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42期

          教會內的人事衝突是基督徒生活中必然的經歷。我們都是蒙恩的罪人,教會是基督在地上預備祂 完美的新婦的場所,而基督的子民仍在地上時,永遠都需要與罪爭戰,這是教會內人事衝突最根本的起因。具體來說,造成衝突的原因有哪些?我們如何面對?我們 應如何對待和我們有不同觀點的人?如何避免團隊的機能障礙?希望本期的主題文章能帶給您一些啟發。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老虎伍茲的婚外情有什麼值得基督徒借鑒的?新民弟兄和蔓玲姐妹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他們的看法。      潘柏滔弟兄以一個基督徒科學家的身份,為我們分析21世紀全球人類所面對的挑戰(第12頁)。盼望這一系列的文章能使我們對現代科技所需要面對的道德難題有一個全面性的認識。      本期中有一篇非常特別的書介。晨輝弟兄為我們簡要地介紹了四位神學家的觀點,看他們如何解釋舊約聖經中關於“耶和華的戰爭”的記載。值得讀者細細品味。      本期連載的每日研經材料,藉著閱讀《約翰福音》3-6章和《詩篇》20-29,42-50篇,讓我們一同認識基督如何說到祂自己,以及如何正確地禱告。限於篇幅,這些查經材料無法全部刊登,歡迎來信索閱(或到網站上下載)其餘的部分。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談“虎”“色”變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東窗終於事發           談虎色變,此虎非彼虎, 此色非彼色──世界高爾夫球王,森林老虎(Tiger Woods)素以正面形象著稱,豈料2009年感恩節,與妻子吵翻後,午夜駕車出走,結果在自家街旁與樹相撞,驚動了警察,繼而被好奇的媒體挖出猛料。原 來,老虎不僅稱雄於18洞的高爾夫球場,也瞞著妻子,先後與18位(甚至更多)姿色,各異的女郎頻繁幽會,盡享齊人之福。           事發後,老虎決定無限期歇桿,力圖修補瀕臨破碎的婚姻。但感情大受傷害的“虎妻”,仍是帶上兩個稚齡的孩子,去瑞典的老家安靜度假去了。一時間,老虎聲名一落千丈。與老虎簽約的大公司,紛紛與他劃清界限、取消合同。           高爾夫協會憂心忡忡,因為老虎閉門思過,很可能在本年度帶來2億美元的損失。           一個球星的個人道德的失敗,給家庭與社會帶來了巨大的感情與經濟損失,這自然值得關注。然而,還有更值得深思的,就是他如何向審判人的上帝交帳! 誘惑無處不在           老虎是令人羡慕的。他是世界級球星。無論是他成功的事業,還是他個人的艷史,都足以讓天下許多男人垂涎三尺、許多女人夢想接近。           這個世界的價值觀,的確是墮落、敗壞的。事業的成功往往帶來人罪性的膨脹,甚至認為自己可以脫離公共道德的約束。老虎顯然就是如此。而那些成天跟老虎混在一 起的經紀人與保鏢,對老虎的“愛好”心領神會,不但不勸阻他,反而不斷幫助他在酒吧、酒店等地獵取美艷獵物。這算是地地道道的為虎作倀、助紂為虐了。            這一現象,對我們是一大提醒。中國古語說得好:近赤者紅,近墨者黑。《箴言》18:24也說:“濫交朋友的,自取敗壞。”我們交什麼樣的朋友,有沒有可以互相砥礪高尚情操的靈程夥伴,耶穌是否是我們最親愛的朋友,會深刻影響我們的生命涵養。           老虎一定沒有看過《手機》,這部給偷情者帶來不少啟發的中國電影;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以致於近乎明目張膽,尺度驚人。他與情人的手機通話與留言,甚至照片,都記錄在案,有證可考。           這種毫無顧忌的道德淪喪,正是這個罪惡昭彰的時代的縮影與寫照。曾幾何時,同性戀、婚前性、婚外情、一夜情、包二奶,以及色情影視與情色文字,都從黑暗隱密 之處,紛紛出籠,登上大雅之堂,在現實世界與網絡世界裡大張旗鼓,大行其道。我們私人電郵的垃圾箱裡,經常塞滿了具有挑逗意味的郵件。我們離開誘惑之門, 只有一箭之遙。           這個世界越來越充滿種種誘惑,誘惑人放縱情慾。除非我們對上帝有足夠的敬畏,接受聖靈幫助我們戰勝罪惡權勢、治死情慾,不然,即使我們號稱是基督徒,仍可能在時機成熟時,色膽包天、為所欲為。           如何培養對上帝的高度敬畏、對罪惡的深惡痛絕、對聖靈引導的敏銳與順服,在工作職場、教會團契、個人生活中,以美好的靈性維持道德操守,這是擺在教會與每個基督徒面前的議題。 隱藏的必顯露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走出生命的圍城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耶和華沙龍!老虎伍茲:           耶和華沙龍是希伯來文“Yahweh Shalom”,意思是願上帝來的“沙龍”臨到你!希伯來文的“沙龍”意義很廣泛,包括平安﹑身心靈的康健﹑福祉等。我衷心祝福,耶和華沙龍臨到你!            對此刻身陷愁城的你來說,你那天文數字般的年收入,化為了泡沫,並不是你最大的損失;球迷棄你而去,一向支持你的廠商與你劃清界線,也不是你最大的打擊。家庭破裂以及你整個人的自我認知垮台,大概才是你目前最大的危機。           在高爾夫球圈子裡,你向來擁有清新、愛家的形象。其實,你不僅想營造這樣的形象,幸福的家本就是你嚮往的,這也是你的妻子“虎嫂”艾琳的心願。她自小成長於破碎家庭,渴望擁有完整、幸福的家。           然而,你內心對自己能否經營出一個美好的家庭,並不確定。不然你不會與虎嫂訂立這樣的婚前協議:婚姻維持的時日愈長,虎嫂能獲得的贍養費愈高。你以金錢為籌碼,控制妻子忠於你、容忍你、愛你,並且保護自己的離婚利益(名人圈子裡,大家不都是這樣子做的嗎?)。天下只有一種女人會笨到簽署這種婚前協議書,就是 戀愛中盲目的女人。她想的是伴你同走一生,才會簽署這份不近人情的協議。           去年(2009)感恩節,該是你有生以來最寒顫的感恩節。虎嫂發現了你與情婦的通話短訊。爭吵中你急於離開家,卻發生了小車禍。雖是小車禍,你也承認全是自己的錯,卻引起狗仔隊的興趣,開始探究你的“性”事。就這樣,你捲進了一場似乎永遠醒不了的“惡夢”。 癮疾的背後           妻小人去樓空,家庭破碎。本來,事情似乎還有轉圜的餘地,妻子只想帶孩子回娘家,冷靜一下。但隨著你的情婦們不斷曝光,艾琳數到第10個“虎女郎”之後,對你沒了指望,心一橫,要求離婚。話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有正常判斷力的女人,都不相信你會改變的。           艾琳是你一生最值得珍惜的人之一。她愛你,忠於你,在名人妻子圈內行事一向低調,選擇在幕後做個好母親、好妻子,一心與你攜手營建幸福的家庭。你深知她的情 意,不然你不會在發生車禍後,還感謝妻子即時救你出來。其實,你這個謝字的背後,有千言萬語的懇求——懇求她留下來,懇求她再給你一次機會。           在這齣世人眼中的荒誕笑劇裡,我相信你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涉嫌強暴案的湖人隊籃球巨星科比‧布萊恩(Kobe Bryant)以過來人的身分建議你,專心打球,再創佳績,用不了多久,球迷就會忘了這些醜聞。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說的正是當今社會的病態走向。但 是,你仍宣佈無限期離開高爾夫球壇,為的是挽救自己的婚姻與家庭。我為你這個決定喝彩。            儘管有人說,你是為了提高自己形象,才這樣決定的。但我相信,你是真誠的。因為你自己就是父親外遇的受害者。你曾說父親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自小的榜樣。然而,在青少年時期,你卻發現父親不忠於母親,你為此傷痛萬分。           想不到的是,你不想重蹈覆轍,成人之後卻深陷在同樣的罪惡中,任憑良知麻木。而且,你不是只錯一次,而是錯得一塌糊塗,居然同時擁有十多位情婦。你這根本是 癮疾,不是一時失足。怪不得虎嫂想離婚。她也許有力量可面對你的一時失足,但她無力對付你這怪獸般的性癮疾。你這種癮疾,根本不是努力“節制”可以除去的 ——你自己心知肚明,靠你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克服這性癮疾的。           你需要找到癮疾背後的根源,需要外力來幫助你除根。你需要由裡到外改變自己,才能真正戒癮。你癮疾背後的根源是什麼?我想你最主要的問題應出在,以錯誤的東西(性、成功)來肯定自己,填塞內心的空虛,慰藉自己。 […]

透視篇

靈性的春節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春節是中國人最大的傳統節日。對於一個具有八千年農耕歷史的民族,春天的起始不僅是萬物生發 的開始,也是內心期盼的起點。“人丁興旺”、“五穀豐登”、“恭喜發財”,是春節各種禮儀式活動的基調——春節不就是向未來一年發出祝願的禮儀嗎?除夕聚 會不就是以闔家團圓的儀式,預演一年的人生平安嗎?以年夜飯啟動的系列大pi餐,豈不是對豐收與飽足的禮儀化祝願嗎?春聯的火紅和炮仗的響動,不正包含著興旺 與發達的祈求嗎?           去國十幾年,春節早就成為我不時從心底深處泛起的懷舊思緒。沒有嗆鍋油煙與餃子蒸汽的襯托,沒有七嘴八舌的評論和劈里啪啦爆竹的伴奏,由衛星天線轉播過來的“春晚”,哪裡還有除夕的味道?           即使到唐人街,領略了炸出幾寸厚紙屑的鞭炮,那硝煙裡面,總還是缺少故鄉的氣息——在北京,那得是火光映紅了夜空的每一個角落,爆響將滿城的睡夢剪得七零八落,才能在初一清晨的料峭春風中,隱約地聞到作為節日氣氛底蘊的淡淡硫磺味道。           美國沒有春節,聖誕節大概是最相近的節日了。它是在冰雪尚封蓋大地時,就預先報告生命的氣息。然而聖誕和春節又是不同的。春節是春天起始的慶典,它以禮儀化 的形式表達了人類對來年的美好祝願和善良祈求。然而,憑靠什麼,美善的願望才能夠成為現實呢?吃了花生,就能生育嗎?食過年糕,就會高升嗎?桌上有魚了, 倉裡也跟著有餘嗎?“福”字倒置的魔力,就足以將福氣誘惑到咱們家裡來嗎?一套套的吉利話兒,未見得招來運氣;紛雜繁瑣的禁忌,也不一定擋得住災難的光 顧。人的有限,就表現為活在當下——又有誰真能把握明天呢?           然而,聖誕節的盼望,卻是建立在一個真實的應許之上。神的兒子降世為人,以十 字架上的死擔當了世人的罪,經由復活,為世人開通了永生之路。他進入時間,在歷史中行過,又返回天國,就將進入永生的通道留在了人間。聖誕節是象徵耶穌基 督道成了肉身的日子,自這一天起,上帝的永生工程在這個世界上啟動,人類才有了永恆生命的期盼。 為誰風露立中宵           他鄉漂泊了十幾年,比“回家過春節”更為嚮往的事情,就是回國慶祝聖誕,因為那才是真正傳遞春天消息的節日。           2007 年聖誕前夕,我回到故土。在北京,聖誕已經是一個不輸於春節的節日。大型商場和豪華旅店的耀眼燈光,映照著掛滿裝飾物的聖誕樹;餐廳和酒吧裡的喧囂,流淌 著聖誕歌曲;滿城川流不息的人,進出著平安夜晚會;聖誕老人的白鬍子和紅衣服,不僅出現在大廳的裝飾或電視屏幕上,也穿在旅店、餐廳裡獻唱聖誕歌曲的服務 員身上。           […]

No Picture
透視篇

我是教會裡的一隻“白眼狼”

十介書生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給自己的文章取這樣一個危險的標題,是在三思之後,也算是一種自嘲。           首先說明一下,我在此僅僅是自我反思。我不希望有人藉此對教會上綱上線,也不希望有人對我上綱上線。當然,我是做好“死而後已”的準備了。           好長一段時間來,聽聞一些弟兄姐妹沉迷國外名牧的網路講道或錄音講道,甚至在主日該去教堂做禮拜的時候,都選擇在家聽網路的道,聽錄音的道。教會的牧師、長執自然著了急:這樣怎麼能行,豈不是“無組織、無紀律”了嗎?           於是牧長們紛紛出來,挨家挨戶進行 “探訪”,對沉迷此道的人百般勸解,若是遇到“死不悔改”的,那就只好搬出聖經怎麼說,以視正聽。           我是很能理解,今日的教會在歷史浪潮上碰到尷尬,表現出的窘態和焦急。在網路全面鋪開的時代,人的面對面交流,竟可能被虛擬世界取代!如果以後連教堂和禮拜都搬到網路上了,那簡直是“情何以堪”了!           故此,每當我聽說,某人由於沉迷網路或錄音聽道,不願踏入教會的大門時,我都會使出渾身解數勸那人。我在一大堆的狂侃之中,最拿得出手、最能說服人的,也就 是這樣簡單的理由:道是活在人群中的。如果習慣了虛擬世界,你能保証你聽的道,可以活在人群中嗎?然後,我再講一通信徒聚在一起做禮拜的種種好處,也算是 完成任務了。 能多低調就多低調吧            然而,再多想一步:難道勸得人家回來,就平安大吉了?就相安無事了?            在教堂聽道,聽到神遊了,聽到夢裡去了,這是很普遍的現象。可似乎大家都心照不宣,我自己也心照不宣。一來可以省下很多麻煩,免得熱心之人給自己上一課:如 何端正聽道的態度;二來,我內心實際上也定罪自己,怪自己靈命不夠好,不夠追求,平日沒好好讀經,沒好好禱告,以致於做禮拜聽講道時,都不知所云。這就像 小時候在學校上課的情形:上課昏昏欲睡,下課生龍活虎,要怪就怪自己不聰明,不好學,上課聽不懂。           然而細想一下,聽不懂,其實是分兩種情況的。第一種情況是:學生不夠聰明、努力、用心,因而聽不懂課;第二種情況是,老師講得亂七八糟,學生不知老師所云。或者老師講得淡而無味,讓學生實在聽不下去。            古人給兒童的啟蒙讀物《三字經》裡說:“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現代人更絕,說:“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當然,說這話的人逃不了賴皮的嫌疑。           那麼教堂裡面呢?現在堂會裡都不叫“經學教師”、“拉比”了,但實際上傳道人、牧師大部分都承擔了“經學教師”或者“拉比”之類的職責。由此把傳道人、牧師與信徒比作老師與學生的關係,也有相當的道理。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冒險家

沈鍾嵐            有人說,在社會上,基督徒給別人的印象是扁平的,是溫良恭儉讓,沒有脾氣,沒有個性,沒有聲音。言下之意,就是基督徒的人生是平淡無味的,沒有色彩,沒有刺激,沒有高潮。果真是這樣嗎? 聖經中的冒險家            打開聖經一看,裡面記載了很多人物,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仔細讀讀正面人物的記載,您會發覺他們大都是冒險家,而聖經記下了他們的冒險故事。            先看舊約。亞伯拉罕以75歲的高齡,帶了妻子和侄兒,離開了他的老家。要去什麼地方?不知道!走了再說!            要知道當時不比今日,有地圖清楚可考,有各種代步的工具。亞伯拉罕的出行,和哥倫布航海離開西班牙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只有一個信念——哥倫布相信地球是圓的,所以他只要往西航行就可以到達印度;而亞伯拉罕相信神的應許,他就勇敢出發。            接下來,摩西,單身一人從西乃曠野回到埃及,只帶了他哥哥亞倫,就敢與當時勢力最雄厚,兵力最強,也最頑固的埃及法老王對抗,要把當時做奴隸的一百多萬以色列人帶走。            大衛,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不穿鎧甲,不戴頭盔,不拿兵器,只帶了五塊小石子,就與一位比姚明更高、比日本的相撲力士更大塊頭的迦特人歌利亞,一對一地比武。(《撒上》17)            先知以利亞,一個人對抗450位拜巴力的(假)先知。(《王上》18)           再下來,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冒了被丟進火坑的危險,拒絕了敬拜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所立的金像。(《但》3)           王后以斯帖,冒死向波斯王控訴惡人哈曼,保下了所有猶大人的生命。           再看新約。一開始我們就看見,一個未婚少女馬利亞,已經許配了人,但天使加百列卻告訴她:她會未婚先孕,生下一個男孩子。這也就意味著,她有著被丈夫休棄、被同族唾棄的危險。她的回答是:“……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路》1:38)! 去哪裡並不重要           很多基督徒,大概會糾正筆者:這些聖經人物不是冒險。他們所做的是憑信心!說他們冒險是不尊敬!           說得好!我沒有說他們不是憑信心。就是因為他們有信心,他們做出的是信心的行為,其中也包括了冒險。冒險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會不會成功,我也不知道後果是怎樣,很有可能我會受傷,受損,甚至喪命。但我相信這是神要我做的,神也願意為我所做的負責,我就去做了。           因此基督徒的冒險,是憑信心的冒險。每一個憑信心的冒險,都是使人經歷神的機會。這些經歷不單讓我們認識信實的神,也為我們的人生添上色彩,讓我們有緊張,有刺激,更是讓我們學習、認識,什麼是神所賜的出人意外的平安。           再看看每一位信心人物的冒險,是神把他們從自己習慣的、覺得舒適的環境裡帶出來,把他們放入新的,陌生的環境中,以致他們頓失所靠,不得不全然仰望神的帶 領、倚靠神的供應。在這過程中,他們發現了神的確又真又活,而且全然信實。在這新的環境裡,他們漸漸地對神有了更多的認識。            當我讀亞伯拉 罕的故事時,我起初理解為,他的故鄉吾珥是偶像充斥、罪惡極大之處,所以神要把他帶出來,到一個更好地方。照此推論,迦南地一定是禮義之邦,人人敬拜真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1世紀全球人類的挑戰(之二) ——生物科技的挑戰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從2002年開始,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和美國商務部(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贊助了一系列的學術會議,研討“融合技術”(converging technologies),包括納米技術(nanotechnology),生物工程(biotechnology),資訊工程 (information technology),和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其後出版報告,預料這些技術將給21世紀帶來很多貢獻,如加強人的才能,開闢科學的新領域等。           生物科技的迅猛發展,使 人不能不注意它的發展方向。新興的“超人本主義”(Transhumanism)認為,能否合理與安全地使用現今日益強大的科學技術,影響著人類文明的走 向。這理論認為,人類不單要對疾病發出挑戰,還要主動地進行自身的改造,“尋求進化的自我意識”。            對此,基督徒應持什麼立場呢? 生物科技的迅速發展           生物(包括人類)的性狀,如特徵、生長和功能等,簡單來說,都是由基因控制並遺傳給下一代的。生物科技要改造生物,在生物體外,將不同生物的基因重新組合,再放進生物體內,以此干預生物的遺傳特性,或創造新的生物類型。           從正面來看,生物科技革命無疑帶給人類很多好處:藉著重組基因技術,我們可以改造農作物的質量和產量,如防旱、防害蟲、增加營養、解決糧荒,又可複製牲畜,改良品種等。           人類的不少遺傳絕症,也可藉著基因技術,得到醫治。科學家在實驗室中,通過胚胎幹細胞(stem cells),培養出器官組織,移植到人體,代替失效的器官。           基因工程也可與體外受精配合,使攜帶遺傳病基因的夫婦,生育健康的兒女。           在環境保護上,轉基因的人造細菌,可用於清除污染或人工造雪等生態實驗。納米微生物學的誕生,可修補人體內細胞結構。納米銀(nanosilver)可殺650種菌、無抗藥性、效果持久,且成本低,也可解決病菌產生抗藥性的問題。           可穿式電腦(wearable computer)能幫助殘障人士,等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多元文化的華人教會與衝突處理

邱清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教會內有人事糾紛甚至衝突,不是什麼新現象,事實上聖經充滿了人與人之間矛盾的故事,而新約每一卷書都有一些教會內部需要處理的人事問題。在現代多元化的社會,教會更要裝備信徒與領袖如何去處理各種的差異,如何保持教會“和好合一”的見證。 和諧與和好           聖經要求我們不只是和諧,更是和好。沒有和好希望的和諧是很脆弱的,因為經不起衝突的打擊,最終可能淪為以客套、冷漠、恐懼戰兢的心態彼此相待,甚至互相躲避。耶穌捨己釘十架,不但使和好成為可能,和好也是基督徒和諧相處的基礎。            有和好作基礎的和諧包含了捨棄權利和說理,彼此的聆聽與順服,認罪與饒恕,甚至包含了自我的調整與改變。假如耶穌基督和好的福音不能叫我們超越人性的局限,我們所信所傳的,與其他的宗教有何不同呢?我們的和諧與不信的人所能做到的有何分別呢? 處理差異           基督徒追求和睦,其中一樣要學習和操練的是處理差異。           在現代多元化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共識愈來愈少,而差異也愈來愈繁複。這些差異包括明顯的,如:喜好、說話、個性及做事的方式和習慣等;也包括了比較隱晦的,如:家庭及教會背景、世界觀、價值觀、神學立場、文化習性等。如何處理差異,已成為很基本的做人處世之道。           差異出現的時候,立刻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是標準?誰有權威作最後的決定?有些人遇到與自己不同的人,會以自己作標準去改變對方,結果就出現了張力。到底什麼差異要容納?什麼差異要力圖消弭?           保羅在《以弗所書》第4章指出,教會在基要信仰上必須一致,不能容納差異:一個身體(普世無形的教會)、一個聖靈、一個指望(主再來和永生的國度)、一主(耶穌)、一信(聖經)、一洗(重生得救聖靈的洗)、一神(三而一的主宰)。           然而教會生活也有許多事物不屬於以上七個一的範圍,是非黑白也不分明。保羅在《羅馬書》14章給我們很具體的指導,他特別舉吃素與守日等一些個人或社會文化 習性為例,指出遇到類似的事情,我們要接納彼此的差異,不要論斷或輕看,且要存感恩的心,為榮耀神而發揮各自的特色,在必須取捨時,也要為了愛心的緣故, 放棄自己的權利。           先賢曾為教會處理差異立下可敬的原則:在基要事上要保持合一,在非基要事上可容納差異,在一切事上當憑愛心行事。 文化背景的差異           北美華人教會的成員從不同的原居地移民來美,帶著不同的生活經歷,社會、教會和政治背景,雖然同為華人,卻有著許多的差異。           許多華人教會開始時以一種方言為主,後來因應新成員的需要,要加插另一種語言。起初主日講道雙語同時進行,由一種方言翻譯另一方言。漸漸人數增加,就會分開 聚會,組成另一方言的會眾,甚至第三種方言的會眾。較大而歷史較久的教會,都會有三種方言:國語(普通話)、粵語(或閩南語)和英語的會眾。           三個會眾,三種語言、三種文化習性(思想和言行的)在同一個教會並存共進,不但需要神的恩典,在人方面也需要很多的忍耐、謙讓與智慧,才能跨越矛盾與衝突的障礙。 教會生活中的張力         《使徒行傳》第6章有一個教會張力的例子。初期教會因著聖靈大大的工作,很多人信了耶穌,教會“門徒增多”了。教會增長是一個祝福,但也隱伏著危機。一來人多 […]

No Picture
事奉篇

如何對待觀點不同的人

尼寇爾著/基甸、准翔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主呼召我們要為真道竭力爭辯(《猶》3),不是要我們愛好爭論,而是要我們站立在真道上,不妥協也不逃避。            在許多方面,我們都會遇到不同觀點的人:在教義上,在教會治理的細節上,在宣教的方式上,等等。因此,找出一些基本原則,看如何與持不同意見的人打交道,是有益的。我們甚至可以把這些原則、方法,應用到非宗教領域的分歧,如政治,職場人際關係,家庭內的爭執,等。          首先,讓我們先思考三個問題:          (1) 面對觀點不同的人,我們當持什麼樣的心態?          (2) 我能從觀點不同的人身上學到什麼?          (3) 該如何跟觀點不同的人相處? 第一部分:面對觀點不同的人,當持什麼樣的心態?          很多人會跳過前兩個問題,直接問:“我怎樣才能把對方駁倒,好徹底消除反對的意見和分歧?”駁倒對方或許不難,但是我們能靠辯論,贏得他們的心嗎? * 恩慈的態度           如果對方的觀點不符合真理,我們應該以怎樣的心態對待他呢?我們不能贊同他,不能在真理上妥協,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然而我們必須愛他,必須以愛心 贏得人心,否則我們就沒有順從真理,因為真理自然地與愛心聯結,而不是與敵意或者嘲諷聯結(《弗》4:15)。當我們盼望能積極影響他人的時候,我們必須 向對方表現出友好和恩慈的態度。           我們要讓辯論的對手感覺到,我們不是只想贏得一場爭論,或者表現我們如何聰明,而是真正關心對方,既渴望幫助他們,也渴望從他們身上學習。 * 充分的瞭解           我們願意人怎樣待我們,也要怎樣待人(《太》7:12)。我們希望別人怎樣待我們呢?首先,我們希望別人能理解我們的觀點。那麼,請將心比心,盡力去瞭解別人。如果對方出過書,或發表過文章,我們不能連他的著作都不讀,就發出尖銳的批評。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團隊同工的機能障礙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藍奇歐尼的五種機能障礙            機能有障礙的組織比比皆是,包括宗教性的組織。公司裡的領導班子,或是宗教組織裡的同工,離心離德、士氣低落的所在多有。員工或是會眾,有無力感、缺乏動力的,更是普遍。            在暢銷書《團隊運作的五個機能障礙》(註1)中,作者派屈克‧藍奇歐尼(Patrick Lencioni)開宗明義地說:“不是財務是否健全,不是策略是否正確,也不是科技是否先進,企業團隊的同心協力才是終極的競爭利器——因為同心協力是 如此的有力,又是如此的少見。”            藍奇歐尼講到一位朋友創業,從零開始,把公司經營到年收入超過十億美元。這位過來人說:“如果你能夠使組織裡所有的人,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那你就能在任何行業、任何市場、任何時候、面對任何競爭對手時,都占據絕對的優勢。”           無論是在企業,還是在各種組織中,同心協力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它不但能夠凝聚員工的向心力,更能讓員工自動自發地,用高度的能量和熱情,為同一個目標努力。這種主動性所發揮的創造性力量,是巨大無比的。           成功的團隊與機能障礙的團隊之間的差異,對教會和福音機構的影響尤為明顯。因為教會和福音機構沒有產品作衡量的標準,也不能用財務上的數字作指標。其事工是否有成效,完全取決於人際間的溝通,和同工的效率。            一般情形下,機能運轉出了毛病,往往不只是溝通技術的問題,而是出在管理方式上。藍奇歐尼身為輔導企業的專家,有多年指導CEO的經驗。他在書中列出了五個機能失調的因素(他的經驗不但適用於企業界,更適用於基督教組織。本文著重在教會和福音機構的應用。註2): 因素一:缺乏信任            如果夫妻、父子間都會產生誤解,需要培養互信,何況同工呢?信任是絕對不能強求、也不是天經地義就有的,乃是要下功夫去贏取的。一個不能互信、彼此猜忌的團隊,絕對無法順利地運轉。            人或許有個錯覺:在基督裡同工,哪會互相不信任?我倒要問問,這一年來,你所在的機構,曾否刻意建立同工間的互信?            一般人總是把信任與領導者的品格,及其是否勝任工作相聯繫。的確,有品格的人容易獲得他人的信任;勝任工作的人,也容易獲得他人的信任。但是,這兩點雖然重要,卻未必一定能產生信任。            在藍奇歐尼的觀念裡,要達到相互的信任,人(特別是領導)必須要肯暴露自己的弱點。這是何等革命性的想法!世俗的智慧都是儘量顯現自己的強悍,暴露對方的弱 點。但是,在團隊問題上,人人能夠暴露自我弱點的團隊,反而是最偉大的團隊。這樣,隊友才不會勾心鬥角,才能坦誠分享心底的想法。           例如,一個教會為了建堂貸款,引起了很大的爭執。一派的人認為,將來教會人數多了,金錢奉獻自然會增加。而且,雖然貸款債務重了些,但是我們應當對上帝有信心。更何況,為了上帝的事,我們本來就應當加倍投入。           另一派人則認為,我們是上帝的管家,上帝的家要量入為出,欠債不符合聖經。我們應當禁食禱告,讓上帝先給我們足夠的金錢。           這兩派的意見完全相反,而且都理直氣壯,認為自己的一方代表上帝的旨意。雙方的差異成為死結。           這時,若教會領袖說,我就是屬靈的權柄,你們必須聽我的,那麼,縱然這位領導年高德劭,全智全能,眾人也十分尊敬他,但是這種做法能夠激起同工的信任,大家會捐棄前嫌、全力以赴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