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安息日今昔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星余        電池和人類的區別何在?答案是:如果你是電池,那你不是工作就是死亡,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你是人,你同樣會工作和死亡,但如果你願意,也可以選擇休息。         很可惜,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情願當電池,也不當人。這些年的熱門詞之一,就是來自日本的“過勞死”——不用住醫院,不用大筆醫療費,也不拖累家人,直接死在工作中。據說在日本這是很受尊敬的。        然而生命就是為了工作和死亡嗎? 當時的意義         當我們打開聖經,就知道,答案是“不”。只要我們回到《創世記》,看到神起初創造的心意,我們就會明白,神創造人類,不是只要人工作,相反的,神要人懂得安息。        早在創世之初,我們就看到第7天安息日的重要。這一天,神不工作——只有這一天,神將它分別為聖。        十誡的第4條,就是講安息日。神命令以色列人將這一天守為聖日,停止一切工作。6天工作、1天休息的秩序從此建立。         今日的基督徒還要不要守安息日呢?這條舊約律法,如今還有什麼意義呢?         這個問題也不容易回答,讓我們先思考安息日對以色列人的意義。從舊約聖經中大量對安息日的教導,可以歸納出4條意義: 創造的提醒         首先,安息日提醒人:神的創造。       《出埃及記》20:11,提到以色列人守安息日的原因,“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華賜福與安息日,定為聖日”(注1)。        因此,安息日是要人記念並模仿創造的上帝。        創造的高峰並不是人類的受造(雖然很多人這樣以為),而是安息。上帝並不真的需要休息,但上帝在第7日安息,是要給我們榜樣,讓我們知道,生命除了工作,除 了肉體的生存,還有更多的內涵、更大的意義。我們被造,不只是為了工作和生存,更是為了享受上帝的創造,彰顯上帝的榮耀。         另一方面,在安息日,人當敬拜創造的主,更要學習 ,這才是生命的最終目的。        在18世紀末,法國曾經把7天制改為10日制,以為就此可以提高全國的生產力。結果適得其反。疲倦的工人,身體和心理開始出現各種癥狀,人際沖突也急劇增加。最後政府只能承認實驗失敗,恢復7天制。         可見,7天內有1天休息,乃是最科學的作息表。所以,安息日是為了人類的好處而設立。 […]

No Picture
成長篇

要竭力,所以得安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呂鴻基        《羅馬書》完整地論 證了人在恩典中因神的信實、被神稱為義,以及經歷成聖。並清楚教導:救恩是始於呼召,成全於得榮耀(《羅》8章)。有了這些基本認識後,我希望從《希伯來書》來思考與救恩相關的恩典與責任、信心與行為的問題。也就是,固然靠行為稱義是不對的,但高舉因信稱義而懈怠的基督徒,下場將如何? 兩個竭力進入         與“努力”及“懈怠”(《來》6:12,註1)相關,《希伯來書》強調兩個“要竭力進入”的救贖境況:第一,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來》4:11)。第二,應當竭力進入完全(《來》6:1,10:14)。          本書雖較少直接論及因信稱義,但毫無置疑的,作者(註2)既堅持因信稱義,亦嚴厲駁斥“行為無關緊要”的主張。 竭力進入安息         《希伯來書》勸勉我們這些信從福音的人,當竭力進入“安息” (《來》4:6-11)。這安息有別於守安息日的安息(參《創》2::1-3;《來》4:4)或進入迦南應許地的安息(《申》12::9,;《來》4::3,5)。         從“存留”(《來》4:1,9)與“進入”(《來》4:1,3,6,10,11)看出,這個當竭力進入的安息,是神已經應許了的恩賜。信主的人已經嚐到安息的滋味(如同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但尚未得到完全的安息。         聖經中起碼提到三種安息:信耶穌而來的安息(參《太》11::28;羅5::1)、2.因順服主而得的安息(參《太》11::29,30),和今生蒙神保守 的安息(參《腓》4:6-8)。此外,作者又提了別的日子(《來》4:7-9),是因為安息的應許仍然是開放的;我們當在現有的安息中,“竭力進入”將來 才會完全實現的“安息”。        “竭力進入”,是指信徒在信心裡的忠心,盡力。神的道,是持守信心的根據,能辨明真正的安息(參《來》 4::12-13);並察查驗我們持守的是否是“竭力進入”的信心,而不是憑處境或外表行為。進入安息要以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參《來》 4::1-3);因為這個安息的應許是從神的道顯明的。 竭力進入完全        作者以“論到麥基洗德”(《來》5:11),將讀者從“律法是訓蒙的師傅”(《加》3:24),引到神所使用的信心方法,和神所設立的選召方式,並點出停留在幼稚的屬靈規條的困窘。        因此,信徒要走出屬靈的幼稚,熟悉仁義的道理,長大成熟,能分辨是非:“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來》6:1)作者並舉出3組相關的實例(《來》6:1,2):        第一組,是信徒的悔改:懊悔過去追求那些不能使人得救、沒有生命的行為(參《來》9:14),以及沒有實際行動的信心宣言(《來》6:12; 10:38,39; 13:7;參《雅》2:14-20)。        第二組,是外表的禮儀:包含猶太人的各樣潔淨儀式,加上信徒在基督裡所受的水洗禮與靈洗(參《徒》8:14-17;19:3-7),以及按手禮——按手使病人得醫治,或差派祝福的儀式(參《徒》6:6; […]

No Picture
成長篇

努力進天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莊祖鯤         在今天海內外的華人教會圈子 中,似乎存在兩種極端的觀點。第一種信徒,有律法主義、靠行為稱義的傾向,強調努力為主作工,以服事多、事奉忙為榮為樂。雖然口裡嚷嚷著累,卻隱隱約約地 有一種成就感與安全感。另外一種信徒,則完全相反,自認為既已得救了,而且救恩是不會失落的,就可以安然無憂地等待被提上天堂。這種人一方面批評前一種人 是律法主義者,另一方面自己卻又怠惰不前,甚至放縱情慾,已被世界所同化而不自知。         許多信徒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搖擺不定,或惶惶然不知所措。究竟我們該努力近進天國,或者可以躺著上天國? 令人困惑的經文         許多人“努力進天國”的想法,是來自於《馬太福音》11:12,在那裡和合本聖經的翻譯是:耶穌說:“從施洗約翰的時候到如今,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 就得著了。”然而,在保羅的書信中,卻很清楚地表明,我們是因信而稱義的,而非行為。既然如此,我們怎麼可能靠努力而進天國呢?          其實問題的癥結,在於《馬太福音》的中文翻譯有些誤導。本段經文的前面那個希臘文動詞biazetai可以是中動語態(即“強力地前進”),或是被動語態(即“受 暴力攻擊”)。而後面的希臘文名詞biastes,則可能是正面的(指“努力的人”),或是負面的(指“暴徒”)。因此,這段經文一共可能有4種排列組 合。若比較中文和合本、新譯本和新漢語譯本3種版本,結果如下:        和合本 努力進入(中動)天國,努力的人(正面)…        新譯本 天國受猛力的攻擊(被動),強暴的人(負面)…        新漢語 天國遭受到暴力侵擾(被動),暴徒(負面)…..        在常見的英文譯本中,新國際版(NIV)與和合本相同,新美國標準版(NASB)則與中文新譯本及新漢語譯本相同。唯有New Living Translation(NLT)版採取“強力進入(中動)+暴徒(負面)”的譯法。總結地來說,依據絕大多數希臘文專家的共識,後一句的名詞應該是指 “暴徒”,而非“努力的人”。但是前句的動詞,則2種可能性難分軒輊。         但按照新約學者卡森(D. A. Carson)的看法,因為耶穌開始傳道,並且醫病、趕鬼,彰顯神的大能,代表著天國開始強有力地進入這原被撒但勢力掌控的世界。但是魔鬼並不善罷甘休, […]

No Picture
成長篇

靈修退修的益處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布蘭達‧虔克        學習安靜和安息的價值,以及除去阻擋你體驗安靜和休息的障礙。 《馬太福音》11:28         回顧我過去12年靈性退修的經歷,我注意到從我個人與主相遇中,經常領受到兩項特有的禮物:安靜和安息。 安靜的重要性         安靜、獨處、不分心,這幾個詞不能用來描述我們清醒時多數主要的狀態。然而,是在混合狀態中,上帝往往揭露祂自己。上帝透過祂受造物的榮耀,向我們呼喊;但祂用安靜微小的聲音叫我們的名字。         當個人退修時,我不曾有過像摩西或馬利亞一樣,體驗到充滿激情、改變職場方向的際遇。然而,我曾受激勵去探索、開拓新的事工──帶領小組查經、在某一段的時期收養小孩、做大學生的良師益友──這些全都發生在一個安靜悠閒的下午、與上帝相遇時。 安息的重要性        安息的靈魂會改變你對每件事的態度──不管是對你的目標和樂趣,或是所面臨的壓力和麻煩,你的看法不再一樣。我發現每週日下午,2至3小時的獨處,就夠我集中精神且改變我所注目的方式(不看自己,而仰望耶穌),與主面對面。        這是珍貴的時刻。我不需要完成任何事情。我能夠作我自己。我不需要照時間表去行事,但每一回,上帝都溫柔且熱情地更新我的心思意念,並且恢復我的精神氣力。有時候,上帝給予我深入的洞見;其他時候,祂的同在像和風。每一回獨處都是獨特的體驗。         然而,我們抗拒它!我們慢吞吞地拖曳著雙腿,不想要這個禮物,把它當作重擔──另一項加入我們超載負荷的待辦事項。然而,前面是充滿希望的。我們不需要被自己的恐懼嚇得癱瘓無力。 除去路障        多年來,在投注較長時間與上帝獨處上,我有3項發現。對我和其他人來說,這些發現除去了許多自我強加的路障。        1. 與上帝在一起,毋須是單獨的體驗。同配偶和朋友一起旅行、到退修中心、市立公園,或安靜的一角,是等同於和你的創造主“休息一下”的有效方式。一起吃飯交 流,也是一種更新的方式;在我們獨處時,會加強上帝在我們內心的作為。當我們把與朋友相交和幾小時的獨處合併在一起,會使這兩個方式都得到最佳的果效。         2. 放輕鬆,在基督裡有自由。惟一且正確迎見上帝的方式,其實並不存在。有些信徒歡唱詩歌和舉行盛宴,其他人則是透過禁食和完全的獨處,來滋養他們的生命。歡 慶這份自由,容許我體認當上帝塑造我的靈魂時,祂創造大工的才華,以及認出祂前來與我──祂心愛的──相會的獨特路徑。         3.個人性退修,人人皆可有。個人性退修不是精英分子的特有奢華品,而是人人不可缺的必需品。科技的進展剝奪了我們的安息,致使信徒成為匆忙生活方式下的犧牲品。培育安靜和安息的恩賜,會使我們大力活出基督要賜給所有信徒的豐盛生命。         無論是一年一次或是一個月一次,我鼓勵你訂下時間,找個地方,就出發──與最了解你、最愛你的那一位獨處。 討論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周杰倫的驚歎號

王星然       “我唱的歌詞要有點文化 因為隨時會被當教材        CNN能不能等英文好一點再訪 時代雜誌封面能不能重拍         隨時隨地注意形象 要控制飲食不然就跟杜莎夫人蠟像的我不像         好萊塢的中國戲院地上有很多手印腳印 何時才能看見我的手掌” 周杰倫《超人不會飛》 周杰倫——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        套句時下流行的網路用語“人類已經無法阻止”周杰倫了。2000年出道的周杰倫,11張唱片張張熱賣、作品屢屢獲獎,超時代演唱會場場爆滿;具有明星人氣指 標意義的央視春晚,截至2011年,已4次邀請周杰倫鎮場面;自2003年起,《時代雜誌》曾數次報導他;2008年接受CNN邀約專訪;2010年他被 美國商業雜誌Fast Company評選為“全球最有創意100人”,去年年初更上一層樓,遠赴好萊塢,重拍李小龍的成名電影《青蜂俠》,全球票房2.2億美元!這些年,周杰 倫已經從歌手,變成一個品牌,然後進化成一種現象!教會查經班裡的80後和90後都在聽他的歌,看他演的電影,我們不得不問,周杰倫到底給了這個世代什 麼?使這麼多人對他產生共鳴?         乍看周杰倫實在不太有紅的條件,《時代雜誌》在介紹周的專文裡,形容他“上下排牙齒過度咬合、鷹勾鼻、下巴 內縮”,連綜藝天王吳宗憲都看走眼(起初吳發崛了周,但不認為他紅得起來,所以有2年之久,只讓他在幕後寫寫歌),憑心而論,愛耍帥裝酷的周杰倫實在長得 不算有明星臉;唱起歌來,嗓音也不是特優,咬字則是他最大的問題;剛出道時的他木訥寡言,不善媒體應對,上節目接受訪問時,常只回答一個字、一句話!有人 說蕭敬騰(編註)是“省話一哥”,殊不知周杰倫才是開“省話”之濫觴! 美國虎媽也培養不出的周杰倫        淡江中學音樂科畢業的周杰倫,沒有顯赫的學歷。他的高中英文老師回憶這個孩子,說他面部鮮有表情,還認為他有學習障礙;周杰倫在學校無法專注地學習數理,文 科表現也不突出,可是他的母親卻發現,這個安靜害羞的孩子,對音樂有相當敏銳的天賦,因此,4歲就安排兒子開始上鋼琴課,刻意培養他走音樂這條路。高中時 代的周杰倫,已經具備令人訝異的即興演奏能力!在《三年二班》這首歌裡,周杰倫毫無保留的渲洩他對升學競爭的厭惡,正當別的孩子在用功準備大學聯考,他則 花更多的時間埋首琴房練琴。         通常,在台灣走音樂這條路,家境一定要好(很花錢);一定要上大學,最好再出國唸個碩士、博士。如果能在國際 比賽中得個大獎,那就更有前途!可是像周杰倫這樣,連大學的關都過不了,是沒什麼希望的。從社會的眼光來看,他大概要在速食店或加油站打零工;運氣好一 點,也許去YAMAHA賣鋼琴!         這個社會定義成功的必要條件,也許周杰倫是一樣也沒有,但他有的是上帝給他的音樂天賦、滿腦子的音樂創意、還有一位默默栽培他、支持他、不放棄的母親。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淺析美國鄉村教會的特點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姜洋        現今的美國,因為種種原因,許多人從城市轉移到鄉村生活和工作,其中當然包括基督徒。搬遷後的基督徒,需要選擇新的教會時,就不得不面對著理想與現實的巨大差距了。        這點我深有體會。我們一家從繁華的大都市,遷移到寂靜的小鄉村,已經3年多了。我們拜訪了本地以及周邊的許多教會,總體上感覺,融入鄉村教會並不容易。       起初,我們以為這只是我們華人的問題。後來我們漸漸發現,美國人也同樣受困擾。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美國鄉村小教會所獨有的特色。        在我們當地有一所大學,裡面有許多“外來基督徒”——來讀書的大學生,或是外地來的大學教職人員。他們也都為教會問題而苦惱。於是,大家乾脆聚在一起,組成一個以大學生和大學教職人員為主的教會。大家背景相同、風格相似、語言共同,在一起敬拜,自然開心了很多。        筆者自己走過了這段艱難的、在美國小鄉村“尋找”教會的路,現願以自己的觀察和親身經歷,簡單介紹和分析美國鄉村小教會的一些特點,為後來者參考和借鑒。 美國鄉村小教會的優點 純樸         鄉村基督徒並不懂太多的神學思想,但有更多的純樸的信心,信得很“實誠”。         與都市基督徒熱衷於e-mail、MSN、FaceBook等現代交流工具相比,鄉村基督徒更喜歡使用傳統的電話,他們覺得電話交流更親切、直接、有效。         大多數鄉村教會沒有衣著光鮮、設備齊全的敬拜詩班,有的是純樸的音樂,和滿有感恩的詩詞。 凝聚力強         雖然鄉村教會規模普遍小,平均幾十人左右,但是對於教會的事情,以及弟兄姐妹的困難,會眾都積極參與、鼎力相助。         教會的日常雜事,會眾也當做自家的事對待。例如,開春了,教會需要割草了,男會眾通常都會主動為教會義務獻工。女會眾也會自願輪流打掃教會。 有包容性        參加教會的會眾,大多住在教會附近,彼此或是親戚,或是鄰居,或是同事。因為相識,所以在教會事奉、管理上發生異議的時候,非常相互包容,往往能夠通過有效的溝通來解決問題,很少傷及感情、影響教會中的事奉。 社區性         在鄉村,會眾喜歡參加離家近的教會。我參加過一個教會,該教會90%的會眾,來自方圓2公里以內。有的人家,祖孫4代都參加這個教會。         這樣的會眾,除了一起參加崇拜以外,平日也有很多接觸和交流。會眾在日常生活中的好見證,可以有效地影響整個社區。         這種社區性的教會,也方便了牧師的探訪和牧養。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熱心的方向——從“康平末世預言”說起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如一        有一個少年人向耶穌求問永生之道。耶穌問他,是否願意變賣一切財富來跟從自己。少年人做不到,因為他產業很多,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參《太》19:16-22)。為信仰放棄自己的全部財富,的確是不容易,但卻有人做到了——雖然,他走錯了方向。         紐約的退休工人羅伯特・菲茨帕特裏克(Robert Fitzpatrick),將自己的畢生積蓄,14萬美元,盡數用來支持康平‧哈羅德(Harold Camping)的“世界末日”廣告,因為他堅信,世界末日將於美國東部時間2011年5月21日下午6點到來。        5 月21日那天,他去了紐約時代廣場,希望在最後還能挽救一些人的靈魂。然而6點過後,世界運作如常。他身邊圍了很多人,嘲笑他,向他連珠炮般發問。他無法 招架,在極度震驚之中,他喃喃地說:“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會毫無動靜。該做的我都做了,而且全是按著聖經。”《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將他的話刊登了出來,還刊登了他緊握聖經的照片。        問題是,聖經上是怎樣寫的呢?在《馬可福音》13:32,耶穌說:“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有父知道。” 菲茨帕特裏克的信念與做法,嚴重偏離了聖經,他的熱心投注在錯誤的方向上。這真是讓人難過。        也許你會說:“這些人是一時頭腦發熱,要不然就是特別傻。我才不會受這種騙呢!”        其實,這些人中,不乏才智之士。而且,他們也不是一時頭腦發熱。自1992年起,美國加州“家庭電台牧師團” (Family Radio ministry)的負責人康平,便宣稱2011年是世界末日。人們有充分的時間思考,並用聖經上的話來檢驗,但很多人仍舊沒有能夠將偏差之處識別出來。        瞭解這些人的偏離過程,有助於我們更好地走信仰之路,免得有一天像他們一樣,偏離聖經真理而不自知。 關鍵錯誤         德州維多利亞浸信會牧師特維爾‧翰馬克(Trevor Hammack),曾在康平家庭廣播電台學校當了4年學生。在康平第一次預言“世界末日將於1994年到來”失敗之後,他開始發現康平在解經方面的偏差。 不久之後,他脫離康平組織。不過,他一直關注康平的教導,並用聖經真理指出其偏差之處。        他認為康平在90年代初的解經,絕非“膚淺”和“隨便”,相反,是很有深度的。然而當康平根據聖經《馬可福音》第4章中耶穌的比喻,發展出一套解經原則之後,他的講道漸漸發生了變化。翰馬克舉了一個例子:“當耶穌上了船,到海那邊去的時候,海就代表了一種寓意,船也有深意在其中,船上的人也是某種意義的象徵……他就是這樣解經的。         “順著這個方向,任何人都可以按著自己的想法來解釋這段聖經。在離開了歷史背景之後,經文成了一種純粹的屬靈上的比喻。這樣一來,他就可以把自己的意思加進去。”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無阻的通訊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莊友岩         去年底,一架美國最新型號隱形 無人機(編註),被伊朗獲得。據美方解釋:由於機械故障,導致飛機沒有依照設計自動返回基地,反而誤入敵方境界,同時其自毀系統也沒有啟動,以致遭敵方捕 獲。伊朗則宣稱:是其電子戰部隊侵入這無人機的導航坐標,改變了程序、蒙蔽了其通訊系統,讓它在伊朗境內著陸,還以為是降落在自己的基地﹗         現今的先進導彈,都具備了電子遙控程序。一旦其通訊系統被蒙蔽,或受到破壞,就會失掉原有的目標而盲目飛行。若敵方高明,修改了指令,讓其轉頭攻擊自己的營地或友軍,則後果不堪設想。         基督徒與神也有屬靈的通訊。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所要的告訴神。神會賜出人意額外的平安,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信徒的心懷意念。(參《腓》4:7)若要保持靈裡的通暢無阻,就需要注意以下事項:        1. 通訊不可中斷。與神的溝通不是有需要時才開機。平安穩妥,忙碌時就關機。“當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帖前》 5:3)因為我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不疲倦、不休息地尋找可吞吃的人。(參《彼前》 5:8)所以,若鬆懈、關掉與神的溝通,就容易受到惡者突如其來的的攻擊。        2.通訊沒有阻礙。聖經說:罪孽使我們與神隔絕,罪惡使神掩面不聽我們。(參《賽》59:2)因此,總要儆醒禱告,才能蒙恩惠,得著神為隨時的幫助。(參《來》4:16)         3. 信息不受歪曲。撒但最拿手的,就是挑撥離間,讓信徒對神產生懷疑。蛇狡猾地告訴夏娃:“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創》3:1)它激起了人對神的禁令──不可吃分別善惡果的質疑。然後,再進一步的說:你們吃了不一定死。(參《創》3:4)把神話語的肯定化為不 肯定。最後,歪曲後果:“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創》3:5)人的墮落,是逐步的把真當假,把錯當真去行。        4.指令漸被更換。教育的提高,反而使一些人憑理性、科學,或感性來認識神。凡理性不能解釋的,科學無法證明的,感官沒有觸及的,就抱著存疑的態度。其實,一切的學問,只能證實神的創造,而不能解釋神的創造。唯有謙卑的接受神的話語,才不會誤入歧途。        5.防備惡者詭計。我們面對爭戰的,是管轄這幽暗世界和屬靈氣的惡魔。因此,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才能抵擋仇敵,站立得住。(參《弗》6:12-13)信徒靠著聖靈內住的能力和護衛,就能在一切的事上,得勝而有餘﹗(參《羅》8:37)。         盼望我們聽從神的引領,就不落入敵人的網羅,遠避凶惡,行在光明中。        編註:據悉,在2011年12月4日失蹤的這架RQ-170隱身無人飛機(RQ-170 Sentinel unarmed aircraft),是美國軍方史上規模最大、最昂貴的武器研發項目之一。 作者目前在澳州墨爾本全職傳道。 圖片來源:http://sc.chinaz.com/tupian/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阿米什人的兩點啟示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蔡選青                         正值在教會學習有關主再來和世界末日的信息之際,我有幸來到了賓州的蘭開斯特(Lancaster),參觀了著名的阿米什族(Amish)社區。         20多年前剛來美國時,就聽說賓州有一群非常敬虔的美國“怪”人,不用電,不開車,不裝電話,服裝也很特別,與外界幾乎是“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他們過著一種與自然和諧、以家庭為軸心的敬畏神的純樸生活。他們就是阿米什族人。         阿米什族並不是美國土著。16世紀的改教運動中,出現了一批反對教皇嬰兒受洗教義的重洗派(Anabaptist),其中有一位領袖叫Menno Simons,他後來創辦了門諾弟兄會。18世紀因宗教逼迫,一批門諾會弟兄從瑞士逃到德國,其中有一位領袖叫Jacob Ammann,他主張信徒應與世界徹底隔絕,專心過分別為聖的生活。他的跟隨者遂被稱為Amish Mennonites或 Amish。         我沒有資格來評論阿米什族的神學思想和生活方式(一位現代的拉比說,我們是耶和華的使者,不是耶和華的警察),我只是有兩點感想,與同路人分享。 一﹑信仰是一種生活方式        在Amish社區,當你問他們:“你們的信仰是什麼?”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你:“去問我的鄰居。”現代的基督徒(包括我自己)喜歡討論信仰,卻往往忽略了信仰其實就應該是我們的生活方式。         現代基督徒有一個很大的誤區,就是信仰與生活脫節(信心與行為脫節)。信仰似乎只是停留在道理、理念和精神上(雖然,信仰包括這些)。教會世俗化和信徒生命僵化,就是這種脫節的必然後果。信仰如果連人的生活方式都不能影響,遑論生命的改變(重生)!         聖經中,特別提到過一個利甲族(基尼人的後裔),他們的生活與以色列人的對照鮮明——利甲族人不蓋房,不喝酒,過著一種簡樸的遊牧生活,上帝卻應許他們“永不缺人侍立在神面前”(參《耶》35:1-19)。 二﹑信仰是一種生活態度        看著阿米什人房內的油燈,院內繩子上晾著的衣服,路上跑著的小馬車(buggy),有時也覺得不可思議——這是在最現代化的美國,不是在某個貧窮國家的山區呀!        基督信仰清楚地告訴我們,我們在地上的生活是“寄居”,我們不屬於這個世界,我們的家在天上。這種“寄居觀”,應該帶給我們全新的生活態度和境界,讓我們充滿感恩、安息和盼望,而不是競爭、計較或憂慮。         在基督教裡面時間長了,事奉有了一定的模式,聚會有了一定的範式,我們連說話也有了一定的套式,非教會人士聽不懂(我常常納悶,神道成肉身,降卑說人話,而我們基督徒卻常常只會說“神話”,不太會說人話了)。然而同時,我們卻可能正漸漸偏離信仰的意義和見證。 結語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病來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天嬰        昨天中午LG說,現在電話上,朋友的名字越來越少,醫生的名字越來越多。 晚飯時老媽說,人過了75歲,就一天不如一天。         昨天晚上,醫生也來電話,說B超顯示我有2顆膽結石。一顆1.4厘米,一顆1.8厘米。        我問醫生:“為什麼呢?”        醫生回答:“好問題,我也想知道”。        過去的20年,我已經做過2個大的手術,難道這意味著要再來一下,起碼再鑽2個洞?我曾經嬉言最好給我肚子上裝個拉鏈,需要動刀的時候方便。         電影《非誠勿擾 II》李香山得知自己患癌症時說:我的命來找我了。難道我的命也悄悄地來了?        放下醫生的電話,我突然意識到我問了一個特傻的問題。讓我差一點跌進李香山的陷阱。 病,原本就是生活,就像死亡一樣,本來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病,遲早要來的。否則,保羅也不會說我們的身體是要一天比一天朽壞。        帶著滿腦子對結石的無限想像,我在上帝的面前禱告:上帝,不要讓我成為病的奴隸。不要讓病的權勢俘虜我。        人的一生好像旅途,好山好水看盡了,就進入了沙漠。但是,盧雲說沙漠是曠野也是天堂。        沙漠是不毛之地,是魔鬼的地盤兒。天天寫著乾枯和饑渴的微博,時時發著死亡的短訊。但是,沙漠卻可以是天堂,在乾枯面前,人開始面對自己真實的靈魂。在饑渴裏,人開始審視那些自己以為可以解渴的東西。在死亡面前,人無法不問“我要去哪裡?”,“死亡,你有意義嗎?”。        在荒漠裏,上帝把早已放在人心裏對永遠的宿求打開。讓人有機會在不高產,零效率的環境裡幡然悔悟,進入真正的安息而清心依靠上帝。在絕望的荒漠裡經歷“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昨夜,我坐在病的荒漠裏,上帝成為我唯一的專注,黑夜也無法顛倒我的思緒。愛,上帝的愛從天而降,我搭上通天的雲梯,逃出魔鬼掌權的荒漠。       病是真實的,軟弱無需掩蓋。       愛也是真實的,愛的大能曾經,並且還會改寫我前面的無數個“不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