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关怀与跟进——学生福音事工之再思

学生工作的受托者系列(2)  高智浩       10年前,我在台湾校园团契服事时,常往东海大学跑。那里有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池塘,常有很多人在池边,一片一片往下丢面包。池塘中的鱼群会急速游过来,疯狂抢夺食物。不到几秒钟,食物抢完了,鱼儿也就一条条地离开……      后来,我看到Discovery Channel介绍人工鱼礁,是为生态保育之目的而设置的,用废弃的沉船,营造适合海中生物生存的环境。鱼群不再来来去去,都愿意留在那里,甚至彼此照顾(如海葵与小丑鱼的共生)。在丰富的互动下,那个地方呈现出盎然的生机。      这两个场面真是天壤之别,也颇让人深思,甚至让我联想起现今教会的学生工作:      有的教会,视学生为池塘中的鱼群,丢了太多食物进去,办了许多活动,想尽办法制造诱因,却无法留住年轻人——因为这些年轻人,只是受到“食物”的吸引才来的,是暂时的。一旦没有了“食物”,他们会去寻找其他让他们感兴趣的东西。或是离开教会,回到原来的环境中。这样的学生福音事工,事倍功半。      而另一些教会,则如人工鱼礁,为鱼群和其他水中生物,提供了一个安定的环境,让他们可以栖息、互助。北美许多学生,就是因为教会弟兄姐妹的接机、安家、接送采买等有爱心的行动,感到教会是温暖而且可靠的地方,所以进入和停留在教会。      那么,教会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是像池塘边提供鱼饲料的小贩——提供福音布道材料?或是拿面包喂鱼的游客——个人式、随机式传福音?还是像设计人工鱼礁的海洋生态专家——整体规划,祷告、构思、策划、筹备、宣传、执行、布道、跟进学生福音事工计划?这是值得思考的。 一、信徒应主动参与关怀      台北信友堂的沈正牧师,是早期的台湾校园团契传道同工,更是笔者的前辈,对笔者有很大的影响与启发。他牧养著台北信友堂,聚会人数超过1500人。面对诺大一群会友,沈牧师也有些感慨:“信徒应主动参与关怀!”      他曾跟笔者说:      牧养是关怀‘人’。主耶稣看重的是‘人’本身。很多人停留在‘坐’礼拜阶段,教会应该鼓励他们化被动为主动,付出关怀,成为关心别人的基督徒。      在教会中,最宝贵的牧养,就是‘彼此牧养’。教会100人中,只要有20%~30%的人,愿意伸出关怀的手,以行动关怀人,这个教会就是温暖的……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另类“虎妈”

罗大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好友的儿子,今年大学毕业了。他们全家自毕业典礼回来后,我问好友情况如何,她竟口气勉强地说:“他得了一个奖,类似我们的‘品学兼优、热忱服务奖’。” 我说:“那不是很棒吗?恭喜恭喜!可是,你怎么好像不太开心?” 她说:“唉,因为我觉得这4年,好像把儿子以18万美金卖给了学校似的!……让我们感到心情复杂的是,虽然他有几位同学的父母看到我们,连连称谢,说我儿子对他们的孩子产生了正面影响。还有几个教授说他对学校很有贡献等……但那几天,儿子忙着参加各个毕业派对,说是要把握最后机会跟朋友在一起,哪有什么时间和我们在一起……” “他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他不回家,要留在学校附近找工作,说学长和同学都是这样,一两年后,再去念研究所,或找别的工作。唉,都不顾老妈了!”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嘛!”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哪个妈妈不希望儿女留在身边呢? 优秀的儿子 好友的儿子唸的是一流的教会大学。4年来,除了书费,没有花家里一毛钱。他功课好,课外活动也不落人后,在学校报社做广告经理,又屡屡在全校演讲、辩论比赛中夺冠。此外,他还在学校的交响乐团中拉琴,代表学系赛球,并参与过门训小组、敬拜团、任团契灵修同工等等。 大二时,他得了“特殊服务奖”。大三时,顺服上帝的感动,他以压倒性高票当选学生会长……他做什么事都全力以赴,以致于分身乏术,与父母的联络不多。 毕业前,他在学校的礼拜中讲了一次道。听说,这是该校史上,第一次让在校生上台证道。 有人惊讶: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孩子,在一个很“白”的大学里,有这样优异的表现,莫非背后有个“虎妈”?(编注:“虎妈”,即美国耶鲁大学华裔教授蔡美儿。其所著《虎妈战歌》一书近年在美国引起轰动,她在许多人眼中,是“极端严苛地管教子女”的代表) 在家自己教 好友是虔诚的基督徒,信主后,人生观丕变——在我看来,变得有点奇怪。她的孩子,绝大部分时间是待在家里学习,没有出去上学。刚开始时,我们都以为,她不满意美国公校水平低,干脆自己教,以便培养孩子提早上哈佛或史丹佛。后来才知道,她要用圣经来教导孩子,免受无神论、世俗人本主义的污染。 我担心这会过度保护孩子,使他们太单纯、没有免疫力,将来不能适应社会。不料她说,她养孩子,不是要去适应社会,而是要去改变社会。 哎呀呀,这些大道理,大家在教会里都听过,可真有人这样彻底相信,甚至以此干扰孩子的正常成长过程吗?公校的教育固然是无神论的教育,可也不能因噎废食呀!何况在家闭门造车,不耽误孩子的前途吗? 后来我有机会带着孩子在他们家小住,对他们的生活多了一点了解。他们全家每天早上一起读圣经,晚上一起祷告。白天,好友会给孩子们上点课,接着孩子们就自动地做作业、练琴,以及做固定的家事。 午餐时间,好友唸故事给孩子听,顺便天南地北、你来我往地交流着。 孩子们也参加外面的体育活动,以及“在家学习互助团体”办的活动。从七八年级起,两个孩子就一直在教会里担任儿童主日学的老师,假期还去国外短宣过几次。 最让我吃惊的是,孩子们会和我用普通话聊天,而且会陪我们的老么玩耍,讲故事给他听。他们的社交能力,比一般孩子还强一些。 跟好友谈孩子,总能感觉到,她最关心的是他们的品德,以及和神的关系。她很少为他们的课业学习祷告,总是求神吸引他们,保守他们的心怀意念,好叫他们不爱世界、持守真道、远离罪恶。 现在搞懂了 美国的孩子,到了高中最忙,学习重,活动多。家长忙着接接送送,只盼著孩子能上个好大学。而好友总说,每人头上一片天,挤破头上了所谓的好大学,究竟是福是祸很难讲,念什么科系也要看神的呼召。 我觉得话虽不错,但她丈夫不也是理工博士,才能养家糊口吗?我觉得他们有点走偏了,为他们捏把汗。 后来,她女儿考SAT(美国大学申请入学的重要考试,编注),分数出奇的高。她顺利上了很好的大学,也拿了奖学金。她在学校朋友不少,周末兼差教琴,并在教会教主日学。 几年后,好友的儿子也准备上大学了。他说想去念私立教会大学。私立学校的学费可是非常昂贵的。好友说,若这是神的旨意,神会供应、预备,不用担心。她儿子也说,如果申请不到奖学金的话,就先读社区大学。其实他的成绩非常好,何必这么固执?上州立大学也可以啊!真是搞不懂。 没想到,真的给他拿到奖学金了,不只免学费,连吃、住都包了!这下,我们没话说了,心想可能真的是神的旨意!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4年过去了,如今他大学也都毕业了。这一路走来,我们在旁边看着、想着,也为他们祷告,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观念也改变了不少。现在我们对孩子上大学没那么紧张了,倒是比较注意孩子的灵命和生活能力。 我们的老二正在念大学,却不再去教会,我们迫切祷告,也在神面前诚恳认罪。因为过去我们以为,把孩子带去教会就够了,忽略了信仰的传承其实是父母的责任。回头看,好友夫妻大概早就明白了这一点,所以采用了那样的教育方法,甘愿承受亲友的不理解。 母亲的付出 后来,好友又打了一通电话给我,说: “我想通了!既然儿子年幼时,我就把他献给了神,他现在把时间拿去服事神,服事那些比我更需要他的人,我是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我应该感谢神,祝福儿子,继续为他祷告啊! “亚伯拉罕甘心把以撒献上后,神不是又把儿子还给了他吗?哈拿献撒母耳,也是一年也见不到儿子几次!我应该更积极信靠神呀!可能祂也正在看我是不是真的把儿子献上吧!再说,儿子也在学习离开父母、独立生活呢,这是孩子成长的必然过程!” 挂上电话后,我眼睛湿湿的。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了《路加福音》里,西面对马利亚说的话:“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参《路加福音》2﹕34-35)耶稣的母亲马利亚,为了神的计划,付上了何等的代价啊!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耶稣为什么爱用比喻?

张怡昕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耶稣讲话时常用比喻:         什么葡萄啊,橄榄啊,芥菜种啊!         什么天上的飞鸟啊,野地的花啊!         什么建造房屋啊,做生意啊,找到一颗昂贵的珍珠啊!         什么得人如得鱼啊,风往什么方向吹啊!         什么浪子回头,父亲接纳啊!         替朋友半夜敲门求饼啊……         不是讲天国的道吗?怎么用那么多比喻呢? 如果我是他,我也呆不住         我曾经邀请一个未信主的朋友去团契。当天团契唱完诗歌就祷告,祷告了20分钟,中间有一些停顿、静默的时间。大家祷告时,用了不少基督教术语。祷告完,我朋友说有事儿,先走了。         我当时想:如果我是他,我也呆不住。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在干嘛?        我深深体会到,要想让别人明白,就要用别人能理解的方式、话语说话。也就是说,你要是真想让别人明白,就要先想想,自己讲的话别人能不能听懂。        耶稣是真想让门徒听懂。天国、天上的事情,人没见过,想也想不出。耶稣就用各种比喻,选取听众熟悉之物、之事(庄稼、水果,捕鱼、牧羊,等等),好让人明白。        有一次,祂教导门徒信任上帝,祂就问他们:你们的孩子要饼,你不会给石头吧?孩子要鱼,你不会给蛇吧?你们是不完美的人,尚懂得把好东西给孩子,何况天父呢? 想分享,也说不出来        读福音书,你会发现:        耶稣没有用高妙的词语,表达祂高深的学问、高超的见识。 […]

No Picture
事奉篇

绝对服从?——从服从牧师谈教会架构

徐理强、龙绮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读了《举目》50期上的《对教会的八个困惑》(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afab8c0100vgar.html),心里实在有点难过。文章中的那些问题,在教会很少公开讨论,但教会确实一直因这些困惑产生纷争与分裂。         教会分裂,可以说是今天华人教会最严重的问题之一。在我们教会附近,过去10年里,最少一半的华人教会分裂过。教会分裂在信徒中造成的伤害,不可估量。         对此,一般信徒认为,这是灵性的问题。也有人认为,这是信徒对牧师不够顺从的结果。在此,笔者希望从教会领导的组织和架构的角度,抛砖引玉,讨论《对教会的八个困惑》中的第七问:“信徒是否必须绝对服从牧师?” 教会中的领导架构        既然每个人都是罪人,那么即使是重生得救、灵性很好、领导恩赐特大的基督徒,也不能完全脱离罪的诱惑。        滥用权力,把自己的看法当成是圣经的看法,把自己的观点看成是神的旨意,是领导阶层最常犯的错误。所以,笔者建议,为了减少教会中的矛盾,教会建立领导架构时,应该遵照下面6个原则:         1. 领导是集体式的(corporate leadership),不是个人式的。        教会应该由牧师(全职)与长老(带职),组成“牧长团”来带领。牧长团做任何决定,都必须全体通过,而不是用投票方式、部分人同意即可。         在笔者的经验里,如果教会完全由全职牧师带领,没有任何带职的“平信徒”长老参与,效果并不是很理想。比较好的办法是,在集体领导的架构中,主任牧师承担起主要的领导职责,而其他牧者和长老协助领导。        2. 领导的权力,必须有制衡(check and balance)。        在牧长团里,牧师与长老彼此制衡,不容许个人在重要的事情上单方面做决定。具体细节,则应该因教会实际情况而定(各位可以在网上www.cgcm.org参考笔者教会的宪章)。        3. 领导人必须有定期的述职问责(accountability)。        牧师,长老应该定期向教会述职,报告事工情况。        4. 分权(separation […]

No Picture
事奉篇

镜子

陶其敏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杜倩的浴室里,有一面具放大功能的凹面镜。随着年龄的增长,杜倩越来越讨厌它了。它把自己脸上的皱纹、斑点、甚至唇边那有点像胡子的绒毛,都夸张地显露出来。         她喜欢晚上在低度夜灯下,照浴室中那面大的平面镜——她那保养合宜的体型,还是很令人艳羡的;脸上的轮廓柔和,有一种朦胧美。她于是把那面放大镜彻底地翻过去,再不用了。         那一次,老同学林哲,批评杜倩太看重世俗世界,应该多思考信仰。杜倩不服:更多的钱,更好的生活,不也是上帝的祝福吗?人生活在世上,总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啊!         这次争论,虽然让杜倩有些不愉快,但她从心里知道,老同学是语重心长的。对信仰是应该有敬虔的态度。不过,杜倩觉得,林哲有点走火入魔。除了上班,林哲把所 有的业余时间都搭在教会里,教主日学、带查经班,今天探访这个、明天关顾那个,各项活动,如祷告会、诗班,样样不拉。亏得他的太太不上班,把所有的家务包 了,孩子也上了高中,比较懂事,否则,他家日子可怎么过?         最近更是不得了,林哲宣布,等儿子一上大学,他就辞职,去读神学,做全职传道人。         这老同学不是脑子进水了吧?有信仰挺好,但不用太过火啊!好好的大学教职不要,却要去做没有社会地位的传道人﹗        唉,随他去吧!﹗可杜倩又一想,毕竟有同学情谊,应该在他发烧时给他泼点儿冷水,让他冷静冷静。        她就拨通了林哲的电话:“周六晚上, 请你全家来我家吃饭!包饺子,赏光不?”电话那头也挺干脆:“一定去!” 你不是受了刺激吧?        那晚的交谈,很有些推心置腹的味道。杜倩说:“老同学,你的追求,你的敬虔,让我佩服。可又有点太完美了,高不可及!”       林哲说:“我听不出你这是在褒,还是在贬。”        “褒,绝对是褒!不过你要是一点瑕疵都没有,那就变成圣人了。”        “这是在贬,我明白。”林哲笑了笑,“我绝对不是圣人,人性常见的软弱我都有。”        杜倩说:“提起软弱,我正好想问你一件事儿。我听说,你因为漏税被罚款,心里觉得忒特冤,是不是?这才像过去的你——性情中人嘛!”        林哲哭笑不得,说:“有一个游戏,主持人告诉第一个人一句话,让他悄悄传给第二个人,第二个人再告诉下一个人。传了一圈,最后一个人说的是:王总太太发现,王总和李秘书出去幽会了。而原话其实是:王总太太来找王总,李秘书说他出去开会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你可到过雅各井边?──回应《镜子》

天婴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镜子》(《举目》52期28页)里杜倩和林哲的一系列对话,让我想起最近网上两件有意思的事。        一是“万维读者”网上,关于如何养老、何处安度晚年的讨论。几乎100%的人认为:第一要老有所依(健康的身体,丰厚的退休金,高级的养老院,等等),第二要老有所靠(儿女,挚爱亲朋,社团,教会,等等)。        另一件是日本海啸后,不但美国的“末日城堡”(编注:建造在地下,据称可以抵御核弹等全球性灾难的房屋)销售量增加了10倍。而且,中国网上“中国方舟”船票的销售,也出现井喷。       我们生活在一个空前发达、丰裕的时代,每人每天接触到的信息,可能是过去的人一生信息量的总和。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却是极度饥渴,极度没有安全感,极度 恐慌,极度没有信心。人们在超负荷的物质、信息供应里,迷茫、恐慌著。人们盲目地用成功、财富、名利、美貌,填充著自己心灵的空虚和生命的贫乏。 井旁的对话        杜倩和林哲的对话,让我想起耶稣和撒玛利亚妇人在雅各井边的对话:       耶稣说:“请你给我水喝。”       撒玛利亚妇人回答:“你既是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       耶稣对撒玛利亚妇人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        妇人说:“先生,请把这水赐给我,叫我不渴,也不用来这么远打水。”(参《约》4:7-15)        杜倩用物质积累打造自己未来的地基,用社会的认可应付“我是谁”的心灵诉求。杜倩的心从没有在自己的拥有里得到过满足。她拼命追逐的,也没给她带来任何喜乐。从她和林哲的对话里,我强烈地感受到她的挣扎、自责、无奈和欲罢不能。 往前走一步        口渴的耶稣坐在雅各井旁,等待着那个身体和心灵都饥渴、疲惫的妇人。在那个邂逅里,耶稣以永生的活水,供应撒玛利亚妇人对爱的渴望,以及对未来的期盼。        也许,杜倩这一生,就得在世界的职场里打拼。也许,杜倩一生都无法卸下养家糊口的担子。可是,我想知道,杜倩可曾去过雅各井边?她是否像那个撒玛利亚妇人, 在耶稣面前勇敢地倾倒自己的饥渴、疑惑和软弱?她是否像那个撒玛利亚妇人,对耶稣说“请把这水赐给我,叫我不渴”?她是否像那个撒玛利亚妇人,知道耶稣是 谁?        也许,杜倩现在还停留在羡慕林哲的信心的阶段,在和林哲的比较里哀叹、沮丧,完全没有看见上帝对她的祝福。事实是,耶稣是真实的,无论在怎样的境况里,我们都可以经历祂。即使我们跌到黑暗的谷底,耶稣都能把我们扶起,并给我们继续行走的力量。        耶稣问他祂的门徒:“众人说我是谁?”“你们说我是谁?” […]

No Picture
事奉篇

铜头、铁嘴、蛤蟆肚──《解开自卑情结》有感

姜洋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举目》45期,星余的《解开自卑情结》(下称《解》文)让我联想到另一种自卑情结 组组面对别人的炫耀时,我们先自惭形秽,继而,嫉妒引发一连串的“为什么”:“为什么他可以,我不行?”“为什么他有,我没有?” 自卑催化剂         纵观造成这种自卑情结的原因,除了《解》文作者提到的几点外,笔者认为,迷失在世俗文化当中,受世俗思想左右,是基督徒心中压力重重的原因,更是我们出现自卑情结的催化剂。         我们“忘记了”基督徒的身分、忽略了所拥有的,又太在意所没有的。这使我们不自信、不满足。爱慕虚荣,使我们与人比享受、比子女、比工作——只看见所没有的,却很少为所拥有的献上感恩。         因为 “不满足”,我们的心套上了沉重的枷锁,活在追求空虚的重压之下。因为 “不满足”,我们一只手用来敬拜神,用另外一只手去抓取世俗。我们虚伪地生活在两个不兼容的世界里,失去平安喜乐!        圣经教导我们,要想活得自信与满足,我们首先要认识自己。其次,要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是什么。最后,要活出自己的人生目的。        《解》文已详叙前面两点,笔者在此只就最后一点来分享:能否拒绝自卑,与我们在生活各个层面上,设立的目标是否合理有关。当生活目标越接近神的心意,我们越活得自信和满足。        笔者也曾在自卑与自信、嫉妒与满足之间游走。最后我学到,面对别人的“炫耀”,不必生气、抱怨、或自卑。我只需管理好自己的心思意念与言行,作一个蒙神喜悦的人。属于我的生活,是属天的,不需要效仿他人。 抗干扰五招        因此,笔者积累了一些抵抗炫耀、克服自卑的实用方法,是提升抗干扰能力的“基本功”:         1. 铜头——面对别人的炫耀,要有“充耳不闻”、“过目就忘”的本领。因为,基督徒自有主耶稣所赋予的人生方向和价值观。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过你的“油腻”,我过我的“清淡”。        2. 铁嘴——坚持自己的原则,向挑战自己基督信仰和生活原则的人说“不”。即使在拒绝别人很困难时,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说“不”。也许,我们会因此而失去一些朋 友,但我认为,朋友之间应该互相理解、尊重。那些喜欢炫耀、热衷于对别人的生活品头论足的人,并非是我们真正的朋友。        3. 蛤蟆肚——培养一定的肚量和心理承受能力,面对炫耀不动气,有包容之心。当我们不去考虑对方应不应该得到那些东西,而是一心满足于自己的生活,就不会心烦、嫉妒,不会看别人不顺眼了。        4. […]

No Picture
事奉篇

走出狭隘的个人世界──2011年西南访宣札记

主内小羊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今年5月,我和同伴经历了一次西南访宣之旅,身体、灵性、生活习惯、心理等都受到了挑战。如果没有上帝特别的带领,我们一行9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平安走完全程的。 一、人格分裂         12年前,我第一次参加教会圣诞节的活动,结束前,有人呼召信耶稣,我心头一热就站了起来。祷告后左右一看,发现全场就我一个站着。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我信了主。         往后10多年,我虽然也去教会礼拜,甚至领过查经,但大多数的时候,我和不信者没什么差别,与神的距离很远。我想要永生,进天国,但同时,我也要房子、汽车、钞票……        在教会,我听牧师讲道,和教会弟兄姐妹谈爱主。回到家,却又被朋友拉去喝酒、吹牛、讲哥们义气;早上起床后读圣经,知道应该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 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在上班的路上挤地铁、在办公室面对工作的压力和同行的竞争时,又会抱怨、咒骂、嫉恨、苦毒、争竞、诡诈……        我常常这样挣扎、徘徊,自己都觉得有点人格分裂。我无数次地对主说:“主啊,我对不起你给我的恩典!我没有好好珍惜这个福分,反而常常羞辱你的名,因个人的骄傲偷窃你的荣耀!我该怎么办?”        《路加福音》第8章中,有个种子撒在荆棘地里的比喻,很能诠释我的经历:我领受了福音,但是内心是一片荆棘,里面有各样的思虑,正道没办法在我内心好好生长、结实。 二、额前白发        去年“十一宣教营会”上,牧师呼召人去宣教。当时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力量,让我站了起来──也许,在神的时间表里,我该出去磨练一下了。         此后,无论在路上、家里、独处时,有一首诗歌常常在我心里回旋:“当趁著年轻,纪念造你的主。不要让时光,白白地流逝。时光一去不回头……”         每当哼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很感慨。不过,我仍然没有具体的行动。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额前出现了几根白发。这如同一根大棒,把我打懵了,我惆怅、叹息自己的青春年华,竟然已经在不经意间逝去!        其实我刚到30岁,没有眼花、耳背、驼背、走不动。不过,白发却让我意识到,人在这个世界上,不过是过眼烟云啊!         作为80后,如果要我用一个字来形容自己,那就是“懒”。也并不是真的懒,而是有点小聪明,能走一步解决的,就绝不走第二步;能一句话说清楚的,就绝不再废话。        其实这些还是表象,深层的原因是,这样才能让我和别人不一样。80后并独生子的我,骨子里就反平庸,觉得高人一头。如果不时说几句出人意料的话,或干点让人惊讶的事,就好像丧失了自我。我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不断的探索、冒险、影响别人、改变世界。        然而,我真的能影响别人、改变世界吗?我和所有人一样,整天在这个世界上抓取、争夺、嫉妒、怀恨……就这样,我还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戏梦一场空,有什么意义呢!我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做真正有价值的事!         所以,当我得知教会今年的西南访宣计划时,立刻决定报名参加。 三、访宣日记          […]

No Picture
成长篇

聆听的艺术──宣讲者与聆听者的责任

曾思瀚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在教会中有 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有不少弟兄姊妹对教会的宣讲颇有微言。针对这一问题,笔者希望从“宣讲者和会众两方各自的责任 (或需要注意什么)”来讨论。聆听这行动包含两个层面:生理行为(physical act),以及灵性和智力上的理解(spiritual and intellectual comprehension)。 虽然人无法绝对二分为身体和灵性/智力两个层面,但本文希望借用此概念来立论。 聆听为生理行为(physical act)         聆听为生理的行为(physical act),正如在《尼希米记》中,重复覆出现的“看到”和“听见”,是描述读者和听者的身体实际行动一般。        圣经中记载,以色列人在聆听上帝“十诫”的颁布颁布这个行动前,要遵照上帝藉摩西的吩咐,行一连串的洁净礼仪来预备自己:        第一,使百姓分别为圣。(参《出》19:﹕14-15)。        第二,订立界限。(参《出》19:20-24)。        第三,祭司要分别为圣。(参《出》19:22节)。        就是说,在聆听上帝的话语之前,百姓和领袖均需要作实际的准备。         因此,此文先谈作为会众所需要负的责任,才论及宣讲者的责任: 聆听之一:会众有何责任? 第一, 聆听是群体性的。         所谓群体性的聆听,是指在上帝的主权下,众信徒需要为聆听祂的话语,一同努力。聆听不是独立个体的行动,也不是信徒独个儿去寻找经文的应用,而是在群体中,与其他顺服的信徒一起学习。         在基督教会中,群体的预备包括一同唱诗。然而,有不少信徒习惯在听道时才到教会。他们抱着消费者的心态,只希望在崇拜中得到些个人收获。其实,人若了解到崇 […]

No Picture
成长篇

香山宋尚节墓前亲闻记

天恩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神在20世纪30至40年代中,兴起忠仆宋尚节博士,用他那充满圣灵的能力,复兴了整个中国的教会。         小时候,屡听母亲说,宋博士的讲道极有能力,神藉宋博士叫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后,亦在《灵历集光》读到宋博士的日记,深受感动,心灵震撼。        2003年10月,笔者偕同另一弟兄同游北京。宋博士墓在北京香山,笔者决心去瞻仰神仆墓地,了却心愿。         书上记载,宋博士墓地离香山公共汽车终点站非常近,但出租车司机带我们去了3个陵园,都未找到。翻阅随身携带的《灵历集光》,书上记载了宋博士离世归主时,安放在南营51号。我想,先找到南营51号,再打听,可能会找到宋博士墓。        北京发展很迅速,南营51号是否拆迁或改名,不得而知,但这是最后的希望。        沿途打问,终于遇到一位老公公,知道南营51号,“是信耶稣的人的房子吧?”经他指引,我们终于找到南营51号,居然还没有拆迁。我按了几下门铃,有一个大妈来开门。得知我们想看宋博士的墓地后,这位79岁的大妈,欣然带着我们去到一个巷子里,进入一个院子。 院子正中央立了一个墓,墓碑上有一个红色十字架,这就是主仆宋尚节之墓了。院子里凌乱地堆放著废弃的门窗,和一些树干。        院子的主人对我们说,她刚刚为这墓,和别人打了一架。本来信主之人不应该和别人打架,可是随着“搞活经济”、迎“旅游节”,有关单位想把房屋连坟墓一并铲平,改作停车场。顺着主人所指,可以看到,挖掘机已经把土地挖了3米余深……         宋博士坟在史无前例的文革中,早已遭到破坏,花岗石的墓碑被挪移,抛弃在外面。后人用水泥把碎角修复平整(见图1)。墓碑现在基本完好,上面刷了白灰,刻有“耶稣基督的仆人,宋尚节安息之所”,以及“是了,我必快来,阿们”等字样。        墓旁边栽有鲜花,鲜艳的红花朵正在绽放。院中绿树成荫,还有几棵树有百年树龄。南边约1米处,是宋博士的大女儿宋天婴之墓,墓上有红十字架,“宋天婴”3字好像是用玻璃拼成的,周围用红漆画成长方形。两墓似安稳在主怀中。 正是: 香山福地埋忠仆, 圃园静地丛花簇。 静思十架高瞻嘱, 甘步宋仆永依主。        墓前思想宋博士为福音付出了一生,按他的聪明和才能,如投身在科学领域上,必定有所建树、名垂青史!他抛弃了一切,只以耶稣基督为至宝,就如《腓立比书》 3:8:“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墓前仿佛听见了古老感人的诗歌,也是忠仆宋尚节最爱唱的歌: 近主十架歌 一﹑我心依傍主十架,在彼有生命泉,基督宝血已流出,洗我万众罪愆。 二﹑十架旁我信虽小,救主总不丢弃,他祂赐下圣灵亮光,照我昏昧心里。 三﹑十架旁我祈求主,默念羔羊宏恩,每日不论往何处,靠主十架指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