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40期

    同性戀問題是當代基督教會需要面對的一個很重要的時代議題。我們邀請了一些牧長同工,與讀 者一同思考:聖經如何看待同性戀(14頁)?教會如何回應?教會在過去犯了哪些錯誤?有什麼是我們該作卻還沒有作的?(18頁,“豈能妥協”;22頁, “有愛無類”;26頁,“逆轉風潮”)盼望透過這些文字,能提供教會一些新的視角,共同面對這個挑戰。         阿信弟兄長期在5.12地震災區從事賑災工作。他著文(第5頁)反思賑災工作中基督徒的一些盲點,也盼望藉著此文能安慰並激勵在災區工作的基督徒。讓我們一同繼續為災區的事工禱告。      基督徒要影響世界,必然要進入世界。在民主國家中,這當然包括在選舉中參與投票。那麼,有哪些信仰原則是基督徒參與投票時需要考慮的呢?盼望黑門山弟兄(第9頁)的看法能引發我們更深的思考與關注。     海歸事工是本社近幾年的事工重點之一。本刊記者蔡越訪問了某教會的同工,請他們分享他們的經驗(31頁),值得有心參與海歸事工的教會參考。    “中宣接力”是本社近年來在歐洲從事培訓事工的主要模式。陳慶真老師為我們回顧她這十年來的經驗(35頁),盼望有心者能參與。      如何向80後的一代傳福音?如何透過讀書,作個有思想的基督徒?這是本刊2010年的主題。請讀者踴躍參與投稿,詳情請看56頁徵稿啟事。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我有一個夢

潘蜀建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我有一個夢, 她令我朝思暮想,牽動著我的心房。   我夢見藍天, 金色的陽光一瀉千里; 朵朵白雲飄浮在天際。 大雁在雲彩上翻飛; 雄鷹在碧空中翱翔。   我夢見夏日的夜晚, 皎潔的月色鋪滿大地; 璀璨的群星閃爍著光芒。 促織在月光下歌唱; 山林的小溪蛙聲一片。   我夢見清澈而舒緩的河流, 白帆點點在水面上飄蕩; 金色的漣漪在陽光下閃爍。 村婦在岸邊搗衣; 孩子在水中嬉戲。   我夢見山崗上綠樹婆娑, 百鳥在叢林歌唱; 清泉在山澗回響; 遠處的群山重巒疊嶂。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是“百老匯”?還是“皇帝的新裝”?

沈琅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教授帶我們去藝術展覽館參觀,轉了一圈下來,我和幾個同學在後面相視訝然,個個都是一臉看不懂的表情。什麼叫藝術呢,你怎麼欣賞呢?展覽館、博物館裡的抽象畫,還有其它的“藝術品”,你去參觀的時候,逛一圈下來真正能夠懂得的,有幾件呢?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藝術我都能夠曉得。我對音樂就沒有造詣。看百老匯的話,估計很多音樂劇我聽不懂。可是,雖然我不會欣賞,但我相信它的價值。我相信它的美客觀地存在著,有好多人能真正欣賞。         然而,有些東西,比如一張畫上就幾個小黑點,再比如另一張畫上,似幼稚園的孩子胡亂畫的小人,都精美地鑲在漂亮的畫框裡,掛在藝術館,我就有些懷疑了:這是“藝術”嗎?我也能隨意做出這些東西啊!         我於是想到《皇帝的新裝》。人們看不到“皇帝的新裝”,是因為它不存在。         問題是,我們如何分別,那是“百老匯”,還是“皇帝的新裝”呢?         牧師家裡,牆上掛著一幅畫,是張透視畫。初看下,只是密密麻麻、彩色的圈圈點點,按同一種樣式,重重疊疊地排列在一起。站在畫前,人多半不能立時看出是什麼圖案。於是,去牧師家無數次,我一直以為牆上的畫,就是抽象的圈圈和點點。          直到那天,牧師、師母告訴我們,它不是表面圈圈點點那麼簡單,裡面是有著豐富內容的。於是我們來了大興致,個個駐足到那幅畫的面前細細看。聽牧師指著畫中一 塊,說那裡是鯊魚,又指到另一個地方,說那是海底的藏寶箱。我們瞪大眼睛,卻沒有看出任何東西。我看到的只是畫上面一個一個的圈,和一簇一簇的點。          在好幾次看不到之後,我還是繼續站在畫跟前看,靜心地看。慢慢地,一個個的圈和一簇簇的點模糊了,褪去了,整幅畫竟透明了,動了。終於,我看到了一個透明的、生動的世界:表情生動、形態逼真的鯊魚,藏寶箱,海底的貝殼,還有水草搖動,是說不出的一個精靈的世界……         回家後捧著聖經,回味著看畫的經歷——在花了些許時間後,還是看不到畫的真意時,我曾猶豫,要不要花時間繼續仔細看下去。是要放棄不看了,還是繼續誠心誠意地探究?         想著那“看到之時”的興奮,嘴邊不覺露了笑意。看著手上的聖經,又想,聖經也是一樣的道理吧?很多時候,某些經節,讀起來覺得生澀不懂。然而,若是真肯下功夫,肯細細品讀体會,終是會体會到上帝話語的精意的。             在看不到的時候,是它根本不存在呢,還是它存在,只是你看不到呢?         若是後一種,你有心仔細探求,就必定會看到! 作者來自江蘇,曾在美國密歇根州加爾文大學主修傳播學,現住中國,從事傳媒工作。

No Picture
透視篇

從5.12基督徒志願者的挫傷中看到的

阿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到底有沒有愛?         2009年1月,身為四川賑災志願者的我,參加了一個基督教機構的退修會。這個機構,自5.12汶川大地震之後,就在災區開展事工,而我是剛剛加入的。         退修會上,唱完讚美詩,帶領弟兄還站在台上呢,幾個同工已輪流上場,述說這位帶領弟兄如何逼迫他們;他們當時多麼多麼不理解,多麼多麼憤怒,又多麼多麼忍 耐,但最後都因為受到帶領弟兄這樣的逼迫,靈命大大地長進了。因此,他們為自己所受到的一切委屈、一切不公正待遇而感謝主。         正當我困惑地看著這一切,心想“萬事相互效力”,自然是對的。但是否同時也該反省管理上的不合理、人際溝通的問題呢?災區事工,是不是也需要理性和常識,需要對工作做總結和反思?         這時,又有一個弟兄走到台上,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你們就不要表演了!你們說你們有愛?我怎麼感受不到?你們的愛在哪裡?你們根本就沒有愛!”有點管理常識的人都看得出來,這個弟兄需要傾訴,需要通過發言來舒緩自己的情緒。          剛才在台上分享完的一個姊妹拍案而起,從後面衝到前面,爬到一張桌子上,手拍桌子嚎啕大哭:“你說我們沒有愛?我們到這裡來幹什麼?你說你感受不到愛?為什麼在這裡的其他弟兄姊妹能感受得到?”          這個場景非常奇特。任誰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敢發表不和諧意見。          這個退修會,成為我在災區事工的拐點。在此之前,我百分之百地相信,自己是蒙神揀選、為神做事,工作充滿激情。而這件事之後,我的屬靈狀況陷入低谷,內心處處是迷茫和失落,做事怎麼也提不起勁來。        後來,網上對基督徒志願者的質疑越來越多。一天,我請教了台灣救助協會的曾老師。        我問:“曾老師,災區事工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多問題?”        曾老師回答說:“其實很正常。因為大家都沒有經驗。”        他停了停又說:“地震之後,很多弟兄姊妹來災區,希望幫助災民,心是好的。但很多人只是發熱心,並不知道該怎麼做。又不肯學習,不願意踏踏實實地關心災民的實際需要。不願意花力氣鬆土,急急忙忙撒種、收割。這樣,社會、災民,對我們基督徒其實是有看法的。”他拿出一本書送我,是陳以彬先生寫的《你在何方》。 曾老師建議災區的每一個基督徒志願者,都好好讀讀這本書。         我很快看完了《你在何方》。剛看完時,只是覺得這本書和其他書有一些不一樣。但 到底不一樣在哪裡,一時又說不出來。時間就像一個榨果汁的機器,我後來慢慢地体味出,《你在何方》真是一本闡述愛的好書。很多弟兄姊妹開口閉口都是愛,說 起愛來頭頭是道,動不動就是《哥林多前書》多少多少章。然而他們的行動,為什麼讓人感覺不到他們常掛在口邊的愛呢?《你在何方》這本書,也許可以給我們一 些啟發。 掛在嘴邊是不夠的        《你在何方》中的基督徒劉瓊燕,在重慶解放初,是 […]

時代廣場

小議基督徒的政治選擇

黑門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反思信徒與政治生活的必要性        或多或少由於歷史因素,華人教會的信徒偏重個人生命經歷、夫妻關係與子女教養,對於政治普遍不太感冒。一年前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筆者在團契帶領查經時恰好查 到《箴言》16章,滿以為在討論10-15節,“王的嘴中有神語……但智慧人能止息王怒……”時,大家會對總統大選作一番議論。可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弟 兄姐妹關注的焦點,居然是如何止息對子女的怒氣!當然,筆者無意貶低信仰在個人層面上的作用,只是盼望,我們在重視個人屬靈生命的同時,不要忽略信仰在更 廣範圍內的影響力。        必須看到,基督徒的生活跟國家政治是絕對分不開的。回顧兩千多年的教會歷史,從耶穌時代算起,政治就不曾和宗教信仰分 開過。例如耶穌的門徒中,就包括了代表羅馬統治者利益的稅吏馬太,與反政府武裝分子奮銳黨的西門。猶太人的宗教盼望與政治復國從來不曾斷絕,及至基督復活 升天,門徒的問題還是“主啊!你復興以色列國,就在這時候嗎?”(《徒》1:6)接下來的教會擴展時期,使徒腳步所到之處,無不與當地政府有直接或間接的 關係,信徒中也不乏政府工作人員(《腓》4:22),使徒書信中留下諸如《羅馬書》13:1-5、《提摩太前書》2:2這樣的話語。           早期教會雖受逼迫,基督信仰仍滲入統治階級及各種上層人物中(註1)。到了君士坦丁時代之後,基督教更是慢慢成了羅馬帝國國教。即便西羅馬帝國很快衰亡,藉中 世紀宣教士的不懈努力,福音依然遍傳歐洲大陸,與歐洲的統治階層有著息息相關的緊密聯繫。此後的宗教改革,改革了教會與政權的關係,但並未切斷教會與政權 的聯繫。席捲歐洲大地的資產階級革命,似乎只有法國大革命才勉強稱得上不以宗教信仰為依托。而今天的美國,既是政治、經濟、軍事大國,也是基督教信仰大國 ——至少表面上是。         換句話說,歷史告訴我們,無論信仰與政治之間的聯結是好是歹,一個無法迴避的事實是,基督徒從來就不曾與政治絕過緣。        近年來,華人基督徒越來越多地關注信仰與政治的問題。相信是為了回應這樣的需求,《海外校園》第91期,專門以“美國大選與基督教信仰”為主題出刊。在所刊登的文章中,臨風寫的《美國大選與基督教信仰》一文更是引起廣泛關注,不僅被報刊、雜誌轉載,單從《海外校園》官方網站來看,此文的點擊率領先第二名三倍有餘,並且還引發了作者與讀者之間、讀者與讀者之間饒有趣味的交流。可見華人基督徒對於政治問題的敏感性與關注程度正在上升之中。         這樣的趨勢顯示,身在北美的基督徒究竟該如何作政治抉擇,是值得深入探討的話題。如今大選雖然早已結束,奧巴馬也入主白宮,但是反思上述問題卻並不過時── 總統不是選一次就一了百了的,往後的日子還長著呢。再加上政治錯綜複雜,牽涉經濟、文化、歷史、情感等方方面面的因素,如何本著信仰的要求做出合理的選 擇,的確值得仔細研究。因此,筆者希望藉本文有限的篇幅,梳理我個人覺得比較重要的原則,為深入探討這個話題,獻上自己的兩個小錢。 如何看待國家政權         按聖經教導去理解國家政權,是做出正確政治回應的先決條件。        如何看待世界及世上的權柄,基督徒容易達成共識的有兩條:一,這是神造的世界;二,這又是受罪污染、伏在惡者之下的世界。前者表明神對這個世界有主權,後者表明這個世界已經敗壞,不合神的心意。         難以達成共識的是,在這樣的現狀下,神是如何通過耶穌基督來解決罪惡的救贖的。如果說神的救贖是棄這個敗壞的世界不管,完全關注“新天新地”,那麼基督徒顯 然不應該在政治問題上有什麼熱心;如果神願意通過這個世界的權柄來實施他的救贖,那麼基督徒自然應該熱誠地投入到政治中去,以致將某些政治黨派等同於完全 信靠神的保守基督徒團体,也順理成章。 […]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聖經看同性戀

陳濟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在現代美國文化的影響下,同性戀的爭議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問題。2008年加州憲法修訂案,更是成為世界性的新聞。在這場爭議中,教會也明顯地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因此,一些抗議的行動也就衝著教會而來。         有趣的是,加州的投票結果分明是顯出反對同性戀的人目前是多數,在民主制度的遊戲規則下,贊成同性戀的人本應接受投票的結果。可是,贊成同性戀的人卻認為他們是站在正義的一邊,而教會代表的是少數人,而且是無理的,因此同性戀者要走上街頭,要抗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要明白這場爭議,我們需要先簡單地指出贊成同性戀的一方的觀點。首先,他們有三個重要的基本論點。第一,贊成同性戀的人認為同性戀是一種人類自然的性傾向; 有人甚至說這是基因使然。第二,同性戀既是自然的,就不是罪,因此一個人有選擇的自由。第三,婚姻基本上是性的結合,而性行為是否正當,是在乎它是否愛的 表現。若是彼此之間有愛,結婚對象的性別並不要緊。         其次,他們在這三個前提之下,做出兩個重要的推論。其中一個推論是:由於同性戀是人類 自然的一種傾向,同性戀的行為並不可怕,同性戀者也更不可怕;如此,反對同性戀便是患了“懼人症”,是不需要的,甚至是不正常的。另一個推論是:同性戀的 行為既不是罪,而是人類愛的一種表現,是人類自由的選擇,任何人都不應歧視同性戀者,不但應該給他們合法的地位,更應該給他們法律的保護。         看了這個簡單的分析,相信有些讀者們會覺得,這些論點好像相當合理,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基督教的語言。在基督教的神學中,“自然”是上帝所造,是好的;而自由 和愛更是基督教重要的倫理價值。因此,我們需要根據聖經探討同性戀的問題,看看這種觀點是否真的符合基督教聖經的觀點和價值觀。 一、經文教導          解釋聖經時,我們常犯的一個毛病,是“一廂情願”的解經法。這種解讀法的表現是,我們心中想要証明某一種看法是合乎聖經的,於是就帶著這種有色眼鏡讀經,找 到了一些好像是支持我們自己看法的經文,便高興地說:“哈!你看!聖經這樣說!”談到聖經是否贊成同性戀,有人便是用這種方法,認為《撒母耳記》大衛與約 拿單的生死之交便是同性戀,因為經文說他們兩人“心深相契合”(《撒上》18:1),“親嘴”(《撒上》20:41),“愛情奇妙非常,過於婦女的愛情” (撒下)1:26)。其實這些話所要表達的只是兩人之間情感的深厚,與同性戀的行為一點都沒有關係。形容他們兩人情感最恰切的用詞,應是“英雄惜英雄” (參《撒上》18:3-4,19:5)。          聖經中沒有明文用同性戀這名詞,但真正談到這現象的經文,是《創世記》18-19章所多瑪的事。 經文說,羅得要以兩個女兒代替兩位神的使者,讓所多瑪城中的人任意而為(《創》19:5-8)。無論這些所多瑪人的理由是什麼,經文明說他們要做的是一件 “惡事”(《創》19:7)。值得注意的是:這件事並不是所多瑪人所做的唯一的惡事,但卻証實了神在天上所聽到的是真的(《創》18:21),引致他們的 毀滅。也就是說,這件事表示所多瑪人確實犯了該毀滅的罪。有人強辯說,這段經文的記載是神話,所以不算。其實,即使真的是神話,還是要算。若可以不算,聖 經又何必記載?         那麼,聖經有沒有明文講同性戀的事呢?《利未記》和保羅書信都有明文提及。          在《利未記》,有兩段經文禁止同性戀。18章22節說:“不可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這本是可憎惡的。”。20章13節又說:“人若與男人苟合,像與女人一樣,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總要把他們治死,罪要歸到他們身上。”。   […]

No Picture
事奉篇

豈能妥協

蘇以帖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十多年前,我曾在北美教會的職青團契談“同性戀”的問題。我一開始先問:“你們說,同性戀是對的,還是錯的?”         幾個青年人回答,同性戀是天生的性傾向,沒有什麼對或錯。何況那只是私人問題,與他人無關。很奇怪,當場的其他年輕基督徒,居然無一提出異議!         30年前,在中學生物課上,討論過一個話題:“墮胎”。班上有幾位同學發表了贊同的意見,老師則不置可否。雖然發言的只是少數,但對其他同學的影響卻很大。        其實我們的社會也是如此:大部分的人不出聲,少部分的人說話;更少數的人則高談闊論。結果大多數人,也就是沉默的大眾,就默認了那些喧鬧的人的意見了。        在教會裡面,也有同樣的情形。大多數的人是“好人”,是不喧鬧的。他們很容易被“大聲”的人影響,從而“默認”了人家的意見。        如果一個人相信聖經是創造主的話語,是為了叫我們有智慧活出美麗、快樂、榮耀神的人生,這個人就會很清楚 “同性戀”行為是可怕的罪行,因為這是聖經,上帝的話,所清楚教導的。但問題是,平常參加禮拜天敬拜的人中,有多少人真的相信聖經是創造主的話?         一般說來,在參加崇拜的人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是經常讀聖經的!如果連讀也沒有讀,又怎麼知道上帝說了什麼?        魔鬼鼓動人反叛上帝的第一步,就是攔阻人讀上帝的話。還記得魔鬼對人所說的第一句話嗎:“上帝豈是真說……?”(《創》3:1)如果我們過不了這一關,我們已經輸給了魔鬼了!        魔鬼的第二句話是什麼?“不一定……”(《創》3:4)魔鬼要我們不知道上帝的話,不肯定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愛,牠的詭計就得逞了。        第三句是什麼?“……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 (《創》3:5)牠的意思是說,”你們自己定標準吧!你們很聰明,當然能夠自定善惡的標準。你們不需要什麼都聽上帝的!而且,現在社會不同了,文化不同了,人人都是自由的人,人人有人權”!而我們,就這樣上當了。 妥協就是上當         過去幾十年來,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大眾媒介和學校課本,都攻擊聖經,特別是《創世記》,也就是“上帝的創造”。我們的青年人耳濡目染,以為近代科學的發現支持進化論,而聖經只是“創造的神話故事”,不是真正的歷史,因此就上了魔鬼的當:“上帝豈是真說……”          懷疑上帝的話,懷疑上帝的愛,也就不服上帝的智慧,結果是人人自以為是。這也是魔鬼要的。牠要人類跟牠一齊抵擋上帝。          魔鬼這方法十分成功。你只要看看那些本來是“基督教國家”的現狀就曉得了!自達爾文的《物種起源》在1859年出版之後,教會開始不信聖經的創造記載,逐漸走妥協之路,並且以某些“科學家”的見解去解釋聖經。          有些神學家還“好心”地建議了“間隔論”、“長日論”等,以迎合某些科學家對世界來源的看法。這些神學家是“好心”,想要人相信聖經是對的,但是,他們不知 不覺地上了魔鬼的當。其實我們不需要為聖經解釋。上帝的話,不會錯,也不會含糊不清。他告訴我們天地萬物如何被造,“他說有,就有;命立,就立”(《詩》 33:9),他不需要千萬年的時間。 […]

事奉篇

“有愛無類” ——愛神,也當愛同性戀者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基督也為同性戀者死           本文基本上是為非同性戀的基督徒而寫的。我想從福音的角度出發,請基督教會的弟兄姊妹重新考慮,對待同性戀者應持何種態度。        同性戀者就像社會中的任何族群一樣,都是神呼召教會去見証福音的對象。基督徒見証福音有兩種主要的方式,一是用愛心去關懷,一是用真理去傳講。兩種方式應當 平衡應用。我相信神深愛他的百姓。他從這個墮落世界的每一處,都召了人來歸向他,其中包括同性戀者。基督也為他們死,基督也將新生命賜給他們,聖靈也在他們的內心工作,並且神賜他們最大的盼望,就是將來身体復活,與基督一同活在榮耀裡。         故此,我相信教會有責任傳福音給同性戀者,接納他們在神的家中成長,理解他們屬靈上的需要,用福音真理教導他們,並且用基督無條件的愛來愛他們。 聖經特別地譴責同性戀嗎?         聖經的確清楚地譴責同性戀是罪,但聖經更多地責備了不信、偽善、論斷與自以為義。基督徒是蒙恩的罪人,須知自己也是全然敗壞,唯獨依靠基督的恩典,才能站立在神面前。我們應當與一切的罪惡為敵,但我們真的沒有必要對同性戀抱持特別的敵意。         回想《約翰福音》第8章的故事,有一個行淫時被拿的婦人,被帶到耶穌的面前。耶穌對眾人說:“你們中間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她。”(《約》8:7)我們必須先承認自己也是罪人,才能夠客觀地評估同性戀的罪。        保羅曾經用同性戀作為例子,証明抵擋神的人會墮入不自然的惡行之中(參《羅》1:27)。但保羅同時也列舉了許多其他的罪,例如貪婪、爭競、自誇、違背父母 等等(《羅》1:29-31),而這些罪是所有人經常會犯的。可見,保羅的總意是警誡所有的人:我們都落在神公義的忿怒之下,都需要悔改,而不是鼓勵教會 特別去攻擊同性戀者。 同性戀者人數眾多嗎?         其實同性戀者存在於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遠 比我們想像的多。有太多的同性戀者,基於種種理由,不願意將自己的情形告訴別人,特別是不願意告訴家人。他們善於在社會中隱藏自己:有些人選擇孤立、退 縮,有些人用婚姻作為偽裝,還有些人放縱自己。事實上,願意“出櫃”向公眾表明自己同性戀身分的,是同性戀族群中的少數。         雖然探討同性戀的電影逐漸增多,在日常生活中,多數人還是不太容易直接感受到同性戀族群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同性戀者都公開自己的身分,我們才會訝異,身邊竟有這麼多的朋友、同事、教會的會友,甚至是我們尊敬的人,是同性戀者。          因為大部分同性戀者認定,社會不可能接納他們,所以他們從未向人表明自己的身分,自然也不可能大大方方地進入教會。教會如果真的關心同性戀群体,就必須採取主動。 同性戀者信主後,可以變成異性戀嗎?          有的人可以,但通常做不到。畢竟從同性戀成功地轉變成異性戀的人,不是很多。目前還沒有人宣稱,已經成功地找到讓所有同性戀者改變的方法。許多對同性戀的研究仍在進行當中。          同性戀有多種類型。許多成功轉變的人,其實不是真的同性戀,只是過著同性戀生活的異性戀者;也有一些人是雙性戀者。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轉風潮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1993年華盛頓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覆吶喊著:“我們在這裡!我們是‘酷兒’(queer,同性戀者),我們會盯住你們的孩子不放的。”當時,旁觀者多半把它當做口號,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戀運動的風潮已經襲捲了全世界。 當前的風潮情勢        在北美,凡不認同同性戀論調的人,往往被視為心胸狹窄、老古板、不開化、“政治錯誤”(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國加州小姐凱莉.普雷金,在“美國小姐”選美賽中,回答某位同性戀評委的提問,表明自己認同一夫一妻婚姻,當場引起該評委的不滿,因而僅僅得到亞軍。         事情並沒有止於此,兩個月後,又發生半裸照風波,加州小姐選美會欲藉機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實情如何眾說紛紜,普雷金小姐的解釋是,在海灘附近,無意中被狗仔趁風吹偷拍下來的。儘管她最後保住了加州小姐頭銜,但名譽掃地,就連有些基督教團体也對她發出嚴苛的批評。          同性戀運動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來對付持異己言論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請容許我舉出幾起發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權委員會,對印刷業者史高.布羅基(Scott Brockie),處以5,000元加幣的罰款,因為他拒絕印刷同性戀主題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倫敦市市長戴安娜.哈斯豈特(Diane Haskett),因為拒絕公開宣告“同性戀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罰一萬元加幣。 * 加拿大愛家協會(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於同性戀的廣播節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權法庭,宣判青年牧師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為他寫了封信給紅鹿倡導者報(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會危害身体,不應當在學校裡提倡同性戀。 * […]

No Picture
事奉篇

把每一個有心事奉的“海歸”,都當做宣教士培養

本刊記者蔡越采訪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有這樣一對教授夫婦,在北美教會信了主;歸國後,不僅帶自己的孩子信主,也在生活中用愛表明了對上帝的信仰。例如他有個學生,得了癌癥。他把那個學生的家長從外地接來,照顧他們的食宿;他為這個學生募款、聯系醫院;當這個學生病好後,又幫助他找工作……        他對學生的愛和付出,遠遠超過了一般的導師;他對真理的認識和實踐,深深打動了釵h學生和朋友。他們對基督信仰又好奇,又羨慕,因而願意進行進一步的了解,最後更自然而然地接受了這美好的信仰。        這對夫婦的“母會”,多年來一直支持他們。牧師、傳道人不斷從美國去探訪他們,幫助他們在當地成為信仰的美麗見證,也為他們帶信主的學生作短期培訓,在真理上教導他們,最後為他們施洗,帶他們歸入主耶穌基督的名下……          從這個教會出去的海歸很多,這樣的激勵人心的故事也不少。本社听聞了這些故事,於是采訪了該教會的同工,也是位大學教授,他常有機會回中國講學、傳福音,並且拜訪“海歸”。我請他分享了教會“培養海歸宣教士”的經驗(遵當事人要求不透露姓名,下稱教授)。 海歸回國前,進行什麼樣的培訓? 記者:請問您們教會為什麼會去做“海歸事工”? 教授:我們教會做“海歸事工”也沒有很久,但是我們教會非常認同“海外校園”甦文峰牧師提出的理念:“把教會中每一個有心回國事奉的人,都當作宣教士培養。” 記者:“海外校園”確實非常鼓勵海外教會,以培育宣教士的方式,裝備有心回國事奉的“準海歸”。 教授:我們的教會,願意實踐這樣的理念。 記者:您們教會是怎樣培訓“準海歸”的? 教授:我們尚未很系統地培訓 “準海歸”。 但是我們教會一向非常注重“宣教”事工,常差派短宣隊外出傳福音,教會內有門徒培訓、短宣培訓等各種培訓。“準海歸”在教會的這些培訓中,得到了裝備。 我們牧師要求每個接受短宣培訓的人: (1) 挑選一節聖經經節,在五分鐘內,把基督信仰的核心教義講清。 (2) 針對未信者常提出的信仰問題,給出回答。 (3) 寫下個人的信主見證,包括自己在信仰上的心路歷程,以及信主前、信主後的轉變。長度不超過五分鐘,以便和未信者分享。 接受培訓的人,兩人一組進行練習,直到比較流暢,能夠在陌生人面前分享、能夠回答他人的提問為止。 選經節,講清基本教義 記者:選經節來講教義時,大家通常會選哪一節經文呢? 教授:我本人當初選的是《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 記者:允釦盚黿z現場考試——您怎樣用這節經文,在五分鐘內,把基本教義講清? 教授:我從“上帝”一詞講起。我們大陸人多年受無神論教育,最難過的一關,就是“有沒有上帝”。常有人問:“有上帝嗎?哪兒有上帝?”我就向他們解釋,上帝確實存在,他不是玉皇大帝,他是靈,要人用心靈和誠實敬拜。 慕道友會問:“上帝看不見、摸不著,怎麼能證明他存在呢?” 我回答:“ 看不見、摸不著,不等於不存在呀!”我掏出一支筆,放到桌上,“你能從這支筆,看到空中有什麼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