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电话(天婴)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天婴        中午接了一个电话,一位阿姨和我唠家事。阿姨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愤怒,越说越有暴力倾向,越说越失态……虽然是在电话上,我仍能强烈地感到,她的心像沉睡了百年的火山被心中的恨激活,井喷般失控了。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没有给阿姨任何具体的建议,也没有给任何评论。但是,我提醒阿姨,在这些让她气愤的事面前,她是如何思考的?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情绪?以及,到底是什么引发了这样的情绪?         我一直相信,人思考问题的态度和方法,决定了他会如何处理事情,也决定他的人际关系。正如《箴言》所写:“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箴》23﹕7) 本世纪初有一本非常有影响的小册子《当人心思量》(As a Man Thinketh),作者James Allen牧师认为,人如何思考,决定了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人的行为,是他思想种子开出的花朵。         我曾经神经质般地敏感,情绪常常一下子从天上跌进地底,无法自拔。而且,我一旦“蓝色”(忧郁)了,非要抑郁够了才愿意出来重见天日。丈夫和周围的朋友,因此吃过不少苦。         10年以前,S师母送了我一本《优质思考》。这本书让我明白,正确、健康的思考方式,对一个人身心的健康有着何等重要的作用!        《优质思考》的作者艾奇柏.哈特(Archibald D. Hart)说:“仁慈的人拥有仁慈的思想,满足的人拥有满足的思想”,“思想是健康的,生活因此而健康……当思想疯狂,生命也疯狂”。         经过近10年有意识地注意自己的思考模式、处理自己的情绪,我真正地经历了“喜乐的心是良药”。        健康的思考方式不是与生俱来的,人最无法驾驭的就是自己的情绪。人被情绪驱使时,理性思考的能力就瘫痪了。在那一刻,所有的判断和决定都像是万花筒里的图案──疑惑,晕眩,不确定,易变。         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17:22)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物质丰裕时代,这个时代的人也前所未有地注重健康和营养。但是,人们却很少关注自己的心灵健康,很少反省自己的思考习惯。因此,没钱的人愁,有钱的人也不开心。失败者抑郁,成功者也身心交瘁。         James Allen牧师在《当人心思量》中说:人的思想,塑造他的性格。思想好像撒在花园里的种子,它会扎根、生长、成熟、结果。人的每一个行为,都是他埋下的思 想种子的果实(我多么希望和我通电话的阿姨,能脱离故有的思维习惯。如果她能“优质思考”,就不会成为情绪的俘虏,也不会被无名的愤怒和仇恨捆绑)。         健康思考的关键,是要知道自己情绪的流向,以及如何引导负面的情绪。我是冲动的人,我的灵性导师因此提醒我,每天必须花时间回想,回想在我普通、平淡的一天 里,有什么事让我沮丧、嫉妒、仇恨、失望。然后,在祷告中把情绪交给上帝,求上帝的恩典把我从沮丧、嫉妒、仇恨、失望的深渊里,带到喜乐、赞赏、爱、盼望 的港湾。这不是所谓的“乐观思考”(Positive Thinking)),而是回到上帝的爱中,在外在条件没有任何改变的情况下,在永远的盼望和应许里找到目标和意义。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金钱奉献为什么要十一?(小灶)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小灶 有必要死抠著1/10吗?        我所熟悉的基督徒当中,在金钱奉献的问题上有疑惑的人,多数都同意,基督徒应该在金钱上奉献。多说两句以后,甚至不少人也会同意,我们其实应该奉献得更多, 而不只是1/10。因为毕竟我们的一切都属于神,我们所谓的“拥有”最多不过是在管家或托管的意义上而言。他们的困扰主要在于,为什么必须是1/10?死 抠“1/10”,是不是有点律法主义呢?         很多牧师、传道,甚至神学教师,这时都会退一步,同意新约已经废除了旧约中的律法规条,所以 1/10这个数字不具有约束力。神学修养更多一点的人,或许会谈到律法的三重涵义,即道德律、民事律、礼仪律。“十一奉献”因此可以在两个层面来理解。在 道德意义上,它的目的就是提醒我们,一切都是属于神的,因此我们应该对神有感恩的心,具体通过奉献表达出来。而“1/10”这个具体数字,则被理解为属于 旧约以色列人的民事或礼仪律,现在当然就不再有约束力了。这似乎就是“自由奉献”的基本涵义。他们甚至会说,按照《哥林多后书》8章,奉献应该是甘心的。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你嫌1/10太多了,不甘心,那就少一点好了。少多少呢,您看作著办吧!         当然,这一看著作办,立刻又产生出一大堆问题。比如我现在还欠著债,可不可以等债还完了以后再奉献?奉献只是从固定收入里出就可以了吗?还是偶然的收入也要算?退税的钱呢?借给别人还回来的呢?我只是学生,或者这笔钱本来也是别人爱心奉献给我的,我再要奉献吗?        这最后一个问题还不能用旧约关于利未人把奉献得来的1/10再奉献的规定(《民》18:26),因为那是旧约律法。但这时或许我们会意识到一个尴尬,即我们 以号称拒绝律法主义开始,结果最后问的全是律法主义者才会问的问题。这还得再加上另外一个尴尬:宣称这种“自由奉献”的人,最后奉献的数目往往远不足 1/10。为了避免有人被冒犯,笔者先在这里坦白:我自己在信主后相当一段时间里,就是这样。         鉴于人心的诡诈(笔者就是其中之一),我想 我们必须先在这里澄清一点。自由奉献的确是圣经、特别是新约圣经的教导。但因为我们的罪,我们常常把它扭曲了。所以我们或许可以区分一个“与十一奉献相对 立的自由奉献”,和“比十一奉献更多的自由奉献”。下面更详细地谈谈这个问题。 1/10能反映人的信心大小?         事实上,自由奉献的这个“自由”,只能是在基督里的,或者福音释放我们所带来的自由。如果我们把十一奉献看作是律法的话,那么我们思考十一奉献和自由奉献的 关系,其实就是思考律法和福音的关系。律法和福音从某个角度来说,的确是对立的。但是否它们就只有对立关系呢?圣经似乎不这么认为。比如雅各谈到律法的时 候,竟然说它是“使人自由的”(参《雅》1:25)。         这下很多人就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所以十一奉献的问题其实是个 信心的问题。我们甚至可以引用先知来佐证──玛拉基传递神的话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 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玛》3:10)         但这么一说,我们又开始纠结了:十一奉献既然是个信心的问题,那意思是不是说,如果我信心到了一定程度,就奉献1/10;但如果我信心还没有那么大的话,就奉献得少一些,比如1/20?以后我信心更大,再奉献比1/10更多。结果奉献的比例就成了衡量我们信心大小的标度。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献心不是献金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刘孝勇        “有些人耀武扬威地把奉献丢在奉献盘上,仿佛在说:‘瞧,上帝总算觉得舒服了吧!’……  上帝根本不需要你的任何东西,连你的一角钱也不要。你如果这么做,是损害自己属灵的福气。你有权保有一切属于自己的财物,但是这些财物不仅会腐朽败坏,也终将毁掉你。” ——陶恕(A. W. Tozer,注1) 几种奉献观         纵览整本圣经可以发现,圣经谈到奉献时,着重的不是献上了什么,而是奉献者的心。 献金和献心,到底有什么关系?弟兄姊妹应该怎么看奉献?         有人以为,奉献就是把“剩余的”拿出来——自己先留下生活、教育、缴税、娱乐的开销,再把余额的零头拿出来奉献——如果刨除去了所有的开支,还结余220元,最后奉献的多半是零头20元。这种奉献观,叫做“剩余奉献观”。         还有人,抱持的是“投资奉献观”,以为自己奉献后,神一定要回报,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还有的人以为──奉献得愈多,在教会中就愈有权利和影响力。这种观念,应该可以称为“权利奉献观”。         也有人视奉献为一种荣誉,所以不少教会把奉献者的姓名和金额登录出来,甚至用贴红纸的方式,介绍奉献者对教会的贡献。这是“荣誉奉献观”。         还有人持“责任奉献观”,认为“教会兴亡,匹夫有责”,所有的会友都应该负起责任,让教会生存下去……         上述的这些奉献观,是把神当成只配得剩余资产的人,或是生意往来的伙伴、权利交换的管道、出名得利的工具……         很难苛责这些人,不是吗?他们至少比那些没有奉献的人做得好。然而,圣经教导我们,神真正在乎的是人,是人的心,而不是人所拿出来的。 重在全心摆上         旧约的献祭,不是只献牛羊牲畜而已,而是要献祭者全心的摆上。燔祭、平安祭、赎愆祭,都要求“无残疾”的牲畜(参《利》1﹕1-17, 3﹕1-17, 22﹕18-30, 5﹕1-6﹕7)。         这种“完全”的观念,还表现在要将祭牲全部焚烧(参《利》1﹕9),以及素祭时,以“初熟之物”代表“全部”农作物献祭(参《利》2﹕14)。         这种“完全”的要求,来自于神,提醒奉献者全心全人的摆上。难怪神悦纳了亚伯的献祭,却厌恶该隐的(参《创》4;《来》11﹕4)。这也是为什么先知弥迦,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奉献,这事甚难!(丘燕惠)

奉献,这事甚难!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丘燕惠 神早已知道“奉献”对我们是何等的困难,所以祂怜恤我们,允许我们以十一奉献来试试祂。祂应许打开天上窗户,倾福于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以此激励同时也警诫基督徒。祂要求我们作忠心的管家。 检视我们对神的信心,金钱常是试金石。 如果我们信得过神并且爱神,在奉献上就会心甘情愿,深信神能给我们的,必远胜金钱带来的成就、满足和安全感。正如《希伯来书》13:5所记“你们存心不可贪爱钱财;要以自己所有的为足;因为主曾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 若我们明白天上地上一切都属耶和华,我们会谦卑;若我们明白得赀财的能力是神给的,我们会感恩。 神也使用金钱来炼净我们的品格、操练我们的生活。人总是把钱花在自己看重的事情上,所以,检查一个人的支票簿和信用卡账单,可以窥见他与神的关系、生活的优先次序等。 我事奉主将近30年,遇到许多信徒提出有关奉献的问题。信徒的问题其实可以分为两大类,一类与对神的信心有关,另一类则与对教会的信任有关。愿藉《举目》与大家分享,欢迎回应、讨论。 问题一:十一奉献是税前还是税后的?是扣除贷款、基本生活费之后的吗? 你真要跟神算得这么精准吗?不要忘了,一切都是属神的,我们只是管家。而且神所赐的,远超过我们所需要的。 奉献更是个人的敬拜行为,应该在所有支出之前,先分别出来,预备好献给神。“十一”是神的命令,也是最起码的数额 。 问题二:如果我不是领薪资的,是做生意的,要如何奉献呢? 你可以凭信心奉献,也可以开个奉献专户,或先按时定期奉献,等结算损益时再补齐。这也算是信心的行为,相信神必按着你信心的大小赏赐你! 有一位从中国来的弟兄,信主不到3年,从事法拍屋生意。他参加了我们的“冠冕圣经观理财查经小组”,学习到十一奉献是神的命令,如果没有遵行,便是夺取神的供物。他心里非常害怕。 那时恰巧快到报税的时间,他就连着几天半夜不睡觉,结算营收,补足一年的十一奉献。最终他开了一张几千元的奉献支票,投入教会奉献箱,这才得了平安。 奇妙的是,他家并没有因此缺乏。他们夫妻俩说:“经过这次的大阵痛,我家的十一奉献,从此是轻省与喜乐的!” 问题三:既然神应许为我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我们,那我们是否可以以小博大,靠十一奉献来发财? 这样的心态、奉献动机,显然是不讨神的喜悦,更非圣经教导。十一奉献是对神的敬拜,神悦纳心灵和诚实的敬拜,所以会敞开天上的窗户,向我们倾福。 若我们起了“靠十一奉献发财”之心,那真要去读读《提摩太前书》6:10的教导:“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愿以《提摩太前书》6:11与大家共勉:“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 问题四:如果有人确实遵守十一奉献,但一生贫穷,是不是神的应许不灵验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澄清:这人虽然遵守了十一奉献,但在其他方面,是否得罪神、亏欠人?如果是,他必须考虑,要如何得神的喜悦?如果没有,我想以两三段经文来回应: 《希伯来书》11:36-40:“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 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着所应许的;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 奉献是基督徒的本分,约伯经历人生的高山低谷后写下这句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参《伯》1﹕21) 《腓立比书》4﹕11-13:“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使徒保罗在世上并不觉得自己缺乏,他也深信有荣耀冠冕为他存留。 神的话句句带着能力,一句也不落空。 “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 (《赛》55:11) 问题五:教会可以接受非基督徒的捐款吗? 一般情形下,不能。就如《创世记》14:23:“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 例外情况一:教会为灾区收集捐款时,可以接受非信徒的个人捐款。若是其他宗教团体要求合办,或一同列名,则不可。 […]

No Picture
主题文章

试金石—谈金钱奉献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吴迦勒        金钱是试金石。从对金钱的态度,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看出一个人的人生观。主耶稣告诉我们:“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太》6﹕24)“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1)         从钱财奉献上,可以看出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爱神。人若说自己很爱神,却在金钱奉献上不忠心,或小气,那他所爱的,不是神,而是钱。        世人所事奉的就是玛门,拜金主义者更是把金钱当作自己的神。有些基督徒也把金钱当作自己的保障,而不是依靠厚赐百物给我们的神。他们把金钱当作追求的目标,而不是积攒财宝在天上,所以在奉献上舍不得,施舍时感到心痛。他们还没有把上帝当作真神,而是当作财神。        基督徒必须有一个正确的金钱观,才能在奉献上做得让神满意。 一、十一奉献为什么难实行?        很多基督徒都没做到十一奉献。像温州教会,基督徒是比较富有的,但是教会每个月的奉献额,根本没有达到十一奉献。        为什么信徒对神这样吝啬呢?我分析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1. 对新约的错误理解         与旧约明文规定不同,新约没有明文规定1/10的奉献额度,这使一些人以为可以随意,想奉献多少就奉献多少。还有人找借口,说新约圣经又没有要求十一奉献,十一是旧约犹太人守的,我们不用守旧约。         诚然,旧约里许多条例是新约基督徒不用守的,如献祭、节期、洁净之礼等等,但是,对于金钱奉献的重视程度,新约是与旧约一脉相承的。保罗在《哥林多后书》 中,就犹太圣徒捐钱之事,专门写了两章。保罗如此强调一件事,实在少见。这捐款还是给人的,那献给神的,就更不用说有多重视了。         圣经里对奉献只有积极的劝导(如奉献的话,神会赏赐,会报答),却没有消极的警告(不奉献的话,神会如何如何惩罚),所以,对基督徒的推动作用不强——大家对神的应许信心不大,但对神的管教还是是挺害怕的。         我觉得很多基督徒奉献就像中国人纳税一样,中国人之所以纳税,不是因为遵守国家的法律,而是因怕罚。如果偷税、漏税不受制裁,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会偷、漏税的。正因为圣经里没有提到对不奉献的人进行惩罚,所以很多人能省则省,从神那里省下钱来,以为神不会计较。 2. 信徒的一些错误观念 (1)错误的金钱观         有些基督徒认为,钱是自己挣的,与神无关。其实圣经讲得很清楚,得资财的力量是神给我们的,挣钱的机会也是神给我们的(参《申》8﹕18,《传》9﹕11)。所以,归根结底是神给了我们钱财,而不是我们凭一已己之力挣到的。         我们把从神而来的钱财,拿出1/10归还神,这是理所当然的。有的人收入高,1/10是一笔巨款,所以特别舍不得拿出来。须知神只要1/10,他自己还有9 /10,怎么能小气呢?圣经的原则是,神给我们多,向我们要的也多。既然神祝福我们多,我们应该高高兴兴地多献给神才是。 (2)信心不够 […]

No Picture
时代广场

Lady Gaga 和她的“救赎论”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王星然                “什么?Lady Gaga也搞神学?”         没错!而且Lady Gaga,这位美国当红女歌手,比当今任何一位神学家更具影响力! Gaga(以 下称卡卡)拥有4千万个脸书(Facebook)粉丝,1千万个推特(Twitter)追随者(她是推特现今的最大用户,超过美国总统欧巴马)。谷歌 (Google)选卡卡为2011年度艺术家,《富比士杂志》(Forbes,亦译为“福布斯”)2011年8月把卡卡列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艺人。         在富士比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女性排行榜中,Lady Gaga亦排名11,也就是说,就算和当今最成功的企业家、体育明星和政治人物总评比,Lady Gaga也毫不逊色。2011年她为爱滋病防治登高一呼,轻易募到20亿美元。这种募款能力,让许多政治明星和慈善团体羡慕不已。         卡卡那 “不惊人死不休”的百变造型(包括身着冷冻生牛肉片织成的晚礼服参加颁奖),有人崇拜莫名,有人骂到要死,但她总能不断创造时尚界的新话题,攫取新闻媒体 的关注。 从行销包装的角度来看,卡卡是毋庸置疑的超级成功。当这么有影响力的人,提出一个救恩神学论述,身为基督徒的你,想不想关切一下? 卡卡:“我是一个很虔诚,但又对宗教很困惑的女人!”         卡卡自己形容,她2011年的“群魔乱舞”全球巡回演唱会(Monster Ball concert),是一场大型的“宗教体验”,一场“流行文化的教会洗礼”。她的新专辑“天生如此”,则充满了宗教符号。卡卡在“犹大”这首歌里告解: “耶稣是我的美德,但邪恶如犹大才是我心之所向”;在“血腥玛丽”这首歌里,卡卡化身成抹大拉的马利亚,大谈耶稣的受难和她内心的挣扎,但语意晦暗,让人 丈二金刚、不知所云;在“黑色耶稣+流行阿们”(Black Jesus + Amen Fashion)这首歌里,卡卡摇著时尚大旗,暗喻耶稣其实是时尚教主。         10多年前,玛丹娜也在她的MV里玩宗教元素,还记得她那首倍受争议的排行榜冠军曲“宛如祈祷”吗?用整张唱片来包装个人宗教信仰(又不是福音专辑),且大卖特卖的,大概就卡卡一人了。卡卡自己标榜:“‘天生如此’( Born […]

No Picture
事奉篇

写福音见证文章有感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姜洋        我与团契中的同工谈论文字福音事工时,许多人对此都不感兴趣。他们认为,不是人人都可以写好福音性的见证文章的,这需要有很高的文学天赋。         鉴于有此种想法的基督徒朋友不在少数,在此我愿意以一个福音写作阵营中新兵的身分,表达自己一些浅显的感想与体会,并鼓励众多福音写作“潜水员”,大胆浮上水面,吐上几个水泡,尽到自己的力量。         大约在3年前,在团契中一位姐妹的鼓励下,我开始写文章,分享自己对于信仰的感想。回首这段时光,我感受很深。不仅仅是因为文学水平很有限的我,做了以前想 都不敢想的事情──发表见证文章,更重要的是,我体会到了“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这句话的深刻含意。以下我从三个方面,来分享我的体会。 写作目的         首先,我们要明确自己写见证文章的目的。我的体会是,我们写作有两个目的:小的目的,是个人成长;大的目的,是福音广传。        就第一个目的而言,写见证可以帮助我们整理自己的记忆、回顾信仰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酸甜苦辣、监督并省查自己的言行。         人的记忆会随时间变得不可靠,而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的,则是比较准确且富有细节的。例如,当我提笔,比较我信主前后的婚姻生活时,我会感激神为婚姻所设立的 戒律,因为我遵守后,得到了幸福与喜乐;而我的文章中记载下的、因骄傲自私所带来的痛苦记忆,则促使我想起圣经中关于“爱”的教导……         无论是幸福还是苦难,都值得我们回忆,因为这些带给我们反思与悔改的机会,促进我们的成长。         将之付诸文字,还可以帮助我们整理日常片段性现象的思维,明确自己的观点,装备自己。例如,如何看待自由、金钱,如何面对婚姻中的冲突、工作中的不顺心等等。如此这样,可以使我们在面对实际问题的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无从下手。         就第二个目的──福音广传而言,见证文章是文字福音事工的重要部分。也许文章的影响力和效果,不像在福音布道会上的呼召那样一目了然和令人振奋,但就是在无 声无息当中,帮助了很多迷途之人,回到正确的信仰之路上来;又或是帮助困惑的人辨析信仰的真伪,纠正在信仰上的偏差,同时也强固基督徒的信仰根基,见证主 基督耶稣的怜悯与慈爱,引领人享受主爱的甜美与自由……这些作用不可谓不重要。         也许,有人觉得,自己的一篇简短见证不足为奇,不写也罢。但,“不积匮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溪,无以成江河。”“小”是构成“大”的基础,福音的广传也许就是在你我一点一滴的贡献中拓展的。切记,永远不要轻视自以为微不足道的小贡献。 如何参与          明确写文章的目的后,让我们接着谈谈如何参与这项事工。我想可以分为3个阶段: 1. 想要参与、敢于参与         我个人认为,“想要”和“敢于”,是参与这项事工的先决条件。许多朋友认为,“有文学天赋”才是先决条件。不少人认为自己文学功底很薄,而不敢尝试写作,人 为地制造了一个无形的心理障碍。然而,诚如爱迪生的人生名言:“天才是1%的天赋,加上99%的努力”,没有人天生写就一纸好文章,后天的努力是必不可少 […]

No Picture
生活与信仰

帕蒂——北美主妇生活日记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叶哈拿        帕蒂是70多岁的美国老太太,我在西雅图一间长老会中认识了她。她和几位美国老太太,在“国际妇女午餐查经班”中服事。她们实在都是平平常常的基督徒,但是她们的生命中,有一种我所羡慕的、说不出来的馨香之气。因此,我非常喜欢去这个午餐查经班。 参加这个查经班的,大部份是新到美国的亚洲妇女。很多人的丈夫在华大读书,所以午间有空,可以带着小孩子来,吃吃午餐,聊聊英文,讲讲自己的心事,并且学圣经和祷告。 中午之前,帕蒂她们就会早早到达,预备好所有人的午餐。我们这些参与查经的亚洲妇女,通常是去了就吃;查经一结束,就离开。帕蒂和那几位老太太,就一直这样默默地服事我们。 来了个讨厌的人         有一天,我们的查经班,来了一位中国人。她向我们介绍自己,她是国内某大学的教授,刚来华大,是访问学者。不过很快,她就引起我的厌恶,其一是她的打扮,她 30来岁,却掉了很多头发,前额空空的,但一点也不遮掩,也完全不化妆,坐在精心布置好的温馨午餐桌前,实在是一大遗憾(有人甚至忍不住说,多看她会影响 食欲)。         她若是乡下妇女,可以理解,但是一位大学教授,连基本的西方文明,都懒得遵守,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而且,作为同样来自中国的女人,我觉得她这个样子,在优雅的别国妇女面前,也实在很丢中国人的面子。         其二,这位女教授基本不会讲英文,却却喜欢把整个话题,都引到她的身上:她初来的生活困难、学习困难、对丈夫的思念……她常常打断大家的谈话,然后问:“你刚刚说的这个字,如何拼写?”然后一定要老太太们写在她的纸上,再掏出她的电子字典翻译。         在查经查到一半的时候,她也会问:“某个东西哪里买?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去买?”我们的查经,因为为她,常常被打断,变成超市讨论,或初级英文学习班。         其三,她深知如何利用她的弱势,得到别人的同情和帮助,为为她办事。才认识帕蒂几天,她就要帕蒂开车带她去办一些证书。帕蒂70多了,眼睛都看不大清楚。         我气愤填膺!肚子里一大堆牢骚:全世界只有你是最重要的!你的事情就是最大的,别人都要围着你转!你是不是觉得美国人傻、好利用!……         因为为她,我感到午餐查经不那么么吸引我了,我实在不想每次花两个小时围着她转。不过我想,我还是得去,我得保护这几位老人,可不能让她太过分了。有我这个大陆妹在,她也许会收敛些。 烙在脑海的雨中画        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帕蒂决决定全体一起去一个美丽的公园午餐。那里有木桌子可以坐着午餐,孩子们也可以滑滑梯、打秋千。         到了公园,我们各自把准备的食物都放在公园的木桌上:几位日本姐妹带了可口的寿司,我带了一盘中国式炒面,帕蒂及几位老太太带了好多甜品和水果,还有人背了饮料来。大家把食物放在桌上,像往常一样,准备快乐的分享。        等我们都放好了食物,谢饭祷告的时候,那位女教授像往常一样匆匆赶来,找了桌边最好的位子坐下来,开始大吃特吃,边吃边讲她的事情。这一次她正好坐在我的边上,所以整个午餐期间,我不得不忍着她的口沫横飞和稀疏头发,真是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午餐快结束时,天开始变色,接着就下起雨来。大家匆忙收拾带来的东西,互道了再见,就直奔向自己的车子。        在淅淅的风雨中,我看见帕蒂站在那里,没有雨伞,女教授还在专心询问帕蒂事情,完全忘记了风雨 。我就走过去,说了一句:“下雨咯了,赶快回家吧!” […]

No Picture
事奉篇

百战百胜 ——有关“鬼附”的问答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李道基 圣经中有邪灵和鬼附,现今还有吗? 魔鬼是什么?是人幻想出来的吗?是用来解释人不能解释的现象的吗?是外星人来地球观察我们吗? 都不是!耶稣告诉我们,魔鬼撒但是存在的。耶稣受过魔鬼的试探,跟他祂说过话,也从人身上赶过鬼(参《太》15:22-29)。耶稣吩咐祂的门徒赶鬼(参《太》10:1;《可》16:17;《路》9:1),耶稣的使徒们也教导教会进行属灵争战。 《马可福音》中主说,信徒能赶鬼(参《可》16:17)。《路加福音》中主路加告诉70个门徒:“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 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10:19)。保罗警告信徒要小心“邪灵和鬼魔的道理”(参《提前》4:1)。保罗进行过属灵的战争(参《徒》 16:16-18),他也叫教会准备好属灵的战争(参《弗》6:12-13)。 两年前,一间美国教会的牧师,很急切地邀请我去他们的教会,帮助一位被鬼附身的小姐。这位小姐因为心中空虚,拜过很多神明和偶像。鬼(邪灵)常附身虐待、欺凌她,还叫她自杀。 她恐惧,身体疼痛。每听到有人提到主耶稣基督的名,她就会发作。她走投无路,最后去教会求救。 我和太太在这位小姐身上赶鬼4次,她才得着释放。她后来成了基督徒。神给她布道的恩赐,她带领了很多人信耶稣。 鬼附和精神病有什么不同?如何分辨? 精神病是扰乱、影响人的思想或行为(注1)。被鬼附身和精神病有时确实难以分辨,因为:(1)邪灵也扰乱人的思想,若是人的思想长期混乱,就会引起精神病。(2)精神病患软弱,所以容易受到邪灵的干扰。(3)被鬼附身的症状,与精神病相仿。 教会的长老曾把一位中国女士介绍给我。这位女士精神病很严重。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的先生给她很大压力,要她生儿子,所以她把能找到的庙都走遍了,求神明给一个儿子。她拜了这么多神明,去了这么多寺庙后,不但没有怀孕,反而患了精神病。 我先带领她信耶稣,驱除她家里所有的偶像、咒文、符咒,及“避邪的东西”。然后帮她赶了鬼。 她开始参加教会的聚会。虽然还有一些精神问题,但已经比本来的情况好很多。她原本被鬼附身很严重,所以精神也受到了严重影响。邪灵赶出去后,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完全医治。 分辨被鬼附身和精神病,最容易的方式,是看受害者对药物的反应。若是精神病,病人对药物的反应通常很明显。若是人被鬼附身,则对药物的治疗反应不好。这不是说被鬼附身的人对于药没有反应,而是有一点反应,但是长期的疗效不好,因为病根在心灵,不在生理。 第二个方法,是看病人对于耶稣基督和圣经的反应。记得我在台湾宣教的时候,同工拜托我帮助一位被鬼附身的大学生。我按手在那位学生的肩膀上,奉主基督耶稣的 名字为他祝福祷告,他立刻跌倒在地,趴着扭来扭去。我又奉主基督的名叫他起来,他立刻起来了——圣经里面说,靠主耶稣基督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参 《路》10:17)。 过后的几个晚上,这位学生一直吐口水在圣经上。我跟同工们去给他赶鬼后,他就完全正常了。后来他不但受洗、成为基督徒,还把大学读完,到美国留学。 被鬼附身有一些明显的症状: 一是奇怪的肢体动作(特别是脸上的表情)。那人可能会不断地自言自语,或是不断地对自己笑。有时候他会用另外一种声音说话(男人用女人的声音,女人用男人的声音;年轻人用老人的声音,等等)。 二是受害人常幻想或听到有人跟他说话。他们的睡眠很差,甚至连着几天都不能睡着。情绪变化又大又快,一下这样,一下那样。大部分的人眼睛没有表情,还有一些人说脏话。 当然,我们所有的人,多多少少都有过上述的症状,这并不表明我们被鬼附身了。只是,若是上面这些病症是非常明显,且几个病症同时出现,就有可能是被鬼附身了。 如果你想确定对方是否被鬼附,你要为他祷告,说耶稣基督是主,是道成肉身,看对方是否反抗。你要睁着眼睛祷告,看他的反应如何。祷告的时候要出声。并可以念《约翰一书》4:1-3。 鬼附是如何发生的?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若是有人给魔鬼留地步,留破口给撒但,邪灵就可能进入受害者的生命里面。若是人明知神的命令,却违背而犯罪,邪灵就有借口侵略人。若是人没有给魔鬼留地步,就不用怕“被鬼附身”。 什么罪比较容易引起鬼附身?可能是拜偶像。因为人拜偶像的时候,自愿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邪灵,打开心门,拜托邪灵来帮助自己。 奸奸淫是第二种比较容易引起鬼附身的的罪。这是因为奸奸淫是人的灵相交,不只是肉交。因此,两个人相交的时候,若一人玷污过,就很容易有不干净的灵跳到另一人的身上。“岂不知与娼妓联合的,便是与她成为一体么?……”(《林前》6:16) 参与邪术和巫术,也很容易引起鬼附身。人参与这些事,多半是因为可以从邪灵得好处。 比如说,算命的人常交灵(鬼),以期得知未来。但是人若降伏在邪灵的前面,打开心门让其进入,这些邪灵就在人的心中捣蛋。 我觉得,气功也是原因之一。人开始练气功的时候,或许只是简单的身体行动和操练而已。然而更深一步之后,他把自己倒空,请一位师傅来指教他。这位“师傅”很可能就是邪灵附身来骗人。 2011 年5月,我应邀到一位姊妹的家中,通过电话给她在中国的姐姐“赶鬼”。她姐姐练过气功,信佛教、道教和很多民间宗教,还把一位气功法师当神来拜。邪灵攻击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丁立美与中华基督教学生立志传道团

本文原刊于《举目》53期 赵晓阳             中华学生立志传道团(The Chinese 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the Ministry,以下简称“传道团”)是中国基督教历史上,唯一产生于学生界和知识分子界,面向学生和知识分子布道,以唤起一般基督徒学生的热情,立志 终身传道,为教会工作的布道团体。她是中国基督教学生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受到美国学生海外传教运动(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for Foreign Mission)的直接影响而产生的。其中最著名的游行布道师,就是被誉为“中国的穆迪”(注1)的丁立美(1871-1936)。         丁立美是清末民初最杰出的基督教奋兴布道家,极擅长口头布道,讲演充满说服力,足迹遍布中国大地。他出生于山东胶州大辛瞳村,父亲丁启堂是当地最早接受基督教 并受洗的人。丁立美与弟弟丁立介(1877-1954)均为牧师,都是著名传教士郭显德(Hunter Corbett,1835-1920)的得意弟子。         丁立美13岁到登州(今蓬莱),进入美国长老会牧师狄考文(Carvin Mateer,1836-1908)创办的文会馆(The Tengchow College)附属中学学习,1892年毕业。先任潍县老会视学,1894年任母校物理教师。1896年入教士馆,为义务传道学生。1898年毕业,并 按立为牧师,他四处游行布道。         1900年,丁立美在莱州(今掖县)传道,被义和团袭击杖打,并关进牢狱,经狄考文和文会馆的第二任校长赫士(Watson M. Hayes,1857-1944)到山东向巡抚袁世凯说情,方得开释。        1907 年在上海召开了来华传教百年纪念大会,特别决议将青年学生的传教事业委托给基督教青年会,希望在短时间内,能够赢得被称为“不可攻破的要塞”──中国学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