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編者的話-BH55期

                委身教會,是個老生常談而又知易行難的話題:到底基督徒應該如何在實際生活中,定位自己與教會的關係並有所增進呢?         這期《舉目》,陳濟民從上帝對以色列民的呼召和救贖出發,說明“我”(基督徒)就是教會的一部分,“我們”組成的教會是上帝在人間的實踐,也是現代社會民間 志願體中最成功的模範。康來昌接著指出,教會不可與歷史割裂,藉著對教會傳統的認識,信徒能信服教會的神聖性與獨特性,且能不重蹈華人教會痛苦失敗的覆 轍。小剛則將焦點對準北美的華人教會,提到中國學人對教會的委身,直接影響到教會領袖層的延續。吳迦勒繼而分析,今天中國教會中流浪羊產生的原因,與自我 調整的方式。周偉松最後總結教會的本質與信徒委身教會的必要性。        生活與教會息息相連,難免有樂與苦。祝健藉教會的活動,經歷到個人靈性的 退修;王星然從惠妮休斯頓的掙扎,探討教會如何幫助基督徒明星;呂偉堅見證當整個教會同心幫助社區時,所帶來的回報遠超過預期。此外,盧潔香曾困惑於教會 中信徒對傳道人嚴苛的要求,初熟小羊亦為教會領袖間尖銳的衝突深深震撼;對此,除了王永信以慈靄長者回應外,周傳初亦中肯地細述教會領袖應有的特質。         教會因為有愛,所以吸引人,卻因為不完美,所以令人受傷失望。《舉目》的作者們,因為有愛,所以從不同的角度,各自貢獻學識和經驗,也盼眾讀者因著對上帝的信心,一起來建造不完美的華人教會。 本文選自《舉目》55期  

No Picture
成長篇

上帝在人間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陳濟民        倘若你對一個從未接觸過基督教的中國人說:“我明天要上教會。”他很可能根本不知道你在講什 麼。在日常生活中,多數中國人聽過寺廟,但不知道“教會”是什麼。倘若你又對他們說:“我是信耶穌的,每7天就有一天,我們這些信耶穌的人,都會在教會一 起敬拜上帝。”他大概會猜得到:上帝就是基督教的神祇,而“教會”就是信耶穌的人的寺廟。但是,他不會明白,為什麼這些人要這樣做?         在中國人的腦海中,要拜神隨時都可以上寺廟,敬虔的佛教徒也可以每天在家中誦經。集體性拜神的事,最多每年參加一兩次就可以,哪有固定每七天一起拜的?“教會”對傳統的中國人而言,是一個新名詞。每星期固定拜神,也是一個新的宗教現象!         這倒不是說中國人不懂得集體生活,我們向來是以家和家族為中心的。進入20世紀後,我們也強調國家觀念。但是,無論是談到家或國,我們都有一些相當不愉快的經驗。因此,我們討厭吃人的禮教,反對封建專制,也害怕人民公社!         至於教會,讀過西方歷史的人都知道,教會也曾經扮演過欺壓者的角色,我們當然同樣也對她缺乏興趣。        有趣的是,有一次,一位研究人類文化學的中國學人造訪美國一間神學院,在談話中有人問他:“在你看來,基督教對中國現代問題會有什麼獨特的貢獻?”他的回答竟然是:“教會。”         若要明白教會的重要性,我們就需要談以下兩個重要的聖經真理。 一. 聖經中的“家”與“國”        在舊約聖經中“雅各”和“以色列”這兩個名詞,可以指一個人(《創》35:10),也可以是指“雅各/以色列”這個大家族中所有的成員,就是國家中的人民 (參《賽》48:12)。舊約聖經追溯以色列這個國家的淵源,是表明他們這個國家中的人民,本來都是一家人,而上帝施行救贖時,祂不僅是救一個人,也是救 這個人的家族。當上帝呼召摩西帶領色列人出埃及時,祂自稱為“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6),也是以色列人 “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出》3:16),祂拯救的對象則是“以色列的兒子”(《出》3:10原文,也就是以色 列的子孫,和合本譯為“以色列人”)。而上帝救這些以色列人的子孫出埃及,目的是要他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參《出》19:6)。整個國家民 族的特徵,就是集體敬拜事奉上帝。所有以色列人都享有這種與生俱來的特權,也必須履行這種特權所帶來的義務。因此,出了埃及以後,他們也就在曠野中組織起 來,成為一群以敬拜神為中心的“會眾”,古代希臘文的70士譯本譯為“教會”(參《申》31:30)。         主耶穌降生以後,祂傳講上帝國的福 音。在這個上帝的國中,國民的身份不再以血緣界定,而是以信耶穌為準則。但是,上帝國度中的人是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為伍(參《太》8:10-12)。 使徒保羅也說信耶穌的人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參《加》3:29),而使徒彼得則引用《出埃及記》19:6,說他們 “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彼前》2:9,採用的是70士譯本的譯文)         新約時代信耶穌的人,都是亞伯拉罕的家人,是上帝國的公民(參《弗》2:19)。因此,我們在《使徒行傳》看到五旬節聖靈降臨以後有許多人信了耶穌,就說他們生活在一起(參《徒》2:42-47),甚至說初代的信徒們還是上聖殿敬拜神(參《徒》3:1,21:26等)。        保羅寫信給帖撒羅尼迦的教會,說他們信了耶穌,就是離棄偶像而服事上帝(參《帖前》1:9)。“服事”,這個動詞在舊約是“敬拜”的用詞。在《羅馬書》,保 […]

事奉篇

內在不改,外在可變圖

康來昌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漢朝賈誼寫的《治安策》裡面,對當時政治有一段評語:       “……事勢,可為痛哭者一,可為流涕者二,可為長太息者六,若其它背理而傷道者,難遍以疏舉。言者曰天下已安已治矣……非愚則諛……夫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其上,火未及燃,因謂之安,方今之勢,何以異此。本末舛逆,首尾衡決,國制搶攘,非甚有紀,胡可謂治﹗”        這段話改一下,可以用在華人教會上:        “現在的教會,該為之痛哭的有一項,該為之流淚的有二項,該為之長嘆的有六項,它違背真理、不敬上帝的地方不可枚舉。有人說華人教會在復興,這不是愚昧就是騙 人……火種放在木柴下,沒起火的時候,人躺臥其上,還以為很安寧,教會現況,與此無異。本末顛倒,是非不分,任意妄為,違反聖經,怎麼能說是復興?” 我們不看重教會         教會如此現狀,令人有賈誼之慟,重要的原因,在於我們不看重教會。        華人教會往往以為,我們出自改教運動,而改教運動強調“信耶穌得永生”、“唯獨聖經”、耶穌是拯救者及主宰,我們從聖經中明白祂的旨意,得到屬天的能力。所以,信耶穌就夠了,看聖經就夠了。教會不重要,可有可無。         其實,這不是改教思想,而是錯誤的無教會主義。         華人信徒受福音派影響,喜歡從中世紀就開始有的、在敬虔主義及復興運動後大量興起的“靈修小團體”,比如早期北美查經班,後來的各種跨教會的團契,或教會內的小組。這些小團體運作起來,比較靈活、溫馨、有效率,似乎比僵化、體制化的教會好。         倪柝聲等本土領袖對西方教會的強烈攻擊,也使華人對較有傳統組織、歷史源頭的宗派產生反感。倪柝聲認為,西方宗派不是教會,反倒是抵擋神的。這種論調現在雖然不太聽得到了,但影響所及,仍使華人對教會傳統、教會歷史、教會信經,無知或輕視。        這些都有歷史的形成因素,也有可取之處,但總的說,錯大於對,弊大於利。我們現在一起來檢討。 加爾文論教會         獨信耶穌、回歸聖經,的確是改教家強調的美好真理。然而,他們是把這真理與教會(不論是有形或無形的)放在一起的。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如此論及教會(以下除了一句,皆取自舊譯基文版):         因為我們的無知,懈怠,和心思上的虛幻都需要外援,好在我們心中產生信仰,並逐漸增長到完滿的地步,上帝就體恤我們的軟弱,給我們預備了這種援助;且為維持福音的傳揚,祂就將這種寶庫交給了教會。祂委派了牧師和教師來教導祂的子民。        上帝的旨意,是要將祂的一切兒女聚集在教會的懷抱中,不但是叫他們在嬰兒和幼年時期,由她的扶助和服務得著養育,且由她仁慈的關顧得著管教,直到他們長大成 人,至終達到完全的信仰。因為“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可》10:9);凡以神為父的,便以教會為他們的母。(4,1,1,)        我們除非在元首基督之下與其他肢體聯絡,就不能盼望承受將來的產業……雖然四周的荒涼好像是宣佈教會不存在了,我們卻須記著,基督的死是有效果的,上帝總是 奇妙地保守祂的教會,好像將她藏在隱密處一樣,正如祂向以利亞說:“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7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王上》19:18)。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中國學人怎麼啦?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10年前,《海外校園》邀請我參加一個筆談,題目是“信主容易,成長難”,談中國學人信了主之後,不追求、不成器,信得快、離開得也快。現在,《舉目》又向我約稿, 內容差不多:“為什麼中國學人不願固定加入或委身某一教會?” 10年了,中國學人作為一個信徒群體,早已從福音階段,進入了教會建造階段,這些學人的孩子都成了“學人”了,問題怎麼還沒解決?         作為中國學人信徒群體中的一員,我也問自己:“中國學人怎麼啦?” 一個困擾人的問題        我們教會出來植堂拓荒的第4年,第一次要舉辦3天2夜的退修會。教會幾乎調動了所有的宣傳手段,甚至發起了40天的連鎖禁食禱告,但仍然有不少的弟兄姐妹,包括同工,因為週末孩子有才藝課,而不願參加退修會。        這就使我們不得不思考一個問題:家庭生活和教會生活,有沒有對立性?當兩者有衝突的時候,應該先滿足家庭的需要,還是先滿足教會的需要?這個問題,困擾著中國學人信徒,也困擾著教會。 家和教會,對立嗎?         作為牧師,我並不否認家庭和教會在某種意義上是對立的──你一天只有24個小時,做了這樣,就不能再做那樣。所以當摩西要以色列百姓去曠野敬拜上帝時,法老加重了百姓的工作量,百姓就開始發怨言,不聽從摩西的話了。        使徒保羅曾勸勉我們這些活在末世的基督徒,今世短暫,我們不該太在意,“時候減少了,從此以後,那有妻子的,要像沒有妻子”(《林前》7:29)。保羅知道 我們在工作、家庭、事奉(有基督徒稱為“三座大山”)之間會有掙扎,就提醒我們,為著主的緣故,弟兄姐妹即使有婚姻、家庭,仍然要過軍人般的生活。         我們不能抱著“多餘”主義:有空閑才聚會、有精力才事奉、有餘錢才奉獻。生命匆匆,我們其實不會有“餘”。即使真的有,魔鬼也會讓我們這些燒磚的再去撿草,重演埃及為奴的故事。 不要走另一個極端         有人走另一個極端,認為信了神就不應再顧家了,要像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這是另一種錯誤。耶穌在十字架上,還不忘將祂的母親託付給門徒,要如兒子一般去照顧。        聖經說:“人若不看顧親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好;不看顧自己家裡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8)可見神看重我們的家庭生活。甚至,一個人 能不能在教會擔任聖職,都要先看他是否能好好持家,“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 (《提前》3:5)          教會是一個大的家,如果人沒有智慧、沒有愛心,連自己的小家都不能好好管理,連與配偶、兒子的關係都搞不定,神怎麼敢把教會的大事託付給他呢?可見我們沒有任何藉口,逃避對家庭的責任。        許多時候,家庭生活和教會的事奉,確實有時間上的衝突、精力上的拉扯,但靠著聖靈,我們可以找到“平衡點”,甚至做到游刃有餘。記得當年我們夫妻一邊讀神 學,一邊開拓教會,更想不到,太太還在半個撒拉的年紀生了一個兒子。我們仍然充滿喜樂。神是活的,祂的話也是真的,“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 (參《申》33:25)。 錯誤的優先次序 […]

No Picture
事奉篇

不做流浪羊——論對教會的委身

吳迦勒         舊約猶太人的會,對猶太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從《出埃及記》開始,我們就看到“以色列的會”,這個會是全體以色列人“屬靈的家”,是維繫他們純正信仰的紐 帶。人若被趕出這個會,必受到全社會的唾棄。所以,在《以斯拉記》10:8裡,我們看到:“凡不遵首領和長老所議定三日之內不來的,就必抄他的家,使他離 開被擄歸回之人的會。”         在耶穌時代,猶太人為了阻礙耶穌傳教,商議、定下:若有認耶穌是基督的,就把那人趕出會堂(參《約》9:22)。從這些措施上,我們都可以看出,“會”或“會堂”,對猶太人來說是何等重要。        新約基督教會和舊約猶太教會,在許多方面是一脈相承的,包括在這個“會”的概念上。教會對信徒來說,既是屬靈之家,又有法庭般的權威性。所以,主耶穌說“……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        保羅也說,教內的人由教會審判(《太》18:17,意即,犯罪的信徒由教會進行懲處)。他責備哥林多人彼此相爭時,在不義的人(指不信主的法官)面前求審, 卻不在聖徒面前求審(參《林前》6:1,在教會內部處理)。這些都讓我們看出,初期教會在信徒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信徒對教會的委身程度也是很高的。        然而近年來,我們看到教會在信徒心中漸漸失去權威性、約束性,信徒對教會漸漸失去委身的心志。有些信徒在多家教會間流浪,如同漂流的浮萍。而信徒的流動性一 大,教會的牧養就會產生漏洞,無法照顧好每個信徒。這對教會是不利的,對信徒則更不利,因為信徒可能在遊走過程中,不知不覺就消失了。 一、羊必須生活在羊群裡        不管是新約還是舊約,都把上帝的百姓比喻成羊,如《以西結書》34章、《約翰福音》10章,還有《詩篇》23篇。大衛也說上帝是他的牧人。         羊有一個很顯著的特徵,就是必須過群體生活。當一隻羊離群索居時,很快就會餓死、渴死,或被野獸吞吃。羊是很笨的動物,離不開牧人的牧養和保護。不過牧人不 可能撇下整個羊群,去照顧那隻離群的羊,所以如果羊一再離開羊群,牧人很難有精力一直單獨照顧它。所以,羊必須自覺地留在羊群裡。         基督徒也一樣,必須過教會的集體生活。一個基督徒不可能只和上帝建立關係,卻不需要和其他基督徒建立關係──除非是在特定的環境裡,有神特別的帶領,才可暫時離開教會。         只有在教會裡,基督徒才能通過共同敬拜、彼此交接、彼此看守、互相勸勉,和弟兄姐妹建立起屬靈的友誼,才能一同站立得住、攜手共進。特別在異端四伏或到處有逼迫的環境裡,肢體之間的勸勉、鼓勵,顯得尤為重要,“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參《傳》4:12)。          某些特殊人群如吸毒者,更是需要在教會的環境裡,才能終生不再受毒品的誘惑。內地會闞裴迪牧師百年前說過,吸毒者“要獲得徹底的解脫,唯一的途徑便是換一種 心靈,換一種生活,換一群同伴。而這些,只能由上帝和祂的教會給予。”所以,溫州的荒漠甘泉戒毒團隊,要求戒毒成功的人必須堅持參加團隊安排的聚會。         作為羊,我們今天必須知道自己的需要,安心在一個固定的教會,過穩定的團契生活。 二、為什麼會有流浪羊?         上述道理,大家可能都懂,可為什麼流浪羊還是層出不窮呢?我想,可能有以下5方面的原因。 1. 有自由主義思想 […]

No Picture
事奉篇

委身教會?為什麼?

周偉松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我們的社會越來越強調個人主義,一些基督徒也深受這種思想影響,於是就出現了“孤獨的基督徒”——他們從一間教會跳到另一間,或者只是偶爾去一下教會。他們覺得,自己在家讀經、禱告就行了,不用委身教會。甚至不參加教會,也能成為好基督徒。        這種觀點,正確嗎? 必須如此,非常必要        教會是神的殿,是神工作的地方。基督徒只有委身在教會裡,和教會弟兄姐妹一起生活,才可能真正認識教會,以及教會的工作,才能不以錯誤的觀點評論教會。        有些人說,從理性的角度出發,委身教會是沒有必要的。筆者並不認同這句話。而且更重要的是,認識教會要用信仰的眼光,不能單用人的理性。        信仰不能和愛心分開——信仰是個人的行為,愛心則是對其他人採取的行動(註1)。人若不委身教會,是可以實現一部分信仰的,卻無法去愛教會中的人。         基督徒不只要委身基督,也要委身教會。要成為基督徒,第一步是相信耶穌,第二步是加入並委身教會。第一個決定帶來救恩,第二個決定帶來團契生活(註2)。        通過教會,基督徒的信心能更好地表達出來。神呼召每一個人,叫他(她)具有信心,信心存在於每個個人心中,但這些個人並不是孤立的信徒,他們的信心,要通過 團體而產生(註3)。新約聖經提到“彼此”或“互相”超過50次(註4),包括我們要彼此相愛、彼此代禱、彼此鼓勵、彼此勸勉、彼此服事、彼此教導、彼此 接納、彼此榮耀、彼此擔當、彼此饒恕、彼此順服等。要做到這些,必須委身在教會裡。 教會,到底是什麼?        舊約聖經沒有“教會”這個詞,與它相近的詞是“耶和華的會”,對應的希伯來文是qahal,可譯為“會眾”。新約中,“教會”的希臘文是ekklesia。 qahal和ekklesia這兩個詞,都有招聚的意思(註5)。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教會就是上帝招出來聚集的一群人。        舊約中的教會,是 指以色列民的聚會(《民》14:5“摩西亞倫就俯伏在以色列全會眾面前”)。在新約裡,耶穌在《馬太福音》16:18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 上” ,這是新約第一次提到教會。在後來的《使徒行傳》和使徒書信中,“教會”一詞就普遍使用了(註6)。        教會就是神揀選出來的一群人,是過去、現在和將來屬於神的一群人(同註6,《弗》1:22-23, 3:21;《西》1:18)。        教會是信徒的團體,是神的子民以團契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神在教會中工作,但教會不是神。神是創造者,具有全知、全能的特性;教會是受造者,由一群有罪的人組成的。教會依靠神存在,需要全心仰賴神(註7),並等待祂的最後救贖。 生命目的,蒙恩途徑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這就是解釋

張立智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一﹑聽道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23:1-3)牧師的聲音,在肅穆的教堂中迴響。         早該是春暖草綠的時候了,然而天氣卻冷得出奇,狂風吹亂了整個世界。厭世的情緒不禁又直逼心底,滲出絲絲絕望的涼意。         我只顧自己的傷痛。而那位向我的鼻孔裡吹氣、使我成為有靈的活人的主,我已無力仰望,並多日不再仰望。        主日崇拜結束後,我從教堂出來。走上馬路的剎那,一抹綠色映入眼底──冰凍的土地上,竟有不知名的草兒已破土而出!迎著寒風微微顫抖的,竟還有一朵嬌小的 花!多麼卑微、柔弱的生命啊!只為傳遞春天已至的信息,不顧環境的殘酷和冰冷,無視踩踏和碾壓,沒有不解和不滿,恪守著被造的本分,彰顯著上帝的榮耀與全 能……        我的心忽然漫過一陣溫暖甘潤的感動,靈魂驟然甦醒,淚水潸然落下……        連日來因著靈裡的一些費解經歷,和不盡人意的惡劣處境,我的心理也出現了問題。我從未預料到,在跟隨祂的道路上,會經歷那麼多的碰撞與撕扯。世界的黑暗與生命之光在我這裡交錯,半明半暗,使我的生存狀態極為怪異。         然而神依舊愛我。祂依然給我保障,不讓我一個人面對罪惡與凶險。祂依然在這不信的世代,為我的信存留餘種,一如那不懼嚴寒而生發的草兒,在上帝定下的時候,傳遞春天已至的信息,見證祂的榮耀。       感謝神!我生命的春天已然回歸! 二、禱告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 (《林後》6﹕14)        是我在你面前跪下的同時,碰到了淚水的開關嗎?不然是什麼從心裡噴湧而出,洗刷了雙眼?        踐行著“信和不信不能同負一軛”的真理,用你所賜的聖潔、尊貴守著自己的身體,為自己的婚姻禱告了10年之久。終於,我熄滅了親人眼中的希望,彼此成為對方眼中的陣陣刺痛……         太多憂患、太過孤苦的處境,已橫行在你恩典的前面。面對世界的沼澤,我無路可走。我聽見白髮在一絲絲生長,肝腸在一寸寸斷裂,心在一陣陣冰冷……        我如一個忘記時間、忘記謝幕的獨角戲演員,音樂已停止,觀眾已散去,掌聲已成為記憶,我仍在孤獨旋轉……        面對步步緊逼的困苦和窘迫,我一遍又一遍地問:魔鬼和上帝,究竟誰與我同在?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小小的付出,巨大的回報

呂偉堅 文;魏美惠 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2011年5月14日,一個多雲的週六,我們60位來自南灣華人基督教會(美國加州,編註)的弟兄姐妹,於上午8點半,抵達Hawthorne市的Eucalyptus小學。 校方亦有幾位教師偕25位家長出席。        到了下午3點,我們已經完成了教師休息室的手繪壁畫,安裝好了百葉窗, 清理了花圃,添加了新的土壤,築了漂亮的圍欄,還完成了家長活動中心外面的壁畫,和手球場上的3個壁畫……最後,我們幾位負責人還要確保所有用品和垃圾,都收拾乾淨。 籌備       這是南灣華人基督教會第6年與Sharefest合作,參與社區服務。主要是幫助社區裡的學校在預算危機中,改善學習環境。(編註:Sharefest是一個註冊非盈利組織。有興趣者可參考http://www.sharefestinc.org/about/)        Sharefest 的計劃,在洛杉磯南灣區已推行了 8年之久,帶來很大的迴響。許多人因此瞭解到,透過宗教信仰組織來協助清理、美化學校和社區,會對社區產生很大的幫助,例如可以增強社區居民的自尊與歸屬 感。一路以來,Sharefest獲得許多著名大企業的贊助,如Toyota,Chick-fil-A,Bank of America,State Farms Insurance,Home Depot,Northrop Grumman等。        在動手幫助Eucalyptus小學之前,我們提前4個月開始籌備,包括每兩週一次和Sharefest領導小組開會、推選主要協調者,然後召集各項目(包括油漆、園藝、招待、媒體等)的協調員。稍後,在教會召集志願者報名。        我、Chris(教會培養的青年領袖,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大三學生),和Eucalyptus的校長Janson先會面幾次,瞭解校方的需求,看如何以教會的有限資源,用實際又安全的方式來達成這些需求。        我們考慮了很多方式和意見,包括如何粉刷一座12英尺高的牆,使用哪一種油漆,需刷多少層,以及,如何粉刷一個表面軟又有洞的掛板等。這些對我們都是很困難的。         校方想在教師休息室的窗戶上,安裝垂直的百葉窗。可我們要去哪裡,才能買到12英尺高的百葉窗簾呢 ?這不是標準尺寸,Home Depot沒有賣。訂做則太昂貴,也不能保證達到預期的擋陽效果。而且,特殊訂單是不能退貨的。然而老師們急切地告訴我們,休息室每天中午總是很熱,他們 多年來一直想要有百葉窗。 […]

No Picture
事奉篇

為什麼選擇“家庭學校”?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那是2003年初夏,當我5歲的大兒子經過了好幾輪的面試後,我緊張的心弦終於放鬆了。我問老師:“我兒子的水平如何?他上幼兒園(Kindergarten)可以嗎?”老師的回答讓我很驕傲:“你兒子早超過幼兒園的水平了!”         回到家後,我非常興奮,覺得說服我太太homeschooling的機會終於來了(編註:homeschooling ,“家庭學校”,意即讓孩子以在家上學,替代正式的學校教育。在美國,政府設定課程要求與學力鑑定管道,以允許父母採此教育方式)。 我故意問太太:“既然如此,我們幹嘛還要送他去學校呢?他在幼兒園裡學什麼呢?”         看著太太答不上來,我就央求和鼓勵她:“請嘗試一年homeschooling吧。即使兒子什麼沒學到,他也不會落後於同齡小孩。” 最後,太太終於同意了在家自己教,條件是我要多承擔家務,多照顧另外兩個年幼的兒子。         這一嘗試就是8年的“家庭學校”。剛開始,我們遇到了父母的反對、親戚朋友的不理解,和教會的不支持。父母反對的理由是,美國的公立學校是免費的,在家教學要花錢不說,這更意味著太太要放棄工作,我們家的收入會減少一半。我們必須省吃儉用,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親朋好友聽說我們的決定後,一方面勸說我們放棄這個“瘋狂的想法”,另一方面也開始為我們小孩的未來擔憂,“他們的社交能力怎麼培養?誰來教他們英文?將來他們上大學,誰給寫推薦信?”         還有一些好心的人給我們出主意:“如果你們嫌學區不夠好,可以多花些錢,在較好的區買個小房子,讓孩子去上那裡的學校。”         說句實話,起初我和太太也是有擔心和憂慮的,也懷疑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明智。 但是當我們認識神越多,越明白神給我們的託付後,我們就越堅信,是神感動我們選擇這種教育方式,也是神攙扶著我們一路走下來。8年來,我們靠著神的恩典, 克服了許多的挑戰;雖然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是從沒後悔過。 拒絕上帝的教育系統         我們不送小孩去公立學校,不僅是因為公立學校的教育質量不好,也不僅因為公立學校有日益泛濫和嚴重的吸毒、淫亂及暴力。 主要的原因,是公立學校的教育理念、教育內容以及教育方法,是敵基督的,是與聖經相違背的。         在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2011年)中,詳細介紹了公共教育和公立學校的由來,以及這個系統對基督教的衝擊、對我們下一代心靈和信仰的危害。從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今天每一所公立學校,都在使用人文主義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教育與信仰有很大的關係。是送小孩去公立學校,還是homeschooling, 這不只是父母的喜好和選擇,更是一場看不見的屬靈爭戰,是爭奪我們的下一代。         現代人文主義教育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聖經。現今的公立學校,已經把上帝從課堂裡趕走了──學校不允許老師教導創造論和聖經真理,禁止老師向學生傳福音,也不允許學生奉耶穌的名禱告。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把馬牽到水邊——試析護教的切入點

臨風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基督教鼓勵人求真,而不是盲 信。基督教的護教學(Apologetics)就是借助說理,替信仰辯護,去除人們的誤解,釐清反面的論點,並用人可理解的方式,說明基督教為什麼是可信 的、真實的、不自相抵觸的,而且是與人有益的,是人類所需要的。護教不同於宣教,主要面對的是經驗主義、理性主義(科學主義)、相對主義和其它各種無神 論。          “護教學”(apologetics,或“護教”)這個詞,是從希臘字“口頭的防衛”(apologia)來的。它的名詞形態和動詞 形態(apologeomai),在新約裡出現了17次。使徒保羅和路加都曾用過這個字,“分訴”自己的信仰。以名詞形態出現、與“護教”意思最接近的 是:        “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give an answer)各人。” (《彼前》3:15) 護教學分類         文字護教的歷史,與基督教本身一樣久遠──從使徒保羅(《徒》17)、《丟格那妥書》(Epistle to Diognetus,二世紀)、俄利根、奧古斯丁以降,經過亞奎那、帕斯卡,一直到近代的各種學派。        不過,我們需要認識,護教學有它的限度。首先,聖經的寫作背景,我們所知有限。再者,人的有限,導致人對無限上帝的認知有限。因此,從理性出發的護教,必然有局限性。         然而,理性也是必要的,我們不能拒絕理性與邏輯,要求人“盲信”。任何宗教信仰都是一種“世界觀”,而盲目的世界觀是沒有道德力量的,更不要說知性的力量了。護教的功用,不在“證明”基督教的信仰是絕對真理,而在提出有力的理由,說明基督教的信仰是可信的。        要給護教學分類也是很不容易的。根據Faith Has Its Reasons這本書(Kenneth Boa & Robert Bowman,Navpress ,2001),護教學一般可分作4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