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35期

        金融風暴的陰影仍然揮之不去。次貸風波到底是如何形成的(4頁)?基督徒究竟該如何看待金融危機(7頁)?本期中,老漫和點星兩位弟兄提供了他們的視角,供讀者們參考。         路百加是國內一位非常年輕的姐妹,對中國城市教會提出她的觀察與警戒(14頁),值得我們反思,也盼望海外的讀者能一同為中國教會守望,作個忠心又有見識的僕人。         從本期開始,我們將連載麥安迪牧師“什麼是屬靈人”(34頁)的系列(共四篇),為我們介紹愛德華滋對“宗教情操”的洞見,歡迎讀者追蹤這個系列,成為更符合聖經的“屬靈人”。         陳濟民老師也將接續去年的專欄,為我們探討基督徒生活與信仰中常見的觀念。本期的題目是“屬靈經驗”(37頁),希望能幫助讀者從聖經認識基督徒經歷的真正意義。         海歸基督徒是本社事工的重點之一。從本期起,我們將連載一些海歸者的見証(31頁)。如果您有合適的見証,歡迎您投稿或引介。讓我們能從這些見証中,更明白主耶穌對海歸者的心意,見証他的榮耀。        過去一年,全球經歷了許多的變動,當人心變得愈來愈不安時,你對神的應許是否更有把握?新年了,你是否願意在神面前立下志願,更認識他,更信靠他,更為了他國度的榮耀而活?請參與我們的事工,一同為這個目標而努力。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回歸於神

李曄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最近看了一本名為《現代性理論與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轉型》的文學理論著作,該書彙集了中國文學理論 家們近十年來對現代性理論,與中國現當代文學的關係的論述。這些繼承了“五‧四”傳統的中國文化精英們,往往喜歡“越界擊球”,在探討文學的同時,也在反 思歷史,批判現實,試圖為改造民族靈魂尋找濟世良方。這本非基督教的著作中,對於人類思潮史的反思與總結部分,令我深思:人類近千年的歷史主線,走的是一 條違背神和離棄神的道路,人類試圖以自己的聰明和智慧解決自己的問題,但最終卻陷入了茫然、困頓的窘境中。人類的出路究竟在哪裡?         回顧西方文明史,自公元五世紀天主教把人的權利與政治帶入教會,便已經違背了神。天主教在人與神之間放置了教皇、紅衣主教、主教等,等級森嚴的僧侶階層,並且政 教合一,從而帶來了歐洲長達數世紀的中世紀的黑暗。當時的教廷腐敗,聖經被列為禁書,科學家遭受迫害,宗教淪為維護封建統治的工具,上帝的令名被深深地玷 污。         14至16世紀,文藝復興衝破了中世紀黑暗宗教的禁錮,人類本能的生存慾望被釋放了出來。在文藝復興的感性解放之後,17至18世紀 啟蒙運動又以人的理性取代了神性權威,當時科學的迅速發展,使許多人都相信人類是可以征服自然的。到了19世紀的中葉,尼采更是驚心動魄地喊出了:“上帝 死了!”(註1)         “上帝死了”,時代進入了人本主義時代。人有了所謂的自由,但這卻是黑暗中的自由,在沒有亮光導航的黑暗中,人們陷入了 空虛、迷惘、荒誕、絕望之中。就連那個自認為是超人的尼采,最後也進入了耶拿大學的瘋人院。人類“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羅》1:22),“因為他 們雖然知道神,卻不當作神榮耀他,也不感謝他。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無知的心就昏暗了。”(《羅》1:21)          今天的西方社會,經過了多少個世紀的思想家們,對於人權、自由的吶喊與呼籲,終於有了今天的民主制度;科學家的不斷創新,帶給了現代人物質文明的享受。但是人的靈魂呢?           全面世俗化的現代文化,其主要的三個特徵所顯示的,都是人性的墮落:           1. 絕對的主体主義。自我意識、個体主義大於一切。當現代父母對於那些只顧大喊“我!我!我!”的孩子們手足無措的時候,可否想到這正是我們現代文化教育的結果?           2. 工具理性主導著人們的生活原則。所謂工具理性就是實用的原則,精明、實惠是現代人所讚賞的。但現代人似乎也落入了自己的精明、實惠的圈套中:人心險惡,真情難覓,於是人們都在喟歎著寂寞與孤獨。           3. 科學經驗判斷感情体驗。聖經說:“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 1:20)因而人看到日、月、星、辰時的感動是出於人的本能,古往今來多少文人墨客因著這發自內心的感動,寫出了多少動人的篇章。但現代人卻開始以這種感 動為羞恥:用科學實証過的日、月、星、辰不過是……於是,“我們不再‘感動’,也不知‘体驗’為何物……我們時代的口頭禪是:‘有無搞錯!’‘少跟我來這 一套!’‘你騙不了我!’”(註2)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我們該如何看待次貸危機?

老漫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次貸危機的原委         現今的全球性經濟風暴,導火索是美國的“次貸”危機。什麼是“次貸”呢?筆者正好在美國一家最大的發放次貸的信用卡公司工作過,對次貸有過一些近距離的接觸。         次貸的英文是Sub-prime,對應於Prime和Super-prime。Prime是高級和精華的意思,也就是,Prime級別的貸款人有比較高的信 用度,他們賴帳不還的比率非常低;而Sub這個前綴詞,在英文中就是次等的意思,那麼,Sub-prime級別的貸款人,信用度就比較低了。向他們發放的貸款,就屬於“次貸”,壞帳可能性非常高。          那麼,我們自然會問一個問題,銀行為什麼要冒險,向很可能不還帳的人發放貸款呢?答案很簡單,公司業績要增長,行業競爭又這麼厲害,就必須開闢新的領域和新的用戶。如果沒有大量的貸款,哪來大量的利息?如果沒有利息,哪來業績?         於是,近十年,銀行大膽進入了“次貸”市場。當然,銀行同時也發展了各種分析工具,訂下了苛刻的條款,確保壞帳的比率不會過高,以致銀行“得不償失”。          一般來講,屬於次貸市場的家庭和個人,多是美國的窮人,收入非常低,例如一些黑人家庭,偏遠地區小城鎮的白人家庭,和沒有信用歷史的新移民家庭,如西班牙裔 等。銀行就找到這樣的家庭,對他們講:“你們不是沒錢,又沒有信用,因而買不起房嗎?沒關係,我們願意貸給你。利息也還不起?沒關係,第一個月免,下三個 月只按3%的利率算。如果這樣,你還怕失業了還不起貸款,還是沒關係,因為,你看,房價一直在漲,若你實在還不起了,就賣了房子,還能賺一筆!”          於是,很多這樣的住房次貸就發放出去了。          既然房貸公司能夠使越來越多家庭買房(當然,這些公司的盈利也越來越多,管理者的獎金也越來越豐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當然是房價一路上漲。而一路上漲的 房價,又使得買房的和貸款的都不會賠,只會賺(買房的還不起貸款了,把房子一賣就行了;貸款的如果遇到壞帳,把抵押的房子收回來一拍賣就行了)。這樣,住 房的次貸市場就越來越火。          當然,這些地區性的和全國性的商業銀行也看到了風險,所以他們就找到了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大佬。這些大佬把這些風 險很大的次級房屋貸款,包裝成債券的形式,再賣給機構投資人,包括歐盟、日本和韓國政府等。這些債券既然是高風險,那自然是高回報(年息可以達到 12%)。因為美國房市一直很火,所以次級債券市場也就越來越火,華爾街銀行家的分紅也就越來越豐厚。          當然,華爾街的銀行家也看到了潛在的風險,於是就找保險公司為這些債券保險。這些保險公司呢,看到美國房市這麼火,保險金跟白拿的差不多,也就跟著一頭扎進這個次貸之中了。           說到這,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玩過一種撲克遊戲,叫作“說謊話”——就是幾個玩家抓幾副牌,然後,一位玩家扣著出四張牌,說:“這是四個A!”如果你不信,可以 翻開——如果真是四個A,那你就受到懲罰;或者,你也可以跟進,比如說再扣著放上六張牌,說:“這是六個A!”接著,下一家也可以翻開或者追加……真真假 假,很快,大家出的“A”,遠遠超過這幾副牌A的總數,直到有人把牌翻開。         次貸的遊戲就好像“說謊話”一樣,終有人翻牌的!被炒高的房價加上調升的利息,使得越來越多人付不起水漲船高的利息(次貸者多半是用浮動利率來付貸款),這樣,還不起月供而被列入“壞帳”的家庭,日益增多;與此同 時,美國房市開始降溫,這樣一來,次貸的利益鏈條瞬間崩裂了,進入了惡性循環──先是直接貸款的公司,一個接一個地破產(這些公司不僅損失了利息,又因為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也談全球金融風暴

點星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秋天應該是收穫的季節,但去(2008)年的秋天除了幾分蕭瑟外,更多了幾分 蕭條。從前年夏天美國次貸問題爆發以來,歷經一年之久,許多赫赫有名的投資銀行申請了破產保護,經過千辛萬苦才進入世界金融之巔的商界精英,突然要面對失 業的處境。而筆者提筆撰寫本文的當天,筆者所在的法國,首都巴黎的股市,創紀錄大跌了10%……         其實金融危機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早在 2001年,由著名經濟歷史學家Kindelberger教授所寫的《狂熱、恐慌與崩潰:金融危機歷史》(Manias, Panics, and Crashes: A History of Financial Crises)一書中,我們就可以將歷代所發生的金融危機細細瀏覽一遍。讀完後,我們除了感歎,人類在歷史中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從來不懂得汲取教訓外, 還能說什麼呢?         不過,此次的金融風暴可謂破壞力驚人。美國政府也只能以8,500億美元的緊急救助,恢復金融市場的信心。但這個看似龐大 的數目,能成為一劑強心針,挽救當前的經濟頹勢嗎?還是只會起到 “總比什麼都不做強”的心理安慰?抑或如同許多經濟學家認為的那樣,反倒是“飲鳩止渴”呢? 能夠控制風險了?         如今,我們面臨的是一個失控的世界,許多人還不甚明白發生了什麼,就因為銀行倒閉而失去大量積蓄,或者因無法還貸而失去住房……這正如聖經所說的:“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帖前》5:3)          大多數人認為,現在的經濟危機源於人的貪心,而新聞界不斷披露銀行高級主管的鉅額薪酬,加深了人們對貪婪的深惡痛絕。然而除了貪婪,今天金融系統的問題,更体現了人的野心,想完全奪取神的榮耀,並脫離神而存在。          記得筆者初涉金融領域的時候,曾經被一本名叫《Against the Gods: The Remarkable Story of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失樂園?新樂園?

黃瑞怡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繼上期) 三、比較《黑暗元素三部曲》與《納尼亞傳奇》      《黑暗元素三部曲》出版之後,在標榜信仰自由的文評圈、學術界,贏得如潮佳評。許多學者稱它為當代經典,足堪與托爾金的《魔戒》平分秋色。更有不少人將《黑暗元素三部曲》,稱為“《納尼亞傳奇》(魯益士著)黑暗版”。         其實《黑暗元素》、《納尼亞傳奇》這兩部作品,確有不少相通之處。比如說,兩位作者對孩童真誠尊重,對想像力高度發揮,奇幻與現實元素結合,人物穿梭於不同時空,揉合西方神話,援引聖經等等。         對兩位作者而言,這兩部作品也都是心血結晶,而非遊戲之作。魯益士表示,較諸自己的其它作品,《納尼亞傳奇》最為完整地表達了自己的神學觀與世界觀。普曼也在接受專訪時說,創作《黑暗元素》時,他感到他畢生所閱讀、所寫作、所經驗的,都是為此而預備。         正因為這兩套書是兩位作者的經驗和思想結晶,這兩套書才真實地反映出,兩位作者的世界觀是根本對立的:普曼相信人的出路在人,魯益士相信人的出路在神。對持 守基督信仰的魯益士來說,現世是短暫的,肉体死亡是小小逗點。地球旅程告一段落,永生旅程才要開始,新天新地仍在前方。因此《納尼亞傳奇》中,主人公四兄 妹車禍意外死亡事件,普曼批評為“極端殘忍”,但對魯益士而言,只是畫逗點的方式而已。        信仰是個人對真理的追尋,沒有一個人生來是基督徒。魯益士曾自稱為“英國頭號無神論者”,與神經過劇烈角力後,才降服在他的大愛與真理中。其後魯益士生命所經歷的每一轉折,包括試煉和傷痛,都驅使他更深一層進入真光。        普曼幼年從祖父那裡聽過上帝,也進過教會,但他的靈魂似乎一直站在遠處觀望──普曼所謂的上帝,是想像力捏塑出的無能天使,躲在野心勃發的天使長後頭,且被 地上腐敗教廷的黑霧籠罩……若是普曼與魯益士能面對面,魯益士或許會對普曼說:我們所說的上帝根本不是同一位!你所攻擊的,並非真實的上帝! 四、基督徒如何應對         面對《黑暗元素三部曲》可能引發的信仰危機,基督徒如何應對呢?下面提供幾項建議: 建議一:要認識到,教會有黑暗面不等於神無能         我們若誠實地回顧西方教會歷史,不可能對中古黑暗時期、羅馬教廷的腐敗專權無動於衷;我們若誠懇地關切當代教會時事,也必定被不時爆發的牧師、佈道家的醜聞震動。是的,我們必須承認,普曼筆下教廷的黑暗面、宗教領袖的醜惡臉孔,都不是空穴來風。         我們不能同意的是,普曼緊抓教會過去或現在的失敗部分,將基督信仰全盤抹黑──普曼對教會的描述,是百分百的負面。他將教會領袖當作人類自由福祉的頭號敵人,失之偏頗;他將人的軟弱與神的無能畫上等號,更有違真相。         我們若能承認教會的過錯,同時向人展示教會的真實全貌,相信會幫助人認識歷史與現實的真相,讓人看見,普曼書中對教會的描述,絕非公平。 建議二:認識世界觀之爭         普曼非常相信故事在人類生命中的獨特地位,他說過:“故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沒有了故事,我們將不足以稱為人類。”他認為故事可以幫助我們享受生活、忍 受生活,同時,故事也承載了信息:“當你在說故事時,故事裡面必須包含一種從頭貫徹到尾的持續的世界觀,就是創作者自己的世界觀。”         《黑暗元素三部曲》發表後,普曼的世界觀備受不同觀點的批判。不過,他認為自己寫的並不是佈道詞或哲學書,而是小說,他只是在故事裡陳述個人觀點。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從上帝造男造女說起

章蓉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聖經《創世記》中上帝造人的故事,是許多人耳熟能詳的。在這個故事中,男人和女人,都是 在上帝的創世高潮中造成的(上帝在創造的第六日造男造女,此前已造好了水裡的魚、空中的飛鳥、地上的動物等)。正因為上帝的造男造女,才有了男人和女人之 間的性別差異,所以後世的人在詮釋兩性關係時,必須追溯到《創世記》,追溯到上帝造男造女的言說,以及亞當、夏娃的故事中所蘊含的深意。例如耶穌和保羅在 對人的教誨中就常常如此。 傳統的定位          在《創世記》的第二章中,講到上帝造男造女的 故事。“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只是那人沒有遇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於是取下他的一條肋骨, 又把肉合起來。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個女人,領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她為女人,因為她是從男人身 上取出來的。’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2:18-24)         這段經文,對中世紀天主教教會傳統中男女關係的 定位,起了關鍵的作用。許多中世紀的神學家,都熱衷於對此加以發揮,並援引保羅的話:“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並且男人不是為女 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林前》11:8-9)以及“因為先造的是亞當,後造的是夏娃;且不是亞當被引誘,乃是女人被引誘,陷在罪裡。”(《提 前》2:13-15)         在這些神學家們看來,男女被造的次序,就已經表明了男女的“等級”,因為亞當是首先被造,然後夏娃才被造,她被造的 目的完全為了亞當——上帝之所以造女人,僅僅是因為那個男人亞當“獨居”不好。而且夏娃是從亞當的肋骨所出,因而是男人的變異,是正常狀態的偏離(這正與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的“女人是不完全的男人”的觀點相吻合)。          中世紀最偉大的經院哲學家湯瑪斯‧阿奎那,在其名著《神學大全》中寫道:“從整個創世過程看,雖然女人屬於所創造的‘好的’事物,但單獨地看,女人比起男人來說,是‘有缺陷的、和不成功的’。”          由此,阿奎那認定,男人註定要比女人更高貴、更積極、更聰明和更有知識,男人的理性認知能力更強,男人生來就有超過女人的邏輯判斷能力和分辨能力。男人更多 的是與靈魂、理性與精神相聯繫,而女人則更多地是與性、非理性與物質相聯繫;男性自然地擅長理性,而女性則較缺乏理性、道德自制的能力,因而比男人更容易 受到誘惑,更迷戀姦情。所以女人在權能和尊嚴上都不如男人。         阿奎那的上述看法,對於中世紀的基督教傳統,關於女性及兩性關係的看法,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今日的領會         今天,我們應當怎樣領會這段經文的深刻含義呢?筆者認為:第一、上帝瞭解亞當的孤單和需要,於是為亞當造一個配偶。但上帝並不是直接從泥土中造出夏娃,而是 從亞當的身上取一根肋骨,以至夏娃是亞當的“骨中骨,肉中肉”。這表明了男女在本質與本性上是完全平等的,夏娃與亞當的生命是合一的,這個合一是靈性上、 肉体上以及精神上完完全全的合一。         […]

No Picture
透視篇

守望中國城市教會的未來

路百加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從使徒時代至今,福音經過羅馬帝國、歐洲大陸、美洲、非洲,直到現在的韓國和中國,神一波一波地興起福音的浪潮,使一個個民族歸向神。         然而,令人心痛的是,很多國家在經歷了屬靈的大復興之後,卻漸漸離棄神,例如歐美,教會開始僵化,福音的純潔性正在漸漸喪失。         當全世界基督徒將期待的眼光,定睛在新興的韓國教會的時候,一些深具屬靈洞察力的韓國牧者,卻已發現韓國教會的各樣問題,並警醒禱告。         如今,中國教會雖然還沒有迎來最激動人心的屬靈大復興,但中國教會各樣的問題卻已浮出水面。如果不及早注意,用禱告與委身來堵住破口,恐怕也會走上令人心痛之路! 一、中國城市教會面臨的試煉 (一)世俗化的誘惑          《雅各書》警告我們: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4:4)。當強調中國教會要逐漸介入到世俗層面,發揮光和鹽的功效之時,要極其警惕一個危險──世俗化。         中國人向來很能處貧窮,卻不會處富足;很能處卑賤,卻不會處尊貴。無論在經濟、政治、文化領域,中國教會都會面對新的試探和陷阱: 1. 經濟         中國教會,尤其是農村的家庭教會,一直處於比較貧窮的狀態。信徒與教會領袖也都過著簡樸的生活,沒有受到太多的金錢的誘惑。         然而,近年來,因國內經濟起飛和海外資助等多種原因,教會掌握的錢財越來越多——我相信,在即將來臨的福音大復興浪潮中,神會使前所未有的財富湧入教會,通過教會來供應福音事工、慈善、培訓、供應牧者、幫補信徒、文化事工以及海外宣教等領域。         在我們為此感恩的同時,千萬提防金錢的腐蝕力!         如果福音對象覺得,信耶穌、加入教會,是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教會對此又沒有正確的引導,將他們的信心建造在真理的根基之上,那麼,福音的純潔性會喪失,這無疑是巨大的災難。         如果信徒發現,成為教會的領袖、牧養教會,是一個不錯的“營生兒”,是發家致富的捷徑,那麼教會很快就會敗壞,教會領袖與牧者的神聖職分,也會受到玷污。         如果教會領袖被金錢引動,心中起了貪慾與野心,在接受奉獻,尤其是接受海內外資助上不警醒,不謹慎,不清潔,那將使整個教會陷入到泥沼之中。而教會看重金錢,亦可導致教會內部分等級、嫌貧愛富、以“貌”取人。 2. 政治         中國的教會長期處於強大的政治壓力之下,然而這未必不是幸事。雖然幾十年前,很多基督徒難以理解:神為何安排一個無神論的政府掌權?然而如今看來,這樣一個 政府,是神賜給中國教會的特殊禮物。藉著這些壓力,神如同熬煉金子和銀子一樣熬煉中國教會,煉去一切渣滓,煉就純淨、剛強、堅韌的信心。在這樣大風大浪中 […]

No Picture
事奉篇

Insights on Interpreting

By Yi Wen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Less than a year from the time I became a believer, I was coerced by my group leader to take up interpretation. At the time I had no skill other […]

No Picture
事奉篇

馬丁路德對因信稱義的理解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編按:本刊在32期中曾刊出康來昌牧師《天主教與因信稱義》一文。為明白這個教義的來龍去脈,本刊特別邀請方鎮明牧師為我們回顧這段宗教改革的歷史。         在後中古時期,歐洲最暢銷的書籍是有關“如何避免地獄”這主題(註1)。對這可怕的地獄,信徒們的心靈常存懼怕,卻又盼望得著解救。他們心路的歷程常徘徊在 懼怕與盼望之間,對一些良知較敏銳的信徒,這樣的徘徊使心靈受盡折磨。惟一的解脫之道,是向教會購買贖罪券,希望獲取先聖的恩澤或功德,彌補自己的不足。         事實上,自從11世紀十字軍第一次東征以來,羅馬教廷已經開始向信徒售賣贖罪券,揚言贖罪券能彌補信徒在道德或宗教上的錯誤,減少懺悔的工夫與教會對信徒的 懲罰,藉以建立一個橋樑,使犯錯的人可以再次回到聖潔的上帝那裡。最後,教皇利歐十世(Leo X,1475-1521)為了要籌款興建宏偉的聖彼得大教堂,宣稱這一次印出的贖罪券,不但擁有以往的功效,更能使信徒免去煉獄的痛苦。         改教先鋒馬丁路德對當日教會的做法,心裡極其厭惡。作為神學院的老師,他在1517年10月31日,把95條指責羅馬天主教有關售賣贖罪券的教義,貼在威丁堡大教堂的門前,希望引發校園裡的學生與有關學者的注意,對這問題作出辯論,藉此施加壓力,改變天主教的弊端。         然而,這個原本是學術討論的課題,卻引起當時人文主義者(Humanists)(註2),如以拉斯母(Erasmus,註3)熱烈的回應與支持。其實,他們 與路德一樣,一直以來深深厭惡天主教售賣贖罪券與其它的陋習,且希望能改革教會。藉著人文主義者的幫助與宣傳,在短短一個月內,售賣贖罪券的合理性,便成 為德國每個階層都廣泛討論的熱門題目,基督教改革在德國這地方,遂成銳不可擋之勢。在這點上,人文主義者的貢獻是功不可沒的。         其後,路德與人文主義者的關係破裂。被稱為人文學皇子的以拉斯母,指責路德的人觀過分灰暗(註4)。在上帝拯救世人的計劃中,不容許人的“自由意志”的參與(註5)。         這一場辯論反映出人文主義者所追尋的,是改革教會的体制,以及其它“外在”的因素,而路德卻要改革教會“外在”與“內在”的弊端——後者乃是指羅馬天主教曲解聖經有關救恩與人觀的教導。         路德指出,人文主義者與羅馬天主教所提倡的,都是“向上的宗教”(Up-Religion),上帝就像一位嚴厲的法官,他要按著世人的功德報答他們,按著罪 人的罪行懲罰他們。然而這看法疏忽了聖經有關對人類罪惡的教導,誤以為亞當以後的人,在理性或意志上不受罪的影響,故人仍然能夠依靠“人類本能的力量” (human natural ability)所做的善德而得救。          然而,路德指出,聖經教導我們,亞當以後的人在每一個範疇都被罪惡影 響,活在罪惡之下(《羅》3:9),以致人所做的善工都不足以為自己製造多餘的功德去彌補其它的罪行(註6),人需要的是完全的改造,否則在上帝的眼裡, “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3:10) “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的善工)能在上帝面前稱義。”(《羅》3:20)換句話說,人無力拯救自己,不能靠自己所作的獲取神的義,只有透過 信心才能稱義。          路德解釋信心是啟動稱義和成聖的鑰匙,通過信心,神的義歸算在我們裡面。雖然我們的信心是軟弱和不完全,而罪仍然在我們裡 面影響我們,但是神仍然透過信心把神的義歸在我們身上。路德說:“這(神的義)是透過信心藉著歸算(imputation)而得以成就的,按此,我開始緊 […]

No Picture
事奉篇

植堂

劉傑垣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舉目》第28期(2007年11月號),登載了我的文章《華人教會差傳事工:使徒的榜樣與模式》。文中指出,大使命是三重工作:傳福音,植堂,差傳。          其中的植堂(Church-Planting),在華人教會文獻中較少討論。本文願就此進行探討,以供參考。 什麼是植堂?          對於什麼是“植堂”,有以下數種說法:          1. 是不是建造一所教堂?          2. 是不是福音性查經聚會(家庭或租用房屋),繼之,有教會性聚會等?          3. 是不是有福音性查經聚會、教會性聚會後,聖靈興起有恩賜者,設立他們為長老,以牧養與教導為職責。在人力與經濟力量所及之內,適時按地區建造教堂,集人力與物力擴展事工?          這三者之中,哪種是植堂?          要答覆這問題,必須按:(一)教會定義,(二)使徒榜樣與模式,(三)新約書信的教導,來加以判定。 (一)教會定義:         主耶穌給了“教會”簡明定義:“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18:20) (二)使徒榜樣與模式:         悔改,罪得赦,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領受所賜的聖靈,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徒》2:30-42);         在各教會中,設立長老,禁食禱告,把他們交托所信的主(《徒》14:23);         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神的教會(《徒》20:28-32)。 (三)新約書信的教導: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体(即教會,《弗》4:1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