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31

         “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代下16: 9 )           神正在尋找一個肯全心傾向祂的人,肯完全順服他的人,神切望在這人身上動一件重要的工程,祂要重用祝福這人。一個被神重用的人,只要不偷享神的榮耀,神在他身上的祝福是無限量的。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30

“我要安靜,在我的居所觀看。”(《賽》18:4) 當亞述軍隊上來,神並沒有阻止他們;但是到了夜間,天使擊殺了傲慢的亞述軍隊。祂對你是不是也是這樣「安靜」呢?在祂看為最恰當的時候,祂就要起來拯救你。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29

       “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創》22:16-18)        為神擺上犧牲最大的一刹那, 就是祝福最大的一刹那。神對於一個膽敢為著他向煙霧中前進的人,是沒有一件東西不肯給的。  

No Picture
言與思

珍惜這份純淨(張怡昕 )2014.07.28

珍惜這份純淨 初到芬蘭,滿眼都是藍天白雲綠樹,賞心悅目。 在芬蘭的第一頓飯,是去朋友家吃的地道中餐,讓我很滿足。他太太跟我說,這裡的水很好,水龍頭出來的水可以直接喝。但水費比較貴,一立方米冷水5歐。她說,想到洗澡都是用像依雲(Evian)一樣的水,感覺水費還蠻值。 這真是享受! 但我又有些說不出的感覺。因為現在在國內,大家正擔心空氣品質和食品安全。 這兩個問題,都和不純有關。夾雜了,甚至是充滿了不該有的東西。 PM2.5,是各種微小粒子的概稱。這些微小粒子,有的來自工業廢氣,有的來自汽車尾氣,還有建築揚塵,和它們作用後的產物。空氣裡充滿了雜質,叫人憋悶。可怕的地溝油,隨著提煉技術的進步,居然看起來清亮,聞起來沒有異味,能冒充食用油。還有牛奶,我買了芬蘭本地valio牌子的脫脂牛奶,喝起來的感受是,稀,味道淡。是因為脫脂?還是因為我之前喝的牛奶加了東西? 可怕的不純。 有些東西,短期是看不出來影響的。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我們喝不出來。用地溝油炒的菜,我們也吃不出來。呼吸著PM2.5超標的空氣,不至於立即倒斃街頭。但時間長了,後果就顯出來了。 有些東西,當它進入我們的心時,我們不以為意。忘記了要保守內心,勝過保守一切。我們該吃吃,該喝喝,日子照過。但時間長了,後果就要顯出來。爭競,貪婪,失職,哪天的新聞沒有報導這類事? 心髒了,有什麼辦法潔淨呢? 這不是洗衣服那麼簡單的事情。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能變好嗎?地溝油能變成食用油嗎?空氣品質也不能總靠刮大風吧?治理污染尚且困難,何況潔淨內心? 看看這寶貴的應許。 “你們的罪雖像朱紅,必變成雪白。” 難以置信。但這是上帝的應許,是造物主宰的應許。祂要潔淨我們。 我們該知道,這樣困難的事情,需要多大的代價。耶穌基督為我們付了這沉重的代價,好叫我們得潔淨。 這是失而復得的純淨。怎能不珍惜? P.S. 我的家鄉,在很久以前,有八水繞長安的美景。Wikipedia上說,“西漢文學家司馬相如在《上林賦》中,描寫漢代上林苑的美,寫道“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以後就有了“八水繞長安”的描述。”八水,指渭河、涇河、灃河、澇河、潏河、滈河、滻河、灞河。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AB%E6%B0%B4%E7%BB%95%E9%95%BF%E5%AE%89 現在,河流水量銳減,污染嚴重。2014年06月17日中國新聞網的報導《西安日排污水20萬噸入渭河 “長安八水”美景難現》 http://www.chinanews.com/sh/2014/06-17/6290909.shtml 看著芬蘭的人們在湖裡暢遊,想著自己家鄉曾經也是這樣,這對比叫人傷心。 我個人覺得,當人心變壞時,表現出來的症狀之一就是急功近利,非常短視。人認不出來到底什麼是對自己最重要的。很多人不覺得環保是要務。我們需要大房子?還是需要藍天白雲綠樹?孩子是需要純淨的空氣和水,還是需要貴價玩具?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28

       “使我們勝了世界的,就是我們的信心。”(《約壹》5:4)         勝了世界就是說,雖然你的環境告訴你神已經棄絕了你,你對於神的信賴,卻仍然絲毫不移;雖然你的禱告得不著答應,好似神並沒聽見一般,你卻仍然繼續呼喊;忍耐等候,寧願餓死,也不願失去絲毫信心——這就是勝了世界,這就是真實的信心。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25

       “用繩索把祭牲拴住,牽到壇角那裡。”(《詩》118: 27 :)         壇角在呼召你了。你願不願意來呢?你願不願意永遠居在順從謙卑的靈中,把你自己完全奉獻給主呢?親愛的,如果你也受了引誘疑惑你的奉獻的話,你也可以在一個地方釘下一根木椿,讓它在神前、魔鬼前,做一個證人說,你已經永遠解決了這個問題。

No Picture
天下事

為何等這麼久?瑪莉安終獲自由(裴重生編譯) 2014.07.24

為何等這麼久?瑪莉安終獲自由 瑪莉安伊巴森被釋放二星期了。是何原因她和先生,孩子被困在蘇丹首府喀土穆(Khartoum)的美國大使舘裡?如果你曾看《舉目》網站天下事5/23的新聞(http://behold.oc.org/?p=22557)和6/30的最新消息(http://behold.oc.org/?p=23504)就會知道整件事的始末。這位基督徒蘇丹婦女以叛教之名被處以死刑;又因她的先生是美國公民處以100鞭刑。經過許多機構的呼籲,譴責和協助終於得到釋放。在機場時,蘇丹政府以偽造證件的理由(美國政府堅稱所有證件都是正版)阻止他們離境。目前他們受到美國大使舘的庇護,等待蘇丹政府允許他們離境前往北非。 “硬接線"(Hardwired)一個努力終止全世界宗教迫害機構的創始人蒂娜‧羅米瑞(Tina Ramirez)表示,罪名取消了,他們應該可以離境,但問題是為什麼不能成行?羅米瑞告訢基督教新聞網(CBN):看起來蘇丹政府是想阻止檢查官向前推進此案而故意拖延。另外對伊巴森不利的是她的家人以她父親是穆斯林為由提出申訢,本來聽證會是定在7/17。但是人在美國大使舘的伊巴森無法接到法院通知書。羅米瑞呼籲蘇丹政府無條件釋放伊巴森,並要求國際人士簽署請願書向蘇丹政府施壓。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瑪莉‧哈夫(Marie Harf)表示,美國正直接向蘇丹政府接觸,希望保障他們的安全並以最迅速的時間離境。羅米瑞表示美國應該更早行動;瑪莉安的先生丹尼爾,在三年前結婚時就替他妻子申請來美,一般配偶的簽證只需3到6個月,拖到讓她的家人告上法庭的案子,是喀土穆美國大使舘的疏忽和失責。坐監時,她的第二個孩子出生時也無法到醫院生產,她是雙腿銬著生下她的女兒,實在大大的違反人權。 羅米瑞說這不光是為拯救一個人,而是讓人注意蘇丹的叛教法,除了瑪莉安,還有許多的基督徒因為這條法律而正遭受逼迫。 如果你願意支持瑪莉安,,俢正蘇丹叛教法;你可以用下面的網址在請願書上簽名,我巳經做了。 Sign the petition to help free Meriam Ibrahim and change Sudan's oppressive apostasy laws. 編註:經過美國和意大利的努力,瑪莉安終於在週四(7/24)獲准離開蘇丹搭乘意大利政府的飛機抵達羅馬,受到意大利首相的歡迎。她並與教宗見面,教宗稱贊她的信心和勇氣,她也感謝教宗的禱告。她自此可以享受信仰的自由了。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24

       “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們世人的父。如經上所記,我已經立你作多國的父。”(《羅》4:17)         亞伯拉罕為甚麽這樣信靠神?神說你有甚麽,你就信你有甚麽;這樣,神必將你所信的給你。你應當甘心樂意地過著信心的生活,不要羡慕別的。神既這樣說過,難道會不去作嗎?

No Picture
编者心

必要,還是不必要? ——對“抄襲”的回覆與思考(談妮) 2014.07.23

  必要,還是不必要? ——對“抄襲”的回覆與思考     必須的聲明 凌晨二時,我打開電腦,看太平洋對岸美編寄來的郵件。她按指示,在已經出版的《舉目》68期上加了個說明: 經查證,《唯“獨”聖經,或唯“讀”聖經?》(BH68,p. 36),全文是抄襲自《教會》雜誌2010年9月號總25期,游冠輝所寫的《“唯獨聖經”與“只有聖經”—從宗教改革的角度看聖經與傳統的關係》(http://t.cn/zRZXnrD)。錄用後,經不知情的《舉目》編輯反覆修改原稿後再刊登。 故,我們將此文從《舉目》官網、臉書、博客……及此電子版等相關媒體上撤除。並特此向原作者游冠輝與讀者致十二萬分的歉意。 其實,更新的PDF 檔(含簡、繁體兩種PDF檔)已經將抄襲的《唯》文刪了,在目錄上也無保留之必要。但因發現抄襲時,《舉目》68期印刷好的紙版已經全部寄發,送達訂戶手上,《舉目》68期電子刊和此文之單篇電子文檔都已在各網站上傳了。為免除日後兩個不同版本流傳所造成的困惑,我們決定在新的PDF檔上對已經傳播出去的舊檔作說明。 作為公共媒體,《舉目》不但對社會負有基本的責任,更是要對被抄襲者與《舉目》讀者負責。因此,我們在各個已經發文處,作清晰的說明,希望對此抄襲事件,產生相對有效的彌補。 我們已要求作者寫信、正式向游弟兄道歉,並已取得了游弟兄的原諒。(參http://behold.oc.org/?p=23651) 這,真是一個很大的遺憾!         發現抄襲 一開始,是負責幫忙打理《舉目》微博的編輯來信,說明此文是抄襲自游冠輝發表過的文章。我打開《舉目》雜誌,對照游文。發現這篇由我和另外一位編輯前後反覆修改過的文章,不但內容、思路、舉證完全一樣,而且許多句子如出一轍。 還沒逐字對照完第一段,我就感到頭皮發麻,從內心底層升起一股冰冷的顫慄。再調出作者當初投來的原稿(登出的文章已經是修訂後的第六稿。這是《舉目》編輯的基本標準程序),發現作者改了文章的標題、小標題、字體(簡體轉繁體),按文章內容加了4個註釋外,基本上是原文照抄,再安上自己的大名。        處置是否適當? 不僅是我這個編輯菜鳥,就是有30多年編務經驗的主編鄭期英,都說這是頭一遭遇見。 這篇文章原是“教會歷史”的作業,由北美華神的專任教授謝文郁博士推介來的。而文章中有3點標題的修改,是來自不知情的謝老師的指導。 我在發現抄襲的第一時間,並未通知謝老師。直到第10天,在一個退修會中遇到謝老師,才對謝老師輕聲地提起。 當時,我一說出抄襲者的名字,謝老師立即愉悅、欣慰地回應:我看到他在《舉目》上登出來的文章了,是我推薦的! 此刻,我看到一個神學教育者對青年傳道的祝福!看到因自己的學生得到肯定——哪怕只有一點點——而感到“與有榮焉”的純粹快樂。 同樣,《舉目》作為基督教媒體,也是願意積極發掘新的作者,透過文字,成全個人、祝福教會。那麼,碰到這樣的事,我們要如何反應?我們是否考慮到抄襲者的處境與未來?夾在不同的群體之中,我們是否做了最適當的措施?我們是盡了公共媒體的責任,還是跨越了界限?         罪人豈能指控罪人? 在後現代情境中,對此事件最明顯的一個挑戰是:我是罪人,我豈能去指控另一個罪人? 此問題的迷思是,在所有的相對現象中,是否存在著絕對的標準——上帝的公義標準。更何況,在俗世中都是非分明的非法事件,在要為主發光、作見證的基督徒身上,豈能知法犯法?撇開媒體與社會的關係不談,作為代表機構的個人,抄襲者並未得罪我這個人;作為基督徒身體的一部分,我們要保護基督的榮譽。         三封郵件的機會 其實,作者若是出於一時的糊塗,在交了作業,經過老師的來回溝通,在送交《舉目》之後,還有將近4個月的時間,可以隨時不給理由地收回自己的剽竊作品。這其中,作者起碼收到3個郵件,可作為其懸崖勒馬之提醒: 郵件一——你這篇文章是原創的嗎? 《舉目》接到來稿之後,必定發出一封郵件給作者本人,並用紅色字體請作者確認: “您沒有將此稿投寄給別的網媒或紙媒。若曾以任何形式發表過,請速告知!”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7.23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伯》23:10)         “風雨生信心”——這不是很簡單的五個字嗎?但是這五個字,對於在風雨中的人是多麼有意味啊!神要在你試煉的中心與你會面,祂要將祂的奧秘告訴你, 使你出來的時候,臉上帶著“精金”一般的光彩。