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電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天嬰        中午接了一個電話,一位阿姨和我嘮家事。阿姨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憤怒,越說越有暴力傾向,越說越失態……雖然是在電話上,我仍能強烈地感到,她的心像沉睡了百年的火山被心中的恨激活,井噴般失控了。 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沒有給阿姨任何具體的建議,也沒有給任何評論。但是,我提醒阿姨,在這些讓她氣憤的事面前,她是如何思考的?她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情緒?以及,到底是什麼引發了這樣的情緒?         我一直相信,人思考問題的態度和方法,決定了他會如何處理事情,也決定他的人際關係。正如《箴言》所寫:“因為他心怎樣思量,他為人就是怎樣……”(《箴》23﹕7) 本世紀初有一本非常有影響的小冊子《當人心思量》(As a Man Thinketh),作者James Allen牧師認為,人如何思考,決定了他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人的行為,是他思想種子開出的花朵。         我曾經神經質般地敏感,情緒常常一下子從天上跌進地底,無法自拔。而且,我一旦“藍色”(憂鬱)了,非要抑鬱夠了才願意出來重見天日。丈夫和周圍的朋友,因此吃過不少苦。         10年以前,S師母送了我一本《優質思考》。這本書讓我明白,正確、健康的思考方式,對一個人身心的健康有著何等重要的作用!        《優質思考》的作者艾奇柏.哈特(Archibald D. Hart)說:“仁慈的人擁有仁慈的思想,滿足的人擁有滿足的思想”,“思想是健康的,生活因此而健康……當思想瘋狂,生命也瘋狂”。         經過近10年有意識地注意自己的思考模式、處理自己的情緒,我真正地經歷了“喜樂的心是良藥”。        健康的思考方式不是與生俱來的,人最無法駕馭的就是自己的情緒。人被情緒驅使時,理性思考的能力就癱瘓了。在那一刻,所有的判斷和決定都像是萬花筒裡的圖案──疑惑,暈眩,不確定,易變。         聖經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17:22)我們生活在一個前所未有的物質豐裕時代,這個時代的人也前所未有地注重健康和營 養。但是,人們卻很少關注自己的心靈健康,很少反省自己的思考習慣。因此,沒錢的人愁,有錢的人也不開心。失敗者抑鬱,成功者也身心交瘁。         James Allen牧師在《當人心思量》中說:人的思想,塑造他的性格。思想好像撒在花園裡的種子,它會扎根、生長、成熟、結果。人的每一個行為,都是他埋下的思 想種子的果實(我多麼希望和我通電話的阿姨,能脫離故有的思維習慣。如果她能“優質思考”,就不會成為情緒的俘虜,也不會被無名的憤怒和仇恨捆綁)。         健康思考的關鍵,是要知道自己情緒的流向,以及如何引導負面的情緒。我是衝動的人,我的靈性導師因此提醒我,每天必須花時間回想,回想在我普通、平淡的一天 裡,有什麼事讓我沮喪、嫉妒、仇恨、失望。然後,在禱告中把情緒交給上帝,求上帝的恩典把我從沮喪、嫉妒、仇恨、失望的深淵裡,帶到喜樂、讚賞、愛、盼望 的港灣。這不是所謂的“樂觀思考”(Positive […]

事奉篇

金錢奉獻爲什麽要十一?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小灶 有必要死摳著1/10嗎?        我所熟悉的基督徒當中,在金錢奉獻的問題上有疑惑的人,多數都同意,基督徒應該在金錢上奉獻。多說兩句以後,甚至不少人也會同意,我們其實應該奉獻得更多, 而不只是1/10。因為畢竟我們的一切都屬於神,我們所謂的“擁有”最多不過是在管家或托管的意義上而言。他們的困擾主要在於,為什麼必須是1/10?死 摳“1/10”,是不是有點律法主義呢?         很多牧師、傳道,甚至神學教師,這時都會退一步,同意新約已經廢除了舊約中的律法規條,所以 1/10這個數字不具有約束力。神學修養更多一點的人,或許會談到律法的三重涵義,即道德律、民事律、禮儀律。“十一奉獻”因此可以在兩個層面來理解。在 道德意義上,它的目的就是提醒我們,一切都是屬於神的,因此我們應該對神有感恩的心,具體通過奉獻表達出來。而“1/10”這個具體數字,則被理解為屬於 舊約以色列人的民事或禮儀律,現在當然就不再有約束力了。這似乎就是“自由奉獻”的基本涵義。他們甚至會說,按照《哥林多後書》8章,奉獻應該是甘心的。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嫌1/10太多了,不甘心,那就少一點好了。少多少呢,您看作著辦吧!         當然,這一看著作辦,立刻又產生出一大堆問題。比如我現在還欠著債,可不可以等債還完了以後再奉獻?奉獻只是從固定收入裡出就可以了嗎?還是偶然的收入也要算?退稅的錢呢?借給別人還回來的呢?我只是學生,或者這筆錢本來也是別人愛心奉獻給我的,我再要奉獻嗎?        這最後一個問題還不能用舊約關於利未人把奉獻得來的1/10再奉獻的規定(《民》18:26),因為那是舊約律法。但這時或許我們會意識到一個尷尬,即我們 以號稱拒絕律法主義開始,結果最後問的全是律法主義者才會問的問題。這還得再加上另外一個尷尬:宣稱這種“自由奉獻”的人,最後奉獻的數目往往遠不足 1/10。為了避免有人被冒犯,筆者先在這裡坦白:我自己在信主後相當一段時間裡,就是這樣。         鑒於人心的詭詐(筆者就是其中之一),我想 我們必須先在這裡澄清一點。自由奉獻的確是聖經、特別是新約聖經的教導。但因為我們的罪,我們常常把它扭曲了。所以我們或許可以區分一個“與十一奉獻相對 立的自由奉獻”,和“比十一奉獻更多的自由奉獻”。下面更詳細地談談這個問題。 1/10能反映人的信心大小?         事實上,自由奉獻的這個“自由”,只能是在基督裡的,或者福音釋放我們所帶來的自由。如果我們把十一奉獻看作是律法的話,那麼我們思考十一奉獻和自由奉獻的 關係,其實就是思考律法和福音的關係。律法和福音從某個角度來說,的確是對立的。但是否它們就只有對立關係呢?聖經似乎不這麼認為。比如雅各談到律法的時 候,竟然說它是“使人自由的”(參《雅》1:25)。         這下很多人就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所以十一奉獻的問題其實是個 信心的問題。我們甚至可以引用先知來佐證──瑪拉基傳遞神的話說,“……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使我家有糧,以此試試我,是否為你們敞開 天上的窗戶,傾福與你們,甚至無處可容。”(《瑪》3:10)         但這麼一說,我們又開始糾結了:十一奉獻既然是個信心的問題,那意思是不是說,如果我信心到了一定程度,就奉獻1/10;但如果我信心還沒有那麼大的話,就奉獻得少一些,比如1/20?以後我信心更大,再奉獻比1/10更多。結果奉獻的比例就成了衡量我們信心大小的標度。         […]

成長篇

獻心不是獻金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劉孝勇        “有些人耀武揚威地把奉獻丟在奉獻盤上,彷彿在說:‘瞧,上帝總算覺得舒服了吧!’……  上帝根本不需要你的任何東西,連你的一角錢也不要。你如果這麼做,是損害自己屬靈的福氣。你有權保有一切屬於自己的財物,但是這些財物不僅會腐朽敗壞,也終將毀掉你。” ——陶恕(A. W. Tozer,註1) 幾種奉獻觀         縱覽整本聖經可以發現,聖經談到奉獻時,著重的不是獻上了什麼,而是奉獻者的心。 獻金和獻心,到底有什麼關係?弟兄姊妹應該怎麼看奉獻?         有人以為,奉獻就是把“剩餘的”拿出來——自己先留下生活、教育、繳稅、娛樂的開銷,再把餘額的零頭拿出來奉獻——如果刨除去了所有的開支,還結餘220元,最後奉獻的多半是零頭20元。這種奉獻觀,叫做“剩餘奉獻觀”。         還有人,抱持的是“投資奉獻觀”,以為自己奉獻後,神一定要回報,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還有的人以為──奉獻得愈多,在教會中就愈有權利和影響力。這種觀念,應該可以稱為“權利奉獻觀”。         也有人視奉獻為一種榮譽,所以不少教會把奉獻者的姓名和金額登錄出來,甚至用貼紅紙的方式,介紹奉獻者對教會的貢獻。這是“榮譽奉獻觀”。         還有人持“責任奉獻觀”,認為“教會興亡,匹夫有責”,所有的會友都應該負起責任,讓教會生存下去……         上述的這些奉獻觀,是把神當成只配得剩餘資產的人,或是生意往來的夥伴、權利交換的管道、出名得利的工具……         很難苛責這些人,不是嗎?他們至少比那些沒有奉獻的人做得好。然而,聖經教導我們,神真正在乎的是人,是人的心,而不是人所拿出來的。 重在全心擺上         舊約的獻祭,不是只獻牛羊牲畜而已,而是要獻祭者全心的擺上。燔祭、平安祭、贖愆祭,都要求“無殘疾”的牲畜(參《利》1﹕1-17, 3﹕1-17, 22﹕18-30, 5﹕1-6﹕7)。         這種“完全”的觀念,還表現在要將祭牲全部焚燒(參《利》1﹕9),以及素祭時,以“初熟之物”代表“全部”農作物獻祭(參《利》2﹕14)。         這種“完全”的要求,來自於神,提醒奉獻者全心全人的擺上。難怪神悅納了亞伯的獻祭,卻厭惡該隱的(參《創》4;《來》11﹕4)。這也是為什麼先知彌迦, […]

No Picture
事奉篇

奉獻,這事甚難!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丘燕惠         神早已知道“奉獻”對我們是何等的困難,所以祂憐恤我們,允許我們以十一奉獻來試試祂。祂應許打開天上窗戶,傾福於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以此激勵同時也警誡基督徒。祂要求我們作忠心的管家。        檢視我們對神的信心,金錢常是試金石。         如果我們信得過神並且愛神,在奉獻上就會心甘情願,深信神能給我們的,必遠勝金錢帶來的成就、滿足和安全感。正如《希伯來書》13:﹕5所記“你們存心不可貪愛錢財;﹔要以自己所有的為足;﹔因為主曾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若我們明白天上地上一切都屬耶和華,我們會謙卑;若我們明白得貲財的能力是神給的,我們會感恩。         神也使用金錢來煉淨我們的品格、操練我們的生活。人總是把錢花在自己看重的事情上,所以,檢查一個人的支票簿和信用卡賬單,可以窺見他與神的關係、生活的優先次序等。         我事奉主將近30年,遇到許多信徒提出有關奉獻的問題。信徒的問題其實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與對神的信心有關,另一類則與對教會的信任有關。願藉《舉目》與大家分享,歡迎回應、討論。 問題一:十一奉獻是稅前還是稅後的?是扣除貸款、基本生活費之後的嗎?         你真要跟神算得這麼精準嗎?不要忘了,一切都是屬神的,我們只是管家。而且神所賜的,遠超過我們所需要的。         奉獻更是個人的敬拜行為,應該在所有支出之前,先分別出來,預備好獻給神。“十一”是神的命令,也是最起碼的數額 。 問題二:如果我不是領薪資的,是做生意的,要如何奉獻呢?         你可以憑信心奉獻,也可以開個奉獻專戶,或先按時定期奉獻,等結算損益時再補齊。這也算是信心的行為,相信神必按著你信心的大小賞賜你!         有一位從中國來的弟兄,信主不到3年,從事法拍屋生意。他參加了我們的“冠冕聖經觀理財查經小組”,學習到十一奉獻是神的命令,如果沒有遵行,便是奪取神的供物。他心裡非常害怕。         那時恰巧快到報稅的時間,他就連著幾天半夜不睡覺,結算營收,補足一年的十一奉獻。最終他開了一張幾千元的奉獻支票,投入教會奉獻箱,這才得了平安。         奇妙的是,他家並沒有因此缺乏。他們夫妻倆說:“經過這次的大陣痛,我家的十一奉獻,從此是輕省與喜樂的!” 問題三:既然神應許為我們敞開天上的窗戶、傾福與我們,那我們是否可以以小博大,靠十一奉獻來發財?        這樣的心態、奉獻動機,顯然是不討神的喜悅,更非聖經教導。十一奉獻是對神的敬拜,神悅納心靈和誠實的敬拜,所以會敞開天上的窗戶,向我們傾福。         若我們起了“靠十一奉獻發財”之心,那真要去讀讀《提摩太前書》6:﹕10的教導: “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

No Picture
事奉篇

試金石—談金錢奉獻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吳迦勒        金錢是試金石。從對金錢的態度,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品,看出一個人的人生觀。主耶穌告訴我們:“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你們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瑪門。”(《太》6﹕24)“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太》6﹕21)         從錢財奉獻上,可以看出一個人是不是真正愛神。人若說自己很愛神,卻在金錢奉獻上不忠心,或小氣,那他所愛的,不是神,而是錢。        世人所事奉的就是瑪門,拜金主義者更是把金錢當作自己的神。有些基督徒也把金錢當作自己的保障,而不是依靠厚賜百物給我們的神。他們把金錢當作追求的目標,而不是積攢財寶在天上,所以在奉獻上捨不得,施捨時感到心痛。他們還沒有把上帝當作真神,而是當作財神。        基督徒必須有一個正確的金錢觀,才能在奉獻上做得讓神滿意。 一、十一奉獻為什麼難實行?        很多基督徒都沒做到十一奉獻。像溫州教會,基督徒是比較富有的,但是教會每個月的奉獻額,根本沒有達到十一奉獻。        為什麼信徒對神這樣吝嗇呢?我分析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 1. 對新約的錯誤理解         與舊約明文規定不同,新約沒有明文規定1/10的奉獻額度,這使一些人以為可以隨意,想奉獻多少就奉獻多少。還有人找藉口,說新約聖經又沒有要求十一奉獻,十一是舊約猶太人守的,我們不用守舊約。         誠然,舊約裡許多條例是新約基督徒不用守的,如獻祭、節期、潔淨之禮等等,但是,對於金錢奉獻的重視程度,新約是與舊約一脈相承的。保羅在《哥林多後書》 中,就猶太聖徒捐錢之事,專門寫了兩章。保羅如此強調一件事,實在少見。這捐款還是給人的,那獻給神的,就更不用說有多重視了。         聖經裡對奉獻只有積極的勸導(如奉獻的話,神會賞賜,會報答),卻沒有消極的警告(不奉獻的話,神會如何如何懲罰),所以,對基督徒的推動作用不強——大家對神的應許信心不大,但對神的管教還是是挺害怕的。         我覺得很多基督徒奉獻就像中國人納稅一樣,中國人之所以納稅,不是因為遵守國家的法律,而是因怕罰。如果偷稅、漏稅不受制裁,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偷、漏稅的。正因為聖經裡沒有提到對不奉獻的人進行懲罰,所以很多人能省則省,從神那裡省下錢來,以為神不會計較。 2. 信徒的一些錯誤觀念 (1)錯誤的金錢觀         有些基督徒認為,錢是自己掙的,與神無關。其實聖經講得很清楚,得資財的力量是神給我們的,掙錢的機會也是神給我們的(參《申》8﹕18,《傳》9﹕11)。所以,歸根結底是神給了我們錢財,而不是我們憑一已己之力掙到的。         我們把從神而來的錢財,拿出1/10歸還神,這是理所當然的。有的人收入高,1/10是一筆巨款,所以特別捨不得拿出來。須知神只要1/10,他自己還有9 /10,怎麼能小氣呢?聖經的原則是,神給我們多,向我們要的也多。既然神祝福我們多,我們應該高高興興地多獻給神才是。 (2)信心不夠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Lady Gaga 和她的“救贖論”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王星然                                “什麼?Lady Gaga也搞神學?”         沒錯!而且Lady Gaga,這位美國當紅女歌手,比當今任何一位神學家更具影響力! Gaga(以 下稱卡卡)擁有4千萬個臉書(Facebook)粉絲,1千萬個推特(Twitter)追隨者(她是推特現今的最大用戶,超過美國總統歐巴馬)。谷歌 (Google)選卡卡為2011年度藝術家,《富比士雜誌》(Forbes,亦譯為“福布斯”)2011年8月把卡卡列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藝人。         在富士比年度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排行榜中,Lady Gaga亦排名11,也就是說,就算和當今最成功的企業家、體育明星和政治人物總評比,Lady Gaga也毫不遜色。2011年她為愛滋病防治登高一呼,輕易募到20億美元。這種募款能力,讓許多政治明星和慈善團體羨慕不已。         卡卡那 “不驚人死不休”的百變造型(包括身著冷凍生牛肉片織成的晚禮服參加頒獎),有人崇拜莫名,有人罵到要死,但她總能不斷創造時尚界的新話題,攫取新聞媒體 的關注。 從行銷包裝的角度來看,卡卡是毋庸置疑的超級成功。當這麼有影響力的人,提出一個救恩神學論述,身為基督徒的你,想不想關切一下? 卡卡:“我是一個很虔誠,但又對宗教很困惑的女人!”         卡卡自己形容,她2011年的“群魔亂舞”全球巡迴演唱會(Monster Ball concert),是一場大型的“宗教體驗”,一場“流行文化的教會洗禮”。她的新專輯“天生如此”,則充滿了宗教符號。卡卡在“猶大”這首歌裡告解: “耶穌是我的美德,但邪惡如猶大才是我心之所向”;在“血腥瑪麗”這首歌裡,卡卡化身成抹大拉的馬利亞,大談耶穌的受難和她內心的掙扎,但語意晦暗,讓人 […]

No Picture
事奉篇

寫福音見證文章有感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姜洋        我與團契中的同工談論文字福音事工時,許多人對此都不感興趣。他們認為,不是人人都可以寫好福音性的見證文章的,這需要有很高的文學天賦。         鑒於有此種想法的基督徒朋友不在少數,在此我願意以一個福音寫作陣營中新兵的身分,表達自己一些淺顯的感想與體會,並鼓勵眾多福音寫作“潛水員”,大膽浮上水面,吐上幾個水泡,盡到自己的力量。         大約在3年前,在團契中一位姐妹的鼓勵下,我開始寫文章,分享自己對於信仰的感想。回首這段時光,我感受很深。不僅僅是因為文學水平很有限的我,做了以前想 都不敢想的事情──發表見證文章,更重要的是,我體會到了“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這句話的深刻含意。以下我從三個方面,來分享我的體會。 寫作目的         首先,我們要明確自己寫見證文章的目的。我的體會是,我們寫作有兩個目的:小的目的,是個人成長;大的目的,是福音廣傳。        就第一個目的而言,寫見證可以幫助我們整理自己的記憶、回顧信仰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酸甜苦辣、監督並省查自己的言行。         人的記憶會隨時間變得不可靠,而以文字的方式記錄下的,則是比較準確且富有細節的。例如,當我提筆,比較我信主前後的婚姻生活時,我會感激神為婚姻所設立的 戒律,因為我遵守後,得到了幸福與喜樂;而我的文章中記載下的、因驕傲自私所帶來的痛苦記憶,則促使我想起聖經中關於“愛”的教導……         無論是幸福還是苦難,都值得我們回憶,因為這些帶給我們反思與悔改的機會,促進我們的成長。         將之付諸文字,還可以幫助我們整理日常片段性現象的思維,明確自己的觀點,裝備自己。例如,如何看待自由、金錢,如何面對婚姻中的衝突、工作中的不順心等等。如此這樣,可以使我們在面對實際問題的時候,不至於手忙腳亂、無從下手。         就第二個目的──福音廣傳而言,見證文章是文字福音事工的重要部分。也許文章的影響力和效果,不像在福音佈道會上的呼召那樣一目瞭然和令人振奮,但就是在無 聲無息當中,幫助了很多迷途之人,回到正確的信仰之路上來;又或是幫助困惑的人辨析信仰的真偽,糾正在信仰上的偏差,同時也強固基督徒的信仰根基,見證主 基督耶穌的憐憫與慈愛,引領人享受主愛的甜美與自由……這些作用不可謂不重要。         也許,有人覺得,自己的一篇簡短見證不足為奇,不寫也罷。但,“不積匱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溪,無以成江河。”“小”是構成“大”的基礎,福音的廣傳也許就是在你我一點一滴的貢獻中拓展的。切記,永遠不要輕視自以為微不足道的小貢獻。 如何參與          明確寫文章的目的後,讓我們接著談談如何參與這項事工。我想可以分為3個階段: 1. 想要參與、敢於參與         我個人認為,“想要”和“敢於”,是參與這項事工的先決條件。許多朋友認為,“有文學天賦”才是先決條件。不少人認為自己文學功底很薄,而不敢嘗試寫作,人 為地製造了一個無形的心理障礙。然而,誠如愛迪生的人生名言:“天才是1%的天賦,加上99%的努力”,沒有人天生寫就一紙好文章,後天的努力是必不可少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帕蒂——北美主婦生活日記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葉哈拿        帕蒂是70多歲的美國老太太,我在西雅圖一間長老會中認識了她。她和幾位美國老太太,在“國際婦女午餐查經班”中服事。她們實在都是平平常常的基督徒,但是她們的生命中,有一種我所羡慕的、說不出來的馨香之氣。因此,我非常喜歡去這個午餐查經班。 參加這個查經班的,大部份是新到美國的亞洲婦女。很多人的丈夫在華大讀書,所以午間有空,可以帶著小孩子來,吃吃午餐,聊聊英文,講講自己的心事,並且學聖經和禱告。         中午之前,帕蒂她們就會早早到達,預備好所有人的午餐。我們這些參與查經的亞洲婦女,通常是去了就吃;查經一結束,就離開。帕蒂和那幾位老太太,就一直這樣默默地服事我們。 來了個討厭的人         有一天,我們的查經班,來了一位中國人。她向我們介紹自己,她是國內某大學的教授,剛來華大,是訪問學者。不過很快,她就引起我的厭惡,其一是她的打扮,她 30來歲,卻掉了很多頭髮,前額空空的,但一點也不遮掩,也完全不化妝,坐在精心布置好的溫馨午餐桌前,實在是一大遺憾(有人甚至忍不住說,多看她會影響 食慾)。         她若是鄉下婦女,可以理解,但是一位大學教授,連基本的西方文明,都懶得遵守,就有點兒說不過去了。而且,作為同樣來自中國的女人,我覺得她這個樣子,在優雅的別國婦女面前,也實在很丟中國人的面子。         其二,這位女教授基本不會講英文,卻却喜歡把整個話題,都引到她的身上:她初來的生活困難、學習困難、對丈夫的思念……她常常打斷大家的談話,然後問:“你剛剛說的這個字,如何拼寫?”然後一定要老太太們寫在她的紙上,再掏出她的電子字典翻譯。         在查經查到一半的時候,她也會問:“某個東西哪裡買?你們可不可以幫我去買?”我們的查經,因為爲她,常常被打斷,變成超市討論,或初級英文學習班。         其三,她深知如何利用她的弱勢,得到別人的同情和幫助,為爲她辦事。才認識帕蒂幾天,她就要帕蒂開車帶她去辦一些證書。帕蒂70多了,眼睛都看不大清楚。         我氣憤填膺!肚子裡一大堆牢騷:全世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你的事情就是最大的,別人都要圍著你轉!你是不是覺得美國人傻、好利用!……         因為爲她,我感到午餐查經不那麼麽吸引我了,我實在不想每次花兩個小時圍著她轉。不過我想,我還是得去,我得保護這幾位老人,可不能讓她太過分了。有我這個大陸妹在,她也許會收斂些。 烙在腦海的雨中畫        一個風和日麗的中午,帕蒂決决定全體一起去一個美麗的公園午餐。那裡有木桌子可以坐著午餐,孩子們也可以滑滑梯、打鞦韆。         到了公園,我們各自把準備的食物都放在公園的木桌上:幾位日本姐妹帶了可口的壽司,我帶了一盤中國式炒麵,帕蒂及幾位老太太帶了好多甜品和水果,還有人背了飲料來。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像往常一樣,準備快樂的分享。        等我們都放好了食物,謝飯禱告的時候,那位女教授像往常一樣匆匆趕來,找了桌邊最好的位子坐下來,開始大吃特吃,邊吃邊講她的事情。這一次她正好坐在我的邊上,所以整個午餐期間,我不得不忍著她的口沫橫飛和稀疏頭髮,真是一點食欲也沒有了。         午餐快結束時,天開始變色,接著就下起雨來。大家匆忙收拾帶來的東西,互道了再見,就直奔向自己的車子。        在淅淅的風雨中,我看見帕蒂站在那裡,沒有雨傘,女教授還在專心詢問帕蒂事情,完全忘記了風雨 […]

No Picture
事奉篇

百戰百勝 ——有關“鬼附”的問答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李道基 聖經中有邪靈和鬼附,現今還有嗎?        魔鬼是什麼?是人幻想出來的嗎?是用來解釋人不能解釋的現象的嗎?是外星人來地球觀察我們嗎?         都不是!耶穌告訴我們,魔鬼撒但是存在的。耶穌受過魔鬼的試探,跟他祂說過話,也從人身上趕過鬼(參《太》15:22-29)。耶穌吩咐祂的門徒趕鬼(參《太》10:1;《可》16:17;《路》9:1),耶穌的使徒們也教導教會進行屬靈爭戰。         《馬可福音》中主說,信徒能趕鬼(參《可》16:17)。《路加福音》中主路加告訴70個門徒:“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 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路》10:19)。保羅警告信徒要小心“邪靈和鬼魔的道理”(參《提前》4:1)。保羅進行過屬靈的戰爭(參《徒》 16:16-18),他也叫教會準備好屬靈的戰爭(參《弗》6:12-13)。        兩年前,一間美國教會的牧師,很急切地邀請我去他們的教會,幫助一位被鬼附身的小姐。這位小姐因為心中空虛,拜過很多神明和偶像。鬼(邪靈)常附身虐待、欺凌她,還叫她自殺。         她恐懼,身體疼痛。每聽到有人提到主耶穌基督的名,她就會發作。她走投無路,最後去教會求救。         我和太太在這位小姐身上趕鬼4次,她才得著釋放。她後來成了基督徒。神給她佈道的恩賜,她帶領了很多人信耶穌。 鬼附和精神病有什麼不同?如何分辨?         精神病是擾亂、影響人的思想或行為(註1)。被鬼附身和精神病有時確實難以分辨,因為:(1)邪靈也擾亂人的思想,若是人的思想長期混亂,就會引起精神病。(2)精神病患軟弱,所以容易受到邪靈的干擾。(3)被鬼附身的症狀,與精神病相仿。         教會的長老曾把一位中國女士介紹給我。這位女士精神病很嚴重。我問她怎麼回事,她說她的先生給她很大壓力,要她生兒子,所以她把能找到的廟都走遍了,求神明給一個兒子。她拜了這麼多神明,去了這麼多寺廟後,不但沒有懷孕,反而患了精神病。        我先帶領她信耶穌,驅除她家裡所有的偶像、咒文、符咒,及“避邪的東西”。然後幫她趕了鬼。         她開始參加教會的聚會。雖然還有一些精神問題,但已經比本來的情況好很多。她原本被鬼附身很嚴重,所以精神也受到了嚴重影響。邪靈趕出去後,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完全醫治。 分辨被鬼附身和精神病,最容易的方式,是看受害者對藥物的反應。若是精神病,病人對藥物的反應通常很明顯。若是人被鬼附身,則對藥物的治療反應不好。這不是說被鬼附身的人對於藥沒有反應,而是有一點反應,但是長期的療效不好,因為病根在心靈,不在生理。 第二個方法,是看病人對於耶穌基督和聖經的反應。記得我在台灣宣教的時候,同工拜托我幫助一位被鬼附身的大學生。我按手在那位學生的肩膀上,奉主基督耶穌的 名字為他祝福禱告,他立刻跌倒在地,趴著扭來扭去。我又奉主基督的名叫他起來,他立刻起來了——聖經裡面說,靠主耶穌基督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們”(參 《路》10:17)。         過後的幾個晚上,這位學生一直吐口水在聖經上。我跟同工們去給他趕鬼後,他就完全正常了。後來他不但受洗、成為基督徒,還把大學讀完,到美國留學。        被鬼附身有一些明顯的症狀: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丁立美與中華基督教學生立志傳道團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趙曉陽                           中華學生立志傳道團(The Chinese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the Ministry,以下簡稱“傳道團”)是中國基督教歷史上,唯一產生於學生界和知識分子界,面向學生和知識分子佈道,以喚起一般基督徒學生的熱情,立志 終身傳道,為教會工作的佈道團體。她是中國基督教學生運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受到美國學生海外傳教運動(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的直接影響而產生的。其中最著名的遊行佈道師,就是被譽為“中國的穆迪”(註1)的丁立美(1871-1936)。         丁立美是清末民初最傑出的基督教奮興佈道家,極擅長口頭佈道,講演充滿說服力,足跡遍佈中國大地。他出生於山東膠州大辛瞳村,父親丁啟堂是當地最早接受基督教 並受洗的人。丁立美與弟弟丁立介(1877-1954)均為牧師,都是著名傳教士郭顯德(Hunter Corbett,1835-1920)的得意弟子。         丁立美13歲到登州(今蓬萊),進入美國長老會牧師狄考文(Carvin Mateer,1836-1908)創辦的文會館(The Tengchow College)附屬中學學習,1892年畢業。先任濰縣老會視學,1894年任母校物理教師。1896年入教士館,為義務傳道學生。1898年畢業,並 按立為牧師,他四處遊行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