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BH46期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形态,也对教会传道事工带来冲击。如何看待互联网,使它成为传福 音的利器而不是阻力,是当代教会必须面对的挑战。本期有5篇文章讨论这个议题(13-27页)。我们采访了在网络事工上很有经验的黎广传牧师与他的同工; 本社的网络同工蔡子钦为我们分析了网络的本质,以及如何利用最新的网络社群工具;另一位作者则分享了她在网络宣教的经验等等。希望这些文章能给有心从事网 络事工的教会或个人,一些参考         中华文化可以基督化吗?还是用“建设中华基督教文化”来取代更好呢?范学德传道的文章(10-12页)帮助我们思考这个问题。也欢迎您针对此议题提出看法,与读者分享。         宣教士的事蹟总是激励我们。本期介绍在台湾服事多年的高仁爱医师(蓝大弼医师的夫人)的爱心故事(31-33页),让我们看到基督的爱如何在他们服事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对于解经的不同看法,陈济民牧师与一位弟兄的对谈(34-38页),使我们深深体会到这是一个不容易的功课。愿圣灵继续引导教会整体,更认识神的启示。         由吕沛渊牧师执笔的“教会史话”专栏已经累积了40篇文章,连载前后超过8年,本期即将告一个段落。我们感谢吕牧师忠心的服事,期待他暂时休息之后,可以继续服事读者。         星余传道的《哈该书》释经讲章,是本系列倒数第二篇。若有精彩的讲章,欢迎您投稿或推荐,帮助众教会和读者一同得到喂养。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老年人也要背诵金句

史济彦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一、迷茫与争执         圣经金句,就是圣经中精辟的经文,对基督徒有很大的指导作用。理解和熟悉圣经金句固然重要,但要不要背诵,认识不一。         以我为例,我受洗快10年了,一向觉得,如能背金句、用金句来指导自己的生活,这当然很好。但我毕竟岁数大了、老了,记忆力衰退了,难以背诵。因此,我从来没在这方面下过功夫。         2008年,我到美国探亲,碰到背诵金句活动——我儿子所在的华人教会,发动大家背经文。年轻人响应较多,老年人就没有尝试的了。我心里佩服,但不敢问津。          另一次,是2009年,我再次到美国探亲,参加了门徒培训。领会的每天在会上叫人起来背诵事先给出的金句。我也努力了,做了准备,但一节也背不上来。幸亏领会的没找我起来背诵。          在结束培训的归途上,儿子提出要大家背经文。我立即拒绝了。我说,要背,你们背吧!我就不参与了。儿子觉得,基督徒了,怎么不愿背经文呢?结果,大家没背一句经文,却集中对我的态度进行了辩论和讨论,整整两个小时! 二、一经节,三个月         当天晚上,我在床上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突然,我脑子好像开了窍——我年纪是大了,记忆力退步了,难道就不能求助上帝,请他赐给我智慧和力量,改变现状,跟大家一起来背诵经文、多得好处吗?         我的心突然平静了下来,觉得可以试一试嘛!记忆力不够,不是还有神可以依靠吗?         第二天,我就收集了一些金句,写在纸上。到晚上,躺在床上,就开始背其中的一节,就是《约翰福音》6:63,“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        这句经文很重要,又很精炼。我想,这经文我过去念过多遍,现在再多念几遍,一定能背下来。但是,我翻来覆去地背,就是记不住,不是忘了这几个词,就是忘了那几个词。明明记住了,头一转,就忘了。好不容易有进步了,一看表,整整背了三个小时。         天哪!这一句短经文,我竟背了三个小时!还没有过关,没有及格!         问题还不只如此。睡了一觉,第二天一起来,竟全忘光了。昨晚三个小时,白费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是该放弃呢?但我还是想靠神的力量,继续试一试。于是,我一天背三次,一次一个小时。就这样,这么一句经文,足足花了一个多月。 三、努力就有效          有了点成果,我信心足了,心气儿也高了,就开始背另一节经文:“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等等。         从门徒培训,到离美回国的四个月中,我竟背下了29句、55节经文。         一次在吃饭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用到一句经文。我儿子很是高兴,说我大有进步。还有一次,在团契会上,主持人知道我背经文的情况,突然指明要我背诵经文。我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摆脱心灵吸毒

金浪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我有一个致命伤,那就是网络的色情诱惑。我挣扎其中,一会儿战胜,一会儿失败。我很困扰,我很痛苦。我深知道,如果我不能彻底地对付这个罪,脱离其缠累,这个罪迟早会开花、结果、败露,不仅我无地自容,也会让主蒙羞。        我在这样的挣扎中很久了。当我独处之时,我会听到魔鬼亦或是自己那空虚的心灵说:“你太累了,需要放松一下。看看色情网站,于人、于已都没什么的。再说,反正人不知、鬼不觉。去吧,寻求快乐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于是,我心里边求主怜悯,一边骂自己,一边打开罪恶之门,进入那幽暗之地。        因着这罪,我与妻子的关系似乎有层隔膜,不能达到合一状态。我心中没有平安,情绪也不稳定,易发怒。与人相处之时,心中有愧(鬼),不大敢直视人的眼睛,也不大敢与人深交。讲道前,我更会垦求主赦罪,求主施恩保守。        魔鬼就如一个渔夫,那个罪,就如诱人的鱼饵。我愿者上钩,被魔鬼折磨——我的时间被吞噬,身体、灵性遭摧残。我内心常常有这样的呼喊:主啊,难道就让我一生都这样挣扎吗? 我盼望自己早点离开世界。主啊,我真是苦啊! 不怕说丑话        在神学院“灵命塑造”的课程上,我知道了“灵程札记”这样的灵修方式,可以借着打字,向主倾心吐意,彻底敞开自己。因为可以为文档设定密码,这个秘密就只有主知、我知。        在祷告中,有些话是说不出口的,思路也不一定清晰。借着写灵程札记,我进到内心的最深处,省察自己,思考这罪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我要找毒草的根之所在,要找毒蛇的七寸在哪里。        面对主,我进行了完全的自我剖白。我也不讲究用词,无论什么样的污秽想法,只要是我内心的感受,我就向主表达——我丑事都做了,丑话还怕说吗?        借着这样的倾诉,在圣灵的带领下,我认识到了,我一直寻找一种深层次的亲密关系,寻找内心最深的满足。但我用了错误的方式。对于内心的渴求,我找错了水源,反倒“饮鸩止渴”——这样的解渴方式,是一种“心灵吸毒”,是一种恶性循环,迟早有一天会把我彻底毁灭。        当我以这种方式不断剖白时,我看穿了魔鬼对罪恶的华丽包装,看清了其内在的狰狞——那些引诱人的帅男靓女,其实是魔鬼的工具。就如圣经所说,魔鬼也会装成光明的天使。        认清这些后,罪的毒钩从心中顿然脱落;那个光艳的罪恶,尽失吸引。 洁净的欣赏        我开始求主帮助,给我健康的方式去追求身心灵的愉悦(我知道,最重要的是与神有着亲密的关系)。我是神造的人,神给了我七情六欲,这些欲望并不是罪恶,我只 要在神的旨意范围内,在健康的人际关系中去使用,那就是神所喜悦的,所祝福的,因我是在享受神奇妙的设计,是在赞美神的精巧心思。         圣灵提醒我,让我这作丈夫的,将心转向妻子,真正以妻子的胸怀为满足,也用心去体验那种关系的美妙。我与妻子的身心灵的合一,开始不断提升。         我也开始建立健康、美好的人际关系,我试着寻找友情,寻找人生中的约拿单和拿单,和弟兄坦诚相待,彼此守望,使自己的心灵得到健康的满足。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弱点》:不只是成功

让很多人落泪、弥漫在影片中的温情,其实就是对恩典的出色诠 齐宏伟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美国全国美式足球(橄榄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举办的2009年选秀大赛第一轮,有一位黑人小伙子脱颖而出。但见他身高6尺4寸(1.93米),体重足有344磅,约155公斤;虎背熊 腰,但动作灵活,尤其在防守上,更有过人之处。他被巴尔的摩乌鸦队(Baltimore Ravens)选中,签订5年共1,300多万美元合同。       这位前途无量的体育新星,名叫迈克尔•奥赫(Michael Oher)。荣耀的光环背后,谁也不会想到,他竟有着凄苦又动人的人生遭遇。他的妈妈怀他时吸食了可卡因,因毒品侵害,他出生后的智商一度不足80。他兄 弟姐妹共12人,父母根本没时间照顾他,连最起码的温暖和教育都没能给他。       小奥赫在读小学和初中时,竟先后换过11所学校,就连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是各读两年才勉强过关。他被父母转送到多个寄养家庭,还一度流落街头。雪上加霜的是,他入高中后,父亲被人杀死……        奥赫的一生,眼看就要这样毁了。但是,通过橄榄球教练的帮助,他转学进入了一所基督教学校(Briarcrest Christian School),并且参加了学校的橄榄球队。奥赫的队友陶西的父母,知道了奥赫的故事后,收养了奥赫,使他成了这个白人家庭的一员,助他最终考上了大学, 走进了巴尔的摩橄榄球队。 深刻和隽永的校训        在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的同意并鼓励下, 导演约翰•汉柯克(John Lee Hancock),根据体育作家迈克尔•刘易斯的纪实作品《弱点:比赛进程》(The Blind Side: Evolution of the Game),将这位橄榄球新星的故事搬上了银幕。        没想到的是,这部影片竟成为2009年全球最大的黑 马影片。影片成本不过3,000万美元,但上演仅8周,就获得全美2.5亿美元的巨额票房。桑德拉•布洛克(Sandra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与苏恩佩跨越时空的相遇

罗博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香港的淑洁老师,送给我一本苏恩佩前辈的文集。厚重的一本,装帧却格外朴素,封面是几枝中国画的写意竹叶(大约隐喻著清洁高贵的操守),左上方是竖排的繁体字──《苏恩佩文集》。         苏恩佩在我出生前4年,便已在香港病逝,那是1982年4月11日。她早年以极大的热情投身于青年学生工作,担任台湾《校园》杂志总编辑。她于上世纪70年 代创办的《突破》杂志,风靡全港,如今已发展成为香港最具时尚气息的多媒体全人关怀运动(仍以关怀香港青少年为宗旨),集图书出版、心理辅导、影音传媒为 一体,体现出信仰的广度和力度,呼唤青少年心灵归依,成为众多迷惘青少年被更新和建立的平台。          我想,若是恩佩老师有知,必定深深喜悦。她虽然离开我们许多年,她的作品也不像同时代许多作家的作品常被搬上萤屏,时间却证明了她前瞻的视角和先知般的呼声,是远远超越这个时代的。          她在70年代初,便发觉香港和大陆的动乱,势必给青少年带来诸多的精神灾难。她看到,生命的突破尤为重要,这关系到人的未来与幸福。因而,她着手帮助青少年进行自我认知,发掘潜力,建立与创造主的生命关系。          许多大陆人对“苏恩佩”这个名字感到陌生,然而,如果你看过70年代的《突破》刊物,再前往现今的“突破”机构走访一番,你定会心生景仰,你会深深发现神的智慧何其高,如同我们看到了彩虹,便想起了一份远古却又温馨的约定。 黑白影像         捧著恩佩老师的文集,我深信文如其人,书如其人。         许多时候,我对阅读失去兴趣,总觉在阅读中找寻不到生命的真实养料。家中的四万余册藏书,曾经视若至宝,如今无法再给我任何感动。和各名家的散文著作,更是渐行渐远。         这是一个审美疲劳、阅读肤浅的时代。         当我手捧这本书,沉甸甸的,且为繁体、竖排的,似乎有不想去读的念头。         我这么想时,淑洁老师的话却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相信你会喜欢的。”         午夜时分,打开书。窗外奔腾的车辆,也不能搅扰灵魂与灵魂的对话。我看到了恩佩不同年代的旧照片,她穿着旗袍,和六七十年代中国清一色的服装系统大相径庭。         这些散发著独特的时代气息的影像,是一个青春生命的完整写照。而她的高雅气质,略带微笑的面孔,显示出成熟基督徒内在生命的温柔与喜乐。         照片显示出她积极、活跃的社会参与,比如有一张,是她1981年在北京天安门,和摇篮里的婴儿合影。还有一张,是她向学生布道……这些黑白影像,诉说着她在困难时期所走过的岁月。 如此言说         书内的文字,是恩佩前辈在动荡的时局、繁忙的工作学习、每况愈下的健康下,为后来者留下的。仅仅这种精神,就不能不令人感动。这样的文字,我便径直读了下 去。出乎意料的,居然比平时阅读简体版书籍还要轻省。我没有系统学过繁体字,但是阅读此书竟十分流畅,极为生僻的字也可瞬间领悟,这全然属于恩典了。 […]

No Picture
透视篇

从“中国文化基督化”的口号谈起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文化基督化”可行吗?         在北美、在欧洲发达国家,基督教在整个文化中正在走向边缘化或者已经走到了文化的边缘,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在中国,基督教从来就没有处于文化的中心,并且至今还处在文化的边缘,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有鉴于此,有人提出了“文化基督化”或者“中国文化基督化”的口号。无论这个口号实际上产生了什么影响,它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都是不容低估的,因为它极其鲜明地提出了基督与中华(或者中国)文化的关系问题。        “中国文化基督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在这方面,笔者所看到的一个比较清晰的定义,就是北美陈宗清牧师提出来的,他说,所谓文化基督化,“就是指所有文化领域 的呈现,包括文学、戏剧、艺术等的主调与信息,都与圣经的真理吻合”(注1)。他又指出,如果在广义的意义上使用文化一词,那么,像法律、政治、宗教、教 育、经济、科学等,也都属于文化的范围。        笔者以为,“文化基督化”口号中的“文化”一词,一般是广义上的。那么,就此而论,“文化基督化”的口号是否有可行性呢?        提出一个口号,就是要用简明的语言,向世人表明自己的行动目标和纲领。一个行动纲领是否可行,历史是一面镜子。就文化基督化而论,这个历史之镜就变成了﹕自 基督后将近两千年的人类历史中,是否有一种文化,它的主旋律和基本信息都符合圣经的真理呢?或者更尖锐地说,西方文化是否是基督教文化?        答案只有两个字:没有。        到目前为止,在人类创造的那些大的文化中,只有西方文化被某些人说成是基督教文化。在十九世纪时,这种论断尤其突出,无论论者用的是过去时还是现在时。        但是,上一个世纪,许多学者都指出,无论从起源上、历史内、还是现实中,西方文化都不是基督教文化,尽管基督教在西方文化中有着深刻、广泛而又持久的影响, 甚至在某些历史时期,基督教文化构成了整个西方文化的中心、重心,但基督教从来没有使整体的西方文化,包括它的各个领域所传达的基本信息,都符合圣经真 理。        进一步说,在整个人类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被基督化了,无论基督信仰对这些民族、这些文化的影响有多么深刻。       文化是人的创造活动的结晶,同时,人又生活于文化中,并且为文化所化育。神学家奥古斯丁和加尔文都认为,人的堕落亦存在于人所创造的文化之中,且与基督对 立。保罗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套用他的话,我们也可以说:不论古今中外,任何民族所创立的任何文化,都打上了罪的烙印,亏缺了上帝的荣 耀。因此,若指望一种大的文化能基督化,那无异于指望人不再作为罪人创造文化。        文化基督化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由人之为罪人决定的。        将一个绝对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作为自己的目标,哪怕它能激发起天大的热情,也不能说它是明智的。对于不明智的口号,笔者以为还是放弃使用为好。 绝不放弃文化使命 […]

No Picture
事奉篇

当春乃发生——访黎广传牧师等谈“如何推动教会的网络事工”

本刊记者:蔡越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今年1月25日,有人在一个网站上,贴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什么叫做‘罪’?我凭良心行事为人,何罪之有?”他提出的,正是一个困扰了无数未信者、慕道友的问题。         回答马上贴上来了:“也许你认为,我一不偷,二不抢,一生没有杀过人,更没有放过火;政府所订的法律,我从未违犯;凭良心行事为人,我有什么罪呢?……让我们先把‘罪’的定义好好分析一下……”        在同一个网站,有位基督徒在“分类搜索”的“赞美诗歌”栏目下,打入了一个“爱”字,结果不仅找到了“赞美之泉”等音乐网的链接,甚至出现了邰正宵的《千古 不变的爱》专辑,以及邰正宵的一段心情表白: “我想有一天,你们会把我遗忘了,但如果你们能从这些诗歌中记得主耶稣基督的爱,我就已很满足了!”         这位基督徒马上发email给其他歌迷:原来我们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情歌王子,也虔诚信主!这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消息啊!         这个网站,就是“基督徒百科网”( www.jidutu-wiki.org),一个成立于2008年9月,却已经帮助了无数人的网站。这网站,是由美国加州湾区硅谷的教会“基督之家第六家”建立的。        为了向有意愿开展和推动网络事工的教会,提供一些经验,记者采访了该教会的主任牧师黎广传,以及“基督徒百科网”的负责同工杰瑞。 一、好雨知时节:网络事工的开始         记者:黎牧师,贵教会是何时、如何开始网络事工的?         黎牧师:2005年的时候,我们开始建立教会内部的网站。2007年,我们继而开办了357培训网( www.357training.com ), 主要是为教会培养合格的工人。我们预定的目标是:在这个培训网上读完3年“初级课程”的信徒,要有能力在教会中成为合格的小组长;完成5年“中级课程”的,可以成为主日学教师;完成7年“高级课程”的,则可以成为福音工人,能讲道,能成为带职长老……         我觉得如果能完成这样的培训,教会在这方面的责任,也算差不多尽到啦。         意外的是,357网一开,有很多我们教会之外的人,也来参加学习,其中有多位大陆的信徒和工人,因为他们严重缺乏属灵资源。         所以,357培训网像是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让我们看到自己教会围墙外的需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开始建立“基督徒百科网”,我们的异象是:“人人上网传福音,个个上网得救恩。”         这是教会方面的异象。“百科网”建立的具体过程,现请“百科网”的负责同工杰瑞来介绍。         杰瑞:当初我们同工在带查经的时候,经常要到网上搜寻资料,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得不作的回应

王一乐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基督来了,神的国透过基督的掌权临到这个世界;基督透过教会夺回人心,并在这个世界掌权。基督教会的发展史从来就是一部在与世界互动过程中的历史,教会必须在神设定的世界历史处境当中回应时代,传扬福音。        社会与经济的发展,会对教会产生相当直接的影响,并可能促成重大事件。例如16世纪的工业化、城市化与印刷技术,即是当时宗教改革的背景与土壤。印刷术一方 面极大降低了教育成本,另一方面又促成了原典(包括圣经)的普及与信息的传播。如果没有当时急剧的社会变迁与相应的科技发展,宗教改革可能不会发生。        如今,以互联网为主体的信息科技,正在快速重塑我们的生活形态、对财富进行再次分配,并改变社会结构。对此加以关注,是教会必须做的。 从信息网到个人网        1993年问世的 Mosaic 网络浏览器,引发了网络信息科技的飞速发展。全球化的信息网络,极大程度地缩短了人的通讯距离,结果之一就是,大量欧美的工作外包到亚洲。欧美2000年到2003年的经济衰退,就是网络科技与相应经济快速膨胀的结果。        与网络科技相关的新兴教会事工,也相继诞生。传统事工亦纷纷通过网络科技,提升事工效率或拓展事工范围。在这一时期(即上世纪90年代末与本世纪初),教会界的网络事工,多是指通过网站提供静态信息,或是在论坛与博客上进行文字事工。        随着网络科技的普及,网络应用开始呈现细节化与多样性。例如,近几年相当火爆的社交网(如美国的 Facebook),已经不同于以往以信息交流为主要目的的网站,更着重于临在感、同在感的体验。而以twitter为代表的微博,为情感与个性表达,提供了更多方便。        网络应用正不断朝着多样化与个性化的方向转进,形成了权威网站、公认博客群、社交网、微博等适用于不同需要的谱系。便利的手机上网,更催化了“网络生活化,生活网络化”。        正因为如此,“网络事工”的内容越来越难定义。网络技术与网络空间,令教会事工面对巨大的契机与极大的挑战性。        教会是一张由神的子民组成的人际网,社交网的成功,对教会的组织与牧养应该有很大的启发。教会可否利用社交网与微博技术,促进与提高(当然不是取代)分区团 契和教会成员间的互动?在牧师的家庭探访与个别辅导的同时,可否利用网络技术,加构一层教牧关怀机制?已经有英国圣公会的牧者,开始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了。         我们的阅读习惯,也在改变。手机已经可以让人随时随地上网阅读各种版本、甚至希腊与希伯来原文的圣经,并且同时提供词典与注释功能。5年之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带纸版的圣经进入教堂?也不知会有多少人,在牧师讲道的同时,会查阅不同的注释书?         我们常讲“文以载道”,以为媒体只不过是传递“道”的工具,其实,媒体能从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对信息的理解。比如,保罗写书信的时候,预计受众会用阅读的方 式,领受书信的结构与道的内容;而福音书,则是对口传史的编辑与整理。因此,声情并茂的语音圣经,可能帮助人理解福音书,另一方面却可能不利于信徒对保罗 思想的把握。还有,电子圣经无需通过翻阅查找经文,而是搜索即可,这是否会破坏圣经的整体感?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网络空间创造出一个虚拟世界。随着网络科技的发展,这个虚拟世界变得更加真实,也更加虚幻。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进人群的新切入点

基甸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社交网络服务(SNS –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是近几年在互联网媒体中脱颖而出的一类新型技术应用。社交网络自从走上互联网的舞台,就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并与新的3G手机技术结合, 使网民或手机用户订阅、查看、转发、评论各种消息、跟踪自己关注的人,变得非常简单、容易。        短短几年的时间,SNS已经“飞入寻常百姓 家”,以快速的传播和超强的互动性,吸引了全球数以亿计的人。现今许多网民或手机用户,上网后的第一件事,不再是查看电子邮件或到门户网站浏览新闻,而是 打开自己的个人社交网络,从上面浏览自己选择的信息和新闻。可见,个人社交网络已经成为许多人每日生活的重要部分。        最受欢迎、用户最多的社交网络,在海外包括Twitter, Facebook, Google Buzz, Myspace, Yahoo Meme和Foursquare等。在中国则有微博、人人网和QQ(腾讯)等。         尽管不同的SNS有不同的特点,其共同点是以个人为中心来组织信息。这使得网络上的信息极富个性化,有很大的自由度。另外,平台的简单、易用,使得发表和转 载信息极为容易、数量巨大。如目前的Facebook,全球用户数已超过5亿,每月发布超过10亿张照片、1千万个视频,和10亿条动态更新、网络链接和 博客文章等内容。         面对社交网络的迅速发展和普及,“基督徒怎样看待社交网络”、“社交网络是否可以用来传福音”等议题,也逐渐受到关注。在此,我结合自己和其他一些基督徒网友的经历和体会,谈一下我的看法,以期抛砖引玉。 有人迷恋,有人厌恶        基督徒对社交网络的态度和看法,显然是多种多样的。有喜欢甚至迷恋的,也有不喜欢甚至厌恶的。        喜欢的基督徒,认为社交网络便捷、高效,为维持、增进老朋友间的友谊,接触、结交新的朋友,以及在平凡小事上见证信仰乃至传播福音,提供了新的渠道。        不喜欢社交网络的基督徒,则往往觉得它浅薄、琐碎、杂乱,太多属世信息而没有属灵的营养,容易让人“玩物丧志”,影响灵命。         […]

No Picture
事奉篇

网络天地任我传

夏蔚 本文原刊于《举目》46期         2010年4月7日,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通知我加入亚洲网络事工IMFA网站。此时距我正式参加网上宣教1年零9个月,时间过得真快!         我在网络这片天地里,遇到很多心灵饥渴、迷茫困惑的人。在引导和解答网友的信仰疑问时,我深深感到自己是神的士兵。我这个兵,虽然手无寸铁,却有耶稣基督的真理为武器。我的力量也微不足道,但我正努力为神的工程贡献一份薄力 ! 从天而降的机会         回想08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坐在桌前,打开电子邮箱。教会牧师转发来一封信,立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你也能成为宣教士,就在你家!”        我迫不及待地往下看,原来是澳大利亚的一家宣教机构Here’s Life Australia,需要中英双语的基督徒网络辅导员。他们的中文福音网站,每天收到很多华人的邮件。这些人想更多地了解耶稣,正在等候人为他们解答心中的疑问。         我的心怦然而动:这正是我可以做的呀!信主10年了,多少次读到宣教士的蒙召见证和宣教经历,我都感动得热泪盈眶、热血沸腾。可我一直不知从哪儿下手,好几 次向神祷告:“我知道,不该以自己得到救恩为满足,而是要把白白得到的救恩传扬出去……我愿意为你做工,可我一步也迈不出去,因为不知道该干什么才符合你 的心意!”         今天,这个机会好似从天而降。为什么不抓住呢?不用走出家门,只要有电脑,就可以触及远方一个人的心灵。这不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圣灵在带领我吗?         我的心里一阵温暖和冲动,真想马上就报名。可稍一定神儿,脑海里又有另一个声音:是不是自己在瞎想呢?虽然平时我也在网上给国内的亲人和朋友发一些福音性的 文章,但网上宣教具体是怎么回事儿?每天事情已经够多的了,干嘛还要自找麻烦?网上宣教?我干得了吗?能坚持多久?…… 不能再想了!这样想下去,起初的感动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这件事儿,确实不能只凭一时的热乎劲儿。我马上发邮件给牧师、师母,征求他们的意见。 牧师很快回信了。他说:感谢主,你有宣教的心愿!宣教有很多种方法和形式,你可以先加入这种网上的,希望不久能听到你的见证分享。他并很喜悦地为我写了推荐信。        我的想法得到肯定后,又再三问自己:愿意为神做事吗?每次回答都是:愿意!现在真到了“心动不如行动“的时候了,我马上申请加入网络宣教士的行列!       接下来就是填表,写蒙恩见证,总结灵修过程和团契生活。一套手续办完后,开始了网上宣教的培训。培训手册详细说明了网上宣教工作的道德规范、安全章程,以及如何使用事工回应中心与网友联络,电脑的技术操作程序、回应规则、条例等等。        培训手册说,我们的宣教网站,每天有3千人或决志信主,或将自己的生命再次委身于基督(相当于每30秒,就有一人在浏览了网站后表明自己的心志);作为基督 的使者,我们在大使命中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应认真与每一位网友联系,他们都是神所宝贝的;在每次读信和回信之前,要先端正自己的态度,寻求圣灵的带 领,等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