該追求的?對靈恩,到底什麼是神永恆的旨意?……           本刊盼望透過本期與下期的一些文章,從聖經和教會歷史的角度,初步探討這些問題。我們的目的不是做出結論,而僅是作為一個引介,讓信徒在面對靈恩問題 時,能仔細思考,進而能看到一線曙光,引導我們走在神喜悅的道路上。如果您對這些文章有不同意見,非常歡迎您來信、撰稿,提出您的看法。            在基督教二千年歷史中,追求聖潔和靈命更新的運動一次接一次,每一次都以不同形式出現,每一次都使信徒的屬靈生命得到造就和成長,並為教會帶來復興和益處。 然而,每一個運動都經過不同領袖的推動和參與,也來自不同的地區和文化,結果,這些運動各具不同的特色,有些是好的,有些在神學和聖經真理上仍須不斷更新 變化。           20世紀出現的三波靈恩更新運動,乃是追求聖潔和靈命更新的一種運動。不過,這三次運動所強調的,不僅是追求聖潔的生活,也包括以 比較感性的方式進行敬拜,更專注“回復”新約聖經使徒時代,教會在人群當中所展現的聖靈能力和神蹟奇事的恩賜(例如說方言、說預言、趕鬼和神蹟醫病等恩 賜)。換言之,20世紀的靈恩運動是一種“復原論” (Restorationism),強調今日的信徒必須重新發掘第一世紀的使徒,在第一個五旬節以後所經歷的神蹟奇事的恩賜。這些恩賜透過“聖靈的洗” (簡稱靈洗)而來,靈洗與初信時的“悔改”和“洗禮”不同,它是信徒進入一種靈命更新的境界。            靈恩運動在20世紀經歷三個階段,分別稱為第一波、第二波及第三波靈恩運動。現簡述這些運動的歷史和特徵如下: 第一波靈恩運動:古典五旬宗運動 五旬宗的出現           古典五旬宗運動(Classical Pentecostal Movement)在19世紀的聖潔運動、福音醫治運動,及福音派中前千禧年派對主再來的熱切期盼風氣中漸漸孕育。這運動正式起源於20世紀初期北美很多 復興的聚會,特徵是認為說方言(即聖靈透過某人說出他以前所不懂的言語或聲音)是領受靈洗的記號。其中最廣為人知的是在堪州一間很小的聖經學院──伯特利 聖經學院(Bethel Bible College, Topeka, Kansas),院長帕含(Charles Fox Parham,1873-1929)教導學生,凡信主和願意追求完全成聖的人必須領受靈洗,凡領受的人會在語言上蒙裝備,以致在這“末後的日子”能夠把福 […]

No Picture
事奉篇

聖靈恩賜不是什麼?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本資料由陳宗清牧師提供)           1996年,Zondervan出版社邀請三 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聖經與系統神學教授Wayne Grudem編了一本書:《對聖靈恩賜的四種看法》(Are Miraculous Gifts for Today?),分別由終止論(Cessationists,見編註)的代表Richard B. Gaffin Jr.),開放但謹慎立場的代表Robert L. Saucy,第三波的代表C. Samuel Storms,及五旬節派/靈恩派的代表Douglas A. Oss執筆。雖然他們的立場不同,但以下二十點是他們 共同反對 的: 1. 如果一個人沒有說方言,就不是真基督徒。 2. 如果一個人沒有說方言,裡面就沒有聖靈的內住。 3. 說方言的人比不說的人更屬靈。 4. 如果經禱告之後仍未獲醫治,可能錯在生病的人信心不足。 5. 神要所有基督徒現今都致富。 6. […]

No Picture
事奉篇

聖靈恩賜與聖靈工作(上)──一位神學工作者的反省與開拓對話的嘗試

余達心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引言            在華人教會中,福音派與靈恩派之間雖慶幸沒有劍拔弩張的對峙,卻有一種隱然的猜疑與對抗,以至無形的疏離。兩者在保持距離中彼此容忍,對福音大能及基督的奧秘各自表述,卻鮮有直接深入的對話。兩者既不視對方為異端,卻看對方的信仰及其生命表達,有虧缺或危險之處。           靈恩派認為福音派對聖靈只在客觀的神學論述中紙上談兵,既缺乏親身的經歷與体悟,對聖靈大能所成就的神蹟奇事也缺乏信心,因而在日常生活中與真實無比的幽黯 勢力對峙時,感到束手無策。在他們看來,不少信徒屬靈生命枯竭無力,乃在他們未有被聖靈充滿的經歷。說得嚴重一些,他們的問題是在於未受基督應許的聖靈的 洗,以致他們在信仰生活中,缺乏活潑的動力和得勝的經歷。           福音派看靈恩派卻看到他們信仰的危險。靈恩派看重經歷,並往往以此作為詮釋、表 述信仰的依據,因而對內蘊於神的話語中的客觀真理,缺乏一種慎而重哉的態度,對歷代聖徒的信仰表述,更抱著輕忽的心態。其危險之一在於高舉個人經歷,因而 將客觀真理主觀化和私人化(privatized),以致令教會在真理的判斷上容易出現混亂;而另一方面,更大的危險乃在他們將信仰的重心錯置,把十字架 受苦的大能轉移到神蹟奇事的大能,叫人容易誤解福音的真義,看神蹟奇事過於所當看的,而看不到愚拙的十字架的道理其實才是神大能的所在。同時,靈恩派在崇 拜中一味強調喜樂頌讚或神蹟奇事的展示,而忽略對神的敬畏,以致在他面前肅靜聆聽的情操,對崇拜禮儀在信徒屬靈生命孕育和操練的功效,造成相當大的破壞。           本文背後有一個信念,就是福音派與靈恩派之所以能進入對話,乃因他們有共同的福音信仰基礎。除了共同確認道成肉身的基督的歷史真實性、基督在十架上為人類完 成的救恩,以及聖經的權威,他們也共同(至少在信仰的宣認上)相信聖靈從不間斷地臨在於每一個信徒以及教會整体之內,並且在他們的信仰生活中,有著重要的 位置。在這共同的基礎上,分歧在哪裡?這些分歧是否可以成為彼此提醒、互相豐富的切入點? 改教時期神學的啟迪            改教時期神學家極度重視聖靈,是不爭的事實。德國路德學者Bernard Lohse指出,“對路德來說,在一切神學思想中,聖靈的活動沒有在哪一條教義上不顯為基要。”(註1)加爾文更被華腓德(B. B. Warfield)譽為“聖靈神學家”(the theologian of the Holy Spirit),並稱他給予教會最大的禮物乃是他的聖靈神學(註2)。無論是福音派或是靈恩派,作為宗教改革信仰的共同承繼者,都應該重溫一下改教時期神 學家的聖靈觀。 一、路德的聖靈觀            路德重視聖靈,可在他如何理解聖父、聖子及聖靈之 間的關係看出來。他與天主教以及初期教父不同,開宗明義地認定“基督從開始就是由聖父及聖靈所差遣”。路德之所以這樣說乃是要強調,聖靈在本体上絕不比聖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在亞杜蘭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0期 “你愈來愈像柬埔寨人了﹗”這是梁燕城老師見面時,給我的第一句話 這形容還真入木三分。我從柬埔寨回到溫哥華,仍帶著村裡人的簡單和鄉土氣息,如同《紅樓夢》中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懵懵懂懂,反應遲鈍,答非所問。我的心情和思維方式,仍然是柬埔寨的。 這是進入宣教工場以來,第二次回國述職。挺納悶的是,我已經沒有第一次述職時,那一份在期盼中又夾有雀躍的心情。我是帶著工場裡的許多掙扎和衝擊,進行這第二次述職的。 一場好哭 心中的淚,像幽谷中長久流淌的冰河,不見冬日太陽。又好像是寂靜中凝結的冰塊,下面是漸漸麻木的心。我驚訝於自己無所謂般的冷漠。只有心底那一份想哭的衝動,知道自己仍然是有感覺的。 “主啊﹗我身心靈俱疲了。我的加油站在哪裡呢?” 疲憊不堪的我,常擔憂自己會倒下去。然而眾望所歸,又不得不面帶微笑。在旁人看來,我是多麼喜樂,如同英雄凱旋歸來。但掌聲背後,只有自己才知道,這時的我,寧可哭,而不是笑。 雖然到處是感恩和讚美的聲音,但我真想找個地方將自己藏起來。兩個多月了,我常有想哭的衝動,但就是哭不出來。淚梗塞在心中,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為著這來去無蹤的情緒,我再三問主,第一,他是否為我處理了這情緒;第二,是否他已將我這情緒拿走了;第三,我是否不知不覺中將這情緒強壓了下去? 誰是我?也許我已經失落。 四個多小時的車程,我終於到達了亞杜蘭,一個坐落在美國西岸小城Olympia的小莊園。莊園裡有兩座房子,一座是莊園的主人蔡醫生和妻兒的寓所,另一座是 剛蓋好不久、帶有兩個套間的房子──主人給這房子起了一個名字:亞杜蘭洞。典故出自聖經,是大衛在山野被掃羅追殺、萬分危急之際藏身的洞穴。 這名字,中文聽起來雖然有點彆扭,卻体現著主人的一片苦心。他蓋這房子,是有感於許多宣教士、傳道人,在長期服事中,心力交瘁,需要有一個獨立、安靜的環境,休息和放鬆。 我深深感受到,在主人輕描淡寫下,是一份樸實無華愛的流露和付出。面對他和家人不求自己益處的無私奉獻,我的心一震:亞杜蘭不就是我這次述職中夢寐以求的地方嗎?這時候我才明白,為何主人多次在電話中邀請我。 一個人住在寬敞明亮的亞杜蘭,悠閒中,我比起昔日的大衛幸運得多了。房子裡面各色各樣的生活必需用品,應有盡有,一個月不走出這房子,也沒有任何問題。更重要的是,這亞杜蘭既有完全屬於個人的自由空間,又沒有絲毫的孤獨感,可見主人精心体貼的安排。 次 日清晨早起,和煦的陽光灑滿客廳,青草地和菜園露水剔透晶瑩。在這環境下,清早起來讚美神,是一幅多美麗的圖畫。我不由自主地引吭高歌:“神啊,我的心切 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沒有任何顧忌,全情投入在敬拜中:“我的神我要敬拜你,我的心深深的愛你,在你的座前,我思想你恩典,我的神我要敬拜你……” 主啊﹗在乾旱疲乏、無水之地,我渴想你,淚水不知不覺隨著歌聲涔涔而下。我回想起過往主在我生命中的深恩厚愛,想到我有今天全是神的恩典,感恩充滿心靈。我任憑淚水帶我走,“你是我心靈的滿足,你是我一生的喜樂﹗” 流淚谷成為讚美之泉,是的,主是我的滿足,是我的喜樂。“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主,你是我最親愛的伴侶﹗”在不停的歌唱讚美中,淚也一直不停在流。 絲絲柳柳、斬不斷理更亂的委屈、傷害、虧欠,在這一刻如百流匯江般奔騰而出。悔改的淚、感恩的淚和讚美的淚,交織在一起,流了又乾,乾了又流,一滴滴如甘露滋潤我乾渴的心。一場好哭啊﹗ 此時此刻,才真正明白詩人所說:“除你以外,有誰能擦乾我眼淚,除你以外,有誰能帶給我安慰……”原來我們生命最隱密之處的淚,只願意流在主裡面,“我心裡多憂多疑,你安慰我,就使我歡樂”。 主啊,認識你真好,在你裡面真好。 我的食物 我在亞杜蘭的第二天,早上八點如常開始靈修。 “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亮光。”(《彌》7:8) 真不可思議,自己是怎樣跌倒的呢? 回想起來像一場鬧劇,一直以為自己清醒堅強,沒想到一場不知打從哪裡刮來的狂風暴雨,竟使自己失魂落魄。 何處是我避風的港灣?柬埔寨宣教五年,一路走來,孤獨中是數不盡的淒風苦雨,也曾傷感流淚,也曾拍案驚奇,也曾徬徨無助,也曾仿效遠古先知,在整個長長的黃昏中詰問上帝。雖然我只是人一個,還是女的,然而,一切都扛過去了。 可是今天,這是我嗎?不堪一擊﹗別人的一句話,一抹眼神,一聲笑語,都能使我如此敏感,輕易地在內心製造出狂風暴雨。信心、喜樂,早不辭而別。 滂沱大雨下,曾有人撐著一把傘走來;大海漂泊中,也有過人划著一艘小船渡了過來。我不假思索地投靠過去。但是驟然間,雨傘飛走了,小船也消失了。愀然變色、措手不及的我,一頭栽倒在泥濘裡,跌得好重好重。 掙扎中漸漸心力衰竭。不見一絲亮光,無盡的黑暗像黑洞一樣向我直逼。就在快被吞噬的瞬間,一隻溫暖的手,將我從淤泥中攙扶起來,讓我看到一幅畫: 一位跋涉在群山峻嶺之間的旅人,他彎下腰,傾倒出他鞋子裡的沙石。旁白是:“使你疲倦的往往不是遠方的高山,而是鞋子裡的一粒沙石。” […]

No Picture
成長篇

稱義與得榮耀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讀這篇文章的人,必定知道因信稱義是基督教的一個核心信念。基督教的福音信息是叫罪人悔改,信耶穌而得救。可是,在實際生活中,基督徒不僅有時還會做一些一般“罪人”所做的事,甚至會做出他們都不屑做的事。近年美國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一些牧師的醜聞便是鐵証。           至於一般的基督徒,他們往往對罪比一般人敏感,所以只要他們夠坦白,都會承認自己經常犯罪得罪了神。這一來,問題也跟著發生:倘若是這樣,基督教所傳的福音有意義嗎?因信稱義的教導值得堅持嗎?基督徒犯了罪還能得救嗎?            這一類的問題,一直都是基督徒所關心的。            在系統神學中,這種問題涉及的是稱義與成聖的關係。宗教改革後基督教內部曾經為這問題發生過很激烈的爭議,就是加爾文宗和亞米念/衛斯理宗之爭,前者堅持基 督徒因信得救,後者強調基督徒得救後必需成聖。多讀聖經,我們更會發現新約聖經,也就是主後第一世紀的文獻,就已經處理過這種問題。最明顯的可以說是保羅 所寫的《哥林多前後書》。           我們在這篇文章中要談的,便是保羅在這兩封書信中所表達的看法,而我們的標題,則是出自保羅在《羅馬書》第8章30節所說的話:“神……所召來的人,又稱他們為義;所稱為義的人,又叫他們得榮耀。” 一、因信稱義──上帝救贖工作的基點           在新約聖經中,保羅確實在《加拉太書》和《羅馬書》都用了很多的篇幅談論這個主題。           要瞭解因信稱義,我們最好從第一世紀的背景談起。           第一世紀的猶太人原是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他們雖然有自己的君王,這些君王的地位卻比中國古代的藩屬還不如。           可是,猶太人對自己的評價卻非常高,他們認為自己才是真神的子民──敬拜獨一真神,遵守神的律法﹗而外邦人,包括他們的統治者,都是“罪人”;提到“外邦人”這個名稱,他們便聯想到“拜偶像,吃血和淫亂”的罪。他們甚至為著這種信仰而鬧過好幾次革命。           當初代的教會中出現外邦基督徒的時候,這也成為一個爭論的焦點(參《徒》15章)。換言之,那時存在著嚴重的宗教意識的衝突,也因而引起政治、種族、道德生活和教會的問題。            保羅在《羅馬書》談因信稱義時,便是針對著猶太人這種強烈的宗教意識,強調猶太人和他們所輕看的外邦人同樣是罪人。保羅認為他們不同之處是:外邦人否認獨一 真神的存在,而且做顛倒是非的事;而猶太人則是知法犯法,口是心非,而且還自高自大。保羅一句很著名的話是:“世人(也就是外邦人和猶太人)都犯了罪,虧 缺了神的榮耀”(《羅》3:23)。因此,全世界的人都面對神的審判,也面臨同樣的結局:死亡﹗保羅的進路,是從最根本的宗教問題著手,處理人與神之間的 問題。            保羅談稱義,要解決的問題就是:世人怎樣才能逃過上帝的審判和審判的結局──死亡?稱義最簡單的定義,就是神判人無罪。           上帝這個判決有二個特點:第一、這個判決不是等到人死後才宣判,而是在信耶穌的時候(參《林前》6:11);第二、人得以被稱為義,全是上帝的恩典,不是依 靠自己的任何條件。在這一點,保羅說了一句令人驚奇的話:“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他的信就算為義。”(《羅》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