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生命導師與靈命成長

蘇文峰 口述 談妮 訪錄、整理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編按:生命導師(Mentor),自80年代開始,即在西方神學 教育中引起廣泛的關注,成為“領導學”(Leadership)中的一個學術議題。其實,這種一對一傳承的形態,在中西歷史中一直存在。本刊48期《基督 徒的品格塑造》一文中(作者祝健,p. 10),就提到中國教會在這方面的個人見證與需要。        本《舉目》50期特別就“生命導師”這個主題,請海外校園總幹事蘇文峰牧師現身說法,講述他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中,所受到的生命榜樣的影響。 導師在中國古已有之         中國在文化傳統中,歷來存在著“導師”的概念。比如教導學童識字、做人的啟蒙老師。成年人也會在專業、學術或政治前途方面擇師追隨,並按照導師的思想、哲 理、價值觀、治學方法等,形成門派。如:孔子有72弟子,而孟子據說很可能是孔子的再傳弟子,所以能將孔子的學說融會貫通,發展成儒家。至宋明理學,更是 將儒家心性之道發揚光大。         相比於孔子,老子因為沒有嫡傳弟子,因此道家在中國的發展就缺乏統一的傳承。 其他宗教也有導師傳承的觀念,如禪宗。    權力倫理化,倫理權力化         過去,以農業為本的封建社會,加上儒家思想的倫理觀念,中國就出現了“權力倫理化、倫理權力化”的現象。如:地方官員“縣太爺”,被稱為“父母官”。皇帝,被認為是“萬民之父,上天之子”。這些都是“權力倫理化”的結果。        權力一旦被倫理化後,人就無法挑戰其權威,必須畢恭畢敬、絕對服從。例子之一,就是中國古代的父母有無限的權威,如果違背父母的意願行事,不論是在婚姻上還是工作上,都是不孝,為大逆。         同樣,“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導師一旦等同於父親的地位,學生也只有服從的份兒了。         基督徒若不自覺地帶著這種概念進入教會,亦會認為,若是挑戰、質疑、不敬或違逆牧長等有“屬靈權柄”的人,就是“不尊重神的僕人”。不尊重神的僕人,就等同 […]

No Picture
成長篇

尋回失落的藝術──師徒關係式的屬靈指導

顧莉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 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與你們同在。”(《腓》4:9)         基督徒生命的成長,是從生命影響生命的關係中學習而來的。教會同工、領袖的成長,更需要有屬靈老師、師傅的陪伴和指導。可是在今天的教會中,一對一、面對面、手把手的、師徒關係式的屬靈指導方式,已漸漸成為失落的藝術。         什麼是屬靈指導(Spiritual Mentoring)?就是通過屬靈師傅(Mentor),與徒弟(Mentoree)之間的良好關係,屬靈師傅將自己的智慧、知識、技能、洞見、資源、關係、經驗和價值觀等,轉移並加力到徒弟身上,使徒弟能完成神在其身上的心意。         聖經中,不乏屬靈指導的榜樣和模式,例如舊約中:        以利指導撒母耳。        撒母耳指導掃羅和大衛。        大衛指導他的軍隊領袖和所羅門。        以利亞指導以利沙。        以利沙指導他的門徒。        末底改指導以斯帖,等。         在新約中:         耶穌帶領12個使徒。         12使徒帶領教會領袖。         保羅指導提摩太和提多。         提摩太和提多指導以弗所的信徒和克里特的長老。         百基拉和亞居拉指導亞波羅,等等。 […]

No Picture
事奉篇

淺談屬靈領袖及屬靈導師的培養

黃藥師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一個月前,有位姐妹告訴我,一位她多年來敬重、並給予她很大幫助的知名牧者,最近卻因為“教會增長”的壓力,運用“政治”手腕,由其手下的青少年傳道背黑鍋,開除了一位忠心擺上、努力服事的青少年輔導。她現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位耍手段並撒謊的牧者……         過去一年來,我聽到台灣及北美華人教會傳道人出問題,不下10件。有的是牧者聯合長老或教會長執,在台面下假造理由,排擠其他牧者,或趕走傳道人,卻在台面上裝好人。有的是牧者為了自身的利益,搞分化及鬥爭。        還有一個,是某教會當初藉牧者的名字,購買了不動產,現在這牧者不願意過戶還給已設立財團法人的教會。另有牧者以“世襲”的方式,將權、位傳給妻子或孩子……這當中不乏知名講員,或神學院教授級的牧者。         雖然我聽到的這些事,都算不上醜聞,沒有大到上新聞,華人教會(或華人文化)也習慣於“包容”,但我確實難過、憂心。我難過的不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教 會本來就是罪人的聚集,我難過的是,事情發生後,那些牧者及教會領袖不面對問題,反而繼續“玩”教會。我憂心的是,屬靈的領袖在哪裡?屬靈的導師又在哪 裡? 核心是什麼?         一般來說,我們審視傳道人或教會,大多是看外表的,而且不知不覺中,是根據世界的價值觀來判定的(教會的人數有多少?有沒有增長?聚會、活動有沒有果效?該傳道人與他人的關係是否融洽?是否受大家的愛戴?等等)。        然而想想,用這樣的價值觀,來審視耶穌在世上3年多的服事(救贖的行動除外),祂算是成功還是失敗呢?根據福音書所描述的、當時看得到的果效,我們恐怕會驚訝地發現,答案是否定的。         然而祂的服事,絕不可能是毫無果效的。那麼,耶穌的服事,重點到底是什麼呢?帶來的影響又是什麼?我們如何以祂為榜樣?         綜合福音書的記載來看,耶穌3年多的服事,有3個核心目的:         一是為世人贖罪(這點我們不能做,但要傳揚)。         二是事工,譬如:講道、教導、傳福音、醫病、趕鬼等等(目前教會或傳道人可以做這些)。雖然,耶穌大有能力,幫助和吸引了很多人,但在當時,真正因祂的事工 而一直跟隨祂的,卻寥寥無幾,果效不如我們想像得好。         三是訓練門徒及教會領袖。耶穌在世上3年多的服事,花時間最多的,就是和10多個核心門徒生活在一起,帶領他們。除了教導以外,還和他們朝夕相處,示範如何敬虔地生活及服事,藉由日常生活教育他們。並且,在他們“見習”一段時間之後,差派他們出去“實習”。         祂這樣花時間訓練出來的門徒,在祂受死、復活及升天之後,建立了祂在地上的身體——就是教會。這個身體長成全世界的教會及基督徒,而且還在不斷地成長。耶穌服事的果效大不大呢? 反倒成最弱的         然而,門徒及領袖訓練,卻是現今大多數教會最弱的部分。教會的財力、物力和人力資源,花在門徒及領袖訓練上的最少。根據我牧會的經驗及觀察,只要教會建立數年之後,教會的人力幾乎都消耗在維持既有的活動及運作上。就連傳福音都很少,就更不用說門徒及領袖訓練了。         一年多前,一位在北美牧會的學長,和筆者分享:他知道門徒或領袖訓練是牧會最重要的事,但是回顧10多年來,他在台灣及北美的牧會,他猜想會友記得的,都是他辦了什麼活動。他覺得沒有什麼會友被他訓練成了門徒。 […]

No Picture
好書選介

讀傳記,學榜樣

吳迦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今天的教會裡,忠心服事主的人,誰心目中沒有屬靈榜樣呢?        要說榜樣,主耶穌是我們最好的榜樣。而使徒保羅呢,他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         聖經裡,神的忠心僕人、使女,都是我們的榜樣。除此之外,還有教會歷史上的忠僕,也都激勵我們。         這些忠僕,這些屬靈前輩,他們忠心服事,甘心奉獻,激勵了許多後輩走上服事道路。他們榜樣的力量特別大,因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他們能做到的,我們也應該能做到。         而他們的傳記,比起聖經人物更詳細、更具体,包含了方方面面的事情,讓我們可以從中瞭解:如何對付自己,如何順從神旨,如何忠於託付。所以,信徒多讀傳記,是很好生命長進的方式。         以我為例,教會歷史人物對我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1987年我讀中專時,在奮興會上把自己奉獻給神,願意一生服事神。1989年一畢業,我就立即參與教會服事。         我的父親極力反對我信主。他辦了一個小廠,苦心經營。他要我下班後去幫忙。我因為要去聚會或做聖工,時常不能去。他很生氣,威脅說,如果我不去幫忙,將來我結婚也別向他要錢。         有時看看父親確實很辛苦,他都是為了我們兄弟幾個才拼命地幹,我心裡很矛盾,想放下聖工……但最終我沒有退後,仍堅持服事主。究其原因,是書中看到的,或聽道時聽到的教會歷史人物,對我有榜樣作用。他們對我有這幾方面的作用: 一、建立和堅定了我的心志         我最先聽到的感人見證,是宋尚節和戴德生。宋尚節回國後不要金飯碗,寧當一個窮傳道;戴德生說了那句名言──“我若有千萬英鎊,中國可以全數支取;我若有千萬條生命,絕不留下一條不給中國。”         每次聽到講道人講這些時,我都熱血沸騰,情不自禁地對主說:我要像宋尚節那樣,我要做中國的戴德生,一生傳揚主的福音。         我媽媽借了一本油印本《世界大奮興》,這本書打開了我的眼界,讓我知道,一個人可以有怎樣大的作為。書中的慕迪和約翰·衛斯理,是我最羡慕的,巴不得上帝能興起我成為一個奮興家。         那時我還在讀中專,我自此開始讀聖經。一畢業,我就參加教會舉辦的試講班,追求講道恩賜。在我服事主的頭七八年時間裡,面對忠孝難兩全,面對經濟的壓力,我 就是靠著戴德生、宋尚節的激勵,靠著對慕迪、約翰·衛斯理的傾慕,才堅守了下來。如果沒有這些榜樣的力量,我可能早就撇下聖工了。 二、使我早早學到屬靈功課         我一畢業,就在教會裡參與各樣事工,參加禱告會、探訪,教小子班等。大家都很喜歡我,長輩們對我也很好,就像自己的兒孫一樣。         但是,由於我自大、任性,頂撞教會長輩,長輩開始叫大家不要理我。我感覺自己成了一個蒙著臉的人,每次到教會,心裡總是氣忿忿的,認為他們不該這樣對待我。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師徒帶領十誡

建立幫助人們成長的關係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馬太福音》4:18–22;《提摩太後書》2:2        省察自己最近投入的一段師徒關係。下面列舉的項目,你做到什麼程度:         1. 建立穩固的關係。關係越穩固,給予對方的力量就越大。當你找尋有潛力的被輔導者時,要謹記彼此的相投性(compatibility)和互動感應(chemistry)兩個重點。 全部 部份 沒有        2. 同意目標。作計劃的基本原則是師徒關係“謹記以終點為始”。當師徒帶領令人失望時,問題通常會回溯到當初雙方的期待不同、或是期待未達成;所以一開始,雙方就要對希望達成的目標有共識。 全部 部份 沒有         3. 決定聯繫頻率。密集的師徒帶領,以“至少一個禮拜聯繫一次”的頻率運作得最好,連絡方式可以是面對面,或是打電話。 全部 部份 沒有        4. 決定彼此負責的形式。雙方一起決定,是要使用書面報告、約定時間在電話中會談、面對面探討(Probing)問題,或是設定評估時間。 全部 部份 沒有         5. 設定溝通機制。身為導師,我們會問被帶領者:“我如果看見一些令我擔心的現象,你要我用什麼方式、在什麼時候和你溝通?” 全部 部份 沒有          6. 確認保密的程度。當你分享時,一定要清楚表達保密的需要。 全部 部份 沒有         7. 設定這段關係的生命週期。要避免沒有設定終點的師徒關係,短期、可評估、有終結,但不排除再進階的師徒關係的可能性;比衍生為一種拖延、不愉快,而且雙方都怯於提出終止關係要好。全部 部份 沒有         8. 規律的評估。看看哪部份有所進展,哪部份仍有問題,或是該如何改進師徒關係;師徒兩人一起來評估是最好的方式。全部 部份 沒有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一段被現代基督徒忽略了的基督教史實──訪美國聖馬丁修道院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前記        修道院在基督教的歷史上曾有過重大的貢獻,如宣教,開荒佈道,聖經的保存與翻譯,殉道見證,靈修神學,信仰生活化等等。對古代基督教思想有過重大影響的修道 士有:西方教會思想集大成者俄利根和耶柔米,非州修道院創辦人奧古斯丁,以克己行道著稱的亞西西的法蘭西斯,早期眾多沙漠教父以及他們寶貴的靈修思想和經 驗,對基督教靈修神學有重大貢獻的修道士金碧士及其名著《遵主聖範》(或譯《效法基督》);連宗教改革的先鋒馬丁路德也曾是修道士。在近代基督教歷史中, 英國的清教主義、循道主義和德國的敬虔主義,無不深受早期修道主義的影響。修女大德蕾莎就是當代修道主義活的見證。         約在西元 200-300 年之間,鑒于當時基督教會道德水平的低下、教會世俗化及政教合一,加上受到當時希臘文化中禁欲思想的影響,修道主義(Monasticism)應運而生。 一般認為,修道主義的創始人是安多紐(Anthony),而第一所修道院的創辦人是帕科繆(Pachomiu)。之後,義大利的本篤 (Benedict),集當時的修道思想和規範之大成,于西元529年在義大利的蒙特迦西諾山(Monte Cassino)創辦了當時最大的Benedict 修道總院,並擬定了著名的《聖本篤會規》(Rules of Benedict)。在當時眾多紛亂的修道思想中,他的修道思想比較講究平衡,“合乎中庸之道”,有可行性。故他被稱為修道主義之父。由于人的罪性根深蒂 固,以及人本主義、世俗主義的抬頭,後期的很多修道院開始墮落、腐敗和世俗化。修道主義思想及其操練也逐漸在基督教歷史中,特別是在宗教改革後逐漸失傳, 但時至今日,仍有一些修道院及其操練值得現代忙碌浮躁的基督徒學習。        當然,像我這種來自極保守的教會背景的基督徒,對中世紀至今的一些天 主教教教義,及旁經、馬利亞崇拜、向神父告解等等仍無法贊同,但我試著放下現代基督徒常有的批評論斷架式,帶著一顆謙卑受教的心,並夾著一絲神秘的感覺, 筆者走訪了坐落于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毗鄰首府西雅圖的萊西鎮(Lacey)的聖馬丁修道院(St. Martin Abbey)和諾斯(Roth N)院長。        聖馬丁修道院創建于1895年,它坐落在大奧林匹亞區(the Greater Olympia Area)古色森森的一片蒼松翠柏密林之中。自從筆者搬到同區的奧林匹亞市後,一直對這個修道院有一種神秘感:在21世紀最發達最文明的美國,竟然還有這 樣一塊世外桃源式的淨土以及活生生的美國修道士!         諾斯院長今年67歲,他18歲進入這個修道院,已在這方圓不超過幾英里的修道院內生活了整整48年。他1993年成為本修道院的院長至今。採訪是在他的院長辦公室進行的。 […]

No Picture
透視篇

儒家復興和上帝榮耀

謝文鬱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編者註:根據中國國家博物館擴建工程整體設計,在館內西側南北庭院設立中華文化名人雕塑園。第一尊完成的青銅孔子像, 高九點五米、重量約十七噸,於2011年1月11日安放在國博北門外廣場,面對天安門,因此而引發熱烈的關注和討論。4月22日,國博表示,庭院建設已竣 工,按原設計方案,將孔子塑像移至國博西側北庭院內。        孔子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代表人物,儒家無形地規範著華人的語言、思想和行為。這種價值體系是否會造成基督教信仰的衝擊呢?華人基督徒要如何看待這方興未艾的“孔子熱”呢?          這些年來,中國思想界出現了一股強勁的力量,儒家思想重新成為顯學。最近吸引人關注的 “天安門國家博物館門前孔子像豎立事件” ,即是這種力量的表達。         其實,從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 “基督教熱” 開始以後,儒家就一直在積蓄能量復興,待勢而發。進入本世紀之後,這股力量開始產生顯性影響力。而且這僅僅是一個開端而已,恐怕我們目前還無法估算其全部 能量。但有一點是很清楚的:我們的現實生活已經實實在在地感受到這股力量的壓力了。        因此,我這裡先考察一下這股力量的能量源頭和布佈局,然後再追蹤它的發展前景。 一直是主導         自西漢漢武帝接納董仲舒的“廢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以來,儒家就一直是中國思想界的主導。兩千多年來的風風雨雨,給儒家注入了豐富的內容,使之成了中國歷代政治家治理社會的主要思想資源。         不過,鴉片戰爭以後,中國的生存面臨西方列強的挑戰,一些思想家開始反省,進而否定儒家思想的生命力。這便是1919年以來的“五四新文化運動”。這場運動衝擊了儒家思想的主導地位。人們希望從西方文化資源中,找到西方社會發展的決定性因子,並植入中國社會,激活中國。         這個想法,就其根基而言,其實滲透著“與時俱進”的儒家精神,但在語言表達上,儒家成了“痛打落水狗”的那條狗。於是,後來的幾十年中,雖然儒家思想仍然不 聲不響地規範我們的行為,但是,我們卻因各種原因,發展了西式話語體系(馬克思主義話語體系)。在上個世紀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和70年代的“批林 批孔運動”中,儒家的話語權更是完全被剝奪。         然而,西式話語體系一直沒有能力落實到人們的日常行為中。比如,我們可以觀察到,平等觀念未 能代替等級觀念,法律取消不了關係網,階級鬥爭還得將就人情,等等。但一方面,西式話語體系卻又強迫人改變說話方式,結果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說一 套,做一套,乃至於欺上瞞下成為一時風氣。每一個生活在這種環境中的中國人,都能感受到這種對抗的張力。 復興的原因        1979年,在中國思想界出現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的大討論。80年代,出現了兩套西式話語體系(自由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激烈衝突,並在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中達到了高峰。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為末日準備的“種子銀行”

羅博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世界最經典的短小說,只有一句話:“地球上的最後一個人坐在屋內,這時,有人敲門。”就此懸念,你可以展開許多猜測與幻想。比如:地球上發生過什麼事,導致只剩了一個人?是超強大國核彈對射,還是彗星撞了地球?還有,那敲門者是誰?         當然,所有這些推測,不言而喻都有一個前提:人類瀕臨滅絕,再也不是萬物之首,再不能夠傲然屹立在宇宙星際。 日益明顯的危機         當代人類已經感受到日益明顯的生存危機,尤以生態環保危機最為突出。據相關分析認為:“環保”已經成為21世紀人類刻不容緩的課題,直接影響到每個國家、每個民族、每一座城市、每一個個體的生存與發展。         英國理論物理學家,“霍金輻射”的發現者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雅虎網作“人類如何走完下個世紀”的報告時,不無憂慮地說:“在一個政治、社會、環境都很混亂的世界,人類如何走過下一個100 年?”遺憾的是,他只有提問,沒有答案。他無奈道:“我不知道答案,這就是我提問的原因。”         毫無疑問,自西方啟蒙運動和工業革命以來,地球的生態環境正在遭受嚴峻的挑戰。無論是城市水資源的匱乏、石油資源的短缺,還是亂砍亂伐導致泥石流、洪澇災害,都威脅到人類的生存。2008年初中國大陸那場罕見的雪災,就是一例,科學家認為是溫室效應造成的。 簡單、再簡單些         面對這一混亂的狀況,人類開始著手預備遷徙或重建。人們並不希望看到地球上最後一個人的孤獨身影。          最具代表性的是,位於挪威北部的斯匹次貝根島(Island of Spitsbergen),有一個名為“種子銀行”的儲備室。這是一個為世界末日準備的“種子銀行”──斯瓦爾巴全球種子庫(Svalbard Global Seed Vault),由挪威政府與全球農作物多樣性基金會合作建立,收藏了450萬份重要的農作物種子。假如有一天,地球上發生毀滅性的天災人禍,人類文明毀於 一旦,那時,人們就可以取出這裡存放的種子,將它們喚醒,重新耕種文明的土地。         但問題是:如果屆時人類在浩劫中不復存在,種子焉能存活?又由誰來喚醒並重建人類的第二期文明呢?         在美國博物學家亨利·梭羅(Henry Thoreau)的信念中,每一個人在短暫、有限的存在中,都有責任和義務,保護、珍愛自己的家園。這樣的捍衛之舉,應該從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中做起,如節水、節電、儘量避免駕駛私家車,以及控制人類的慾望、遏制亂砍亂伐等。         梭羅終生保持著一種簡單、純樸、體貼自然的生活形態。他在《瓦爾登湖》中,向我們展示了人與自然擁抱的優美圖景。對“種子銀行”,梭羅有著最具人文內涵的理 解和憧憬──他的“種子銀行”建立在人類對萬物的呵護、理解和尊重的基礎上,由此鏈接起人類與宇宙、自然萬物的和諧共生,引導以人為主體的城市、鄉村,共 同進入和諧與美滿。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遲暮的歸途

煙花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我老了, 拖著蹣跚的步履, 踟躕在空寂的曠野中。 枯乾的身軀蠕動著, 彷彿感到大地收納萬物的預召。 明日的陽光將充滿寒氣, 在生命的另一端等待著我。   迷蒙中出現一位牧者, 他用悲憫的眼神,望著我苦弱的靈魂。 他用無盡的慈愛,替我卸下一身的憤怨和勞煩。 他聆聽天穹間一切呼求和吶喊, 卻讓這蚊蚋之聲成為叩天國之門的洪音。   我不再是個瀕臨死滅的蟲蛾之體, 而是那隻即將破蛹而出的彩蝶。 怒放生命的蓓蕾,重又含苞, 這一季, 是永不凋零的花期。 這是哪裡? 這不是曠野嗎? 不是! 這是我遲暮的歸途。 作者居上海,從事建築行業。

No Picture
事奉篇

從課堂到教堂:學以致用的宣講策略

曾思瀚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現時有不少很優秀的著作,詳盡解釋釋經講道的重要性。我亦深信,每當會眾與上帝的話語相遇,他們屬靈上的需要便得到滿足。 因此寄望,本文能提供那些負責教導和帶領查經的弟兄姊妹一些要訣和提醒。         什麼是釋經講道 ?以筆者之見,就是嘗試解釋經文,並將經文的精義和教導應用到生活之中。         同時,我們也必須知道,釋經講道不是什麼——釋經講道並不等同上帝的話語,只是嘗試就上帝的話語提出解釋而已。從筆者所見,有不少人誤以為,在釋經講道時, 牧者的話語便是上帝的話語。這個假設是錯誤的。不完全的宣講者不能夠代替完全的上帝,宣講者的解說也不能夠僭奪上帝話語的位置。宣講者的責任,在於帶領人 來到上帝的話語之前。換言之,釋經講道其實是吸引會眾,藉著宣講者的講解,進入經文之中,尋求聖經話語的答案和亮光。     釋經講道的基礎:一個文本,一個語境,一個書卷             宣講者首先必須忠於所宣講的文本。既然聖經各卷是上帝所默示的,那麼宣講者在解釋上帝默示話話的時候,也要忠於那一個文本的原意。文本語境未必清晰易明,但宣講者必須忠於它,才能按照文本的正意,恰如其分地宣講和解釋聖經(註1)。        同時,除非有充足的原因,否則每一段經文的語境就是整本書卷,而不是別的書卷。         對於宣講者和會眾來說,這種宣講方式極富挑戰性。大家需要認真面對經文的教導,而不是尋找標準的答案——很多時候,那些所謂的標準答案,其實都是誤導性的。         有時,宣講者有充足的理由,考慮書卷以外的語境、思考與其他書卷互涉的關係。比如,書卷的作者在經文中有足夠的提示,讓宣講者能推斷,當年的讀者對特定的經 文有一定的認識。那麼,宣講者便可在宣講中提及。例子之一是,某些舊約的先知書,經常提及摩西五經中的一些律法和教導。我們因而可肯定,不論是先知書的作 者或讀者,均熟識這些律法和教導。         也就是說,宣講者必先有合乎研究法則的原因和合理的論點,才能考慮在宣講中提及其他經卷(即宣講經文以外的文本及語境),更應避免斷章取義地引文,造成混淆。        有些宣講者因為有過分主觀的前設,造成會眾順從宣講者的意向,卻忽略聖經作者和上帝本身的意念。何況,主題重複且單調,引文又斷章取義,忽略上下文理,這樣的宣講,並不能解釋聖經的話語、傳遞上帝的信息,更非釋經講道!         作為宣講,必須真誠地對待上帝的話語和信息。牧者和作家麥瑪努斯(Erwin McManus)講過一個笑話:“一個主日學老師問學生:‘什麼東西是4條腿、毛茸茸、愛爬樹和吃果實?’有一個學生躊躇地回答:‘我想,這可能是松鼠。但我會說:這是耶穌。’”         這故事是在諷刺某些教會:人若不把耶穌掛在口邊,就會被視為異端。這樣的教會,不容許會眾思考,將人的思想鈍化,要求人面對經文中的難題時,盲目接受過分簡 單的答案,這樣的宣講,不可能合乎上帝的心意。教會必須要興起一群既能夠回答“是松鼠,又能夠為松鼠的創造而感謝耶穌的信徒。”(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