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舉目》48期

編者的話         從三月號《舉目》雜誌開始,為了進一步凸顯每期的主題(請參考56頁的雜誌徵稿),我們將主題文章集中在雜誌的最前端。        本期有健新和祝健兩位大陸背景的傳道人,分別以不同的角度來探討信徒的品格與靈命(p.2 & p.12)。羅七對保羅與巴拿巴分裂的再思,回應了陶其敏的故事中,優秀大陸知識分子在處理教會中矛盾時的盲點(p.6 & p.10)。李夢勇敢的自我剖析,見證人人有在主裡更新的盼望(p. 16)。         雖然各篇欄目各具特色,但方鎮明牧師談教會裡愛心的實踐(p.32),康來昌老師的靈命與德行(p. 46),蘇紅的驚奇之旅(p. 52)等,都與品格相關。而李仁潔牧師對北美華人教會的觀察(p. 36),不但呼應主題,也為下期《舉目》作了伏筆。         此外,大斌現身說法,給關懷中國艾滋病一個不同的前景(p. 24)。賴建國老師從歷史與文法對《詩篇》150篇的解經(p. 38),讓我們看到在音樂崇拜上豐富的資產。林鹿在受難節的默想和畫(p.44)與阮鴻的復活節手札(p. 50),領我們從驚顫進入歡快平安。         希望《舉目》從各個角度,盡量達到理論與實踐、靈命與生活的平衡,使讀者能在突破“生命成長的障礙”上,有實際的收穫和啟發。

No Picture
成長篇

美德的必由之路

範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求主垂憐”,這是一個古老的祈禱詞,釵h基督徒都非常喜歡用這個詞,我也一樣。        記得幾年前的一個黃昏,兒子學完了鋼琴,我開車載他回家。在車上,我們聊天, 我說,兒子,如果老爸有一天死了,老爸希望在墓碑上刻上這幾個字:“求主垂憐”。         可能這幾個中文字太典雅了,兒子不明白,就問我,什麼意思?我說,就是求主憐憫我。         我說,你還記得《路加福音》里講的那個故事嗎?兩個人到聖殿里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覺得自己是好人,而稅吏都不敢抬頭看天,只是一個勁地捶著自己的胸膛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這也就是我在人間的最後祈求,求主憐憫我這個罪人。         兒子說,爸,太悲觀了吧!這要是寫在碑上,別人會以為你做了多少壞事哪!我說,我的確做了不少的壞事。最壞的事都發生在心里,可能別人都不知道,連我自己有時也不知道,但上帝知道。          曾經看到路德這樣說:來到上帝面前,就要做一個實在的罪人。所謂“實在”,就是承認我有罪。這罪,包括那些“隱而未現”的,即自己沒有意識到的罪,甚至自己認為不是罪而是功德的東西。但實際上,在上帝的眼中,那些恰恰是罪。         法國大革命中,羅蘭夫人被革命黨人送上了斷頭台。就在被砍頭前,她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自由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其實這句話,也可以改寫為:美德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因為,在我們引以為榮的美德之下,隱藏了多少罪惡啊!        中國古代歷史上最著名的例證,就是描繪理學的那個成語:以理殺人。這個“理”字,也可以換成“德”字——在統治者宣導的美德之下,是血淋淋的兩個大字:殺人。        以我所經歷的那個時代為例,我們被要求沖進火場,犧牲生命搶救國家財產。我們被要求學雷鋒,甘做革命的螺絲釘。這樣的結果,就是做好事,往往也陷入一個 “偽”字——小學生在街道上撿不到一分錢交給警察叔叔,於是,只好回家跟父母要一分錢,然後再送給老師,說這是我在大街上撿到的……        對於基督徒來說,最可怕的“偽”,就在於以為自己是最愛主的,或自己是最虔誠的。如此這般,就會自覺不自覺地把自己當成上帝的化身、基督的代表。而人如果冒充上帝,結果必然化為魔鬼。 美德形成的必由之路        基督徒大都知道使徒保羅的一句話:“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0-21)這是不是說,保羅覺得,他可以做得像耶穌基督一樣?        不是!就在《腓立比書》中,保羅告訴兄弟姐妹:“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里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3:13-14)        這就是說,保羅並不認為自己能像耶穌基督一樣完美、完全,他只是朝著這個完美,竭力地追求。竭力這兩個字,說明他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和努力。        基督徒追求美善的重點,不在於此生達到完美。恰恰相反,基督徒清楚地知道,無論自己怎麼竭力追求,都不可能達到完美。並且,他越是奔向完美,就越能發現自己的缺失,發現自己怎麼也不可能完全擺脫生命中的邪惡。        […]

No Picture
事奉篇

賀聰的去與留

陶其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賀聰回到家中,太太問他,同工會開得如何。他一言不答,把自己關進書房。他原 期望的解脫感,不僅沒有出現,反而心中更加煩亂。他腦海中還清楚地浮現著,剛才他宣佈退出教會後,同工們驚詫不解的表情。他也可以想像出,教會的其他弟兄 姐妹聽說這個消息後,會有怎樣的猜疑和議論。        不去管它!賀聰對自己說。我的決定是對的!是聖靈給我的感動!他再一次試圖平緩奔騰的思緒,然而教會建立過程的經歷,卻一幕幕地浮上心頭。 第一次激烈爭執        賀聰從大陸到美國讀書,5年前博士畢業,來到這個地方工作。剛到這裡,他就尋找華人教會。可是聽公司的同事說,在方圓50英里以內,根本沒有華人教會,倒是有一個華人基督徒查經班。        賀聰找到查經班後,大家聽說他已經受洗10年,還當過團契負責人,就理所當然地把他當成了領袖。賀聰也盡心竭力地服事:帶唱詩,帶查經,組織禱告會,探訪……忙得不亦樂乎。        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查經班從原來的二十多人,增加到四、五十人。去年,在另一個主要同工——王穆誠弟兄的提議下,大家開始為建立教會禱告。雖然賀聰並覺得,目前沒必要成立教會,但多數同工認為,本地禾場巨大,需要教會。        賀聰同意了大家的意見。但在建立什麼形式的教會方面,又和王穆誠產生了明顯的分歧。王穆誠建議:加入一個成熟的宗派XX會。理由是,查經班初信者多,同工大多沒有教會服事經驗,加入成熟宗派,可以得到屬靈方面的幫助,和實際需要上的支援。 賀聰一聽,就按捺不住激動,激烈地反對。他說:“宗派,多麼可怕的字眼兒!在神的國度裡,還要立宗結派嗎?還要公開地宣揚宗派主義嗎?”他提出,應該建立獨立於任何宗派的教會。       王穆誠說:“你誤會了‘宗派’這個詞的意義。在教會建立之初和發展歷史中,宗派存在是個現實。而且很多傳統宗派,在歷史的考驗中,証明是符合聖經真理的,對基督教有很大的貢獻。”        接下去的討論中,與會者各抒己見。有人說,查經班現已初具規模,怎可輕易被別人接管,好像自己養的孩子白白讓人家抱走?有人馬上反駁,一切都是屬於神的,要 有國度觀念;又有人說,獨立很重要,何必聽人擺布?有人反駁,我們不成熟,沒有經驗,有章可循豈不更好?有人說,我們每個人原本的教會背景不同,如果附屬 宗派,會造成分裂;有人回答,關鍵不是宗派名稱,而是信仰是否純正,其宗旨是否與我們的異象吻合……        王穆誠建議大家禱告後表決。賀聰覺得屬靈的事不能用表決的方法,可看這樣爭下去也沒有結果,就同意了。經過禱告後,與會的9名同工舉手錶決。出乎賀聰意外的是,6位同工支持王穆誠的方案。於是同工會以決議的方式,確定加入XX會。 疾風暴雨般發難        會議結束後,賀聰反覆思考著。他覺得這次會議被王穆誠操縱了。王穆誠雖然話不多,但每次發言都好像經過深思熟慮。賀聰感到,在有關教會大方向的重大問題上,聖靈在感動自己去力挽狂瀾。        他深感這次會議上,自己吃了準備不充分的虧。根據自己過去在學生會競選的經驗,他開始尋找支持力量。他與武博和錢志遜兩位弟兄進行了推心置腹地交談,動員他 們參加下一次同工會(同工會的原則是,願者都可參加)。又對那個XX會的背景做了些研究,然後提議再開一次專門會議,復議有關教會形式的決定。         在復議會議上,武、錢弟兄首先開炮,反對有人在成立教會的過程中,不徵求所有人的意見,而是暗箱操作。賀聰也指出,對於XX會,王穆誠只講了優點,但經他研 究還有些問題,這些問題王穆誠卻沒講明。他認為這即使不是別有用心的欺騙,也是故意誤導。他要求王穆誠向教會公開道歉。 […]

No Picture
成長篇

保羅和巴拿巴的分裂

羅七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遠景決定了態度          有個大家耳熟能詳的故事:3個工人在工地上砌磚,有人問第一個人:你在幹什麼?他氣鼓鼓地說:你沒看到我在堆磚頭嗎?該死的老闆,逼我在烈日下幹這麼重的活! 再問第2個人同樣的問題,他疲憊地說:我在給我老婆、孩子掙口飯吃。雖然累點,但好歹還能過得去。           再問第3個人,他興奮地用手指向天空,說:這裡會矗立起一座宏偉的大廈,我就在建造這座大廈。           同樣一件事情,某些人氣憤、難過,但另些人卻是盼望和興奮。這些人之所以有這樣截然不同的表現,是因為他們有截然不同的“遠景”(vision)。 衝突和苦難很正常           許多教會都經歷過劇烈的摩擦,甚至分裂。牧師、執事會和會眾,都感受過痛楚和迷茫。“只緣此身在山中”的我們,就像第一個工人一樣,不知道到底神為什麼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為何本來和和氣氣的教會充滿了猜忌和敵對,為何平時溫和謙遜的弟兄姐妹,露出了絕不讓步的態度。           其實教會並不是一塊淨土。不管信不信主,人在世上所經歷的大致都差不多:生老病死,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神從來沒有應許過基督徒生活一定風調雨順,教會更是蒙恩罪人的聚集地,指望沒有衝突是不可能的。           但是,神早把他給我們的一幅遠景,在聖經裡描繪了出來。由於我們有這個遠景,就是“信望愛”之中的“望”,我們可以像第3個工人那樣,面對衝突和苦難,有不一樣的理解、感受和行動。           神給我們的遠景就是:在個人方面,我們最終要像主耶穌;在教會方面,教會要被建造成合一;在世界上,福音要傳到地極,主耶穌在祂的國中掌權。 神加在每個人、每個教會、每個機構的每件事情,都是為了完成這個宏偉的計劃。最奇妙的是,祂竟然用不完美的人,來完成祂完美的計劃。 兩“巨頭”的分開          《使徒行傳》15章,講到了保羅和巴拿巴,以及馬可的故事。這是一個“分裂”的故事,這故事,讓我們更多地知道神對教會的計劃,以及我們該從聖經中學習什麼功課。            簡單地概述:保羅原來叫掃羅,是個非常嚴謹的猶太教徒,曾經瘋狂地到處搜捕、捉拿基督徒入獄。後來他在大馬色的路上信了主,就開始傳福音。可惜他的信用太 差,根本沒人敢相信他,都以為他玩無間道。只有巴拿巴接納了他,又把他帶到安提阿,一起服事。後來,他們兩個一起旅行傳道,還同去耶路撒冷,與使徒們爭論 因信稱義(這就是《加拉太書》的由來),並在安提阿一起服事了多年。             這樣兩個人,如果落在現在任何一家教會,都是弟兄姐妹極大的福氣吧?又有神的知識,又被聖靈充滿,又有寬大的胸懷,還有完全獻身的服事,珠聯璧合的多年配搭,簡直就是完美的教會典範啊!             可是這兩個屬靈的偉人,居然吵翻了!             起因是馬可——對,就是那個寫《馬可福音》的馬可!——他跟著保羅和巴拿巴一起去旅行傳道,可是到了旁非利亞,居然半路開溜、不幹了。所以,當後來保羅和巴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的品格塑造

祝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本文提出的,是華人教會牧養中的一個基本問題:如何看待基督徒的品格塑造?討論將從以下兩個方面進行 (註:文內所提的華人教會,是指海內外所有的華語教會): 第一方面:華人教會品格塑造的現狀        我提出這個問題,原因之一,是我在多個場合,聽到有關基督徒品格的評論。        例如有一次,一位華人牧師在洛杉磯下飛機入境。過關的時候,海關檢察官問他是做什麼工作的。這位牧師自信地回答:“我是牧師!”即刻,那位檢察官就回了他一句:“我通常不相信牧師!”        也有非大陸背景的教會領袖對我提及,他們比較擔心大陸基督徒的品格和素質。提出這種擔憂的幾位牧師,都是公認的教會領袖,也都是比較嚴謹的人,並且一向關心大陸基督徒。        我本人是大陸背景,我常觀察、思考以及反省我們大陸信徒的品格塑造問題。        依我的觀察,品格塑造雖然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公共話題,是青少年德育教育的重要內容,但在華人教會裡,卻不常聽到。各教會的講台和教導,以及各種大型特會的 信息安排,都很少把品格作為主題。更沒有聽說過,有什麼教會把“品格塑造”當作牧養大陸群體所面臨的挑戰,並發出警訊來提醒廣大教會。 為何如此,我認為原因有3: 1.不從品格的角度定性         我們通常不願意把信徒的問題,歸結為品格問題。除非萬不得已,我們不會從品格的角度評析。 例如,在教會裡: 當一個肢體出現誠信的問題,我們很可能輕描淡寫地說,他只是說話隨便。 當一位教會的成員不服權柄,我們說,他還是按世界的方式在行事。 當一位弟兄發生了婚外情,我們說他受到了試探。 當一位姊妹長期在背後說人閒話、製造是非,我們說她有嘴唇的問題。 當一位弟兄信主很長時間後仍然惡習不改,我們說他受捆綁 。 ……        從上可見,教會大多數時候,不從品格這個角度來輔導信徒,而把問題當作人的個性或軟弱來討論,繼而從屬靈和內在生命的角度去處理和解決問題。我想原因可能是有顧慮,怕落入論斷,或傷害了當事人。 2. 缺少“師徒傳、幫、帶”         在教會的門徒訓練課程裡,信徒的品格塑造有一個終極目標,即效法基督、成為主的樣式。但是在課程之外,很少有華人教會,對信徒手把手地教導品格,使信徒在具體的生活和事奉中得到操練。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基督信仰對艾滋病防治的作用

大斌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中國愛滋病的蔓延           一位中國官員記 述:“我到了一個艾滋病孤兒家,說孩子你最想吃什麼,這個孩子不假思考的脫口而說,‘我想吃一包方便麵’。這個事讓我當時就哭了,對我震動非常大。我當時 看了艾滋病人的家庭,看了那個小孫子和80多歲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由於群眾的不理解,幾乎和她們斷了來往,包括自己的姨娘等等都不關心。其實這個小孩是無 辜的,這個小孩沒有艾滋病。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整個家當都賣了也不值200元。家徒四壁,而且四壁非常的黑,就在屋裡生活,就在那生活和睡覺。”(註 1)             聯合國機構和中國政府估計,在2003年,中國的感染者是84萬,在2005年則是65萬。另有艾滋病防治專家的報告表明,有相當多的中國和外國的官員、記者、醫生、志願者和非政府組織認為,2010年,中國將有1000萬感染者(註1)。 導致艾滋病的四種情況            第一,性關係混亂。包括男女淫亂、同性戀等。 第二,吸毒。吸毒者大多都與精神空虛有關,缺乏明確的人生目標、方向、準則。 這兩類人感染艾滋病,都有主觀可控性,自己應負相當責任。 第三,完全被動患上艾滋病,比如與輸血有關的人。他們往往因相關崗位的人,例如醫療人員,不負責任或者責任麻痹,甚至良知泯滅,而被動患上艾滋病。再比如艾滋病的家屬。 第四,其他人對上述三種情況的縱容、冷漠,使災患倍加擴大。 感染艾滋病的嚴重後果 第一, 自身的痛苦與絕望。 第二, 社會財富的耗費。 第三, 經濟與家庭的破產。 第四,社會的隔離、歧視。 第五,家人的受累。其中,兒童往往受到極嚴重傷害。等等 只重視技術性的防治 舉凡醫治、救助、關愛、公義等事,都是上帝給人的責任。許多人正在重重困難中,相互救助、關愛他人、積極維權。不過,目前致力於愛滋病防治與救助工作的各股 力量中,無論是官員、專家、民間組織、醫生等,多隻強調摸得著、看得見的技術手段,比如對色情場所和易感人群,推行“百分百使用保險套”,而不是去積極面 對道德教化的失敗問題。            甚至,有人更要撕開道德底線,將同性戀合法化,給妓女“正名”為“性工作者”。已有法學家和全國人大代表,提出賣淫合法化(註2),倡言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控制愛滋病的進一步泛濫(註3),等等。卻不知這是在背道而馳。 在道德律法失敗之處 現今道德教化的失敗,是因為人的道德良知,已成無源之水──人的罪性,攔斷了通向道德本體與良知源頭的上帝之路。 […]

No Picture
成長篇

不是我不喜歡你

李夢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當我意識到自己不喜歡那位姐妹的時候,已經到很嚴重的地步了──但凡有她在的場合,我就心情莫名低落。           我並不是討厭她。她很好,講話得體,甚得眾人稱讚,又關心人,舉手投足成熟又體貼,為人勤懇又敬虔。她也沒什麼得罪我的地方。可是,我就是看她不舒服。 陷入到黑洞中            倪柝聲談到讚美時曾說,如果軟弱到連禱告的力量都沒有的時候,就讚美。“什麼時候我們能讚美,也就在那個時候撒但一定要逃跑。所以讚美是牠最恨的事。”舉一 反三,這個道理也可以運用到和人的交往上吧?很不喜歡一個人,很努力想去愛,可是愛不起來,甚至,連自己都開始討厭了,那麼就試試讚美,試試當面稱讚她, 看看會怎麼樣?            主日崇拜之後,我看到她戴了一副漂亮的耳環,迎上去說:“耳環很漂亮啊!” 當我鼓起所有的勇氣說這話的時候,當她向我微笑著說謝謝的時候,我知道自己的心門已經打開,給神透了個縫,讓祂擠進來,在我的心裡作工了。           可惜故事還沒有完結。某一次在團契裡提到這個姐妹,一個女孩說:“她是個讓人想娶回家的女孩。她真的是很完美,是吧?”我喉裡嗯著,並不抬頭,心裡溢出淚來:“大家都這麼喜歡她,我怎麼辦?”          團契事奉中,長輩總是對她的工作大加讚賞,對我卻都是提醒、指責。不是說這樣不好,就是說那樣不好。我感恩有長者為我守望、扶持,只是,為什麼我每走一步都是軟弱、有這麼多問題,而她就完美到只有稱讚和表揚?為什麼我不能像她那樣,得人、得神的喜愛?我似乎陷入到黑洞中。 一次又一次痛            團契給生病的肢體寫慰問卡,是她執筆,文字流暢又屬靈,我的心扎得疼。我究竟是怎麼了?劉志雄在《合神心意的家庭》中說:“一個做姐妹的要記住,夏娃自從犯 罪以後,她有一個很大的麻煩,就是夏娃那個嫉妒、爭競的靈很強。”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當愛人如己(《太》22:39),當看自己合乎中道(《羅》 12:3),當建立在主裡的安全感,當曉得神造你是奇妙可畏(《詩》139:14-15)……但都沒用。嫉妒的心,就是不願意被這些道理制服。甚至連禱 告、交託也無用。           我曉得這些不潔的心思意念,憑自己沒有辦法克服,唯有等候主耶穌的救贖。祂是要讓我在這樣的等候中,磨練自己,不僅在理智上知道祂的話語、情感上經歷祂的安慰,更在生命中等候祂。 我試圖用大量的事奉來分散注意力,安慰自己說,我做事也不要人的肯定。可是,在詩班坐著卻仍是沮喪,仍是壓抑。           一 位長輩前來詩班探班,臨走時說:“當你覺得自己不足的時候,就是神的恩典要臨到你的時候。倘若你自覺已經完美,神再也不能向你這隻滿了的杯裡倒什麼。”平 實的話,卻在我心裡打開了眼淚的閘門。我定意不誇別的,只誇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加》6:14)。因祂的能力,在我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 12:9)。          回家的公車上,平靜些了,心想:在我等候主的時候,我需要思考,究竟我的問題出在哪裡。我就想起李傳道提到的“萬能鑰匙”:所有屬靈問題,都源於對神的認識不夠。         […]

No Picture
事奉篇

身為領袖,我具有什麼樣的品格?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回答8個問題         《提摩太前書》3章,使徒保羅為我們提出教會領袖,不能再減的最低標準、必須具備的品格條件。但另外仍有一些經常被忽略的特質,是有效率的教會領袖共同分享的。在此舉出8項,可評估你在教會裡的服事: 1. 我能夠正確的處理資訊嗎?資訊(information)就是力量,領導者處理資訊,就像駕著一輛載滿炸藥的卡車一般,必須小心翼翼 。在加州凡耐斯“道上教會”(四方教會)(Church on the Way)傑克.海福德牧師(Jack Hayford)寫道:“掌管資訊是個充滿危險的過程,必須具有智慧和正直品格,可是就事工而言,卻又不可或缺。”能把內部核心的資訊託付給你嗎? 2. 我能夠稍緩下判斷嗎?一觸及發、遽下判斷的人,不能成為有效率的教會領袖。你能夠抑制自己立即的反應,並根據紮實的論述和證據作決定嗎? 3. 我願意被上帝導引嗎?領袖們需要彼此傾聽,但更重要的,他們需要能夠聽上帝的聲音。上帝透過長執會的討論說了什麼?你願意順服嗎? 4. 我能夠恰到好處地面對衝突嗎?沒有人喜歡衝突,但以正直帶領的長執會,必須願意面對衝突──即使是在成員之間。激烈的怒氣、明顯的欺騙、傷人的話語──有些事情需要愛心的挑戰。有兩個極端:逃避衝突,或是像“終結者”般斷然行事。你是落在哪個位置呢? 5. 我向前看嗎?教會的傳統是給予生命,但教會的傳統主義卻在威脅生命,熟悉所帶來的舒適會遏止教會成長。你認為教會最美好的日子是已經過去了嗎?還是,你對教會的前景看好? 6. 我有“積極正面”(can-do)的氣質嗎?有些人似乎生來就悲觀。然而具有積極正面的人卻不一樣,不以“為什麼我們應該……?”作為回應,而是“有何不可?”(why not?)。你對新點子通常的回應是什麼? 7. 我願意坦白承認嗎?敬虔的領袖為自己的罪負責,他們知道自己也是人,不會像一些人老是說:“我唯一錯的事,就是那次以為我錯了。”你最近一次對同事說:“我搞砸了,我做錯了”是在什麼時候? 8. 我有約伯的耐心嗎?在教會裡要完成一件事,總比你心裡打算的要更久一點,總是要再開一次會來通過你的提案。你能夠調適“快點和等候”(hurry-up-and-wait)的教會生活模式嗎? ──大衛.戈茨(DAVE GOETZ)的一件事情是什麼?

No Picture
事奉篇

進行一次靈性查核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使你個人屬靈帳戶井然有序的12個問題 《哥林多後書》13:5;《詩篇》26:2          一位大企業的執行長曾向我坦白說:“我有銀行家維持我的償付能力、律師來維持我的合法性、醫生來維持我的健康,但沒有人來幫助我評估靈性的狀態。”我從來沒想過有“靈性查核”這種事。自此之後,我累積了經常自省的12個問題:  1. “裡面的我”會是“未來的我”嗎?每天我又更接近我至終要變成的那個人,我對自己將會成為的那個人滿意嗎?  2. 我是否該少一點宗教(religious),多一點屬靈呢?法利賽人是屬宗教的,耶穌是屬靈的。投身在有組織的宗教多年之後,我經常感受到體驗膚淺、規條綑綁,以致真正渴求要與基督有真實屬靈關係。  3. 我的家人在我身上看得見我靈性的真實性嗎?他們看到我的全人,我堅定相信,如果我在靈性上有所成長,我的家人會感受得到。 4. 我有“流通”的生命嗎?如聖經說:“信我的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有流動才有新鮮,既然我被祝福為領袖,這個祝福就應當從我的生命流露出來。 5. 我生命裡是否有個安靜的角落?每位基督徒心裡應當都有個安靜的角落,是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干擾的;法國大主教房龍(Francois Fenelon)說:“無論發生任何事,上帝要你有平安。” 6. 我看到了自己獨特專屬的服事嗎?我知道自己最有果效的事工是什麼嗎?“需要”總是大於人可提供的滿足,因此我的呼召是只去做我該做的那部份。 7. 我的禱告生活有改進嗎?我無法評量我是否是個“禱告的人”,然而,可以感覺到進步。有個測驗方法就是:禱告是否在我做的每個決定中,佔最重要的部份? 8. 我保持對上帝真實的敬畏嗎?對神的敬畏令人眩目,因而激發了敬拜之心。 9. 我的謙卑是真實的嗎?沒有什麼比假謙卑更傲慢了。我喜歡兩個關於謙卑的定義:“謙卑是帶著感激接納自己的力量”,以及“謙卑是不否認自己有權柄,但承認這個權柄是透過你,而不是出自於你。” 10. 我的靈糧營養均衡嗎?我不再稱讀經時間為“靈修”,我稱之為“進食時間”,因為這是我的靈魂得到餵養的時刻。 11. “在小事上順服”已成為我的反射動作嗎?我是在跟上帝討價還價,或是跟祂為自己辨解?重生之後,順服主決定了我與基督的關係。 12. 我喜樂嗎?喜樂是對我的應許,只要與基督的關係是對的,就會喜樂。 ──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 編按:“領袖的品格”和“進行一次靈性查核”兩文均選自《今日基督教》的“建造教會領袖”系列課程。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當抽象遇見具體 ── 一個窮“80後”的買房經歷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說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現為:替別人禱告時很有確信,禱告神國大事時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體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著“即或不然”(註)的態度,事先就給天父預備個台階下了。           妻子的禱告就很具體,比如公交車快點來,吃麻辣燙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為然:你的禱告太俗、太靈恩派!我的禱告才是符合聖經的! 當然,我也沒這麼說出口,因為我覺得,要以基督的心為心嘛,妻子這樣禱告是屬靈生命弱小,作為家庭屬靈的頭,我要慢慢引導她,我不能因為這些非原則性的問題,發動“聖戰”,和她爭吵、絆倒她。 做夢的權利還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決定申請“經濟適用房”(政府出資,提供給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編註)。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這 一方面是因為我家太窮,上大學都是貸款,到了2008年結婚後剛剛還清。另一方面,妻子從結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沒怎麼工作,結婚後,也才斷斷續續工作了幾 個月。            我心想,以我們這點可憐的收入,想在北京買房子(即使是經濟適用房),怎麼可能?不由得心裡愁煩、悲嘆:女人什麼時候才能“屬靈”一點,脫離對物質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沒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們基督徒就要與這個時代的百姓同受苦難啊!            轉眼間,時間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禱告會上,有一句詩歌“小小的夢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賴天父的力量”很感動我。我不知覺流下淚來,思緒飄得老遠。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總是不著邊際地想著一句話:“這個社會剝奪了窮人的一切,但他們做夢的權利還是有的吧?” 看房、選房紀略           申請經濟適用房的手續非常複雜,許多“先烈”都因為等待的時間超過兩、三年而飽受折磨。更有許多人,對著繁瑣的手續望而卻步。所以我辦手續其實就是給妻子看的:你看,我該辦的事情都辦了。申請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來的事情,紀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將所有申請手續和證件備齊。我們原想申請經濟適用房,但由於我們前12個月的收入,超過規定額度300多元,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我們決定不撒 謊,改為申請“限價房”(即:限價格、限面積的商品房,主要解決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价格高于經濟适用房。編註)。感謝主讓我們誠實。後來才知道,比 我們早一年申請經濟適用房的同事,至今還在等待呢。            2009年4月,發現妻子懷孕了。但按規定,只要孩子沒生出來,居住人口仍然算為兩人,只能申請一居室。住房保障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得知我們的情況,勸說我們放棄這批,明年重新申請,可以申請兩居。但我們實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沒有放棄。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選房。這讓我的同事們大吃一驚。從此,在我們單位掀起了一股申請限價房的風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來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開始辦理申請手續,但直到年底也沒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現場看房。我們當時可供選擇的有兩個小區,一個是A房產公司開發的,交通比較便利,也是我們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個檔次的房子,總共只 剩下約200套房子(但選房的人可遠遠不只這個數)。另一個是B房產公司開發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環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