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巴基斯坦法庭:褻瀆伊斯蘭教可定死罪(裴重生編譯) 2014.01.30

巴基斯坦法庭:褻瀆伊斯蘭教可定死罪 每次讀到有關這類的消息,心中總有傷痛,也有更多的疑問;人為什麼不停的互相殘殺?宗敎應該是使人愈來愈善良,心中的愛越來越多,不是嗎? 一個巴基斯坦法庭宣佈,褻瀆伊斯蘭的先知的處份可以是死罪。根據晨星新聞報(Morning Stars News),巴國的聫邦沙里亞特法庭(Federal Shariat Court)監管有關伊斯蘭法律的犯罪案件。 原先褻瀆默罕莫德的處罰是終生監禁或死刑。最近沙里亞特法庭指令,政府將終生監禁撒除。 主張信仰自由的専家們對此趨勢十分憂心,它可能會導致對弱勢團體更多的迫害,也會給予伊斯蘭法庭更多的權力。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1.31

        “你們雖不見風,不見雨,這谷必滿了水,使你們,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           照人看來,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但是在神沒有難事。我們常喜歡憑徵兆,憑感覺;沒有表顯,我們的心不會滿足;但是最大的信心的勝利乃是在安靜中知道他是神。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1.30

“我必快來,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啟》3:11) 沉睡的教會啊!醒來吧!基督徒啊!你是否持守著你的所有,免得別人奪去你的冠冕?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1.29

        “耶和華啊,我曉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腳步”。(《耶》10:23)。    “求你…引導我走平坦的路”。(《詩》27:11)許多人非但不聽從神的指導,反要指導神;非但不跟神走,反要神跟他走。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1.28

“他就獨自上山去禱告”。(《太》14:23) 今天我們所最需要的一件事,乃是獨自與主親近,坐在他腳前安靜。哦,巴不得我們能恢復那已失去的默想的藝術!哦,巴不得我們能受到密室的教育!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1.27

 “你丈夫平安麼?孩子平安麼?”(《王下》4:26) 多少時候,我們的心得不著滿足,是因為我們沒有在經歷上,習慣上,認識主耶穌基督是我們的朋友:無論在什麼時候,什麼環境中,他總是我們的朋友。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的自由:愛世界?愛自己?

方鎮明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人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 呢?《創世記》告訴我們,人墮落後,“世界”經歷深層的改變,是已經敗壞了。在這裡,“世界”一詞可有4種不同的意義:(1)宇宙及創造的自然秩序; (2)暫時性的,在不同的世代所出現的意識形態和活動;(3)各種與神為敵的系統;(4) 墮落的人類,和他們的道德。((註1)         聖經特別強調的,是“世界”的第4種意義(參《提後》3:1-5)。由於人類的道德敗壞,他們追求的是屬世的享樂主義,是自我滿足的生活方式。結果,人類社會的政治、經濟及道德的實況,都走向敗壞。          由於“世界”的敗壞,它會誘惑我們犯罪。有人認為,基督徒的自由,就是要逃避這敗壞的世界,與世界分離,並且證明這是神的吩咐:“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參《約壹》2:15-16,《雅》4:4)。        20世紀50年代的基督徒,常形容這世界好像是一條已經無法修補,正在沉沒的船。在救生艇上的基督徒唯一的責任,是傳福音,並且與世界分離(有些基督徒甚至選擇離群獨居)。這種觀念稱為“末世時刻”世界觀。 葛培理:人被世界隔絕        受到這觀念的影響,葛培理牧師認為,現今世界的基本問題是罪——各處充滿了驕傲、貪心、情慾等各種罪。在這敗壞的世界中,每個人都因為罪,而與神隔絕。唯一的盼望是相信福音,依靠神的恩典。若不依靠福音拭除罪,人就不能解決經濟、道德和政治的問題。         1953 年,在“神的平安”的講道中,葛培理定義“教會基本的和主要的任務,是向失喪者宣講基督。今日世界的需要,是要發出求救的訊號,請求教會伸出援手。世界正 被社會、道德和經濟問題壓倒,世界上的人正走向下坡,被掃進到波濤洶湧的罪惡和羞恥下,世界需要基督。教會的任務,是要在每一處地方,向滅亡的罪人投下生 命線。”(註2) 不能逃避的責任         葛培理這種鼓勵逃離世界,走向福音的觀念,優點是極 具佈道性和福音性,能夠鼓勵人即早相信耶穌,得到救恩。缺點是,它使很多人輕看世界,疏忽了聖經也強調人對世界的責任。特別是,對於不義的政權或不公的社 會,無法凸顯基督教是一個不畏強權、注重社會責任,願意伸張正義的信仰,並且忘記了:神沒有離棄這個地球,乃是一直在人的旁邊,尋找合適的機會幫助人。         1974 年的洛桑會議,明確反對這種世界觀,並重申基督徒對社會具有責任,洛桑信約(Lausanne Covenant)在第5點指“傳福音和社會政治的參與這兩部分,是我們基督徒的責任。”(註3)1982年,另一會議跟進洛桑會議,探討基督徒在傳福音 及社會的責任,斯托得(John Stott)是該會議的召集人、主席和最後編輯者,該會議發表:“社會責任並不僅是傳福音的結果,也是主要的目的之一。……社會責任像傳福音一樣,必須包 括在教會的教導事工之中。”(註4)         不久,葛培理也修正了他的觀念。1977年,他在一篇名為“大使”的講章中,清楚地指出:“我們為社會公義作出努力……這是聖經對我們的吩咐,我們要盡力而為,以致我們能夠活出和平、自由及具有人類尊嚴的生命。”(註5) […]

No Picture
事奉篇

信仰的落實與落空

康來昌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信仰是信神、信神的話。神的話不會落空,句句字字都會實現(參《太》5:18)。不信神的話語能在人間、在歷史、在時間中實現的人,是新派,是不信派,天厭之。         不過,認為在耶穌再來之前,神的應許會完全實現,信徒的生活會全無失敗,那也是不正確的。那是靈恩派的成功神學,是改革宗的神治主義(Theonomy),是時代主義的千禧年國思想,是亞米念的完美主義(Perfectionism)。         這四派彼此頗多齟齬,但有一共識:在新天新地之前,信仰可以相當完全地實現在人類歷史、政治、道德、文化上。這與奧古斯丁以來的正統神學思想不一致。正統認為,主再來之前,神恩、神權已至人間而未全至(already, not yet)。這就是說:        一方面,救恩已“成了”(參《約》19:30),撒但已從天上墜落(參《路》10:18),耶穌已復活升天,成為萬有之主(參《腓》2:9-11),聖靈已釋放信徒“脫離罪和死的律”(參《羅》8:2)、“脫離黑暗的權勢,遷到祂愛子的國裡”(參《西》1:13)。         另一方面,“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祂”(參《來》2:8),信徒仍“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參《彼前》1:6),仍“心裡嘆息、忍耐等候”(參《羅》8:23、25),教會仍有不休的爭戰,未得完全的勝利。         因此,一些流行的口號:“活出信仰”、“踐信於行”、“文化使命”、“神學要實用”、“落實信仰於文化中”、“要使人看見福音的實踐,而不只是聽見”,並不妥當。 人怎麼可能活出福音?          聖經當然說過:“……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雅》1:22)“……人稱義是因著行為,不是單因著信……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雅》 2:24-26)“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太》5:16)但問題是,這些經文常被解釋、應用得過頭了。          神永遠掌全權。祂掌權的歷史中,有時允許罪惡呈現得多些,有時使聖潔較多得勝。不論是什麼狀況,主來之前,“信是未見”(參《來》11:1)、“盼望所不 見”(參《羅》8:25)、“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參《林後》4:18)、“憑信心,不憑眼見”(參《林後》 5:7)、“看…不清,知…有限”(參《林前》13:12)、“如今雖不得看見”(參《彼前》1:8)……         也就是說,今世信仰的內容,仍然在於看不見的“信”,而不在於看得見的、落實出來的“行”。         我們信的福音是“好消息”,是神在基督裡,替人成全救恩的好消息。因此,福音總是要傳、要聽、要信(參《西》1:23)。可是,教會這個基本的使命,常常被扭曲成:福音要被看、被行、被活。福音變成律法了。        人怎麼可能活出福音,活出耶穌——道成肉身,死裡復活,全然聖潔、慈愛、順服父神? 基督徒的生活,是恩典,是聽信福音後,在聖靈光照、帶領下的結果。福音的結果、聖靈的果子,是美好信心的產物,是神對信徒的要求。         然而,這些果子,縱然美好,卻不能叫人稱義,因為它們不夠完全(參《加》3:10;5:4;《雅》2:10;《羅》4:15)。而且,那些好行為,和非基督徒的好行為,看起來可以是一樣的。“信仰的落實”,如不建立在“信仰的宣揚”上,會同其它宗教無所分別。 這種做法的兩大錯誤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以福音為召命的社會參與

黃藥師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近年來,鼓勵基督徒重視社會參與的呼聲,在華人教會中似乎愈來愈響。也有愈來愈多的基督徒,在社會各處,勇敢地表達意見和價值觀。這實在是可喜可賀的。         然而,也有福音機構及教會,因為參與社會及關懷社會,而漸漸忽略了福音的使命(如台灣絕大部分的基督教醫院)。還有的教會熱衷於政治,使講台變成政見發表 會,或政黨的拉票台(如台灣某大教派)。更有教會,因為政治立場產生紛爭,甚至分裂(我服事過的教會,就有兩間發生過這樣的事),等等。         聖經始終強調的,是我們要成為怎樣的人,以及對神、對他人應該抱持怎樣的態度,而非要做什麼以及參與什麼。所以,關鍵不在於基督徒應不應該參與社會、關懷社會,而是對社會的態度,以及參與社會、關懷社會的動機是什麼。 積極的福音召命         使徒彼得和保羅,都鼓勵我們不分人、時、地,要積極向外傳福音。(參《林前》9:22-23;《提後》4:2;《彼前》3:15)         有些基督徒,因為其他宗教團體在社會關懷上大有影響力,所以不甘勢弱,積極推動社會關懷行動。的確,我們基督徒是要好好反省,為何我們對社會沒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但是,我們也不能用世界的價值觀及訴求為標準,來和其他宗教或商業團體競爭。        基督徒愛人、關懷社會,當然能讓人由此感受到神的愛。然而,若不能使人得著救恩,則一切都是枉然。就如台灣佛教團體慈濟,再怎麼幫助人,都不能把人帶進天國。         所以我們要學習從神的角度,而不是從人性的角度來看世界。否則,慈濟人已有這麼好的行為,還有必要信耶穌嗎?人需要耶穌,就是因為無論人怎麼做,都達不到神 的善。因此,不管我們做什麼,都必須先問自己:這是否出於愛靈魂的心?是否因為被基督“十字架”的愛所感動?若只是為了表現或證明我們可以做什麼,那就本 末倒置了。 社會責任比傳福音更有影響力?         有些基督徒認為,福音唯有透過參與、關懷社會,才有大能。1999年台灣921大地震後,災區有一位在台灣超過20年的西國宣教士,對我們在災區傳福音的行動大為不滿,她大聲疾呼:“現在不是傳福音的時候!”因為她認為,災民需要的是救助與關懷,而不是福音。         印度宣教士 K.P. Yohannan曾嚴厲判批了“若不先餵飽他,他的耳朵就不會打開來聽福音。” 的錯誤觀念;他不否認要有社會關懷,但是他提醒我們思考:“社會關懷或責任”的能力,是否大於福音的大能(《羅》1:16)?(註)        到底是“唯有先解決人類饑餓、貧窮、疾病等社會問題,福音才有大能”?還是“唯有福音才能真正解決人類饑餓、貧窮、疾病等社會問題”?如果我們相信的是前 者,那麼在貧窮地區,面對隨時會餓死的人群,我們就永遠無法傳福音了,因為光是“永遠無法解決”的饑餓問題,就讓我們忙不完了。但如果我們深信後一種觀 念,就會先傳福音,如果他們信了,就算明天死了,也到主那裡去了。         這世界註定是將要敗壞、滅亡的。如果一個不認識神,而且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垂危的時候,我們是要拼命救他,還是要拼命向他傳福音呢?我們得認清楚,什麼是金、銀、寶石,什麼是草、木、禾稭(《林前》3: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