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天下事

巴基斯坦法庭:亵渎伊斯兰教可定死罪(裴重生编译) 2014.01.30

巴基斯坦法庭:亵渎伊斯兰教可定死罪 每次读到有关这类的消息,心中总有伤痛,也有更多的疑问;人为什么不停的互相残杀?宗敎应该是使人愈来愈善良,心中的爱越来越多,不是吗? 一个巴基斯坦法庭宣布,亵渎伊斯兰的先知的处份可以是死罪。根据晨星新闻报(Morning Stars News),巴国的聫邦沙里亚特法庭(Federal Shariat Court)监管有关伊斯兰法律的犯罪案件。 原先亵渎默罕莫德的处罚是终生监禁或死刑。最近沙里亚特法庭指令,政府将终生监禁撒除。 主张信仰自由的専家们对此趋势十分忧心,它可能会导致对弱势团体更多的迫害,也会给予伊斯兰法庭更多的权力。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1.31

        “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这谷必满了水,使你们,和牲畜有水喝”。(《王》下3:17)           照人看来,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但是在神没有难事。我们常喜欢凭征兆,凭感觉;没有表显,我们的心不会满足;但是最大的信心的胜利乃是在安静中知道他是神。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1.30

“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启》3:11) 沉睡的教会啊!醒来吧!基督徒啊!你是否持守着你的所有,免得别人夺去你的冠冕?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1.29

        “耶和华啊,我晓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脚步”。(《耶》10:23)。    “求你…引导我走平坦的路”。(《诗》27:11)许多人非但不听从神的指导,反要指导神;非但不跟神走,反要神跟他走。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1.28

“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太》14:23) 今天我们所最需要的一件事,乃是独自与主亲近,坐在他脚前安静。哦,巴不得我们能恢复那已失去的默想的艺术!哦,巴不得我们能受到密室的教育!

No Picture
举目在线阅读!

2014.01.27

 “你丈夫平安么?孩子平安么?”(《王下》4:26) 多少时候,我们的心得不著满足,是因为我们没有在经历上,习惯上,认识主耶稣基督是我们的朋友: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中,他总是我们的朋友。

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的自由:爱世界?爱自己?

方镇明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人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呢?《创世记》告诉我们,人堕落后,“世界”经历深层的改变,是已经败坏了。在这里,“世界”一词可有4种不同的意义:(1)宇宙及创造的自然秩序; (2)暂时性的,在不同的世代所出现的意识形态和活动;(3)各种与神为敌的系统;(4) 堕落的人类,和他们的道德。((注1)         圣经特别强调的,是“世界”的第4种意义(参《提后》3:1-5)。由于人类的道德败坏,他们追求的是属世的享乐主义,是自我满足的生活方式。结果,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及道德的实况,都走向败坏。          由于“世界”的败坏,它会诱惑我们犯罪。有人认为,基督徒的自由,就是要逃避这败坏的世界,与世界分离,并且证明这是神的吩咐:“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参《约壹》2:15-16,《雅》4:4)。        20世纪50年代的基督徒,常形容这世界好像是一条已经无法修补,正在沉没的船。在救生艇上的基督徒唯一的责任,是传福音,并且与世界分离(有些基督徒甚至选择离群独居)。这种观念称为“末世时刻”世界观。 葛培理:人被世界隔绝        受到这观念的影响,葛培理牧师认为,现今世界的基本问题是罪——各处充满了骄傲、贪心、情欲等各种罪。在这败坏的世界中,每个人都因为罪,而与神隔绝。唯一的盼望是相信福音,依靠神的恩典。若不依靠福音拭除罪,人就不能解决经济、道德和政治的问题。         1953 年,在“神的平安”的讲道中,葛培理定义“教会基本的和主要的任务,是向失丧者宣讲基督。今日世界的需要,是要发出求救的讯号,请求教会伸出援手。世界正 被社会、道德和经济问题压倒,世界上的人正走向下坡,被扫进到波涛汹涌的罪恶和羞耻下,世界需要基督。教会的任务,是要在每一处地方,向灭亡的罪人投下生 命线。”(注2) 不能逃避的责任         葛培理这种鼓励逃离世界,走向福音的观念,优点是极 具布道性和福音性,能够鼓励人即早相信耶稣,得到救恩。缺点是,它使很多人轻看世界,疏忽了圣经也强调人对世界的责任。特别是,对于不义的政权或不公的社 会,无法凸显基督教是一个不畏强权、注重社会责任,愿意伸张正义的信仰,并且忘记了:神没有离弃这个地球,乃是一直在人的旁边,寻找合适的机会帮助人。         1974 年的洛桑会议,明确反对这种世界观,并重申基督徒对社会具有责任,洛桑信约(Lausanne Covenant)在第5点指“传福音和社会政治的参与这两部分,是我们基督徒的责任。”(注3)1982年,另一会议跟进洛桑会议,探讨基督徒在传福音 及社会的责任,斯托得(John Stott)是该会议的召集人、主席和最后编辑者,该会议发表:“社会责任并不仅是传福音的结果,也是主要的目的之一。……社会责任像传福音一样,必须包 括在教会的教导事工之中。”(注4)         不久,葛培理也修正了他的观念。1977年,他在一篇名为“大使”的讲章中,清楚地指出:“我们为社会公义作出努力……这是圣经对我们的吩咐,我们要尽力而为,以致我们能够活出和平、自由及具有人类尊严的生命。”(注5) […]

No Picture
事奉篇

信仰的落实与落空

康来昌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信仰是信神、信神的话。神的话不会落空,句句字字都会实现(参《太》5:18)。不信神的话语能在人间、在历史、在时间中实现的人,是新派,是不信派,天厌之。         不过,认为在耶稣再来之前,神的应许会完全实现,信徒的生活会全无失败,那也是不正确的。那是灵恩派的成功神学,是改革宗的神治主义(Theonomy),是时代主义的千禧年国思想,是亚米念的完美主义(Perfectionism)。         这四派彼此颇多龃龉,但有一共识:在新天新地之前,信仰可以相当完全地实现在人类历史、政治、道德、文化上。这与奥古斯丁以来的正统神学思想不一致。正统认为,主再来之前,神恩、神权已至人间而未全至(already, not yet)。这就是说:        一方面,救恩已“成了”(参《约》19:30),撒但已从天上坠落(参《路》10:18),耶稣已复活升天,成为万有之主(参《腓》2:9-11),圣灵已释放信徒“脱离罪和死的律”(参《罗》8:2)、“脱离黑暗的权势,迁到祂爱子的国里”(参《西》1:13)。         另一方面,“我们还不见万物都服祂”(参《来》2:8),信徒仍“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参《彼前》1:6),仍“心里叹息、忍耐等候”(参《罗》8:23、25),教会仍有不休的争战,未得完全的胜利。         因此,一些流行的口号:“活出信仰”、“践信于行”、“文化使命”、“神学要实用”、“落实信仰于文化中”、“要使人看见福音的实践,而不只是听见”,并不妥当。 人怎么可能活出福音?          圣经当然说过:“……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雅》1:22)“……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雅》 2:24-26)“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太》5:16)但问题是,这些经文常被解释、应用得过头了。          神永远掌全权。祂掌权的历史中,有时允许罪恶呈现得多些,有时使圣洁较多得胜。不论是什么状况,主来之前,“信是未见”(参《来》11:1)、“盼望所不 见”(参《罗》8:25)、“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参《林后》4:18)、“凭信心,不凭眼见”(参《林后》 5:7)、“看…不清,知…有限”(参《林前》13:12)、“如今虽不得看见”(参《彼前》1:8)……         也就是说,今世信仰的内容,仍然在于看不见的“信”,而不在于看得见的、落实出来的“行”。         我们信的福音是“好消息”,是神在基督里,替人成全救恩的好消息。因此,福音总是要传、要听、要信(参《西》1:23)。可是,教会这个基本的使命,常常被扭曲成:福音要被看、被行、被活。福音变成律法了。        人怎么可能活出福音,活出耶稣——道成肉身,死里复活,全然圣洁、慈爱、顺服父神? 基督徒的生活,是恩典,是听信福音后,在圣灵光照、带领下的结果。福音的结果、圣灵的果子,是美好信心的产物,是神对信徒的要求。         然而,这些果子,纵然美好,却不能叫人称义,因为它们不够完全(参《加》3:10;5:4;《雅》2:10;《罗》4:15)。而且,那些好行为,和非基督徒的好行为,看起来可以是一样的。“信仰的落实”,如不建立在“信仰的宣扬”上,会同其它宗教无所分别。 这种做法的两大错误         […]

No Picture
事奉篇

以福音为召命的社会参与

黄药师 本文原刊于《举目》52期         近年来,鼓励基督徒重视社会参与的呼声,在华人教会中似乎愈来愈响。也有愈来愈多的基督徒,在社会各处,勇敢地表达意见和价值观。这实在是可喜可贺的。         然而,也有福音机构及教会,因为参与社会及关怀社会,而渐渐忽略了福音的使命(如台湾绝大部分的基督教医院)。还有的教会热衷于政治,使讲台变成政见发表 会,或政党的拉票台(如台湾某大教派)。更有教会,因为政治立场产生纷争,甚至分裂(我服事过的教会,就有两间发生过这样的事),等等。         圣经始终强调的,是我们要成为怎样的人,以及对神、对他人应该抱持怎样的态度,而非要做什么以及参与什么。所以,关键不在于基督徒应不应该参与社会、关怀社会,而是对社会的态度,以及参与社会、关怀社会的动机是什么。 积极的福音召命         使徒彼得和保罗,都鼓励我们不分人、时、地,要积极向外传福音。(参《林前》9:22-23;《提后》4:2;《彼前》3:15)         有些基督徒,因为其他宗教团体在社会关怀上大有影响力,所以不甘势弱,积极推动社会关怀行动。的确,我们基督徒是要好好反省,为何我们对社会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是,我们也不能用世界的价值观及诉求为标准,来和其他宗教或商业团体竞争。        基督徒爱人、关怀社会,当然能让人由此感受到神的爱。然而,若不能使人得着救恩,则一切都是枉然。就如台湾佛教团体慈济,再怎么帮助人,都不能把人带进天国。         所以我们要学习从神的角度,而不是从人性的角度来看世界。否则,慈济人已有这么好的行为,还有必要信耶稣吗?人需要耶稣,就是因为无论人怎么做,都达不到神 的善。因此,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必须先问自己:这是否出于爱灵魂的心?是否因为被基督“十字架”的爱所感动?若只是为了表现或证明我们可以做什么,那就本 末倒置了。 社会责任比传福音更有影响力?         有些基督徒认为,福音唯有透过参与、关怀社会,才有大能。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后,灾区有一位在台湾超过20年的西国宣教士,对我们在灾区传福音的行动大为不满,她大声疾呼:“现在不是传福音的时候!”因为她认为,灾民需要的是救助与关怀,而不是福音。 印度宣教士 K.P. Yohannan曾严厉判批了“若不先喂饱他,他的耳朵就不会打开来听福音。” 的错误观念;他不否认要有社会关怀,但是他提醒我们思考:“社会关怀或责任”的能力,是否大于福音的大能(《罗》1:16)?(注)        到底是“唯有先解决人类饥饿、贫穷、疾病等社会问题,福音才有大能”?还是“唯有福音才能真正解决人类饥饿、贫穷、疾病等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相信的是前 者,那么在贫穷地区,面对随时会饿死的人群,我们就永远无法传福音了,因为光是“永远无法解决”的饥饿问题,就让我们忙不完了。但如果我们深信后一种观 念,就会先传福音,如果他们信了,就算明天死了,也到主那里去了。         这世界注定是将要败坏、灭亡的。如果一个不认识神,而且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垂危的时候,我们是要拼命救他,还是要拼命向他传福音呢?我们得认清楚,什么是金、银、宝石,什么是草、木、禾稭(《林前》3:12)。        当然也有人认为,世界又不会立刻毁灭,基督也不会明天就再来。可是,如果我们缺乏末世的迫切感,我们也会失去传福音的迫切感。可能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