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關懷與跟進——學生福音事工之再思

學生工作的受託者系列(2)  高智浩       10年前,我在台灣校園團契服事時,常往東海大學跑。那裡有一個看起來不起眼的池塘,常有很多人在池邊,一片一片往下丟麵包。池塘中的魚群會急速游過來,瘋狂搶奪食物。不到幾秒鐘,食物搶完了,魚兒也就一條條地離開……      後來,我看到Discovery Channel介紹人工魚礁,是為生態保育之目的而設置的,用廢棄的沉船,營造適合海中生物生存的環境。魚群不再來來去去,都願意留在那裡,甚至彼此照顧(如海葵與小丑魚的共生)。在豐富的互動下,那個地方呈現出盎然的生機。      這兩個場面真是天壤之別,也頗讓人深思,甚至讓我聯想起現今教會的學生工作:      有的教會,視學生為池塘中的魚群,丟了太多食物進去,辦了許多活動,想盡辦法製造誘因,卻無法留住年輕人——因為這些年輕人,只是受到“食物”的吸引才來的,是暫時的。一旦沒有了“食物”,他們會去尋找其他讓他們感興趣的東西。或是離開教會,回到原來的環境中。這樣的學生福音事工,事倍功半。      而另一些教會,則如人工魚礁,為魚群和其他水中生物,提供了一個安定的環境,讓他們可以棲息、互助。北美許多學生,就是因為教會弟兄姐妹的接機、安家、接送採買等有愛心的行動,感到教會是溫暖而且可靠的地方,所以進入和停留在教會。      那麼,教會到底應該怎麼做呢?是像池塘邊提供魚飼料的小販——提供福音佈道材料?或是拿麵包餵魚的遊客——個人式、隨機式傳福音?還是像設計人工魚礁的海洋生態專家——整體規劃,禱告、構思、策劃、籌備、宣傳、執行、佈道、跟進學生福音事工計劃?這是值得思考的。 一、信徒應主動參與關懷      台北信友堂的沈正牧師,是早期的台灣校園團契傳道同工,更是筆者的前輩,對筆者有很大的影響與啟發。他牧養著台北信友堂,聚會人數超過1500人。面對諾大一群會友,沈牧師也有些感慨:“信徒應主動參與關懷!”      他曾跟筆者說:      牧養是關懷‘人’。主耶穌看重的是‘人’本身。很多人停留在‘坐’禮拜階段,教會應該鼓勵他們化被動為主動,付出關懷,成為關心別人的基督徒。      在教會中,最寶貴的牧養,就是‘彼此牧養’。教會100人中,只要有20%~30%的人,願意伸出關懷的手,以行動關懷人,這個教會就是溫暖的……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另類“虎媽”

羅大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好友的兒子,今年大學畢業了。他們全家自畢業典禮回來後,我問好友情況如何,她竟口氣勉強地說:“他得了一個獎,類似我們的‘品學兼優、熱忱服務獎’。”         我說:“那不是很棒嗎?恭喜恭喜!可是,你怎麼好像不太開心?”         她說:“唉,因為我覺得這4年,好像把兒子以18萬美金賣給了學校似的!……讓我們感到心情複雜的是,雖然他有幾位同學的父母看到我們,連連稱謝,說我兒子 對他們的孩子產生了正面影響。還有幾個教授說他對學校很有貢獻等……但那幾天,兒子忙著參加各個畢業派對,說是要把握最後機會跟朋友在一起,哪有什麼時間 和我們在一起……”        “他畢業後,有什麼打算?”        “他不回家,要留在學校附近找工作,說學長和同學都是這樣,一兩年後,再去念研究所,或找別的工作。唉,都不顧老媽了!”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世界嘛!”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哪個媽媽不希望兒女留在身邊呢? 優秀的兒子        好友的兒子唸的是一流的教會大學。4年來,除了書費,沒有花家裡一毛錢。他功課好,課外活動也不落人後,在學校報社做廣告經理,又屢屢在全校演講、辯論比賽中奪冠。此外,他還在學校的交響樂團中拉琴,代表學系賽球,並參與過門訓小組、敬拜團、任團契靈修同工等等。        大二時,他得了“特殊服務獎”。大三時,順服上帝的感動,他以壓倒性高票當選學生會長……他做什麼事都全力以赴,以致於分身乏術,與父母的聯絡不多。        畢業前,他在學校的禮拜中講了一次道。聽說,這是該校史上,第一次讓在校生上臺證道。        有人驚訝:一個黑頭髮、黃皮膚的東方孩子,在一個很“白”的大學裡,有這樣優異的表現,莫非背後有個“虎媽”?(編註:“虎媽”,即美國耶魯大學華裔教授蔡美兒。其所著《虎媽戰歌》一書近年在美國引起轟動,她在許多人眼中,是“極端嚴苛地管教子女”的代表) 在家自己教         好友是虔誠的基督徒,信主後,人生觀丕變——在我看來,變得有點奇怪。她的孩子,絕大部分時間是待在家裡學習,沒有出去上學。剛開始時,我們都以為,她不滿 意美國公校水平低,乾脆自己教,以便培養孩子提早上哈佛或史丹佛。後來才知道,她要用聖經來教導孩子,免受無神論、世俗人本主義的污染。        我擔心這會過度保護孩子,使他們太單純、沒有免疫力,將來不能適應社會。不料她說,她養孩子,不是要去適應社會,而是要去改變社會。         哎呀呀,這些大道理,大家在教會裡都聽過,可真有人這樣徹底相信,甚至以此幹擾孩子的正常成長過程嗎?公校的教育固然是無神論的教育,可也不能因噎廢食呀!何況在家閉門造車,不耽誤孩子的前途嗎?         後來我有機會帶著孩子在他們家小住,對他們的生活多了一點瞭解。他們全家每天早上一起讀聖經,晚上一起禱告。白天,好友會給孩子們上點課,接著孩子們就自動地做作業、練琴,以及做固定的家事。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耶穌爲什麽愛用比喻?

張怡昕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耶穌講話時常用比喻:         什麼葡萄啊,橄欖啊,芥菜種啊!         什麼天上的飛鳥啊,野地的花啊!         什麼建造房屋啊,做生意啊,找到一顆昂貴的珍珠啊!         什麼得人如得魚啊,風往什麼方向吹啊!         什麼浪子回頭,父親接納啊!         替朋友半夜敲門求餅啊……         不是講天國的道嗎?怎麼用那麼多比喻呢? 如果我是他,我也呆不住         我曾經邀請一個未信主的朋友去團契。當天團契唱完詩歌就禱告,禱告了20分鐘,中間有一些停頓、靜默的時間。大家禱告時,用了不少基督教術語。禱告完,我朋友說有事兒,先走了。         我當時想:如果我是他,我也呆不住。因為根本不知道這些人在幹嘛?        我深深體會到,要想讓別人明白,就要用別人能理解的方式、話語說話。也就是說,你要是真想讓別人明白,就要先想想,自己講的話別人能不能聽懂。        耶穌是真想讓門徒聽懂。天國、天上的事情,人沒見過,想也想不出。耶穌就用各種比喻,選取聽眾熟悉之物、之事(莊稼、水果,捕魚、牧羊,等等),好讓人明白。        有一次,祂教導門徒信任上帝,祂就問他們:你們的孩子要餅,你不會給石頭吧?孩子要魚,你不會給蛇吧?你們是不完美的人,尚懂得把好東西給孩子,何況天父呢? […]

No Picture
事奉篇

絕對服從?——從服從牧師談教會架構

徐理強、龍綺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讀了《舉目》50期上的《對教會的八個困惑》(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0vgar.html),心裡實在有點難過。文章中的那些問題,在教會很少公開討論,但教會確實一直因這些困惑產生紛爭與分裂。         教會分裂,可以說是今天華人教會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在我們教會附近,過去10年裡,最少一半的華人教會分裂過。教會分裂在信徒中造成的傷害,不可估量。         對此,一般信徒認為,這是靈性的問題。也有人認為,這是信徒對牧師不夠順從的結果。在此,筆者希望從教會領導的組織和架構的角度,拋磚引玉,討論《對教會的八個困惑》中的第七問:“信徒是否必須絕對服從牧師?” 教會中的領導架構        既然每個人都是罪人,那麼即使是重生得救、靈性很好、領導恩賜特大的基督徒,也不能完全脫離罪的誘惑。        濫用權力,把自己的看法當成是聖經的看法,把自己的觀點看成是神的旨意,是領導階層最常犯的錯誤。所以,筆者建議,為了減少教會中的矛盾,教會建立領導架構時,應該遵照下麵6個原則:         1. 領導是集體式的(corporate leadership),不是個人式的。        教會應該由牧師(全職)與長老(帶職),組成“牧長團”來帶領。牧長團做任何決定,都必須全體通過,而不是用投票方式、部分人同意即可。         在筆者的經驗裡,如果教會完全由全職牧師帶領,沒有任何帶職的“平信徒”長老參與,效果並不是很理想。比較好的辦法是,在集體領導的架構中,主任牧師承擔起主要的領導職責,而其他牧者和長老協助領導。        2. 領導的權力,必須有制衡(check and balance)。        在牧長團裡,牧師與長老彼此制衡,不容許個人在重要的事情上單方面做決定。具體細節,則應該因教會實際情況而定(各位可以在網上www.cgcm.org參考筆者教會的憲章)。        3. 領導人必須有定期的述職問責(accountability)。        牧師,長老應該定期向教會述職,報告事工情況。        4. 分權(separation […]

事奉篇

鏡子

陶其敏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杜倩的浴室裡,有一面具放大功能的凹面鏡。隨著年齡的增長,杜倩越來越討厭它了。它把自己臉上的皺紋、斑點、甚至唇邊那有點像鬍子的絨毛,都誇張地顯露出來。         她喜歡晚上在低度夜燈下,照浴室中那面大的平面鏡——她那保養合宜的體型,還是很令人豔羨的;臉上的輪廓柔和,有一種朦朧美。她於是把那面放大鏡徹底地翻過去,再不用了。         那一次,老同學林哲,批評杜倩太看重世俗世界,應該多思考信仰。杜倩不服:更多的錢,更好的生活,不也是上帝的祝福嗎?人生活在世上,總不能不食人間煙火啊!         這次爭論,雖然讓杜倩有些不愉快,但她從心裡知道,老同學是語重心長的。對信仰是應該有敬虔的態度。不過,杜倩覺得,林哲有點走火入魔。除了上班,林哲把所 有的業餘時間都搭在教會裡,教主日學、帶查經班,今天探訪這個、明天關顧那個,各項活動,如禱告會、詩班,樣樣不拉。虧得他的太太不上班,把所有的家務包 了,孩子也上了高中,比較懂事,否則,他家日子可怎麼過?         最近更是不得了,林哲宣佈,等兒子一上大學,他就辭職,去讀神學,做全職傳道人。         這老同學不是腦子進水了吧?有信仰挺好,但不用太過火啊!好好的大學教職不要,卻要去做沒有社會地位的傳道人﹗        唉,隨他去吧!﹗可杜倩又一想,畢竟有同學情誼,應該在他發燒時給他潑點兒冷水,讓他冷靜冷靜。        她就撥通了林哲的電話:“週六晚上, 請你全家來我家吃飯!包餃子,賞光不?”電話那頭也挺乾脆:“一定去!” 你不是受了刺激吧?        那晚的交談,很有些推心置腹的味道。杜倩說:“老同學,你的追求,你的敬虔,讓我佩服。可又有點太完美了,高不可及!”       林哲說:“我聽不出你這是在褒,還是在貶。”        “褒,絕對是褒!不過你要是一點瑕疵都沒有,那就變成聖人了。”        “這是在貶,我明白。”林哲笑了笑,“我絕對不是聖人,人性常見的軟弱我都有。”        杜倩說:“提起軟弱,我正好想問你一件事兒。我聽說,你因為漏稅被罰款,心裡覺得忒特冤,是不是?這才像過去的你——性情中人嘛!”        林哲哭笑不得,說:“有一個遊戲,主持人告訴第一個人一句話,讓他悄悄傳給第二個人,第二個人再告訴下一個人。傳了一圈,最後一個人說的是:王總太太發現,王總和李秘書出去幽會了。而原話其實是:王總太太來找王總,李秘書說他出去開會了。”        […]

事奉篇

你可到過雅各井邊?──回應《鏡子》

天嬰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鏡子》(《舉目》52期28頁)裡杜倩和林哲的一系列對話,讓我想起最近網上兩件有意思的事。        一是“萬維讀者”網上,關於如何養老、何處安度晚年的討論。幾乎100%的人認為:第一要老有所依(健康的身體,豐厚的退休金,高級的養老院,等等),第二要老有所靠(兒女,摯愛親朋,社團,教會,等等)。        另一件是日本海嘯後,不但美國的“末日城堡”(編註:建造在地下,據稱可以抵禦核彈等全球性災難的房屋)銷售量增加了10倍。而且,中國網上“中國方舟”船票的銷售,也出現井噴。       我們生活在一個空前發達、豐裕的時代,每人每天接觸到的信息,可能是過去的人一生信息量的總和。但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人卻是極度饑渴,極度沒有安全感,極度 恐慌,極度沒有信心。人們在超負荷的物質、信息供應裡,迷茫、恐慌著。人們盲目地用成功、財富、名利、美貌,填充著自己心靈的空虛和生命的貧乏。 井旁的對話        杜倩和林哲的對話,讓我想起耶穌和撒瑪利亞婦人在雅各井邊的對話:       耶穌說:“請你給我水喝。”       撒瑪利亞婦人回答:“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       耶穌對撒瑪利亞婦人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        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參《約》4:7-15)        杜倩用物質積累打造自己未來的地基,用社會的認可應付“我是誰”的心靈訴求。杜倩的心從沒有在自己的擁有裡得到過滿足。她拼命追逐的,也沒給她帶來任何喜樂。從她和林哲的對話裡,我強烈地感受到她的掙扎、自責、無奈和欲罷不能。 往前走一步        口渴的耶穌坐在雅各井旁,等待著那個身體和心靈都饑渴、疲憊的婦人。在那個邂逅裡,耶穌以永生的活水,供應撒瑪利亞婦人對愛的渴望,以及對未來的期盼。        也許,杜倩這一生,就得在世界的職場裡打拼。也許,杜倩一生都無法卸下養家糊口的擔子。可是,我想知道,杜倩可曾去過雅各井邊?她是否像那個撒瑪利亞婦人, 在耶穌面前勇敢地傾倒自己的饑渴、疑惑和軟弱?她是否像那個撒瑪利亞婦人,對耶穌說“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她是否像那個撒瑪利亞婦人,知道耶穌是 誰?        也許,杜倩現在還停留在羡慕林哲的信心的階段,在和林哲的比較裡哀嘆、沮喪,完全沒有看見上帝對她的祝福。事實是,耶穌是真實的,無論在怎樣的境況裡,我們都可以經歷祂。即使我們跌到黑暗的谷底,耶穌都能把我們扶起,並給我們繼續行走的力量。        耶穌問他祂的門徒:“眾人說我是誰?”“你們說我是誰?” […]

事奉篇

銅頭、鐵嘴、蛤蟆肚──《解開自卑情結》有感

姜洋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舉目》45期,星余的《解開自卑情結》(下稱《解》文)讓我聯想到另一種自卑情結 组组面對別人的炫耀時,我們先自慚形穢,繼而,嫉妒引發一連串的“為什麼”:“為什麼他可以,我不行?”“為什麼他有,我沒有?” 自卑催化劑         縱觀造成這種自卑情結的原因,除了《解》文作者提到的幾點外,筆者認為,迷失在世俗文化當中,受世俗思想左右,是基督徒心中壓力重重的原因,更是我們出現自卑情結的催化劑。         我們“忘記了”基督徒的身分、忽略了所擁有的,又太在意所沒有的。這使我們不自信、不滿足。愛慕虛榮,使我們與人比享受、比子女、比工作——只看見所沒有的,卻很少為所擁有的獻上感恩。         因為 “不滿足”,我們的心套上了沉重的枷鎖,活在追求空虛的重壓之下。因為 “不滿足”,我們一隻手用來敬拜神,用另外一隻手去抓取世俗。我們虛偽地生活在兩個不兼容的世界裡,失去平安喜樂!        聖經教導我們,要想活得自信與滿足,我們首先要認識自己。其次,要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是什麼。最後,要活出自己的人生目的。        《解》文已詳敘前面兩點,筆者在此只就最後一點來分享:能否拒絕自卑,與我們在生活各個層面上,設立的目標是否合理有關。當生活目標越接近神的心意,我們越活得自信和滿足。        筆者也曾在自卑與自信、嫉妒與滿足之間遊走。最後我學到,面對別人的“炫耀”,不必生氣、抱怨、或自卑。我只需管理好自己的心思意念與言行,作一個蒙神喜悅的人。屬於我的生活,是屬天的,不需要效仿他人。 抗干擾五招        因此,筆者積累了一些抵抗炫耀、克服自卑的實用方法,是提升抗干擾能力的“基本功”:         1. 銅頭——面對別人的炫耀,要有“充耳不聞”、“過目就忘”的本領。因為,基督徒自有主耶穌所賦予的人生方向和價值觀。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你過你的“油膩”,我過我的“清淡”。        2. 鐵嘴——堅持自己的原則,向挑戰自己基督信仰和生活原則的人說“不”。即使在拒絕別人很困難時,有些事情還是必須說“不”。也許,我們會因此而失去一些朋 友,但我認為,朋友之間應該互相理解、尊重。那些喜歡炫耀、熱衷於對別人的生活品頭論足的人,並非是我們真正的朋友。        3. 蛤蟆肚——培養一定的肚量和心理承受能力,面對炫耀不動氣,有包容之心。當我們不去考慮對方應不應該得到那些東西,而是一心滿足於自己的生活,就不會心煩、嫉妒,不會看別人不順眼了。        4.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出狹隘的個人世界──2011年西南訪宣札記

主內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今年5月,我和同伴經歷了一次西南訪宣之旅,身體、靈性、生活習慣、心理等都受到了挑戰。如果沒有上帝特別的帶領,我們一行9個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平安走完全程的。 一、人格分裂         12年前,我第一次參加教會聖誕節的活動,結束前,有人呼召信耶穌,我心頭一熱就站了起來。禱告後左右一看,發現全場就我一個站著。就這樣“稀裡糊塗”地,我信了主。         往後10多年,我雖然也去教會禮拜,甚至領過查經,但大多數的時候,我和不信者沒什麼差別,與神的距離很遠。我想要永生,進天國,但同時,我也要房子、汽車、鈔票……        在教會,我聽牧師講道,和教會弟兄姐妹談愛主。回到家,卻又被朋友拉去喝酒、吹牛、講哥們義氣;早上起床後讀聖經,知道應該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 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在上班的路上擠地鐵、在辦公室面對工作的壓力和同行的競爭時,又會抱怨、咒罵、嫉恨、苦毒、爭競、詭詐……        我常常這樣掙扎、徘徊,自己都覺得有點人格分裂。我無數次地對主說:“主啊,我對不起你給我的恩典!我沒有好好珍惜這個福分,反而常常羞辱你的名,因個人的驕傲偷竊你的榮耀!我該怎麼辦?”        《路加福音》第8章中,有個種子撒在荊棘地裡的比喻,很能詮釋我的經歷:我領受了福音,但是內心是一片荊棘,裡面有各樣的思慮,正道沒辦法在我內心好好生長、結實。 二、額前白髮        去年“十一宣教營會”上,牧師呼召人去宣教。當時不知道是一種什麼力量,讓我站了起來──也許,在神的時間表裡,我該出去磨練一下了。         此後,無論在路上、家裡、獨處時,有一首詩歌常常在我心裡迴旋:“當趁著年輕,紀念造你的主。不要讓時光,白白地流逝。時光一去不回頭……”         每當哼唱這首歌的時候,我的內心都很感慨。不過,我仍然沒有具體的行動。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額前出現了幾根白髮。這如同一根大棒,把我打懵了,我惆悵、嘆息自己的青春年華,竟然已經在不經意間逝去!        其實我剛到30歲,沒有眼花、耳背、駝背、走不動。不過,白髮卻讓我意識到,人在這個世界上,不過是過眼煙雲啊!         作為80後,如果要我用一個字來形容自己,那就是“懶”。也並不是真的懶,而是有點小聰明,能走一步解決的,就絕不走第二步;能一句話說清楚的,就絕不再廢話。        其實這些還是表象,深層的原因是,這樣才能讓我和別人不一樣。80後並獨生子的我,骨子裡就反平庸,覺得高人一頭。如果不時說幾句出人意料的話,或幹點讓人驚訝的事,就好像喪失了自我。我覺得自己的使命,就是不斷的探索、冒險、影響別人、改變世界。        然而,我真的能影響別人、改變世界嗎?我和所有人一樣,整天在這個世界上抓取、爭奪、嫉妒、懷恨……就這樣,我還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到頭來不過是一場戲夢一場空,有什麼意義呢!我不能這樣下去了,我要做真正有價值的事!         所以,當我得知教會今年的西南訪宣計劃時,立刻決定報名參加。 三、訪宣日記          […]

No Picture
成長篇

聆聽的藝術──宣講者與聆聽者的責任

曾思瀚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教會中有 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有不少弟兄姊妹對教會的宣講頗有微言。針對這一問題,筆者希望從“宣講者和會眾兩方各自的責任 (或需要注意什麼)”來討論。聆聽這行動包含兩個層面:生理行為(physical act),以及靈性和智力上的理解(spiritual and intellectual comprehension)。 雖然人無法絕對二分為身體和靈性/智力兩個層面,但本文希望借用此概念來立論。 聆聽為生理行為(physical act)         聆聽為生理的行為(physical act),正如在《尼希米記》中,重複覆出現的“看到”和“聽見”,是描述讀者和聽者的身體實際行動一般。        聖經中記載,以色列人在聆聽上帝“十誡”的頒布頒佈這個行動前,要遵照上帝藉摩西的吩咐,行一連串的潔淨禮儀來預備自己:        第一,使百姓分別為聖。(參《出》19:﹕14-15)。        第二,訂立界限。(參《出》19:20-24)。        第三,祭司要分別為聖。(參《出》19:22節)。        就是說,在聆聽上帝的話語之前,百姓和領袖均需要作實際的準備。         因此,此文先談作為會眾所需要負的責任,才論及宣講者的責任: 聆聽之一:會眾有何責任? 第一, 聆聽是群體性的。         所謂群體性的聆聽,是指在上帝的主權下,眾信徒需要為聆聽祂的話語,一同努力。聆聽不是獨立個體的行動,也不是信徒獨個兒去尋找經文的應用,而是在群體中,與其他順服的信徒一起學習。         在基督教會中,群體的預備包括一同唱詩。然而,有不少信徒習慣在聽道時才到教會。他們抱著消費者的心態,只希望在崇拜中得到些個人收穫。其實,人若瞭解到崇 […]

成長篇

香山宋尚節墓前親聞記

天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神在20世紀30至40年代中,興起忠僕宋尚節博士,用他那充滿聖靈的能力,復興了整個中國的教會。         小時候,屢聽母親說,宋博士的講道極有能力,神藉宋博士叫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後,亦在《靈歷集光》讀到宋博士的日記,深受感動,心靈震撼。        2003年10月,筆者偕同另一弟兄同遊北京。宋博士墓在北京香山,筆者決心去瞻仰神僕墓地,了卻心願。         書上記載,宋博士墓地離香山公共汽車終點站非常近,但出租車司機帶我們去了3個陵園,都未找到。翻閱隨身攜帶的《靈歷集光》,書上記載了宋博士離世歸主時,安放在南營51號。我想,先找到南營51號,再打聽,可能會找到宋博士墓。        北京發展很迅速,南營51號是否拆遷或改名,不得而知,但這是最後的希望。        沿途打問,終於遇到一位老公公,知道南營51號,“是信耶穌的人的房子吧?”經他指引,我們終於找到南營51號,居然還沒有拆遷。我按了幾下門鈴,有一個大媽來開門。得知我們想看宋博士的墓地後,這位79歲的大媽,欣然帶著我們去到一個巷子裡,進入一個院子。 院子正中央立了一個墓,墓碑上有一個紅色十字架,這就是主僕宋尚節之墓了。院子裡凌亂地堆放著廢棄的門窗,和一些樹幹。        院子的主人對我們說,她剛剛為這墓,和別人打了一架。本來信主之人不應該和別人打架,可是隨著“搞活經濟”、迎“旅遊節”,有關單位想把房屋連墳墓一併鏟平,改作停車場。順著主人所指,可以看到,挖掘機已經把土地挖了3米餘深……         宋博士墳在史無前例的文革中,早已遭到破壞,花崗石的墓碑被挪移,拋棄在外面。後人用水泥把碎角修復平整(見圖1)。墓碑現在基本完好,上面刷了白灰,刻有“耶穌基督的僕人,宋尚節安息之所”,以及“是了,我必快來,阿們”等字樣。        墓旁邊栽有鮮花,鮮豔的紅花朵正在綻放。院中綠樹成蔭,還有幾棵樹有百年樹齡。南邊約1米處,是宋博士的大女兒宋天嬰之墓,墓上有紅十字架,“宋天嬰”3字好像是用玻璃拼成的,周圍用紅漆畫成長方形。兩墓似安穩在主懷中。 正是: 香山福地埋忠僕, 圃園靜地叢花簇。 靜思十架高瞻囑, 甘步宋僕永依主。        墓前思想宋博士為福音付出了一生,按他的聰明和才能,如投身在科學領域上,必定有所建樹、名垂青史!他拋棄了一切,只以耶穌基督為至寶,就如《腓立比書》 3:8:“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墓前彷彿聽見了古老感人的詩歌,也是忠僕宋尚節最愛唱的歌: 近主十架歌 一﹑我心依傍主十架,在彼有生命泉,基督寶血已流出,洗我萬眾罪愆。 二﹑十架旁我信雖小,救主總不丟棄,他祂賜下聖靈亮光,照我昏昧心裡。 三﹑十架旁我祈求主,默念羔羊宏恩,每日不論往何處,靠主十架指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