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举目》48期

编者的话         从三月号《举目》杂志开始,为了进一步凸显每期的主题(请参考56页的杂志征稿),我们将主题文章集中在杂志的最前端。        本期有健新和祝健两位大陆背景的传道人,分别以不同的角度来探讨信徒的品格与灵命(p.2 & p.12)。罗七对保罗与巴拿巴分裂的再思,回应了陶其敏的故事中,优秀大陆知识分子在处理教会中矛盾时的盲点(p.6 & p.10)。李梦勇敢的自我剖析,见证人人有在主里更新的盼望(p. 16)。         虽然各篇栏目各具特色,但方镇明牧师谈教会里爱心的实践(p.32),康来昌老师的灵命与德行(p. 46),苏红的惊奇之旅(p. 52)等,都与品格相关。而李仁洁牧师对北美华人教会的观察(p. 36),不但呼应主题,也为下期《举目》作了伏笔。         此外,大斌现身说法,给关怀中国艾滋病一个不同的前景(p. 24)。赖建国老师从历史与文法对《诗篇》150篇的解经(p. 38),让我们看到在音乐崇拜上丰富的资产。林鹿在受难节的默想和画(p.44)与阮鸿的复活节手札(p. 50),领我们从惊颤进入欢快平安。         希望《举目》从各个角度,尽量达到理论与实践、灵命与生活的平衡,使读者能在突破“生命成长的障碍”上,有实际的收获和启发。

No Picture
成长篇

美德的必由之路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求主垂怜”,这是一个古老的祈祷词,钗h基督徒都非常喜欢用这个词,我也一样。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黄昏,儿子学完了钢琴,我开车载他回家。在车上,我们聊天, 我说,儿子,如果老爸有一天死了,老爸希望在墓碑上刻上这几个字:“求主垂怜”。         可能这几个中文字太典雅了,儿子不明白,就问我,什么意思?我说,就是求主怜悯我。         我说,你还记得《路加福音》里讲的那个故事吗?两个人到圣殿里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觉得自己是好人,而税吏都不敢抬头看天,只是一个劲地捶著自己的胸膛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这也就是我在人间的最后祈求,求主怜悯我这个罪人。         儿子说,爸,太悲观了吧!这要是写在碑上,别人会以为你做了多少坏事哪!我说,我的确做了不少的坏事。最坏的事都发生在心里,可能别人都不知道,连我自己有时也不知道,但上帝知道。          曾经看到路德这样说:来到上帝面前,就要做一个实在的罪人。所谓“实在”,就是承认我有罪。这罪,包括那些“隐而未现”的,即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罪,甚至自己认为不是罪而是功德的东西。但实际上,在上帝的眼中,那些恰恰是罪。         法国大革命中,罗兰夫人被革命党人送上了断头台。就在被砍头前,她留下了一句千古名言: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其实这句话,也可以改写为:美德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因为,在我们引以为荣的美德之下,隐藏了多少罪恶啊!        中国古代历史上最著名的例证,就是描绘理学的那个成语:以理杀人。这个“理”字,也可以换成“德”字——在统治者宣导的美德之下,是血淋淋的两个大字:杀人。        以我所经历的那个时代为例,我们被要求冲进火场,牺牲生命抢救国家财产。我们被要求学雷锋,甘做革命的螺丝钉。这样的结果,就是做好事,往往也陷入一个 “伪”字——小学生在街道上捡不到一分钱交给警察叔叔,于是,只好回家跟父母要一分钱,然后再送给老师,说这是我在大街上捡到的……        对于基督徒来说,最可怕的“伪”,就在于以为自己是最爱主的,或自己是最虔诚的。如此这般,就会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当成上帝的化身、基督的代表。而人如果冒充上帝,结果必然化为魔鬼。 美德形成的必由之路        基督徒大都知道使徒保罗的一句话:“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0-21)这是不是说,保罗觉得,他可以做得像耶稣基督一样?        不是!就在《腓立比书》中,保罗告诉兄弟姐妹:“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        这就是说,保罗并不认为自己能像耶稣基督一样完美、完全,他只是朝着这个完美,竭力地追求。竭力这两个字,说明他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和努力。        基督徒追求美善的重点,不在于此生达到完美。恰恰相反,基督徒清楚地知道,无论自己怎么竭力追求,都不可能达到完美。并且,他越是奔向完美,就越能发现自己的缺失,发现自己怎么也不可能完全摆脱生命中的邪恶。        […]

No Picture
事奉篇

贺聪的去与留

陶其敏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贺聪回到家中,太太问他,同工会开得如何。他一言不答,把自己关进书房。他原 期望的解脱感,不仅没有出现,反而心中更加烦乱。他脑海中还清楚地浮现著,刚才他宣布退出教会后,同工们惊诧不解的表情。他也可以想像出,教会的其他弟兄 姐妹听说这个消息后,会有怎样的猜疑和议论。        不去管它!贺聪对自己说。我的决定是对的!是圣灵给我的感动!他再一次试图平缓奔腾的思绪,然而教会建立过程的经历,却一幕幕地浮上心头。 第一次激烈争执        贺聪从大陆到美国读书,5年前博士毕业,来到这个地方工作。刚到这里,他就寻找华人教会。可是听公司的同事说,在方圆50英里以内,根本没有华人教会,倒是有一个华人基督徒查经班。        贺聪找到查经班后,大家听说他已经受洗10年,还当过团契负责人,就理所当然地把他当成了领袖。贺聪也尽心竭力地服事:带唱诗,带查经,组织祷告会,探访……忙得不亦乐乎。        在所有人的努力下,查经班从原来的二十多人,增加到四、五十人。去年,在另一个主要同工——王穆诚弟兄的提议下,大家开始为建立教会祷告。虽然贺聪并觉得,目前没必要成立教会,但多数同工认为,本地禾场巨大,需要教会。        贺聪同意了大家的意见。但在建立什么形式的教会方面,又和王穆诚产生了明显的分歧。王穆诚建议:加入一个成熟的宗派XX会。理由是,查经班初信者多,同工大多没有教会服事经验,加入成熟宗派,可以得到属灵方面的帮助,和实际需要上的支援。 贺聪一听,就按捺不住激动,激烈地反对。他说:“宗派,多么可怕的字眼儿!在神的国度里,还要立宗结派吗?还要公开地宣扬宗派主义吗?”他提出,应该建立独立于任何宗派的教会。       王穆诚说:“你误会了‘宗派’这个词的意义。在教会建立之初和发展历史中,宗派存在是个现实。而且很多传统宗派,在历史的考验中,証明是符合圣经真理的,对基督教有很大的贡献。”        接下去的讨论中,与会者各抒己见。有人说,查经班现已初具规模,怎可轻易被别人接管,好像自己养的孩子白白让人家抱走?有人马上反驳,一切都是属于神的,要 有国度观念;又有人说,独立很重要,何必听人摆布?有人反驳,我们不成熟,没有经验,有章可循岂不更好?有人说,我们每个人原本的教会背景不同,如果附属 宗派,会造成分裂;有人回答,关键不是宗派名称,而是信仰是否纯正,其宗旨是否与我们的异象吻合……        王穆诚建议大家祷告后表决。贺聪觉得属灵的事不能用表决的方法,可看这样争下去也没有结果,就同意了。经过祷告后,与会的9名同工举手表决。出乎贺聪意外的是,6位同工支持王穆诚的方案。于是同工会以决议的方式,确定加入XX会。 疾风暴雨般发难        会议结束后,贺聪反复思考着。他觉得这次会议被王穆诚操纵了。王穆诚虽然话不多,但每次发言都好像经过深思熟虑。贺聪感到,在有关教会大方向的重大问题上,圣灵在感动自己去力挽狂澜。        他深感这次会议上,自己吃了准备不充分的亏。根据自己过去在学生会竞选的经验,他开始寻找支持力量。他与武博和钱志逊两位弟兄进行了推心置腹地交谈,动员他 们参加下一次同工会(同工会的原则是,愿者都可参加)。又对那个XX会的背景做了些研究,然后提议再开一次专门会议,复议有关教会形式的决定。         在复议会议上,武、钱弟兄首先开炮,反对有人在成立教会的过程中,不征求所有人的意见,而是暗箱操作。贺聪也指出,对于XX会,王穆诚只讲了优点,但经他研 究还有些问题,这些问题王穆诚却没讲明。他认为这即使不是别有用心的欺骗,也是故意误导。他要求王穆诚向教会公开道歉。 […]

No Picture
成长篇

保罗和巴拿巴的分裂

罗七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远景决定了态度          有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3个工人在工地上砌砖,有人问第一个人:你在干什么?他气鼓鼓地说:你没看到我在堆砖头吗?该死的老板,逼我在烈日下干这么重的活! 再问第2个人同样的问题,他疲惫地说:我在给我老婆、孩子挣口饭吃。虽然累点,但好歹还能过得去。           再问第3个人,他兴奋地用手指向天空,说:这里会矗立起一座宏伟的大厦,我就在建造这座大厦。           同样一件事情,某些人气愤、难过,但另些人却是盼望和兴奋。这些人之所以有这样截然不同的表现,是因为他们有截然不同的“远景”(vision)。 冲突和苦难很正常           许多教会都经历过剧烈的摩擦,甚至分裂。牧师、执事会和会众,都感受过痛楚和迷茫。“只缘此身在山中”的我们,就像第一个工人一样,不知道到底神为什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何本来和和气气的教会充满了猜忌和敌对,为何平时温和谦逊的弟兄姐妹,露出了绝不让步的态度。           其实教会并不是一块净土。不管信不信主,人在世上所经历的大致都差不多:生老病死,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神从来没有应许过基督徒生活一定风调雨顺,教会更是蒙恩罪人的聚集地,指望没有冲突是不可能的。           但是,神早把他给我们的一幅远景,在圣经里描绘了出来。由于我们有这个远景,就是“信望爱”之中的“望”,我们可以像第3个工人那样,面对冲突和苦难,有不一样的理解、感受和行动。           神给我们的远景就是:在个人方面,我们最终要像主耶稣;在教会方面,教会要被建造成合一;在世界上,福音要传到地极,主耶稣在祂的国中掌权。 神加在每个人、每个教会、每个机构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完成这个宏伟的计划。最奇妙的是,祂竟然用不完美的人,来完成祂完美的计划。 两“巨头”的分开          《使徒行传》15章,讲到了保罗和巴拿巴,以及马可的故事。这是一个“分裂”的故事,这故事,让我们更多地知道神对教会的计划,以及我们该从圣经中学习什么功课。            简单地概述:保罗原来叫扫罗,是个非常严谨的犹太教徒,曾经疯狂地到处搜捕、捉拿基督徒入狱。后来他在大马色的路上信了主,就开始传福音。可惜他的信用太 差,根本没人敢相信他,都以为他玩无间道。只有巴拿巴接纳了他,又把他带到安提阿,一起服事。后来,他们两个一起旅行传道,还同去耶路撒冷,与使徒们争论 因信称义(这就是《加拉太书》的由来),并在安提阿一起服事了多年。             这样两个人,如果落在现在任何一家教会,都是弟兄姐妹极大的福气吧?又有神的知识,又被圣灵充满,又有宽大的胸怀,还有完全献身的服事,珠联璧合的多年配搭,简直就是完美的教会典范啊!             可是这两个属灵的伟人,居然吵翻了!             起因是马可——对,就是那个写《马可福音》的马可!——他跟着保罗和巴拿巴一起去旅行传道,可是到了旁非利亚,居然半路开溜、不干了。所以,当后来保罗和巴 […]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的品格塑造

祝健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本文提出的,是华人教会牧养中的一个基本问题:如何看待基督徒的品格塑造?讨论将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 (注:文内所提的华人教会,是指海内外所有的华语教会): 第一方面:华人教会品格塑造的现状        我提出这个问题,原因之一,是我在多个场合,听到有关基督徒品格的评论。        例如有一次,一位华人牧师在洛杉矶下飞机入境。过关的时候,海关检察官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位牧师自信地回答:“我是牧师!”即刻,那位检察官就回了他一句:“我通常不相信牧师!”        也有非大陆背景的教会领袖对我提及,他们比较担心大陆基督徒的品格和素质。提出这种担忧的几位牧师,都是公认的教会领袖,也都是比较严谨的人,并且一向关心大陆基督徒。        我本人是大陆背景,我常观察、思考以及反省我们大陆信徒的品格塑造问题。        依我的观察,品格塑造虽然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公共话题,是青少年德育教育的重要内容,但在华人教会里,却不常听到。各教会的讲台和教导,以及各种大型特会的 信息安排,都很少把品格作为主题。更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教会把“品格塑造”当作牧养大陆群体所面临的挑战,并发出警讯来提醒广大教会。 为何如此,我认为原因有3: 1.不从品格的角度定性         我们通常不愿意把信徒的问题,归结为品格问题。除非万不得已,我们不会从品格的角度评析。 例如,在教会里: 当一个肢体出现诚信的问题,我们很可能轻描淡写地说,他只是说话随便。 当一位教会的成员不服权柄,我们说,他还是按世界的方式在行事。 当一位弟兄发生了婚外情,我们说他受到了试探。 当一位姊妹长期在背后说人闲话、制造是非,我们说她有嘴唇的问题。 当一位弟兄信主很长时间后仍然恶习不改,我们说他受捆绑 。 ……        从上可见,教会大多数时候,不从品格这个角度来辅导信徒,而把问题当作人的个性或软弱来讨论,继而从属灵和内在生命的角度去处理和解决问题。我想原因可能是有顾虑,怕落入论断,或伤害了当事人。 2. 缺少“师徒传、帮、带”         在教会的门徒训练课程里,信徒的品格塑造有一个终极目标,即效法基督、成为主的样式。但是在课程之外,很少有华人教会,对信徒手把手地教导品格,使信徒在具体的生活和事奉中得到操练。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基督信仰对艾滋病防治的作用

大斌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中国爱滋病的蔓延           一位中国官员记 述:“我到了一个艾滋病孤儿家,说孩子你最想吃什么,这个孩子不假思考的脱口而说,‘我想吃一包方便面’。这个事让我当时就哭了,对我震动非常大。我当时 看了艾滋病人的家庭,看了那个小孙子和80多岁的奶奶生活在一起,由于群众的不理解,几乎和她们断了来往,包括自己的姨娘等等都不关心。其实这个小孩是无 辜的,这个小孩没有艾滋病。她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整个家当都卖了也不值200元。家徒四壁,而且四壁非常的黑,就在屋里生活,就在那生活和睡觉。”(注 1)             联合国机构和中国政府估计,在2003年,中国的感染者是84万,在2005年则是65万。另有艾滋病防治专家的报告表明,有相当多的中国和外国的官员、记者、医生、志愿者和非政府组织认为,2010年,中国将有1000万感染者(注1)。 导致艾滋病的四种情况            第一,性关系混乱。包括男女淫乱、同性恋等。 第二,吸毒。吸毒者大多都与精神空虚有关,缺乏明确的人生目标、方向、准则。 这两类人感染艾滋病,都有主观可控性,自己应负相当责任。 第三,完全被动患上艾滋病,比如与输血有关的人。他们往往因相关岗位的人,例如医疗人员,不负责任或者责任麻痹,甚至良知泯灭,而被动患上艾滋病。再比如艾滋病的家属。 第四,其他人对上述三种情况的纵容、冷漠,使灾患倍加扩大。 感染艾滋病的严重后果 第一, 自身的痛苦与绝望。 第二, 社会财富的耗费。 第三, 经济与家庭的破产。 第四,社会的隔离、歧视。 第五,家人的受累。其中,儿童往往受到极严重伤害。等等 只重视技术性的防治 举凡医治、救助、关爱、公义等事,都是上帝给人的责任。许多人正在重重困难中,相互救助、关爱他人、积极维权。不过,目前致力于爱滋病防治与救助工作的各股 力量中,无论是官员、专家、民间组织、医生等,多只强调摸得着、看得见的技术手段,比如对色情场所和易感人群,推行“百分百使用保险套”,而不是去积极面 对道德教化的失败问题。            甚至,有人更要撕开道德底线,将同性恋合法化,给妓女“正名”为“性工作者”。已有法学家和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卖淫合法化(注2),倡言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控制爱滋病的进一步泛滥(注3),等等。却不知这是在背道而驰。 在道德律法失败之处 现今道德教化的失败,是因为人的道德良知,已成无源之水──人的罪性,拦断了通向道德本体与良知源头的上帝之路。 […]

No Picture
成长篇

不是我不喜欢你

李梦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喜欢那位姐妹的时候,已经到很严重的地步了──但凡有她在的场合,我就心情莫名低落。           我并不是讨厌她。她很好,讲话得体,甚得众人称赞,又关心人,举手投足成熟又体贴,为人勤恳又敬虔。她也没什么得罪我的地方。可是,我就是看她不舒服。 陷入到黑洞中            倪柝声谈到赞美时曾说,如果软弱到连祷告的力量都没有的时候,就赞美。“什么时候我们能赞美,也就在那个时候撒但一定要逃跑。所以赞美是牠最恨的事。”举一 反三,这个道理也可以运用到和人的交往上吧?很不喜欢一个人,很努力想去爱,可是爱不起来,甚至,连自己都开始讨厌了,那么就试试赞美,试试当面称赞她, 看看会怎么样?            主日崇拜之后,我看到她戴了一副漂亮的耳环,迎上去说:“耳环很漂亮啊!” 当我鼓起所有的勇气说这话的时候,当她向我微笑着说谢谢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的心门已经打开,给神透了个缝,让祂挤进来,在我的心里作工了。           可惜故事还没有完结。某一次在团契里提到这个姐妹,一个女孩说:“她是个让人想娶回家的女孩。她真的是很完美,是吧?”我喉里嗯著,并不抬头,心里溢出泪来:“大家都这么喜欢她,我怎么办?”          团契事奉中,长辈总是对她的工作大加赞赏,对我却都是提醒、指责。不是说这样不好,就是说那样不好。我感恩有长者为我守望、扶持,只是,为什么我每走一步都是软弱、有这么多问题,而她就完美到只有称赞和表扬?为什么我不能像她那样,得人、得神的喜爱?我似乎陷入到黑洞中。 一次又一次痛            团契给生病的肢体写慰问卡,是她执笔,文字流畅又属灵,我的心扎得疼。我究竟是怎么了?刘志雄在《合神心意的家庭》中说:“一个做姐妹的要记住,夏娃自从犯 罪以后,她有一个很大的麻烦,就是夏娃那个嫉妒、争竞的灵很强。”道理我都懂,我也知道当爱人如己(《太》22:39),当看自己合乎中道(《罗》 12:3),当建立在主里的安全感,当晓得神造你是奇妙可畏(《诗》139:14-15)……但都没用。嫉妒的心,就是不愿意被这些道理制服。甚至连祷 告、交托也无用。           我晓得这些不洁的心思意念,凭自己没有办法克服,唯有等候主耶稣的救赎。祂是要让我在这样的等候中,磨练自己,不仅在理智上知道祂的话语、情感上经历祂的安慰,更在生命中等候祂。 我试图用大量的事奉来分散注意力,安慰自己说,我做事也不要人的肯定。可是,在诗班坐着却仍是沮丧,仍是压抑。           一 位长辈前来诗班探班,临走时说:“当你觉得自己不足的时候,就是神的恩典要临到你的时候。倘若你自觉已经完美,神再也不能向你这只满了的杯里倒什么。”平 实的话,却在我心里打开了眼泪的闸门。我定意不夸别的,只夸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加》6:14)。因祂的能力,在我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 12:9)。          回家的公共汽车上,平静些了,心想:在我等候主的时候,我需要思考,究竟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我就想起李传道提到的“万能钥匙”:所有属灵问题,都源于对神的认识不够。         […]

No Picture
事奉篇

身为领袖,我具有什么样的品格?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回答8个问题         《提摩太前书》3章,使徒保罗为我们提出教会领袖,不能再减的最低标准、必须具备的品格条件。但另外仍有一些经常被忽略的特质,是有效率的教会领袖共同分享的。在此举出8项,可评估你在教会里的服事: 1. 我能够正确的处理资讯吗?资讯(information)就是力量,领导者处理资讯,就像驾着一辆载满炸药的卡车一般,必须小心翼翼 。在加州凡耐斯“道上教会”(四方教会)(Church on the Way)杰克.海福德牧师(Jack Hayford)写道:“掌管资讯是个充满危险的过程,必须具有智慧和正直品格,可是就事工而言,却又不可或缺。”能把内部核心的资讯托付给你吗? 2. 我能够稍缓下判断吗?一触及发、遽下判断的人,不能成为有效率的教会领袖。你能够抑制自己立即的反应,并根据扎实的论述和证据作决定吗? 3. 我愿意被上帝导引吗?领袖们需要彼此倾听,但更重要的,他们需要能够听上帝的声音。上帝透过长执会的讨论说了什么?你愿意顺服吗? 4. 我能够恰到好处地面对冲突吗?没有人喜欢冲突,但以正直带领的长执会,必须愿意面对冲突──即使是在成员之间。激烈的怒气、明显的欺骗、伤人的话语──有些事情需要爱心的挑战。有两个极端:逃避冲突,或是像“终结者”般断然行事。你是落在哪个位置呢? 5. 我向前看吗?教会的传统是给予生命,但教会的传统主义却在威胁生命,熟悉所带来的舒适会遏止教会成长。你认为教会最美好的日子是已经过去了吗?还是,你对教会的前景看好? 6. 我有“积极正面”(can-do)的气质吗?有些人似乎生来就悲观。然而具有积极正面的人却不一样,不以“为什么我们应该……?”作为回应,而是“有何不可?”(why not?)。你对新点子通常的回应是什么? 7. 我愿意坦白承认吗?敬虔的领袖为自己的罪负责,他们知道自己也是人,不会像一些人老是说:“我唯一错的事,就是那次以为我错了。”你最近一次对同事说:“我搞砸了,我做错了”是在什么时候? 8. 我有约伯的耐心吗?在教会里要完成一件事,总比你心里打算的要更久一点,总是要再开一次会来通过你的提案。你能够调适“快点和等候”(hurry-up-and-wait)的教会生活模式吗? ──大卫.戈茨(DAVE GOETZ)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No Picture
事奉篇

进行一次灵性查核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使你个人属灵帐户井然有序的12个问题 《哥林多后书》13:5;《诗篇》26:2          一位大企业的执行长曾向我坦白说:“我有银行家维持我的偿付能力、律师来维持我的合法性、医生来维持我的健康,但没有人来帮助我评估灵性的状态。”我从来没想过有“灵性查核”这种事。自此之后,我累积了经常自省的12个问题:  1. “里面的我”会是“未来的我”吗?每天我又更接近我至终要变成的那个人,我对自己将会成为的那个人满意吗?  2. 我是否该少一点宗教(religious),多一点属灵呢?法利赛人是属宗教的,耶稣是属灵的。投身在有组织的宗教多年之后,我经常感受到体验肤浅、规条綑绑,以致真正渴求要与基督有真实属灵关系。  3. 我的家人在我身上看得见我灵性的真实性吗?他们看到我的全人,我坚定相信,如果我在灵性上有所成长,我的家人会感受得到。 4. 我有“流通”的生命吗?如圣经说:“信我的人……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有流动才有新鲜,既然我被祝福为领袖,这个祝福就应当从我的生命流露出来。 5. 我生命里是否有个安静的角落?每位基督徒心里应当都有个安静的角落,是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干扰的;法国大主教房龙(Francois Fenelon)说:“无论发生任何事,上帝要你有平安。” 6. 我看到了自己独特专属的服事吗?我知道自己最有果效的事工是什么吗?“需要”总是大于人可提供的满足,因此我的呼召是只去做我该做的那部份。 7. 我的祷告生活有改进吗?我无法评量我是否是个“祷告的人”,然而,可以感觉到进步。有个测验方法就是:祷告是否在我做的每个决定中,占最重要的部份? 8. 我保持对上帝真实的敬畏吗?对神的敬畏令人眩目,因而激发了敬拜之心。 9. 我的谦卑是真实的吗?没有什么比假谦卑更傲慢了。我喜欢两个关于谦卑的定义:“谦卑是带着感激接纳自己的力量”,以及“谦卑是不否认自己有权柄,但承认这个权柄是透过你,而不是出自于你。” 10. 我的灵粮营养均衡吗?我不再称读经时间为“灵修”,我称之为“进食时间”,因为这是我的灵魂得到喂养的时刻。 11. “在小事上顺服”已成为我的反射动作吗?我是在跟上帝讨价还价,或是跟祂为自己辨解?重生之后,顺服主决定了我与基督的关系。 12. 我喜乐吗?喜乐是对我的应许,只要与基督的关系是对的,就会喜乐。 ──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 编按:“领袖的品格”和“进行一次灵性查核”两文均选自《今日基督教》的“建造教会领袖”系列课程。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当抽象遇见具体 ── 一个穷“80后”的买房经历

亚萨 本文原刊于《举目》48期           妻子常笑我,说我的信心是抽象的信心,表现为:替别人祷告时很有确信,祷告神国大事时很有信心,但到自己具体生活中的事情,就往往抱着“即或不然”(注)的态度,事先就给天父预备个台阶下了。           妻子的祷告就很具体,比如公交车快点来,吃麻辣烫不肚子疼,明天外出不下雨等等。我常深不以为然:你的祷告太俗、太灵恩派!我的祷告才是符合圣经的! 当然,我也没这么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要以基督的心为心嘛,妻子这样祷告是属灵生命弱小,作为家庭属灵的头,我要慢慢引导她,我不能因为这些非原则性的问题,发动“圣战”,和她争吵、绊倒她。 做梦的权利还有吧?          2008 年年底,在妻子的一再“唸叨”下,我决定申请“经济适用房”(政府出资,提供给低收入家庭的住宅,编注)。然而,我和妻子的全部存款只有6﹐000元。这 一方面是因为我家太穷,上大学都是贷款,到了2008年结婚后刚刚还清。另一方面,妻子从结婚前一年起,就一直没怎么工作,结婚后,也才断断续续工作了几 个月。            我心想,以我们这点可怜的收入,想在北京买房子(即使是经济适用房),怎么可能?不由得心里愁烦、悲叹:女人什么时候才能“属灵”一点,脱离对物质的追求啊?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没有房子的人多的是,我们基督徒就要与这个时代的百姓同受苦难啊!            转眼间,时间到了2009年元旦。在通宵祷告会上,有一句诗歌“小小的梦想能成就大事,只要仰赖天父的力量”很感动我。我不知觉流下泪来,思绪飘得老远。不知为什么,脑海中总是不着边际地想着一句话:“这个社会剥夺了穷人的一切,但他们做梦的权利还是有的吧?” 看房、选房纪略           申请经济适用房的手续非常复杂,许多“先烈”都因为等待的时间超过两、三年而饱受折磨。更有许多人,对着繁琐的手续望而却步。所以我办手续其实就是给妻子看的:你看,我该办的事情都办了。申请不上,那就是上帝的事情啦! 接下来的事情,纪略如下: 偏不怕“4”            2009 年3月,我将所有申请手续和证件备齐。我们原想申请经济适用房,但由于我们前12个月的收入,超过规定额度300多元,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我们决定不撒 谎,改为申请“限价房”(即:限价格、限面积的商品房,主要解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难,价格高于经济适用房。编注)。感谢主让我们诚实。后来才知道,比 我们早一年申请经济适用房的同事,至今还在等待呢。            2009年4月,发现妻子怀孕了。但按规定,只要孩子没生出来,居住人口仍然算为两人,只能申请一居室。住房保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得知我们的情况,劝说我们放弃这批,明年重新申请,可以申请两居。但我们实在不想再跑一遍手续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排上,就没有放弃。           2009年6月14日,接到通知去选房。这让我的同事们大吃一惊。从此,在我们单位掀起了一股申请限价房的风潮。然而奇怪的是,接下来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位同事在我接到通知的第二天,也开始办理申请手续,但直到年底也没有得到通知。          6 月20日,现场看房。我们当时可供选择的有两个小区,一个是A房产公司开发的,交通比较便利,也是我们看中的,但1居室到3居室,3个档次的房子,总共只 剩下约200套房子(但选房的人可远远不只这个数)。另一个是B房产公司开发的,剩下的房子多一些,环境好一些,但交通不太便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