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主题文章

生命导师与灵命成长(苏文峰 口述 谈妮 访录、整理)

苏文峰 口述 谈妮 访录、整理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编按:生命导师(Mentor),自80年代开始,即在西方神学教育中引起广泛的关注,成为“领导学”(Leadership)中的一个学术议题。其实,这种一对一传承的形态,在中西历史中一直存在。本刊48期《基督徒的品格塑造》一文中(作者祝健,p. 10),就提到中国教会在这方面的个人见证与需要。 本《举目》50期特别就“生命导师”这个主题,请海外校园总干事苏文峰牧师现身说法,讲述他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中,所受到的生命榜样的影响。 导师在中国古已有之 中国在文化传统中,历来存在着“导师”的概念。比如教导学童识字、做人的启蒙老师。成年人也会在专业、学术或政治前途方面择师追随,并按照导师的思想、哲 理、价值观、治学方法等,形成门派。如:孔子有72弟子,而孟子据说很可能是孔子的再传弟子,所以能将孔子的学说融会贯通,发展成儒家。至宋明理学,更是 将儒家心性之道发扬光大。 相比于孔子,老子因为没有嫡传弟子,因此道家在中国的发展就缺乏统一的传承。 其他宗教也有导师传承的观念,如禅宗。 权力伦理化,伦理权力化 过去,以农业为本的封建社会,加上儒家思想的伦理观念,中国就出现了“权力伦理化、伦理权力化”的现象。如:地方官员“县太爷”,被称为“父母官”。皇帝,被认为是“万民之父,上天之子”。这些都是“权力伦理化”的结果。 权力一旦被伦理化后,人就无法挑战其权威,必须毕恭毕敬、绝对服从。例子之一,就是中国古代的父母有无限的权威,如果违背父母的意愿行事,不论是在婚姻上还是工作上,都是不孝,为大逆。 同样,“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导师一旦等同于父亲的地位,学生也只有服从的份儿了。 基督徒若不自觉地带着这种概念进入教会,亦会认为,若是挑战、质疑、不敬或违逆牧长等有“属灵权柄”的人,就是“不尊重神的仆人”。不尊重神的仆人,就等同 于“不尊重神”。却忽略了在圣经的诗歌、智慧书中,即使是神,也容许人对祂发怨言,在激动时渲泄自己的情感,待走过低谷后重建信心与盼望,在挣扎后以赞美 来顺服。这与 “权力伦理化”所带来的后果——压抑性的绝对顺服,或是激烈的反抗,是大相迥异的。 信徒若带着“属灵权柄伦理化”的眼镜,来看、来找生命导师,就会期望导师像神那般完美。抱着这种不切实际的期望,如何可能找到导师?就算找到了,最终也必然失望。 我的成长与生命榜样 我是典型的台湾第三代基督徒,父母亲都来自繁枝茂叶的基督徒家族,这与刘富理牧师、陈宗清牧师、王守仁牧师等都颇为相似。因此,成长环境虽然不富裕,但深广的基督徒家庭关系,却令我充满了安全感,也令我容易找到能建立个别关系的生命榜样。 就属灵成熟度而言,我的生命榜样可粗分为3类:属灵的长辈、兄姐和同伴。 属灵的长辈 长老会中的长辈 我人生的第一个属灵影响,来自家庭的长老会背景。长老会于1865 年在台湾正式成立,到我父亲那一代,虽然已不似早期,在神学上属于很纯正的改革宗,却业已形成浓厚的基督教文化气息。 在宣教学的研究中发现:第一代信福音的,多半是普通的百姓;第二代,开始大量成为社会精英;第三代则形成基督教的文化,在社会中是绅士的传承。 我幼时在教会中遇到的长辈,许多是留学欧美的,在艺术、医学、法律,以及为人处事等各方面学养俱佳。他们让我看到“基督徒绅士”的形象(Once a Christian, always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寻回失落的艺术──师徒关系式的属灵指导(顾莉华)

顾莉华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保罗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你们在我身上所学习的,所领受的, 所听见的,所看见的,这些事你们都要去行,赐平安的神,就与你们同在。”(《腓》4:9)         基督徒生命的成长,是从生命影响生命的关系中学习而来的。教会同工、领袖的成长,更需要有属灵老师、师傅的陪伴和指导。可是在今天的教会中,一对一、面对面、手把手的、师徒关系式的属灵指导方式,已渐渐成为失落的艺术。         什么是属灵指导(Spiritual Mentoring)?就是通过属灵师傅(Mentor),与徒弟(Mentoree)之间的良好关系,属灵师傅将自己的智慧、知识、技能、洞见、资源、关系、经验和价值观等,转移并加力到徒弟身上,使徒弟能完成神在其身上的心意。         圣经中,不乏属灵指导的榜样和模式,例如旧约中:        以利指导撒母耳。 撒母耳指导扫罗和大卫。 大卫指导他的军队领袖和所罗门。 以利亚指导以利沙。 以利沙指导他的门徒。 末底改指导以斯帖,等。         在新约中:         耶稣带领12个使徒。 12使徒带领教会领袖。 保罗指导提摩太和提多。 提摩太和提多指导以弗所的信徒和克里特的长老。 百基拉和亚居拉指导亚波罗,等等。 一路有人同行         一个基督徒,在灵程中一路有人同行、指导,那是神极大的恩典。我非常感恩,神赐给我多位属灵的师傅,他们像云彩一般,围绕在我身边,帮助我成为更成熟的门徒,及更忠心的工人。         我的第一位属灵师傅,是带领我信主的传道人,也是我的“门徒训练者”(Discipler)。她与我在一个屋簷下,生活了一年的时间,操练我过基督徒的生活,从灵修、祷告、查经、十一奉献、聚会、传福音、发掘恩赐,为我的生命成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我需要进一步深化与神的关系时,神又赐下一位属灵师傅,担任属灵导引者(Spiritual Mentor)。我们每个月面谈一次。他帮助我在每一天中看 见神的作为,看见自己身上的长处及软弱;排除成长的隐忧,发现方向和动力;扩大属灵的眼界,增加属灵的见识,对神更加委身。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浅谈属灵领袖及属灵导师的培养(黄药师)

黄药师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一个月前,有位姐妹告诉我,一位她多年来敬重、并给予她很大帮助的知名牧者,最近却因为“教会增长”的压力,运用“政治”手腕,由其手下的青少年传道背黑锅,开除了一位忠心摆上、努力服事的青少年辅导。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耍手段并撒谎的牧者……         过去一年来,我听到台湾及北美华人教会传道人出问题,不下10件。有的是牧者联合长老或教会长执,在台面下假造理由,排挤其他牧者,或赶走传道人,却在台面上装好人。有的是牧者为了自身的利益,搞分化及斗争。        还有一个,是某教会当初藉牧者的名字,购买了不动产,现在这牧者不愿意过户还给已设立财团法人的教会。另有牧者以“世袭”的方式,将权、位传给妻子或孩子……这当中不乏知名讲员,或神学院教授级的牧者。         虽然我听到的这些事,都算不上丑闻,没有大到上新闻,华人教会(或华人文化)也习惯于“包容”,但我确实难过、忧心。我难过的不是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教 会本来就是罪人的聚集,我难过的是,事情发生后,那些牧者及教会领袖不面对问题,反而继续“玩”教会。我忧心的是,属灵的领袖在哪里?属灵的导师又在哪 里? 核心是什么?         一般来说,我们审视传道人或教会,大多是看外表的,而且不知不觉中,是根据世界的价值观来判定的(教会的人数有多少?有没有增长?聚会、活动有没有果效?该传道人与他人的关系是否融洽?是否受大家的爱戴?等等)。        然而想想,用这样的价值观,来审视耶稣在世上3年多的服事(救赎的行动除外),祂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呢?根据福音书所描述的、当时看得到的果效,我们恐怕会惊讶地发现,答案是否定的。         然而祂的服事,绝不可能是毫无果效的。那么,耶稣的服事,重点到底是什么呢?带来的影响又是什么?我们如何以祂为榜样?         综合福音书的记载来看,耶稣3年多的服事,有3个核心目的:         一是为世人赎罪(这点我们不能做,但要传扬)。         二是事工,譬如:讲道、教导、传福音、医病、赶鬼等等(目前教会或传道人可以做这些)。虽然,耶稣大有能力,帮助和吸引了很多人,但在当时,真正因祂的事工 而一直跟随祂的,却寥寥无几,果效不如我们想像得好。         三是训练门徒及教会领袖。耶稣在世上3年多的服事,花时间最多的,就是和10多个核心门徒生活在一起,带领他们。除了教导以外,还和他们朝夕相处,示范如何敬虔地生活及服事,借由日常生活教育他们。并且,在他们“见习”一段时间之后,差派他们出去“实习”。         祂这样花时间训练出来的门徒,在祂受死、复活及升天之后,建立了祂在地上的身体——就是教会。这个身体长成全世界的教会及基督徒,而且还在不断地成长。耶稣服事的果效大不大呢? 反倒成最弱的         然而,门徒及领袖训练,却是现今大多数教会最弱的部分。教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资源,花在门徒及领袖训练上的最少。根据我牧会的经验及观察,只要教会建立数年之后,教会的人力几乎都消耗在维持既有的活动及运作上。就连传福音都很少,就更不用说门徒及领袖训练了。         一年多前,一位在北美牧会的学长,和笔者分享:他知道门徒或领袖训练是牧会最重要的事,但是回顾10多年来,他在台湾及北美的牧会,他猜想会友记得的,都是他办了什么活动。他觉得没有什么会友被他训练成了门徒。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读传记,学榜样(吴迦勒)

吴迦勒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今天的教会里,忠心服事主的人,谁心目中没有属灵榜样呢?        要说榜样,主耶稣是我们最好的榜样。而使徒保罗呢,他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         圣经里,神的忠心仆人、使女,都是我们的榜样。除此之外,还有教会历史上的忠仆,也都激励我们。         这些忠仆,这些属灵前辈,他们忠心服事,甘心奉献,激励了许多后辈走上服事道路。他们榜样的力量特别大,因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也应该能做到。         而他们的传记,比起圣经人物更详细、更具体,包含了方方面面的事情,让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如何对付自己,如何顺从神旨,如何忠于托付。所以,信徒多读传记,是很好生命长进的方式。         以我为例,教会历史人物对我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1987年我读中专时,在奋兴会上把自己奉献给神,愿意一生服事神。1989年一毕业,我就立即参与教会服事。         我的父亲极力反对我信主。他办了一个小厂,苦心经营。他要我下班后去帮忙。我因为要去聚会或做圣工,时常不能去。他很生气,威胁说,如果我不去帮忙,将来我结婚也别向他要钱。         有时看看父亲确实很辛苦,他都是为了我们兄弟几个才拼命地干,我心里很矛盾,想放下圣工……但最终我没有退后,仍坚持服事主。究其原因,是书中看到的,或听道时听到的教会历史人物,对我有榜样作用。他们对我有这几方面的作用: 一、建立和坚定了我的心志         我最先听到的感人见证,是宋尚节和戴德生。宋尚节回国后不要金饭碗,宁当一个穷传道;戴德生说了那句名言──“我若有千万英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我若有千万条生命,绝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         每次听到讲道人讲这些时,我都热血沸腾,情不自禁地对主说:我要像宋尚节那样,我要做中国的戴德生,一生传扬主的福音。         我妈妈借了一本油印本《世界大奋兴》,这本书打开了我的眼界,让我知道,一个人可以有怎样大的作为。书中的慕迪和约翰·卫斯理,是我最羡慕的,巴不得上帝能兴起我成为一个奋兴家。         那时我还在读中专,我自此开始读圣经。一毕业,我就参加教会举办的试讲班,追求讲道恩赐。在我服事主的头七八年时间里,面对忠孝难两全,面对经济的压力,我 就是靠着戴德生、宋尚节的激励,靠着对慕迪、约翰·卫斯理的倾慕,才坚守了下来。如果没有这些榜样的力量,我可能早就撇下圣工了。 二、使我早早学到属灵功课         我一毕业,就在教会里参与各样事工,参加祷告会、探访,教小子班等。大家都很喜欢我,长辈们对我也很好,就像自己的儿孙一样。         但是,由于我自大、任性,顶撞教会长辈,长辈开始叫大家不要理我。我感觉自己成了一个蒙着脸的人,每次到教会,心里总是气忿忿的,认为他们不该这样对待我。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师徒带领十诫

建立帮助人们成长的关系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马太福音》4:18–22;《提摩太后书》2:2        省察自己最近投入的一段师徒关系。下面列举的项目,你做到什么程度:         1. 建立稳固的关系。关系越稳固,给予对方的力量就越大。当你找寻有潜力的被辅导者时,要谨记彼此的相投性(compatibility)和互动感应(chemistry)两个重点。 全部 部份 没有        2. 同意目标。作计划的基本原则是师徒关系“谨记以终点为始”。当师徒带领令人失望时,问题通常会回溯到当初双方的期待不同、或是期待未达成;所以一开始,双方就要对希望达成的目标有共识。 全部 部份 没有         3. 决定联系频率。密集的师徒带领,以“至少一个礼拜联系一次”的频率运作得最好,连络方式可以是面对面,或是打电话。 全部 部份 没有        4. 决定彼此负责的形式。双方一起决定,是要使用书面报告、约定时间在电话中会谈、面对面探讨(Probing)问题,或是设定评估时间。 全部 部份 没有         5. 设定沟通机制。身为导师,我们会问被带领者:“我如果看见一些令我担心的现象,你要我用什么方式、在什么时候和你沟通?” 全部 部份 没有          6. 确认保密的程度。当你分享时,一定要清楚表达保密的需要。 全部 部份 没有         7. 设定这段关系的生命周期。要避免没有设定终点的师徒关系,短期、可评估、有终结,但不排除再进阶的师徒关系的可能性;比衍生为一种拖延、不愉快,而且双方都怯于提出终止关系要好。全部 部份 没有         8. 规律的评估。看看哪部份有所进展,哪部份仍有问题,或是该如何改进师徒关系;师徒两人一起来评估是最好的方式。全部 部份 没有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一段被现代基督徒忽略了的基督教史实──访美国圣马丁修道院

蔡选青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前记        修道院在基督教的历史上曾有过重大的贡献,如宣教,开荒布道,圣经的保存与翻译,殉道见证,灵修神学,信仰生活化等等。对古代基督教思想有过重大影响的修道 士有:西方教会思想集大成者俄利根和耶柔米,非州修道院创办人奥古斯丁,以克己行道著称的亚西西的法兰西斯,早期众多沙漠教父以及他们宝贵的灵修思想和经 验,对基督教灵修神学有重大贡献的修道士金碧士及其名著《遵主圣范》(或译《效法基督》);连宗教改革的先锋马丁路德也曾是修道士。在近代基督教历史中, 英国的清教主义、循道主义和德国的敬虔主义,无不深受早期修道主义的影响。修女大德蕾莎就是当代修道主义活的见证。         约在西元 200-300 年之间,鉴于当时基督教会道德水平的低下、教会世俗化及政教合一,加上受到当时希腊文化中禁欲思想的影响,修道主义(Monasticism)应运而生。 一般认为,修道主义的创始人是安多纽(Anthony),而第一所修道院的创办人是帕科缪(Pachomiu)。之后,意大利的本笃 (Benedict),集当时的修道思想和规范之大成,于西元529年在意大利的蒙特迦西诺山(Monte Cassino)创办了当时最大的Benedict 修道总院,并拟定了著名的《圣本笃会规》(Rules of Benedict)。在当时众多纷乱的修道思想中,他的修道思想比较讲究平衡,“合乎中庸之道”,有可行性。故他被称为修道主义之父。由于人的罪性根深蒂 固,以及人本主义、世俗主义的抬头,后期的很多修道院开始堕落、腐败和世俗化。修道主义思想及其操练也逐渐在基督教历史中,特别是在宗教改革后逐渐失传, 但时至今日,仍有一些修道院及其操练值得现代忙碌浮躁的基督徒学习。        当然,像我这种来自极保守的教会背景的基督徒,对中世纪至今的一些天 主教教教义,及旁经、马利亚崇拜、向神父告解等等仍无法赞同,但我试着放下现代基督徒常有的批评论断架式,带着一颗谦卑受教的心,并夹着一丝神秘的感觉, 笔者走访了坐落于美国西北部华盛顿州,毗邻首府西雅图的莱西镇(Lacey)的圣马丁修道院(St. Martin Abbey)和诺斯(Roth N)院长。        圣马丁修道院创建于1895年,它坐落在大奥林匹亚区(the Greater Olympia Area)古色森森的一片苍松翠柏密林之中。自从笔者搬到同区的奥林匹亚市后,一直对这个修道院有一种神秘感:在21世纪最发达最文明的美国,竟然还有这 样一块世外桃源式的净土以及活生生的美国修道士!         诺斯院长今年67岁,他18岁进入这个修道院,已在这方圆不超过几英里的修道院内生活了整整48年。他1993年成为本修道院的院长至今。采访是在他的院长办公室进行的。 […]

No Picture
透视篇

儒家复兴和上帝荣耀(谢文郁)

谢文郁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编者注:根据中国国家博物馆扩建工程整体设计,在馆内西侧南北庭院设立中华文化名人雕塑园。第一尊完成的青铜孔子像, 高九点五米、重量约十七吨,于2011年1月11日安放在国博北门外广场,面对天安门,因此而引发热烈的关注和讨论。4月22日,国博表示,庭院建设已竣 工,按原设计方案,将孔子塑像移至国博西侧北庭院内。        孔子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人物,儒家无形地规范著华人的语言、思想和行为。这种价值体系是否会造成基督教信仰的冲击呢?华人基督徒要如何看待这方兴未艾的“孔子热”呢?          这些年来,中国思想界出现了一股强劲的力量,儒家思想重新成为显学。最近吸引人关注的 “天安门国家博物馆门前孔子像竖立事件” ,即是这种力量的表达。         其实,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 “基督教热” 开始以后,儒家就一直在积蓄能量复兴,待势而发。进入本世纪之后,这股力量开始产生显性影响力。而且这仅仅是一个开端而已,恐怕我们目前还无法估算其全部 能量。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我们的现实生活已经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压力了。        因此,我这里先考察一下这股力量的能量源头和布布局,然后再追踪它的发展前景。 一直是主导         自西汉汉武帝接纳董仲舒的“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以来,儒家就一直是中国思想界的主导。两千多年来的风风雨雨,给儒家注入了丰富的内容,使之成了中国历代政治家治理社会的主要思想资源。         不过,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的生存面临西方列强的挑战,一些思想家开始反省,进而否定儒家思想的生命力。这便是1919年以来的“五四新文化运动”。这场运动冲击了儒家思想的主导地位。人们希望从西方文化资源中,找到西方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子,并植入中国社会,激活中国。         这个想法,就其根基而言,其实渗透著“与时俱进”的儒家精神,但在语言表达上,儒家成了“痛打落水狗”的那条狗。于是,后来的几十年中,虽然儒家思想仍然不 声不响地规范我们的行为,但是,我们却因各种原因,发展了西式话语体系(马克思主义话语体系)。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和70年代的“批林 批孔运动”中,儒家的话语权更是完全被剥夺。         然而,西式话语体系一直没有能力落实到人们的日常行为中。比如,我们可以观察到,平等观念未 能代替等级观念,法律取消不了关系网,阶级斗争还得将就人情,等等。但一方面,西式话语体系却又强迫人改变说话方式,结果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说一 套,做一套,乃至于欺上瞒下成为一时风气。每一个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的中国人,都能感受到这种对抗的张力。 复兴的原因        1979年,在中国思想界出现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大讨论。80年代,出现了两套西式话语体系(自由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激烈冲突,并在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中达到了高峰。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为末日准备的“种子银行”

罗博学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世界最经典的短小说,只有一句话:“地球上的最后一个人坐在屋内,这时,有人敲门。”就此悬念,你可以展开许多猜测与幻想。比如:地球上发生过什么事,导致只剩了一个人?是超强大国核弹对射,还是彗星撞了地球?还有,那敲门者是谁?         当然,所有这些推测,不言而喻都有一个前提:人类濒临灭绝,再也不是万物之首,再不能够傲然屹立在宇宙星际。 日益明显的危机         当代人类已经感受到日益明显的生存危机,尤以生态环保危机最为突出。据相关分析认为:“环保”已经成为21世纪人类刻不容缓的课题,直接影响到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一座城市、每一个个体的生存与发展。         英国理论物理学家,“霍金辐射”的发现者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雅虎网作“人类如何走完下个世纪”的报告时,不无忧虑地说:“在一个政治、社会、环境都很混乱的世界,人类如何走过下一个100 年?”遗憾的是,他只有提问,没有答案。他无奈道:“我不知道答案,这就是我提问的原因。”         毫无疑问,自西方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以来,地球的生态环境正在遭受严峻的挑战。无论是城市水资源的匮乏、石油资源的短缺,还是乱砍乱伐导致泥石流、洪涝灾害,都威胁到人类的生存。2008年初中国大陆那场罕见的雪灾,就是一例,科学家认为是温室效应造成的。 简单、再简单些         面对这一混乱的状况,人类开始着手预备迁徙或重建。人们并不希望看到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的孤独身影。          最具代表性的是,位于挪威北部的斯匹次贝根岛(Island of Spitsbergen),有一个名为“种子银行”的储备室。这是一个为世界末日准备的“种子银行”──斯瓦尔巴全球种子库(Svalbard Global Seed Vault),由挪威政府与全球农作物多样性基金会合作建立,收藏了450万份重要的农作物种子。假如有一天,地球上发生毁灭性的天灾人祸,人类文明毁于 一旦,那时,人们就可以取出这里存放的种子,将它们唤醒,重新耕种文明的土地。         但问题是:如果届时人类在浩劫中不复存在,种子焉能存活?又由谁来唤醒并重建人类的第二期文明呢?         在美国博物学家亨利·梭罗(Henry Thoreau)的信念中,每一个人在短暂、有限的存在中,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珍爱自己的家园。这样的捍卫之举,应该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做起,如节水、节电、尽量避免驾驶私家车,以及控制人类的欲望、遏制乱砍乱伐等。         梭罗终生保持着一种简单、纯朴、体贴自然的生活形态。他在《瓦尔登湖》中,向我们展示了人与自然拥抱的优美图景。对“种子银行”,梭罗有着最具人文内涵的理 解和憧憬──他的“种子银行”建立在人类对万物的呵护、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由此链接起人类与宇宙、自然万物的和谐共生,引导以人为主体的城市、乡村,共 同进入和谐与美满。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迟暮的归途

烟花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我老了, 拖着蹒跚的步履, 踟蹰在空寂的旷野中。 枯干的身躯蠕动着, 仿佛感到大地收纳万物的预召。 明日的阳光将充满寒气, 在生命的另一端等待着我。 迷蒙中出现一位牧者, 他用悲悯的眼神,望着我苦弱的灵魂。 他用无尽的慈爱,替我卸下一身的愤怨和劳烦。 他聆听天穹间一切呼求和呐喊, 却让这蚊蚋之声成为叩天国之门的洪音。 我不再是个濒临死灭的虫蛾之体, 而是那只即将破蛹而出的彩蝶。 怒放生命的蓓蕾,重又含苞, 这一季, 是永不凋零的花期。 这是哪里? 这不是旷野吗? 不是! 这是我迟暮的归途。 作者居上海,从事建筑行业。

No Picture
事奉篇

从课堂到教堂:学以致用的宣讲策略

曾思瀚 本文原刊于《举目》50期         现时有不少很优秀的著作,详尽解释释经讲道的重要性。我亦深信,每当会众与上帝的话语相遇,他们属灵上的需要便得到满足。 因此寄望,本文能提供那些负责教导和带领查经的弟兄姊妹一些要诀和提醒。         什么是释经讲道 ?以笔者之见,就是尝试解释经文,并将经文的精义和教导应用到生活之中。         同时,我们也必须知道,释经讲道不是什么——释经讲道并不等同上帝的话语,只是尝试就上帝的话语提出解释而已。从笔者所见,有不少人误以为,在释经讲道时, 牧者的话语便是上帝的话语。这个假设是错误的。不完全的宣讲者不能够代替完全的上帝,宣讲者的解说也不能够僭夺上帝话语的位置。宣讲者的责任,在于带领人 来到上帝的话语之前。换言之,释经讲道其实是吸引会众,借着宣讲者的讲解,进入经文之中,寻求圣经话语的答案和亮光。 释经讲道的基础:一个文本,一个语境,一个书卷 宣讲者首先必须忠于所宣讲的文本。既然圣经各卷是上帝所默示的,那么宣讲者在解释上帝默示话话的时候,也要忠于那一个文本的原意。文本语境未必清晰易明,但宣讲者必须忠于它,才能按照文本的正意,恰如其分地宣讲和解释圣经(注1)。        同时,除非有充足的原因,否则每一段经文的语境就是整本书卷,而不是别的书卷。         对于宣讲者和会众来说,这种宣讲方式极富挑战性。大家需要认真面对经文的教导,而不是寻找标准的答案——很多时候,那些所谓的标准答案,其实都是误导性的。         有时,宣讲者有充足的理由,考虑书卷以外的语境、思考与其他书卷互涉的关系。比如,书卷的作者在经文中有足够的提示,让宣讲者能推断,当年的读者对特定的经 文有一定的认识。那么,宣讲者便可在宣讲中提及。例子之一是,某些旧约的先知书,经常提及摩西五经中的一些律法和教导。我们因而可肯定,不论是先知书的作 者或读者,均熟识这些律法和教导。         也就是说,宣讲者必先有合乎研究法则的原因和合理的论点,才能考虑在宣讲中提及其他经卷(即宣讲经文以外的文本及语境),更应避免断章取义地引文,造成混淆。        有些宣讲者因为有过分主观的前设,造成会众顺从宣讲者的意向,却忽略圣经作者和上帝本身的意念。何况,主题重复且单调,引文又断章取义,忽略上下文理,这样的宣讲,并不能解释圣经的话语、传递上帝的信息,更非释经讲道!         作为宣讲,必须真诚地对待上帝的话语和信息。牧者和作家麦玛努斯(Erwin McManus)讲过一个笑话:“一个主日学老师问学生:‘什么东西是4条腿、毛茸茸、爱爬树和吃果实?’有一个学生踌躇地回答:‘我想,这可能是松鼠。但我会说:这是耶稣。’”         这故事是在讽刺某些教会:人若不把耶稣挂在口边,就会被视为异端。这样的教会,不容许会众思考,将人的思想钝化,要求人面对经文中的难题时,盲目接受过分简 单的答案,这样的宣讲,不可能合乎上帝的心意。教会必须要兴起一群既能够回答“是松鼠,又能够为松鼠的创造而感谢耶稣的信徒。”(注 2)。         本文将会简介释经讲道的3个步骤:首先,宣讲者需先撰写讲章大纲。其次,宣讲者可用字意研究,和历史、文化背景的研究成果,阐明经文大纲下的信息。及后,宣讲者可用几个重点来修饰讲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