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BH30期

 基督复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因此,复活节的意义值得基督徒仔细思量。洪军弟兄的文章(30页)为我们清楚总结了基督在世上的工作,也勉励我们“同走这条受难之路”。施玮的诗歌(46页),表达出基督与我们联合的奥秘。借着这两篇文稿,让我们一同纪念救主的受难与复活。  灵恩运动可以说是引起当代教会纷争最大的议题。我们邀请了方镇明牧师、余达心院长与张略牧师,分别从历史、圣灵恩赐与工作,以及解经的角度,对这个问题进行初步的探讨,盼望读者能对这个题目有更深入的认识。       陈济民老师深入浅出的分析(27页),帮助我们看明,救恩完全是神的工作,起于称义,终于使我们得荣耀。让我们带着信心的确据,以感恩的心,“跟随基督──活出以神为中心的世界观╱价值观与生活方式”。 您如何在职场、日常生活中荣耀我们的救主?如果您有这方面的生活见証,欢迎您向我们投稿,让更多的基督徒学习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领域,事奉我们的救主,彰显他国度的荣耀。阿们!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另类数学计算法

鹏程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金钱、权势等已成为现今衡量成功的标准,人们从这样的“标准人生数学计算法”出发,穷一生去争取。但是,圣经中的耶稣,却有着一种天国的“另类数学计算法”,与世人的标准和价值观全然迥异。           耶稣讲过一个比喻:天国好像一个家主,清早出去雇请工人到他的葡萄园工作。他和工人讲定的工钱是一天一个银币。他在早晨九点、中午、下午三点,甚至下午五 点,不停地到外头雇请工人。到发工资的时候,那家主把所有工人都叫来,给了每人一个银币。那些从清早工作到傍晚的雇工就很不满意,且发牢骚,因为自己做得 比其他人多,得的工资却一样。家主见状,就对他们说:“朋友,我没有亏待你。你我不是讲定了一个银币吗?我照自己的意思,给那后来的和给你的一样,你就因 我的仁慈而嫉妒吗?”(见《马太福音》20章)           现实中,有如此不按牌理出牌的雇主,抑或是他的数学逻辑有问题?           耶稣还有 另一比喻:有一人拥有一葡萄园,由于要出远门,就将葡萄园租给了一个佃户。到葡萄成熟时期,就派了仆人到佃户那里,向佃户收取一部分果子。佃户却打了那个 仆人,让他空手而归。园主陆续派了许多仆人,有的被打,有的被杀。最后,园主派了他的独生爱子去,但那些佃户却杀了他,以霸占葡萄园。(见《马太福音》 22章)           现实中,难道园主会不知道,派遣他独生子去葡萄园是多么危险吗?他为何不多雇几个得力保镖陪伴他的爱子,以策安全?怎么算,都不会比失去爱子的代价更大吧﹗这又是哪门子的数学?            还有一个故事,记载在《马可福音》14章。耶稣知道他不久后要被人钉在十字架上,在往耶路撒冷途中,他参加了一个筵席。席中,一位名为马利亚的女子,非常敬 爱耶稣,随即拿了约半公斤珍贵纯正的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并用自己的头发去擦。有个耶稣的门徒就不屑地说道:“为什么不把这香膏卖三百银币,赒济穷 人?”耶稣却回答:“由她吧……你们常有穷人跟你们在一起,但却不常有我。”           是的,一向视穷人为朋友的耶稣,为什么会容许人挥霍三百银币(相当于一年的工资),只为买香膏抹他的脚呢?这又带来一个问题:这做法值得吗?以一般的算法,那不是浪费是什么?外面可怜的穷人多得很呢﹗           新约圣经中,这样不合“标准计算法”的例子,实在不胜枚举。因为上帝的“计算法”,是人意想不到的﹗他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他如何将恩典施予人(家主发工资 的比喻)、差派独生爱子到世上受苦受死(园主派爱子到葡萄园的比喻)、他对奉献的标准和代价的定义(贵重哪哒香膏的故事),这一切都不符合一般的计算法, 是彻底将人的价值观来个大翻转。           然而,也只有这样,福音才叫做福音。           关乎舍己、牺牲、谦卑、恩典、慈爱、奉献、摆上……等等的真理,都不能用数字计算出来,而这却是福音的本质与能力,它完全可以把人原有的观念、想法和价值观,都180度扭转过来﹗ 作者现任职于马来西亚一所福音机构,担任记者。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从《以斯帖记》看基督徒参政

晓峰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旧约的《以斯帖记》是一本相当奇特的书。整本书记载的是一位弱小的女子以斯帖,如何在重要关头挺身而出,挽救了整个犹大民族不被灭绝。整本书没有一次提到神或耶和华,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神学思想或道德教导,以致有很多人困惑,究竟它凭什么可以列在66卷正典之内? 故事简述            简单地叙述一下《以斯帖记》的故事:波斯王亚哈随鲁年间,犹太人散居在广大的国土上。犹大美女以斯帖被征入宫,被封为王后。她的养父末底改,也在朝廷作一小官。            一次,末底改听到守门的太监密谋杀害国王,通知了以斯帖转告国王,救了国王一命。但国王事后并没有赏赐末底改,反而高升了另一位大臣哈曼。哈曼趾高气昂,要求朝廷上所有大小官员都要向他跪拜。但末底改不肯跪,也不肯拜。           哈曼怒气填胸,决定不仅要除掉末底改,更要灭绝犹太人。他向国王进言。国王也准了,定了当年某日要杀尽所有犹太人。           此令一出,国中所有犹太人顿时陷入愁云惨雾之中,多人禁食,披麻蒙灰,向天哭诉。末底改自己不能入宫,就托人向以斯帖传话,希望她向国王求恩。以斯帖以多日 未蒙召见为由,表示她心存恐惧。但末底改再向她传话说,“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斯》4:14)           以斯帖于是要国中所有犹太人为她禁食三日三夜。然后,她就冒死去见国王……           要知道这故事结局如何吗?请读《以斯帖记》5至10章吧﹗           以斯帖是一位美貌、听话、温良、体贴的女子,被选入宫,并被封后。在宫内,没有人知道她是犹太人。所以就算哈曼真的杀了所有的犹太人,她仍然可以在宫内当一 位养尊处优的王后。况且,亚哈随鲁王不易捉摸、反复易怒的脾气,她很清楚。若没有被召而冒昧进去见国王,被砍头的可能性甚高。           她原本不想参与、也不敢参与的事,因养父的一句话改变了,那就是“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太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 为现今的机会吗?”这句话也点明了本书为何会被列在正典中。神是这整个故事背后隐藏的作者,在重要的时刻,神都会在人类舞台上,搭救他的子民。在整个故事 中,虽然没有一次提到神,但是作者刻意的安排,使读者无可怀疑,这些“巧合”,都是因为神在幕后掌管着一切。           从末底改的举止我们知道,他是一位敬畏神、爱自己民族的人。他也是有信心、明白神心意的人。他说的话,表明他对神旨意的认识:第一,神的信实必定会保守他子民的安全,但藉何人之手,则根据神的主权及人的顺服;第二,神使以斯帖登上王后的位置,必定也赋予了她特别的使命。           以斯帖听了这话以后,毅然决定去见王。去之前,她自己禁食祷告三昼三夜,也要求所有犹太人和她同时禁食祷告。她这一去,不但保存了犹太人,她自己也从一位柔弱的女子,变成一位能把握时机、参与国政,因而改变历史的人物。 以史为鉴             除了从本书看到神如何保守他的子民之外,我们也可以从以斯帖的故事,来看基督徒的参政。           基督徒可不可以参政,该不该出来竞选,圣经上好像没有清楚的教导。保罗在《罗马书》中教导信徒,要顺服在上有权柄的,并说凡掌权的都是神所任命的。在封建专制的时代的确是如此,人民没有权利去选择官长。           […]

No Picture
透视篇

再拓新路 ──扶贫助教反思

张泉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2005年10月中旬以来,借着圣灵的感召,我们几位来自大陆、现居西雅图的弟兄、姊妹,开始对中国贫富分化的现状,和贫困对几千万儿童的生存和教育所带来的负面冲击,作了大量调查和研究。          惊心动魄的事实,让我们不得不倾听这些孩子在贫困中所发出的呼声,让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么一个挑战──耶稣基督的关爱,怎么样能在中国这群特殊的孩子们身上得到体现?           对应这个感召,我们组成了事工团契,也挑选了几家助教扶贫机构,合作了几个项目。随后,我们《约拿的家》网站上,展开了以“贫困、教育和爱”为题目的讨论。短短几个月,从受感召,到调查研究、探索实践、讨论沟通中,我们学到了很多功课,也领受了许多启发与教导。           我愿意借着这篇反思,和大家分享以下几点,以供参考,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为什么要另拓新路?           在调查研究中,我们发现,自1980年以来,针对国内扶贫需要,数以百计的国内外华人民间非营利助教扶贫机构相继成立。同期,一些国外基督教扶贫组织也开始 在贵州、云南、安徽、甘肃和河南等地开展事工。这些为数不多的海外华人基督教团体,大都是由来自港台的华人基督徒发起成立的。           这数以百计的助教扶贫机构,无疑对中国的扶贫有巨大的付出和贡献。只是,几乎所有这些助教扶贫机构,皆自称是非宗教、非政治、非牟利的慈善组织,宗旨是筹集资金援助国内贫困地区的教育事业,改善贫困地区的生活。           我们曾试着参与这些现成的助教扶贫机构,从其中挑选了两家机构,合作了两个项目,结果却非常令人失望。究其原因,部分民间助教扶贫机构规定,和受助人通信接触时不能谈信仰,“不可与学生谈论任何涉及政治或宗教的话题”(参看《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OCEF, http://www.ocef.org/newocef 有关规定)。           国际性基督教扶贫组织,因种种原因和顾虑,也以非宗教慈善组织形式参加扶贫工作,其结果是事倍功半。据我所知,一家参与国内扶贫工作的来自香港的华人基督教 扶贫基金会,十多年来,他们投入大量人力、技术、时间和数以千万元资金,“有数以百计的基督徒医护人员参与工作,数以千计的病者得到治疗”,但,请原谅我 引用这个基金会的一位董事的一段话:           “在(和受助人)短短数十分钟的相聚,我们也介绍了基金会是香港的慈善团体……希望他们能够珍惜学习 的机会,努力向上,并且感受人间有爱有情有温暖……然而当时我最想说的五个字‘主耶稣爱你’,却是有口不能言。我渴望他们知道我们是基督徒,因为神先爱我 们,所以我们很想和他们分享这份爱。最后惟有默默祷告,求主怜悯,挥手道别时,就在心中大声喊叫主耶稣爱你、主耶稣爱你……愿主的爱盈溢每个孩子的一生 ﹗”           如果我们不能直接和受助的孩子分享耶稣的爱,我们怎么能让这些孩子深深体会到基督的爱,从而接受、真正改变一生?这正如《约拿的家》网站上, Dora 姊妹在讨论中所说:           “我更关注那些在中国的大中城市里饱受应试教育之苦、完全无神论的孩子们的教育,这样的教育教出的孩子重分数(技能)、轻品格,相当冷漠、自私,有非常多的问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我们对环保的责任

曾阳生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创世记》1章26节记载,“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可见,我们是神的管家。           但回顾过去、放眼现今,我们必须承认,我们实在不是好管家。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的破坏──我们所该管理的鱼和鸟,被我们滥捕滥杀得濒临绝种。另有许多的自然资源也在耗尽的边缘。受了轻伤的大自然,有自我愈合的能力,但人类所造成的已是重伤,甚至是致命伤了。           基督给我们的大使命,是去传福音、拯救灵魂、领人归主。但是,基督徒不做环保工作,是不是也是蔑视、糟蹋神为我们造的世界呢?本文就是要讨论当今环保的一些问题,特别是每一个基督徒可尽的微薄之力。 水           中东是一个战争频繁的地区。它是世界主要的石油出产地,所以这里的战争尤其受各国关注。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些冲突或许很快恶化,扩散到全世界?这不是因为恐怖行动的扩展和增加,而是为一个生存的基本需要:水。            很多科学家、社会学家和政治分析家预言,世界上接下来的几场大战争,会是为水而打的。根据联合国1990年代的一篇报告,世上约有1/6的人口,差不多十亿人,缺乏干净的水。这个数字应该会在30年内增加一倍。           过去的数十年来,随着人口的增长,在用水越来越多的同时,污染水也越来越多。而不久的将来,全球性缺水是免不了的。            全球很多大城市,如墨西哥的墨西哥市、印尼的雅加达,和泰国的曼谷,因雨水来不及补回人工抽用的地下水,慢慢在下陷。另外,世上许多的大河川,如中国的黄 河、南亚的印度河、埃及的尼罗河,和北美的科罗拉多河,因人为的抽导和水库的兴建,以致流入海洋时,都不是新鲜、干净的水。这除了严重影响海洋的生态环境 之外,上游的城市抽取河水,也使得许多下游的农田灌溉缺水。这些迟早会影响到食物、尤其是稻谷的产量。           在美国西部住过的人,大概对那里各 州争夺科罗拉多河用水的配给,多少有耳闻吧﹗因谈不拢供水条件,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关系紧张。地区之间争夺水源,只会越来越严重, 国和国之间会为水源而兴兵宣战,也不该令人惊讶。毕竟,水跟宗教差异和政治压迫,有很大的不同:水是所有的人生存的必需品。           对此,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其实有一些省水策略,每家每户都做得到:           1. 洗澡、洗手或洗碗,可以在上肥皂或洗涤液时,把水关掉。            2. 洗菜时,与其不停用水冲菜,不如一部分时间把菜泡著洗。            3. […]

No Picture
事奉篇

二十世纪灵恩运动与教会复兴

方镇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编者按:熟悉近代教会历史或实际从事教会事工的人,大概都会注意到,二十世纪普世教会中争议最大的问题,大概非灵恩运动莫属。不同的学派对灵恩现象有不同的解读,对圣灵的工作也有不同的看法,以至于一般的信徒也莫衷一是,无所适从。《举目》杂志作为一份特别关注信徒信仰与生活的杂志,毕竟不能置身事外。到底什么是灵恩运动?“灵恩经历”是不是基督徒应该追求的?对灵恩,到底什么是神永恒的旨意?…… 本刊盼望透过本期与下期的一些文章,从圣经和教会历史的角度,初步探讨这些问题。我们的目的不是做出结论,而仅是作为一个引介,让信徒在面对灵恩问题 时,能仔细思考,进而能看到一线曙光,引导我们走在神喜悦的道路上。如果您对这些文章有不同意见,非常欢迎您来信、撰稿,提出您的看法。            在基督教二千年历史中,追求圣洁和灵命更新的运动一次接一次,每一次都以不同形式出现,每一次都使信徒的属灵生命得到造就和成长,并为教会带来复兴和益处。 然而,每一个运动都经过不同领袖的推动和参与,也来自不同的地区和文化,结果,这些运动各具不同的特色,有些是好的,有些在神学和圣经真理上仍须不断更新 变化。           20世纪出现的三波灵恩更新运动,乃是追求圣洁和灵命更新的一种运动。不过,这三次运动所强调的,不仅是追求圣洁的生活,也包括以 比较感性的方式进行敬拜,更专注“回复”新约圣经使徒时代,教会在人群当中所展现的圣灵能力和神蹟奇事的恩赐(例如说方言、说预言、赶鬼和神蹟医病等恩 赐)。换言之,20世纪的灵恩运动是一种“复原论” (Restorationism),强调今日的信徒必须重新发掘第一世纪的使徒,在第一个五旬节以后所经历的神蹟奇事的恩赐。这些恩赐透过“圣灵的洗” (简称灵洗)而来,灵洗与初信时的“悔改”和“洗礼”不同,它是信徒进入一种灵命更新的境界。            灵恩运动在20世纪经历三个阶段,分别称为第一波、第二波及第三波灵恩运动。现简述这些运动的历史和特征如下: 第一波灵恩运动:古典五旬宗运动 五旬宗的出现           古典五旬宗运动(Classical Pentecostal Movement)在19世纪的圣洁运动、福音医治运动,及福音派中前千禧年派对主再来的热切期盼风气中渐渐孕育。这运动正式起源于20世纪初期北美很多 复兴的聚会,特征是认为说方言(即圣灵透过某人说出他以前所不懂的言语或声音)是领受灵洗的记号。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在堪州一间很小的圣经学院──伯特利 圣经学院(Bethel Bible College, Topeka, Kansas),院长帕含(Charles Fox Parham,1873-1929)教导学生,凡信主和愿意追求完全成圣的人必须领受灵洗,凡领受的人会在语言上蒙装备,以致在这“末后的日子”能够把福 音广传世界(参见《徒》2:4、17)。同学们也一致认同圣经教导,人必需在悔改重生后,追求灵洗,而说方言是証明人已领受灵洗的符号(sign)。           1901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圣灵恩赐不是什么?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本资料由陈宗清牧师提供)           1996年,Zondervan出版社邀请三 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圣经与系统神学教授Wayne Grudem编了一本书:《对圣灵恩赐的四种看法》(Are Miraculous Gifts for Today?),分别由终止论(Cessationists,见编注)的代表Richard B. Gaffin Jr.),开放但谨慎立场的代表Robert L. Saucy,第三波的代表C. Samuel Storms,及五旬节派/灵恩派的代表Douglas A. Oss执笔。虽然他们的立场不同,但以下二十点是他们 共同反对 的: 1. 如果一个人没有说方言,就不是真基督徒。 2. 如果一个人没有说方言,里面就没有圣灵的内住。 3. 说方言的人比不说的人更属灵。 4. 如果经祷告之后仍未获医治,可能错在生病的人信心不足。 5. 神要所有基督徒现今都致富。 6.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圣灵恩赐与圣灵工作(上)──一位神学工作者的反省与开拓对话的尝试

余达心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引言            在华人教会中,福音派与灵恩派之间虽庆幸没有剑拔弩张的对峙,却有一种隐然的猜疑与对抗,以至无形的疏离。两者在保持距离中彼此容忍,对福音大能及基督的奥秘各自表述,却鲜有直接深入的对话。两者既不视对方为异端,却看对方的信仰及其生命表达,有亏缺或危险之处。           灵恩派认为福音派对圣灵只在客观的神学论述中纸上谈兵,既缺乏亲身的经历与体悟,对圣灵大能所成就的神蹟奇事也缺乏信心,因而在日常生活中与真实无比的幽黯 势力对峙时,感到束手无策。在他们看来,不少信徒属灵生命枯竭无力,乃在他们未有被圣灵充满的经历。说得严重一些,他们的问题是在于未受基督应许的圣灵的 洗,以致他们在信仰生活中,缺乏活泼的动力和得胜的经历。           福音派看灵恩派却看到他们信仰的危险。灵恩派看重经历,并往往以此作为诠释、表 述信仰的依据,因而对内蕴于神的话语中的客观真理,缺乏一种慎而重哉的态度,对历代圣徒的信仰表述,更抱着轻忽的心态。其危险之一在于高举个人经历,因而 将客观真理主观化和私人化(privatized),以致令教会在真理的判断上容易出现混乱;而另一方面,更大的危险乃在他们将信仰的重心错置,把十字架 受苦的大能转移到神蹟奇事的大能,叫人容易误解福音的真义,看神蹟奇事过于所当看的,而看不到愚拙的十字架的道理其实才是神大能的所在。同时,灵恩派在崇 拜中一味强调喜乐颂赞或神蹟奇事的展示,而忽略对神的敬畏,以致在他面前肃静聆听的情操,对崇拜礼仪在信徒属灵生命孕育和操练的功效,造成相当大的破坏。           本文背后有一个信念,就是福音派与灵恩派之所以能进入对话,乃因他们有共同的福音信仰基础。除了共同确认道成肉身的基督的历史真实性、基督在十架上为人类完 成的救恩,以及圣经的权威,他们也共同(至少在信仰的宣认上)相信圣灵从不间断地临在于每一个信徒以及教会整体之内,并且在他们的信仰生活中,有着重要的 位置。在这共同的基础上,分歧在哪里?这些分歧是否可以成为彼此提醒、互相丰富的切入点? 改教时期神学的启迪            改教时期神学家极度重视圣灵,是不争的事实。德国路德学者Bernard Lohse指出,“对路德来说,在一切神学思想中,圣灵的活动没有在哪一条教义上不显为基要。”(注1)加尔文更被华腓德(B. B. Warfield)誉为“圣灵神学家”(the theologian of the Holy Spirit),并称他给予教会最大的礼物乃是他的圣灵神学(注2)。无论是福音派或是灵恩派,作为宗教改革信仰的共同承继者,都应该重温一下改教时期神 学家的圣灵观。 一、路德的圣灵观            路德重视圣灵,可在他如何理解圣父、圣子及圣灵之 间的关系看出来。他与天主教以及初期教父不同,开宗明义地认定“基督从开始就是由圣父及圣灵所差遣”。路德之所以这样说乃是要强调,圣灵在本体上绝不比圣 […]

No Picture
事奉篇

我在亚杜兰

卢洁香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0期 “你愈来愈像柬埔寨人了﹗”这是梁燕城老师见面时,给我的第一句话 这形容还真入木三分。我从柬埔寨回到温哥华,仍带着村里人的简单和乡土气息,如同《红楼梦》中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懵懵懂懂,反应迟钝,答非所问。我的心情和思维方式,仍然是柬埔寨的。 这是进入宣教工场以来,第二次回国述职。挺纳闷的是,我已经没有第一次述职时,那一份在期盼中又夹有雀跃的心情。我是带着工场里的许多挣扎和冲击,进行这第二次述职的。 一场好哭 心中的泪,像幽谷中长久流淌的冰河,不见冬日太阳。又好像是寂静中凝结的冰块,下面是渐渐麻木的心。我惊讶于自己无所谓般的冷漠。只有心底那一份想哭的冲动,知道自己仍然是有感觉的。 “主啊﹗我身心灵俱疲了。我的加油站在哪里呢?” 疲惫不堪的我,常担忧自己会倒下去。然而众望所归,又不得不面带微笑。在旁人看来,我是多么喜乐,如同英雄凯旋归来。但掌声背后,只有自己才知道,这时的我,宁可哭,而不是笑。 虽然到处是感恩和赞美的声音,但我真想找个地方将自己藏起来。两个多月了,我常有想哭的冲动,但就是哭不出来。泪梗塞在心中,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为著这来去无踪的情绪,我再三问主,第一,他是否为我处理了这情绪;第二,是否他已将我这情绪拿走了;第三,我是否不知不觉中将这情绪强压了下去? 谁是我?也许我已经失落。 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到达了亚杜兰,一个坐落在美国西岸小城Olympia的小庄园。庄园里有两座房子,一座是庄园的主人蔡医生和妻儿的寓所,另一座是 刚盖好不久、带有两个套间的房子──主人给这房子起了一个名字:亚杜兰洞。典故出自圣经,是大卫在山野被扫罗追杀、万分危急之际藏身的洞穴。 这名字,中文听起来虽然有点别扭,却体现著主人的一片苦心。他盖这房子,是有感于许多宣教士、传道人,在长期服事中,心力交瘁,需要有一个独立、安静的环境,休息和放松。 我深深感受到,在主人轻描淡写下,是一份朴实无华爱的流露和付出。面对他和家人不求自己益处的无私奉献,我的心一震:亚杜兰不就是我这次述职中梦寐以求的地方吗?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何主人多次在电话中邀请我。 一个人住在宽敞明亮的亚杜兰,悠闲中,我比起昔日的大卫幸运得多了。房子里面各色各样的生活必需用品,应有尽有,一个月不走出这房子,也没有任何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亚杜兰既有完全属于个人的自由空间,又没有丝毫的孤独感,可见主人精心体贴的安排。 次 日清晨早起,和煦的阳光洒满客厅,青草地和菜园露水剔透晶莹。在这环境下,清早起来赞美神,是一幅多美丽的图画。我不由自主地引吭高歌:“神啊,我的心切 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没有任何顾忌,全情投入在敬拜中:“我的神我要敬拜你,我的心深深的爱你,在你的座前,我思想你恩典,我的神我要敬拜你……” 主啊﹗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泪水不知不觉随着歌声涔涔而下。我回想起过往主在我生命中的深恩厚爱,想到我有今天全是神的恩典,感恩充满心灵。我任凭泪水带我走,“你是我心灵的满足,你是我一生的喜乐﹗” 流泪谷成为赞美之泉,是的,主是我的满足,是我的喜乐。“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主,你是我最亲爱的伴侣﹗”在不停的歌唱赞美中,泪也一直不停在流。 丝丝柳柳、斩不断理更乱的委屈、伤害、亏欠,在这一刻如百流汇江般奔腾而出。悔改的泪、感恩的泪和赞美的泪,交织在一起,流了又干,干了又流,一滴滴如甘露滋润我干渴的心。一场好哭啊﹗ 此时此刻,才真正明白诗人所说:“除你以外,有谁能擦干我眼泪,除你以外,有谁能带给我安慰……”原来我们生命最隐密之处的泪,只愿意流在主里面,“我心里多忧多疑,你安慰我,就使我欢乐”。 主啊,认识你真好,在你里面真好。 我的食物 我在亚杜兰的第二天,早上八点如常开始灵修。 “我虽跌倒,却要起来;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亮光。”(《弥》7:8) 真不可思议,自己是怎样跌倒的呢? 回想起来像一场闹剧,一直以为自己清醒坚强,没想到一场不知打从哪里刮来的狂风暴雨,竟使自己失魂落魄。 何处是我避风的港湾?柬埔寨宣教五年,一路走来,孤独中是数不尽的凄风苦雨,也曾伤感流泪,也曾拍案惊奇,也曾徬徨无助,也曾仿效远古先知,在整个长长的黄昏中诘问上帝。虽然我只是人一个,还是女的,然而,一切都扛过去了。 可是今天,这是我吗?不堪一击﹗别人的一句话,一抹眼神,一声笑语,都能使我如此敏感,轻易地在内心制造出狂风暴雨。信心、喜乐,早不辞而别。 滂沱大雨下,曾有人撑著一把伞走来;大海漂泊中,也有过人划著一艘小船渡了过来。我不假思索地投靠过去。但是骤然间,雨伞飞走了,小船也消失了。愀然变色、措手不及的我,一头栽倒在泥泞里,跌得好重好重。 挣扎中渐渐心力衰竭。不见一丝亮光,无尽的黑暗像黑洞一样向我直逼。就在快被吞噬的瞬间,一只温暖的手,将我从淤泥中搀扶起来,让我看到一幅画: 一位跋涉在群山峻岭之间的旅人,他弯下腰,倾倒出他鞋子里的沙石。旁白是:“使你疲倦的往往不是远方的高山,而是鞋子里的一粒沙石。” […]

No Picture
成长篇

称义与得荣耀

陈济民 本文原刊于《举目》30期           读这篇文章的人,必定知道因信称义是基督教的一个核心信念。基督教的福音信息是叫罪人悔改,信耶稣而得救。可是,在实际生活中,基督徒不仅有时还会做一些一般“罪人”所做的事,甚至会做出他们都不屑做的事。近年美国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一些牧师的丑闻便是铁証。           至于一般的基督徒,他们往往对罪比一般人敏感,所以只要他们够坦白,都会承认自己经常犯罪得罪了神。这一来,问题也跟着发生:倘若是这样,基督教所传的福音有意义吗?因信称义的教导值得坚持吗?基督徒犯了罪还能得救吗?            这一类的问题,一直都是基督徒所关心的。            在系统神学中,这种问题涉及的是称义与成圣的关系。宗教改革后基督教内部曾经为这问题发生过很激烈的争议,就是加尔文宗和亚米念/卫斯理宗之争,前者坚持基 督徒因信得救,后者强调基督徒得救后必需成圣。多读圣经,我们更会发现新约圣经,也就是主后第一世纪的文献,就已经处理过这种问题。最明显的可以说是保罗 所写的《哥林多前后书》。           我们在这篇文章中要谈的,便是保罗在这两封书信中所表达的看法,而我们的标题,则是出自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30节所说的话:“神……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 一、因信称义──上帝救赎工作的基点           在新约圣经中,保罗确实在《加拉太书》和《罗马书》都用了很多的篇幅谈论这个主题。           要了解因信称义,我们最好从第一世纪的背景谈起。           第一世纪的犹太人原是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他们虽然有自己的君王,这些君王的地位却比中国古代的藩属还不如。           可是,犹太人对自己的评价却非常高,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神的子民──敬拜独一真神,遵守神的律法﹗而外邦人,包括他们的统治者,都是“罪人”;提到“外邦人”这个名称,他们便联想到“拜偶像,吃血和淫乱”的罪。他们甚至为著这种信仰而闹过好几次革命。           当初代的教会中出现外邦基督徒的时候,这也成为一个争论的焦点(参《徒》15章)。换言之,那时存在着严重的宗教意识的冲突,也因而引起政治、种族、道德生活和教会的问题。            保罗在《罗马书》谈因信称义时,便是针对着犹太人这种强烈的宗教意识,强调犹太人和他们所轻看的外邦人同样是罪人。保罗认为他们不同之处是:外邦人否认独一 真神的存在,而且做颠倒是非的事;而犹太人则是知法犯法,口是心非,而且还自高自大。保罗一句很著名的话是:“世人(也就是外邦人和犹太人)都犯了罪,亏 缺了神的荣耀”(《罗》3:23)。因此,全世界的人都面对神的审判,也面临同样的结局:死亡﹗保罗的进路,是从最根本的宗教问题着手,处理人与神之间的 问题。            保罗谈称义,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世人怎样才能逃过上帝的审判和审判的结局──死亡?称义最简单的定义,就是神判人无罪。           上帝这个判决有二个特点:第一、这个判决不是等到人死后才宣判,而是在信耶稣的时候(参《林前》6:11);第二、人得以被称为义,全是上帝的恩典,不是依 靠自己的任何条件。在这一点,保罗说了一句令人惊奇的话:“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罗》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