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33期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位剛受洗,就被教會拉去“做苦工”的信徒,發出這樣的呼喊(14頁)。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我們邀 請了兩間教會舉行座談,從各個角度進行探討(本期先刊出其一,第15頁),也請陳濟民牧師從神學的角度回應(20頁)。盼望這個例子,能幫助我們一起學習 教會事奉的一些原則。           “同性婚姻合法化”是近幾年美國社會的一個趨勢。今年(2008)11月的大選,加州的選民除了有機會選擇心目 中理想的總統外,還有機會就這個問題進行投票。我們特別邀請譚克成弟兄,為我們剖析同性婚姻合法化對社會可能帶來的影響(6頁)。盼望基督徒能善盡天國子民的責任,做出明智的抉擇。           禱告是基督徒的特權,但是基督徒對於禱告要說些什麼,卻常感到迷惑。我們編選了國際神學院唐崇懷院長的一 篇文章,說明禱告的實質與應有的內容(11頁)。另外,陳濟民牧師也以主耶穌和保羅為例,說明如何明白神的心意(30頁)。願讀者藉著這兩篇文章,能更深 入地在禱告中進入神的心意,在生活中行出神的旨意。            洪水之後,神如何繼續祂的救贖工作呢?盼望蔡金玲老師的解說(33頁),能讓我們看見神的恩典,以至於能更為祂的榮耀而活。

時代廣場

拷問當代体育文化與体育精神

微言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考体育的原意,首先是為健康,其次是為娛樂,再則是為因著切磋與參與,得著友誼和精神激勵。然而當代人的体育精神與体育文化,已日益被獎牌競賽與体育明星所主導,這二者又日益被由利益趨動的商業因素所操控,逐漸異化和偶像化,失去体育的原意與健康的內涵。            這種異化和偶像化,在當今中國,尤其因著不透明的運作機制,被賦予代表民族復興和愛國象徵的重壓,加上媒体宣傳的推波助瀾,顯得更加突出。           一方面,出現興奮劑、“假哨”、“假球”、“假摔”、“內定冠軍”等等各種怪現象(註1);一方面,伴隨為各種大賽金牌累年上升而歡呼的,卻是學生体質、青 年体質、軍人体質(註2)、公眾体質節節下滑(註3)的悲哀。人們日益崇拜極少數“贏家通吃”型的姚明、喬丹式人物天文數字般的收入與蓋頂的輝煌,卻不見 大多數運動員“身体潛能被惡意挖掘”(足球名帥金志揚語,註4)而落下嚴重傷殘與病變,甚且其中許多人退役後,因窮困無它技而無以謀生(註5)。我們須要 反思,從運動員、体育管理機構,到整個大眾的体育文化精神,是變得更健康了呢?抑或是危機日深?           相較之下,反倒是《奔跑人生》(編按)所 介紹的,84年前的一位生在中國、獻身中國、最後死在中國的蘇格蘭奧運冠軍,埃里克‧利迪爾(Eric Liddell,1902-1945;中文名“李愛銳”,圖一),以其短促而精彩、英勇並健全的一生,讓人們可以在狂熱而虛迷的氛圍中,冷靜思考,究竟什 麼是健全的体育精神?什麼是健全的人生?           埃里克‧利迪爾出身於一對英國宣教士的家庭。他生於中國天津,有著出色的運動天賦──大概不亞於 當選政協委員的劉翔。他品學兼優,從來沒有把運動與比賽放在大學學業與信仰之上。他本是一個業餘的運動員,卻被公認為最有實力奪取1924年奧運會100 米冠軍。然而因著那場比賽被安排在禮拜天──對一個敬虔的基督徒而言,禮拜天是專門分別出來,敬拜上帝與享受安息的日子──他寧可放棄即將到手的金牌與巨 大榮譽。當時的桑德斯男爵說:“在世界面前,他公開持守自己認為是正確的立場,世界為此而對他致以敬意。有一個人,不滿足於躲在‘只做這麼一次’或‘入鄉 隨俗’的遁詞後面,在這個道德淪喪的時代,的確很了不起。”(註6)隊友出於惋惜,把400米比賽的機會讓給他,雖然他並不擅長此項比賽,卻仍然一舉奪 冠,並保持世界記錄30多年。              面對得奧運冠軍後的巨大榮譽與錦繡前程,他出於信仰與對中國人民的愛,毅然捨棄一切榮華,連坐12天火車, 回到炮火連天、幾無安身之所的中國,默默地作一個中學教師,成為了許多中國人的祝福,其中包括他冒死救下的兩位抗日戰士。被日寇抓到集中營(山東濰坊的 “外國僑民集中營”)後,他又成為一同被困的各反法西斯國家人民的祝福,給大家帶來樂趣、安慰和希望。作為世界知名的人物,他被列為最早交換的戰俘之一, 據說是邱吉爾親自點名要的人,但他又把生的機會優先讓給了別人(註7),結果在最終勝利的前夕,因生病與所受的折磨,死在集中營中(圖二)。消息傳出,舉 世紀念。                “他雖然死了,卻仍舊說話。”(註8)《愛丁堡大學運動員俱樂部故事集》曾評論說,“沒有一位運動員像利迪爾那樣對全世界的人產 […]

No Picture
透視篇

5.12地震反思:中國近代社會轉型的分水嶺

若岩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將近四分鐘的里氏8.0級地震,使許多村鎮夷為平地,失蹤、死 亡人數超過八萬。震中北川,瞬間成為一座死亡之城。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如此近距離地直面死亡,渺小的個人與巨大的國家,同樣感到無力。走訪了四川多個災 區,與許多骨肉同胞交談後,感觸良多。簡單談幾點宏觀的感覺。 直面生死的拷問           許多災區的人明講,過去一心想掙錢,在經歷過如同世界末日的天崩地裂後,他們的人生觀變了,想得開了。過去為了一兩塊錢與人爭吵,現在可以為了做義工花時間、 奉獻金錢,賠人、賠錢、賠力。更有司機擔任志願者,陪我們跑災區;有的出租司機聽說我們是外來的志願者,更主動提議免車費。人們也開始彼此珍惜,愛說感 恩,常常聽到川人對外來的志願者道聲“謝謝”。           地震讓人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觀與價值觀。透過網路,第一手的相片與視頻,在第一時間內衝擊著人們的感官,與災區骨肉同患難。          如果1989年的事件是為中國當時的意識形態劃下了休止符,5.12地震則是為更深層的全民心靈重塑,開啟了契機。紅遍大江南北,講論《論語》做人道理的于 丹,在面對大限生死時,在電視上的言論,除了真情淚水,可說是蒼白無力的。一時間,人們只能用宗教信仰辭彙來描述自己的感受:溫總理坦言,地震讓所有的人 都經歷了一次“心靈的洗禮”;三聯週刊文章,對“心靈的拷問”;林強《真相比榮譽更珍貴》,強調“悲憫的情懷”;電視上不斷播放的“信念就是力量,信念支 援你我生命”。如果89事件導致大量文化精英理想的破滅,開始心靈的流浪,四川之震則是靈魂之震,使億萬中國人開始直面生死的拷問。           這一切都暗示著一場追尋心靈家園的大幕即將拉開──現在才剛剛開始。未來10~15年必將是各種宗教信仰逐鹿中原的時刻,之後,中國的宗教人口比例就會定型。 中央政府新形象           中央政府快速有力的反應,樹立了嶄新的親民形象,川內、川外,海內、海外,一片讚譽之聲。雖然大多數川民對四川官吏仍有惡感,但每每提到溫總理與中央政府時,卻是真心感恩。           從某種角度講,5.12為中央政府洗刷了因89事件而來的道德罪孽,成為其贖罪之日。此次抗震救災,為中央政府積累了極大的政治資本與人文資源,勢必大大增 強其執政的自信心與執行力,為進一步政治体制改革、構建和諧社會提供基礎。在局部與短時間內,可能出現因此而來的濫用權力;但從長遠與基本面來看,政府的 整体行為與上世紀相比,已經受社會極大約束,局部、暫時的衝擊,只能起到洗牌的效果。 地方濫權受遏制            與中央政府的迅速反應相呼應,全國媒体更加相對透明、獨立地對震情進行跟蹤報導,並在一定程度上與地方政府的利益形成對峙,產生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新聞媒 体在力量與利益格局上的重分配。中央與地方政府相互依賴又有張力的微妙關係所形成的定式,在這次救災過程中被打亂,中央政府以鐵腕的指揮與反應深獲民心。 如此發展下去,地方政府的腐敗,將受到中央親民政策與媒体監督的雙重打擊,加上民心所向,有可能更多遏制地方的濫權。 民間力量大覺醒           除了中央政府與軍隊的快速反應,民間力量的展示參與是本次救災的一大亮點。如果沒有民間力量的參與(志願者、企業、NGO),單憑政府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徒禱告的內容

唐崇懷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禱告是宗教的必然行為,任何有宗教意識的人,多多少少會禱告祈求。禱告代表了人的祈盼, 也代表人在面對生活壓力和生命挑戰時的無能、無奈,以及對自我身分的關切(self-identity concern)。人的禱告對象常常不一,但禱告內容大致相同或相似,一般都是向著某些超然的能力或位格,祈求和祈盼。            這是一般人的禱告,但是基督徒的禱告,應該怎樣呢?           對耶穌時代的猶太人來說,禱告本就是他們生活的主要部分。自從他們國破家亡、先祖被擄的數百年來,敬虔的猶太人都會一日三次,雙膝跪下,在他們神的面前禱告 祈求(參《但》6:10)。但是耶穌的門徒,聽到耶穌的教訓,跟隨了耶穌,見証了耶穌的生活和所行的神蹟以後,仍然懇切地對主說:求主教導我們禱告 (《路》11:1)。於是,我們有了主禱文。           主禱文是基督教徒禱告的範本。從主禱文中,我們看到基督徒的禱告,應與一般宗教徒的禱告不同:除了對象、心態、目的不同以外,最主要的是內容不同。本文特就基督徒禱告的內容,做些探討,希望藉此幫助基督徒學習禱告。           今日許多基督徒的禱告,和耶穌當年所說的“外邦人所求的”(《太》6:32)大同小異:都是為吃的、穿的、需用的禱求。也就是說,都是以自己和自己的需要為中心,希望藉著禱告的機制,啟發超然的力量,達成自己的愿望。          這些禱告,有時也在神的憐恤和恩眷中,得到應允和成全。但可悲的是,我們卻以此滿足,不求甚解,不再上進,停留在幼稚的階層裡,打混自欺。         耶穌說:這些事,你們未求之先,你們的父早已知道了(《太》6:8)。從這句話中我們可以看清,雖然我們禱告錯誤,但神出於祂的慈憫和恩惠,仍然會將祂恩眷 中早已預備的供應給我們。可悲的是,我們竟然以我們幼稚的心靈,認定是我們的禱詞和祈求啟動了神的手。甚至,我們還教導別人照板去行。這種行為,很明顯地 是貶低了我們的信仰,讓我們淪落在工具性的信念中。           其實,神在慈憐中應允我們幼稚的禱告,是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我們學習,慢慢長進。誠如 當年以色列人出埃及時,神為顧惜他們中間幼弱老少,特意繞道而行。神的目的乃是讓我們可以按祂的定規長進,長成基督的身量。因此,我們不應以神的憐恤為必 然,在禱告的心態和內容上不知反省,不求長進,反倒繼續不斷地以自己為中心,只求自己的益處,不討神喜悅。           從信仰的層面來看,禱告的行為,應當含有超越性的意義:禱告不是一種宗教的展示和示範,更不是社會、文化、政治的工具。禱告是為禱告而禱告,禱告是信仰本質的表現,是人對神所啟示真理的響應,是個人信仰生命化的必然体現。因此,禱告的內容,只能有以下幾個抉擇: 一、對神的啟示和作為的回應 1. 神的啟示和神的作為           從基督教的神學觀點來看,神的啟示包括了普遍啟示和特別啟示。在神的普遍啟示中,神藉著祂的創造和對創造的眷護,顯明祂的大能、信實和慈愛,讓我們可以因此而感讚、謝恩。           這是禱告內容的第一層面,就是求神讓我們看到祂的大能和神性,無可推諉地肯定祂的信實、公義和慈愛,在驚歎和感恩中將榮耀歸給祂。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同性婚姻的背後

譚克成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2008年6月16日,加州開始正式頒發婚姻証書給同性戀者。在向全世界廣播的電視畫面上,大家看到一對對自稱相愛數十年的中、老年同性戀者,舉行結婚儀式,過程充滿人情味,似乎讓人聯想到過往的法律不允許這些人結婚,是不近人情、心腸冷酷的。           基督徒大多充滿愛心,看見這種同性互吻的情景,一方面雖然心裡有點不舒服──似乎他/她們一直受到社會的壓迫,現在終於得到平等待遇,也因此同情他/她們 ──但另一方面,按聖經和牧師的教導,同性戀行為不合乎神的律法,是神所不喜悅的。可是在互聯網上,有些“同志神學”的網站卻說聖經只說神不允許同性戀濫 交,並不阻止忠心不貳的同性婚姻。基督徒對這些互相衝突的觀念,該如何定位,鑑別真偽呢? 同志神學不合聖經              基督徒首先必須查考神的話,看看同志神學的說法是否正確。首先在《創世記》2章18節:“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神就 造了一個女人(夏娃),作亞當的配偶,這就是婚姻與家庭的開始。在新約時代的《羅馬書》7章1-3節,保羅解釋婚姻的契約和夫妻關係的合法性時,都只提及 一男一女為婚姻的單位,從未加上同性婚姻關係也是合法的。以上兩點都否定了同志神學說神定的婚姻包括同性婚姻的說法。          《羅馬書》1章 26-27節說:“因此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順性的用處,變為逆性的用處;男人也是如此,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 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這段經文清楚地說明,神認為同性戀的性行為是“羞恥的事”,這種“妄為”是會得“報應”的。 在舊約《利未記》20章13節的律法,同性戀的性行為如同姦淫罪一樣嚴重:“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 歸到他們身上。”從以上兩點來看,同性戀性行為在神眼中是可憎可恥的,神有權判以死罪。既然同性婚姻包括同性之間的性行為,那神又怎會允許同性婚姻呢?故 此,神不允許同性戀和同性婚姻是毫無疑問的。同志神學的說法只是蒙騙對聖經不熟悉的人,是曲解聖經的“假師傅”(《彼後》2:1-3)而已。            同志神學的背後,都是同性戀組織的策劃者,以播放假道理迷惑無知的人。在加州柏克萊有一所新派神學院,叫Graduate Theological Union,其中一所名為School of Religion的神學院,就是專門教導“同志神學”、曲解聖經的學院,就如披著羊皮的狼(《太》7:15)。 同性婚姻的假象             同性戀者在大眾傳媒中為他/她們追求同性婚姻合法化所做的辯解,是以民權和婚姻給與的福利為理由。用這兩點作先鋒是強而有力的,在民主社會中經常會無往而不利。         首先我們看民權的理論,常用的例子是美國以往曾因歧視少數族裔,而禁止異族通婚。這當然是不公平的,故此,他們推論,現在禁止同性通婚也不公平。同性戀人士 將他們喜歡的性愛方式納入民權範圍,是一個誤導社會的論証。因天生“膚色”不同受到歧視,固然需要導正;但同性戀者以“性喜好”不同,而要求民權上的平等 對待,給予“結婚”的權利,就是魚目混珠了。例如,有人有特殊的性喜好,喜歡與幼童發生性行為;有的是亂倫的喜好,或喜愛多人雜交,甚至與動物交歡。他們 若說天生如此,以民權的藉口為由,政府是否就應該賦予他們“結婚”的權利呢?故此將民權和性喜好混為一談,是誤導大眾。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紅磚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兩、三年前,我稀裡糊塗地受洗,主要是因為認為有靈界的存在。我所在的教會,是新成立的教會,有很多很好的基督徒在勤勤懇懇地為主做工。因為教會成長得很快,需要大量的人出來做事,所以我們夫妻剛一受洗,就“趕鴨子上架”,一下就給了我們很多事情做。      教會需要開放家庭。我們剛剛買了房子,家具沒買全,就“必須”開放。教會需要地方聚餐,40個大人、小孩,就擠進我家裡一頓亂折騰,人走後收拾兩三天才能緩過來。週末一過,上班的時候,工作效率就下降。      有的基督徒帶小孩來,吃飯的時候自己忙著聊天,讓小孩自己吃,一半飯灑在地毯上。提醒她們,她們還說小孩就是這樣的,等你有了小孩就理解了。我是理解呀,可是這是我們家的地毯,不是嗎?清洗地毯誰來呢?你們可以縱容小孩,那得在你們自己家裡才行啊!      教會一有事情,就有人說“某某某年輕,讓他們去做”。年輕就該累死嗎?就因為年輕,我們的壓力才大呀!我們都剛從學校裡出來,工作、身分、經濟都是問題,小 孩也不敢生。而他們這些“老基督徒”,拿的是“六四”綠卡,工作穩定,小孩也生了兩三個了。卻光做些面子上的皮毛工夫,一有花心力、氣力、時間的事情,就 人都不見了。      他們個個住著獨立屋(single house)不開放家庭,反而要我們這些住著小小的城市屋(townhouse)的人開放。他們每家有小孩兩三個,卻要我們沒小孩的來帶小孩……如果你表達了意見,就被說“過於計較,為主做事怎麼能這麼想呢……”等等。      這樣做了兩年多,我心裡的喜樂越來越少,對自己的信仰也是越來越懷疑。      我跟神不停禱告,很努力,可神一次也沒垂聽。每次有了具体問題,想到教會尋求幫助時,得到的答覆都是“跟神禱告,我們為你禱告”,就打發了我。這和《雅各 書》中說的有什麼不同呢?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体所需用的,這有什麼 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2:15-17)感覺真的是很虛偽。     受洗以前,覺得自己大運氣沒有,小運氣不錯,諸事 還算順利,心情愉快。受洗以後,反而諸事不順,天天被折騰得暈頭轉向。內心的平安早就沒有了。朋友都對我們說,人家到教會去的,都是要教會幫忙的,或去佔 便宜的。像你們兩個這樣,一切都自己打拼好了,跑到教會去做苦力,就是犯賤。我確實也有這樣的感覺。      現在我的想法是,什麼基督徒不基督徒 的,都是人,還是得自己為自己打算。你沒精力好好工作,等你沒工作了,房子也沒了,誰能幫你呢?指望神?門都沒有;指望人?不踩你兩腳就萬幸了。什麼禱 告、讀經、為主做工,都是騙人的,就是騙一些像我們這樣傻的人去做苦工的。公司裡有20/80規則,到了教會還是20/80(永遠都是20%的人服務 80%的人)。所以奉勸要去教會的人三思。我的血淚教訓啊!     作者來美七年,於2004年感恩節受洗。在美國東岸從事公共健康的工作。 編按:鑒於本文的例子很能反應北美教會中常見的現象,本刊特提出一些問題,委託兩個教會的牧者、長執同工、團契領袖、平信徒與新的信徒等進行討論。盼望能藉著這些討論,反映北美教會在帶領新人中遇見的問題,並檢討教會實際的做法,俾供其它教會參考。本期先刊出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的討論。

No Picture
事奉篇

座談會: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參與教會: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 參與者: 梁中傑(梁):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帶職傳道人,不支薪。 梁海倫(倫):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全職傳道人,不支薪。 鄭龍飛(鄭):1993年受洗,2005年按牧;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全職傳道人,支薪。 謝大偉(謝):2003年受洗;現為教會核心同工,同工會主席。 蕭菲力(蕭):1970年受洗;現為教會核心同工。 伍中:1992年受洗;事奉包括帶領小組,教主日學慕道班。 主持人:趙剛(趙):1995年受洗,現為神學生;事奉包括帶領小組,教主日學等。 座談會紀實(趙剛記錄) 一、貴教會是如何帶領慕道友,從接觸基督教信仰,到接受主,進而受洗的?如何幫助慕道友認清信心的本質,明白福音的真諦,最終悔改、信靠耶穌基督?      趙:對於《舉目》編輯部給的問題,請海倫先發言。      倫:北美教會吸引慕道友,有很多的渠道,英文班是其中之一。還有像新生來了,教會派人接機,提供沒有接觸過基督教的新移民,接觸教會的機會。等他們進了教會或團契,就可以用基督教的觀念去影響他們,對他們講基督和十字架。      傑:我們的教會有一個福音班,慕道友如果來參加主日學,大部分也會去我們的福音班。等他們學習一段時間以後,有一些人覺得明白了、也願意受洗,那我們就帶他們上受洗班。對那些不太參加主日崇拜的人,我們就通過小組接觸他們。            趙:正好有兩個福音班的老師在這裡,請你們分享一下。            伍:我個人喜歡用福音查經的方式。在慕道友固定參加的情況下,這種方式的效果比較好。福音方面,我們強調人的悔改、主耶穌的受死與復活。            謝: 我教福音班的時間蠻短的,以前我給別人傳福音的時候,老是繞圈子,比如先問他們生活中的困難是什麼,然後告訴他們信了主以後,困難會怎麼解決。但是後來明 白,神希望我們傳主耶穌並祂釘十字架,以及福音的大能。雖然這個道理看起來很愚拙,卻是真理,如果人的心預備好了,是會接受的。所以我現在在福音班裡,比 較多講主耶穌的死與復活。            當有新的慕道友來福音班的時候,我就把我們的信仰,用五分鐘時間,簡潔但力求完整地介紹給他們。有一些人來過一次以後,就再也不來了。但是有一些人,聽了以後就願意留下來。            這些留下來的人,常常提出非常好的問題。從他們問的問題和在主日學課上的反應,我們大致上能知道,這些慕道友在信仰上處於什麼階段,然後給他們相應的幫助。            我們教會有時也會帶慕道友參加大聚會,比如福音佈道會、音樂佈道會等。在這些聚會上,常有決志的──他們可能聽了一首歌,或是聽了一篇道,覺得特別有感動, 就決志了。但是這樣的決志,以後可能會有反覆,因為他們未見得明白了真理,你問他決志的內容是什麼,他也可能說不上來。這些人,需要我們跟進。      趙:從小組的層面來看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愛與事奉 ──神學反省與回應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紅磚姐妹╱弟兄:          平安!           編者把你的文章轉給我,請我給你一些回應。雖然你在文章中沒有說出自己的性別, 但我從字裡行間猜測, 你可能是一位主內的姐妹。可是 ,又怕猜錯了, 所以學西方人的方法, 加上一個“弟兄”, 以策安全。在我們要談的這件事上, 性別並不打緊。要緊的是人。            必需說,你這篇文章寫得真好,看起來輕鬆自然,卻又真的是有血有淚。你讓我感受到,你氣憤,不平,對人失望,也對神失望。從現象看,我覺得你很像那些做事太多而累壞(burn out)的人。            說真的,讀完了你的文章,我多少也能明白,為你叫屈,因為自己在教會中做事──基督徒叫“事奉”──的時候,也有不少類似的經歷。有時候,也真的想離開教會呢﹗            當然,在上帝的恩典下,至今還留著。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從聖經中讀到一些真理,照著聖經的教導做,慢慢地也就從氣憤、冤屈、不平和失望的心態中走了出來。所以編者吩咐我從神學的角度,寫點回應的時候,也就很樂意地答應,希望藉著經驗的分享,可以對你有些幫助。           談到在教會中做事,你提到今天教會中二個現實的問題。第一, 就是你的朋友們所說的:一些人到教會去要不是要教會幫忙,就是要去佔點便宜;而在教會中做苦力,就是犯賤﹗第二,就是教會中的一些“老前輩”的心態: 讓年輕的去做﹗這兩個觀點,就造成了你最後所說的20/80的現象。可是,你大概沒有想到:你目前的反應,豈不是讓自己最後也走上這條20/80的路,甚 至可能更嚴重一點?            我倒是覺得,你說教會總應該比社會好一點,不應當有這種20/80的現象, 這是對的。聖經中有好些重要的經節。其中最著名的恐怕是《約翰福音》三章16節。這節經文告訴我們: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 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許多時候,我們讀這節經文,把焦點放在我們可以“得”到的。這也難怪,因為我們知道自己沒有永生。可是,我們忽略了,我們之所以有所“得”, 是因為上帝有所“給”;而且在我們有所得以前,是要上帝先有所給。而這個有所給,就是上帝具体地表達了祂愛我們。正如你所引用的《雅各書》的話, 愛心需要有行動支持。            […]

No Picture
事奉篇

踏上回國之路(三)

編輯部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一、與家人的關係 1. 夫妻關係            回國後若是身居要職,您在權力、性、金錢上也許會遇到很大的誘惑。      若可能,儘量與配偶同進出,這樣在信仰上、精神上可相互扶持,一同面對人生苦樂,也一同成長,對雙方身心靈的健康都有幫助。       在複雜的人際關係與任何壓力之中,都要彼此提醒,不要忽略了夫妻關係的維護與更新。要注意國內教會中的家庭事工與婚姻輔導還不太普及,所以,夫妻關係出現問題之後,也比較不易得到教會的幫助。      一位受訪的姊妹說,回國後先生忙於工作和交際,回家後只顧和公婆、孩子談話,再沒有時間與她溝通或關心她的感受,夫妻關係變得很淡薄,令她感到非常的失落與孤單。      針對這些問題,建議您回國之前和之後,一定要注意維持夫婦之間的交流與溝通。建立家庭祭壇,一起讀經、禱告、靈修,尋求神的心意與引導。      另一對被訪談的海歸基督徒夫妻,丈夫坦承身任商務要職,身邊不缺既年輕貌美、又盡奉承之能事的女子,在飄飄得意中,他漸漸偏離了軌道。這時,一方面神用 莫名的身体上的不適來管教他;另一方面妻子用平和、堅定的態度與他一起面對第三者。妻子說她靠著禱告,得到智慧,用愛挽回了丈夫。這位姊妹說,妻子在夫妻 關係中有著關鍵性的作用;丈夫在感情方面出軌,哭鬧絕不是上策。作丈夫的固然需要謹慎戒懼,妻子也要更刻意營造溫馨的家庭環境,以愛來溫暖丈夫的心;另方 面妻子在家裡也要注意自己的儀容。      當然,丈夫也應當愛妻子,這是聖經的教訓,姊妹們在感情及人生的方向上,特別需要你的安慰與支持。 討論題目:         夫妻之間保持交流的秘訣有哪些?            夫妻有什麼具体辦法可保持同心?            聖經中對夫妻角色的教導(如《弗》5:21-33),如何落實在日常生活中? 2. 與子女的關係     一位姊妹在訪談中講到,他們一家回國時,大女兒12歲,讀上海的美國學校。那時丈夫除上班外,每天下午要到醫院陪公公,沒有時間去幫助女兒適應新的環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一代人的見証

遠志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中國有許多“最”:歷史最長,人口最多,發展最快……然而,也許只有基督徒才會注意到,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無神論國家,那裡有我們的骨肉之親,更是好牧人主耶穌基督日夜掛念的。           近30年來,我們看見神在中國的奇妙作為,不僅大陸教會飛快增長,海外學人也踴躍歸主,更有不少人將一生奉獻給神,成為專職的傳道人。            這一批人,是中國大陸一代人的集体見証。            這一批人,呼喚著中國大陸信仰時代的來臨。            這一批人,要在13億中國人面前,集体見証上帝的榮耀。            但願這一批人,是上帝要使用的,在基甸面前用手捧著舔水的300人。            就我所知,近年來在海外獻身事奉上帝的大陸傳道人,至少上百位;加上在各教會擔任長老、執事、團契主席,與在讀的神學生,應該有好幾百位。           就像看待任何事情一樣,如果從不同處著眼,會看到我們每個人的不同:           我們生自不同的家庭:農民、幹部、軍人、知識分子……           我們畢業於不同的學校:北大、清華、人大、中央黨校……           我們有過不同的經歷:下鄉、經商、科研、打工……           我們有過不同的夢想:科學家、企業家、作家、藝術家……           我們有過不同的信仰跨越:在陽光下、在風雨中、在收音機旁、在聖經裡……           我們在不同的崗位事奉:教會、機構、校園、餐館團契……           我們可能隸屬於不同的教派:宣道會、播道會、浸信會、路德會……           我們可能身處不同的教會背景:福音派、靈恩派、地方教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